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01-28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吉林 >> 四平市 >> 韩建平, 男, 58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吉林省长春市农安县烧锅镇团结村顺山铺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13-06-10
家庭成员: 儿女/侄儿女/外甥/甥女: 韩雪
夫妻/父母: 韩建平 孙艳霞(孙燕霞)
其它亲戚: 高红玉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1-01-03: 十四位长春地区法轮功学员在看守所被强制洗脑迫害
长春地区三十多位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五日被四平、梨树公安绑架,其中十六人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八日被非法庭审,十四人至今被非法关押,据悉,他们正在被强迫洗脑转化。

现在男性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梨树县看守所,女性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四平市看守所。据悉,此次四平市看守所、梨树县看守所内非法转化在押法轮功学员行动,与清零行动类似,是由吉林省政法委610直接下达命令,由省政法委(610)、省司法厅、省高级人民法院操控,当地政法委(610)、司法局、法院、公安局国保大队具体实施,带着“帮教”,去看守所内提人(随时随地),对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强迫洗脑转化。由于针对的是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所以直接拿法轮功学员能否被放回家及所谓刑期长短相要挟。必要时也会利用家属去直接劝说转化。

法轮功学员孟祥岐在被绑架之初,非法关押在四平市拘留所期间,一直被隔离关押,单独高强度的集中洗脑,由于全家均被绑架,家中只剩下妻子和三个月大的孩子,钱物均被抢走,无法生活,又觉得自己连累了这么多同修被绑架,悔恨之下说了自己不炼的话,以期能减轻这场迫害,错误的以为能减轻对其他同修的迫害,但没签保证书。三天后,又醒悟、明白了,坚称法轮功就是好。由于一直不转化,不出卖任何同修,庭上又被认为为其他同修开脱。梨树县政法委610和国保大队长王明山现在还想转化他,用王明山的话说:“我们不是迫于律师和境外网站的压力,是你太可惜了……再给你一次机会。”但孟祥岐特别坚定。

此次被四平、梨树绑架关押至今的十四位法轮功学员,被梨树县国保绑架的长春法轮功学员侯慧贤(科技城二楼侯姐)及梨树县一女法轮功学员(姓名不详),也被非法关押在四平市看守所,都特别坚定,拒绝转化。由于他们多数原籍不是四平,所以在这次强迫转化中,他们各自当地的政法委610也会参与。

分析此次行动和外面所谓的“清零行动”类似,在此次“清零行动”中,外面的法轮功学员常被威胁“转化就除名”、“不转化就抓人判刑”,里面的法轮功学员被威胁“转化就少判几年或判缓刑直接回家”、“不转化就判重刑”。手段同出一辙。

已知部份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名单:

四平市看守所:付贵华(长春地区,女,55岁),于健莉(长春地区,女,30岁),王凤芝(吉林蛟河,女,69岁),崔桂贤(四平公主岭地区,女,56岁),刘冬英(四平公主岭地区,女,55岁左右),张绍平(四平地区,女,51岁)。李建辉(男,原籍宁夏银川市,被吉林省四平市铁东区检察院于2019年11月6日非法批捕,近况不详),张玉玲(黑龙江宾县,2019年9月14日被绑架,近况不详),侯慧贤(长春地区,女,约50多岁)

梨树县看守所:孟祥岐(长春地区,男37岁),孟凡军(长春地区,男,59岁),王东吉(长春地区,男,40岁),王克民(吉林蛟河,男,69岁),韩建平(长春地区,男58岁),江涛(长春地区,男,46岁),谭秋成(长春地区,男,44岁),侯红庆(长春地区,男,49岁)。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3/十四位长春地区法轮功学员在看守所被强制洗脑迫害-418050.html

2020-10-01: 长春十六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开庭 公检法作践法庭
长春地区十六位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五日被四平、梨树公安绑架、构陷,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八日上午九点四平梨树县法院对他们非法开庭,公检法作践法庭,临时换主审,剥夺当事人的律师辩护及亲友辩护的权利,不允许当事人说话,限制家属旁听,所谓中央政法委督办的十六人大案,竟然四个多小时就草草收场了。

这十六位法轮功学员是:孟祥岐(原籍梨树),孟凡军(孟祥岐父亲),付贵华(孟祥岐岳母),于健莉(付贵华大女儿),王东吉(于健莉丈夫),王克民(于健莉公公),王凤芝(于健莉婆婆),韩建平,崔桂贤,刘冬英(崔桂贤亲家),江涛,谭秋成,侯红庆,张绍平,李长坤(已取保),周丽萍(已取保)。

非法剥夺正义律师无罪辩护的权利

九月二十四日法轮功学员韩建平的辩护律师接到法院电话,告诉他来阅卷,下午会见。九月二十七日书记员刘畅要求律师递交一份辩护词,律师说没有完成,只有大纲,这样律师把辩护意见递交给梨树法院。

九月二十八日再来梨树法院的火车上,接到四平司法局、法院的电话通知,说因律师二零一四年写过不正当言论,取消其备案资格,不允许到庭为当事人做无罪辩护。律师在四平火车站下车后,被限制自由,其中有四平市司法局局长、副局长、管处长等其他身份不明共七个人。说这件事是中央政法委督办的案子,因为人多,影响大。昨天开会决定取消律师的无罪辩护资格。律师要取消辩护资格的书面材料,只给看了一下,照相也不允许。随后这些人给律师买了返程车票,所有人上车并把律师送出吉林省,他们在沈阳下车后返回。

九月二十八日还有其他三位法轮功学员辩护律师在四平市的宾馆被监视跟踪,一些无牌照的车蹲坑监视到下午三点多。律师们所在地律协也接到四平或者梨树相关的单位打来的电话,要求律师撤回。近几天来,介入这个案件的不少外地律师,被当地司法局电话追踪,并婉转警告,企图阻止无罪辩护律师发声。律师们不得不在来梨树法院的途中返回。

非法剥夺家属的旁听权利

九月二十八日早八点多,载有十六名法轮功学员的车来到梨树法院时,此时梨树法院内外已全副武装,法院西边的半条路被两辆车拦截,不允许任何车辆及行人通过,法院周边有警戒线拦截,交警骑车巡逻。据交警说公安局的、检察院的、法院的、司法局的人都来了,法庭内外大约有一百来人。

九月二十八日一早,家属来到法院门口准备旁听,被骑摩托车的警察驱赶到指定的对面宾馆角落里。国保人员上前给家属照相、问姓名、要身份证、要电话、做身份核实、排查。

每名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法庭只允许一名家属入场旁听,其中法轮功学员王东吉的家属被拒绝入庭旁听。九点开庭后,家属被安排到指定地点就座,每名家属周围坐满了国保便衣还有大夫。家属说你们没有旁听证为什么能进来旁听,而我们家属被拒绝入庭。其中国保警察王明山被家属认出后,匆匆离开法庭。

