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7-07-23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山东 >> 烟台 招远市(玲珑镇洗脑班) >> 赵玉红

女, 62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山东招远市张星镇赵家村
拘留时间: 2002年3月份
迫害情况: 非法判刑四年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3-12-31
家庭成员: 儿女: 赵玉红
夫妻/父母: 葛玉兰

案例描述

2017-07-16: 山东招远市十八年来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综述
……
案例三:赵玉红

赵玉红,女,一九五六年五月出生。九九年七二零后,赵玉红多次进京为大法伸冤,多次被绑架,因不转化,从派出所到看守所遭多次“轮拘”,在看守所,被戴手铐脚镣,拳打脚踢、吊铐,还被恶徒们扒光衣服侮辱,她绝食抗议又遭野蛮灌食。

二零零零年三月,被招远恶人非法劳教三年,拉入济南第一劳教所迫害。在劳教所,因她不转化,恶警们对她长期罚站,不让睡觉,致使她从脚肿到肚脐,大小便失禁;长期吊铐使她手脖子上的肉烂掉露出白骨;毒打使她全身皮肤变黑变硬;长期绑死人床使她不会走路;恶警们借此指使犯人拖着她走,拖的她全身血肉模糊;拿大号钢针在她全身狠扎;几个人穿皮鞋在她身上狠踩;常年戴手铐全身绑紧;不让吃饱饭和各种精神上的折磨。她被迫害的精神失常,生活不能自理,劳教所怕她死在里面,被保外就医。回家后仍不断被骚扰,只好流离失所,致使老父亲病重去世都没能尽孝。

二零零二年,赵玉红因贴了几张“法轮大法好”的不干胶,被招远610非法抓捕,她被劫持到梦芝派出所,恶徒们把她铐在铁椅子上快速摇电话机过电,全身像被蛇咬,无以言状的痛苦,她感觉眼珠都要爆出来,又在她鼻子里塞上旱烟加辣椒点燃,呛的她几乎窒息,鼻子也被烧焦,直至她昏死过去。招远公检法又联合犯罪,对她诬判四年,劫持到济南女子监狱迫害。

在济南女子监狱,赵玉红不放弃信仰,遭受了被打毒针、吃毒药、被绳子紧绑等多种酷刑。被打毒针后,全身疼痛感到骨头都碎了;被下毒药后全身神经受到破坏,站不住,满地摔跟头;长期被捆绑全身血液流通受阻,全身麻木,失去知觉。由于不转化,四年中几乎每天都被恶警和包夹打骂。惨烈的迫害使她生活不能自理,邪党监狱继续关押直至四年期满。

四年冤狱结束,招远610还不让她回家,直接劫持到招远洗脑班继续非法关押迫害。回家后一次因清除邪党诬蔑大法的展板又被非法劳教一年。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7/16/山东招远市十八年来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综述-351165.html

2013-05-18: 山东省烟台市招远市赵玉红被绑架到招远玲珑洗脑班

昨天中午1:00左右,山东招远同修赵玉红在长途汽车站十字路口写真相标语时,被恶警绑架到招远玲珑洗脑班黑窝。

2013年5月16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5/17/-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74196.html#1351704150-37

2011-04-09: 招远市法轮功学员赵玉红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

三月三十一日晚,山东招远市法轮功学员赵玉红外出失踪,四天后,经亲属多方打听才得知被六一零绑架到了臭名昭著的招远洗脑班迫害,详细情况待查。

九九年七二零后,赵玉红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被招远市六一零、派出所等邪党部门残酷迫害九死一生,两次被非法劳教、一次被非法判刑、 多次被绑架、长期被非法关押在邪恶的洗脑班被酷刑折磨,承受了巨大的精神和肉体的痛苦。她的亲人也承受了巨大的痛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8/二零一一年四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38726.html

2011-04-07: 山东省招远市法轮功学员赵玉红被绑架

山东省招远市法轮功学员赵玉红三月三十一晚在外面写真相救人,被不明真相的世人构陷,被招远六一零绑架到洗脑班迫害,详情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7/二零一一年四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38700.html

2008-08-21: 八旬老人遭恶警骚扰离世
山东省招远市张星镇赵家村老人葛玉兰,女,七十七岁,修炼法轮大法。在中共邪党长期的对法轮功的迫害中,于二零零八年八月三日含冤去世。此前,老人受到恶警骚扰、被断绝生活来源。

