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1-21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四川 >> 泸州 泸县 >> 易群仁, 女, 50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四川泸州市泸县奇峰镇大江村
拘留时间: 2013年11月1日
有关恶人: 大江村村委会,奇峰派出所,县上人员,泸州市610人员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14-07-06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11-15: (二)泸县奇峰的易群仁女士
泸县奇峰的易群仁女士,二零一七年四年冤狱结束回家后,不断的遭到骚扰。二零一九年七二零之前,易群仁进城打工,泸县奇峰镇政府综治办、派出所找不到人,就打电话到医院,找到正在医院上班的易群仁的女儿,气急败坏的威胁说:你把你妈找出来,马上给我喊回来!你不喊回来,就到学校找你的弟弟!

戕害孩子,用孩子作筹码,是中共邪党惯用的最邪恶的黑社会的流氓手段之一。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一日,易群仁被泸县公检法构陷抓捕,国保办案人邓基祥为了把冤案做成,提讯时大搞逼供,指手画脚的大骂了两、三个小时,还说:“你不说,你那个十岁小儿子,我天天去吠他 (骚扰、恐吓),让你那儿子读不了书,把你的儿给你废了。”

易群仁被冤判入狱,儿子才十岁,年幼的心灵受到了很大的伤害。失去母亲的照顾和呵护,情绪、心理、生活、学习都难以正常。从冤狱回家不久的易群仁在孩子中考前到学校租房住陪伴孩子。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七日,奇峰派出所、综治办找不到易群仁,就威胁其女儿:如果不交出母亲,要到学校找弟弟。其女儿说明弟弟马上中考,母亲要给弟弟煮饭,问推迟一天回去,行不行?派出所、综治办坚决不允。

中共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法轮功学员的孩子遭到迫害的太多了。执行江泽民恶法的人什么坏事都干的出来。身怀六甲的女儿被迫在医院值夜班后,又冒着酷暑,陪母亲辗转回到奇峰。到了派出所,易群仁给他们讲道理、讲真相,劝他们不要迫害法轮功。然后又送去法轮功合法的相关法律文书。

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前,奇峰派出所、综治办又来这一套:拿弟弟来威胁姐姐,拿儿子来威胁母亲。一个未成年的孩子成了他们手中的人质。

这天,易群仁接到女儿的电话赶回奇峰,派出所的人告诉她找综治办负责人的周大兵。周不在,办公室两个人,一个人躲起来,一个年轻人到隔壁商量,找来四个人,把摄像机、录音机打开,气势汹汹的围上来,在坝子里逼着易群仁签字,做笔录。易群仁说:“我签什么字?我犯了什么法?犯了哪一条?你们一而再,再而三的骚扰我,还骚扰我的家人,骚扰我的娃儿。你们究竟要干个啥子?

我的儿子十岁就失去了母爱,现在读高中。上次仅仅还有100天就考高中了,你们来威胁骚扰;女儿怀着身孕,又值夜班,你们向她要人;现今我女儿的孩子尚小,医院工作那么繁忙,这次你们又来找她要人,又拿她弟弟来威胁,你们还有人性吗?”

“大法师父教我们做个好人。你们出去访一下,我偷还是盗?卖淫嫖娼吗?贪污受贿吗?吸毒贩毒吗?我犯了哪一条?我相夫教子我还错了吗?你们迫害我,破坏法律实施的是你们,真正的罪犯是你们,将来大审判受到追究的也是你们。”

易群仁拿出相关法律,和公安部39号文件、国务院公告的新闻出版总署的50号令,请他们好好看看,了解真相,认清形势,清醒过来,停止迫害,留下未来。并说:你们继续迫害,我要起诉你们。

法轮功学员苦口婆心,从人性上,从道德良知上、法律上启迪了参与迫害者原本善良的本性。二零一九年十月一日之前,易群仁正常打工,孩子正常读书、工作,家人正常生活。但愿这些人有所醒悟,从此不再参与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1/15/四川泸州中共人员“十一”前骚扰法轮功学员-395843.html

