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27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辽宁 >> 抚顺 清原县(青原县,红透山) >> 王南方(王楠方), 男, 60

个人情况: 抚顺市清原县城郊林场退休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11-04-15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01-01: 遭多种残忍酷刑 辽宁清原县王南方控告元凶江泽民
辽宁省清原县六十岁的王南方,坚持修炼使他身心受益的法轮功,被绑架关押、非法劳教,遭受过多种残忍酷刑折磨。中国最高法院二零一五年五月宣布“有案必立,有诉必理”后,王南方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

江泽民疯狂发起对数以千万计坚持信仰“真、善、忍”的中国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使亿万修心向善的民众及其家人被卷入长达十七年的浩劫之中,并造成现在社会道德急速下滑,社会秩序混乱,经济下滑,尤其是司法系统的混乱黑暗。

目前二十多万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将迫害元凶江泽民告到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法轮功学员诉江,不仅是作为受害者讨还公道,也是在匡扶社会正义,维护所有中国人的做好人的权利。

下面是王南方在控告状中陈述的部份事实:

我于一九九七年三月修炼法轮功。修炼前,我的身体有多种疑难病:癫痫症、重度神经官能症、浅表性胃肿瘤等。我遍访中西医,均无明显疗效,中国医科大学、沈阳军区总医院的专家多次会诊,结论是:没有特效治疗方法,只能对症保守治疗,我精神萎靡,前途渺茫。修炼法轮功后,仅几个月的时间,所有病症都消失了,和千千万万的法轮功修炼者一样,出现了无病一身轻的奇迹。

修炼法轮功后,使我的精神道德有了极大的提升,使我懂得了人生的真正价值,多年百思不得其解的社会、人类、宇宙的种种疑问都找到了答案。在单位里,我每年都被评为先进生产者,得到了领导和同事们的高度评价和信任。在家族中、社会上人们都公认我是个好人,公认法轮功好。法轮功是教人向善的正法,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我深深的懂得了:法轮功是救度众生、拯救人类的唯一希望。

一九九九年七月,被控告人江泽民悍然发动了一场史无前例、震惊世界、血腥暴力镇压法轮功的邪恶运动,江泽民操控全部国家机器,利用手中权力一意孤行的这场犯罪行为严重的破坏了依法治国的国策,使国民的道德水平一日千里的下滑,人们没有心法的约束,为所欲为,贪官遍地,腐败丛生,致使周永康、薄熙来、徐才厚、李东生之流的民族败类横行朝野,败坏社会,将国民思想道德和国民经济推向了崩溃的边缘。被控告人江泽民是迫害法轮功的元凶,也是败坏国家的元凶、主犯和首恶。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单位派人到现场监控我的行动,并同时指派当地村民监视我的行动,单位保卫科科长王贵安,带人到我家搜走了法轮功书籍,把我们全场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强制集中洗脑,强制写不炼法轮功的保证,否则以开除公职、劳教、判刑相威胁。各级行政主管部门和企业的各科室对我们法轮功学员都采取了包保连坐的非法措施:如果我们有进京或到各级政府上访的和公开炼功、集体学法的,各层领导和主管包保人员就要受到党纪政纪处分和经济处罚,每天晚上都有人半夜打电话骚扰我,对我的一举一动都严密监视。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八日晚十点,清原县公安局天桥派出所副指导员侯绍伟带领十多名警察强行砸开我家房门,暴力将我和未满十六岁的儿子绑架,将我儿打的鼻青脸肿,身上多处青紫红肿,当晚将我们绑架到清原镇天桥派出所,在我家非法搜走了电脑、打印机、影碟机、mp3等大量的私人财物。我儿子被非法拘禁十八小时后释放。

六月二十九日下午,清原天桥派出所副所长王东,在派出所审讯我时,将我的右手用手铐铐在暖气管上,就因为我辩解说法轮功不是邪教,中国的法律没有规定法轮功是邪教,也没有 说法轮功违法,中国政府定的十四种邪教没有法轮功。王东就拳脚相加暴打我一个多小时,将我打倒在地,腰部被踢伤,腰间盘被打坏,趴在地上两个多小时起不来,双腿双脚没有知觉,派出所警察郑晓力将我扶起坐在椅子上。到了下午六点多钟,将我送到清原看守所非法关押。

在清原县公安局刑警大队遭受的残忍折磨

七月九日上午八点,清原天桥派出所孙业明、侯绍伟、郑小力等人将我戴上黑头罩,从看守所将我押到清原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审讯”,从下午一点开始,刑讯逼供,用多根电棍轮流充电,电击我,将我的双手,双腿,头,身都固定在铁椅子上,头戴黑罩两根电棍同时电击,一直到没电再换两根继续电击,数根电棍轮流充电,重复电击。

在行刑时,侯绍伟对我讲:“我们治不了你,今天有‘高手’能治你,你不说也得说,不服也得服,放明白点,免得皮肉受苦。”我对他说:“你们是在刑讯逼供,要承担刑事责任的。”那位“高手”说:“对你们法轮功不存在刑讯逼供,打死白死,算自杀,尸体火化后通知你家属来领骨灰,家属拿到的骨灰都不一定是你的。”

给我用刑的警察都是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他们身强体壮,都脱光了上衣,只穿一个短裤头,每个人都累的大汗淋漓,轮流电击我,他们轮班休息,两次把电棍插进我口中,每次都是电到没电为止,造成我口腔严重损伤,咽喉肿胀疼痛,发不出声音,多颗牙齿松动,吞咽困难,吃不进任何东西;还用电棍多次电击生殖器,同时说出很多下流无耻的话。

我的两手被电的十指麻木,两小臂被电的焦糊状,前胸后背血肉模糊,肉皮和衣服沾在了一起。回看守所,同监室的犯人帮我脱衣服时,前胸后背的肉皮就一同被脱下来了,露出的是没有皮的血淋淋鲜肉。在场的犯人都非常的震惊和气愤。

