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4-22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吉林 >> 长春 农安县 >> 韩建平, 男, 51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吉林省长春市农安县烧锅镇团结村顺山铺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13-06-10
家庭成员: 儿女: 韩雪
夫妻/父母: 韩建平 孙艳霞(孙燕霞)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08-25: 吉林农安县烧锅镇孙艳霞、韩建平夫妇遭骚扰

2015年8月24日下午五点零九分,吉林农安县烧锅镇派出所所长张明和两个警察、一个司机,开黑色轿车闯到法轮功学员孙艳霞家的店里,问是不是告江泽民了,孙艳霞、韩建平夫妇都说告了。张明说给他加重工作负担了。后来又说要采DNA,俩人都说不能采。孙艳霞的女儿说:你出门问问隔壁两家,是不是都采?孙艳霞刚要张口说话,所长说:得得得,我们走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25/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14660.html

2014-03-04: 吉林农安县烧锅镇派出所恶警私闯民宅作恶

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三日晚六点多,以农安烧锅镇派出所所长张明为首的十多名着装警察闯到韩雪开的家具店里,向过小年围在桌边一起吃饭的一家人喊道“把身份证都拿出来!没有身份证的直接带到派出所去!搜查可疑人员!” “没带身份证的人都跟我走!上派出所!”

这帮不法警察把韩雪与她父亲韩建平绑架到派出所威胁恐吓,最后韩建平被非法拘留五天。而烧锅派出所所长张明也道出了此次绑架的真正原因:“你炼法轮功别在我烧锅炼!”“你上访别挂我烧锅名!”“再这样上告我们就用别的手段把你们撵出烧锅镇,例如工商、税务,把你们撵出烧锅镇,不让你们在那做生意!”

此前,一月二十二日,一个自称是烧锅派出所姓吕的男的,给韩雪打电话,以“人口普查”为由,要韩雪和韩建平的身份证号等信息,韩雪没给他,他就在电话中破口大骂。次日(二十三日)上午十点左右,店里来了三名烧锅镇派出所的警察,打开韩建平家具店里的衣柜跟韩建平聊天,他们称:二零一三年六月三日韩建平、孙艳霞,还有付贵华和小燕,被农安县国保大队、刑警大队、烧锅派出所、长春市公安局等合谋绑架的事,他们不知道。韩建平说:“你们知不知道与我无关,你们来干什么?”其中一个警员说:“要找你大姑娘(韩雪)聊聊。”韩建平说:“你们找她聊什么?有事跟我说吧。”他们又说“没事。”韩建平说“没事聊什么啊。”有一个警员在柜门里发现了一本大法经书。不大一会儿,他们就走了。

二零一三年六月三日,烧锅镇法轮功学员韩建平、孙艳霞夫妇,付贵华母女在家中被农安国保野蛮绑架、酷刑逼供。孙艳霞被恶警扇耳光、穿着皮鞋踢、碾、绑“铁椅子”、钢筋压腿、木棍敲小腿骨、抓头发撞墙、用装水的塑料瓶劈头盖脸地打、“开飞机”(双手铐在后背从下往上掰到头顶极限),腿被打断;韩建平遭到恶警扇耳光、棍子打、“开飞机”、木头椅子上的橧子掰下来使劲夹手指头和耳朵、打火机放到最大火烤脸和鼻子、黑色塑料袋套头、拖布杆打全身。六月五日,付贵华和孙艳霞的家属去农安五公里拘留所寻找亲人,结果被农安国保唐克等几十警察暴力绑架,刑讯逼供两天一宿后,投入五公里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遭酷刑折磨。

现在孙艳霞和付贵华两位妇女仍然被劫持在长春市第三看守所,两人身体状况都特别不好。双方家人均聘请律师控告农安县国保唐克、吕明选等。关于孙艳霞、韩建平夫妇遭刑讯逼供经过,请见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三十日报道“恶警叫嚣:就是因为你不知道,才打你!”

