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25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哈尔滨 南岗区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哈尔滨女子监狱,新建女子监狱,挂牌蓝盾服装厂) >> 李玉方, 女, 70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省哈尔滨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18-09-15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01-06: 哈尔滨七旬李玉方被秘密判刑入狱
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一日,哈尔滨古稀老人、法轮功学员李玉方因善心向百姓传真相,遭绑架。在她全不知晓的情况下,十一月二十七日,道外法院对老人秘密判刑一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又在老人、律师和家人都不知情下,将她劫持到哈尔滨女子监狱。哈尔滨公检法一路暗箱操作。

一、绑架、非法抄家

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一日下午五时,哈尔滨七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李玉方,在道外区报达小区和红河八街区内发放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刑水利恶意举报,被大有坊派出所警察绑架。办案人员是蒋宏,后转到道外国保大队,由李冰办理。九月十二日凌晨三点,老人被劫持到哈尔滨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九月十八日下午,律师接见李玉方,得知案子已经移交检察院。

十月十日上午,哈尔滨市道外国保警察李冰等和道口街派出所两警察闯到李玉方家中,非法抄家。过程中,李玉方的女儿向他们讲法轮功有益身心健康等。李玉方的老伴,将近八十岁的老人,不停的抹眼泪,女儿默默安抚,全屋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充满同情的默默的注视着父女俩,只有李冰象冷血人一样记录着。

这时,李玉方的女儿向他们讲母亲是如何满身疾病,被医院判死刑,是大法救了她。女儿说:“我们全家都支持妈妈修大法,大法救了我妈的命。”所有人都静静的听着。

李冰让李玉方的女儿在搜查令上签字,被拒绝。最后李冰自己写上家人拒绝签字。

二、黑箱操作 七旬老人被冤判一年

1、秘密判刑 耽搁上诉

十一月五日,道外区检察院对李玉方非法提起公诉,公诉人赵小娇,在十一月二十七日,在不通知家人的情况下,道外区法院开庭对老人非法判刑一年。

十二月十日,律师会见李玉方老人,了解到老人并不知道十一月二十七日是开庭,还以为是在检察院,也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冤判。老人很乐观,让大家都放心,她会做好的。律师随后与家人去检察院,检察院说已经到法院了。然后律师和家人到法院,找办案的法官孔令红,但是没见到本人,同办公室的人告诉说,孔令红休假,让下周一再来。律师问,李玉方是否申请上诉,办公室的人回答说,已经口头上诉了。

但下周一再来时,家人和律师不断申请要见法官孔令红,但是孔令红一直不接见,派两个年轻人来接见家人。

当家人问都是什么情况时,年轻人说已经过了上诉期了,家人不断追问时,年轻人又说李玉方已经撤诉了,当家人问上周来时,并没有过了上诉期,为什么不让办理手续?

此时,法院的年轻人态度就不很好,在家人耐心、善意的安抚下,他们的态度才缓和,情绪才不那么激动,好象受伤的是他们。然后,年轻人说,案子已经结了,如果有疑义,可以到检察院去申诉,然后重新审判。第二天,律师自己去法院要判决书,但是法院不给,后来律师经过努力,要来复印件。

哈尔滨公检法对李玉方构陷的整个过程都是欺骗,律师对此很气愤,说:“一个老太太,什么都不清楚,就(被中共构陷)稀里糊涂的蹲笆篱子,真是不公正啊!”

2、暗箱作业 劫持入监

二零一九年一月三日,家人去哈尔滨看守所给李玉方存钱,但一查,说人已经被转走了,经过不断询问,才知道是十二月二十五日(圣诞节)被转走的,转到哪里去了,也不告诉家人。

第二天,家人去哈尔滨女子监狱去查询,确认李玉方已经于十二月二十五日转到十一监区,但现在在八监区,要经过三个月的集训期。而且监狱方说,集训期只能见一次。现在家人正在办理接见证,打算会见李玉方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6/哈尔滨七旬李玉方被秘密判刑入狱-380082.html

2018-10-16: 深秋 七旬老人在哈尔滨看守所仍穿单衣裤
黑龙江哈尔滨法轮功学员李玉方九月十一日在发真相资料时被大有坊派出所警察绑架,十二日凌晨三点被劫持到哈尔滨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九月十八日下午,律师接见李玉方,得知案子已经移交检察院。

十月十日上午,哈尔滨市道外国保警察李冰等四人和道口街派出所两警察共六人闯到李玉方家中非法抄家,过程中李玉方的女儿向他们讲法轮功有益身心健康等真相,李玉方的老伴,将近八十岁的老人不断的问老伴什么时候回来。刚开始有一个人凶狠训斥老人,被李玉方的女儿严厉喝止住。

李玉方的老伴不停的抹眼泪,女儿默默的安抚,全屋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充满同情的默默的注视着父女俩,只有李冰象冷血人一样记录着。

