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8-23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山东 >> 济南市第一监狱(山东省监狱,济南监狱;男子监狱) >> 袁绍华(袁邵华,刘秀芝丈夫), 男

个人情况: 青岛公交巴士司机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青岛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13-05-07
家庭成员: 儿女: 刘秀芝 刘秀贞 刘秀芳
夫妻/父母: 刘洪积 韩正美
女婿: 袁绍华(袁邵华,刘秀芝丈夫) 杨友欣(刘秀贞丈夫) 江敦生(杨乃健的二姨夫)
孙子/孙女: 杨乃健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02-15: 遭四年冤狱迫害 青岛袁绍华出狱回家
青岛市今年53岁的法轮功学员袁绍华,被非法判刑四年,2016年12月5日结束冤狱回家。

青岛市公安局二零一三年五月二日出动警察七十多人包围青岛城阳流亭女姑山村刘秀贞家,绑架了陆雪琴、李浩、袁绍华、杨乃健和他的母亲刘秀贞等多名法轮功学员,袁绍华当时也在妻姐刘秀贞家被绑架。当时中共警察给出的荒唐理由是“法轮功学员聚会”;六月四日,中共央视、新华网等突然高分贝宣称,青岛警方“破获”一起模拟演示法轮功学员在狱中遭酷刑折磨的照片的案件,将法轮功学员曝光中共酷刑的正义之举诬陷为犯罪行为。六月九日,警方给家属非法逮捕通知书,“罪名”是所谓的“组织利用邪教破坏法律实施”(中共是真正的邪教);随后,警方象是接到了统一命令一样,把所谓的“罪名”改成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并逼迫家属签字。

法轮功教人向善,民众揭露酷刑,不仅无罪,反而有功,因为酷刑威胁所有的中国人,揭露酷刑是保护所有中国人的人身安全,有利国家形象。法轮功学员家属聘请的律师们联名写了意见书,要求当局撤销所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并立即释放当事人。

袁绍华,是青岛公交巴士司机,工作一直兢兢业业,为人善良,受到公司同事的一致好评。袁绍华被绑架后,先后被非法关押于青岛湖岛村审讯中心、青岛绍兴路民兵训练基地、青岛即墨普东看守所,被轮番强行审讯,并被诬判四年,在身体多项检查不合格、监狱多次拒收的情况下,青岛即墨普东看守所及青岛市公安局、610变着法子、耍尽花招,将他强行送往山东省男子监狱,在监狱被非法关押三年七个月。

下面就是袁绍华被强加的牢狱之灾的有关经历。

被跟踪盯梢绑架到黑窝

2013年5月2日,袁绍华与杨乃健、刘秀贞、陆雪琴、李浩、冯华、崔鲁宁一起,在青岛城阳流亭女姑山村被警察绑架。当时5、6个恶警气势汹汹地把他用绳子绑住,拖拽、推搡到门外早已等候多时的警车上。后来在审讯时才知道,原来他们中有人早已被跟踪盯梢很长时间。

在青岛湖岛村审讯中心,青岛市610、公安局对他进行非法审讯,恶警们先是妄图用力往下压铁椅子上的箍圈,这样手铐就会受到压力自动缩紧,以便让他的手腕更难受。随后7、8个恶警呲牙瞪眼地威胁他,恐吓他,轮番上阵审讯,反复追问是谁打电话让你去女姑山村的?袁绍华回答是走亲戚的,来看望岳母,又问你怎么去接陆雪琴的?为什么五一不去5月2日才去?袁绍华回答五一不休息、5月2日才休息。非法审讯一直持续到凌晨2点半多。

第二天上午8点半,袁绍华被劫持到青岛绍兴路民兵训练基地顶楼,该基地每层有7、8间房子,非法把他单独关押在最顶头的一间房子里,里面有床,不让出门,由青岛河西派出所的一个副所长和一名协警看管,由于彼此都认识,看到袁绍华被抓他们感到很惊讶,得知原委后,副所长说:“你这个事没有什么事,在这里住两天就回家了。”后来才知道,当时陆雪琴也被非法关押在这里,这是青岛市610蓄意制造冤案。

在绍兴路民兵训练基地,袁绍华被非法关押了两天三夜,被拉着去医院体检了2次。血压很高,血压高压210。

警察行贿看守所,让看守所收押他

第二天下午4点多,警察开车将他劫持到青岛即墨普东看守所。看守所工作人员一看体检单,十分干脆地拒收:“袁绍华血压这么高,出了问题谁担责任?”并质问前去送他的三名警察:“把他送进来,你们敢负责任吗?敢负责任你们仨就签个字!”并下最后通牒:“这里不能收,把他拉回去!”

几经折腾,送他去的恶警一看快下班了,急忙把看守所工作人员拉倒一边,并拿出一个装了钱的信封递过去,嘀咕着说了好多话,看守所工作人员坚持遵守规定,还是不答应袁绍华进看守所。之后恶警跟着看守所工作人员出去转了一圈,回来后,袁绍华被勉强收进看守所。

被诬判四年

在看守所,青岛市610、公安局和流亭派出所的人轮流去审问,基本上是隔一天去一次,持续一个多月,反复追问电话谁打给你的?不仅如此,为了找到袁绍华修炼法轮功的证据,还到他的单位去询问、搜查。袁绍华所在的青岛市公交公司的负责人接待他们,听说要搜查他的更衣室,领导说:“他是双班车司机,没有更衣橱。”“那他有没有在单位宣传法轮功?”单位领导说没有,并告诉他们:袁绍华工作认真负责,还是一班的班长,完成工作计划都很好。他们无趣地走了。

法院对袁绍华三次非法开庭,第一次和第二次都没有结果。第三次开庭时,袁绍华见自己请的律师不在场,问:“我请的律师为什么不在场?他不在我拒绝回答一切问题!”并追问:“我的律师呢?”后来得知是法院以安检为借口,不让律师进入法庭辩护。

当时袁绍华只回答了一个问题,即自己的身份证号码是对的。此外自始至终再也没有回答过一个问题。后来被诬判4年刑期。

袁绍华不服判决,决定要上诉。他找了同监室一个小伙子给写了上诉状,可是半个月后,还是下来一个维持原判的判决。

体检不合格被送往章丘看守所

维持原判的判决下来大约半个月后,2014年12月22日,看守所将袁绍华、李浩、另外一名法轮功修炼者和两个少年犯送往济南监狱。车上有5名手拿冲锋枪、全副武装的武警和两名公安人员,还有一名司机。

到了济南,他们被送到山东省监狱医院进行体检,先是脱光衣服验伤,之后是测量血压以及各种其他检查。检查完之后,同车来其他4个人都留下了,唯独袁绍华被拉走,到济南中心医院去查体。

在济南中心医院,许多人都好奇地看着袁绍华被几个穿着迷彩服、手拿冲锋枪的人簇拥着、挟持着查体。在检查完血压等几项后,袁绍华被叫上车,拉回到济南监狱管理局。工作人员看了化验单之后,说:“你们才检查了这么几项?不行!必须回去,明天继续检查,还有十几项呢!”

