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7-17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辽宁 >> 朝阳 凌源市 >> 杨永利, 男, 54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辽宁朝阳凌源市沟门子镇毛杖子村毛东组
有关恶人: 村书记谢中华、沟门子派出所田福来、市国保大队队长付延龄、陈志、王桂林、凌源市法院由主审法官赵恩军、张丽军
迫害情况: 被非法判决三年零六个月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4-02-07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杨永利 杨凤芹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0-06-22: 凌源杨永利自述多年来遭受的迫害

杨永利现年五十四岁,是辽宁省凌源市沟门子镇毛杖子村毛东组的一个普通农民。他于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

九九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杨先生也和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一样,去北京希望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却遭到当局的抓捕、劳教,当他劝当地“六一零”头目不要迫害法轮功学员时,他再次被无理关押。后来因在家炼功被非法判刑。期间,他多次遭到警察的刑讯逼供,被狱警和犯人殴打,但他仍然和迫害他的人讲述法轮功的真相。

以下是杨永利自述多年来所遭受的迫害。

认定真善忍好

我是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一位炼法轮功的学员把《转法轮》书拿给我看,我当时看到李洪志大师的法像慈眉善目,是那么可亲可敬,又看到书中真、善、忍三个字,我就十分肯定地说:“这是个好功法”。几天后我就请来《转法轮》和《法轮大法义解》两部宝书,从此走入修炼大法的门。

迫害之初遭抄家

到了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当修炼法轮大法的人与日俱增,江某某悍然发动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一时间黑云压顶,大有天塌之势。中共利用所有宣传机器造谣污蔑大法和大法师父,利用军警、特务大批抓捕法轮功学员。我们这里也是人人过关、个个表态,否则就抓人。有一天警察突然闯入我家,就说我炼功了,把我抓进派出所,勒索我五十元人民币。后来,派出所、乡、村干部非法闯入我家中翻箱倒柜,抢走许多大法书籍、组合音响一台、电视机一台。从那以后,警察多次派人上门骚扰,暗中监视。

去北京证实大法,遭关押、非法劳教

我看到其他地区法轮功学员纷纷进京证实大法,我也决心去证实法,为大法说句公道话。

我于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份,和同是修炼人的妻子去北京证实大法。到了天安门广场还没来得及打出横幅,就被便衣警察跟上了,把我拽到一边问:“你是炼法轮功的吧?”我为了打横幅,没有正面回答他,我说我是探亲的。这时,那个警察向一辆警车一摆手,警车就向我开了过来,停在我的跟前,这时我就高声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随后,我就被警察连踢带打推上警车。不一会儿,我妻子也被推到警车前,她也喊了“法轮大法好”,也被绑架。

那天,我知道的,在天安门广场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有上百人,都被关进天安门广场派出所的地下室,我们集体喊:“还大法清白!还大法师父清白!”等口号,并且齐声背诵《洪吟》。当日下午三点左右,我们被分别拘送到北京市区各派出所。

我和其他两名同修被关进北京市辽化兴城派出所。那个所长和我谈话,我向他讲了大法如何好,我们为啥进京护法。晚上我们住在办公室,警察问我姓名和家庭住址,我不说,就被扣在禁闭室的老虎凳上,手铐卡进肉里,卡出血。当天晚上,他们对我搜身,从我身上搜出身份证,把我送到朝阳驻京办事处。刚到办事处,警察李国强就踢了我一脚。他们把我们十二人连夜押回。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五日,我被非法关进凌源市第一看守所。

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沟门子派出所李国强、杨贵敏、许双等人对我们私设公堂,非法审讯,并对我们拳脚相加。恶警把师父的法像卷紧,扒下我的裤子,用师父的法像卷打我,师父的法像被打碎,我的臀部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他们还说一些诽谤大法、侮辱师父的话。不让我大小便,我的腿被打得走路都一瘸一拐的。在看守所的一个月中,如果没有大法的力量支撑,我就得精神分裂,夜里突然坐起,感到胸部闷的慌,这时我就背诵师父的《洪吟》,过一会儿就好了,此症状直到回家后才消失。

