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9-21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佳木斯市 >> 许香华(许祥华)(徐祥华)(许翔华), 女, 33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伊春市南岔区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4-01-31
案例分类: 劳教  拘留/绑架  毒打/体罚  受迫害程度:酷刑
家庭成员: 儿女: 许祥华的女儿
夫妻/父母: 许香华(许祥华)(徐祥华)(许翔华)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1-08-27:  黑龙江省双鸭山市刘翠云遭受的酷刑折磨
一天下午两点左右,恶警穆振娟无理迫害在车间做奴工的法轮功学员,挨个点名,出来站排,并且一个个的问,是不是劳教学员,如果不说就往出拽,共有十六个法轮功学员被拽出来,有李贵琴,陈秀玲、许向华、王鹤、陈平、李贵莲、张凤枝、韩贵莲、唐凤坤和我。我们被绑架到二楼,一帮男恶警用电棍电我们,并拳打脚踢,逼迫法轮功学员往墙上贴诽谤法轮大法创始人和诽谤法轮大法的贴纸,不贴就被打、电棍电。恶警李铁军把李贵琴门牙踢掉了,流了一堆血。李铁军用脚踢我后背、后脑勺,踢得我头晕眼花,迷糊恶心,又把我铐在铁床上。他们把这些法轮功学员铐在空床上,各种姿势都有,有坐着的、站着的、还有躺在地上的。如果有人一动床,所有的人也跟着动。穆振娟用电棍电许向华的嘴。恶警穆振娟等不让我们睡觉,坐小板凳,两只脚并拢,不许自由活动,从早八点至晚十点多,我们就这样被折磨。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27/黑龙江省双鸭山市刘翠云遭受的酷刑折磨-245947.html

2011-05-04: 佳木斯市许祥华女士的自述
按:佳木斯市法轮功学员许祥华,在修炼法轮功之前,曾经身患多种疾病:浑身酸痛肌肉麻木疼痛症、怕雨淋无药可救的怪病与心脏病,修炼法轮大法后得到了康复。她的丈夫经常与她发生家庭暴力,徐学了法轮功后,心性提高了,心态祥和了,随之家庭矛盾消失了,家庭变得和睦了。

自一九九九年,中共邪党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许祥华曾被三次绑架到看守所,一次非法劳教。她遭受了毒打、上大背铐、电棍电、坐铁椅子、暴晒等酷刑折磨。她的丈夫承受不了这巨大的压力,离家出走;女儿被迫辍学,家庭的变故在她幼小的心灵造成难以磨灭的阴影。直到现在,女儿每当听到警车鸣叫声,都恐惧不已。

以下是许祥华的自述:

一、修炼法轮大法,顽疾消除,家庭和睦

我叫许祥华,我曾有一个不幸的家庭,丈夫不务正业,品行低劣。对我举手便打,张嘴就骂,几乎每天我们都是在争吵与暴力的打骂中度过,家里大部份东西都被他砸光了。实在气不过时,我就与他对打对骂。有一次,丈夫竟然拿着一把铁钳子,把我的头砸一条大口子,鲜血直流。我脸上的几处伤疤,也是被丈夫用盘子饭碗砸伤留下的。他曾经不顺心的时候,把自己的女儿打得昏死过去。我们母女俩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战战兢兢的活着。

由于长期生活在这种环境中,自己的身体越来越不好,浑身酸痛,肢体麻木,我用手捏胳膊,都没有感觉,肌肉好象没有了神经。这更加让我痛苦不堪。我还患有心脏病。到了夏季,我最怕下雨,因为雨水淋在我身体裸露的皮肤上就会起红点,痛痒难耐,我四处求医,没有哪个大夫能说清我得的是什么病,而且任何药物对这种怪病都不起作用。精神和肉体上的双重折磨与伤害,弄得我心力交瘁、举步维艰。女儿是我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希望,否则我不知道活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意义?