2018-06-01:四川泸县奇峰镇政府、派出所迫害法轮功学员
四川泸县奇峰镇善良妇女易群仁遭受四年冤狱迫害,于2017年11月回家后,家庭、家人都不断受到骚扰。2018年4月17日镇政府群工办、派出所,继续执行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违法指令,要挟易群仁到派出所报到,并声称每个季度要报到一次。

易群仁女士,五十一岁,四川泸县奇峰镇大江村村民。1998年修炼法轮功全身顽疾不治而愈,本人解脱了病痛的长期折磨,家庭、家人解脱了经济、精神的重负。法轮大法带给易群仁身心健康的神奇与美好当地家喻户晓。

2013年11月1日上午十点左右,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泸县国保、奇峰派出所警察、及大江村村委人员十几人,闯进易群仁家,抢走电脑、打印机、手机、大法书籍等私人财物,把在山头上干活的易群仁抓走,关进泸州纳溪看守所。2014年11月4日,泸县法院、检察院、公安国保、及中级法院相互勾结,合伙将易群仁非法判刑四年。

历经四年冤狱迫害,易群仁于2017年11月回家后,家庭、家人,连家中老人都不断受到骚扰,家无宁日。

被逼迫到派出所报到

2018年4月17日,易群仁的女儿接到电话,对方问她母亲在哪里,要她母亲到奇峰镇派出所去一趟。女儿说明,弟弟马上就要中考了,母亲在离家几十里的学校陪弟弟读书,给弟弟煮饭。问周六去行不行?对方口气强硬,说:“不行。必须今、明两天去。”还说:“如果我们去学校去找你弟弟,恐怕不好。”

中共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法轮功学员的孩子遭到迫害的太多了。执行江泽民恶法的人什么坏事都干的出来。

2014年6月24日,泸县法院曾对易群仁非法庭审。法庭上,易群仁当庭揭露办案恶警威胁、利诱、逼供的违法事实。她说,在刚被关进看守所几日后,泸县国保大队队长邓基祥与警察朱林来提讯,向她出示一个样本,说:“照着这个说,我好交差。你不写?你这么大年纪了,早写早取保。”易群仁不按他们的要求做,邓基祥就大骂了两、三个小时,还说:“你不说,你那个十岁的小儿子,我天天去吠他(骚扰、恐吓),让你那儿子读不了书,把你的儿给你废了。”

易群仁被冤判入狱,儿子才十岁,年幼的心灵受到了很大的伤害。失去母亲的照顾和呵护,情绪、心理、生活、学习都难以正常。从冤狱回家不久的易群仁在孩子中考前到学校租房住陪伴孩子。

派出所要挟易群仁的女儿,硬逼着她非得要她母亲近两天之内去派出所不可。易群仁的女儿怕弟弟正值中考临近遭到警察的恐吓、骚扰;易群仁想到未成年的儿子承受不了、也面对不了这无耻的迫害。为了避免孩子身心再次受到伤害,她们母女决定到派出所去。

4月18日下午,易群仁等女儿值班下班后坐车到乡镇的学校来接她,在女儿陪同下又乘车几十里回到奇峰镇。

派出所称是“高头”定的

她们到了奇峰派出所大厅,警察易和梅一听是易群仁来了,从办公室叫出两个人,一个是派出所警察(戴眼镜) 警号FJ0600575 ,一个是奇峰镇政府群工办主任周大兵。易和梅二话不说,举起相机就对着易群仁拍照。易群仁也叫女儿把手机拿出来给他们照相,照他们的警号、工作证。他们急了,气势汹汹地吼:干啥子,干啥子?

