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7-20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山东 >> 青岛市(含大山女子看守所) >> 刘洪积, 男, 76

刘洪积
自从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刘洪积一家就没过上安稳日子。老人离世前夕,家人向监狱要求让大女儿回来看看老人,遭到无情的回绝。
个人情况: 退休工人,退休之前是青岛水族馆出海船员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青岛市城阳区流亭镇东女姑山村
个人近况: 2007年5月2日 迫害致死 (2007-06-23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4-05-09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3017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9-03-28: 刘洪积老人含冤离世 家人仍不断被骚扰(图)

山东省青岛城阳区七十六岁的老年大法弟子刘洪积老人含冤离世后,家中只有老伴韩正美老人,一人孤苦度日。每到所谓的敏感日期,就受到来自各方恶党人员的骚扰。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七日上午九点半左右,青岛城阳区流亭街道“驻女姑山流亭边防派出所”两名警察来到流亭街道东女姑山村大法弟子刘洪积老人家骚扰。两名警察一名穿绿警服,留平头,一米七左右,中等身材;另一名穿黑色警服,一米八左右,没敲门就进了刘家。家里只有一名亲戚家的女孩帮助老人收拾屋子,他们进屋后四处查看,留平头的警察并问谁住这里,几人住等,临走时又企图探听刘秀芳(刘洪积的二女儿)的情况。过程中一直是留平头的那名警察逼问。

几天过后,三月三日晚七点半左右,城阳区流亭街道“驻女姑山流亭边防派出所”的警察又到刘家敲门,问是不是刘秀芳家?老人当时正好由亲戚家的女孩陪伴在家。韩正美老人打开门后问他们来干什么?上次留平头的警察说来看看。这次来了三名警察,一名还是上次那个留平头;另一名胖乎乎的,戴眼镜,一米七以下,背个包;还有一名穿黑色警服的跟在后面。

韩正美老人说:来看什么?女孩也说:姥爷已经被你们迫害死了,你们还来干什么?想把我姥姥也折腾死吗?那个胖警察说:怎么能是迫害?老人说:怎么不是迫害,我老伴原来身体那么好,不是你们迫害能死吗?女孩说:你们三天两头来骚扰,已经被你们迫害的家破人亡了。警察执意要进屋看看,老人说:有本事就抓小偷,我们一不偷,二不抢,你们来管这些好人干什么?三名警察走出不远,老人说:再别来了。那个胖的竟厚颜无耻地说:还来,我们隔两三天就来看看。

刘洪积的老伴韩正美老人今年七十五岁,曾是患有多年肾炎、脉管炎、气管炎、肠炎的老病号。在修炼法轮大法后,老人奇迹般的康复,身心健康。自九九年邪党迫害大法以来,刘洪积家人上下老小屡遭迫害,一家从此就再也没有过上一天安稳的日子,一直生活在骚扰与恐怖中艰难度日。

大女儿刘秀贞及其儿子杨乃健,与二女儿刘秀芳(三人均是大法弟子)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在城阳区流亭街道仙家寨村向村民散发真相资料时,被恶警绑架。杨乃健被送往青岛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二零零六年五月十二日晚上,流亭边防派出所的七、八个恶警、恶人在刘秀贞的家门口,将杨乃健、刘秀贞、大法弟子杨友芬绑架,拖到马路上当众殴打杨乃健,并猛踢他的下身。赵村恶警袁喜道、流亭边防派出所恶警白家豪对杨乃健毒打,白家豪用膝盖猛顶杨乃健小腹部位,致使他当场大小便失禁。袁喜道用橡胶棍疯狂毒打他、并用拖鞋狠抽脸部,白家豪用杂志卷成卷狠抽杨乃健脸部。五月十二日凌晨杨乃健有幸逃脱,至今流离失所在外。几个月后刘秀贞被秘密非法判刑三年,被送到了济南女子监狱迫害,至今仍被非法关押。