临时换主审 当事人要求回避

此前参与此案的法院人员一直是刑事庭副庭长崔仁,可是九月二十八日开庭时主审法官换成了刑事庭庭长李楠。此前家属找到她,她都说这件事不归她管,让家属找主审崔仁。

可是正式开庭时主审变成李楠(女,五十多岁),陪审是崔仁及另外一名五十多岁的男性,书记员两名:刘畅,女,三十多岁;另一名,男,五十多岁。检察院主公诉人是王哲(女,五十多岁),还有两名不知姓名的公诉人。法庭上还有四名法律援助律师在场。

十六名法轮功学员被铐着手铐脚镣以及全套隔离防护服依次入场后,主审法官李楠告知当事人的合法权利。当法官告知当事人享有申请审判人员回避的权利时,法轮功学员孟祥岐说之前曾向法院递交过要求崔仁回避的意见书,因为自己二零零六年被非法判刑,主审法官就是崔仁,那次判决既不公平也不公正甚至违法,所以要求他回避。临时换主审不合法要求主审李楠回避。这时其他法轮功学员要求回避的声音此起彼伏,有要求公诉人回避的,有要求共产党员回避的,有要求无神论者回避的,所有人都要求自己的辩护律师出庭为自己做无罪辩护。这时法院及检察院人员不知如何应对,只好离开法庭,休庭。十分钟左右继续开庭,李楠说申请回避要求不符合规定,正常开庭。

两名家属辩护人被逐出法庭 庭审草草收场

检察院公诉人王哲宣读起诉书后问当事人有没有异议,有人提出异议后,讲述自己修炼合法的事实。主审法官李楠多次阻挠不允许当事人说话、提出异议。检察院公诉人王哲以这些法轮功学员写过迫害经历、参与起诉江泽民、有过被迫害“案底”、写过严正声明、家里有书、有音频等,以此为由进行诬告。期间法轮功学员于健莉要求当庭播放、宣读起诉书上所谓的证据音频及书籍,被拒绝,要她坐下,不得辩护。

其他人也是不等说完就被带走,完全是走过场。这时崔桂贤的女儿齐红丽当庭抗议这种走形式,无视法律,剥夺辩护权,要求律师上庭,被主审法官李楠逐出法庭。

在询问对笔录、证据有没有异议时,韩建平的女儿韩雪抗议,说笔录里多次提到自己这名“证人”,可是从来没有人来询问过自己任何事情。完全捏造,无视事实,违法剥夺父亲的辩护律师的辩护权利,这样的庭审完全做不到公平、公正、合法,不能保障当事人的合法权利,这样的庭审毫无意义,要求立即结束非法庭审。这时身边的便衣蜂拥而上,把她拉出法庭。国保警察王明山说不许喊,把她按住。这时几个人上来把韩雪按住手背到后面,带到信访办的一个玻璃屋里。

九月二十八日下午一点多非法庭审结束。之前法院崔仁说这个事人多,可能开两三天的庭,结果四个多小时就匆匆结束了。

事件回顾

吉林省长春地区三十余名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五日被四平、梨树警察非法抓捕,二十二人被非法起诉,后改为十六人。包括已取保的李长坤(男,76岁)、周丽萍(女,62岁),及仍被非法关押在四平市看守所的十四人他们是:孟祥岐、孟凡军、王克民、王东吉、韩建平、姜涛,谭秋成、侯红庆、付贵华、于健莉、王凤芝、崔桂贤、刘冬英、张绍平。他们所有人被诬陷为一个案子,虽然梨树县检察院多次退卷,但仍被起诉到梨树县法院。

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五日,四平市公安局、梨树县公安局出动约几百警力,包括四平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梨树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巡警、交警、梨树县辖区内各派出所警察,还调动所辖社区的部份人员,并在长春市当地警察的配合下,在长春市开始了对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属的绑架,并到在省内其它地区居住的学员及亲属家中进行绑架。据悉,该案被吉林省公安厅申报为部督案件,由梨树县国保大队大队长王明山、教导员张喜昆具体策划、实施,手段是长期电话、网络监控及跟踪。

四平市公安局长亲自参与,带领四平市公安局及梨树县公安局共同绑架,并当作是政治任务、论功行赏,参与绑架法轮功学员的警察被记分奖励,抓捕法轮功学员记10分,抓捕非法轮功学员的家属记1分。鼓动不明真相的警察和社区人员在无知中作恶。此次行动,从调集数百警力的人数,配备多名随行医生,配备车辆、记录仪、照像录像设备,所采取的办案方式:反锁门窗、协助审讯家属(儿女)、非法抄家、现金扣押、录音录像等情节来看,无疑是一场预谋已久的、专门针对法轮功学员及家属的迫害。

据统计,本次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及家属三十多人,他们是:孟祥岐、孟繁军、王桂珍、姚德义、付贵华、于健莉、王东吉、王克民、王凤芝、韩雪、江子、温某、韩建平、孙艳霞、高红玉、江涛、侯红幸、谭秋成、李长坤、付德才、李志玲、杨某、周某、任某、石某、陈某、娟子、关立新、姜洪、王凤华、崔桂贤、刘冬英、张绍平等,被绑架到四平市的各拘留所。此外,姜洪的弟弟姜辉和姜辉的儿子以及姜雪燕受牵连,被绑架到白山拘留所。

这其中,有好几个法轮功学员大家庭被迫害。比如法轮功学员孟祥岐一家。他的母亲王桂珍,父亲孟凡军,岳母付贵华,岳父姚德意(不修炼法轮功),付贵华的大女儿于健莉,于健莉的丈夫王东吉,王东吉的父亲王克民,王东吉的母亲王凤芝,全部被绑架,孟祥岐的妻子于健萍和当时三个月大的孩子被监视居住,并被威胁会把孩子送福利院,把于健萍也关进看守所。后来王桂珍与姚德意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各勒索五百五十元所谓伙食费后被放回。

梨树国保以他们互相认识,且在明慧网站查询到他们个人的揭露中共对自己的迫害或发表过从新修炼的严正声明,并以孟祥岐曾在网上购买过二手手机、打印机,推测把这些物品给了法轮功学员,便极力把这些人做成所谓的大案,邀功心切,极尽污蔑之词。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初,法轮功学员韩建平家属,带着律师去看望被非法关押在四平市看守所的韩建平,门卫不让家人和律师进去会见韩建平,说梨树国保特意交代过,必须让律师在其当地律协和司法备案后,再到四平律协、司法备案,并得让梨树国保王明山同意,由国保来人带着律师才能会见,国保不同意就不能见,韩建平家属和律师只好离去。

梨树县检察院多次以证据不足退卷,但是仍不放人。二零二零年九月初,法轮功学员家属聘请了九位辩护律师,法院不允许律师上庭为当事人辩护,非法剥夺律师权利。梨树县法院刑事庭副庭长崔仁法官多次违法剥夺被害人辩护权,拒接律师正当手续,违法要求律师备案,并称:“愿意上哪告上哪告”、“上哪告都行”、“找习××签字”,公然违法。法律规定,被告人享有亲友辩护的权利,也被崔仁违法剥夺,找出各种荒唐的借口,如“让亲友去司法局备案、上派出所签字”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0/1/长春十六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开庭-公检法作践法庭-412990.html

