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5-22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辽宁 >> 大连市 >> 朱小飞(朱晓飞), 男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大连
迫害情况: 大连教养院怕担责任,让其保外就医,但放回家时已经瘫痪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04-08
家庭成员: 儿女: 朱琳 朱明明(明明) 朱小飞(朱晓飞)
夫妻/父母: 王志兵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5-08-31: 大连弟子朱晓飞一家的悲惨遭遇

2001年11月,大法弟子朱晓飞被旅顺市场街派出所前所长费洪金等人绑架。作为母亲的王志兵(大法弟子)为营救儿子开始四处奔走呼吁,向各级政府部门和群众讲述事实真象,要求立即释放朱晓飞。结果她被费洪金强制关入“旅顺陆军215精神病医院”。警方与院方相互勾结,对其進行精神摧残,强制灌药,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和“冬眠灵”,扣上“政治犯”的罪名恐吓,逼迫她放弃修炼法轮功等等。仅仅一个多月,原本好端端的王志兵竟被折磨得精神分裂。事到如此,当地的610和恶警们不仅不肯放过她,相反还将迫害進一步扩大到了她的全家。

2004年3月,朱晓飞因“法轮功”再次被市场派出所送往大连教养院,并判3年劳教。刚入大连教养院就遭受到两个星期的迫害性“严管”,期间两次被送医院检查。由于身体状况太差,有生命危险,在其家人的强烈抗议下,大连教养院怕担责任,让其保外就医,但放回家时已经瘫痪。

2004年9月底大连教养院对其家進行多次电话骚扰、派车派人向其父母要人。按教养院说法,朱晓飞三年劳教由2004年3月至2007年3月,现在尚末期满。为此引起家人愤慨。由于无处申冤,为保护儿子不再被恶人抓去迫害,曝光并制止邪恶行径,让人们了解这一切的真实情况,情急之下,迫不得已,王志兵在楼上打出 “法轮大法”的横幅,以期待社会、善良的人们能给予理解和帮助。因受到精神刺激她又犯病了。她又喊又唱,不能自制,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2005年5月16日。

2005 年5月16日上午9时左右,大连市旅顺口区公安分局、旅顺市场街道派出所、旅顺市场街道、旅顺消防队等几个单位联合派出救火车、大吊车、警用车数辆和大批人员赶到旅顺口区人民医院附近的医院家属楼(七楼)楼下,准备强行拆掉旅顺市场街道新开街西一巷11号楼洞七楼701号住户阳台上已经挂了数月的“法轮大法好”“法轮常转”等横幅。包括政府和街道人员,警察,消防武警在内的数十人已就绪。

以朱威(现提升为旅顺市场街道派出所所长)为首的一伙约六、七个警察,来到“701”住户朱明成家砸门,气势汹汹地又砸又撬约半小时,最后当整扇门被撬下后,警察们手持棍棒冲進了屋里。家中几人随即对冲進来的警察与武警進行反抗,明明(女,20岁)为了保护妈妈王志兵,与警察对峙,但当即被警察击倒、摁倒在地。女儿朱琳的房间被警察用脚踹开,两人上前用绳将其反绑,朱威又命其他警员给朱琳戴上手铐,临走时,一警察用力把王志兵推倒在地。随后警察、街道干部还有摄像师等陆续来了4、5个人。在一番暴力与争吵的混乱之后,王志兵、朱琳、明明被塞進警车带去派出所。

警察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在屋内没有亲属、邻居在场的情况下开始了抄家。抄走大量“声称”与法轮功有关的一切物品,包括电脑、书籍等物品近一车,屋内一片狼藉(现场凌乱,不知财产、物品、钱款是否丢失,至今未归!)由于室门被撬开砸坏,他们找来“新门”重新安上,钥匙和701号单元的進出权现在仍被警察掌控。

中午时分警察做了询问和笔录。天开始下小雨。此前后,警察陆续把朱明成、王志兵、明明、朱琳关押到旅顺赵家沟派出所。家中及附近设暗哨,欲抓其子。

据了解,朱琳的妹妹明明与此事没有直接关系,当时拿着菜刀与警察对峙时,并无意砍谁,也没有给任何人造成任何伤害,她怕警察们手持棍棒冲進来会暴力打伤她们,于是拿起菜刀防卫,以抵挡警察打来的棍棒,保护病中妈妈和姐姐,完全属正当防卫。难道面对犯法的警察,就不允许百姓有维护自己人身安全的正常举措吗?警察却以“袭警”为藉口欲给她定“罪”。现仍在被拘押之中,状况不明。

62岁的朱明成被关在旅顺赵家沟看守所期间遭到旅顺公安、国保警察逼供。因在妻子王志兵犯病期间朱明成无力管制她的行为,只好放之任之。朱明成不是法轮功学员,但出事当天,为了保护妻子,把所有事情一并揽过,现今仍在被拘押之中。旅顺公安企图以此“把柄”给其定“罪”,再将其劳动教养。朱明成现被关押在旅顺赵家沟派出所,精神已几近崩溃。