估计这次烧锅派出所入室绑架打人,是农安县国保恶警为打击报复并阻止家属控告逼迫当地派出所所为。

一、烧锅派出所入室绑架打人经过

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三日晚六点多,烧锅镇派出所所长张明(男,四十多岁,一米七左右中等身材,戴眼镜)穿便衣装作顾客进韩雪开的家具店里,那天正好过“小年”,家里人都在一起吃饭。韩雪看他进屋扣个帽子也不说话,就问他“你有事啊”,他就指着水盆问多少钱,大概两分钟之后,闯进来十来个着装的警察(都是男的,年轻的居多),这时张明进到他们中间,把帽子也摘下去了。闯进来的人说他(张明)是所长。韩雪质问他们:“是谁?有证件吗?”一个岁数大的警号为140444的人拿出自己的警察证给韩雪看了一下,他叫赵喜×(男,五十多岁,一米七左右,偏瘦),他喊道“把身份证都拿出来!没有身份证的直接带到派出所去!搜查可疑人员!”高红玉(韩雪老姨家小妹)说“没带身份证”,高红玉的爸爸(韩雪老姨夫)也说“没带身份证”。然后警察说:“没带身份证的人都跟我走!上派出所!”

接着他们说找人,而且还要上柜里找人。韩双说:“这门都开着呢,一目了然,有啥人哪?翻不出来人咋整?!” 当时韩双坐在过道小板凳上,高红玉坐在韩双的旁边,年轻的警号为140444的人上前拽、往起提韩双,韩双挣扎。高红玉喊:“你们不许动我姐!”然后就紧紧的抱着韩双。这帮警察就冲着她俩去了,一直推搡到里边。他们开柜门翻。韩双挡着柜门不让他们翻。140444年轻的一直和韩双、高红玉撕扯,其他大概三、四个五大三粗的男的拉扯她俩,撕扯间,140444年轻的拽着韩双的胳膊不撒开,韩双让他松手,他不松,韩双就咬了他手脖子一口,咬破皮了。他看自己被咬了,就开始踹韩双。高红玉看到姐姐被打,便上前阻止,也被他踹了好几脚,脸和肚子都被踹了。

韩雪看到自己两个妹妹被打,上前制止,对打人的140444说:“你松开我妹妹!”其他警察上前拉韩雪,韩雪看自己制止不了,就反复和所长张明说:“有事你跟我说!你让他赶紧住手!那小警察在那打人呢!”“这小警察在这打人呢!我要告他!我现在在告唐克他们打人,我都告到中纪委去了。这小警察叫啥名?!我要告他!”“江子(韩雪老公)、你把他警号记下来!打110报警!”这时,旁边140444岁数大的(赵喜×)说:“你不用记他警号,他警号跟我一样,是我警号。”然后他把韩雪拽到一边,说:“你听赵叔的,别闹。闹对你们没啥好处!你想不想让你妈早点回家了?!你跟我们上派出所了解一下情况。”韩雪一直坚持说要告那个打人的小警察。李忠江(韩雪老公)拿手机出去打110报了警,说明“有民警在这打人呢。”过了一会,烧锅派出所所长张明接了个电话,称:“法轮功案子,我正在执行公务。”民警李占春对坐在沙发上要站起来的高红玉爸爸说:“告诉你啊!没你事啊!你别动!”高红玉爸爸说:“被打的那是我闺女!她还没成年哪!”

门外有居民围观,有警察出去让他们散了,并把门关上。韩建平说“有啥怕看的。”然后把门敞开了。撕扯过程中,他们翻出一本书,之后,态度就变的特别蛮横。他们一直让韩雪跟他们走,赵反复说:“你不为你妈那案子跑呢嘛?!”“你不想让你妈好啦?!”他们还问这店是谁的,这家主人是谁。韩雪说自己是,并同意跟他们走。韩双不让,在前边挡着,说:“不行!我不能让你带我姐走!我姐今天晚上不回来,我明天就上你们公安局(派出所)去!”赵对韩双说:“你再吵吵,我也连你也带走!”韩双:“去就去!我不怕你!”韩建平说:“老闺女,你别闹。”旁边有警察问韩建平:“她是你老闺女啊?”韩说是,他们就对韩建平说:“那你也跟着走吧。”“仨一起带走!正好三个车,一车一个!”

