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2-21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辽宁 >> 朝阳 凌源市 >> 吴圆(吴元,吴源), 男, 44

吴圆(吴元,吴源)
凌源市北炉中学数学教师吴元被沈阳大北第二监狱于2003-12-10迫害致死,狱方不肯出示病历、拒绝尸检,鼻子和耳朵都塞着棉花火化
个人情况: 凌源市北炉中学数学教师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辽宁凌源市北炉乡
个人近况: 2003年12月10日 迫害致死 (2003-12-25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3-12-25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820(常有变动,请以明慧为准)
家庭成员: 儿女: 吴国良(吴圆遗孤)
夫妻/父母: 吴圆(吴元,吴源)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1-11: 好教师惨死沈阳监狱 妻子控告江泽民
辽宁省凌源市北炉乡中学数学教师吴元,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十日在沈阳大北第二监狱被迫害致死,年仅四十四岁。

吴元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11/好教师惨死沈阳监狱-妻子控告江泽民-322086.html
2010-05-10: 辽宁朝阳地区各级“六一零”的罪行
(明慧通讯员辽宁报道)“六一零”办公室是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江氏集团为打压法轮功而专门设立的非法组织。它从中央到地方自上而下形成了严密的独立体系,在地方隶属政法委,专职迫害法轮功,完全凌驾于法律和同级政府机构之上,与当年德国的法西斯恐怖组织“盖世太保”以及文革时期祸国殃民的“文革领导小组”即“革委会”非常相似。在江泽民集团“名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 “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政策下,“六一零”办公室操控当地公、检、法、司法(监狱、劳教所、洗脑班)人员,一直在丧尽天良地迫害法轮功学员。

由于迫害遭到国际谴责,一些地方的“六一零”改名“维稳办”、“综治办”、“反邪教办”、”“六一五办”等等。由于害怕遭到追查和清算,“六一零”做事没有文件依据,多数是口头传达,平时行为鬼祟,讲话半张着嘴,怕别人听到、知道。基于此,“六一零”在政府中成为不务正业的代名词,稍有正义感的人都不愿意在 “六一零”工作,只有一些想借此升官的人,昧着良心去干伤天害理的事。

辽宁朝阳市“六一零办”的黑窝,设在市委楼对面、阳光宾馆以东路北约一百米的小灰楼里。九九年至今,先后有姜源栋、姚惠钧、屈连春三届政法委书记,白云静、李生芳、韩久雁三任“六一零”头目。他们驱使朝阳五县二区“六一零”、公检法、司法人员迫害法轮功学员,每人都负有杀害法轮功学员的人命案,以下仅举几个案例。

朝阳地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部份案例

二零零零年九月五日,辽宁省八里卜乡榆树林的法轮功学员王丽霞,被双塔公安分局张明华、李朝光、白文友两次绑架、拘留,拘留期间,王丽霞遭酷刑折磨致生命垂危,回家二日即离开人世。

二零零一年九月十四日,朝阳市龙城区政保科孙旭、黄殿相将家住大庙乡土城子的法轮功学员于秀玲,铐在暖气片上酷刑折磨整整十三个小时,见其将死,还得花抢救费,就打开手铐,将于秀玲从四楼窗户扔下,活活摔死。黄、孙还对于的丈夫说“你愿哪告哪告去,上边有指示,法轮功怎么整都不过份。”连夜将尸体强行火化。

二零零二年八月四日,凌源市“六一零”头目付延龄与北炉派出所吴宝思,绑架北炉中学教师、法轮功学员吴元,非法判刑四年,关入大北监狱,长期酷刑折磨使吴元骨瘦如柴,无法说话,零三年十二月八日,在监狱去世。

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六日,双塔公安分局的张明华、白文友绑架任农机公司质检员的法轮功学员李宏伟,两周后,于十月七日,李宏伟被酷刑折磨致死。家属给尸体照相,被张明华、白文友吊铐一天,尸体秘密火化。

二零零二年十月十一日,建平县公安局将朱碌科乡下营子村法轮功学员蔺志平绑架,一个月后,即十一月二十五日,蔺志平被毒打致死,他的头骨被打塌,胳膊被打断。

二零零六年五月十三日,朝阳县大屯乡派出所指导员刘兴满将骑摩托车的七道岭乡羊角沟村法轮功学员夏凤友用轿车迫至桥下摔死。县公安局吴宝良还绑架、劳教为夏凤友申冤的哥哥夏凤玉。