王志兵在旅顺看守所期间被“司法监定”为精神分裂症,一个星期后被街道和警察送到大连大黑石“国礼医院”强制治疗,有专人看管,每日被强制吃药,具体药物不明,现出现萎靡、无力状态。

王志兵的女儿朱琳在看守所以绝食抗议非法关押,拒不服从管教的指使。看守所管教令男犯人捆绑她,并施以一个星期的“严管”。公安派出所在对其非法关押了15日后,只得将其释放。

7月10日下午2点左右,朱琳到大连大黑石“国礼医院”看望母亲王志兵,顺便给母亲换上干净的衣服。谁知,专管人员一见便大呼:“法轮功政治犯要逃跑!”给已有病的王志兵造成更深的精神创伤。朱琳非常气愤,找医生要求出院,医生说:“等明天找院长。”第二天,朱琳和其家属去看望母亲王志兵,发现她身体虚弱无力,走路一摇三晃,病越治身体越坏,非常痛心,其家属决定把王志兵接回去调养,便找院长。院长不准予出院,说是旅顺市场街派出所把王志兵送進医院的。有人甚至叫嚣:“法轮功,政治犯,在政治审查期间,不予出院。”“昨天,她还穿上漂亮衣服想逃跑!”家属说:“你们医生的天职应该本着治病救人为原则,怎么不治病救人,反而像监狱一样,以政治犯名义摧残百姓?”当时院方人多势众,态度蛮横不讲理,朱琳便顺手给蛮横的大夫照了一张相(带相机原是给老人拍照的)。院方非常恐慌,“国礼医院”的院长召集一帮人来扭打朱琳及其家属,疯了似的来抢朱琳的皮包和相机,当时大黑石边防警察前来帮助调解时,也同被院方多人扯打,并大嚷:“我宁可违法,也要抢回照片,否则我们医院就完了!”致使有的边防警察身上受伤。

这时,院方通知的旅顺公安局来人(据说是国保大队警察及大队长),伪善的答应带朱琳回家取东西取钱,朱琳天真的以为公安局要帮她妈妈办出院手续,便跟警察走了。谁知至今未归!其实已被旅顺公安国保警察绑架到了那个以手段残忍、隐秘而臭名昭着的大连“洗脑班”進行迫害。朱琳在此事上没有任何过错,但旅顺公安国保警察惧怕朱琳给其曝光,为了掩盖犯罪勾当,反而实施欺骗手段把朱琳非法拘押,现生死未卜。这就是头顶所谓的“人民的保护神”“人民公安”的旅顺某些警察的嘴脸。

近况:
晓飞父亲朱明成8月初被判二年劳教送市教养院,真是天大的讽刺。当年的管教一夜之间在家被抓,变成了犯人(只因照看修炼大法被中共迫害成精神病人的妻子)。妻子王志兵被送旅顺医院遭到拒绝后,现被送到旅顺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31/109497.html

2004-04-03: 关山子教养院2003年10月16日为新落成的大楼剪彩,省公安、省司法去了很多人参加。教养院强迫大法弟子穿“区别服”(马夹)。大连大法弟子朱小飞拒绝穿,被中队长吴占军叫去办公室。吴又找来鞍山籍劳教犯李成伟(吴占军手下的打手之一)对朱小飞拳打脚踢,吴用电棍电之后关進小号。接着由吴占军的另两个打手──昌图籍劳教犯人李铁华和另一名劳教犯将朱小飞衣服扒下,只留一条内裤,双手反铐在地板上。受恶警吴占军和管理科长宋铁指使,两名劳教犯轮流对朱小飞殴打,逼其认错。

在这种残酷迫害下,造成朱小飞当时血压为零,10月19日送昌图县医院抢救,24小时后才醒,后转至四平市医院。医生说此人生命垂危、教养院为推责任,找来朱小飞的父亲和当地派出所,11月1日将朱小飞抬回家中保外就医。

2003-12-13: 2003年10月16日,辽宁省关山教养院(位于铁岭市昌图县)在为新楼建成举行仪式之时,为了迎接省、市、县各界人士参观检查,强迫所有被非法关押大法弟子穿上劳教服。其中大连大法弟子朱晓非认为我们大法弟子修心向善,没有犯法,不是犯人,而拒绝配合穿劳教服,招致被恶警打耳光、电棍电击全身,并关进小号。18日早因朱晓非写了不穿劳教服的声明,被恶警中队长吴占军殴打,恶警吴占军还用极恶毒的方式谩骂大法,把师父的名字写在纸上用脚踩,一边踩一边骂。毒打完后并把朱晓非送进小号,衣服扒光,双手背铐在墙上。恶警吴占军又指使普教李铁华、陈金全(昌图人)不断毒打朱晓非持续一天一夜到19日早,直至朱晓非不醒人事,休克、血压全无后才被送县医院。经一天时间的抢救,到晚上才苏醒,后又被转送四平市医院救治。教养院因怕承担责任,才通知家人来接人。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2/13/62444.html

2002-06-13: 大连市大法弟子朱晓非被绑架至辽宁昌图关山劳教所做苦役
大法弟子朱晓非因上访而被非法关押时与恶警有以下的对答:
恶警问:“…你从哪里来?你要不要父母?管不管家庭?…”
朱晓非答:“不用问我从哪里来,我们上访没有错!难道面对谎言,人民不应该站出来申诉吗?”

