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8-21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牡丹江市 >> 黄国栋, 男, 66

黄国栋
牡丹江大法弟子黄国栋遭十年冤狱酷刑折磨,于2017年10月31日含冤离世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黑龙江省牡丹江市
个人近况: 2017年10月31日 迫害致死 (null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3-05-09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4167
家庭成员: 儿女: 黄国栋之子
夫妻/父母: 黄国栋 李秀芹(夫黄国栋)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8-01-02: 遭十年冤狱酷刑折磨 牡丹江黄国栋含冤离世
黑龙江省牡丹江市民黄国栋,是一位善良的好心人。只因信仰真、善、忍,坚持做个好人,向人们讲真话,数次被中共不法警察绑架,遭受吊铐、毒打、硬币刮肋条骨、牙签扎肋骨缝等酷刑折磨。他被迫害的案例曾被写进联合国人权机构特派专员年度报告。黄国栋于二零零一年末被非法判刑十年,在冤狱中再遭狱警和犯人定位、毒打、冷冻、浇凉水、电棍电击小便、肛门等灭绝人性的摧残,身心受到巨大伤害,于二零一七年十月三十一日含冤离世。

一、热心市民黄国栋被迫害

黄国栋生于一九五一年。他从小性格耿直,话不多,但是勤劳善良,特别爱帮助别人,是个热心肠,人们都喜欢他,都说他太实在了。后来黄国栋在牡丹江爱民区的一个工厂上班,工作积极,认真负责。他在业余时间喜欢吹笛子,用悦耳的笛声陶冶心境。他还喜欢下象棋、围棋,曾在全市职工象棋比赛上获得第四名。妻子因为他人好而敬佩他,看他特别能吃苦,又那么善良,因而选择了与他为伴。

一九九五年,黄国栋开始在法轮大法中修炼,他一看到大法心灵就受到震撼,“这是千载难逢的法!一定要一修到底!”修炼大法后,黄国栋原本健康的身体更好了,对家人更关心了,比较急躁的脾气变温和了,性格也变得开朗爱说话了,每天总是乐呵呵的,沉浸在幸福的喜悦中。

黄国栋离退后到市郊农村居住,经常帮助经济困难的人。赶上农忙,邻居谁家劳力少或年岁大忙不过来,他就主动帮人家干农活,干完活就走,不辞辛苦,又一点都不图回报。他经常向人们弘扬法轮大法,希望更多人在大法中受益。他在自己家里组建了学法小组,在和大家一起学习法轮功著作时非常认真,象小学生读课文一样,把书举得高高的,每个字都吐字清晰,表情专注、虔诚。在他的带动下,学法组上年老的、年轻的都非常精進,大家比学比修,过去家庭关系不和谐的,现在和谐了;过去脾气不好的,现在也平和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邪党头目江泽民因为小人妒嫉,利用中共的暴力机器,悍然发动了对法轮功的残酷镇压。黄国栋看着教人向善的好功法被肆意抹黑,大法师父都被恶毒攻击,法轮功学员被残酷迫害,善良民众被谎言蒙蔽,他心里非常难过和着急,就用自己的社保工资自费印制真相资料,向人们揭穿谎言,澄清事实真相,因此却遭酷刑摧残和十年冤狱迫害,妻子也被三次非法劳教。因进京上访为法轮功和平请愿,他们家在农村购买居住的房屋被村委会拍卖了五千元,作为所谓“罚金”没收。

二、被绑架到南山派出所遭恶毒酷刑折磨

二零零一年二月末的一天晚上,黄国栋回家时,被非法私自开门藏匿在其家中的牡丹江市南山派出所两名警察绑架,强行把他和儿子一起带到南山派出所,“理由”竟是因他自费印发法轮功资料,帮助人们了解真相,

原南山派出所坐落于市郊铁岭河镇,南山脚下铁岭河炮团对面,地处偏僻,一桩桩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惨案就发生在这个黑窝里。崔存义被酷刑残忍迫害致死;高炳(音)茹被酷刑折磨的精神失常后在极度恐惧中被逼死;赵桂玲遭受多种酷刑:上绳,灌芥末油,用东西捂住头不让喘气,几乎憋死,连续十多天反复折磨;赵军被连上三次绳,硬币刮肋条骨,昼夜不让睡觉,往手指尖里扎钢针,致使右臂正中神经和挠神经严重损伤致残(有诊断书为证)。黄国栋在那里被迫害的奄奄一息。

南山派出所副所长苗强(殴打、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凶手)等恶警毫无人性的把黄国栋的两个大拇指捆在一起吊起来毒打,致使他昏死过去,就用硬币刮肋条骨、把牙签扎进肋骨缝里把他弄醒,再没完没了地多次用酷刑折磨,黄国栋疼痛得大声叫喊着,惨烈的叫喊声让人撕心裂肺。他被毒打折磨了一天一夜,头被打得肿得很大,大小便已失禁,迫害得不成人样。给他用刑的房间里到处是血迹,有看见现场的人都不忍目睹,而且墙壁上钉着钉子,令人毛骨悚然。

恶警又给黄国栋戴上手铐和脚镣,非法关押进看守所,这期间苗强和另外两名恶警还对他进行殴打折磨。黄国栋持续14天不能吃饭,生命处在非常危险的境地。他妻子曾多次找牡丹江市“六一零”的李长青(已遭恶报死亡)和南山派出所所长要求放人,他们非但不管反而还向黄的妻子勒索钱财。

在看守所内,黄国栋曾被不明药物迫害。一同被关押的一个管伙食的犯罪嫌疑人透露:黄国栋在看守所为什么总是拉肚子不好?是因为在黄的饭菜里掺了东西。你们不是说炼功身体好吗?祛病健身吗?就让黄国栋在便器旁打坐,却让他看到好像炼功也没用,还是总拉肚子,从而企图动摇他对大法的正信,摧毁他的意志。因为看到黄国栋那么坚定,中共恶徒竟使出这样的毒计。

药物迫害加上残忍的酷刑折磨,非法关押十个月后,黄国栋健康结实的身体已被折磨得骨瘦如柴,惨不忍睹。黄国栋被迫害的案例曾被列入二零零一年联合国人权机制特派专员向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提交的年度工作汇报中。

