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11-29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辽宁 >> 本溪 本溪县(本溪满族自治县) >> 信淑华(新淑华), 女, 58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辽宁本溪彩屯
个人近况:
报告人职业: 0
立案日期: 2004-01-24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4-09-16: 在辽宁省马三家遭迫害的点滴回忆

我是二零零八年,北京奥运会那年被绑架到沈阳马三家迫害,非法关押了两年,期间认识辽宁大法弟子信淑华(二零零八年时候,大约六十岁左右)。她告诉我,从一九九九年之后,她被非法关押迫害了三次。每一次都关小号,大约是二零零三年,第二次被迫害的时候,恶警经常威胁法轮功学员“送苏家屯”,有一次,要在夜里送她去,活摘心脏,因为车坏了,没有去成。“送苏家屯”当时是经常的口头语。

在二零零九年,信淑华,再次被关进小号迫害。给她上刑的恶警以为她已经晕过去了,就在那里聊天,说马三家的饮食(窝头和菜汤)经常被放进去一种药(俗称:废功一号),破坏人的神经中枢,致命或者变成精神痴呆,少量食用会让人记忆减退。

我自己有一次被他们注射了一种针剂,回来后经常心悸,过去的事情也出现想不起来,比如我经常使用的一种办公软件,无法想起来名称,过去经常使用的号码数字都不记得了。

马三家那里的食物,比如窝头,经常会吃起来发苦的,颜色也经常不对劲。有时候是巧克力的颜色,有时候是灰色,有时候是暗暗的褐色。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9/16/二零一四年九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297794.html

2011-11-01: 辽宁本溪彩屯法轮功学员王莉、信淑华等三人被工人派出所绑架

二零一一年十月三十日下午四时左右,王莉、信淑华及一位未知姓名的法轮功学员在张贴真相资料时被工人派出所警察绑架,恶警后非法抄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1/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48583.html

2011-02-10: 辽宁马三家劳教所的罪恶
......
本溪的法轮功学员信淑华,在二零零八年六月中旬绝食反迫害,被恶警恶毒灌食,灌的其实是缝纫机油、灌损害神经系统的药物,灌食过后就上大挂,進行酷刑折磨。
她俩都是快六十岁的人,劳教所就是这样惨无人道的迫害她们。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2/10/辽宁马三家劳教所的罪恶-236112.html

2010-12-12:辽宁马三家教养院黑幕曝光续篇
.......
酷刑下,信淑华露出白花花的骨头和筋

信淑华,女,五十九岁。辽宁省本溪市人,她在零四年被该教养院迫害。她拒绝转化,被恶警关在一个厕所里,当时是零五年十二月至零六年一月,恶警把她的衣服全部扒光,一丝不挂的把她铐在暖气管上,把厕所的窗户打开,冻她两个月时间。每顿饭只给她一个窝头和几根咸菜条。这样送了几天饭,恶警又变换花招,绑架信淑华下楼去饭厅吃饭,给信套上外衣,双手双脚都用铁铐铐着,每天从楼上拖到楼下,去时要拽脚镣,面朝上拽着脚脖子。每过一个台阶都“当当”的响,她的整个后背后脑杓被拖的血肉模糊。楼梯上和去食堂的路上全是血,回来的时候要拽她的手铐,全身趴着拽回去。这时她的身体磨的都没有皮了,白花花的骨头和筋都露在外面,就这样每天拽三次。信淑华的全身没有一块完好的皮肤,去食堂还有三百米的沙石路面,石子上都是她的鲜血和烂肉。她就是在这样的惨无人道的迫害中浑身多次致残的。恶警们的行为非常隐蔽,拽拖信淑华时走一个秘密通道。参与的恶警有,李明东、郝立新、任怀平。

二零零九年,张国玲、腾志云、信淑华与法轮功学员赵淑智、刘磊、宗淑娟等拒绝奴役、绝食抗议。恶警尤然(大队长)、杨建(所长)、政委王乃民、队长王萍、所长周琴他们就给十多名法轮功学员上大挂,把她们都挂的眼看没气了就放下来,然后再上大挂,折磨的她们血肉模糊,杨建、王乃民和周琴还说再狠点,最后把这十多人全部致残。赵淑智头骨都被打塌了,致使脑中长瘤。信淑华的手指筋长在皮肤外面,不能伸直了,而且神经全部失去知觉。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12/辽宁马三家教养院黑幕曝光续篇-233550.html

2010-04-24: 曝光马三家劳教所05年至06年的恶人恶行
辽宁省沈阳市马三家劳动教养院的恶人恶行,充份体现出中共恶党的邪恶本质。我曾经当着二十多人的面质问过教养院的副所长说:电视中刚讲过“警察打人是犯法的”,我看见你们教养院的警察怎么随便打人啥事也没有,不追查责任,逍遥法外,你们有甚么特权吗?是不是有后台支持你们这样干的,他笑着点头默认。有个副大队长说了句实话,“你认为你是谁啊,谁管你们的死活”。他们是直接执行中共恶党的旨意,在对法轮功上是“政治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警察明目张胆地说打死了算自杀。
下面就是马三家劳动教养院2005年-2006年的部份恶人恶行。

5月8日,恶警刘勇无故往信淑华、陈桂兰、邱丽、孙淑香身上乱踹。他们是张嘴就骂,举手就打。打骂大法弟子成了家常便饭。恶警王院长、张书记还大力支持、添油加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4/24/222123.html

2009-12-22: 马三家劳教所恶警:把你的心脏捐出来

辽宁省本溪市大法弟子信淑华,三次被非法关押在沈阳马三家劳教所。在二零零四年末—二零零七年初第二次被非法劳教期间,她几乎是被恶警们折磨、殴打了三年。有一次,恶警对她说:你不是修善吗?把你的心脏捐出来,挽救别人。信淑华说:我还要活着修炼。恶警们就说:由不得你,把你送医院去。

恶警当时就给沈阳某医院打电话,叫医院来接人。医院的人说晚上九点来车接人,结果没来。第二天,恶警又打电话给医院。医院说下午来,又没来。第三天,恶警又等了一天,还是没来,就这样没送成,不了了之了。

另外有一次,信淑华被吊得舌头都伸出来了,吐着白沫子,放下来后,又活过来了。信叔华曾被打得牙齿掉了、尾骨被恶警踢骨折了。在沈阳寒冷的冬天里,她被剥光衣服,只穿一条内裤,在操场上被好几个人拖着走,皮肤都拖破了。

