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8-11-18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天津 >> 宁河县(宁河区) >> 王慧娟(王会娟)

王慧娟(王会娟)
(L–R) Wang Huijuan, Li Fuyao, and Li Zhenjun in the city of Tianjin, China, in 1995, three years before they started practicing Falun Gong. (Courtesy of Li Zhenjun)
个人情况: 宁河县芦台第一小学教师

紧急成度:
迫害情况: 王会娟被非法判刑7年,李振军被非法判刑4年,家里只留下了10岁的女儿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04-05-03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苏云忠 李春秀
兄弟姐妹/伯父母: 李振军 王慧娟(王会娟)

Life After Torture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0-04-05: 新闻主持人和妻子多年遭受的迫害
天津市宁河县广播电视局新闻节目主持人李振军和妻子王会娟、宁河县芦台第一小学教师,因坚持信仰法轮大法,自一九九九年以来多次被非法关押、劳教甚至判刑,在被非法审问和监禁期间,夫妇二人多次遭到毒打和其它酷刑折磨。家中年幼女儿和老人,备受精神摧残。以下是夫妇二人多年来所遭受的迫害。

李振军受迫害的经历

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日深夜一点,宁河县公安王德友等无端将李振军绑架到宁河县芦台镇派出所,后被宁河县广播电视局工作人员挟持回单位进行洗脑,他们逼迫李振军放弃修炼法轮大法。在广播电视局监禁的十二天里,警察王立新、李德成每天与当时的广播电视局副局长王希彦(现为广电宁河网络公司经理)、办公室主任曾凡林、薄连柱等多人不断逼迫李振军放弃修炼。

同年十月二十八日,李振军在北京上访期间被当局抓捕,后被带回当地并关押在宁河县公安局刑警四大队,警察宁克明将李振军用手铐铐在暖气片上,夜里不许他睡觉,随后将李振军非法劳教三年。在对李振军非法审讯期间,宁河县电视台有意将李振军戴手铐的画面录下来,以新闻的形式向社会播放。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八日至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四日,李振军被关押在天津市双口劳教所,期间受到非人虐待和折磨,被迫参加超强体力、超长时间的劳动。家属被人称为“甄爷”的警察甄润仲勒索人民币六千元。

李振军劳教回家后,回到原工作单位上班,但以局长杨素娟为首的宁河县广播电视局却只发给李振军每月四百元生活费,并在私下里对人说: “他挣那么一点钱,整天还乐呵呵的!”

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三日晚八点,李振军被以刘彦章为首的一伙警察再次抓捕到宁河县国保支队,天津市公安局的恶警石合刚刚喝过酒,不分青红皂白,上前抽李振军嘴巴。夜里,刘彦章等警察不许李振军睡觉,折磨并侮辱他。后来李振军走脱,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八日,李振军在流离失所中再次被宁河公安绑架。在被绑回宁河县的路上,恶警们先是用电话线,后来改用麻绳,将李振军五花大绑,并且用防寒服将李振军头部捂得严严实实,而且一个姓朱的胖恶警还时不时的用力勒勒绳子,借口说别绑的太紧。

在宁河县芦台镇派出所,李振军被恶警强行戴上手铐和脚镣。警察运沛刚、赵子有等人轮番上阵,不许他睡觉,威胁恐吓。两天后,李振军又被关入天津市第一看守所,与很多的死刑犯、重刑犯关在一起二十天。后来李振军再次被关押在宁河县看守所一年的时间。期间,有恶警示意一个吸毒贩毒的犯人、绰号“小老大”的刘立新,在监号里整治李振军。看守所恶警李立群指示另一个流氓犯阚鹏欺辱李振军。

二零零三年八月,李振军被宁河县中共法院以莫须有的罪名非法判刑四年。当时的审判长叫于瑞森,审判员单新华,书记员李志军。宁河县检察院公诉人牛会明。同时,宁河县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张云成等人与宁河县监察局,授意宁河县广播电视局将李振军开除公职。

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三日,李振军被非法关入天津市第六监狱(港北监狱)五监区强制服刑,每天被迫参加洗脑,读诬蔑大法的虚假材料,每周被强制写一份所谓的心得体会,同时被迫参加超长时间的劳动。当时参与迫害的有:五监区长杨中水、副监区长张仕林、祁书海,恶警队长宋学森 祖黎明、邢成东等等。

