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07-11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黑龙江 >> 齐齐哈尔市(第二看守所,第二监狱 ) >> 李振忠(李振东,李振中), 男, 52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0-07-05: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李振中被构陷到检察院
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李振中二零二零年四月十八日被绑架,家人被欺骗勒索,现被非法关押在齐齐哈尔依安看守所,被构陷到检察院。

李振中是一名转业军人,曾患有风湿、头痛等病,经常打针,头痛时,满脑袋扎针。他打麻将、喝酒、赌博,回家也不干活。后来, 李振中学了法轮功,身体好了,改了所有恶习,孝顺父母,照顾妻儿,家里的活抢着干,夫妻感情很好。

李振中原在体委变电所上班,收电费,业主都是做买卖的,工作性质的方便,收费多少非常随意,可他修炼大法,从不贪占业主的钱,工作认认真真,是单位和业主公认的好人。

坚持信仰 屡遭中共迫害

可是,中共迫害法轮功后,李振中被迫失去了工作,被骚扰绑架,成了家常便饭,他曾被非法判刑四年,在泰来监狱遭受酷刑折磨。这些年,派出所扣押他的身份证,被迫害的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父母双亡都没能看上一眼。

就在二零一九年,正阳派出所所长安鑫又带人去他家里骚扰,因为他不在家,安鑫便逼他的妻子去做DNA检测。这些年,因为中共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好人,李振中的妻子承受了太多的压力,聚少离多,一次次的骚扰,使得她身心疲惫,这次又被强迫做DNA检测,压力下,二零一九年七、八月份,在龙沙法院里,妻子与他离了婚。

法轮功学员李振中从外地刚回来后,住在姐姐李淑娟的家中。

野蛮绑架 勒索家人

二零二零年四月十八日早晨七点多,齐齐哈尔市李振中骑摩托车去合意路去办事情,交警怀疑他无驾照、牌照,在后面一直追赶。李振中骑到民航路时,交警给民航路派出所打电话,李振中被派出所警察绑架。

当警察发现李振忠是法轮功学员后,叫来齐齐哈尔市国保大队那容果,实施迫害。

当日十点多,那容果和民航路派出所所长李卓、郝建鑫等共七人,劫持着李振中,到李振中的姐姐李淑娟家非法抄家。去时,李振中的手是肿的。

警察在李淑娟家翻到十二点多,家被翻个底朝天,一片狼藉。他们翻到个香炉、真相护身符和二百多元钱等。李卓说,你家也太穷了,就翻出二百多块钱。最后,他们将他们姐弟二人绑架到民航路派出所。晚上很晚,李淑娟才被放回家。

国保一个小个子警察欺骗李淑娟,说:你回去取一千元钱,给你弟弟做“取保候审”,家不是有二百么,再借八百就够了。李淑娟信以为真,真把钱拿来后,警察只字不提放人的事,把李淑娟赶回家。

由于疫情,本地看守所不收,警察将李振中送到富裕看守所,后又转到依安看守所。

非法批捕、构陷

之后,龙沙区检察院办案人朱红霞将法轮功学员李振中非法批捕,后又将此案转到建华区检察院。当李淑娟质问为什么所在地属龙沙区,却把案件送到建华区办案时,检察院人员回答:这是市里的要求。

几天前,李淑娟到建华检察院去查问弟弟被构陷的情况,原本被退回派出所的案卷,公安警察又送到了检察院,检察院人员告诉李淑娟,可能过一阶段,会送到法院。

李淑娟表示,我的弟弟(信仰真善忍)没犯罪,为什么不放人啊?管理案件的说,你看,他有那么多的册子……李淑娟知道这么多年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都是造谣、凑诬陷材料,那些小册子都是教人做好人的,弟弟是好人。

这些天,派出所的一直在找李淑娟,让她签字。李淑娟表示:我不会签的,他们冤枉、迫害好人,还让我做“证人”,我不会做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7/5/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李振中被构陷到检察院-408594.html

2020-05-21: 黑龙江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李振忠被迫害情况补充
李振忠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案卷已到建华检察院。

办案单位民航路派出所
所长:李卓 18946292401
副所长:王云峰 18946296463,汤宏达 18946291578,孙浩 18946297034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5/21/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406625.html