易群仁的女儿平静地说,照相。易群仁说,是我叫她照的。知道你们卑鄙得很,使出的手段都是见不得人的。我从成都冤狱回来前两个月你们就到我家照相,从成都监狱回来你们三天两头跑到我家里来骚扰,一来就照相。我婆婆在山上、田里干活儿你们都去照。还说找不到你儿媳妇就照你。我婆婆那么大年纪了,经不起恐吓,已经吓出病了。你们骚扰我的女儿。我女儿怀孕大肚的,是个高龄孕妇,昨晚值班通宵,又是高风险工作,天气这么热,你们打电话逼着她要我到派出所。我体谅女儿的难处,我今天随女儿来了,我还要赶回学校去给儿子做晚饭。要照相嘛,我们大家照。不是你才能上网,大家都可以上网,让全世界的老百姓都来评说,看看你们的工作到底在干些什么。你们每天就骚扰这个,骚扰那个。我吸毒贩毒吗?卖淫嫖娼吗?贪污受贿了吗?我犯了那一条?我做好人错在哪里?错的是你们。

他们说,(照相)不关事,走个形式,大家都要照的。每个季度你都要来报道。这是“高头”规定的。

问他们是谁定的?他们不吭声。这个“高头”能代表法律吗?依照“依法治国”的原则,依照国家宪法信仰自由,言论自由的法律法规,修炼法轮功是合法的。而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抛弃法律,一直以“高头”的指令作为行为的依据,对法轮功学员迫害,为非作歹、违法犯罪十九年。易群仁被非法判刑坐牢四年,已经很冤了,现在还搞什么“报到”,在监外限制、侵犯她的人身自由,继续迫害。

易群仁见这些人到今天还在执迷不悟的跟着江泽民干,就说:你听清楚,你们栽赃我、陷害我、迫害我,这四年的牢我不会白坐。我在监狱里就在申诉,现在继续申诉。如果你们继续迫害我,我不在乎再多几张稿纸,多告几个人。终身追责这个法规好。既然你们要参与,就得承担责任。

易群仁还说:“你们欺负我是农村妇女不懂得法律?宪法、刑法,各种法律没有定法轮功为×教我知道;国家的文件(两高 ‘解释’关于邪教问题没有法轮功三个字;公安部文件定的十四种邪教没有法轮功;国务院公告的新闻出版署50号令,取消了禁止法轮功类出版物出版的禁令)我都看了,全是你们在故意犯法,我没有错。当前国家政府大力实施依法治国,大力宣传人民有信仰、国家……你们以后不要来找我了,今天是看在我女儿的情况下我才被迫来的。以后我不会来的,百分之百不得来。我没电话,就是有电话也不会给你们。凭什么嘛?街上那么多犯法的你们不管,你们的工作,你们吃了饭就是迫害好人,干这些的吗? ”

4月19号星期六,易群仁带上相关的法律文书到奇峰派出所,准备给易和梅、周大兵讲真相,劝他们依法执法,不要再参与迫害法轮功。周大兵与易和梅都不在,大厅里有十几个居民在办事。值班警察凶巴巴地接连追问易群仁:“找谁,找他们干什么?跟我说一样。”易群仁请值班警察把法律文书转交易和梅、周大兵。并告诉他实情说,他们这些人一直来骚扰我,骚扰我的家庭,我婆婆都吓出病了。我女儿怀孕大肚的,值了通宵夜班还陪我到奇峰来;我儿子马上中考,我儿子还小,不能受到惊扰。宪法是全国人民的法律,大家都得遵守。可能他们很忙,法律学的少。麻烦你把这个转交给他们,让他们有空了慢慢学。不料这位值班警察对易群仁说:“拿起走,给我拿起走。你不拿起走,我跟你甩了!”警察拿着人民的钱靠人民供养,一心为民是他们应尽的义务,值班警察接待群众是他的工作职责。

随着法律的逐步健全,法治的力量会越来越强。而且人不治天必治。追随迫害者若还不愿了解真相,不醒悟,不停止迫害,法网就会降临头上,灾难就会降临。法轮功学员遭迫害近二十年来一直给参与迫害的人讲真相,劝善、警醒、忠告,都是为了挽救他们,唤醒他们。只有停止迫害,金盆洗手不干了,才能免遭为江泽民陪葬的下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6/1/四川泸县奇峰镇政府、派出所迫害法轮功学员-368278.html

2016-04-02: 四川泸州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
四川省泸州市被非法判刑目前还在狱中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黄朝珍: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九日,黄朝珍被四川省泸州市江阳区法院非法诬判五年。

