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8-19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内蒙古 >> 呼和浩特监狱(呼市女子监狱?,内蒙古第一女子监狱) >> 闫树魁(闫淑奎), 女, 45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内蒙古兴安盟乌兰浩特市郊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13-08-17
案例分类: 奴工  拘留/绑架  监狱  毒打/体罚  电击/电刑  受迫害程度:高
家庭成员: 儿女: 吴帅(吴广军的大儿子)
夫妻/父母: 闫树魁(闫淑奎) 吴广军
兄弟姐妹/伯父母: 吴广军之姐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04-16: 遭六年摧残 内蒙古吴广军走出冤狱

二零一六年四月三日,是内蒙古科右中旗法轮功学员吴广军离开保安沼监狱的日子。那天,他换完衣服,狱警让他签字,他坚决不签,监狱头说:“回家还不签,不签,回不了家。”吴广军说:“你们说了不算。”监狱头真拿他没办法,他堂堂正正的走出了迫害了他六年的黑窝。
六年的狱中酷刑折磨和虐待太严重了,回到家中,吴广军生活不能自理,走不了路,需要人扶着,大小便失禁,身体不平衡,东倒西歪的,不能下蹲,不能转身,手洗脸够不着。

吴广军原来有一个幸福和睦的家庭,吴广军和妻子闫淑奎有两个单纯善良的儿子吴帅和吴岩,二零零七年,吴广军、妻子闫淑奎和大儿子吴帅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一修大法就明白了真相,这么好、这么正的功法,遭到江泽民集团的打压迫害,它的谎言害了全中国人,赶快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和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一家三口人集中精力制作大法真相材料,发放,向百姓讲清真相,救度他们,结果被人跟踪举报。

二零一零年四月三日晚,兴安盟610、科右中旗610、公安警察在马政委的带领下,二十来号人闯入他家,土匪般的大肆抄家抢东西,抢走现金二万七千元,还把碗橱柜,灶坑都翻个遍。然后,全家四口人被绑架到中旗公安局,一天一夜后,十九岁的小儿子吴岩被放回。

吴广军就是坚定不放弃修炼,警察用电胶棒使劲往他头上打,他被打得多次昏死过去。警察看他还是不放弃,给他戴上黑头套毒打,吴广军的人脸肿的变形。后来,吴广军头昏的厉害,去医院检查,头里有出血块,警察还指使犯人打他,打的脸变形。

被绑架那年,吴广军的大儿子吴帅才二十一岁,纯真的孩子不会骂人,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里,犯人强迫他吸烟、骂人。有一次,犯人让他吸烟,他不吸,犯人就打他,往他鼻孔里塞,一个鼻孔里一根,嘴里塞三根。每次给烟时,接一根烟,就骂一句脏话,让骂师父,骂大法,不骂就打,孩子承受不了,就哭,犯人就打得厉害,又薅头发又薅毛,手段下流无耻。当时,妻子闫淑奎在女号同样遭受迫害。

吴广军和儿子吴帅在科右中旗看守所非法关押五十八天,其中在医院二十八天(因为被警察和犯人将他打坏)。二零一零年六月一日,他们父子俩被强行送往内蒙古保安沼监狱,吴广军被冤判六年,他儿子吴帅三年。他妻子六月十日被送进呼和浩特女子监狱,被冤判六年。

保安沼监狱不收吴广军父子,警察托关系强行送进去。到监狱,犯人强行他纯真的儿子吴帅看黄色录像,孩子不看,就打他。他儿子吴帅被非法关押二年零三个月。

吴广军不“转化”、不配合不劳动,不穿监狱服。到冬天,警察不让他穿家里拿的衣服,他只穿一件背心,出门披个床单。

吴广军在监狱里非法关押六年,恶警利用各种手段,使尽了招数“转化”他,都没达到他们的目的。恶警还从呼和浩特监狱调一批警察和犹大“转化”他,都没达到目的,有的犹大和警察反而被吴广军说服,明白了大法的真相,痛哭流涕的回去了,之后就离开了迫害法轮功的岗位。

由于吴广军从未配合过恶警,在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六日,警察指使犯人打他,把他打得脸变形,两天不能吃东西,送进医院。

吴广军要出狱了,恶警仍不甘心,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六日,警察于涛把他衣服、鞋扒下来拿走,又把他弄到办公室,躲开摄像头,猛扇他耳光六、七次,监区长在一边说“就得打”。

这伙恶警不死心,六年都没能“转化”吴广军。他们想尽各种办法让他签字,达到他们的目的。有一次,吴广军的姐姐去看他,给他存钱,警察强行让吴广军签字,他不签。那天晚上,监室都没放电视,一伙警察强行摁着他,强行握着他的手,写了他的名字。

