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20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哈尔滨 南岗区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哈尔滨女子监狱,新建女子监狱,挂牌蓝盾服装厂) >> 张成花, 女, 78

个人情况: 牡丹江农垦管理局八五一一农场粮油公司退休工人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鸡西市密山市福隆小区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16-03-19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06-11: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八监区见闻

......在八监区(原十一监区)十组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中,有一个是黑龙江鸡西市的叫郑淑梅,被非法判四年。还有一个法轮功学员是黑龙江省大兴安岭的高淑英,她不到六十岁,是英语教师,被非法判三年半,她牙不太好,吃饭慢。还有一个是黑龙江省鸡西市密山市八五一一农场的法轮功学员张成花,七十多岁的老人,因为她在向世人讲法轮功真相被非法判一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6/11/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八监区见闻-388443.html

2019-03-28: 黑龙江省密山市8511农场法轮功学员张成花一年冤狱期满,于2019年3月26日下午到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3/28/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84453.html#1932722934-1

2018-05-07: 78岁张成花被公检法一路欺骗非法判刑

黑龙江省密山市七十八岁的老太太张成花,被国保警察拖住欺骗说“到你家里坐坐、唠唠”,却成了抄家;被检察院诱骗签字和按手印就“回家”;被“检查管道”的绑架到法院,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七日被枉判一年,勒索罚款一万元。

因为上诉时间紧迫,家人聘请了一个当地律师,律师提出代理费五千五百元,家人同意了。上诉申请提交上去了。但是律师与法院合谋,多次欺骗家人,谎称考虑让张成花先回家等待中级法院的二次开庭,但是担心开庭时张成花不去中级法院。法律规定,上诉期间都不能会见家人的,怎么可能让你在家呆着?分明是在欺骗。

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九日下午,家人去中级法院,在大厅打了多个电话,终于有一个人接了电话,不报姓名,谎称案件还没有到达中级法院。但是当家人说出当事人的名字时,对方却先说出是法轮功的案件。既然案件还没有到达,怎么知道是法轮功的案件?

二十日,家人先去看守所,得知中级法院的人已经去见过张成花了。随后家人又去中级法院,见到刑庭的杨宗远,要求家人代理辩护,杨宗远同意并且要家人的辩护词,还说可能不开庭。

二十一日,家人和当地律师一起先去看守所,让律师进去会见张成花,把家人要代理辩护的委托书开出来,律师出来说张成花不用她代理,估计律师可能还是要给张成花做有罪辩护,所以张成花不用她辩护了。随后家人和律师又去中级法院,见到一个叫杨宗远的人,律师进去,却不叫家人进去。家人愤而辞退律师,律师提出只退二千元。家人和亲友向杨宗远提出自己给张成花辩护,杨宗远同意并且要家人回去开身份证明、委托书,二十五日把辩护词交来,家人说时间太紧了,要求二十七日提交辩护词,杨宗远同意了。

家人回来找到当地派出所开身份证明,派出所说身份证就是公安部发的最好的身份证明,还要什么身份证明啊?不给开。

二十七日下午,家人在鸡西花一千三百元找了一个律师,先去看守所会见张成花,让她在家人的辩护委托书上签了字,然后按照约定去中级法院提交辩护意见等材料,一直等到快下午四点也没有见到法院的人,最后只好把辩护意见留在门厅的守卫那里。二十九、三十和一号法院放假三天。

五月二日,中级法院给家人打电话,通知二日去法院一趟,家人有事没有时间去。当三日家人到达法院时,杨宗远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判决书和收到人签字表,让家人签字领取判决书,并说,因为家人已经是辩护人了,所以才给一份判决书,不然的话判决书是不给家人的。

判决书上面的判决时间是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八日,维持一审的枉法判决。一个亲友向杨宗远询问:我们不明白张成花为什么犯法,怎么犯法的?通过学习法律,发现她没有犯法,是一审法院枉法裁定。杨宗远不耐烦的阻止亲友继续说话。亲友询问,如果我们不服你们的判决怎么办?杨宗远说可以去立案庭申诉。亲友询问可以申诉几次,杨宗远说可以申诉一次。回来查阅法律文件,发现申诉没有次数限制,只要问题没有解决,可以一直申诉。

因为张成花在看守所的身体一直不太好,下午家人打电话给看守所询问,看守所称对她很照顾,并且说早就知道判决结果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5/7/78岁张成花被公检法一路欺骗非法判刑-365090.html