易群仁: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一日被泸县国保等绑架,而后被泸县法院诬判四年。

杨太英: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六日杨太英被绑架非法关进看守所,而后被江阳区法院诬判四年半;

王建胜:二零一三年七月十六日被叙永、兴文国安六一零合伙绑架,叙永国保与兴文公检法司合伙制造了对王建胜重判七年零六个月的冤案。

唐明海:二零一四年四月被绑架,而后被四川省泸州市江阳区法院非法判四年。

赵荣桂:二零一四年四月月二十二日被绑架关押,被江阳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

杨太珍: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一日被纳溪国保警察绑架,随后被非法判刑四年。

罗玲蓉: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三日被绑架,随后被江阳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

李群:叙永县法轮功学员李群于去年外出打工一年多,于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七日被江油市公安局警察非法刑事拘留,随后被四川江油法院非法七年。

陈世康: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六日晚上九点左右在家门口被绑架,被非法判刑的情况不明。已知陈世康在狱中患直肠癌,做了手术。目前据说全身浮肿,癌细胞已转移到肝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4/2/四川泸州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326140.html

2015-07-24: 四川省泸州市泸县法轮功学员易群仁被劫持到监狱
2015年7月15日下午,四川龙泉女子监狱打来电话告知家属,泸县法轮功学员易群仁当日被劫持到了该监狱。狱警说,如果要想会见,要看本人的态度、家庭的态度。

律师一审、二审两次为易群仁无罪辩护,并要求无罪释放易群仁。泸县法院至今维持江泽民的迫害,坚持将易群仁投进监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7/24/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二)-313026.html

2015-03-28: 泸州中院“与相关部门沟通后下判”严重违法
泸州市中级法院,于三月十六日上午九点在纳溪看守所内对法轮功学员易群仁被非法判刑四年的上诉案进行审理。辩护律师指出,泸州中院指示一审法庭“与相关部门沟通后下判”严重违法,要求撤销判决。
易群仁,四十八岁,四川泸县奇峰镇农村妇女,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一日被泸县国安警察以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为由绑架;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四日被泸县法院非法判刑四年。易群仁随即上诉。

律师出示“新证据”证明一审严重违法

此次二审开庭,一审律师继续为易群仁作无罪辩护。律师出示了“新证据”——当庭宣读了泸州市中级法院审判委员会对泸县法院的批复:“建议你院在与相关部门沟通后下判”。

律师指出,泸县法院法庭在一审中没有独立行使审判权,违法向上级法院请示,按照二审法院的意见来落实判决,不仅违反宪法、违反法院组织法规定,还违反了最高法院制定的司法解释,属于严重的程序违法。律师质问:“泸州市中级法院审判委员会显然是高于今天的合议庭的。今天的合议庭法官难道还能够改变泸州市中级法院审判委员会已经作出的处理意见吗?”

律师说,国家宪法明文规定把审判权赋予审判机关,而泸州中院审判委员会却指令泸县法院“与相关部门沟通后下判”,这个所谓的“相关部门”无论是国家的行政机关,还是政府机关,干预司法独立都是严重违法,是对法制的破坏。

辩护律师进一步指出,一审司法人员把法轮功认定为“×教”,并称是“国家早已确认”,这是一个弥天大谎。国家所有现行法律法规中没有将法轮功定为“×教”的法律条文,何来的“国家早已确认”?

易群仁重申遭警察恐吓诱供

律师还指出,在一审中,法院包庇办案人员,否定侦查人员对易群仁实行了威逼诱供的事实。

易群仁也再次描述当时遭遇:警察刘超,邓暨祥等人来提讯,对她破口大骂,威胁说:“你不说,你那个十岁小儿子,我天天去吠他(骚扰、恐吓),让你那儿子读不了书,把你的儿给你废了。”“你不说,整死你当没来(整死你当没那回事)。”四人围着骂,从上午骂到下午,中午不准吃饭,看守所警察怕犯错误进行了制止,才让吃饭,吃了饭不准休息,继续审,继续骂,一直骂到下午四点半。第二天又采取“哄”的伎俩。他们说:“你都那么大岁数了,娃儿又小,大的读大学,丈夫没手艺,你那个家怎么办嘛?你照着我们的意思说,就放你回去。”警察拿别人写的东西要易群仁照着写,还说:“一定要写,不写不行。”