二零零八年六月份,六、七个恶人非法闯入老人的家中,再次骚扰,企图抓捕老人的大女儿赵玉红赵玉红因坚持修大法,几年来遭受了种种酷刑迫害。

大法弟子赵玉红当时没在家中,恶人们的阴谋未成,接着没出示任何证件强行搜家,把大法师父的法像、大法书、mp4等东西抢走。老人的二女儿当时在场,当她对恶人们这种非法行为表示抗议时,被恶人恐吓威胁闭嘴,否则就带走。

随后,有关单位邪党人员又把老人年轻时当兵每月补助的二百元保障金扣除了,断绝了老人的生活来源。

邪党恶人们的恶行对大法弟子葛玉兰老人深深造成了很大的伤害,她为自己没能保住珍贵的师父法像、大法书而深深自责良心不安,也担心女儿再次落人恶人手中。老人身体出现了严重的病状,于八月三日含冤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22/184551.html

2007-12-10: 山东招远市“六一零”、洗脑班反复超期劫持大法弟子
招远市“六一零”、洗脑班近八年来从未间断用各种卑鄙的手段迫害大法弟子,逼迫他们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其恶人恶行被多次曝光,恶人们仍不思悔改。从二零零六年起,招远“六一零”、洗脑班的恶人们对大法弟子反复超期关押:将大法弟子绑架到洗脑班以后,酷刑折磨非法关押,然后非法劳教或判刑,又不断的将被非法劳教或判刑到期本该释放的大法弟子再次劫持到洗脑班继续非法关押迫害,少则一个月,多则数月,有的无限期,有的再次被非法送劳教或判刑。他们这样做的目的:一是从精神和肉体上彻底拖垮大法弟子,使其放弃自己的信仰;二是维持洗脑班的继续存在,得到上边用于迫害法轮功的拨款,以供恶人们挥霍;三是尽量拖延关押时间,恐吓、要挟大法弟子的家属和亲人们请客送礼,勒索钱财。

赵玉红,二零零三年遭严重迫害后,被非法判刑四年。二零零六年三月到期后,她八十岁的老母亲到监狱去接她,可当老人家去时,招远“六一零”(江氏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已伙同交警队提前把人抢走,拉到洗脑班继续关押迫害。几个月后,没让回家直接从洗脑班判了一年劳教。一个月后,劳教所通知让接回家,结果招远“六一零”又从劳教所将赵玉红拉到了洗脑班继续关押迫害。这期间,赵玉红八十岁的老母亲拖着病体,十多次去“六一零”、洗脑班要人,都被以种种违法的理由拒绝。直到在洗脑班被非法关押迫害了近一年半的时间,被迫害的生活不能自理了,才放回了家。

杨文杰,只因为不放弃自己的信仰,被非法判了三年劳教。二零零五年二月非法劳教期满,“六一零”没让进家门直接拉到了洗脑班,被非法关押了九个月。“六一零”又将她非法劳教三年。一年后,劳教所通知接回家,可“六一零”的恶人们再次将他拉到了洗脑班关押迫害,被恶人们折磨的差点丧命,半年后恶人们怕担责任,才于今年二月份放人。

杨金荣,被非法判刑四年,二零零六年阴历十一月份到期,被“六一零”直接拉到洗脑班,非法关押近一个月才放人。

夏美芬,被非法劳教今年到期,也被“六一零”直接从劳教所拉到洗脑班非法关押迫害。

李秀芹、王少发、崔桂芬等都是被非法劳教已到期的大法弟子,近期又被招远“六一零”直接拉到了洗脑班非法关押迫害。

以上只是“六一零”犯罪事实的小小一部份,其实几乎所有被非法劳教或判刑过的大法弟子期满后都得被劫持到洗脑班再次遭迫害。

招远“六一零”、洗脑班的这些犯罪行为,不仅给大法弟子造成了严重的身心摧残,而且给他们的家属、亲人也造成了身心极大的痛苦。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10/168160.html

2007-08-03: 山东大法学员赵玉红下落不明
山东招远市张星镇抬头赵家村村民,大法学员赵玉红,反复被劳教释放后一直被非法关押在招远玲珑洗脑班迫害,近日其母亲去洗脑班看望,不见其人,邪恶不告知其下落,交谈中得知赵已不在洗脑班,下落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3/160071.html