二零零七年六月,北票“六一零” 主任亲自参与绑架七十二岁的法轮功学员孙雪艳,二零零八年一月三日将其迫害死。

二零零七年八月一日,凌源市北炉派出所所长李卫华与国保大队长王桂林绑架北炉乡法轮功学员胡艳玲,致其重伤,四日后于八月五日死亡。

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朝阳市公安局副局长张明华,指使前进公安分局绑架正常出租的汽车司机陈宝凤,张明华伙同王景龙、刘耀胜将陈宝凤八天害死。

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还有朝阳的范唯怀夫妇、李英军、于丽亚、王树全、李素秋、卜翠琴、李淑霞、孔庆莲;北票的杨景生、王言庆、刘作庆;凌源的王乐(酷刑精神失常致死)、李春荣、韩元国、马孝、于秀春(酷刑精神失常致死)、倪淑琴、季文、李文生(教师)、何桂华、宫玉荣、陈淑贤、杨素清、陈素云;建平的李广玲(马厂中心小学优秀教师)、张树贤、李光斌、等数十名法轮功学员。他们遭绑架、判刑、乃至有的具体迫害致死的过程,都有“六一零”人员的指使和参与,市级“六一零”定刑并督办。

“六一零”定刑期,法院签字判刑

朝阳市“六一零”、政法委人员对法轮功学员胡建国、李群芳、孙秀华、金翠香、曹志勇、林桂芝、姜伟、谢宝凤、李淑平、张绍峰、李亮、王立阳、王立平、李英轩、褚秀梅、景飞、张奇、冯丽、李翠华、李景芳、孟庆祥、等上百名法轮功学员分别加害三至十五年重刑。将数千名法轮功学员劳教,对数万名法轮功学员拘留、骚扰、恐吓、抄家、抢劫、勒索钱财,数额巨大。造成无数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以上大法弟子被非法审判时,公检法人员大多数都是内部传递手续,不开庭,避开律师,不准依法讲理。家属找到法院,法官一致回答:刑期是“六一零”定的,我们说了不算,只是签字走过程,不签字就丢官。市公安局上层某官员直接对家属说:判多少年,都是“六一零”和屈连春随意定的,他们说了算。

“六一零” 作为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的执行机构,在处理法轮功的问题上,事无巨细都要插手。在其指使和纵容下,一些毫无人性的公安、司法人员对善良守法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非人的摧残,其酷刑之残忍、歹毒,集古今中外之大全,罄竹难书,具体案例比比皆是。对每一位法轮功学员的绑架、非法审判乃至刑期都是“六一零”策划决定的。

正告“六一零”人员

“六一零办”灭绝人性的迫害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其手段卑鄙,性质恶劣,早已超出了“人”这个字眼的界定,激起了全世界一切有良心的人民的反对。

二零零三年成立的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旨在追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集体和个人。到二零零五年六月止,全球已有二十九个国家、三十五位律师组成了全球公审江泽民集团的律师团。目前包括江泽民、罗干、薄熙来、吴官正、贾庆林、李长春、曾庆红、周永康、王茂林、刘京、黄菊、等三十二名中共高官在美、英、法、俄、瑞、日、新西兰、秘鲁、等三十多个国家以酷刑罪、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非法监禁罪、被起诉。零九年十一月十九日江泽民、罗干、薄熙来、贾庆林、吴官正、五名中共高官被西班牙法庭起诉;随后零九年十二月十七日阿根廷法院直接下达国际通缉令逮捕江泽民、罗干。二零一零年三月十六日美国众议院以四百一十二票赞成,一票反对的压倒性票数通过了六零五议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解散“六一零”组织。全球对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正义审判的序幕已经拉开。