易群仁还描述了当时被警察搜查的情况:抄家人员没告知当事人搜查的理由,没经本人同意便直闯家门,有人还欺骗说,我们来看看你,好久不见了;搜查者没出示身份证件;十几、二十个一大帮人参与搜查、抓人,只有一个是穿制服的;没有当场清点相关物品,没有现场查收笔录,没有当事人签名等等。

律师指这些都证明一审存在严重的程序违法。

律师要求撤销原判

最后律师告诫法庭人员,当局再三强调完善审级制度,维护裁判的权威,要建立主审法官办案终身责任制,落实谁办案谁负责。庭审不当庭宣判,“内定”的做法违背司法独立的原则,是违法的,是要负责任的。虽然判决是“内定”的,但却是你们签字的,到时候责任就该由你们承担。

最后律师要求,由于此案存在严重的违法问题,应该遵照227条规定撤销原判,或发回重审。对此,合议庭回答:研究一下。并于当日中午十二点多结束庭审。

此次泸州中院对易群仁开庭,只许两位家属进去旁听,想进去旁听的民众被看守所门卫拦截。门卫还说:明告诉你吧,进不去。

二审责任人:

泸州市中级法院:
刑庭审判长李旭东
审判员李瑞亮(音)
代理审判员杨静(音)
书记员彭勤(音)

泸州市检察院:
司法检察员韩少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3/28/泸州中院“与相关部门沟通后下判”严重违法-306796.html

2015-03-19: 四川泸州中级法院非法庭审易群仁
二零一五年三月十六日上午九点,四川泸州中级法院在泸州纳溪看守所内对泸县法轮功学员易群仁二审开庭。一审的律师继续为易群仁作无罪辩护。

律师指出,一审程序违法,事实不清,逼供取证,证据无效,适用法律不当等等,要求此案重审。律师特别强调,国家三令五申依法办案,办案质量终身负责。庭审结果不当庭宣判,“内定”的做法违背司法独立,是违法的,是要负责任的。他对所有法庭人员说,判决是有人“内定”的,但字是你们签的,责任该由你们承担。

开始,法官企图阻挠辩护的正常进行,但律师依法辩护有理有据,法官哑了,不吭声了。律师要求重审,合议庭回答:研究一下。中午十二点左右庭审结束。

这次开庭两名家属出示身份证顺利到庭参加旁听,聆听律师的辩护家属受到鼓舞。有民众想进去旁听,被看守所门卫拦截,说,明告诉你吧,进不去。

此次开庭,与三月十一日上午两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庭审情况相同,庭外没有警察、便衣、警车,社区、街道办人员布防,一切都很平常,表面上看不出司法迫害正在发生,正在进行的迹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3/19/四川泸州中级法院非法庭审易群仁-306431.html

2014-12-23: 易群仁被非法判刑 “曾被劳教”成重判借口
四川泸县法院、检察院、公安国保利用相互勾结,非法判五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易群仁女士四年冤狱。

二零零三年易群仁曾被非法劳教一年,本来她是中共劳教制度的受害者。这个罪恶的制度在各界压力下,已经被废除。可是泸县法院把易群仁遭受非法劳教一年的迫害当作量刑重判的借口。

警察刑讯逼供,法院包庇

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四日,四川泸县法院对非法关押了半年多的易群仁非法庭审。法庭上,易群仁当庭揭露办案恶警威胁、利诱,逼供的违法事实。

她说,在刚被关进看守所几日后,泸县国保大队队长邓基祥与警察朱林来提讯,向她出示一个样本,说:“照着这个说,我好交差。你不写?你这么大年纪了,早写早取保。”易群仁不按他们的要求做,邓基祥就大骂了两、三个小时,还说:“你不说,你那个十岁小儿子,我天天去吠他(骚扰、恐吓),让你那儿子读不了书,把你的儿给你废了。”恶人骂的口干舌燥还出去买水喝。易群仁向审判长提出质疑,这是不是威胁逼供?

