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27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哈尔滨 双城区(双城市) >> 张生范(张生凡,张生范), 男, 38

张生范(张生凡,张生范)
黑龙江双城市残疾人张生范被双城第一看守所毒打后多次鼻饲烈性白酒致死; 此案震动全市
个人情况: 双城市二轻局下属单位下岗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省双城市双城镇和平街二委一组
有关恶人: 黑龙江双城市公安局副局长张国富
个人近况: 2001年6月12日 迫害致死 (2003-08-04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3-08-04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198
家庭成员: 儿女: 姜亚红(姜晓红,姜亚宏)(姜雅红)
夫妻/父母: 张秀珍(张秀针)
亲戚: 张生范(张生凡,张生范)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08-20: 残疾舅舅被害死 黑龙江姜雅红控告首恶江泽民
姜雅红,女,三十九岁,农民,家住黑龙江省双城市万隆乡,因为修炼法轮功,多次遭江泽民集团迫害。二零零一年六月十二日,姜雅红的舅舅,法轮功学员张生范被双城看守所迫害致死。

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八日,姜雅红向最高检察院和法院邮寄《刑事控告书》,起诉首恶江泽民。

一九九五年七月,姜雅红的舅舅张生范开始学大法,身心受益,姜雅红当时只知道好,但也没学,直到一九九六年快过年了,姜雅红通过舅舅张生范的机缘看了《转法轮》这本书,一下子明白许多人生的不解之谜,开始认真的修炼法轮功,身体所有疾病不翼而飞,别提多舒服了,姜雅红从此感到活得好开心呀!

可是,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一日 姜雅红和八十多位大法弟子被全副武装的双城警察连打带拽,装上大客车,被非法劳教一年,在万家劳教所“转化”迫害,其酷刑折磨,无所不用其极。

姜雅红在控告书中说:“二零零一年一月三十一日夜里,万家劳教所所长史英白带很多男警察进女队迫害,凶神恶煞一般,我当时正在吊铺上,一男警察窜过来猛地一把把我拽下,把我重重的摔在水泥地上,还没等我爬起来,就被他们拖着头发,拽到门外走廊里,整个女队都乱套了,打骂声,电棍啪啪响,就是逼我们放弃修炼,我被打得身上青一块紫一块,头发哗哗掉。”

“为了强行‘转化’我,把我单独包夹起来,整天逼听各种诬蔑造谣的谎言,逼写‘三书’(保证书、悔过书、决裂书)整天精神处在高度紧张之中,强迫坐小板凳,从早坐到晚上九点多钟,腰酸腿麻,就是一种刑具,我绝食抗议被送进万家医院。万家医院副院长宋兆会对我破口大骂,并一拳猛击我的头部,顿时,我眼前直冒金星,一只耳朵当时被打聋,一个多月后,才渐渐好转。”

“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三日,我出门正在哈尔滨新农镇大马路上走着时,突然遭不明警察盘查,我跟他们讲理,根本不听,我被新农镇刘兆平几名警察暴力绑架,在新农派出所女警察逼我承认莫须有的事情被我抵制,好几个女警拽头发,扇我嘴巴子,使劲打我的头,再将我踹倒、踢我,不让吃饭喝水,半夜十二点左右押送哈尔滨道里分局国保大队。一月二十四日下午二点,押送顾乡看守所。我要求通知家人,被无理拒绝,仅因为我修炼的身份,走路都成为被迫害的借口,这次迫害我差点失去生命。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六日。国保一男便衣对我进行非法提审,制造恐怖气氛,对我大喊大叫,横眉立目,使劲拍桌子踹椅子,吓唬我,非逼我承认莫须有的罪名。用暴力语言伤害我。”

舅舅张生范被迫害致死

张生范,一九六三年出生,一九九五年七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二零零一年六月十二日被迫害致死,年仅三十八岁。

舅舅张生范从小就命苦,几个月大时,因打针,把腿打坏了,成了残疾人,拄双拐走路。但舅舅从小聪明好学,后来在双城二轻局上班,可不到一年相依为命的老父亲病逝,相隔十三个月,母亲又病逝,弟弟失去唯一的依靠,整天借酒消愁,抽烟抽得支气管炎整天咳嗽,破罐破摔,谁说,冲谁去,开个手摇车走在路上,谁让让路没门,心想撞死更好活够了。

