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8-23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辽宁 >> 抚顺 新宾县(新民县) >> 吴小燕(吴小艳), 女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辽宁省抚顺市新宾县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01-23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3-12-16: 宁抚顺法轮功学员吴晓艳受迫害经历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16/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284039.html#131215221140-12
2013-12-15: 辽宁抚顺法轮功学员吴晓艳受迫害经历

我叫吴晓燕,辽宁抚顺市的法轮功学员。在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大法的十四年中,我曾遭受非法关押、拘留、劳教、判刑等迫害。下面是我的自述:

一、北京上访 非法关押

二十七岁那年,我和家人开始修炼法轮功。之前由于无神论从小灌输,不相信神佛,不相信困果报应,生活无目标,空虚,使自己脾气变坏,身体出现多种疾病:如心脏病、风湿病、肝火盛等等,很苦恼。学法轮功后,知道生命存在的道理,人生观发生根本的改变,炼功的身体无病一身轻,家庭和睦,心中充满阳光。我当时高兴的想,我的人生从此将多么幸福,有了信仰,有了健康,有了和睦的家庭。这是我和许多法轮功学员当时沐浴在法轮佛法佛光中共同的修炼体会。

然而这种和平幸福只持续到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氏流氓集团动用一切流氓手段铺天盖地的迫害,电台,电视台,媒体,军警,特务,中共所有的能力都被调动,仿佛就在做一件事,让法轮功在中华大地消失,他们想三个月消灭法轮功。

当时我二十九岁,孩子两岁,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切吓得不敢相信是事实。法轮大法这么好,于社会百利而无一害,怎么可以这样无理对待。我经过恐惧和理性的思索,凭我对大法的了解,我决定:我要到北京告诉政府,法轮大法是正法,师父是清白的。这是我们法轮功学员的共同心愿。

于是一九九九年十月,我去北京上访,和许多法轮功学员一起被警察绑架、关押,没收身份证,没收钱,没收裤腰带,限制吃喝,警察用没收我们的钱买了手铐,把我们戴上手铐,装满火车的三节车厢,遣送回抚顺,又非法关押。

我被非法关押在戒毒所。当时被非法关押有几十个女学员。我们抗议非法关押,集体绝食,戒毒所所长逼迫我蹲成马步,让吸毒犯人打我。他们听信中共电视谣言,不敢接近我们,还给我们答卷测试我们精神是否正常。看到我们所有的答卷测试都正常理性,才敢接近我们。

他们听信中共电视造谣说我们自私,不管家庭。我们决定吃饭后,他们不给我们吃饱,每顿饭把一个玉米饽饽切成几片,每人每顿一片,一点稀粥咸菜,饿得大家躺在地上起不来,靠着喝水维持,人人都很瘦,即使这样我们从不抱怨,我们把吃剩的咸菜洗净下顿再吃,从不扔掉。一女警察发现这一细节后很感动。我们说我们不浪费食物。她对我们态度好转。警察把吸毒犯安排住南面靠阳光房间。把法轮功学员房间安排在北面,没有阳光,很冷,我们每天坚持集体学法,炼功,警察走到我们门口小门说我们这屋热乎乎的。我们说我们炼功有能量场,他们很好奇,渐渐对我们有好感。

中共又开始变化迫害手段,要我们写不炼功保证才肯放人。许多家属被中共恶党逼是畏惧、担心、痛哭、无可奈何情况下,学员又在警方威逼,利诱、恐吓下,一部份学员违心签不炼功保证回家了。有的被罚款,每天走廊来来回回的哭声,喊叫声,责骂声。

我被家人和单位人接回,家人被勒索二千元钱。一个是遣送费,一个是伙食费。其实在北京驻京办没收我们的钱堆得象小山,这些钱足够我们的路费。起先我们绝食,后来他们又不让我们吃饱。谈不上伙食费。一共关押我近二个月。其中法轮功学员姜杰、唐红艳、刘玉兰等没有释放。被非法劳教送入马三家劳教所。

