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2-08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哈尔滨 双城区(双城市) >> 柳全国(柳权国), 男, 50

柳全国(柳权国)
柳全国(柳权国)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双城市韩甸镇前三家子村
拘留时间: 2002到腊月28日被送长林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个人近况: 2008年2月16日 迫害致死 (null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4-02-21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3092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4-02-24: 中共的药物迫害(上)
黑龙江法轮功学员遭药物迫害致死致残案例
在中共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学员的灭绝政策下,对法轮功学员的药物迫害,是一个有计划的、自上而下系统实施的迫害政策。中共政法委把用药物残害、毒杀法轮功学员的手段直接告诉了所有的“610”、国保、监狱、劳教所、精神病院、洗脑班的恶徒。重庆四川监狱医院人员就曾对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叫嚣:“人体试验又怎样?这都是国家政策允许的,是合法的,是上面的指示。”

据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日文章《两件血衣与一份机密文件(图)》中,披露了黑龙江佳木斯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报道中有三张照片,其中一份标明“机密”的文件是《范方平在全国劳教系统教育“转化”攻坚战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时间是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此份文件中在提到对法轮功学员实施迫害时,明确写着“还必须采取药物治疗的方法”等字样。范方平是中共司法部副部长,监狱、劳教所等部门都归司法部管辖,这个讲话实质上就是指导其管辖部门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的具体指令。

被绑架到四川监狱遭到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曾见到一份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内部参考资料”,其中在对“转化”法轮功的实施方法中,清楚的写道:“必要时可用药物介入,采用医药方式和临床实验方针达到科学“转化”之目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2/24/中共的药物迫害(上)-288047.html

2013-10-27: 冰城血难(七)
第八篇 酷刑惨烈惊鬼神(下)
......
40、水管哧

受害人:柳全国,男,五十岁,双城市韩甸镇前三家子村村民。

二零零四年正月二十八下午,韩甸镇政法委书记孙继华、韩甸派出所恶警于占军和双城六一零恶徒等十多个人开车闯入柳全国的家,绑架柳全国,对其进行酷刑折磨,把柳全国衣服扒光,用凉水浇。十五天后,柳全国被劫持到长林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在长林子劳教所,四队队长纪纲逼迫柳全国写“三书”,指使恶警在水房里放上一排排装满水的大缸,把柳全国扔进水缸里,按在水中,用镐把儿、塑料管打他的头,还用水管哧他。不写“三书”就一直哧,一直打,一直泡着。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0/27/冰城血难(七)-281038.html

2011-02-07: 黑龙江双城市韩甸镇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事实
周志昌,双城市韩甸镇武装部部长,为官清廉,不谋私利,在韩甸镇远近闻名。一九九九年九月九日,周志昌和五十多位双城法轮功学员再次去北京上访,向中央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可等待他们的仍然是警察和监狱,九月十七日被劫持回双城,非法关进第一看守所,二零零零年五月六日被迫害致死。

双城市韩甸镇法轮功学员柳全国,两次被非法劳教,在长林子劳教所被迫害的身体极度虚弱,长林子劳教所五大队的赵爽说:“你出去就得死”,二零零六年秋,柳全国从劳教所回到家中,身体越来越虚弱,不停的咳嗽、喘,出现肺结核的症状,到后来出现神智不清,大小便失禁,于二零零八年二月十六日含冤离世,年仅五十岁。

关于周志昌与柳全国被迫害事实,明慧网有专门文章报道。下面是双城市韩甸镇其他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一些情况介绍。

(一)韩秀华,女,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得大法前患冠心病、心肌炎、胃病、气管炎、妇科病、精神分裂症,脾气不好,骂人就象说话一样。得法后所有的病全好了,坏脾气改掉了,家庭因此和睦了。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迫害法轮功,非法在全国范围内抓捕一批法轮功学员,韩秀华去省政府上访,在体育场门外,警察强行把韩秀华推上大客车送到一所学校。到那儿让报姓名、地址,还给录像。当天一点多押回韩甸开会,说不让炼法轮功。

