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01-25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黑龙江 >> 齐齐哈尔市(第二看守所,第二监狱 ) >> 李二英(李爱英), 女

李二英(李爱英)
李二英在黑龙江女子监狱绝食抗议 身体堪忧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0-11-10: 齐齐哈尔李爱英在黑龙江女子监狱遭受的种种迫害
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李爱英,2015年11月4日晚被建华公安分局从家中强行带走,后被齐齐哈尔龙沙法院非法判刑四年,2016年6月8日被劫入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受了种种迫害,九死一生。

李爱英,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从1999年7月20日中共恶党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以来,她曾五次被中共恶党人员绑架迫害,两次被非法劳教,两次被安顺路和江岸派出所非法抓捕迫害。2015年11月4日晚,再次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四年。2016年6月8日被劫入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受迫害。

下面是李爱英(二英)诉述她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哈尔滨女子监狱)遭受的迫害经历与家人的遭遇:

1、“码上”、拳打脚踢

2016年6月8日,我被劫持到哈女监11监区,即当时的所谓“攻坚”监区,现改为8监区。当天由杀人犯范秀梅领我到库房,强行给我穿囚服,我不配合。后进来一个警察恶毒的诽谤大法师父与大法,我看此人中毒很深,就一直目视着她。最后她说了一句“码上”,然后扬长而去。

我被范秀梅安排在一个凸凹不平的4、5寸高的小方凳上,两手平放在腿上,身体挺直,目视前方。而且范秀梅还叫嚣:“眼睛不能眨,嘴不能张,身子不能动,眨一下都不行。”多么邪恶!我只要身子稍动一下,就是一顿拳打脚踢。我一直坐到晚上10点,没有人给我吃饭,也不让我洗漱。

2、抹布捂嘴、群殴暴打、夹拉乳房、踢头

我被安排在6组上铺,范秀梅一直盯着我。凌晨3点我起来打坐,毒贩小李丽拿着一个折叠凳冲我打来,并把我从上铺推下去。全监室9个人群殴我,并想把我绑起来,用擦地抹布捂住我的嘴并堵上,但她们没有得逞。随后把我推到没有监控的库房,她们一起殴打我,并对我所谓强制“转化”。一会来几个人把我打一顿走了,一会又来几个人,又是对我一顿暴打。一天打我几次我也记不清了。这些人都是专业打手。而且每天污言秽语不绝于耳。有一个稍微有善心的大姐说:“你吃点饭吧,要不就熬不住了。”我吃了一顿饭,这是第二天。

大夏天的不让洗漱。第3天范秀梅对全屋犯人说:“谁不动手就扣谁分,别想减刑。”这是受了队长的指使。为了表现,一个叫李华芬的诈骗犯,她说她最会夹人,她夹我的前身和乳房,夹起来肉拉的很长,再松开手,夹的上身全是青紫色。

毒贩伍丹和诈骗犯陶玉翠用鞋底子抽打我的脸,使我的鼻子大量出血。小李丽穿厚底旅游鞋踢我的头无数次,旧伤未去又添新伤。晚上,小李丽给我一个馒头并骂我说:“馒头是共产党的,你也别吃。”我说:“明天我就不吃。”

3、被毒打昏死、失去正常生活能力 遭束缚带绑、勒

从第四天开始,我开始了绝食反迫害。在大队长王晓丽、戈雪红的怂恿下,这些犯人变本加厉的迫害我。她们找来十、五六个犯人,叫嚣一定要让我“转化”。她们站成两排,对我暴力殴打。诈骗犯周红梅、何冬梅、小李丽、陈扬等,有抓我头发的,有拧胳膊的,有扇嘴巴子的,直至把我打倒在地。我已经不省人事,等我醒来,天已黑了。一只鞋扣在我的脸上,地上一片水。这时我发现手已经肿的象馒头一样,右胳膊不能动了,腿也抬不起来,就象脑血栓后遗症一样。

我失去了正常生活能力。但是她们还不放过我,继续强迫我码坐。我就高喊“法轮大法好!”制止迫害。这更加触动了戈雪红,她用束缚带把我绑在床头,用几伙人轮流日夜看着我。三天两宿一直这样绑着,不让我闭眼。我强烈要求放开我,她们就以吃饭为条件把我放下来,我睡了一宿觉,接着绝食。

迫害继续升级。警察拿来两个束缚带,把我的手、脚、腿、腰紧紧全部勒上,臀部下面放一个小凳,身体一倾斜,小凳就窜到一边,我承受着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我被吊了8个小时,直到晚上灌食才把我放下来。这时我的四肢已没有了知觉,心脏跳动起伏很大,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了。

4、拽头发、笤帚头扎眼睛、野蛮灌食

就在这时,大队长王晓丽来看我,因我几天不洗漱、不吃饭,身体散发出一股难闻的气味。王晓丽没走到跟前就说:“不洗漱啊?她咋这么大味呢?”被呛跑了。

我全是伤,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好地方,面目皆非。在这种情况下,还继续让我码坐,坐不住,就一人拽我头发,一人踩我脚强行让我坐直。当时我被打的嘴肿的很高,已经闭不上了。范秀梅穿鞋蹭我的牙,用笤帚头扎我的眼睛。由于我不报数,打手又用脚狠狠的踹我的后背。当时我的右胳膊一动不能动,穿衣服都穿不上,造成胳膊脱臼了。

由于我绝食,她们就强行给我灌食,后来鼻子也插破了,每次都是鼻子嘴出很多血。

有一次恶警为了让我放弃绝食,找来护工下管时插到我的气管处,当时几乎窒息。但是她们没有达到目的,就几人捏着我的鼻子往里灌,也没有得逞。

有一天,受警察指使,犯人在监舍放污蔑大法的碟让我看,当时我说这是对大法的污蔑,不要听信谎言。全屋的人都上来打我。当时我就背师父《洪吟四》中的诗词〈创世主在把你呼唤〉。从那以后,他们再也没放过此碟。

我儿子和家人来接见,看到我被折磨的惨状,要求给我治疗,我被送到监狱管理局医院。当时大夫说:“你不能再被打了。你现在高血压、心脏病都很严重,随时有生命危险,你住院吧。”

我虽然被打成这样,这样我就被带回监狱医院。期间史狱长和医院赵院长经常来看我。我对她们说我没有罪,应该被无条件释放。我修真善忍做好人,做对社会有益的人,难道还有错吗?为什么被这些社会上的渣滓打成这样?公道何在!中共监狱里没有理可讲,打人骂人就是理。

5、九死一生

由于长期灌食造成营养不良,再加上精神与身体的摧残,使我的身体每况愈下,我身高1.65米,体重从130斤降到60多斤,瘦得皮包骨。

就这样在医院住了6个月我又回到监区,戈雪红还不放过我,指使犯人范秀梅对我迫害。因为我长期遭受身体与精神的折磨,造成精神恍惚。一天,我本来是想往床里挪,结果却挪到床边掉在地上。几个犯人把我抬到床上,我就一动不能动了。我要上厕所时,她们不让在屋里,必须上厕所,由于我走不了,她们就强行连拉带拽把我抱到厕所,一抱一撅就造成我股骨头掉下来了,骨折了。

我再次被送到监狱管理局医院,被告知要手术换股骨头,否则骨头会烂掉。期间队长王晓丽、戈雪红常来看我,让我做骨穿,我没同意。我姐来看我一回,扒在我耳边说:“大家都在帮你,你要坚强”。

我在监狱管理局医院呆了40多天,她们打120把我送回11监区继续迫害。我内心一直觉的打我的这些人很可怜很可怜,我对她们没有一丝怨和恨。也许我内心的善念,唤醒了她们心底的良知,后来李华芬背地里和我道歉,并表示不再随从。同时也有几人暗中帮我。

由于长期灌食,营养不良,导致我一个半月不排便,小便也很困难。宿便堆积造成肠梗阻,顶的胃痛,四肋胀痛。最后导致大夏天我全身冰凉,她们用大被给我捂上,同时用热水瓶子烫,也没有一点体温。当时所有见到我的人都认为我确死无疑。

我的头脑特别清醒,我就相信师父相信大法,我不能死,我的思维就定在这。这时奇迹出现了,我真切的感受到了一股热流从心脏发出来,逐渐慢慢往身体周围扩展、扩展。我心想:“我没死,我活过来了。”

第二天我就开始打坐炼功。这时戈雪红来了,不允许我打坐。我说:“戈雪红,你执法犯法。你迫害大法弟子,你会遭报应!”她二话没说,扭头就走了。从她的表情看的出来,她心里是佩服法轮功的。从此,我一天天好起来。

家人在这期间的遭遇

我丈夫由于长期被骚扰,造成精神压抑,导致身体不好,不能正常工作。孩子为了生活流落他乡,找工作的过程中,几次差点被骗。哥哥嫂子为了营救我,我哥哥着急上火,险些失去生命。嫂子在不停的找公检法部门,和他们理论。我姐姐在各种压力下四处奔波,为我伸张正义。在我骨瘦如柴,生命垂危的情况下,狱方又不让会见,造成她精神紧张又担心我在里边的状态,所以一阵阵的精神恍惚,不幸出现重大车祸,撞瘪了半个头。当时抢救她的大夫说:“她就是能抢救过来,也是个植物人。没什么大希望了。”在正义人士的帮助下。在抢救室3天以后,我姐才苏醒过来。

在这次所谓的“清零”行动中,2019年12月,龙沙区湖滨派出所三个警察去我家骚扰,非法录像,并逼迫签所谓的“三书”,被我拒绝。2020年9月份,又上家敲门,电话骚扰,让我到派出所去,我没配合。2020年10月27日,又来一伙人,签所谓的“三书”。当时我没在家,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我丈夫写了“保证书”,保证我不会有事。这更给他带来沉重的思想压力,造成他更加压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1/10/齐齐哈尔李爱英在黑龙江女子监狱遭受的种种迫害-414882.html

2019-10-11: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大法弟子李二英结束四年冤狱,于10月7日安全到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0/11/二零一九年十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94442.html

2018-06-09: 黑龙江女监酷刑肆虐 李二英只剩五十多斤
黑龙江女子监狱的九监区和十一监区现在迫害非常严重!被关进去的齐齐哈尔市老年法轮功学员坚持正信就被拖到库房毒打,不让睡觉,强迫坐小板凳、一动不让动,致使臀部都坐成泡、烂得淌脓。

狱警肖丽娟曾扬言;死个人算什么?打个板抬出去,填个表,就说是急性心脏脱落就完事!

在十一监区,有个从四监区新转过来的犯人,名叫盖欣,变着法的讹诈法轮功学员钱款,克扣食物,让法轮功学员给她买东西吃,不买就打骂。主管迫害法轮功的狱警戈雪红指使她迫害法轮功学员,戈说:不用惯着她们(法轮功学员),对她们狠点!所以她就肆无忌惮的为所欲为,助恶为虐。

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李二英李爱英)绝食抗议非法关押二年了,监狱不放人,天天对她灌食摧残,李二英被折磨得现在体重只剩五十多斤,健康、白胖的她被迫害成一副枯骨。监狱里有两个道,不转化的一个道,转化的一个道,里面严密封锁消息。

善良女子李二英于二零一六年六月八日因法轮功信仰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她入监时身心健康,由于在监狱遭受狱警指使的犯人殴打、束缚带捆绑(一种极其残酷的酷刑),导致股骨头粉碎性骨折,成了躺在床上不能自理的命危之人。每天还遭到野蛮灌食,生命安全受到严重威胁。二零一七年七月份,李二英头脑出现迷糊状态,亲友怀疑狱方在灌食中掺进了毒药。

家人寝食难安,向相关单位控告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副监狱长史耕辉,610主任杨丽斌,十一监区大队长王晓丽、戈雪红,包组警察姜薇等,在履行职务过程中违反法律规定,教唆、指使、纵容刑事犯人殴打、体罚被监管人,严重触犯《宪法》第三十八条,干涉公民信仰自由罪;触犯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故意伤害罪;触犯刑法第二百四十八条虐待被监管人员罪的相关规定;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条滥用职权罪等相关规定。要求追究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相关警察的刑事责任,对李二英受到的人身伤害进行伤情鉴定,要求接李二英回家给予及时有效治疗。黑龙江女子监狱至今仍未放人。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位于哈尔滨市南岗区,和少管所相邻,集中关押省内所有被非法冤判的女性法轮功学员,利用精神高压、包夹严管、强制洗脑,每天逼迫看诋毁法轮功的电视片,不许和人说话、犹大谈话等手段,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精神摧残和肉体折磨。九监区和十一监区,是转化监区(也叫严管队),每个监区里面又设有约十九个监室,每个监室里至少非法关押一名或多名法轮功学员,这些法轮功学员基本都配有包夹(替邪党监狱每天二十四小时专门包管、夹控法轮功学员的刑事犯人),在转化监区平时强制法轮功学员坐在小塑料凳上长时间看诋毁法轮功的电视片,不允许法轮功学员出监室的门,如果在门口站时间长了,都会遭到训斥,法轮功学员不允许说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6/9/黑龙江女监酷刑肆虐-李二英只剩五十多斤(图)-368597.html

2017-07-12: 黑龙江女子监狱近期迫害李二英、曹迎春的事实
善良女子李二英自二零一六年六月八日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一年多,由于遭受犯人殴打、束缚带捆绑,导致股骨头粉碎性骨折,每日遭到野蛮性灌食,生命安全受到严重威胁。在二零一七年七月份,李二英头脑出现迷糊状态,怀疑狱方在灌食中掺进毒药。

据悉,黑龙江女子监狱近期除十一监区的李二英在反迫害绝食、每天被灌食外,和她同监区同在6组的曹迎春也在反迫害绝食,大约已经20多天,每天被强制灌食,消息被封锁。十一监区7组的大法弟子林秀梅、孙淑杰前些天也遭殴打。现十一监区还被非法关押10名大法弟子,都是坚定未转化的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7/12/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50989.html#17711222955-1

2017-07-09: 李二英被黑龙江女子监狱迫害命危 家人控告责任人
善良女子李二英自二零一六年六月八日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一年多,由于遭受犯人殴打、束缚带捆绑,导致股骨头粉碎性骨折,每日遭到野蛮性灌食,生命安全受到严重威胁。六月五日,十一监区主抓迫害法轮功的戈雪红拒绝家人接见,并扬言:李二英如果“自杀 ”我们不负责任。

家人寝食难安,日前向相关单位控告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副监狱长史耕辉、610主任杨丽斌、十一大队长王晓丽、戈雪红,包组警察姜薇等在履行职务的过程中,违反法律规定,无视法律,教唆、指使、纵容刑事犯人殴打、体罚被监管人,严重触犯了《宪法》第38条,干涉公民信仰自由罪;触犯了刑法第234条,故意伤害罪相关条款;刑法第248条虐待被监管人员罪的相关规定;刑法第397条滥用职权罪等相关规定。

家人强烈要求:追究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相关警察的刑事责任;要求对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对十一监区犯人范秀梅吴丹等人暴力伤害行为立案调查,追究她们的刑事责任;要求对李二英受到的人身伤害进行伤情鉴定;抢救生命垂危的李二英,接李二英回家给予及时有效的治疗。

下面是控告要求,事实和理由:

控告要求:

1、要求依法追究被告人及李二英被故意伤害罪中涉嫌的犯罪警察的刑事责任;

2、要求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公开李二英自2016年6月8日到监狱后的全部录像;

3、要求对涉嫌犯罪的刑事犯人立案侦查,对初查已经构成犯罪的嫌疑人,立即采取刑事强制措施,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4、要求对李二英受到的人身伤害进行伤情鉴定;接李二英回家给予及时有效的治疗;

5、要求调查黑龙江省女监不规范执法,管理混乱,工作人员行政不作为、滥作为的事实,并予以严肃处理。

事实和理由

基本事实:李二英,1967年出生,齐齐哈尔人。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冤判4年,于2016年6月8日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李二英自小失去父爱,又患有严重肺结核病。婚后丈夫酗酒成癖。她曾一度自杀未成。就在她对人生绝望之时,亲友向她推荐炼法轮功。修炼不久,她的病不治而愈。从此,她的人生充满了幸福和快乐。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强制转化李二英,逼迫其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信仰,李二英因拒绝转化遭到刑事犯人范秀梅、吴丹等毒打,被施用束缚带捆绑等酷刑,导致其右臂严重损伤,不能抬起、肌肉萎缩、全身疼痛、骨瘦如柴、心力衰竭、头晕时常昏迷。股骨头粉碎性骨折,骨头碎块滑落到臀部皮下,用手能直接摸到,现瘫痪在床,不能正常大小便,遭到包夹犯人侮辱虐待;至今370多天不能正常进食,每日遭到报复性野蛮灌食;生命安全严重受到威胁。

已经确认事实:

1、入监时,李二英因不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遭到十一监区罪犯范秀梅,吴丹等人殴打。范秀梅亲口承认说:“我不打没办法,警察扣我的分”。