韩雪的两个孩子,一个两周岁、一个三周岁,他们打人的时候,两个孩子一直哭。高红玉说:“都带走,没人看孩子!孩子咋办哪!”赵:“你不是他家亲戚嘛。你帮看着!”高红玉:“为啥你们把人带走,让我看哪!……”高红玉把韩双拽自己旁边,拽着韩双的手不撒开。他们跟韩雪说:“上派出所了解上诉告状的情况。”韩雪说:“行,我跟你们去了解一下。”赵对韩双说:“你咋跟个疯子似的!”韩双说:“要是没有我妈那件事,我也不能这样。”并用手指着140444年轻的说:“就他们这一帮人把我爸带走了。我爸回来的时候,连孩子都抱不动!”(二零一三年六月三日,140444年轻的在韩建平家里,参与绑架。)之后,韩雪和韩建平分别坐两个车被带到派出所,韩雪所在车上,一共五个人,所长开车,赵坐在副驾驶。

二、韩雪自述被劫持到烧锅派出所以后的经过

到了派出所,我先被带到二楼,又被带到楼下一楼,我爸韩建平被带到二楼紧东边那屋。韩被带到的那屋有监控、铁椅子、一个办公桌和两把椅子。两个警员坐在椅子上(一个姓孙,圆脸,1米7左右,另一个方脸,单眼皮,瘦,1米72左右)做笔录,桌子上放着一个笔记本和一个打印机。

进屋后,我刚开始站着,所长张明对我说:“你妹妹把人咬了。”我问所长关于自己母亲的事,所长不和我说,并且让我把今天的事做个记录。 在做笔录前我问赵,“你们到我家乱翻,有搜查证吗?”他说:“给你看警员证了,出示警员证可行使一切权利!”我质疑他说的话,所长说:“比如说看见一个人在那杀人,能先回去申请证再回去抓人吗?人早跑了!”我说这是两回事。我问所长,“打人的警员叫什么,我要告他打人!”所长说:“你妹妹把我们警员的手给咬坏啦!”我说“是吗”。所长说给我看看,就把打人的警员叫来给我看。我看是破皮了。所长说:“咬的露骨头了!”其中一警员恐吓我说:“你妹妹的事大了!最低六个月、最多三年!”所长让我把今天晚上的事说一下。我多次提出要告那个打人的警员,并问他的名字,所长不予答复,只是威胁我说“把事说清楚!看你的态度!态度好就让你爸回家,态度不好就拘留你和你爸!”我一再提那警员打人。他们说“是你妹妹先咬的人,他才打人的。他那是正当防卫。”我说:“无因由我妹就去咬人?是你们先动手的。”他们就说我“态度不好。”并一再和我说我态度不好就拘留我爸。

在这种情况下,我无法继续做笔录,就拒绝做笔录,我开始不说话。他们就问我上访的事情,我就把我爸、我妈、我姨和其他十几位亲属被酷刑迫害的事和他们一一说了。其中一人问我:“你的诉求是不是让你妈早日回家?”我说:“回不回家是一码事,他们国保打人不能白打!作为女儿我要为他们讨回公道!”他们多次要我不要上访,还说什么“请律师白花钱”。我坚持要告国保,他们就没再接着说。回过头来,还让我继续说今天晚上事情的经过。当时我想起了我爸,我怕他们打我爸,于是我要求见我爸,所长同意了,但说我见完后要做笔录。我答应了。于是我见到我爸。我爸很好,还告诉我要我说事实就行了。然后我爸又被带回二楼了。

一个姓孙的给我做笔录、打字,还有一个姓王的坐在一边。一开始,姓孙的问我:“介不介意我们给你做笔录?”我说“我不太懂。”他们很气愤。于是我开始叙述整个过程,当我说到他们“进屋就要检查身份证、看有没有可疑人口”时,他们对此矢口否认。我又从头细说了一遍他们进屋的细节时,他们不吱声了。我接着说,“我看他们证件时,就看见他们全去拉拽我妹妹”时,他们又不承认,说:“那不是拽,是想让她起来。”我说那明明是撕拽。他们说我态度不好。我接着说“然后他们就打起来了,我就上前阻止,并拉着所长说‘让他们停止打人!’”孙说:“你妹先咬的人,我们才动手的。”我说我没看见我妹妹咬人。所长说:“你推理,他们(其他警员)不能咬吧、小胖丫头(高红玉)拉仗也不能咬吧、就剩下你妹了,就是你妹咬的。”我说我没看见。所长说“你态度决定一切!”我说“我只说事实。”他们接着让我说。当我说到:“我看见那小子一脚蹬到我妹妹肚子上……”他们一下子都很激动,说是我妹妹把他按在床上,他才蹬的。(事实上是因为那个地方小,他们人太多施展不开才躺在床上蹬的。)所长又开始威胁我说:“韩雪,你现在这个态度,你爸拘五天!”我说“我只说事实”。

