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10-31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黑龙江 >> 绥化 安达市 >> 宋红伟, 女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省绥化市北林区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18-10-15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宋红伟 杨传厚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0-05-21: 曝光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里专门设有迫害法轮功学员的“610”机构,具体操纵、实施对法轮功学员一系列迫害转化。法轮功学员刚被入狱,就实行所谓的强制让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的“攻坚战”,直到写放弃修炼的所谓“四书”为止;三个月之内不许家里人接见;不让法轮功学员之间说大法的事;在规定时间让法轮功学员所谓的面试、笔试,强迫写污蔑大法的话等;每周写周记,每月写思想汇报,年终写总结等。
……
二、长时坐小板凳

寇银凤在被劫持到黑龙江女子监狱后,她没写 “四书”,就一直被强制坐小板凳或蹲着,从早上五点到晚上十点不准动,从入狱到现在已半年的时间了。

小板凳是女子监狱主要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长时间的坐小板凳,让人全身心无时无刻都处于煎熬中。这种小塑料凳又矮、又硬、又窄,坐时双脚还得并拢,双手心向上放在膝盖上,腰背还要挺直。包夹时时在身边看着,稍动一下就被打骂。由于长时间坐着,身体的重量与小板凳间不协调造成的挤压,让人全身疼酸痛。内脏,特别是膀胱挤压的更厉害,让人难以忍受。只要不转化就一直强制坐小板凳,直至达到转化目的为止。有的学员屁股都坐烂了,坐成紫黑色。这是一种看不见刑具的隐形迫害手段,对人的精神和肉体脏器全方位的迫害程度是一般人难以想象的。黑龙江女子监狱常年使用这种杀人不见刀的迫害手段。

强制坐小板凳时,监狱要求包夹陪着法轮功学员坐小板凳,一直陪到底,直到转化为止。目的是激起包夹对学员的仇恨,把怨气撒在学员身上,过程中随意恶毒的打、骂法轮功学员,从而达到转化目的。

绥化市法轮功学员宋红伟,被送到女子监狱后,就被强制坐小板凳。由于在安达看守所她已被非法关押一年多,身体被迫害的很严重,极度虚弱,女子监狱的组长、包夹又强迫她坐小板凳,强制性转化她。几天坐下来,宋红伟腰部往下都麻木,走路腿脚都不利索。而且在安达看守所时,宋红伟全身上下都起了疥疮(现在也没完全好),奇痒无比,包夹也不让挠,痒得晚上睡不着觉,天天脑袋、耳朵嗡嗡响!同时还强迫她看污蔑大法的录像,不转化就让看,不看不行。

由于精神、肉体的迫害,造成宋红伟身心伤痛,她腰部往下感觉麻木,腿脚不好使,有没有大小便也不知道,所以在每次统一放厕时她都得去,有时有那么一点点感觉,多数是麻木的,一直是这样,回家后也没完全好,对于她来说,每次上厕所都是一种折磨。宋红伟腰部以下冰冷,现在两只脚都象踩在冰窟窿似的,臀部、腿脚都是这个感觉,下半身拔凉。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5/21/曝光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406573.html

2020-04-30: 黑龙江绥化市宋红伟遭冤狱迫害身体虚弱、多处疼痛
二零二零年四月九日,是黑龙江省绥化市北林区法轮功学员宋红伟,被冤判一年半刑期已满的日子。宋红伟的家人及绥化市北林区“六一零”李剑飞等去女子监狱把她接回。一到绥化,李剑飞等直接把宋红伟送到其所在的社区,当时社区书记等三人在场,完成所谓的交接,妄图让社区继续管控。

从黑龙江女子监狱出来的,几乎都是这个程式。监狱给当地“六一零”打电话让去接人,送社区继续管控。监狱还发给一个释放证,让宋红伟到当地所在派出所去办理,同时,还让把现有的二代身份证交到派出所,重做一个身份证。(这里提醒同修不要配合这一无理要求,据悉,有的法轮功学员去了,说把指纹等信息加在了身份证里边;有的学员没去,身份证还照常使用。)

宋红伟经历了一年半的迫害,身体很虚弱,头等很多处疼痛,原本健康无病的身体,被迫害的很严重。尤其是下身上厕所没有知觉,在统一时间里上厕所,自己大小便,便没便出来也不知道。宋红伟身上还长了疥疮及因湿疹起的一片片的包。特别是在安达看守所期间,经常挨打,每天吃不饱,缺乏营养,走路都打晃,用她的话讲,那时都觉得挺不过来了,快到极限了。

宋红伟是二零一八年十月十日在兰西县被绑架的。二零一八年十月三日,宋红伟的丈夫杨传厚及王芳、白霞、王福华、赵婷婷五人去兰西县北安镇发真相资料,被当地派出所及兰西县国保大队张涛等人绑架。十月十日宋红伟和高锦淑、吴景华去兰西打听情况及送衣物,被绑架。当时,兰西县国保大队长张涛让国保警察荣力,到门卫把宋红伟、高锦淑、吴景华接到张涛办公室。几分钟后,张涛叫来了主管国保的丁局长、公安局法制办人员,还有四、五个特警及摄像人员等,一进去就开始摄像。

宋红伟还没说几句,主管国保的丁局长说,你说的没有念的清楚,包里有什么资料,拿出来念吧。宋红伟包里正好有《给警察的一封信》,就拿出来读。这里要说明的是,这是他们设的圈套,诱导宋红伟把资料拿出来读,同时给录像,后来作为庭审给她们定罪(到兰西公安局宣传)的所谓“证据”。宋红伟刚读几分钟,录像已录了,丁局长迫不及待的又叫高锦淑念,高锦淑不念。张涛等大喊大叫,上来抢包,把高锦淑、宋红伟、吴景华绑架到一楼审讯室。高锦淑包里有现金2600多元等私人物品。后又到绥化这几家抄家,抄出大法书、mp3等作为判刑的所谓“证据”。

八名绥化市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兰西县看守所,后转到安达市看守所,被构陷到安达检察院、法院。二零一九年五月十四被安达市法院非法庭审,本次开庭的法官是曲艳春,公诉人是赵新芳、李义正,还有审判员、陪审员,两个书记员。