三、中共牢狱内的上百种酷刑

中共为强制转化和迫害法轮功学员,使用了上百种酷刑。

1.高压电棍电击:电棍一碰到皮肤,就象猫咬肉、烟头烧肉一样的灼痛,伴随皮肉烫焦的焦糊味和白烟,强烈的蓝色电光辟辟啪啪的响,受刑者的心脏都跟着强大的电流震颤,而且越加强烈的痉挛。尤其被电击神经敏感部位时感觉非常疼痛,如果受刑者顶着电棍使劲绷紧皮肉,疼痛感会减轻,但是皮肉就会被电糊了。

2.冬天浇凉水:全身一丝不挂,双手背到身后用胶带缠住,双脚用胶带缠住,嘴里塞进臭袜子,之后用胶带把嘴缠住。被人按倒在自来水管下的水泥地上,把窗户全打开,门打开,北方冬天的穿堂风寒冷刺骨,在自来水管上接上塑料水管,朝人的脸上、小便上、肚子上不停的哧水。同时用大盆在事先蓄满凉水的蓄水池舀水,一盆接一盆的往头上泼水,如果试图挣脱,就会被棍子毒打,打伤后被浇凉水更痛苦……

一开始被凉水浇到会浑身一激灵,渐渐彻骨的寒冷并伴随疼痛袭来,之后渐渐麻木,神智不清,直至昏迷。等刚缓过来,又紧接着再被浇冰冷的凉水。那种感觉非常痛苦,就象缓透的非常柔软的柿子,再一浇凉水冷冻,一下没有了硬皮的保护,没有一点弹性和韧性,非常脆弱,对寒冷的感受异常灵敏,一下子就冷透全身,冻彻心肺。就这样不断的浇,恶人用手捏着塑料管不断的往脸上哧出很强的水柱,因为嘴是封死的,只能用鼻子喘气,受刑者会被持续不断的水柱窒息的喘不上气来。

3.“打高尔夫”:脱掉鞋子,双腿伸直,被人按住,坐在地上。打手用双臂轮起一根又粗又硬又长的白塑料管,象打高尔夫球的姿势,双臂抡圆猛抽脚底,脚骨象被打断了一样痛,抽到脚筋、脚骨上更是钻心的疼痛。为掩盖罪行,打过之后,逼迫受刑者使劲跺脚,即使这样,脚还是会肿的非常大。

4.坐铁椅子:脚紧紧的锁在地环上,纹丝不能动,肚子、前胸各别一根铁棍,手背到身后锁上,全身被卡的紧紧的,除眼睛、脖子能动外,其它部位都一动不能动,喘气都感觉困难。几天几夜长时间这样锁着,并且不让睡觉。

5.蹲小号:象坐在一个狭窄的烟筒里,窄小的禁闭室,棚顶很高,门上仅有的一个三寸宽二十公分长的通气孔总是从外面扣死的(只在早晚二次送饭送水时打开一下,就关上了),整个小屋是全封闭的,阴暗幽闭得令人窒息。拉尿都在屋里,屋角有个便池,一般一人一个屋。每天二顿饭,一顿给半个馒头,没有菜。冬天也是一丝不挂,外面套上又薄又脏没纽扣的公用棉衣裤,没有被褥,睡在水泥面的矮垛子上,晚间冻得睡不着觉,尤其后半夜非常寒冷,有的脚被冻伤。如果被定位,锁在地环上,就更加痛苦了。有的还被戴上手捧子(双手腕紧卡一起)和很重的脚镣,加重迫害,或派犯人轮流在与外界隔绝的禁闭室里,任意实施迫害折磨。

6.砸大夯:用大瓶雪碧瓶装满水,包上毛巾,让受刑者坐下按住,打手用双臂轮起雪碧瓶,用力猛砸其头顶,受刑者的脖子被砸得象落枕一样,一个多月都不敢转动脖子,而又没有明显外伤。

此外还有灌芥末油(仰头从鼻子往里不断的灌,呛得极其难受),戴太空帽(塑料袋戴头上,令人窒息,憋得不行了,再摘下,然后再戴),扳手指,长时间开飞机(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不动:双手朝身后高高举起伸直,两臂伸直,腰大角度弯下,双脚叉开),长期罚站(双脚站在半块瓷砖位置,全身立直一动不动),连续几天不让睡觉,上绳,强奸,性摧残,打腮拳(有的牙齿被拳头击打的震裂、震碎),白龙抽(白色硬塑料管抽打,打人很痛,又不容易留外伤),不让大小便(“尿可憋一天,屎可憋三天”),冬天撤掉内衣、棉衣裤只套外罩冷冻等等。这些五花八门的酷刑被中共用来折磨中国大陆那些手无寸铁、修心向善的法轮功学员,其中很多都是为了祛病健身走入大法修炼的慈祥的老爷爷、老奶奶们。

四、非法庭审、诬判十年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二日,牡丹江市阳明区法院对黄国栋等五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六一零”头子李长清、李高扬及市里公、检、法的一些人员都到阳明法院参与非法审判。

开庭时,黄国栋因被残酷迫害得不能行走、无法坐立、不会说话,是被用棉被包着抬进去的,即使这样仍然给他戴着沉重的脚镣。在抬进去的过程中,他的腿露了出来,只见他的腿被铁丝捆着,铁丝头露在外面,人已被折磨的不像样了。几个恶警硬性的把他按在凳子上,把他疼得发出阵阵痛苦的叫声。堂堂男子汉被折磨得骨瘦如柴,十分凄惨,人们不约而同地注视着他,许多人见此情景泣不成声。

在长达五个小时的非法审理过程中,二位代理律师义正辞严,指责恶徒严刑逼供,屈打成招,惨无人道的暴行。法官当场问赵桂玲说:“赵桂玲,你说警察打你啦,有证据吗?”赵桂玲说:“现在我身上还有伤痕呢。”法官当庭让女法警验伤。法警验过,上报说有伤痕,法官却未查究。而问黄国栋时,他无法说话,只是痛苦地呻吟着。

在铁铮铮的事实面前,法官只好休庭。随后,便不再开庭审理,而转为对五人秘密宣判,且不准上诉。黄国栋被诬判十年,非法关押到牡丹江监狱(尖山子监狱)。

二零零四年八月中旬,黄国栋的老伴李秀芹在家中被海林市国保大队警察绑架,并被关进海林市看守所迫害。恶警跟土匪一样,抄家时劫掠了李秀芹家里准备开超市的五万元钱以及家中所有值钱的物品,并把李秀芹的儿子也抓去非法关了几天,迫害得够呛。而当时黄国栋仍被非法关押在牡丹江监狱。