大法弟子信叔华,女,五十八岁,二零零三年末因讲法轮功真相,被绑架劳教迫害,在沈阳马三家劳教所遭受三年残酷迫害。因她不放弃信仰、不“转化”、不干活,并绝食反迫害,恶警曾多次用电棍电她,最后电棍都不起作用了,就给她上“大挂”,上“死人床” 抻她,把她关在黑屋内,站,站不起来、蹲,蹲不下去。恶警还用铁撑子把她的嘴撑开灌毒药,把她的下巴撑脱臼4次;给她打毒针,让她坐老虎凳;冬天把她衣服扒光了,送水房里冻20多天;还让她光着脚在雪地里站着,一站就是多少小时;用脚踢她阴部;不让睡觉,白天晚上轮番折磨她。信淑华一直这样被恶警使尽各种手段迫害着:小号、老虎凳、大挂、电刑、踢、打、煽、吊等。

信淑华二零零七年一月份被释放回家,2008年3月上旬又被绑架,非法劳教两年,现仍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劳教所。二零零八年六月初,信淑华被恶警用抻床抻了6天。在她被上抻床期间,恶警每天晚上都要给她灌毒药、打毒针。每次毒药灌下去、毒针打下去之后,她都会被折磨的吐血,人瘦得皮包骨。

零九年七月三十日晚八时五十分左右,“坐班”(监视分队牢房人员的普教)看到信淑华炼功,报告给了值班的王燕萍。王燕萍叫“四防”把她拖出去,她大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我归法轮大法管,不归邪党管。”信淑华被拖到行李房那边,两腿被绑着,两手分别铐在暖气管上,不让上厕所,不给饭吃,给她灌药,把她绑在死人床上,用手铐刨她的全身,尤其膝盖,她的脚踝骨,大腿内侧都青一块,紫一块。然后恶警用开口器将她的嘴撑开,第二天又折磨了六、七个小时。这次参与迫害信淑华的恶警是:王燕萍、尤岩、孙彬、项柏风、项奎丽、孙美等人。

在近两年的第三次被非法劳教中,信叔华抵制迫害,不干活,不上课,不签考核,被上大挂、灌药、用手铐打。她始终一句话:我归法轮大法管,不归邪党管。

迫害信叔华的恶警有:刘勇、马其山、王艳萍、张卓慧、张宏、张宇、尤岩、翟艳辉、孙美、项柏凤、项奎丽、李明玉、张春光、赵国荣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2/22/214834.html

2009-10-01: 曝光马三家女教所一大队迫害罪行

马三家教养院,也就是马三家劳教所(女所)有三个大队,一、二大队是普教为主的大队,三大队是专门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大队。因为一、 二大队的奴工劳役活儿量大,再加上劳教所出于迫害大法弟子的目地,经常把三大队的大法弟子调下来干活儿,从精神上、肉体上進行双重迫害。这里叙述的是一大 队迫害大法弟子的情况。

......

二 零零八年十月七日、十月八日两天,一大队对一分队,二分队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進行了残酷的迫害,她们雇来了男警打手彭涛、张良等对不签“考核”的大法弟 子王春英(55岁,大连)、齐志红、王俊艳、(40多岁,葫芦岛)、闫俊华(40多岁,抚顺)、张英林(51岁,海城)、仲淑娟(55岁,大连)等人拳打 脚踢、电棍电,同时上大挂(酷刑的一种)平均二十多个小时,凡是在“考核”上不签字的,都被打、被电棍电,她们是:张国珍、(51岁,阜新)、滕世云 (55,鞍山)、林均燕(51岁,大连)、赵淑芹(47岁,北京)张淑霞(北京)、卢林(42岁,四川)、苏南(四川)、张淑丰(山东)、里丽(55岁, 北京)、刘淑芝(60岁,北京)、朱淑兰(58岁,辽阳)、孙小香(58岁,北京)、陈利荣(大连)、刘振玲、侯国宁(58岁,北京)、夏燕、李社莲、张 淑兰等(记得不全)。

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

......

信淑华(58岁,本溪)从零八年三月被非法关押马三家,从来就不干活儿、不签“考核”、不上课。零八年五月十八日绝食五天被李明玉等人强行灌食,灌不明药物,然后上“大挂”,六天六宿后,人瘦得皮包骨,走路需扶着,零九年七月三十日晚八时五十分左右,“坐班”(监视分队牢房人员的普教)看到信淑华炼功,报告给了值班的王燕萍。王燕萍叫“四防”把她拖出去,她大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我归法轮大法管,不归邪党管”。信淑华被拖到行李房那边,两腿被绑着,两手分别铐在暖气管上,不让上厕所,不给饭吃,给她灌药,把她绑在死人床上,用手铐刨她的全身,尤其膝盖,脚踝骨,大腿内侧都青一块,紫一块,然后用开口器将她的嘴撑开,第二天又折磨了六、七个小时。这次参与迫害信淑华的恶警是:王燕萍、尤岩、孙彬、项柏风、项奎丽、孙美等人......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0/1/209385.html

2009-07-29: 我在大连教养院和沈阳教养院女二所遭受的酷刑

我是辽宁省大连大法弟子,一九九六年喜得大法。原来身体是大病没有、小病不断,到医院看病吃药是家常便饭,自从得法后,各种病都没了,直到现在一粒药都没吃过。

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我多次被绑架,两次被非法劳教。在大连教养院、沈阳马三家教养院女二所被残酷迫害,经历了人无法想像的折磨。

在派出所遭背铐

二零零零年,我被恶警绑架到当地派出所,恶警把我双手背铐(一手从肩上往后背,一手从下面往后提,铐在一起),由于我胳膊短身体胖,被四个恶警一起用力才铐上,当时手铐卡進手腕的肉里,恶警还拽着手铐把我提起来再打倒、提起来再打倒,直到我站立不住才松开,当时手肿的像面包一样。恶警在打我的同时,还把大法书拿来让我撕,把师父法像放在我脚下让我让我踩,都没有得逞。恶警又威胁我说,要把我的孩子从学校带来,让他看着我被折磨,从而达到他们的让我放弃信仰的目地。后来在大连看守所,我绝食抗议,恶警将我手脚铐在一起,钉在木板床上灌食,我的食道被捅破,鲜血直流。我始终不屈服,最后被非法送到劳教所劳教两年。

在大连教养院被吊铐折磨

在大连教养院,我和一批拒不妥协的大法弟子,被强制“转化”:弯腰九十度双手抱头一整夜,到第二天又一上午,后来恶警又找来邪悟人员围着我,每天讲他们的歪理。当时我被迫害的满身疥疮、便血四天、发烧四十度,送到医院时,医生说这人已经活不了了。教养院怕担责任,当天给我办了院外就医的手续,中午就让我家人把我接走了。回家后,我通过学法炼功,恢复了健康。