警察还用铁器将我的嘴撬开,反复多次灌白酒,每次都呛到气管和肺部,感觉到撕心裂肺的疼痛,还用一种刑罚惨无人道,把一张八版十六开的大报纸卷成了一个喇叭筒形,喇叭筒的尖头对着我的鼻子、嘴,喇叭筒的大头朝下,用打火机从大头点着,让烟从尖头往出冒,烟直接对着鼻子和嘴熏。我多次被熏呛昏迷,他们就用凉水从头上往下浇,再用电棍电击我,当我清醒过来后,再重复以上的做法。

他们从下午一点开始,一直到晚上九点多钟,用多种刑法、刑具酷刑摧残我,半夜十二点多钟我全身虚脱,浑身哆嗦,处于半昏迷状态,侯绍伟、孙业明、郑小力等人将我从公安局四楼架起,拖到一楼大门外的汽车上,由孙业明开车将我送到清原看守所,看守所值班警察姓毕,见到我的状态很吃惊的说:“咋整成这个样子?”他让侯绍伟,孙业明派人看护我,怕我死亡不好交代。侯绍伟、孙业明却让姓毕的警察指派监舍里的犯人看护我,每半小时叫醒我一次,给我翻一次身。

我当时呼吸困难,咳喘严重,胸内剧痛,头部面部肿胀,上下嘴唇外翻,闭不上嘴,面目皆非,坐不住、躺不下,只能跪着,头面贴地,屁股撅起来,才能喘气,胸痛能减轻一点。吞咽困难,三天滴水未进,我强烈要求放我出去治伤、就医,清原看守所所长齐成斌对我说:“你现在‘尊容太差’,出去影响太坏,不能让你出去”。

七月十一日下午,天桥派出所孙业明、侯绍伟、郑小力和看守所的刘大夫等人用车把我送到清原县医院检查,侯绍伟、郑小力驾着我往医院四楼拖,我全身虚脱没有一点力气,我要求他们雇担架抬,我可以自己付钱,侯绍伟、孙业明严厉对我说:“你要不配合我们就不给你治了,我们对你就够意思了。”到每一科检查时,大夫见状都非常惊讶,在急诊室输了两个多小时的氧气,症状有所缓解,医院要求住院治疗,孙业明说:“他是法轮功,不能住院。”在每科检查时,大夫问我的姓名,孙业明都不让写我的名字,两小时后,又把我押回到看守所。

在劳教所遭残忍迫害

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九日,我被清原公安局非法劳动教养两年,所谓的“理由”是扰乱公共秩序,这简直就是非法拘禁,徇私枉法。七月三十一日我被侯绍伟、郑小力等人押送到抚顺市劳动教养院,上午,抚顺市教养院的管教科长,看见我的伤势状态后拒绝接收,下午侯绍伟、郑小力等人把我带到抚顺市第三人民医院,进行常规检查后又强行把我送到抚顺市教养院,执意让教养院收留。

抚顺市教养院所有新到的法轮功学员,都要先在新收九大队进行入所教育、严管。我当时说话发音困难,双手麻木,腰间盘损伤疼痛,不能直腰,右腿瘸,胸痛咳喘严重,九大队的主管大队长强令我在车间劳动,每天要做十个小时的奴工,抚顺教养院给劳教人员吃的主食馒头,看似很白,却没有面味,吃过一段时间都大便干燥困难,这种用劣质食品虐待被监管人的情况长期存在。抚顺教养院的警察王立新还多次威胁我要给我严管加期,原因是我不转化。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一日,在抚顺教养院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全部被押送到沈阳马三家教养院男一所三大队非法关押,我们刚一下车,马三家教养院男一所的大批警察戒备森严,如临大敌,将我们团团围住,对我们进行暴力殴打和电击,把我们暴力押解到三楼三大队,全部脱光衣服,一丝不挂,搜身检查,面壁站立,对三位学员施行了残酷的电击,两个多小时,把他们三位电的头面肿胀,面目皆非。

马三家教养院男一所三大队是辽宁省集中关押男性法轮功学员的专管大队,是在江泽民授意下,由周永康、薄熙来亲自领导操控建立的镇压残害法轮功学员的铁证。

被绑架到马三家教养院男一所三大队的法轮功学员都要经过三个月的严管洗脑,每天要坐在平面十五平方厘米,高二十厘米的小塑料凳子上,十多个小时,双腿膝盖必须并拢,上身正直,双手必须放在膝盖上,背司法部给劳教人员制定的二十三号令,看污蔑法轮功的录像,由于长时期的坐小凳,我们的屁股都被磨破了。

二零零九年七月,一次因为我给了内蒙古法轮功学员方便面三袋,被三大队的管教大队长于江发现,就强迫我坐小凳学习两个月,声称我是假慈悲、假善良,是在笼络人心,要给我加期。二零零九年十二月末,一次集体除雪,六十八岁的河北法轮功学员,双手严重冻伤,肌肉被冻硬,双手无知觉,我们大家就采用传统的解冻救治方法——轮流用雪长时间给他搓手、解冻,被三大队一分队带班警察王汉宇严厉制止,厉声斥责我们不准管闲事,因防护和救治措施不当,造成他双手十指肌肉和皮肤严重坏死,大部分功能丧失,在马三家劳教所医院住院治疗冻伤两个多月,花销医药费三千多元,全部由他自己支付。

在马三家教养院男一所三大队,我们法轮功学员的一切行为举动都要受到非法监视和无理限制,我们在监室内休息时,不准闭眼睛,不准盘腿坐,上厕所、洗漱、洗衣服都必须有普教的四防人员带队,集体行动,限制时间。有一次我们集体到水房洗漱,在水房门口值班的警察李刚因为我没有大声喊队长好,就被他打了两个耳光,说我不尊重他!我们每天都要被强制干十个小时以上的活,完不成定额就要加班甚至用刑和加期。