五、牡丹江监狱中遭暴力摧残

牡丹江监狱监狱长陈寿刚、改造副狱长栾景和肆意践踏法律,为达到所谓“转化率”,公开对法轮功学员施用酷刑、滥用械具、肆意虐待,在精神和肉体上进行双重折磨,使多人伤痕累累,身体极度衰竭,并使数人致死。恶警武学君扬言对法轮功学员施行“强制性管理”,要天天打天天骂,每天还要强迫奴役劳动十六个小时。并说这是狱长陈寿刚在狱务会上亲自定的“制度”。黄国栋是被非法关押在牡丹江监狱受迫害最严重的法轮功学员之一。

二零零三年,黄国栋被关在监狱三十九监区,包夹犯人不让他说话,每天强迫缝足球。犯人头给安排劳动定额,完不成定额就让连夜赶制,把球带回监舍继续缝,直到完成任务。当时每天都要从早五点左右做奴工到晚上九、十点钟,不过十二点不算加班。而伙食却极差,基本就是菜汤,菜汤煮烂了之后,在锅里浇上一点生豆油浮在表面。

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日,黄国栋被非法关在八监区,副监区长张家文及王继军等五名恶警,用三根电警棍殴打黄国栋,打完之后,又用手铐把他吊挂在生产车间的铁栅栏上。

二零零五年三月八日,黄国栋遭八监区恶警于福刚、武学军、何广胜、李军、裴胜烈等人殴打。在二零零五年十月新提的监区长唐晓辉和教导员陈占峰一手遮天的鼓动和逼迫下,八监狱的狱警们执法犯法,迫害法轮功学员罪行累累,同时他们利用减刑纵容指使犯人李晓伟、王立军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殴打,强制劳动,加重迫害。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包括关文龙、黄国栋、徐向东、刘君、张世江、周吾庆、黄耀祥、成忠强。黄国栋曾被迫坐在窗前,经常被开窗冷冻。

二零零六年二月十七日,八监区对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二月二十三日将黄国栋押进禁闭室,迫害达十五日之久,晚间冻得根本睡不了觉,每天只给吃一个小馒头,保持饿不死。黄国栋在监狱曾被连续关押禁闭室数月。中共监狱的电警棍、禁闭室(小号)异常恐怖,杀人犯来到这里也都吓得服服帖帖,可是这些外在的强制手段却无法改变法轮功学员对真理的信仰。

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五日,黄国栋因抵制迫害再被关进禁闭室,恶警武学军、宋军飘(警号2306723)、姜磊(警号2306498)用电棍电击他的生殖器和肛门,导致黄国栋当时就拉裤子,并在事后很长时间大便失禁。

二零零六年四月十八日,恶警武学军伙同狱霸王立军又对黄国栋加以迫害,逼得黄国栋被迫撞在暖气片上,当时撞昏了,鲜血流了一地(后来头上留下三条伤疤)。他们就又给黄国栋戴上脚镣、手铐关进禁闭室十五天。

二零零六年六月三日,狱警唐晓辉(监区长)、陈占峰(监区教导员)等对被非法关押的黄国栋、徐向东、关文龙、吕振江、程中强、申金祥、张士江等七名法轮功学员进行疯狂的迫害,强迫参加奴役劳动。这次迫害最严重的是黄国栋,被恶警武学君用四根高压电棍电击后被强迫关押在禁闭室。在禁闭室,武学君在地上浇上凉水,用数根电棍电击黄国栋,姜磊用电棍电击黄国栋的小便、肛门等部位,黄国栋被电得大便失禁。武学君迫害完法轮功学员徐向东(大庆人),心里害怕的对姜磊说:“电棍电他一点反应都没有,这胶皮棒打到他身上,好象打的不是他本人”。电棍外面是胶皮包着,里面是生铁,打到人身上皮肤被打得发紫,很容易打成内伤。

二零零七年三月三十日,监狱恶警强迫法轮功学员参加诬蔑法轮大法的报告会,遭到在场的黄国栋等大多数法轮功学员的抵制,高呼“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我师父清白”等,使报告会无法继续。当时黄国栋大声喊了一句:“不要污蔑我师父!”立即遭到看押狱警的围攻,被拳打脚踢,然后被连拉带打拖回八监区厕所内。孙健、张生利、二中队指导员宋君飘等多个狱警用电棍肆意电击黄国栋周身,同时让犯人将黄国栋按倒,再施以拳脚殴打,直到打累了为止。把一个年近六旬的人打得满身青肿,奄奄一息,瘫软在地上不能动弹。然后狱警把他关进禁闭室,被戴上手铐脚镣锁在固定铁环上定位不能动弹达八天之久。之后晚上收工后,狱警就经常去禁闭室迫害他。

在禁闭室迫害一个多月后,黄国栋被从禁闭室放回来时,其他法轮功学员弄来盆温的水帮他洗澡时发现,他的两条大腿内侧都呈现黑紫色,而且经常便血。但他象什么也没发生一样,从不说痛,也没有对狱警憎恨。

二零零七年四月二日,武学君、姜磊、孙健每人带一根电棍,又对黄国栋进行电击直至没电,并同时施加拳打、脚踢、肘击,并指使禁闭室的另一名犯人天天打他。关押禁闭室半个月后才回到监区,就毫无人性的强迫黄国栋带着浑身累累的伤痕,瘸着脚到车间参加奴役劳动。

到了二零零九年十月份,牡丹江监狱各监区副监区长(主抓改造)到沈阳开会,说主要是针对法轮功学员的“转化”,煽动监狱警察仇视法轮功学员。而且在会议上还传授了一种酷刑,就是用凉水浇法轮功学员,反复的浇,直到浇昏,甚至浇水后再用竹扫帚的枝条抽,醒过来继续浇。而且要用胶带把嘴封上,把手、脚、腿都绑上,坐在地上,一丝不挂的浇凉水。人会在反复的低温凉水冷冻下出现高烧,这种高烧可以致人死亡,但是法医解剖时又没有任何内外伤及其它病变,所导致的死亡称为不明高烧死亡,在报告单上添上“正常死亡”了事。黄国栋就被浇昏过去七次,其他法轮功学员也都受过这种酷刑。

