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27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哈尔滨 五常市(县,五常“转化班”,哈尔滨市“610”洗脑班) >> 孙亚芳, 女, 64

个人情况: 五常建设局市政工程管理处退休会计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五常市
有关恶人: 黑龙江省五常市委书记肖建春、五常镇现任五常市公安局副局长陈树森、五常市610头目朱宪福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04-01-24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11-08: 遭冤狱迫害 黑龙江五常市孙亚芳控告元凶江泽民

黑龙江省五常市市政工程处会计孙亚芳炼法轮功后,各种病症全都消失。在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后,她被非法抓捕三次,被非法判刑三年,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受尽了各种残酷的迫害。中国最高法院二零一五年五月宣布“有案必立,有诉必理”后,孙亚芳女士控告元凶江泽民。

在被控告人江泽民当任时,利用国家和人民赋予的权利,一意孤行,亲自发起、计划实施了对法轮功“文革式的镇压”,并以国家领导人的身份在全世界公开宣扬制造对法轮功的仇恨;同时在国内非法设立“610”办公室法西斯组织,实施被控告人江泽民 “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截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的指令,自1999年7月20日对法轮功发起了疯狂的迫害,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了一场惨无人道的血腥迫害,严重败坏了国家声誉和社会道德,破坏了国家的体制。

二零一五年五月至今,二十多万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将迫害元凶江泽民告到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法轮功学员控告江泽民,不仅是作为受害者讨还公道,也是在匡扶社会正义,维护所有中国人的做好人的权利。

下面是孙亚芳女士在控告状中陈述的部份事实:

我以前患有哮喘病、心脏病、胃出血、胃溃疡、腰间盘突出、颈椎病、低血压,经常休克,是单位有名的病篓子,后来又得了子宫瘤,做手术后,第二次又复发,经B超诊断,卵巢上又全长满了瘤。因为我母亲就是得这种病恶化后去世的,我失去了治疗的信心,在痛苦中等待着死神的降临。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从此摆脱了病痛的折磨,获得了新生。我多么感谢法轮大法救了我的命啊!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份,我去北京为法轮功伸冤,被天安门警察非法绑架,送到五常驻京办后被劫持回五常当地,非法关押拘留所七天。在这期间我绝食反迫害,遭到强行灌食。

二零零二年七月十七日,遭到五常公安局团结派出所绑架。所长孙英杰指使恶警杨大鹏,赵延陶迫害我,杨大鹏将我双手拧在身后,用手铐铐住,并将我的鞋扒掉,用力往高吊,一边吊一边打,之后把我摁在沙发上,杨大鹏疯狂抽打我的前胸,把我双乳打成黑紫色,我处于半昏迷状态,之后将我连踢带拖从楼上拖到楼下,塞到车里,拉到五常市看守所扔在地上,之后这些恶警拿了我随身带的钥匙,闯入我家,把我不修炼的丈夫高忠信强行绑架,同时关进五常看守所。我丈夫被非法关押了75天,他的身心受到严重伤害。

二零零三年,五常市公安局勾结五常市法院对我非法诬判三年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在女子监狱期间,我度日如年,受尽了各种残酷的迫害。

刚到监狱就被扒光衣服检查,之后我被关进小号。这种小号是四面墙壁,只有一扇铁门,小号内的板铺上有固定的铁环,双手从后面用手铐铐上后再铐到铁环上,动不了,我被铐了四天四夜,手被铐肿,屁股被木板硌坏了,疼痛难忍。

从小号被放出后,又被送到集训队,强制“转化”迫害一个月后,被分到第三监区。三监区是生产监区,每个人每天要被强迫干活10-12小时。开始是挑牙签,不久又强迫排麻,就是将腐水泡过的一捆捆的麻挑出里面的杂质。这种活对人身心会造成很大的伤害,粉尘飞扬臭气熏人。每天必须完成定额,否则不许收工,不许吃饭,不许睡觉。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一日,大队长杨华调来防暴队,防暴队的人都手持电棍,对法轮功学员疯狂的拳打脚踢,边电边打,然后又强行的拖到没人看到的地方,逼迫站在风雪中冻着,站了一整天后,杨华叫犯人用剪子把部分人的头发都剪到耳朵上面,目的是冻耳朵(有的脸被冻坏,耳朵被冻肿了),在这期间一直没有停止毒打,就这样连续几天的迫害后又加码。他们又指使犯人扒掉法轮功学员的棉衣服往雪地里按。杨华还命令犯人用脚踩着我们,就这样几天后,他们又变换了迫害手段,叫法轮功学员排成队不停的跑,有跑不动的就是拳脚相加电棍暴打。夜间不准进屋,站在门厅,开着门整夜的站在那里冻着。