2、李二英住院期间对家人说:“犯人吴丹对我哪疼打哪,疼的无法忍受,几乎昏过去。”

3、2017年6月5日,监狱以李二英身体状况不宜移动为由,剥夺家属会见权。

4、十一监区副大队长戈雪红承认对李二英施用了束缚带酷刑。2017年6月12日当家人指出亲人被施用束缚带酷刑导致股骨头粉碎性骨折时,戈说:“束缚带也不是我们随便用的,是上边批的。”

5、家属三次递交司法鉴定申请,被拒绝。

6、2017年6月5日,十一监区副队长戈雪红扬言:“李二英如果“自杀 ”我们不负责任。”李二英作为被监管人监狱应保障其生命安全,对其身体健康负全责。我们不明白,狱警为什么要提前告知家属李二英要自杀,难道自杀还要提前预约吗?从她的话中,不难看出李二英的身体状况已非常危险,我们怀疑狱警为逃避责任,对李二英蓄意陷害、谋杀。

详细事实如下:

1、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副狱长史耕辉、十一监区监区长王晓丽、戈雪红等警察故意剥夺家属会见权、知情权,故意刁难家属接见

李二英2016年6月8日入监,7月8日家属要求接见时,监狱方说没有入监通知书不让见。家属回到齐市,向派出所和法院询问,他们都说:入监通知书不发给他们,而是直接发给家属。然而家属从未见到通知书。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故意不履职,剥夺家属接见权。

2016年8月8日家属要求接见处于危险中的李二英,负责接待的办证狱警往十一监区打电话,十一监区那边说李二英现在有点“不正常”。家属大老远来一趟实在不容易,没办法,找到监狱管理局,负责接待的王处长答复说让10号(星期三)他有时间,给协调,星期三王处长让家属去监狱,说有人在门口接见家属,结果家属从上午等到下午两点也没有人出来,没人理睬。

2016年8月15日家属不放心再次要求接见李二英,监狱方不让见,家属非常担心,问为什么不让见,接待室的人马上拿起照相机给家属拍照,家属非常气愤摘掉帽子说随便照,还有没有王法了?一个多小时后监狱610杨主任才出面说让听信儿,结果一去再没音信。

在家属多次找到监狱管理局的情况下,9月26日家属见到了李二英,当试图询问李二英被打详情时,电话里被突然故意放出的噪音干扰,却根本听不到李二英在说什么。名义被允许了会见,却剥夺了家人的知情权。

2、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副狱长史耕辉、十一监区监区长王晓丽等警察涉嫌滥用职权罪、虐待被监管人员罪

2016年8月1日李二英的儿子(控告人方崧丞)见到其母亲,得知,2016年6月8日李二英被投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十一监区,一到监区就被强制转化,被监区罪犯范秀梅等人用束缚带绑了2天,导致李二英无法行走,她周身骨疼钻心,全身象碎了一样,上厕所只能爬着去。家属看到李二英,胳膊耷拉着,骨瘦如柴,自己不能走路,手肿的象男人的两个手那么大。李二英和家人说 “在这里可遭罪了,她们总打我,早上4点强迫起床,一直到晚上12点,早上起不来她们就使劲拽……”此言一出,旁边监视的警察马上对李二英大喊大叫地威胁 “说什么呢?还想不想接见了?!”等等。只接见十多分钟就匆匆结束。同时,狱警架着录像机对李二英及家属一时不停地录像。(以上事实可调监狱录音录像资料)面对家人李二英都遭到公然威胁,在监狱封闭的环境里李二英被如何对待更可想而知。

2016年8月25日李二英的姐姐李顺英和她嫂子在被百般刁难后见到李二英,看到的情况是:李二英呆呆的、精神恍惚、瘦得皮包骨、头发花白、说话有气无力。李二英看到家人就哭诉:自己被折磨的快死了,没法活了。并当场指证身边犯人范秀梅就是打她的凶手之一。李二英说:范秀梅可厉害了,管200多人,都怕她。她们一直打她,打她的头和胸,致使胸背内伤,大出气都痛。李二英的嫂子当场质问跟着李二英去接见的包夹犯人范秀梅说,“你为什么打人呢?”范秀梅当即回答说:“我也没办法呀,我不打警察扣我分”。

李二英自述现在(已经几个月了)外伤看不见了,可是头部和胸部都疼得不能吸气。不能正常生活,吃不下饭,每天被灌食,灌食管上都带血,食道每天都疼。还说十一监区打人的地方没有监控器。而且只打头和胸部,看不见外伤。 家属抗议,野蛮灌食不是用来维持生命的方式,而是一种酷刑。

2016年9月26日,十一监区大队长王晓丽见李二英家属及律师时,并没有否认殴打李二英,并把这种野蛮殴打的管理方式比喻成了,“就像大人打小孩”。实际是间接佐证李二英被殴打的事实。

上述事实表明,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警察严重触犯了《宪法》第38条:干涉公民信仰自由罪;违反了司法部《关于罪犯劳动时间规定》的相关规定;触犯了刑法第248条,虐待被监管人员罪的相关规定;知法犯法,指使、纵容他人故意伤害被监管人李二英,致使其身体器官机能损伤,生命受到威胁,后果严重。构成犯罪。

3、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十一监区正副大队长王晓丽、戈雪红,610主任杨丽斌,副狱长于晓华、副狱长史耕辉涉嫌包庇狱警,纵容犯人打人,行政不作为,涉嫌滥用职权罪

李二英没有生命安全保障的情况下,其姐姐李顺英给副狱长于晓华打电话投诉李二英被打一事,于不顾控告人亲眼见到李二英身体已经被伤害的事实,仍然信誓旦旦说监狱不会打人。于晓华作为副监狱长,不调查事实真相,故意袒护、包庇狱警,纵容犯人打人,行政不作为,涉嫌滥用职权罪。

2016年9月14日,李二英姐姐和嫂子见到戈雪红和610主任杨丽斌,当家人追问李二英身体致残的原因时,戈雪红极力否认犯人范秀梅自己都已承认的打人的事实,610主任杨丽斌更是信口雌黄说李二英是肩周炎,是李二英在与犯人撕扯的过程中,自己把自己弄伤了。9月14日,李二英姐姐和嫂子找到副监狱长史耕辉,当面反映女监十一监区虐待殴打李二英之事,史耕辉不予调查,急于矢口否认,说根本没有打人之事。以上人员涉嫌故意袒护、包庇狱警,纵容犯人打人,行政不作为,涉嫌滥用职权罪。

4、黑龙江省女子监狱610主任杨丽斌、十一监区大队长王晓丽,副狱长史耕辉等警察违反法律,故意刁难、阻止律师会见

2016年9月19日,家属聘请北京来硕律师事务所黄汉中律师前往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会见李二英,监狱方违反新的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要求必须两名律师才能会见,经反复交涉无果后,9月20日,家属无奈又聘请了黑龙江建文律师事务所王进律师陪同黄汉中律师一同前往会见,监狱610负责人杨丽斌接收两位律师会见手续后,不顾律师远道而来,让律师等候48小时会见。

2016年9月23日,48小时最后期限已满,律师再次赶往监狱要求正当的会见,无人接待后,律师给监狱610主任杨丽斌打电话,欺骗律师说其本人被人投诉,已经停止职务,律师会见不再负责安排。为此,律师先后向女子监狱监狱长孙久杰的办公室打电话,接电话后一听说是律师就不承认自己是狱长了,并说下午给律师打电话,一直没打。律师又给驻监检察室、省监狱管理局电话投诉,均无人出面答复。

2016年9月26日一早,两位律师再次来到女子监狱,监狱领导工作电话居然无一例外均无人接听;好不容易电话联系上驻监检察室贺姓检察官,答应向监狱领导了解情况后给律师回复,此后亦再不接听律师电话。两位律师等到11点多快下班时,李二英所在的女子监狱11监区监区长王晓丽出面接谈两位律师。说监狱和医院一样,对改造犯人有利的才安排会见,律师当即指出监狱对律师会见进行审批不符合法律规定,监狱方在律师提交会见手续后48小时内没有安排律师会见,已经违反法律规定,该监区长只好说向领导汇报后答复律师,但直到下午下班,也没有任何回音。

下午上班后,律师一面继续在女子监狱会见接待处等待监狱答复会见,一面电话联系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教育改造处一位接听电话的领导在听取律师投诉后,竟然说:“监狱里的人不是街上任何一个人想见就可以见的。监狱既然不让律师会见,一定是有法律规定的,律师就要遵守法律。”律师想问问这位司法机关的公务人员,哪国的哪条法律这样规定的?!相反 ,监狱方一直没有任何法律依据阻止律师会见,违反了《刑事诉讼法》第37条、《关于依法保障律师执业权利规定》第7条相关规定。

2016年9月27日,李二英家属和律师来到监狱管理局要求见监狱长,监狱管理局信访办的人表示让女子监狱的人来接你。10分钟后,正在监狱管理局开会(23日还说自己已经停职写检查)的杨丽斌出现,家属一看是杨丽斌就说你不是停职了吗?杨说我是回避,拿着律师写好的控告书匆匆就走了。

5、黑龙江女子监狱十一监区蓄意不安装监控,违反了被监管部门监控没有死角的相关规定

李二英自述,她被打的地方没有监控,被弄到库房里打,加之监狱方欺骗家属没有打人,却相互之间不能印证,也拿不出自己没有打人的证据。我们有理由推断黑龙江女监十一监区存在根本没有监控的地方,为自己为所欲为有意制造的监控死角,请彻查。

6.黑龙江女子监狱十一监区王晓丽、戈雪红对控告人——李二英家属进行打击报复,涉嫌报复陷害罪

在律师手续齐全、合法,48小时审核期过后,让家属和律师白白等待一周后,仍然无理拒绝会见,李二英哥哥在监狱门口要求见狱长,被女子监狱报警,试图阻止控告人的正当要求和权利。

2016年9月28日,李二英哥哥接到齐齐哈尔市居住地街道电话,诬赖李二英哥哥到哈尔滨闹事,并不让家属上哈尔滨了。

2017年6月15日,李二英家属因阻止李二英会见一事,准备向狱长反映情况,王小丽和戈雪红出来接待。她们以家属闹事为由,打110报警。当地派出所来了两个警察,李二英家属向警察说明情况,警察表示强行不让家属会见是监狱的过错,不是家属闹事。

李二英家属正常走法律程序为妹妹维权,黑龙江女子监狱动用行政手段非法干预,阻止家属维权,以逃脱自己的被追究,涉嫌滥用职权、报复陷害罪。

7、黑龙江女子监狱十一监区王晓丽、戈雪红剥夺家属接见权

2017年6月5日上午,李二英的姐姐到女子监狱要求会见被拒绝,说等下午再说。家属饿着肚子等到中午。一直到接近下班时,十一监区狱警戈雪红才出来接待家属。说李二英的身体不宜搬动,以搬动影响身体恢复为由,拒绝家属会见。当家属提出调取李二英现状的录像时,也被戈雪红拒绝。说家属把她们都上网,影响了她们的声誉,拒绝家属的要求。当家属提出对李二英接回家来治疗时,戈说李二英现在的情况不能作司法鉴定。并说:“李二英自杀,她们不负任何责任。”并以下班时间快到为由撵家属走。

家属连续多日要求会见李二英,要求依法解决李二英的事情,均遭到推诿、搪塞。家属连续递交了三次司法鉴定申请,均无果。

综上所述,李二英从2016年6月8日被投入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至今已经整整370多天,由于犯人殴打、束缚带捆绑,导致股骨头粉碎性骨折,每日遭到野蛮性灌食,生命安全受到严重威胁。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副监狱长史耕辉、610主任杨丽斌、十一大队长王晓丽、戈雪红,包组警察姜薇等在履行职务的过程中,违反法律规定,无视法律,教唆、指使、纵容刑事犯人殴打、体罚被监管人,严重触犯了《宪法》第38条,干涉公民信仰自由罪;触犯了刑法第234条,故意伤害罪相关条款;刑法第248条虐待被监管人员罪的相关规定;刑法第397条滥用职权罪等相关规定。

控告人强烈要求:

追究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相关警察的刑事责任;要求对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对十一监区犯人范秀梅吴丹等人暴力伤害行为立案调查,追究她们的刑事责任;要求对李二英受到的人身伤害进行伤情鉴定;抢救生命垂危的李二英,接李二英回家给予及时有效的治疗。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执法无序,管理混乱,故意在十一监区留有监控死角,并让牢头狱霸代为管理,代为“执法”现象;主要领导电话长时间无人接听,各相关部门工作作风拖沓、推诿且存在互相串通,刁难、欺骗、报复控告人等行为,严重损害了国家执法部门的形象。要求相关部门对黑龙江省女监行政执法存在的重大问题进行彻查;对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监狱管理局相关执法人员无视法律,故意阻止律师会见等行为予以彻查并严肃处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7/9/李二英被黑龙江女子监狱迫害命危-家人控告责任人-350833.html

2017-06-18: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警察恶告李二英家人
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五日上午,李二英的姐姐与嫂子担心妹妹被十一监区杀人灭口,来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要求见李二英和狱长。

十一监区副队长戈雪红、十一监区长王晓丽为进一步掩盖其罪恶,竟向省某部门(可能是610)恶告李二英的家人宣传法轮功和信仰无罪。当地派出所两名全副武装的警察来到监狱门卫室,企图绑架李二英的姐姐和嫂子。

六月十五日上午八点多,李二英姐姐与嫂子来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要求见家人和狱长,门卫阻止。姐姐面对众接见家属哭诉,担心妹妹被“自杀”,一再要求见狱长。门卫与十一监区取得联系后说:等着吧,十一监区说马上来人答复。十点多戈雪红与王晓丽来到门卫室。

戈:你们咋又来了呢?
姐姐:要求见妹妹、见狱长和立即放人。
嫂子:我不理解为什么你们让我们写保外就医申请又不批,又不让见。出尔反尔,如今还说“自杀”不负责任。你们又有监控又有人看管,她能自杀吗?想死也死不了啊?!

戈:李二英绝食。
姐姐:绝食是你们逼的,在家咋不绝食呢?
嫂子:妹妹进来身体好好的,一个月手臂就给打残了被架着,现在危在旦夕。
王晓丽:进医院还有死人的呢,监狱是保佑神仙的地方啊?

嫂子:犯人有分(注:犯人加分可以减刑期),所以你们利用犯人打好人,要不然她能这样吗?手臂肿大抬不起来,多残忍哪?!
戈:是打的吗?
嫂子:束缚带是一种什么刑罚?一个女人被酷刑折磨着,让我们听着不难受吗?

王晓丽:一个女人为什么不在家安分守己贤淑良德(双手沾满好人鲜血的恶徒怎么有资格提及贤淑良德呢?)的做一个好妻子呢?为什么要违法要炼法轮功呢?
姐姐:信仰自由!我妹妹没违法,没违背道德规范。

王晓丽:她的身体状况不宜接见,而且你们这种态度。
嫂子:你们姐妹躺在那里你好受吗?什么心情?还强调态度?不适合接见,那我们进去好了,这种权利该有吧?

王晓丽:哪个家属都想进去看看?
嫂子:她是特殊情况,别的家属也躺在那儿吗?

王晓丽:那得到派出所开证明,不炼法轮功。
姐姐:哪条法律说炼法轮功不让接见?你是法吗?
嫂子:申请是你们让我们写的说明她条件够保外就医,又出尔反尔;如今司法鉴定不给鉴定;请一个律师不行请两个还不行。我们要求必须一个月见一次面。

这时两个全副武装的警察突然来到门卫室,说:我们是当地派出所的,你们是来干啥的?

戈:她们在这里宣扬法轮功,说法轮功无罪,信仰无罪。
嫂子:我妹妹是站着进来的,如今身体非常不好,我妹妹炼功如何我们不关心这个,我们关心她身体命危状况,我们至少来了二十多次。
警察:你见没见到吧?判四年,一年了,想见是不是?
嫂子:她们不让我见,妹妹保外就医她们迟迟不上报,她身体移动就有生命危险,你说我们家属能不着急吗?