法轮功学员聘请了六名正义律师,律师们都做了精彩的无罪辩护,历时十一个小时。律师运用现有的《宪法》及相关法律,充分的证明了修炼法轮功是合法的!拥有法轮功书籍是合法的!传播真善忍信息是合法的!无可辩驳的事实及论证,震撼了在场的所有人。尽管如此,安达市法院迫于上面的压力,还是给七名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吴景华被家人花钱保释)非法判了刑。杨传厚等五人均被非法判二年,勒索罚金一万元;宋红伟被判一年半,高锦淑被判一年,分别勒索罚金五千元。

目前,宋红伟的丈夫杨传厚因被非法判两年,还被非法关押在呼兰监狱,她先回到自己娘家。王芳、白霞、王福华、赵婷婷还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女子监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4/30/黑龙江绥化市宋红伟遭冤狱迫害身体虚弱、多处疼痛-404505.html

2020-04-15: 黑龙江省绥化市法轮功学员宋红伟结束冤狱回家
被非法判刑一年半,关押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女子监狱的绥化市北林区法轮功学员宋红伟刑期已满,二零二零年四月九日已安全回到家中。人很消瘦,下身排便没有知觉已半年多了。她的丈夫杨传厚仍在呼兰监狱被非法关押。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4/15/二零二零年四月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403881.html#2041503250-1

2020-03-12: 黑龙江兰西县七位法轮功学员被冤判
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四日,黑龙江省安达市法院对法轮功学员杨传厚、王芳、王福华、白霞、赵婷婷、宋红伟、高锦淑非法判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黑龙江省兰西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将绑架杨传厚时扣押的私人轿车和一万多元钱,归还给了杨传厚,因杨传厚仍被非法关押在呼兰监狱,他的家人替他领回。

二零一八年十月三日早晨,绥化市北林区法轮功学员杨传厚、白霞、王芳、王福华、赵婷婷去兰西县北安村发送法轮功真相资料,被兰西县公安局国保张涛等和北安镇派出所李玉枕等拦截、绑架,非法关在兰西县拘留所。杨传厚的银灰色捷达轿车及车上的一万多元(15515元)被兰西公安局国保扣留。王福华包里的一千五百元钱也被非法扣留。

二零一八年十月十日上午,绥化市北林区法轮功学员宋红伟(杨传厚的妻子)、高锦淑、吴景华到兰西县国保大队了解情况,并送衣物,被绑架,非法关押到兰西拘留所,次日被非法抄家。当时高锦淑包里有现金两千六百多元以及私人物品都被警察抢走。

除吴景华的女儿花重金把她保释出来,其余七名法轮功学员都被兰西国保张涛等构陷到安达检察院,后又构陷到安达法院。

法轮功学员聘请的六名律师运用中国现行法律为他们做了无罪辩护,从法律的角度使在场的人明辨了什么是合法的,什么是不合法的,证明七位法轮功学员是合法的。整个庭审历时十一个小时。

尽管按照中国现行法律来论辩,法轮功学员不违法;按照普世价值来衡量,修炼真、善、忍没错,对家庭和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但最终还是被司法不独立、听命于“上级”的法院判刑。据悉,无理判刑早就内定了。黑龙江省公安厅杨波、绥化政法委是幕后操纵者。

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四日,黑龙江省安达市法院对绥化市北林区七名法轮功学员下达了判决书,杨传厚、王芳、王福华、白霞、赵婷婷被非法判二年,分别被勒索罚款一万元;宋红伟一年半,被勒索罚款五千元;高锦淑一年,被勒索罚款五千元。在对车和钱等私人物品的处理上,安达市法院让扣押机关负责处理。

七名学员对一审判决不认可,又委托八名律师分别给绥化市中级法院焦洪涛等人邮去了公开庭审的意见书。二审法官焦洪涛一直躲避不见。律师在卷中看见一份政法委的文件,惊奇地发现,这上面有焦洪涛法官的名字,认为作为法官这样做是不称职的,特别是作为二审本案主审法官,对本案诸多违法之处不加纠正,就主观决定不开庭审理,足以说明他失去了法官的中立、理性、公正。八名律师联名上书法院院长马国,要求法官焦洪涛回避,法院公开审理,并更换主审法官。后法院改换刘彦坤做主审法官。

二审律师辩护词中指出:车、钱物未随卷移送,依法由扣押机关负责处理,这样处置对抗法律。认为这些钱和车一审并未认定是涉案的赃款赃物,按照法律规定如果是公民合法财产必须返还,如果是涉案物品应该上缴国库,一审的判决明目张胆的让公安自行处置是公然对抗法律,为侵吞犯罪大行方便之门,作为兰西办案机关,应对涉案物品随案移送检察院,如果不是涉案赃款应及时返还公民。一边是故意不移送,一边是让公安自行处置。一唱一和形成违法链条。律师对安达法院和兰西公安的明目张胆,互相串联互相包庇的违法犯罪行为,要求依法立案查处。

律师于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日递交了二审辩护材料。二零一九八月二十二日、二十三日,二审法官刘彦坤去安达看守所非法提审,当时就对七名学员说二审不公开开庭,七名学员都要求公开开庭,法官自知具体的操作都符合法律,不敢开庭,维持原判草率结案。

王芳是绥化市尚志小学教师,因被非法判刑失去了公职;高锦淑原是绥化市教育学院的副教授,由此被停发退休金;赵婷婷因此失去了幼教工作。三名优秀教师从不收礼金,是家长信赖的难得的好教师。

目前,杨传厚及妻子宋红伟等六人还在被非法判刑中。二零一九年十一月,杨传厚的弟弟替他们夫妇把车和钱领回。高锦淑已于二月十六日结束一年冤狱回到家中。在被非法判刑前,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兰西县国保还让高锦淑交过二万元保证金,给其办理取保候审,说再传唤不去,就扣下不给了,还望早日归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3/12/黑龙江兰西县七位法轮功学员被冤判-402333.html

2019-10-28: 黑龙江绥化大法弟子宋宏伟将于10月29日被送监
绥化高锦淑等七位大法弟子被绑架,其中,宋宏伟10月29日(星期二)将被送监。

宋宏伟现在身体不好,又没钱,其它情况不详。宋宏伟现在被非法关押在安达看守所,靠他人援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0/27/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95101.html#191026233327-29

2019-08-29: 黑龙江省绥化市七名法轮功学员上诉 中院法官称二审不公开开庭
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二日、二十三日,绥化市中级法院新指定的二审主审法官刘彦坤,到安达看守所分别提审绥化市北林区七名法轮功学员杨传厚、王芳、高锦淑等。刘彦坤跟每一个法轮功学员说,二审不公开开庭。