在看守所我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又被非法劳教三年,被关进朝阳教养院迫害。

由于学法不深,求安逸心重,违心地写了放弃修炼的所谓“四书”,为的是少吃苦,早回家,回家后再从新修炼。后来才知道那是变异了的人的想法。

在被非法劳教期间,我吃了很多苦,被调到普教大队进行苦役劳动十五天,挨犯人打骂,吃不饱饭。还得给教养院喂猪。被迫害一年零五十天后回到家中。

劝告六一零头目不要迫害法轮功学员,遭绑架、殴打

二零零二年六月份,我给乡“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机构,凌驾于法律之上)头子庞雨俊打电话,劝他不要迫害法轮功学员。我又被沟门子派出所绑架。在“六一零”办公室里,我被铐在暖气管子上,庞雨俊坐在椅子上说:“别说你,就是付占奇(法轮功学员)都让我制服了,你看他现在老实了吧!”他还说了很多诽谤佛法的话。他扬言:“我让我那两个儿子收拾你家那几口子。”他说够了就脱下自己的胶塑布鞋,手握鞋子狠狠的打我的头部、面部,我的脸被打得流出鲜血,脸肿得变了形,白眼球充血,两眼肿的只剩一条缝儿,走路都晃晃悠悠的,又非法拘留我四十五天,勒索我四百多元钱才放我回家。

在家炼功被判刑

二零零四年三月下旬的一天晚上,有三个人在我家炼功,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在夜间十点多钟,凌源市国保大队付延龄、陈志、王桂林,沟门子派出所郭文华一伙警察前来绑架了我,并抢走师父的法像、法轮图和炼功带。次日又抄走《明慧周刊》、小册子、组合音响一台、现金三百元。第二天警察把我从沟门子派出所押送到凌源市国保大队。付延龄、陈志、王桂林一伙将我按倒在地,拳打脚踢。还有一恶警(不知姓名)双脚踩在我的两条小腿上,他踩了一会儿突然下去蹲在一旁说我踢他了。其实那是他迫害法轮功学员遭了报应。他们让我大字形站立,用各种手段折磨我到次日凌晨两点多钟,二十五日,我被行政拘留,被关进大河南拘留所。

四月六日,国保大队警察把我带到他们的办公室非法审问,我拒不配合。陈志把我按倒在地又踢又打。还当着我的面烧毁师父的像。我说:“你们那样做会遭报的。”陈志说:“你有能耐现在就让我头疼,我就服你。”他们理屈词穷时,就扒我的裤子,用我的皮腰带打我。当打我几皮带后,我大声喊:“师父!救救我!”这时,陈志一下就停住了。王桂林也松开抓着我的手,是我的正念起了作用,师父才能帮我。我的臀部又被打得青紫色,左小腿起一个大包。当天被非法批捕,被关进凌源市第一看守所。

五个月后,凌源市伪法院在国保大队的指使下,没通知家属私自开庭。审判长是张立军(女),开庭的整个过程我已记不清了,我对所有签字一概拒签,我一再陈述我修炼法轮大法做好人无罪。

二零零四年九月十六日,我被中共法院非法判刑三年零六个月,被押送到锦州入监队。

九月二十四日又被非法押送至盘锦监狱三监区四分监区迫害。

在监狱中反迫害

刚一进监狱时,和新去的犯人一起进行入监学习,有一姓李的年轻科长在讲台上,把我叫到讲台前,问我:“你还炼不炼?”我说:“炼”!他又说:“你打算活着出去,还是死着出去!”我回答:“我又没有罪,我凭什么死着出去,我当然要活着出去!”

我刚一进监狱,就受尽了恶警和犯人的打骂,带工队长梁友会嫌我走路慢就打我。我给监狱长投信,后来他不打我了。过一段时间那个梁队长看我和别人不一样,也知道我学大法,转变了对我的态度。有个叫夏春雷的带工队长一直很邪恶,我多次向他讲真相,他一直打我。

零五年四月一日,我因反迫害不劳动,被中队长刘荣福看见,他下了摩托车就奔我来了,到了我跟前,一边骂着,一边上前就抓着我的衣领子,把我按倒在地,用脚踹我的头,踹了好几脚,我的脸被踹出血,踹完他就走了。我坐起来大声说:“我炼法轮功没有罪,我就不干活,你打人,我告你!” 我挨打就绝食。