二女儿刘秀芳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恶人强行洗脑,又被流亭街道办事处与双埠村委勒索一万元。双埠村恶党书记张训贵又趁机敲诈勒索三千二百元钱“地皮钱” 。刘秀芳家新盖的刚装修好的两间房子加上院墙全部被张训贵派人用铲车推倒。刘秀芳被非法关押在流亭边防派出所里被逼迫白天黑夜连坐硬长板凳十三天,还被绑架到李沧区李村中韩精神病院绑在床上输了七天破坏中枢神经的药, 曾被绑架到淄博王村女子劳教所迫害。在恶警、恶人的迫害下,刘秀芳至今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八年六月五日奥运期间,刘秀芳的户口所在地李沧区湘潭路派出所,用不正当的手段获取了刘秀芳丈夫的手机号码,一位自称姓李的询问刘秀芳的丈夫刘秀芳的下落,当刘的丈夫询问他怎么知道手机号码时,此人说:自己是干这个的能不知道?六月二十日上午十点多,李沧区湘潭路派出所一男一女,男的就是曾给刘秀芳丈夫打电话的李××,四十多岁,一米七左右。两人来到刘秀芳婆婆家,冒称刘秀芳丈夫的同事,打听刘的下落,又打听刘丈夫的去向。老人被骗说:在其岳母家。两人又来到刘秀芳的母亲韩正美家。当老人问来干什么?姓李的又支支吾吾谎说找刘秀芳商量房子的事,老人说:房子的事找她丈夫就行了,李又说:找女人商量比较合适。韩正美老人就讲了全家人几年来遭受的迫害,修炼真善忍是做好人,善恶有报的道理。

三女儿刘秀芝(大法弟子)是青岛海洋科技馆(原青岛水族馆)职工。因大姐刘秀贞和外甥杨乃健被非法抓捕后,和父亲刘洪积及母亲韩正美到驻女姑山流亭边防派出所要人。恶警所长吕伟忠伙同“青岛市六一零”、“青岛科协”、“青岛海洋科技馆”层层施压,以降职、降薪,长期洗脑,逼迫签字、停止工作、停发全年奖金等方式迫害刘秀芝,并企图迫使刘秀芝放弃真善忍信仰。

七十六岁的刘洪积老人,生前是青岛水族馆出海船员退休职工。一九九七年五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此前,由于过度劳累等原因,患有多种疾病。特别是退休后的几年里,疾病扩展成脑血管硬化,嘴歪眼斜偏瘫,行走不便,高血压持续不下。一九九七年在一次住院检查中,医生发现在刘洪积的肝脏上长有瘤子,后经青岛医学附属医院确诊为肝癌。最后在淄博万杰医院采取伽玛刀手术时确诊只能打掉肝脏阳面的一个瘤,阴面两个不敢动。出院时经一大夫介绍说,回家修炼法轮功试一试也许有效,就给少开了一点药,让他一个月后再回去复查。

别无选择的老人回家后炼起了法轮功,结果身体真的好了,肝癌痊愈,从此以后一粒药也没吃一直很健康。以前,刘洪积是出了名的“三毛”,脾气不好,动辄对人发脾气。学法轮功以后,不但身体好了,性格也变得平和,待人热心周到。发生在刘洪积老人身上的神奇的变化,周围和单位的人都是有目共睹的,也因此影响了家人和周围很多人来炼法轮功。

自邪党迫害大法以来,刘洪积老人经常遭到东女姑山村委、驻女姑山流亭边防派出所、流亭街道办事处的骚扰。曾被骗至东女姑山村委说有事商量,后唆使恶人侯成坚伙同恶警绑架到青岛市六一零洗脑班迫害(六一零是恶党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后被恶警勒索家人一千元押金才放人。