不幸中的万幸,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了,法轮大法让我明白了我与丈夫之间的因缘关系。“真善忍”让我学会了忍让,我变得平和善良。丈夫每次心不顺打骂我,我都能严格按照法轮大法的要求,守住心性,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因此家里的日子真的平静了许多。不知不觉中我浑身酸痛肌肉麻木疼痛症消失了,怕雨淋无药可救的怪病与心脏病也都痊愈了。

发生在我身上的诸多变化,让我丈夫也不得不对法轮大法刮目相看,佩服得无话可说,他的日常行为也有所收敛,打我的次数越来越少,让我看到了生活的希望,我相信通过我的修炼做好人用我的善行感化丈夫,丈夫也一定会慢慢变好的。

二、去串门遭绑架

可是好景不长,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政治流氓集团以莫须有罪名发动了对法轮功修炼者前所未有的残酷迫害。我也未能幸免。

二零零零年,中国传统新年的前四天,我去一位法轮功学员邹彩荣家串门,我们被先锋居委会韩主任诬告中山派出所。中山派出所出来了几个警察让我跟他们走一趟。我当时想:我没犯法做好人有什么错,去就去吧。

到了派出所,他们让我在拘留票上签字,说:七天就让我回来。结果中山派出所,把我非法关押在佳市看守所,迫害了八十九天才放我回家。

三、遭南卫派出所警察酷刑折磨

二零零二年九月份,我下班刚到家,佳木斯市南卫派出所警察到我家诱骗我丈夫说:“只要你把家里的法轮功书交出来,我们以后就不找她了”。丈夫趁我想要走脱的空隙,违心的交出两本法轮功书。

然而这些警察并没有放过我,强行把我绑架到派出所。四个警察(记不清他们的名字),拽着我的头发、胳膊往铁椅子上按,企图把我铐在铁椅子上,我坚决不从,拼命反抗。四个警察累得满头大汗,却怎么也拽不动我,最后铁椅子被折腾得变了形。

当天他们把我劫持到看守所,我又一次失去了人身自由。十五天后我被非法劳教,在劳教所体检时,大夫说我有心脏病,不能收留,又把我返回到南卫派出所,我被家人接回家。

四、遭安庆派出所的警察毒打

二零零三年正月十六,安庆派出所的警察去我家,他们用卑鄙的手段骗我女儿说出我的工作单位(进口汽车修配厂),他们找到我,让我跟他们去派出所,我误以为我的丈夫又出了什么事,就跟他们去了。

到了派出所我才明白,这些警察是在骗我,他们说在我家发现了法轮功真相光碟和真相资料。他们让我在二楼等着。我想不应该消极等着迫害,我环顾四周没人,窗户上也没有铁栏杆。我走到窗前,看到有一根从楼上垂掉下来的电线。我没有多想,毫不犹豫的爬到窗外拽着电线,不知怎么的就到了地面。

当我走到百隆商场时,后面上来几辆警车和多名警察把我团团围住,他们连踢带打把我拖回派出所。其中一个警察狠狠打了我一个耳光,随后这个警察莫名地犯了心脏病,浑身不停的颤动,无力地坐在椅子上动弹不了了。我就给他讲法轮功真相,告诉他:“我们修炼法轮大法做好人,没有错,你们这样迫害我,给我的家庭带来多大的损失与伤害呀,你也有家,有孩子,换位思考,如果迫害的是你,你怎么办呢?迫害好人是有罪的,善恶真的有报啊!再说生气对你身体也不好,你看你这不是犯病了吗?”