马三家教养院善恶颠倒,强制命令暴力胁迫法轮功学员,经常在诬蔑法轮功和法轮功创始人的宣誓栏前用恶毒的语言污蔑法轮功和法轮功创始人,要经常按照教养院的意图写思想汇报,污蔑法轮功,如果不服从以上指令,就将受到各种酷刑和加期处罚。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我到清原县法院递交关于南口前派出所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郑洪英的证据时,被清原县公安局巡警大队长李鸿勋带领的巡警队绑架,被送到清原县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后,于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九日被清原公安局劳动教养一年,由清原镇派出所警察郑小力等三人开车送马三家教养院,在马三家教养院体检因身体严重不符合羁押标准后变更为院外执行。

上述我所遭受的这些人身伤害,只是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学员受到迫害的沧海一粟,以上这些迫害事实都是被控告人江泽民一手指挥、领导、策划、强制施行迫害法轮功的命令政策所造成的。请求最高检察院依法追究江泽民触犯了《刑法》第二百四十七条,构成的刑讯逼供罪;触犯了《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条构成的侮辱诽谤罪;触犯了《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构成的故意伤害罪;触犯了《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构成的非法拘禁罪;触犯了联合国《国际习惯法》构成的反人类罪;触犯了联合国《反种族灭绝公约》构成的群体灭绝罪;触犯了联合国《反酷刑罪公约》构成的酷刑罪的刑事责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1/遭多种残忍酷刑-辽宁清原县王南方控告元凶江泽民-339679.html

2016-03-26: 辽宁省清原县法轮功学员王南方于3月19日上午8点钟平安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3/26/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六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325691.html

2016-03-17: 曾遭多种酷刑 辽宁清原县王南方又被绑架

辽宁省清原县法轮功学员王南方,二零一六年三月四日中午十一点四十分左右在家门口被清原县国保警察及抚顺市国保警察绑架、抄家。警察称有人告王南方安装电视接收器(俗称安锅)。

王南方被绑架的第二天,他的儿女到清原县大沙沟看守所见父亲,得知王南方被非法拘留十五天。王南方见了家属后,警察将他偷偷劫持到抚顺南沟看守所二所,图谋进一步迫害。

这是王南方第三次被绑架。他曾经被非法劳教,遭受过多种酷刑。亲属们非常担心王南方的安危。

王南方曾遭多种酷刑折磨

王南方,男,抚顺市清原县城郊林场退休职工。因患病多年求医无效,走入修炼后不久无病一身轻。平时王南方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同事、亲属都说王南方真是个好人。可是这样一个好人,曾三次遭绑架,两次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八日晚上十点半,清原镇派出所警察侯绍伟(已遭恶报死亡)、孙业明等十多人,开着两辆警车将王南方的住所包围,侯绍伟、孙业明等警察强行将房门和窗户砸开,王南方和儿子(十六岁)正当防卫、极力阻止他们进屋,王南方和儿子(当时十六岁)的脸、胸、手臂等多个部位被打伤,最终警察强行将王南方和儿子绑架。随后警察们抢劫了王南方家中的书籍、电脑、光盘、十多个MP3播放器等许多私人物品;还有现金五千多元人民币也被抢走了。 王南方儿子被非法关押了十九个小时后被放回家。

二零零八年七月九日上午八点多钟,王南方被清原镇派出所的侯绍伟、孙业明等人戴上头罩、手铐,带到清原公安局四楼刑警队,王南方的四肢、头部都被紧紧的固定在铁椅子上(双臂和双腿都是被绑两道固定在铁椅子上,头部用毛巾从脖子处绑在铁椅子上),身体被牢牢的固定在铁椅子上,难受的真是难以忍受,侯绍伟、孙业明等人还逼问王南方,逼他供出联系人等。

王南方没有按照恶警的要求回答,下午三点钟,他们开始用刑具迫害他,首先用电棍电击,第一根、第二根电棍刚上身上,王南方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后,电棍就没电了。

后来警察们把六根电棍充足电,连续电击,每次用两根电棍同时电击王南方的前胸、后背、两臂、两腋窝、颈部、口腔、嘴唇、两大腿内侧、外侧等身体能电到的地方,直到六根电棍电都用完,再把电棍充足电,再连续电击,电棍充电的空隙,警察们就用灌酒、烟熏、点排骨等酷刑折磨王南方,就这样轮流充电换着点击别的酷刑折磨。

这几个警察都是年轻的壮汉,光着上身,有的只穿着一条大裤头,累得他们汗流浃背的,当时正是伏天高温季节,警察们怕让别人知道他们的恶行,把门窗关的严严实实的,不让声音传出去。王南方的身体被电击过的皮肤大部份都是连着的水泡或者是被电烧焦了的黑皮肉,特别是前胸、后背、两臂、腋窝大部份面积都被水泡和黑肉覆盖着,真是惨不忍睹。当所有的电棍都充电的空隙,警察们就捏着王南方的鼻子,拿着高度白酒往嘴里灌,每次灌酒都是呛到肺子里,胸里剧烈的疼痛,大咳不止、呼吸困难时才停止。共灌了三次。

警察们还用一种叫“点排骨”的手段迫害,就是用牙刷的“把”一根一根的拨动肋骨,那种身体上承受的痛苦用语言是无法表达的,警察们的行恶手段真是到了极点,比电影里的恶人用刑有过之而无不及,只有人们想不到的,没有他们做不到的。

三个月后,市里的一位律师看到王南方身上的伤疤流着泪说:怎么能这么狠毒。

在用电棍、灌酒、拨肋骨等酷刑折磨王南方后,没有得到他们要的东西,警察们又用“烟刑”,先是点着三根烟,同时对着鼻子熏,他们觉得不过瘾,又用整版的大报纸卷成喇叭筒型,小孔向上对着被酷刑折磨者的鼻子,大孔朝向用打火机点着,浓烟都从小口处往上冒直接熏王南方的鼻子。因王南方的整个身体都被牢牢的固定了,身体一点都动不了,无法躲避浓烟熏呛,一会儿就被熏得昏死过去了,警察用大塑料袋装满水,从王南方的头上往下浇,等王南方清醒过来时,就感到胸内剧痛,大咳不止,咳出来的都是痰和血,呼吸极度困难,一个警察对王南方大骂。

