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1-20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辽宁 >> 锦州 义县 >> 左中右, 男, 36

个人情况: 就职于锦州义县大于卜中学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辽宁锦州义县
个人近况: 2006年5月29日 迫害致死 (2006-06-14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4-01-17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需要继续确认的致死案例编号 1365(常有变动,请以明慧为准)
家庭成员: 儿女: 左立志(左力智) 左中右
夫妻/父母: 龙秀英 阚泽田
兄弟姐妹/伯父母: 李智辉 阚志晰 阚毅仁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07-01: 中学教师被迫害致死 父亲控告元凶江泽民

辽宁省义县榆树堡镇中学教师左中右,坚持信仰真善忍,二次被劳教迫害,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九日去世时才三十五岁。他的父亲于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二日通过邮局EMS的快递向最高人民检察院递交了控告状,控告元凶江泽民,要求还儿子的清白。

他在控告状中说:被控告人江泽民,于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以个人意志成立凌驾于国家宪法和法律之上的专门迫害法轮功的“610办公室”,同年七月二十日操控整个全部国家机器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截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的群体灭绝指令迫害政策之后,致使全国公、检、法、610对法轮功修炼者进行残酷迫害。我三十五岁的儿子中学教师左中右就是在这种指令下被迫害致死的。

被控告人江泽民触犯了《宪法》第三十五条、第三十六条、第三十七条、第三十八条、第三十九条,根据刑法规定,江泽民犯了剥夺公民人身自由罪、故意伤害罪、刑讯逼供罪、滥用职权罪、抢劫罪、侵占罪和毁坏财物罪、群体灭绝罪、利用邪教组织(中共邪教)破坏法律实施罪。

因此,控告人申请最高人民检察院对犯罪嫌疑人江泽民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公诉,依法对被控告人的犯罪行为予以立案侦查,追究被控告人刑事责任、并予以法律制裁;依法赔偿精神与经济损失;依法取缔中央及以下各级“610办公室”非法组织,并依法彻查该非法组织的一切非法活动,并严惩其犯罪罪行。

下面是左凤忱在控告状的事实与理由:

我是左中右的父亲,未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七年,我儿子左中右通过亲友介绍开始修炼法轮功。通过学法炼功,他变的越来越好,孝敬父母,和同事和睦相处,心胸宽广、真诚善良,愿意帮助别人,是单位和乡里乡亲公认的好人。他整天都是乐呵呵的,觉得自己就是为别人活着,处处为别人着想,在我的眼里:他真是个健康、活泼、可爱的孩子。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我儿子被绑架到镇洗脑班非法关押二天。

一九九九年九月,被县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被勒索现金1560元。

一九九九年十月,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在义县看守所。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至二零零一年四月,在锦州教养院非法劳教二年。于二零零零年三月下旬,他从教养院走脱,又进京上访,在兴城火车站被绑架,又送回锦州教养院,他被关了七天小号,被恶警刘怀忠、徐广权等人踢打,皮肤被电肿。白天干活被强制戴手铐出工,晚上睡觉用手铐铐在床上,警察报复他给他多分任务,还不时地恶狠狠地骂他。

他绝食抗议迫害,恶警们和恶四防对他灌食迫害,玉米糊里加大量的盐,同时不让睡觉,强迫其连续坐四十四小时地板凳。恶警陈大夫在对左强制灌食时,用开口器撬,牙都被撬坏了,不张嘴就用拳头钻腮帮子。左中右绝食抗议一个月后已经骨瘦如柴,血压低得吓人,80/50,70/50,小腿浮肿。教养院怕担责任,于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五日,获得释放。

二零零一年十月,他再次被非法劳教二年,在锦州劳教所受尽了酷刑折磨:曾有三个犯人一起毒打他,四根电棍同时电击,电击头部、脸部、阴部、肚子、全身。 长期关小号、坐铁板凳,长期不让睡觉。左中右一个体重150斤的小伙子,被折磨得只剩九十斤,几乎奄奄一息。劳教所一看其身体太虚弱,怕担死亡责任,二零零三年九月把他送回家中。

他被放的前几天,每天都呕吐,咳嗽得厉害。被放出来时,亲人朋友见到他几乎认不出来了。回家后,还经常受到劳教所恶警打电话骚扰;身体还未恢复,学校领导一行十人来家里逼迫写三书,被迫去亲友家。左中右心肺肾功能已衰竭,经常咳嗽气短,精神恍惚,行走困难,无法正常上班,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九日含冤去世。

江泽民罪行累累,我控告他,请求最高人民检察院对其依法立案侦查,绳之以法,为国除害,为民伸冤,还我儿子的清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7/1/中学教师被迫害致死-父亲控告元凶江泽民-311722.html