我的善心打动了他,他说话的语气温和了,反问我:“你怎么不早说呢?”我说:“以前也没有机会说话呀。”这个警察再不迫害我了,还去给我买了很多吃的东西,我没有吃,可我为这个警察明白了真相,生命有了得救的机会而感到欣慰。

五、遭恶警李秀锦,张某某上背铐

第二天,安庆派出所把我劫持到看守所,迫害了四十多天后,我被非法劳教二年半。

在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的第一天,犹大们让我“转化”,往我脑子里灌输她们邪悟的那一套理论。我不为她们所动,告诉她们“转化”是错的,这么好的法,这么好的师父,我们怎么能“转化”呢?我们本来就是在做好人,往哪转啊?我给她们法轮功经文,她们都哭了,再也不“转化”我了。

劳教所恶警李秀锦,张某某看“转化”不了我,给我上背铐铐在铁床沿上,我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我被迫害得犯了心脏病,脸色苍白,呼吸困难。警察才把我放了下来。有个刑事犯拿了几张白纸,让我在上面签个名。我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也不知道什么叫“五书”,心想不就签个名吗,我在两张纸上签了名。后来,我才知道她们拿着这几张签了名的白纸,暗地往上填写“转化”的内容,她们的骗术极为无耻。

'酷刑演示:大背铐'
酷刑演示:大背铐 '酷刑演示:大背铐'
酷刑演示:大背铐

六、电棍电、暴晒

有一次,恶警王铁军因法轮功学员高翠兰不写“周纪实”,对她大打出手,我上前制止,王铁军回手一拳打在我的鼻梁上,鲜血止不住的往下淌,我满身是血渍。

七中队队长慕振娟让我骂法轮功创始人,我坚决不骂。慕振娟气急败坏地用电棍电我的左脸,我的左脸都被电糊了,然后又电我的心脏部位,我一下昏倒在暖气旁。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我正告慕振娟,我要告你滥用酷刑,我要上诉。慕振娟嚣张地说:“你愿意哪告哪告”。后来,我找到大队长王新,我说我要告慕振娟、何强(背后唆使者)迫害我的违法行为。王新说:“我不管,你愿意告你就告。”我写好了起诉书,交给了驻所检察室一个姓白的女官员。在以后的日子里,慕振娟很长时间不敢和我的眼神对视。大队长王新看见我,绕着弯走。从某个角度讲,这一正义之举有力的震慑了邪恶。

因为我的身体被迫害得很虚弱,一直在屋里呆着,七中队恶警孙丽敏看着来气,唆使刑事犯把我背到操场,在烈日下暴晒长达两个多小时。

七、骨肉分离、家庭破碎

中共邪党一次又一次的迫害我,使我的丈夫看不到生活的希望。他承受不了这重创,绝望中卖光了家中所有值钱的东西,抛下女儿,离家出走了。后来门锁被撬,剩下的东西被拾荒者全部拿走,这些是我回家后得知的。

在中共的迫害下我的女儿承受了太多的苦难,十二岁被迫辍学,无人照顾,无法生存,被人送进福利院。福利院不愿长留,又被人送到民政局。民政局不管,后辗转被送到亲戚姥姥家。由于种种原因,最终哪里也容不下这个可怜的孩子。女儿无路可走,只好找派出所,派出所给我女儿拿了两百元钱,强行把她送到我妹妹家。

动荡不安的生活,我的多次被迫害,给女儿的心灵留下了太深的阴影,至今无法抹去,每当外面警车鸣叫,女儿都会不由自主的双腿打颤,心跳加快。

两年以后我从劳教所回来,站在家门口,看着这个所谓的家:四壁空空,雨打房屋,水流如注,满目凄凉,家庭破碎。

借此机会,我想劝告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你们现在最应该思考的问题:就是如何对自己的生命负责!怎样弥补你们迫害法轮功学员所造下的罪业!如果你们想有一个美好的未来,那你们就从现在开始善待大法!善待法轮功学员,认同法轮大法好!机会不是永远都有,千万不要再听信中共的邪恶摆布,千万不要再迫害法轮功学员,千万不要一错再错!