单位领导很同情他,介绍《转法轮》这本书让他看,自从看了这本书,他真是脱胎换骨,心灵得到了净化,身体得到了健康,整天乐呵呵,我们再也不用跟他操心了。自修炼法轮大法以来,他虽然残疾,又下岗{失业}生活艰难,但从来未向单位的其他人一样找过单位。他说我是炼功人,不能给单位和政府找麻烦。他在家里收了几个学生做家教糊口。虽只有微薄的收入,也可勉强维持生活。

1.残疾身遭暴打

二零零一年六月九日早五点零点钟,舅舅还没起床,双城“4.28专案组”来到他家。只见他们几人把张生范抬着扔进车里,使他的头被插进面包车的长椅下面,脖子窝着,身子扁扁的。他极痛苦地往外挣扎,却被一个暴徒一脚又踹回车里。在双城看守所下车时,人们看到的是他瘫软着身体被抬下去的。

紧接着被提审两个小时后,他被扔进看守所的一个刑事犯的屋子里。此后他又遭到怎样的折磨与毒打,实难想象!

2. 被鼻饲烈性白酒致死

二零零一年六月十二日早晨,舅舅因被野蛮殴打不能吃饭,上午八点三十分狱医那彦国,副所长蒋清波等来提张生范,他们让犯人把他抬入管教室。这些恶警手里拿着近一米长的一寸粗细的塑管和二十公分左右的小塑料管(是插鼻子用的)还拿着三瓶玉泉大曲酒和一个盆子,他们驱使三名犯人把张生范抬到沙发上按住,用细塑料管插到鼻子里,把玉泉大曲酒倒入盆子里,端来往鼻子里灌酒。这时,舅舅有气无力的说:“你们不用灌,我自己喝吧。”狱医那彦国恶狠狠地骂着说:“×××,早干什么去了,不行,现在已经晚了,给我灌。”骂着亲自动手往里灌。呛得他发出撕肝裂肺的凄惨叫声,靠管教室的狱间都能听到惨叫声,可是狱医、所长、狱警还不罢手。隔一分钟左右灌一次,最后一次灌酒,人发出微弱的声音,最后听不到声音。

3.非法关押四天惨死

二零零一年六月十二日九点五十分,张生范被送到急救中心。大夫说,在这之前人已经死了。家人在十三日八点才被告知他过世的消息。地方当局不允许家人看望遗体;家人欲请法医鉴定,被告知只能找经过他们认可的法医,而且一切得听从他们的布置。

张生范被他们虐杀后,双城市公安局的副局长张国富等,先是封锁消息,然后编造假的死因。使用黑社会手段、威胁、恐吓、伪善等方式,逼着家属签字,达到他们的目的,逃脱罪责。

我们家属为了给张生范申冤,四处奔走,得到了善良人们的同情和支持。我们上访到双城市政府、公安局、检察院、市人大、市信访办、市残联等部门。可是这些部门的负责人只是同情不敢管。有的部门讲:“我们正管这事,市政府朱文清不让我们管,你要有朱文清的批条,我们就管。”请看中国是什么社会、什么法律?有些部门也询问双城市公安局。张国富等把早已编造好的谎言往上一说,根本不承认是打死的。

4.焚尸灭迹,双城公安局强行火化张生范遗体

双城市公安局恶警杀害残疾人法轮功学员张生范的事件被曝光后,他们惶恐不安、怕事情真相进一步败露,他们焚尸灭迹。按着他们策划和部署强迫家属同意,在家属不答应他们的条件时,家属不在场情况下强行火化尸体,不知道我舅舅是否被摘取器官,直到现在我们家属不知把张生范骨灰放在何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20/残疾舅舅被害死-黑龙江姜雅红控告首恶江泽民-314397.html

2013-10-27: 冰城血难(七)
第八篇 酷刑惨烈惊鬼神(下)
......
33、灌酒

受害人:张生范,男,三十八岁,家住双城市双城镇和平街,因患小儿麻痹造成右腿残疾。

二零零一年六月九日七点左右,张生范被王胜利、赵连军、李胖子等几名恶警强行绑架到双城公安局刑警大队,被打的奄奄一息后关进第一看守所。十二日早,恶警把张生范弄到走廊,由看守所狱医那彦国亲自指挥灌酒折磨。七、八个彪形大汉将张生范按住,把四瓶玉泉方瓶酒加盐掺在一起放入盆中,把胶管的一头插入张生范的鼻孔里,用漏斗在管的另一头往里灌酒,呛的张生范嗷嗷的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使当时被关押在看守所的所有在押人员都为之震惊。一分钟没到,张生范被折磨致死。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0/27/冰城血难(七)-281038.html

