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10-22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黑龙江 >> 哈尔滨 双城区(双城市) >> 姜晓艳(姜晓燕,姜小燕), 女

姜晓艳(姜晓燕,姜小燕)
姜晓燕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双城市
迫害情况: 诬判十三、四年重刑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11-12-04
案例分类: 非法拘留/绑架  监狱  毒打/体罚  多次迫害  非法重判  受迫害程度:酷刑

有关图片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04-17: 哈尔滨市法轮功学员姜晓艳遭迫害纪实(图)
哈尔滨市双城区法轮功学员姜晓艳,被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的生命垂危,家属找各个部门交涉,获准保外,用120车载送回家。姜晓艳回家后通过修炼法轮功,身体得以康复。结果又被警察绑架,再度身陷囹圄。
以下是姜晓艳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及遭中共迫害经历:

一、患两种绝症,修法轮功痊愈

姜晓艳,今年五十九岁,家住双城街里恒盛小区,原籍是吉林省德惠市菜园子乡。她在修炼法轮功之前,患有结肠癌、白血病,无法医治的绝症,使姜晓艳绝望,她出家在庙里呆过两年。

姜晓艳知道庙里也救不了她,绝望地回到娘家。她爸爸劝她:你和我炼法轮功吧。她对此没有信心,认为只能等死了。她爸说:姑娘,咱爷俩就是一世的缘份,你就听我一回吧,你炼功试试行吗?你看我得这癌症不是炼好了吗?

姜晓艳的父亲姜继全是哈尔滨铁路局干部,家住吉林省扶余县陶赖照镇,他得的癌症在哈尔滨各大医院都看过了,他的症状在全身大大小小的肿瘤有一百多个,都长到皮肤外边来了。经化验全身都是癌细胞了,吐血,便血,尿血块,他的化验单和片子发到北京,上海各权威医院乃至国际上医疗机构,都无法医治,都很少见过的病,是癌,但不知是什么癌症,也起不出什么名字,求生的欲望也学过各种气功,但都无法奏效,病痛折磨的他都无法形容,没办法。姜继全于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了,不长时间全身都康复了。(到现在还能看见他身体外边消去的多处肿瘤的痕迹。如今老人家都八十九岁高龄了,思维敏捷,红光满面。)

姜晓艳听了她爸的话,抱着试试看的态度也开始炼法轮功了。不久她的身体全部康复了,这是当今世界上任何国家医疗手段都无法治愈的绝症,法轮大法神奇的功效,无不在姜晓艳和她爸爸的身体的变化上体现出来。这真是举世罕见的高德大法啊,姜晓艳的哥哥嫂子姐妹及当地的父老乡亲无不感到惊叹和信服。而且十几来都没吃过一片药也没打一次针,却拥有一个健康身体。

'图1:姜晓艳摄于二零一七年二月家中。'
图1:姜晓艳摄于二零一七年二月家中。
二、邪党迫害,遭诬判十四年

姜晓绝修炼法轮功不久,江泽民邪党流氓政府就开始迫害法轮功了。姜晓绝的丈夫承受不住压力,提出离婚,这样原本三口人的幸福之家庭破裂了。

姜晓艳没有工作,带着孩子过着艰苦的生活,但她对大法的坚定信念没有动摇过,她严格按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做好人。

被绑架 受酷刑 遭诬判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三日,哈尔滨、双城公安局警察联手绑架了五十六名法轮功学员,其中三十六人被非法劳教,六人被非法起诉判刑。

姜晓艳是六人之一。她是在看望同修孩子时,被双城区公安局民主派出所潘洪民等多个警察强行入室绑架的。后被非法判刑十四年。

姜晓艳被劫持到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期间,遭到了省厅等警察的刑讯逼供,被连续非法审问六天中,遭酷刑迫害五个半天。警察强制将姜晓艳反铐在审讯室的椅子上,姜晓艳人长的单薄瘦小,由于胳膊短,背在刑椅后面的两只手腕无法互接,几个警察用力将姜晓艳的两只胳膊在后背反铐上,椅子背后有一横梁,前面还有一铁的东西卡住姜晓艳的脖子。警察用塑料绳套在姜晓艳的手铐上,然后再吊在横梁上,再用力上提,两手腕被强行拽在一起,导致姜晓艳的胸腹部撕心裂肺般的疼痛。

'图2:中共酷刑示意图:双手反背铐在椅子上'
图2:中共酷刑示意图:双手反背铐在椅子上
警察认定她是最大的头儿,开始问话:是谁搞的群发?你的上线是谁?下线是谁?姜晓艳被突然抻拽的就感到只是胸口那有一窝气了,一会腰以下没有了知觉,手和胳膊也没感觉了,鼻子也没了气息。警察看着姜晓艳闭着眼睛没声了,用打火机燎断吊着的绳子,然后又给失去知觉的姜晓艳“通穴位”。那种血液恢复流通时的痛苦感觉是无以言表的。五天酷刑,姜晓艳被折磨得多次昏死过去。她脸色惨白、皮肤无血色,浑身无力,没说几句话就支撑不住了。

二零一二年八月份,姜晓艳被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强行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她的病情每天必须保证学习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和炼功,才能保证她的病情不能复发,姜晓艳因为当时刚被绑架的时候,身体在医院做过检查的,各方面都是很正常的。她在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被关押长达八个多月,失去了人身自由,炼功和学法的环境都被剥夺了,再加上被残酷的酷刑折磨,她本已痊愈了病情,又极度恶化,当时她身体状况极其不好,重度贫血,子宫肌瘤,奄奄一息,命在旦夕。

狱中遭迫害严重

当时经过体检,发现姜晓艳完全不符合关押条件,监狱担心姜晓艳随时死在监狱里,坚决不收。可是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的洪姓所长,托人找关系,几经周折,还是把姜晓艳关入了女子监狱。

黑龙江女子监狱在二零一二年八月三十日给家属发出了病危通知书,可是这病危通知书,却没有及时转到家属手里,直到九月二十日家人才接到此通知。家人开始找各个相关部门要人,第一个部门是双城区六一零(是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接待的是谢殿臣,他说,我们只管抓人不管放人,监狱要放我们就签字,然后找监狱大队长,监狱长,多次交涉都无果,后来有人告诉说得找监狱管理局,可管理局又让找信访部门,刑房科,并在省医院做过法医检验,就这样将近一年的时间找多个相关部门交涉要求保外就医,可是都互相推诿,等家人见到姜晓艳时,她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二零一三年七月,家属又去探监,看到姜晓艳病情更加严重,脸色更加苍白,脸浮肿,左眼看不清东西,没说上几句话,就要晕过去。家属再次找狱长、刑房科长,要求放人。狱长,刑房科长和有关警察回答:她不够保外就医,理由是没达到刑期的三分之一。

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三日,监狱中心医院再次对姜晓艳下病危通知书。从她的症状看,很像重度贫血。人被送到哈尔滨女监时,女监不敢收留,经省医院法检中心检验,姜晓艳体内的血由原来的5cc又降到只有2.8cc血了,诊断为严重缺铁性贫血;同时腹部长出的瘤子有五、六个,最大的有婴儿头那么大,下体还伴有流血。生命已危在旦夕,省医院告诉家属人要输血,不输血人就不行了。随时都有生命危险。监狱通知家人问怎么办。九月二十五日家人在监狱守候了一天还是不放人。

九月二十六日,监狱刑房科派人找双城区司法局局长刘国军签字,又先后找“六一零”办、社区和居委会、邻居等各方签字,又经过住监狱法院、住监狱检察院、监狱长签字,三长会议通过放人,九月二十七日监狱刑房科长从监狱中心医院接出用120救护车送到双城区委门口,再由双城区司法局长刘国军亲自接收。当车门打开时,家人看见姜晓艳已经没有一点行为能力了,最后把她抱下车。