为了不受骚扰,我在外租房子住。后来我去派出所追索被抄家时非法扣押的钱物时,又被派出所绑架送到了教养院。因为我拒绝背“三十条”监规,拒绝戴牌,被关進了小号——铁笼子里迫害。恶警把我的双手拉伸到极限后铐在铁笼子上,因为剧痛,豆粒大的汗珠从我胳膊的皮肤上渗出来,大小便失禁。吊铐三天三夜后,恶警又指使普教(普通教养人员)把我的一条腿绑在栏杆上,另一条腿劈成一字型,踢打下身、用拖布杆捅、绳子打结前后拉、抹辣椒水,往眼睛里抹辣椒,往嘴里抹尿水,并用木板抽打全身。我的脸被打的走形,浑身上下没有一点正常皮肤,全部呈黑紫色,下身被打烂,腿被打瘸,需要双手扶着东西才能行走,过了三个月还不能正常走路。

二零零四年四月,我又被绑架到了大连教养院。因为不背“三十条”,不戴牌,被绑在只有四条窄木板的铁床的四个角上,绑了十八天,后又被罚站每天到下半夜一点,早上五点就起床,强迫超负荷奴役劳动,收工后继续罚站,经常站着站着就睡着了,这时就会被坐班(值班的普犯)猛推一把或被谩骂。直到大连教养院二零零四年十月解体,又被送到沈阳马三家女子教养院女二所。

在马三家劳教所遭野蛮灌食、毒打和吊刑

在女二所,我不背监规、不戴牌、不穿囚服,被关押到严管队。严管队的每间监室关押十名大法弟子,监室的窗户都用报纸糊住,只留几个小洞供恶警在外面窥视大法弟子的一举一动。经常听到走廊上有几个人的跑步声。有一次我打开门,看到四个恶警用女二所特制的有四个把手抬大蒜的大袋子,把大法弟子往外抬。第二天,五六个恶警冲進我们房间,没有任何理由的殴打我和另一名大法弟子,我被打得腰腿受伤倒地不起,恶警叫狱医進来给我检查了一下,确认我起不来了,只能躺着,恶警崔弘还不让躺在床上,只能躺在地上。为了抗议这次非法迫害,我们监室大法弟子集体绝食,开始恶警不理不睬,到了第六天,冲進来十几个恶警,拿着开口器、木棍等强迫吃饭,不吃就被几个恶警打倒在地,骑在身上用开口器迫害,并用木棍往嘴里捅,直到吃饭为止。

二零零五年六月,被关押在严管队的大法弟子集体绝食反迫害,我所在监室的大法弟子集体炼功等。恶警又开始疯狂迫害,先是延迟就寝时间、几天不准洗漱,我找恶警黄海燕讲真相,告诉她我们炼功是正当的,不让我们洗漱是不对的,我个人要绝食抗议。她当时甚么也没说,到了第二天,她把我叫到办公室去,让我把昨天说的再说一遍,我看出了她的企图,就拒绝了。

七月一日,当我绝食到第五天时,几个恶警冲進监室,叫着我的名字,说我“反党”,用手铐把我铐起来,绑架到院里的警车上,送到了女一所。同时送到女一所的还有大法弟子信淑华,一个五十多岁的农村妇女。

女一所是关押普通教养人员的,每队六、七十人,其中关押一个坚定的大法弟子。因我不穿囚服,恶警赵国荣命令四、五个普教按住我,硬往身上套,我的两手经常被拽的抽搐不止。赵国荣叫普教把我铐在窗子上,我喊“法轮大法好”,恶人就在我嘴上缠了好几层胶带。我抵制恶警对我的迫害,赵国荣就命令普教把我在地上拖着走,早上拖到车间,晚上再拖回三楼的监室,上楼梯的时候,恶人拽着我的头发往上拖,头发被拽的一把一把往下掉。由于我拒绝奴役劳动,恶警又把我铐在铁椅子上半个多月,两手抻开只能蹲着,早上六点一直铐到晚上十点收工后。造成我严重脱肛、双腿不能正常行走,被两个普教扶着才能站起来。

在女一所,大法弟子信淑华也因不穿囚服、不奴役劳动被严重迫害。在冬天,有一次我在被押去车间的路上遇到了信淑华,恶警竟然扒光了信淑华的上下衣服,只留一个裤头。在沈阳冬天零下三十度的瑟瑟寒风里,信淑华双手搂着前胸,光着脚,被包夹在普教一列长长的队伍里,到了车间以后,又被捆绑着扔在厕所的水泥地上,恶警还把窗户打开冻她。真是只有人想不到的,没有马三家恶警做不出的流氓行径。

二零零六年七月,我又被送回女二所,因为拒绝奴役劳动,人高马大的男恶警刘勇对我拳打脚踢,专门暴打头部,我被打的鼻口流血、眼冒金星、耳朵轰轰直响,最后失去了意识,后来打多久根本就不知道了,醒来后用手摸到自己的腿竟然不知道摸的是甚么,好长一段时间失去记忆。后来又把我吊在二层床架上,吊的高度使我站不起来又蹲不下,直到半夜十二点以后才被放下,并强迫我回监室。我的脸已经被打的肿胀变形、青一块紫一块,他们叫我回监室的目的,是让同监室的其他人看看我的惨状,杀一儆百,恐吓其他大法弟子参加奴役劳动,当时监室的人看到我的样子都流泪了。第二天早饭后,我经过院子里时,用全力高呼“法轮大法好”、“警察打人、执法犯法”,当时值班警察急忙来制止我。我问她:难道恶警可以把我打成这样,我连喊的权利都没有吗?警察不吱声了。

从二零零六年九月份开始,马三家又开始对六十多名不妥协的大法弟子進行所谓“攻坚”,对大法弟子進行非人的折磨,气氛阴森恐怖,每晚都能听到惨叫声。这次主要是用吊刑,刑具就是利用教养院的上下双层铁床,把人的上身从床头推進去,两手分别捆在上床的两边,再把两条腿绑在一起,斜着固定在下床的铁架子上,这样人的腰直不起来,蹲又蹲不下,整个人的重量全部在两只手腕上,不让吃饭,不让上厕所,整天整夜这样吊着……,我被放下来时,手臂不能动,腰不能直,只能躺在地上。此后的半个月,腰直不起来,只能弯腰九十度手拄着双腿走路。在我劳教期满的最后半个月,因为不服从恶警的要求,又被殴打后吊起来,恶警科长马吉山把我两个胳膊拉直,一只手铐在上床,另一只手上绑上带子拉到极限后绑住,几分钟后就呼吸困难,痛的浑身是汗。