2018-04-26: 黑龙江密山公检法一路骗 诬判、勒索78岁张成花

黑龙江省密山市七十八岁的张成花老人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一日刚刚从干调店出来,就被密山公安局国保警察玉海影强行拖住,并且欺骗说:“到你家里坐坐、唠唠”。

随后玉海影等男女十余人强行闯进张成花老人家里,不出示任何证件到处乱翻,抢走很多私人物品,不给清单,无人签字,然后把张成花绑架到密山第一派出所,玉海影拽着张成花的手往一张纸上按手印,公然伪造证据。

张成花的孙女王硕到第一派出所要人时,玉海影诱骗和恐吓她说,签个字、按个手印就让你奶回家,否则就送进看守所。王硕小孩不知是欺骗,为了奶奶能够回家,就签了字、按了手印。判决书中王硕这个所谓的证人和证词就是这样炮制出来的。

不明身份的人把张成花老人两次骗到检察院,头一次两个女的说:做个笔录按上手印就没事了,回家炼功吧,张成花老人被诱骗签字和按手印。第二次检察官说:签名按上手印我们把案子就退回公安了。善良的老人再次上当受骗。检察院向法院的公诉材料就是这样制造出来的。

二零一八年一月二十二日,一男一女敲张成花家的门说是检查管道,张成花开门后冲进来四个人把张成花绑架到密山法院。张成花说你们骗人,他们说不骗你也不开门呀。在法院里的几个人又欺骗张成花,张老人由于多次受骗,这次没有相信他们的谎言。

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七日早上八点多,张成花刚刚出了小区的门,就被一些人绑架到法院。上午十点多家人去法院找人,法警说已送鸡西看守所了。整个开庭过程仅仅十几分钟,并且急不可耐的当天就下了判决:有期徒刑一年、罚款一万元。很显然是早就预谋好了,开庭只是走过过场而已。

家人已经聘请了当地律师,上诉到鸡西市中级法院。但是律师与法院合谋,多次欺骗家人。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九日下午,家人去中级法院打了多个电话,终于有一个人接了电话,不报姓名,谎称案件还没有到达中级法院。

次日,家人先去看守所,得知中级法院已经去见过张成花了。随后家人又去中级法院,见到刑庭的杨宗远,要求家人代理辩护,杨宗远同意并且要家人的辩护词,并且说可能不开庭。目前尚无结果。

张成花老太太,是黑龙江省牡丹江农垦局8511农场农工,多年的农业生产劳动,给她带来了一身的疾病,严重的糖尿病,肺炎,肾炎等疾病,使她失去了劳动能力,给家庭和农场带来很多的麻烦。一九九七年七月份张成花喜得法轮大法,久治不愈的疾病不治而愈了。一九九九年七月后,因修炼法轮大法,多次被当地警察迫害,曾经被非法劳教,被黑龙江省万家劳教所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4/26/黑龙江密山公检法一路骗-诬判、勒索78岁张成花-364594.html

2018-04-02: 做好人屡遭迫害 黑龙江77岁老太又被冤判一年

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七日上午八时,鸡西市密山市77岁的老太太张成花刚出家门不远,就被从黑色轿车下来的几个人劫持。中午吃饭时,老人没回家,家人找不到人,很着急。到了下午四点左右,家人才接到鸡西看守所的电话,告知老人被非法判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张成花家人都很气愤,决定去鸡西要求放人。三月二十九日,家属到鸡西看守所,接待的人倒还好,有人告诉家人说,下周二来见人,并告知本人放弃上诉权(资料记)。

法轮功学员在讲真话、做好人,本应予以表彰。密山公检法人员却合谋劫持、冤判法轮功学员,是在执法犯法。

张成花老人是牡丹江农垦管理局八五一一农场粮油公司退休工人,家住密山市福隆小区。修炼法轮大法之前,多年的农业生产劳动,给张成花带来了一身的疾病,严重的糖尿病、肺炎、肾炎等疾病,使她失去了劳动能力,花了很多钱也治不好,这些疾病给家庭和农场带来很多的麻烦。

一九九九年七月,张成花在极度的痛苦中时,喜得大法,久治不愈的疾病不治而愈了,同时也给家庭和邻里带来了好处,她发自内心的感谢大法,也希望把大法的美好带给农场的每一个人。

一九九九年九月,农场书记李利,把整个农场炼法轮功的人都找来,逼迫他们放弃信仰。农场农工张成花老人不肯放弃,李利和公安分局肖志忠强行勒索她儿子五千元“保证金”,又派了两个警察在她家门口看着她。几天后,农场党委书记李利又找她,让她签字、“保证”,老人不签。李利就逼她姑爷签名,才算了事。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初,张成花老人为维护大法的尊严,走上了天安门广场,要为大法说句公道话:法轮大法是正法,谁破坏大法就是犯罪。可老人在北京被农场领导李利和公安局的警察赵舟抓回来后,直接关进了农垦局北山看守所半个月后,才放回家。