2020-09-28: 吉林省四平市梨树县预谋9月28日非法开庭信息补充
2019年8月15日,三十多位长春地区法轮功学员及家属被四平市、梨树县公安绑架。

吉林省长春地区30余名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五日被四平、梨树警察非法抓捕,十六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起诉,包括已取保的李长坤(男,76岁)、周丽萍(女,62岁)和被非法关押在四平市看守所的14人。梨树县法院预谋9月28日非法开庭。已聘请九位辩护律师,法院不允许律师上庭为当事人辩护,非法剥夺律师权利。

这14人是:
孟祥岐(付贵华小女婿,37岁)
孟凡军(孟祥岐父亲,59岁)
付贵华(孟祥岐岳母,55岁)
于健莉(付贵华大女儿,30岁)
王东吉(于健莉丈夫,40岁)
王克民(王东吉父亲,69岁,家住吉林蛟河)
王凤芝(王东吉母亲,69岁,家住吉林蛟河)
崔桂贤(女,56岁,家住公主岭市大岭镇)
刘冬英(崔桂贤亲家母,55岁左右,公主岭市范家屯镇)
韩建平(男,58岁)
江涛(男,46岁)
谭秋成(男,44岁,原籍吉林榆树市,曾被迫害十五年)
侯红庆(男,49岁,原籍山西省稷山县,与谭秋成一起做保洁家政工作)
张绍平(女,51岁,家住四平市)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9/28/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412399.html

2020-09-23: 吉林省四平市梨树县即将非法庭审16名法轮功学员,9名律师已介入
四平市梨树县法院早在8月底就要对16名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庭审,由于遭到被关押同修的抵制,庭审一直没有开成。从9月13日起,每天都有律师从全国各地赶到四平梨树。
....
9月16日,法轮功学员韩建平的代理律师谢律。
9月17日,法轮功学员付贵华的代理律师毛律、法轮功学员于健莉的代理律师姜律。法轮功学员韩建平的代理律师谢律。法轮功学员崔贵贤的代理律师董律。
....
律师和家属们,顶着小寒风在梨树县法院、梨树县检察院、梨树县纪检委、四平中院、四平检察院之间穿梭,头两天,梨树县法院崔仁庭长,还出来接待律师和家属,后来就是电话接待,再后来干脆不接电话。其他单位也是一样,还有的直接叫来警察对律师和家属进行恐吓。

截止9月22日,四平市看守所,已经不允许律师会见了,各个行政部门都闭门不出,他们告诉家属说:9月28日上午9点,梨树县法院就要进行庭审。律师们所在地律协也接到四平或者梨树相关的单位打来的电话,要求律师撤回。
....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9/23/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412164.html

2020-09-02: 14位被四平公安绑架的长春地区法轮功学员近期将被非法开庭
据悉,2019年8月15日,吉林省四平、梨树公安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近期将被非法开庭,具体日期不详,但如果按照所谓程序,最晚不会超过9月2日。

吉林省长春地区30余名法轮功学员2019年8月15日被四平、梨树警察非法抓捕,22人被非法起诉,后改为16人。包括已取保的李长坤(男,76岁)、周丽萍(女,62岁),及仍被非法关押在四平市看守所的14人。

这14人是:
孟祥岐(付贵华小女婿,37岁)
孟凡军(孟祥岐父亲,59岁)
付贵华(孟祥岐岳母,55岁)
于健莉(付贵华大女儿,30岁)
王东吉(于健莉丈夫,40岁)
王克民(王东吉父亲,69岁,家住吉林蛟河)
王凤芝(王东吉母亲,69岁,家住吉林蛟河)
崔桂贤(女,56岁,家住公主岭市大岭镇)
刘冬英(崔桂贤亲家母,55岁左右,公主岭市范家屯镇)
韩建平(男,58岁)
....
梨树国保以他们互相认识且在明慧网站查询到他们个人的揭露中共对自己的迫害或发表过从新修炼的严正声明,并以孟祥岐曾在网上购买过二手手机、打印机,推测把这些物品给了法轮功学员,便极力把这些人做成所谓的大案,邀功心切,极尽污蔑之词。现在构陷案在法院,崔仁负责。
....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9/2/二零二零年九月二日大陆综合消息-411261.html#209123234-8

2020-07-29: 吉林省长春地区30余名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五日被四平、梨树警察非法抓捕,22人被非法起诉,后改为16人。包括已取保的李长坤(男,76岁)、周丽萍(女,62岁),及仍被非法关押在四平市看守所的14人。
这14人是:
孟祥岐(付贵华小女婿,37岁)
孟凡军(孟祥岐父亲,59岁)
付贵华(孟祥岐岳母,55岁)
于健莉(付贵华大女儿,30岁)
王东吉(于健莉丈夫,40岁)
王克民(王东吉父亲,69岁,家住吉林蛟河)
王凤芝(王东吉母亲,69岁,家住吉林蛟河)
崔桂贤(女,56岁,家住公主岭市大岭镇)
刘冬英(崔桂贤亲家母,55岁左右,公主岭市范家屯镇)
韩建平(男,58岁)
江涛(男,46岁)
谭秋成(男,44岁,原籍吉林榆树市,曾被迫害十五年)
侯红庆(男,49岁,原籍山西省稷山县,与谭秋成一起做保洁家政工作)
张绍平(女,51岁,家住四平市)。

梨树国保以他们互相认识,且在明慧网站查询到他们个人的揭露中共对自己的迫害或发表过从新修炼的严正声明,并以孟祥岐曾在网上购买过二手手机、打印机,推测把这些物品给了法轮功学员,便极力把这些人做成所谓的大案,邀功心切,极尽污蔑之词。现在构陷案在法院,崔仁负责。

据悉,法轮功学员孟祥岐二零零六年被非法判刑六年,审判长就是崔仁。崔仁,男,一九六二年八月生,刑事庭副庭长,一九九九年四月任职至今,办公电话:0434-3196047。

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五日,四平市公安局、梨树县公安局出动约几百警力,包括四平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梨树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巡警、交警、梨树县辖区内各派出所警察,还调动所辖社区的部份人员,并在长春市当地警察的配合下,在长春市开始了对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属的绑架,并到在省内其它地区居住的学员及亲属家中进行绑架。据悉,该案被吉林省公安厅申报为部督案件,由梨树县国保大队大队长王明山、教导员张喜昆具体策划、实施,手段是长期电话、网络监控及跟踪。

四平市公安局长亲自参与,带领四平市公安局及梨树县公安局共同绑架,并当作是政治任务、论功行赏,参与绑架法轮功学员的警察被记分奖励,抓捕法轮功学员记十分,抓捕非法轮功学员的家属记一分。鼓动不明真相的警察和社区人员在无知中作恶。此次行动,从调集数百警力的人数,配备多名随行医生,配备车辆、记录仪、照像录像设备,所采取的办案方式:反锁门窗、协助审讯家属(儿女)、非法抄家、现金扣押、录音录像等情节来看,无疑是一场预谋已久的、专门针对法轮功学员及家属的迫害。

