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0-18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北京 >> 大兴区 北京女子监狱(天堂河女子监狱) >> 柳艳梅, 女, 52

柳艳梅
柳艳梅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北京市顺义区澜溪园小区
个人近况: 2018年12月11日 迫害致死 (2014-05-29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14-05-29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4287
交叉列在: 北京 > 顺义区(县)
  1. 被非法关押 拘留/绑架: 2014-4-25 在 北京 > 顺义区(县) >
  2. 被非法关押 拘留/绑架: 2015-6-8 在 北京 > 顺义区(县) >
  3. 被非法关押 拘留/绑架: 2015-7-8 在 北京 > 顺义区(县) >
  4. 被非法关押 拘留/绑架: 2016-2-24 在 北京 > 顺义区(县) >
  5. 被非法关押 拘留/绑架: 2016-11-30 在 北京 > 顺义区(县) >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03-20: 北京柳艳梅被迫害致死 妹妹控告责任人
柳艳梅于2018年11月12日被北京女子监狱迫害致死,由于死的太惨烈,其家人无法接受,其妹妹近期向最高检察院,中纪委,公安部对参与迫害的相关责任人进行了实名纸质控告及网上控告,控告内容如下。
1、 黄平,女,北京市通州看守所狱警,被在多个国家司法机构控告或举报,罪名是滥用职权虐待、酷刑折磨在押人员,
ⅰ往最高检邮寄控告黄平的信,已被签收。
ⅱ往中纪委邮寄控告黄平的信,已被签收。
ⅲ往公安部邮件控告黄平的信,已被签收。
ⅳ在最高检官网举报了黄平,查询码为A20190228a0a001d7.同时也在此官网对她进行了控告。
ⅴ在国家监察委员会官网举报中心举报黄平,查询码155B1A0A596E19CBK5A8
ⅵ在国际追查中心备案,并将受到追查。

迫害事实:从2016年11月底到2017年大概9月,被非法关押在通州看守所期间,柳艳梅为了争取炼功而遭残酷迫害,被戴上脚镣,穿上约束带,致使上半身不能动,多名在押人员证明:女警黄平及其他在押人员多次谩骂殴打柳艳梅,在押人员还一人坐在柳艳梅的一条腿的膝盖上,因为脚被铐在一起,使柳艳梅疼痛剧烈,全身伤痕累累,头发被揪掉很多,头皮化脓,精神受到刺激,惨不忍睹。在看守所24小时全方位无死角监控下,多名在押人员证明,这些迫害有女警黄平的教唆指使及放纵。后来在监狱医院期间,柳艳梅的妹妹问为什么才来医院看病?柳艳梅说:她在通州看守所时,已经感到身体很不舒服,但是看守所的一女警不但不给她看病,还踢她一脚,且恶狠狠地说:“装什么装!”

2、 郝桐:男,北京通州看守所所长,被在多个国家司法机构控告或举报,罪名是滥用职权虐待、酷刑折磨在押人员,
ⅰ往最高检邮寄控告郝桐的信,已被签收。
ⅱ往中纪委邮寄控告郝桐的信,已被签收。
ⅲ往公安部邮件控告郝桐的信,已被签收。
ⅳ在最高检官网举报了郝桐,查询码为A20190228f52ac647
ⅴ在国际追查中心备案,并将受到追查。

迫害事实:因黄平的所为,通州看守所领导有推脱不了的干系。

3、 张海娜:女,北京女子监狱第三监区区长,被在多个国家司法机构控告或举报,罪名是重大事故罪,
ⅰ往最高检邮寄控告张海娜的信,已被签收。
ⅱ往中纪委邮寄控告张海娜的信,已被签收。
ⅲ往公安部邮件控告张海娜的信,已被签收。
ⅳ在最高检官网举报了张海娜,查询码为A20190228dc2d444d.同时也在此官网对她进行了控告。
ⅴ在国家监察委员会官网举报中心举报张海娜,查询码15F114I867G3CNA7O2VL。
ⅵ在国际追查中心备案,并将受到追查。

迫害事实:2018年1月24日,家人接到北京女子监狱狱政科电话,说柳艳梅病危。家人急忙赶去,看到病历上写着:患者主因水肿、乏力伴血尿,病情较多,病情较重,多脏器功能衰竭危及生命,急性心功能不全,随时可能出现心脏骤停,目前药物治疗已不能缓解患者病情,还说有宫颈癌,需要立即进行血液透析。据悉:在柳艳梅尿血两个月之后才被北京女子监狱送到监狱医院的,连医生都对家属说:“送来的太晚了。”

柳艳梅应该在二零一七年九月左右离开通州看守所,之后到中转站,十一月左右应该到北京女子监狱,每到一处必然有一个全面的身体检查,这种身体检查到底查到了什么?体检报告到底写的是什么?为什么到监狱仅两个多月的时间即出现生命危险,这么严重的情况。有理由推论:北京监狱的各相关的司法机构在草菅人命,柳艳梅不仅受到非人的虐待,而且没有及时治疗耽误治疗,到肾衰竭没有造血能力,血色素只有3克随时会死人时,才要推给我们。