2011-11-01: 张生范被害死多年 亲朋要求严惩恶警张国富

黑龙江省双城市公安局恶警张国富在中共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之初,赤膊上阵,充当了邪党帮凶,唆使下属对法轮功学员特别是对制作真相资料的法轮功学员杀无赦。法轮功学员张生范是被张国富迫害致死的多名法轮功学员中的一人。

张生范,男,终年三十八岁,家住双城市双城镇和平街二委一组,因小儿麻痹造成右腿残疾,拄拐行走,腿痛难忍。九五年修炼法轮功后,腿痛彻底消失,拄拐行走的速度如同正常人,人聪慧,才华出众,靠为学生办补习班为生,双城市教委特准。后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并依法進京上访被双城市公安局非法关押三、四次,最后一次被恶警张国富指使恶警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张生范亲朋要求严惩恶警张国富。

法轮功学员张生范被迫害致死的过程

二零零一年六月九日,七点左右,以王胜利、赵连军、李胖子为首的几名警察闯入张生范家中,对张生范说:局长找你谈谈。张生范说:我没做错什么事,我不去。他们见状不容分说要强行带走张生范,并扬言:看谁说了算。张生范当时坐在长条椅子上对他们说:你们没有带走我的任何证件,我不能跟你们走,说着他紧紧抓住长条椅子,几名警察强行将他连同长条椅子一起抬走,粗暴的将张生范扔到车中,并连踢带踹的将他塞入座椅底下。当车开走时,路人看到车里警察不断在打人。

恶警们将张生范劫持到公安局刑警大队后,施以酷刑,直到将张生范打得奄奄一息,又将张生范送進双城第一看守所一监室。

大约四十分钟后,张生范才从昏迷中醒过来,犯人问怎么回事,张生范说在刑警大队被警察打的,当时张生范被打的不能進食,三天内一直不能吃饭。同监室的法轮功学员很多,对张生范照顾的很细心,经常喂点汤喝。

张生范讲述了警察绑架他的原因,是因从哈尔滨带真相资料。张生范被打的不能進食的情况下,恶警蒋清波(已遭恶报暴死),命令犯人于常在将张生范背到管教室,追问资料的来源,张生范不配合,又被恶警狠狠打了二个大嘴巴子。

张国富指挥警察绑架张生范的目的就是将张生范置于死地,因为一监室法轮功学员多能得到照应,十一日晚,张生范被狱警从一监室转到十一监室,十一监室是最邪恶的监室。十二日早,张生范再次被施以酷刑。

恶警把张生范弄到走廊,由看守所狱医那彦国亲自指挥灌酒折磨。七、八个彪形大汉将残疾人张生范按住,把四瓶玉泉方瓶酒加盐掺在一起放入盆中,用胶管的一头插入张生范的鼻孔中,用漏斗在管的另一头往里灌酒,呛的张生范嗷嗷的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使当时被关押在看守所的所有在押人员都为之震惊,而且有的在押人员亲眼目睹了这一迫害过程,一分钟没到,活生生的一个大活人被折磨死了,终年三十八岁。

张生范被害死后的第三天,公安局传讯家属并要求家属配合火化,在家属没配合没在场的情况下,强行火化了尸体。自从张生范被绑架至今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连骨灰都不知他们给弄到哪里去了。

基于以上张生范被迫害致死的过程,张生范的家属及双城法轮功学员对张国富及涉及到的凶手狱医那彦国、帮凶王胜利的犯罪事实呈国际法庭追究其罪恶,严惩凶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1/张生范被害死多年-亲朋要求严惩恶警张国富-248581.html

2009-02-09: 黑龙江省双城市公安局李大彬恶行

李大彬,男,三十多岁,警校毕业,通过关系分配到黑龙江省双城市公安局工作,自九九年中共江氏流氓集团非法镇压法轮功以来,他紧跟邪恶,成了双城市恶警张国富、金婉智迫害双城市大法弟子的主要得力帮凶之一,私闯民宅抄家、绑架大法弟子。

