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5-21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北京 >> 东城区(天坛地区) >> 张印英, 女, 65

张印英
张印英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北京东城区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11-01-03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05-22: 北京东城区法轮功学员张印英失踪
北京东城法轮功学员张印英已有三个星期失去联系不知去向,疑遭绑架。张印英原住北京东城区青年湖东里,现租住于昌平北京太阳城附近,有知情人知其情况,望提供消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5/22/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48491.html#17521234321-1

2017-03-05: 北京市昌平区3名法轮大法弟子被绑架 下落不明
3月1日上午10:00左右,由北京市昌平区平西王府派出所、警务站、顺义公安分局,共6-7名警察,到昌平区东沙各庄一学员家中将张印英等3名大法弟子绑架,至平西王府派出所。一法轮功学员的家属及房东被一同绑架,当日晚,家属及房东被放回家。

警察抢走家中的大法书及学法光盘、播放器等物品。现3名学员下落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5/二零一七年三月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43867.html

2017-02-06: 公民补办身份证却遭迫害
居民持有身份证是有法律保护的,而北京东城法轮功学员张印英的身份证长期被东城安外派出所扣押,给张印英带来诸多不便,而执法的东城安外派出所却执法犯法,在张印英去派出所办理身份证之际,伙同昌平看守所三名警察绑架张印英到昌平看守所。

2017年1月19日下午3点左右,北京东城区法轮功学员张印英到户口所在地(北京东城安外派出所)补办身份证,派出所警察无故拖延时间、不予办理,在无理扣押张印英至当晚7点左右时,昌平看守所两男一女警察与安外派出所警察强行把张印英拖入面包车内,绑架张印英至昌平看守所,在所内给张印英进行了全面体检包括(心电图、血压、透视、静脉血、验尿等),理由是张印英张贴真相传单,在张印英不断向警察讲述大法真相后,昌平看守所警察在20日凌晨1点左右,在向张印英勒索一千元保释金遭到张印英拒绝后,又向张印英勒索一百五十元租车费,将张印英送往昌平市区一饭馆内,直到天亮张印英才被允许回到住所。

张印英户口所在地:北京青年湖东里社区管片警察曹萌,是新上任的管片警察,在本月初张印英到安外派出所办理身份证之际,曹萌以索要张印英的电话号码为由,强行翻查张印英书包,扣押张印英的私人物品(两包塑料袋),在1月19日绑架张印英过程中也参与其中。
(相关电话见参与迫害责任单位信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2/6/二零一七年二月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42769.html#1725234336-1

2016-12-19: 北京张印英被非法关押半年后回家
北京东城六十五岁法轮功学员张印英于2016年6月4日遭警察绑架,最终收到的东城公安分局非法行政拘留十四天的违法处罚。而东城公安分局及东城看守所实际将张印英非法关押了半年。

2016年6月4日晚7时左右,张印英在东城安定门立交桥西南街心花园讲真相时,被东城国保便衣:徐子安、陈跃星、范林波构陷,110警车将张印英绑架到安定门派出所,东城公安分局副局长下令:无限期关押张印英。2016年6月5日凌晨3时左右,东城安定门派出所所长裴某将张印英劫持到东城区看守所,体检时对张印英强行抽取静脉血、指血、量血压、X光透视、验尿等检查。东城看守所政委李军见张印英被关入监舍后炼功,就开始对张印英进行了长达7个月的手铐、脚镣酷刑迫害,将张印英双手铐在一条大腿上,双脚的脚铐仅有一拳距离,张印英无法行走只能蹭 ,上身直不起腰,只有在每周洗漱时解开镣铐。直至2016年12月14日晚,东城安外派出所警察才将张印英接回。现张印英已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2/19/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39134.html#16121905057-1

2016-09-28: 曾被精神病院摧残 北京张印英又被非法关押
二零一六年六月,北京法轮功学员张印英女士被绑架,非法关押在东城看守所已经三个月,因在看守所里喊“法轮大法好”,张印英被戴手铐、脚镣,遭酷刑迫害。

张印英,今年六十五岁,二十年前,身体的疾病使她痛苦难言,后来,在公园里学炼了法轮功,通过按真、善、忍做好人以及五套功法的修炼,不久,到医院检查,她的病全部消失,从此无病一身轻。

本来张印英没有多少文化,可自从走进大法修炼,李洪志师父给她开智开慧,她能通读《转法轮》了,明白了许许多多常人都不知道、都不明白的宇宙真理。从此,她就坚持按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身体越来越好。