警察听家属说的在理,便将王晓丽、戈雪红带到室外:为啥不让见?让见了不就不找你们了吗?能请神不能送神。如果法轮功“闹事”我们可以管,你们不让人家见,我们管不了这段。

姐姐将全体家人要求立即放人的书面材料交给了警察。

警察:省里(可能是610)知道这事。说着将材料用手机拍了下来。还将手机声筒对着正在叙述为何来到监狱要求见人的嫂子,将嫂子“我们是遵纪守法的”声音传达给省里某部门,接着警察对着手机与省里汇报:你听听人家说的,她们不是来闹事,是要接见她们的家人。

王晓丽、戈雪红悻悻的走了。

接着警察对两位家人说:我们只能协商让你们见,至于让不让见人家说了算。

下午,家人又来到监狱门卫室,门卫说不让转达。李二英姐姐和嫂子只能心情抑郁的失望而归。

其嫂子在哈尔滨想见生死未卜的妹妹,远在齐齐哈尔的家里却去了两个小区的居委会人员骚扰,试图阻止其嫂见亲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18/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警察恶告李二英家人-349843.html

2017-06-15: 黑龙江女子监狱警察戈雪红坦白:施用酷刑是上边批的
善良女子李二英自二零一六年六月八日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至今已经整整一年了。六月五日,十一监区主抓迫害法轮功的戈雪红拒绝家人接见并扬言:李二英如果“自杀 ”我们不负责任。目前全体家人寝食难安,担心亲人李二英在十一监区被“自杀”!坚决要求立即放人。

六月十二日,家人向监狱递交立即放人的书面材料,戈仍以不宜搬动为借口不让见人也不放人。当家人指出亲人被施用束缚带酷刑导致股骨头粉碎性骨折时,戈说:“束缚带也不是我们随便用的,是上边批的。她炼功喊口号,这有我们的规定,是不允许的”;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五日,610主任杨丽斌领着家属会见李二英时,李二英当时就指着包夹犯人范秀梅说:“她天天打我”杨说可以调监控。李二英说:她们把我弄到库里打的,那里没监控。家属当时质问范:“你为什么打人?”范秀梅当即说:“我也没办法呀,我不打,警察扣我的分”。李二英住院期间对接见她的家人说:犯人吴丹对我哪疼打哪,我都受不了了。

六月十二日,家人上午九点来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门卫电话通知十一监区,却迟迟不见来人。家人心急如焚便哭着对接见人群高声说:戈雪红扬言我妹妹如果“自杀”她们不负责任,她们把我妹妹打成这样想灭口啊!我妹妹是好人哪,妹妹太冤哪!她们让我生不见人死不见鬼呀!

这时十一监区长王晓丽开车欲出大门,家人快步来到车前:王晓丽你下来,我要见我妹妹!王说:我有事要出去,一会儿有人见你。家人将其拦住:我妹妹的事你不给解决就走,除非你把我压死,从我身上过去。家人将要求立即放人的书面材料交给了王,王趁机掉头将车开回监狱院里。

直到十一点,戈雪红才从狱里来到监狱大门口。家人要求:一、我必须见我妹妹;二、要求见狱长;三、我得把我妹妹接到手,不知道她是死是活呢。

戈:一、狱长太忙,不能你说见就见;二、你妹妹的情况比以前好多了(以前不好),腿能活动了(腿曾经不能活动),不像原来那么疼了(原来很疼)。你妹妹的手臂不是打肿的;三 、我们不是不让你见,她身体状况不宜移动,如果来回移动出现后果你能负责吗?

家人:这一切都是你们造成的,我们不负责,接见是我们的权利,你是怕把我妹妹放了告你们。人活着不要那么恶毒,不要为了权和钱草菅人命。戈却说:你不懂法。家人:你说我不懂法本身你就是不懂法,是在犯法。打人犯不犯法?谁打人谁犯法。新政提出依法治国、以人为本,一狱之长也逃脱不了法律责任。

戈:医院检查你妹妹有心脏病、脑袋有毛病(疑被注射或食物中掺有破坏脑神经药物)、血压高。

家人:我妹妹身体非常健康,以前只有肺结核,炼功已经炼好了,心脏病、血压高、脑袋的毛病都是你们给打的。你为啥不让见我妹妹?见不到为啥不给我妹妹录音录像让我听看。我妹妹自来到监狱一年每天二十四小时全程录像,你能不能都拿来让我看看?只要有间断的就是你们把我妹妹弄出去毒打了。

戈:我们有规定,这不行,不允许。

家人:打人就是犯法,你们给我妹妹用束缚带捆绑造成股骨头粉碎性骨折。

戈:束缚带也不是随便用的,是上边批的(承认施用酷刑)。你妹妹炼功,喊口号,这里有我们的规定,是不允许的。(炼功和喊口号属宪法信仰自由、言论自由范畴,不违法,那么所谓规定与不允许是违法的)

家人:既然你说代表狱方,说我妹妹的情况这么好那么好,那你给我写个书面保证材料,在家属见不到我妹妹期间,你保证她没有生命危险,让我们家人放心。

戈:我不能给你写。我再也不见你了,你这事我也不管了。我不代表狱方,只代表我自己。

家人:你说话出尔反尔,你不代表狱方你出来干啥来了?

戈:那我得走了。

家人说:我的三个要求你一个也没给我解决,你不能走,既然你代表不了狱方,你解决不了我要见狱长。边说边随着戈往大门里走。戈扬言要报警,大声喊门卫。

家人说:你这是以权压人,你报吧,你还没给我解决问题。

这时王晓丽将戈雪红接走并说:行,我们给你请示领导。便一溜烟儿的开车走了。
家人说:好,我就在这儿等着。

一会儿,门卫告诉家人:狱长不见你。610主任杨丽斌又从监狱大门里走出来欲进另一大门。家人走上前去:杨主任给你一份我们全家要求放人的材料。杨不接:我不看,这事儿我不管。家人:所有参与迫害我妹妹的都逃脱不了责任。

接着家人给孙久杰狱长办公室打电话,接电话的人自称是所谓的“秘书”。家人便向“秘书”反映:戈说我妹妹如果“自杀”她们不负责任,她们把我妹妹打的生命危在旦夕,不敢放人,她们要灭口啊!

“秘书”一听打人就信口撒谎:“没打,都什么时候了,还敢打人?全监狱的人都知道她是从床上掉下来摔的(戈已经承认施用束缚带,且施用束缚带是上边批的),你找十一监区给你解决问题”。家人说:十一监区不给解决,“秘书”立刻将电话撂了。

家人又向刑罚执行科打电话,一男士接电话。家人说:我要给你们送一份要求立即放人的材料。

男士:你交到十一监区吧。

家人:十一监区已经拒绝三次了,这是人命关天的事情啊。

男士:你别送我们这儿,你把材料放门卫那儿,我们去取。他与门卫沟通门卫将材料收下。

家人再次给男士打电话:你来取吧,亲自交到你手里,我来一次不容易。男士坐在监狱下班的大巴班车里没露面,只是让司机将材料接了过去。

家人饿了一天,既没见到生死未卜的妹妹,也没见到监狱长。眼看着一辆辆下班的大巴班车开出监狱大门,只好步履维艰心情沉重的离去。

为何不让家人接见?一是怕李二英揭露更多犯罪事实;二是李二英真的被迫害的危在旦夕,“自杀”之辞又不被家人认可,她们无法向家人交代。可是纸能包住火吗?立即放人才能减轻罪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15/黑龙江女子监狱警察戈雪红坦白-施用酷刑是上边批的-349664.html

2017-06-11: 李二英命危 黑龙江女子监狱称“我们不负责任”
善良女子李二英自二零一六年六月八日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至今已经整整一年了。她身心健康入监,后由人架着、背着、到四人抬着与亲人接见,被折磨至股骨头粉碎性骨折、插尿管、时常头晕昏迷、生命危急,家人三次递交保外就医申请,均遭狱方拒绝。

六月五日,家人到监狱欲见亲人,被无理剥夺接见权利。家人质问如果其不能得到及时救治后果谁能负责?戈雪红扬言:李二英如果“自杀”我们不负责任。

李二英家人于六月五日上午来到哈女监(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九点半在接见大厅等候至十一点半,只剩三位家属还未接见了,大厅工作人员欲午休要求下午十二点半再接见。

家人饿着肚子十二点半在大厅继续等候接见,期间催促大厅接见室警察多次电话告知十一监区,直到近下班二十多人又接见完了,只剩李二英家人一人时,在家人一再要求见狱长的情况下,十一监区主抓迫害法轮功的戈雪红才来,并说:从四楼抬下来太费劲,李二英身体状况不宜移动不利于接见。

家人说:人命关天,生命是最可贵的,不让接见、不办保外就医,我的亲人出现意外怎么办?你能保证其不出问题吗?

戈说:你没有权利要求我们保证,不让接见是因为来回搬动其伤口(不知何时又添外伤)不宜愈合,会增加恢复时间,保不保外是我们的依法程序,你别纠缠我了,我该下班了。走走走!

家人:把我妹妹弄的死不了活不成的,你们做事要有良心呀,人在做天在看哪,我妹妹是好人哪,现在给迫害成这样,你如果不能解决问题我就找狱长解决。

戈:狱长是天天接待你的呀?你说接见我们就得过来,我们都得围着你转哪?我们已经定了不让你接见,你这不是无理取闹吗?告诉你某某某,三个月后能不能接见还得看你的态度。你“反动”言论(信仰自由、言论自由,国家规定的十四种邪教没有法轮功,是江泽民犯罪团伙诬陷法轮功,有着百年杀人历史的中共邪党是真正的邪教)把我们都整上网,给我们造成影响,所以没有人愿意给你解决问题。

家人:那是不是事实?!

戈:我告诉你,你是黑名单上的人,我不愿意跟你说话,走吧,走吧,不然下回我都不让你进来。

家人:我要求见狱长解决。

戈:狱长不会见你的,你没有通过我们协商,就把我们整上网,这有损于我们的名声,是一种侮辱。

家人:我妹妹的境况不能再拖延了,急需保外救治,你能代表狱长吗?

戈:我代表狱方,包括你能不能接见,我们是逐级审批的。我们会依法行事,不让接见也是保证她人身安全。如果她非法“自杀”了,那我们没有办法。

家人:我妹妹不会自杀,如果我妹妹哪天没有了就是你们给害死的!我已经等一天了,我有接见权利呀?!

戈:我们也有权力,我们没有管理权力吗?司法程序我们会继续审批,现在确实停滞了,因为你妹妹身体状况不宜来回搬动,做司法鉴定过程会加重病情,我们负责不了,等她身体恢复到可以移动,才能做司法鉴定。所以你不要再给我们添麻烦。对你妹妹,我们付出了心血、精力,得不到你的理解还得不到你的支持吗?现在给她增加营养品、熬骨头汤,为了养好了她好去司法鉴定。只要她不自杀我们都负责的。

家人:我要求看妹妹的录像。

戈:你的权利是在合法范围内接见。宣传“反动”言论和不配合接见,没有达到很好的“帮教(助纣为虐)”效果,我们是可以拒绝你的接见的,这是我们的管理权力。

戈说完扬长而去。

五月二十三日家人接见了李二英,被王晓丽、戈雪红、姜薇无理刁难要求三个月后才能接见,荒唐可笑的“理由”是李二英身体状况不宜移动,所谓的“伤筋动骨”一百天,得八月份才能接见;家人于六月五日在监狱饿了一天等候接见亲人,戈故意拖延在快下班时才答复家人:不让接见是因为身体状况不宜搬动,做司法鉴定过程会加重病情,来回移动其伤口(不知何时又添外伤)不宜愈合。

李二英曾经被狱警纵使刑事犯哪疼打哪、手臂被打肿大不能抬起、被束腹带捆绑导致股骨头粉碎性骨折,白胖健康的人被迫害成一副枯骨躺在床上不能自理的命危之人。如今她们竟如此担心其“伤筋动骨”“不宜移动”“为其增加营养品、熬骨头汤”,荒诞托辞与假意关心行为的背后,不过是为了拒绝合理保外就医、为了掩盖其严重迫害的罪恶行径、目的是为李二英进一步被“自杀”迫害找借口而已。

戈口口声声依法行事,可是执法过程却处处违法:诬陷家人为“黑名单”(能公开哪个组织设立的黑名单吗)上的人;将家人要求合法接见的权利称作无理取闹;将对她们罪恶的曝光诬为“反动言论”;将家人不被她们利用来干涉李二英信仰自由、没有达到所谓的帮教效果因而拒绝接见的行径,称作“这是我们的管理权力”;扬言“李二英如果自杀我们不负责任”,李二英属被监管人员,被监管期间出现的任何严重后果,她们都逃脱不了法律责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9/李二英命危-黑龙江女子监狱称“我们不负责任”-349356.html

2017-05-23: 李二英命危 黑龙江女子监狱拒办保外就医
齐齐哈尔市善良恬静的女士李二英被非法判刑四年,于二零一六年六月八日被非法关入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因拒绝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信仰而遭刑事犯人范秀梅、吴丹等毒打、用束缚带捆绑等酷刑,导致股骨头粉碎性骨折、右臂肌肉萎缩、全身疼痛、骨瘦如柴、心力衰竭、头晕时常昏迷、插尿管、不能正常排便、卧床不能行走、不能正常进食近一年、生命危在旦夕。

自二零一六年八月至今,李二英家人数次与哈女监狱长、十一监区长沟通递交保外申请,希望李二英得到及时救治,可是十一监区队长王晓丽、戈雪红、狱警姜薇隐瞒李二英被酷刑折磨的事实,以种种手段借口刁难家属,拒绝家属的合理申请,公然践踏宪法,继续纵使刑事犯人逼迫李二英放弃信仰。

家人于五月十五日去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仍不准与李二英接见。

鉴于李二英目前生命危急的紧急境况,家人第三次向女监递交了保外就医申请及要求,并向中央办公厅、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大常委会、最高检、省高检、省监狱管理局、省政法委、哈女监驻检科、齐齐哈尔市政法委等相关部门提出书面请求,希望各部门协调哈女监予以办理保外就医。

李二英家人要求狱方必须保障她的人身安全不受侵害、保障她的生命安全;必须保障家人与李二英合法的接见权利;并要求尽快查清对李二英实施伤害的所有刑事犯人及指使犯人的警察,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

李二英命运多舛,大概是户籍警察笔误,把“爱”写成了“二”,其实家里、单位都称她“爱英”的。李二英自幼失去父爱,成年患严重肺结核等症,对人生绝望曾一度轻生。在其生死边缘开始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炼五套功法,一个多月所有病症不治而愈。自此她以乐观向上的心态面对生活工作和家庭。以前她和灯泡厂所有职工一样,将单位的灯泡拿回家且赠送给亲朋好友,自修炼后按大法要求自己不再无偿的拿灯泡了,且亲朋好友向她索要灯泡时不好拒绝,便在单位买灯泡送人。单位领导看到票据知道李二英买灯泡的事,对她的人格肃然起敬,感慨的说:全厂职工若都像李二英这样,咱们厂子就好了!

十七年来,李二英由于坚持不放弃修炼法轮大法、信仰真、善、忍,曾两次被非法劳教,累计五年;四次绑架。二零一六年三月,李二英被冤判四年,同年六月八日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李二英入监时身心健康,站着入监;如今躺着(被抬着)与亲人接见;且痛哭着对亲人说:“我在这里太遭罪了,我都不想活了”。在女监,她曾遭受被刑事犯人范秀梅、吴丹等毒打,哪儿疼打哪儿、码小板凳、不让睡觉种种非人折磨与严重伤害。因束缚带捆绑两天导致她手臂萎缩、股骨头粉碎性骨折。即便李二英真的是狱警所称的“自己从床上掉下摔成”股骨头粉碎性骨折,监区相关责任人也不能逃脱其相关责任,因为李二英是被监管期间“摔伤”。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十一监区队长王晓丽、戈雪红、狱警姜薇及监狱610主任杨丽斌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二零一七年三月十九日,李二英姐姐在监狱管理中心医院见到二英时鼻插着管,点着药,还插着尿管,骨瘦如柴。大腿胯骨支出老高。李二英说不知道给她点的什么药,脑子迷糊。整宿睡不着觉。 李二英姐姐被要求不能跟妹妹说别的,只让其劝妹妹吃饭。

三月二十日、二十一日家属在女监门外,坚持要求见狱长,要求解决李二英的事。二十一日下午副狱长史耕辉、十一大队队长王晓丽,副队长戈雪红和610杨丽斌接待了家属,起初让家属拿四千块钱做司法鉴定。听说李二英丈夫和孩子都有病,折腾这么多年,家中实在没钱。这次史狱长非常敞亮地说,那好了,这四千块钱我出。就这么定了,到狱政科去批。说完史狱长就走了。杨丽斌和戈雪红一直给家属送到大门外。家属表示感谢。

一连几天家属都去监狱听信,门卫让回家等。三月二十七日给十一监区王晓丽打电话,王说:还没给往上报呢。家属说史狱长说不是给批了。王队长说史狱长也不是万能,就挂机了。过两天,又往监狱打电话,戈雪红让写申请交上来,说就两句话就行,年前写的不合格。 四月十日家属到监狱问什么时候放人,往十一监区打电话,弋雪红说错过时间了没报上,又说这事也没说死,再和狱长沟通沟通。

目前李二英股骨头粉碎性骨折、手臂肌肉萎缩、高血压、心脏病、插尿管、不能正常排大小便、生活不能自理且不能正常进食近一年了,身体严重缺失营养、尿道炎膀胱疼痛、心力衰竭,时刻有生命危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5/23/李二英命危-黑龙江女子监狱拒办保外就医-348615.html

2017-04-30: 绝食三百多天、髋骨骨折 李二英在冤狱生存艰难
四月二十四日星期一,是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十一监区接见日。李二英姐姐要求见妹妹,队长不让。问司法鉴定结果出来了吗?说不够保外。家属想看结果,让自己去司法鉴定中心去问。