一同去的看守所副所长给青岛打电话汇报,说监狱里把其他人都留下了,就袁绍华不行,没留下。青岛那面说,不行那就拉回来吧!于是他们一起上车往回走,车还没有出济南,还没有走到高速路口,青岛方面又打过电话来问,你们出了济南了吗?上高速了没有?回答说还没有出济南。青岛方面说,那你们在路边等等。

于是一通电话之后,车又启动了。透过车窗,袁绍华看到外面怎么是黑魆魆的山地,他想怎么把我送到山里来了呢?下车后才知道,他们是奉命把他送进了章丘看守所。听说青岛看守所所长和章丘看守所所长关系不错,是战友。把他放下后,青岛看守所的人就回去了,他在那里被非法关押了三宿两天,每天被强制劳动。

被强行送进济南监狱医院

之后章丘看守所的人把袁绍华送进济南监狱,这次直接送进去,没有进行体检。
进了监狱,袁绍华就住进了监狱医院,一直打吊瓶、强迫袁绍华吃药,刚刚开始的时候有2名犯人陪床看护,跟的很紧,袁绍华吃药的时候,必须要他张开嘴看一看他吃下去没有。

2014年腊月22,袁绍华被送回监狱,五六个人轮流去“转化”他,目的是逼迫他放弃信仰。当时由于快过小年了,去商店买东西的特别多,他被告知医院几号几号去买货,当时买了500元钱的东西,可是下午突然就过来找他,要送他去警官医院检查,并叫他把买的东西都送到监区去。

在警官医院,袁绍华做了CT、磁共振、B超等,呆了一个下午,监狱还是拒收。后来住院三个多月,在新康医院(监狱医院)都架着枪。他属于重病号,在重病房住了3天后就转到普通病房,继续打吊瓶,一周之后,被强迫吃药。

监狱医院里几乎三两天就死一个人,被拖出去。一次,有个病危犯人自己不能吃饭了,需要看护他的犯人给喂食,这个犯人吃了两口之后没有力气吃了,需要歇一歇再吃。可是给他喂饭的犯人看他吃了两口不吃了就扔下饭碗不管了,最后那犯人被当作死亡人员,装在装尸袋里被拖出去。结果去拖那个装尸袋的人还隔着袋子被咬了一口。在监狱医院,没有死亡就被装在装尸袋里装车送到火化场并送进火化炉的,并不鲜见。

在警官医院里,住了2个多月后,监狱医院院长去接他:“老袁,怎么样?不行咱们回去吧?”袁绍华说:“我要保外就医。”“跟你说句实话,只要是人在省监狱内,你连想都不用想,不可能保外就医。你还没有到这个程度。”监狱医院院长告诉他,并说:“只有确定人马上要死了,才能保外就医。”

在山东省监狱所受到的迫害

2015年7月24日,袁绍华才被送进山东省男子监狱。到监区后,监区负责人找他谈话,让他写不修炼法轮功书面保证。袁绍华说:“我不会写,没上过学。”后来他们就把其他人写的拿过来,叫他照着抄。天天就是这样,被逼放弃信仰。不但如此,还逼迫袁绍华当众上台发言,袁绍华坚决拒绝:“我不发言!宁肯我这个人没有了,我也不发言,更不可能上台去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发言!”后来监狱里叫他一个人发言,叫他单独一个人坐在那里,告诉他:“你就在这里一个人说说吧,说说这事就过去了。”当时他们还给他录了像。

在监狱里,袁绍华和杨乃健、李浩、冯华,还有一个潍坊的法轮功学员,天天被强迫看污蔑法轮功的谎言录像,其中受到的心灵摧残和精神折磨,让人无法想象,难以言表。

当年被绑架、被判刑的青岛5·2绑架事件7名受害者袁绍华、杨乃健、刘秀贞、陆雪琴、李浩、冯华、崔鲁宁,其中袁绍华(被诬判4年)、刘秀贞(被诬判3年)、冯华(被诬判4年)已经结束冤狱,而杨乃健(被诬判6年)、李浩(被诬判4年)、陆雪琴(被诬判10年)、崔鲁宁(被诬判5年半)仍然分别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男子监狱和山东省女子监狱,遭受难以想象的折磨和迫害。

天理昭昭,善恶有报。在此奉劝那些参与迫害法轮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各级610、公安局、国安局、检察院、法院、看守所、监狱等当权者,法轮大法是宇宙佛法,大法弟子所做一切都是有益的,是在制止迫害,启发世人的良知,你们切莫知法犯法,利用手中暂时的权力迫害法轮功学员,否则等待你们的,最终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善恶有报的天理制约着一切。在当今三退大潮汹涌澎湃之际,奉劝你们赶紧认清形势,退出党、团、队,抹去邪恶的印记,为生命选择光明美好的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2/15/遭四年冤狱迫害-青岛袁绍华出狱回家-343113.html

2016-08-18: 青岛三姐妹去济南探监 一路被骚扰

二零一六年八月九日,青岛法轮功学员刘秀贞、刘秀芳、刘秀芝姐妹三人和大姐夫杨友欣去位于济南的山东省监狱探望被非法关押的亲人杨乃健和袁绍华,一路被骚扰。

在青岛火车北站候车时,被警察拦截。警察以检查为由要求他们拿出车票、身份证,并把车票和身份证拍照,刘秀芝问:“你们干什么?”年轻的警察说:“你过来一下,你以前炼法轮功吧?”刘秀芝说:“炼法轮功就不能出门了?”警察又问:“你现在还炼不炼?”刘秀芝说:“炼,这么好的功法,叫人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为什么不炼?”

刘秀芝又给警察讲真相,说江泽民都快被抓了,你们不要跟着作恶了。警察看到候车室很多乘客都在看和听,就说:“别说了,我们这是执行任务,我们也没有办法。”

从济南探视完亲属往回走时,在济南候车站,姐妹三又被早已等候在车站的特警跟踪到车厢,三名特警围住刘秀贞,要检查身份证和车票,看完了以后说“这原来就是刘秀贞”。

等刘秀芳和刘秀芝上车,也被警察围住,要求检查行李,刘秀芝说:“你们这是违法,你们凭什么要检查我们的包?”警察说:“这是接到国保命令,让我们全程给你们录像。”然后,强行把包抢过去,乱翻了一通。

姐妹三个不断的劝善,讲真相,让警察不要跟着江泽民参与迫害,否则对自己不好。警察撤走了。但是,车厢里有几个便衣模样的人,一直在录像。

二零一三年五月二日,青岛市公安局出动警察七十多人包围民宅,绑架了陆雪琴、李浩、袁绍华、杨乃健和他的母亲刘秀贞等多名法轮功学员。当时中共警察给出的荒唐理由是“法轮功学员聚会”;六月四日,中共央视、新华网等突然高分贝宣称青岛警方“破获”法轮功学员演示在狱中遭酷刑的照片的案件,诬蔑法轮功学员曝光中共酷刑的正义之举。

后来,刘秀芝的丈夫袁绍华被非法判刑四年,刘秀贞被非法判刑三年,刘秀贞的儿子杨乃健被非法判刑六年。刘秀贞被迫害导致肺部出现严重病症,于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九日出狱。袁绍华、杨乃健在山东省监狱受迫害,身体不好。二零一六年二月二日,杨乃健的家属去山东省监狱看望他,发现他身体消瘦,脸色看上去十分憔悴,家人问他为什么这么瘦,才三十多岁的他告诉家人:“心脏不好,晚上睡不着觉,血压高达二百。”

如今,迫害的元凶江泽民已经被二十多万人控告,跟随江泽民参与迫害的大大小小官员被抓的、被判刑的、恶报的,比比皆是,奉劝青岛市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各类各级人员悬崖勒马,不要再参与迫害了。善恶必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8/18/青岛三姐妹去济南探监-一路被骚扰-333128.html

2016-02-11: 山东省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 刁难家属探视

近期,山东省青岛市法轮功学员袁绍华、杨乃健受到山东省监狱迫害,身体不好,被剥夺会见时间。

2016年2月2日,袁绍华的妻子去山东省监狱看望他,发现袁绍华的气色不太好,问他为什么气色不好,他说:“血压不高,就是气色不好。”这次接见时间被缩短了,监狱才让见了13分钟。一直以来,家属每次接见时间都不给足,都不到20分钟。每次去的很早,都不让尽早接见,而是让等上几个小时,最后一批才让见。山东省监狱采用各种形式迫害法轮功学员和家人。

2016年2月2日,杨乃健的家属去山东省监狱看望他,发现他身体消瘦,脸色看上去十分憔悴,家人问他为什么这么瘦,他告诉家人:“心脏不好,晚上睡不着觉,血压高达200。”家人十分担心他的身体状况,按规定每次家属可以见20分钟,可是每次山东省监狱只让接见10几分钟,二期每次去的很早,监狱都让家人等几个小时,最后一批才让接见,每次都减少家人的接见时间,从各方面来迫害法轮功学员和家属。杨乃健被非法绑架关押至今,身体瘦弱,一直被迫害,心脏、血压等都出现问题。

因为山东省监狱一直迫害法轮功学员,强制洗脑,强制放弃信仰,袁绍华、杨乃健会见家人时,被监狱警察监听会话,家人见到袁绍华、杨乃健都不敢多说话,每次接见时间都很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2/11/山东省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刁难家属探视-323987.html