可是多年来,善良的张印英为了讲清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迫害的真相,还民众的知情权,发放真相资料、清理诬蔑展板,多次被绑架,四次被非法劳教,在北京女子劳教所、辽宁马三家劳教所饱受酷刑折磨。二零一零年底,张印英被非法关押在二百六十一医院脑三科(精神病患者病区)四个月,两次遭“电休克”迫害。

三次非法劳教 七年酷刑迫害

二零零一年、二零零三年、二零零六年,张印英遭三次被非法劳教,共被非法关押七年。

二零零一年,张印英被中共警察绑架,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三年七月,再次被绑架,非法劳教二年半,遭北京女子劳教所残酷迫害,二零零六年一月三日到期释放。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日,由片警董志国带四、五个警察,强行闯入家中,张印英再次被绑架,第三次被劳教迫害,在北京奥运前,张印英被偷偷的劫持到辽宁臭名昭著的马三家劳教所。

在北京女子劳教所和辽宁马三家劳教所,张印英遭受的酷刑折磨有:上吊床酷刑,强制洗脑,多次被毒打,电棍电击,暴力灌食,吊铐,罚站,禁止睡眠,殴打,关黑屋冻,室外暴晒,强迫奴工等,被迫害最严重时,头晕,呕吐,呕出的都是黑色瘀血块。二零零九年出狱时,满口牙齿仅剩四颗。

张印英三次被非法劳教迫害的详情,请见《北京法轮功学员张印英遭七年折磨》

第四次被北京女子劳教所迫害:饭中下药、送精神病院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日,在给世人讲法轮功真相过程中,张印英再次被警察绑架,又被劫持到北京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半。

劳教所狱警用各种手段对张印英进行洗脑“转化”,包括不让睡觉的“熬鹰”式折磨等酷刑,逼迫张印英放弃“真善忍”信仰,但都未能得逞。

后来,张印英发现自己的饭菜和看守管我的犯人的饭菜来源不一样,犯人们的饭菜是在同一个菜盆里盛的,而她的饭菜是单独从外面拿来的,很是蹊跷。与此同时,张印英还出现了四肢无力、幻听幻视的症状,于是她开始绝食,要求和其他人吃同一盆里的饭菜。后来一吸毒人员悄悄透露:劳教所在拒绝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的饭菜里下了不明药物。

二零一二年八月,北京女子劳教所通知张印英的家人,说“我们转化不了她,不能总给我们丢面子”,将张印英押往北京261医院(精神病院)。

261医院脑三科是收治精神病患者的病区,在那里,张印英被迫害了四个月,两次遭“电休克”迫害,一次是刚去的时候,一次是在两个半月左右。不法医护人员将一个象耳麦样的东西放在张印英的头上,一会儿,张印英便失去知觉,醒来后感觉异常痛苦。

接着,医护人员再强迫张印英打针和吃药,张印英被迫吃了几次后,就拒绝再吃,并不断申诉“电休克”造成的痛苦。一姓孔的医生威胁张印英:“你要是说做电休克做的不正常,还给你做。”护工也(医院要求家属必须请护工)说:“不吃药永远不会出去。”还有“病人”透露:此种疗法就是让你忘记过去。

在被强迫住院精神病院期间,医院用手铐将张印英二十四小时铐在床上不打开,不让上厕所。

张印英开始吃东西后,医院还强迫灌食,灌食管子二十四小时不拔出来。张印英被摧残的极度消瘦,全身抽搐,视力模糊,身体发痒,目光呆滞,说话音量变小,经常出现幻听和幻视的感觉……慢慢地,张印英走不了路,站不起来,最后没人搀扶连坐也坐不起来了。

医院和劳教所看到张印英已经失去一切行为能力,奄奄一息,达到了他们的目的,才让保外就医。

这个所谓医院不仅摧残张印英,还要家属每月交纳高额费用:仅伙食一项每月就四百八十元,其它费用还有强迫请护工的费用二千五百元和管理费等一千五百元,这些全部要张印英的家人掏钱。

法轮大法又给张印英一个好身体

张印英遭受精神病院的迫害,被放回家后
张印英遭受精神病院的迫害,被放回家后

回家后,北京女子劳教所狱警还每周到张印英家查看,并告诉家属:如果张印英死了,要通知他们。此话也印证了:劳教所将张印英送精神病院,就是打算将她置于死地。

张印英刚回家时,站不起,坐不住,躺不下,身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整天坐立不安,只能用小碎步走来走去的缓解一下。张印英回忆当时情况:“夜晚家人都睡了,只有我在屋里走来走去,心里那个苦呀。不知情的人看到我的目光和走路的样子,真以为我成了个精神病人。可我又无法控制,难受得无法形容。”