因韩秀华拒绝写所谓的“保证书”和交大法书,被带到派出所。派出所的随广成带韩秀华到院里,七月的阳光特别热,强迫韩秀华脸朝太阳,太阳转到哪韩秀华脸被迫转到哪,从上午一直晒到晚上,晒得她浑身是汗,脸和头象水洗一样。随广成还造谣说韩秀华一边敲铜盆一边哭,说韩秀华脸上的汗是眼泪。他让韩秀华写保证书,如果不写就送拘留所。

九九年九月八日,韩秀华进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在北京公园被抓,被劫持到双城驻京办,韩甸派出所的于占军、随广成、张殿启坐飞机去接,于占军搜走韩秀华身上的四百元钱,人被送进双城看守所。

在被非法关押期间,韩秀华因炼功被黄管教给戴上手铐、脚镣。八个学员两人一副。走路不方便,把脚腕子磨得生疼,不能脱衣睡觉,不能翻身,连续四天。一次季管教让韩秀华背监规,韩秀华不背,就让她跪在地上,用三角带打了一顿,后来因韩秀华不写保证书,被非法劳教一年,送往哈尔滨万家劳教所。

在那儿,韩秀华因炼功被管教孙秀芹指使两个刑事犯揪着头发打。还有一次,当着孙管教的面犯人们打韩秀华的嘴巴子,边打边问还炼不炼。直到二零零零年六月才放回。

二零零零十二月,韩秀华又进京上访,在长春车站被查出,又被派出所押回双城看守所。

腊月二十七下午,看守所突然闯进一些防暴警察,强行送法轮功学员劳教。韩秀华不配合,他们就用狼牙棒往她身上打,一棒下去,身上立刻出现一些紫点子。这次市六一零非法劳教八十多名法轮功学员。

正月初六,吃饭时法轮功学员大声背《论语》,管教两个人架一个法轮功学员往小号里拖,这时法轮功学员王树荣被毒打,一个老太太过去护住王树荣。警察打在老太太身上,韩秀华赶紧护住老太太,他们把韩秀华也拖走,问进不进小号,韩秀华说不进。林队长说,把她拖进去。在小号里关了六天,没有被褥,窗户通着风,没有床,一天只给一点稀粥,冻得浑身发抖。韩秀华刚开始炼功,被管教看见,他吊起韩秀华一只胳膊,一天一宿。韩秀华在小号里整天站着,从早上五点到夜间十一点,腿肿得很粗。这次他们关了三十多位法轮功学员。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2/7/黑龙江双城市韩甸镇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事实-235953.html

2010-08-01: 黑龙江双城市柳全国生前口述遭迫害经历
(明慧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双城市韩甸镇前三家子村村民柳全国,因修炼法轮功,遭绑架、关押、非法劳教、酷刑折磨,期间还遭注射不明药物,恶警队长公开对他说:“你出去就得死。”柳全国出狱后于二零零八年二月十六日含冤去世,年仅四十五岁。以下是柳全国生前向亲友叙述自己遭迫害的经历。

我从小体弱多病,后来又患上严重的肝病,丧失劳动能力,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大法后,疾病不翼而飞。不抽烟、不喝酒、脾气也变好了。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开始迫害法轮功,我去省政府上访,被警察强行拉上车,送到双城市公安局,公安给我们录像,韩甸副镇长张佃启和政府干部李柱把我们带回,镇长刘英文把我们大骂一顿后放回。

回家后,村治安于占民让我交书我没交,王志年领人让我写保证书我没写,他们说要把我带走,后来没带。

一九九九年九月五日,我去北京上访,在北京玉渊潭公园被抓,关一天后送省驻京办事处,十日,派出所于占军、隋广成、张佃启坐飞机去北京,十一日把我和十几名法轮功学员押回双城看守所非法关押,刚下车,警察两个人架着一个法轮功学员录像,在驻京办隋广成搜走我二百元钱,打了我两个嘴巴子。