李二英姐姐一再的坚持、要求下,见到李二英被四五个包夹犯人和包组姜姓警察用一个大铁床抬下楼,推到二楼接见室。李二英骨瘦如柴,有气无力,压力很大,说她太难了,身体动不了,她们(包夹)伺候大小便太难了。每天被灌食,排泄成问题;大便解不出来,不得不自己用手抠,发出的味……小便尿道、膀胱都疼得不行……太难了。家里也别来看了,楼上楼下的抬,也太折腾她们(包夹)了。

姐姐说:王队长说你从床上掉下来摔骨折的,是吗?二英只说胯骨、腿哪都疼,哪里还掉下来一块骨头(电话里没听清)。姐姐说你总替别人着想,你是个好人,一月见一次,是咱们的权利,不然你这样家里多担心啊。

警察立即逼二英让她说自己不见家属了,二英说:“家里来人就见。”这一下象捅了马蜂窝,里面五、六个人一起冲她吼起来。姐姐说,法轮功要大白于天下了,你要……这时,戈雪红一把夺过电话,吼着说,这回不是三个月不让见,只要说法轮功,以后永远就不让见了。

李二英姐姐看到妹妹被她们搡着推走了。

李二英,一位齐齐哈尔市善良恬静的女子,大概是户籍警察笔误,把“爱”写成了“二”,其实家里、单位都称她“爱英”的。李二英修炼法轮大法后,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天天炼五套功法,身体好了,家里厂里忙也不知道累。人也平和乐观了,从抱怨丈夫、愤恨命运,到坦然对待生活、关心体贴丈夫。

十七年来,李二英由于坚持不放弃信仰“真、善、忍”法轮大法,曾两次被非法劳教,累计五年;四次绑架。二零一六年三月,李二英被冤判四年,同年六月八日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自被劫持到女监,李二英已经三百多天不能正常进食,折磨性灌食危及生命,家人十分担忧。

二零一七年三月十九日,李二英姐姐在监狱管理中心医院见到二英时鼻插着管,点着药,还插着尿管,骨瘦如柴。大腿胯骨支出老高。李二英说不知道给他点的什么药,脑子迷糊。整宿睡不着觉。 李二英姐姐被要求不能跟妹妹说别的,只让其劝妹妹吃饭。

三月二十日、二十一日家属在女监门外,坚持要求见狱长,要求解决李二英的事。二十一日下午副狱长史耕辉、十一大队队长王晓丽,副队长戈雪红和610杨丽斌接待了家属,起初让家属拿四千块钱做司法鉴定。听说李二英丈夫和孩子都有病,折腾这么多年,家中实在没钱。这次史狱长非常敞亮地说,那好了,这四千块钱我出。就这么定了,到狱政科去批。说完史狱长就走了。杨丽斌和戈雪红一直给家属送到大门外。家属表示感谢。

一连几天家属都去监狱听信,门卫让回家等。三月二十七日给十一监区王晓丽打电话,王说:还没给往上报呢。家属说史狱长说不是给批了。王队长说史狱长也不是万能,就挂机了。过两天,又往监狱打电话,戈雪红让写申请交上来,说就两句话就行,年前写的不合格。 四月十日家属到监狱问什么时候放人,往十一监区打电话,弋雪红说错过时间了没报上,又说这事也没说死,再和狱长沟通沟通。

四月十七日周一是接见日,家属到监狱打电话说,要接见二英。弋雪红说,不行,现在要出医院了,出医院也不能见。现在的情况,二英不能动,伤筋动骨一百天,还折腾她,你不管她死活啊!家属说,既然这样,那就把人放了吧!省得你们还麻烦,家里人还得找。家属问司法鉴定的怎样?她说不知道呢,还没沟通呢!家属要求见狱长,让给请示一下,她就把电话挂了。

家属要找狱长,大门又不让进,给狱长打电话没人接。监狱是否给李二英做了司法鉴定,没人清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30/绝食三百多天、髋骨骨折-李二英在冤狱生存艰难-346411.html

2017-03-24: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李二英被女监迫害股骨头已坏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大法弟子李二英,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被迫害的股骨头已摔坏、骨折,被监狱送到监狱管理局中心医院,家属找到十一监区大队长王晓丽、副队长葛雪红,力争得以见到李二英,她们不让家属与李二英说任何话,只能劝吃饭。家属见到李二英时已瘦得皮包骨,股骨头支出很高,而且膝盖骨已变形,鼻子插着食管,下身插着导尿管。二英说:不知点的什么药,脑袋昏昏的,医院要打钢板穿钉手术,二英没同意。二英说话微弱,听不清。

经过多次找监狱要见狱长,要求监狱放人,现在监狱长史耕辉已答应上报狱政科,做司法鉴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24/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44663.html

2017-02-18: 李二英生命危在旦夕 黑龙江女子监狱隐瞒酷刑
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八日,修炼真善忍的齐齐哈尔市女子李二英,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至今已经二百多天无法正常进食,精神恍惚,瘦得皮包骨头,头晕、高血压、胸痛,生命危在旦夕。

李二英曾哭着说:“从(二零一六年)八月一日第一次会见儿子之后,她们一直打我,一直打到八月十一日。现在外伤看不见了,可是我的头和胸部都很疼,经常被灌食。”

继二零一六年八月、九月、十月、十二月,今年新年伊始,一月份和二月份,家人多次到黑龙江女子监狱探望,并与女监狱长、监区区长沟通,递交《保外申请书》,希望李二英得到及时救治,可是正副狱长、监区区长一再推诿、躲避,一直蓄意隐瞒和歪曲李二英被酷刑伤害的事实,拒绝家属合理申请,用所谓的“转化”(强制放弃信仰法轮大法)与否继续对李二英迫害。

李二英,一位齐齐哈尔市善良恬静的女子,大概是户籍警察笔误,把“爱”写成了“二”,其实家里、单位都称她“爱英”的。李二英修炼法轮大法后,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天天炼五套功法,身体好了,家里厂里忙也不知道累。人也平和乐观了,从抱怨丈夫、愤恨命运,到坦然对待生活、关心体贴丈夫。

十七年来,李二英由于坚持不放弃信仰真、善、忍法轮大法,曾两次被非法劳教,累计五年;四次绑架。二零一六年三月,李二英被冤判四年,同年六月八日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

一月份:李二英眼睛不灵活、满嘴是泡、瘦的皮包骨——监狱管理人员不作为

今年一月十六日,家属接见到李二英,她还在监狱医院被一天三次灌食,食物中被放不明药物,不能行走,是被人背着来的。家人看到如今的李二英,眼睛不灵活,满嘴是泡,瘦的皮包骨,脸色惨白。

李二英虚弱的对家属说:”我都快受不了了,胳膊还不好使,骨头疼得很厉害,头晕,心痛。非常痛苦!”说到这,被警察强行按住电话,家属就再也听不见李二英说话。

仅十分钟,就被迫结束接见。十一监区队长戈雪红说要领李二英去检查身体,让家属听电话。

一月二十五日上午,家属到女监给十一监区打电话,没人接,给女监副狱长史耕辉打电话,史问家属怎么又来了,家属说:“写了《保外申请书》,接人回家。”史很生气的大声说:“你怎么回事呀!不是告诉你过完年吗?找监区,找我干啥?”家属告知监区没人接电话,史就把电话挂了。

然后,家属给监狱长孙久杰打电话,孙说:“昨天不是让你找史狱长吗?”家属说:“送《保外申请书》,监区没人接电话,”孙让家属把《保外申请书》放到接待室。家属把李二英被打之事向孙狱长反映,孙不信打人的事说:“这不可能,打人是犯法的。”家属说:“孙狱长你可能不知道,犯人范秀梅自己都承认了。”孙说:“那我了解一下,真有这事我会处分(当事人)的。”家属又把李二英灌食被放药一事反映给她。孙说:“我会了解,”

最后,孙久杰让家属把《保外申请书》放接待室,接待室通过与孙狱长核实后,才收下。

二月份:李二英肌肉萎缩、心跳、头晕、更瘦了——监区人员躲避家属

二月六日,家属会见李二英,门卫接待室警察又不让见李二英,家属问:“是谁不让见?是你不让见吗?”门卫说:“我没那个权力。”家属经过和接待警察理论,门卫打电话请示,一个小时后,才同意家属正常接见。

家属看到李二英很难过,李二英眼睛发直,更瘦了,满嘴上的泡都干裂了,说话都非常的艰难,她告诉家属:“嘴里、嗓子、鼻子都破了,很疼,是灌食的时候插破的;胳膊和腿,肌肉都萎缩了,很痛苦;心跳,头晕,躺不住,坐不住,什么都干不了,我不是以前的我了,我真受不了了。”

看样子,李二英被折磨的活不成,也死不了,非常痛苦,很无奈,只十多分钟,就被结束接见。李二英被两个犯人架着,很吃力的一点一点往前挪走。

家属要去找十一监区区长王晓丽,被监狱610(中共江氏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一个姓郭的人员叫住,家属问她年前送来的《保外申请书》看到没有,郭给十一监区长王晓丽打电话,要《保外申请书》,这时门卫警察说:“在我那儿呢。”家属问门卫女警:“你怎么给压下了呢?”她说:“过年了,她们也没来取呀。”

郭姓610人员看了《保外申请书》说:“我交给十一监区,能相信我吧?”家属说行。郭又说:“我们给李二英检查,如果够条件的,一天都不留。”

二月九日,家属再次去了女子监狱,给十一监区打电话,找监区长王晓丽,一女警说去找,后来告诉家属王晓丽不在,就把电话挂了。

家属再次打,请她转达给王晓丽:二月六日,家属看到李二英的状况很不好,很着急,年前送来的《保外申请书》,门卫给压下了,六号给610郭姓人员了,问王晓丽收到了吗?还有保外的事。女警答应转达。

十多分钟后,家属再次打电话到十一监区,那个女警说:用对讲机问过王晓丽了,《保外申请书》已收到,保外事很复杂,她也不方便说,她在外边信号不好。家属谢过她后,说等王晓丽回来。下午一直打电话,十一监区没人接。

十一监区警察搪塞家属 610以“放弃信仰”要挟

二月十三日,李二英家属到女监,给十一监区打电话,有个女警接了,知道是李二英家属,就说王晓丽不在,家属对她讲了很多劝善的话,她不听家属说。后来,她说,她告诉十一监区王晓丽队长:“李二英家属在监狱门口等着见呢。”就把电话挂了。

后来再往十一监区打电话,就没人接了,往狱长室打电话,没人接,往女监正狱长孙久杰那打,接电话的人说她是孙的秘书。家属向她反映李二英情况,她说可以转达给狱长,又说已知道一些情况,不是家属说的那样,不行就不行了,给她鉴定,得符合条件的等等。

家属跟她理论,她就把电话挂了。后来再打电话,没人接。

下午家属一直打电话,都没人接。四点多了,门卫警察说:“你走吧,我们下班了,不好意思。”又说:“你说你家人被打了,监狱不会打人,别说打人,”她让家属跟监狱领导承认“错误”,说李二英没事,告诉家属明天别来了,到三月初,接见日再来。

二月十四日上午,李二英家属到女监,给女监各部门打电话,谁都不接,大门也不让进,家属让门卫给十一监区王晓丽队长打电话,要见她,门卫告诉家属没人接。接待室女警察对家属说:“给十一监区打电话,没人接,你的事,(我们)都管不了,你来了,她们都害怕,谁敢放你妹妹?”

那个男警说:“说白了吧,都不见你,李二英不吃饭,谁也没有办法。死了是法轮功不让她吃的。”说一些不好的话。还说是李二英自己的事,这样下去死了,他们监狱没有任何责任。

家属说:“别栽赃陷害,人在你们这里(被迫害)这样,不可能家人不管!”门卫男警说:“家属可以去告,去监狱管理局。”后来,又问家属能不能见李二英,劝她吃饭。家属以为本月接见完了,不能再见,就走了。

走半路,家属又返回监狱,找到那个门卫,让她给狱长史耕辉打电话,家属说:“要见见李二英,劝劝她,人命关天的事,谁都有责任。”门卫马上就给打通电话了,接电话的是610姓王的,她问家属:“李二英‘转化’了吗?”家属说:“什么是‘转化’?你说的我不懂!”王又说:“是不是还是炼啊?”家属说:“李二英还炼,原来有肺病,炼功好了,炼功是做好人。”王就说:“她在外边那,也不了解情况,也不管,李二英是十一监区的,十一监区管。”就把电话挂了。

事件回放

李二英在修炼前患过的痨病,炼法轮功后都已痊愈,身体变得非常健康,更没有其它疾病。

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七日,李二英在自家门前,无辜遭齐齐哈尔市江岸派出所警察绑架,恶警先后用木条、铁条塞进李二英嘴里乱搅,致使其咽喉被捅破,满嘴是血,恶心呕吐不止。李二英被劫持到齐齐哈尔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

因之前在江岸派出所被恶警插伤咽喉,李二英完全不能进食,即使忍痛喝口水、吃点流食,都呕吐不止、甚至吐血。加之在看守所遭殴打、拖拽,使其身心备受摧残,病情急剧恶化。狱医给输液时李二英又对药物反应强烈,胃里象发酵般痛苦难耐,以致大口吐血。

至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四日,李二英被折磨得脱相了,俨如一副枯骨架,看守所与江岸派出所责任人都想推脱责任,向李二英的家人勒索一万元钱,“保外就医”,李二英回到家中。

一段时间后,李二英通过炼功身体康复了,却没有顺从江岸派出所“每天去报到”的无理要求。结果警察又借机威逼二英的家人,硬是勒索了一万元“罚款”才暂时罢休。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四日夜间十一点多,齐齐哈尔市建华区刑警大队一伙警察又闯到李二英家,先是一通砸门,之后用万能钥匙将门打开。进屋不由分说,就以所谓“在逃”的名义对李二英实施绑架、抄家。

李二英二零一六年三月被非法判刑四年,同年六月八日被劫至黑龙江省女子监狱。

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因坚持信仰,李二英天天被犯人范秀梅等人殴打,被束缚带捆绑致胳膊机能损伤似骨折状,手指发黑,上厕所都无法走,只能爬着去。

被打后,李二英头晕、胸腹部剧痛,疼的不能进食,不但没有得到医治,却每天被野蛮灌食,至今已经二百多天。家属聘请的律师不让会见,要求进行伤情鉴定,也被无理拒绝。

二零一六年八月一日,李二英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五十三天后,家属才第一次见到她,就见李二英骨瘦如柴,不能正常行走,胳膊耷拉着,手肿大的像馒头,原来是“包夹”范秀梅、李力、王俊力、刘常娥等殴打虐待所致。

李二英曾哭着说:“从(二零一六年)八月一日第一次会见儿子之后,她们一直打我,一直打到八月十一日。现在外伤看不见了,可是我的头和胸部都很疼,经常被灌食。”

如今,李二英精神恍惚,经常性头疼,记忆减退,瘦得皮包骨头,多次晕死过去,随时有生命危险。

李二英更多被迫害详情,请见:
黑龙江女子监狱迫害李二英 阻家人探视
黑龙江女子监狱阻止律师会见李二英
黑龙江女子监狱殴打李二英 司法厅、监管局成共犯
在黑龙江女子监狱被打 李二英命危
善良女子的冤狱苦难
黑龙江女监罔顾李二英死活 家属反映情况不接待
李二英在黑龙江女子监狱绝食抗议 身体堪忧
被折磨成一副枯骨架 李爱英又遭劫持
齐齐哈尔公检法联合制造冤案 冤判李爱英四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2/18/李二英生命危在旦夕-黑龙江女子监狱隐瞒酷刑-343228.html

2017-01-24: 李二英在黑龙江女子监狱绝食抗议 身体堪忧
二零一七年一月十六日下午,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李二英的家属去黑龙江女子监狱,见到被非法关押的李二英

现在李二英仍在监狱医院,每天三次灌食,还是不能吃饭。她说我都快受不了了,全身痛,还是不能走。

李二英眼睛呆滞,不灵活,很瘦很瘦,脸苍白。胳膊还是不好使。满嘴大泡。她说自己记忆力减退,原来能背很多大法师父的经文,现在百分之八十都已记不住了,想起上句想不起下句,非常痛苦!