就这样我们继续写过程,姓孙的说:“在你家床上搜出一本书”。我说:“我没看见,我在出门时看见你(姓孙的)拿着一本书,没看见在哪拿的。”他们让我承认是在我家拿的,我并没有看见在哪拿的,因为当时在拉架,不太清楚,就这样写完全过程。所长强调:“我守约定让你回家,但你的态度,你爸得五天!”边说边伸出五个手指。说完后他们把笔录打印出来让我看、签字。我看完发现有很多与我说的不符,主要体现在他们就是想要把今天打人的事情推到我妹妹身上,说我妹妹先动手的,他们是正当防卫。又经过两次修改笔录,我才签字。然后所长让我走,当时大概半夜十一点多,我问“我爸呢?”所长说“再等一会儿”。

回家后,大概半夜十二点多我再去派出所,想要回我爸,可到派出所时大门已关,我朝里喊“有没有人?”窗口站了一个人,我问“我爸呢?”他说“带走了。”我问“去哪了?”他说“不知道”。于是我给所长打电话,所长说在去(农安五公里)拘留所的路上。我质问他“为什么拘我爸?!”他说我们有约定,意思我没按约定办,他就拘我爸,我阻止他,但他不听,执意拘留我爸五天,还威胁我说:“你炼法轮功别在我烧锅练!”“你上访别挂我烧锅名!”大约晚上两点多办完非法手续劫持到五公里拘留所。

三、韩建平自述被绑架拘留事情经过

我家被抢走了一个Mp3(当时家里人没注意到是被谁抢走的)和一本书,他们把我和我大姑娘韩雪骗到派出所把我和我大姑娘分开,我在二楼,我姑娘在一楼,所长张明让李占春给我做笔录,问我“怎么看待法轮功”,我说“法轮功好啊”,他又问我“法轮功好在哪?”我说“师父让我们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他问我怎么炼的法轮功。我说“在工地干活,把小腿砸骨折了,(粉碎性骨折),转了三家医院才给我接上,还没有接好,在医院里呆了三天就打了三个吊瓶,我就出院了,回到家里就跟着我爱人一起炼功,回到家里一片药没吃,一个吊瓶也没打,炼功就好了。”所长说,“别问了,就这样吧。你下去看看你女儿,你姑娘也看看你。”

我就和所长下了楼,在审讯室那屋我看见我的女儿,说了几句话,又把我带到了另一个屋,让两个警员看着我,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所长又过来跟我说,“你姑娘把我们警员给咬了,这事我们不好跟家属交代。”所长张明说要拘留我小姑娘,我说“那不行”,他说“那就拘留你。”我当时出于对韩双的担心,一时糊涂,被诱骗被迫默认了。

在去农安五公里拘留所的路上,所长张明威胁恐吓我说,“老韩啊,不要让你姑娘上告了,再这样上告我们就用别的手段把你们撵出烧锅镇,例如工商,税务。把你们撵出烧锅镇,不让你们在那做生意!”我说,“这事要放在你身上,你告不告?把我爱人和我家亲属无缘无故的抓去,腿都给打坏了,身上打的到处都是伤,送到看守所不管不问七、八个月了也不给个答复。”最后,所长张明说了一句,“你能跟共产党讲出理来吗?”我说“所长,你这算说了句明白话。”

就这样我在没有收到任何拘留票子的情况下被劫持到农安县五公里拘留所非法拘留五天。另外,二零一三年六月三日及六月五日所有被非法拘留的家人亲属都没有得到任何拘留票据。孙艳霞和付贵华被绑架九个月以来,我们双方家属也没有得到任何所谓票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3/4/吉林农安县烧锅镇派出所恶警私闯民宅作恶-288327.html

2014-01-26: 吉林农安县烧锅镇法轮功学员韩建平一月二十三日在家中被警察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26/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286250.html

2013-10-06: 恶警酷刑逼供 叫嚣“这就是无产阶级专政!”