这种残酷的迫害一直持续了十二天。在这期间我一直都在反迫害不配合。狱警就命令犯人在地上拖着我,衣服从里到外都被拖烂了,后来他们又每天派四个人早晨把我强行抬出去,晚上又强行抬回来。我当时被折磨的咳嗽、气喘,晚上不能躺下睡觉。还曾经被迫害的两次昏过去。

后来我又被转移进九监区强制进行“转化”。刚进去就被强制看诬蔑大法和我师父的录相。我不看就被犯人赵艳玲打嘴巴,狱警贾文君(专管迫害法轮功的)指使犯人杨秀芹穿皮鞋猛踢我的腰,并扬言要把腰子踢烂了。我被他们踢得腰疼了一个月。强行“转化”期间,每个法轮功学员都被安排了两个犯人进行包夹。监狱许诺给能“转化”法轮功学员的犯人减刑。在这种利益的诱惑下,这些包夹犯人每天不断的变换着招式进行着非人的迫害。一次她们把我们五名法轮功学员都同时锁在四监室里,狱警指使犯人柏丽君轮着打嘴巴,有的同修被打的鼻口出血,我被打的头晕目眩。她们有恶首“打死算自杀”的群体灭绝密令撑腰,法轮功学员遭受什么样的迫害都无处去讲。他们打累了休息时还逼迫我和我的同修,站着、蹲着或者是一动都不许动的按她们要求的姿式坐着,只要稍动一点就是一顿毒打。她们每天都在念诬蔑大法和大法师父的书,并要求写思想汇报。

监狱为了“转化率”,每天早上都开会专门研究迫害的具体措施,不停的变换着迫害方式,除上面提到的之外,迫害的手段还有长时间的强迫站、蹲、跑、冻,上大挂,薅头发,拔阴毛、用针扎、关小号、用胶带封口,不让上厕所,不让睡觉,整天不许说话。别人都睡觉的时候,法轮功学员还在地上一个挨一个的坐着,起名叫“码着”。这是我亲身经历的和看到的,不知道的迫害手段还有很多。

二零零五年七月十八日,我到期释放。五常市610的莫振山将我非法拉到五常洗脑班门口,下车后欲劫持我进洗脑班继续迫害。莫振山扯住我的胳膊往洗脑班拽,我跟他讲真相他不听,我抵制迫害拼命往外跑,以死抗争。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下,撞在了洗脑班的大门口的水泥台儿上,昏死过去,(编注:这完全是中共警察酷刑迫害造成的,但请大法学员在任何屈辱困苦的情况下,都要和平理性的反迫害,千万不要以这种过激的方式反迫害,这种做法不符合大法法理。)莫振山一看人昏死了,怕担责任跑了。我的家人把我抬回了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1/8/遭冤狱迫害-黑龙江五常市孙亚芳控告元凶江泽民-337393.html

2015-09-28: 黑龙江省五常市市政工程处会计孙亚芳受迫害经历

黑龙江省五常市市政工程处会计孙亚芳(63岁)炼法轮功一个星期后,各种病症全都消失。在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后,她被非法抓捕三次,被非法判刑三年,没修炼的丈夫也被非法关押七十五天。

二零零二年七月十七日,五常团结派出所警察绑架她后,所长孙英杰指使警察杨大鹏、赵延陶将她关押在一个小屋里吊起来毒打。孙亚芳女士说:“杨大鹏疯狂抽打我的前胸,把我双侧乳房打成黑紫色,之后又将我连踢带拖从楼上拖到楼下,塞进车里,拉到五常第二看守所扔在地上,我处于昏迷状态。”

下面是孙亚芳女士自述她的经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28/黑龙江省五常市市政工程处会计孙亚芳受迫害经历-316767.html

2013-02-25: 孙亚芳自述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受的折磨

五常市建设局会计孙亚芳,女,六十来岁,二零零二年七月十七日被五常团结派出所警察绑架、刑讯逼供,所长孙英杰指使警察杨大鹏、赵延陶将她关押在一个小屋里吊起来毒打,她的乳房、阴部被打伤,之后又将她从二楼推下一楼,后脑勺朝下,当时她被摔得昏迷不醒,他们强行趁机在编造的笔录上按了手印。之后五常市公安局勾结五常市法院对孙亚芳非法判刑三年,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