'图3:姜晓艳无法进食躺靠在床上。'
图3:姜晓艳无法进食躺靠在床上。
'图4:姜晓艳整齐的牙齿全部稀松、离缝。'
图4:姜晓艳整齐的牙齿全部稀松、离缝。
'图5:姜晓艳腹部肿瘤连带着胃部都是肿胀的。'
图5:姜晓艳腹部肿瘤连带着胃部都是肿胀的。
通过修炼法轮功绝处逢生

虽然当时医生认为姜晓艳回去也只能活五、六天,但她仍随时被司法局监视,双城司法局长刘国军到姜晓艳家去过,或打电话问她儿子情况,还让其到司法局汇报。

后来监狱得知姜晓艳还活着,就让她定期到医院去检查,要化验单交监狱检查,说如病好转还要收监。姜晓艳在妹妹等护送下到哈尔滨市第四医科大学医院检查,化验结果是身上的血只有1.5cc了。医生一看化验单,跑着去把化验单交给院长,院长看了一惊,领着几个护士推着担架车,跑步到病房,高喊:谁是姜晓艳?他告诉姜晓艳:你不能动,一动就不行了。

院长不理解,这位患者体内都没血了怎么能存活呢?这真是奇迹,太不可思议了。姜晓艳告诉院长:我以前有这病,炼法轮功炼好了。是监狱给我迫害成这样的。院长问:要不要住院治疗?姜晓艳说:不用,我回家炼功就能好。院长非让她签字才肯放她出院。

姜晓艳在回家后的一年多的时间里,调整心态,加强学法炼功,严格按着师父的法理约束自己,按真善忍做好人,一有时间就向世人讲述法轮大法的美好,自己被邪党迫害的遭遇,揭露江泽民和共产邪党毒害众生的谎言。姜晓艳在同修们的帮助下,终于所有病症消失殆尽,达到完完全全一个健康的身体。没吃药也没打针,世间的任何办法都无法治愈的,只有法轮大法再一次能让她生还。

又遭劫持入冤狱 身体再陷虚弱

二零一七年初,姜晓艳去呼兰监狱看望同修时,被呼兰监狱六大队教导员裴德林用记录仪录了像,他查出是从女子监狱保外获释的姜晓艳,从那以后双城公安局派人到姜的居住地进行蹲坑秘密监视,跟踪预谋绑架。(裴德林后来得病,才三十多岁的他被查出是八十岁的心脏)

二零一七年十月九日下午一点多钟,姜晓艳从她爸家回来刚刚到家,就被守候在那里的双城区公安局站前派出所便衣警察绑架,几个警察强行把姜摁住并用苏秦背剑式给她背戴手铐,当家属到公安局去找时,他们不告诉实情。

半个月的时间,多位家人到双城区公安局,站前派出所,哈市第一看守所、第二看守所、女子监狱、监狱管理局医院等地一次次的查找姜晓艳的下落都没找到。这时他们还栽赃说姜晓艳是从监狱跑出来的逃犯。

人给关到哪去了?姜晓艳的妹妹姜晓杰急了,她又折回到双城公安局去要人。公安局收发室两个值班的阻止姜晓杰不让上楼,一个老头把姜晓杰的手挠破了两大条子,血流了出来。姜晓杰上到五楼找到国保大队,一女警出来就往外拉她。姜晓杰说:“你别薅我,就是你们抓的人,我不找你们找谁呀?你们因为啥抓我姐?你们这不是糊弄我吗?女监根本就没有我姐。”好多警察都出来了。姜晓杰跟他们理论:“瞅瞅给我这手都挠出血了,你们就这么干哪,花老百姓的钱,还挠老百姓啊?我一个家庭妇女,我就是来找我姐,非法抓人,人都给整没了!”一个小时过去了,有人过来劝说:别哭了,我给你个电话号码,是肖吉田的(国保大队队长),你问问他。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四日,姜晓杰终于在哈尔滨女子监狱见到了姐姐姜晓艳姜晓艳是被两个人架着出来的。仅仅一个月的时间,姜晓艳的脸瘦得脸色煞白,薄薄的皮肤上能清楚的看到皮下的毛细血管,扶在台面上的手一直在颤抖着。会见只许十分钟。姜晓杰看到姐姐身体虚弱的样子就哭了,不知道她又遭受了什么样的折磨。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九日,姜晓艳的妹妹姜晓杰在哈尔滨市家中也遭到绑架,目前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

姜晓艳遭遇的摧残,是千百万法轮功学员遭遇迫害的冰山一角。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4/17/哈尔滨市法轮功学员姜晓艳遭迫害纪实(图)-385226.html

2019-03-30: 法轮功学员姜晓艳
姜晓燕,二零一一年,去另一法轮功学员家串门被绑架。刑讯逼供时,姜晓艳被迫害的生命垂危,后又被判十四年重刑,投进黑龙江女子监狱继续遭受折磨,致使她高度贫血,肚子长出大瘤子。在命悬一线的情况下,以保外就医形式放回。姜晓艳到家后,经过学法、炼功,没打针、没手术、没吃一粒药,瘤子神奇消失,身体健康起来。

二零一七年十月九日,她从父亲家回来,下午一点多,六、七个警察以物业漏水的理由,敲开了姜晓艳在恒胜新天地临时租住才二十天的房门。当时,在姜晓艳家的有邹明云、刘秀梅、周英齐。两、三个警察一起扑向姜晓艳,用手铐将姜晓艳反铐按在床上,姜晓艳大声问:“你们是谁?报你们的姓名。”其中一个像头的人说:“我姓陈。”姜晓艳不畏强暴,给他们讲真相。大约过了十几分钟,站前派出所的警车就到了,把邹明云、刘秀梅、周英齐三人非法关押在一辆警车里,姜晓艳最后被单独押上一辆警车。姜晓艳大喊:“法轮大法好”,“警察抓好人了”。到公安局后,姜小艳被单独关押,后被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3/30/哈尔滨双城区法轮功学员近三年被迫害情况-384535.html

2017-11-24:姜晓艳再次被劫至哈尔滨女子监狱(图)
哈尔滨市双城区法轮功学员姜晓艳二零一七年十月九日刚刚从远道的父亲家中回到双城,就被双城区国保警察非法抓捕,秘密关押约十天左右;十一月二十多日(具体时间不详)再被劫持到哈市女监继续迫害。目前姜晓艳的身体状况堪忧。

姜晓艳女士,五十六岁,家住哈尔滨市双城区,一九九九年前开始修炼法轮功。她原本患有直肠癌,病势危重;修炼后,按真、善、忍的修炼原则严格要求自己,癌症不治而愈。十几年来,没吃过一粒药,没打过一次针。修炼使她得到了一个身心健康的体魄,众多亲友都为她感到高兴。

被折磨生命垂危、扔给家人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三日,哈尔滨、双城公安警察联手绑架了五十六名法轮功学员,其中三十六人被非法劳教,六人被非法起诉判刑。姜晓艳是在看望同修孩子时被非法抓捕构陷。警察入室抓人,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情况下,对姜晓艳非法判重刑十四年。

姜晓艳被劫持到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期间,遭到了省厅等警察的刑讯逼供,被连续非法审问六天中,遭酷刑迫害五个半天。警察强制将姜晓艳反铐在审讯室的椅子上,姜晓艳人长的单薄瘦小,由于胳膊短,背在刑椅后面的两只手腕无法互接,几个警察用力将姜晓艳的两只胳膊在后背反铐上,椅子背后有一横梁,前面还有一铁的东西卡住姜晓艳的脖子。警察用塑料绳套在姜晓艳的手铐上,然后再吊在横梁上,再用力上提,两手腕被强行拽在一起,导致姜晓艳的胸腹部撕心裂肺般的疼痛,警察认定她是最大的头儿,开始问话:是谁搞的群发?你的上线是谁?下线是谁?