不知道柳艳梅在这期间到底经历了什么?经历了多少非人的虐待和冷漠?北京女子监狱是柳艳梅生命的最后时光,关于那段时间我们所得到的信息很少,一个是她到那时间短,没几个人认识她,再一个是封闭性,使很多罪恶的消息没有传出来,使很多罪恶被掩盖,不能被世人知晓,但总会有证据,信息少不代表罪恶少,也总有被清算的时候。

柳艳梅在经受了无法名状的痛苦之后,于2018年11月12日离开人世,家属赶到的时候,柳艳梅已经不认识人,后背溃烂,勉强穿上衣服,也就是说明在生命的后期,在监狱医院根本没人照管。

4、 邱迪:女,北京女子监狱第三监区管班,被在多个国家司法机构控告或举报,罪名是重大事故罪,
ⅰ往最高检邮寄控告邱迪的信,已被签收。
ⅱ往中纪委邮寄控告邱迪的信,已被签收。
ⅲ往公安部邮件控告邱迪的信,已被签收。
ⅳ在最高检官网举报了邱迪,查询码为A2019022810fe4896
ⅴ在国际追查中心备案,并将受到追查。

迫害事实:她是迫害死柳艳梅的直接责任人。

5、 邢枚:女,北京女子监狱监狱长,被在多个国家司法机构控告或举报,罪名是重大事故罪,
ⅰ往最高检邮寄控告邢枚的信,已被签收。
ⅱ往中纪委邮寄控告邢枚的信,已被签收。
ⅲ往公安部邮件控告邢枚的信,已被签收。
ⅳ在最高检官网举报了邢枚,查询码为A2019022810fe4896。
ⅴ在国家监察委员会官网举报中心举报邢枚,查询码BFF1333JA6C61I60L459。
ⅵ在国际追查中心备案,并将受到追查。

迫害事实:柳艳梅在北京女子监狱非法关押期间出现生命危险并悲惨离世,监狱领导有推卸不了的责任。

6、 周英:女,北京女子监狱副监狱长,被在多个国家司法机构控告或举报,罪名是重大事故罪,
ⅰ往最高检邮寄控告周英的信,已被签收。
ⅱ往中纪委邮寄控告周英的信,已被签收。
ⅲ往公安部邮件控告周英的信,已被签收。
ⅳ在最高检官网举报了周英,查询码为A20190228dc2d444d。
ⅴ在国际追查中心备案,并将受到追查。

迫害事实:柳艳梅在北京女子监狱非法关押期间出现生命危险并最终悲惨离世,监狱领导,尤其是主抓迫害的领导有推卸不了的责任。

7、 彭燕芬:女,北京通州检察院检察官,被在多个国家司法机构控告或举报,罪名是徇私枉法,诬陷无辜罪。
ⅰ往最高检邮寄控告彭燕芬的信,已被签收。
ⅱ往中纪委邮寄控告彭燕芬的信,已被签收。
ⅲ往公安部邮件控告彭燕芬的信,已被签收。
ⅳ北京市通州区监察委员会官网举报中心举报彭燕芬,查询码BF51243E7BC0EBF569K9。
ⅴ在国际追查中心备案,并将受到追查。

迫害事实:柳艳梅被虐杀,通州检察院检察官彭燕芬也有推卸不了的责任。2017年7月6日,我姐被通州法院非法开庭时,律师辩护说,因为柳艳梅发个请柬,构不成犯罪。更何况,请柬内容只是邀请民众旁听。但是,公诉人彭燕芬和李隽,尤其是彭燕芬,明知因为几张请柬不能判刑,疯狂变态的拿2014年和2015年的事凑的材料,说2014年和2015年我姐曾经向人宣传过法轮功,但是律师反驳说,当时检察院已经做出不批捕的决定了,而且和发请柬没有关系。公诉人拿几年前的事凑材料,这让人很气愤。不以法律、事实为依据,而是信口雌黄说我姐是“重点对象”。导致我姐被冤判4年。

8、 孟璐:女,北京顺义看守所狱警,被在多个国家司法机构控告或举报,罪名是滥用职权虐待、酷刑折磨在押人员,
ⅰ往最高检邮寄控告孟璐的信,已被签收。
ⅱ往中纪委邮寄控告孟璐的信,已被签收。
ⅲ往公安部邮件控告孟璐的信,已被签收。
ⅳ在最高检官网举报了孟璐,查询码为A20190228cdb22c3b.同时也在此官网对她进行了控告。
ⅴ在国家监察委员会官网举报中心举报孟璐,查询码BF51DDE35DD8G1FO09HE。
ⅵ在国际追查中心备案,并将受到追查。

9、 孙守东:男,北京顺义泥河看守所所长,被在多个国家司法机构控告或举报,罪名是滥用职权虐待、酷刑折磨在押人员,
ⅰ往最高检邮寄控告孙守东的信,已被签收。
ⅱ往中纪委邮寄控告孙守东的信,已被签收。
ⅲ往公安部邮件控告孙守东的信,已被签收。
ⅳ在最高检官网举报了孙守东,查询码为A20190228cdb22c3b。
ⅴ在国家监察委员会官网举报中心举报孙守东,查询码BF51DDE35DD8G1FO09HE。
ⅵ在国际追查中心备案,并将受到追查。