国内大批正义人士也勇敢的站出来为法轮功鸣冤,安徽省政协常委汪兆均、全国十大律师之一高智晟都公开致信胡温,列举大量事实,呼吁停止迫害法轮功。国内大批律师顶住中共的打压,纷纷为法轮功学员作无罪辩护,令在场的大法官理屈词穷,哑口无言。律师的基本依据是:九九年以来,全国人大和公检法部门从未认定过法轮功为邪教。二零零五年公安部公通字(二零零五)三十九号文件,是我国迄今为止最近的对邪教认定的法律文件。该文件归纳了中国认定的十四个邪教,而法轮功不在其中。可见“六一零”对法轮功的疯狂打压是非法的,是对《宪法》赋予公民信仰自由的犯罪。其“六一零办”是个彻头彻尾的犯罪组织。“六一零”的产生与存在是具有五千年文明史的中华民族的耻辱。七千多万的退党大潮也是中国人民对邪党迫害法轮功的回应。

需要提醒的是:二战结束后:“盖世太保”遭全球追剿,无一活命;文革结束后:其革委会头子八百七十二人押赴云南全部秘密枪决;试问“六一零办”的人员:迫害法轮功事件结束时,你们怎么办?你们的恶行远甚于前两者,而且有详细记录在案,可悲的下场不难预料。如今天灾频发,苍天告警,审判纷起,举世震怒。迫害善良必遭天惩人灭的大结局已经清晰明了,善恶有报的天理即将兑现,退出恶党,停止做恶是你们唯一的生路,再一味做恶,不思考后路的人,必将断送自己生命的永远。请清醒三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5/10/223246.html

2009-05-24: 参与迫害辽宁省凌源市大法弟子吴元的恶人
2003年12月8日,辽宁省凌源市北炉乡中学教师吴元的家人接到沈阳大北第二监狱通知后,10日上午赶到监狱病房,妻子梁秀玉已经认不出被害得骨瘦如柴的丈夫。吴元有话要说的情况下,被狱警打断,找借口将梁秀玉赶走。下午家人即接到吴元死亡通知。遗体有青紫伤痕、鼻耳塞棉花,但狱方不肯出示病历、拒绝尸检。

吴元坚持修炼法轮大法,热心帮助贫困学生交学杂费,是学生和家长们公认的好人、好老师。二零零二年八月十四日,因当时任北炉乡党委书记王福来向公安局举报吴元在课堂上向学生讲法轮大法真相,被国保大队史振堂、闫宝峰绑架。

公安机关承办人员有:史振堂、闫宝峰、甄景文、任胜军。当时任国保大队队长付延玲,主管局长杨明辉(现因涉嫌受贿罪,纵容、包庇黑社会组织正在被刑拘),局长郭少林(现已患癌症晚期)。

吴元于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三十日进京上访被非法行政拘留十五天;二零零零年七月七日再次进京上访被非法拘留;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二日又被非法拘留;二零零二年八月十四日因王福来举报而被非法判刑四年,法院主审法官李焕宗,陪审员许文国、司维(已遭恶报车祸死亡,年仅二十多岁)三人组成合议庭,书记员安昌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24/201463.html

2007-03-25: 沈阳市第二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部份情况
吴元,凌源人,约1958年出生,是一名中学教师,因在课堂上给学生们讲大法真相,于2002年被非法判刑四年,2002年12月21日被送到沈阳四监狱八监区非法关押。因抵制监狱的一些无理要求,2003年7月9日被调到二监区(现在为沈阳二监印刷二监区)迫害。在这之前,吴元因嗓子感觉有东西吃饭费劲,每次吃饭时间都要长一些,到二监区后因炼功,遭到看管他的犯人魏文兆殴打,警察对此不闻不问。2003年9、10月份,吴元出现了呕吐情况,警察高亚川从没问过。2003年10月22日,四监搬到马三家和二监合并为沈阳第二监狱,当时吴元吃东西吞咽都困难了,它们推脱说等管吴元的分队长学习回来再研究怎么办。后来,分队长高强领吴到二监狱医院看了一下,给开了一包胃舒平的药。可吴的症状越来越严重,身体更加消瘦,后来连喝水都困难了,他们才带吴元到监狱外医院检查,诊断为食道癌,后住進了二监的医院。在这种情况下,监狱和监区根本没有对吴進行救治,也没有通知家属,一直等到吴快不行了才通知家属要办保外,吴的妻子闻讯后匆匆赶来见了一面,第二天,2003年12月8日,没等手续办下来吴就被迫害死去了。从吴到医院检查到去世只有十天。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25/151485.html