二、再次北京上访 非法拘留劳教

二零零零年七月,作为一个法中的生命应有的责任,我再次去北京为大法鸣冤。北京的七月,骄阳似火烤。全国各地的警察被派遣到天安门、信访办、中南海等处等待各地上访的人群。

我在北京信访办的门前被抓,抚顺驻京办当时李海洋主抓上访者,新宾政法委姓朴住在抚顺驻京办。我当时在信访办门前看见黑压压的警察。我坚定了正念,想到了自己的责任。毅然走入信访办门前,一男警察马上跑过来一把抓住我。我喊:干什么?放开我!他心虚,一下放开我,同时他听出了我的口音,随即向人群喊:快来呀,沈阳的。辽宁的警察立即跑过来一大群追我,拦住我的去路,故意问我话,听我的口音。我说我是抚顺法轮功学员,来上访,有上访信。他们骗我说信访办不办公,抚顺的上访跟他们走,他们负责接待。

他们用车载我到抚顺驻京办(方庄)。那里陆续抓来在天安门前证实法的法轮功学员。我们几个法轮功学员被押回,我和刘风琴带一个手铐,东洲一年轻警察又勒索我亲人送押费五百元(之前他聊天说准备勒索我们押送钱中饱私囊)。

我被押往新宾看守所。又送回抚顺吴家堡教养院。先是强改班学习,不“转化”后被非法劳教一年。由于我上访,新宾县政法委又勒索我家人二千无钱,说是上访的罚款。新宾电视台当时报导无一人炼法轮功。上级刚要奖励它五万元钱,接到我去北京上访的电话,五万元奖金“泡汤”了。谎言终归抵不过事实。后来新宾好几十法轮功学员上访。二零零零年吴家堡女子劳教所教导员曾艳,上级要求她“转化”我们,我们不配合,她气急败坏,象疯了一样打大法学员。她们打人的手段是用报纸卷在擀面杖上,用它打学员的头部。实木的擀面杖,打在头上,满脸血,满头淤青,头嗡嗡响,我和王晓艳,刘晶等许多法轮功学员都被曾艳打成这样。我不“转化”,狱警不让我见亲人,我亲人领着我的孩子在楼下喊“妈妈”,我从三楼窗栏往下望,向他们摆手,泪水哗哗流。警察在监控器看见,马上慌张跑来制止。我气愤问他们:为什么不让我见孩子?他们说我不“转化”。后来在没有通知家属情况下,二零零零年十月将我们女学员全部劫持到沈阳马三家劳教所。

到马三家后我被完全弄懵了,心想一些昔日的好同修,为什么会“转化”不学大法了呢?谁发明的“转化”呢?十年后的今天,我看到一篇报导《一个中共特务的自白》,说在十几年前冒充法轮功学员,混入到群体中,表现很坚定,也被劳教,期间突然“转化”,配合邪党大搞揭批、诬蔑,在几百人的台上宣读,台下的人被欺骗,也跟着效仿……我今天才明白了劳教所“转化”的内幕,原来中共豢养了一批特务,混入学员中。学员善良又单纯,从未提防过,因为这个特务的忏悔,我才彻底认清中共的豺狼相。中共邪党导演自焚,又导演“转化”,毁了多少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徒。罪恶满穹宇。今天劳教所已解体,它的罪恶历史永远成为中共邪党罪恶的历史。

我当时在马三家劳教所,在高压承受不了的精神与肉体的折磨中,被邪党欺骗,走了耻辱的“转化”(放弃信仰)之路。背离大法的痛苦比一个人死了还要难受。也许世间没有比这再耻辱和痛苦的事情了,是师尊的慈悲,我今天才有勇气提及那段魔鬼般的经历,地狱般的煎熬。

三、非法判刑

二零零二年,长春法轮功学员电视插播讲真相,中共一下抓捕五千多人。当时抚顺公安一处的警察郝建光及关勇、张涛等,积极参与绑架法轮功学员,一年内抓几十名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