恶警们为找刘秀芳、杨乃健,经常到老人家进行骚扰、恐吓,经常半夜敲打窗户,趴在墙上吓唬,并多次闯入非法抄家,逼迫两位老人去找人,致使两位老人无法正常休息、生活,整日生活在恐惧中。面对这样一个支离破碎的家庭,刘洪积老人身体状况开始出现急剧的衰退病变,后背长了一个大疖子,化脓流血,严重时卧床不起。后来严重的咳血、喷血。大脑不清醒,大小便失禁。医院后确诊旧病复发并恶化。二零零七年的五月二日, 饱经精神与肉体上的双重迫害的刘洪积老人含冤离世,终年七十六岁。因狱方恶警拒绝,大女儿刘秀贞最终未见父亲最后一面。

刘洪积老人已含冤离世,无罪的大女儿被关进监狱迫害;二女儿与外甥被迫流离失所,韩正美老人身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内心已经够痛苦的了,流亭街道“驻女姑山流亭边防派出所”的人还不断地进行骚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3/28/197904.html

2007-06-23: 青岛大法弟子刘洪积在中共的重重迫害中离世(图)
青岛大法弟子刘洪积于二零零七年的五月二日离世,终年六十六岁。就在刘洪积老人将要离世的前夕,家人向济南女子监狱要求让大女儿刘秀贞回来看看老人,遭到狱方无情的回绝。

刘洪积,家住青岛市城阳区流亭镇东女姑山村,一九八六年退休之前是青岛水族馆出海船员。于一九九七年五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肝癌痊愈。自从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刘洪积老人一家从此就再也没有过上一天安稳的日子。

進京上访讲真相遭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发动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造谣,诬陷和栽赃毒害了很多世人,刘洪积老人出于对大法的坚信和对政府的信任,决定進京上访,但是还没有走到北京便被拦截并带回当地。之后,老人受到来自政府和公安派出所的屡次骚扰,并曾被恶警绑架到青岛市六一零(江氏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迫害,后来恶警叫家人交了一千元押金才放人。

二女儿刘秀芳与父母亲一同去北京上访,被居住地流亭边防派出所、镇政府有关人员矫春红等非法押回当地关押在流亭镇政府,强迫洗脑、签字,并被非法抄了她们的家。

二零零零年十月六日,二女儿刘秀芳在進京上访途中被截回后,居住地流亭边防派出所、流亭镇政府、村大队人员把她绑架到派出所。随后流亭边防派出所赵××又把她送到了城阳警区女姑村,三天后又非法送到了青岛大山看守所强行洗脑。最后非法劳教三年未果后又被流亭街道办事处与双埠村委索要一万元。双埠村村书记张训贵又趁机敲诈勒索三千二百元钱“地皮钱”才一了此事。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八日,刘秀芳再次進京说明大法真相。被流亭边防派出所、流亭街道办事处人员矫春红、双埠村工作人员江崇俊(副村长)等人押送回流亭边防派出所,在那里她被迫白天黑夜连坐硬长板凳十三天。

到了农历十二月二十三日流亭边防派出所人员陈文、胡乃经、赵××三人上午十点多钟,秘密把刘秀芳从大山拘留所绑架到李沧区李村中韩精神病院。绑在床上输了七天破坏中枢神经的药。最后刘秀芳正念走脱,从此流离失所。

从此以后,恶警们便经常到她娘家進行骚扰、恐吓,经常半夜敲打窗户,趴在墙上吓唬,致使两位老人无法正常休息,生活受到严重干扰。一次警察抄家,刘洪积四岁的小孙子在床上睡觉,也没有逃过恶警掀开被子的骚扰;警察翻箱倒柜,弄得他们提心吊胆,整日生活在恐惧中。恶警们还逼迫俩位七十多岁的老人去找二女儿的下落。

三、一家人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二年二月刘秀芳与她大姐刘秀贞还有外甥杨乃健到城阳区流亭街道仙家寨村散发真相资料,被恶人举报。遭仙家寨治安主任为首的村民兵五、六个人和一名穿警服的流亭派出所恶警的绑架。在他们遭到绑架的这一天,韩正美老人被吓得呕吐了一夜。