牡丹江监狱对生命的漠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从几组数字就能说明问题。该监狱在押犯人四千七百人左右(干警一千人左右),据说二零零四年死亡二十九人,占在押犯人的千分之六,比中国年平均正常死亡率多一倍。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有一百二十人左右,从二零零四年至二零零六年末,通过各种渠道得知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有十多人(包括保外就医的,不包括伤残的),年平均死亡率达百分之四以上。

牡丹江市民黄国栋只是在坚持对真、善、忍普世价值的信仰,要做一个更好的好人,就无辜被警察绑架,遭受惨无人道的酷刑摧残,历经十年冤狱磨难,身体和精神都遭受到巨大的伤害。到二零一六年,黄国栋每天只能吃很少的食物,排泄困难,最终于二零一七年十月三十一日凌晨在牡丹江第二医院抢救无效含冤离世,终年六十六岁。临终前,黄国栋依然坚持对真、善、忍的追求,惦记着世人的得救,对伤害他的警察也无怨无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2/遭十年冤狱酷刑折磨-牡丹江黄国栋含冤离世-358887.html

2013-03-24: 曝光牡丹江监狱酷刑

中共监狱、劳教所一直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强制“转化”,即强迫法轮功学员违心表态放弃信仰。但是,绝大多数法轮功学员都能坚定正念,做的比较好。

到了零九年十月份,牡丹江监狱各个监区副监区长(主抓改造)到沈阳开会,说是主要是针对法轮功的“转化”,煽动监狱警察仇视法轮功学员。而且在会议上还传授了一种酷刑,就是用凉水浇法轮功学员,反复的浇,直到浇昏。醒过来再浇。而且还要用胶带把嘴封上,把手、脚、腿都绑上,坐在地上,一丝不挂的浇,人会在反复的低温下出现高烧,这种高烧可以致人死亡。但是法医解剖时没有任何内外伤及其它病变,所导致的死亡称为不明高烧死亡,在报告单上添上“正常死亡”。

在牡丹江八监区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黄国栋就被浇昏过七次,六监区的于忠海、战祥军,十一监区的房起才等,都受过这种酷刑。

还有一种酷刑,把人的衣服扒光,浇水后再用竹扫帚的枝条抽。这种酷刑,牡丹江监狱十二监区用过此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24/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71304.html#1332401239-1

2012-06-06: 二、高炳荣被折磨至精神失常 恐惧中被逼死
牡丹江市郊区铁岭河镇,有一个叫大青背的山村,那里没有公交车,道路很不好走。大青背有一对夫妻俩,男的姓于,排行老六,人称于老六,烟酒成瘾,弄的一身是病,面黄肌瘦的,夫妻俩经常吵嘴,而且生活很不安定,于老六也知道烟酒对身体的危害,和对家庭产生的不良影响,想尽了各种办法,多次想戒掉烟酒都失败了,妻子高炳荣(音)也多年疾病缠身。

夫妻俩有缘得大法后,夫妻俩只看一遍《转法轮》,于老六突然意识到自己是炼功人,要达到炼功人的标准,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不应该抽烟喝酒了,就这样很普通的这一念,烟酒就全部戒掉了,从此身体一天一天的强壮起来了,而且一扫以往的病态,红光满面,真是脱胎换骨的变化,妻子高炳荣多年不愈的顽疾也消失了,再也听不到夫妻俩吵架了,家庭和睦了,生活越过越好,通过这件事,很多与大法有缘的人走入大法。

然而,就这样一个和睦家庭,在二零零一年,南山派出所恶警苗强将法轮功学员高炳荣诱骗到南山派出所实施酷刑迫害,后导致精神失常。这次有十多人被抓捕迫害,他们分别是:曹茹、赵军、赵桂玲、黄国栋、张玉良、高炳荣,还有四道村的宋民杰,李建华,张老师夫妇,老于头和其老伴。

南山派出所不但未给高炳荣及时治疗,而是把她非法关押到牡丹江看守所,在那里继续实施迫害,后被转到位于牡丹江市爱民区中华路的收容遣送站法制教育学校(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精神和肉体迫害的黑监狱)。在广大法轮功学员的强烈要求下,政法委副书记、六一零头子李长青(后遭恶报死亡)会同办案单位南山派出所恶警副所长苗强提审高炳荣,恶人们害怕承担责任,才勉强将高炳荣释放回家。高炳荣精神失常后,极度恐慌,怕见人,在恐惧中被逼死,离开她的一对儿女,一个和睦的家庭就这样被中共恶党拆散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6/原牡丹江市南山派出所苗强和谢春生的凶残-258577.html

2007-06-11: 牡丹江监狱八监区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自从牡丹江监狱八监区监区长唐晓辉、教导员陈占峰到任以来,在一年多时间里,多次纵容指使八监区狱警群体疯狂迫害法轮功修炼者,其手段卑鄙残忍,令人发指。据狱警说,他们如果不听从二人的指使,不肯对服刑人员大打出手,就会遭到二人的一顿大骂。正是在这两个监区主管野蛮的威逼利诱所营造的高压恐怖氛围下,许多恶警有恃无恐,赤膊上阵,一次又一次对法轮大法修炼者施加惨无人道的暴行。

2007年4月23日,大法弟子王明柱在手臂上写了几行经文被狱警发现,恶警们就以此为借口,几乎集中了当时所有的值班警力,将王明柱带到八监区狱警厕所(通常也是殴打犯人的场所)加以迫害。他们唆使看厕所的犯人将王明柱按倒,强行灌下速效救心丸之类的强心药剂以保证王明柱的心脏不出问题,避免在对王明柱暴力殴打过程中造成死亡。然后就肆无忌惮的轮番开始对王明柱拳打脚踢和电击。

王明柱双手被反铐在背后,脖子被犯人王立军双腿夹住,身体被几个恶警踩在脚下。一中队中队长张生利手持电棍,电击其身上的各个部位,一中队指导员姜磊一会用电棍击打,一会用塑料管抽打,甚至用电棍电击小便处。两根电棍一直用到没电为止。二中队中队长武学军也拿过电棍电击和抽打王明柱的脸部,大队干事孙健后来居上,同样尽显狠毒之能事。恶警张生利还边打边说“这就是执法”。陈占峰进厕所后更加恶狠狠的说:“看你以后再敢不敢了。”