妻子王会娟受迫害的经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王会娟被天津市宁河县芦台镇小学总校长董明祥和芦台一小校长刘宗明等人绑架到芦台第一小学,强迫洗脑十几天。

同年十月二十四日,王会娟依法到北京为法轮功上访,二十八日在天安门广场被北京便衣警察绑架到丰台体育馆,晚上被北京警察转移到昌平收容所,在那里被关押了七天。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初,王会娟被芦台镇小学总校长董明祥和教育局人事科长杨树江及宁河县公安局恶警董静绑架到宁河县芦台镇看守所。期间曾被关在天津公安九处第一看守所十几天。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十六日,王会娟被校方绑架到芦台一小,由学校老师轮番监视,不许炼功,不许看书,不让见孩子,不让见家人,强制洗脑一个多月。

二零零零年六月王会娟被芦台公安局非法拘禁在看守所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七月,王会娟被芦台镇总校长董明祥和芦台一小校长刘宗明关在芦台一小强迫洗脑。

二零零零年元旦至二零零一年过年期间,王会娟被校方非法关押在芦台第一小学校洗脑半年左右,过年期间不让回家,在学校不许看大法的书籍不许炼功。

二零零一年六月王会娟被芦台公安局绑架到芦台看守所监禁十四天。

二零零一年八月,因王会娟不放弃修炼法轮大法,宁河县教育局将王会娟调离芦台一小。

二零零一年冬芦台第三小学校长李春喜、芦台镇总校长董明祥与恶警到王会娟家搜查,使家人在精神上受到极大伤害。

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一年这三年间,王会娟每天都在学校老师和恶警的监视下生活。

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三日,王会娟和丈夫李振军被芦台公安局警察赵子有等人绑架到芦台派出所非法审问,并遭地毯式抄家,家里一片狼藉,在王会娟家补习功课的几个小学生都没躲过这场灾难,每个孩子的书包都被搜了一遍,几个孩子被恶警们吓的全身打颤。当警察把李振军绑走时,他的孩子李扶摇抱着妈妈王会娟的腿痛哭、喊着爸爸,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声震动整个楼道。 第二天,王会娟被绑架到芦台一小学校,五月十五日王会娟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二年九月一日,王会娟在流离失所期间,在承德市平泉县火车站被十几名警察绑架到平泉县看守所,在被非法审问的过程中,恶警们在大庭广众之下毒打王会娟。在平泉县公安局,恶警们几次对王会娟非法审问,每一次都对王会娟进行毒打,恶警王中军等人用铁尺抽打王会娟,揪住头发往墙上撞,把王会娟打得鼻子、嘴角鲜血直流,耳膜被打得穿孔,以至现在变得听力很差,恶警们的毒打令王会娟痛不欲生,几次欲寻短见。在平泉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王会娟绝食抗议,恶警们强制给王慧娟灌食五次,使她的身体受到很大伤害。九月十二日,王会娟被宁河县公安局警察许振和、于文春等人关入天津市宁河县看守所。

二零零二年年底,天津公安局一个姓王的女恶警和几个男警非法审讯王会娟,审讯中恶警运沛刚不断用语言侮辱她,还不许睡觉,并用王会娟女儿的人身安全来进行威胁。

二零零三年三月份,王会娟抗议对自己的迫害,绝食一百多天,期间被强制灌食七次,每次都使身体受到极大的伤害。

二零零三年七月十三日,王会娟被宁河县中共法院非法判刑七年。审判长于瑞森,审判员单新华,书记员李志军,宁河县检察院公诉人牛会明。八月十四日,王会娟被关入天津市第一看守所一个月,每天被强制参加劳动。九月十七日,王会娟被转到天津市女子监狱。在那里,恶警不许王会娟与别人说话,每天二十四小时有二名刑事犯不离左右,严密监视王会娟的言行,强迫王会娟学习诬蔑大法的材料,欲图使王会娟转化。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因不放弃信仰,王会娟从三监区被转到五监区继续进行迫害。

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二日,王会娟被五监区杂役组(所谓杂役,就是家里花钱托了关系的,或是家里经济条件好、肯花钱的,或是有点文化的犯人)全体犯人毒打,这些犯人分别是:陈莉、李路、朱彤、王丽梅、回颖、宋世杰、范程程、刘旭等十几人,她们在恶警杜艳的示意下,对王会娟轮番毒打三个小时,当夜,王会娟一夜不能合眼!第二天中午,陈莉、李路、范程程等人用床单把王会娟的头蒙住,再次对王会娟毒打一小时。