2020-05-07: 黑龙江齐齐哈尔法轮功学员李振忠被绑架补充
黑龙江齐齐哈尔法轮功学员李振忠骑摩托车无牌照被拦截绑架,人现在富裕看守所,齐市龙沙法院及龙沙检察院已对他批捕,办案人朱红霞。姐姐李淑娟于当天放回家。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5/7/二零二零年五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404915.html

2020-04-25: 齐齐哈尔大法弟子李淑娟、李振忠、王秋艳、李艳被绑架
4月18日,黑龙江齐齐哈尔市铁锋区警察(可能是新工地派出所的)绑架大法弟子李淑娟和李振忠姐弟俩,有人看到李振忠的手是肿的,具体情况不详。

4月2日下午两点多,铁锋区通东路派出所警察曾绑架疫情中救人的大法弟子王秋艳、李艳,并非法抄家、抢劫财物,王秋艳、李艳已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4/25/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404340.html

2015-10-25: 冤狱四年 黑龙江齐齐哈尔市李振忠控告江泽民
今年五十二岁的李振忠,曾在部队服役四年,复原后在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鹤城体育场任变电所所长。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最令李振忠惊奇的是,刚开始看书,多年的烟瘾就在不知不觉中戒掉了,从此再没有抽过一支烟。随着修炼,原来的全身风湿病、肩周炎、颈椎炎、痔瘘、胃痉挛、腰间盘突出、严重的偏头痛等疾病都无影无踪了。

李振忠的工作,官不大却是个肥职。修炼大法后,他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做一个真正的好人,绝不卡、要任何人的财物。一九九九年筹办省第八届全运会时,与施工单位配合,从不为难勒索施工方,受到施工甲方乙方、体委上下的一致好评。

一九九九年江泽民发起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之后,李振忠因不放弃修炼,多次被绑架拘押。二零零二年十月被龙沙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二零一一年五月被迫流离失所至今。在监狱、拘留所,李振忠受到各种酷刑折磨:关小号、抻刑、扣铁椅子、上反大挂、用烟插到嘴上熏、在四十多度的高温下吊铐曝晒。还被戴上“工”字形刑具,叫做撑子,双手双脚夹在工字形的四个角,用螺丝拧紧,双手双脚就不能动了,人就被完全撑开了,再把刑具锁到地环上,人也就不能躺下了。

李振忠的双亲原本修炼法轮功,身体健康,在残酷的迫害中,使两位老人先后离世。老父亲于二零零三年七月突发脑溢血离世,那时李振忠还被关在监狱中,老人致死都未能见到儿子一面。

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七日,李振忠向最高检察院邮寄诉状,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

以下是李振忠自述的理由与事实:

我于一九八一年十八岁参军,二十二岁退伍,当兵四年。在我当兵第三年的“国防施工”(俗称掏山洞)中,我们班是清渣工作,到点就得上山去,有时没放炮,就得长时间等,工作又累,那时年轻不注意,经常是找个地方就睡,后来就得了全身风湿。复原回来又发现得了肾虚、肾寒、肩周炎,颈椎炎,腰间盘突出,再加上痔瘘,胃痉挛,胃下垂。最严重的是偏头疼,严重时只能撞墙缓解,造成左侧耳鸣。那时的我,打麻将超过四圈大臂都抬不起来;因胃病总是打嗝不断;三伏天中午睡觉都要盖个小被,否则就得感冒;头总是不清晰,总好睡觉,经常是踩点上班。为治病大小医院,什么专科,什么看外病,有名的、没名的,真是有病乱投医,为治头痛长时间扎一尺来长的银针等等。最后明白了这些病谁也给我去不了根,从此也就开始放任自己。

一九九五年开春,我父亲在家里练某气功时,满屋是酸味。我说别练这个功了,有一个朋友炼法轮功炼得挺好的,换这个功试试吧,父亲就同意了。于是就借了一本《法轮功》。那时父亲已经七十五岁了,我怕他练偏了,就说我先学会动作再教他。我一学炼感觉真挺好,教会父亲后又借了《转法轮》慢慢看上了。

其实当时不管什么书我一天都看不了几页,刚翻过去,上面说的什么马上就忘了。于是一天天就歪着、躺着、有时还点根烟一点点看书。但是这抽了多年的烟,慢慢感觉不好抽,不愿意往里咽,也没啥意思了,抽两口就掐了。到最后十多天抽不了一盒烟,这还有啥意思了,戒了吧,就戒了。从此再也没有抽过一根烟。