说到这,被警察按住电话,再听不见了,刚十分钟就被迫离开了。

回齐后,据李二英的儿子说:十二月十九日,警察在电话中跟二英的儿子说,你妈高血压,给她治疗,食物中给她放治高血压的药。

李二英姐姐曾听戈雪红说过,李二英总晕倒,是高血压。二英姐姐对戈说:二英从来没有高血压病。我妹妹说是他们打得头晕。

现在家人怀疑李二英的记忆减退,可能跟放不明药物有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24/李二英在黑龙江女子监狱绝食抗议-身体堪忧-341546.html

2017-01-01: 黑龙江女监罔顾李二英死活 家属反映情况不接待
齐齐哈尔公民李二英,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判刑四年,于二零一六年六月八日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

十二月五日,李二英姐姐去女监正常会见妹妹,警察说李二英不见。十一(强制转化)监区副队长戈雪红和包组警察姜伟给她姐用小型录像机放了一段录像。看到:李二英被两个人架着,浑身发抖,好象站不住的样子。很吃力地说了一句话,好像是“……我不见”,听不十分清楚。姐姐一看这种情况说,人都这样了,还不放人!我们家属要求放人,她哪是不见家人,是她走不了了。姜伟说:“她能吃不吃,能走不走,检查都正常。”戈雪红说:“就得进食(灌食),不能看着她死,我们也没办法。”还说:“我们也得跟你家人说,医生说了,长期这样也很危险。”

家人说李二英来时不这样,她为什么不吃饭?不是你们给打成那样吃不进去饭了吗?戈雪红说:“她整天躺着是血压高。”家人说,她以前就肺不好,炼功后都好了,从来没有过高血压。上次接见她亲自跟我们说:她随时都能晕死过去,家人有个准备,(如果出现不测)到时候不能签字。还说她头疼、头晕,浑身疼是打的。

戈雪红说:“别跟我说这个。你不哪都去了吗,司法(厅)什么的,不还是我们管吗?我们时间净处理你家事了。”家人说,李二英也没犯法,炼法轮功祛病健身也不违法,你们给打成这样?!她们不听,走了。

十二月七日一早,李二英家属又到监狱,要求见主管史耕辉副狱长反映情况。接待室给往里打了电话,直到下午二点多十一监区大队长王晓丽才出来。王说:“李二英很好,没生命危险。她又白、又胖,天天给她喝骨头汤。”说完匆匆就走了。这和两天前看到录像里的完全不一样啊。家属一听蒙了。

十二月八日,家属实在放心不下,一早又来到监狱。跟接待室的人说,王队长说我妹妹李二英又白、又胖,天天给她喝骨头汤和我看到的不一样啊,她没说实话。人命关天的事,我要见狱长。谁都不管,大门不让进。后多次和管大门的警察说,他答应给通知狱长,这时已经十一点多了,他吃饭去了。天冷路又远,坐车颠簸,她姐姐在接见室一阵阵呕吐。之后,没了音讯。

接连几天,李二英的姐姐和家人去女监,都是如此,没有人出面接待家属,没人给解决问题。家人急得够呛。李二英丈夫和儿子先后住进医院。

十二月二十一日,李二英姐姐和亲属带了给女监一把手孙久杰狱长反映情况的信到门卫,要求见孙狱长,门卫不接待。姐姐与来探视的人说她妹妹被刑事犯打了,监狱不见家属的情况。门卫一个女警拿照相机出来,说你再散布给你照相、录像。她姐姐说,就是刑事犯给打的吗!女警说:你看到了吗?姐姐说,我妹妹亲自跟我说的,犯人范秀梅打的。女警说,李二英撒谎。姐姐说:那她胳膊成那样,是咋回事?她没犯法,是好人。警察不录了回屋了。也再没人过问她家的事了。下午一点多了,李二英姐姐请门卫警察把信转交给孙狱长。他打电话请示后说:不能给递。你可以邮寄。

二十一日,在齐齐哈尔市的李二英儿子接到监狱610办公室郭姓女警察的电话,说:他大姨领个老太太总上监狱去,扰乱她们工作。说再去就报警。还打探孩子是否有姥姥。

李二英至今已经二百多天不能正常进食,随时有生命危险,家人能不急吗?家属正常反映情况却被狱方说成是“扰乱工作”。

李二英曾告诉家人,她因为不按要求“转化”,被罚坐小凳;被用两个束缚带绑了二天二宿,致使胳膊机能损伤,抬不起来,手指发黑;被拖到没有监控的库房,嘴里塞抹布,被打得浑身肿痛、胸疼,曾几次晕死过去。每天被野蛮灌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1/黑龙江女监罔顾李二英死活-家属反映情况不接待-340144.html

2016-12-11: 黑龙江鹤岗市许士达在呼兰监狱被关小号一周多
黑龙江鹤岗市大法弟子许士达在呼兰监狱被关小号一周多。呼兰监狱目前仍非法关押着数十位被非法判刑的大法弟子。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目前仍非法关押200左右大法弟子,集训监区、十一监区还实行强制转化迫害大法弟子,不许炼功、发正念,包夹有打骂、捆绑暴力行为。前一段时间被打伤的李二英身体虚弱,已不能正常行走,自6月28日入狱,已绝食180多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2/11/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38785.html

2016-12-11: 善良女子的冤狱苦难
二零一六年八月一日,儿子终于见到母亲,见到她骨瘦如柴,胳膊耷拉着,手肿大的像馒头,不能正常行走,是被人架出来的,刚说了一句:“在这里可遭罪了,她们总打我,早上四点起来干活,一直干到晚上十二点……”

旁边监视的警察马上大喊大叫:“说什么呢?还想不想见了……”只让见了十分钟,警察就把人带走了。八月八日,家属担心李二英李爱英)的身体,再次来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要求会见,办证狱警往十一监区打电话,那边说李二英会见完了,她现在有点“不正常”,不让会见。

八月十日星期三,家属来到监狱管理局,递交了控告监狱的状书,找到王处长。王处长说协调好了,让家属去监狱,说有人在门口接见家属。结果家属从上午等到下午两点,也没人出来,没人理睬。

直到八月二十五日,李二英的姐姐李顺英和嫂子才被允许会见李二英。见到她被折磨得不象人样,精神恍惚,瘦的皮包骨头,说话无力。李二英一看到家人就哭,当场指证她身边的犯人范秀梅就是打她的凶手之一。李二英边哭边说:从八月一日第一次会见儿子之后,她们一直打我,一直打到八月十一日。现在半个月了,外伤看不见了,可是我的头和胸部都很疼……

李二英,一位齐齐哈尔市的弱女子,昔日仿佛吹口大气都能倒了,这十七年由于坚持修炼“真、善、忍”大法,李爱英曾两次被非法劳教,累计五年;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四日晚十一点多被入室绑架,被非法判四年,于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八日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因为不转化被犯人殴打、捆绑两天两夜、双手后背绑一天,目前已绝食一百八十多天,身体非常虚弱。

齐齐哈尔市位于黑龙江省西部,在江泽民对法轮功的迫害中,至少六十四人被迫害致死;二百六十六人次被非法判刑;二百五十四人次被非法劳教。

一、修法轮大法获新生

李二英,出生于齐齐哈尔市,大概是户籍警察笔误,把“爱”写成了“二”,其实家里、单位都称她“爱英”的。爱英算是命运坎坷吧,刚刚七个月时,牙牙学语,家中却突降变故:父亲离家,三十多岁的母亲,面对四个孩子,整天忙碌中消沉无语,头发全白了,更不用说照顾婴儿。是十二岁的长兄顺增照顾小妹妹长大的。颠沛流离、体弱饥寒中,爱英长成了一个漂亮的大姑娘:水灵灵的大眼睛、白皙的皮肤、纯洁如云,沉静如水。

爱英和在灯泡厂上班时的同事方志平结婚了,哥哥姐姐都盼着小爱英这回能过上好日子。不想,丈夫染上酒瘾,常喝的人事不省,栽倒外边,牙都磕掉了,偶尔还在家门前的食杂店赊酒。今天刚刚保证不再喝酒了,明天又醉了。儿子出生了,体弱的爱英又要照顾小的、又要照管丈夫,拮据的生活还要经常还账,身心都到了极限。儿子刚刚一岁,以泪洗面的爱英,竟没有了生的愿望,终于在一次和丈夫吵架,在丈夫动手打了她后,偷偷吞下了一瓶安眠药。爱英在齐齐哈尔第二医院被抢救过来,姐姐又哭又劝,心里还是没有底:这次幸免于难,可心灰意冷、体弱多病的妹妹怎么能活下去呢?

有时候山穷水尽无路可走,命运却峰回路转柳暗花明。婆婆拿来一本书,说儿子看了就会变好。方志平没看,爱英看了。这本书让爱英重生了:她眼睛亮了,脸色红润了,说自己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苦了,也知道该怎么活了。这本书就是《转法轮》。

读了《转法轮》,爱英成为法轮功修炼弟子了。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天天炼五套功法。身体好了,家里厂里忙也不知道累。人也平和乐观了,从抱怨丈夫、愤恨命运,到坦然对待生活、关心体贴丈夫。方志平下岗了,又用酒消愁,醉倒床上,她怕他不知道吃饭,上班前把饭放在床头上。在单位,原来总请假的爱英再不请病假,啥活都能干,谁有事她替人家当班。过去不但家里灯泡从厂里拿,亲朋好友的灯泡没有买的。社会不都这样吗?有山吃山,靠水吃水,大官大贪,工人小占。炼法轮功后,爱英自己不拿,亲朋来要灯泡,她不好意思拒绝,紧巴巴过日子的她自己拿钱买了送人。厂长知道了就感慨,咱厂要都这样可好了。

二、二次劳教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起,报纸、电视天天哇哇抹黑法轮功,单位、街道逼着上交法轮功经书,写不炼功的保证。厂领导对爱英说:你是咱厂最好的职工,啥都好,就是炼法轮功,你能不能不炼?爱英笑了:我就是炼法轮功才变好的,怎么能不炼呢?

做好人怎么还有错吗?爱英想不通。她给儿子买了面包、香肠,告诉儿子:大法没了,就没有妈了。你在家等着,妈妈上北京找当官的说理去。

从未出过门的爱英,一出北京站,心里扑通、扑通跳着,人流如潮,左顾右盼不知往哪里走,当口儿有人喊着:齐齐哈尔上访的到我们这边来,爱英奔过去,就被拉上车直奔驻京办事处,原来是截访的。爱英一句话没说上就被劳教了一年。因为不肯写放弃修炼的“保证书”,被超期关押一年。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英去富拉尔基朋友家遭举报被富区红岸派出所绑架。那里几个警察打二英打了半宿,警察还用点燃的烟头往她脸上按,使二英脸上留下疤痕。

从劳教所回家刚刚半年的爱英,被警察从包里翻出了一本法轮功经书,又被劳教了,这回是三年。

爱英两次被送进齐齐哈尔市双合女子劳教所,该所关押过数百法轮功修炼者。她们被当作免费劳工,到齐齐哈尔市北方四友化工公司的农药厂,无任何防护措施下灌装农药。最早三点出工,一天干 十二至十八小时,吃的是发霉的两盒面且有砂子的发糕,喝的是盐水白菜帮子汤。不仅如此,所长、队长还经常将大法弟子从大班调到小号,进行“转化”,即公开、书面表示放弃信仰。软的是哄劝、诱骗、不让睡觉洗脑,硬的是:坐凉水泥地、谩骂殴打、电棍电、悬空吊……年初,李爱英等十六人炼功,队长李维杰指令将她们推入又冷又脏的小黑屋,日夜背铐到铁床头,蹲不下,站不起,不准闭眼,长达半月之久。

劳教所二零零三年的“春雷行动”;二零零四年的“破冰行动”,直接带死亡指标,打死打残多人。李爱英被逼着转化,一个曾经受大法恩泽却被逼着远离大法的生命是非常痛苦的。在干活的车 间里,爱英时常失态地喊:“法轮大法好,为什么不让说?!”不管看到谁就问:“法轮大法好,为什么不让说?!”一日她拽住打人最狠的警察,问他:“你为什么如此迫害我们?”那人转身就走。

二零零四年年末,全所男女队开会,所长在台上总结工作,说法轮功学员的转化率达九十八%,无一人死亡。爱英站起来说:我没转化!肖所长气的给她关禁闭、加期三个月。

二零零五年七月,丈夫到劳教所接她回家时,见满头白发、精神恍惚、苍老、憔悴不堪的她,竟不敢相认:“这哪是我的媳妇呀?!”

三、第四次绑架与冤判

二零一三年,劳教所解体了,这回不能总被抓去劳教了。爱英家里人这个高兴,终于可以过几天好日子了。不料,灾祸又起。

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七日下午,爱英下楼买菜,天黑了还没回来,姐姐顺英就心慌起来,方志平找了一圈,没找到。后来听说楼下一台车,出来几个大汉把爱英架走了。齐齐哈尔江岸派出所警察,拿木条在她嘴里乱搅,爱英咬断木条,他们就用铁条。

齐齐哈尔市江岸派出所警察又把爱英送进了看守所,因为拒穿囚服,警察韩淑芬指使犯人围住爱英殴打、扇耳光,韩淑芬不解气又揪住李爱英头发将其拖出监舍,踹李爱英数脚,又命犯人拖至大厅,腰和后背都拖坏了,只剩下内裤。当着看守所领导的面说:“到这里来就得听我的,我们是武装警察!”爱英说:“我没有罪,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此番话换来疯狂的拳打脚踢,把爱英的后背踢破,腰部脊椎踢伤,打完之后,又给爱英双脚砸上五十斤重的脚镣,双手戴上手铐,抬回监舍。第二天江岸派出所警察来看守所“提审”。由于李爱英不能正常行走,被戴着沉重脚镣手铐拖至审讯室,后又将其拖回监舍。

她绝食二十三天,形似骷髅的她被抬回家。“保外就医”了,因为爱英没有每天去派出所报到,这不富裕的家庭又被勒索一万元钱。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四日晚十一点多,北方的初冬,已经零下十几度了,接近零点,街上已了无人迹。爱英家门却突然被砸响,接着有人用万能钥匙打开房门,生生闯进三个年轻人,说是建华区刑警队“抓在逃犯”,把穿着内衣内裤的李爱英戴上手铐拖走了。随手拿走了一本大法书和一个优盘。

紧接着被批捕,家人到检察院问询,不予接待。二零一六年三月四日,齐齐哈尔市龙沙区法院没通知本人,无人旁听下开庭,爱英询问为什么没有通知家人,主审法官梁凤凤说:“你是成年人了,不用家人来。”这之后,家属要求重新开庭,梁凤凤说,你们是×教!别上这来了,爱上哪找上哪找。案件到中级法院后,律师指出李二英无任何犯罪事实,且判决书取证人的名字都没有,是空的。接待人金曙说:“没注意证据的事,名字没有填上不就行了么?”法律的威严,执法者的严谨,都成了空话与笑谈?

二零一六年六月八日,爱英以李二英名字被投入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七月八日家属要求会见时,监狱方说没有入监通知书不让见。家属折回齐市,向派出所和法院询问,派出所和法院回答:入监通知书不发给我们,直接发给家属。而狱方不仅没发,反而以此为由没让家属会见李二英

家人在找管理局、找监狱领导后,八月一日,在第三次探监,爱英的儿子一人见到了妈妈,爱英是被搀扶来的,手臂耷拉着,手肿的比男人手还大,儿子哭了。只让见了十分钟,警察就赶紧把人带走了。

后来有人给家属打电话说,被非法关押在十一监区的爱英,由于拒绝“转化”,被绑在床上七天不能动,遭残酷灌食,被迫害得上厕所都无法走,只能爬着去。

法轮功修炼者到了监狱,首先又要面临强制“转化”,爱英从集训监区被关押到十一监区,即强制转化法轮功的“攻坚监区”。劝诱无效,暴力就登场了,爱英被弄到没有监控的地方“教育”了。经家人多方核实,李爱英因为不转化,被强制四点起床,十二点允许上床。被束缚带捆绑两天两夜,有一天把两个胳膊背过去用两个束缚带捆绑,之后胳膊就抬不起来了。因为炼功,被犯人包夹范秀梅殴打。范秀梅的解释是“当时她炼功,我不打她,警察就扣我的分。”监区长王晓丽解释是:李二英不听话,这就象大人打小孩,老师管学生,“正常”。

九月一日家属再次来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打电话给监狱610主任杨丽斌,仍不让会见。九月五日李二英姐姐李顺英来监狱要求会见,狱方竟以关系证明是复印件为由,拒绝给李顺英办理会见证。可是这个复印件是从原单位档案馆复印的原始档案,并盖有单位红章为证,狱方分明是故意刁难家属。

家里没有法轮功修炼者的人或许永远理解不了,迫害十七年中,法轮功家庭是怎么度过的:家门随时会被砸开,家人随时会被抓走,如果是坏人伤害你,你可以到公安报案,到检察院起诉,可如果砸你门、在菜市场或卧室抓走你的就是维护公共安全的警察,你去找谁呢?如果就是警察架走了亲人,却在派出所、看守所找不到人,你该是怎样的惊慌呢?说不上你昨天认识的哪个老太太人今天被抓走了,前一个月还看见的那个风华正茂的青年被迫害死了。你的心是不是会为亲人时刻揪着、悬着呢?这个上亿人的修炼群体,突然被置于法律之外,成为残酷迫害对象,不是因为他们有什么违法犯罪行为,仅仅因为他们的思想信仰、努力做好人。