这时李玉方的女儿向他们讲母亲是如何满身疾病被医院判死刑,是大法救了她。女儿说:“我们全家都支持妈妈修大法,大法救了我妈的命。”所有人都静静的听着。

李冰让李玉方的女儿在搜查令上签字,被拒绝。最后李冰自己写上家人拒绝签字。

十月十一日下午,律师再次会见李玉方,老人告诉律师自己心里压力很大,她什么都明白,但现在还是有些害怕。老人还说,里面的人欺负她,丢东西诬陷是她偷的,并且逼着她吃药,吃完药还要检查咽没咽下去。九月三十日家人给她存的新棉衣服都没有收到。

家人打电话问狱警衣服怎么没有发放,狱警问你怎么知道,家人说是律师说的。狱警态度不太好,说他们发衣服是不天天发,按批发等等。北方的深秋很冷,外面的人都穿毛衣和大衣都不暖和,室内的温度更冷,李玉方七十多岁的老人还穿着单衣、单裤,多次让律师转告家人送衣服,一定是很冷。衣服已经送去十多天,却不发放到老人手上,这是对老人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0/16/深秋-七旬老人在哈尔滨看守所仍穿单衣裤-375859.html

2018-09-20: 黑龙江省哈尔滨大法弟子李玉方被构陷到检察院
9月18日下午,律师接见大法弟子李玉方,得知案子已经移交检察院,律师到道外检察院去问案情,说还差份材料,让律师第二天(9月19日)早上打电话问。现李玉方的状态不太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9/20/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74094.html

2018-09-14: 黑龙江省哈尔滨大法弟子李玉方被非法关押在鸭子圈
哈尔滨大法弟子李玉方,在9月11日下午4点左右,发资料被恶意举报,被大有坊派出所带走。今天早上家人去派出所要人,当时李玉方被构陷案的办案警察是蒋宏,派出所已经把人送到道外公安局国保大队。家属去国保大队要人,国保大队队长李姓警察态度不好,家人问对大法弟子是否拘留,还有拘留多少时间,李姓警察不给答复,让家人听电话等消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9/14/二零一八年九月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73798.html

哈尔滨 南岗区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哈尔滨女子监狱,新建女子监狱,挂牌蓝盾服装厂)联系资料(区号: 451)

2004-01-01: 冰天雪地里的毒打──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暴行
【明慧网2004年1月1日】2003年11月26日这一天,被黑龙江女子监狱劫持的大法弟子采用集体炼功的形式证实大法,抵制迫害,恶警们恼羞成怒,对全体大法弟子开始了疯狂而持续的又一轮迫害。
恶警先是对大法弟子大打出手,然后一拥而上,将大法弟子往外拖。其中,四大队被劫持的大法弟子被连拖带拽地拖至女监区院内大墙与男监区大墙之间的过道处,从早晨八点开始在外面冰天雪地里冻着,一直到下午四点多天快黑了才被拽回去。从此每天挨冻,有时中午给几个冷馒头,不让喝水,有时什么也不给吃。在四大队被劫持的大法弟子被野蛮地殴打和往外拖拽过程中,三大队和七大队被劫持的大法弟子纷纷谴责恶警,高喊:“不许打人!不许迫害大法弟子!” 其他队被劫持的大法弟子也都高喊声援。期间,三大队和七大队被劫持的大法弟子也同时都遭到了疯狂的迫害。

每天挨冻的大法弟子还遭受冻、饿之外的野蛮殴打:许多警察手里拿着电棍,另一些警察和刑事犯一起手拿竹条和木板。他们把竹条和木板往大法弟子已经冻僵的脸上、身上抽、砍,直至抽出血印、出血为止,伤口就这么在寒风中冻着。有的从后面揪住大法弟子的头发,把大法弟子的脸往雪地里扎。整个过程中,监狱的防暴队一直跟着,它们也用竹条和木板打学员。经过这一天的冻、饿加殴打,许多大法弟子的腿都冻坏了,有的腿上身上青一块紫一块;有的身上脸上淤血,肿胀,呈黑紫色。每天四点多回来时没有几个人是正常走回来的,有的被刑事犯架着拖回来。几天后,许多大法弟子一步也不能走了,恶警就用尼龙丝袋子把她们兜回来。这期间,一位大法弟子在被往外拖时,因为不穿囚服,到外面连棉袄也被扒去了,穿着薄薄的单衣在冰天雪地里冻着,被大法弟子亲眼目睹就有两次,到底冻了多长时间还不知道。11月28日,四大队有几名大法弟子被关进小号迫害,有的被关进存放衣服的便衣库(存放衣服的冷房子)挨冻。

三大队的大法弟子被强行冻、饿期间,监区长杨华用穿着高跟鞋的脚往大法弟子已经冻僵的脚上用力乱踩,嘴里还不停地辱骂。七大队的大法弟子由于不承认自己是罪犯,拒绝戴象征罪犯身份的名签,每人的肩头衣服上被缝上一块红布。又因为她们点名时不下蹲,因此被罚站,后来还遭受过其它形式的迫害。直到12月中旬,除了九监区(打包车间)和二监区之外,其他所有女队的大法弟子都遭受着各种酷刑迫害。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