据统计,本次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及家属30多人,他们是:孟祥岐、孟凡军、王桂珍、姚德义、付贵华、于健莉、王东吉、王克民、王凤芝、韩雪、江子、温某、韩建平、孙艳霞、高红玉、江涛、侯红庆、谭秋成、李长坤、付德才、李志玲、杨某、周某、任某、石某、陈某、娟子、关立新、姜洪、王凤华、崔桂贤、刘冬英、张绍平等,被绑架到四平市的各拘留所,孟祥岐的妻子于健萍及三个月的婴儿被监视居住,家中只给留两、三百元现金。此外,姜洪的弟弟姜辉和姜辉的儿子以及姜雪燕受牵连,被绑架到白山拘留所。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7/29/长春地区14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11月余-409753.html

2019-12-21: 2019年12月初,吉林省长春市法轮功学员韩建平家属,带着律师去看望被非法关押在四平市看守所的韩建平,门卫不让家人和律师进去会见韩建平,说梨树国保特意交代过,必须让律师在其当地律协和司法备案后,再到四平律协、司法备案,并得让梨树国保王明山同意,由国保来人带着律师才能会见,国保不同意就不能见,韩建平家属和律师只好离去。

...2019年12月12日,法轮功学员韩建平家属请的外地律师,往返千里之外,到其当地司法、律协备案后,和家属又在四平市当地司法备案后,才见到非法关押近4个月的韩建平,随后律师又到梨树检察院阅卷,案卷证据不足,已退回国保,家属要求释放家人,大队长王明山等人都推托不在家,拒绝见家人,也没给明确答复。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2/21/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97295.html

2019-11-27: 吉林四平梨树县国保大队违法阻挠律师会见法轮功学员
2019年8月15日,吉林四平、梨树公安绑架长春地区法轮功学员三十余名,现在仍然被非法关押在四平市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至少有十五人,其中,男性法轮功学员有:孟祥岐,孟凡军,王克民(家住吉林蛟河),王东吉,韩建平,李长坤,江涛,谭秋成;女性法轮功学员:付贵华,于健莉,王凤芝(家住吉林蛟河),崔桂贤(家住公主岭市大岭镇),刘冬英(家住公主岭市范家屯镇农村),张绍平(家住四平市),周姓老太太。他们所有人被诬陷为一个案子。

近日,有家属聘请外地律师去四平市看守所会见,被告知,大概两个多月前,梨树县国保大队就已经通知看守所,阻挠外地律师会见,本地律师会见可以。让外地律师去当地律协开证明。现在孟祥歧等人的构陷案子在梨树县检察院。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1/27/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96274.html#191126221657-31

2019-10-16: 长春地区15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批捕
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五日,吉林省四平、梨树警察非法抓捕长春地区法轮功学员三十余名,现在仍然被非法关押在四平市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至少有十五人。
其中,男性法轮功学员有:孟祥岐、孟凡军、王克民(家住吉林蛟河)、王东吉、韩建平、李长坤、江涛,谭秋成。女性法轮功学员:付贵华、于健莉、王凤芝(家住吉林蛟河)、崔桂贤(家住公主岭市大岭镇)、刘冬英(家住公主岭市范家屯镇农村)、张绍平(家住四平市)、周姓老太太。

他们所有人被诬陷为一个案子,已全部被非法批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0/16/长春地区15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批捕-394647.html

2019-09-29: 吉林四平市及梨树县警察绑架逾30名法轮功学员
吉林四平市公安局、梨树县公安分局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五日,出动约几百警察,包括国保大队、巡警、交警、梨树辖区内派出所等,绑架了至少三十多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其中四个大家庭老少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据悉,此次绑架迫害是根据长期网络与电信的监控及跟踪实施的。

一、长春市法轮功学员孙艳霞一家三代被绑架的经过

八月十五日清晨,法轮功学员韩建平、孙艳霞夫妇和女儿们一家三代象往常开始了一天的生活,可是这一天,却被梨树县公安局的一群警察打破了宁静和秩序。全家老小,包括韩建平、孙艳霞夫妇,他们的女儿韩雪、韩双、二位女婿、侄女高红玉以及外孙女、外孙子均被梨树县公安局不法警察控制、恐吓,甚至殴打。当天,韩建平、孙艳霞夫妇、韩雪、高红玉被劫持到拘留所。

两位女婿被非法关在车里近六个小时

八月十五日一早,法轮功学员韩建平外出买菜。约七点左右,老夫妇的女婿江子(韩雪丈夫)和侄女婿温姓(高红玉的丈夫)出门去买早餐。刚一出单元门,就被几个身穿便衣的人抓住,分别推进了没有车牌子的小轿车里。他们自称是梨树县公安局的人,但都没有穿警服,没有出示任何证件。

江子和妹夫俩人被分别用手铐背铐着手,控制在车中,直到下午一点左右。

期间,江子在车中被郭家店派出所所长侯乃静打了好几个重拳,原因是侯乃静逼问江子的岳父、岳母——韩建平、孙艳霞夫妇的住处,江子说:“不知道,就在一起住。”侯便气急败坏地打他。下午,江子被放出车时,两手腕已全肿、破皮。

梨树县公安局非法抄家 全家人被限制自由

早晨七点半左右,一群警察敲门,女儿韩雪开门后,一女子和几个男子硬闯入家中,韩雪阻拦不住,一下闯进十多个人,全部身穿便衣,其中有两人带着“警官证”,自称是梨树县公安局的。给韩雪晃一下证件,便把证件藏进了衣服里,不让看了。

一群警察把屋内的所有人看住,孙艳霞老人和女儿韩雪、侄女高红玉被限制在客厅,便衣警察看着她们不让动,并将韩雪九岁的女儿和八岁的儿子分别控制在不同的屋子里,其余的警察便在韩雪家中开始抄家,把衣柜中的衣物扔了一地,被子翻的乱七八糟,连孩子的书柜里的东西都翻了出来,物品扔了一地。

在这期间,家里不断有陌生人进来,大约有二十五人左右,其中有四个女子,后来得知有三个女子是他们带来的当地的医生,还有一个女子叫娟子(外号“穆桂英”),是郭家店派出所的警察,其余的有一半是郭家店派出所的警察,一半是榆树台派出所的警察。

家中被警察翻了个遍,这时郭家店派出所主任柴有威,拿了一张空白的搜查证,让韩雪看,韩雪看是空白的,便质问他为什么,柴有威便拿着搜查证出门了,不一会,又拿了一个上面手写的搜查证给韩雪看。他们一些人翻东西,一些人问韩雪,家里人都叫什么,家住几口人,怎么住,她父亲韩建平去哪了,高红玉来干什么等等,态度蛮横。