在看守所里,“六一零”的刘春阳一次次的提审我,逼供让我说出组织者是谁,我什么都没说,他薅着我的头发说:“说不说?不说就让你跪竹竿(看守所惩罚人的手段)。管教指使犯人打我,一个叫郭胜利的犯人是双城黑社会的叫我背监规,如不背就罚站。我站了一天一宿,一百多斤重的便桶让我自己倒。一个叫孟伍的犯人带领其他犯人打我,拳打脚踢,把我的头打出血,眼眶打青,家人接我时他不让我说是打的,就说自己摔倒撞的,放风不让我出去,怕管教看见,他们不让我睡床上,不给被子,我在水泥地上睡三个月,不给日用品。

有一次他们打完我之后把我的衣服扒光,让我挡在没有玻璃的窗口上,那时正是十二月份,天气很冷,我几次让黄管教打电话给我家,让家里人送棉衣他不给打,当时只穿一个衬衫,一条单裤,坐在凉床上,晚上睡在水泥地上。后来强迫我写保证书,让我说法轮功是×教。双城看守所的金婉智收我家二千五百元钱,杨洪桥要伙食费五十元。金婉智说柳全国总睡水泥地不能要那么多钱,后来杨洪桥要四百元钱,回来时没路费,金婉智给拿一百元。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份,我第二次进京上访,从吉林的三岔河上车,火车行驶到长春的时候,乘警开始检查,搜身,问我是不是炼法轮功的,他们在我身上搜出了条幅,乘警用拳头打我的脸。在我身上搜走七十多元钱据为己有,他还说,一会再收拾你。到山海关在刑警队住了一天一宿,又搜走了五十元钱,然后他们给双城打电话,韩甸派出所于占军、隋广成去把我带到驻京办事处二个多小时后,又送到哈尔滨平房看守所关了一个月,差不多两天挨一遍打。他们问我还炼不炼,我说炼。他们逼我骂师父,骂大法,我不骂,他们就折磨我。把下巴搭到床沿上两手背起来,两腿翘起来,肚子着地,再让人上去踩,把下巴抬起来让人用拳头往嗓葫芦上打,喉咙卡的喘不上气来,那种痛苦就象要死一样。

二零零一年腊月二十八把我送往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走时没让穿鞋,到万家集训队,在外面光脚站半个小时,然后说搜身,在一个冷屋子里把我们的衣服扒光冻了二十多分钟。到长林子后强迫干重体力活,拆墙,一个电焊工干活让我把着,如果把不好就用火红的焊条烫我的手臂后来就强迫转化,用威逼、恐吓的手段,强迫交书,回来后村干部杨兆文又罚我二千元钱。

二零零四年正月二十八下午,韩甸镇迫害法轮功的主要恶人政法书记孙继华和镇政府一些干部,韩甸镇派出所于占军,双城“六一零”等十多个人开两辆车突然闯入我家,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我说“炼”,他们要搜书,被我父亲制止,他们强行把我抬上车,当晚关入双城看守所。

正月天气很冷,他们把我衣服扒光用凉水浇,浇了很长时间,冻得我浑身发抖。十五天后,我再一次被非法关押,被劫持到长林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刚开始在四队,队长纪纲非法搜身,逼迫写“三书”(所谓不修炼的保证书、决裂书、悔过书)“转化”。恶警在水房里放上一排排装满水的大缸,恶警把我扔进水缸里,用一些镐把儿、塑料管,专门往我脑部打,把我按在水缸里上边还用水管浇,我不写“三书”就一直浇,一直打,一直泡着,

后来我被转到迫害法轮功最严重的五大队,队长赵爽,外号“黑面判官”和劳教所签约,“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劳教所给他二百元。在那里就是超负荷的奴役,不让说话,每人三十五盒牙签,挑不完不让睡觉。逼我干的活干不完,四天四夜不让睡觉,大腿肿的象棍子,眼睛也不好使了,还继续被强行干活。我被迫害得身体一点力气也没有,坐不起来,便血,恶警赵爽指着我的脸说:“让家里拿钱给看病,不拿钱死里也不管,也不放人,也不让家人接见。”

在长林子劳教所,我遭受了电棍电、毒打,被迫害的身体极度虚弱,严重时走路得俩人扶着。我村人知道后,联名写上访信,证明柳全国是好人,赵爽看后不但不停止行恶,还用皮鞋踢我,打我的脸,打得我鼻口出血,当时我已被迫害得一点力气也没有。