恶警们暴打完王明柱,随后将王关押禁闭达半月之久,回来时浑身青一块紫一块的,被殴打的痕迹还没有消除。

2007年3月31日监狱恶警强迫法轮大法弟子参加恶党操控的诬蔑法轮大法的报告会,黄国栋抗议台上邪恶之徒的信口雌黄,喊了一句:“不许说我师父坏话。”立即遭到看押狱警的围攻,拳打脚踢,后被连拉带打拖回八监区厕所内。

孙健、张生利、二中队干警指导员宋君飘等多个狱警用电棍肆意电击黄国栋周身,同时让犯人将黄国栋按倒,再施以拳脚,直到打累了为止。把一个年近六旬的人打得满身青肿,奄奄一息,瘫软在地上不能动弹;然后关禁闭室,戴上手铐脚镣,再锁在固定铁环上定位,不能动弹达八天之久。

2007年4月2日,武学君、姜磊、孙健每人带一根电棍,又对黄国栋进行电击直至没电,并同时施加拳打、脚踢、肘击,并指使禁闭室的另一名犯人天天打他,关押半个月后才回到监区,这还不算完,还毫无人性的强迫黄国栋带着浑身累累的伤痕,瘸着脚到车间劳动。

在监区长和教导员一手遮天的鼓动和逼迫下,使八监狱的恶警们执法犯法,罪行累累;使八监区的犯人也饱受其害,在被歪曲使用的五人联保等管制措施的胁迫下,为避免评分减免影响减刑而受到株连,也不得不听从恶警们的指使,也参与到了这场史无前例的对好人的迫害中来,从而更助长了恶警的邪恶势力和邪恶环境,加重了对法轮大法弟子的迫害程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11/156677.html

2007-05-03: 牡丹江监狱迫害大法弟子
二零零七年四月初,牡丹江监狱企图对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進行“转化”迫害。大法弟子们高喊“法轮大法好”,使邪恶阴谋没有得逞。八监区监区长唐晓辉、教导员陈占峰将大法弟子黄国栋关押“小号”迫害十五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3/154061.html

2007-04-22: 牡丹江监狱近日对大法弟子疯狂的迫害
董斌被四监区关小号迫害一个月,迫害非常严重。还有,王明柱、黄国栋都在八监区被关小号而且被迫害的相当严重,而且不允许家属去看望。请牡丹江大法弟子多发正念清除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因素。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22/153239.html

2007-04-03: 牡丹江监狱八监区迫害大法弟子黄国栋
被牡丹江监狱八监区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黄国栋于近日被关小号,具体原因不明。另外,牡丹江监狱八监区大队长唐晓辉一贯行恶,大法弟子多次向其讲真相不听,继续迫害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3/152068.html

2006-11-24: 曝光牡丹江监狱迫害大法弟子黄国栋、王海的事实

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三日,黑龙江牡丹江监狱八监区把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黄国栋被关進小号進行迫害达十五日之久,在二月二十四日这天,八监区恶警武学君、姜磊、张胜利、宋军飘、沈光等人用四支高压电棍殴打大法弟子黄国栋。恶警武学君用电警棍插進黄国栋的肛门進行电击,手段极其残忍。恶警武学君并扬言对刑事犯施行“人性化管理”,对法轮功学员施行“强制性管理”,要天天打,天天骂。并说这是狱长栾井和在狱务会上亲自定的制度。

二零零六年三月十五日,牡丹江监狱一监区把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王海关進小号進行迫害,在0度以下不让王海穿任何衣服达八日之久,戴着脚镣子、手捧子,并定位在地板上,不给水喝,一天只给一小块发糕充饥。而刑事犯人都穿着棉衣棉裤。由刑事犯刘利君、范淼等人强迫王海不许睡觉达半月之久。而且整天对王海進行拳脚相加。恶警宋俊杰经常拿着警棍电击王海。另外,恶警侯波是牡丹江监狱狱政科负责小号的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谋之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24/143128.html

2006-09-09: 牡丹江监狱恶人恶行录
2004年9月20日。八监区副监区长张家文、王光、赵明辉、王继军、闫江等五名恶警,用三只电警棍殴打大法弟子黄国栋,打完之后,又把黄挂在铁栅栏上,在生产车间。

2005年3月8日。八监区恶警于福刚、武学军、何广胜、李军、裴胜烈等,殴打黄国栋

在牡丹江监狱八监区区长唐晓辉、教导员陈占峰的指使下,狱警张胜利、武学军、宋君飘一直持续对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实施迫害。

2006年2月17日,三中队队长宋君飘强迫六十多岁的大法弟子黄国栋做劳役,黄国栋不听从非法指令,宋君飘就叫来犯人陈永和强行把黄国栋拉到车间一角,大法弟子关文龙、刘铁人、刘军、徐向东、张世江、申金祥等也都被强拉到车间墙角,由犯人陈永和看着,不允许与外人接触。

2月22日早8点,狱警武学军一上班就将大法弟子徐向东暴打一顿,后又百般强迫徐向东签字,以押小号威胁,但终未达到目地。

下午,狱警武学军又将被非法关押在三中队的大法弟子刘铁人“严管”起来,并指使牢头狱霸李晓伟将大法弟子张世江“严管”起来,并威胁对刘铁人、张世江等六名大法弟子每天罚站11个小时。

2月23日,大法弟子黄国栋,因拒绝非法劳役被关禁闭,三中队长宋君飘执行的。

大法弟子关文龙抵制非法劳役,在牡丹江监的恶毒“连坐”政策下,犯人寝室长关振利怕影响自己,对关文龙進行毒打,将关文龙的脸部都打得变形,后背两肩两臂都有红肿的瘀血。

23日上午在车间办公室,狱警陈占峰、武学军用电棍电击大法弟子关文龙,并体罚不让休息。

24日上午,恶警武学军和刘波用电棍电击大法弟子刘军,刘军的手被打伤。接着又把关文龙弄到厕所里用电棍电、胶皮棍打、拳打脚踢,一个多小时后,关文龙被犯人架出来,不能走路,弯着腰,右腿也瘸了,恶警武学军还在后面拿锥子扎关文龙的背和右腿。中午,狱警不让关文龙吃饭,并将他弄到厕所里又是一顿毒打,直到犯人们吃完饭出工时,才把脸被打得红肿的关文龙从厕所里弄出来。