过了几天,女姑山副书记侯成坚伙同恶警去欺骗老人刘洪积,说是要谈谈怎样放回两个女儿和外孙的事。不料刘洪积老人也被绑架到市六一零的学习班,家人毫无知情。吃晚饭时,才发现老人不见了,儿子四处打听,村委没人,也没人告诉。最后在一位好心人的帮助下,得知了老人被绑架到市六一零机构。于是老人的儿子便打听到六一零去要人,六一零恶人竟然索要三千元钱才肯放人。因老人家里没钱,儿子给了一千元,市“六一零”才把老伴放回家。

在二月二十四日刘秀芳和大姐刘秀贞被非法送往青岛大山看守所。杨乃健被送往李沧区城阳看守所。

到了三月十九日流亭派出所恶警王吉柱、流亭边防派出所恶警王××又把姐妹俩非法送往王村劳教所。同一天,杨乃健被送往青岛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二零零六年五月十二日晚上八点左右,流亭边防派出所的七、八个恶警、恶人在大法弟子杨乃健的家门口将大法弟子杨乃健、刘秀贞、杨友芬绑架。拖到马路上并当众殴打杨乃健,不顾生死,猛踢下身。刚進派出所六、七个恶警、恶人对杨乃健拳打脚踢,并将杨乃健强行按倒,反铐。在这期间,恶警当着刘秀贞的面毒打杨乃健,当着杨乃健的面毒打刘秀贞。其中一恶警用脚猛踢刘秀贞的下巴和前胸,恶警当时穿着皮鞋。五月十二凌晨,赵村恶警袁喜道、给流亭边防派出所所长吕伟忠开车的(东北人)白家豪对杨乃健疯狂毒打,白家豪用膝盖猛顶杨乃健小腹部位,致使当场大小便失禁。袁喜道用橡胶棍疯狂毒打后背、前胸、大腿、并用拖鞋狠抽脸部,白家豪用杂志卷成卷狠抽杨乃健脸部。杨乃健在当晚有幸逃脱。

晚十一点多钟,几名恶警带着刘秀贞到娘家刘洪积老人那儿抄家,一抄就到半夜二点多钟。

到了早晨七点多钟恶警再一次到刘洪积老人家骚扰,说要找杨乃健。韩正美老人便对他们讲道理,一名叫王东(音译)的恶警不但不听,还骂老人,并扬言要用枪“嘣”了她。

当天下午三点刘秀贞被送往青岛第一看守所。随后又抄了她的家,过后,恶警又两次到刘洪积老人家骚扰,说是找他外孙杨乃健。

继五月十二日刘秀贞被绑架后,十五日下午四点左右,驻女姑山流亭边防派出所所长吕伟忠伙同六名恶警又非法闯進流亭街道办事处双埠村刘秀芳家非法抄家。在一无所获的情况下,所长吕伟忠以刘秀芳家中的摩托车没挂牌,怀疑是偷的为由抢走了摩托车。几天后恶警们又到刘秀芳丈夫的单位追问刘秀芳的下落。就这样刘秀芳再次流离失所。

六月十三日流亭边防派出所所长吕伟忠串通市“六一零”,到刘秀芳的儿子干临时工的单位青岛海洋科技馆。胁迫该单位开除了刘秀芳的儿子。

三女儿刘秀芝是青岛海洋科技馆(原青岛水族馆)职工。因大姐刘秀贞和外甥杨乃健被抓后,和父亲刘洪积及母亲韩正芳到驻女姑山流亭边防派出所要人。吕伟忠怀恨在心竟然操纵“青岛市六一零”、“青岛科协”、“青岛海洋科技馆”层层施压,企图迫使刘秀芝放弃信仰。并且降职、降薪,长期洗脑,逼迫签字。并以停止工作、停发全年奖金相逼迫。