恶警又说:“你们不是人!”
朱晓非说:“你的标准是真正的人的标准吗?面对邪恶的残酷迫害,为什么你们不敢告诉大家?那么多人修炼受益为什么电视上只播放对一、两个已经邪悟了的人的采访?能以此服人吗?而背后用意险恶的剪辑,又想要欺骗多少人呢?你们所有的攻击与诽谤其实正是在说你们自己!一个人不能在大是大非的原则问题上含糊。我们大法弟子在任何环境下都会坚定对真理的信仰。揭露邪恶是我们应尽的责任,这是为了维护真理!而所谓的“明哲保身”才是对邪恶的忍让和对善良的残忍!邪恶的国家领导者为了一己之私,把国内矛盾转嫁到我们大法弟子和我们的亲人身上,弄得我们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剥夺了我们生存的权利和最基本的人身自由,却栽赃诬陷,反咬我们,真是邪恶至极!”

大连市旅顺口区的大法弟子朱晓非曾几次進京上访而被非法关押,由于坚强不屈,被所在单位旅顺4810厂开除厂籍,并扣发全年工资和奖金。两次的非法拘留共被敲诈800多元。旅顺口区市场派出所恶警叶强又以谈心为幌子把他骗到派出所非法关押,進行逼供。逼他站马步,脖子勒麻绳,两手分开铐成十字型,用电棍击身体。朱晓非被用刑后,一直绝食,一周后,在舆论的压力下,恶警才不得不把人放回来。这样的非法关押共進行过两次,但他们还不罢休,2001年11月26日恶警不敢去家里抓人,他们竟到朱晓非打工的地方将人强行绑走。上述对话的记录是这次被绑架后其亲人在朱晓非的卧室里发现的。

朱晓非被绑架后被送到大连劳动教养院進行迫害,暴徒并对外封闭消息,不让亲友探视。这里非法关押很多高学历大法学员。由于他们坚强不屈,恶警们让犯人每人看管6~10名大法学员,竟让犯人用警棍电击学员,每天一捆警棍,有时充电都跟不上趟。对“顽固不化”者秘密发走。外界曾一度不知其下落。最近得知他们被秘密送到辽宁昌图关山劳教所的采石厂做苦役,用翻斗车运石头,每车载重一吨,每天要运120车,这对于这些学者和体重刚过百斤的朱晓非来说,其劳动强度可想而知。与他一起被非法劳教罚做苦役的还有大连造船厂的大法弟子,他们有的是大学生,有的是研究生,共有27人,是2002年2月4日发送的一批。这些人之所以被迫害就是因为他们修炼法轮大法,就是因为他们信仰“真、善、忍”。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6/20/23297.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6/13/31661.html

大连市联系资料(区号: 411)

2019-05-16: 大连市甘井子区检察院 地址:辽宁省大连市甘井子区明珠广场3号 邮编:116039
大连市甘井子区检察院党组书记、检察长:林乐大
大连市甘井子区检察院党组成员、副检察长:王颖富
大连市甘井子区检察院党组成员、副检察长:战晓军
大连市甘井子区检察院副检察长:卢美华
大连市甘井子区检察院党组成员、纪检组组长:谭艳
大连市甘井子区检察院党组成员、政治处主任:杨春卿
大连市甘井子区检察院检查委专职委员:张鑫钊
大连市甘井子区检察院检查委专职委员:阎德伟 甘井子区检察院内设机构:

一、办公室、财物装备管理科:负责人:蒋辉
二、纪检组:负责人:谭艳
三、政治处:负责人:杨春卿 政治处电话:0411--86105083
四、侦查监督科:负责人:纪晓慧 员额检察官:孙雯、 邓芳
五、公诉科:负责人:郭月
员额检察官:崔雅清 、张少文 、肖红
*单文红: 0411--86105027
孙媛媛:0411--86105047
赵翔:0411--86105024
于世明:0411--86105024
张富丽:0411--86105017
六、民事行政检察科:负责人:成晓莹
七、控告申诉检察科:负责人:李胜林
八、检察技术科:负责人:侯立行
九、法警大队:负责人:刘洪寰
十、刑事执行检察科:负责人:袁志伟
十一、法律政策调研室:负责人:王禹
十二、案件质量管理科:负责人:侯杰
辽宁省大连市甘井子区法院:
地址:大连市甘井子区明珠广场6号,邮编116039
电话:0411-8279383482793868
办公室:0411-8279386982793996
值班室:0411-86571447(昼夜)
传真:0411-86583732
院长温连生 0411-8279370113889629636
副院长范芃 0411-82793702
纪检组长林迎春 0411-82793705
执行局局长刘传霖 0411-8279370813704091267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5-09, 11:0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