当时没想真正学法炼功,因为书中要求的太高自己做不到。那时我已经被现实社会这个大染缸染的出入歌舞厅、整天大吃二喝、打麻将、打扑克、下象棋总是很晚回家。奉行的是钱、是现实、是人际关系,吃水用电多花钱那是我没能耐。如果不抽烟、不喝酒、不说谎、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可以做到的话,那么考虑别人、理解别人、容忍别人真是太难了。直到一九九五年十二月权衡自己的一身病、大法的超常、孩子有规律的闹病、住宅的不安宁等等,认识到再这样混下去,只能是最后病魔缠身,痛苦致死亡。欠任何人的债早晚都得还,还是做一名真正的好人,无愧于心才踏实、睡觉安稳。我知道真正的佛、道是不讲钱、不要钱的,法轮功就是不收钱的正法修炼,于是我最终下决心,过了一九九六年的正月十五开始炼功。

一九九七年我担任齐齐哈尔市鹤城体育场变电所所长,官不大却是个肥职。因为各单位与许多个人开买卖用电都混在一起,并且计量、核算、收费都是所长说了算。但是我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做一个真正的好人,绝不卡、要任何人的财、物。无论单位或个人都是及时、诚心诚意的帮助、解决问题。我家单元楼道无人打扫我就经常清扫。九九年省第八届全运会在齐齐哈尔市召开,体育场内要铺塑胶跑道,涉及场内电路、电缆,变电所是全力巡视、检查、处理,配合施工。同时变电所低压盘改造,室内装饰,加上日常维护,全运会的灯光照明等等都完成的很好,更没有为难、刁难、勒索施工方。受到施工甲方乙方、体委上下的一致好评。以上做到这些都是我修炼法轮大法,去掉了人的恶习、恶念的结果,也唯有大法才能真正改变我。

我遭受了以下迫害:

1、依法上访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电视等新闻都宣布不准炼功,就是取缔法轮功。我想一个真正能达到祛病健身、一个真正能使人变好、一个真正没有任何目的功法要取缔,是没有事实根据的,是没有道理的,我要把我的受益情况向上反映,就和母亲同修去了市政府。那时已经有很多大法修炼人在那里了,有几个人在里面请愿,也有的在市政府门口打坐。这时高音喇叭喊,让大家撤离市政府,大家没有撤离,过来很多警察把我们这些上访的围住,之后都上了准备好的大客车,把我们拉到位于龙沙区明海公路东侧的警犬基地。每个人都登记上册,下午六点多,各个分局、各街道办事处来人,把自己管辖内的人带走,我和几十个大法修炼人被带到龙沙分局和各自街道办事处给我们讲话说:要听政府的云云。整个过程中这些听命于江氏集团的官员和警察根本就不让你、也不听你讲一句话。

2、铁峰公安分局政保科

一九九九年十月,因为有人说我给了其大法资料,铁峰公安分局政保科陈志才科长、孙副科长和警员刘力到我单位非法绑架了我。当时屋内以副局长颜立明为首的十多名警察把我背铐在铁椅子上迫害,最后用洗脸盆打凉水灌我,用他们起的名为“洗胃”,共灌了我两盆。之后把我送到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两个多月后放回。

酷刑演示:铁椅子
酷刑演示:铁椅子

期间市政府的市直工委要求市体委党委与体育场党支部开除我的党籍。在会上都认可我的工作,都说我从没有因为炼功而耽误过工作,同事都不同意开除,市直工委又下令必须开除。

3、建华区文化路派出所

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日做真相时,我被建华区文化路派出所蹲坑的警察王洪军等二人非法绑架,他们急于得到我们居住的地方,好抓别的同修,给我上反大挂,当时在场有十多名警察,剧烈的痛苦折磨我。同时拿走我的现金一百多元,诺基亚5110手机一部,都没给收据。深夜把我送到市第二看守所。当时胳膊被迫害得不能动、抬不起来了(半年多才好)。看守所白天站着背监规,晚上仅能睡几小时,使我脑袋就象扣个盆似的,整天轰轰的。