当半夜十二点多钟,王南方被侯绍伟、郑小力架着从公安局四楼拖下来塞到车里,孙业明开车把王南方送回清原看守所时,当时王南方被迫害的严重虚脱、高烧、身体冷的直打哆嗦,牙齿打颤、站不住、身上穿的衣服被汗水、血水、水泡、皮肉粘在一起,形成了一个硬壳,别人帮着脱衣服时费了很大的劲都脱不下来(衣服和皮粘在一起),把连着的皮一起都拽下来了。王南方被折磨的到了生命垂危境况。

这次的长时间的连续酷刑折磨致使王南方手臂麻木(手臂麻木状态持续了一年半的时间,才逐渐恢复)、前胸、后背、两臂、腋窝大部份面积都被水泡和黑肉覆盖着,真是惨不忍睹(三个月后抚顺的一位律师看到王南方前胸还很惊讶,这么长时间了皮肤怎么还这样?)。由于警察们多次电击王南方的口腔,造成口腔出血,多颗牙齿松动,舌头麻木,上下嘴唇肿的向外翻着,根本闭不上嘴;咽喉、呼吸道、声带、肺部严重损伤,呼吸困难、发不出声音、吞咽困难、连水都咽不下去,三天滴水未进。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五日上午八点多钟,王南方、关艳、陈淑华及法轮功学员郑洪英的亲属十几人去清原县法院打听一下郑洪英的(因十八日郑洪英被非法庭审,当时没有结果)情况,被清原公安局非法扣留,被非法关押在清原大沙沟拘留所,被清原县公安局第二非法劳教,在送往马三家劳教所的时候,因体检不合格被拒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3/17/曾遭多种酷刑-辽宁清原县王南方又被绑架-325488.html

2016-03-11: 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法轮功学员王楠方被绑架在抚顺南沟二所

王楠方现在被非法关押在抚顺南沟二所,据说是因安锅被恶意举报,由清源国保和抚顺国保联手干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3/11/二零一六年三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25211.html

2016-03-07: 辽宁省清原县王楠方现被关押在大沙沟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3/7/二零一六年三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25073.html

2016-03-05: 辽宁省清原县法轮功学员王楠方被绑架

2016年3月4日中午11点40多分,辽宁省清原县法轮功学员王楠方从外面回到自家,刚开房门还没进屋,紧随其后闯进两人,并自称警察,要王楠方交出法轮功的东西,一会又进来几个自称是抚顺“国保”警察的人,他们强行掠走王楠方的合法财产笔记本电脑一部,手机三部,及个人学习的大法书籍和一些真相资料,同时还强行拿走个人钥匙几把。现王楠方下落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3/5/二零一六年三月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24313.html

2013-06-17: “点排骨”:就是用牙刷把一根一根的拨动肋骨,那种痛苦用语言是无法表达的。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城郊林场职工王南方遭中共恶徒绑架。二零零八年七月九日上午八点多钟,王南方被清原镇派出所的孙业明、侯绍伟等人戴上头罩、手铐,带到清原公安局四楼刑警队。王南方的四肢、头部都被紧紧的固定在铁椅子上。下午三点钟,恶徒开始用六根电棍电他身体和敏感部位。六根电棍用完电充电的间隙,恶警们就用灌酒、烟熏、点排骨等酷刑折磨王南方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6/17/一把牙刷制造出多少骇人的酷刑-275469.html

2011-12-12: 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关艳被非法劳教

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法轮功学员王南方、关艳、陈淑桦因陪同郑洪英亲属去清原法院问一下郑洪英近况,被清原腰站派出所绑架,清原县公安局非法拘留他们十五天。王南方、关艳非法判劳教,送到马三家教养院,王南方因身体不合格被教养院拒收,现已回到家中。关艳被非法劳教一年。陈淑桦已经回到家中。

关艳家属几天来找公安局、腰站派出所、国保大队,他们之间互相推诿。公安局国保大队说:人不是他们抓的,是腰站派出所抓的,他们不管;公安局法制科说判劳教是腰站派出所报上来的;腰站派出所的警察说:所长出门他们管不了。最后都推到腰站派出所这来了,因为人是他们抓的。从这一点来看,迫害法轮功,“上边”没有留下一点迫害的依据,真是没有谁来承担这个责任,谁参加就是谁的罪恶。在此,奉劝派出所的警察三思而行!尽可能保护大法弟子,为自己和家人选择好的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12/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250468.html#111211232352-1

2011-12-01: 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法轮功学员王南方、关艳、陈淑华被绑架的补充

11月25日,辽宁抚顺市清原县法轮功学员王南方、关艳、陈淑华是在为清原县法轮功学员郑洪英向法院送上诉书时,被绑架的。当时被绑架时,其他法轮功学员家属听到消息后立刻去要人,当天下午就要回去了。而这几位法轮功学员家属消息迟了,傍晚去时,关艳等三人已经被送到看守所(王南方被非法关押在清原县大沙沟看守所,关艳、陈淑华被非法关押在抚顺市看守所)。家属到清原公安局要人,公安人员互相推诿,有的说(抚顺)市里知道此案了,市里统一处理等等。

据说此案由清原公安局副局长赵洪生(音)和法制科负责,希望能找到他们电话的法轮功学员尽快补充曝光,请知道此事详情的法轮功学员尽快给予补充。

希望法轮功学员异地给清原县书记、县长打电话,让他们知道这样的事发生在清原县,敦促孙宇释放王南方、关艳、陈淑华三人。他们的家属也去公安局要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1/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50044.html

2011-11-29: 看望被非法判刑亲戚 王南方和关艳被扣留

二零一一年九月六日,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南口前镇耿家堡村法轮功学员郑洪英被恶人绑架。十一月十八日,清原县法院对郑洪英非法开庭,要把她关进监狱迫害。十一月二十五日上午八点多钟,郑洪英的十几名亲戚,包括远房亲戚法轮功学员王南方、关艳去清原县法院打听情况,结果王南方和关艳被非法扣留至今。