被非法劳教期间,他们还给我注射了不明药物,恶警队长赵爽曾公开对我说:“你出去就得死。”

二零零六年秋,柳全国出狱回家,身体越来越虚弱,于二零零八年二月十六日含冤离世。柳全国去世后,抛下年近八十的父母。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1/227822.html

2008-04-11: 二零零八年一季度多名哈尔滨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4/11/176278.html

2008-02-19: 双城市法轮功学员柳全国被迫害致死
黑龙江省双城市法轮功学员柳全国,两次被非法劳教,在长林子劳教所被迫害的身体极度虚弱,长林子劳教所五大队的赵爽说:“你出去就得死。”

二零零六年秋,柳全国从劳教所回到家中,身体越来越虚弱,不停的咳嗽、喘,出现肺结核的症状,到后来出现神智不清,大小便失禁,于二零零八年二月十六日含冤离世,年仅50岁。

柳全国,男,家住在双城市韩甸镇前三家子村。他从小体弱多病,后来又患上严重的肝病,丧失劳动能力;九六年修炼法轮大法后,疾病不翼而飞。在九九年邪党迫害法轮功,柳全国依法进京上访说明法轮功真相,被邪党人员非法关押在双城市看守所6个多月。“610”的刘春阳一次次提审逼供说出“组织人是谁”,指使犯人打他。柳全国的头常被打出血,眼眶打青。恶警不给被褥,迫使他在水泥地上睡了三个月。

二零零一年,柳全国再次进京上访,被恶警劫持后在哈市平房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一个月,差不多两天挨一遍打:下巴担到床上,两手背起来,两腿翘起来,肚子着地,再上去人踩,把下巴抬起来用拳头往喉结上打。

柳全国被双城市“610”非法劳教一年,2002腊月28日被劫持到长林子劳教所,走时没让穿鞋,到万家劳教所集训队,在外面光脚站半小时,然后说搜身,还把衣服扒光冻着。每天都被强迫奴役。一次让他配合电焊工干活,配合不好就用烧红的焊条烫他的手臂。

二零零四年正月的一天下午,韩甸镇政府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恶人孙继华和镇政府一些干部,与韩甸镇派出所恶警,还有双城“六一零”等人,闯入柳全国家中,强行把他抬上车,当晚关入双城看守所。正月天气很冷,他的衣服被扒光,被恶警凉水浇,浇了很长时间,冻得浑身发抖。

中共恶徒迫害他十五天后,非法劳教三年。柳全国再一次被非法关押在长林子劳教所。刚开始到四队,水房里放着一排排装满水的缸,队长纪刚非法搜身,逼写三书转化,把柳全国强行扔进水缸里,还有一些专门打人的镐把、塑料管,专门往脑部打,按在水缸里,上边还用水管浇,不写就一直浇、一直打、一直泡着。当时正月季节,哈尔滨还冷的很。

后来,柳全国被转到迫害法轮功学员最严重的五大队。队长赵爽,外号“黑面判官”,和劳教所签约,“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劳教所给他二百元。在这里就是强行超负荷的奴役,不让说话,每人三十五盒牙签,挑不完不让睡觉。柳全国的工作量干不完,四天四夜不让睡觉,大腿肿的象棍子,眼睛也不好使了,还继续被强行干活。柳全国的身体被迫害得一点力气也没有,坐不起来,便血。赵爽指着他的脸说:“让家拿钱就给看病,不拿钱死里也不管,也不放人,也不让家人接见。”

在长林子劳教所,柳全国遭受了电棍电、毒打,被迫害的身体极度虚弱,严重时走路得俩人扶着。他所在村人知道了后,联名签上访信证明柳全国是好人,长林子劳教所五大队的赵爽看了后,不但不停止恶行,还用皮鞋踢柳全国,打脸,打的他鼻口出血。赵爽说:“你出去就得死。”

柳全国被劳教所迫害的生命垂危,二零零六年秋回到家中,身体越来越虚弱,于二零零八年二月十六日含冤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2/19/172730.html