方志平酒瘾在妻子温柔善良的感召下戒掉了,恐惧症却在一次一次妻子被绑架中酿成了。他被指令监控妻子,破门的警察如果看不到李爱英就又吼又跳:你媳妇呢?不让你看着吗?人没了拿你是问!方志平就象醉酒一样双腿不听使唤,张口结舌、语无伦次起来。

说起童年、少年,歌谣唱的是无忧无虑,可爱英儿子的记忆却是深深的恐惧和无边的思念。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2/11/善良女子的冤狱苦难(图)-338780.html

2016-10-16: 黑龙江女子监狱殴打李二英 司法厅、监管局成共犯
齐齐哈尔法轮功学员李二英六月八日被非法判刑四年后,被劫至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直到八月一日,家属才得以见到非法关押了五十三天被人架出的李二英。而此时的李二英骨瘦如柴,已无法行走。

李二英对家属说,因拒绝转化,在十一监区遭受束缚带捆绑、吊挂、灌食、不让休息等折磨,并被包夹犯人天天殴打,身体严重受创,一只胳膊耷拉着,状似骨折,手肿的象馒头,而且吃饭喝水时胸腹部剧痛,至今已三个月未吃未喝了,情况危急。

令家属没想到的是,因李二英在八月一日这次会见时说出狱中遭受虐待的实情,之后,家属探视被多次拒绝。家属多次找到女监追问李二英被殴打、虐待的原因,十一监区的副监区长戈雪红、610主任杨丽斌矢口否认,反诬是李二英自己在与犯人撕扯的过程中,自己弄伤的,是肩周炎。副监狱长史耕辉更是抵赖,说根本没有打人那回事。

在家属多次找到监狱管理局的情况下,九月二十六日,家属见到了李二英,当试图询问详情时,说话被故意放出的噪音干扰,名义上是会见,却剥夺了家人的知情权。

李二英已经一百多天无法正常进食,狱方却一直在蓄意隐瞒和歪曲李二英被酷刑伤害的事实,从而拒绝家属要求伤情鉴定和及时的救治。出于对李二英处境担心忧虑,家属和代理律师多次向监狱管理局、司法厅等部门反映控告监狱的违法行径,要求对牢头狱霸对李二英的人身伤害的犯罪行为立案调查,同时对李二英进行紧急救治。然而,所谓的司法部门却扒下法律的外衣,与监狱上下勾结,阻挠家属和律师正当维权。

一、阻止律师见当事人 与驻检一起“踢皮球”

二零一六年九月十九日,李二英律师来到女监要求会见当事人,狱方接见室人员按监狱法规定要求必须两个律师同时在场才能会见为由,拒绝律师会见,律师一再声明新刑法的规定,应以新刑法为准,监狱法应服从新刑罚。监狱方面故意刁难,领导不出面,律师打电话给监狱管理局狱政处,监狱管理局以没有明文规定为由坚持不同意律师的正常会见,律师去监狱管理局交涉审批。监狱管理局却把问题推脱给了驻检,不了了之。

无奈之下,李二英家属又聘请一位律师,可监狱方又以四十八小时审批为由,搪塞推脱外地赶来的律师。四十八小时期限过后,女监610杨丽斌见律师没走,又以“我已停职为由”,信口雌黄,欺骗律师,阻止律师会见的正常法律程序。

九月二十三日,律师又找到监狱管理局交涉监狱推诿和违法的情况,监狱管理局又推给了驻检去协调,等律师赶到监狱,驻检只派人取来控告书就走了,律师会见之事不管。

九月二十六日下午,监狱管理局教育改造处的一位负责人听到律师电话投诉后竟然说:“监狱里的人不是街上任何一个人想见就可以的,监狱既然不让律师见,一定是有法律规定的,律师要遵守法律。”这个负责人倒是道破天机——监狱方一直阻止律师会见,却一直拿不出所谓的法律规定,所以一而再再而三地撒谎,不惜耍无赖说“自己停职了。”事实上,监狱方的做法违反了《关于依法保障律师执业权利的规定》第七条和《刑事诉讼法》第三十七条等相关规定。

二、推诿与冷漠 监狱管理局敷衍接待家属

九月二十七日上午,李二英的家属——大哥、大姐和律师去监狱管理局,大厅门卫接待人员对家属说,领导和我们说有什么事找信访办。监狱管理局信访办一个五十多岁的女的负责接待,家属说要见局长,那个女的却说:找局长的事我不管。家属反映问题后,她将问题推给监狱610,但610不给任何回复。这时,女子监狱610主任杨丽斌和另外两个女警出现,她们当时正在监狱管理局开会,家属问杨:杨主任你不是不管了吗?杨丽斌说:我这是回避。律师便把控告的事实经过给了她,杨说要到省里去开610会了,就走了。信访办那个女的只让把家属电话留下,继续让家属回家等电话。

李二英的大姐见各部门互相推诿,悲愤的说:你们互相推,领导都不让见,我们聘请律师一个星期了,监狱里规定一个律师不能会见,需要两个律师,我们又聘请第二个律师,结果说两个律师还要等到四十八小时(安排会见),我们又等了四十八小时,等到两天后还是不让会见,我们钱也花了,时间也给我们耗了,真是不管老百姓的死活呀,不敢让律师见,就说明有问题,还让我们倾家荡产,家破人亡。说着说着,李二英的大姐感觉眼前发黑,昏倒在大厅里。

李二英的大姐在监狱管理局大厅晕倒了一个多小时

然而,在堂堂的监狱管理局大厅内,李二英的大姐晕倒了一个多小时,监狱管理局不仅对她不管不顾,反而拨打了110,安排一高个子警察给她录相,来回过往的警察也无人问津。律师只得报了120。120大夫赶来后,摸一下脉,扒一下眼睛,问是怎么回事,是不是生气了?李二英的大哥急切的说,一个多星期了,我们没人管,走哪哪推,身体虚弱、疲惫不堪,焦急才这样。大夫说:缓一会就好了,一会人不行了,我们再来。120大夫缓慢把李二英的大姐拽起来,靠墙一边。李二英的大姐透了一口气,缓过来,随后放声痛哭。

这时,楼上开完会,下来很多着装警察,大约二、三十人,看样都是领导人,一拨一拨从家属身边走过,家属说:“求求你们,管一管我妹妹,我妹妹都要被打死了,你们谁是管事的?”但他们个个毫无反应,旁若无人的走了过去。

家属非常伤心、难过,实在对现执法部门大失所望。最后,李二英的大姐慢慢支撑着,由律师与哥哥架起来,一点点挪出监狱管理局。

三、威胁与耍赖 司法厅不法人员拒绝接待律师

当天下午,李二英的哥、姐想到妹妹在狱中生死不明,不能倒下去,兄妹互相搀扶着,顶着小雨,抱着一线希望去了上层机关司法厅。大约下午三点多到了司法厅,门卫几个警察,把他们拦住,不让他们进去。家属说找负责人说几句话,警察拽住家属不让进。家属问:为什么我们有冤无处诉,哪都不管,人都要被打死了,为什么老百姓连话都不能说?可门卫警察非常蛮横,竟然与家属撕扯起来。经过一番争执,他们强行把家属和律师推到司法厅信访办。

信访办一位朱姓科长负责接待,他态度恶劣的问律师:“你这是法轮功案件吧?国家不允许律师为法轮功代理案件。”并让黄律师拿出律师证,说要复印,要查他。律师表示从业多年,没听说过哪条国家法律不允许代理法轮功案件,并让朱科长拿出证据。这位朱科长竟然大耍流氓,叫嚣到:“那你就告我吧?是我说的,我不接待律师。”随后凶巴巴的把律师撵了出去。

家属向朱科长说监狱打人的事情。这位张嘴闭嘴都是国家法律的朱科长,却把法律扔在一边,蛮不在乎的说:“我们不管,你要找就找610,你们愿上哪告上哪告。”家属没想到,原来这司法厅不是维护法律而恰恰是耍无赖的地方。

四、相互包庇就是共犯

在连日的奔波中,李二英家属越发感到这些司法部门的上级对下级的监管实质就是包庇、保护,甚至是指使犯罪。八月二十五日,家属会见李二英本人时,李二英当时就指着包夹的犯人范秀梅说:“她总打我。”家属当时质问范:“你为什么打人呢?”范秀梅当即说:“我也没办法呀,我不打,警察扣我的分。”范的回复直接暴露了警察指使犯人打法轮功学员的事实,那么警察的指令从何而来?

多年来,在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监狱管理局正是给所属监狱下达“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指令的上级部门,监狱警察再授意给犯人采用各种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所以面对法轮功学员和家属反迫害的控告诉求时,这些所谓上层机构——管理局、司法厅心知肚明,自然对监狱的恶行提供保护。在迫害法轮功的邪恶政策下,每个司法部门实质已成为迫害链条上的一环。

今天江泽民犯罪集团的不法人员在中共高层的清理中相继落马,江泽民本人被二十一万法轮功学员及家属控告至两高,整个血债帮即将倾覆。奉劝相关人员,及时醒悟,抓住时机,不再追随作恶,否则只能是与江泽民等同流合污,成为共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0/16/黑龙江女子监狱殴打李二英-司法厅、监管局成共犯-336370.html

2016-09-28: 黑龙江女子监狱阻止律师会见李二英
法轮功学员李二英被非法判刑四年,于六月八日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被迫害,她在十一监区天天被殴打,以致受伤,生命受到威胁。目前,家属聘请了律师为李二英代理,控告打人凶手及相关责任人。现在狱方百般阻止律师会见当事人。

据悉,李二英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拒绝转化,被监狱指派的包夹犯人,捆了长时期的束缚带,吊了一天一夜,天天殴打,以致受伤,一只胳膊抬不起来,至今三个月未吃未喝,身体虚弱,生命已受到威胁。前段时间,家属曾多次找过狱方、驻检及监狱管理局,滨江检察院部门反映李二英被打的事,各部门互相推诿,不作为,没有任何答复。无奈之下,家属聘请了北京律师黄汉中为李二英代理、通过法律途径,控告打人凶手及相关责任人。

二零一六年九月十九日,黄律师赶到哈市,下午时去女监会见,了解当事人状况。狱方接见室人员按监狱法规定要求必须两个律师同时在场才能会见为由,拒绝律师会见。黄律师一再声明新刑法的规定,应以新刑法为准,新刑法中没有此规定,监狱法应服从新刑法,并要求见狱领导协调此事。监狱方面刁难,领导不出面,黄律师拿起电话打给监狱管理局狱政处,沟通后坚持不同意会见,黄律师去监狱管理局交涉审批。处长没在,一个办公员,也没说姓名,以没有明文规定为由。又推到驻检,女监驻检在电话中说:要黄律师出示新刑法的条约。

第二天早上黄律师与另外一名当地律师再次去监狱,两位律师进入监狱后被接见室安排与610杨丽斌交涉。杨丽斌以四十八小时审批为由拒绝律师会见当事人。

下午,黄律师去监狱管理局,交涉监狱推诿及违法情况。监狱管理局同意往监狱打电话。监狱管理局又给驻检打了电话,驻检同意帮助协调,李二英家属又赶去监狱找驻检,门卫不给往里传信,黄律师给驻检打电话说了李二英现在的实际情况,驻检说只能等监狱安排时间会见,可以把控告书给他,他让两个人出来取的,两人出来就说他们只是取控告信,其它事不管就走了。

黄律师走后两位家属就打人事件要求找狱长,讨说法。接待室打过电话,等到下午快五点了狱长一直没有出来。后来在监狱里出来一个象领导模样的人开着车,家属上去说明家人挨打情况,听完后,问她是什么犯,家属说信仰,警察听到后说打人的事不可能,开车就走了。

九月二十三日,黄律师上午给监狱杨丽斌打电话,杨说我帮你们你们告我,上边在调查我,我已停职了,在写检查,杨丽斌拿出耍赖的口气。

九月二十六日,家属在监狱门口强烈要求见狱长,两位律师要求会见李二英。接待室说给予解决,监狱在开会,等开完会的,610人员给高喊的家属李二英大哥录了像,监狱方面一直没出来人,说十二点半给答复,律师与家属等着。

大约十一点多,当地派出所来人,询问家属在监狱门口大喊情况,家属说明监狱里把家属给打坏了,请律师要求见人,一直在等待,警察说明天去派出所说吧,二英大哥说,你和我的律师说吧,黄律师说那下午就去,派出所警察说下午人少等,监狱方说十二点半给答复,派出所警察也走了。

大约下午近一点十一监区监区长王晓丽出来的,问律师:你说二英犯没犯罪,小孩不服从管理,大人打小孩不对吗等邪说,家属上前说不是那么回事,人给打伤了,死刑犯枪毙前也不许随意被人打,何况现在给人打伤了等。黄律师要求会见,说四十八小时给答复。王晓丽说,也没说四十八小时一定让你见那,你要会见,我说的不算,得请示狱领导。说说借机就走了。

目前,律师和家属就此事已向监狱管理局控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9/28/黑龙江女子监狱阻止律师会见李二英-335604.html

2016-09-10: 黑龙江女子监狱迫害李二英 阻家人探视
李二英(曾用名李爱英)被齐齐哈尔市龙沙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2016年6月8日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十一监区。

7月8日家属要求会见时,监狱方说没有入监通知书不让见。家属折回齐市,向派出所和法院询问,派出所和法院回答:入监通知书不发给我们,直接发给家属。而狱方不仅没发,反而以此为由没让家属会见李二英

2016年8月1日,李二英的儿子方崧丞终于会见到李二英,见到她骨瘦如柴,不能正常行走,是被人架出来的。

李二英刚说了一句:“在这里可遭罪了,她们总打我,早上4点起来干活,一直干到晚上12点,早上起不来她们就使劲拽……”

此言一出,旁边监视的警察马上大喊大叫“说什么呢?还想不想见了……”等等,公然在家属面威胁李二英。(会见时,狱警架着录像机对李二英及家属录像)。

家人见她胳膊耷拉着,手肿大的像馒头。只让见了十分钟,警察就赶紧把人带走了。

后来有人给李二英家属打电话说,被非法关押在十一监区的李二英,由于拒绝“转化”,被绑在床上七天不能动,遭残酷灌食,被迫害得上厕所都无法走,只能爬着去。

迫害她的包夹是范秀梅、李力、王俊力、刘常娥。仅仅是因为不放弃信仰,李二英就受到如此非人的虐待。

2016年8月8日,家属担心李二英的身体,再次来到女监,要求会见处于危险中的李二英

负责接待的办证狱警往十一监区打电话,那边说李二英会见完了,她现在有点“不正常”,不让会见。

家属找到监狱管理局,负责接待的王处长说让10号来,他给协调一下。

8月10日星期三,家属再次来到监狱管理局,递交了控告监狱的状书,找到王处长。王处长说协调好了,让家属去监狱,说有人在门口接见家属。

结果家属从上午等到下午两点,也没人出来,没人理睬。

8月15日家属又来女监要求会见李二英,狱方仍不让会见,家属非常气愤,问为什么不让会见?接待室的人马上拿起照相机给家属拍照,家属非常气愤摘掉帽子说:随便照,还有没有王法了?我们都是好人。

当时监狱门口聚集了很多想要接见的家属,听说里面打人而且如此残忍,都很惊讶。

监狱方怕恶行被更多的人知道,竟把那些人都圈到院里,不让听李二英家属讲。

一个小时后,监狱610主任杨丽斌才出面,依然不让见。

2016年8月25日,李二英的姐姐李顺英和嫂子才被允许会见李二英。见到她被折磨得不象人样,精神恍惚,瘦的皮包骨头,说话无力,李二英一看到家人就哭,当场指证她身边的犯人范秀梅就是打她的凶手之一。

李二英讲:范秀梅可厉害了,管200多人,犯人都怕她。李二英边哭边说:从8月1日第一次会见儿子之后,她们一直打我,一直打到8月11日。(正是找监狱管理局递交控告书的第二天,监狱长曾和别人说过,只要不告我,啥事都好说)现在半个月了,外伤看不见了,可是我的头和胸部都很疼,经常被灌食。

9月1日家属再次来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打电话给杨丽斌,仍不让会见。

9月5日李二英姐姐李顺英来监狱要求会见,狱方竟以关系证明是复印件为由,拒绝给李顺英办理会见证。可是这个复印件是从原单位档案馆复印的原始档案,并盖有单位红章为证,狱方分明是故意刁难家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9/10/黑龙江女子监狱迫害李二英-阻家人探视-334270.html

2016-08-05: 齐齐哈尔法轮功学员李爱英在哈尔滨女子监狱遭毒打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法轮功学员李爱英正在哈尔滨女子监狱遭受迫害,在十一监区右胳膊被打折,手肿的有两只手那么大。李爱英绝食反迫害,被长期插管灌食,骨瘦如柴。每天早上4点就被叫醒干活,起不来就使劲拽,干到半夜12点才回来。

8月1日,李爱英的家属去接见时,李爱英刚说到:我在这里可遭罪了,天天挨打。旁边的干警就威胁说:还想不想接见了,说什么呢?