高锦淑向刘彦坤陈述,在安达法院一审开庭时,高锦淑聘请了两名律师,为什么只允许一个律师辩护,说自己修炼法轮功没有犯法。

据悉,高锦淑血压高压一直是260。安达看守所条件恶劣,两个人的位置睡三个人。

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四日,安达市法院对绥化市北林区七名法轮功学员非法下达了判决书,杨传厚、王芳、王福华、白霞、赵婷婷均被非法判二年,罚款一万元;宋红伟一年半,罚款五千元;高锦淑一年,罚款五千元。

七名法轮功学员对一审判决不认可,认为做好人,按“真善忍”做事,何罪之有?!信仰自由是《宪法》赋予公民的基本权利,宣传做好人的信息,传播真善忍的法理,只能让百姓更和睦,社会更太平,怎么会是这样的结果呢?七名法轮功学员上诉绥化中院,并分别聘请了律师。

八名律师分别给绥化市中级法院法官邮去了公开庭审的意见书。

原来指定二审主审法官是焦洪涛,由于他对本案诸多违法之处不加纠正,并且主观决定不开庭审理;律师在卷中看见一份政法委的文件,有焦洪涛法官的名字。在法院没有判决之前,任何机关无权认定公民犯罪,只有法院才能认定被告是否有罪。这个政法委的文件严重违反我国现行法律,足以说明焦洪涛失去了法官的中立,理性,公正。 于是八名律师联名上书法院院长马国,要求主审法官焦洪涛回避,要求法院公开审理,并更换主审法官。

二零一九年八月十日,绥化市中级法院给律师发了信息及信函,表示采纳律师的建议,更换主审法官焦洪涛。新主审法官,是绥化市中级法院二级法官刘彦坤。

律师于八月二十日递交了二审的辩护材料。八月二十二日、二十三日,刘彦坤去安达市看守所对七名法轮功学员说二审不公开开庭。

关于高锦淑、杨传厚、宋红伟等七位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情况,请见明慧网文章《充满爱心的民族教育女研究员被绑架构陷》、《黑龙江安达市高锦淑等七名法轮功学员又被非法开庭》、《绥化市七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黑龙江绥化市七名法轮功学员上诉中院要求公开庭审》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8/29/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1)-391995.html

2019-07-08: 黑龙江绥化市七名法轮功学员遭诬判后上诉
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五日,黑龙江省绥化市北林区被非法判刑的七名法轮功学员高锦淑、杨传厚、宋红伟、王芳、王福华、白霞、赵婷婷,对安达市法院的审判不认可,目前上诉申请已转至绥化市中级法院,家属去法院递交了上诉申请。

七名法轮功学员们表示:按真善忍做好人没错;法轮功学员没有扰乱社会治安,也没对人民造成伤害;修炼合法,迫害有罪。

七名法轮功学员分别聘请的律师,也陆续到达绥化市中级法院阅卷,跟当事人见面,并递交了要求公开开庭的申请。本案开庭的主审法官是绥化市中级人民法院焦洪涛。

二零一九年五月十四日,安达市法院对绥化市北林区七名法轮功学员又一次非法开庭,主审法官是曲艳春,公诉人是赵新芳、李义正,还有审判员、陪审员,两个书记员。六名聘请的律师运用中国现行法律为法轮功学员做了无罪辩护,从法律的角度让在场的人明辨了什么是合法的,什么是不合法的。整个庭审从早九点开始至晚八点结束,历时十一个小时。

尽管按照中国现行法律来论辩,法轮功学员不违法;按照普世价值来衡量,修炼真、善、忍没错,对家庭和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但最终还是被司法不独立、听命于“上级”的法院判刑。据悉,无理判刑早就内定了。黑龙江省公安厅杨波、绥化政法委是幕后操纵者。中国历次运动冤假错案也都是这样发生的。

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四日,安达市法院对绥化市北林区七名法轮功学员非法下达了判决书,杨传厚、王芳、王福华、白霞、赵婷婷均被非法判二年,罚款一万元,宋红伟一年半,罚款五千元;高锦淑一年,罚款五千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7/8/黑龙江绥化市七名法轮功学员遭诬判后上诉-389726.html

2019-06-04: 绥化市七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
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四日,黑龙江省安达市法院对绥化市北林区七名法轮功学员高锦淑、王芳、王福华、白霞、赵婷婷、杨传厚、宋红伟非法下达了判决书,杨传厚、王芳、王福华、白霞、赵婷婷被非法判二年,宋红伟一年半,高锦淑一年。法轮功学员目前已经上诉。

这七名法轮功学员有三名是教书育人的好老师。这些公认的好人,因为修炼真善忍,提升了生命的境界,在当今物欲横流、世风日下的社会出污泥而不染,和现代社会贪污腐败、纵情声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她们不但不被褒奖,反而被非法判刑,实在是中华民族的悲哀!

二零一九年五月十四日,安达市法院对高锦淑、王芳、王福华、白霞、赵婷婷、杨传厚、宋红伟开庭,主审法官是曲艳春,公诉人是赵新芳、李义正,还有审判员、陪审员,两个书记员。

法轮功学员为了进一步从法律层面说明信仰无罪、迫害有罪,挽救被蒙蔽的公检法人员,使他们从江泽民的犯罪集团中解脱出来,尽管有些人这些年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干了迫害法轮功的事,法轮功学员也希望他们在法律面前、事实面前幡然醒悟,别充当江泽民的陪葬品,将功补过,有一个美好的未来,为此法轮功学员聘请了律师。

五月十四日当天,有六名律师到场,运用中国现行法律为法轮功学员做了无罪辩护,从法律的角度让在场的人明辨了什么是合法的,什么是不合法的。律师的辩护无疑辩驳的证明:修炼法轮功在中国是合法的。法轮功学员们表示,按真善忍做好人没错;法轮功学员没有扰乱社会治安,也没对人民造成伤害;修炼法轮功合法,迫害法轮功有罪。整个庭审历时十一个小时(早九点-晚八点)。