十一月二十五日上午八点多钟,郑洪英的十几名亲属到法院打听情况,才知道,郑洪英已经被秘密判刑。家属不解,当场质问法官,双方发生争吵,不长时间,清原县公安局的警察把在场的十几人全部塞进了警车拉到县公安局。当天下午公安局说是全部放人,可是法轮功学员王南方、关艳被非法扣留,家属焦急的等着他(她)们回家。现在王南方被非法关在清原大沙沟看守所;关艳和陈淑华(不知为什么被扣留)被非法关在抚顺市看守所。此次抓人是清原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公安局法制科警察共同所为。

郑洪英的亲属去法院的原因是:因为清原县法院于十一月十八日对郑洪英非法开庭时,清原检察院的公诉人李静在法庭所提供的证人的“证词”,作为证人李国华、赵晶夫妻不承认“证词”是他们写的,他们说是南口前镇派出所警察到他家把写好的“证词”让赵晶照着抄写一遍,并不知道让他们抄写“证词”有什么用?郑洪英的亲属想去法院反映这一真实情况,并打听一下郑洪英的近况。

在法庭上,郑洪英的身体状况非常不好,头晕、胸部被南口前派出所两名警察在绑架时拳打脚踢打得至今疼痛难忍,亲属对郑洪英老人的身体非常担忧。这样一位善良的老人被在中共邪党清原法院非法秘密判刑,亲属去法院打听情况又被扣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29/看望被非法判刑亲戚-王南方和关艳被扣留-249952.html

2011-04-13: 辽宁抚顺市王南方遭受的种种残忍迫害

努力按照“真、善、忍”的原则提高道德修养,做一个更好的人,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是合法的,都是应当鼓励与赞扬的,应当受到《宪法》及法律的保护,对这样一群好人进行的打压、骚扰、关押迫害都是在犯罪。十一年来,中共各级政府、公、检、法、司等等各部门共同参与了对成千上万的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这种犯罪行为至今在中华大地还在发生着。

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王南方,只因为坚持信仰真、善、忍这普世的价值,被中共当局残酷迫害,致使周身伤痕累累、惨不忍睹。以下是王南方被迫害的简述。

一、被清原镇恶警种种酷刑折磨

二零零八年中共邪党以“奥运”为名要非法抓捕了大批法轮功学员送往监狱、劳教所、洗脑班进行残酷迫害。王南方就是其中的一位。

绑架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八日晚上十点半,清原镇派出所恶警侯绍伟、孙业明等十多人,开着两辆警车将王南方的住所包围,侯绍伟、孙业明等恶警强行将房门和窗户砸开,王南方和儿子(十六岁)正当防卫、极力阻止他们进屋,王南方和儿子的脸、胸、手臂等多个部位被打伤,最终恶警强行将王南方和儿子绑架。随后恶警们抢劫了王南方家中的书籍、电脑、光盘、十多个MP3播放器等许多私人物品;还有现金五千多元人民币也被抢走了。

零点以后,恶警把王南方和儿子非法关押在清原镇派出所,王南方对侯绍伟讲了很多大法真相,告诉侯绍伟法轮大法是正法、教人向善、中共邪恶作恶太多、所以天才要灭中共的。王南方首先要求放了他儿子,告诉侯绍伟儿子才十六岁,他没做错任何事,没有理由抓他,侯绍伟说:你儿子妨碍执行公务,我有理由送他少年劳教。王南方跟他讲:我儿子不是妨碍你们执行公务,是你们执法犯法,他是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假如说一伙坏人半夜三更砸你家的门,闯入你家抢劫、抓人,你能无动于衷、袖手旁观吗?侯绍伟说:你儿子的行为虽然合情、合理,但不合法。因为当时我已经向你们说明了我们的身份,王南方告诉他说:你们的行为是严重的违法,你们没有出示搜查证和拘传证明,又没有征得我的同意,强行砸门非法闯入我家抓人,这是严重侵权行为(其实是犯罪行为,触犯了中国宪法、刑法等法律),无论你们是什么人、什么动机,我儿子的行为完全都是正当防卫合情、合理、合法。如果你们对我儿子造成了任何不好的后果,我就和你们没完。王南方儿子被非法关押了十九个小时后被放回家了。

在谈到信仰问题时侯绍伟说:我就信自己,现在××党给我开工资,叫我怎么干我就怎样干,今晚我要抓不住你,我就得下岗,这是上面决定的啊。王南方对他说:共产党在利用你为它卖命,天要灭中共谁也挡不住,一旦中共解体,追究责任(清算罪行)的时候,谁都不会管你,吃亏的是你自己,到那时候的后悔就晚了,你还年轻啊!应该为自己留条后路,为家庭、为家人着想啊。侯绍伟说:你不要为法轮功宣传了,我不信你那一套。(最终侯绍伟为自己选择了一条为中共邪党当陪葬的不归之路,遭恶报,得脑瘤死亡,二零一零年八月十日被火化,年仅三十八岁。侯绍伟因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恶报离开了人世,真的很可惜。)

毒打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九日上午,在清原镇派出所警察王东在非法审讯王南方时说“法轮功是×教”。王南方就跟他说:在中国所有的法律都没有认定法轮功是×教,中国政府认定的十四种邪教都没有法轮功,两高关于邪教的解释和硬说法轮功是×教的说法是违反中国现行法律的,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江××在法国接见外国记者时说法轮功是××,只能说明这是它自己的个人之意代表不了国家的法律。”王南方的这些话都是事实,可是王东却恼羞成怒,随手拿起一本刑法的书就扇王南方的嘴巴子,他还兽性大发,把王南方打倒在地,拳打脚踢打了半个多小时,将王南方腰部踢伤、右腿麻木、两肋疼痛,因王南方的右手被铐在暖气管子上,无法回避他的殴打,王东把王南方打倒在地上,致使王南方趴在地上起不来,一个多小时以后,是清原镇派出所警察郑小力把他扶起来坐在椅子上的。到下午五点多钟,王南方被侯绍伟、孙业明等人送到清原看守所非法关押。