吉林省农安县法轮功学员韩建平于2013年6月3日被农安县国保大队吕明选等恶警绑架,农安县刑警大队遭到酷刑逼供,一个叫唐克的恶警叫嚣:“这就是无产阶级专政!”

以下是韩建平的自述:

我叫韩建平,1963年11月27日出生,今年51岁。在今年6月3日早上四点左右,我起床后,到房后园子里看看,我发现有三个陌生人在我家墙外聊天,我也没有在意。就到园子外面,刚一开门,那三个陌生人就一拥而上,把我按倒在地,堵住我的嘴,不让我说话,强行把我塞进捷达车里,塞进车后,我问他们:“你们是干什么的?为什么抓我?”他们说:“你不用问,到时候就知道了。”

他们当中有一个黑大个,后来我知道他叫吕明选,是农安县国保大队副队长。他们把我带到了烧锅镇派出所对面的福翔家苑小区,吕明选问我知不知道我妻子孙艳霞她们在几楼。我说不知道。吕说:“不用你说,我们也早就知道了。”吕明选就留下两名警察在车里按着我,上楼去了。不一会就来了很多警察,都穿便装,上楼去砸门。

一个被称作市局的人,让两警察把我按倒在前车座和后车座之间放脚的空隙处,他们还把前车座的卡放到最大,使劲挤我,农安县国保大队长唐克还使劲掐我大腿里子,把我的腿都掐紫了。他们怕我喊,两个人一个踩我的头,一个踩我的腿,我在他们脚底下。把我憋得上不来气,蜷到里面特别难受。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他们又把我带到烧锅镇派出所,把我的手铐到派出所的铁椅子上,在这期间,吕明选指使派出所的警察,搜我的身,在我身上搜出了413元钱,大约过了20分钟,吕明选进屋把从我身上搜出来的钱全都装进了自己的兜里。中午没让我吃饭,把我铐到了下午一点左右,又把我带到了农安县刑警大队。

从抓我的时候,一直到农安刑警大队,他们任何人都没有出示过任何证件,而且他们开的车都没有车牌子。在去农安的路上,我问他们是干什么的。他们没有人回答。我说:“你们的车为什么都没有车牌子?”有一个人说:“我们的车都是新提的车。”我说:“你们以前没有车吗?都是新换的?”车里没人吱声。

他们把我带到农安县刑警大队后,就把我关到了一个黑屋子里,把我铐到铁椅子上,让一个年轻警察看着我。他们不让我说话,过了大约一个小时,下午四点左右,国保大队的一个指导员(三十多岁,圆脸,一米七左右)一进屋就逼问我:“家里的条幅是谁写的,是谁把东西搬到楼上去的?”我说:“我不知道。”他就连续打了我四、五个嘴巴,打的我眼冒金星,脸当时就肿起来了。他又问我知不知道,我说:“你说的什么,我不知道。为什么要打我?!”他说:“因为你不知道,才打你!”

说完他又出去找了一个二十多岁挺瘦的刑警队的一个男的,一起对我行刑:他们两个把我按倒在地,在这期间,我的两只胳膊一直被手铐在后背铐着,后进来的小警察把我的头按到地上,他们把我的裤子扒开,拿拖布杆狠狠地打我臀部,不知打了多少下,臀部都打肿了。打得我疼痛难忍,就使劲喊。

他们打累了,就把我拽起来,铐到暖气管子上面,坐在水泥地上,不让我动。他们去吃饭。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国保大队队长唐克、副队长吕明选,他们过来问我交没交代什么。国保大队指导员说:“没有。”唐克对我说:“你不说没有关系,我们有的是人,一会儿换人收拾你!”后来唐克指使吕明选和国保大队指导员又把我按到地上,让我趴着,吕明选踩着我的腿,指导员把我的胳膊反背过去使劲往头顶上掰,听说这叫“开飞机”。他们掰得我疼痛难忍,疼得我大喊大叫,就这样他们来回折磨我三、四次。