迫害事实:2015年5月份,柳艳梅被绑架、非法关押到北京顺义泥河看守所。在看守所11号监室,女狱警孟璐对她施以三天三夜的钉大板酷刑,这种酷刑是在床板板铺上钉有两个大铁环,相距二米左右,将受害人呈大字固定起来,大小便在上面拉,称之为“钉大板”。当时很多人都听到她撕心裂肺的喊叫声。此次酷刑,对柳艳梅身心造成了很大的伤害,以至于后来时常自言自语,说一些幻觉的事情。

事件回顾:

北京顺义区法轮功学员柳艳梅,2016年11月29日邀请民众旁听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庭审而被中共人员绑架,在通州看守所遭受惨无人道的虐待折磨,并于2017年7月被非法判刑四年,于2018年11月12日被迫害致死,终年五十二岁。


柳艳梅
柳艳梅在法轮功遭诽谤、民众被蒙蔽时,设法让民众了解法轮功的美好,当遇到受谎言蒙蔽很深的人的粗鲁言语甚至谩骂时,她都是很平和,不计较,她经常说:“无论人家表现多么不好多么恶,咱们都要把善留给人家,就是对他善,就是对每个人发出善念,不要有不好的念头。”她就对人家情真意切地说:“我是为了救你,才告诉你的。”

有一次柳艳梅被迫害回家之后,失去了工作,没有经济来源,连买卫生纸的钱都没有,有两位法轮功学员各给她送去500元以解燃眉之急。等过了一段时间再见到她时,她从抽屉里拿出整整齐齐的1000元,一分不少。让人既敬佩她的纯正又心疼她的处境。

柳艳梅得知通州区三位法轮功学员庆秀英、夏红、李业亮将被非法开庭。她为了能让老百姓明白法轮功真相,在小区发放邀请群众旁听庭审的请柬。没想到,如此善良的人才50出头就被迫害致死。在2016年11月底于北京市通州被非法抓捕前,柳艳梅虽然经历过多次迫害,但通过回家后修炼法轮功,她的身体恢复很好,走路生风,干净利落,腰板挺直。

控告反馈:2019年3月17日柳艳梅妹妹收到最高检的回复短信,大意是这些控告不属于他们的管辖范围,建议向北京市检察院控告。

关于柳艳梅被迫害情况,请见明慧网相关文章《北京法轮功学员柳艳梅被迫害致死》、《遭迫害境况堪忧 柳艳梅被北京通州法院非法庭审》、《北京柳艳梅在通州看守所遭残酷迫害、伤痕累累》、《邀请民众旁听庭审 北京柳艳梅被非法抓捕》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3/20/北京柳艳梅被迫害致死-妹妹控告责任人-384120.html

2019-02-22:北京顺义区法轮功学员柳艳梅被迫害致死
北京顺义区法轮功学员柳艳梅,二零一六年十一月邀请民众旁听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庭审而被中共人员绑架,在通州看守所遭受惨无人道的虐待折磨,并于二零一七年七月被非法判刑四年,于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一日被迫害致死,终年五十二岁。

伤痕累累的柳艳梅被劫持到北京女子监狱,仅两、三个月的时间命危。二零一八年一月二十四日,柳艳梅的家人接到北京女子监狱狱政科电话,说柳艳梅病危,让家属去。家属急忙赶去,看到病历上写着:患者主因水肿、乏力伴血尿,病情较多,病情较重,多脏器功能衰竭危及生命,急性心功能不全,随时可能出现心脏骤停,目前药物治疗已不能缓解患者病情,还说有宫颈癌,需要立即进行血液透析,以避免发生生命危险。

估计柳艳梅在二零一七年九月左右离开通州看守所,之后到中转站,十一月左右应该到北京女子监狱,每到一处必然有一个全面的身体检查。有理由推论:北京各相关的司法机构在草菅人命,柳艳梅不仅受到非人的虐待,而且没有及时治疗耽误治疗,到肾衰竭没有造血能力,血色素只有3克随时会死人时,才要推给家属。

监狱医院要求保外,家属拒绝接回。柳艳梅在经受了无法名状的痛苦之后,于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一日离开人世。家属赶到的时候,柳艳梅已经不认识人,后背溃烂,勉强穿上衣服,也就是说明生命的后期在监狱医院根本无人照管。

在家属很无助的时候,柳艳梅在后鲁的妹妹却被顺义区北小营派出所叫去威胁,说家里的监控已经和派出所连上,只要炼法轮功的人来,那边警察五分钟不到就到了,其妹妹的儿媳还担心:婆婆再和炼法轮功的人来往,家里的厂子就开不成了。

柳艳梅家住顺义澜溪园小区,为人非常善良,她对自己要求很严格,当别人伤害到自己时,她就谨记法轮功师父的教导,没有一句怨言,默默地宽容忍让,以致别人跟她在一起时常常受益,感受到她的善良。她经常说:“无论人家表现多么不好多么恶,咱们一走一过都要把善留给人家,就是对他善,就是对每个人发出善念,不要有不好的念头。”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柳艳梅遭多次绑架抄家、非法拘留、非法劳教和关强制洗脑班迫害,身心受到很大的伤害,个人生活也很困难,失去了原来的工作。多年严酷的迫害曾一度使柳艳梅精神失常。在她被非法关押期间,房屋拆迁,由婆家人经手。当柳艳梅从劳教所出狱后,本来一大处院落,却没有了柳艳梅名下的房子,女儿也和她关系疏远。顺义国保、“610”及仁和派出所警察还经常骚扰她。一次警察去家中骚扰,看左右没人,上来就搂柳艳梅的腰,被拒绝后,威胁她马上叫人来抓,随后来人把柳艳梅绑架。又一次,警察闯到家中,顺手把一桶花生油给抢走了。