第二天,我被他们关进禁闭室,铐在老虎凳上一天。晚上,李副大队长找我谈话,他首先承认中队长打人是不对的,又说我不干活也不对。我就向他讲大法的真相,讲了我不劳动的原因。后来,让我到手工艺车间去干活,我还是不干活,又被管教科长王忠海踢我胸部重重一脚,踢的我好一阵子上不来气,又把我关进禁闭室,铐在老虎凳上一个多小时。

又因不干活,被一中队(一分监区)的覃洪军指导员(管手工艺的)打了我,并且又给我关了禁闭。我所在的中队犯人王志岩和那个指导员说:“我们中队长打了他,都得给他说好话,你还敢打他?”那个人一听,马上到禁闭室给我道歉,并给我放了回来。其实是师父利用那种形式保护弟子。

过了几天,让我去稻田劳动,我不出工,他们让两个犯人往外拖我,到了监狱大门外,我就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大门外侧站着很多干警,四中队队长刘荣福发疯一般就冲我来了,夺过犯人手中的警界旗就打我,旗杆儿是用五公分棉槐棍做的,我被他打得胳膊、大腿、后背一条一条的血印,立刻都肿了起来,有的地方还流清血汤子。第二天,另一被迫害的同修鼓励我一定坚持到底。以后我照样不出工。一天,我被两个犯人架着走,我还喊“法轮大法好!”四中队的指导员张雷手拿兜子在后面打了我一下子。到了稻田,我就坐在地头上打坐炼功,那个中队长刘福荣到我面前,我还照样炼。他瞅瞅我说:“炼那玩艺有啥用,能顶饭吃吗?”我就和他讲真相。

后来,他们就不让我出工了,我在监舍学法炼功,帮犯人缝洗衣服,向他们讲真相。我写申诉状,以申诉的形式向干警和犯人讲大法的真相,我让犯人传看申诉状,使很多人明白了真相。

以上是我被中共迫害的全过程,但有很多细节还没一一叙述,被迫害时间总计:四年九个月零二十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6/22/225791.html

2009-05-24: 辽宁省凌源市大法弟子杨永利被迫害真相
杨永利,男,家住辽宁省凌源市沟门子镇毛杖子村东组,二零零四年三月二十三日因在家有几个大法弟子集体炼功,被其村民组组长凌海生(患肺癌于二零零八年农历腊月初八死亡),及其村书记谢中华、邻居谢宝生举报,由沟门子派出所田福来、市国保大队队长付延龄、陈志、王桂林绑架。二零零四年四月五日正式批准逮捕,被凌源市检察院公诉,凌源市法院由主审法官赵恩军、张丽军、另一不知姓名三人组成合议庭,杨永利被非法判决三年零六个月,非法判决后未提出上诉,被送到辽宁省盘锦监狱三大队非法迫害,二零零七年十月五日出监狱。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24/201529.html

2005-11-13: 辽宁凌源市沟门子大法弟子杨永利正绝食抗议
辽宁省凌源市沟门子大法弟子杨永利在盘锦监狱绝食抗议对他的非法迫害,要求无条件释放。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13/114441.html

2005-05-17: 辽宁凌源大法弟子被迫害情况概述
......
以判刑、劳教、拘留、绑架、监禁洗脑等方式进行人身迫害

1.非法判刑26人:侯延双、刘志付、梁艳军、吴元、韩立国和李春玲夫妇、袁子民、郑春艳、郭小梅、李春艳、周树民、王海林、倪淑芹、孙颖、程玲、赵立君、李保贞、白立艳、于淑芬、姚玉华、胡素凤、李维孝、方连武、李占广、杨永利、李永胜。
2.非法拘留357人次,行政拘留时间竟长达八个月之久。
3.非法劳教:133人
4.洗脑班119人次地点:朝阳、温泉、抚顺三监狱拘留所分局的教师培训中心及当地派出所在当地政府办的洗脑班。
5.绑架180人次,被派出所绑架后通过罚款受贿等方式放回,未送看守所。有的被非法拘禁两天以上。
6.流离失所13人
7.迫害致死15人:于秀春、王乐、吴元、韩立国、倪淑芹、季文(倪淑芹的老伴)、胡殿新、董瑞、张桂芹、孟兆春、宫玉荣、李宗正、李文生、李春荣、陈国民。
8.精神失常4例,:朝阳街小学董老师、王乐、杜卫峰、于秀春。