大法弟子沈若琳、刘桂平都被吊刑迫害的胳膊抬不起来手腕严重化脓溃烂。大法弟子邱丽绝食抗议非法关押,从女二所转到女一所加重迫害,恶人对她使用多种酷刑,在她双腿肌肉萎缩不能行走的情况下,恶警让普教每天早上拖着她到车间,收工时再拖回监室。后来又被转回女二所,马吉山又对她上刑迫害,使她长期不能正常行走。

大法弟子信淑华被转回女二所后,被迫害的骨瘦如柴,还被灌了不明药物,必须有两个人搀扶着才能走动。在马三家女二所的院子里天天都能看到被折磨的不能正常行走的大法弟子。

我所经历的只是大连教养院和沈阳教养院女二所对大法弟子的迫害的一部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7/29/205475.html

2009-07-15: 大法弟子信淑华遭马三家女所一大队恶警殴打
辽宁本溪大法弟子信淑华从被非法抓捕在马三家关押至今,一直拒绝戴标志牌、报数、干活,此前受尽了各种酷刑的摧残。

2009 年6月17日,下午出工报数,信淑华被留下,被一大队大队长拉入办公室殴打,参与施暴的有五位:新任大队长王延平(原教育科长,现一大队指导员)、尤然(原二大队分队长,现管教大队长)、张羽(原二大队分队长,现管一大队生产大队长)、孙斌(原二大队大队长,现一大队大队长)、陈秋梅(一大队二分队的带队队长),五人对大法弟子信淑华用穿高跟鞋的脚猛踢猛踹,揪着头发用手打嘴巴子五十多个;手打累了,就用鞋底子抽脸,致使信淑华的脸嘴巴肿变形,腿打拐,没法站立。而且这些施暴者当时规定不许信白天在车间上厕所,信淑华只好每天只吃一点,不敢喝水。他们如此对一个五十多岁的老人下此毒手,天理不容,许多普教都说:“他们要遭报应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7/15/204557.html

2009-05-11: 马三家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罪恶
辽宁省沈阳马三家劳教所这个邪恶的黑窝本该早就解体了。但他们为了维护邪恶的迫害和那些邪恶警察的利益,不惜花钱从外地甚至从北京“买”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关到他们这里来迫害,据说从北京买一个被迫害的大法弟子花五百元和八百元不等,而后邪恶之徒再诈取被他们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家属的钱,并用奴工式的劳动榨取大法弟子的血汗。

迫害大法弟子刘淑枝

刘淑枝,北京人,六十一岁,是零八年六月七日奥运前在家里做饭时被当地恶警绑架的,后被马三家劳教所花五百元“买”到马三家進行迫害。为了叫刘淑枝放弃法轮功,四、五个恶警(一个姓赵、一个姓扬、一个姓李、一个姓姚,还有一个姓甚么不清楚)一起上来打她,让她“转化”。他们把刘淑枝两个腋下和两腿弯曲处各夹一张纸,纸不能掉下来,掉下来就打她;不让她睡觉,用一根铁管子对着她的耳朵制造邪恶的噪音刺激她,迫害长达半个月(十五天),整个半个月就只让她睡了一个小时的觉。

迫害大法弟子仲淑娟

二零零八年大法弟子仲淑娟因不签考核,被恶警赵国龙和赵京华恶毒殴打,赵国龙最邪恶,打大法弟子时竟然骑在大法弟子身上打。

邪恶的狱警第一次打仲淑娟时使用拖鞋和一个用布包裹着的圆形物 (邪恶怕人看到他们使用的凶器)快速的连续打她的脸,打的仲淑娟满脸、满身及整个地上都是血。仲淑娟的满脸被打变成黑紫色,鼻子被打得至今还是歪的。

仲淑娟第二次被打是在二零零八年十月三十日。邪恶警察到弹棉车间打她。弹棉车间特别脏,没有安全设备,恶警先打她的脸,而后揪住她的头发,把她拖倒在地,穿着皮鞋的恶警故意拚命踢仲淑娟的乳房。尽管仲淑娟当时穿的是羽绒服,但身上还是被踢的满身都成紫色,并且当场被踢到吐血,一个多月伤都不好,即使如此,恶警还逼着她出工。

仲淑娟被上抻刑两次,两天一夜不让吃饭、喝水、上厕所。仲淑娟现在满身内伤,直腰和喘气都疼,腿部肌肉萎缩、麻木。由于浑身的内伤使她上楼困难,喘气都疼,腰直不起来,鼻梁是歪的,骨头缝都疼。

迫害大法弟子信淑华、刘景芳等

零九年四月十八日,大法弟子信淑华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劳教所,因不出工,不配合邪恶,被恶警从二大队调入一大队做指导的孙兵拽头发用穿皮鞋的脚猛踢,后又找了两个又高又大的恶徒将信淑华从食堂连打带拖的往车间拖。

大法弟子刘景芳,五十八岁,在马三家劳教所因不背劳教所定的“三十条”,被打的浑身是青。

马三家的恶警潘秋研为了钱,时常给大法弟子增加工作量,甚至让大法弟子加班到下半夜两点钟,完不成任务的就要挨打。有一次张淑霞、李丽因完不成任务,脸就被打的肿的很高又红又肿。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11/200639.html

2008-08-30: 遭受马三家酷刑 信淑华大量吐血
2008年3月份,本溪大法弟子信淑华被非法关押到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恶警使用各种手段、采用各种酷刑折磨她,企图使她“转化”,放弃修炼。因她一直不配合邪恶,并绝食反迫害,恶警把她视为眼中钉、肉中刺。

2008年6月初,信淑华被恶警用抻床抻了6天。在她被上抻床期间,恶警每天晚上都要给她灌毒药、打毒针。每次毒药灌下去、毒针打下去之后,她都会被折磨的吐血。恶警背地里议论说:别人打上这针后,身体都会消瘦、精神恍惚,越来越不行,她怎么吐完血之后,就没事了呢?