同时李大彬还参与酷刑迫害,最典型的是李大彬等人,强行绑架双城镇内残疾大法弟子张生范至双城市看守所,并伙同狱医用烈性白酒灌鼻,将人活活呛死。

李大彬在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中,从一个普通公安职员提升到双城市临江镇派出所所长,而后又从农村调回双城市站前派出所任副所长,继续施展他的恶行。二零零九年一月十六日晚,国保大队佟会群与他纠集在一起私自闯入大法弟子家中,绑架贾双友、姜秀珍,并抄走电脑、打印机及两万元现金,将两名大法弟子非法关押在双城看守所,不许亲属看望。亲属到站前找李大彬,对为什么要抓人讨个清楚,站前派出所干警以李大彬有病住院而回绝亲属。

李大彬原是双城市农丰镇农丰村人,他出生在一个普通农民家中,从小受朴实农民的善心熏陶,品行还好,自从进入中共公安系统,在中共邪党的教唆下,在名利的诱惑下,道德品质步步下滑,在个人生活作风上喜新厌旧,抛弃了与自己生活多年的妻子和亲生孩子,另寻新欢,又娶一妻,工作方面变质到善恶不分,是非颠倒,以对大法弟子行恶在社会中立足。

多行不义必自毙,自绑架贾双友、姜秀珍后没几天,李大彬遭了恶报,大年前有病住进哈市医院,快到正月十五仍未出院。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责将来都得自己承担。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2/9/195058.html

2005-01-07: 双城市第二看守所及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的邪恶之徒,对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進行迫害。双城市公安局以张国富为首的邪恶不法之徒,从九九年七.二○五年多来一直干着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事。在双城市第二看守所里发生了7起被直接迫害致死案件,法律上明文规定在看守所关押期间不允许出现生命危险,可是这些人知法犯法。

身体残疾多年的大法弟子张生范被非法关押只有三天;刘杰关押只有9天;肖亚丽8天;顾秀娴6天;吴宝望不到一个月就都被迫害死在第二看守所,这些生命被无辜迫害致死的直接责任人有:双城市610主任姜宏伟、双城市公安局副局长张国富、政保科科长金宛智、佟会群、第二看守所所长刘清禹、朱晓波、狱医刘洪治。

2004年十一期间,邪恶之徒陆续又非法抓捕8名大法弟子。其中黄彦珍、郭凤兰已是60多岁的老人,并且在没有通知家属的情况下,竟给黄彦珍非法判刑7年、郭凤兰6年,而且现已偷偷将她俩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黄彦珍现在女子监狱集训队,因她绝食抗议非法关押,监狱给她关入小号并灌食折磨加重迫害。现在家属正在通过法律部门起诉这些直接迫害黄彦珍、郭凤兰的凶手。

2004-06-16: 双城市二轻局大法弟子张生范是个残疾人,需拄拐行走,被抓时“610”的王胜利、李大彬等恶人硬把他塞到面包车椅子下面,脖子扭曲,并拳打脚踢,送到双城第一看守所后他们又指使犯人对其行凶,打、骂,你一脚、他一拳,让他满地爬,取笑、戏耍,不让上厕所,大便不让用纸擦,让用手擦,随意欺凌辱骂。

2001年6月12日早8:30,在张国富指使下,看守所对大法弟子张生范灌食残害。他们准备三瓶玉泉大□烈性酒,还有一米长一寸粗的塑料管和一个20公分的小管子(插鼻子用的),硬往胃里插,管子都是血,往鼻子插,狱医那彦国给张生范灌白酒,边灌边骂道:“你不是有功能吗?我就给你灌!”灌得张生范惨叫不止。看守所在场的有副所长蒋清波(已遭恶报),管教:徐成山、任光、吕河坤。当时犯人参与的有刘士伟,外号叫“东子”的,外号叫“四圈子”的。他们一分钟灌一次,直至把人灌死才罢休。人死后,张国军不让家属看尸体,不让看法医验尸报告,并让卫生局长威逼家属(死者大哥)强行签字,说:“你要不配合,就开除你工职!”硬逼签字后强行火化。火化后,家属非常悲伤,一直喊冤不止,到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上访告状,省市政府无人过问。有的干部说:“江泽民说整死法轮功的白整死,下面谁还敢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6/16/77195.html

2003-12-03: “当绞杀危及到完全没有攻击能力的弱者,其恐怖也就达到了顶点。”一位同情法轮功的海外学者,在了解到法轮功学员张生范被迫害致死的情况后,这样评论在中国发生的这场迫害。