我在二零零二年十月九日被绑架,绑架的原因是,我们把自己亲身受迫害的经历,作为起诉江泽民的依据。为此抚顺公安一处按录像上的内容绑架了所有参与提供证据的学员。被绑架的学员有曲彩玲、贾乃芝、邢玉学、高桂荣、芳桂云、菜绍杰等。这些学员都不同程度的被判刑。其中沈阳的王杰在狱中被迫害折磨肾衰竭而去世。

两天的刑讯逼供,我的胳膊筋被恶警扭伤,他们把我绑在椅子上,几个人折磨我,又把我铐在暖气管子上,恶警用拳头打、用脚踢、还用鞋打。把我打的浑身是伤。送入看守所。在看守所里多次提审、恐吓。最后,我被枉判四年,被劫持到沈阳女子监狱。

二零零三年七月,我被送入沈阳女子监狱七监区,在那度过四年冤狱,那里关押近五百名法轮功学员。

法轮功学员,每天被包夹看管着,强迫做奴工。手工活,工艺品,加班加点,超负荷劳动强制“转化”。身心受到摧残。我在女子监狱遭受迫害时,我就对恶警说,除非我不出去,如果我从女子监狱走出去,我就会向全世界曝光你们的暴行。之后恶警们收敛了暴行,没有再对我的肉体迫害。

零五年,刚刚调来的七监区教导员王健,一意孤行的迫害法轮功学员,致使刘丽华在狱中被迫害死,赵淑琴被迫害肝硬化腹水而生命垂危,保外就医,大连孙敬美被指使的犯人毒打……

二零零六年十月十日,我出狱回家。孩子已经上四年级。因为中共邪党迫害,我母亲几度惊吓,病倒,我丈夫领着孩子四处漂泊,流离失所。我的青春和幸福被邪党迫害支离破碎。

我的好同修彭庚、孙倩在狱中被迫害致死。侯晓慧、胡延被迫害精神失常,现在都未恢复。王秀霞二零零三年在看守所被打死,是女警关静、赵春艳指使张保华,马丹等犯人打的。关静和赵春艳有不可推卸的历史责任。

中共对法轮功的残暴,胜过历史上任何一朝代邪恶政权。这场人类的浩劫即将大白于天下,请全世界善良的人们伸出正义之手,早日结束这场罪恶。天灭中共在即,望广大善良的民众,赶快退出邪党党、团、队保平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15/辽宁抚顺法轮功学员吴晓艳受迫害经历-283990.html

2013-09-23: 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大法弟子马玉艳被绑架

昨晚,辽宁清原县夏家堡镇大法弟子马玉艳坐车去开原市白旗寨发资料,被当地派出所绑架,现小燕和未修炼的出租车司机王平仍被非法关押在白旗寨派出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9/23/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78763.html#13922223221-1

2011-05-28: 辽宁抚顺市法轮功学员吴晓艳受迫害经历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中共江氏集团开始对法轮功及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迫害。吴晓艳就是受迫害者之一,先后经历了非法关押、拘留、劳教、判刑等迫害。
到北京上访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抚顺市地区的法轮功义务辅导员都被非法关押。吴晓艳和其丈夫看到这些情况,毅然决定去北京上访,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后来被非法抓捕回到抚顺,在抚顺市望花区公安分局,被逼迫写“不炼功”的“保证”,而被释放。

中共迫害法轮功不断升级,在一九九九年十月间,加剧诽谤法轮功。吴晓艳和她的丈夫又到北京的信访办上访。在去的路上,碰到了新宾县的法轮功学员韩树辉(男,30多岁)和吴秀芹(女,50岁左右),还有抚顺市水泥厂的团支部书记黄刚(二十八九岁,家住抚顺市顺城区将军街)和其妻子冯慧,还有三十二中的老师赵玉红(女,抚顺北站住)、宋玉英(女、40多岁,在新抚区公园那住)、穆春玲(女、三十八九岁,在粮栈街住),还有许多叫不上来名的法轮功学员。