姜晓艳被突然抻拽的就感到只是胸口那有一窝气了,一会腰以下没有了知觉,手和胳膊也没感觉了,鼻子也没了气息。警察看着姜晓艳闭着眼睛没声了,用打火机燎断吊着的绳子,然后又给失去知觉的姜晓艳“通穴位”。那种血液恢复流通时的痛苦感觉是无以言表的。

五天酷刑,姜晓艳被折磨的多次昏死过去。她脸色惨白、皮肤无血色,浑身无力,没说几句话,就支撑不住了。

二零一二年八月份,她被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强行绑架送入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当时她身体状况极其不好,重度贫血,子宫肌瘤,奄奄一息,命在旦夕。当时经过身体检查,发现姜晓燕完全不符合关押条件,监狱担心姜晓燕随时死在监狱里,坚决不收。可是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的洪姓所长,托人找关系,几经周折,还是把姜晓燕关入了女子监狱。

黑龙江女子监狱在二零一二年八月三十日给家属发出了病危通知书,可是这病危通知书,却没有及时转到家属手里,直到九月二十日家人才接到此通知。等家人见到姜晓燕时,她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二零一三年七月,家属又去看望,在接见时,看到姜晓燕病情更加严重,脸色更加苍白,脸浮肿,左眼看不清东西,没说上几句话,就要晕过去。家属再次找狱长、刑房科长,要求放人。狱长,刑房科长和有关警察回答:她不够保外就医,理由是没达到刑期的三分之一。

从她的症状看,很像重度贫血。人被送到哈尔滨女监时,女监不敢收留,经省医院法检中心检验,姜体内只有2.8克血了,诊断为严重缺铁性贫血;同时腹部长出的瘤子有婴儿头那么大,下体还伴有流血。生命已危在旦夕,医院告诉家属人要输血,不输血人就不行了。

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七日,姜晓艳是120车从监狱医院送回家的,当时已经没有一点行为能力了,是家人把姜晓艳抱下车的……


再遭劫持入冤狱

二零一七年十月九日下午一点多钟,姜晓艳刚刚到家就被警察绑架。半个月的时间,多位家人到双城区公安局,站前派出所,哈市第一看守所、第二看守所、女子监狱、监狱管理局医院等地一次次的查找姜晓艳的下落无果。

姜晓艳儿子结婚的日子迫近,人给关到哪去了?姜晓艳妹妹急了,她又折回到双城公安局去要人。她走到公安局的收发室就问,国保在哪屋?干啥呀,抓我姐,人给弄到哪去了,告诉在女监,哪有人哪,这不骗人吗?收发室两个值班的就阻止姜妹妹不让上楼,与其撕扯在一起,一个老头把姜妹妹的手挠破了两大条子,血流了出来。姜妹妹上到五楼找到国保大队,一个女警出来就往外薅姜妹妹。姜妹说:你别薅我,就是你们抓的人,我不找你们找谁呀?你们因为啥抓我姐?

姜妹妹说:你们这不是糊弄我吗? 女监根本就没有我姐。好多警察都出来了,都劝姜妹妹,你看你得好好找啊。姜妹妹站累了,就坐在地上跟他们理论:那不行,瞅瞅给我这手都挠出血了,你们就这么干哪,花老百姓的钱,还挠老百姓啊?我一个家庭妇女,我就是来找我姐,干啥给我挠这样?好好找,人都给整没了,非法抓人!

一个小时过去了,有人过来劝说:别哭了,我给你个电话号码,是肖吉田的(国保大队队长),你问问他。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四日,姜妹妹终于在哈尔滨女子监狱见到了姜晓艳姜晓艳是被两个人架着出来的。仅仅一个月的时间,姜晓艳的脸瘦得脸色煞白,薄薄的皮肤上能清楚的看到皮下的毛细血管,扶在台面上的手一直在颤抖着。会见只许十分钟,姜妹妹看到姐姐心体虚弱的样子就哭了,不知道姐姐又遭受了什么样的折磨。

目前姜晓艳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女子监狱的监区医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1/24/姜晓艳再次被劫至哈尔滨女子监狱(图)-357064.html

2017-11-01: 哈尔滨市双城区法轮功学员姜晓艳被迫害的住进医院
10月9日被绑架的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双城市区法轮功学员姜晓艳被迫害的住进医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1/1/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56152.html#171031221422-1

2017-10-29: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双城区10月9日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有13人被非法刑事拘留

黑龙江双城区10月9日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有13人被非法刑事拘留:姜晓艳,韩恩桐,冉令军,王小慧,王志杰,李金凤,王义红(王杰),郭玉蓉,刘国顺,韩桂荣,温双玲,乔燕,郭龙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0/29/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56028.html#171028231310-1

2017-10-12: 哈尔滨双城区公安局绑架20多名法轮功学员
2017年10月9日,哈尔滨市公安局伙同双城区公安警察,统一行动,在双城区街里及各乡镇绑架了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据悉,警察带着名单抓人,自称名单上有170多名额,多数还是针对起诉江泽民的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

目前知道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有:水泉乡法轮功学员刘平;跃进乡董家窝棚大法弟郭龙泉、乐群乡朱姓男子法轮功学员和王秀梅;公正乡法轮功学员李景华;金城乡法轮功学员刘国顺、韩贵荣;朝阳乡法轮功学员卢电光、苏家窑潘红秋、方艳华、贺旭刚、何凤珠。街里被绑架的有:任丽敏、王小慧、温双玲、杨玉成、大军、李金凤、宣怡、王志杰、姜小燕、赵淑敏、韩恩桐。

10月9日早7点半左右,双城法轮功学员韩恩桐刚推开家门,就被守在门外的双城区巡警大队3、4个警察绑架,非法进屋抢劫走打印机2台、一台台式电脑、一台笔记本电脑与大法书60多本。警察都是20多岁,拿了一张A4纸好象是询问传唤的东西,又是照相,录像,还询问家人电话,让家人在A4上签字,9点半左右才走。

10月9日中午,双城区水泉乡法轮功学员刘贵平在地里干活时被绑架。正是秋收季节,多数农民忙于收玉米,本来人手不够,警察到大地直接绑架,造成人心惶惶。

法轮功学员姜小艳被诬判14年,在哈市女子监狱被迫害的生命垂危,保外就医。10月9日下午一点多,六七个警察以物业漏水的理由敲开了姜小艳在恒胜新天地临时租住才20天的房门。当时在姜小艳家的有邹明云、刘秀梅、周英齐。两三个警察一起扑向姜小艳,用手铐将姜小艳反铐按在床上,姜小艳大声问你们是谁?报你们的姓名。其中一个像头的人说:我姓陈。姜小艳不畏强暴,给他们讲真相。大约过了10几分钟,站前派出所的警车就到了,把邹明云、刘秀梅、周英齐三人押在一辆警车里,姜小艳最后被单独押上一辆警车。姜小艳一边走一边大喊:“法轮大法好”,警察抓好人了。到公安局,姜小艳单独被关押,邹明云等三人押在一起,晚7点钟左右,把两个女警叫走说是送人,大概是送姜小艳,具体送哪去了不清楚。邹明云等三人在8点多钟被释放。

10月9日,双城区乐群村法轮功学员朱贺,被派出所伙同双城刑侦科绑架到派出所后,在派出所所谓笔录时,警察问:“你诉没诉江?”朱贺答道:“诉了。”又问:“你还炼不炼功了?”朱贺说:“炼。”当送到双城急救中心检查身体时,朱贺出现高血压症状,双城拘留所以身体不合格拒收。当晚九点多,送回家中。