二零零八年七月四日,清原镇派出所恶警侯绍伟、孙业明等人上午九点钟到清原看守所给王南方戴上头罩、手铐,非法把王南方送到清原镇内的一个什么地方(因王南方带着头罩什么也看不到)的二楼,为了构陷王南方把事先他们准备好的材料让王南方签字,王南方不承认、不签字,也没有回答他们任何问题,一直到下午三点多钟,他们只好把王南方送回看守所。

铁椅子、六根电棍

二零零八七月九日上午八点多钟,没让王南方吃早饭,就被清原镇派出所的孙业明、侯绍伟等人带上头罩、手铐,带到清原公安局四楼刑警队,王南方的四肢、头部都被紧紧的固定在铁椅子上(双臂和双腿都是被绑两道固定在铁椅子上,头部用毛巾从脖子处绑在铁椅子上),身体被牢牢的固定在铁椅子上,难受的真是难以忍受,侯绍伟、孙业明等人还逼问王南方,让他供出联系人等,王南方没有按照他们的想法回答问题,告诉他们没有联系的人,都是自己自愿做的,没有违反任何国家的法律、法规。一直到下午一点多钟,他们不甘心,当时孙业明、侯绍伟、郑小力还有其他几个人在场,侯绍伟说:“我们治不了你,今天有高手治你,看你说不说,你放明白点,免得受皮肉吃苦。”

因带着黑头套,王南方并不知道侯绍伟他们“请来”是抚顺市还是清原县的恶人,但能感到都是年轻的壮汉,开始还是老调重弹,让回答问题,王南方没有按照邪恶的要求回答,下午三点钟,他们开始用刑具迫害他,首先用电棍电击,第一根电棍刚上身上,王南方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没电了,第二根电棍刚触到皮肤王南方就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电棍就掉在地上了。王南方听到拿电棍的恶警说:这小子发功呢,电棍漏电过人。

后来恶警们把六根电棍充足电,连续点击,每次用两根电棍同时电击王南方的前胸、后背、两臂、两腋窝、颈部、口腔、嘴唇、两大腿内侧、外侧等身体能电到的地方,直到六根电棍都用完,再把电棍充足电,再连续电击,电棍充电的空隙,恶警们就用灌酒、烟熏、点排骨等酷刑折磨王南方,就这样轮流充电换着点击别的酷刑折磨。

这几个恶警都是年轻的壮汉,光着上身,有的只穿着一条大裤头,累得他们汗流浃背的,当时正是伏天高温季节,恶警们怕让别人知道他们的恶行,把门窗关的严严实实的,不让声音传出去。王南方的身体被电击过的皮肤大部份都是连着的水泡或者是被电烧焦了的黑皮肉,特别是前胸、后背、两臂、腋窝大部份面积都被水泡和黑肉覆盖着,真是惨不忍睹。当所有的电棍都充电的空隙,恶警们就捏着王南方的鼻子,拿着高度白酒往嘴里灌,一个恶警说:你十多年不喝酒了,今天非让你喝个够,每次灌酒都是呛到肺子里,胸里剧烈的疼痛,大咳不止、呼吸困难时才停止。共灌了三次,最后一次因王南方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酒瓶子掉在地上摔碎了而停止了。

恶警们还用一种叫“点排骨”的手段迫害,就是用牙刷的“把”一根一根的拨动肋骨,那种身体上承受的痛苦用语言是无法表达的,恶警们的行恶手段真是到了极点,比电影里的恶人用刑有过之而无不及,只有人们想不到的,没有他们做不到的。

烟刑

在用电棍、灌酒、拨肋骨等酷刑折磨王南方后,没有得到他们要的东西,恶警们又用“烟刑”,先是点着三根烟,同时对着鼻子熏,他们觉得不过瘾,又用整版的大报纸卷成喇叭筒型,小孔向上对着被酷刑折磨者的鼻子,大孔朝向用打火机点着,浓烟都从小口处往上冒直接熏王南方的鼻子,一个恶警狰狞的叫嚣,你忌了十多年的烟,今天得让你抽个够。因王南方的整个身体都被牢牢的固定了,身体一点都动不了,无法躲避浓烟熏呛,一会儿就被熏得昏死过去了,恶警用大塑料袋装满水,从王南方的头上往下浇,等王南方清醒过来时,就感到胸内剧痛,大咳不止,咳出来的都是痰和血,呼吸极度困难,一个恶警对王南方大骂……

等待王南方稍微清醒一些后,就继续非法审问王南方,由于王南方不配合恶警,不按照他们的要求回答,他们就重复上诉残酷的刑罚折磨王南方,恶警们就用这种惨无人道的手段反反复复的连续折磨王南方长达六个小时,从下午三点一直到晚上九点。在恶警们对王南方用刑残酷迫害时,王南方多次说:你们这是刑讯逼供,执法犯法,你们要负刑事责任的。还告诉他们善恶有报,得给自己留条后路,中共邪党是卸磨杀驴的,文革的三种人当时很风光,到后来,杀的杀、开除的开除、判刑的都有。你们得给自己留条后路。一个恶警说:“对你们法轮功不存在刑讯逼供,打死白死,就算自杀,你们到哪也告不赢。现在对你们法轮功是敌我矛盾,怎么做都不过份。”它气急败坏的拿起电棍边电边喊:我叫你救人,我先把你给收拾了。

一个恶警反复问了王南方几个问题,王南方没有回答,他拿起电棍往王南方嘴里捅,边捅边大叫:是你嘴硬还是我的电棍硬?恶警们还多次诱骗说:只要你写个保证,不练了,你再交代出和你联系的人,我们就能放你回家,还替你保密。王南方告诉他说:法轮功是高德大法,是度人的,我修炼后身心受益匪浅,多种疾病都好了,我真正明白了人生的价值,我深信不疑,我没有联系人,我是自愿学的。当天晚上十一点多钟,侯绍伟让王南方在审讯笔录上签字,由于王南方的手长时间被电击,双手、双臂麻木,写不了字。侯绍伟说是装的,就用电棍还点击王南方的右手,用语言都形容不了它的邪恶。