大约早晨八点多,韩雪的妹妹韩双抱着两岁大的儿子来到姐姐家,一群警察又把韩双也控制住,不让她走,把韩双关在韩雪的儿子的卧室,韩双的手机被警察劫走,并问其手机密码,韩双不配合,警察非常凶、非常强势,不告知好象根本不行,孩子被吓的大哭不止。

警察用韩双的手机意图骗韩双的丈夫来,用了各种卑劣的手段骗其丈夫来,同时盘问韩双各种事情。

孙艳霞身体不适 韩雪遭殴打 韩建平被背铐

大约早晨九点多,孙艳霞身体出现问题,女儿韩雪问母亲怎么了?女警娟子在一旁阻拦,不让说话,不让出声。韩雪担心母亲身体,和她理论,这时,郭家店派出所侯姓所长在韩雪身后,对韩雪狠狠地打了一个耳光子,并恶狠狠地说,不许说话。

侯姓所长叫来一个他们带来的医生给孙艳霞看了一下,说没事(意思是死不了)。但这时,孙艳霞已经非常憔悴,应该是心脏和血压都出了问题。

他们三番五次逼问韩建平、孙艳霞夫妇的住所,郭家店派出所侯姓所长、榆树台派出所所长黄某二人又把韩雪叫到餐厅,逼问她母的住所,又想打韩雪,侯姓所长叫嚣:“打你怎么的!”韩雪说:“打人你犯法。”这二人用了各种手段想知道孙艳霞的住所,未得逞,便让韩雪回到客厅。

韩双的儿子大哭不止,这些人一会有人出去,一会有人进来,家中物品也不知被翻了多少遍。

大约早晨十点多,父亲韩建平买菜回来,刚进家门,便被好几人摁住,站在门口,有人打韩建平,并把他兜里的钱、钥匙等所有物品都搜走,并用手铐背铐住。

未成年的两位外孙(女)被警察骗、哄、吓

警察急切想知道韩建平、孙艳霞夫妇的住处,没有得逞,便打起了两个孩子的主意,用了骗、哄、诈、吓等各种卑劣的手段,韩雪九岁的女儿看到自己妈妈被打了,就说她知道。在大人不知情的情况下,警察把韩雪的女儿偷着带上车。

孩子上车时,被韩双看到,韩双大喊:“把孩子带哪去?!”韩雪知道自己孩子被劫走后,非常激动,要孩子,有三、四个警察过来,按住韩雪,在争吵中,有人还说拿手铐来把韩雪铐住。争吵一番后,黄某进了屋里,把韩雪带进了她女儿的房间,又是他们的一贯作风,骗、吓、哄,说是带韩雪女儿去“吃早餐了”。过了好长时间,韩雪的女儿才被放回来。

绑架关押 家被洗劫

接着,警察又劫走家中所有的钥匙,让韩建平认哪个是他的,拿着所有钥匙把韩建平强行带走,去了韩建平的家,把其家洗劫一空,下午两点多才装完,吕波(医生)做的“见证人”。

随后,把韩建平非法扣押在四平市公安局,到半夜十点多,后非法拘留在四平市拘留所。

韩建平被从自家带走时,韩雪的家里也被警察抢劫了好多东西,清单上有刘本帅、吕波、柴有威的签字,也让韩雪签字。

大约下午一点左右,这些警察把抢的东西装车后,强行带身体虚弱的孙艳霞走,韩雪与高红玉阻拦,三、四人先把韩雪、高红玉强行带到了没有车牌的小轿车上,并给韩雪戴上手铐,孙艳霞也被拖出家中,推进了车里,她们母女相继被劫持到四平市公安局地下室,分别关押在不同的审讯室中,铐在审讯椅子上,被非法审问。

警察让孙艳霞按黑手印,她不配合,两个男子强制掰孙艳霞的手,没得逞。孙艳霞呼吸急促,便找了大夫看,说她心律快。半小时后,又问孙艳霞能不能配合,孙艳霞摇头,警察就说,来两人把她架出去。

他们就对孙艳霞连拖带拽,孙艳霞摔倒地上,鞋也掉了,他们还不放手。后来,孙艳霞挣扎站起来,娟子一下架住孙艳霞的胳膊,使劲抠孙艳霞的腋窝,都抠青了,三、四人围住孙艳霞强制按黑手印、照相,然后,两个男警把孙艳霞架回。期间,有人打了孙艳霞后背一拳。孙艳霞被折磨的筋疲力尽,一个领导模样的人说:对政治犯就得狠点!

到了半夜十点多,孙艳霞、韩雪相继被劫持到四平市拘留所,逼着高红玉写了一个“不炼的保证书”后,放回了家。

孙艳霞血压高压195,心脏也有问题,但也被强行关进了拘留所。

在八月十八日早晨,韩雪起床时,头特别难受,到中午就吐了七、八次,嘴也紫了,脸色也不好,拘留所给办案单位打电话,让带韩雪看病,大约十点半左右,娟子、刘本帅和一个25岁左右的男的,共三人带韩雪外出看病。

路上,娟子问韩雪知不知道为什么被拘,韩雪答不知,反问为什么。娟子称,她替炼法轮功的父母打抱不平了,所以被(非法)拘留,她说,他们从明慧网上调出了一篇韩雪自述父母被绑架迫害的文章,以此为由。

到医院,就给韩雪检查了一个血压、一个心电,验血看有无心梗。韩雪说,自己手麻,呕吐,无人理睬,就又把韩雪带回了拘留所关押。八月三十日,韩雪被放回。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9/29/吉林四平市及梨树县警察绑架逾30名法轮功学员-393951.html

2019-09-26: 吉林四平市看守所阻止律师会见法轮功学员韩建平
2019年9月25日,长春市法轮功学员韩建平家属聘请外地律师去四平市看守所会见韩建平。看守所一看是外地律师,便刁难、阻止律师会见。违法让律师找办案单位备案、四平的当地律师事务所备案和律师所在地的当地律师事务所备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9/26/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93835.html

2019-08-19: 吉林四平市公安局绑架十八名法轮功学员
8月15日早上七点多,长春市绿园区法轮功学员韩雪家中来了十多个人,其中有四名女士,没有穿警服,没有带警号,拿着摄像机闯入,在家里乱翻,把家里的打印机和四台主机(工作用)还有优盘等东西全部抢劫走了,光清单就列了四张。又把韩健平单独带走,孙艳霞是被搀扶出去,强行带走的其女儿韩雪也被带走,就连去串门的侄女(高红玉)也被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8/19/吉林四平市公安局绑架十八名法轮功学员-391639.html

2019-08-16: 吉林省长春市绿园区韩健平、孙艳霞、韩雪、高红玉被绑架
2019年8月15日早上七点多,来了十多个人,其中有四名女士,没有穿警服,没有带警号,拿着摄像机闯入韩雪家中,在家里乱翻,把家里的打印机和四台主机(工作用)还有优盘等东西全部拿走了,光清单就列了四张。还把韩雪十岁女儿,未经家长同意,单独带出去半个小时之久。