2015-08-08: 青岛法轮功学员袁绍华身体不好却已出院 进入监区

2015年7月28日,袁绍华的妻子去到山东省济南监狱探望袁绍华,经谈话得知,袁绍华已经出院2、3天了,现在在监区,身体还不太好,还要吃药。袁绍华的妻子问:“你的身体还没好,怎么能上监区,怎么能干活?”袁绍华说:“还没让我干活。”在谈话的过程中,十一监区的区长牛其峰(警号3702614)一直在监听他们的谈话,而别人并没有监听。让袁绍华的妻子等了大约半个小时,会见不到20分钟就不让见了,袁绍华本身心脏不好,血压很高,需要住院治疗,却在他身体不好时,让袁绍华上监区。袁绍华的妻子听后,说:“这简直是拿人的生命开玩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7/二零一五年八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13654.html

2015-07-04: 山东青岛法轮功学员袁绍华还在山东省监狱医院被迫害

2015年6月30日,山东青岛法轮功学员袁绍华的妻子去看望袁绍华,发现袁绍华的血压还是很高,还关在山东省监狱的医院,袁绍华身体还很差。监狱一直逼迫袁绍华放弃信仰,写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因为袁绍华不配合,监狱加重迫害他,对袁绍华实行“一级严管”,各方面限制袁绍华。包括一直不让他给家人打电话,家人给他存的钱不给办卡,不让买日用品,都是别人给点日用品,日常生活都受到了严重的影响。家人会见袁绍华时,都有人监听,前几次家人当面质问十一监区的区长陈延区:“为什么我们会见要监听我们?”陈延区说是为了了解袁绍华的病情,家人指出:袁绍华一直被关押在监狱,监狱对他的病情应该最了解,还用听家人说?家人很担心袁绍华的身体状况。这次会见时,袁绍华两边的人都有人监听,袁绍华家人这边没有人监听。可当袁绍华妻子向袁绍华提及江泽民被两万多人给起诉、控告时,在袁绍华的左边的警察猛地把头回来看袁绍华的妻子。袁绍华的妻子当场揭露说:你们监狱表面在监听别人,其实还是在监听我们,分明在造假。后来过了几分钟后,左边这人又过来监听,这个警察就是前几次来会见时监听的那位。

因为担心袁绍华的身体,也忧虑袁绍华的生活状况,家人准备向山东省监狱申请信息公开,了解袁绍华的身体状况和生活状况,维护合法权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7/4/二零一五年七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11879.html

2015-03-20: 袁绍华家人要求保外就医 山东监狱故意推诿

(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青岛法轮功学员袁绍华二零一三年五月因“模拟酷刑”被警察绑架,后被非法判刑四年。目前在山东监狱被迫害出心肌梗塞症状。

2015年2月3日,家人去山东监狱探监,听袁绍华说自己心肌梗塞。这种病一旦发作,极易致生命危险,家人非常担心。2015年2月9日,袁绍华的家人和袁绍华的二审辩护律师去济南监狱管理局要求袁绍华保外就医,一李姓处长接了电话,说保外就医不归他们管,后听说是山东省监狱的11监区的一队长让家属找司法机构的,该李处长就让他们先到山东省监狱递交保外就医的书面材料,他们收到监狱的材料负责审批。他们只管审批,不管保外就医。

律师陪同袁绍华的家人,带着写好的申请,去了山东省监狱会见室,警察听说是法轮功的,就说让等一等,等忙完会见再给问一问。袁绍华的妻子一看是在找借口推脱,就和律师去了山东省监狱门口,门卫上一40多岁、脸色发黑的门卫,不让袁绍华的家属和律师进去,家属说是省监狱管理局的人让来递交书面材料的,这门卫又叫出一个年轻门卫,此人看完材料后,说现在监狱不允许保外就医。律师说:“《刑事诉讼法》都没说不可以,你随便说一个规定行吗?”那个年轻门卫被问的无话可说,就打电话,最后是监狱刑法执行科的人接的电话,但只让袁绍华的妻子上去,明显他们害怕律师,害怕懂法律的人。袁绍华的妻子要求袁绍华保外就医,他说:“先给袁绍华检查身体,符合保外就医的条件就给办,不符合就在警察医院治疗。”袁绍华的妻子说:“如果不保外就医,你能保证袁绍华的生命安全吗?让你们的领导签字,如果能保证袁绍华的生命安全,我就放心。”他说:“签字不可能,你回去等电话吧!”袁绍华的妻子说:“你们不给回复怎么办?”对方就给了她一个办公室电话号码0531-87072206.于是家属先回家了。

2015年2月28日,袁绍华的妻子给山东省监狱刑法科李姓科长打电话,说:“袁绍华的身体不好,材料也递交了,我们要求保外就医。”李姓科长说:“我们把袁绍华送到济南警察医院治疗了,检查结果还没出来,我们会让他在医院治疗。”袁绍华的妻子去找刑法科科长开证明,被告知要到狱诊科开证明,让袁绍华的妻子等了大约半个小时,才开出证明,让袁绍华的妻子到大厅等。十一监区的队长(警号3702218,警车车号鲁OD669)和袁绍华的家人去了警察医院,袁绍华的妻子见到袁绍华后,发现袁绍华脸色发黄,发暗,袁绍华的妻子问袁绍华:“你现在身体怎么样?脸色怎么这么难看!”袁绍华说:“身体不好,脸色怎么能好看。” 袁绍华要求见律师。警号为3702218的队长一直在袁绍华的妻子身旁监听,袁绍华身边也有一位警察坐着监听。袁绍华的妻子会见后十分担心袁绍华的身体,袁绍华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十分健康,现在却被迫害的身体出现问题。

2015年3月13日,袁绍华的家人和聘请的律师一起去了山东省监狱。他们直接去了山东省监狱刑法科 里面有三个警察,后来又来了一个警号是3702325的警察,他们先问明来意,袁绍华的妻子说来会见袁绍华,律师要求会见袁绍华,现在来办手续,办保外就医,其中一警察说:“办保外就医律师不能介入。”律师说:“我们先申诉。”一名律师问袁绍华的妻子:“我想问一下你对袁绍华做的事,对国家取缔法轮功的看法。”袁绍华的妻子说:“炼法轮功教我们做好人。”那位警察说:“办保外就医是有规定的,第一条必须本人承认自己犯罪,而你们还要做无罪辩护,这本身不符合保外就医。”然后一警察说:“材料不齐,必须袁绍华本人写委托书。”袁绍华的妻子说:“上次会见时,袁绍华自己要求会见律师,里面有警察录音,你们可以打电话问问警察医院的警察,如果我们见袁绍华还要等到下个月,袁绍华的脸色很差,作为家属,我很担心他的身体,我都不敢让我的公公、婆婆知道这件事,怕他们受不了!”一警察问:“袁绍华原来在家身体怎么样?”袁绍华的妻子说:“他在家身体很好,从来没有毛病,这是来到这儿才出现心肌梗塞。”一警察说:“办保外就医也得符合条件,袁绍华符合保外就医的条件,我们就给办了,当他生命有危险时我们就主动通知你了。”袁绍华的妻子说:“你们那时通知就晚了,现在许多迫害法轮功的元凶都遭报了,你们都是善良的人为了工作没办法,但也要选择美好的未来。”一警察说:“你们明慧网对法轮功的迫害报道,你们都看到了吗?”袁绍华的家属妻子说:“杨乃健是一名善良的好老师,对孩子特别好,刚要去教学,被闯进来的一群人绑架,被判了六年。”一警察说:“杨乃健你怎么认识?(因为)他往身上抹番茄酱。”袁绍华的妻子说:“杨乃健是我外甥,他们那是模拟酷刑的情况。”一警察说:“你看到了吗?”袁绍华的妻子说:“我二姐就被送到精神病院迫害,拿好人当精神病对待,邵承洛在你们山东省监狱受到一百多种酷刑,我们都认识,我们家这些年遭受的迫害太多了。”一警察说:“别在这儿说这些。”

山东省监狱刑法科李姓科长 0532-87072206
监狱管理局李姓处长0531-85688137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3/20/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06464.html