当半夜十二点多钟,王南方被侯绍伟、郑小力架着从公安局四楼拖下来塞到车里,孙业明开车把王南方送回清原看守所时,看守所的值班警察看到王南方的身体被迫害的惨状,都很吃惊,问孙业明等人,咋整的,造成这样,还能行吗?孙业明说:让犯人看着点,有事赶紧给我打电话联系,当时王南方被迫害的严重虚脱、高烧、身体冷的直打哆嗦,牙齿打颤、站不住、身上穿的衣服被汗水、血水、水泡、皮肉粘在一起,形成了一个硬壳,别人帮着脱衣服时费了很大的劲都脱不下来(衣服和皮肉粘在一起),把连着的肉皮一起都拽下来了。看守所的值班警察安排了同监室的五十九岁的刘兴成专门伺候王南方,主要是接尿接屎、帮助翻身,观察状态,如有不好立即报告。当时王南方全身是伤,呼吸困难,躺着上不来气,只能是双膝跪着、头朝下、臀部撅起来才能呼气,时间长了双膝都磨破了,每翻一次身,都要费很大的劲,出一身大汗、咳喘半个多小时才能有所缓解。同监室的犯人看到王南方被迫害的惨状都很支持王南方控告恶警,连牢头都支持,都愿意为其做证。

这次的长时间的连续酷刑折磨致使王南方、手臂麻木(手臂麻木状态持续了一年半的时间,才逐渐恢复)、前胸、后背、两臂、腋窝大部份面积都被水泡和黑肉覆盖着,真是惨不忍睹(三个月后抚顺的一位律师看到王南方前胸还很惊讶,这么长时间了皮肤怎么还这样?)。由于恶警们多次电击王南方的口腔,造成口腔出血,多颗牙齿松动,舌头麻木,上下嘴唇肿的向外翻着,根本闭不上嘴;咽喉、呼吸道、声带、肺部严重损伤,呼吸困难、发不出声音、吞咽困难、连水都咽不下去,三天滴水未进。

王南方要求看守所和清原镇派出所给治伤、要求保外就医,看守所长祁成彬说:保外就医不行,你现在这个“尊严”,又不转化,出去影响不好。因王南方身体的状况很不好,高烧不退、咳嗽不止、呼吸急迫、坐不住、胸疼等等。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一日下午二点多钟,清原镇派出所的恶警孙业明、郑小力还有一个警察,看守所的刘大夫四人给王南方戴上头套、手铐到县医院急诊科检查,急诊科的曹大夫掀起王南方的衣服时都吓呆了,惊讶的说:哎呀妈呀,这是咋整的。孙业明不让问,也不让王南方说话;做心电图在三楼,郑小力和另一警察架着王南方勉强走到三楼已经是大汗淋漓,呼吸困难,当时已经是三天滴水未进,做心电图的大夫不在,孙业明等人又把王南方拖回一楼在院子里的汽车上等着,到三点多大夫才来,当时王南方已经筋疲力尽,根本走不了,王南方让他们雇用医院的担架工抬到三楼,担架费自己出钱,孙业明不但不同意还狠狠的训斥,他们连拖带架把王南方弄到三楼,当做心电图的大夫掀起王南方的衣服时也是很惊讶的说:哎呀妈呀,咋整成这样了,孙业明不让她问,孙业明说别问了快做吧,他是法轮功。检查完后,急诊科的曹大夫说:挺重,应该住院治疗 。孙业明不同意,只好在急诊室吸氧打点滴。

二、在抚顺劳动教养院被迫害

二零零八年七月三十一日,王南方被清原县公安局非法劳教,清原镇派出所的郑小力等三名警察送到抚顺教养院,教养院管理科长看到王南方身体的状况不愿接收,当时状态是左腿瘸、腰疼、直不起来腰、咳嗽、痰多、两手麻木。上午教养院没收让下午到抚顺第三人民医院检查后再说。医院检查结果是腰间盘脱出、影响左腿疼,肺内感染、发炎,气管发炎、造成咳喘、痰多等症状。管理科的科长对郑小力说如果这个人严重了,你们得承担医药费。就这样王南方被非法关在抚顺教养院九大队(新收的严管大队),因王南方身体有伤没让坐板,让王南方睡在床上,第四天让王南方去车间做手工劳动,王南方的手臂麻木根本干不了活,就对领着干活的普教人员说:干不了,手麻木。他威胁说:“那好,等收工后,晚上用一条麻袋、一把洋镐、一把锥子就能治好你的伤。”因同监室的人制止他才没有动手。因不“转化”不让家属接见,家人找到关系人才准许接见,第一次接见家人有两个警察在我身边坐着监视。

严管期满被分在七大队,平时有两个普教人员负责包夹监视一举一动,上厕所必须报告,由包夹陪同一起去,不准单独行动,到食堂吃饭必须靠着包夹坐着,不准谈论法轮功的事情和敏感的话题,有一次,晚上就寝后,王南方和同监室的人讲了古代语言。藏字石、天灭中共谁也挡不住,全屋的人都爱听,第二天就被人告到大队的教导员那里了。王南方叫到办公室,问是不是在监室里讲了法轮功的事了,王说没有,就把藏字石的故事讲给了他,这位教导员说:我知道你们法轮功的都是好人,但是你们说话、一举一动要格外小心,如果被举报到院里我就帮不了你了。

二零零八年“奥运”结束后教养院的院长徐杰找王南方谈话说:听说你挺有钢的,吃了不少苦。好汉不吃眼前亏,如果你写了“三书”,再做点立功的表现,我可以给你减刑一半提前一年回家,“奥运”期间国外的法轮功有时一天给我打十多个电话(对制止恶警们的恶行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三、马三家劳动教养院恶警们的恶行