25日,恶警武学军一上班就拿着锥子连扎带拖,把关文龙弄到厕所里折磨近半个小时。

25日上午,大法弟子张世江因拒绝非法劳役,被中队长张胜利,陈占峰等用四个电棍电击直到没电为止。张世江当时心脏功能衰弱,身体抽搐不止,痛苦万分,收工时不能行走,被人背扶着回五楼监舍,次日又被架着出工。

5月17日,牡丹江监狱八监区恶警武学军威逼大法弟子刘军给监区出带有恶党内容的黑板报,遭刘军拒绝后,武学军大怒大发淫威,用拳脚对刘军大打出手,并用电棍迫害。

牡监八监区恶警姜晓春(警号2306602)、白志强(2306381)、宋军飘指使陈占峰对大法弟子黄国栋、刘军、关文龙、刘铁人强迫劳动迫害,黄张二人被逼坐窗前,经常被开窗冻。

自2005年11月4日八监区恶警武学军殴打大法弟子关文龙的罪行被揭露后,国内、国外同修纷纷打电话制止邪恶。八监区区长唐晓辉、教导员陈占峰、二分区区长武学军又于11月17日对关文龙進行报复性迫害,无任何理由对其关押七天禁闭,不让穿衬衣、衬裤,无暖气,每天只给两块发糕。

2005年12月25日,又强迫黄国栋、关文龙劳动,并多次唆使犯人殴打关文龙、吕振江、黄国栋。由于犯人没按恶警意图行恶,恶警陈占峰、史志车叫嚣等过了元旦再对大法弟子迫害。

自邪恶的监区长唐晓辉,教导员陈占峰来到八监区后他也跟着对大法学员开始疯狂的迫害。2005年11月4日,在二门点数时,公然在三百多名服刑人员和十几名警察面前殴打大法学员关文龙。11月17日,又将关文龙押入小号,同时告诉小号里的服刑人员殴打关文龙。为了让服刑人员关振利听从他的指使殴打关文龙,武学军经常给关振利带酒,买吃的,明知关振利打手机也不管。

2006年2月22日早,武学军对大法学员徐向东一顿拳打脚踢。

2月24日,武学军和犯人李晓伟、王立军,看厕所的犯人姜明永,五组长何雪双,将关文龙打的爬不起来,而且武学军还用锥子扎关文龙的后背和大腿,又指使这几名犯人对刘军,张世江進行一顿毒打。

3月25日,武学军,宋军飘,姜磊又到小号里把大法学员黄国栋毒打一顿,用电警棍电击阴部和肛门,导致黄国栋当时就拉裤子,事后很长时间黄的肛门没有收缩力。

3月9日上午,省司法厅长、监狱管理局长刚检查完八监区生产线,武学军就领着犯人王立军、李晓伟,用电警棍毒打大法学员刘铁仁。

3月28日早,恶警武学军和犯人姜明永将大法学员关文龙弄到教导员办公室進行殴打。电警棍,胶皮棍等一齐上。

3月29日下午恶警武学军和犯人王立军对大法学员徐向东進行。两个电警棍都没电了还不罢休。一直打了40多分钟,犯人李晓伟在跟前加油助威。

年4月18日,恶警武学军、犯人王立军对大法学员黄国栋進行迫害时黄国栋在难以忍受的情况下撞在暖气片上,当时撞昏了,鲜血流了一地,又被压小号戴上脚镣,手铐子,关押了15天,就在此同时又殴打关文龙。
5月17日,恶警武学军强迫大法学员刘君写板报,刘君不写,武学军狠毒的将刘君打倒,用脚踩着脖子电击,同时又用脚踢,刘君的眼睛都被打肿了。

恶警:张生利,一分监区长,身高1米90多公分,警号2306662;
恶警:姜磊,一分监指导员,警号2306498

2月24日,恶警张生利利用电警棍殴打大法学员张世江,中午不让张吃饭,扔到寒冷的外面冻,又用上倒挂等恶毒手段迫害张世江。

2月25日,恶警姜磊,武学军,宋军飘殴打大法学员黄国栋

4月24日,恶警张生利,姜磊,对大法学员周吾庆進行迫害时,用脚踩着脖子進行电击,恶警宋军飘恶语相加。

6月2日,恶警张生利、姜磊又一次迫害大法学员张世江,张生利用脚踢在张世江的头上,当时就踢昏过去。
恶警宋军飘,三分监长,警号2306723.在2006年2月17日开始对三分监区的大法学员黄国栋等人進行的迫害预谋都是宋军飘所为,当把各分监区的恶警们都调动起来邪恶的迫害大法学员时,宋军飘由衷的高兴。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9/137375.html

2006-05-09: 黑龙江牡丹江监狱迫害大法学员

2006年3月16日,被非法关押黑龙江省牡丹江监狱二监区的大法弟子王海,被监狱执法队关進禁闭室的8号监室進行残酷迫害。

王海在禁闭室内,先是被恶警们扒光衣服,只剩下内裤,被按躺在冰凉的板铺上,全身成大字形状,将四肢定位。本来平时禁闭室就异常阴凉,就是穿着棉衣也难过,而又在这寒气逼人的初春,又把衣服扒光。不仅如此,以恶警宋军林(警号2306292)为首的监狱恶警们及刑事犯刘立军、林小东等暴徒每天至少两次对王海施以暴力残酷虐待。宋军林带头用警棍、拳脚等手段将王海迫害得已经大小便失禁,精神恍惚失常。不能自立和行走,就是这样,暴力也没有停止过。

按照司法部文件规定,关押禁闭最多不得超过15天,可是王海已经被关押了半年左右了,监狱还不解除对王海的禁闭。监狱害怕中共恶党及其打手们的恶行被曝光,怕王海被迫害得惨不忍睹的真相会引起犯人和其他有正义感的狱警的反感和众怒,怕正义的力量汇集起来声援大法弟子。

在黑龙江省牡丹江监狱,就有20多大法弟子受到酷刑迫害,而且每一次迫害,冲在最前面的都是恶警宋军林。这个失去人性、滥用酷刑疯狂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非但没有受到任何惩处,竟然得到了中共监狱给予的“先進工作者”的称号。