据知情人透露,有几十人被绑架后当晚弄到急救中心体检,10日又送数人到双城急救中心体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0/12/哈尔滨双城区公安局绑架20多名法轮功学员-355394.html

2017-10-11: 哈尔滨公安局、双城区公安局绑架多名法轮功学员
2017年10月9日上午,哈尔滨市公安局伙同双城区公安警察,统一行动,在双城区街里及各乡镇绑架双城法轮功学员。

10月9日早7点半左右,双城法轮功学员韩恩桐刚推开家门,就被守在门外的双城区巡警大队3、4个警察绑架,进屋抄走打印机2台,一台台式电脑,一台笔记本电脑,大法书60多本。警察都是20多岁,拿了一张A4纸好象是询问传唤的东西,又是照相,录像,还询问家人电话,让家人在A4上签字。9点半左右才走。

目前知道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名单有:水泉乡法轮功学员刘平、跃进乡董家窝棚大法弟郭龙泉、乐群乡朱姓男子法轮功学员和王秀梅、公正乡法轮功学员李景华、金城乡法轮功学员刘国顺、韩贵荣、朝阳乡法轮功学员卢电光、苏家窑潘红秋、方艳华、贺旭刚、何凤珠。 街里被绑架的有:任丽敏、王小慧、温双玲、杨玉成、大军、李金凤、宣怡、王志杰、姜小燕、赵淑敏、韩恩桐。

10月10日晚9点多,双城区公安警察把非法抓捕的法轮功学员带到双城急救中心体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0/11/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55365.html#171010222545-38

2016-07-11: 哈尔滨市双城区检察院张振庭多年参与迫害大法弟子
哈尔滨市双城区检察院公诉科科长张振庭,自从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迫害法轮功那天起,一直助纣为虐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置国家宪法和法律于不顾,多次伙同派出所公安局国保大队、六一零等,前后非法批捕五十多名大法弟子,起诉,直至到冤判。至今还有很多大法弟子在狱中蒙受不白冤,不能和亲人团聚;甚至有的大法弟子遭受长期摧残而离世。

张振庭对各派出所递交迫害大法弟子的材料,不论符不符合法律,都是冠以组织和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的所谓罪名,或者错用刑法300条的名义来对大法弟子实施非法批捕起诉立案,由于张振庭不遵守法律职业道德,造成了五十名大法弟子遭受不应有的长期被迫害。另外据过去和张振庭打过交道的人都知道,他在处理其它一些案件的时候,对涉案人员进行勒卡索要,利用他职务之便谋取个人私利。

二零一五年五月一日国家最高两院已发出通知:“有案必利,有诉必理。”大法弟子依照宪法和法律对江泽民向国家最高两院提出控诉。这一举动,触动了各地过去曾经替江泽民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直接具体责任人。双城区政府公安,各派出所,国保,六一零人员,三次大规模的对控告江泽民大法弟子进行骚扰抓捕绑架抄家拘留甚至到判刑,有一百三十多名大法弟子受到不同程度的报复和陷害。二零一五年有六名大法弟子经张振庭批捕之后被非法判刑。

据不完全统计,以下是双城区检察提起公诉,双城区法院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截至二零一六年六月十日)

姓名 性别 冤判时间 住址 关押地 年限 现况
1 孙志芬 女 2000年 油米厂北墙外 哈女监 12 已回家
2 安 玲 女 2001年 新兴乡 哈女监 7 已回家
3 安 星 男 2001年 新兴乡 大庆监狱 8 已回家
4 巴益民 男 2001年 城镇 泰来监狱 4 已故
5 伊福泉 男 2001年 金城乡 泰来监狱 已故
6 王文龙 男 2001年 幸福乡 泰来监狱 9 已回家
7 邹国晏 男 2001年 团结乡春光村 大庆监狱 9 已回家
8 孙兆影 女 2002年 北安 哈女监 5 已回家
9 张静艳 女 2002年 城镇 被非法判 10 正念自走脱。
10李 超 男 2002年 城镇友联村 大庆监狱 11 已回家
11铁俊英 女 2002年 亚麻厂 哈女监 12 已回家
12付连军 男 2002年 乐群像乐群村 呼兰监狱 4 已回家
13张建辉 女 2002 年 站前 哈女监 10 已回家
14魏忠玲 女 2002 年 东北隅 哈女监 10 已回家
15徐友琴 女 2002年 城镇小五队 哈女监 15 已回家
16李秀茹 女 2002年 农丰镇 哈女监 4 现回家
17陈云霞 女 2002年 农丰镇 哈女监 3 已回家
18耿雅芬 女 2002年 农丰镇 哈女监 5 已回家
19杨 敏 女 2002年 新兴乡 哈女监 4 已回家
20马忠良 男 2002年 东门外 呼兰监狱 13 已回家
21李彦文 男 2002年 东门外 呼兰监狱 13 已回家
22陈俊波 女 2002年 亚麻厂 哈女监 4 已回家
23阎淑芬 女 2002年 小富家窝棚 哈女监 14 已回家
24阎淑华 女 2002年 小富家窝棚 哈女监 13 已回家
25王丽丽 女 2002年 富家窝棚 哈女监 10 已回家
26王洪亮 男 2002年 金城乡 吉林监狱 10 已回家
27付文庆 男 2002年 新兴乡 新建黎明呼兰监狱 4 已回家
28王淑芝 女 2003年 万隆乡 哈女监 5 已回家
29王文容 女 2003年 万隆乡 哈女监 3 已回家
30薛庆华 男 2003年 万隆乡 牡丹江监狱 5 已回家
31阎庆福 男 2003年 农丰 泰来监狱 3 已回家
32关玉军 男 2003年 农丰 泰来监狱 3 已回家
33黄彦珍 女 2004年 希勤乡 哈女监 7 已故
34郭凤兰 女 2004年 城镇站西 哈女监 7 已回家
35王淑荣 女 2004年 乐群友好村 哈女监 3年半 已回家
36那亚芳 女 2004年 乐群乡 哈女监 4 已回家
37 张淑芬 女 2005年 青岭乡益盛村 哈女监 6 已回家
38李兰英 女 2009年 五家镇 哈女监 4 已回家
39康昌江 男 2011年 花园小区 呼兰监狱 14 非法关押
40岳宝庆 男 2011年 西门外 呼兰监狱 14 非法关押
41骆彦杰 女 2011年 六中家属楼 哈女监 13 非法关押
42田晓萍 女 2011年 城镇 哈女监 14 非法关押
43姜晓燕 女 2011 年 城镇 哈女监 14 病回家
44葛 欣 女 2011 年 农校 哈女监 11 非法关押
45徐升力 男 2012年 水泉乡 泰来监狱 7 非法关押
46徐 彦 男 2014年 韩甸镇小马屯 呼兰监狱 3 非法关押
47王文娟 女 2015年 城镇 哈女监 4 非法关押
48刘 利 女 2015年 城镇 哈女监 5 非法关押
49高慧玲 女 2015年 同心乡 哈女监 1 非法关押
50曹启才 男 2015年 家镇 呼兰监狱 4 非法关押
51裴廷久 男 2016年 韩甸镇荣升村 呼兰监狱 1 非法关押
52王永久 男 2016年 韩甸镇六家子村 呼兰监狱 1 非法关押
53耿志英 男 2002年 联兴乡 双城看守所 2 已回家
54杨秀华 女 苏家窑 哈女监 3 已回家

张振庭:电话:13945122872
车牌:黑L64533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7/11/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31194.html

2015-08-09: 黑龙江双城法轮功学员姜晓燕遭骚扰
2015年8月6日下午两点,黑龙江双城司法局矫正科两人闯入家住恒盛新天地楼区的法轮功学员姜晓燕家骚扰,强迫姜晓燕在他们的单子上签字。司法局两人说她没在家三次找不到,公安局交给监狱将姜晓燕收监,被其住户拒绝,没签字。