我相信良知会唤醒你们,神也在看着你们何去何从,一定要三思而后行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4/佳木斯市许祥华女士的自述-240063.html


2010-09-12: 佳木斯市恶警徐永利犯罪事实
......
(2)二零零零年二月的一天晚上,法轮功学员许祥华到邹彩荣家做客,被中山派出所警察绑架,在派出所关了一宿,第二天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看守所。许祥华丈夫智力不是很健全,平时全靠许祥华来照顾他与不满九岁的女儿。此期间无人照料孩子,给孩子造成很大的伤害,她被非法关押七十多天回家后,家里一片狼藉。

二零零二年许祥华又被绑架、非法劳教三年,这次其丈夫受到的打击很大,从此下落不明,当时她女儿只是小学三年级的学生,因此被迫辍学,去农村与年迈的姥姥相依为命。就这样一家人被迫害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直到现在八年过去了,她丈夫活不见踪影,死不见尸体。

这个人间悲剧,就是在恶党打手徐永利等流氓生生制造的。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12/229536.html

2006-02-11: 2004年2月20日下午1点多钟,我们正在车间劳动,突然被七中队的队长慕振娟喊出来,问我是不是劳教人员,我说“不是。”接着又喊出16名学员连同我和李桂芹共18名拽到教室,强行按坐在地上,并且拿出了许多手铐。突然间又来了5、6名男干警,手拿电棍,气势汹汹,慕振娟指着李桂芹说“就是她带的头,如果没有她,我们中队就没事。”于是男干警就拽李桂芹开始打她。这时我们很多人都喊“不许打人”,这些男干警就开始打我们。

我被打倒在地上起不来了,接着又被拖到库房中上“大背铐”。慕振娟指着我对男干警说,“就她最X,不喊口号。”于是男干警就用电棍电我两肋、左右脸、耳朵、身上直到电棍不好使才住手,接着又开始打我踢我,直到打的我心脏病犯了,接着又把我喊到教室,让我念骂人的大字块,不念就电。

我的腿被电青了一大块,近两个月才好,胳膊至今隐隐作痛。张桂艳的脸也被踢青了,半个多月才好;许详华心脏病发作晕了过去,但仍被上了大背铐,嘴被打肿近半个月才好;张青姣被铐的胳膊抬不起来;李桂芹门牙被打掉两颗,满脸是血,吃东西很困难,身体极度虚弱,走路必须别人扶着;陈秀玲因不按照她们的要求做被铐了五天四夜不让睡觉。我们每天早上6点坐小凳到晚9点才能睡觉,这期间我们从身体到精神都承受着很大的痛苦。男干警每天拿电棍逼着我们背警训,严管了6天,过后又给我加期8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2/11/120547.html

2005-08-01: 大法弟子许翔华因不写作业,被队长郭钦辉拽着头发往墙上、床上反复的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1/107483.html

2005-06-26: 大法弟子许翔华已被迫害出现严重的心脏病状态,走路需要人扶着,严重时脸不能洗,生活难以自理,劳教所仍不放人。5月12日,由于许翔华看经文,坐班的刑事犯发现后,扑倒在许翔华身上,致使许翔华病情加重,恶警高杰还破口大骂,流氓语言一套一套的,非常下流。

大法弟子李淑梅由于不签包保协议、不参加奴役劳动,多次遭到恶警各种形式的迫害,被打得已不能自理,走路需要搀扶,阴道长期流血。

大法弟子闫喜华3月3日声明被强迫摁的手印所谓“包教协议”声明作废。恶警郭兴辉便破口大骂闫喜华,并把50多岁的闫叫到办公室,用电棍打她,一直把她打倒在地,郭兴辉自己累得筋疲力尽为止,使闫多处受伤。

三江农场的大法弟子孟宪杰已年近60岁了,三江农场竟以“觉得她在当地不安全”而把她绑架到劳教所,孟宪杰一直在抗议迫害,劳教所不让她的家人接见,去年冬天连棉衣都不让送。孟只好穿别人的衣服过冬,今年孟宪杰的女儿和妹妹从北京来见孟宪杰,恶警张晓丹非让骂师父,不然就不让见,由于孟的女儿和妹妹说我们不会骂人,亲人有信仰,不能伤害亲人,恶警张晓丹等就不让接见,孟宪杰心脏病发作倒在地上,并从此绝食抗议,恶警张晓丹和刘亚东每天以灌食的方式对孟宪杰进行迫害。