整整6天6夜,恶警轮番的折磨她,有一个恶警还说:别光给她一个人下毒,把食堂的饭菜都下上(毒),每回少下点,别药死了,省得他们不听话。现在马三家教养院每天晚上吃的玉米面饼子或者馒头都是黑绿色的,而且吃起来又辣又苦,大家也都怕它下毒,晚上这顿饭。好多人都不吃,或尽量少吃。

信淑华被折磨的大量吐血,恶警怕出人命,这才把她送回监室。参与迫害的恶警有:李明玉、张春光、狱医相淑媛。

2003年末,信淑华因讲真相,曾在马三家遭受三年残酷迫害。因她不放弃信仰、不“转化”、不干活,并绝食反迫害,恶警曾多次用电棍电她,最后电棍都不起作用了,就给她上“大挂”,上“死人床”抻她,把她关在黑屋内,站站不起来、蹲蹲不下去。恶警还用铁撑子把她的嘴撑开灌毒药,把她的下巴撑掉过4次;给她打毒针,让她坐老虎凳;冬天把她衣服扒光了,送水房里冻20多天;还让她光着脚在雪地里站着,一站就是多少小时;用脚踢她阴部;不让睡觉,白天晚上轮番折磨她。

三年来,信淑华一直这样被迫害着。她曾被折磨的昏死过好几回,肋骨被打断过好几根。恶警使尽各种手段、用尽所有酷刑,也“转化”不了她。最后有恶警提出:把她送去摘器官卖钱。恶警不知往哪打电话联系,可电话怎么也打不通。恶警只好放弃。

信淑华2007年一月份刚刚回家,2008年3月又被马三家非法关押。希望认识信淑华的大法弟子尽快通知她的家属,去马三家要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30/185007.html

2008-08-23: 曝光邪恶马三家黑窝迫害大法弟子恶行
大法弟子新淑华在马三家黑窝再度被迫害。听说在厕所被姓赵的队长拖走,新淑华回来后脸都肿了,走路不稳,颤颤悠悠。马三家黑窝还逼迫大法弟子签“考核”。三大队住進一些男干警,全天都在,强迫学员“走监”,有的一瘸一拐,也必须叫走,他们在旁边还笑。

黑窝现在表面很紧张,警察加班,叫那些普教早晚背三十条、唱歌,累的她们说:折磨死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23/184611.html

2008-07-10: 曝光沈阳马三家教养院六月份迫害恶行
2008年6月10日,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非法大搜查,恶警把大法弟子的很多物品搜走。大法弟子信淑华绝食反迫害,监区队长等5、6个恶警强行将信淑华捆在床上灌食,恶警在灌食前,先给信淑华灌一种不明毒药面,导致信淑华吐血,停了一天恶警又接着灌。有时,恶警在灌食前后都给信淑华灌不明毒药面,给信淑华扎的点滴也是有毒药品。恶警队长在灌毒药时不打自招的说:废你们的功。灌毒药后,这些恶警还议论说:“别人吃了药都出汗、消瘦,怎么不见她消瘦、拔头发。”就这样,每天恶警队长换五、六个人日夜折磨信淑华,六天六夜没让她合眼。

6月23日,大法弟子张卫英去洗漱,被“四防”犯人杨丽娟、刘丹打的满脸青紫,眼睑红肿,鼻骨折,肋骨受伤不能坐起。马三家教养院“四防”犯人无辜打骂人已成家常便饭,因为这都是恶警指使的。

6月26日,包夹犯人弄虚作假,擅自代替大法弟子王金凤答所谓考题,王金凤发现后把考题撕掉。恶警尤然气急败坏,打了王金凤嘴巴十多下,又用拳头打了十几拳。王金凤曾在3月10日被张卓惠、张军等四恶警在四楼上大挂,恶警用凳子将王金凤的手、脚铐着、捆着、拉直,把嘴堵上,然后向两侧拉凳子,王金凤被抻的撕心裂肺,被放下后,四肢和手脚都不能动。

女二所二大队恶警队长王淑贞、一分队恶警队长张宇,经常强行脱光大法弟子的衣服進行非法搜身检查,她们扇耳光就像家常便饭一样随便。

6月27日,马三家教养院开所谓的赈灾报告会,会上污蔑大法,大法弟子当场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大法弟子王俊燕被恶徒李明玉、张春生拳打脚踢、拔头发;张国珍被吊6小时,手被吊肿;仲淑娟被非法加期,并被威胁动刑;赵淑琴被吊3小时。

6月28日,大法弟子王海英拒绝报数,被恶警大队长李明玉铐在一个房间里,一只手铐在一张床的上方,另一只手铐在另一张床的下角,身体成弯曲型,站不起,蹲不下,手铐越来越紧,直到卡在骨头上,手被铐成紫色。在马三家教养院,不知有多少大法弟子曾被这样铐着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10/181792.html

2008-05-27: 辽宁本溪市法轮功学员信淑华被迫害的情况补充
法轮功学员信淑华,在被绑架时,恶警要给她拍照,信淑华拒绝拍照,恶警强迫中将信淑华的中指掰断,而且恶警们狠狠打了信淑华一顿,信淑华在被殴打中依然喊:法轮大法好!恶警对信淑华非法搜身,搜到真相资料和光盘后,还强迫信淑华签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5/27/179219.html

2008-04-01: 辽宁本溪市信淑华被恶警绑架
2008年3月28日法轮功学员信淑华与一名法轮功学员在站前被恶警绑架,详情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4/1/175603.html

2007-07-30: 马三家女劳教所近期对大法弟子的血腥迫害
马三家劳教所在江罗政治流氓集团的直接操纵下,在辽宁省司法厅马三家教养院院长王伟(音),书记张明强和女劳教所恶所长苏境、政委王乃民(现任命副所长)一大队大队长李明玉(现任所部政工组长)等人的密谋策划下,于二零零五年三月三十一日至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五日期间对大法弟子進行一场空前的触目惊心的最残暴的血腥迫害。

邪恶的三部曲:

一部曲:二零零五年三月三十一日至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三日止,他们采取第一步是把坚修大法的弟子和所谓转化的学员分开,一、二大队是未转化的弟子,三大队是所谓转化的学员,并从三大队调来一部份他们认为转化彻底的学员配合警察监管未转化的大法弟。把未转化的大法弟子封闭在几个室内,用玻璃纸或报纸把门窗封上,不准说话、走动,更不准看,连去厕所都有人跟着,生怕学法炼功。

三月三十一日一分开就派出一群打手,只要不穿囚服就拖出去拳打脚踢,当时陈丘光、李红、曼丽等多人就被刘春杰(讲法律的恶警)郭云秀(讲历史的恶警)打得鼻青眼肿。政委王乃民当面装人,背后是鬼。如在给所谓转化的学员洗脑时说“明慧网造谣说我王乃民如何如何,我的为人大家都知道,我是从来不打人和骂人”,可背地里是经常带着打手打大法弟子。如:零五年四月七日她就从院部调来于文等打手去小号里把王淑平、谢德文、孙淑香铐在一起,再用大皮鞋往谢德文和孙淑香的脸、眼部踢,把谢德文的脸踢的铁青,把孙淑香的右眼差点踢瞎。李明玉、谢成栋副大队长(后来因同情大法弟子被调走),经常把信淑华上大挂,手脚吊起来,用电棍电她,后来又把她送去一所,教唆女犯捅她的阴部,把木棍都打折了。五分队因抗议她们的野蛮、翻号,被李明玉、李伟、张磊罚站一百多天,四分队罚站一个多月的时间。把坚修大法的弟子送進最西头满屋透霜的屋里冻,冻得脚麻木,长时间失去知觉。如马利艳等人站得血压升高,晕倒在地,打点滴。李明玉带李伟等打手多次把坐地小垫收走,冬天要大法弟子坐在瓷砖地上受凉。