2006年2月17日,黑龙江省牡丹江监狱八监区开始对本监区非法关押的法轮大法弟子進行迫害,将黄国栋押小号。22日大法弟子徐向东被恶警武学军打。24日大法弟子关文龙、刘军、张世江被恶警用四个电警棍打。关文龙全肩及背臂都有肿块,恶警武学军用锥子扎关文龙。25日,四个恶警武学军、宋军飘、鄢江、白志强把黄文龙打得拉了裤子。26日又威逼迫害徐向东。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9/127234.html

2006-03-11: 2月17日,恶警陈占锋与二分监区区长武学军、指导员姜晓春迫害大法弟子黄国栋和关文龙,具体情况不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11/122554.html

2006-03-06: 曝光牡丹江监狱狱警、恶人残酷迫害大法学员的暴行

22日,牡丹江监狱八监区长唐晓辉,教导员陈占峰,干警武学军、张胜利对大法弟子黄国栋、关文龙、张世江、徐向东24小时包夹,强制劳动,24小时蹲禁闭迫害。

黄国栋于23日被押小号,当晚关文龙被犯人关振利毒打。24日恶警武学军和另一恶警先打刘军,后又把关文龙弄到厕所里用电棍、橡胶棍毒打一个多小时,关文龙是被犯人架出来的,恶警武学军还在后面用铁锥子扎他后背。关文龙右腿被打瘸了,中午不但不让吃饭,又被关進厕所毒打一顿。同天恶警张胜利用绳子把张世江倒吊在暖气上半个多小时后,又把张世江拖入厕所,伙同其他三个恶警四人用四个电棍电他,一直电到没电,又把他拖倒屋外去冻,冻的他浑身打颤,犯人陈忠和求情才被放回来,回来是被人架回来的。25日一上班,恶警武学军又用铁锥子扎关文龙,连拖带拽地把关文龙拖到厕所又毒打半个多小时。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6/122182.html

2006-02-26: 牡丹江监狱消息
八监区长唐晓辉,教导员陈占峰,干警武学军对大法弟子黄国栋、关文龙、张世江、徐向东24小时包夹,强制劳动。24小时蹲禁闭迫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2/26/121687.html

2006-02-19: 牡丹江监狱八监区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
最近,牡监八监区恶警姜晓春(警号2306602)、白志强(2306381)、宋军飘指使陈占峰对大法弟子黄国栋、刘军、关文龙、刘铁人强迫劳动迫害,黄张二人被逼坐窗前,经常被开窗冻。

恶警武学军(2306683)对刘军進行恐吓威胁,妄图加大迫害。请大法弟子发正念制止邪恶,曝光他们的恶行。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2/19/121190.html

2006-01-07: 牡丹江监狱恶警恶行被曝光后实施报复

自2005年11月4日八监区恶警武学军殴打大法弟子关文龙的罪行被揭露后,国内、国外同修纷纷打电话制止邪恶。八监区区长唐晓辉、教导员陈占峰、二分区区长武学军又于11月17日对关文龙進行报复性迫害,无任何理由对其关押七天禁闭,不让穿衬衣、衬裤,无暖气,每天只给两块发糕。

2005年12月25日,又强迫黄国栋、关文龙劳动,并多次唆使犯人殴打关文龙、吕振江、黄国栋。由于犯人没按恶警意图行恶,恶警陈占峰、史志车叫嚣等过了元旦再对大法弟子迫害。

恶警警号:武学军2306683 史志车 2306249
白志强 2306381 张建 2306646
牡丹江市监狱长陈寿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7/118224.html

2006-01-03: 牡丹江监狱恶警对大法学员的迫害
2005年11月10日左右,牡丹江监狱六监恶警张庆山打大法弟子关连彬3个多小时,还说自己就是恶警。电击致使关连彬小便处、大腿内侧皮肤被打坏。关连彬被电击1个多小时后心脏病发作,张庆山竟然电他心脏,还邪恶的说“治心脏病”。

张庆山是狱政干事,队长叫周元平。被非法关押在八监区的大法弟子关云龙11月6日伤没好,被张建从医院拉回,找大队长唐小辉,把关云龙推到中队,张建还说没打关云龙。

改造副狱长滦景和,手机号:13904935558、1376664111

17日,关云龙被管教陈剑锋关小号,那没被褥,不让穿内衣,一天两块发糕,陈剑锋、武学军、张健、白志强、唐小辉,仇视大法弟子,强迫在监舍打扫卫生的大法弟子出工。

八监区恶警武学军毒打大法学员黄国栋,致使他头撞暖气片流血,2005年8月20日至今头还迷糊,新换的大队长唐小辉,教导员陈剑锋强迫大法弟子干活,有病不让休息,利用减刑对刑事犯威胁利用其迫害大法学员。11月4日,武学军打关云龙,对心窝后背击打。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3/117913.html

2005-09-18: 近日牡丹江监狱出现近百人发高烧、拉肚子、还传染的症状,住院的就有140至150人左右,其中有两位大法弟子。狱中还有接近200多人有以上症状的反映,据狱方说是井水造成的,不知是人为还是其它原因,已有两个医疗人员被调离。

两位大法弟子是黄国栋、徐贵良,他们已被送往医院(医院地址不清)。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18/110647.html

2004-12-26:2004年9月20日早,八监区的恶警张家文、王元、王继军、赵大虎四人用两支电棍殴打大法弟子黄国栋。2004年1月20日早8点,牡丹江监狱十四监区监区长刘明华将大法弟子申金祥叫到办公室,叫嚣道:不许和任何人说话,不许盘腿坐着,不许看电视……并让申金祥蹲下对其進行人格侮辱,申金祥不配合,恶警刘明华就上来摔申金祥,摔不倒,就用脚踹,踹倒后,照申金祥的腰部和头部就踢,并喊来教导员高某,用电棍打申金祥,将申金祥的左腿打坏,致使半个多月不能走路。在申金祥不能走路的情况下,刘明华以给申金祥检查为由,骗申金祥出工,致使申金祥的腿已经快一年了还未痊愈。