2015-02-13: 青岛袁绍华被关进山东省新康监狱

2月10日下午,一辆车号为“鲁0D033警”的警车拉着青岛法轮功学员袁绍华,来到山东省警官总医院内的山东省新康监狱,车停在监狱大门外。随车警察跟狱警交涉,只听狱警说:“我们不收法轮功。”后来从办公室出来一位女的,问袁绍华配合治疗吗?袁绍华没作声。随车警察一个说肯定配合,另一个说应该配合吧?这时狱警才答应收下袁绍华袁绍华下车时,戴着手铐脚镣。下车后,被警察用手推车推进去。

山东省青岛市法轮功学员袁绍华二零一三年五月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四年,在山东监狱被迫害出心肌梗塞症状。袁绍华被绑架前非常健康,现在被折磨得病殃殃,他的家人十分担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2/13/二零一五年二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04369.html
2015-02-07: 袁绍华狱中被迫害致心肌梗塞 家人担心

山东省青岛市法轮功学员袁绍华二零一三年五月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四年,目前在山东监狱被迫害出心肌梗塞症状。袁绍华被绑架前非常健康,现在被折磨得病殃殃,他的家人十分担心。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即墨市普东看守所将身体情况很不好的袁绍华送去山东省监狱,因袁绍华体检血压高达210,监狱拒绝接收。警察将袁绍华转到章丘看守所医院,四天后,于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六日直接将他关入山东省监狱医院。

二零一五年一月六日,袁绍华的妻子和儿子去山东省监狱探监,看到袁绍华脸色发黑,人显得很憔悴,一直在山东省监狱的医院打吊瓶、吃药。

二零一五年二月三日,袁绍华的妻子再次去济南探监,山东监狱11监区的队长威胁她进去后不准说关于法轮功的事。袁绍华的妻子进去之后,发现丈夫脸色发黑,并听袁绍华说现在身体又被迫害出心肌梗塞。袁绍华的妻子很担心,去找队长问:“袁绍华现在出现心肌梗塞,如果出现生命危险,你能负责吗?”该队长说:“我不能负责,因为监狱长都知道他的病情,一旦有生命危险,我们会往外送的(指外边的医院)。”并说:“比他严重的病有的是。”

袁绍华的妻子说:“我们只是信仰,就被迫害成这样,作为袁绍华的妻子,这个年让我怎么过?”该队长大发雷霆的说:“不要在这儿讲法轮功,再讲影响你们下次会见。”最后将袁绍华的家人赶了出去。

袁绍华等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经过:

二零一三年五月二日,青岛市公安局出动警察七十多人包围民宅,绑架了陆雪琴、李浩、袁绍华、杨乃健、刘秀贞等多名法轮功学员。六月四日,中共央视、新华网等突然给此案定调,诬陷法轮功学员曝光中共酷刑的正义之举。后青岛市市北区法院对陆雪琴非法判刑十年、袁绍华四年,城阳区法院对杨乃健非法判刑七年、冯华四年、刘秀贞三年,李沧区法院对崔鲁宁非法判刑五年、李浩四年。

法轮功教导弟子修炼“真善忍”。法轮功学员向民众揭露中共的酷刑,不仅无罪,而且是有功,是大义之举。因为酷刑威胁所有的中国人,揭露酷刑是保护所有中国人的人身安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2/7/袁绍华狱中被迫害致心肌梗塞-家人担心-304144.html

2015-01-11: 体检不合格 袁绍华仍被强行送入山东省监狱
2014年12月22日,山东即墨普东看守所在未通知家人的情况下,欲把袁绍华非法送入山东省监狱,在山东省监狱因体检不合格,血压高达210,监狱拒绝接收袁绍华袁绍华又被非法送到章丘看守所医院“治疗”4天,2014年12月26日送到山东省监狱医院,现在仍给他打吊瓶。

2015年1月6日,袁绍华的妻子和儿子去山东省监狱看望袁绍华,看到袁绍华的气色还不是很好,脸色发黑,人显得很憔悴。

据悉,有两个监护,天天“陪着”袁绍华

袁绍华因修炼法轮大法身体健康,现在却被非法迫害致高血压,而且被强行送入山东省监狱。呼吁社会上的正义人士关注这些信仰“真、善、忍”而被迫害的好人,立即停止迫害。

青岛市公安局二零一三年五月二日出动警察七十多人包围民宅,绑架了陆雪琴、李浩、袁绍华、杨乃健和他的母亲刘秀贞等多名法轮功学员。当时中共警察给出的荒唐理由是“法轮功学员聚会”;六月四日,中共央视、新华网等突然宣称,青岛警方“破获”一起模拟演示法轮功学员在狱中遭酷刑折磨的照片的案件,将法轮功学员曝光中共酷刑的正义之举诬陷为犯罪行为。六月九日,警方给家属非法逮捕通知书,“罪名”是所谓的“组织利用邪教破坏法律实施”(中共是真正的邪教);随后,警方象是接到了统一命令一样,把所谓的“罪名”改成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并逼迫家属签字。

法轮功教人向善,民众揭露酷刑,不仅无罪,反而有功,因为酷刑威胁所有的中国人,揭露酷刑是保护所有中国人的人身安全,有利国家形象。法轮功学员家属聘请的律师们联名写了意见书,要求当局撤销所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并立即释放当事人。

最终,法轮功学员陆雪琴、袁绍华被青岛市市北区法院诬判10年和4年,杨乃健、冯华、刘秀贞被青岛市城阳区法院诬判7年、4年、3年,崔鲁宁、李浩被李沧区法院诬判5年半和4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1/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03034.html#15110235158-1

2014-11-29: 多个晚辈被判刑 八旬老人有冤难申(图)

二零一三年五月二日对八十岁的老人韩正美来说,原本是一个快乐的日子,亲戚朋友欢聚一堂,在女儿刘秀贞家商量晚辈结婚酒桌等事宜,上午订好饭店,下午一家团聚开开心心,可是到了下午,一帮陌生人非法闯入韩正美老人女儿家,见人就抓,还乱砸一通。
女儿刘秀贞家经营酒店、理发店等,瞬间三个女儿、女婿、外甥等等全部被闯入家门的人带走,后来得知那伙人是青岛国保大队、610及青岛公安。八十岁老人怎么也想不通女儿、女婿、晚辈们都是好人,从来不做伤天害理欺压人民的事,并且个个都很孝顺,怎么就抓走了呢?

老人坚信一定是误会,可是历经一年多,老人苦苦等待亲人回家团聚,自己安享晚年,可是等来的是一个女儿被判三年,一个女婿被判四年,外甥被判六年。更令老人茶饭不思的事是,原本身体健康的女儿刘秀贞被迫害得身体出现严重疾病,可是却无法相见;生龙活虎的外孙杨乃健瘦得脱了相,失去以往的活泼可爱。晚辈的婚结不成,喜事变成了有苦无处诉,有冤无处申的人间悲剧。

八十岁的老人万万想不到的是,几个人在一起拉拉家常,和另外几个诉诉曾经亲历的迫害,能被中共炮制成“破获的重大案件”,因为怕老人受不了打击,家人只好瞒着她,可是思亲是谁也不能改变的。

韩正美老人的女儿刘秀贞现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女子监狱,目前因严重疾病在济南新康监狱住院治疗;外甥杨乃健——三十三岁的小伙子被关在山东省监狱十一监区。女婿袁绍华原是青岛市巴士集团公交车司机,现是否转到山东省监狱还不知。

好青年入狱十五天被迫害的消瘦、无力说话

青岛市法轮功学员杨乃健一九八一年出生,是一位善良、勤劳、朴实的小伙子,二零一三年五月二日在自己家中,被闯入家中的青岛市国保、610及派出所的人非法抓捕,二零一四年被非法判刑六年,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日,青岛市城阳区看守所在没有通知家属的情况下,非法将杨乃健转到山东省监狱。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七日,杨乃健家属打电话给山东省监狱询问杨乃健是否到哪里什么时间可以会见,监狱称接到通知再说,可是到十一月十九日也没见到通知,家人又问监狱称已经寄出,没有收到是邮局的事,可是直到二十五日家人也没有接到通知。