二零一五年五月份,柳艳梅因为向世人讲真相被绑架、非法关押到泥河看守所。在看守所11号监室,女狱警孟璐对她施以三天三夜的钉大板酷刑,这种酷刑是在床板板铺上钉有两个大铁环,相距二米左右,将受害人呈大字固定起来,大小便在上面拉,称之为“钉大板”。当时很多人都听到她撕心裂肺的喊叫声。

二零一六年二月,因控告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柳艳梅正在商店卖货时被绑架到顺义泥河看守关押迫害一个月。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柳艳梅到通州某小区散发请柬,邀请民众去旁听通州法院对法轮功学员庆秀英、夏红、李业亮庭审时,被通州警察绑架并非法抄家,被非法关押在通州看守所。

在看守所,柳艳梅为了争取炼功而遭残酷迫害,被戴上脚镣,穿上约束带,致使上半身不能动,还必须在中午和晚上值班,并遭到值班人员黄姓女警及女犯的谩骂殴打。据悉,有五个月一直被强制戴手铐和脚镣,全身伤痕累累,头发被揪掉很多,头皮化脓,精神受到刺激。

律师两次到看守所去见她,但都被狱警阻拦,不让会见。后来排除种种干扰,律师终于在看守所见到柳艳梅柳艳梅很消瘦,整个人脱了相,刚五十岁的年龄,满头的黑发已经全白了。

据悉,柳艳梅让律师带话说同一监室的某某没钱了,让家人来存钱。此事被黄姓女警察知道后,她满口侮辱谩骂,竟然还给柳艳梅上脚镣和手铐,说是向外传带信息。并由此开始了同一监室的头板和其她关押人员对柳艳梅毫无人性的虐待、打骂,高声喝斥,柳艳梅的手被铐着,她们用力掰她的手指,致使柳艳梅的整个手都肿胀起来。恶徒们还一人坐在柳艳梅的一条腿的膝盖上,因为脚被铐在一起,使柳艳梅疼痛剧烈。

二零一七年七月六日上午九点,通州法庭非法庭审柳艳梅。律师辩护说,发个请柬,构不成犯罪;更何况,请柬内容只是邀请民众旁听。但是,公诉人彭燕芬和李隽,尤其是彭燕芬,明知因为几张请柬不能判刑,就拿二零一四年和二零一五年的事凑的材料,说二零一四年和二零一五年柳艳梅曾经向人宣传过法轮功,但是律师反驳说,当时检察院已经做出不批捕的决定了,而且和发请柬没有关系。

柳艳梅坚持说法轮大法是正法。但是公诉人彭燕芬说柳艳梅是“重点对象”。对此,柳艳梅说:我不服,我是好人,你们凭什么判我,你们若枉判好人,你们就是坏人。

中午庭审结束时,狂风怒吼,暴雨席卷,没有当庭宣判。但随后,通州区法院非法判柳艳梅四年。

关于柳艳梅被迫害情况,请见明慧网相关文章《遭迫害境况堪忧 柳艳梅被北京通州法院非法庭审》、《北京柳艳梅在通州看守所遭残酷迫害、伤痕累累》、《邀请民众旁听庭审 北京柳艳梅被非法抓捕》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2/22/北京顺义区法轮功学员柳艳梅被迫害致死-383051.html

2018-03-15: 迫害北京法轮功学员柳艳梅及对柳艳梅家属施压的责任人及单位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3/15/二零一八年三月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62919.html

2018-03-13: 邀请民众旁听庭审 北京柳艳梅遭冤狱命危

北京顺义法轮功学员柳艳梅,因邀请民众旁听对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庭审而被中共绑架,在通州看守所遭严重迫害,全身伤痕累累,头发被揪掉很多,精神受到刺激,二零一七年七月被非法判刑四年。目前,柳艳梅在北京女子监狱命危。

二零一八年一月二十四日,柳艳梅的家人接到北京女子监狱狱政科电话,说柳艳梅病危,让家属去。家属急忙赶去,看到病历上写着:患者主因水肿、乏力伴血尿,病情较多,病情较重,多脏器功能衰竭危及生命,急性心功能不全,随时可能出现心脏骤停,目前药物治疗已不能缓解患者病情,还说有宫颈癌,需要立即进行血液透析,以避免发生生命危险。

在家属很无助的时候,柳艳梅在后鲁的妹妹却被顺义区北小营派出所叫去威胁,说家里的监控已经和派出所连上,只要炼法轮功的人来,那边警察五分钟不到就到了,其妹妹的儿媳还担心:婆婆再和炼法轮功的人来往,家里的厂子就开不成了。

柳艳梅应该在二零一七年九月左右离开通州看守所,之后到中转站,十一月左右应该到北京女子监狱,每到一处必然有一个全面的身体检查,这种身体检查到底查到了什么?体检报告到底写的是什么?为什么到监狱仅两个多月的时间即出现生命危险,这么严重的情况。有理由推论:北京各相关的司法机构在草菅人命,柳艳梅不仅受到非人的虐待,而且没有及时治疗耽误治疗,到肾衰竭没有造血能力,血色素只有3克随时会死人时,才要推给家属。