39岁的张生范,系黑龙江省双城市二轻局下属单位下岗职工,清正耿直,待人诚恳,多才多艺,口碑极好,邻里朋友无不赞誉。自修炼法轮大法以来,他虽然残疾(拄双拐走路),生活又艰难,但从来未找过单位。他说我是炼功人,不能给单位和政府找麻烦。他在家里收了几个学生做家教糊口。虽只有微薄的收入,也可勉强维持生活。

1999年7月22日法轮功被非法取缔。为了向国家说一句真话——“法轮大法好”,张生范拖着一条残疾的腿拄着拐走上了進京上访的路,曾先后四次被抓,关押九个月,失去生活来源。

2001年6月10日,他再次被抓,遭到毒打。6月12日早晨张生范因被野蛮殴打不能吃饭,遭到鼻饲烈性白酒,呛得张生范发出撕肝裂肺的凄惨叫声,可是狱医、所长、管教还不罢手,隔一分钟左右灌一次,最后一次灌酒,人发出微弱的声音,最后就听不到声音了。狱中的人看见张生范被抬到监狱房门东侧,管教徐成山得意忘形地说:“你们不是能升天吗?这回不是老实了吗?”最后把张生范放在看守所院内一间空房子里,警察管教们全部离去。9:50分,张生范被送到急救中心。大夫说,在这之前人已经死了。

张生范的家人在13日8:00才被告知他过世的消息。地方当局不允许家人看望遗体;家人欲请法医鉴定,被告知只能找经过他们认可的法医,而且一切听从得他们的部置。

此案震动全市,大街小巷人们议论纷纷,无一人不说必是被打死无疑。一街坊老大妈抹着眼泪说:“他是一个好人啊,他多可怜呀!”邻居也都默默落泪……,“小六子(张生范的小名)是个好人啊!他本是一个残疾人……,怎么对待他这样狠毒呢……太狠毒了……太让人看不下去了……小六子又瘦又小,怎经得起他们这样折磨呢?”

双城市公安局恶警杀害残疾人法轮功学员张生范的事件被曝光后,他们慌恐不安、怕事情真相進一步败露,于是强行火化了遗体,焚尸灭迹。

据双城市居民透露,该市当局最近调动车辆,四处搜捕法轮功修炼者,张生范便是其中之一,相信还有不少人被捕,据悉这个行动直接由该市市委书记朱清文负责。

中国当局在2001年6月11日开始施行新发布的、特别为法轮功而制订的法律解释条款,张生范死于6月12日。在这些条款中,当局把法轮功定性为“反动政治组织”,这个罪名通常会使被捕者受到极严厉的处罚。美联社说,张是自从中国当局宣布对法轮功修炼者处以更严酷的惩罚之后报导出来的第一个死亡者。

2003-03-09: 1999年12月27日被非法抓捕关押于双城第二看守所,2000年3月24日被释放。

2000年7月8日又被非法抓捕关押于双城第二看守所,2000年12月4日被释放。期间被恶人张国富勒索2000元,被陈丕新勒索260元。

2001年1月18日被劫持到文路中学洗脑班,至同年3月12日放出。

2001年6月9日被第四次非法抓捕,关押于双城第一看守所,第一看守所恶警及刑事犯人用烈性白酒从鼻子里强灌残疾人大法弟子张生范,呛得张生范发出撕肝裂肺的惨叫,没几分钟就死去了;6月12日即被迫害致死。

张生范的哥哥为生范申冤的路费从双城至哈尔滨已花了1千多元。江XX迫害法轮功的罪恶说不尽,写不完。

2003-03-07: 我们是黑龙江省双城市法轮功修炼者张生范的家属,今就张生范被黑龙江省双城市公安局不法干警毒打致死一事向省委有关部门及有关领导提出申诉,望有关部门及领导给予重视,出面匡正双城公安警风,严惩杀人凶手,还死者公道,并给予死者家属赔偿。

一、死者简介

张生范,男,现年三十八岁,家住双城市双城镇和平街二委一组,除右腿因小儿麻痹残疾外,身体健康。曾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并依法進京上访被无理关押。二00一年六月九日清晨7点左右被双城公安非法强行带走,六月某日被毒打致死。

有关部门及有关领导:在此,我们不想赘述法轮功带给张生范的身心巨大变化,我们有充足的实事。我们只是恳望有关部门能出面主持正义,我们只想为含冤而死的张生范讨回公道!