吴广军从狱中回来那天,警察仍让他签字,他坚决不签,监狱头说:“回家还不签,不签,回不了家。”吴广军说:“你们说了不算。”恶警对坚信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真没办法,吴广军堂堂正正的走出魔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4/16/遭六年摧残-内蒙古吴广军走出冤狱-326723.html

2013-08-15: 内蒙古乌兰浩特一家三口被非法判刑
内蒙古乌兰浩特市居民吴广军、闫树魁夫妇及儿子,因修炼法轮功,于三年前被当地警察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三至六年。目前他们一家三口身陷囹圄,闫树魁在狱中遭酷刑及奴役迫害,她的丈夫及儿子的情况不明。

闫树魁,女,大约四十五岁,家住内蒙古兴安盟乌兰浩特市郊。二零一零年五月份,闫树魁和丈夫吴广军、两个儿子被内蒙古兴安盟乌兰浩特市公安局国保大队、“610”警察绑架。后来,闫树魁、吴广军夫妇均被中共法院非法判刑六年,他们的大儿子被非法判刑三年。大概于当年年底左右,闫树魁被劫持到内蒙古呼和浩特市第一女子监狱迫害,她的丈夫和儿子被劫持往内蒙古保安沼监狱迫害。十九岁的小儿子被放回。

据悉,监狱曾将闫树魁非法关押在所谓“攻坚组”逼迫放弃“真善忍”信仰,将她隔离关押在一个房间,包控随时看着,不让出监舍,不许和人说话,不许打电话,犯人随时辱骂她,因一家三口均被非法关押,家中仅剩一小儿子,没法给她钱,她在狱中境况很艰难,连手纸都没有。

闫树魁虽然修炼大法不久,但对大法很坚定,当时“攻坚组”恶徒认为她很“顽固”,大概有两三个月后,“攻坚组”头目肖梅(教育科长),专门找来最邪恶的犯人打手和邪悟者,对闫树魁进行强行“转化”迫害,恶徒几次打闫树魁的嘴巴子,她的脸被打得又红又肿,恶警康健伟几次把闫树魁弄到他的办公室,殴打她,用最大伏的电棍长时间电击她,她的脸、脖子被电的一条条的血痕……

大概在二零一一年底,闫树魁被转到五监区,被逼做奴工。每天十几个小时的超强体力劳动,对于她那被迫害伤残的身体来说,真是太艰难了。

闫树魁的丈夫吴广军和儿子目前被迫害情况不明,请外界关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8/15/内蒙古乌兰浩特一家三口被非法判刑-278185.html

呼和浩特监狱(呼市女子监狱?,内蒙古第一女子监狱)联系资料(区号: 471)

2019-07-14: 呼和浩特市第一监狱地址:内蒙古呼和浩特市玉泉区昭君路 邮编:010030
呼和浩特市玉泉区南二环路玉泉区司法局
邮编:010030 电话:0471---5964148 0471----6237372

呼市第一监狱领导:
王文全 0471---5686167
陈宏杰 0471---5686626
刘勇 0471---5686169
许立新0471---5686816
董慧海0471---5686280
魏剑敏 0471---3696399

入监队:任刚、孙斌、李立生、张德义、李晓文。
一监区:许建军、康正超、张和平、高如春、袁耀忠。
二监区:秦智宇、刘建军、卜新亮、牛栋、冯文利。
三监区:刘玉成、李建华、杨靖、国灏。
四监区:国庆、张玉林、朝鲁门、王力强。
五监区:王俊峰、贾文君、于海东、张永杰、王涛。
六监区:刘宏生、席匡吾、吴志光、索波。
七监区:邢建国、田革、徐海、李盛、史玉峰。
八监区:赵腾明、董永翔、燕福喜、高敏。
九监区:特治国、周俊、王辉、张宇。
未管区:于越、高鹏、陈永志。医院:于宏伟、曹阳、范红兵。
禁闭室:白卫平。
会见室:云继生、杨雁军、奚明、王利民。
防爆队:高为民、栾子敬、常生、李艳。
警卫队:高永胜、张忠蔚、叶楠、佟伟杰。
机关党总支:何亚炜。
派出所:政建斌、李冰、郑经龙。
公司:刘再勇、赵志忠、尹跃军。
办公室:张海林。人力资源科:奚旺。
财务资产科:李峰、刘颖。
安监科:谢贻伟。
技术科:刘国鹏。
生活卫生科:袁鹰。
狱政科:赵北牧、张峥良、陈德瑞。
法制科:姚利平、苏凤华。
狱侦科:赛因巴雅尔、包桂荣。
教育科:张明泽、菅小燕。
工会:姚金兰。
配电站:杨明亮。
应急指挥中心:武凌、张士欣、温晓、丁红霞。
政治处:苏凡、赵霞。
纪委:刘保平。
财务科:王雪峰、李霞。
审计科:陆晶焱。
老干科:房芳。
办公室:张志军、李国成、白相军。
警卫室:
王建民 15848161415
张保江 13394896686
谷全 15847190288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