4、龙沙区刑警二中队

可能我家和单位都在龙沙区,他们就把所谓案卷移交给龙沙刑警二中队。四、五天后的一个深夜,二中队刑警直接进监舍来提我,他们刚进道子,我就感到全身发冷,两眼嗖嗖的银星。他们把我扣在铁椅子上三天,全身都凉透了。期间折磨我还用烟插到嘴上熏。最使我刻骨铭心的是第三天半夜姓何与姓李的警察逼我骂了我师父一句。回到看守所,还让背监规,站在那,头一轰一轰的,想着对不起师父和大法、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太对不起师父了,还配活在世上吗?就用全身的力向墙角撞去。事后看守所管四号房的警察闫树发说:我这看守所就象是个仓库,你出什么事是我负责任的,我没迫害你,你找刑警队算账去才对。当时认为其讲的对,就没再做什么。可是刑警队再也没有提过我。

如果没有这次精神迫害,可能不会有被非法判刑、不会失去工作、不会……这次的精神迫害深深的、深深的刺进了心里,伤痛久久的、久久的伴随着我,一年年的挥之不去,对我影响之深无法形容,使我至今日都没有说过、写出来过。这次如果我不写出来,可能江泽民的罪恶就会少一份。而且江泽民是迫害发起人,他应负第一责任。现在我对警察已经没有仇恨,因为他们是被江氏集团所利用,也是被江操纵的谎言所欺骗,是在所谓上级的命令下行事,这场迫害的真正受害者是他们。清醒吧!再执行江时期的宣传、文件、命令,你们真正能得到的是什么?

二零零二年十月龙沙区法院非法判我四年,公诉人是龙沙区检察院朱红霞,审判长是龙沙区法院王晶波。我不服从判决上述到市中级人民法院,一个半月后被驳回维持原判。

5、泰来监狱

二零零三年三月,因为怀疑我给了张奎武“经文”,当时身为教改科副科长(现任教改科科长)的杨立清,在办公室对我一顿拳打脚踢。

二零零三年十月,李顺江遭迫害,我也开始绝食反迫害,被关进监狱小号迫害一周。被戴上“工”字形刑具,叫做撑子,双手双脚夹在工字形的四个角,用螺丝拧紧,双手双脚就不能动了,人就被完全撑开了,再把刑具锁到地环上,人也就不能躺下了。

二零零四年五月,狱政科科长马跃和科员陈泰到四监区监舍二楼找我谈话,当听到我当过兵并入过党后,马跃竟走过来抡起手开打。

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日,泰来监狱为执行江氏集团和劳改局迫害政策,达到所谓百分之百的转化率,开始全面迫害大法弟子。四监区主要迫害者:四监区区长高云鹏,副教导员乔胜,监区干事李铁,二分监区指导员张文举等。我被戴脚镣强迫出工,到车间换上“工”字形刑具撑子,放到新挖近一米的坑内,手脚朝天曝晒。当时正好有一名齐齐哈尔市检察院副检察长到监狱检查工作,有狱政科科长马跃等陪同,看到我后不仅没有同情和查处狱警违规用刑,反尔支持、认可狱警应该这样对待炼功人。中午他们又立了一个四寸粗的铁管,把我吊铐在上面继续曝晒。当时正值四十多度的高温天气,坐在阴凉处都出汗,我又水米不进,到了晚上用刑事犯人看着不让睡觉,真是邪恶至极。这样被迫害了两天多。

6、支离破碎的家

二零零五年二月,回到家中一看父亲已于二零零三年七月突发脑溢血离世。大姐已经成为精神病状态,惧怕这个家不再回家住。母亲因肾衰竭而每天做腹透已经两年多了,并且家中欠债两万多元。我到家三天就出去找朋友借钱给母亲治病。父母二十多岁就离开山东老家“闯关东”到齐齐哈尔,为人诚恳、老实、善良,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更是受益匪浅。江氏集团开始镇压后,把他们指望养老的儿子送进了监狱,他们认为蹲监狱是莫大的耻辱,造假的宣传也使他们彷徨,加上亲朋的说三道四,邻居的指指点点,在巨大的压力下,真是不堪重负,使两位老人先后离世。

孩子初中毕业考试结束后,领她到嫩江大桥去玩。在路过已扒掉的市第二看守所时,我指着问她知不知道那是哪里,她说知道是看守所,我说没忘啊,她说能忘吗?当时她才只有九岁。这场残酷的迫害对老人、对孩子的影响何其深远。这一切事实难道不是江泽民一手造成的吗?