可是,尽管按照中国现行法律来论辩,法轮功学员不违法;按照普世价值来衡量,法轮功学员修炼“真、善、忍”没有错,对家庭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但最终还是被司法不独立, 听命于“上级”的法院非法判刑。据悉,对他们的无理判刑早就内定了,庭审只不过是走一个过场而已。黑龙江省公安厅杨波、绥化政法委是幕后操纵者。中国历次运动的冤假错案也都是这样发生的。

五月二十四日,安达市法院对杨伟厚等七名法轮功学员下达了判决书,杨传厚等五人均被非法判二年,宋红伟被判一年半,高锦淑被判一年,同时每人被勒索罚款5000元。

高锦淑原是黑龙江省绥化市教育学院民族教育副研究员,现已退休。她原来患的多种疾病,通过修炼法轮功,不治痊愈。高锦淑为人善良,她曾帮助过一个被父母遗弃的十岁左右的小女孩,此事在当时绥化地区报登载过,当时的题目是《爱心融融御寒风》,副标题是:一个流浪女童的故事。在工作中,高锦淑更是勤勤恳恳,曾两次荣获少数民族省社会科学优秀科研成果奖;她的事迹在当时的朝鲜族的黑龙江新闻上报道过,题目是《年轻的女教研员》。

王芳是绥化市尚志小学的教师,担任多年的班主任,从不收受家长送的钱和物品,有的实在推辞不了,她就放学后放到学生的书包里带回去;有的她亲自上门,或当面说清自己是法轮功学员,要按法轮大法教导的“真、善、忍”的要求去做人,家长们都很感动。

赵婷婷是幼师,是九零后,在绥化博洋幼儿园工作。她清纯、善良,对幼教工作热心,孩子们都很喜欢她。家长给她送红包和化妆品等,她从来也不要,有时不收家长很执意,第二天她就马上买礼品送给孩子。圣诞节孩子送给她平安果,她就给孩子买玩具回赠过去。同事有事她无条件热心帮助,园长、同事都很信任她。

高锦淑是二零一八年十月十日去兰西县,给十月三日在兰西县北安镇被绑架的杨传厚、王芳、王福华、白霞、赵婷婷送衣物,被兰西县国保张涛等人绑架。后因血压二百多,几次被取保候审。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六日,安达法院打电话让高锦淑去取更改起诉书,二月二十七日上午高锦淑一到安达法院,就被绑架至安达看守所。高锦淑被枉判一年,应从二零一八年十月十日计算,可判决书规定是从二月二十七日计算,说取保候审不算。

法轮功学员家属五月二十七日才间接得知一审判决结果,目前,法轮功学员接着上诉,向安达法院递交上诉材料。家属递交材料时,找不到主审法官曲艳春,办公室锁门,被告知曲法官被调到另一个专案组,家属在一个医疗门诊部门前,给曲法官的手下递交了上诉材料。家属问一些情况,手下说我只负责接材料,别的什么都不知道。一审的律师有三个被安达法院拒绝递交上诉材料的资格,借口是他们的律师证少盖一个章。二审转至绥化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

关于高锦淑、杨传厚、宋红伟等七位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情况,请见明慧网文章《充满爱心的民族教育女研究员被绑架构陷》、《黑龙江绥化市杨传厚夫妻被关押一百多天》、《黑龙江安达市高锦淑等七名法轮功学员又被非法开庭》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6/4/绥化市七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388262.html

2019-05-03: 黑龙江省安达市杨传厚等7名法轮功学员再面临非法庭审
黑龙江省安达市法院已通知律师5月14日对被非法关押在安达市看守所已经7个月的绥化市大法弟子杨传厚、高锦淑、白霞、王福华、王芳、宋红伟、赵婷婷再次非法开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5/3/二零一九年五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85850.html

2019-04-18: 黑龙江绥化市高锦淑等七人遭非法庭审
四月十六日上午九点,黑龙江省安达市法院非法对绥化市高锦淑、杨传厚、宋红伟、王芳、王福华、白霞、赵婷婷七位法轮功学员开庭,法庭内外武警、特警戒严一直到路边,对旁听人员刷身份证的同时,还有人用手机对每个旁听人的身份证拍照。由于法轮功学员高锦淑血压高压在200以上情况下仍被非法拘押一个多月,已造成两腿不能正常行走,在法庭上,迷糊、呕吐,庭审继续不下去,法庭宣布延期庭审。

之前高锦淑的家属两次到安达法院为高锦淑申请取保候审,主审法官都给报上去了,可家属被告知绥化市政法委不批,绥化市政法委还给安达看守所打电话:不让放高锦淑,说:出了问题不用安达看守所负责。此事幕后操控的是黑龙江省610.

二零一八年十月三日早晨,绥化市法轮功学员杨传厚、白霞、王芳、王福华、赵婷婷去兰西县北安村发送真相资料,被兰西县公安国保和北安镇派出所警察拦截、绑架,非法关在兰西县拘留所。十月十日,绥化市法轮功学员高锦淑陪同杨传厚的妻子宋红伟到兰西县国保大队了解情况,被非法扣留、关押到兰西拘留所,次日被非法抄家。

十月十五日,兰西县国保警察将高锦淑、王芳、王福华、赵婷婷、宋红伟转入安达看守所。高锦淑、王福华都六十多岁了、血压太高,看守所拒收,取保候审回家。法轮功学员王芳、赵婷婷、宋红伟被非法关押在安达市看守所。

高锦淑,朝鲜族,原是黑龙江省绥化市教育学院民族教育副研究员,现已退休。她原来患的多种疾病,通过修炼法轮功,不治痊愈。高锦淑为人善良,她曾帮助过一个被父母遗弃的十岁左右的小女孩,前后经过二十多天,先是找到了她在上海的生身父母,生身父母不管,又辗转找到她的养父母,此事在当时绥化地区报登载过,当时的题目是《爱心融融御寒风》,副标题是:一个流浪女童的故事。在工作中,高锦淑更是勤勤恳恳,曾两次荣获少数民族省社会科学优秀科研成果奖;她的事迹在当时的朝鲜族的黑龙江新闻上报道过,题目是《年轻的女教研员》。

在这六个多月中,高锦淑多次被骚扰,其中五次被非法提审,五次被非法体检,三次被非法取保候审。高锦淑已是六十多岁的人了,被迫害成高血压;几百多公里的路程,从绥化到兰西,又从绥化到安达,被非法传唤七次,往返三、四个小时或六、七个小时不等,这还是走高速,打车去一次得六百元左右;而且,她每次被非法传唤都被当作犯人对待,被强制戴过两次手铐,强迫坐铁椅子三次,恶人对她进行人身歧视,人格侮辱。精神、肉体的迫害,加上经济上的迫害,使得高锦淑及家人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