四月二十日,在二分队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集体发正念,孙淑香被拖出去,崔弘使劲一脚把她肋骨踢骨折,然后把她的嘴用胶带纸封上送進小号里。八月二日,恶警高云天打袁书哲,把陈桂兰的右肺踹伤,吐血水三个多月加咳嗽不断,去医院不检查肺而却检查胃,白白花去一百四十多元钱,他们动不动就打人、拷人,不准睡觉,送小号,加期等迫害大法弟子,吃的是发霉的老鼠屎的窝窝头和咸菜,不给水喝。大法弟子抗议他们的暴行,集体绝食,他们就一个个拖出去或干脆按倒踩着胳膊腿灌食。李明玉骑在李宝洁身上活活把她灌死,死时才三十五岁。家属找律师来所里调查死因,被刘勇等人阻挡,并威胁说“你不想活了,不想吃饭了,不想当律师了吗”。大法弟子被插管灌食,多数人口鼻胃出血,在小号里恶警黄海艳等人把谢德文食管胃插破出了半碗血,夏大法弟子差点被呛死。最后恶狱医管玉洁出了一个毒招,灌完食后往嘴下撑子,撑得颌骨脱臼,口腔多次撑破,血流了一身。

七月九日,勤庆芳因承受不了他们精神和肉体上的折磨,勒死了。死人后封锁消息,不让大法弟子跟任何人说,有的大法弟子揭露恶警刘春杰打人,恶警李伟说“谁打你们啦,谁看见打人啦”等相抵赖,一次抬李大法弟子去医院,他边走边打,把她牙都打掉了,有的恶警打人边打边说甚么“告吧!随便去告”,他们疯狂至极,副所长赵来喜承认有后台支撑打人,打人是他们有预谋的。

二部曲: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四日至八月二十九日,邪恶利用各种卑劣手段没有达到目的,就又急不可耐地从院部安全保卫科调来一批最残暴男恶警,最多时达四十多人,没日没夜地来对付二十到四十名大法弟子,以马吉山、刘勇为首的恶警丧心病狂地迫害大法弟子,他们的手段是“罚、铐、打”,不让睡觉。他们一進所就反覆调室翻号,甚么被褥拆开拿走,换破旧被褥,草垫子、暖气后、花盆底下是无处不翻,衣服扒光,只剩一条内裤,再不转化就判刑送大北监狱或枪毙等恐吓。

罚站:三月一日,不坐他们扣钱买的小塑料凳子就罚站,先是拖出去脚尖靠墙站着,一离开墙就从后面一脚踹上去,闫春娇的脚踝被马吉山、张军踹的筋骨肿胀发紫,走路一拐一拐的好长时间不好,从早五点起床一直站到晚上十一、二点。三月二十四日,刘勇等人把二十多名大法弟子罚站一天一宿不让吃饭,不让去厕所,不让睡觉,他让其他男警看着,自己呼呼睡在女室床上,集体罚站近三个月的时间。

铐:随便就把大法弟子铐起来,铐人可是使绝了招数,开始是两手铐在床头上成天成宿站着,不让睡觉。蒋桂云、孟凡秋、胜连英、周华、王曼丽因不穿囚衣,一天二十四个小时铐着,有两手一上一下地铐、平仰铐、蹲着铐、背着铐、举着铐、坐飞机地铐、吊着铐、铐在暖气片上、把头压在床底下、胳膊担着铐着把两臂撑着铐在两床间。杨利威被马吉山撑着铐死过起两次,抢救过来再接着铐。袁书哲,杨利威、王会男、龙淑芬、闫春娇被他们铐了一个多月的时间,袁书哲被铐了两个多月,腰骨负伤很厉害。马吉山边铐边咬牙切齿地说“抓不找你们师父,就拿你们撒气”。孙淑香的胳膊被撑出多处血肿。打:动不动就打人,打人骂人成了家常便饭,邱丽、袁书哲被打倒在地,用脚踹,孙淑香走的慢了点,被李明东一拳打晕拖出去套囚衣。刘勇因徐世云看了他一眼,一个箭步冲过去一拳打在眼部,当时眼睛甚么也看不到,二十名大法弟子眼睁睁地看见他打人,硬抵赖说眼睛看不清楚是高血压引起的。一次刘勇打陈桂兰头部多拳,把陈淑兰的腿踹青一大块地方,一次他又把龙淑芬一把抓起摔在铁床头上。五月七日,一脚把孙淑香踹倒在走廊,又拖進值班室用大魔爪猛打头部,六月九日,又像抽风一样用脚把信淑华的鼻梁子踹破,又用脚猛踹邱丽、信淑华、陈桂兰、孙淑香腰部、头部。张军一拳把邱丽打倒,后来前胸返出青黄色痕迹。陈立山、靳敏用手猛击王曼丽、杨利威的脸头部,王曼丽被打成重伤,打点滴一周左右。史桂荣等大法弟子因不配合恶警造假,不搬食堂桌子,被恶警李明东打倒在地,鼻孔出血。他们都是一群训练有素的鹰犬,有时候打人看不出伤,但感觉非常的疼。恶警刘勇说,没打死你们算捡条命。恶警张军说甚么:别说你们,文革期间张志新怎么样?因对共产党有看法,被抓起来投進男牢房里轮奸,完后割喉枪毙。一名大法弟子回敬他一句说“你还好意思说呢,你们不感到卑鄙无耻吗?”