2005-05-17: 辽宁凌源大法弟子被迫害情况概述
......
* 以判刑、劳教、拘留、绑架、监禁洗脑等方式进行人身迫害

1.非法判刑26人:侯延双、刘志付、梁艳军、吴元、韩立国和李春玲夫妇、袁子民、郑春艳、郭小梅、李春艳、周树民、王海林、倪淑芹、孙颖、程玲、赵立君、李保贞、白立艳、于淑芬、姚玉华、胡素凤、李维孝、方连武、李占广、杨永利、李永胜。
2.非法拘留357人次,行政拘留时间竟长达八个月之久。
3.非法劳教:133人
4.洗脑班119人次地点:朝阳、温泉、抚顺三监狱拘留所分局的教师培训中心及当地派出所在当地政府办的洗脑班。
5.绑架180人次,被派出所绑架后通过罚款受贿等方式放回,未送看守所。有的被非法拘禁两天以上。
6.流离失所13人
7.迫害致死15人:于秀春、王乐、吴元、韩立国、倪淑芹、季文(倪淑芹的老伴)、胡殿新、董瑞、张桂芹、孟兆春、宫玉荣、李宗正、李文生、李春荣、陈国民。
8.精神失常4例,:朝阳街小学董老师、王乐、杜卫峰、于秀春。

这些数字只是很少的一部份,实质的情况远远超过于此,在2005年之前邪恶集团开始企图进行又一轮的迫害,凌源政府官员开会时总结过去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情况时宣称:判刑40人,劳教400人,拘留3500人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5/17/102026p.html

2004-12-31: 忆同修吴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2/31/92527.html

2004-12-04: 还我丈夫吴圆 文/吴圆妻子 梁秀玉
我的丈夫吴圆,在家里是我的好丈夫,是孩子的好父亲;在学校是一位优秀教师,一名优秀党员。他温文儒雅,风趣幽默,文质彬彬。工作勤勤恳恳,兢兢业业,事事为他人着想,待人以真,为人以善,处世以忍。他本着善心教导他的学生甚么是对,甚么是错,怎样做人,尽到了教书育人的职责。然而这样的好人竟被江氏邪恶集团及其追随者迫害致死,年仅44岁。

吴圆是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的。修炼前,他的鼻炎特别严重,给学生讲课都困难,睡觉都坐着喘不过气来,去承德治疗花去2000多元也没治好,农活都干不了,全靠我来做。自修炼法轮功以来,家里的活全靠他,鼻炎也好了,是大法给他的健康。

我们家原本是令人羡慕的美满家庭,女儿、儿子懂事可爱,丈夫宽厚纯朴,妻子温良贤淑,夫妻恩爱,其乐融融。我作为他的妻子,为有这样的好丈夫而高兴。但我做梦都想不到的是:他一个信奉“真、善、忍”的好人,不干一点坏事,连坏思想都抛弃的人,竟会因教导他的学生做好人而被抓捕、判刑直至迫害致死…… 我国宪法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难道信奉“真、善、忍”做好人犯法吗?我的心在滴血,丈夫是我和孩子的依靠,如今含冤而去,叫我怎么活下去,我的孩子怎么办?

99年7.20江氏邪恶集团开始镇压法轮功。9月21日北炉派出所去我家非法搜查,并把正在学校上课的吴圆带到派出所,非法审了一天,通知我带2000元钱去领人。最后好多人说情,我们还是被勒索罚款1000元,那时我家没钱,全是我借的。当时吴圆想不通,我也想不通,难道我们按“真、善、忍”做好人有错吗?