泸县检察院的公诉人钟宇明、缪雯皆认为没有造成肉体上的剧烈疼痛,便否认是逼供。对此,易群仁的辩护律师依据相关法律确认,泸县国保大队队长邓基祥与警察朱林对易群仁采取了逼供,是非法获取证据的违法行为。而泸县法院的判决书上却如是说:“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八日易群仁供述时侦查员以语言威胁和办取保引诱,无任何事实根据本院不予采信。”法院明目张胆的撒谎行骗包庇恶人,为其抹去逼供的事实,掩盖其违法的恶行。

曾遭劳教迫害 竟成重判借口

中共的劳教所迫害了数以十万计的法轮功学员,酷刑折磨,残酷洗脑,身心的摧残令人发指。臭名昭著的中共劳教制在国际社会的强烈声讨中解体,劳教所关闭。

中共的劳教制连它自己都否定了,不敢再张扬,而泸县法院却仍然维护中共罪恶的劳教制度。二零零三年易群仁被非法劳教一年,她是劳教制的受害者。泸县法院拿已经不存在的劳教制度做幌子,把易群仁遭受非法劳教一年的迫害当作量刑重判的筹码。

泸县政法委、六一零 、公检法司、乡镇人员陷害好人

法轮功学员易群仁,女,五十多岁,泸县奇峰镇大江村村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一日上午十点左右,泸县国保人员、奇峰派出所、大江村村委邪党恶徒十几人,闯进易群仁家,抢走电脑、打印机、手机、大法书籍等私人财物,把在山头上干活的易群仁抓走,关进泸州纳溪看守所。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四日,四川泸县法院对关押了长达一年的易群仁,下达了判刑四年的判决书。

在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四日的非法庭审中,易群仁陈述自己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的经历,指出修炼法轮功没有错,绝不承认公诉人的非法起诉,希望在座的法官不要利用手上的权力,破坏法律实施。她说:“请审判长郑重考虑,还我自由,放我回家,我没有罪。”

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四日,泸县法院对易群仁说是开庭,实际上也并不是真的、符合法律规定的公开开庭。如,除一个律师外,法院只限易群仁的直系亲属二人旁听,亲戚不能进场,更不用说普通民众了。带有任务的警察、便衣占据了旁听席。

泸县法院外面来了很多人,都是各乡镇,各社区的领导人物,目的是凡见到自己本村本镇的居民来参加开庭旁听的,或来关注的、来声援的,一律阻止。

法院外,有小车、面包车二十多辆;有人车内秘密摄像、拍照;法院外有穿制服的,有穿便衣的来来去去到处巡查,泸县公安局局长身着便衣,庭内庭外进进出出。派出所派来的各乡镇人员大约十一点以后离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2/23/易群仁被非法判刑-“曾被劳教”成重判借口-301879.html

2014-12-13: 四川省泸州市泸县法院对法轮功学员易群仁冤判四年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一日,易群仁被泸县国保等绑架,非法关押于泸州纳溪看守所。半年后,于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四日非法庭审。律师无罪辩护:易群仁自辩无罪,要求立即释放,并
当庭揭露警察逼供的违法行为。庭审半年后,于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四日宣布诬判四年的结果。

参加构陷的庭审人员:
泸县检察院代理检察员(公诉人) 钟宇明 缪雯
审判长 陈启松
审判员 商晟
陪审员 葛世春
书记员 沈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2/12/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01390.html

2014-07-16: 四川易群仁遭非法庭审 律师指出修炼法轮功无罪
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四日,四川泸县法院对法轮功学员易群仁非法开庭。律师为易群仁作了有力的无罪辩护,指出宪法规定公民言论自由,修炼法轮功无罪,制作、传播法轮功宣传品无罪。

法轮功学员易群仁,女,五十多岁,泸县奇峰镇大江村村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一日上午十点左右,泸县国保人员、奇峰派出所、大江村村委邪党恶徒十几人,闯进易群仁家,抢走电脑、打印机、手机、大法书籍等私人财物,把在山头上干活的易群仁抓走,关进泸州纳溪看守所。