下面是孙亚芳女士自述在女子监狱期间遭受的各种酷刑迫害。

我二零零二年被居住地公安局劫持、非法判刑,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了三年。刚到监狱就被狱警们扒光了衣服进行了所谓的检查。被认为是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就被关进了小号,这种小号四面墙壁,只有一扇铁门,小号内的板铺上有固定的铁环,他们将我双手从后面用手铐铐上后又铐在铁环上,这样就只能是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我被连续铐了四天四夜,手被铐肿了,屁股被木板床硌坏了,令人疼痛难忍。

从小号被放出后我就被送到了集训队,在集训队被强行转化迫害了一个月后又被分到了第三监区。三监区是生产监区,每个人每天要被强迫干十-、二个小时的活,开始的时候是挑牙签,每人每天必须完成强加的定额。不久又改成排麻,就是将腐水泡过的一捆捆的麻挑出里面的杂质,这种活对人身心会造成很大的伤害,粉尘飞扬、臭气熏人,每天每个人还必须要完成定额,否则不许收工、不许吃饭、不许睡觉。

在残酷的迫害下,我们二十五名法轮功学员以抗劳反迫害,这样就惹怒了监狱的恶警们,他们就强迫我们坐在非常小的塑料凳子上一动都不许动,从早坐到晚,干活的人都收工了也不许我们动,谁稍微动一点就要招来一顿毒打,这样迫害了四十八小时后他们又加重了迫害。

我记得那是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一日,那天大队长杨华调来了所谓“防暴队”(地地道道的施暴队),都手持电棍,他们疯狂的对我们边电边打,拳打脚踢,然后又将我们强行拖到没人能看到的隐蔽处,逼迫我们站在风雪中冻着。强制站了一整天后,恶警杨华还觉得不够,叫犯人用剪子把我们的头发都剪到了耳朵上面,在这期间一直没有停止对我们的毒打。

就这样连续几天的迫害后又加码,恶警们又指使犯人扒光我们的棉衣将我们往雪地里按,我们反迫害就站起来,杨华就命令犯人用脚踩着我们。这样几天后,他们又变换了迫害手段,强制我们排成队,往前跑,有人跑不动了就是拳脚加电棍暴打,夜间也不许进屋,把我们放在门厅开着门整夜的站在那里冻着。

这种残酷的迫害一直持续了二十几天,这期间由于我一直都在反迫害,由于不配合,恶警就命令犯人扯住我的两腿在雪地上拖着走,衣服从里到外都被拖烂了。后来他们又每天派四个人早晨把我强行抬出去,晚上我不回来,就又强行将我抬回来。就这样的摧残迫害下,有的法轮功学员手脚被冻黑了、有的耳朵、脸被严重的冻伤了,当时我已经被折磨的咳嗽、气喘、晚上不能躺下睡觉。经过这次反迫害,我们彻底抗拒了这种劳役的迫害。

后来九监区又成立了强制转化班,我又被强制参加转化,刚进去就被强制看污蔑大法师父和大法的录像,我不看就被犯人赵燕玲打嘴巴,之后恶警贾文君指使犯人张春艳、杨秀芹念污蔑大法的书,我把书给撕了,杨秀芹就用她穿着的皮鞋猛踢我的腰,并扬言说要把我的腰子给踢出来,致使我腰痛难忍,一个多月后才不疼了。

邪恶的强行转化期间,对每个法轮功学员,恶警都安排了两个犯人进行包夹,监狱许诺给能转化的犯人减刑,在这种利益的诱惑下这些包夹的犯人们每天不断的变换着招式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着非人的迫害。我们有五名法轮功学员被同时锁在四监室里,组长指使杨丽君等轮着打我们的嘴巴,法轮功学员何文珍被打得鼻口出血,我被打得头晕目眩,这时我想不能一味地承受,可是怎么办呢?我突然看到了门口的报警器,我猛地跑过去将其按响,并对监控的恶警说,是谁给你们的打人的权利,她们这样打人你们为什么不管?可是回应的是一顿恶毒的谩骂。她们打累了就休息,这时还得逼着我们站着、跪着、蹲着,或者就是一动都不许动的按着他们要求的姿势坐着,只要是稍微动一点就是一顿毒打。