姜晓燕2011年11月被非法判刑十四年,因此双城司法局一直监视她。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9/二零一五年八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13657.html

2013-10-02: ◇黑龙江双城姜晓燕已于九月二十七日下午回到家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0/2/二零一三年十月二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280550.html

2013-08-07: 姜晓燕被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命危
被中共非法判刑十四年的黑龙江双城市法轮功学员姜晓燕姜晓艳),现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被迫害致严重贫血,肚子里的瘤子有婴儿脑袋大,生命已危在旦夕,但监狱仍不释放姜晓燕

姜晓燕,女,五十四岁,是双城市居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三日,中共警察绑架哈尔滨市和双城市五十多位法轮功学员,当日下午,姜晓燕被双城民主派出所潘红民等绑架,之后,双城公安局王玉彪、肖继田,伙同哈尔滨执法人员及恶警刑讯逼供后,将她非法判刑十四年,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

修炼法轮大法前,姜晓燕身患子宫肌瘤和直肠癌,病重危急。修炼大法后,脱胎换骨,癌症不治而愈。她按宇宙特性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修炼十几年来,没吃过一粒药,没打过一次针。二零一一年,她被非法抓捕,酷刑迫害后,旧病复发,并伴有缺铁性中性贫血。

家人在探监时观察到姜晓燕脸色惨白、手无血色,浑身无力,没说几句话,就支持不住了,从她的症状看,已经达到重度贫血。家人和狱方多次交涉,狱方才同意法检,经省医院法检中心检验认定是中度贫血。

二零一三年七月,家属又去看望,在接见时,看到姜晓燕病情更加严重,感到她是无法支撑了,家属再次找狱长、刑房科长,要求放人。狱长,刑房科长和有关警察回答:她不够保外就医,理由是没达到刑期的三分之一。

七月初,家属接见时,见到姜晓燕脸色更加苍白,脸浮肿,左眼看不清东西,没说上几句话,就要晕过去,肚里的瘤子,三月份监狱检查结果98x85;七月份再次检查大约105x115,其它瘤子增大了许多。据监狱姓季的大队长说:用手摸上去,已经像小孩脑袋大小了,有危险信号。

在此严重病情下,狱方打电话把家属叫去,但不让见姜晓燕,姓季的大队长和姓王的队长派两个警察,把家属弄到一个仓库的空屋子,逼迫家属在他所要求的纸上签字,家属不从,又录像,又录音,态度蛮横,家属从他们的态度中,已经感觉到姜晓燕生命已危在旦夕,他们急切地要推卸责任。

正告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狱方,立即无条件释放大法弟子姜晓燕,否则出现任何危险,狱长史耕辉,监狱医院院长、大队长季某、队长王某将对姜晓燕的安危负有直接法律责任,家属要以迫害凶手的罪名把你们告上法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8/7/姜晓燕被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命危-277806.html

2013-04-17: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双城市姜小艳在女监被迫害严重
双城的姜小艳在女监被迫害严重,望看到此消息的同修转告其家人,快去要人,一定就回来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4/17/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72156.html

2013-04-01: 姜晓燕被迫害命危 狱方图谋逃脱责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4/1/姜晓燕被迫害命危-狱方图谋逃脱责任-271588.html

2012-07-19: 冤案假案戏公堂 正义真相唤良知
—— 黑龙江省双城市法院非法审判六名法轮功学员纪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7/19/冤案假案戏公堂-正义真相唤良知-260405.html

2012-06-11: 黑龙江双城姜晓燕等六人被非法判刑后上诉
黑龙江双城法轮功学员姜晓燕、康昌江、田晓平、岳宝庆等四人被非法判刑十四年,骆艳杰被非法判刑十三年,葛欣被非法判刑十一年。六名法轮功学员家属准备上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11/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58763.html#12610235829-1

2012-06-10: 哈尔滨双城姜晓燕等被诬判十三、四年重刑
五月二十八日被黑龙江双城法院非法庭审的法轮功学员姜晓燕、骆艳杰、田晓平、葛新、岳
宝庆、康长江等六人,在黑龙江省政法委操控下其中四人被诬判十四年,二人被诬判十三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10/二零一二年六月十日大陆综合消息-258680.html

2012-06-02: 律师为法轮功学员无罪辩护 双城法院百般阻挠
五月二十八日,黑龙江双城法院对法轮功学员姜晓燕(江小燕)、骆艳杰、田晓平、葛新、岳宝庆、康长江进行非法庭审,五位正义律师为他们做无罪辩护,闻讯赶来参加旁听者众,令双城中共公检法惊恐万分,法庭内外,百般阻挠。
中共恐惧:出动全市警察、村长严守法院

五月二十八日早上八点前,双城法院的周围全部戒严,法院的大门口停下一辆很高大的消防车,右侧街上停下一辆灰色的特警专用车,省公安厅来了一大批特警,在两条街上布满警车和各种各样的私家车。同时,街道上,商店内,小区楼道里布满了警察和便衣。据悉,双城市全市所有派出所警察几乎倾巢而出,全部来到法院附近。那些所谓的私家车是各个小部门的小头头们的个人所有。整个法院周围充满了高度恐怖的气氛。

另外,双城市二十四个乡镇十几个村屯的几百个村长,这一次全被派到双城法院门前,他们的任务是见到本村的法轮功学员一定带回,不许法轮功学员在法院附近逗留。村长们还执行了另一项任务是看住本村的法轮功学员,不让出村,不允许去双城法院附近。如果没看住来了的,就一定要领回,不听的就强行绑架。

六位法轮功学员要求共产党员回避

八点多,被非法庭审的法轮功学员的家属都来到了双城法院门口,等待着旁听,因为他们的家人同修已经被非法关押半年多了,一直没见到,生死未卜,家人们忧心忡忡,可是却接到双城法院的通知,一家只允许进一个家属。家人们据理力争:既然是公开审理,为什么不让我们进去?法警就是不让进,一副流氓嘴脸。家属们无奈。经过极其严厉全身搜查后,五名家属进去了。

六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押到双城法院,一下车时,两名女学员就高呼”法轮大法好”。

姜晓燕的妹妹,见到姐姐脸已经瘦得脱相了,而且高度贫血使姜晓燕一点气力都没有,眼睛都不睁,妹妹心疼姐姐,说了一句:“姐,挺住啊!”就这一句话,一群法警冲上来,把妹妹驱逐出法庭,彻底剥夺了姜家人旁听的权利。可怜姜晓燕八十二岁的老父亲接到通知就从外地来到双城,等了几天,可是连见女儿一面的机会也没给。

法轮功学员葛欣的丈夫从哈尔滨请了一律师,要做有罪辩护,她丈夫还申请做公民代理给她辩护。庭审一开始,葛欣就提出,自己没有同意请律师,她丈夫急忙向法庭辩解说葛欣已经签字同意了。主审法官当庭问葛欣是否同意律师和她丈夫给她辩护,葛欣表示不用。于是法官把给葛欣做有罪辩护的律师和丈夫请出法庭。其他五位做无罪辩护的律师被葛欣的精神所震撼,自觉的同时担起给葛欣做无罪辩护的责任。

庭审刚刚开始,法官向六位法轮功学员提出有申请回避的权利,六人同时提出,申请共产党员回避,理由是有利害关系。法官措手不及,休庭五分钟,向上级汇报,然后从新开庭。律师称,这在法轮功案件中是史无前例的。

几位正义律师接力讲出真相

整个庭审过程长达八小时,中间一分钟也没休息,为田晓平辩护的律师是位六十三岁的老年人,身体不好,有糖尿病,必需按时吃东西,保证血糖不低也不高,可双城法院人员竟然毫无人性地无视律师的这一点点要求,一直没让律师吃东西。