之后又把韩健平单独带走,上其家中又是乱翻,具体抢走什么东西没有人知道,翻完之后就把人带走了带到四平市梨树派出所,孙艳霞是被搀扶出去,强行带走的其女儿韩雪也被带走,就连去串门的侄女(高红玉)也带走了说是扰乱执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8/16/二零一九年八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91546.html

2015-08-25: 吉林农安县烧锅镇孙艳霞、韩建平夫妇遭骚扰
2015年8月24日下午五点零九分,吉林农安县烧锅镇派出所所长张明和两个警察、一个司机,开黑色轿车闯到法轮功学员孙艳霞家的店里,问是不是告江泽民了,孙艳霞、韩建平夫妇都说告了。张明说给他加重工作负担了。后来又说要采DNA,俩人都说不能采。孙艳霞的女儿说:你出门问问隔壁两家,是不是都采?孙艳霞刚要张口说话,所长说:得得得,我们走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25/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14660.html

2014-03-04: 吉林农安县烧锅镇派出所恶警私闯民宅作恶
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三日晚六点多,以农安烧锅镇派出所所长张明为首的十多名着装警察闯到韩雪开的家具店里,向过小年围在桌边一起吃饭的一家人喊道“把身份证都拿出来!没有身份证的直接带到派出所去!搜查可疑人员!” “没带身份证的人都跟我走!上派出所!”

这帮不法警察把韩雪与她父亲韩建平绑架到派出所威胁恐吓,最后韩建平被非法拘留五天。而烧锅派出所所长张明也道出了此次绑架的真正原因:“你炼法轮功别在我烧锅炼!”“你上访别挂我烧锅名!”“再这样上告我们就用别的手段把你们撵出烧锅镇,例如工商、税务,把你们撵出烧锅镇,不让你们在那做生意!”

此前,一月二十二日,一个自称是烧锅派出所姓吕的男的,给韩雪打电话,以“人口普查”为由,要韩雪和韩建平的身份证号等信息,韩雪没给他,他就在电话中破口大骂。次日(二十三日)上午十点左右,店里来了三名烧锅镇派出所的警察,打开韩建平家具店里的衣柜跟韩建平聊天,他们称:二零一三年六月三日韩建平、孙艳霞,还有付贵华和小燕,被农安县国保大队、刑警大队、烧锅派出所、长春市公安局等合谋绑架的事,他们不知道。韩建平说:“你们知不知道与我无关,你们来干什么?”其中一个警员说:“要找你大姑娘(韩雪)聊聊。”韩建平说:“你们找她聊什么?有事跟我说吧。”他们又说“没事。”韩建平说“没事聊什么啊。”有一个警员在柜门里发现了一本大法经书。不大一会儿,他们就走了。

二零一三年六月三日,烧锅镇法轮功学员韩建平、孙艳霞夫妇,付贵华母女在家中被农安国保野蛮绑架、酷刑逼供。孙艳霞被恶警扇耳光、穿着皮鞋踢、碾、绑“铁椅子”、钢筋压腿、木棍敲小腿骨、抓头发撞墙、用装水的塑料瓶劈头盖脸地打、“开飞机”(双手铐在后背从下往上掰到头顶极限),腿被打断;韩建平遭到恶警扇耳光、棍子打、“开飞机”、木头椅子上的橧子掰下来使劲夹手指头和耳朵、打火机放到最大火烤脸和鼻子、黑色塑料袋套头、拖布杆打全身。六月五日,付贵华和孙艳霞的家属去农安五公里拘留所寻找亲人,结果被农安国保唐克等几十警察暴力绑架,刑讯逼供两天一宿后,投入五公里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遭酷刑折磨。

现在孙艳霞和付贵华两位妇女仍然被劫持在长春市第三看守所,两人身体状况都特别不好。双方家人均聘请律师控告农安县国保唐克、吕明选等。关于孙艳霞、韩建平夫妇遭刑讯逼供经过,请见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三十日报道“恶警叫嚣:就是因为你不知道,才打你!”

估计这次烧锅派出所入室绑架打人,是农安县国保恶警为打击报复并阻止家属控告逼迫当地派出所所为。

一、烧锅派出所入室绑架打人经过

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三日晚六点多,烧锅镇派出所所长张明(男,四十多岁,一米七左右中等身材,戴眼镜)穿便衣装作顾客进韩雪开的家具店里,那天正好过“小年”,家里人都在一起吃饭。韩雪看他进屋扣个帽子也不说话,就问他“你有事啊”,他就指着水盆问多少钱,大概两分钟之后,闯进来十来个着装的警察(都是男的,年轻的居多),这时张明进到他们中间,把帽子也摘下去了。闯进来的人说他(张明)是所长。韩雪质问他们:“是谁?有证件吗?”一个岁数大的警号为140444的人拿出自己的警察证给韩雪看了一下,他叫赵喜×(男,五十多岁,一米七左右,偏瘦),他喊道“把身份证都拿出来!没有身份证的直接带到派出所去!搜查可疑人员!”高红玉(韩雪老姨家小妹)说“没带身份证”,高红玉的爸爸(韩雪老姨夫)也说“没带身份证”。然后警察说:“没带身份证的人都跟我走!上派出所!”

接着他们说找人,而且还要上柜里找人。韩双说:“这门都开着呢,一目了然,有啥人哪?翻不出来人咋整?!” 当时韩双坐在过道小板凳上,高红玉坐在韩双的旁边,年轻的警号为140444的人上前拽、往起提韩双,韩双挣扎。高红玉喊:“你们不许动我姐!”然后就紧紧的抱着韩双。这帮警察就冲着她俩去了,一直推搡到里边。他们开柜门翻。韩双挡着柜门不让他们翻。140444年轻的一直和韩双、高红玉撕扯,其他大概三、四个五大三粗的男的拉扯她俩,撕扯间,140444年轻的拽着韩双的胳膊不撒开,韩双让他松手,他不松,韩双就咬了他手脖子一口,咬破皮了。他看自己被咬了,就开始踹韩双。高红玉看到姐姐被打,便上前阻止,也被他踹了好几脚,脸和肚子都被踹了。

韩雪看到自己两个妹妹被打,上前制止,对打人的140444说:“你松开我妹妹!”其他警察上前拉韩雪,韩雪看自己制止不了,就反复和所长张明说:“有事你跟我说!你让他赶紧住手!那小警察在那打人呢!”“这小警察在这打人呢!我要告他!我现在在告唐克他们打人,我都告到中纪委去了。这小警察叫啥名?!我要告他!”“江子(韩雪老公)、你把他警号记下来!打110报警!”这时,旁边140444岁数大的(赵喜×)说:“你不用记他警号,他警号跟我一样,是我警号。”然后他把韩雪拽到一边,说:“你听赵叔的,别闹。闹对你们没啥好处!你想不想让你妈早点回家了?!你跟我们上派出所了解一下情况。”韩雪一直坚持说要告那个打人的小警察。李忠江(韩雪老公)拿手机出去打110报了警,说明“有民警在这打人呢。”过了一会,烧锅派出所所长张明接了个电话,称:“法轮功案子,我正在执行公务。”民警李占春对坐在沙发上要站起来的高红玉爸爸说:“告诉你啊!没你事啊!你别动!”高红玉爸爸说:“被打的那是我闺女!她还没成年哪!”