99年12月31日吴圆去北京上访,却被恶警绑架。北炉派出所派四人去北京把吴圆接回直接送到凌源拘留所,去北京接吴圆的费用:甚么饭费、住宿费、存车费、加油费、电话费、药费、修车费、水泵费(车水泵坏了)、公路收费、出租车费、進京办证费等共计1865.60元(其中600多元无收据)全部强制我们来承担。吴圆被非法拘留半个月,2000年1月13日凌源市公安局叫我去领人,又勒索1000元,这样无理的要求,让我无法理解这个社会究竟怎么了?2000年7月4日,因不写所谓的保证书,吴圆又被非法拘留20多天,罚款600元。

2002年8月14日下午,让我今生无法忘记。我的丈夫吴圆正在家照顾他有病的老母亲,母亲病得很重。凌源市公安局的付延龄带很多人去我家把吴圆非法抓走,我问:“为甚么?”他们不叫我问,也不叫吴圆说,就这样把他带到派出所。当时我的心都碎了,不知怎么好了。又一想,我丈夫是好人,他没犯法,也没有错。我骑车就去了派出所,想跟他们说个明白,可他们不让我進去。过了两个多小时,他们把吴圆带上车,吴圆说:“我妈还有病呢!”然后想跟我说甚么,他们也不让说,就这样把我丈夫带走了。

第二天,我去凌源市公安局要见吴圆,他们不让见。我找到付延龄,他说:“你别跟我说,我不管。”我说:“人是你抓来的,我当然跟你要人。”当时我又恨又气,没有见到我的丈夫吴圆

后来才知道,吴圆被非法关押在凌源看守所。9月5日检察院批捕,11月13日检察院以所谓破坏法律实施罪把吴圆非法起诉到法院,法院11月26日开庭审理,非法判吴圆四年徒刑,然后送到沈阳(连判决书都没有)。当时听到这个消息,我都昏过去了。

我不明白,我丈夫这么好的人他到底犯的甚么罪?难道他修炼法轮功真的错了吗?叫他的学生做好人有错吗?我到哪里去说理呢?我去找谁呢?我该怎办呢?我哭着喊着都没有用,天天象泪人一样,眼泪哭干了,嗓子哭哑了。

2002年12月我去沈阳看望我丈夫,经过百般周折,见到了我的丈夫吴圆。当时我泪流满面,心里有多少话要说,可是甚么也说不出来。我想:我丈夫这么好的人,为甚么让他们给弄到这里来了?我怎么能把你给救出去呀?你的妻子太无能了,没有用,我真的不想活下去了。我只说几句安慰他的话,时间就到了,仅仅给我们15分钟的时间。我千里迢迢来到沈阳,坐了十多个小时的车,只给我们15 分钟的时间。我哭着离开朝思暮想的丈夫,一个人来到火车站,我不想回家,在火车站从上午11点多一直等到第二天凌晨3点……

2003年农历8月1日,我再次去沈阳看吴圆。这次见到他精神状态特别好,我们谈了很多,大概谈了有30分钟吧。他叫我在家里好好的,该做甚么就做甚么,保证用不了三年就回家,叫我放心。听了他的话,特别高兴,我给他存了400元钱,鼓励他。他说一定能做好,让我放心。

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吴圆被转到沈阳第二监狱十一监区没到两个月,2003年12月8日,沈阳大北监狱的翟顺、高亚川、王冰岗、因院长他们就通知我给吴圆办保外就医,说他得了“食道癌”。我不相信,吴圆身体非常好,甚么病都没有,哪来的“食道癌”?前三个月我见他时,还说他胖了呢?我和弟弟、小叔、大姑姐就去了沈阳。

12月10日上午11点左右,我们见到了吴圆。当时我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坐在床上的人竟是我的丈夫吴圆,我扑过去就问:“你是吴圆吗?”吴圆说:“是。”

我哭着问他:“上次见到你还好好的呢,你怎么这样了?”吴圆说:“我没事,不怕。”

我把带来的豆皮用白糖水泡了喂他,还有拿来的饺子、橘子、香蕉,他吃得很好。我想:不一定几天没吃饭了呢?我跟他说很多家里的情况。我看他面容憔悴,脸色苍白,但目光有神,说话有力,就是瘦。他们说吴圆是“食道癌”,纯粹是胡说八道,我不相信,吃东西根本没有咽不下去的反应,“食道癌”能吃东西吗?当时我跪下来,求他们让我留下来照顾吴圆,我说:“吴圆都这样了,我不走。”