2008-01-05: 黑龙江双城市三名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

柳权国被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迫害的生命垂危

法轮功学员柳权国,男,四十九岁,从小体弱多病,家境贫困,无钱治病,因此未能成婚,一直和父母在一起生活。九五年,柳权国喜得大法,疾病不治而愈,高兴的逢人就讲,法轮大法救了我的命,全村人看到了大法的神奇。自九九年中共邪党非法镇压法轮功,诬陷抹黑大法,柳权国进京为大法和师父讨回公道,先后被双城市恶警张国富、金婉智、“六一零”姜宏伟等恶徒非法关押,并两次非法劳教,在长林子劳教所关押迫害。在三次被绑架后,遭到非法关押迫害四年半,于零七年秋回到家中,因长期在长林子劳教所遭受非人的迫害,旧病复发,心、肺等内脏功能衰竭,长林子劳教所五大队赵爽对柳权国说:你出去就得死。

不知劳教所恶警下了什么毒手?柳权国回到家中身体越来越虚弱,不停的咳嗽、哮喘,出现肺结核症状,震动的五脏六腑疼痛难忍,下地活动都很困难。近七十岁的父母好容易把儿子盼回来,柳权国是家里的主要劳动力,被非法关押四年半,老人在家勉强维持生存,尽管家境贫困,老人有精神支柱,盼望儿子早日回归,可是如今老人看到回到家中被迫害致重病卧床不起的儿子,老人心里极度悲伤,一边为生存奔波,一边还要照顾儿子,盼望儿子早日恢复健康。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5/169664.html

2007-07-10: 双城市韩甸镇一农村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
我是黑龙江省双城市韩甸镇永和村的大法学员柳全国。二零零四年正月的一天下午四点,有韩甸镇政府迫害大法学员的主要恶人孙继华和镇政府一些干部,与韩甸镇派出所所长和一些恶警还有双城六一零(江氏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等人,闯入家中强行把我抬上车。

一个恶警脚踩着我脑袋一直到镇政府。他们写好了什么东西,逼着我签字。我不签字,恶警用手铐把我双手倒背铐上,一边一个人打我,最后把我打倒在地,用脚踩着脑袋。当天晚上送往双城看守所。正月天气也很冷,衣服被扒光,用凉水浇,浇了很长时间,冻得浑身发抖,迫害十五天,又送往哈市万家集训队迫害五天,最后送往长林子。

刚到长林子分到四队,队长叫纪刚一进去,搜身,纪队长逼写三书,转化。不答应,把我强行扔进水缸里,水房里放着一排排装满水的缸,还有一些专门打人的镐把,塑料管,专门往脑部打,按在水缸里,上边还用水管浇,不写就一直浇、一直打、一直泡着。正月季节,浑身冷的难受。

后来我又被调到五大队。五大队迫害大法学员是最严重的。队长叫赵爽,外号“黑面判官”。五大队叫“无声”大队,在这里就是强行劳动,说话都不让,一天分很多的工作量,超负荷的工作量,每人三十五盒牙签。挑不完不让睡觉,有犯人看守,犯人看守给犯人减刑。我分的工作量干不完,四天四夜不让睡觉,轮班看守。大腿肿的象棍子,眼睛也不好使了,还继续强行让干活。给他们粘纸盒箱子,身体被迫害得一点力气也没有,坐不起来,便血。赵爽指着我的脸说:“让家拿钱就给看病,不拿钱死里也不管,也不放人,也不让家人接见。”

家人知道我身体极度虚弱,要求放人。全村人知道了,上访签名的联名信,证明我是好人,让赵爽看见了,用皮鞋踢,打脸,打的鼻口出血。赵爽和劳教所签约,“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劳教所给他二百元。就这样一个人性全无,禽兽不如的人,把大法学员迫害致死。

有一个同修亲自讲述他受到的迫害:他站在一尺见方的地板上,一站就站到晚上十二点,到时间看着不怎么样的,用凉水从脖子倒进去;恶警抽完的烟头从脖子扔进去烧;睡觉还不让脱衣服,弄的身上全是脓包。

我说的只是冰山上的一角,不知还有多少大法学员被迫害的没有写出来,希望同修拿起笔来,把自己受迫害的事实写出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10/158562.html