庭审中,律师们陈述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残酷,法官一次次的敲法锤制止律师讲述真相,但律师一直坚持,法官制止了一位律师,下位律师接着还说下去。最后法官竟把骆艳杰的辩护律师和岳宝庆的辩护律师分别驱逐出法庭──一群法警冲到律师面前,架着律师扔出法庭之外。而且法庭竟然无耻地扣下律师的电脑,直到第二天下午才交还。

非法庭审结束后,法轮功学员高呼着“法轮大法好”走出了法院。律师们被六名法轮功学员的正念和正信,为坚持信仰不畏生死的精神,深深震撼了,所有的律师由衷的说:法轮功学员了不起。

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 民心所向

庭审结束后已经下午六点多了,律师因为电脑被扣又和双城法院交涉了很长时间,才回到宾馆,急忙收拾行李,坐车走。匆忙中把宾馆的房间卡带走了,在车上,康昌江的律师焦急的不知所措。这时出租车的司机听明白了,今天的乘客是为法轮功辩护的正义律师,司机主动表示,律师不用着急,他可以帮忙把房卡交还回去,当时律师非常感动,后来提起这个事,眼里闪出了泪花。

律师打车准备启程离开双城,车刚要起动,来了一位大姐,要求合乘,律师们热情地同意她一起乘车,车上大姐听明白了,她激动地当着全车人给她的亲人打电话说:“你们知道吗?我太幸运了,你们能想到吗,我竟然和今天给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的律师坐一个车。他们太伟大了。”后来大姐主动的帮忙把律师送到了住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2/律师为法轮功学员无罪辩护-双城法院百般阻挠-258399.html

2012-05-29: 双城法院非法庭审六法轮功学员 恶警竟将律师架出法庭
五月二十八日上午近十到下午六多,黑龙江双城市法院对姜小燕、骆艳杰、岳宝庆、康昌江、葛欣、田小萍六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庭审。庭审过程中,姜小燕妹妹及王权章、张传利两位正义律师被警察强行架出法庭。

恶警还不让王权章律师取走自己的电脑,说庭审结束后还给他,可是庭审结束时却说电脑找不到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29/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58209.html

2012-02-25: 双城市姜晓燕遭刑讯逼供 身体非常虚弱
黑龙江省双城市法轮功学员姜晓燕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三日被哈尔滨市及双城市恶警绑架。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姜晓燕被劫持到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当天下午开始,“专案组”开始非法审讯。
姜晓燕目前身体非常虚弱,体检为重度贫血,经常会一下子晕过去。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二日律师见到了姜晓燕姜晓燕陈述,在被非法审讯期间,被连续审了六天;从第二天开始恶警每天下午开始用酷刑折磨她,连续折磨五天。基本上每天下午,她的两个胳膊被反扣在审讯室后面的椅子上,很宽的椅子,反手被戴上手铐。几个办案人员要用力掰时,才能戴上手铐。

姜晓燕同时还提到,办案人员实行所谓的“人性化”管理,用软塑料绳套在手铐上,然后吊在横梁上,办案人员用力提。

姜晓燕描述,吊的时候,其气只在胸口。刚开始正常呼气,一点点,腰以下就没有知觉了,手也没感觉了,只有胸口以上有气,还喘着,胳膊腿都没有知觉。一闭眼睛就过去,就感觉他们在放绳子。

而吊的时候,有办案人员在看表,放的时候,办案人员用打火机燎断绳子。

姜晓燕昏迷后,办案人员就放绳子。然后又给姜晓燕“按摩”胳膊,通穴位。姜晓燕反映,血液恢复流通时的感觉非常痛苦难受。办案人员同时又看表,看姜晓燕恢复差不多,就将其送到监舍。

非法逼供六天,有五天進行刑讯逼供,最后一天是因为其胳膊“咯噔”一声(可能是脱臼),才没有刑讯。

除此之外,有一天,恶徒将姜晓燕胳膊从椅子下面反手背过去,往上撅,直到姜晓燕昏迷,才松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2/25/双城市姜晓燕遭刑讯逼供-身体非常虚弱-253485.html

2012-02-24:姜晓燕被劫持逾百日 曾连续五天遭酷刑逼供
姜晓燕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已经一百多天,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二日律师见到了姜晓燕姜晓燕自述在被非法审讯期间,被连续审了六天,第一天七、八个警察审她,没用刑;从第二天开始是三个警察审她,每天下午开始用酷刑折磨她,连续折磨五天。

恶警们强制她坐在椅子上,把她双手用手铐子在后背拷上,用一根细绳把手铐子吊起来,绳子的另一端通过高处的一滑轮往下拉,脖子处有一个固定在柱子上的夹子,能卡住整个人不被从椅子上吊起来,恶警把绳子的另一端拉下来,然后看着表,看着姜晓燕一点点的没有气息了,把绳子放下来,把她从椅子上放下来,想办法弄醒她送回监室。连续五天,折磨她。

酷刑折磨她的是省公安厅成立的所谓专案组。姜晓燕说:遭受酷刑时只觉的气儿就在胸口和脖子处憋着,一会儿就憋没气儿了。

姜晓燕曾患癌症,因修炼法轮大法而痊愈。她于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三日去朋友家被绑架,当天黑龙江省公安厅恶警伙同哈尔滨市公安局恶、双城国保大队恶警绑架了五十六名法轮功学员。姜晓燕被非法关押在双城拘留所十五天快到期时,被转到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鸭子圈)刑事拘留,家属多次到双城公安局索要行政拘留手续,双城国保一直回避不给,国保队长肖继田、王玉彪表现很害怕,不敢给行政拘留票子,只给了刑事拘留证。

姜晓燕家里聘请的律师到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要求接见她时,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人员说办案方双城国保不同意,不允许接见。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七日下午,姜晓燕的家人在律师陪同下,到哈尔滨市检察院信访办投诉姜晓燕遭刑讯的迫害情况,信访大厅的接待人员虽然明白了事情真相,但他没有做出最正确的选择。然后律师又到控审大厅,控告双城国保大队两个大队长违法办案,而接待人员一直在用电话联系节假日遊玩的事,二十多分钟后才对律师说明天再来。对此种不作为的流氓态度,律师严厉训斥,他才请来了主管处长,答应第二天上午到哈市第一看守所见驻检负责人。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八日上午,律师先到双城国保递交代理手续,肖继田说律师按照法律正常会见手续可以见人。十点律师到第一看守所,告知双城国保已经同意让见人,而看守人员给国保打电话,家属听到国保恶警肖在电话那边说不让见,将邪党的流氓本性表现的淋漓尽致。接着律师又给市检打电话,市检不作为,让找看守所秘书,于是律师先后找驻检(检察院派驻监狱的驻狱检察室進行执法的监督、监察工作。也叫驻狱检察机 构),又找看守所教导员肖某,他说这案子是省里办案,不让见。家属又来问驻检,驻检人员无奈地说:“在中国有法律,但是上面不让见,你说怎么办?”