2007-03-10: 山东招远市610、洗脑班恶人近期恶行
大法弟子杨文杰、赵玉红、王淑佩因坚持信仰,一直被关押在没有窗户,两层铁门的黑屋内,吃喝拉撒都在屋内,喝水用塑料袋接厕所里的水。2007年新年前几天,她们三人绝食抗议对她们的无限期非法关押,绝食十多天的时候,徐建政、曹海军等人强制给她们灌食迫害。杨文杰不配合,他们将她双手反铐在椅子上,扭着胳膊拽着头发,野蛮的从鼻子里插硬管子,鼻子都被插出了血,杨文杰吐了出来,他们又从另一鼻孔插,徐建政用手使劲卡杨文杰的鼻子,王淑佩看不过去,给他们讲真相,劝他们不要这样做。此时,失去人性的恶警曹海军把十多天没吃饭的王淑佩拽着头发打倒在地拳打脚踢,王淑佩被打的一连好几天头又疼又昏。他们一天强制灌食一次,杨文杰被折磨的死去活来,每次都发出凄惨的叫声,真是惨不忍睹,每次灌食后杨文杰都要咳嗽好一阵子。

恶警不让她们三人自己去领饭,由别人送进屋,给多少吃多少,经常吃不饱饭,有时干脆就不给饭吃,杨文杰因被长期非法关押折磨,遭受了巨大的身心摧残,她吃饭经常恶心呕吐,心跳血压都不正常了。因她多次给山东省劳教局、烟台市劳教局及610、招远市政法委及610等有关部门领导写信反映大法的真相和自己遭受的酷刑折磨,写信揭露招远市610、洗脑班的恶人们怎样挥霍五十多万元钱,以及勒索大法弟子的钱财等恶人恶行。因杨文杰把这些丑事给他们曝光了,所以招远市610、洗脑班的有关头目怀恨在心,公报私仇,以各种理由拒绝释放杨文杰,杨文杰的家人几次去要人,都没有结果。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10/150494.html

2006-11-14: 山东招远市大法弟子赵玉群被绑架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八日,山东省招远市张星镇大法弟子赵玉群被招远市六一零恶徒从家中绑架到了招远市邪恶的“法制培训中心”(洗脑班),详情待查。

目前赵玉群的姐姐赵玉红遭邪恶残酷迫害(明慧网曾多次报道过)后,现仍被非法关押在招远邪恶的“法制培训中心。赵玉群七十多岁的老母亲眼看着两个女儿落入魔掌遭受非人的迫害,身心受到了巨大的摧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14/142388.html

2006-10-28: 闫希玲等大法学员在山东第二劳教所遭迫害
山东第二劳教所,又叫王村女子劳教所,在中共这场对法轮大法的迫害中,一直担当着迫害大法学员的丑恶的角色。至今,大法学员闫希玲已经十几天不让睡觉了,大法学员高明霞、赵玉红也被惨无人道的迫害,赵玉红不知被谁接走,已失踪。

大法学员闫希玲刚来劳教所时,被迫害两个月左右,强迫其“转化”。恶警逼她看攻击大法的录像、录音或听恶警、犹大们散毒,不让睡觉、洗漱,罚站站到腿脚肿的很厉害。现在它们又再次对闫希玲进行迫害,已经十几天没让她睡觉了。

青岛大法学员高明霞,因坚修大法,不配合邪恶,被恶警两次关禁闭室,两次被捆绑,左手腕至今留有被捆绑后的伤痕。多次被强迫“转化”,曾经连续十七天不让睡觉,强迫坐在小凳子上。不让洗漱,找借口不给饭吃,不给水喝,不让大小便,经常几个月几个月的不让洗澡换衣服。

一次,恶警将高明霞的手成一字状拉紧捆绑成一高一低,站立近四天四夜,并不给饭吃(算绝食),不让上厕所,并卑鄙的将师父照片拿来,恶警李英扬言道:只要拉尿裤子里,就把师父照片放上,看你师父是否来救。

王村女子劳教所经常对着不妥协的大法学员骂师父、骂大法,将师父名字写在地上拖大法学员去踩,有时将师父照片偷偷放在大法学员的鞋里,等其穿上几天再当面拿出来等等卑鄙的手段妄图摧毁大法学员的意志,钻善良的大法学员的空子。有的大法学员为不使这些人犯罪,就违心的写了“保证”等。这都是劳教所对坚定的大法学员经常采取的卑鄙手段。