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六日,高锦淑接到安达市法院姓安的(女性)电话,让她去安达法院取更改起诉书。高锦淑问她,可不可以邮寄过来,因在此之前,一月二十九日,高锦淑曾接到了安达法院邮寄过来的《黑龙江省安达市法院延期审理决定书》,问她这次能邮过来吗?姓安的说不可以,得本人自己来取。高锦淑于是联系了她聘请的律师,于二月二十七日上午一同去了安达法院。可是,十点多钟,高锦淑的弟妹就接到了安达法院的电话,说高锦淑已被关到了安达市看守所。

三月十四日,律师到安达看守所会见高锦淑,得知高锦淑的血压高压260,同时伴有头痛。这是极其危险的症状,随时都会出现危险。家属要求放人,法院说“二会”期间没办法,这是上面的意思。之后,家人给她送过两次衣物也不知是否收到,因不让家属见。

三月二十五日,高锦淑的弟妹接到了安达市法院刑事案件庭曲艳春 (庭审法官)电话,说原定三月二十八日对高锦淑、杨传厚、宋红伟、王芳、王福华、白霞、赵婷婷七人的非法庭审,现已延期到四月十六日,并说参与亲友辩护的人,要当地提供“无劣迹”证明,才能参与亲友辩护。

关于高锦淑、杨传厚、宋红伟等七位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情况,请见明慧网文章《充满爱心的民族教育女研究员被绑架构陷》《黑龙江绥化市杨传厚夫妻被关押一百多天》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4/18/黑龙江绥化市高锦淑等七人遭非法庭审-385262.html

2019-03-30: 黑龙江省绥化市政法委黑手施压法院
黑龙江省安达市法院将原定3月28日对法轮功学员高锦淑、杨传厚、宋红伟、王芳、王福华、白霞、赵婷婷的非法庭审延期到4月16日。据悉,法轮功学员聘请的律师对安达市法院法官说:还延期庭审?你们就撤诉呗。法官说:绥化政法委总施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3/30/二零一九年三月三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84557.html

2019-03-25: 黑龙江省绥化市市高锦淑等七人面临非法庭审情况补充
黑龙江省安达市法院通知律师3月28日非法庭审绥化市法轮功学员高锦淑、杨传厚、王福华、白霞、王芳、宋红伟、赵婷婷。其中一律师因案件冲突不能到庭,已经书面申请延期开庭,法院告知:3月25日给研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3/25/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84317.html#19324232233-1

2019-02-12: 杨传厚、宋红伟夫妇都是绥化市北林区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八年十月三日下午,杨传厚和白霞、王福华、赵婷婷、王芳去兰西县北安镇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构陷,兰西县国保大队和北安镇派出所把五位学员绑架至兰西县拘留所。十月十日,杨传厚的妻子宋红伟和高锦淑、吴景华三人到兰西县国保去问杨传厚等五人的情况,并送衣服,也被兰西国保张涛、荣力(女)绑架。当时在场的还有主管国保的局长丁兆鹏、公安局法制办人员,还有四、五个特警及摄像人员等。在非法体检时,因宋红伟不配合,警察在厮打、推搡的过程中,宋红伟身上多处青一块,紫一块的。

杨传厚、宋红伟夫妇双双被非法抓捕,原本幸福快乐的家庭,从此失去了往日的欢声笑语,人去楼空,天各一方,至今已有四个多月了,宋红伟的父母每日以泪洗面。目前,杨传厚、宋红伟和其他五名绥化北林区法轮功学员面临着非法庭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2/12/大年期间绥化市至少13名法轮功学员身陷黑窝-382671.html

2019-02-01: 黑龙江省绥化地区法轮功学员宋红伟被迫害情况补充
黑龙江省绥化地区兰西县公安局副局长丁兆鹏电话:15945746666
(此人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宋红伟等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2/1/二零一九年二月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81581.html

2019-01-29: 黑龙江绥化市杨传厚夫妻被关押一百多天
杨传厚、宋红伟是黑龙江省绥化市北林区法轮功学员。

宋红伟跟丈夫杨传厚结婚后,看到丈夫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健康,家里家外任劳任怨,有较强的责任感,看到社会上很多家庭因为社会环境的影响,家庭不稳定,心中明白,是因为丈夫修炼了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去做,才能这样对自己负责,才能做到对家人负责,才有了她今天这样的幸福、稳定的生活。

于是,宋红伟从开始对法轮大法不理解、疑惑,到心里对大法有了好感,最后走进法轮大法修炼。

宋红伟虽修炼比较晚,只有几年的修炼时间,跟丈夫杨传厚一起修炼,在法轮大法中受益很多,修炼前多种疾病消失,一家人其乐融融。

可是,在二零一八年十月,夫妻双双被非法抓捕,原本幸福快乐的家庭,从此失去了往日的欢声笑语,人去楼空,天各一方,至今已有四个多月了,宋红伟的父母每日以泪洗面。

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一日,这是宋红伟被非法关押的第101天,这一天家属和律师前往安达看守所,律师会见了宋红伟,会见时看见她穿了一件破棉衣、棉裤,棉衣露着棉花,瘦弱的样子脸色很不好。

宋红伟让家人给她送衣服,宋红伟家人说,在这之前已经给她买了衣服还有洗漱用品,因监狱不让家属见,让监管狱警给她,可宋红伟说她什么也没收到。

宋红伟说她现在营养不良,天天吃不饱,很冷。在安达看守所,一天两顿饭,一顿两个小窝窝头,一碗汤,在兰西看守所时就吃不饱。

宋红伟是二零一八年十月在兰西县被非法抓捕的。

二零一八年十月三日下午,宋红伟的丈夫杨传厚和白霞、王福华、赵婷婷、王芳去兰西县北安镇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兰西县国保大队伙同北安镇派出所把他们五位法轮功学员用车截住,绑架至兰西县拘留所。

十月八日下午,兰西县国保大队张涛等伙同绥化市北林区“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李剑飞等人,到绥化要绑架宋红伟,先到宋红伟母亲家找她,没找到,又闯入她妹妹家,以为她妹妹是宋红伟要带走,她妹妹只好拿出身份证,他们一看不是宋红伟才罢手。