从二零零五年六月二十五日开始一个多月的时间,恶警杜艳不让王会娟去厕所,不许洗澡,只许在宿舍里大小便。每天晚上点名后,杜艳命令王会娟不许上床休息,必须站在地上,同时命令王会娟同宿舍的其他人陪王会娟站到晚上十一点多。同宿舍几个年岁大、身体本来就虚弱的犯人坚持不住这样长期的迫害,都病倒了。

二零零六年四月三日至四月七日,王会娟被恶警张娜、王晶晶、师淑花把双手铐在床上,犯人摁住王会娟的双脚,不许王会娟活动。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恶警刘旻(音:min 民)、殷楠故意体罚王会娟,强迫王会娟站了整整两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4/5/221032.html

2008-01-02: 揭露天津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续)
天津女子监狱三、四、五监区关押过很多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天津女子监狱恶警对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采取假意迷惑法轮功学员与家属,树立所谓“榜样”,定期召开“揭批会”,毒害了无数众生。后有一“转化者”的家属在来开“揭批会”的途中车祸身亡,恶警才停止了此项罪恶活动。不久,随着江氏集团镇压的升级,酷刑开始了(前面已有报导,不再叙述)这里揭露至今仍在狱中遭受酷刑折磨的学员。

王慧娟,女,三十多岁,天津宝坻县一名小学教师。二零零二年五月,与丈夫李振军被迫流离失所,后被绑架,非法判刑七年,被关押在天津女子监狱至今。在天津女子监狱三监区,恶警用尽了一切办法折磨王慧娟也没有达到“转化”她的目地,后将王慧娟转到五监区继续迫害,恶警杜艳曾纵容全监室的犯人对她進行殴打,不准任何人跟她讲一句话,并且不断给她调整监室,到环境最恶劣的监室对其進行更为残酷的迫害。随着迫害不断曝光,恶警收敛了一些,后来,又派四、六个惯犯轮流监视她,不准她跟“外界”有一点接触,但她并没有妥协,每当看到同修她都主动打招呼。她经常严厉的质问恶警和“包夹”:我为甚么不能和别人说话!

王慧娟出狱后,二零零六年又被关押在天津女子监狱,现仍在遭受“转化”迫害。

遭受迫害的还有邵淑文(音),恶警在五监区没有达到“转化”她的目地,将其转到四监区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169481.html

2005-09-01: 天津市女子监狱坐落在李七庄,这里非法关押着几百名大法弟子。从去年直到目前,监狱恶警们仍然在暗地里使用种种非人手段来破坏坚定的大法弟子的正念正信。

在人身迫害方面,他们对于坚定的大法弟子,要每人配一个“能说会道”的包夹,时时事事监督,不让大法弟子买食品,早上5:00起床罚站到晚上11:00,有时候让坐马扎,从早到晚利用邪悟者的谎言欺骗,来扰乱大法弟子的正信;有时候劳动一天下来,趁大法弟子累、困的当,包夹们又加以谩骂和侮辱。目地都是要促使坚定的大法弟子“转化”。

在天津市女子监狱一直忍受这种折磨的大法弟子何丽英、张玉兰、王会娟、郭轶倩等都曾受过这种不同程度的非人折磨。以前报导过的天津学员孙缇被判12年,目前在女子监狱完全邪悟,还受恶警们的利用和指使转化其他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1/109543.html

2004-03-19:恶人夜间抄大法弟子王慧娟(音),李振军(二人夫妻)家时,抄走孩子上学用的光盘、家里的布料、现金、手机、呼机各两个、存折一个,现王慧娟被非法判刑七年。她的丈夫被非法判刑四年,在监狱关押。幼小的女儿失去了母父以及家庭的温暖。当家人去学校要王慧娟上千元的扣留工资时,得到的答覆是:工资已经给公安办案人员发奖金了。

目前,王慧娟被关押在天津市南开区凌庄子西少管所,女子监狱三监区十组。李振军被关押在天津港北。

监狱, 电话:022-63251056 / (空号)2006-03-07。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3/19/70357.html