不知道柳艳梅在这期间到底经历了什么?经历了多少非人的虐待和冷漠?这想起来都令人不寒而栗。

五十一岁的柳艳梅,家住顺义澜溪园小区,为人非常善良,她经常说:“无论人家表现多么不好多么恶,咱们一走一过都要把善留给人家,就是对他善,就是对每个人发出善念,不要有不好的念头。”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柳艳梅到通州某小区,散发请柬,邀请民众去旁听通州法院对法轮功学员庆秀英、夏红、李业亮庭审时,被通州警察绑架并非法抄家,被非法关押在通州看守所。在看守所,柳艳梅为了争取炼功而遭残酷迫害,被戴上脚镣,穿上约束带,致使上半身不能动,还必须在中午和晚上值班,并遭到值班人员黄姓女警及女犯的谩骂殴打。

据律师说,《北京柳艳梅在通州看守所遭残酷迫害、伤痕累累》一文在明慧网发表后,引起海内外正义善良人士的广泛关注。柳艳梅不挨打了,律师也得以排除干扰、顺利见到了看守所中的柳艳梅柳艳梅变得很消瘦,刚五十岁的年龄,非法关押前,满头的黑发,现在已经全白了,整个人脱了相。

关于柳艳梅被迫害情况,请见明慧网相关文章《遭迫害境况堪忧 柳艳梅被北京通州法院非法庭审》、《北京柳艳梅在通州看守所遭残酷迫害、伤痕累累》、《邀请民众旁听庭审 北京柳艳梅被非法抓捕(图)》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3/13/邀请民众旁听庭审-北京柳艳梅遭冤狱命危-362787.html

2017-07-30: 邀请民众旁听庭审 北京柳艳梅被非法判刑四年

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七日,北京通州区法院非法判因邀请民众旁听对法轮功学员的庭审而被绑架构陷的善心女士柳艳梅四年。此前七月六日,通州法院非法庭审柳艳梅,没有当庭宣判。

五十岁的柳艳梅,家住顺义澜溪园小区,为人非常善良,她经常说:“无论人家表现多么不好多么恶,咱们一走一过都要把善留给人家,就是对他善,就是对每个人发出善念,不要有不好的念头。”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柳艳梅到通州某小区,散发请柬,邀请民众去旁听通州法院对法轮功学员庆秀英、夏红、李业亮庭审时,被通州警察绑架并非法抄家,被非法关押在通州看守所。在看守所,柳艳梅为了争取炼功而遭残酷迫害,被戴上脚镣,穿上约束带,致使上半身不能动,还必须在中午和晚上值班,并遭到值班人员黄姓女警及女犯的谩骂殴打。

据律师说,《北京柳艳梅在通州看守所遭残酷迫害、伤痕累累》一事在明慧网曝光后,引起海内外正义善良人士的广泛关注。柳艳梅不挨打了,律师也得以排除干扰、顺利见到了看守所中的柳艳梅柳艳梅变得很消瘦,刚五十岁的年龄,非法关押前,满头的黑发,现在已经全白了,整个人脱了像,家人看了很心疼。

柳艳梅的状态仍是让人担忧。多年严重的迫害,曾经使她一度精神失常,在通州看守所遭受残酷迫害后,精神再度受到刺激,总是说一些幻觉中的话。据悉,恶徒们还一人坐在柳艳梅的一条腿的膝盖上,因为脚被铐在一起,使柳艳梅疼痛剧烈。柳艳梅全身伤痕累累,头发被揪掉很多,头皮化脓,精神受到刺激,惨不忍睹。

目前,她又被非法判刑四年,家人和朋友为她的健康担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7/30/邀请民众旁听庭审-北京柳艳梅被非法判刑四年-351841.html

2017-07-09: 遭迫害境况堪忧 柳艳梅被北京通州法院非法庭审

二零一七年七月六日上午九点,天气异常闷热,整个天空密不透风,黑压压的笼罩在北京通州区上空,通州法庭非法庭审善良妇女柳艳梅

律师辩护说,因为柳艳梅发个请柬,构不成犯罪。更何况,请柬内容只是邀请民众旁听。但是,公诉人彭燕芬和李隽,尤其是彭燕芬,明知因为几张请柬不能判刑,就拿二零一四年和二零一五年的事凑的材料,说二零一四年和二零一五年柳艳梅曾经向人宣传过法轮功,但是律师反驳说,当时检察院已经做出不批捕的决定了,而且和发请柬没有关系。公诉人拿几年前的事凑材料,这让家属很气愤。

柳艳梅坚持说法轮大法是正法。但是公诉人彭燕芬说柳艳梅是“重点对象”。对此,柳艳梅说:我不服,我是好人,你们凭什么判我,你们若枉判好人,你们就是坏人。

柳艳梅的两个妹妹和一个侄子参与旁听。家属几次想说句公道话,都被法官李中华制止,不允许家属们发表意见,也不允许家属们小声沟通,也不允许家属带手机相机等电子设备,只能静静的旁听。