一警察把木椅上的方子掰下来,用方子使劲夹我的手指头、耳朵;还用打火机放到最大火来烤我的脸和鼻子;用黑色塑料袋扣到我的头上,致使我喘不上来气,一呼吸,塑料袋就贴在鼻子和嘴上,一点气都透不过来,当时就有种窒息的感觉。他们就这样折磨我到次日凌晨一点左右,又给我带到交通指挥中心一楼(农安县公安局后边的楼,进门右拐)审讯室,把我铐到铁椅子上,国保大队指导员在屋内看着我。我一晚上几乎没有合眼,一直到天亮。

大约早上七点左右,唐克拎着一根拖布杆进屋,他对我说:“我昨晚睡的挺好的,起来我拿你练练!”唐克拿着拖布杆就向我的前胸、后背、两只胳膊轮番的使劲打,还打我的膝盖、小腿迎风骨、脚踝骨,就专往没有肉的地方打。因为我的手一直被铐在铁椅子上,想躲也躲不开,他打累了就出去转一圈,回来以后,拿着拖布杆就接着打我。

我问他:“你为什么打我?!”唐克说:“这就是无产阶级专政!”就这样反复打我三、四次,每一次都不少于十分钟,把我的脊梁骨、胳膊、脖子全都打紫了。后来他打累了,就又指使周大海看着我,唐克把拖布杆给了周大海,说:“一会儿你再好好收拾他!”周大海又拿拖布杆打了我不下十分钟。

在这期间,他们不让我吃饭,不让我喝水。他们连续三十七个小时不给我水喝,不给我饭吃。一直到6月4日下午五点多由吕明选和一名警察把我送到农安县五公里拘留所,非法拘留了十五天。在拘留所期间,吕明选强行逼我签字“不上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0/6/恶警酷刑逼供-叫嚣“这就是无产阶级专政-”-280825.html

2013-07-14: 吉林农安县法轮功学员与家属被酷刑折磨经过

2013年6月5日,家属一行九人,前去农安县五公里拘留所探望在家中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付桂华、小燕、孙艳霞和韩建平,却被农安县国保大队、古城派出所警察劫持、酷刑折磨两天一宿后,又遭非法拘留十五天。其间,国保大队头子唐克多次叫嚣:于长丽“就是我打死的”。(法轮功学员于长丽是农安县第四中学数学教师,2011年5月2日被迫害致死)

中共不法警察对这些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虽然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但是酷刑折磨留下的伤痕仍在。付桂华的女儿小燕是个刚刚大学毕业的学生,从小到大身心健康,家中虽然不富裕,但从小学到大学一直没花家里多少钱,高中学费由于成绩优异获得全免且得了两千元钱奖学金,初中也经常得奖学金。这次迫害给小燕留下了很大阴影:听到门响就害怕,楼下停个车也吓得不行……

孙艳霞的丈夫韩建平几年前曾在一次事故中,腿粉碎性骨折,像拍黄瓜一样,医院看不了。跟着妻子回家主动开始学炼了法轮功,渐渐好了起来,现在和正常人一样。但这次酷刑迫害使他的身体受到很大损伤,不能干重活了,站一会儿就挺不住了……

部份法轮功学员二十多天以后拍的照片,仍然可以看清伤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14/吉林农安县法轮功学员与家属被酷刑折磨经过-276635.html

2013-07-11: 中共狼奶喂出的恶警:残暴、贪婪、兽化
——吉林农安县四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洗劫、刑讯逼供经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11/中共狼奶喂出的恶警-残暴、贪婪、兽化-276511.html

2013-06-30: 吉林农安县烧锅镇韩建平、小燕已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6/30/二零一三年六月三十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275960.html

2013-06-25: 吉林农安县烧锅镇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情况补充

据了解,吉林农安县烧锅镇法轮功学员韩建平、孙燕霞、付桂华、小燕六月三日被绑架,是烧锅镇邪党书记等人和农安县国保大队组长吕明选合谋策划,暗中监视、跟踪,趁法轮功学员在家时,遂伙同长春市公安局、农安县公安局国保大队、烧锅镇派出所警察進行绑架,刑讯逼供,逼迫法轮功学员承认五一三期间长春绿园区的真相横幅是他们挂的。

付桂华以前腿受过伤,国保大队队长唐克等恶警就一直踹打她的腿,她的腿可能被打折了,恶警还用棍子打她全身,吕明选打她耳光,用手铐铐她。

孙燕霞被多次用刑。韩建平也被上大 挂,恶警用棍子打,用拳头打脸,现在身上还有伤。

小燕被非法拘留,后被分开。现在她们可能在长春第三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6/25/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275781.html