大法弟子王玉红被佳木斯劳教所多次长时间上大背铐的酷刑,目前一只手已残,而劳教所至今不放人。

大法弟子佟丽被恶警上大背铐,被迫害致不能行走,劳教所不但不放人,还以种种借口给她加期迫害。

大法弟子李桂芹不写“周纪实”,被恶警打掉两颗门牙,身体多处酷刑留下的伤,生活不能自理,劳教所不但不放人,还一再给她加期。

佳木斯市劳教所恶警一直追随江氏集团疯狂迫害大法弟子,一些恶警纷纷遭报,不是出现病态,就是她们之间矛盾重重,可她们还在大叫着:我不怕下地狱,我就是恶警等等。主要迫害大法弟子的有管理科科长何强、大队长王欣、恶警慕振娟、于文斌、刘亚东、高杰、蒋佳南、李秀锦、洪伟、高晓华、张艳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6/26/104756.html

2005-05-05: 【明慧网2005年5月5日】截止到2005年4月末,仍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劳教所的大法弟子名单如下:

男学员名单:
姓 名  年 龄   家庭住址所在地
张国海 30多岁   佳木斯市佳铁车务段
郭树德 近50岁   佳木斯市造纸厂
付裕  30多岁   佳木斯市
刘孝斌 51岁    佳木斯市造纸厂
鞠再斌 30岁左右  佳木斯市发电厂
刘新宇 20多岁   佳木斯市
李长华 30多岁   佳木斯市
吴春利 43岁    佳木斯市桦川县江川农场
宁喜文 50岁左右  佳木斯市汤原县
刘延常 41岁    佳木斯市所属同江市

女学员名单(总计48人)
八中队(21人):
姓 名 出生年月  文化程度  家庭住址所在地
王玉洪  1969     初中   佳木斯市前進区26委8组    
张令德  1938     初中   佳木斯市郊区
张小更  1966年4月  大专   佳木斯市糖厂
张玉芳  1953年11月 无    佳木斯市郊区敖其镇
苏艳华  1950年2月  小学   佳木斯市郊区江口办事处(电话0454-8813952)
佟 丽  1960年6月  大专   佳木斯市向阳区2─4(电话0454-8586808)
高成女  1977年    高中   佳木斯市郊区松江乡模范村
李桂芹  1956年10月 高中   佳木斯市肉联厂
吕忠凤  1960年3月  小学   佳木斯市向阳区
谢学甫  1948年    初中   佳木斯市所属富锦市西安镇
曹秀霞  1961年    初中   佳木斯市前進区13委
闫喜华  1951     中师   双鸭山市尖山区85─10
费金荣  1950年9月  大专   双鸭山市审计局家属楼(电话0469-4232091)
孟宪杰  1948年    初中   建三江前進农场
赵秀云  1963     小学   鹤岗市向阳区
宋会兰  1952年4月  无    鹤岗市新华农场
李素梅  1970年11月 高中   鹤岗市南山区
高翠兰  1965年    初中   鹤岗市东山区44委
张春芝  1966年    高中   鹤岗市新华镇1委1组
邓春霞  1969年    初中   江滨农场十三队
许翔华  1972年    初中   伊春市南岔区

七中队(27人)
佳木斯市(9人):郑广珍、齐秀兰、代丽霞、赵丽霞、陈秀玲、王淑荣、李秀云、马晓华、孟凡丽。
双鸭山市(11人):李春青、王秀云、刘红、陈平、张丽艳、王鹤、杨靖华、张文英、张丽、孙淑芝。
鹤岗市(4人):韩红、韩桂霞、樊晓华、刘凤芹。
吕德梅(佳木斯市汤原县)、吕亚丽(佳木斯市郊区江口)赵玉花(建三江管局)。