7、文化路派出所

二零零八年十月,跟我一起卖货的人向世人劝三退(退党、退团、退队),文化路派出所又一次绑架了我。所长张守伦、副所长韩岱、王洪军、管老二十八中那片的外勤,把我扣到铁椅子上用抻刑,直到把我抻的全身抽搐不止,才住手。第二天上午被放回家。

8、流离失所

二零一一年五月,我正在外地干活,没在家中,有几名龙沙区警察闯进家中非法抓捕我。过后有人告诉我被网上通缉了,从此我有家难回被逼走上了流离失所的路,直至如今。

以上事实依据中提及参与迫害的具体单位与个人,本人暂不起诉。从一九九九年四月开始,被告人江泽民亲自发起、计划、实施、指挥了对法轮功的灭绝人性的镇压。江泽民作为迫害法轮功修炼群体的组织者、领导者和策划者,是犯罪的真正指挥者、是首犯,其应当对所有迫害法轮功过程中的全部犯罪承担刑事责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0/25/冤狱四年-黑龙江齐齐哈尔市李振忠控告江泽民-318094.html

2010-11-14: 一位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的悲惨遭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14/一位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的悲惨遭遇-232508.html

2008-08-12: 齐齐哈尔借“奥火”迫害大法弟子
建华区文化路派出所非法抓捕李振忠等人

大法弟子李振忠,自从泰来监狱被释放回家,便失去了工作,靠卖鱿鱼串维持生计。2008年8月5日下午6点左右,李振忠骑三轮车去二十八中门前出晚市,文化路派出所所长张守仑、副所长李显峰(音)等一伙警匪在无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在二十八中附近将其绑架。同时分别被绑架的还有一很瘦的老年女大法弟子;两位年轻的男大法弟子,其中一位男学员在绑架过程中被殴打致伤,走路一瘸一拐的。

大法弟子李振忠被绑架到文化路派出所便遭到毒打;上老虎凳;电棍电击等非人折磨,身体多处淤伤、青紫。匪警们将李振忠从楼上拖拽、打骂着拖到楼下,塞入面包车拉到医院,治疗后又拉回派出所;他们又带李振忠上四楼,而且恶警还拎着洗衣搓板和方便袋儿,欲再度实施酷刑。李振忠的妻子去要人、向相关部门反映恶警的非法行径,制止迫害。使其大大收敛了恶行。大法弟子李振忠于8月6日上午11时获释。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8/8/12/183940.html

2004-03-21: 黑龙江省泰来监狱十几名大法弟子为了抗议非法关押,在2003年11月份集体绝食。恶警对大法弟子强行灌食,后全部关进小号,用一根棍子将嘴支开等手段迫害大法弟子。绝食的大法弟子有李振忠,田勇,郑连清,李顺江等。

泰来监狱怕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行被曝光,所以平时对大法弟子接见是谈话内容用录音机录上,三、四个干警监视,做笔录,不法官员对恶警迫害大法弟子暗里支持,经常对大法弟子施暴行,关小号(一个人关在阴暗的小屋,刑具一应俱全),平时派三、四个犯人中的恶人看管,如狼似虎。大法弟子在里面承受着巨大压力,遭受迫害的详情传不出来,我们只掌握一点。

黑龙江哈尔滨监狱610现在对大法弟子王禹东残酷迫害,原因是哈尔滨监狱610的邪恶干警上了恶人榜,恶人叫嚣说,你不给我上恶人榜吗,我就对你行恶。王禹东正在遭受残酷迫害。

2003-02-26: 近日来,黑龙江哈尔滨市各监狱对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二百馀名)又加大了迫害的力度,用极其残暴的手段威逼大法弟子写所谓的“三书”(即保证书、悔过书、决裂书等),采用不让大法弟子睡觉、体罚,加大、加强、加长劳动时间、劳动强度、工作量等办法,不许家属接见,严密封锁内部迫害真相。