三部曲:二零零六年八月三十日至十一月十五日止。八月中旬苏境外出开会回来,为了完成转化率,为了报功,他们又使出浑身解数,把所有的未转化的大法弟子和送去女一所的所有大法弟子全部拉回来,先是利用邪悟者赵永华、苑淑珍搞哄骗,断章取义歪曲大法逼写所谓的『转化书’,不写就立马把两手扭着劲地铐起来,把头压在床底下铐起来,一会工夫腰酸背痛,头胀目眩,两胳膊酸痛动不了,汗流了一堆,有的被撑得嗷嗷叫,惨不忍睹,不写一直撑下去,后来发现曲素梅的腿被伤残,走路一甩一甩的,有的大法弟子连饭堂石梯都上不去,信淑华被他们折磨的奄奄一息,不知去向。邪恶工具看到了失败的下场,做最后的垂死挣扎,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他们再不醒悟,会遭到天报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30/159863.html

2007-05-20: 马三家恶行曝光:邹秀菊等遭灌食迫害

零六年夏天,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教养院的四名法轮功学员邹秀菊、周华、王曼丽、信淑华因不配合邪恶迫害,拒绝强制劳动,拒绝穿监服,被恶警马吉山连续多日绑在死人床上,嘴被金属开口器撑开不放,一天三次灌水,却不允许上厕所。邹秀菊被马吉山用开口器把嘴撑到最大,弄掉两颗牙齿。事后邹秀菊向监管人员反映,却没有人管。

恶警马吉山,辽中人,实为马三家迫害大法弟子的罪魁祸首,多次对大法弟子施以酷刑。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20/155199.html

2006-11-21: 请辽宁本溪市同修通知信淑华的家人去要人
辽宁本溪市大法弟子信淑华被马三家教养院迫害后不知去向,望同修通知信淑华家人去马三家教养院要人。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21/142899.html

2006-09-30: 沈阳马三家劳教所恶警残酷迫害大法弟子信淑华
辽宁本溪大法弟子信淑华于2006年5月20日至7月1日两次被绑架到沈阳马三家劳教所[女二所]。恶警科长马吉山,恶警医生曹玉洁,恶警高天云,将信淑华双手和一只脚用手铐吊起在铁床上从晚上5点一直吊到半夜才将其放下,接着又将她绑在死人床上,用铁做的开口器强行将嘴撬开灌進一种红色、黄色的不明药物,手段非常残忍,致使信淑华满嘴流血,下颚牙齿一只脱落,部份松动。恶警马吉山叫喊说:我迫害不着你师父我就迫害你,我就是要废了你的功。信淑华目前身体非常虚弱,手铐已勒進腿部肉内,疼痛难忍,行走困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30/139012.html

2006-09-25: 马三家教养院恶警迫害大法弟子案例
2006年8月5日,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女一所的大法弟子信淑华因没按三分队队长石宇的要求站队,被恶警大队长张秀蓉、项葵丽,二分队长赵净华、值班队长攀溢喜及石宇5人毒打,当时被打的遍体鳞伤,后被扣在阴暗不透风的库房内禁闭三天三夜。

8月25日,大法弟子信淑华向恶警张秀蓉讲真相,张怀恨在心,当晚伙同值班队长培凡、攀溢喜二恶警将大法弟子信淑华浑身打的伤痕纍纍,又将她关禁闭室三天三夜,现迫害仍在继续,每晚不让睡觉。

8月30日以来,在马三家女二所恶警所长苏境的直接策划下,以刘永为首的十几个流氓打手大打出手,恶警连法定星期日都不休息,强行集中转化迫害大法弟子。奴役大法弟子每天逼迫超强度劳动12-3个小时更是家常便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25/138651.html

2006-09-24: 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恶警迫害大法弟子
2006年8月5日,大法弟子信淑华因没按三分队队长石宇的要求站队被马三家教养院女一所大队长张秀蓉、项葵丽,二分队长赵净华、值班队长攀溢喜及石宇5人毒打,当时被打的遍体鳞伤后被扣在阴暗不透风的库房内禁闭三天三夜。

8月25日,大法弟子信淑华向张秀蓉讲真相时张怀恨在心,当晚伙同值班队长培凡、攀溢喜二人迫害大法弟子信淑华浑身被打的伤痕纍纍,并再一次将信淑华关禁闭室三天三夜,现迫害仍在继续,如每晚不让睡觉等。

8月30日,以来马三家思想教育学校(原马三家教养院)在女二所恶警所长苏静的直接策划下,召集了以刘永为首的十几个流氓打手大打出手,恶警连法定星期日都不休强行集中转化迫害大法弟子。

至于奴役大法弟子每天逼迫超强度劳动12-3个小时更是家常便饭。希望大法弟子正念加持同修信淑华等至今被迫害的大法弟子,通过讲真相等方式制止恶警恶人行恶。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24/138583.html

2006-04-26: 马三家集中营和黑龙江省呼兰县监狱近期罪行
在二大队,大法弟子信淑华(本溪人)经常被劳教犯人殴打,有时打的满脸出血。特别是3月22日开始,为了强迫她穿劳教服,把她的上衣全部扒光,只穿一个裤头关在阴暗的厕所里。3月26日,在众多劳教人员出工时仍然让她光着上身只穿裤头被几个人推拉着走向车间,带班队长也没有上前阻止。信淑华只穿裤头每天被关在打包车间的厕所里,身上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26/126099.html

2005-11-09: 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女二所是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
大法弟子信淑华2003年12月31日被辽阳派出所抓捕,送到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判三年教养。因为坚修法轮大法,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已经1年半了。在这一年半中,信淑华为了证实法轮大法好,遭到歹徒多次毒打,圈小号三次共60多天,坐老虎凳,成天成夜戴手铐,遭到三次电棍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9/114123.html

2005-08-07: 刚刚被劫持到马三家劳教院的学员,都会受到虚假的“热情”的招待。从大队长小队长都要光顾一下,先探问一下学员的思想情况。那里已经被洗脑的邪悟者看队长脸色行事上前问寒问暖,为新到大法学员找行李,找衣服。有没有服装也得必须买一套他们的东西,如:运动服、床单、被单、小凳等,劳教院的超市价格都很昂贵。

初期让住在教室或“心理谘询室”,上厕所都得没有人的时候才让去。实在住不下的才让到宿舍去住,但都得是早出晚归,整天都被强制洗脑,要比分队的人早起半小时,晚上十一、二点才让回宿舍,没有任何机会接触其他人。而坚定修炼的大法学员,恶警不许他们到超市买东西,目的是隔离,不让看到劳教院的真实面目。

到了晚间,不法人员有计划开始進行第一步,让那些邪悟者强行灌输外理邪说,轮流攻击,不停诬蔑大法,往脑子里灌输邪悟的话,就连队长的厕所,都是给洗脑的场所。

流氓欺骗不起作用后,队长扒光初期笑脸、所谓“文明管理”的虚假外衣全部,残酷的本性暴露无遗。晚上开始不让睡觉,有的连续几夜不让睡,只到写“三书”才解除这个体罚。否则日夜都有包夹(监视),连上厕所都是单间,完全隔离。甚么恶毒、肮脏的话都开始出口。二大队大队长张秀荣曾无数次殴打坚定修炼的大法学员,还说:“我就是要表面形式,不管你是不是真心转化,有『三书’就行”,其目的上报请功。