2007-01-22: 长林子劳教所的罪恶
2004年3月15日,长林子劳教所教育科科长王优,三队副队长季××逼迫大法弟子写“三书”,被大法弟子拒绝后,开始迫害大法弟子。先后有柳权国、潘明振、张德龙、朴万胜等十多名大法弟子遭到迫害。恶警们唆使十几个劳教犯把大法弟子长时间强行按到冰冷的水缸里迫害,并强迫大法弟子蹲在两个凳子之间,凳子稍微一动就拳打脚踢。

2004年4月20日,潘明振被调到一队强迫超时劳动,他不配合邪恶迫害,副队长杨宇对他拳打脚踢,把他按倒在地,同时用电棍施暴将近20分钟,潘明振高喊 “法轮大法好”反迫害。

2005年3月23日,潘明振被调到五大队,在一次与劳动队员讲真相时被大队长赵爽看见,令几名犯人把他拉到队部对他拳脚相加,当场打掉门牙两颗,但他还在讲真相,没有屈服,通过讲真相,许多干警和犯人都知道“法轮大法好”,把大法的美好带给了世人。

2007年1月3日,潘明振被非法关押到期出狱前,他在教室门前高喊“法轮大法好”,被副队长强盛国打了两个嘴巴,并对其前胸打了两拳,直到现在还疼。强盛国还用继续迫害威胁他。他并没有畏惧,堂堂正正走出人间地狱——长林子劳教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2/147392.html

2006-06-25: 黑龙江省双城市大法弟子柳全国在长林子劳教所生命垂危
柳全国,男,47岁,家住黑龙江省双城市韩甸镇永河村,现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五大队,被迫害的生命垂危,不让家属接见。

2005-08-01: 黑龙江双城市韩甸镇大法弟子柳全国,在2004年2月28日,被韩甸镇政法书记孙继华、韩甸镇派出所民警于占军、隋广成等十几人强行从家中带走,被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在长林子劳教所。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1/107481.html

2005-07-17: 2004年春节过后,长林子劳教所三大队当时是“转化队”。04年3月15日,又非法抓来8名大法学员。下车由16名普通犯两名架着一位。回到三队后开始强行逼迫写“三书”,如有不配合的大法学员就把其脱光衣服,放进大水缸里浇冷水。在那里经常有对大法学员的打骂现象,每天晚上由包夹(普教)在大法学员的一边一个看着大法学员,不上睡觉、罚站、罚蹲迫害直到签字为止。此次受迫害大法学员有双城柳全国、王世伟、王树军、寇方启、潘明振、哈尔滨郊区大法学员朴万胜等。

参与迫害的责任人有:三大队副队长季队长,管教员潘管教,普教宋军、冷庆阳、孙刚、欢欢(绰号)。

2004年5月11日,王世伟被从长林子三队转入四队织布车间进行非法关押劳动。6月份一天因抬布和验布与刘野发生口角,被普教贺永亮(带排)、刘野、郭磊大打出手。王世伟找管教说明情况,在办公室门前,在值班干警王彦锁面前,王世伟又被上来的贺、刘、郭、孙明明、王义龙将王世伟打至重伤。第二天开饭王身体疼痛不能蹲着,找干警高辉请示看病,高辉不但没给看病,反而当众大骂一顿。同时上来普教张鲁滨,王志超等强行将王世伟按下,不让看病。

2004年10月11日,四队对大法学员又一次迫害,用皮鞋踢至王世伟腿部,造成骨裂,生出骨刺,走路吃力(所里医院已确诊)。同时致伤、致残的7名大法学员:何庆辉、姚士国、寇方启、孙荣、高继柱、常永福、安秀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17/106359.html

2004-07-11: 2004年2月28日黑龙江省双城市公安局、韩甸派出所对全市、乡、镇大法弟子家大搜捕。2月28日下午,双城市公安局和韩甸派出所隋广程、于占军、政法书记孙继华等十多人,开三辆车到各村大法弟子家搜查大法书和真相材料,如发现条幅、光盘、传单即刻送劳教。