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五日,李利和肖志忠又来逼问还炼不炼了,老人不屈的回答:法轮功教人做好人,为什么不让我们炼?不说信仰自由吗?我有病时你能替我遭罪吗?李利被问的无话可说,就利用手中的权力,再次把老人抓进看守所,非法关了两个多月才放回家。

同年十二月份,老人因送法轮功真相资料,再次被绑架关押进看守所。二零零一年初,被送到哈尔滨万家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回家后,李利等人再次派两个警察每天在她家门口监视她的出入,并且说你被劳教过,不给开工资。老人说我不是罪犯,你这样做是违法的。由于张成花不断的索要工资,二零零二年的一天,公安局610头目肖志忠说:你不是要工资吗?我领你去。

二零一六年三月十三日上午,密山市四名法轮功学员在三梭通乡宁安村讲真相时被绑架,张成花老人当晚回家,其他三人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一日上午九点左右,张成花老人在街上,密山市国保大队副大队长玉海颖突然从后面把她抱住,然后就开始翻张成花的兜,将兜中的真相资料和真相币(五十元)一起搜走,拽着要到张成花家中唠唠。张成花不走,玉海颖就打电话叫来一辆车,来了小李、小习等四人,把张成花拽上车拉回家,进屋就开始翻,犄角旮旯都翻个遍,把翻到的小册子等放在地中间拍照,又打电话叫来四个警察在楼道里站着。

张成花老人被强制带到密山市第一派出所。第一个人来问张成花时,她什么也没说。李刚又来问这些东西是从哪来的?张成花说不能告诉你。国保大队长李金林问张成花,也没问出啥,就气急败坏的走了。下午,张成花的孙子、孙女到公安局要人,签了“监视居住”后就放回家了。

二零一八年一月二十二日上午,国保中队长李刚带了三人,没着装,谎称燃气管道人员,并带着录像机,强行把老人拉到密山法院。

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七日下午,张成花再被密山国保人员绑架,直接送到鸡西看守所。密山法院下达非法判决书,声称密山市公安局侦查员在其家中搜查法轮功宣传品八百三十四份,以所谓“利用×教破坏法律实施罪”冤判七十七岁善良老人张成花一年刑期,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4/2/做好人屡遭迫害-黑龙江77岁老太又被冤判一年-363637.html

2018-04-01: 黑龙江省鸡西市密山市大法弟子张成花被绑架

黑龙江省密山市大法弟子张成花,3月27日刚下楼,就被密山市国保大队警察绑架到法院,然后于当天被送到鸡西看守所。详情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4/1/二零一八年四月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63603.html

2017-05-29: 黑龙江省密山市法轮功学员张成花一度遭绑架

5月11日,黑龙江省密山市法轮功学员张成花正在街上讲真相救人,密山市国保大队副大队长玉海颖突然从后面把张成花抱住,然后就开始翻张成花的兜,将兜中的真相资料和真相币(50元)一起收走,拽着要到张成花家中唠唠,张成花不走,玉海颖就打电话叫来一辆车,来了小李、小习等四人,把张成花拽上车拉到家,进屋就开始翻,犄角旮旯都翻个遍,把翻到的小册子和大法护身符等东西放在地的中间开始拍照,又打电话叫来四个警察在楼道里站着,把东西拿走的同时,把张成花也带到了密山市第一派出所。第一个人来问张成花时,她什么也没说。李刚又来问这些东西是从哪来的?张成花说不能告诉你。国保大队长李金林问张成花,也没问出啥,就气急败坏的走了。下午,张成花的孙子、孙女到公安局要人,签了“监视居住”后就放回家了。

这之前几天,玉海颖和国保大队李刚等多名警察着便装,上街骚扰讲真相法轮功学员多次,看到法轮功学员发真相小册子就上前抢,还到法轮功学员背的包里翻资料,没背包的就翻衣兜,同时恐吓不交出资料就上车拉走,送东山看守所,有的还说脏话骂人等。

黑龙江省密山市国保大队:
大队长李金林0467-5210737 宅5225316、13946802222
副大队长玉海颖0467-5220366 宅0467-5232555、13836516222
中队长李刚0467-5220366-2059、13946806333宅0467-5229088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5/29/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48850.html#175290051-14