2009-02-26: 弟弟被迫害致死 姐姐被枉判入狱

辽宁义县法轮功学员左立志、左中右姐弟俩都是大榆树堡镇中学教师,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迫害大法之后,姐弟俩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多次遭到邪党恶警的绑架、非法关押、劳教、判刑。弟弟左中右两年前被锦州市教养院(现在叫劳教所)迫害含冤离世,去世时才三十五岁。姐姐左立志被马三家教养院非法劳教九个多月,今年二月十二日,又被义县伪法院非法秘密枉判五年,秘密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迫害。
一、左中右被迫害含冤离世

左中右,一九七一年出生于辽宁义县大榆树堡镇,大专毕业,任镇中学教师,一九九九年十月他進京证实大法,被恶警绑架到锦州市教养院非法劳教二年。

二零零零年三月下旬,左中右从锦州教养院走脱,再次進京证实大法,在兴城火车站被绑架,再次被劫持到锦州市教养院,关了七天小号,之后六大队恶警刘怀忠、徐广权还等对他踢打,用二根电棍电击他的背部、脖子等处。白天干活被强制戴手铐,晚上睡觉用手铐铐在床上。二零零零年十月十二日,锦州教养院政委张海平、副院长金福力、队长刘铁林、 韩利华、科长陈立刚等亲自部署,对拒绝“转化”的左中右采取体罚、强制洗脑,用电棍电击头部、脸部、小便、肚子,全身。 左中右绝食抵制迫害,恶警暴力灌食,玉米糊加入大剂量的盐,左中右不张嘴,恶警大夫陈某用开口器撬,将左中右的牙撬坏。一个月后左中右已经骨瘦如柴,血压为80/50,70/50,低得吓人,小腿浮肿。重压下他违心的妥协,于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五日获释。

二零零一年十月,因左中右说“大法好”又被义县不法人员绑架,再次被非法劳教二年,在锦州教养院受尽了毒打,恶警用四根电棍同时电击他,以长期关小号、坐铁板凳、不让睡觉等酷刑折磨他。

二零零二年七月,锦州教养院对坚定的大法弟子疯狂迫害,院长张海平亲自坐镇,左中右被恶徒尹杰锦、焦中华、张会东毒打,大腿肌肉被打肿,前胸被尹杰锦击打五、六十拳,红肿十多天,不敢咳嗽,不敢触摸。恶警给左中右戴手铐三个多月,每天从早坐凳到晚上达十五个小时,只许去三次厕所,这样坐了四个多月。左中右被迫害致心肺肾功能衰竭,咳嗽气短,精神恍惚。于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九日含冤离世,当时只有三十五岁。

二、左立志被非法秘密枉判入狱

左立志,女,一九六八年九月五日出生于辽宁义县大榆树堡镇,她从小就心地善良,老实厚道,学习努力。一九九零年考入锦州师范专科学校,数学专业,九三年毕业后,分配到义县大榆树堡镇中学任教。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前,左立志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发现修炼法轮功不仅能使人强身健体,更能使人道德回升,能带动整个社会道德的提升,于是她毅然加入到了法轮大法修炼者的行列。

左立志修炼炼法轮功后,按照“真、善、忍”要求做一个好人,在社会上有口皆碑,在单位里公认是一个好教师,在名利上从不与人争夺,善待所有人,在家里是一个好女儿,通过学法炼功,她身心健康,宽宏大量。

然而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江××出于妒嫉之心,公然违反宪法的发动了这场对这个善良的修炼群体的迫害。左立志也是其中的一个,她依法践行自己的信仰、言论、行使上访权,却屡遭迫害。记得九九年七月二十四日,左立志被镇政府恶徒劫持,关洗脑班,精神折磨两天两夜,身心受到了很大的伤害。

九九年九月二十三日,左立志再次去北京上访,又被绑架、劫持到义县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被勒索现金1360元。

九九年十月十三日,左立志被县公安局恶警绑架、劫持到义县看守所,非法拘留一个月后,又被劫持到辽宁沈阳马三家教养院非法劳教九个多月,并非法扣发一年的工资,约四千五百元。期间还受到了各种毒打虐待。