到北京后,吴晓艳等法轮功学员就直接到信访办去了,在信访办就被抓了,后来被非法关到驻京办的小二楼上。小二楼当时满满的,有三分之二是清原人,还有一对小俩口抱着孩子,还给孩子喂奶呢。被带到小二楼的法轮功学员都被搜身,搜出来的钱能堆一个小山一样,身份证被没收,连裤腰带也被没收。

在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八日的晚上,法轮功学员都被恶警装上了火车。当时有三个车厢都是法轮功学员。北京恶警用从法轮功学员勒索来的钱,买了手铐,将这些法轮功学员都戴上手铐,运回抚顺,那时法轮功学员就在车厢里背诵法轮功经文《论语》和《洪吟》。当时被送回抚顺的法轮功学员被分别关押在三个地方:1、抚顺戒毒所;2、抚顺女子自强学校;3、抚顺市南阳小学。当时被非法关入戒毒所的有一百多人,吴晓艳就被关到抚顺戒毒所。戒毒所的设施和看守所的设施非常相近,都是在一个屋中,装上地板,法轮功学员和戒毒犯就在地板上坐着,晚上就睡在地板上。戒毒所对法轮功学员非常克扣,把一个玉米面的饽饽切成五片,一顿就给你一片,法轮功学员在那里饿的都站不起来。而且将坚定信仰的法轮功学员,送到马三家子教养院非法劳教,其中有:姜杰(女,50多岁,新抚区人)、唐红艳(女,30多岁)、刘玉兰(女,50多岁,望花区人)。

吴晓艳在那里绝食反迫害,男戒毒所的所长,逼她蹲着,并写不炼功的保证。后来,吴晓艳单位(新宾县永陵粮库)的领导来到戒毒所,将吴晓艳接走,在接走时交了二千元钱,一千元被称作遣返费,一千元的罚款。

二零零零年的七月间,吴晓艳又和丈夫,到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被抚顺公安局的李海洋(男,50多岁)绑架,还有许多的抚顺同修,都被绑架。被绑架的同修,都是从天安门、中南海、信访办绑架的。回来的时候,吴晓艳和抚顺的刘凤琴带一个手铐被押回来的。回来的时候,因为吴晓艳绝食,在抚顺被新宾县永陵派出所和永陵粮库的人将吴晓艳送到她的母亲(在新宾县永陵镇)家,而其他的法轮功学员都被送到抚顺的看守所。吴晓艳被送到她母亲家后,有专人看着吴晓艳,不让吴晓艳离开其母亲家。后来新宾县来了十多个人,由永陵派出所警察带到吴晓艳的母亲家中,问吴晓艳吃没吃饭,还炼不炼功。吴晓艳的母亲说吃饭了。吴晓艳说,我炼功,没有扰乱任何治安秩序。他们这些人走后,没过几天永陵派出所的警察方杰等就将吴晓艳绑架到新宾县看守所。

新宾县恶党官员对吴晓艳非常生气,因为他们已上报,谎称没有炼法轮功的了,那样的话他们能得五万元的“奖金”。但是吴晓艳到北京上访,将这些恶党官员的发财美梦击碎了,因为吴晓艳的家虽在抚顺,但户口在新宾县永陵镇。

送到抚顺教养院加剧迫害

吴晓艳被非法关入新宾县看守所,看到另外两个法轮功女学员也在那里。后来,永陵镇的法轮功学员张玉霞、陈继祥、吴广远、南杂木宋万首,大约十多个人,被送到新宾县的看守所。吴晓艳在新宾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十多天后,因为她的家是抚顺的,新宾县公安局又和抚顺的永安台派出所联系,由永安台派出所的警察刘忠伟将吴晓艳接回到抚顺。后将吴晓艳送到抚顺教养院加剧迫害。