姜晓燕目前身体状况非常不好,重度贫血,随时有生命危险,家属正在向各级检察院控诉这种刑讯逼供。同时把取保候审申请书递交到双城检察院。律师将陪同姜晓燕家属去哈尔滨市中级检察院和黑龙江省高级检察院分别控诉恶警对姜晓燕的酷刑折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2/24/姜晓燕被劫持逾百日-曾连续五天遭酷刑逼供-253447.html

2012-01-02: 双城市姜晓燕遭刑讯逼供 律师投诉恶警
(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导)黑龙江省双城市法轮功学员姜晓燕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三日被哈尔滨市及双城市恶警绑架,遭刑讯逼供,三次昏死过去,而恶警用冷水将她泼醒后继续迫害。姜晓燕家人及聘请的律师向检察院投诉恶警犯罪行为。

十二月二十七日下午,姜晓燕的家人在律师陪同下,到哈尔滨市检察院信访办投诉姜晓燕遭刑讯的迫害情况,信访大厅的接待人员虽然明白了事情真相,但他没有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然后律师又到控审大厅,控告双城国保大队两个大队长违法办案,而接待人员一直在用电话联系节假日遊玩的事,二十多分钟后才对律师说明天再来。对此种不作为的流氓态度,律师严厉训斥,他才请来了主管处长,答应第二天上午到哈市第一看守所见驻检负责人。

十二月二十八日上午,律师先到双城国保递交代理手续,肖继田说律师按照法律正常会见手续可以见人。十点律师到第一看守所,告知双城国保已经同意让见人,而看守人员给国保打电话,家属听到国保恶警肖在电话那边说不让见,将邪党的流氓本性表现的淋漓尽致。

接着律师又给市检打电话,市检不作为,让找看守所秘书,于是律师先后找驻检(检察院派驻监狱的驻狱检察室進行执法的监督、监察工作。也叫驻狱检察机构),又找看守所教导员肖某,他说这案子是省里办案,不让见。家属问肖某为甚么不让见,他说不管这事,家属说你不管这事你来干啥?肖某一句话不说就急忙逃了!

家属又来问驻检,驻检人员无奈的说:“说在中国有法律但是上面不让见,你说怎么办?”家属回答:“一个民主国家首先应尊重法律而要把上面的命令考虑進去,那就不是民主国家?”驻检又跟律师说:“小伙子你办案时不考虑领导吗?”家属代律师回答:“驻检你知道为甚么我们要在北京请律师吗?是因为哈市律师遵循哈尔滨司法局规定,不许给法轮功代理案件规定,而他们为甚么叫正义律师,是因为他们尊重法律而不是遵循某个人的意见,我们家属也是遵守国家法律维护自己的公民权,违法的正是那些遵循上面意见的人。”跟他讲传统道义、良知、善有善报,他说你别给我讲法轮功。看来现在的官员,也认为只有法轮功才讲祖宗留下的美德,而党的泯灭良知、邪、痞,反倒成了他们遵守的!

律师后来要求与姜晓燕通个电话以确定本人是否被刑讯逼供,驻检不敢答应。最后经过协商,驻检“帮”家人见到姜晓燕本人。但驻检人员包庇狱警,公开撒谎,称姜晓燕没有被刑讯逼供,只是贫血住院三次,也没有坐铁椅子,只是提审时没坐好摔倒了。

希望看到此消息的所有海内外善良民众,都来关心此事,尤其大陆民众。今天它会这么关心姜晓燕,下一回会不会我们的家人会被邪党的法律这么关心下呢!这不是我们一家人的事,这是所有大陆民众的事,也是全世界善良民众的事,秉持正义呼唤良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2/双城市姜晓燕遭刑讯逼供-律师投诉恶警-251342.html

2011-12-28: 姜晓燕遭双城市恶警刑讯逼供 三次昏迷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三日,被哈尔滨市恶警伙同双城市恶警绑架的姜晓燕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内,遭双城市国保恶警酷刑折磨,曾三次被迫害得昏死过去,被恶警用冷水激醒后继续迫害。

姜晓燕曾患癌症,因修炼法轮大法而痊愈。

姜晓燕于十一月十三日去朋友家串门被绑架后,被关押在双城拘留所,被行政拘留十五天快到期时,被转到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鸭子圈)刑事拘留,家属多次到双城公安局索要行政拘留手续,双城国保一直回避不给,国保队长肖继田、王玉彪表现很害怕,不敢给行政拘留票子,只给了刑事拘留证。

姜晓燕家里聘请的律师到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要求接见她时,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人员说办案方双城国保不同意,不允许接见。

现获悉姜晓燕正被双城国保刑讯逼供,已昏迷过去三次,看守所负责人怕担责任曾向上级部门多次反应,上级部门没有回应。姜晓燕被审讯时脖子上固定个木框使其头不能活动,警察甚至往她头上浇凉水(哈尔滨室外零下二十多度),现在每天让她坐铁椅子,双手背扣。

望大法弟子正念清除邪恶,向各级部门投诉揭露恶警的违法行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28/姜晓燕遭双城市恶警刑讯逼供-三次昏迷-251149.html

2011-12-17: 黑龙江双城恶警一周绑架十馀法轮功学员
黑龙江双城市恶警在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七日至十二月十二日间又绑架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并抢劫家中财物。此前,黑龙江省公安厅恶警伙同哈尔滨市公安局恶警韩峙、双城国保大队恶警十一月十三日绑架了五十六名法轮功学员。
十二月七日下午两点左右,双城市刑警(巡警)三大队五、六个恶警先是窜到韩甸镇红卫村法轮功学员刘庆义家,把正在订窗户塑料的刘庆义绑架,并抢走了大法师父法像和几个坐垫。随后又窜到法轮功学员刘清香家,绑架了刘清香。当时刘清香连外衣都没有穿,只穿了一件绒衣和马夹。后恶警又到其他两个法轮功学员家,因锁门,他们没有得逞。最后到另一法轮功学员家,抢走了很多私人物品。并把其丈夫(尚未修炼法轮功)绑架,于十二月八日放回。
十二月七日晚七点四十分,十二个恶警闯進团结乡连丰村李树奇家,自称是双城公安局的,進屋未出示任何证件,将七十多岁的李树奇老人,和他的大儿媳妇、二儿媳妇、二儿子、女儿一家五口和一位刚到他家串门的人都强行绑架到双城市拘留所。两恶警绑架一名法轮功学员,家中只剩下一位年迈的老太太,含泪看着儿子、女儿、两个儿媳、老伴一大家子人被绑走。人刚被绑架走,恶警就开始翻东西,满屋乱成一片,行为和语言与土匪一样,并且把屋里录了像。其时天寒地冻,被绑架的人都穿着单薄的衣服,有的还穿着拖鞋。第二天,双城拘留所一位姓艾的女警让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往家打电话让家属交一千元钱,说是治安罚款(在家中坐着怎么扰乱治安了),还让交半个月伙食费五百元。又过两天,巡警又让法轮功学员交一千元钱(家属没有交),逼他们签字,内容是出去后不能告警察、不能上访、不能起诉。然后又强迫家属每人交了四百八十元伙食费。
十二月八日,双城镇友联村李振文家被抄,村长马万军领着城郊派出所警察等人把李振文家所有大法书和师父法像抢走,并绑架了法轮功学员李鹏,现李鹏被劫持到看守所关押迫害。后来,在十二月十二日中午,双城城郊派出所恶警再次到李振文家,问其老伴:李振文哪去了,又翻走一些大法书,并将其新唐人大锅给砸了。
同日,双城市城镇派出所恶警闯進万家大队小付家绑架了法轮功学员王兴于,郑文平,赵淑芳,抢走大法书、法像、莲花灯,把他们劫持到双城拘留所关押迫害,后又窜到其他法轮功学员家骚扰。王兴于的妻子严芬现在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女儿去年才从冤狱回来,现王兴于的儿子在外打工,家中的小孙子无人照管。
十二月九日,双城市五家镇派出所动用两辆警车,六、七名警察,绑架了五家镇道南法轮功学员藏金秀、暖泉村两位老年法轮功学员:郑士宁,七十一岁,杜桂莲:六十四岁。非法抢走了电脑、录音机、多本大法书籍、师父法像等私人物品。把郑士宁吓得当时晕倒,后送五家镇医院抢救。当天下午,五家镇派出所勒索两位老年法轮功学员各3500元钱后才放人。被抢的东西没有归还。法轮功学员藏金秀被绑架到双城市看守所关押迫害。
十二月九日下午三点多钟,一伙穿着便衣、开着没有牌照的汽车的恶人,闯進韩甸镇红卫村法轮功学员张淑霞的家,意欲绑架。当时张淑霞没在家,他们的阴谋没能得逞。
十二月十二日上午九点左右,双城市恶警协同金城乡派出所七、八恶警闯入金城乡邓家屯村七十来岁的老年法轮功学员张忠田家中将张忠田老人绑架,并抢走大法书籍、电脑等物品抢走。
此前在十一月十三日,哈尔滨市和双城市五十六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其中约五十人在双城市城建局家属楼某同修家里交流修炼心得。十三日下午,不法警察非法抄法轮功学员骆艳杰家时,绑架了在骆艳杰家看望骆艳杰儿子的姜晓燕和老方,同时绑架了骆艳杰的儿子范文拓,下午三四点多绑架了没有参加法会的法轮功学员康长江和王雅丽,晚上非法抄康长江家时,有四名法轮功学员到康长江家,被正在抄家的恶警绑架。
据悉有九名女法轮功学员已于十一月三十日被劫持到前進劳教所,六名男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绥化劳教所继续迫害,有两名女老年法轮功学员,因为身体原因出现高血压症状,被放回家;其馀被非法关押在双城看守所与哈尔滨第二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17/黑龙江双城恶警一周绑架十馀法轮功学员-250667.html