近日获悉大法弟子王宇东、李新亚、宿岩、李慧丰、巩海鸥、张简、李振中等正在遭受非人折磨,其中王宇东已被打得奄奄一息,李慧丰已被逼疯,其馀各人被迫害情形不详。

被迫害比较严重的大法弟子名单:李慧丰、张简、韩松巍、张淑哲、陆平、文杰、巩海鸥、宿岩、李振中、王宇东。

2002-12-29: 近日,齐齐哈尔市数名大法弟子因不放弃自己对真、善、忍的信仰,不放弃修炼法轮大法而被非法重判:赵东方至少九年;孙维民九年;李顺江九年;安静涛五年;李振东四年;郑连清八年。

齐市司法局决定把他们送泰来县或哈尔滨等监狱继续迫害。关押他们的市第一看守所从其家属索要240元“投送费”,不交钱不让家属见他们。开的收据没有任何公章。

2002-01-24:齐齐哈尔第二看守所野蛮折磨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贾杰于2001年9月1日被新工地派出所邢惠民、王明江绑架。被铁锋分局政保科科长姓程的及两个打手刑讯逼供后送到第二看守所。在第二看守所,11月末大法弟子潘红东、李振中、李波因被超期关押向林永贵所长提出要求向办案单位反映,在遭到林所长拒绝后,三位大法弟子进行绝食抗议,遭到第二看守所的孙大夫(孙卫臣)等干警的强行灌食,并把大法弟子李波放到“死人床”也称“大字板”的刑具上。又在他身体承受着残忍的酷刑情况下,孙大夫等恶警们又强行给李波灌食插鼻管,令李波发出一声声的惨叫。

女号的大法弟子为了援救大法弟子李波、潘红东、李振中,先是要求和林所长面谈,善意地要求停止迫害,但林永贵拒绝和大法弟子谈话。女弟子在无奈的情况下以绝食要和林所长谈话,他们绝食了四天后,干警吕征果来到号里说:林所长要和大法弟子谈话,点名让文杰、安静涛、张淑哲出去和林面谈。但是,当文杰、安静涛、张淑哲被带出去后,恶警们就将他们分开,文杰被带进严干事办公室惨遭林所长的毒打,遍体鳞伤,恶警又给文杰带上“前穿后棒”的镣子,就是将两只胳膊背在后背,手和脚用铁镣子连在一起,两腿跪在铺板中间不许靠任何东西,这还不算,他们又强行灌食,用包米面和盐放在一起加上水给文杰强行灌食。

张淑哲被带进孙所长办公室,孙所长逼问张淑哲是否吃饭,张淑哲说:“如果停止迫害大法弟子,我回去吃饭”。可是孙所长凶狠地让那些被判刑的劳改犯给张淑哲也带上了和文杰一样的刑具,安静涛拒绝吃饭也被带上了“前穿后棒”的脚镣。暴徒强行给三名女大法弟子灌食,方法是用中细塑管顺着鼻子插进食道,并且让劳教犯用管子在里面搅动,使三名大法弟子发出惨叫声,剩下没有被带出去的大法弟子贾杰、赵和芝、楮丽听到惨叫声后,向林所长要求停止对大法弟子的迫害,而林所长却露出凶狠的目光,面目狰狞地进到号里说:今天我所长宁可不当了我也要打你们,赵和芝被一拳打在胸上躺倒在铺上,贾杰的门牙被打松了,鼻子肿的高高的,鼻嘴流的全是血,嘴唇也肿得厚厚的。而林所长还不放过,扯头发将贾杰摔倒在铺上用脚踹,大法弟子石树芳抱住他的脚,气急败坏的林永贵拔出脚踹在石树芳的软肋上。报社纪委书记大法弟子冯艳芹也被拽下一绺头发,现在看守所中出现病痛症状。

文杰、楮丽、李兴亚、宿岩、龚海欧、韩卫东、李惠峰、王伟华、王宇东等十一名大法弟子被建华区法院强行判处9年、4年、10年、8年、10年、8年、12年、4年、10年。大法弟子不服判决上诉,法院不考虑本人的意见违背良心进行造假,在判决书上不经本人同意,私自写上了“服从判决”的字样,法院是执法机关,这是在知法犯法。

1月16日11名大法弟子拒绝照相又惨遭毒打。公安干警持着江泽民“打死算自杀”的密令,残酷地迫害大法弟子。一桩桩一件件对大法弟子惨无人道的迫害,令人发指,天理不容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24/23697.html

齐齐哈尔市(第二看守所,第二监狱 )联系资料(区号: 452)