2017-05-14: 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回家信息

◇河南周口市胡纯 5月12日回家。
◇内蒙古赤峰市白彦彬5月12日回家。
◇吉林省通化县张巧秀5月13日回家。
◇山东省莱州市夏邱镇王明友5月9日回家。
◇5月11日被绑架的黑龙江密山张成花于当天下午回家。
◇4月26日被绑架的辽宁义县刘会君、李文琴、褚洪芬已回家。
◇4月26日被绑架的江西南昌谢春媚、刘泓波于5月6日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5/14/二零一七年五月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48007.html

2017-05-12: 黑龙江密山市法轮功学员张成花被绑架
2017年5月11日上午九点左右,黑龙江密山市七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张成花在街上给不明真相的世人讲大法真相救人,被密山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玉海颖和四 、五个男警察劫持到张成花家里,并非法抄家,抢走大法书籍、真相期刊六、七十本、还有护身符。上午十一点左右将张成花绑架走,现在下落不明,大概情况就是这样,有待补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5/12/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47373.html

2016-03-15: 黑龙江密山市被绑架的4名法轮功学员两人遭非法拘留

2016年3月13日上午9点多钟,黑龙江密山市四名法轮功学员在密山市三梭通乡,宁安村讲真相被绑架,有一名76岁老年女法轮功学员张成花当晚9点多钟已回家,其他三名女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拘留15天。拘留所因刘辉血压高达190以上而拒收,刘辉于当晚12点多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3/15/二零一六年三月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25362.html

哈尔滨 南岗区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哈尔滨女子监狱,新建女子监狱,挂牌蓝盾服装厂)联系资料(区号: 451)

2004-01-01: 冰天雪地里的毒打──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暴行
【明慧网2004年1月1日】2003年11月26日这一天,被黑龙江女子监狱劫持的大法弟子采用集体炼功的形式证实大法,抵制迫害,恶警们恼羞成怒,对全体大法弟子开始了疯狂而持续的又一轮迫害。
恶警先是对大法弟子大打出手,然后一拥而上,将大法弟子往外拖。其中,四大队被劫持的大法弟子被连拖带拽地拖至女监区院内大墙与男监区大墙之间的过道处,从早晨八点开始在外面冰天雪地里冻着,一直到下午四点多天快黑了才被拽回去。从此每天挨冻,有时中午给几个冷馒头,不让喝水,有时什么也不给吃。在四大队被劫持的大法弟子被野蛮地殴打和往外拖拽过程中,三大队和七大队被劫持的大法弟子纷纷谴责恶警,高喊:“不许打人!不许迫害大法弟子!” 其他队被劫持的大法弟子也都高喊声援。期间,三大队和七大队被劫持的大法弟子也同时都遭到了疯狂的迫害。

每天挨冻的大法弟子还遭受冻、饿之外的野蛮殴打:许多警察手里拿着电棍,另一些警察和刑事犯一起手拿竹条和木板。他们把竹条和木板往大法弟子已经冻僵的脸上、身上抽、砍,直至抽出血印、出血为止,伤口就这么在寒风中冻着。有的从后面揪住大法弟子的头发,把大法弟子的脸往雪地里扎。整个过程中,监狱的防暴队一直跟着,它们也用竹条和木板打学员。经过这一天的冻、饿加殴打,许多大法弟子的腿都冻坏了,有的腿上身上青一块紫一块;有的身上脸上淤血,肿胀,呈黑紫色。每天四点多回来时没有几个人是正常走回来的,有的被刑事犯架着拖回来。几天后,许多大法弟子一步也不能走了,恶警就用尼龙丝袋子把她们兜回来。这期间,一位大法弟子在被往外拖时,因为不穿囚服,到外面连棉袄也被扒去了,穿着薄薄的单衣在冰天雪地里冻着,被大法弟子亲眼目睹就有两次,到底冻了多长时间还不知道。11月28日,四大队有几名大法弟子被关进小号迫害,有的被关进存放衣服的便衣库(存放衣服的冷房子)挨冻。

三大队的大法弟子被强行冻、饿期间,监区长杨华用穿着高跟鞋的脚往大法弟子已经冻僵的脚上用力乱踩,嘴里还不停地辱骂。七大队的大法弟子由于不承认自己是罪犯,拒绝戴象征罪犯身份的名签,每人的肩头衣服上被缝上一块红布。又因为她们点名时不下蹲,因此被罚站,后来还遭受过其它形式的迫害。直到12月中旬,除了九监区(打包车间)和二监区之外,其他所有女队的大法弟子都遭受着各种酷刑迫害。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