二零零二年十六大之前至二零零六年,左立志被县、镇的恶徒骚扰,被迫流离失所,累计达四个多月,被扣工资三百多元。

二零零八年八月二日,左立志被义县国保大队、大榆树堡镇派出所恶警绑架。十月十日义县,伪法院对她非法庭审,左立志在法庭上自述修炼令她身心受益,律师也做无罪辩护,法官和检察官无言以对,而草草收场。左立志本应无罪释放,但义县公安局恶警仍将她非法关押在县看守所。接着,义县伪法院无视中国现有法律,执法犯法,在未开庭、不通知家人的情况下,竟秘密以“利用×教破坏法律实施”的莫须有罪名,非法判左立志三年徒刑。左立志随即向锦州市中级法院提起上诉。

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九日,锦州市中级法院几个人到义县法院,也未通知家人,只找左立志本人,简单地问了几句话,然后告诉她这就算是中法开庭了,当时也未说开庭的结果。

事后,左立志的母亲阚志晰向锦州市中级法院、锦州市检察院、辽宁省高级法院、辽宁省检察院写了申诉书,要求锦州市中级法院依法撤销义县法院的非法判决,改判左立志无罪。

然而,二零零九年二月十四日,左立志的家人竟接到义县法院于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二日非法秘判左立志五年徒刑的通知书,邪党人员并说:十日后将人送走。家人前去县看守所见左立志,看守所说:十四日、十五日两天休息,不能见人,你们星期一(十六日)来吧。家人十六日再次去看守所,可是在接见室里隔着玻璃、不让靠近、离的很远,只说了两句话,也没听清,恶警就再也不让见了。

家人心想人不让见了,那我们也得看看是怎么判的判决书。便于十八日前去索要,可义县伪法院说给左立志本人了,家人又来到县看守所要求见左立志,可看守所的门卫说:人已经被送沈阳大北监狱了。

就这样,左立志被邪党法庭非法秘判后,开始说三年,后又说五年,最后说五年只给了一个通知,并口头说:十日后将人送走。家人接到通知后,第三天(十六日)才让看上一眼,只说了两句话就不让见了,后来打听到,义县公安局恶警十七日就将左立志从义县看守所秘密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迫害。

左立志被非法关押长达半年多的时间,非法秘密枉判五年后,又被秘密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时至今日左立志的家人连本应是法院亲自送达给家人的判决书是甚么样都没有看到,多次索要都说给左立志本人了,可左立志被秘密劫持到监狱,她本人是否看到了判决书都很难说。可见邪恶操控下的邪党警察、法官心虚到甚么程度,不仅不敢让家人看到判决书,甚至连一句真话也不敢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2/26/196141.html

2008-11-27: 辽宁义县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

自一九九九年江氏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辽宁义县邪党公安部门追随其江氏集团“名誉上搞垮、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迫害政策,对全县法轮功学员進行了残酷的迫害。

义县三名年轻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他们是:义县九道岭镇兽医肖鹏;义县大榆树堡镇中学教师左中右;义县城关乡居民史长林。

法轮功学员、义县法院法官孙灵华被非法判刑七年半、非法关押在沈阳大北监狱。

有八名法轮功学员现被非法关押在沈阳马三家教养院,他们是:义县前杨乡法轮功学员刘成;义县巨粮屯乡法轮功学员许志华、许绍刚;义县大榆树堡镇法轮功学员田宝丽、范宝荣;义县留龙勾乡法轮功学员崔凤英;义县城镇法轮功学员郭桂香、崔国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27/190578.html

2007-12-22: 辽宁锦州义县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的部份统计数据

义县大于卜中学青年教师左中右,男,三十六岁,大专毕业,于一九九七年得法修炼。因進京上访,被锦州市教养院非法劳教二年。二零零零年三月下旬走脱,又進京上访,又被绑架送回锦州市教养院,身体反覆遭受电棍电击、强制戴手铐等摧残折磨,造成心肺肾功能衰竭,咳嗽气短,精神恍惚,行走困难和巨大的精神打击,而于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九日下午四时四十分过早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22/168842.html

2006-06-14: 辽宁锦州义县青年教师遭二次劳教折磨后去世

辽宁省锦州义县大于卜中学青年教师左中右,坚持修炼法轮功“真善忍”,二次遭到劳教迫害,在锦州劳教院折磨致心肺肾功能衰竭、精神恍惚,于2006年5月29日含冤去世。

左中右,男,36岁,大专毕业,就职于锦州义县大于卜中学,于97年得法修炼。99年恶党对大法及大法弟子的迫害开始,他和家人不断進京上访,99年10月被非法关押在义县看守所,又被非法劳教二年。2000年3月下旬,他从教养院走脱,之后進京上访,在兴城火车站被绑架。

在锦州市劳教院,左中右被关了7天小号,回到6大队后被恶警刘怀忠、徐广权等人踢打,用2根电棍电他的背部、脖子等处,皮肤被电肿,几天后才消。白天干活被强制戴手铐出工,晚上睡觉用手铐铐在床上,警察报复他给他多分任务,还不时地恶狠狠地骂他。