2005-04-22: 恶警慕振娟将我们大法弟子18人,召集上楼,说开什么座谈会,在三楼学习室。那是2004年3月7日,是迫害大法弟子最严重的日子,慕振娟叫来男恶警姓杨××三个黑心恶警,不容分说劈头盖脑对准大法弟子,用黑色胶皮棍子打,用脚踢,一个一个的拖到另外一间屋子强行铐到铁床上、椅子上,继续毒打,许香华被打昏,恶警把他摆在地上。李贵芹前门牙当时被恶警踢掉,血流不止。许香华被打得鼻口出血,血在地上一片,恶警扒下许香华的上衣擦地上的血,衣服全部湿透了,地上的血还没擦干净。李贵芹出血出的也很多,两大卷纸都用光了,可血还是在流,满屋地上,学员的身上都是血,两名恶警一边走一边哈哈大笑说:“打得他们满地找牙”,紧接着迫害,写上骂大法和师父的话让学员念,学员不念,他们就用电棍电学员,折磨大法弟子一个星期,五天五夜不让陈秀玲睡觉。

2004-11-27: 2004年2月20日下午1点多钟,我们正在车间劳动,突然被七中队的队长慕振娟把我喊来,问我是不是劳教学员,我说不是。接着慕振娟又喊出16名连同我和李桂芹共18名来到教室强按坐在地上,并且拿了许多手铐,突然间又来了5、6名男干警,手拿电棍,气势汹汹。慕振娟指着李桂芹说,就是她带的头,如果没有她我们中队就没事。于是男干警就开始拽她打她。这时我们很多人都喊“不许打人!”于是很多男干警就开始打我们,李桂芹当时门牙就打掉了两颗,满脸是血。我也被打倒在地起不来了,接着又被拖到库房上大背铐。慕振娟指着我对男干警说:她最艮,不喊口号。于是男干警就用电棍电我两腿,左脸右脸耳朵身上直到电棍不好使才住手,紧接着又开始打我踢我,直到打得我心脏病犯了。接着又把我喊到教室,让我念已经准备好的骂人的大字块,不念就电。

在这期间,许祥华心脏病发作,晕了过去,但仍然被大背铐;我的腿被电的青了一大片,近两个月才好,胳膊至今隐隐做痛;张桂艳的脸也踢青了,半个多月才好;许祥华被打得至今心脏病很严重,嘴被打肿了近半个月才好;张清姣的胳膊被铐得至今抬不起来;李桂芹门牙打掉了,吃东西很困难,身体极度虚弱,至今得让人扶着走;陈秀玲因不按她们的要求做,被铐了五天四夜不让睡觉。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1/27/90116.html

2004-06-28: 2004年2月1日,中午刚吃过饭,佳木斯劳教所队长穆振娟领着九队的刘亚冬等几名警察气势汹汹的来到车间,進屋就把大法弟子高翠兰叫到前面,然后叫大法弟子徐祥华过来,穆振娟问:“你是不是劳教学员?”徐祥华想了一会说:“因为我没有犯法,我不承认是劳教学员。”警察就让她上墙边站着体罚,然后又叫了十六七个法轮功学员,一齐带上三楼教室,逼她们坐在冰凉的地砖上,其中还有67岁的老太太。

这时大法弟子李桂芹被推進来了,又来了几个男干警,手里拿着电棍,对她们边说边骂,污言秽语难以启齿。然后队长穆振娟领着一个叫王铁军的干警指着李桂芹说:“就是她领头的!”那个干警上去对李桂芹一顿拳打脚踢。大法弟子张桂燕站起来说:“不许打人!”没等她说完,几个恶警就把张桂燕连打带踢的拖進了库房,反背铐在铁床上。这时,穆又指着高翠兰说:“使劲收拾她!”王铁军又去对高翠兰连踢带打,向她头上踢去。徐祥华在一边把高翠兰的头用手挡住,恶警上去一拳打在徐祥华的鼻子和嘴部,顿时鲜血从嘴鼻同出,几个人把她拖到库房,反背铐在铁床上。