几个月后大女儿刘秀贞被秘密非法判刑四年,送往了济南女子监狱。

四、老人含冤离世

面对这样一个支离破碎的家庭,老人饱经精神与肉体上的双重迫害。身体状况开始出现急剧的衰退病变。六月底,刘洪积后背长了一个大疖子,化脓流血,严重时卧床不起。到了秋天,老人又咳嗽不止,后来严重的咳血、喷血。再后来大脑不清醒,大小便失禁。被儿子送入医院后确诊旧病复发并恶化,肝癌、淋巴癌、脑癌,三癌并发。医生告知老人最多能活两个月。老人出院后完全不能自理,吃饭喝水完全靠家人喂,并且不能说话,连翻身都得靠家人。

老人在二零零七年的五月二日离世。就在老人已去世的当天上午,在济南监狱关押的大女儿感到有一种不祥的徵兆压在自己的心上,十点钟她从监狱来了电话说要和父亲说说话。家人怕她经不起这样的打击,就只好说老人睡着了。因为狱中的刘秀贞也被迫害的出现了病态,并且还要顶过每天十多个小时的超重奴役劳动,家人不得不为其担心。此时刘秀贞的表哥接过电话要求狱方让刘秀贞回来一趟见老人最后一面,狱方说刑期不过半、思想转化不彻底为由拒绝。就这样刘秀贞至今还不曾知道父亲去世的真实情况,依旧在漫长的狱期中夜以继日的被迫干着中共邪党强加的奴役劳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23/157453.html

2004-05-05: 我的父亲刘洪积,一位70多岁的退休工人。在修炼法轮功以前,有脑动脉硬化、原发性肝癌和30多年的关节炎,经常住院,给国家和家庭带来了巨大的经济负担,父亲本人也遭受很大的痛苦,家人承受着精神上的沉重压力。1997年6月,父亲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得到了巨大改变。以前上个小坡都气喘吁吁,一点活也干不了,现在甚么活都能干,而且一点也不感觉到累,一身轻。在邻里的相处中,不管遇到甚么事情,父亲总是热心助人,与人为善,是一个人人称颂的热心肠。就这样一位纯朴的老人,经常遭到东女姑山村村委、女姑山派出所、流亭镇政府的骚扰,他们逼迫父亲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信仰,放弃做一个好人。老人坚决不予配合,坚修大法。恶徒于2002年以商量事情为由,将年迈的父亲哄骗至东女姑山村委,然后秘密转送到了青岛市610洗脑班進行迫害。在诈骗了1000元后,将老人放回。

青岛市(含大山女子看守所)联系资料(区号: 532)

2019-06-01:即墨区法院刑庭:
地址:即墨区振华街150号205室
电话:85559880
院长陈显江18660257557、85559127
副院长赵绍先18661751767、85559806
副院长刘承永18562885568、85559856
法官高飞85559880、18562885256、15192667561

即墨区检察院:
地址:即墨市振华街148号,邮编266200
总机:83012672
电话:83012618
检察长翟慧格88530899
公诉科:83012682公诉人李燕(音)

普东看守所:66578916

即墨北安派出所:
所长刘建生
傅宗波
安茂宝13864256976住址:即墨区蒿山二路520号11号楼

即墨市公安局:
地址:即墨区振华街 152号,邮编266299
电话:0532-88512061、0532-88512251
局长赵志林66583001、15318867789
政委石正先66583007、13553056789
副局长田虹66583005、13808971528
副局长兰忠孝66583006 87586789、13793210016
副局长徐伦强66583008、18953297777
副局长张绍峰66583003、13806397597
副局长张仁保66583056、13589326568
纪委书记王冰66583009、18663987777或13808966868
纪委副主任韩玉杰66583016、13808978381
政治处主任张鹏66583010、13789887777
治安大队长宫克云66583197、13905423217
邪党委员林征66583225、13706302979
工会主席于涛66583012、13953268879

即墨区国保大队:
大队长崔荣国66583136、15963269616
教导员王德波66583138、13789887788
副大队长陈同山66583139、18765907581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