恶警们每天都念污蔑我们师父和大法的书,并要求写心得体会、思想汇报,我就利用这个机会讲真相。中共邪党每年都会给监狱拨用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专款,监狱为了达到转化率,每天早上都开会专门研究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措施,不停的变换着迫害方式,除上面提到的之外,常用迫害的手段还有长时间的强迫站、蹲、跪、跑、冻、上大褂、大背铐、烧头发、拔阴毛、扎针、用胶带封口饿、不让上厕所、不让睡觉、整天不许说话。有一次我和大庆同修刘桂芹因上床睡觉,就被犯人何清艳、刘艳、赵艳玲用毛巾捂住嘴抬到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暗室(空屋,窗户已挡死),她们把我扔到地上,正要实施迫害时有人送来了指令,说我再有五天就出狱了,不要留下伤痕避免惹麻烦,我才避免了一次恶性迫害。我提出要见大队长谈话,可他们对没被转化的法轮功学员一律不见,我就要求她们借给我纸笔,给雁大队长写了七张纸的劝善信。

非法判刑到期了,可是监狱还不放弃迫害,恶警贾文君继续勾结当地公安局和610,他们妄图继续将我绑架到洗脑班进一步迫害,我坚决反迫害,邪恶的阴谋没有得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2/25/孙亚芳自述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受的折磨-270372.html

2005-06-08: 哈尔滨女子监狱疯狂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十一)
2003年12月1日至12日间,二监区三队恶警队长杨华、赵希玲,狱警于波、孙秋霞、任萌、常晓丽和防暴队恶警和犯人孟霞、闫亚霞、雷颖、陈欢欢、汤静娟等把大法学员20多人扒掉棉衣后,拉到后院冻着,犯人肆意毒打,还往雪堆里推,于秀兰身穿单衣,几天后十指被冻黑,恶警将她关入小号直到新年,而正月未出又将她关入小号,一关就几个月。恶警白天冻完大法学员,晚上将大法学员背铐在方厅里,用电棍电,冷风从门缝吹進来,每日只给吃很少的饭,晚上不让睡觉。被迫害大法学员:汤恒芬、朱相芹、刘学伟、曲杰(后被迫害死于病号)、曲玉萍、刘红霞、王淑芝、张丹、张桂兰、王艳、孙亚芳、卢美容、杨晓琳、于秀兰、张莉、马秀兰、付桂春、王玉华、杨敏、杨丽萍(佳木斯)、陈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6/8/103574.html

2004-01-24: 孙亚芳是黑龙江五常建设局市政工程管理处退休的会计。孙亚芳曾患有哮喘病、气管炎多年,后来又得了子宫癌、卵巢癌,病痛折磨得四处医治也无效果,渐渐的已濒临死亡的边缘。那时她逢人就哭,感叹自己来日不多。

98年她的生活有了新的转折点,经单位同事介绍,她开始修炼法轮功。那时她即将做子宫癌的第二次手术,可是修炼不久,身体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各种疼痛感消失,不知不觉地疾病不翼而飞,大法的纯正深深的吸引了她。她第一次感受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感觉。

从此以后,她严格按照师父要求的“真、善、忍”去做,以自己的亲身感受去弘扬大法。然而,99年7月20日江泽民邪恶流氓集团,不顾上亿的法轮功修炼群众身心受益的事实,公然捏造事实,用欺骗手段栽赃陷害法轮功,迷惑了许许多多不明真相的世人。她将自己身心受益的事实向当地政府反映情况,却得不到正面的回答。为了证实大法好,纠正歪曲的谎言,2000年11月她走上了天安门,站在金水桥,喊出了她的心里话“法轮大法好!”当时就被天安门恶警抓捕,遭到非法关押,她在北京就以绝食的方式抗议这种非法关押,后被五常市公安局接回释放。

但是五常市公安局对她的迫害却没有停止,她的丈夫和儿子都是五常建设局的部门干部,因她炼法轮功也受到牵连,局领导多次停止他们的工作,让他们俩看着她不许出门。她的丈夫承受不住上面的压力,曾打过她多次,逼她放弃修炼,可是她从来都没有动摇坚定修炼的信心。因为她知道是师父救了她,给了她第二次生命。