2020-07-05:
民航路派出所
谭 潍 办2285359 手机13836243536
马文龙 2225359 13604828368
胡 钢 18646636777 牛 刚13945218838 李 卓13846289110
王同兵15804520055 郭米多13763450399
张伦芳13763588478 李宏伟13089736627 阮志伟13766588878 王学13846279699
郭帅15145229016 蒲忠东13009750888 罗权昌13803626051 张淼15145253009
何文斌13846285595 许忠平13845236663 房德权13946291496 姚振义13945232341
魏彦君13946204910 王海涛18204627717 吕向远13303620568 李超志13134523455
王福祥13946288797 李军13009757798 李洪光13604822348 李志强13199660222
郭伟毅13304626668 冯军13946296119 张亚菲13199636465 兴济纯13946220348
李晓楠13504604992 刘宁13514606533
助理员:王晓丹15846203100 刘强18745285798 孙宇15845671611
刘洋15845639399 谢佳伦13614523622
2020-07-05: 齐齐哈尔市国保大队那容果 那容果:15946210377

办案单位民航路派出所
所长:李卓 18946292401
副所长:王云峰 18946296463,汤宏达 18946291578,孙浩 18946297034

齐齐哈尔市龙沙区检察院:
地址: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龙沙区民航路424号,邮编161005
齐市龙沙区检察院检察长 王艺15045222333宅电:0452-2347999
副检察长:王晓斌13945230007 0452-2333898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7-03-29: 大法学员李顺江、邱俭斌、田勇、李振中、周志风遭迫害事实
自2003年泰来监狱规定对大法学员三个月必须“转化”,不“转化”要扣其分监区长一千元工资;“转化”就奖励一千元。同时还得写在监狱内不炼功保证。因大法学员不配合劳动、不配合学习、不背监规,因此很多大法学员遭到殴打。

在监狱生活科伙房被迫害的大法学员周志风,因拒绝认罪被当时生活科副教导员王永涛、分监区长张庆宾殴打,拽住周志风的头往墙上撞。多次殴打后致使其贫血。

被五监区四分监区迫害的大法学员邱俭斌长期被打,晚上也打,邱俭斌仍然坚持不出去做奴工、不吃“改造饭”。

由于大法学员不畏暴政的浩然正气,使很多警察和犯人从内心里对大法学员肃然起敬:他们认识到大法学员都是有知识的人,与广播、电视上说的截然相反,就不忍心再向当初那样迫害大法学员了,环境也随之宽松许多。

2003年夏天,大法学员李顺江所在的分监区长在打李顺江一百多个嘴巴子时,李顺江喊道“师父救我”,当时分监区长对法轮功创始人一顿谩骂。之后不久此恶人半身不遂,卧床不起。李顺江由于在环境极为恶劣的齐齐哈尔第一看守所被迫害两年之久,在泰来监狱又加重迫害,身体严重受损,极度贫血、不能行走。

2003年11月,先后有大法学员李顺江、邱俭斌、田勇、李振中等因绝食反迫害被关入小号。事后监狱就开始全面四个犯人看管一名大法学员。由于当时发生两名刑事犯挖洞逃脱,才转到逃脱之事上,因此生活科教导员王永涛被降职调离生活科,还拿出几万元到省劳教局息事宁人。而一心向上爬的改造狱长刘志强也因逃脱事件而调至黑龙江女子监狱。

在一监区,大法学员吴宪刚被吊10天,3天不许睡觉;张跃明被吊了3天支了2天;在二监区,赵传芳被支了5天;在三监区,李长安被支了2天后关入小号;四监区恶警将李振中、田勇白天吊着并在40多度高温下暴晒,还把他们扔入一米多深的坑中手脚朝天支上,不许动、不让睡觉三天;五监区,邱剑斌被支了6天6夜;在七监区,在恶警赵文革指使下让田立军等犯人对大法学员王守庆迫害一个多月不让睡觉,后被支2天;九监区恶警长期不让大法学员李顺江睡觉,隔10分钟一拨拉;大法学员潘红东长期被殴打被支了5天5夜;十监区,在警察李××、张××唆使下对新入监的大法学员支了20多天,有在臀部下面塞了两个钢球长达7天,其状惨不忍睹;十一监区,大法学员张奎武时被支了半个月,同时还强迫看电视、漫画、参加批判会等。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07-05, 11:26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