李爱英的儿子只见了她10分钟,同去的李爱英的姐姐都没让接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8/5/二零一六年八月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32501.html

2016-07-24: 黑龙江女子监狱迫害李爱英、赵金香、刘艳梅
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的法轮功学员李爱英、赵金香、刘艳梅目前遭狱方严重迫害。

被非法关押在十一监区的齐齐哈尔法轮功学员李爱英,由于拒绝“转化”,被绑在床上七天不能动,遭残酷灌食,被迫害得上厕所都无法走,只能爬着去。迫害她的包夹是范秀梅、李力、王俊力、刘常娥。

哈尔滨市法轮功学员赵金香,因拒绝点名、不穿囚服、坚持炼功,被狱警指使的包夹何东梅、李成、关小霞、伍静、范秀梅等人殴打,打得腰不能动、跛行。据了解,从六月四日直到七月四日,赵金香还在遭迫害。

七月十八日,黑龙江女子监狱十一监区剥夺了大庆市法轮功学员刘艳梅家属的探视权。据狱警说经医生鉴定:刘艳梅精神出现狂想症,怕外来的精神刺激,需要隔离。狱警还说,刘艳梅被单独关在一个屋子里,整天写信,说共产党怎么不好等。七月二十日,刘艳梅的丈夫又给十一监区王大队长打电话,询问刘艳梅的情况,从交谈中知道,因为刘艳梅抵制迫害,十一监区狱警对她进行严管迫害。刘艳梅的女儿因为妈妈被非法判刑,放弃了去日本读研的机会,在家里照顾爸爸。父女俩很担心刘艳梅的处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7/24/黑龙江女子监狱迫害李爱英、赵金香、刘艳梅-331826.html

2016-06-16: 黑龙江龙江县法轮功学员詹淑芬、李爱英被劫持入狱
被非法判刑四年的齐齐哈尔市龙江县法轮功学员詹淑芬和李爱英2016年6月8日被劫持到在哈尔滨的黑龙江女子监狱。离开看守所前,警察要詹淑芬验血验尿,詹淑芬没有配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6/16/二零一六年六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30094.html

2016-05-02: 齐齐哈尔公检法联合制造冤案 冤判李爱英四年
齐齐哈尔市公安局建华刑警大队警察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四日半夜入室,以所谓“在逃”名义绑架善良妇女李爱英;龙沙区检察院于二零一六年一月五日以所谓 “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提起公诉,同日,法院立案受理,并于二零一六年三月四日秘密开庭,非法判李爱英四年刑。

李爱英学炼法轮功后,按照真、善、忍原则做个真正的好人,随着心性的升华、做人境界的提高,身体好了,脾气好了,就象换了一个新人一样。在中共江泽民团伙迫害法轮功后,曾经二次被非法劳教,遭关小号,上绳、反铐等酷刑折磨,二零零五年七月,丈夫和孩子到劳教所接她回家时,见满头白发、精神恍惚、苍老、憔悴不堪的她,竟不敢相认:“这哪是我的媳妇呀?!”

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七日下午三点左右,李爱英下楼,车子刚推出单元门,被突然蹿出的几个便衣绑架,非法入宅抢走私有财产,将她劫持至江岸派出所。齐齐哈尔市警察采取跟踪、电话监控及非法入室等卑劣手段,当天绑架多名法轮功学员。在江岸派出所,李爱英被用木棒铁条包脏抹布塞入口里搅得满嘴是血;在看守所因嗓子被江岸派出所警察严重挫伤不能进食,加之被戴五十斤脚镣手铐遭受在地上拖拽、毒打等迫害,病情急剧恶化,导致吐血、脱像、瘦成一副枯骨架。

李爱英生命危在旦夕时,不法人员为逃脱罪责才于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四日以所谓“保外就医”将其推出看守所,且先后向家人共勒索了两万元。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四日半夜,齐市建华区刑警大队一伙警察用钥匙将李爱英家门打开,以所谓“在逃”名义再度将其绑架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5/2/齐齐哈尔公检法联合制造冤案-冤判李爱英四年(图)-327427.html

2016-03-26: 被毒打、勒索 齐齐哈尔市李二英再遭非法庭审
二零一六年三月四日,齐齐哈尔市龙沙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李二英进行了非法庭审。

当天上午,龙沙区法院警察开车去齐市第一看守所,将已被非法关押四个月的法轮功学员李二英带走。来到法院后,在空间狭小的第101号法庭进行非法庭审。

庭审是在法院不通知当事人家属、没有任何人旁听的前提下进行的。这还不算,法院居然没提前通知当事人李二英本人,而是直接把人带来强制庭审的。当李二英问为什么不通知她的家人时,主审法官梁凤凤却说:“你是成年人了,不用家人来。”

法庭上,检察院公诉人王斌宣读起诉书,非法指控李二英涉嫌“利用邪教破坏法律实施罪”(注:中共是真正的邪教)。法官梁凤凤也当庭诽谤法轮功,并且根本不准李二英说话。就连回答法官提问时,李二英哪怕只说一句法轮功如何好的话,都会被梁凤凤粗暴地阻止或打断。

在庭审最后,公诉人王斌向法庭提出对李二英“四至六年”的量刑建议。梁凤凤又问李二英“犯没犯法?”二英回答说:“没有”。梁凤凤让李二英在审判书上签字,二英签下了“我无罪”三个字。

非法庭审只用了半小时,就草草推进完了。

三月七日,李二英的哥哥、嫂子和姐姐去龙沙区法院,想找法官梁凤凤询问案情。保安人员请示后,说法官忙着开庭没时间接待,就把他们打发回去了。

三月九日,二英的家属又去法院找法官。保安人员说“不在、出去了。”家属说:“我们都来好几趟了,就是不见我们,那我们找院长去。”保安人员说“谁都不在”。一看家属硬要上楼去找,保安就东一下、西一下地故意支开,让他们来来回回折腾一个多小时。家属很生气,二英的嫂子大声对保安人员说:“你们法院偷偷摸摸行事,以权压人。”之后家属就一直守在法院不走。

到十一点多,梁凤凤带一帮工作人员下楼了。一见面就气势汹汹地质问李二英的家人:“你们干什么?”二英的嫂子反问她:“你不是没在楼上吗?”其中一人抢先回答说他们刚才在楼上开会了。继而又问:“你们吵吵什么?”家属说“找你们是想了解情况”,他们却说李二英开完庭了。家属问:“什么时间开庭的?为什么不告诉家人?”梁凤凤蛮横地说:“因为你们是邪教”。二英的哥哥问:“谁定的邪教?”一句话,令这帮人象触电似的跳起来,他们几乎同时用手指着二英的哥哥、大声威胁他:“你再说?监控器可看着呢,你再说一句?!”

面对这情况,二英的姐姐看他们也不讲理,就问:“你们这儿谁说的算?你们这样开庭是不符合法律程序的,我们家人有权旁听。”他们说:“成年人不告诉家属。”又说:“我们只管做我们的事儿(那意思是不管你们啥感受)”。家属要求重新开庭,法官说“那谁说的算找谁去,上公安局找吧。”

案由回放:

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七日,法轮功学员李二英在自家门前无辜遭齐齐哈尔市江岸派出所警察绑架。在派出所,恶警先后用木条、铁条塞进李二英嘴里乱搅,致使其咽喉被捅破,满嘴是血,恶心呕吐不止。翌日凌晨二点,他们将李二英劫持到齐齐哈尔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

一进看守所,李二英又遭女狱警韩某当众疯狂毒打,致使其后背被踢破,腰部脊椎也被踢伤。又被双脚砸上五十斤重的脚镣、双手戴手铐,之后抬回监舍。

两天后,江岸派出所警察到看守所对李二英非法提审。由于李二英不能正常行走,鄂姓女协警就让犯人在地上拖拽她。其头部埋在衣服里,后腰裸露、裤子几乎被拖掉,内裤被拖坏。李二英就这样被戴着手铐和沉重的脚镣拖至“审讯室”,之后又将其拖回监舍。

因之前在江岸派出所被恶警插伤咽喉,导致李二英完全不能进食,即使忍痛喝口水、吃点流食,都呕吐不止、甚至吐血。加之在看守所遭殴打、拖拽,使其身心备受摧残,病情急剧恶化。狱医给输液时李二英又对药物反应强烈,胃里象发酵般痛苦难耐,以致大口吐血。

就这样熬过二十几天,李二英已被折磨得脱像了,俨如一副枯骨架。

十月二十四日,眼见李二英生命危在旦夕,看守所与江岸派出所责任人都想推脱责任,却又不肯收敛恶行,又向李二英的家人勒索一万元钱,才以“保外就医”的名义将其放回。而江岸派出所又无理要求李二英必须在身体康复后每天到派出所“报到”。

一段时间后,李二英通过炼功身体康复了,却没有顺从江岸派出所“每天去报到”的无理要求。结果警察又借机威逼二英的家人,硬是勒索了一万元“罚款”才暂时罢休。然而钱财永远改变不了中共治下警察们的凶残,当勒索来的钱被花光的时候,这帮中共打手们又在琢磨怎么作恶了。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四日夜间十一点多,齐齐哈尔市建华区刑警大队一伙警察又闯到李二英家,先是一通砸门,之后用万能钥匙将门打开。进屋不由分说,就以所谓“在逃”的名义对李二英实施绑架、抄家。并强行将只穿内衣裤的二英劫持到东四派出所。

第二天又转至江岸派出所,之后非法关押在齐齐哈尔市第一看守所。这一次,李二英的家人再也无力满足江岸派出所恶警头目的贪欲了,再也没钱给他们了。

之后不久,李二英即遭江岸派出所、与建华公安分局警察的勾结陷害,他们将所谓的案卷上报到龙沙区检察院。当李二英的家属前去询问案情时,检察院工作人员拒绝告诉谁是办案人,声称什么:法轮功的案子“特殊对待”,什么都不能说。因此家人们一直对李二英的情况一无所知。

二零一六年三月四日,被非法关押四个月的法轮功学员李二英,又遭龙沙区法院偷偷开庭非法审理,以致面临龙沙区检察院四至六年的牢狱陷害哪。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3/26/被毒打、勒索-齐齐哈尔市李二英再遭非法庭审(图)-325831.html

2016-01-25: 齐齐哈尔警察构陷法轮功学员李爱英
齐齐哈尔市警察日前将构陷法轮功学员李爱英的案件送到龙沙区检察院。检察院拒绝告诉家属办案人是谁,声称法轮功的案子特殊对待,什么都不能说。

李爱英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七日被齐齐哈尔市警察绑架,被折磨致奄奄一息而保外就医,家人还被勒索了一万元;江岸派出所警察还无理要求李爱英每天到派出所“报到”,李爱英没有去报到,警察又逼家人交了一万元所谓罚款。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四日晚十一点,齐齐哈尔市建华区刑警大队一伙警察闯到李爱英家砸门,后用万能钥匙打开门,以所谓“在逃”名义绑架李爱英,非法关押到看守所。据悉,李爱英在里面遭殴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25/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22661.html#161250173-1

2015-11-17: 被折磨成一副枯骨架 李爱英又遭劫持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四日晚十一点,齐齐哈尔市建华区刑警大队一伙警察到法轮功学员李爱英家砸门,不给开门就用万能钥匙将门打开,以所谓“在逃”名义实施绑架,强行将只穿内衣裤的李爱英劫持到东四派出所,五日转至江岸派出所,现将李爱英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继续迫害。据说是因二零一三年“保外就医”之事。

齐齐哈尔市警察采取跟踪、电话监控及非法入室等卑劣手段,于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七日左右绑架多名法轮功学员;江岸派出所在新合小区将李爱英在家门口绑架,并把她折磨成一副枯骨架,为推卸责任而将其“保外就医”,且向家人勒索了一万元;江岸派出所还无理要求李每天到派出所“报到”,李爱英身体恢复后没有去报到,江岸派出所便逼家人又交了一万元所谓罚款。

“在逃”,顾名思义,正在逃亡的人。可是,李爱英女士是夜半在自己家中被突闯民宅的警匪劫持,那么“在逃”之说从何而来?!而且她是按真、善、忍原则修持自己的好人,绝不是犯人,更没有理由逃亡。《宪法》规定“公民信仰自由”“公民人身自由不受侵害”,是公安警察在公然践踏宪法。

下面是李爱英自述多年遭遇的迫害:

我是一名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修炼法轮功前,我患有先天性肺结核,且生性单纯对尔虞我诈的世态看不惯。三十岁那年,我有幸看了《转法轮》,觉得这世道传这样的法,真是太珍贵了!我开始学炼法轮功,知道了人生的真谛和生活的意义,我按照真、善、忍原则做个真正的好人,随着心性的升华、做人境界的提高,我的身体好了,脾气好了,就象换了一个新人一样,这部著作改变了我的命运。

第一次非法劳教:关小号,上绳、反铐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利用新闻媒体,开始铺天盖地的诬陷法轮功,疯狂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好人。我履行公民的合法上访权益去天安门上访、澄清事实,却被齐齐哈尔市湖滨派出所绑架,非法劳教一年。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我被送往齐齐哈尔劳教所。九九年十二月二十日,因我炼功,大队长李维杰带领两个男警员,将我带到曾经是鸡舍的平房内,将我棉衣脱掉,给我上绳折磨,整个上身用绳子一圈一圈的勒紧、双手反背吊到脖子处。长时间上绳放下后,两个人一边一个拽我的胳膊,使劲抻,使我疼痛难忍。之后他们再给我上绳折磨。

北方的冬天,寒风刺骨,在有窗框、无玻璃、无取暖设备、曾经是鸡舍的小屋里,我穿着单薄的绒衣,双手被反铐在床上,又逼着我蹲在床头,不让闭眼,不让坐,整整三天三夜。后来我胸部和胳膊被抻的疼痛好长一段时间。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我和数名法轮功学员正在炼功,刑事犯将我从床上拽下来。第二天大队长张志捷因我炼功,将我关入小号,罚蹲、反铐十天十夜。

由于全世界法轮功学员SOS紧急救援活动和世界正义团体的呼吁下,齐齐哈尔劳教所开始陆续释放到期和超期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我于二零零一年十月十六日获释,结束了中共暴政对我关押一年又超期关押十一个半月的非法囚禁。

第二次非法劳教:满头黑发变成白发

重获“自由”后,湖滨派出所和文化路派出所田××等警察对我骚扰不断。我被逼无奈于二零零二年四月离开家,到富拉尔基区投奔一法轮功学员。我向那位学员的邻居打听其家的住址,却被那人诬告。继而富拉尔基区幸福派出所警察李光明与另一警察将我绑架。他们将我带到幸福派出所,将我反铐,揪我的头发、殴打、用打火机烧我的手、并疯狂的喊叫威胁。他们用刀比划,且凶恶地说:“说,书是谁给的?找谁来了?不说就割你耳朵。”我向他们讲了一夜的真相,劝告他们不要迫害好人。可是他们竟将我非法劳教三年。

我被再次送往齐齐哈尔劳教所。二零零三年五月,我被关到强行转化的小号里,他们妄想逼我写“四书”、她们轮番迫使我听她们念诬陷诽谤大法的言词。七十四天后我在小号里出来时,我满头的黑发变成白发。这时我和徐宏梅(已被青云街派出所衣湛辉等迫害致死)关在一起。

二零零四年二月十六日,齐齐哈尔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搞所谓的“破冰行动”。劳教所头目王玉峰总策划,组织学习、谋划好长时间后,指使全体警察昼夜迫害,极为嚣张。大队长张志捷总指挥;带领警察用布将所有法轮功学员的眼睛蒙上;队长王梅念诬陷大法的言词。由两个人将我带到四楼,整个大厅站立一排凶神恶煞的男警察,政委王玉峰叫嚣:“转不转化?今天不转化也得转化。”我说“我不转化。”我随后被拖到一个房间、反铐、整天蹲着,晚上被铐在铁椅子上。

我绝食抗议迫害,他们对我野蛮灌食,且在食物里放入不明药物。我五脏六腑疼痛难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腿蹲的不能行走。在他们的威逼高压迫害下,我被迫违心地所谓“转化”了。自此,我痛不欲生,精神受到强烈的刺激,精神恍惚。一个曾经受大法恩泽如今却远离大法的生命,我不知道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在干活的车间里,我时常失态地喊:“法轮大法好为什么不让说?!”不管看到谁就问:“法轮大法好,为什么不让说?!”一日我拽住王玉峰,问他为什么如此迫害我们,他转身就走。我给劳教所领导写强行转化作废的声明,给王玉峰写信,痛斥他对法轮功学员的非人迫害。我的意志被彻底摧毁了、身心疲惫、头晕的天旋地转……这种情况下他们还逼我干活,加期四个月,我真的不知道我还能否活着出去。

二零零四年年末,全所男女队开会,所长在台上总结工作,说法轮功学员的转化率达98%,无一人死亡。我站起来说:我没转化!肖所长气急败坏的说:给她关禁闭、加期三个月。

二零零五年七月,丈夫和孩子到劳教所接我回家时,见满头白发、精神恍惚、苍老、憔悴不堪的我,他们竟不敢相认:“这哪是我的媳妇呀?!”