这些数字只是很少的一部份,实质的情况远远超过于此,在2005年之前邪恶集团开始企图进行又一轮的迫害,凌源政府官员开会时总结过去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情况时宣称:判刑40人,劳教400人,拘留3500人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5/17/102026p.html

2005-04-30: 辽宁省凌源市沟门子镇现有五位同修被非法判刑、劳教,他们被非法关押在监狱、劳教所,正在受到精神与肉体的迫害。

杨永利,被非法判刑三年半,现被非法关押在辽宁省盘锦市监狱三大队四中队

2004-08-25: 辽宁省凌源市沟门子镇杨永利今年2月份和几位同修在家集体炼功,被凌源公安分局绑架,在凌源市第一看守所被关押至今。

2004年6月29日下午3点多钟,辽宁省凌源市沟门子镇派出所李贺广、田福来等四人来到毛杖子村东组杨永利家。大门关着,他们既没有打招呼,又未经允许,其中一人跳墙進院,打开大门,把其余三人放進院内,之后敲门進屋,当时只有杨永利的妻子杨凤芹一人在家,四人威胁她,并要带走她。杨凤芹质问他们:我犯了什么法?为什么要带我走?你们为什么私自跳墙進院?你们有什么证件要抓我?四人情知理亏,方才作罢。

2004-05-14: 沟门子乡毛杖子大法弟子杨永利正在凌源市第一看守所绝食抵制迫害。(与其一同被非法抓捕的另四位大法弟子均已回家)

2004-04-28: 辽宁省凌源市沟门子镇毛杖子村东组村民杨永利、杨凤芹夫妻二人因坚持信仰法轮大法,被江氏集团的追随者无端迫害,杨永利被非法拘留一次,劳动教养三年,杨凤芹被劳动教养二年。
1999年7月23日沟门子镇政府全体干部和派出所干警,对全镇大法弟子挨家挨户搜捕、抄家,强行拿走杨永利家黑白电视机一台,组合音响一台,撬柜抄走大法书一本,还有儿子的歌曲磁带20多盒,后来电视机由村干部给退回来,勒索5元钱运输费。

99年秋收时,因有人举报,杨永利被抓到派出所,被罚款50元人民币。

2000年12月12日,杨永利夫妻二人进京上访,13日在天安门前被警察绑架到天安门广场区派出所,把杨永利绑架到辽化兴城派出所。恶警逼问住址姓名,他不说,恶警把他关进地下室,双手反铐在铁椅子上,非法关押24小时,后又绑架到朝阳市公安局驻京办事处。杨凤芹被绑架到延庆派出所,于14日晚又绑架到朝阳市公安局驻京办事处。

在驻京办事处,杨永利被沟门子镇派出所张云彬踢了一脚,沟门子镇派出所用警车于12月15日将杨永利等11人绑架到凌源第一看守所。

12月16日,沟门子派出所李国强、副所长张金秀、干警张云彬非法提审,对杨永利拳打脚踢,恶毒污蔑李洪志师父,把李老师的像放在地上,逼迫杨永利踩,并用尽各种丑恶手段侮辱法轮功创始人。杨永利说:你不许污辱我师父。恶警们又把杨永利的裤子扒下,毒打他,直打得臀部大面积黑紫,并强迫大字型站立,不停地蹲下、起来,反复运动。

杨永利被毒打、体罚共4个小时,当时他浑身出虚汗,衣服湿透,倒在地上,走路都非常困难,一个月后才好。恶警提审时还不时的问炼不炼,杨永利总是回答:炼。

杨永利在凌源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被非法判劳教三年,绑架到朝阳市教养院,在那里被强制洗脑,强制劳动,受到非人的折磨,身心受到极大伤害。

杨永利的妻子杨凤芹被非法劳教2年,在沈阳马三家劳教所受尽各种迫害,被迫害得左大腿窝处囊肿。

2002年春,沟门子镇610办公室头目庞雨俊独出心裁,私自印制所谓的“转化证”强行发放,杨永利被强迫领取“转化证”二张,被勒索人民币10元。同年6月24日早,杨永利打电话给庞雨俊,声明“转化证”作废,同时要他对大法弟子做得别太过份,法轮大法被镇压是千古奇冤。