宋红伟家人没联系上她,宋红伟当时不知道警察已闯入她家要绑架她。

十月十日,宋红伟去兰西县,高锦淑、吴景华这时也到了兰西,她们三人到兰西县国保去问丈夫杨传厚等五人的情况,同时送衣服。国保荣力(女)把她们带到大队长张涛办公室。几分钟后,张涛叫来了主管国保的丁局长、公安局法制办人员,还有四、五个特警及摄像人员等,他们一进去就开始摄像。

宋红伟跟他们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要求释放丈夫杨传厚,还没说几句,主管国保的丁局长说,看你包里有什么资料拿出来念吧。

宋红伟刚拿出来《给警察的一封信》念了几分钟,他们就不让念了,这时国保已经给她拍摄了所谓的证据,这就是后来成了她的给警察宣传法轮功的证据。

警察又叫高锦淑念,想再给高锦淑录下所谓的向警察宣传法轮功的证据,高锦淑没念。张涛等人就上来抢她们的包,并大喊大叫。当时高锦淑包里有现金2600多元,还有家里的钥匙等私人物品都被抢走。

警察在给她们戴手铐时,又把高锦淑的瑞士制女士手表抢走,这些至今都没归还。

接着警察就把她们绑架到一楼审讯室非法提审,强行让她们坐铁椅子,手脚都固定在铁椅子上,不能动。

之后,警察又把高锦淑、宋红伟、吴景华拉到医院体检,在体检时,因宋红伟不配合,警察在厮打、推搡的过程中,宋红伟身上留下了青一块,紫一块的印迹。

然后,兰西国保张涛等把宋红伟、高锦淑、吴景华非法关押到兰西县拘留所。

十月十一日下午,张涛带两个男警与绥化市北林区“610”人员,还有北林区前进派出所王伟,闯到宋红伟家非法抄家。

十月十五日,兰西县国保张涛以法轮功学员不配合为由,将宋红伟、王芳、王福华、赵婷婷、高锦淑转入安达市看守所。高锦淑和王福华因血压太高被取保候审回家,白霞被家人接回。宋红伟、王芳、赵婷婷等被非法关押在安达市看守所,至今一百多天了。

十一月二十日,兰西县国保张涛、荣力拿着十九日非法签发的逮捕证,到绥化找到白霞、王福华,把她俩直接带到安达看守所非法关押。高锦淑因血压高又被取保候审。

十二月二十八日,安达检察院案管科把宋红伟等七人的卷宗移送到安达市法院。

二零一九年一月二日,高锦淑去安达法院取回对高锦淑、宋红伟、杨传厚等七人的起诉书。

起诉书指控:宋红伟二零一八年十月十日,手持法轮功真相资料给民警讲真相,被兰西县公安局行政拘留十五日并处罚款一千元。二零一八年十月五日,宋红伟被兰西县公安局取保候审;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九日被批准逮捕。这些指控都是不属实的,违背《宪法》及中国现行法律的。

法院说一月六、七日开庭,已推迟。

目前,宋红伟的家人给她聘请了律师。宋红伟的丈夫杨传厚在这之前,也从兰西县看守所转到安达市看守所。据悉,杨传厚被安达检察院批捕科杨光非法提审了5次。杨传厚的家人也为他聘请了律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29/黑龙江绥化市杨传厚夫妻被关押一百多天-380984.html

2019-01-06: 黑龙江绥化市高锦淑、赵婷婷被非法起诉
绥化市法轮功学员高锦淑、赵婷婷被非法起诉,家属已于一月二日去安达法院取回起诉书,据悉一月六、七日法院开庭。

二零一八年十月三日早晨,绥化市法轮功学员杨传厚、白霞、王芳、王福华、赵婷婷去兰西县北安村发送真相资料,被兰西县公安国保和北安镇派出所警察拦截、绑架,非法关在兰西县拘留所。十月十日早晨九点左右,绥化市法轮功学员高锦淑、宋红伟、吴景华到兰西县国保大队了解情况,并向国保警察讲法轮功真相,被非法扣留、关押到兰西拘留所,次日被非法抄家。

十月十五日,兰西县国保警察将高锦淑、王芳、王福华、赵婷婷、宋红伟转入安达看守所。高锦淑、王福华都六十多岁了、血压太高,看守所拒收,取保候审回家。法轮功学员王芳、赵婷婷、宋红伟被非法关押在安达市看守所。

十一月十二日,兰西县国保大队张涛给法轮功学员高锦淑、王福华、白霞三人的保人打电话,让第二天早上在家等着。十一月十六日,张涛、容力(女)将白霞、王福华、高锦淑带到兰西国保。他们威胁说要曝光此事就直接抓人。下午,安达市检察院批捕科一个女子(四十多岁)和一个男子(五十左右)开始对白霞、王福华、高锦淑分别进行非法提审。张涛说以后要随叫随到。高锦淑问张涛,被绑架时扣下的包及里边的物品,还有二千六百元钱为什么不交还本人呢?还有王福华的一千五百元钱?张涛说等以后吧。

十一月二十日,兰西县国保张涛、容力(女)拿着十一月十九日非法签发的逮捕证,到绥化找到白霞、王福华,把她俩直接带到安达看守所非法关押。警察找高锦淑没找到,找她的弟妹,又到学校找到高锦淑外孙女,问她姥姥,孩子说不知道。下午孩子受了惊吓,不敢上学了。

十一月二十二日,张涛又到绥化,给高锦淑弟妹打电话,给她看高锦淑的逮捕证,说四十八小时高锦淑不到就把她(保人)抓走。

十一月二十三日,高锦淑和律师去了兰西;下午去安达,兰西国保不让律师去,把高锦淑直接拉到安达医院检查身体,结果是高压二百六十。张涛等不相信,又拉到安达市看守所检查,还是高压二百六十,看守所拒收。这样他们不得不又把高锦淑拉回兰西,给其办理了取保候审,说保人失信,这次不用保人了,让高锦淑交二万元的保证金,说再传唤不去就扣下不给了,打电话让家人把高锦淑接回家。

十二月十一日,安达市检察院公诉科叫高锦淑去案管科报到,因公诉科周二把卷宗转到案管科,接下来案管科要把高锦淑及卷宗从检察院移送到安达市法院。高锦淑去了之后,下午三点多检察院案管科四十左右的男警和一个开车的女警,把她拉到法院合议庭。法院合议庭法官闫明,又把高锦淑的卷宗及十月份就转安达看守所的绥化杨传厚、王芳、王福华、白霞、宋红伟、赵婷婷的卷宗送到法院院长办公室。