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八日,抚顺教养院派出二十多名警察,将十七名法轮功学员戴上手铐送到了马三家教养院被迫害,非法关在一所三大队(新组建的法轮功学员专管大队)。马三家教养院不愧为人间地狱,刚一下车,就有几十名恶警手持电棍和警棍,如临大敌虎视眈眈的围住法轮功学员,当赵连凯、罗纯贵、刘玉等人大喊:“法轮大法好”时,恶警们就对他们实施了残酷的电击,致使他们三人头部严重变形,面目皆非。

在马三家被严管一个多月,每天坐小板凳是十多个小时,背邪党的三十条守则和规范,强制看污蔑法轮功的邪恶录像片,用高压暴力、残忍手段强迫法轮功学员“转化”写“三书”,并在宣誓栏前宣誓,骂大法,还要把自己的名字写在宣誓栏上,如果不顺从,邪恶就要长期受面壁罚站、抻床、大挂、电棍等等各种酷刑摧残。

马三家教养院让劳教人员做奴工,劳动强度极大,每天劳役从早上七点到晚上五点,中间不休息,中午吃饭只给半个小时间,还经常加班加点。二零零九年有一次,恶警王彦民为了加快生产进度,把缝纫车间包装人员坐着的凳子全部都收起来了,让站着干活,每天要站十多个小时,包装组都是年老体弱的法轮功学员,每个人都站的腿肿了、头晕、目眩。

一位内蒙古的法轮功学员李海龙,被迫害的精神不正常了,有一次他向王南方要了几袋方便面吃,被坏人报告了警察,王南方就被罚办严管班坐板一个多月,管教大队长于江等人,训斥王南方说:“你是在支持反改造的分子,和政府对着干,你假装同情、伪装善良、耍小聪明,你要争取活着出去,你的行为是要付出代价的。”还有一次晚饭后,集体到水房洗漱,路遇在走廊的值班的恶警李刚,王南方没有大声问好,就被他打了两个耳光。二零零九年的腊月二十九王南方给清原县的法轮功学员刘玉送了几个苹果、鸡蛋;被恶警搜身发现了,就把王南方拖到办公室严厉训斥,并扬言要加期,法轮功学员在监室休息时,不准大声说话、不准闭眼,在床上坐着不准盘腿,一举一动被监视。特别是每逢有上级邪党人员检查或者在敏感日,每个法轮功学员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被严格监视和控制,稍有不慎就会受到各种酷刑折磨;夏天在三十度的高温烈日下,恶警们经常强迫在操场上走队列,唱邪党的歌曲、喊邪恶的口号,一走就是几个小时,经常以走的不齐、喊口号声音小为借口加重迫害。衣服都被汗水湿透了,嗓子都喊哑了。一直走到恶警下班为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13/辽宁抚顺市王南方遭受的种种残忍迫害(图)-238928.html

抚顺 清原县(青原县,红透山)联系资料(区号: 413)

2019-06-05:
抚顺市中级法院:
法官沈忠024-57719282、18641382905

清原县法院:
院长孙树魁18641389525、02457719525

清原县检察院:
公诉人:吕欢欢、王忠杨
王宗杨024-53030232、024-53030232、13904931135


2019-03-31:
迫害相关单位
沈阳北站派出所 2462042378
地址:辽宁省沈阳市沈河区北站路102号 邮编:110013
所长 李鹤
政委 刘峰【号码待确认】13470511858
副所长 王振基
警务指挥室教导员 辛美玲
治安刑警大队教导员 韩雪松
警务保障室教导员刘腾蛟【号码待确认】 15641897077
大队教导员王理想、员警艾鑫、韩郑
沈河区公安分局 2424844572
指挥中心主任 冯凯 15940278618
值班室 2424849109
国保大队
副队长 徐宝军 13840333009

清原县公安局
国保大队:
郑志文 大队长 13904131303
徐向春 副大队 2453030717 13188298899
沈阳市行政拘留所 2424821723
沈阳市第二看守所只收男士 2423719050
沈阳市第二拘留所【女】 2486673010
2019-03-16: 抚顺第一看守:
所长周志国13941327000 15504931789
教导员张敬会13898349689
副所长才昴13604133036 15504931756
曲毅024-52330910

抚顺市第二看守所:
所长阚凯024-56534826
副所长张鑫15504931818
教导员邹成武15504931880
副所长原长伟13842368078
副所长臧建茂15504931810
赵春艳13704935075
抚顺市看守所:
地址:抚顺市望花区古城子街道南沟,邮编113001
值班室:024-66530504
新上任所长解伦13842345110
教导员邹成武15504931880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13)

公安局法制科人员
姓名   职务   手机     
韩志勇  科长   13242375041   
张亮   教导员  13942350606
赵威    副科长  13942391110    
张德君       13842371668
刘阳    女    13942391811    
王雪静  女    13941397993
孙海峰

清原县国保大队           单位       住宅     手机
张景武(队长)            024-53031467 024-53028486 13704934678
徐向春(此人去郑洪英家非法抄家)024-53023458  13188298899
李鑫 13842372007
办公室     宅电      手机
清原县法院:刘俊杰(非法开庭的审判长 024-53072120 53030302 13942392277
清原县法院(庭长):隅秀文 13804231137
                    单位      宅电      手机
方国弘(刘俊杰岳父)县人大副主任 024—3032456 3036055 13394220009
方凌 (刘俊杰妻子 清原县检察院工作人员) 024-53030212 53030302  13491551188

清原县检察院二科职员:李静 (她作为检察院的公诉人,参与非法起诉郑洪英)
清原县法院部份人员信息
姓名  职务     单位       宅电        手机
菜勇   院长    024—53023558  024—57480369 13842382345
林克俊 副院长   024—53023871  024—53027277 13504231042
王维先 副院长   024—53022637  024—53024608 15841345658
郎义堂 纪检组长 024—53039404  024—53035877 13941302181
崔刚 办公室主任 024—53031590  024—53021209 13842371359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