2011-12-06: 黑龙江五十六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经过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三日,哈尔滨市和双城市五十六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其中约五十人在双城市城建局家属楼某同修家里交流修炼心得。现有九名女法轮功学员已于十一月三十日被送到前進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六名男法轮功学员被送到绥化劳教所继续迫害,有两名女老年法轮功学员,因为身体原因出现高血压症状,被放回家;其馀被非法关押在双城看守所与哈尔滨第二看守所。

据目击者陈述,当天十一点左右,有五名法轮功学员因有事先离开了城建局家属楼,其中三名向北方向,离开的法轮功学员发现路口已被警车堵住,而且有人跟踪她们,就想快速走,甩掉跟踪者,就听警车里的广播喊,“先动他们,现在上去,他们不会开门,等他们十二点发完正念自己开门,再动。”这三名法轮功学员被恶警追上绑架。

十二点十分左右,屋里的法轮功学员交流结束准备回家,刚一开门,特警蜂拥而入,冲進屋里,马上对着在场的所有学员喷散一种药水,所有的学员立刻甚么也看不见了,十天后这种药水还使一些法轮功学员眼睛红肿。所有的特警都手持电棍,只要有人动,就用电棍电。

当时屋里乱作一团,几十平米的屋子,一两百人同时進入,有些人被挤压在别人的身下,接着就两名警察架着一名法轮功学员一个个的往外拖。大多数学员都没有穿上鞋,就被强行的绑架到了车上。法轮功学员田晓萍当场被恶警打破了头,衣服被撕扯成碎条,裤子都尿湿了。

然后警察把法轮功学员劫持到双城市巡警队一个个的审讯。目击者说,法轮功学员范淑德被戴上黑头套单独劫持到一小轿车上。目击者称:还有四、五位法轮功学员也被单独劫持到一部车上。范淑德被绑架后,恶警窜到范淑德家中抢劫,抢走物品待查。

到半夜十点多,一部份学员被非法押入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一部份学员被非法关押在双城看守所,还有一部份被非法关押在双城拘留所。十四日凌晨,范淑德家属接到恶警电话要家属连夜到医院为范淑德办理取保候审手续。当家人赶去医院时,发现范淑德已经精神失常,并心脏病复发,家人只好将其送往哈尔滨市第一精神专科医院就诊。

十三日当天下午,不法警察非法抄法轮功学员艳杰家时,绑架了在骆艳杰家看望骆艳杰儿子的姜晓燕和老方,同时绑架了骆艳杰的儿子范文拓,下午三四点多绑架了没有参加法会的法轮功学员康长江和王雅丽,晚上非法抄康长江家时,有四名法轮功学员到康长江家,被正在抄家的恶警绑架,其中有两名已被放回家。

经核实,当天共有五十六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名单为:赵艳菊,高淑君,王玉凤,王秀青,姜晓燕,杜亚敏,徐立波,杜丽华,白艳玲,郭淑云,陆广文,赵淑云,吕淑亚,洪宝家,赵兴有,程少年,范文拓,岳宝庆,马喜良,田晓萍,王现芬,焦秀英;马红霞;骆艳杰,赵天玲,梁艳,范淑德,万云龙,付文庆、王成礼,秦海龙,颜廷珍,老方,邹国艳、梁喜发,万云凤、康长江、王亚丽、梁玉名、徐立华、张百华、姜秀珍,王敏,王桂珍,伊正芳,吴金兰,曹启才,赵玉芬,姜立娟,葛欣,张伯华,老石太太,刘老丫,王玉清,陈桂琴,老吕太太。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6/黑龙江五十六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经过-250227.html

2011-12-03: 双城绑架案中被非法抓捕的法轮功名单
赵艳菊,高淑君,王玉凤,王秀青,姜晓燕,杜亚敏,徐立波,杜丽华,白艳玲,郭淑云,陆广文,赵淑云,吕淑亚,洪宝家,赵兴有,程少年,范文拓,岳宝庆,马喜良,田晓萍,王相芬,焦秀英,马红霞,骆艳杰,赵天玲,梁艳,范淑德,万云龙,付文庆,王成礼,老邹,秦海龙,颜亭珍,老方,张百华,邹国艳、梁大发,万云凤,康长江,王亚丽,梁玉名,徐立华,张百华,姜秀珍,葛欣。现已核实四十五人,还有没核实的,现有九名女大法弟子已于十一月三十日被送到前進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其馀有关押在双城看守所的,有关押在哈尔滨第二看守所的。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3/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50108.html

哈尔滨 双城区(双城市)联系资料(区号: 451)

2020-09-22: 黑龙江双城区韩甸镇派出所所长杨锐
黑龙江双城区韩甸镇政法书记孙波,男,40多岁。
镇三把手许涛,女,50来岁,电话15045127605
韩甸村书记兼警察职务的王大波
红城村村长刘小平,到7、8个村屯逼迫法轮功学员签字

2020-09-15: 尔滨市双城区韩甸镇
韩甸派出所电话:0451-53290110
所长:杨锐
韩甸村书记兼派出所警察王晓波 电话:15845120048 13603622538 13614504448
韩甸镇政府干部 许涛 电话:15045127605

2020-09-12: 韩甸镇妇女主任许涛 ,村书记监派出所警察王大波电话 13614504448

2020-08-08: 哈尔滨市双城区东官镇政府人员
刘玉刚手机号:13694626776

2020-05-27: 双城区东风派出所警察 李长久 电话:18249056940

2020-04-20: 双城区万隆乡奋斗村支部书记杨艳伟13009725559
双城区万隆乡政府综治办肖辉13199554541 13604500424
双城区万隆乡派出所所长周峻宏13636519555

2020-01-22: 水泉乡派出所所长徐彦军 电话:15046134466

2020-01-16: 双城区万隆乡政府综治办肖辉电话:13604500424 13199554541
双城区万隆乡奋斗村书记杨艳伟电话:13009725559

2019-12-09: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双城区单城镇派出所所长许宏图电话13351602290 13936110028

2019-08-07: 公正乡派出所电话:53263935
所长安澄宇:15545466697
副所长:王井泉

2019-05-11: 双城区司法局:矫正科科长于建民13329401142
单城派出所:所长许宏图 13936110028

2019-05-06: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部份派出所信息
双城区杏山派出所: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51)

2015-08-09:
司法局矫正科范某13603620466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10-15, 5:23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