我问他们:“为甚么不早点告诉我?人都这样了你们才通知我,为甚么?”他们都不吱声,说甚么也不肯让我留下来,说从来没有女人在这,让我快给吴圆办保外就医,需要我签字。

我想也好快把吴圆接回去,回家就好了。我想得太简单了,结果全是骗局。下午3点左右,我拿着保外就医手续来到沈阳火车站,准备回家办理有关手续。刚到火车站,沈阳大北监狱就来电话找我,他们说让我留下来照顾吴圆,说到外面医院治疗,我一听高兴极了,他们叫我们在火车站附近住下来,好跟我们联系。我高兴得一夜没睡,想了很多很多,明天就可以好好的陪他了。早晨起来我的外甥开车来接我们,他带我们买了不少营养品。

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到监狱之后他们对我说吴圆去世了。当时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说:“甚么?不可能,不可能,昨天我见到他时还还好好的呢?是你们给害死的。我要见他,我要我丈夫,还我丈夫。他到底怎么死的,给我说清楚。”

他们闭口无言。我问:“吴圆是甚么时候去世的?”他们说:“昨天晚上六点左右。”我问:“他说甚么没有?”他们说:“吴圆说见到我就心满意足了。”我不相信,我说:“你们纯粹是骗人呢?我丈夫根本就没有病,是你们给害死的,我要见他。”

在我的强烈要求下,2003年12月11日,下午四点左右,我和我的大姑姐在沈阳殡仪馆见到了我的丈夫吴圆,当时吴圆躺在冷藏箱中,耳、鼻、口中塞有棉花,双眼有神,身体温暖,心口是热的。

我让他们摸一摸心口是热的,我说:吴圆根本就没有死,马上抢救,决不应该让他躺在这里。他们说:人早就死了……

第三天,我给吴圆换衣服时,发现他前胸、后背、腰腹处青一块紫一块的。我问他们这是怎么弄的?他们说是抢救时弄的。我说是他们害死的。于是我要求验尸,遭到他们的拒绝,无奈之下把我的丈夫草草的火化了。病历、病志甚么手续也不给我们。

自从2002年8月14日,吴圆被抓去以后,他的工资就给停了。我和孩子怎能生活下去,我们怎么活,我的儿子面临着高考,在学生面前抬不起头来,他没有了爸爸,我没有了丈夫,我的眼泪哭干了,嗓子哭哑了,万念俱灰,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天天盼着我的丈夫回来。我丈夫他死的太冤了!

我要付延龄等不法人员还我丈夫清白,还我生活来源,吴圆是他们害死的。

2004-10-29: 法轮功学员吴圆是辽宁凌源市北炉乡北炉中学教师,于2003年在沈阳大北监狱被迫害致死。

吴圆的遗孤吴国良,14周岁,现居住在北炉乡碾东村民组,在北炉乡中学初三班读书,由母亲抚养,靠卖鞋垫、袜子来维持生活,非常艰苦。

2003-12-27: 2003年12月8日,凌源市北炉乡中学数学教师吴元的家人接到沈阳大北第二监狱通知后,10日上午赶到监狱病房,妻子梁秀玉已经认不出被害得骨瘦如柴的丈夫。吴元有话要说的情况下,被狱警打断,找藉口将梁秀玉赶走。下午家人即接到吴元死亡通知。遗体有青紫伤痕、鼻耳塞棉花,但狱方不肯出示病历、拒绝尸检。

吴元是辽宁省凌源市北炉乡中学数学教师,44岁,大法弟子。得法修炼后,他热心帮助贫困学生交学杂费,是学生和家长们公认的好人、好老师。

在2002年学生暑假毕业班上,他教导学生要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人。2002年8月14日下午3时,由于乡干部举报,吴元被凌源市公安局政保科长、610 头子付延玲带一帮恶警伙同北炉乡派出所所长吴保思、鞠某(此二人现已调走)绑架到凌源市看守所。付延玲等人威逼学生和校长签字作证。

2002年9月26日,吴元被非法判刑四年,送到沈阳大北监狱。在此期间,已84岁高龄的吴元老母亲,一直躺在病床上打着吊瓶,眼睁睁看着儿子被抓走,忧愤难当,几天后便与世长辞。