610恶徒庞雨俊接到电话通知派出所去抓杨永利。恶警杨贵敏用木制刷子把狠狠打了杨永利脑袋一顿,又踢了一脚。庞雨俊又把杨永利带到办公室,把他右手铐在暖气管子上,让他面窗而跪,进行非法审讯。杨永利拒绝回答任何问题。庞就气势汹汹地拿起大木刷没头没脸地打,头当即被打出血;庞又脱下鞋用鞋跟部狠劲地打他的头部、脸部。当时杨永利的整个头和脸被打肿得变了形。610恶徒庞雨俊扬言:我收拾不了你,让我的两个儿子收拾你。真是流氓残暴。

6月25日杨永利被绑架到凌源第二看守所,非法拘留、强制洗脑45天,勒索伙食费500元。

沟门子镇派出所所长李国强、副所长张金秀、干警杨贵敏、张云彬以及610办公室头目庞雨俊是江氏集团的流氓打手,双手沾满了大法弟子的鲜血,执法犯法,等待他们的是法律的严惩,天理的报应,如不立即悔改,弥补给大法弟子造成的损失,终将成为江氏犯罪集团的替罪羊。

2004-03-28: 3月22日晚10点15分,辽宁凌源沟门子镇毛杖子大法弟子杨永利、杨凤芹、谢宝财、陈青山、凌万泉五人集体学法时被凌源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劫持到沟门子镇派出所,于23日下午被绑架到凌源市公安局。
2004-02-06: 2000年12月15日,凌源市沟门子镇大法弟子程光辉等11人因去北京天安门证实大法,被沟门子镇派出所从北京绑架到凌源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17日上午、18日上午派出所非法提审程光辉、李儒山、杨永利、周素芳四名大法弟子,并不同程度施以酷刑。
提审地点:凌源市公安局一科(现改为国保大队)办公室,
酷刑逼供参与者:沟门子镇派出所所长李国强、副所长张金秀、警察许双、张云彬、杨贵敏。
李儒山、杨永利、周素芳也被打得遍体鳞伤。

朝阳 凌源市联系资料(区号: 421)

2019-07-08: 凌北派出所:
所长董刚 13704916585
教导员李广东 13704916898
副所长聂利学 13591886786
副所长冯亚平 15042146969
警察全海波 13464062858
警察金冠辉 1824212661618242166616
警察刘艳 15566443588
莫胡店派出所:
所长张杰13942116224
指导员杨芳13500419719
副所长齐轶国15142292233
副所长房晓泉13898097955
警察关鑫13504217503
警察步庆川18242189257
警察姜莹 18242162567
警察王熙泽15754213119
警察成海波18842163709
警察卢志刚13591877927
警察魏嘉钊13614211871
警察李岩13464209352
警察成亮15242182052
辅警康祖赫18204235958
辅警周健宇15566636627
辅警满兴华15114238883
辅警张云皓15804945827
辅警丁靖凯13591840050
辅警李晓东13634906198
辅警孙奎15040898909

东城派出所:
所长王靖萱13704916636
指导员井泉龙15804288066
副所长程成15042182774
副所长石磊15204227567
内勤温虹13842116100
警察韩洋13464276234
警察任连静13591840213
警察孙广哲15104208602
警察孟凡迅18340562269
警察孙盈彪18342138900
警察张志辉15042153517
警察李海阔18642187903
辅警陈大伟15042127863
辅警陈学良13904913075
辅警王荣欢15140939695
辅警高阳15124094163
辅警徐凌13942136523
临时刘涛15902442313
临时岳庆元13634915955
临时宋叶大13464255570

凌源国保大队: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21)

李贺广电话:13500414306
田福来电话:6489034


凌源市沟门子镇派出所原所长,李国强 宅电:0421-6101661
副所长,张金秀
原干警,杨贵敏 电话:0421-6534221
干警,张云彬 手机:13052603161

沟门子镇610办公室头目,庞雨俊 电话:0421-6483151
镇党委书记,穆德全 宅电:0421-6829771 办电:0421-6489001
镇党委副书记(主管政法) 董广辉 手机:13942106553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