2000 年10月12日原政委张海平、副院长金福力亲自命令警察(队长)刘铁林等还有刑事犯一起动手,用电棍逐个电击大法弟子,被电击的大法弟子有左中右、刘永生、石中岩等。张海平、金福利、科长陈立刚、二大队队长韩利华亲自部署,对大法弟子采取体罚强制洗脑,强制给学员戴上工地上用的安全帽,双手被铐上,用办公桌把学员挤在墙角,由二个恶警,一个刑事犯看着,不准学员睡觉、坐下,强行播放攻击大法的录像,如果低头、闭眼、抵制,就拿木棍击打头部,拿电棍电击头部、脸部、小便、肚子,电遍全身,对一些学员还给上刑到铁椅子上,一绑就是一天。

左中右等大法弟子绝食抗议迫害,恶警们和恶四防(劳教犯人)对他灌食迫害,玉米糊里加大量的盐,同时不让睡觉,连续强迫绝食的大法弟子坐了44小时地板凳。之后每天强迫坐凳到下半夜2点,早6点起床继续坐,每天坐20个小时,大法弟子稍有抵制就用手铐铐在小凳上。恶警陈大夫在对左强制灌食时,用开口器撬,牙都被撬坏了,不张嘴就用拳头钻腮帮子。左中右绝食抗议一个月后左已经骨瘦如柴,血压低得吓人,80/50,70/50,小腿浮肿。锦州教养院找来了马三家医院院长,恶徒说:“没事儿,马三家有绝食80天的呢!”左中右在恶党劳动教养院残酷折磨、重压下违心的妥协,于2001年4月25日获得释放。

2001年10月,左中右因说“大法好”又被不法人员绑架,曾绝食抗议,再次被非法劳教二年,在锦州劳教院受尽了酷刑折磨:曾有三个犯人受恶警的指使一起毒打他,四根电棍同时电击,长期关小号、坐铁板凳,长期不让睡觉。

2002 年7月,锦州劳教院对坚定的大法弟子疯狂迫害,院长张海平亲自坐镇,对坚定不屈的大法弟子進行折磨,美其名曰“心理矫正”。左中右被尹杰锦、焦中华、张会东毒打,大腿肌肉被打肿,前胸被尹杰锦击打50-60拳,红肿10多天,不敢咳嗽,不敢触摸。左被戴手铐3个多月,每天从早坐凳到晚上达15个小时,只许去3次厕所,这样坐了4个多月。

2003年3月31日晚上,恶警冯子宾带一帮打手到三楼又把大法弟子李忠杰、左中右等带到二楼小屋,等其他人看电视时,就将李忠杰用手铐子呈十字型固定住。恶徒郭伟宾等人就说:现在上边有令,我们可以放开手大打。随后恶徒们就对李忠杰、左中右大打出手。

左中右坚定修炼大法,一个体重150斤的小伙子,在锦州劳教院被折磨得只剩90斤,几乎奄奄一息。劳教院一看其身体太虚弱,怕花钱治疗、怕担死亡责任, 2003年9月把他送回家中。左被放的前几天,每天都呕吐,有时一天两次,咳嗽得厉害。被放出来时,亲人、朋友见到他几乎认不出来了。

左中右回家后,还经常受到劳教院恶警打电话骚扰;身体还未恢复,学校领导一行10人来家里逼迫写三书,被迫去亲友家。遭受这几年迫害,他已经心肺肾功能已非常衰竭,经常咳嗽气短,精神恍惚,行走困难,已无法正常上班,于2006年5月29日下午4时40分含冤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14/130395.html

2005-11-26: 锦州教养院酷刑一览表(一)(图)
酷刑(三):“大”字型酷刑

此种酷刑即是将人两臂抻至极限铐在单人床的两侧床柱上,身体呈”大”字形,由恶警四防员暴打,用脚踢小腹、前脑、软肋、脸、嘴,用椅子砸头,被打严重者牙脱落,耳膜穿孔,或用打火机烧手指,把手指烧焦烧黑,变形。大法学员贾精文在受此刑时曾手铐被抻折,大法学员李忠杰、左中右在受此酷刑时被四防郭伟宾、马九庆、沈闯、焦志华、安庆中暴打一个多小时,五脏被打得疼痛无法描诉,大法弟子李忠杰的嘴被踢得很长时间合不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26/115250.html