出于对亲人的关心,杨乃健家属于十一月二十五日凌晨三点四十分左右乘车望济南赶,到了监狱接近九点。开始,监狱百般刁难不让见,在家属的再三要求下终于答应了,可是当家人见到杨乃健的一瞬间,泪水止不住了: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五日家人见到他时精神气色各方面还好;可是转到山东省监狱十五天就变成另外一个人,整个人瘦得脱了相,说话、走路无力,精神萎靡不振。杨乃健的家人问杨在里面的情况,因为杨乃健身边有人跟着,也不敢说。

杨乃健三十出头正是风华正茂的年龄,突然变成这样,家人百思不得其解他到底遭受了什么样的折磨。

杨乃健的母亲刘秀贞也被非法判刑,刚到山东省监狱不久就被迫害身体出现严重问题,现在济南新康医院救治,可是还是不让家人见。家人于十一月十四日寄出政府政务公开申请,要求出具刘秀贞的身体状况证明、治疗方案等情况说明,可是一直没有收到答复,申请书已于十五日签收。

绑架、捏造罪名,庭审走过场

青岛市公安局二零一三年五月二日出动警察七十多人包围民宅,绑架了陆雪琴、李浩、袁绍华、杨乃健和他的母亲刘秀贞等多名法轮功学员。当时中共警察给出的荒唐理由是“法轮功学员聚会”;六月四日,中共央视、新华网等突然高分贝宣称,青岛警方“破获”一起模拟演示法轮功学员在狱中遭酷刑折磨的照片的案件,将法轮功学员曝光中共酷刑的正义之举诬陷为犯罪行为。六月九日,警方给家属非法逮捕通知书,“罪名”是所谓的“组织利用邪教破坏法律实施”(中共是真正的邪教);随后,警方象是接到了统一命令一样,把所谓的“罪名”改成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并逼迫家属签字。

法轮功教人向善,民众揭露酷刑,不仅无罪,反而有功,因为酷刑威胁所有的中国人,揭露酷刑是保护所有中国人的人身安全,有利国家形象。法轮功学员家属聘请的律师们联名写了意见书,要求当局撤销所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并立即释放当事人。

青610控制公检法人员将法轮功学员曝光中共酷刑的正义之举诬陷为犯罪行为。从开始当局阻止律师接见,到后来不断的更改所谓的“罪名”,再后来又耍流氓拆分“案件”。杨乃健又多次受到了酷刑迫害:棒球棍捣心脏、铁窗吊铐、不让睡觉……一次次被逼供,恶警轮番使用暴力,罗织所谓罪名,并威逼他承认。

第一次对法轮功学员杨乃健、冯华、刘秀贞非法庭审是今年二月二十八日,不敢采纳法轮功学员的证据,更不敢宣布结果。此次城阳法院对这三人的二次非法庭审,公然藐视践踏法律,践踏公民信仰自由的权利,不仅违反开庭提前三天通知律师家人的相关规定,还剥夺公民进行辩护和家属辩护的权利。

七月八日,青岛市城阳区法院在城阳区看守所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杨乃健、刘秀贞(杨乃健的母亲)、冯华,整个庭审过程只是走过场,从头到尾都是故意制造冤案的公检法人员在表演,勉强维持了二十多分钟,就草草收场宣判。期间,刘秀贞多次站起理直气壮地指出法官在胡说八道。如果一个善良的家庭妇女在自家的院子里洗洗盘碗就被抓被判三年,法律何在?

陆雪琴被青岛市市北区法院非法判刑十年,崔鲁宁被青岛市李沧区法院诬判五年半,刘秀贞被青岛市城阳区法院诬判三年。三人的辩护律师都认为,一审法院严重违法裁判,要求青岛市中院就一审程序违法和实体违法进行开庭审理。青岛市市北区法院耍流氓,二零一四年七月十七日对法轮功学员陆雪琴、袁绍华非法开庭,三位辩护律师只有一位被通知开庭,“法官”田淮安对家属谎说:你们的律师不负责任,不来开庭,你们另请律师吧。

这样的人间悲剧,在中共一九九九年迫害法轮大法以来不知发生多少,希望善良的人民早日觉醒,认清善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1/29/多个晚辈被判刑-八旬老人有冤难申(图)-300893.html

2014-09-29: 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青岛中级法院最新电话信息

山东省青岛法轮功学员杨乃健、冯华、刘秀贞被青岛市城阳区法院诬判7年、4年、3年,陆雪琴、袁绍华被青岛市市北区法院诬判10年和4年,崔鲁宁、李浩被李沧区法院诬判5年半和4年,现早已上诉到青岛中级法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9/29/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98300.html#14928212620-10

2014-09-02: 青岛陆雪琴、袁绍华、崔鲁宁、李浩上诉到青岛中级法院

山东青岛法轮功学员陆雪琴、袁绍华被青岛市市北区法院诬判10年和4年后,现已上诉到青岛中级法院。主管法官是刑一庭的赵彩霞。

另外,被李沧区法院诬判的崔鲁宁、李浩的“案件”也已上诉至青岛中级法院,主管法官也是赵彩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9/2/二零一四年九月二日大陆综合消息-296798.html

2014-07-20:  青岛市法院耍流氓 对陆雪琴、袁绍华非法开庭

青岛市市北区法院耍流氓,7月17日对法轮功学员陆雪琴、袁绍华非法开庭。三位辩护律师只有一位被通知开庭,“法官”田淮安对家属谎说:你们的律师不负责任,不来开庭,你们另请律师吧。

陆雪琴身体虚的无法坐立,被法警粗鲁地塞到轮椅里,不断地表示自己的身体很痛苦,中间被抬出去几分钟,回来以后,便不再出声,好像处于昏迷状态,不知是被打了不好的针药,还是因为身体太虚弱被折磨得没有了一点力气。

前两次非法开庭,因为陈建刚律师、王宇律师依法(根据邪党最高法院的规定,律师不安检)抗争,不配合法院非法安检,市北区法院未能得逞。一方面害怕律师为法轮功学员无罪辩护,另一方面因为迫害好人心虚,所以这次就用无耻的撒谎来耍流氓,这一次只通知李苏滨律师一人开庭时间,没通知陈建刚、王宇律师,17日只有李律师一人到庭。

陆雪琴丈夫打电话给市北法院郭洪伟,质问为什么不通知律师开庭,郭说因陈王两律师两次开庭都不到庭,说律师不负责任;然后就把电话挂了,不让家属解释。非法开庭期间,法官田淮安公然在法庭上撒谎,对家属说,因为你们的律师不负责任,不来开庭,你们另请律师吧,十天前已经通知你们。

偌大的法庭,只允许一家两人参加所谓的旁听。陆雪琴家是陆雪琴妹妹和女儿,袁绍华家是袁绍华妻子和侄媳妇,法警有意地把陆雪琴的妹妹和女儿安排在一侧,等陆雪琴被推进来时,许多的法警挡在陆雪琴家人前面,有意不让陆雪琴家人看到陆雪琴身体状况。开始,法警把陆雪琴放在一个木制椅子上,陆雪琴一直喊痛得受不了,因为木制椅子太硬,陆雪琴已经瘦得皮包骨头,她一直说硌得疼,后来,换成了轮椅。但陆雪琴身体虚得无法坐立,法警把陆雪琴粗鲁地塞到轮椅里,陆雪琴痛得大喊。

陆雪琴的妹妹看到陆雪琴很痛苦的样子,只说了一句,“你们的心不是肉长的吗?”就被田淮安命令法警野蛮架出法庭。

袁绍华妻子刘秀芝质问法官,你们为什么不通知我们请的律师?市北区法院田淮安命令法警把袁绍华妻子架出法庭,法警凶恶之极,扭拽刘秀芝的胳膊,致使刘秀芝的胳膊很长时间青紫疼痛,用脚狠踢刘秀芝。

陆雪琴的女儿看不下去,向法官说了句“法官,法警殴打我阿姨(指刘秀芝)”,也被田淮安下令赶出法庭,7、8个法警马上团团围住陆雪琴的女儿,强行粗鲁地把陆雪琴女儿架出法庭。参加旁听的家属就只剩下了袁绍华家一人。