大法学员赵玉红被非法劳教后,又被非法判刑4年,期间不管恶警迫害多么严重,都一直学法炼功。到期后,被当地“六一零”接走,五个月后又被非法劳教一年。在劳教所一大队近两个月后,一天早上不知被谁接走,不知去向。

这两个月的时间赵玉红因坚持学法炼功一直被虐待、迫害,不给吃饱,不准睡觉,或只准睡很少,不准洗漱,洗衣服等,曾被劳教所送济南精神病院查体。一队大队长张燕,副大队长李悦、申秀红,恶警李红梅、李微等,有时指使犹大们有时亲自动手殴打、侮辱、谩骂、以各种剥夺人的基本权利的方式对赵玉红进行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0/28/141228.html

2006-10-25: 杨文杰、赵玉红再次被山东招远六一零劫持到洗脑班
山东省招远市大法弟子杨文杰、赵玉红于二零零六年九月下旬,再次分别被招远市“六一零”从山东王村第二女子劳教所直接拉入了邪恶的招远市玲珑洗脑班,继续非法关押。

杨文杰,女,40多岁,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多次被招远市公安局、六一零、派出所非法抓捕,遭受了各种酷刑折磨。二零零二年四月份,杨文杰被招远市六一零抓捕后非法判劳教三年,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第二女子劳教所(山东淄博王村)。二零零五年农历正月初六日,非法劳教期本应到期,直接放回家。她因不放弃自己的信仰,在劳教所不“转化”。招远市六一零去劳教所将她直接拉入招远市洗脑班,妄图强制“转化”。

杨文杰拒不“转化”,洗脑班的恶人们恼羞成怒,凶相毕露,洗脑班恶人头目孙启全带领一帮失去人性的打手,对杨文杰采取了各种恶毒的手段,整整酷刑折磨了她五十天,杨文杰几次被折磨得死去活来。恶徒将她非法关押、酷刑折磨八个多月后(这期间杨文杰八十多岁的老父亲病重及去世都没有让她回家见一面),最后看“转化”不了杨文杰,但他们仍不甘心失败,又偷偷将她判了三年劳教,拉入淄博王村劳教所非法关押,也没有通知家属。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二日,招远市六一零又将杨文杰再次拉回洗脑班非法关押、迫害。

赵玉红,女,50多岁,自九九年七二零大法遭恶党迫害以来,七年的时间里,赵玉红几乎全部的时间都是在监狱中痛苦度过。她受尽了招远市公安局、六一零、及梦芝派出所恶警的各种酷刑折磨,几次被打死、被吊昏后,又活过来了(她被迫害的情况多次在明慧网报导过),她那七十多岁的老父亲因赵玉红多次被抓、被抄家受到惊吓,又思念狱中的女儿,最终未能见到女儿的面含冤去世。

二零零零年三月,赵玉红被非法判劳教三年,被非法关押在山东女子劳教所(地址在济南),因赵玉红拒不“转化”,劳教所的恶警将她迫害致精神失常,才提前释放她回家。二零零二年,招远市六一零再次绑架赵玉红,在把她残酷迫害致生活不能自理的情况下,又将她非法判刑四年,关押在山东省女子监狱。

二零零六年三月十八日非法刑期到期。当赵玉红七十多岁的老母闻讯前去监狱接女儿回家时,赵玉红已被招远市交警队的人直接拉到了招远市洗脑班。据说原因是因为赵玉红在监狱没“转化”,要在招远市洗脑班继续强制“转化”。

赵玉红在招远市洗脑班仍拒绝“转化”,招远市六一零将她非法关押迫害五个月后,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又无理的将她判了一年半的劳教,在没有通知家人的情况下将她劫持到淄博王村劳教所。

赵玉红的老母亲去洗脑班见女儿时已不见人影,听说又被判了劳教,老人又气又急,差点背过去。她气愤的问洗脑班的人:凭甚么又判赵玉红劳教?她们支支吾吾说不出理由,只推说是六一零办的,与他们无关。老人又去市公安局准备直接找局长平理,因局长不在,一个负责迫害法轮功的人接见了她,老人问:“赵玉红到底犯了甚么罪?你们说抓就抓,说判就判,到底有没有法律?为甚么把人判了送走了连家属都不通知一声,你们简直不像话了。”那人被老人质问的无话可说,在场的人都默默无语。九月下旬,赵玉红又被招远市六一零从王村劳教所拉到了招远市洗脑班继续关押。