2013-06-13: 吉林省长春市农安县烧锅镇团结村顺山铺恶警绑架韩建平等补充

长春市农安县烧锅镇团结村顺山铺法轮功学员韩建平、孙艳霞、付桂华和女儿小燕被绑架,补充参与绑架人员的姓名及电话号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6/13/二零一三年六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75291.html

2013-06-10: 吉林省长春市农安县烧锅镇团结村顺山铺恶警绑架法轮功学员

长春市农安县烧锅镇团结村顺山铺法轮功学员韩建平、孙艳霞、付桂华和女儿小燕被绑架消息补充:

付桂华家被洗劫一空,大法书籍、师父法像、电视、洗衣机、DVD、照相机等等所有生活用品都不见了。

韩健平在家中被绑架,孙艳霞在付桂华家被绑架,据邻居说,楼上有三个女的被绑架,不明真相的警察在韩建平家从早上5点多一直蹲坑到下午3点多离去,其中有隆达丽景小区片警,还有派出所所长王学友和县里的警察,详情待查。

现在被绑架的四名法轮功学员不知去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6/10/二零一三年六月十日大陆综合消息-275163.html

2013-06-06: 农安大法弟子孙燕霞夫妇和付华母女被绑架

六月三日,家住农安县烧锅镇的大法弟子孙燕霞夫妇和大法弟子付华母女被绑架,参与恶行的是农安县和烧锅镇派出所,望知详情者补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6/6/二零一三年六月六日大陆综合消息-274980.html

2013-06-05: 吉林省长春市农安县烧锅镇孙艳霞、韩建平等被绑架

长春市农安县烧锅镇团结乡顺山铺村法轮功学员孙艳霞、韩建平,付桂华和女儿小燕,在2013年6月3日早晨于家中被警察绑架。

付桂华家被洗劫一空,大法书籍、师父法像、电视、洗衣机、DVD、照相机等等所有生活用品都不见了。韩建平在家中被绑架,孙艳霞在付桂华家被绑架。据说,楼上有三个女的被绑架,警察在韩建平家从早上5点多一直蹲坑到下午3点多离去,其中有隆达丽景小区片警,还有派出所所长王学友和县里的警察,详情待查。

现在被绑架的四名法轮功学员不知去向。请知情人士补充。收集参与绑架人员的姓名及电话号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6/5/二零一三年六月五日大陆综合消息-274934.html

长春 农安县联系资料(区号: 431)

2019-02-20: 松原市长龙派出所:
所长蒋凤志13353212777
警察李柯廷(音)
前郭县检察院:
检察长张国胜17604488519
松原市司法局律管科科长--高连峰 电话 17604387110

2019-02-03:
松原市司法局律管科科长--高连峰 电话 17604387110
2019-02-02:松原市长龙派出所:
所长蒋凤志13353212777
警察李柯廷(音)

前郭县检察院:
检察长张国胜17604488519



2018-07-04:农安县检察院:
检察长谭善良17743165777、13756886835
副检察长赵洪全17743165666、13904398666

农安县法院:
刑庭:
高维杰17743166017、18543003017(王娟案非法主审法官)
范丽娟13756953039 冯雪松18543003030 高维杰18543003017 葛立军15104317531 郭庆玺18543003019 郭艳秋18704428278 洪璧琦18543003132 黄爱东13644400896 姜承春18543003128 兰永刚18543003070 李少元13364605333 刘大威18543003075 刘胜利18543003060 吕克宁18543003139 马春侠18543003100 乔继峰13756444774 申力财13147640853 孙洪志18543003127 孙银生18543003009 陶星宇17743166130 滕星星15543523700 田旭发18543003176 万义玲18543003077 王东廉15981062879 王洪伟18543003113 王立伟18543003181 王连明18543003002 王树明18543003180 王晓伟18543003199 徐大伟18543003160 于相峰13756802808 张宝富18543003197 张春艳18543003108 赵洪旭18543003186 蔡超15543162331 洪阳15568715321 刘鑫18543117092 钱帅15144113400 邱磊18543003133 曲哲15043120100 王霄17743166018 张悦15844121001 朱鹏18543003109 X 媛18543119947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