由于出血太多,心脏受到刺激,徐祥华不知什么时候晕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她发现自己躺在冰凉的地砖上,听身边的人说晕过去之后医生来了,说心还跳,没事,就又给铐上了。这时她什么都不知道了,身上脸上都是血。然后恶警让她坐在小凳上,她和穆振娟说:“我学了法轮功,得到了身体的健康,原来我身体不好,多病,每天家务活都干不了,家里还有70多岁的老人。由于这样丈夫对我失去了信心,越是这样心情越不好,还爱发脾气,通过学了法轮功之后,理解了丈夫,身体也好了,很多生活中的苦恼都通过学了法轮功而解开了。”可是穆振娟根本不听大法弟子讲真象,又把她带到教室逼她骂自己的师父,徐祥华不骂,穆就用电棍电她的脸、她的身体,使她心脏病又发作了,已经站不住了,恶警才让她坐小凳铐在暖气边。

2004-05-17: 他们疯狂的拷打张桂艳、王鹤的头部;高翠兰的鼻子被打出血;许祥华被电、被打,犯了心脏病。

他们连五六十岁的老太太也不放过,其中65岁的电业局干部肖景芝,和58岁患小脑萎缩、心脏病的唐凤坤也挨了毒打。这次毒打,劳教所的恶警把18名大法弟子打得犯心脏病、高血压、鼻青脸肿,都被不同程度的打成内伤。打完后,他们又把学员铐在仓库里的床架上,还使劲提铐子,强迫学员坐了五天小凳。更惨无人道的是,恶警杨建涛五天四夜不让50多岁的大法学员陈秀玲睡觉。这五天,陈秀玲白天和大家一起坐小凳,晚上被铐在库房里,让值班的恶警和坐班的犯人面对面地看着,不让她闭眼。五天下来,陈秀玲被熬得瘦了一圈。恶警杨建涛还讥笑她。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3/16/70094.html

2004-01-30: 2003年4月2日,劳教所恶警为强迫她转化,把她大背铐在铁床楞上,坐在地砖上,不让上厕所一整天。后来又因为徐祥华在强制的所谓“作业”上写了大法好,恶警又对她一阵毒打,又把她大背铐在铁床楞上,坐在地砖上,直到达到它们的目的。徐祥华非常难过,晚上没有吃饭,教导员于某问她,她已经说不出话来,恶警就把她打得抽了过去,还踢她,说是装的。

佳木斯市联系资料(区号: 454)

2019-09-04:
佳木斯市郊区政法委:
电话:0454-8560913
书记曲松涛13836668899
办公室主任徐某13836642816
赵野13803658848

佳木斯市郊区公安分局:
地址:友谊路中段,邮编154000
局长李德才138454582219
副局长李爱国4546166778、18724232222
副局长关福才15804542229、18645451599
安凤君13803656789
国保大队:
电话:4548663168
大队长张伟明138454506833、18645451735
李洪刚13945423333
于海洋18945601698
李艳春18945603562
李强18945601989、13359500109
李岩13303680600、13555588001
吴彬13946472555
张佳13504547859
隋云15244795999、18645451302
李岩13555588001、18645451328
刘显峰 8869696、15246463158、18645451303
范建伟 8575700、13304541888、18645451304、13836661000
闫力学 8596507、13903684466、18645451305
关福才 8583549、6112216、15804542229、18645451599
张佳慧 13903668530、18645451530
李文琦 13945477551、18645451326
孙健杰 13845454501、18645451456
廉景福 13069936200、18645451462
张彤华 13303689858、18645451558
刘彦海 13339444833、18645451736
于晓军 13945463678、18645451727
刘三元 13845418278、18645451323
郭春海 13945480799、18645451731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