二、张生范是被强行粗暴带走的。

二00一年六月九日7点钟左右,几名公安强行闯入张生范家中,对张生范说:“局长找你谈谈……”,张说:“我没有做错什么事,我不去!”他们见状不容分说,要强行带走张,他们扬言:“看谁说了算!”张当时坐在长条椅子上对他们说:“你们没有带走我的任何证件,我不能跟你们走!”说着他紧紧地抓住长条椅,但几名公安强行连同板凳一同抬走粗暴地将张生范扔到车中,并连踢带踹地将他塞入座椅底下。请问:国家法律规定这样抓人了吗?!对此围观群众都看得清清楚楚,并议论纷纷说:“这孩子多好。”车开动的过程中,很多邻居都看见车上的警察对张生范大打出手。这哪里是人民的警察?!分明是一伙强盗!他们还有没有人性?!执法部门有这样执法的吗?!这样执法是弘扬了警风还是败坏了警风?!

三、张生范是被活活毒打致死的

张生范被抓之前还是一个好好的大活人,没病没灾的,他为何三天不到就突然死去了?!这期间公安不许家属见面,并百般刁难我们。说是心脏病致死的,谁相信呀?!既然敢强行带人并且当众大打出手,那么背地里的毒打是可想而知的!

四、我们的质疑

面对双城公安的粗暴行为,面对张生范的含冤而死,身为家属的我们,向省委有关部门及领导质疑如下:

一、双城公安为什么不带证件就随便闯入民宅搜捕抓人?!
二、为什么公安对一个残疾人竟大打出手?!谁指使的?!
三、为什么明明是打死的,非要说病死的?!
四、说是犯心脏病去抢救(其实他本人根本没有心脏病),为什么不通知家属?!哪些医生参与了抢救?!病例是怎么写的?!为什么不把这些公布于众?!
五、为什么死后不及时通知家属,非得等到第二天才通知家属(隔23小时)?!这期间是否有不可告人的密谋?!
六、通知家属后为什么还不让家属看尸体?!……

综合所述,凡此种种,不法之徒们触犯了诸多条法律,人命关天,他们就想草草了事,这怎么可以呢?!面对一个残疾人的惨死,我们哥五个有权利捍卫国家赋予我们的合法权益,为冤死的弟弟讨回一个公道。天子犯法尚与民同罪,法律不是哪个人的避风港。我们恳请省委有关部门有关领导能亲自去调查核实,听一听双城百姓的呼声!上自白发苍苍的老人,下至目不识丁的孩童,凡是尚有良知的人对张生范的惨死无不愤慨,无不痛恨万分。双城公安的此行此举,实在让人无法接受!请问真理何在?!正义何在?!中国的人权何在?!

五、我们要求:

有关部门及有关领导:谁没有妻子儿女,谁没有兄弟姐妹,这样的事如果发生在您的单位,您的家庭,您又做何感想?!我们不想不明不白的失去自己的亲人,我们要为惨
死的张生范讨回一个公道!为此,我们提出如下要求:

一、澄清事实真相,查清死因,还死者清白。
二、凡是触犯法律的执法人员和杀人凶手必须承受法律制裁严惩。
三、赔偿死者家属精神损失。
四、死者死因尚未清楚前,不准尸体火化。

以上要求如达不到,我们将继续依国法到北京上访。我们哥五个宁可倾家荡产也要为我们冤死的弟弟讨回一个公道!

我们恳请省委有关部门及有关领导能给我们一个圆满的答覆!
我们急切等待这一圆满答覆早日到达双城!

死者家属
二00一年六月二十二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3/7/45978.html

2002-10-10:在双城地区这么一个不到80万人口的弹丸之地,就有多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他们是:周志昌、王金国、张生范、赵雅云、吴宝望、臧殿龙、张涛。

2002-08-31: 据专家认为,给绝食的人灌食烈性白酒是危险的。本中心去年6月曾报导 ,黑龙江省双城市法轮功学员张生范就是被鼻饲烈性白酒致死的。张生范是个拄双拐的残疾人,2001年6月9日被公安局警察抓进双城市看守所,6月12日上午,看守所的狱医那彦国、副所长蒋清波、管教徐成山等命令犯人用三瓶玉泉大曲酒强行给张生范鼻饲,致张生范当日死亡。美联社当时对此亦有报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8/31/35872.html