门外有居民围观,有警察出去让他们散了,并把门关上。韩建平说“有啥怕看的。”然后把门敞开了。撕扯过程中,他们翻出一本书,之后,态度就变的特别蛮横。他们一直让韩雪跟他们走,赵反复说:“你不为你妈那案子跑呢嘛?!”“你不想让你妈好啦?!”他们还问这店是谁的,这家主人是谁。韩雪说自己是,并同意跟他们走。韩双不让,在前边挡着,说:“不行!我不能让你带我姐走!我姐今天晚上不回来,我明天就上你们公安局(派出所)去!”赵对韩双说:“你再吵吵,我也连你也带走!”韩双:“去就去!我不怕你!”韩建平说:“老闺女,你别闹。”旁边有警察问韩建平:“她是你老闺女啊?”韩说是,他们就对韩建平说:“那你也跟着走吧。”“仨一起带走!正好三个车,一车一个!”

韩雪的两个孩子,一个两周岁、一个三周岁,他们打人的时候,两个孩子一直哭。高红玉说:“都带走,没人看孩子!孩子咋办哪!”赵:“你不是他家亲戚嘛。你帮看着!”高红玉:“为啥你们把人带走,让我看哪!……”高红玉把韩双拽自己旁边,拽着韩双的手不撒开。他们跟韩雪说:“上派出所了解上诉告状的情况。”韩雪说:“行,我跟你们去了解一下。”赵对韩双说:“你咋跟个疯子似的!”韩双说:“要是没有我妈那件事,我也不能这样。”并用手指着140444年轻的说:“就他们这一帮人把我爸带走了。我爸回来的时候,连孩子都抱不动!”(二零一三年六月三日,140444年轻的在韩建平家里,参与绑架。)之后,韩雪和韩建平分别坐两个车被带到派出所,韩雪所在车上,一共五个人,所长开车,赵坐在副驾驶。

二、韩雪自述被劫持到烧锅派出所以后的经过

到了派出所,我先被带到二楼,又被带到楼下一楼,我爸韩建平被带到二楼紧东边那屋。韩被带到的那屋有监控、铁椅子、一个办公桌和两把椅子。两个警员坐在椅子上(一个姓孙,圆脸,1米7左右,另一个方脸,单眼皮,瘦,1米72左右)做笔录,桌子上放着一个笔记本和一个打印机。

进屋后,我刚开始站着,所长张明对我说:“你妹妹把人咬了。”我问所长关于自己母亲的事,所长不和我说,并且让我把今天的事做个记录。 在做笔录前我问赵,“你们到我家乱翻,有搜查证吗?”他说:“给你看警员证了,出示警员证可行使一切权利!”我质疑他说的话,所长说:“比如说看见一个人在那杀人,能先回去申请证再回去抓人吗?人早跑了!”我说这是两回事。我问所长,“打人的警员叫什么,我要告他打人!”所长说:“你妹妹把我们警员的手给咬坏啦!”我说“是吗”。所长说给我看看,就把打人的警员叫来给我看。我看是破皮了。所长说:“咬的露骨头了!”其中一警员恐吓我说:“你妹妹的事大了!最低六个月、最多三年!”所长让我把今天晚上的事说一下。我多次提出要告那个打人的警员,并问他的名字,所长不予答复,只是威胁我说“把事说清楚!看你的态度!态度好就让你爸回家,态度不好就拘留你和你爸!”我一再提那警员打人。他们说“是你妹妹先咬的人,他才打人的。他那是正当防卫。”我说:“无因由我妹就去咬人?是你们先动手的。”他们就说我“态度不好。”并一再和我说我态度不好就拘留我爸。

在这种情况下,我无法继续做笔录,就拒绝做笔录,我开始不说话。他们就问我上访的事情,我就把我爸、我妈、我姨和其他十几位亲属被酷刑迫害的事和他们一一说了。其中一人问我:“你的诉求是不是让你妈早日回家?”我说:“回不回家是一码事,他们国保打人不能白打!作为女儿我要为他们讨回公道!”他们多次要我不要上访,还说什么“请律师白花钱”。我坚持要告国保,他们就没再接着说。回过头来,还让我继续说今天晚上事情的经过。当时我想起了我爸,我怕他们打我爸,于是我要求见我爸,所长同意了,但说我见完后要做笔录。我答应了。于是我见到我爸。我爸很好,还告诉我要我说事实就行了。然后我爸又被带回二楼了。

一个姓孙的给我做笔录、打字,还有一个姓王的坐在一边。一开始,姓孙的问我:“介不介意我们给你做笔录?”我说“我不太懂。”他们很气愤。于是我开始叙述整个过程,当我说到他们“进屋就要检查身份证、看有没有可疑人口”时,他们对此矢口否认。我又从头细说了一遍他们进屋的细节时,他们不吱声了。我接着说,“我看他们证件时,就看见他们全去拉拽我妹妹”时,他们又不承认,说:“那不是拽,是想让她起来。”我说那明明是撕拽。他们说我态度不好。我接着说“然后他们就打起来了,我就上前阻止,并拉着所长说‘让他们停止打人!’”孙说:“你妹先咬的人,我们才动手的。”我说我没看见我妹妹咬人。所长说:“你推理,他们(其他警员)不能咬吧、小胖丫头(高红玉)拉仗也不能咬吧、就剩下你妹了,就是你妹咬的。”我说我没看见。所长说“你态度决定一切!”我说“我只说事实。”他们接着让我说。当我说到:“我看见那小子一脚蹬到我妹妹肚子上……”他们一下子都很激动,说是我妹妹把他按在床上,他才蹬的。(事实上是因为那个地方小,他们人太多施展不开才躺在床上蹬的。)所长又开始威胁我说:“韩雪,你现在这个态度,你爸拘五天!”我说“我只说事实”。

就这样我们继续写过程,姓孙的说:“在你家床上搜出一本书”。我说:“我没看见,我在出门时看见你(姓孙的)拿着一本书,没看见在哪拿的。”他们让我承认是在我家拿的,我并没有看见在哪拿的,因为当时在拉架,不太清楚,就这样写完全过程。所长强调:“我守约定让你回家,但你的态度,你爸得五天!”边说边伸出五个手指。说完后他们把笔录打印出来让我看、签字。我看完发现有很多与我说的不符,主要体现在他们就是想要把今天打人的事情推到我妹妹身上,说我妹妹先动手的,他们是正当防卫。又经过两次修改笔录,我才签字。然后所长让我走,当时大概半夜十一点多,我问“我爸呢?”所长说“再等一会儿”。