马三家女二所,欺世盗名,改称为“辽宁省思想教育学院”,非法关押的全部是法轮功学员,有礼堂、教室、没有车间,一楼有库房,二楼、三楼、四楼全是宿舍和队长办公室。外表好像不劳动,其实都是假的。没有车间,在宿舍干活,有的活儿还有毒,学员被熏得病倒,有的高血压,喘气费力、心慌。恶警为了创收,有时强迫干活到晚上十一、二点,有的对学员推推搡搡,弄背地里殴打、体罚,所说的“春风化雨”的教育,全是骗局。

专门迫害大法学员的小号设在四楼,不知情的是很难想像里面还有小号,内设有铁椅子,这显然在施工时就已经设计好的,也一定是得到“上级”认可和指定的。受刑时,身子、手、脚都固定,一次就是十天,从小号出来脚不能行走。那里灌食大夫姓曹的手段残忍,给学员灌食很粗暴,打吊瓶找血管把针头扎進肉里,故意来回找,给学员增加痛苦。

二分队大队长张秀荣对大法学员无数次的拳打脚踢,还有分队长同时参与打学员。二大队二分队队长张卓慧对信树华拳打脚踢,致使大小便失禁;把许清焱打完送進小号,一次关小号就是二十天。恶警对坚定修炼的学员,侮辱打骂、语言肮脏下流。三分队代玉红把凌源大法学员米艳丽弄到三角库房折磨,然后送進小号,最后折磨得不能行走、精神恍惚。五分队队长在众人面前开口大骂大法学员。齐福英在值班时把袜子塞進关小号的学员的嘴里……

马三家女二所的警察,个个道貌岸然,甚至都能歌善舞,表面都有一个“文明”的外衣,背地里却丑态百出。卫生用品包括收拾办公室和宿舍的条帚,给队长刷厕所的洗涤全部由大法学员出钱。学员解教回家时,队长给当地派出所打电话的话费都由学员本人出钱,队长给学员家里打电话可不通知本人,而电话费却学员来付。恶警变着法子从肉体上、精神上对大法学员進行双重折磨。为了挣钱从不在乎学员的身体,每年秋天一个月左右,都要强制下地扒玉米。队长为了多出产值,不断的催促学员,大伙累得浑身酸痛,队长不满意或有情绪时还是要训斥学员。

对坚定的大法学员,不许家属接见;而允许接见的,也不让家里给拿东西吃,还胡说甚么:为了学员的身体。而所里订的水果和蔬菜却又十分昂贵。2005年1月份劳教院搞了个甚么“扶贫”,给每个大队有几个名额发点东西,给的东西是一双棉拖鞋,其馀全是发霉变质的小食品。2004年12月28日二大队成立了严管队,叫五分队,不许大法学员到食堂吃饭,吃饭都在宿舍,由三个队长看守。2005年元旦,在严管队的大法学员拿出水果、点心,给师尊齐声问好拜年,引起了邪恶的恐慌。

马三家处处充满了恐怖,不断的恐吓,威逼大法学员,采取高压手段、加期、判刑,由原来的分开到秘密送走。对有病态而提前释放的坚定的大法学员,都要等到生命出现垂危,让你回家也不能活几天了才肯释放,真是邪恶至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7/107912.html

2005-04-23: 马三家二大队五分队的大法弟子从元旦前开始反迫害,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于迫害,元旦那天他们开始集体绝食不出操,不参加邪恶之徒安排的劳动。

恶人不许这些坚定修大法的大法弟子去食堂吃饭,不许去洗澡。白天黑夜把这些大法弟子关押在一个十几米的房间里不许说话,恶警每天在室内看着。男恶警不断出入关押女大法弟子的住处。王玲因炼功,第一次被关進小库房,第二次几个男恶警拿电棍推着王玲,把她带走说是送大北。王五等喊“法轮大法好”被关入小号進行迫害。信淑华一次被关小号就是20天,回来时,腿脚受了很大的损伤。米艳丽三个月被关小号4次坐铁椅子,手脚都被扣上,只有吃饭时才放开一只手,每天吃的玉米饼发霉。米艳丽出小号时身心受到严重的迫害起不了床。

邪恶之徒每天24小时放音乐不让大法学员休息。乔红不穿校服被加期10天。张爱弟因学法不配合他们被加期20天。崔亚宁以超期3个多月至今未放。恶人不断的给绝食的弟子插管灌食,每天要30多元钱,使邪恶之徒的身心受到严重的迫害。望看到消息的大法弟子通过信件等各种方式制止那里的迫害和对大法弟子的超期关押。

二大队:大队长:张秀荣
队长:王正利 张赫(音) 齐福英

2004-01-24: 2003年12月30日上午10点,辽宁省本溪市大法弟子李春华、信淑华到辽阳市寒岭镇后蒿甸子村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该村民兵连长陈华非法抓捕(陈华电话0419-6110989),举报110,得了4000元钱。现大法弟子李春华、信淑华被非法关押在辽阳市拘留所。(拘留所电话0419-2310110)。恶警不让家属接见。

2004-01-19: 2003年12月末,大法弟子信淑华、李春华在辽阳寒岺地被非法抓捕

本溪 本溪县(本溪满族自治县)联系资料(区号: 414)

2020-10-17: 本溪县小市派出所 2446481081
所长 赵立科 13941479977
副所长 李玉彬 13504140110
辽宁省本溪市本溪满族自治县本桓公路附近 邮政编码 117000

观音阁派出所 2446821928
所长 2446810099
郑大川 18241403322 男,29岁,身高1米85,中共邪党党员,二级警司,2012年9月开始公安工作,任东营坊派出所案件警察,2013年1月到观音阁派出所担任小市社区警察。
指导员 2446810136
地址 辽宁省本溪市本溪满族自治县小市镇政府路园林巷83-5栋
邮编 117100

2020-02-06: 本溪县公安局局长:彭玉林 15841477336办024-46836311 024-46881833
本溪县政保大队大队长:王文学,1394142637813500441963,办024-46821720,宅024-46830833
本溪县小市镇观音阁派出所:
派出所电话024-46821928
所长:何兴野,电话13841456677,办公室电话024-46810099
指导员:刘忠实,电话13504140203,办公室电话024-46810136
副所长王峰13941406343
警察 江纯军 13841458688
周姓警察15698967032
栾姓警察 13942490944
本溪县县委书记:何庆伟13904243566
本溪县县长:邹涛18804140888
本溪县县人大主任:杜平15041400066
本溪县人大副主任:张英13394143366
本溪县人大副主任:王艳13304243300
本溪县县政府常务副主任:张成刚18524140000
本溪县检察院检察长:孙伯涛
本溪县县委政法委副书记:李强
本溪县县公安局政委:张道军
本溪县满族自治县公安局:孙永维
本溪县检察院电话:02446811540.本溪县法院电话:02446873125。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7-01-18: 马三家教养院恶警马吉山的罪行(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8/147111.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10-15, 5:23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