2002-04-10: 黑龙江双城市610恐怖组织大肆绑架大法弟子

双城市市委书记朱清文、副书记王树清、610办公室主任姜宏伟、公安局副局长张国富等人自99年7.20开始,对修炼真善忍的大法弟子進行了残酷的迫害,周志昌、张生范、王金国本着宪法赋予的公民权利,依法進京上访,相继被迫害致死。朱清文等不法之徒的血腥镇压不但没有达到它们的邪恶目的,反而使更多的大法弟子数千人次進京上访,讲清大法被迫害的真相。一时间监狱爆满,一个仅有十二平米的监舍,竟要装纳35人之多。一次就非法劳教大法弟子80多人。面对邪恶,面对生死,大法弟子表现出了无私无畏的精神。

2001-07-16: 6月12日,张生范,黑龙江省双城拄双拐,但自己糊口,不给单位和政府增加负担的残疾人,因修炼法轮功被恶警活活打死,惨不忍睹。另两名女公民因炼法轮功也被折磨致死,其中一位被强迫灌食致死。

2001-03-02: 张生凡,男,39岁,修大法前残疾(拄拐棍)。2000年出去北京上访,押回后,在双城第二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3个月。7月末,当局又怀疑资料是他做的,非法抄家,结果什么也没发现。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强行把他带走。关押了4个月之久。后家人被迫交2000元非法罚金,将其保释出来。他父母都不在了,独自一人,钱是哥哥凑的。1月19日,他正在家给学生补课,派出所以参加“转化”班的理由强行把他带走,变相关押,至今未放。关押的地点是文路中学后院职工中专学校宿舍。那里雇用了许多经警(经济警察)冒充哈尔滨武警四支队警察,专门看管大法弟子。在关押过程中,上厕所得先报告,由武警看着。平时房门紧锁。每个门上都有监视孔,定时观察。若有情况,及时上615办公室报告。每晚查房监视几次,看看没什么事,局长带头喝酒赌博。听一个武警说:"李士杰局长一宿赢了7000多元,春节期间每顿都十个菜左右"。而给大法弟子吃土豆白菜,过十五后只是白菜汤和馒头。有时馒头都坏了,还给他们吃。一天两顿饭,早晨吃面条,煮得很软,有时筷子都夹不起来,还吃不饱。而且口口声声说:"我们这不是监狱,没给你们当犯人"。还讽刺说:"监狱怎么样?这里比监狱强。"其中有一个丛书记还让法轮大法弟子上电视台表扬他们。

现在双城市各乡镇企业都用此办法关押、“转化”、迫害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3/2/8571.html

哈尔滨 双城区(双城市)联系资料(区号: 451)

2019-05-06: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部份派出所信息
双城区杏山派出所:
所长13351204666

双城区东风派出所:
警察曲宏达15124674298(曾迫害法轮功学员)

2019-05-06: 周家镇派出所:
所长赵晓良13904661967
户籍员陈玲玲13674503983
警察蔡易臻18145184279、13694629041
包健豪15846630391
于泉涌15545270588
徐文利13654574977
辅警马忠龙15046796435
孙振楠15246684667
占友良13845152004
赵传君18246639177
任义15343219111

2019-04-29: 联兴乡派出所:
电话:45153241568
所长曾庆元13904661965

2019-02-03:
哈尔滨市道里区公安分局 45187663190
国保大队 45187663153
大队长 王典明 13351100359 45187663277
卢军 13704806722
钟刚维 45187663151

道里区公安分局
姜勇智 局长 45187663101 13313634111
玄德军办公室主任 45187663344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道里区看守所 45184378077

哈尔市第一看守所
所长 温海滨【四楼监区】15304517790


2019-01-12:盘锦市检察院:
地址:盘锦市兴隆台区市府大街16号,邮编124010
控申科:0427-2681018尚小杰 负责本案

沈阳市东陵监狱:
地址:沈阳市浑南区东陵路88号,邮编110161 电话:024-31629923、31629924转8064
监狱长:陈笑含、曲光
一监区:监区长赵健 狱警:顾宪雨、唐帅、张柏宁、那荣涛、陈斌、薛兆秋、戚金龙、张廷彪、刘阳、李忠军、周帅、田坤成、李滨、张国凯、林新海
六监区:监区长李仲军、教导员冯国璐、副监区长薛鹏、裴世峰。
七监区:狱警刘健、侯晓林、张宝华、刘海波、纪凯峰、杨明、王欢、王超、赵长浩、宋阳、赵勋、刘宗阳、盛国东、韩耀武、董健伟、杨明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