中午庭审结束时,狂风怒吼,暴雨席卷。

五十岁的柳艳梅,家住顺义澜溪园小区,为人非常善良,她经常说:“无论人家表现多么不好多么恶,咱们一走一过都要把善留给人家,就是对他善,就是对每个人发出善念,不要有不好的念头。”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三十日,柳艳梅到通州某小区,散发请柬,邀请民众去旁听通州法院对法轮功学员庆秀英、夏红、李业亮庭审时,被通州警察绑架并非法抄家,被非法关押在通州看守所。在看守所,柳艳梅为了争取炼功而遭残酷迫害,被戴上脚镣,穿上约束带,致使上半身不能动,还必须在中午和晚上值班,并遭到值班人员黄姓女警及女犯的谩骂殴打。

据律师说,《北京柳艳梅在通州看守所遭残酷迫害、伤痕累累》一事在明慧网曝光后,引起海内外正义善良人士的广泛关注。柳艳梅不挨打了,律师也得以排除干扰、顺利见到了看守所中的柳艳梅柳艳梅变得很消瘦,刚五十岁的年龄,非法关押前,满头的黑发,现在已经全白了,整个人脱了像,家人看了很心疼。

柳艳梅的状态仍是人担忧。多年严重的迫害,曾经使她一度精神失常,在通州看守所遭受残酷迫害后,精神再度受到刺激,总是说一些幻觉中的话。据悉,恶徒们还一人坐在柳艳梅的一条腿的膝盖上,因为脚被铐在一起,使柳艳梅疼痛剧烈。柳艳梅全身伤痕累累,头发被揪掉很多,头皮化脓,精神受到刺激,惨不忍睹。

目前,她又面临非法判刑,家人和朋友为她的健康担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7/9/遭迫害境况堪忧-柳艳梅被北京通州法院非法庭审-350841.html

2017-07-02: 北京法轮功学员柳艳梅面临非法开庭补充

北京通州法院将于2017年7月6日(下周四)上午9点对法轮功学员柳艳梅进行非法庭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7/2/二零一七年七月二日大陆综合消息-2--350508.html

2017-06-30: 北京法轮功学员柳艳梅面临非法开庭

北京通州法院将于2017年7月6日(下周四)上午9点对法轮功学员柳艳梅进行非法庭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30/二零一七年六月三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50404.html

2017-05-14: 律师要求对柳艳梅进行精神鉴定并变更管辖范围

《北京柳艳梅在通州看守所遭残酷迫害、伤痕累累》一事在明慧网曝光后,引起海内外正义善良人士的广泛关注。律师也得以排除干扰、顺利见到了看守所中的柳艳梅。此次会见律师提出两项要求:第一,要求对柳艳梅进行精神鉴定;第二,要求管辖范围变更,由通州变更为柳艳梅的户籍所在地顺义。目前已经提交通州法院。

据律师说:柳艳梅记性很差,总是说一些幻觉中的话。

通州看守所警察干扰律师的正当会见,所谓的“原因”是在第一次接见时,柳艳梅曾让律师带话,说同一监室的某某没钱了,让家人来存钱。此事被黄姓女警察知道后,她满口侮辱谩骂,竟然还给柳艳梅上脚镣和手铐,说是向外传带信息。并由此开始了同一监室的头板和其他关押人员对柳艳梅毫无人性的虐待、打骂,高声喝斥,柳艳梅的手被铐着,她们用力掰她的手指,致使柳艳梅的整个手都肿胀起来。恶徒们还一人坐在柳艳梅的一条腿的膝盖上,因为脚被铐在一起,使柳艳梅疼痛剧烈。

监室里的吵闹打骂,其他监室的人听着都恐惧害怕,人人都知道是在虐待柳艳梅。黄姓女警察还给这个监室的头板留下话:下次她的律师再来会见时告诉我一声。以致律师又一次长途奔波去看望柳艳梅时,所有的手续都办理完了,她忽以“管教”正在找柳艳梅谈话为借口,阻挠会见。”律师当时并不清楚怎么回事无奈返回,后来根据有人往明慧网曝光的情况,才知道是故意阻挠。

五十岁的柳艳梅,家住顺义澜溪园小区,为人非常善良。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柳艳梅遭多次绑架、抄家、拘留、劳教和洗脑班迫害,身心受到很大的伤害。多年严酷的迫害曾一度使柳艳梅精神失常。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三十日,柳艳梅到通州某小区,散发请柬,邀请民众去旁听通州法院对法轮功学员庆秀英、夏红、李业亮庭审时,被绑架并非法抄家,被非法关押在通州看守所,遭严酷迫害,精神再度受到刺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5/14/律师要求对柳艳梅进行精神鉴定并变更管辖范围-348034.html

2017-05-01: 北京柳艳梅在通州看守所遭残酷迫害、伤痕累累

北京顺义法轮功学员柳艳梅现在被非法关押在通州看守所五个月。据悉,柳艳梅遭看守所的严重迫害,一直戴手铐和脚镣,全身伤痕累累,头发被揪掉很多,头皮化脓,精神受到刺激,惨不忍睹。

李仲伟律师近期两次到通州看守所会见,看守所以户口本和身份证生日不同为由拒绝律师的会见要求。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5/1/北京柳艳梅在通州看守所遭残酷迫害、伤痕累累-346473.html

2017-04-19: 柳艳梅被关押逾五个月 通州看守所阻律师会见

北京顺义法轮功学员柳艳梅现在被非法关押在通州看过所五个多月,精神出现问题。律师两次到看守所去见她,但都被狱警阻拦,不让会见。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三十日,柳艳梅到通州某小区,散发请柬,邀请民众去旁听通州法院对大法学员庆秀英、夏红、李业亮庭审时,被通州警察绑架的,后被非法关押在北京通州看过所。