检察院案管科男警听说拒收,马上给他们科长打电话,让检察院院长给法院打电话沟通,想让法院把构陷高锦淑等人的卷宗收下来。等了二十多分钟,卷宗又送去又被退回,法院还是拒收,法官就让高锦淑回家了。

十二月十九日,高锦淑和律师去安达检察院案管科取卷宗,之前,高锦淑已经给检察院院长多次寄真相信。案管科跟律师说,元旦以后还要把卷宗移送法院。

十二月二十七日,安达检察院让兰西国保大队张涛打电话给高锦淑,让二十八日九点到安达检察院。二十八日高锦淑到安达检察院案管科,他们还要把构陷她的所谓案子移送到法院。高锦淑对他们说:你们还要继续下去吗?我为你们好,不要这样继续下去了。他们说没他们的事了。

九点之前,案管科把高锦淑带到法院合议庭,法官闫明按兰西县国保绑架时提供的所谓“材料”作为依据,说高锦淑是组织成员之一。高锦淑说法轮功没有组织,我们都是普通的修炼者。闫明走过场的核对一下经过,没说什么就下了逮捕证,把高锦淑逮捕了。

闫明叫一个男警一女警给高锦淑戴上手铐,高锦淑说我没犯罪我不戴。然后他们把高锦淑送到安达市人民医院做体检,结果量出高压二百八十,低压一百四十。他们又把高锦淑拉到安达看守所又量血压,高压是二百六十,低压是一百六十,因血压太高看守所拒收,又回到法院给高锦淑办理了取保候审,先是十二个月后来又改六个月。

闫明还让高锦淑的弟妹(担保人)把取保候审执行通知书,给绥化市北林区公安局法制办送去,让高锦淑一月二日再去安达法院取起诉书,说一月六、七日法院开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6/黑龙江绥化市高锦淑、赵婷婷被非法起诉-380064.html

2018-12-04: 迫害黑龙江省绥化市王福华等八人的责任单位信息
10月份被绑架的黑龙江省绥化市八名法轮功学员目前有王芳、赵婷婷、宋红伟、白霞、王福华等五人被非法关押在安达市看守所,杨传厚被非法关押在兰西看守所,高锦淑11月23日被劫持到安达市看守所时,因血压高达260,安达市看守所拒收,办了取保候审。据悉八位法轮功学员已被构陷到安达检察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2/4/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1)-378031.html

2018-11-16: 黑龙江绥化市王福华等法轮功学员被骚扰、构陷
黑龙江绥化市王福华、白霞、高锦淑通过担保人接到了十月十六号早八点在家等的电话,说安达来人要看看取保候审的法轮功学员。

十月三号和十月十日被非法抓捕的王芳,宋红伟,赵婷婷 ,杨传厚 等他们的已经通过安达已构陷到绥化市检察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1/16/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77224.html

2018-11-04: 黑龙江绥化市高锦淑等遭绑架经过
二零一八年十月三日早晨,黑龙江省绥化市法轮功学员杨传厚、白霞、王芳、王福华、赵婷婷去兰西县北安村发送真相资料,被兰西县公安国保和北安镇派出所警察拦截、绑架,当天强行提审,体检后被非法关在兰西县拘留所。

二零一八年十月十日早晨九点左右,绥化市法轮功学员高锦淑、宋红伟、吴景华到兰西县国保大队了解情况,并向国保警察讲法轮功真相。张涛、荣力等警察大吵大嚷,张涛用手机给宋红伟、吴景华、高锦淑强行拍照,当场用电话传照片给绥化市北林区“610”人员王淑波,以核实三位法轮功学员的姓名。他们叫来管国保大队的丁姓局长、特警等四、五人,绑架了三位法轮功学员,并将三人的随身带的包(高锦淑的包里边有两千六百元左右人民币、钥匙、真相资料)、高锦淑手腕上的瑞士制手表抢走。

警察当天对高锦淑、宋红伟、吴景华进行非法提审后,将她们拉到医院体检,当晚上八点左右把她们法关押到兰西拘留所。

十月十一日下午两点左右,张涛带两个男警开三辆警车,与绥化北林区“610”人员闯到高锦淑家,把高锦淑家门上的真相对联撕掉,强行打开房门。高锦淑十一岁的外孙女以为姥姥回来了,可是跑到门口一看,等来的却是一群抄家的警察和姥姥被绑架的消息。小外孙女一度抵住门不让他们进屋,让他们出示警察证。

张涛等人强行进屋后,问孩子几岁?在哪个学校上学?上几年级?孩子说:这些和你们有什么关系吗?张涛没话说,又问孩子:上楼看看行不?孩子三次说“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但他们还是强行闯到楼上,抢走一百多本大法书、像框里的师父法像、两张法轮图形,被抢走的还有手机、播放器、P3等,连五个带有刺绣莲花的坐垫也没放过,并详细的拍照、登记。张涛等人下午四点半左右才从高锦淑家撤走。

十月十五日,兰西县国保警察以法轮功学员不配合为由,将高锦淑、王芳、王福华、赵婷婷、宋红伟转入安达看守所。之前在安达市医院体检时,高锦淑第一次量血压低压130,高血压230。警察给她买药,半个小时后量血压升到240。到安达看守所再量血压,升至250。王福华血压220。安达看守所所长因她俩人都六十多岁了、血压太高为由拒收。回到兰西县,张涛只好叫高锦淑、王福华的家属办理取保候审手续,将两人放回。

高锦淑回家至今,二千六百元钱和瑞士手表等还没返还。

法轮功学员王芳、赵婷婷、宋红伟现被非法关押在安达市看守所;吴景华、杨传厚遭绑架当天被转移到兰西县看守所。白霞当天上午被家人接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1/4/黑龙江绥化市高锦淑等遭绑架经过-376681.html