大法弟子杨文杰和赵玉红二人被迫害的情况在明慧网多次报导后,在社会上的反响很大,公安局、六一零那些邪恶之徒们,随意践踏法律、草菅人命,这些狂妄自大的犯罪行为,已激起了无数善良民众的极大愤慨。现在百姓在闲谈中经常把警察与过去的土匪联系在一起。

迫于国际上的巨大压力和家属们不停的到处奔波诉说,淄博王村劳教所将杨文杰、赵玉红于九月下旬相隔六天的时间提前释放。她二人本来就不应该被非法劳教,被无罪释放回家这是太正常的事了。但招远市六一零的邪恶之徒们,仍不醒悟,继续执迷不悟的将杨文杰、赵玉红直接拉到洗脑班关押迫害。据悉,现她们二人被非法单独关押在一个房间里,不让家人知道,不让接触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的任何人,断绝与外界的一切联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0/26/141066.html

2006-08-27:山东招远市大法弟子赵玉红又被判劳教
山东省招远市大法弟子赵玉红,因坚修大法于2000年被非法判劳教三年,关押在山东省淄博王村劳教所,期间因身体被迫害出现了严重的病态,提前被释放回家。回家不久,赵玉红就于2002年被非法判刑四年,关押在山东省女子监狱,于今年3月8日到期,又被招远610伙同交警大队直接劫持到招远玲珑洗脑班,因她拒绝转化,被单独非法关押在一个小黑屋子里达五个月之久。

8月19日,赵玉红又被招远610非法判劳教,交警大队把她送入山东淄博王村劳教所继续迫害。在此正告招远的邪恶之徒,再这样继续作恶,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27/136531.html

2006-05-12: 山东省招远市部份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情况
赵玉红,自99年7月20日以来,她全部的时间几乎都是在监狱渡过,多次被非法抓捕,被招远市610多次各种酷刑折磨,被劳教三年关押在山东省女子劳教所(济南市),其间因坚持信仰,拒绝转化,被管教指使邪悟者用尽各种手段折磨。劳教期满回家后因讲真相,又被招远市610抓捕,多种酷刑逼供,致使她长时间失去记忆不会说话,两手拇指失去功能,生活不能自理。在这种情况下仍被非法判了四年刑,关押在山东省女子监狱,今年3月18日期满,因她没转化,被直接从山东省女子监狱劫持到了招远市洗脑班继续非法关押,她75岁的老母亲多次去要人被拒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12/127493.html

2006-03-30: 曝光参与迫害大法弟子赵玉红的相关部门、人员
山东省招远市大法弟子赵玉红被非法判刑四年,近日到期后,又被招远邪恶之徒劫持到了招远洗脑班继续迫害。

赵玉红因坚修大法遭到了惨无人道的迫害,几年来几乎所有的时间都是在劳教所、洗脑班、监狱度过的,已被迫害的双手失去知觉,生活不能自理。2002年被非法判刑四年,非法关押在山东省女子监狱(济南市),近日到期后,赵玉红80岁的老母亲到监狱去接女儿,不料招远市一伙邪恶之徒早已等候在监狱,他们将赵玉红的老母亲骗到一边,又将赵玉红劫持到了招远洗脑班继续关押。望见到消息的同修给予帮助,帮助赵玉红早日闯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30/123941.html

2006-03-29: 山东招远赵玉红四年冤狱到期又被转洗脑班迫害
山东省招远市大法弟子赵玉红因坚修大法,被非法判刑4年,因坚持信仰,到期后,又被招远恶警直接拉到洗脑班继续非法关押迫害,赵玉红的父亲因承受不了沉重的打击已含冤离世。

2006年3月3日,赵玉红75岁的老母亲最后一次去山东省女子监狱去探望被非法关押的女儿,监狱的人告诉她,赵玉红3月18号到期。

老人回家后盼女心切,17号就去了山东省女子监狱,未见到女儿,18号去接女儿时狱方告知人已被接走,老人急忙赶回家托人打听,才知道又送到招远洗脑班迫害。老人非常气愤,去洗脑班要求放人,洗脑班的人回答,如不转化休想回家。

当老人质问这是谁的决定时,他们说:这是上面的命令。老人只好含泪回家,谁知回家后,交警队的人还逼迫75岁的老人把房子腾出来,理由是房子没有房改,老人已几天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她非常不理解,整日以泪洗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29/123938.html