抚顺教养院迫害法轮功学员也非常的邪恶。当时清原有一个叫刘晶(女,30多岁,清原人)的女法轮功学员,被教养院的恶警曾艳打的满脸都是伤。还有抚顺市乳制品厂的办公室主任王晓艳也在那遭受着迫害。抚顺教养院恶警曾艳打人有一个残忍的方法,就是将擀面杖外面用报纸卷上,从外观上你还看不到擀面杖,用这个东西打人。那时教养院恶警经常到关押法轮功学员的房间翻被。一次吴晓艳枕头里的法轮功经文被翻到,曾艳就用擀面杖上包报纸打吴晓艳,把吴晓艳打的头上都是包,脸上都是淤血,都是青色的。

到马三家子非法劳教

因为吴晓艳在教养院里不放弃信仰(不放弃法轮功的信仰),新宾县政法委又罚吴晓艳二千元钱,永陵粮库替交的,后来吴晓艳还了这钱。在二零零零年的十月初,又将吴晓艳送到沈阳马三家子教养院遭受迫害。在马三家子教养院,不放弃信仰的不让睡觉,吴晓艳那时在马三家子也走了弯路。

在马三家子教养院,那时抚顺法轮功学员刘成艳也在那里,刘成艳被关进一小屋里,恶警将她的衣服都扒了,给绑在铁椅子上,用电棍电她。刘成艳的惨叫声,让人撕心裂肺。后来见到她时,刘成艳的脸上都是电棍电的痕迹。

刘霞是大连的法轮功学员,只因为刘霞写了一封弘扬法轮功的信,而被劫持到马三家子教养院非法劳教。还有抚顺的荆平、邹桂荣、姜杰、贾乃荣、曲彩玲、黄桂荣、赵淑芹那时都在马三家子教养院呢。姜杰被打、而荆平被电棍电、邹桂荣被拉到厕所里毒打、折磨。一个不知名沈阳的大学生,被迫害的割脉自杀,后来恶警把她送到医院,抢救过来后,就不再管她了。马三家迫害法轮功学员,还用精神的折磨,逼迫你放弃信仰,使你生不如死。马三家是中共的中央直接控制的地方。现在又是省属的单位,因迫害法轮功卖力还被恶党颁发“特等功”。而且北京的法轮功学员,如果在当地不放弃信仰,就会被用飞机拉到马三家进行转化迫害,可见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已是不择手段。

被绑架到辽宁省女子监狱

二零零二年十月九日,在抚顺南站有一个法轮功真相资料点,被恶人发现后,恶警在那蹲坑。吴晓艳到那后,就被绑架,后来抚顺的张涛和孙倩也被绑架。吴晓艳被绑架到抚顺公安一处(国保支队)。当时吴晓艳的胳膊被几个绑架她的人给扭断了,在公安一处将吴晓艳绑在椅子上,几个人用手抬她的腿,折磨吴晓艳。后来又把她带到抚顺福民派出所,在那里将吴晓艳铐到暖气管子上,那些恶警用拳打,脚踢的,还用鞋打她。后来就将她关到抚顺市看守所。

到抚顺看守所,恶警又发现吴晓艳等法轮功学员还在起诉江××。并得到她们起诉江××的录相,通过录相又将曲彩玲判刑九年(因身体不好,在抚顺看守所呆了一年后被释放)、贾乃荣被判刑十年、吴晓艳被判刑四年、邢玉学被判刑八年、高桂荣被判刑九年、方慧云被判刑十年。后来听说,采访她们的李伟绩(美籍华人,在美国得法的)被判刑六年、沈阳的蔡绍杰被判刑八年。

在二零零三年七月间,吴晓艳等人被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那里有五百多法轮功学员)。进去之后,就被强制做奴工,每天做服装,还做各式各样的手工艺品,制作用的胶和羽毛都是有毒的。最终受益的是那些监狱的警察,做的越多他们的奖金越多。