2018-10-25: 黑龙江省绥化市八名法轮功学员被兰西县国保大队及拘留所迫害情况的补充

十月十日早九点左右,宋红伟,吴景华,高锦淑到兰西公安局讲真相,要十月三日被绑架的杨传厚等法轮功学员。说:我们能平和的对话吗?我们想了解一下情况,为什么抓的。

张涛、荣力等不听,大吵大嚷的喊,还叫人找管国保大队的丁局长,还有法制办的一人,特警四、五人,还有摄像的女警察。张涛用手机拍摄传给绥化北林区王淑波确认人员。当宋红伟念给警察的一封信没等念完,他们就开始抢三人的背包,非法没收,然后强行带到一楼审讯室一个一个审讯,接下来送医院强行体检。宋红伟因不配合,被又掐又打,胳膊、身子发青。当天晚上八点左右被关到兰西拘留所二号间。

十月十五号,警察以不配合、顽固为由,准备把十月三号关起来的王芳、王富华、赵婷婷加宋红伟、高锦淑转入安达看守所。到安达人民医院体检量血压过程中发现高锦淑第一次量血压低压130,高血压230。他们根本都不相信,给她买药吃,买水喝,半个小时后量血压升到240。张涛、荣力更气的不甘心。到安达看守所再量一次升250,王富华高血压220。把单子送到安达看守所所长那里,因俩人都六十多岁了,血压太高被拒收,这下恶人泄气的不得了。在回兰西的路上荣力恶狠狠的说“绥化的法轮功再到兰西来都枪毙死,十一都没休息好。”国保大队张涛联系俩人家属到兰西公安局来取保候审。王富华家被罚人民币一千五。

这两起对绥化大法弟子的迫害中,三日被扣的一台车以外,非法强入私宅抢走大法书籍等二百多本,还有打印机、手机、播放器,还有一些私人物品,其它待查。

绥化大法弟子及家属去探望时,被兰西拘留所卖货的女警察强行卖给东西,三、四百元,还表现得很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0/25/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76213.html

2018-10-21: 黑龙江省绥化八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五人被关看守所
十月三日早晨,绥化市法轮功学员杨传厚,白霞,王芳,王富华,刘婷婷五人去兰西县北安村送《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等真相资料,到下午两点左右,回家的路上,被恶意举报构陷,兰西国保大队拦截。当天经强行非法提审,体检后,被关押在兰西县拘留所。四位女法轮功学员关在一号房,男法轮功学员关在三号房。

十月十日早晨九点左右,绥化市法轮功学员宋红伟(杨传厚妻子)、吴景华、高锦淑去兰西国保大队要人(边给王芳、王富华送衣服),又被他们非法扣押,经强行提审,体检后,非法拘留在兰西县拘留所二号房。

以上八名法轮功学员入所第二天都遭到兰西国保大队、北林区国保大队的强闯民宅,搜走大量的大法书籍、打印机、手机、播放器等。

十月十五日下午一点左右,兰西县国保大队大队长张涛领十人左右特警、警察准备要把抵制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转移到安达看守所。

先到安达市人民医院经体检,王富华高血压上升到最高220,高锦淑低血压130,高血压分别上升到230、240。到安达看守所,再量血压,上升到250,两位都是60多岁,血压这么高,安达看守所所长拒收。王富华、高锦淑当晚九点左右取保候审放出来。白霞上午被取保候审回到家。

王芳、刘婷婷、宋红伟被非法关押在安达看守所,当天八点左右,吴景华、杨传厚转移到兰西县看守所。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每天都坚持学法,炼功,多次发正念,切磋交流,不穿号服等方式反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0/21/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76003.html

2018-10-14: 黑龙江省绥化市北林区吴景华、宋红伟、高锦淑被绑架
二零一八年十月九日晚,黑龙江省绥化市北林区法轮功学员吴景华家非法闯入不明身份的警察,抄家并绑架了吴景华。在这之前,兰西县来了三个人伙同绥化当地的警察闯入法轮功学员宋红伟母亲家找宋红伟,没找到。接着又去了宋红伟的妹妹家,进行骚扰恐吓,把她妹妹当作宋红伟要带走,她妹妹说我不是宋红伟,并拿出身份证,他们一看不是才走。

杨传厚是宋红伟的丈夫,在二零一八年十月三日,与绥化法轮功学员白霞、王芳、王福华、赵婷婷去兰西县北安镇发真相资料时被构陷,被兰西县公安国保伙同兰西县北安派出所把他们五人用车截住,绑架至兰西县拘留所,现仍在被非法关押中。

兰西县国保不但没放人,还到绥化来绑架杨传厚的妻子。据悉,10月10日那天早上,杨传厚的妻子宋红伟在和法轮功学员高锦淑去兰西县拘留所送衣物时被绑架。

目前,吴景华、宋红伟、高锦淑被非法关押在哪里,下落不明。高锦淑10岁的外孙女刚投奔她到绥化就读,父母都不在身边,俩人相依为命。10岁的孩子刚到绥化,对一切都是陌生的,此时谁给她做饭?谁来接送她上学?孩子怎么生活?这些警察在绑架修炼真善忍的好人,对孩子造成的伤害谁来负责?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0/14/二零一八年十月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375776.html

绥化 安达市联系资料(区号: 455)

2019-11-23: 安达市邮编:151400 电话长途区号:0455
安达市安庆派出所:7883687
黑龙江省安达市看守所,龙江监狱
安达市看守所电话0455---:7883841 0455---7883768
看守所所长-------于达
安达市610--- 于占林
安达市某教防范办,刘立峰
黑龙江省安达市司法局:
彭德伟 18944576199
王文浩 13206812226
黑龙江省安达市法院
院领导 办公室电话 手机号
徐立新 0455—7567111 13349356007
刘江 0455---7341155 15045895929
马存福 0455—7343646 13946950001
杨中奎 0455—7331237 13836813988
张志武 0455—7343826 13836796388
李增安 0455—7342486 13945971444
孙剑平 0455—7343376 13936804777
杨玉岭 0455—7341782 13351693999
李红星 0455—7341419 13059088150
崔鲁忠 0455—7123799 13946976888
赵红雨 0455—7343963 13836857788
审判管理办公室
张晓强 0455—7331895 13354590026
张丽丽 04557335928 15845866006
吴丹 0455—7342400 18204603756
于龙泽 0455—7342400 13845927989
安籽玥 0455—7335928 13054221778
刑事审判庭
曲艳春 04557343725 13836906366
洪克涛 0455—7341617 13734551345
王春霞 0455—7342193 18245883083
张学岭 04557341617 18944573839
卢晓彤 0455—7342193 13351009051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10-15, 5:23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