江岸派出所看守所对我的酷刑折磨:被折磨成一副枯骨架

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七日下午三点左右,我下楼车子刚推出单元门,便被突然蹿出的几个便衣强行绑架,非法翻我背包,抄起房门钥匙非法入宅抢走大法书籍等私有财产,将我劫持至江岸派出所。

在派出所,一警察用抹布包一木条插进我口里欲对我检查,我将木条咬断。他说“这回我用铁,看你牙厉害还是铁厉害。”边说边恶狠狠的将包抹布的铁条深深的塞入我口里。我的嗓子被插破满嘴是血,我一阵恶心呕吐不止。翌日凌晨二点又将我劫持至齐齐哈尔市看守所继续迫害。

在看守所,我拒穿囚服,女狱警韩某指使犯人围住我殴打扇耳光,韩恶狠狠地揪住我头发将我拖出监舍,气急败坏地踹我数脚,又命犯人将我抬至大厅,当着四、五个看守所领导的面叫嚣:“到这里来就得听我的,我们是武装警察!”我说:“我没有罪,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他们就象踢球似的对我疯狂地拳打脚踢,把我的后背踢破,腰部脊椎踢伤,又给我双脚砸上五十斤重的脚镣,双手戴上手铐,抬回监舍。

二十九日上午十一时,江岸派出所警察来看守所对我“提审”,由于我不能正常行走,鄂姓女协警便令犯人在地上只拽衣服拖我,我的头埋在衣服里,后腰裸露、裤子几乎拖掉,内裤拖坏,我就这样戴着沉重脚镣手铐被拖至“审讯室。”江岸派出所警察问我是否认识某某法轮功学员,我说不认识。他们又将我拖回监舍。

因在江岸派出所嗓子被严重插伤不能进食,两天后忍痛饮水喝流食又呕吐不止且伴有血迹,加之殴打拖拽身心摧残,病情急剧恶化,不能正常进食,吃啥吐啥。狱医输液,药物反应强烈,胃发酵般难耐,伴随阵阵恶心药物与血大口大口吐出。

二十几天后,我已经脱像被折磨成一副枯骨架,生命危在旦夕。十月二十四日,江岸派出所与看守所为逃脱罪责才将我推出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17/被折磨成一副枯骨架-李爱英又遭劫持(图)-319261.html

2015-11-07: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法轮功学员李爱英被绑架
2015年11月4日晚上11时,齐齐哈尔法轮功学员李爱英被齐齐哈尔市公安局建华刑警大队以所谓“在逃”名义绑架,据说是以前“保外就医”的事,当时送到东路派出所。五日早又被转到居住所在地的江岸派出所,后被送到看守所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6/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六日大陆综合消息(2)-318768.html

2013-11-16: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迫害李二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15/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282702.html

2013-11-13: 齐齐哈尔李爱英被迫害 不能正常饮食和行走
齐齐哈尔市恶警采取跟踪、电话监控及非法入室等卑劣手段,于九月二十七日左右绑架迫害多名法轮功学员。当天下午三点左右,江岸派出所在新合小区将李爱英在家门口绑架,折磨成一副枯骨架才释放。

李爱英至今不能正常饮食和行走。下面是李爱英诉述其遭遇:

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七日下午三点左右,我下楼车子刚推出单元门,便被突然蹿出的几个便衣强行绑架,非法翻我背包,抄起房门钥匙非法入宅抢走大法书籍等私有财产,将我劫持至江岸派出所。

在派出所,一警察用抹布包一木条插进我口里欲对我检查,我将木条咬断。他说“这回我用铁,看你牙厉害还是铁厉害。”边说边恶狠狠的将包抹布的铁条深深的塞入我口里。我的嗓子被插破满嘴是血,我一阵恶心呕吐不止。翌日凌晨二点又将我劫持至齐齐哈尔市看守所继续迫害。

在看守所,我拒穿囚服,女狱警韩某指使犯人围住我殴打扇耳光,韩恶狠狠地揪住我头发将我拖出监舍,气急败坏地踹我数脚,又命犯人将我抬至大厅,当着四、五个看守所领导的面叫嚣:“到这里来就得听我的,我们是武装警察!”我说,“我没有罪,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他们就象踢球似的对我疯狂地拳打脚踢,把我的后背踢破,腰部脊椎踢伤,又给我双脚砸上五十斤重的脚镣,双手戴上手铐,抬回监舍。

二十九日上午十一时,江岸派出所警察来看守所对我“提审”,由于我不能正常行走,鄂姓女协警便令犯人在地上只拽衣服拖我,我的头埋在衣服里,后腰裸露、裤子几乎拖掉,内裤拖坏,我就这样戴着沉重脚镣手铐被拖至“审讯室。”江岸派出所警察问我是否认识某某法轮功学员,我说不认识。他们又将我拖回监舍。

因在江岸派出所嗓子被严重插伤不能进食,两天后忍痛饮水喝流食又呕吐不止且伴有血迹,加之殴打拖拽身心摧残,病情急剧恶化,不能正常进食,吃啥吐啥。狱医输液,药物反应强烈,胃发酵般难耐,伴随阵阵恶心药物与血大口大口吐出。

二十几天后,我已经脱像被折磨成一副枯骨架,生命危在旦夕。十月二十四日,江岸派出所与看守所为逃脱罪责才将我推出看守所。

由于被高压摧残,口腔、腰部至今不能正常饮食和行走。一个合法信仰法轮功的公民,就这样被邪党公然践踏《宪法》的“人民公安”非法劫持非法关押迫害。我不知道,在这曾有着五千年文明的礼仪之邦,何时能够阴霾散去,阳光普照?!

至今还有数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齐齐哈尔看守所,还在遭受我一样的残酷迫害。呼吁人权组织与善良正义人士,关注中国大陆中共对法轮功信仰者的惨重迫害与人权危机。

被非法关押在齐齐哈尔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王忠霞、石玉霞、石时信(男)、吴桂静、赵小光、齐玉珍、蔡桂兰、孙中秋、朱玉珍、陈红、陈红二姨、谢伟、谢丽、张某某、孙某某、高某某、李德荣(不详)、王凤英(不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13/齐齐哈尔李爱英被迫害-不能正常饮食和行走-282609.html

2013-09-28: 齐齐哈尔法轮功学员李爱英等被绑架
黑龙江齐齐哈尔法轮功学员李爱英于九月二十七日被绑架。在她家还有一位法轮功学员同时被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9/28/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80444.html

2005-07-14: 2004年2月16日至3月期间,全所恶警总动员,对全体坚强不屈的大法弟子進行整日整夜集体迫害,蒙上眼睛后,反吊在椅背上、暖气管上等,还连踢带打,造成王国芳死亡,使徐红梅,张立群、高淑英等数人致残,对大法弟子犯下了滔天之罪。劳教所为了掩盖他们的罪行,对徐红梅等人一直关押不放,用“莫须有”的罪名随意加期。还逼迫给劳教所出工挣钱,穷凶极恶的副队长王梅,在全体大法学员会上得意称之为“廉价劳动力”,同时耍阴谋,等大法弟子已到期,其家人带着重金去求王梅给“办”出去,才被释放。而徐红梅,李爱英等家属多次去劳教所要人,没给送甚么礼,至今恶警仍找各种藉口不肯放人。可见邪恶到了置法律不顾而为所欲为的地步。

在齐市劳教所,大多数坚强的大法弟子都不同程度的给加了期,而且被逼迫去“四友”化工厂出外工,此工厂生产剧毒农药,劳保也不健全,严重违反了劳动保护法,剧毒药粉直接落在手、脸等皮肤上,甚至通过呼吸進入体内,造成对身心的极大伤害。在劳教所内出工的也无限制地随便延长工时,从早6点半~7点出工直至晚上8~9点才收工,每天超过12小时以上。徐红梅等身体不好,也得出工,当身体虚弱干不动时,恶警们咒骂不停,还阻止回寝室休息,直坐到晚上收工才肯罢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14/106149.html

2005-06-30: 黑龙江齐齐哈尔劳教所邪恶至极,他们非法关押坚定的大法弟子,到期不放人。5月16日上午接见日,大法弟子李爱英之母去劳教所要求探视已到期的女儿,并要求释放,劳教所恶警不但不允许接见,还把已70多岁的老人家用手铐扣住,直至晚6时许才放老人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6/30/105155.html

2004-01-26: 这是邪恶迫害大法学员惯用的伎俩。每个接受洗脑的学员面前放一张电脑打印的“转化书”,学员只需要签字即可。本人不签字,叛徒替签也算数,怕心重的也就硬被拉下去了,拒绝则遭迫害。同修李爱英两次被非法劳教都不转化,因此被加期,戴手铐挨打是常事。

2002-01-25:齐齐哈尔市双合女子劳教所恶警的犯罪事实
“人权恶棍”江泽民及其政治流氓集团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来对法轮功的迫害不断升级,无数的法轮功修炼者遭到警察的毒打和体罚,这种对追求“真、善、忍”的善良百姓的摧残和虐杀,不仅是丧尽天良的行为,而且是对人基本生存权利的迫害,是对信仰自由、言论自由的迫害,是对“真、善、忍”的迫害。以下是齐齐哈尔市双合女子劳教所所长白XX,副所长洪XX,队长张志杰、王岩、李维杰、郭丽等恶警的犯罪事实:

齐市双合劳教所主抓迫害的洪副所长经常对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人员说:你们不转化,我有的是镇压办法。在他的授意下,恶警有恃无恐,残酷折磨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一、 酷刑虐杀

2000年初,法轮功修炼者于真杰、李春华、时淑芳、张淑哲、王秀英、侯亚倩、李爱英等十六人炼功,队长李维杰等恶警将她们背扣到铁床头,折磨她们,让其蹲不下,站不起,24小时不准闭眼,关到又冷又脏的小黑屋半月之久,使她们被折磨得胳膊、腿痛,肚子疼,尿失禁;李维杰等恶警还利用坏人打好人,如唆使刑事犯骑到大法弟子头上打,用螺丝刀子撬嘴灌食,大法弟子的口腔都被撬破溃烂,疼痛不堪;有的恶警拿警绳勒,杨淑兰被勒晕过去;年近60岁的老人吴桂静等炼功被队长李维杰、王岩等指使男恶警将其扣上手铐悬挂到接近房顶的暖气片上,惨不忍睹。

二、 非法逮捕

今年6、7月间,劳教所召开所谓的政策兑现会上,大法弟子刘守荣、时淑芳、徐宏梅、沈子力善意地给叛徒指出决裂是错误的,却被该劳教所指控为“扰乱会场秩序”非法逮捕,押到齐市公安局看守所和二所,身心被严重摧残。

三、 超期非法关押

暴徒们对抵制邪恶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还超期非法关押,扬言说只要一天不决裂,就一天不放,同时剥夺会见亲属的权利,致使一批未经法律程序被非法关押一年的大法弟子又被劳教所非法超期关押10—11个月之久,最后黔驴技穷,将这一批学员释放,有李春华、杨淑兰、王建芳、李明英、侯亚倩、王秀英、李爱英等。

四、 强制洗脑

暴徒们对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软硬兼施,强行转化,经常将大法弟子从大班调到小号,由恶警伙同决裂人员轮流洗脑、迫害,坐小凳不让睡觉,坐水泥地等手段。对坚定不从者,队长张志杰、王岩、王梅、赵丽娟等伙同叛徒由谩骂、电棍电到5、6人围着按倒一个大法弟子拳打脚踢,致使大法弟子本来通过修炼法轮功已经康复的身体,又因被折磨犯了心脏病和高血压……

五、 非法禁闭

劳教所对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动不动就加期、关禁闭。只要站出来说一句抵制诽谤大法的话就加期1—3个月,坚持学法炼功就关禁闭,法律不允许女教背扣,暴徒们却知法犯法,法律规定关禁闭最多不得超过七天,暴徒们却关李爱英十天禁闭。

六、 超强度奴役

该所除了对法轮功学员施用了一系列的非人道的体罚,而且还强迫她们超负荷劳动,更严重的是与不法经营商人沆瀣一气,生产经营掺假伪劣产品,坑害消费者。大法弟子被迫到该所附近的齐齐哈尔市北方四友化工公司的农药厂灌装农药,干的是超体力劳动,一天劳动长达12—18小时,从出工到收工整个都是从紧张劳动和喊、骂声中度过,由于过度疲劳,有的人累得不知什么时候倒在了案子底下……然而在这极度劳累中吃的却是发霉的两合面且有砂子的发糕,喝的是盐水白菜邦子汤。特别是有很多农药是过期废品,而暴徒们强迫大法弟子扒装换成新包装,冒充好产品,为此大法弟子罢工并写信至劳教所白、张所长和齐齐哈尔市消费者协会。而劳教所洪所长在会上非但不接受我们的正确建议,反而指责说:你们是干啥的?从此以后使假活不让大法弟子干了,让男刑事犯干,继续为非作歹。

七、 掠夺钱物

今年5月份该劳教所恶警黄晶伙同直属队副队长赵丽娟将大法弟子李明英家中捎去的5斤大枣和8斤苹果掠夺为己有;2001年5月19日该所直属队恶警搜抢大法弟子的大法书和经文,将大法弟子捆绑背扣在床上,恶警队长王岩,管理科长郭丽等乘机将王花荣床头下面的25元钱掠走;李明英右裤袋里155元钱掠走,后要回69元,实际掠走86元,其旅行袋里的新袜子、松紧带一捆也均被掠走;李春华家中捎去的记者穿的背心被直属队赵丽娟扣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25/23802.html

齐齐哈尔市(第二看守所,第二监狱 )联系资料(区号: 452)

2020-10-18:
张宇手机号18945240007
2020-09-05: 办案单位民航路派出所
所长:李卓 18946292401
副所长:王云峰 18946296463,汤宏达 18946291578,孙浩 18946297034

2020-08-26: 齐齐哈尔市建华区文化路派出所警察:
孙海波:18345286613
祝征蕊:13846225877

2020-08-24: 建华区文化路派出所警察部份电话号
张国力(所长) 13664625551 13194525551 13664625551@139.com
张守仑 办公室0452-2712993
所长:段树峰 13945209885
赵国华 13904520505
贾亮(教导员) 18845211115
苏天成(副所长) 13846246996
王洪军(副所长) 13394528816
赵宏峰(副所长) 13946271726
郝瑞(副所长) 15845661158
副所长 张朝辉 15145247199
张志坚(警察) 13194529997
洪长威(警察) 15846278876
马荛(警察) 15946241856
靳凤权(警察) 15946215566
刘宝文(警察) 13298727776
常江(警察) 18746833280 18746833286
于明(警察) 13836296689
迟齐(警察) 13604829876
梁爽(警察) 13836259777
薛繁博(警察) 15164608770
陈川(警察) 15204526950
宫柏友(警察) 13212961188 13945226578
李洋(警察) 18204523931
郭英华(警察) 13846291158
谷统华(警察) 15904526361
孙伟松(警察) 13904521626
外勤姓谭外勤 手机 13019782676
所长:段树峰 13945209885
教导员 赵国华 13904520505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52)

2017-05-23: 哈女监十一监区:86639041
十一监区队长:  王晓丽 警号2320061 手机15945663455
十一监区副队长:戈雪红
十一监区狱警 姜薇:警号2320404
哈女监610办公室:86639072 86639028
哈女监610主任   杨丽斌 警号2320317 手机13946059058
哈女监监狱长:  孙久杰 0451-86639099
哈女监副监狱长:史耕辉 0451-86639066
哈女监副监狱长:邵建民 0451-86618177
哈女监副监狱长:于晓平 0451-86636266
哈女监副监狱长:杨明昕 0451-87085377
哈女监政委: 0451-86639077
哈女监纪检书记:姜得义 0451-86636900
哈女监驻检科: 0451-86663178 驻检主任 0451-86639000
哈女监狱政科科长:0451-86639021 0451-86639022
哈女监纪检副书记:0451-86639013
哈女监地址:哈尔滨南岗区学府路387号 邮编150069

齐齐哈尔市政法委书记:吴煜
齐齐哈尔市610主任:李井泉

齐齐哈尔市龙沙区检察院检察长:王艺 0452-2347999
公诉科科长: 郭洪峰 13199625110 0452-2346988
主审人: 梁凤凤
齐齐哈尔市中级法院院长郝伟夫
齐齐哈尔市中级法院刑庭副庭长:金曙
江岸派出所所长:  周环宇 13946285136
江岸派出所教导员:安鑫   13946298133
江岸派出所副所长:王志勇 13946222511
警察:林田 13946291133
韩学峰 13303621161
谢辉   13846286123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13-11-16: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迫害李二英的有关人员电话

龙沙分局局长:余志强 手机 13019787797
江岸派出所
所长:周环宇 办2811460 手机13946285136
教导员:安鑫 13946298133
副所长:王志勇 13946222511 谢辉 13846286123 林田 13946291133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12-03, 4:29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