整个非法庭审中,前半段时间,陆雪琴不时发出抗议之声,要求其代理律师王宇出庭,同时,也不断地表示自己的身体很痛苦。中间,田淮安宣布休庭,陆雪琴被抬出去几分钟,回来以后,便不再出声,好像处于昏迷状态,不知是被打了不好的针药、还是因为身体太虚弱被折腾得没有了一点力气。

陆雪琴今年五十二岁,家住青岛市四方区修水路,曾患有多种疾病:风湿性心脏病、风湿性关节炎、肾盂肾炎、胆囊炎、术后肠粘连,经常是生活不能自理,曾去过外地几家大医院医治,也曾练过其它气功,均无明显效果,以致连自己的后事都做了详细安排。一九九六年底,陆雪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自从修炼了法轮功,真是无病一身轻,成了一个真正健康的人。

青岛市公安局二零一三年五月二日出动警察七十多人包围民宅,绑架了陆雪琴、李浩、袁绍华、杨乃健和他的母亲刘秀贞等多名法轮功学员。当时中共警察给出的荒唐理由是“法轮功学员聚会”;六月四日,中共央视、新华网等突然高分贝宣称,青岛警方“破获”一起模拟演示法轮功学员在狱中遭酷刑折磨的照片的案件,将法轮功学员曝光中共酷刑的正义之举诬陷为犯罪行为。六月九日,警方给家属非法逮捕通知书,“罪名”是所谓的“组织利用邪教破坏法律实施”(中共是真正的邪教);随后,警方象是接到了统一命令一样,把所谓的“罪名”改成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并逼迫家属签字。

法轮功教人向善,民众揭露酷刑,不仅无罪,反而有功,因为酷刑威胁所有的中国人,揭露酷刑是保护所有中国人的人身安全,有利国家形象。法轮功学员家属聘请的律师们联名写了意见书,要求当局撤销所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并立即释放当事人。

陆雪琴女士演示她所遭受的酷刑迫害被绑架后又遭种种折磨。二零一三年五月八日开始,青岛警方连续九天非法提审。七月十六日,山东省公安厅“四二七专案组”进驻看守所,不在正常的接见室会见,而是腾出了看守所医务室旁边的一间屋子。从七月十六日至八月九日,每天四个警察轮番提审,从早上九点到下午五点,有时甚至到晚上十点钟,使用各种方式折磨陆雪琴,警察叫嚣:“我们不打你,但是我们会折磨你,如果你犯了病,医务室就在旁边,随时‘抢救’。”“我们就是要象对待死刑犯一样的对待你。”

从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三日,被非法关押在青岛第三看守所中的陆雪琴就出现身体麻木、头晕、胸闷、胸痛、左半身无知觉的症状,而且越来越严重,到二零一四年一月三十日,心脏病、高血压、肾盂肾炎、肠梗阻、胆囊炎、腿部血栓等旧疾全部复发。

打人的法警号:370237, 373527(殴打刘秀芝者),370235,370232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7/20/青岛市法院耍流氓-对陆雪琴、袁绍华非法开庭-294910.html

2014-06-28: 山东青岛陆雪琴、袁绍华面临非法开庭

7月3日,青岛市市北法院非法开庭,欲对陆雪琴、袁绍华非法开庭。

主管院长郭洪伟,办公电话0532-88691178;庭长田江苏省淮安,办公电话:0532-88691532;法官王戈,办公电话:0532-88691190。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6/27/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94003.html#14626225855-37

2014-04-27: 青岛法轮功学员袁绍华被非法开庭,妻子被电动门夹挤

2014年4月22日上午,山东青岛市市北区法院在即墨普东看守所对法轮功学员陆雪琴、袁绍华非法开庭。法院人员对家属和律师百般刁难,之前就告知只能允许两名家属旁听,不允许律师带电脑。开庭前,家属先行进入会见区,后律师按时到达法庭门口,以家属身份参与辩护的律师在安检后入场就座,同时,在庭内还有三名检察官和8名国保人员。两名律师按照法律规定坚决不配合非法安检。

对于一般待审人员,押送警车一般在大门口停下让人下车,这样,待审人员的家人在外面就能看到家人,但是,邪党法院对待法轮功学员却是让警车开进大门,到法庭门口停住,这样在外面的家属就看不到被非法关押很久的亲人。非法押送袁绍华的警车开到大门里面停靠,袁绍华七十多岁的老母亲思念儿子心切,就跟着押送警车进入铁门里面,袁绍华的妻子刘秀芝担心婆婆安危,也紧跟进去,看门的女协警按动电动门,一下子把刘秀芝夹在铁门中间,电动门的压力是很大的,刘秀芝的儿子和姐夫正在后面,见状急忙尽全力掰动铁门,看门的女协警又把门打开。刘秀芝说,如果不是她修炼法轮大法有师父保护,人就没命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4/27/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90543.html#1442623758-1

2014-02-24: 青岛陆雪琴被劫持九个月 生命垂危

二零一三年五月二日,在青岛市政法委、“六一零”指使下,青岛市公安局绑架了法轮功学员陆雪琴、袁绍华、杨乃健和他的母亲刘秀贞等。目前,被非法关押迫害九个多月的陆雪琴多种旧疾复发,生命垂危。

从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三日,被非法关押在青岛第三看守所中的陆雪琴就出现身体麻木、头晕、胸闷、胸痛、左半身无知觉的症状,而且越来越严重,到二零一四年一月三十日,心脏病、高血压、肾盂肾炎、肠梗阻、胆囊炎、腿部血栓等旧疾全部复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2/24/青岛陆雪琴被劫持九个月-生命垂危-288043.html

2014-02-04: 青岛迫害陆雪琴、崔鲁宁等法轮功学员的相关人员电话补充

陆雪琴、崔鲁宁、刘秀贞被非法关押在青岛第三看守所(位于即墨市普东镇),袁绍华、李浩被非法关押在青岛第一看守所(位于即墨市普东镇),杨乃健、冯华被非法关押在青岛第惜福镇看守所(位于青岛市城阳区惜福镇)。他们的“案子”仍被拆开,其中陆雪琴和袁绍华都在分为市北区法院,且案子被分开;李浩、崔鲁宁被合在一起非法提交在李沧区法院;刘秀贞、杨乃健、冯华的“案子”仍在城阳区检察院。其中陆雪琴出严重的病业状态,已被多次抢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2/4/二零一四年二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87243.html

2014-01-26: 炮制“大案”未遂 青岛市610、公安局继续迫害无辜

在青岛市政法委、“610”指使下,青岛市公安局二零一三年五月二日出动警察接七十多人包围民宅,绑架了陆雪琴、袁绍华、杨乃健和他的母亲刘秀贞等多名法轮功学员。

当时警察给出的荒唐理由是“法轮功学员聚会”;六月四日,中共央视、新华网等突然高分贝宣称,青岛警方“破获”一起模拟演示法轮功学员在狱中遭酷刑折磨的照片的案件,将法轮功学员曝光中共酷刑的正义之举诬陷为犯罪行为。

六月九日,警方给家属非法逮捕通知,“罪名”是所谓的“组织利用邪教破坏法律实施”(中共是真正的邪教);随后,警方像是接到了统一命令一样,把所谓的“罪名”改成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并逼迫家属签字。

法轮功学员家属聘请的律师们联名写了意见书,要求当局撤销所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并立即释放当事人。法轮功教人向善,民众揭露酷刑,不仅无罪,反而有功,因为酷刑威胁所有的中国人,揭露酷刑是保护所有中国人的人身安全,有利国家形象。一贯对中国人進行洗脑和迫害的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

由于编造的“罪名”漏洞百出,青岛市检察院退回所谓的“案件”,青岛警方又一次改变罪名,拆分这个伪造的“大案”成三小“案件”,把迫害陆雪琴、袁绍华的“案件”送青岛市市北区检察院,把迫害崔鲁宁、李浩的“案件”送至李沧区检察院,把迫害杨乃健、刘秀贞母子和冯华的“案件”送到城阳区检察院。律师认为不构成犯罪,应该撤销案件。

最近,中国新年就要到了,陆雪琴、杨乃健、崔鲁宁、刘秀贞、袁绍华、李浩等六家亲属为了给自己被非法关押的亲人申冤,于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一日上午九点多,到青岛市市政府信访中心信访,被告知“信访事项不予受理告知单”。