柳全国,男,45岁,韩甸镇前三家子村民。28日下午,他正在家看书,本村治保主任于占民带双城公安局和韩甸派出所的人突然闯入他家问他还炼不炼,他说“炼”,他们不容分说立刻将他非法绑架,押上警车。恶警又要搜查,被他父亲制止。柳全国在韩甸派出所遭到隋广程毒打,之后送往双城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又以扰乱社会治安罪判劳教三年,现关押在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

2004-05-21: 黑龙江省双城市在2004年正月十五刚过,市610、公安局与当地不法人员非法抓捕大法弟子五十馀人,其中有四人被迫害致死外,最近确认有十四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劳教。他们是:姚士国、贾英、王世伟、柳全国、王树军、刘俊双、林艳杰、吕桂珍、于宪娜、张红梅、王秀菊、寇方启、那震(音)贤、顾喜云。

2004-02-21: 柳全国,男,45岁。1997年秋得法,得法前患肝炎,但没钱治。炼功后都好了,不但戒掉了烟、洒等不良嗜好,以前暴躁的脾气也变好了,知道了做个好人的道理。

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开始镇压法轮功,他依法去省城哈尔滨行使公民上访的权利,被劫持到双城公安局,张佃启、李柱把他们带回,镇长刘英文对他们破口大骂。

回来后,村治保于占民让他交书,遭拒。伍志年领公社领导来让胁迫他写保证书,遭拒。他们威胁他要把他带走。

1999年9月5日,他去北京依法上访,在北京玉渊潭公园被绑架到省驻京办,1999年9月10号派出所于占军、随广成、张佃启坐飞机去北京接他,在驻京办隋广成搜去他200圆钱,又打他两个嘴巴子。1999年9月11号被非法押回双城看守所。刚下车,警察就两个人架着一个大法弟子强行录像。

610的刘春阳一次次提审他,逼供说出“组织人是谁”。大法弟子都是凭着自己的良心上访讲真相,根本没有组织。刘春阳得不到答案,就薅着他的头发说:“你要不说,就让你跪竹杆(处罚人的)。”还指使犯人打他。还强迫他背监规,不背就罚站,他被罚站了一天一宿。一百多斤重的便筒,让他自己倒。他的头常被打出血,眼眶打青。家人接见时必须说是自己摔倒撞的,如说实话就不让他出去。由于他不放弃信仰,恶警就不让他在床上睡觉,不给被褥,让他在水泥地上睡了三个月,连必备的日用品都不给。

在这期间,公安局副局长张士跃,带人到他家非法抄家,威胁他母亲交书、抢夺录音机等,被他母亲严辞拒绝。

在看守所,他还被扒光衣服,站在没玻璃的窗口上,被施以冻刑。他几次让黄管教给家打电话,让家里送棉衣服,恶警不给打电话。当时他只穿一个衬衫,一条单裤,坐在冰床上,晚上睡在水泥地上。被610金婉智勒索2500圆钱、杨红桥勒索400圆钱后,释放。

2001年11月份,他再次进京依法上访,从三盆河上车,火车行驶到长春的时候,被乘警搜出条幅,身上的70多圆钱也被搜去,还威胁他说:一会再收拾你。双城韩甸派出所于占军、隋广成去接他,先带到驻京办事处,又送到哈市平房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一个月。差不多两天挨一遍打:下巴担到床上,两手背起来,两腿翘起来,肚子着地,再上去人踩,把下巴抬起来用拳头往喉结上打。用此法逼他骂人、骂大法,不骂就折磨他。他喉管卡得喘不上气来,象要憋死一样。2002到腊月28日被送长林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走时没让穿鞋,到万家集训队,在外面光脚站半小时,然后说搜身,还把衣服扒光冻着。他们每天都被强迫干体力活。一次让他配合电焊工干活,配合不好就用烧红的焊条烫他的手臂。 

回来后,被杨兆文非法勒索2000圆钱。

2001-12-11: 柳全国,男,43岁。1999年9月5日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在双城第二看守所,被双城公安局勒索人民币3000元,被韩甸镇财务勒索2000元,派出所500元,后放回。2000年11月26日再次进京上访。