2005-03-17: 赵志勇,男,78岁,山东省招远市张星镇赵家村人,修大法后,脑血栓很快痊愈,身体健康。1999年7月20日后,由于邪恶几次上门抄家、骚扰,受到惊吓,尤其大女儿赵玉红因坚修大法,多次被抓捕、关押、残酷迫害,后被非法判刑四年。老人身心受到沉重打击,导致脑血栓复发,于2004年3月份含冤离世。

山东省招远市大法弟子赵玉红在山东省女子监狱遭受残酷迫害,两手的拇指,食指被致残,生活不能自理,长期不会说话;近日又被狱医注射不明药物,使两腿不能行走,身体急剧恶化,生命危险。

2005年3月8号,赵玉红的74岁老母亲再次去探望她。见几个月前还能行走的女儿在别人的搀扶下,很吃力的一步步挪到了前面,脸色灰白消瘦,目光呆滞,身体极度虚弱。老人心情疼痛难忍,含泪问女儿为甚么能这样?经交谈得知,最近狱方又对不妥协的学员加大迫害力度,除精神迫害外,因她坚持炼功,叫狱医往她身上又注射了一种不知名字的药物,使她身体无力,两腿不能行走,身体急剧恶化,生命危险。

赵玉红,女,50岁。2002年3月份,因发大法真象资料,被非法抓捕,后被非法判刑四年,送入山东省女子监狱,至今已经三年多。因她拒不转化,坚持炼功,遭受恶警的残酷迫害,两手的拇指,食指被致残,失去功能,生活不能自理,精神受到极大的刺激,长期不会说话,长年不能睡觉,家属去探望见状,几次提出要狱方放人都被拒绝。

2003-12-31: 山东招远大法弟子赵玉红自99年4月25日以来多次進京证实大法。于2000年4月被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她拒绝出工,坚决抵制邪恶的命令和指示,在那里她遭受了种种骇人听闻的酷刑折磨,诸如蚊香烧身,豁腕放血,“五马分尸”,长期吊铐,长期剥夺睡眠等等。于2001年10月在劳教所被非法转捕判刑4年,现被非法关押于济南女子监狱。由于长期的非人折磨,使她身心受到了极大的摧残,她现在已说不出话来,不会说话,不会坐,而是不停的走来走去(精神受到强烈刺激所致)。

烟台 招远市(玲珑镇洗脑班)联系资料(区号: 535)

2017-03-29: 招远国保队长王玉成18660069788
610办公室:
主任纪少平8159038、18660539267
副主任孙启全8163389、13583535289
副主任宋少昌8161596、15589578075
王晓光科员8242287、13780986812
培训主任原兵奎8393630、13053546128

2017-03-26: 迫害相关单位招远市泉山派出所:5358112259
所长 刘汉兵 5358112257、1866006968113853596811
教导员 王蓬勃 18660069739、13853511605
副所长 邢世和 18660062800
副所长 王书龙 18660062801
招远市公安局
局长 孙宝东:535803086613906389386
政委 曲冠令:535806965813863825666
副局长 蒋善凤(管迫害)535811856613793550003
副局长 徐德:13805456998
国保大队:5358093177 大队长 庄绍光国保 赵秀江:13361386368,男,洗脑班打手
招远市市公安局
副局长 滕本学:13853516606
副局长 王恒利:13371372777
副局长 杨秉松:13905456091
副局长 宋军庆:13905456368
副局长 蒋善凤:13793550003副政委、纪委书记 迟国强:18605352906党委 迟豪杰:13583535213
党委 贾英斌:13808918556
招远市610办:53582135095358242287
主任 王树魁:535815903813954520166
副主任 杜伟先:13105261966副主任 孙启全:13583535289副主任 宋少昌
招远市拘留所:53583659895358365985
所长 秦洪敏:5358365988
招远市看守所:5358365985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535)

2006-03-29:
交警队大队长:江汶毅。
副队长:陈吉友
事故科科长:兰文勇:电话:0535──8262616
办公室电话:0535──8262610
李主任电话:0535──8262609
财务电话:0535──8262615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6-07-26: 山东省招远市洗脑班部份罪行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26/134013.html

山东招远市610恐怖组织犯罪事实及恶人榜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9/93809.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6-04-12, 11:44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