2003年12月8日,吴元的儿子吴国梁突然收到从沈阳大北第二监狱十一监区寄来的一封没有署名的信,信中称吴元已患食道癌,让家里去人。12月10日上午9点,吴元妻子梁秀玉到达沈阳平罗镇监狱城第二监狱医院病房,看到吴元蜷缩在病床上,骨瘦如柴。妻子当时已经认不出丈夫,上前问是不是吴元吴元无力地点点头,妻子上前抱着吴元大哭。此时吴元好像有甚么话要说,但被在场的警察打断,警察们催促吴元妻子赶快去办理保外就医手续,这样,妻子与吴元见面仅半个小时就被赶走。

10日下午6时,吴元妻子在沈阳火车站接到监狱消息,说吴元已死亡。11日下午3时,吴元妻子在殡仪馆见到了吴元的遗体,妻子摸吴元的胸口还热,整个小腹部位青紫,后背有成片的红点,鼻子和耳朵都塞着棉花。梁秀玉质问警察为甚么要塞棉花,警察说火化时就这规矩。梁秀玉要求尸检和要病历,但都被监狱方拒绝,称病历已交送检察院。梁秀玉明知丈夫吴元死得不明不白,却有冤无处诉。

2002-09-15: 2002年8月中旬,法轮功学员吴源被辽宁省凌源市公安局国安大队在家绑架,现在关押在看守所。

朝阳 凌源市联系资料(区号: 421)

2019-01-05:凌源市检察院:
地址。凌源市南大街26号,邮编122500
电话:0421-6828904
值班:0421-6886500
传真:0421-6883514
检察长常国锋 13190250758宅2960051
副检察长路延富 13704216618、6883502宅6829866
副检察长陈淑春 13704917318、6883503宅6900928
副检察长张卫东 13942106605、6883505宅6890835
公诉科:0421-6883530
科长刘淑凤 13942146608、6883529宅6823198
杨洪光 13942146467、6883525宅2313303 2018-11-10: 辽宁省凌源市公安局
通讯地址:辽宁省朝阳市凌源市木兰山路12号 邮编:122500
局长 樊俊阳:15204203366 宅电:0421-2960002
国保大队 0421-6883208
队长 王亚东 13704917196 (主管此构陷案) 其子王典:18642549080
副队长 赵凤臣 13942176311
指导员 张文和 13500416172 (新调任,原西窑派出所所长,曾参与迫害)
李海超 15504211415(曾参与张立斌被构陷案)

辽宁省凌源市莫胡店派出所0421-6883241
所长:刘密臣13942106099
副所长 齐轶国 15142292233

辽宁省朝阳市凌源市检察院
邮编122500

检察长 常国锋 13190250758 宅:2960051
副检察长 路延富 13704216618 宅:6829866 办:6883502
副检察长 陈淑春 13704917318 宅:6900928 办:6883503
副检察长 张卫东 13942106605 宅:6890835 办:6883505

侦查监督科科长 陈轶敏(女,1972年生人) 13500412775 宅:6823069办:6883524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21)

2009-05-24: 公安机关承办人员有:史振堂、闫宝峰、甄景文、任胜军。当时任国保大队队长付延玲,主管局长杨明辉(现因涉嫌受贿罪,纵容、包庇黑社会组织正在被刑拘),局长郭少林(现已患癌症晚期)。


大北第二监狱监狱长 翟 顺 手机:13504905738
第二监狱医院院长 高亚川 手机:13604901854
警察 王兵岗
---------------
辽宁凌源市市长:马国泰(99年7.20以来一直担任凌源市610头子,指使恶人抓捕大法弟子,抄家、办洗脑班迫害大法弟子。因其卖力迫害大法而升为市长) 办0421-6818966 宅0421-6886966

对吴元非法抓捕、判刑起决定性作用的有:
市公安局副局长(主管迫害法轮功)杨明辉 办0421-6883103
住宅电话:0421 -6824813 手机号码:13904213390
市公安局副局长(主管看守所和拘留所) 董志民 办0421-6883106 宅0421-6816719 手13904916066
市610办公室(更名为市“维护社会稳定工作办公室”)主任:张强 办0421-6810910 宅0421-6821759 手13052621798
市政法委副书记:(主管迫害法轮功)张树海 办0421-6820139 住0421-6822080 手13500417686
市公安局一科科长:付延龄 直接迫害法轮功,批捕、拘留、劳教大法弟子都是经其手。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