2004年9月上旬,八监区的犯人郭洪雷殴打大法弟子关文龙,致使关文龙不能出工,恶警武学军就用电警棍殴打关文龙,逼迫关文龙带伤出工。

2004-09-11: 八月中旬,黑龙江省牡丹江市大法弟子李秀芹,在家被海林市国保大队恶警绑架,并被关進海林市看守所迫害,恶警跟土匪一样,抄家时把李秀芹家里准备开超市的五万元钱以及家中所有值钱的物品全部拿走,并把李秀芹的儿子也抓去非法迫害了几天,整得够呛。李秀芹的老伴黄国栋现在仍被关押迫害。

主要干坏事的恶警有海林国保大队姓陈的恶警,以及海林看守所姓刘的恶警。

2004-03-10: 黑龙江省尖山子监狱劫持迫害黄国栋等大法弟子
黄国栋现在仍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尖山子监狱,里面非法关押了大约有30多名大法弟子,他们每天被强迫劳动16个小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3/10/69570.html

2001年10月25日,特派专员与言论自由特派专员共同为黑龙江省牡丹江市居民黄国栋和他的儿子送交了一份联合紧急呼吁。2001年2月黄国栋和他的儿子因印刷和散发法轮功传单在家中被抓。他们被带到牡丹江市南山派出所,警察将他们绑起来并狠狠地毒打了一天一夜。黄国栋后来被送到牡丹江看守所,并被戴上手铐和脚镣。到2001年10月,经过8个月的酷刑折磨,他已变得生活不能自理而且不能進食。

2001-12-24: 黄国栋。2001年2月初,牡市爱民分局南山派出所抓了大法弟子黄国栋黄国栋,一米八十多的身高,很健壮。恶警将黄的两个大拇指绑在一起吊起来,昏死过去就用硬币刮肋条骨,用牙签扎在肋条里,而且没完没了多次用酷刑。黄的头被打得肿的很大,给他用刑的房里的墙上都是血,墙上钉着钉子,看迹象,墙上曾经钉过黄国栋,有看见现场的人都不忍目睹。黄至今已被折磨得不成人样,已不能说话、不能坐。被用担架抬到阳明法庭的。其妻也是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劳教,黄的房子也被村干部拍卖(做为罚金)。其儿子无人照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2/24/21940.html

2001-12-15: 黄国栋、男、50多岁,现已被非法关押十个多月,由于邪恶的血腥摧残,他无法坐立,而几个恶警硬性的把他按在凳子上,把他疼得发出阵阵凄惨的叫声。邪恶之徒指控罪名让其回答,他说不出话来,只是痛苦的呻吟着。堂堂男子汉如今已被折磨得骨瘦如柴,惨不忍睹。

2001-12-11: 黄国栋:2001年2月9日,阳明公安局、铁岭河南山派出所恶警在没出示任何法律文书的情况下,将大法弟子黄国栋从家中诱骗出来。到派出所后,恶警将黄国栋上绳,这种现代刑具非常残酷,分三个等级,一般人在被用刑几分钟后就会神经残废,最后导致死亡。一绳、二绳人是能挺住,拽到三绳时,前胸如撕裂疼痛。一般的常人受到这种酷刑,不是杀人犯,也会承认是杀人犯。当黄国栋昏死后,恶警谢春生、苗强也没放过他,用硬币刮骨,用针扎手指,用凉水泼,醒过来之后,再审再打,连续多日折磨,还逼其承认其它不相识、不相关的人和事。

2001-10-23: 黑龙江省牡丹江市大法弟子黄国栋受酷刑折磨 生命垂危
黑龙江省牡丹江市大法弟子黄国栋,男,51岁,2001年2月末的一天晚上,他回到家里被藏在屋里的两名恶警抓住(后来知道他们趁家里没人时私自把门打开后躲在屋里)以所谓的搞地下印刷、散发传单为名,强行把他和儿子一起带到铁岭河南山派出所。用绳子把他们捆住,并对黄大打出手,黄被毒打折磨了一天一夜,疼痛的叫喊声让人撕心裂肺,大小便失禁。黄被带上手铐脚镣,后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已有八个多月了。这期间恶警苗强和另外两名恶警还对他進行殴打折磨。现在黄已14天不能吃饭,生命处在非常危险的境地。在这种情况下,黄的妻子多次找牡丹江市610的李长青和南山派出所所长,他们不但不管反而还向黄的妻子要钱。
English Version Available: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1/10/27/15115.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0/24/18523.html

牡丹江市联系资料(区号: 453)

2019-07-03:
阳明分局局长,王宇:15504532392

阳明分局铁岭社区警务大队
具体办案人:
队长:于鲲15504532088
副队长:朱澄华15504532073、13946344006

2019-06-30: 牡丹江市公安局国保大队:
部门或职务 姓名 办公 手机号
国保大队队长,政委 李哲 628263513604831098
国保大队支队长 杨丹蓓 6282633628252613945309336
国保大队副支队长 李学军 628263762826391394534305115504530351, 18845348678(7.3日添加),
国保大队,彭福明 13845344344
国保大队:刘君,马群,乔平,尹航

牡丹江市公安局江南分局
地址:牡丹江市江南新区卧龙街7号,邮编:157022
部门或职务 姓名 办公 手机号
江南分局 孟令伟 15504532263
江南分局 孟祥伟 1550453153813945321608
刑事侦查二队 副主任科员 李瑞瑶 15945499000
刑事侦查一队 民警  周群 13674536886

阳明分局铁岭社区警务大队
具体办案人:
队长:于鲲15504532088
副队长:朱澄华15504532073、13946344006

2019-06-26: 铁岭河社区警务大队地址:黑龙江省牡丹江市阳明区铁岭镇铁岭街附近,邮编:157014
铁岭河社区警务大队:
队长 费聿春 1351455696915504532131
于鲲 15504532088石磊 15504532050警察 金绍刚 1394538283315504532125警察 孙振华 15504532120胡亚捷 18245393992
孙授华 15604632115
朱澄华 1550453207313946344006
孙冬梅 13304830052
张绍杰 15504535120
王绍全 15246349333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53)

监狱总机:0453-6404755
监狱长: 0453-6486344
教改科:张科长、宋喜俊、李长林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6-03-08: 牡丹江监狱近期迫害大法弟子恶行
从新年至今,在牡丹江监狱八监区区长唐晓辉、教导员陈占峰的指使下,狱警张胜利、武学军、宋君飘一直持续对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实施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8/122329.html

2005-12-14: 牡丹江监狱对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2/14/116499.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