2002年7月,五常团结派出所将她家的空楼房(在一个小区)非法打开,将屋里摆上大法的资料(传单、条幅),蓄意要以此作借口抓捕孙亚芳。当她用钥匙打开自家的房门时,屋地里摆放着大法资料,站着好几个警察。她以为走错屋了,正要往出走时,恶警扑上来将她非法绑架到五常团结派出所。在恶警所长孙英杰的指使下,逼迫她承认伪证。她拒绝承认。恶警扬大鹏、赵彦陶将她关押在团结所的一个小屋里吊起来進行毒打。邪恶的警察将她的乳房、阴部打得惨不忍睹,就这样她也仍然抵制恶警的迫害。但是他们并没有死心,将她从二楼推下一楼(后脑勺朝下),当时她就昏迷不醒,恶警乘机强行在伪证上按了手印。然后将遍体鳞伤、昏迷不醒的她拖到五常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当时恶警扬大鹏、赵彦陶将所有的号门打开叫大家听着,如果孙亚芳死了,就是因炼法轮功她丈夫将其打死的。后来孙亚芳经过八天的昏迷不醒,在未吃未喝的情况下,奇迹般地活了过来。团结所的恶警闻讯后,怕孙亚芳的丈夫揭露他们的丑恶罪行,又将其丈夫(五常建设局某部门主任)抓来,逼着她丈夫承认所谓窝藏五千份真相材料的伪证。她丈夫拒绝承认,被非法关押在五常市第二看守所。并以炼法轮功名义将其丈夫报劳教三年。孙亚芳的儿子为了将其父亲要回来,到处托人、花钱,几乎荡尽其家所有,在其父亲被非法关押三个多月后才被放回。

孙亚芳被非法关押期间,曾以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她的丈夫更是多方奔走。在2003年4月,五常法院仍非法对孙亚芳判刑三年,现关押在黑龙江女子监狱。

2003-12-16: 2003年4月,五常市法院在没有通知任何家属的情况下,分别对兰洪英、王文丽、孙亚芳等五位大法弟子非法审判。刑期高达13年、孙亚芳因邪恶栽赃证据不足被非法判3年。现在她们被关押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继续遭受邪恶迫害。具体情况不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2/16/62668.html

2003-12-15: 陈树森打骂大法弟子不分男女老少,近70岁的老人他照样大打出手。经陈树森批捕劳教的人数上百人次,现被判刑的有:孙绍民10年,栾红英8年,王文丽11年,孙亚芳3年,还有两名姓名不详的大法弟子均被判10年以上。

2002-08-16: 黑龙江五常大法弟子孙亚芳7月9日被恶警绑架后遭毒打,现被非法关押在五常第二看守所。其不修炼的丈夫也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

哈尔滨 五常市(县,五常“转化班”,哈尔滨市“610”洗脑班)联系资料(区号: 451)

2018-11-07:黑龙江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
地址:哈尔滨市道里区工农大街158号,邮编150070
所长刘芳13945155333

五常市公安局营城子派出所电话:0451-----55873110
五常市公安局拉林派出所电话:0451------55883110



2018-01-24: 五常市八家子派出所电话:0451-558751830451-558750120451-55985012
八家子派出所 所长 段 飞 电话:13904663110
八家子派出所 副所长 李洪宇 电话:15653655866

2017-12-20: 背荫河派出所:0451-55880084

五常市委政法委 区号:0451 邮编:150200
五常市政法委:451-53522926

高雪峰53537773(办)15146446666
金耀辉13845141055
杨久林13845631321
代丽娟13936070559
赵彬13766992989
高彦萍:13936059377
综治办、维稳办、值班电话:0451-53522926
五常市610主任 韩光13074522055
451-55801013
副书记、综治办主任 金耀辉:办451-5352247113845141055
(洗脑班头目)
政法委书记 梅晓东:办451-53537773

五常市公安局
国保大队:451-53524127
大队长 白云祥:办451-5352412613030023456
原队长 战志刚:1393655168813936551668
国保大队:451-53524126
副队长 辛晓华13936217333
辛晓华妻 翟蕾15545960888、
15638963333

五常市公安局
局长 崔义:办451-5352212613684500001
政委 李海峰:办451-5353523513936378999
副局长 冯志民:办451-5353899813804621518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51)

五常市五常团结派出所 所长 孙英杰  手机 13904661115, 宅0451-53521020; 恶警 杨大鹏  手机13904661101 宅0451--53535718; 恶警 赵延陶 手机13936150471 宅  0451-53534494

本案件有关文件

部份被关押在哈尔滨女子监狱的大法弟子名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5/4/101104.html#2005-5-3-ch-25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