回家后,大概半夜十二点多我再去派出所,想要回我爸,可到派出所时大门已关,我朝里喊“有没有人?”窗口站了一个人,我问“我爸呢?”他说“带走了。”我问“去哪了?”他说“不知道”。于是我给所长打电话,所长说在去(农安五公里)拘留所的路上。我质问他“为什么拘我爸?!”他说我们有约定,意思我没按约定办,他就拘我爸,我阻止他,但他不听,执意拘留我爸五天,还威胁我说:“你炼法轮功别在我烧锅练!”“你上访别挂我烧锅名!”大约晚上两点多办完非法手续劫持到五公里拘留所。

三、韩建平自述被绑架拘留事情经过

我家被抢走了一个Mp3(当时家里人没注意到是被谁抢走的)和一本书,他们把我和我大姑娘韩雪骗到派出所把我和我大姑娘分开,我在二楼,我姑娘在一楼,所长张明让李占春给我做笔录,问我“怎么看待法轮功”,我说“法轮功好啊”,他又问我“法轮功好在哪?”我说“师父让我们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他问我怎么炼的法轮功。我说“在工地干活,把小腿砸骨折了,(粉碎性骨折),转了三家医院才给我接上,还没有接好,在医院里呆了三天就打了三个吊瓶,我就出院了,回到家里就跟着我爱人一起炼功,回到家里一片药没吃,一个吊瓶也没打,炼功就好了。”所长说,“别问了,就这样吧。你下去看看你女儿,你姑娘也看看你。”

我就和所长下了楼,在审讯室那屋我看见我的女儿,说了几句话,又把我带到了另一个屋,让两个警员看着我,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所长又过来跟我说,“你姑娘把我们警员给咬了,这事我们不好跟家属交代。”所长张明说要拘留我小姑娘,我说“那不行”,他说“那就拘留你。”我当时出于对韩双的担心,一时糊涂,被诱骗被迫默认了。

在去农安五公里拘留所的路上,所长张明威胁恐吓我说,“老韩啊,不要让你姑娘上告了,再这样上告我们就用别的手段把你们撵出烧锅镇,例如工商,税务。把你们撵出烧锅镇,不让你们在那做生意!”我说,“这事要放在你身上,你告不告?把我爱人和我家亲属无缘无故的抓去,腿都给打坏了,身上打的到处都是伤,送到看守所不管不问七、八个月了也不给个答复。”最后,所长张明说了一句,“你能跟共产党讲出理来吗?”我说“所长,你这算说了句明白话。”

就这样我在没有收到任何拘留票子的情况下被劫持到农安县五公里拘留所非法拘留五天。另外,二零一三年六月三日及六月五日所有被非法拘留的家人亲属都没有得到任何拘留票据。孙艳霞和付贵华被绑架九个月以来,我们双方家属也没有得到任何所谓票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3/4/吉林农安县烧锅镇派出所恶警私闯民宅作恶-288327.html

2014-01-26: 吉林农安县烧锅镇法轮功学员韩建平一月二十三日在家中被警察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26/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286250.html

2013-10-06: 恶警酷刑逼供 叫嚣“这就是无产阶级专政!”
吉林省农安县法轮功学员韩建平于2013年6月3日被农安县国保大队吕明选等恶警绑架,农安县刑警大队遭到酷刑逼供,一个叫唐克的恶警叫嚣:“这就是无产阶级专政!”

以下是韩建平的自述:

我叫韩建平,1963年11月27日出生,今年51岁。在今年6月3日早上四点左右,我起床后,到房后园子里看看,我发现有三个陌生人在我家墙外聊天,我也没有在意。就到园子外面,刚一开门,那三个陌生人就一拥而上,把我按倒在地,堵住我的嘴,不让我说话,强行把我塞进捷达车里,塞进车后,我问他们:“你们是干什么的?为什么抓我?”他们说:“你不用问,到时候就知道了。”

他们当中有一个黑大个,后来我知道他叫吕明选,是农安县国保大队副队长。他们把我带到了烧锅镇派出所对面的福翔家苑小区,吕明选问我知不知道我妻子孙艳霞她们在几楼。我说不知道。吕说:“不用你说,我们也早就知道了。”吕明选就留下两名警察在车里按着我,上楼去了。不一会就来了很多警察,都穿便装,上楼去砸门。

一个被称作市局的人,让两警察把我按倒在前车座和后车座之间放脚的空隙处,他们还把前车座的卡放到最大,使劲挤我,农安县国保大队长唐克还使劲掐我大腿里子,把我的腿都掐紫了。他们怕我喊,两个人一个踩我的头,一个踩我的腿,我在他们脚底下。把我憋得上不来气,蜷到里面特别难受。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他们又把我带到烧锅镇派出所,把我的手铐到派出所的铁椅子上,在这期间,吕明选指使派出所的警察,搜我的身,在我身上搜出了413元钱,大约过了20分钟,吕明选进屋把从我身上搜出来的钱全都装进了自己的兜里。中午没让我吃饭,把我铐到了下午一点左右,又把我带到了农安县刑警大队。

从抓我的时候,一直到农安刑警大队,他们任何人都没有出示过任何证件,而且他们开的车都没有车牌子。在去农安的路上,我问他们是干什么的。他们没有人回答。我说:“你们的车为什么都没有车牌子?”有一个人说:“我们的车都是新提的车。”我说:“你们以前没有车吗?都是新换的?”车里没人吱声。

他们把我带到农安县刑警大队后,就把我关到了一个黑屋子里,把我铐到铁椅子上,让一个年轻警察看着我。他们不让我说话,过了大约一个小时,下午四点左右,国保大队的一个指导员(三十多岁,圆脸,一米七左右)一进屋就逼问我:“家里的条幅是谁写的,是谁把东西搬到楼上去

四平市联系资料(区号: 434)

2021-01-03: 四平市政法委、610
地址:四平市铁西区英雄大街67号 邮编:136000
薛明东 政法委主任 13504342077
四平“610”办电:0434—3271738
柳丽 “610”主任 18643443602
李炳辉 18904342136 富强 18504448777 时闻波 18504448999
孙艳军 15844442122 王海玲 18504448883 李炳辉 13504347125
黄亚斌 13504746505 王晓恒 18504448001 孟繁影 18504448003
李祎 13844443188 许喜善 18304342266 张长吉 18743416000
黎福亮 18543410323 杨文胜 18543410558 巩乔 18684340200
许丽丽 15943467618 李婉轩 13624347778 马晓晗 13331556789
闫铭 18904341077 宋威剑 15144610434 庞源平 18504449990
薛艳冬 13604363632 李志坚 18504448666 罗旻彪 13904346611
苑晓满 15354645678 崔丙龙 15804345388 童和义 18504448633
姜晔 18504448128 杨国臣 18504448155 杨雯钧 18504448090
张世琪 15604345447 李冰 13843447464 苏丛宇 13694448883
胡延蛟 18943850016 孙超 18343445555 陈晗瑜 15004341226
赵俊龙 13179029988 张杨 18504448201 王建宇 18504448988
王志鹏 18629869008 邹天永 18504448116 王嘉莹 17604347555
于洪涛 13274343377 王建东 18504448066 姜洪波 18504448007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12-03, 4:29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