而法轮功学员,不但让你干活还得逼你“转化”,不放弃信仰,就不让你睡觉,不让你花钱买东西,不让你吃细粮等。在你工作一天后,晚上把你弄一个屋里,有人轮班看着你,就是不让你睡觉。目的就是让你放弃信仰。中共就利用这种形式来迫害你,让你生不如死。

孙敬美,女,50多岁,是大连人。被警察指使的刑事犯,拖到水房里打,用洗衣板打,脸都被打肿。白天在地上坐着。

高秋菊,女,50多岁,大连人。关在女子监狱的老残队,被非法判刑九年。在女子监狱里,高秋菊干活干得又快又好。后来有的法轮功学员拒绝奴役,因为她们认为她们没有犯罪,高秋菊也明白了这个理。后来有一个法轮功学员不干活、不穿号服,被打。高秋菊就去找监狱的队长谈话。还有原铁法工商局副局长的女法轮功学员刘志明(五十八九岁)也去找监狱的队长。后来那位被打的法轮功学员,不干活,也不穿号服。还有一个沈阳人,叫王丽(20多岁),在马三家子被关了三年。后又被送到女子监狱,又被判刑三年。因不放弃信仰,被关进小号里。后来高秋菊知道了,不让将王丽关在小号里。

刘志明,被判刑是更冤枉的事,她到同学家,还没到同学家就把她抓了。后来警察抄她的家,将她家书架中的书里夹着的《西游记》歌词都抄走了。后来在法庭上判她刑时,还念了那个歌词,歌词也成了迫害刘志明的罪证了。后刘志明被判刑六年,非法关押在女子监狱。

在女子监狱里,法轮功学员每天被刑事犯包夹着,身心受到摧残,而且每天都在逼迫你如何转化。

吴晓艳在女子监狱,也遭受恶警的迫害。但在迫害时,吴晓艳就告诉恶警们说,“你们迫害我,除非我不出去,如果我从女子监狱走出去,我就会全世界曝光你们的暴行。”这样吴晓艳在女子监狱,没有受到肉体上的残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28/辽宁抚顺市法轮功学员吴晓艳受迫害经历-241558.html

2011-03-27: 辽宁省抚顺市法轮功学员闫家杰遭受的迫害

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抚顺市地区的辅导员都被非法的关押。法轮功学员闫家杰看到这些之后,就和妻子吴晓艳就到沈阳的辽宁省政府去上访,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

一九九九年的七月二十一日晚,闫家杰和他的妻子到沈阳的辽宁省政府去上访。当他们刚到政府门前时,天还没有亮呢,就被警察抓到大客车上了,当时客车上全是法轮功学员。大客车开到沈阳一个区的体育场,将大客中的法轮功学员都叫下来;体育场里还有许多的法轮功学员,这些法轮功学员都是在体育场的一角那呆着,能有几百人,院里还有探照灯,照着法轮功学员。

把法轮功学员带到这个体育场之后,天亮了警察就开始登记:叫什么名,是那个市的。登记后就将法轮功学员按各市的不同地方,将法轮功学员分开。那时法轮功学员在体育场背《论语》,天还下着小雨。

有一百多人的警察在那,还有十几警车。后来,各市的警察到沈阳去将他们的人接走,后来就只剩沈阳的法轮功学员了。

抚顺市的警察来了车,将抚顺的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都拉走了,闫家杰被拉到抚顺市望花区分局。当时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下午三点多钟,电视正在播迫害法轮功的信息;警察让闫家杰看,不看警察就要打他。后来在警察的迫害下,写了保证(放弃法轮功修炼)就被放回家了。

因为那时××党迫害法轮功不断升级,在一九九九年的十月间,加剧诽谤法轮功。闫家杰和抚顺的朱静等人十七八个,就到北京去上访。到北京之后,被抓又被抚顺市的警察取回到望花分局,后被拘留十五日,送到抚顺市看守所的一所,过了几天,又将闫家杰移到二所,不让闫家杰穿鞋就走。那时在看守被非法关押的还有翟旭明、闫君、刘青春。