据说,柳艳梅目前被迫害的精神不正常,神魂颠倒,被打的全身都是伤和伤疤,有的已经化脓;头发像鸡毛一样,包夹每天都要从她头上生拔几根头发,长期戴手铐和脚镣。

柳艳梅,五十岁,家住顺义澜溪园小区,为人非常善良,她经常说:“无论人家表现多么不好多么恶,咱们一走一过都要把善留给人家,就是对他善,就是对每个人发出善念,不要有不好的念头。”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发动这场迫害以来,柳艳梅曾多次遭受迫害,身心受到很大的伤害,个人生活也很困难,失去了原来的工作。但是她从没动摇过对法轮功的信念。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19/柳艳梅被关押逾五个月-通州看守所阻律师会见-345845.html

2017-04-17: 北京通州法轮功学员柳艳梅遭迫害情况补充

北京通州法轮功学员柳艳梅在通州看守所遭严重迫害,头发被一撮一撮的被揪掉,一直戴手铐脚镣。律师2次去探视,看守所以户口本和身份证生日不符为由不让见。
(相关电话见参与迫害责任单位信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17/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45733.html#174170341-1

2017-01-28:北京顺义法轮功学员柳艳梅被非法批捕
北京顺义法轮功学员柳艳梅的家人被通知居委会有柳艳梅的一封信,收件人是柳艳梅,其女儿去取回,发现是一封批捕信,目前关押在通州看守所。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28/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41617.html

2017-01-02: 北京柳艳梅在通州看守所遭受迫害
2016年11月30日,北京通州法院对庆秀英、夏红、李业亮三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三位来自山东、北京和四川的律师做无罪辩护。

为了向民众传递这一消息,让大家听到律师的精彩辩护,柳艳梅在开庭前一天坐公交车到通州李业亮所在小区,向过往民众散发请柬。约上午十时许,柳艳梅被警察绑架,并被非法抄家,被非法关押在通州看守所,柳艳梅在通州看守所为了争取炼功遭到了非人的迫害,被戴上脚镣,穿上约束带,致使上半身不能动,还必须在中午和晚上值班,并遭到值班人员黄姓女警及女犯的谩骂殴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2/二零一七年一月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40327.html#171203542-19

2016-12-14: 邀请民众旁听庭审 北京柳艳梅被非法抓捕(图)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三十日,北京通州法院对庆秀英、夏红、李业亮三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三位来自山东、北京和四川的律师做无罪辩护。

为了向民众传递这一消息,让大家听到律师的精彩辩护,柳艳梅在开庭前一天坐公交车到通州李业亮所在小区,面带微笑的向过往民众散发请柬,“请您去听律师精彩的无罪辩护!”“请您到时去旁听啊!这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谁都可以去旁听!”很多人友善的把精美的请柬接在手里,收获一份善念。

约上午十时许,来了一辆警车,然后又来一辆,把柳艳梅带走。晚上五点多警察到柳艳梅家非法抄家,不知道家里有没有人在场。之后柳艳梅被非法关押在通州看守所,现在律师已经介入。

柳艳梅,五十岁,家住顺义澜溪园小区,为人非常善良,她经常说:“无论人家表现多么不好多么恶,咱们一走一过都要把善留给人家,就是对他善,就是对每个人发出善念,不要有不好的念头。”

她对自己要求很严格,当别人伤害到自己时,她就谨记法轮功师父的教导,没有一句怨言,默默地宽容忍让,以致别人跟她在一起时常常受益,感受到她的善良。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发动这场迫害以来,柳艳梅曾多次遭受迫害,身心受到很大的伤害,个人生活也很困难,失去了原来的工作。但是她从没动摇过对法轮功的信念,很注重修善。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2/14/邀请民众旁听庭审-北京柳艳梅被非法抓捕(图)-338933.html

2016-03-26: 2月24日被绑架的北京顺义柳艳梅于3月25日回家。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3/26/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六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325691.html

2015-08-10: 北京顺义泥河看守所迫害柳艳梅、王茹兰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10/北京顺义泥河看守所迫害柳艳梅、王茹兰-313924.html

2015-08-05: 一度被迫害精神失常 北京柳艳梅再遭绑架

二零一五年七月八日,北京顺义区法轮功学员柳艳梅在公交车站向民众讲法轮功真相时,遭人恶告而又一次被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顺义泥河看守所。

柳艳梅人非常善良,不论别人对她怎样,她从来不对人起恶念。她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就是给他加善念,不加恶念”。

柳艳梅的丈夫早年去世,只有一个女儿。自江泽民一九九九年迫害法轮功后,柳艳梅因坚持信仰,多次被绑架,被非法劳教、关洗脑班。在她被非法关押期间,房屋拆迁,由婆家人经手。当柳艳梅从劳教所出狱后,本来一大处院落,却没有了柳艳梅名下的房子,女儿也和她关系疏远,顺义国保、“610”及仁和派出所警察还经常骚扰她。一次警察去家中骚扰,看左右没人,上来就搂柳艳梅的腰,被拒绝后,威胁她马上叫人来抓,随后果然来人把柳艳梅绑架。又一次,警察闯到家中,顺手把一桶花生油给拿走了。这一切,一度使柳艳梅精神失常。