2004-02-26: 李振军,天津市宁河县广播电视局新闻节目主持人;王会娟是宁河县芦台第一小学教师。他们夫妇二人因坚持信仰法轮大法,被多次非法关押劳教。现王会娟被非法判刑7年,李振军被非法判刑4年,家里只留下了10岁的女儿和老人。一万元现金被恶警抄走,孩子已交不起学费。

98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他们二人在得法修炼以前身体都不是很好,经常吃药打针也不见好转,炼功后不到一个月,二人的病都好了,人也有了精神,这也更坚定了他们夫妇修炼的信心,逢人就讲炼功后身体改观的情况,从而使他们周围很多人纷纷走上了修炼的道路。

可是九九年七月风云突变,浊浪滔天,江泽民出于个人强烈的嫉妒心理,发动这场骇人听闻的迫害法轮功运动。李振军夫妇本着公民的基本权利于7月20日到县委和平上访,被单位双规不让回家。同年10月他们夫妇到北京上访,只为说一句心里话,“法轮大法好,法轮功不是电视说的那样,我们是受益者”,却在北京被绑架,关在北京丰台体育场。王慧娟抵制迫害,拒不说出自己的姓名和地址,先后被转移了好几个看守所,后来被送当地看守所。因坚持信仰,李振军被天津市双口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在被劳教期间,每天超强度劳动达十几个小时,经常每天只睡2-3个小时,有时连吃饭的时间也没有,更有甚者有时干完活想喝口水都没有,没办法连洗脚水都喝。

王会娟被非法拘留半个月后由单位看着不让回家。在李振军被非法劳教期间,王会娟多次无故被非法拘留或单位双规,而且不给开全支只给生活费。

李振军的两个姐姐因到北京上访也被非法拘留半个月,后送芦台镇政府“双规”,他的一个姐夫也被镇政府骗去“双规”半个月后被单位开除,后交1000元押金回家,其姐姐也被迫交了3000元押金至今未还。

2000 年农历腊月十五,恶警又一次把王会娟和李振军的四个姐姐绑架,无论恶警怎么威逼利诱,她们都坚定自己的信仰,信“真善忍”绝没有错,她们分别被送到乡政府和芦台镇政府,那里关了很多大法弟子。后来他们被送到在宁河县臭名昭著的“大于转化班”进行强制洗脑。王会娟当时被单位扣压,这样新春佳节她们姐妹五个深陷囹圄有家不能回,笔者新年时去她们家里串门,家里只有70多岁的老妈和几个未成年的孩子,根本没有一点节日的喜庆,充满了凄凉。李振军的大姐在“大余转化班”被强制洗脑期间坚持信仰,被恶人非法劳教一年半,其余几个姐姐于2001年4月才被放回家。据王会娟讲她们婆家自1999年开始就没有过过一个团圆年。这就是江×× 粉饰的中国“人权最好时期”,到底是谁不要家庭?!

2002年5月13日,王会娟和李振军夫妇再次被绑架、抄家,家里一片狼籍,警察和电视剧里的土匪打劫没有什么两样,他们抄走了大法资料、手机两个、呼机两个、现金1万元、存折1个、皮鞋两双,甚至连孩子学电脑用的光盘、小刀、白纸也不放过。当时李振军的姐姐也在现场,王会娟非常镇定,对孩子说:“你爸妈都是好人,不会有事的”,她洗了脸抹了点口红,特别从容、坦然地走出家门,8岁的孩子在她姑姑的怀里哭着喊着:“妈妈、妈妈……”

2002年5月15日,恶警又疯狂地抄了李振军姐姐的家,并把他姐姐非法拘留20天。同一天,王会娟和李振军奇迹般地从魔窟走脱,被迫流离失所。

2002 年11月5日,当时是十六大前夕,恶警又来到李振军姐姐家进行骚扰,并口出脏话骂李振军母亲。6日恶警又把李振军的姐姐和哥哥骗到一大酒店,秘密审讯逼供想从中得到王会娟的下落, 7日又把李振军的姐夫绑架,审讯18个小时不让吃饭、睡觉,恶警王洪武还要动手打人。当晚李振军的姐姐也被绑架,恶警连夜非法审讯时见他姐非常坚定什么也不讲,恶警王洪武叫嚣:“让你嘴硬,房子我都找好了,十个男犯人你一个女的,今天不把你们家一网打尽,我就辞职不干了!”如此卑鄙下流。