2001-11-13: 柳全国,男,43岁。99年9月5日进京上访后被双城看守所非法关押,韩甸派出所勒索500元,韩甸财政勒索2500元。2000年11月26日二次被双城看守所非法关押,公安局人员勒索2000元,敲诈伙食费500元。在关押期间多次给上刑,遭毒打。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1/13/黑龙江省双城市大法弟子被绑架、毒打和勒索的部分事实(续)-19534p.html

2001-06-16: 黑龙江省双城市不法官员对15名大法弟子非法判刑
在2000年12月份,在短短的20天时间内,双城市不法官员非法对15名大法弟子判刑。现这些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市平房看守所。那里的狱卒利用犯人打骂大法弟子,有的大法弟子被打吐血;有的眼睛被打伤;有的肋骨被踢伤等等,均不同程度地受到迫害。

现被非法关押在平房看守所的双城市大法弟子有:潘明振、王德奎、岳宝学、唐凤君、闫金海、柳全国、佟文成、李洪禄、岳宝庆、赵光喜、杜文举、何志刚、臧殿国、陈彦海、高佩峰等。

哈尔滨 双城区(双城市)联系资料(区号: 451)

2019-08-07: 公正乡派出所电话:53263935
所长安澄宇:15545466697
副所长:王井泉

2019-05-11: 双城区司法局:矫正科科长于建民13329401142
单城派出所:所长许宏图 13936110028

2019-05-06: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部份派出所信息
双城区杏山派出所:
所长13351204666

双城区东风派出所:
警察曲宏达15124674298(曾迫害法轮功学员)

2019-05-06: 周家镇派出所:
所长赵晓良13904661967
户籍员陈玲玲13674503983
警察蔡易臻18145184279、13694629041
包健豪15846630391
于泉涌15545270588
徐文利13654574977
辅警马忠龙15046796435
孙振楠15246684667
占友良13845152004
赵传君18246639177
任义15343219111

2019-04-29: 联兴乡派出所:
电话:45153241568
所长曾庆元13904661965

2019-02-03:
哈尔滨市道里区公安分局 45187663190
国保大队 45187663153
大队长 王典明 13351100359 45187663277
卢军 13704806722
钟刚维 45187663151

道里区公安分局
姜勇智 局长 45187663101 13313634111
玄德军办公室主任 45187663344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道里区看守所 45184378077

哈尔市第一看守所
所长 温海滨【四楼监区】15304517790


2019-01-12:盘锦市检察院:
地址:盘锦市兴隆台区市府大街16号,邮编124010
控申科:0427-2681018尚小杰 负责本案

沈阳市东陵监狱:
地址:沈阳市浑南区东陵路88号,邮编110161 电话:024-31629923、31629924转8064
监狱长:陈笑含、曲光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51)

直接参与的责任人(2004年2月28日)
前三家子村:于占民
韩甸派出所:
隋广成 电话:0451-53230407(办),0451-53230386(宅)
于占军 电话:0451-53230407(办),0451-53230286(宅)
所长:隋忠强 电话:0451-53246009(办),0451-53115808(宅)
韩甸镇、韩甸村支书:潘洪林 电话:0451-53230159 手机:13936214443
村长:席振久 电话:0451-53230844
治安:刘国华 电话:0451-53230900
韩甸政法书记:孙继华 手机:13936489088 13199527365
黑龙江省双城市韩甸镇政府
苏立国:0451-53230139
王文元:0451-53230339
韩甸中学校长:王义峰 电话:0451-53230023(中学电话)
中心小学校长:王春辉 电话:0451-53230382
张加彬 电话:0451-53230228
韩甸镇小马家村村长:王国学 电话:0451-53230299
会计:周存富 电话:0451-53230065
校长:林子君 电话:0451-53230362
韩甸镇小马屯村民 李国学(曾勒索大法弟子钱财)
手机:13796183641
李明欣(骂大法)
电话:0451-53232533 00451-53173182
韩甸粮库:
党群书记:张德奎 电话:0451-53230073
副主任:王鹏
副主任:张凤礼 电话:0451-53230089
职工:王兴利 电话:0451-53230372
韩甸邮电局局长:李志祥 电话:0451-53230168
韩甸镇长丰村书记刘成江现在仍然迫害大法弟子,没收大法弟子的土地。手机号:13845024276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