在此,呼吁善良人们帮助营救柳艳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5/一度被迫害精神失常-北京柳艳梅再遭绑架-313672.html

2015-07-11: 北京顺义法轮功学员柳艳梅被警察绑架。

北京顺义法轮功学员柳艳梅6月8日被顺义仁和派出所警察绑架。现已被劫持往泥河看守所,随身携带的刚发的2000元工资都被派出所扣押,说是上面都印了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7/11/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12250.html

2014-05-28: 北京市顺义区法轮功学员柳艳梅、皮桂金被绑架 已回家

2014年4月25日下午,北京顺义区法轮功学员柳艳梅,女,三十多岁,在家中被恶警绑架,并被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和学法用的电子书,及个人物品,非法关押在顺义泥河看守所,4月26日晚九点回到家中。

北京顺义法轮功学员皮桂金,在顺义泥河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个月,现已回家。在被非法关押期间,被恶警、恶人暴力殴打,拽掉很多头发,晚上被逼迫在号里站岗(变相迫害、体罚)时昏倒。

请知情人士补充参与迫害的相关恶警、恶人、单位电话、邮政编码及家庭住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5/28/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92668.html#14527221140-9

大兴区 北京女子监狱(天堂河女子监狱)联系资料(区号: 10)

2019-02-16:迫害杜文革主要负责人:
北京市天堂河女子监狱:
地址:大兴区天堂河庆丰路汇丰街润荷巷3号,邮编102609
监区长:张海娜
副监区长:安娜、付莲
管班:岳明

2017-08-10: 北京市女子监狱 (原天堂河女子监狱)
地址:北京市大兴区天堂河庆丰路汇丰街润荷巷3号
北京女子监狱对外电话:010-60276833
狱审科电话:010-60262601
电话:010-60276688转 8182、8184(教育科)
转8179、8178(狱政科)
邮编;102609监狱长:邢梅
狱政科长:单玲玲
卫生科长:高云起
教育科长:刘迎春
监狱610:黄清华、王英华

北京市女子监狱三分监区长:张海娜
副监区长:付怡、安娜、刘莉莉
警察:鲁敏、李植、刘立会、闫伟、岳明、邱菊、
刘冉冉、付莲、张海燕。

北京市女子监狱六分监区长:刘静
副监区长:魏贺春、纪冬、曹艳梅
警察:许晨阳、李倩、张腾跃、张祥宇、左丹阳、曹小颖、吴海燕。

2017-07-13: 北京市女子监狱:(原天堂河女子监狱)
地址:北京市大兴区天堂河庆丰路汇丰街润荷巷3号,邮编102609
对外:010-60276833
电话:010-60276688
教育科:010-60276688转8182、8184
狱政科:010-60276688转8179、8178
狱审科:010-60262601
监狱长邢梅
狱政科长单玲玲
卫生科长高云起
教育科长刘迎春
610办:黄清华、王英华

三分监区:
区长:张海娜
副监区长:付怡、安娜、刘莉莉
狱警:鲁敏、李植、刘立会、闫伟、岳明、邱菊、
刘冉冉、付莲、张海燕。

六分监区:
区长:刘静
副监区长:魏贺春、纪冬、曹艳梅
狱警:许晨阳、李倩、张腾跃、张祥宇、左丹阳、曹小颖、吴海燕。

2017-04-30:北京市第三看守所地址:北京市大兴区团桂路5号,电话:010-81286248 010-61299738 010-61299309 (白天)、010-61299275(夜间)预审电话:010-81286335.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17-06-30: 北京市通州法院:(2017)
地址:北京市通州区梨园北街187号 通州法院 邮编101101
电话:010-60529209
举报电话:12368 便民热线:010-81553726
蒋为杰为刑庭法官
院长:陈立如
副院长:王成喜13311501779 北京市通州区柳岸方园4号楼1502室 101101
副院长:徐瑞成
副院长:张朝阳
副院长:朱长军
审判委员会委员:樊守林、王旭东、刘广强、孙天舒、王爱农、张萍、刘秉浩、蔡俊清、徐伟东、杨少青、张静、王连勇
史宝山 通州法院副院长(退休) 13311501777 北京市通州区后南仓26号楼343室 101100
蒋为杰:刑庭法官 010-81553403、13366767798 北京通州玉桥北里43号楼132室 101101
樊守林 审判委员会委员13901388765北京通州中仓小区8乙号楼221室 101100
李中华 庭长 13641100816 北京市通州区莲花寺28号 101100
姜凤龙 副庭长13911191569 北京通州乔庄东区2号院6号楼121号 101100
杨光 副庭长 13671379907
李峥 助理审判员 15801055251
张金孝 助理审判员 13718153565
王林 助理审判员 15010208978 81553418
刘丹丹 审判员 13810133559 。
郭明伟 审判员 13718056802
佘亚妮 审判员 13811467735
姚玮东 审判员 15601186580
王晓艳 审判员 13810369156
孔范宇 审判员 15910404030
井龙 审判员 13641022671
张金孝 院审判员 13718153565
薛德胜 院审判员 15910730997
陈明山 审判员 15810072965
王晓杰 审判员 15910762658
龚莉婷 审判员 13811395561 。
王迪 审判员 159110491016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