李振军的姐姐对恶警说要回家,照管两个未成年的孩子,恶警们不让,他们知法犯法只把两个未成年孩子留在家里(其中有王会娟的孩子)。其姐被非法拘留一个月后被判劳教一年半,在宁河县看守所她为抗议迫害开始绝食,在体检时发现有心脏病,恶警们不敢灌食,十五天后恶警不顾她生命危险还是强行送劳教。劳教所体检发现心率衰竭,不敢收,把她送回看守所,她继续绝食又过了一个星期,恶警又把她送去劳教所。到劳教所的第二天恶警把她送到天津大港医院检查身体,发现已有生命危险,下午当地的恶警就通知她家属和宁河县看守所把她接回家。

王会娟于2002年8月底被抓,因不说地址和姓名,在外地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11天,在关押过程中被恶警揪着头发往暖气片上撞,一梳头掉一大把头发。还有一个大法弟子被恶警用四股电线绑在大腿上通电,整个人被迫害得跟死一回一样。王会娟为抗议迫害开始绝食11天,其间被恶警粗暴地灌食,每天上下午各一次。9月中旬被当地恶警认出。

恶人动用了大量人力物力也没有找到李振军,他们下了全国通缉令,李振军于11月被抓,而且回来时被戴上了头套。他们夫妇二人坚持信仰,在宁河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1年,两人在放风时见面,互相投去坚定的目光。那里的犯人都说他俩是好人,他们按着“真善忍”的要求去做,处处替别人着想,那里的很多犯人开始了修炼。有几个犯人每天和王会娟在一起炼功,背师父的“洪吟”,有一个吸毒犯人说:“等我出去了,我就告诉家人法轮大法好!”

王会娟被非法判刑7年,李振军被非法判刑4年,家里只留下了10岁的女儿。

2002 年8月,暑假期间,李振军的母亲(70多岁)带着孙女步行(大约3、4里路)到宁河县公安局,去要被恶警们抄走的1万元现金,恶警不让进说局长不在。当时抄家的恶警也在场,这个恶警对老太太态度蛮横,并拖拽老太太致使手臂红肿。第2天老太太和孙女又去,老太太和警察讲现在孩子上学已经没钱交学费了,恶警还是不让进去,老太太就到大街上喊说:公安局拿老百姓的钱。恶警害怕被曝光这才让老太太进屋,他们诬陷说这钱是“法轮功”的活动资金,还是没有给,2003 年10月王会娟的亲属找到有关领导要王会娟被托欠的工资,他们说这个案子破了(指他俩被抓),连办案人的奖金都从她的工资里扣的。

请各位善良的人,伸出援助之手,让他们早日与家人团聚。

宁河县(宁河区)联系资料(区号: 22)

2018-11-04: (区号:022)
天津市宁河区法院:
于盛乐18522678089
王树伦69591966宅69593620、1822225366、18920297853、13512005588
李贺永69561350宅69566998、13821532888
李卓领69561345宅69592290、13302021333
蔡骏清69119868宅69589218、13502160044
审判长汪卫军18920799998、69561332宅69597986
审判员李洪文13820810822、02269561329
刑庭庭长曹铁69561327、18920297187、13002213376
李长喜69222988宅69569383、15922278661
靳加伏69561332、18920473120
庞海顺13602136658宅69582856

天津宁河区检察院:
起诉人李晓媛13820852207
肖荣会13802109115
张振英13212087216
甄玉光13820322158
李菁华13752719369
朱德增13920856876
孙立晨13072292780
杨玲13132059728
邵兴13102228301

宁河公安分局桥北派出所:
地址:芦台镇贸易开发区,邮编301500
电话:02269188175
所长李海立13312046796
政委邱福刚15332099926
副调研员马权友13902184830
所长唐立军02269184444、13802051978宅02269196493
副所长02269188175
警察:
王安义 02269161210
于明旭 18920872666
张建喜 13388021751
刘喜才 13388021950
刘增辉 18920145025

廉庄乡派出所:
所长蔺某18920143703
指导员祖军13820353000

天津市公安局宁河分局:
地址:天津市宁河县芦台镇新华道九号,邮编301500
... 更多

媒体报导

A family seeks normalcy after enduring a decade of extraordinary persecution in China
http://fofg.org/personal-stories/life-after-torture/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09-27, 11:44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