陆雪琴等再遭种种酷刑折磨

陆雪琴等青岛法轮功学员三零一三年五月二日被入室绑架后又遭种种折磨。五月八号开始,青岛警方连续九天提审。七月十六日,山东省公安厅“四二七专案组”進驻看守所,不在正常的接见室会见,而是腾出了看守所医务室旁边的一间屋子。四月二十七日成立所谓的“专案组”,说明五月二日的绑架是蓄谋已久的阴谋,根本不是青岛市市警方所言收到群众举报。

从七月十六日至八月九日,每天四个警察轮番提审,从早上九点到下午五点,有时甚至到晚上十点钟,使用各种方式折磨陆雪琴。叫嚣:“我们不打你,但是我们会折磨你,如果你犯了病,医务室就在旁边,随时抢救。”“我们就是要像对待死刑犯一样的对待你。”一个叫邵鹏的警察俯在陆雪琴耳边大喊、谩骂,参与的警察还有强大(音)、张队,有一个女警察叫文迎新。

短短几个月时间,杨乃健被折磨得整个人瘦了四十多斤,一个原本身心健康、面容红润的年轻棒小伙被折磨得瘦弱不堪,多次昏死,生命垂危,曾经健康的心脏现在不断地疼痛,并伴有憋气、胸闷,大量便血、腹痛、腹坠……在炎热未退的八、九月份,三十二岁的杨乃健却时常感觉到阵阵寒冷。

据知情者透露,恶警想方设法、变本加厉地折磨杨乃健,轮番使用暴力、诱供、威胁、恐吓等残忍手段强迫他放弃信仰,无中生有的罗织所谓证据,并威逼其承认,企图進一步迫害。一次恶警对杨乃健進行夜审,给他戴上手铐和沉重的脚镣,连续三天三帮人轮班倒,却不让杨乃健睡觉,哪怕是闭一下眼。恶警企图罗织所谓证据,拿出二零零八年青岛市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所谓“案子”安在他的身上,杨乃健拒绝回答,残忍的恶警就把杨乃健用手铐铐到审讯室的铁窗户上,让他的脚够不着地,并在他的腿、脚前放上石质的桌子,一边挡着他的身子,一边挡着他的腿,让他站不起来,更蹲不下去,就这样痛苦地被吊铐了三天三夜,期间杨乃健被折磨得一直肚子疼,腹痛、腹坠、便血,并且大便血量很大。审讯过程中,恶警威胁杨乃健不能把遭受酷刑后拉血的事情说出去,并让看守所人员带领杨乃健到城阳医院肛肠科進行检查,告诉医生要诊断成“痔疮”。医生见他大便血量很大,不是痔疮的症状,反覆叮嘱、建议再做其它检查,被看守所人员拒绝。

一次恶警恶狠狠地说:“你是铁打的还是钢铸的,今天要叫你开口!”恶警用多种方式折磨他,用棒球棍打他,并用带尖那头狠狠地捣杨乃健的心脏部位,导致杨乃健当场胸闷、憋气,心脏激烈疼痛,不能自主呼吸喘气。一阵折磨过后,见他没有反应,恶警慌了,吓得赶紧用两个指头为他测量脉搏。此次迫害导致此后杨乃健的心脏长期疼痛不止。

恶警继续每天三班倒地非法审讯折磨他。始终沉默的杨乃健绝食抗争,最后恶警只好把奄奄一息的杨乃健送回监室。

期间,陆雪琴身体也生命垂危,生活不能自理,被非法关押,其代理律师一再向青岛市公安局、青岛市检察院申请保外就医,遭到拒绝,律师感叹青岛市相关人员“实在无人性”。

伪造“大案”不成 青岛市610、警方拆分“案件”

陆雪琴、杨乃健他和他的母亲刘秀贞、崔鲁宁、袁绍华、李浩、冯华等人与2013年5月2日被青岛市恶警非法抓捕,关押至今。期间,青岛市警方非法更改罪名,采用各种卑鄙手段阻挠律师会见,并对杨乃健、冯华、李浩酷刑迫害。陆雪琴的家人为其聘请了律师,律师去会见当事人时,却遭到了阻挠。崔鲁宁、杨乃健、刘秀贞、李浩等人的律师也遇到了同样的情景,都是不让见,都是藉口“泄漏国家机密”。

法轮功学员家属聘请的律师们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八日联名写了意见书,要求当局撤销所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并立即释放当事人。

律师意见书指出,“国家政权,由军队、警察、监狱等强有力的国家机器予以保护。几个人拍了几张照片,又怎能具有煽动颠覆政权的力量,又怎能动摇国家政权的稳定?政府形象的好坏,与政府及其工作人员的作为有关。况且,政府形象的好坏与政权是否被颠覆完全是两个事情。嫌疑人的批评如果真实存在,就应该及时处理,只有处理公正了,政府形象才会好,政权才会稳定。即使批评错了,对国家的形象和政权稳定又有甚么影响呢?相反,只有固守错误,政府形象才会更坏,政权也才会不稳定。”

青岛市恶人还是一意孤行,把妄加的所谓“罪名”移送青岛市检察院,由于编造的“罪名”漏洞百出,被退回。青岛市邪恶610、不法警察又故伎重演,又一次改变罪名,拆分“案件”:迫害陆雪琴、袁绍华的材料于2013年12月20日被非法移送青岛市市北区检察院,12月25日,市北区检察院没有详细审查就非法起诉到市北区法院;迫害崔鲁宁、李浩的案子被非法移送至李沧区检察院,也是在没有审查的情况下迅速被非法起诉到李沧区法院;而迫害杨乃健、刘秀贞母子和冯华的案子被非法移送到城阳区检察院。

陆雪琴的律师提出抗议,认为时间太快,不符合法律规定,检察院作为公诉机关应该详细审查是否应该起诉。律师认为不构成犯罪,应该撤销案件。在很短的时间内,检察院不履行审查责任,直接起诉到法院是违背法律。

“案件”被拆分后,青岛市警方及市北区检察院却又企图利用2008年的所谓“罪名”迫害陆雪琴。2008年2月,青岛“六一零”、公安局绑架陆雪琴,并对她進行刑讯逼供,导致她多次昏死,风湿性心脏病、肾盂肾炎、肠粘连等旧疾复发,致使陆雪琴下半身严重瘫痪,大小便不能自理,必须插导尿管;又因被恶警闵行用皮鞋猛踢腹部,下身流血不止,子宫内形成严重肌腺瘤与血栓,陆雪琴整个腰部以下不能动弹、无力说话、头脑昏迷不清,瘦弱的皮包骨头,邪恶之徒企图对她非法判刑,但终没能得逞。

这一次,却是以“伪造酷刑图片”的名义非法抓捕,青岛市恶人竟连“自打嘴巴”的荒唐逻辑也不顾了。

冯华的父亲从遥远的陕西来到青岛,想给儿子请律师,但遭到青岛市检察院人员的非法的威胁。

信访中心不予受理、市政府武警驱逐家属

陆雪琴、杨乃健、崔鲁宁、刘秀贞、袁绍华、李浩等六家亲属为了给自己被非法关押的亲人申冤,于1月21日上午9点多,约十七八人,先到青岛市市政府信访中心信访,每家领取“人民群众来访登记表”一份,将反映主要问题填好后上交工作人员,约十来分钟后一工作人员来到工作窗口喊表格中家属姓名到窗口处,他说法轮功是国家明令禁止的,信访不予受理,家属们据理力争,问:“法律哪一条规定不让修炼法轮功?”“国家宪法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信仰自由”“哪一条法律说法轮功是×教?”“不能以言代法”。但工作人员坚持不受理,并开具给陆雪琴家属一份“信访事项不予受理告知单”。

家属们无奈离开市政府信访中心,来到青岛市市政府大门前警卫处要求面见市长,工作人员问明是因为法轮功修炼者被非法关押及酷刑迫害问题后又直接拒绝,还是说法轮功是国家明令禁止的,在家属追问下,他们又说这些问题到公安部门解决等等推辞,要求家属离开。家属们坚决不离开,并拿出陆雪琴、杨乃健的被迫害照片他们看,过程中一二十个武警陆续来到警卫室,他们驱逐家属离