2004-09-10:张海平、金福力在2000年10月12日将十几名不放弃信仰和修炼的法轮功学员集中一起,用多名干警和多名刑事劳教犯,昼夜不停的進行迫害和严管起来。这些法轮功学员没有犯罪,所以不背,不念那些犯罪条例;因此,张海平、金福力就亲自命令警察(队长)刘铁林等还有刑事犯一起动手,用电棍逐个电击,被电击的有严力、刘云涛、左中右、刘永生、石中岩等。

2004-01-17: 左中右,男,33岁,辽宁锦州义县人,教师。他曾多次被拘留,1999年11月被教养2年。教养院副院长金福利在会上毫无掩饰地说:权力就是法律。 2001年8月左中右又被重新教养2年。2000年3月下旬,他从教养院走脱,之后進京上访,在兴城火车站被绑架。被关了7天小号,回到6大队后被警察刘怀忠、徐广权等人踢打,用2根电棍电他的背部、脖子等处,皮肤被电肿,几天后才消。白天干活被戴手铐出工,晚上睡觉用手铐铐在床上,警察报复他给他多分任务,还不时地恶狠狠地骂他。

2000年10月,左中右绝食抗议锦州教养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警察们和“四防”(劳教犯人)对他灌食迫害,玉米糊里加大量的盐,同时不让睡觉,连续强迫绝食的法轮功学员坐了44小时地板凳。之后每天强迫坐凳到下半夜2点,早6点起床继续坐,每天坐20个小时,法轮功学员稍有抵制就用手铐铐在小凳上。警察陈狱医在对左强制灌食时,用开口器撬,牙都被撬活动了,牙表面都撬坏了。不张嘴就用拳头钻腮帮子。陈狱医气急败坏,把手腕子都戳伤了。绝食抗议一个月后左已经骨瘦如柴,血压低得吓人,80/50,70/50,小腿浮肿。锦州教养院找来了马三家医院院长,马三家医院院长说:“没事儿,马三家有绝食80天的呢!”

2002年7月,锦州教养院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毫无人性地迫害,院长张海平亲自坐镇,对坚定不屈的法轮功学员進行折磨,美其名曰“心理矫正”。左中右被尹杰锦、焦中华、张会东毒打,大腿肌肉被打肿,前胸被尹杰锦击打50-60拳,红肿10多天,不敢咳嗽,不敢触摸。左被戴手铐3个多月,每天从早坐凳到晚上达15个小时,只许去3次厕所,这样坐了4个多月。左被放的前几天,每天都呕吐,有时一天两次,咳嗽得厉害。9月中旬,左被放出来时,亲人、朋友见到他几乎认不出来了。

2003-12-26: 在锦州教养院二大队,有很多大法弟子都是被第二次非法劳教的,其中有:刘永生、刘长平、张宝石、左中右、梁玉栋、石宝东、张旭东、张旋等许多人。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2/26/63371.html

锦州 义县联系资料(区号: 416)

2017-12-24:
迫害非法关押在朝阳看守所法轮功学员刘艳明的责任单位及警察信息补充
辽宁省朝阳市北票市国保大队电话:0421---5855153
国保大队长王立军手机:13842101289
国保大队指导员王国军宅电:0421----5061619
手机:13704917881
15566791301
国保副大队长潘洪凯宅电:0421----5892989
手机:13942165760
爱人刘彩芸手机:18642100290
国保副大队长佟德江手机:15040981997
北票公安局长万树清宅电:0421----4861981
手机:13470222277
15566791601
检察院院长穆德全


2017-10-25: 义县区号0416,邮编121100
义县公安局:
电话:0416-7707188
局长吕磊0416-7705777
政委吉庆国13841671110
副局长赵明新13904960777
(主管迫害)
副局长张跃军13940650139
副局长张克13904167531
副局长姬志13840674333
纪检委书记周宝军13464630111

义县国保大队:
电话:0416-7721648
大队长姜成15174080800
指导员王宁13700160114
0416-7710087
周化来15698707606
毕建国 宅0416-7705333

义县政法委:
电话:0416-7722204
书记何绍文13904960737
常务委副书记张力强13904961808
副书记丛建生
0416-2769099
副书记吴耀春15042675555

看守所:0416-

2017-10-15:
参与的部份警察有:
九道岭派出所警察电话:
谷洪利 15641661392
刘长成 13332188718

义县公安局办公室:0416-7707188
义县公安局局长 吕 磊:
办公室:0416--7705777
义县公安局政委 吉庆国:手机号:13841671110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对锦州劳教所张海平、金福利等几十名恶警的起诉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2/9/95134.html

辽宁省锦州市劳教院二大队恶警折磨大法弟子的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2/14/44554.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