在六月二十四日的非法庭审中,易群仁陈述自己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的经历,指出修炼法轮功没有错,绝不承认公诉人的非法起诉,希望在座的法官不要利用手上的权力,破坏法律实施。她说:“请审判长郑重考虑,还我自由,放我回家,我没有罪。”

公诉人不承认警察对易群仁刑讯逼供。

易群仁揭露自己遭警察威胁逼供,她在刚被关进看守所几日后,泸县国保大队队长邓基祥与警察朱林来提询,向她出示一个样本,说:“照着这个说,我好交差。你不写?你这么大年纪了,早写早取保。”易群仁不按他们的要求做,邓基祥就指手划足的大骂了两、三个小时,还说:“你不说,你那个十岁小儿子,我天天去吠他(骚扰、恐吓),让你那儿子读不了书,把你的儿给你废了。易群仁向审判长提出质疑,这是不是威胁逼供?

律师:制作、传播法轮功宣传品无罪

易群仁的律师为她作了有力的无罪辩护。律师指出,截至目前,我国没有颁布任何干预或禁止普通民众修炼法轮功的法律和行政法规;我国刑法、法律以及三部处理法轮功问题的“司法解释”,没有规定法轮功为犯罪。律师还强调,宪法规定公民言论自由。易群仁的行为属于言论自由范畴,所以制作、传播法轮功宣传品无罪。易群仁认为“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属信仰范畴,没必要干预,外在干预徒劳。

当日庭审没有宣布结果,审判长称择日宣布。

泸县法院一贯恶行

不过,泸县法院一贯暗箱操作,黑审秘判,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五日,泸县奇峰老年法轮功学员程洪州被当地派出所与镇政府邪党恶人绑架到资阳二娥湖休闲山庄非法拘禁,强制洗脑迫害。五月二十五日,泸县法院等二十几人开往非法拘禁无辜市民的二娥湖洗脑班,企图对程洪州判刑。二娥湖判刑未遂,不知何时泸县法院将七十高龄的老人秘密判刑投进监狱。法轮功学员杨春蓉也是被泸县法院秘审秘判投进监狱的。

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四日,泸县法院对易群仁说是开庭,实际上也并不是真的、符合法律规定的公开开庭。如,除一个律师外,法院只限易群仁的直系亲属二人旁听,亲戚不能进场,更不用说普通民众了。带有任务的警察、便衣占据了旁听席。

泸县法院外面来了很多人,都是各乡镇,各社区的领导人物,目的是凡见到自己本村本镇的居民来参加开庭旁听的,或来关注的、来声援的,一律阻止。

法院外,有小车、面包车二十多辆;有人车内秘密摄像、拍照;法院外有穿制服的,有穿便衣的来来去去到处巡查,泸县公安局局长身着便衣,庭内庭外进进出出。派出所派来的各乡镇人员大约十一点以后离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7/16/四川易群仁遭非法庭审-律师指出修炼法轮功无罪-294769.html

2014-07-06: 四川省泸州市泸县对易群仁非法开庭
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四日,泸县法院对泸县奇峰镇法轮功学员易群仁非法开庭。易群仁自辩无罪。律师无罪辩护顺利。法庭没有当日宣布庭审结果。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7/4/二零一四年七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94256.html

2013-11-07: 四川泸州市奇峰镇大江村易群仁被绑架到看守所
2013年11月1日上午十点左右,奇峰镇大江村大法弟子易群仁正在山上干农活,一群恶徒强行闯入易群仁家中,抢走电脑一台,打印机两台,MP3,大法书籍若干,手机两部等私人财产,并强行将易群仁带走。现被非法关押在四川省泸州市纳溪区安富桥看守所。

参与迫害部门:大江村村委会,奇峰派出所,县上人员,泸州市610人员共十馀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7/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82355.html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830)

泸县国保六一零 邓基祥、朱林、刘超
泸县奇峰镇派出所所长     莫乾银 电话13550975000
泸县奇峰镇大江村支书     蒋明树 电话13882733181
泸县奇峰镇大江村妇女主任 杨大英 电话13696104782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