开市政府门前,并有两三人到前面来录相、照相,家属们拿着陆雪琴、杨乃健的被迫害照片高喊“控告酷刑迫害”“信仰无罪”“控告犯罪”。其中有杨乃健80多岁的姥姥,也有李浩七个月的小女儿,杨乃健80多岁的老奶奶大喊冤枉,听了让人心酸落泪……

最后二十多个武警警卫们都進到警卫室不再出来,家属们陆续收到了当地派出所打来的电话,不断地威胁家属,要求赶紧回家,称上访的人太多了,说再上访就要出动警察抓人了,家属们无奈离开。

家属们又拨打12345市长热线,控告了酷刑迫害陆雪琴2008年致残情况及5月2日其演示被酷刑迫害真相被非法抓捕,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即墨普东第三看守所,生命垂危生活不能自理,并表达家属要求无罪释放的诉求。

几位法轮功学员以前遭受的部份酷刑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26/炮制“大案”未遂-青岛市610、公安局继续迫害无辜-286247.html

2014-01-08: 目前,陆雪琴、袁绍华分在山东省青岛市市北区,有市北区公安王明哲负责检察院,陆雪琴的被诬陷材料,已于12月27日,转至青岛市市北人民法院。
据说,袁绍华也已被转法院,但去法院查询没有消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8/二零一四年一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85396.html

2013-06-12: 山东省青岛公交巴士集团迫害大法弟子袁绍华

袁绍华,青岛公交巴士司机,工作一直兢兢业业,为人善良,受到公司同事的一致好评。2013年5月2日被青岛市邪恶六一零和恶警非法抓捕,现非法关押在青岛市普东看守所。

6月4日上午,袁绍华家人接到青岛市巴士集团316车队的电话,说公司书记崔久清、队长王海明让袁绍华的妻子刘秀芝去签字,要开除袁绍华,刘秀芝说“我们是好人,是邪党迫害好人,把好人关押起来,我们想上班不能去,我们做好人没错,我不能去签字。”下午,王海明又打电话给袁绍华家人,要求到袁绍华家里来,袁家人拒绝了。

6月6日袁绍华的邻居送给袁绍华的妻子一封信,是青岛公交巴士六队寄来的,内容是要求袁绍华在三天内上班,否则按违章处理,即开除,青岛公交巴士明知袁绍华被邪恶恶意诬陷、非法关押,却积极配合邪恶的迫害,助纣为虐,妄图开除袁绍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6/12/二零一三年六月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275264.html

2013-06-11: 青岛公交公司配合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袁绍华

山东青岛公交巴士司机袁绍华,二零一三年五月二日被青岛市邪恶“610”和恶警绑架,现非法关押在青岛市普东看守所。

六月四日上午,袁绍华家人接到青岛市公交公司316车队的电话,说公司邪党书记崔久清、队长王海明让袁绍华的妻子刘秀芝去签字,要开除袁绍华。刘秀芝说:“我们是好人,是邪党迫害好人,把好人关押起来,我们想上班不能去,我们做好人没错,我不能去签字。”下午,王海明又打电话给袁绍华家人,说要到袁绍华家里来,被袁绍华的家人拒绝了。

青岛市公交公司助纣为虐,配合邪党妄图开除袁绍华,希望善良正义人士伸出援助之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6/11/二零一三年六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75219.html

2013-05-23: 青岛陆雪琴被迫害致病 律师探视遭拒(图)
.......
目前已知,杨乃健被关押在青岛市城阳区看守所(惜福镇);刘秀贞被非法关押在即墨普东镇第一看守所;陆雪琴、崔鲁宁、袁绍华、李浩、冯华被非法关押在青岛市第三看守所(即墨市普东镇)。

袁绍华被非法关押在城阳区看守所

二零一三年五月二日,山东青岛法轮功学员袁绍华和妻子刘秀芝回女姑山走亲戚,没想到下午两点左右,被青岛市恶警暴力绑架。

五月三日上午,水清沟派出所恶警闯到袁绍华家非法抄家,把其儿子上学用的电脑抢走,还把他带到水清沟派出所。

五月四日,袁绍华的妻子刘秀芝所谓取保候审回家。

五月五日下午,袁绍华的家人到水清沟派出所打听袁绍华的下落及要人,不果。

五月六日晚十一点左右,水清沟派出所警察打电话告知袁绍华被非法拘留,让家人签字。家人才得知袁绍华在血压高达270、体检不合格的情况下,被恶警强行劫持到青岛即墨普东镇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袁绍华现在身体状况不明,恶警也不准家人与其见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5/23/青岛陆雪琴被迫害致病-律师探视遭拒(图)-274359.html

2013-05-09: 五月二日青岛市公安局绑架法轮功学员事件补充

青岛市5月2日发生对法轮功学员的绑架,一共有11人被绑架,其中杨友欣等四人已回家;陆雪琴因为身体呈严重病态,被送往医院,现被非法关押在青岛市绍兴路洗脑班;杨乃健、刘秀贞,崔鲁宁被非法拘留,被非法关押到青岛市普东看守所;李浩下落不明;男性法轮功学员杨乃健被关押在青岛市城阳区惜福镇城阳区派出所。

已获知法轮功学员袁绍华被青岛市南丰路水清沟派出所警察绑架。在5月3日上午11点左右,恶警到袁绍华家非法抄家,抢走不修炼儿子袁洋的电脑,抢走电脑时候,威胁他儿子说:“你老实点,你知不知道你爸爸现在在我的手里?!”然后,把其儿子袁洋带到派出所進行恐吓,并扬言说:“你是不是没尝过电棍的滋味?是不是好用电棍电你了?”袁洋说:“我又不是坏人,你电我干甚么?”恶警的威胁给孩子的心灵遭受极大的伤害,吓得他晚上都不敢回家睡觉。

在法轮功学员袁绍华体检不合格(血压高达270)的情况下,恶警强行把袁绍华送人青岛即墨普东镇第一看守所,现在不知身体情况如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5/9/二零一三年五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73243.html

2013-05-06: 山东青岛市公安局610疯狂绑架多名法轮功学员(更新)

5月2日下午大约2点左右,青岛市城阳区流亭街道西女姑山村和东女姑山法轮功学员在同修家中一起被绑架,5月5日,已确定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继续关押的有:刘秀贞、杨乃健、袁邵华、陆雪琴、崔鲁宁和其他两位不知名的同修 ,韩正美、杨友欣、刘秀芳、刘秀芝已回家。

是青岛市公安局、610办公室、政法委直接参与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5/6/二零一三年五月六日大陆综合消息-272956.html

济南市第一监狱(山东省监狱,济南监狱;男子监狱)联系资料(区号: 531)

2019-08-04:
西关派出所:
地址:高密市天翔街558号
施京岩 所长 18563632731 13906463333
焦宗光 教导员 18563632726 13562640555
臧兴传 副所长 18563632735 13953698330
毕洪涛 副所长 15621665568 13964686668
辛春香 副所长 18563632736 13563632306
苑明军 副所长 18563632508 13905361633
沈邦福 科员 18563632802 13606477856
乔宝玉 科员 18678076858 13964615868
郭瑞信 科员 18563632935 13869697368
杜启彬 科员 13070779755 15066709857
王栋勇 科员 18560696809 15910053386
2018-12-09:
一、基 地 分 局
姜 军 13905468507
林俊武 13013566199
陈继军 13395463526
孙国瑞 13562262577
苗先军 15054602568

滨海公安局基地分局国保大队:
安茂森办公室 0546-8506436 18654600788
成刚教导员 0546-8506437 13356616000
警察张清余 0546-8506438
警察王艳薇 0546-8506439

科通派出所:
李 烨 13954667709
赵传强 15666672123

物华派出所:
隋新兴 13954602968 董新明 13176645288 李兆林 13854683399
荟院派出所:
马 建 13954628671 赵玉增 13371551155

玉苑派出所:
张 京 13954628670
程 猛 13589972306
张春德 13805460558
张雪强 13562295889

花苑派出所:
张振钦 13905468292 伍忠兵 18654699156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531)

2013-06-12: 山东省青岛公交巴士集团
队长王海明电话:13553081807
书记崔久清电话:15563963446 13853250276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