闫家杰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后,他的单位(西露天矿)将他接回并非法软禁,让闫家杰放弃法轮功的修炼。当时在那看着闫家杰的有王峰和一个姓张的人。闫家杰坚持法轮功的信仰不放弃,后来他们又把闫家杰的四岁的儿子送到闫家杰那,逼迫闫家杰放弃信仰。在半个月后,闫家杰被释放,强迫其家又交了五千元钱。

二零零零年六七月间,因为闫家杰的妻子到北京上访,闫家杰也被抚顺市永安台派出所警察刘忠伟抓到派出所,在派出所里呆了一夜。并让闫家杰的家搬走,直到闫家杰的姐姐们把闫家杰的家搬走,闫家杰才被释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27/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1年3月27日发表)-238014.html

2006-11-30: 辽宁抚顺市新宾县10名大法弟子被绑架
辽宁省抚顺市新宾县大法弟子吴云清、吴晓艳、王友廷、吕兆新、赵富贵、曲桂英、池秀华、赵淑芹、商勇、李凤杰10人于半月前被绑架,请知道详细情况的大法弟子将被迫害情况上传明慧网,揭露邪恶给以曝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30/143564.html

2005-12-29: 全面曝光抚顺市看守所(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2/29/117532.html

2005-08-08: 抚顺市公安一处六年来致死、致残多名法轮功学员

辽宁省抚顺市公安一处从99年7.20以来一直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有的恶警折磨法轮功学员时说:“我们每个人都有三个整死法轮功的指标,你是第一个,把你也浇上汽油,也来个自焚,你干不干?”法轮功学员李英、王秀霞就是死在一处恶警的残暴之下。被打成伤残的更多,如李莹、吴小燕、孙永利、王友才……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8/107967.html

2003-09-16: 现在还被非法关押在抚顺市第二看守所的有30多名大法弟子,其中被方桂云出卖的一批有二十多人。当时因为资料点被破坏,恶警更是加大力度迫害,此事由派出所转交给更黑暗的公安一处处理,由抚顺市专管迫害法轮功的歹徒——关勇负责,所以这一批被捕的同修被迫害的更严重,其中被打成伤残的有吴小燕、黄X云,……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23/65590.html

2003-08-11: 吴小艳,女,33岁,2000年因到北京证实法被非法判劳教1年。2002年10月11日被绑架后,超期关押至今年7月初,在没开庭审理的情况下,被非法判有期徒刑8年。

抚顺 新宾县(新民县)联系资料(区号: 413)

2019-08-12:新宾县国保大队:
地址:新宾镇兴京街28号,邮编113200
大队长盛国柱13704932270
高振远15504932896

红升乡派出所:
所长孙荣强 024-55370110、13941356777
指导员李志强 024-55370110、15941373755
警察杨智皓 024-55370110、15041397346


2019-07-16: 新宾县公安局:
局长刘汉波13841300002、15504931777
副局长柳大刚13904932985(主管国保)
国保大队:
电话:2455080213
大队长盛国柱13704932270
高振远15504932896

抚顺市公安局监所管理支队:
电话:2456532395
支队长谢伦13842345110
支队长2456534820
秘书科2456534821
副支队长李铁13591556666、15504931766

抚顺市女子看守所:
所长张静
教导员潘媛
副所长张旭15114291661

2019-06-10: 新宾县国保大队:
地址:新宾镇兴京街28号,邮编113200
大队长盛国柱13704932270
高振远15504932896

永凌派出所:
所长王宇13841401188宅024-55080228、024-55086689、024-55480021

新宾县看守所:
地址:新宾满族自治县新宾镇南茶棚村,邮编113200
办公室:024-55026516
值班室:024-55026405

2019-06-09:
永陵镇派出所2455154329
曹思信 13941317798
新宾县国保大队2455080216
队长:赵连科 13941383411 15504932719
张恩秀:宅24-55024738 13504233866
新宾县公安局
王忠发 副局长 宅24-55024951 13604132951
柳大刚 副局长 宅24-55025571 13904932985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