那时,张印英的眼睛近距离看不清东西,全身没劲,饭也做不了,连菜铲子、勺子也没劲拿,搬搬桌子,就能连人带桌摔倒在地。“我觉得我快不行了,见到功友(法轮功学员)就要托付后事。”张印英说:“功友鼓励我坚持修炼大法。可我连记忆力也不行了,原来的炼功动作也记不住了。功友又教我炼功,又给我拿大法资料。”

张印英通过修炼法轮功,恢复健康
张印英通过修炼法轮功,恢复健康

通过读法轮功书、炼功,张印英的身体才一天天变好,最后完全恢复健康,甚至比原来还好。对于朋友们惊讶她身体恢复的这么好、人还年轻了,张印英感激的说:“是因为我又炼法轮功了,是我们的李老师帮我调整了身体。我感谢师父、感谢大法的救命之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9/28/曾被精神病院摧残-北京张印英又被非法关押-335599.html

2016-08-10: 北京东城法轮功学员张印英遭迫害补充

北京东城法轮功学员张印英,现已被东城看守所非法超期关押两个多月,并遭酷刑迫害:身戴手铐、脚镣。只因张印英在看守所里喊“法轮大法好”,具体情况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8/10/二零一六年八月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32768.html

2016-06-14:北京法轮功学员张印英失联

租住在昌平东沙各庄的北京东城区法轮功学员张印英,女,65岁,于2016年6月4日失联,疑又遭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6/14/二零一六年六月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30022.html

2016-05-05: 北京东城法轮功学员张印英被洗脑班迫害 已回家

北京东城区法轮功学员张印英(女,65岁),于2016年3月21日左右,在昌平小汤山附近社区发放真相资料时,被当地警察跟踪至昌平东沙各庄租住屋后绑架、抄家,当日被劫持到昌平看守所。非法拘留六天后,张印英回到租住屋,当地警察逼她限期搬出租住地,并威胁房主赶走张印英,否则罚款五万元钱。

2016年4月3日,张印英在昌平杨各庄村清除污蔑法轮功宣传品时,被村中不明真相人诬告给当地派出所,北七家镇110巡警又与杨各庄派出所警察抄了张印英位于东沙各庄的租住屋,之后北七家镇610人员及派出所警察将张印英绑架到海淀拘留所(昌平看守所拒收)。

非法关押张印英十天后,于2016年4月13日,由东城610人员及东城安定门外派出所及张印英原住地(青年湖东里)居委会、东城国保共十几名人员将张印英绑架到东城区位于昌平的明皇度假村强行洗脑。有一黄姓女性邪悟人员向张印英灌输邪悟谎言,强迫张印英听、看污蔑法轮功及创始人的音像制品,并扬言不怕上网曝光。关押张印英六天后,东城安外派出所及当地居委会将张印英送回东城原居住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5/5/二零一六年五月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26992.html#165423222-21

2016-01-30: 北京法轮功学员张印英被绑架经过

北京东城区法轮功学员张印英女士,65岁,于2015年12月22日中午,在昌平小汤山镇双兴苑小区发放真相资料时,被社区附近蹲坑的五名自称昌平政法委人员与社区不明真相人员绑架,之后小汤山派出所出警非法抓捕张印英到小汤山派出所。

2015年12月22日下午,警察在张印英未在现场的情况下,非法查抄张印英在东城区青年湖东门的住所。12月23日凌晨,小汤山派出所将张印英非法送往昌平看守所,在体检不合格(血压偏高)情况下,又强行送至昌平东关医院复查,之后又押往昌平看守所。

当日看守所男性所长与6监3号张姓警察,发现张印英夜间起床炼功、发正念时,就于12月24日给张印英戴上地铐(一只手被铐在地环上)及脚铐(双脚之间由一截铁链链接),致使张印英生活不能自理,生存权利遭到严重侵害,进食、如厕、洗漱、睡觉、行走都受到迫害,大小便只好接在饭盒里,睡觉只能在地上。12月26日之后,又强行给张印英戴上双手、双脚的铐住的铁链16天。

张印英在看守所被迫害期间,看守所强行扣押张印英钱财以采买生活用品,但却压扣张印英的卫生纸,而当张印英被迫害关押30天释放之前,还要勒索一千元,遭到张印英拒绝。张印英已于2016年1月21日走出看守所。

昌平看守所男性所长直接参与迫害,并称“天安门自焚”当时自己在现场,是真的。与男所长合谋迫害张印英的张姓女警于12月26日之后,在岗执勤时全身瘫痪,送入医院。知情者称张姓警察经常迫害法轮功学员,这次现世现报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29/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一)-322863.html

2016-01-12: 北京东城法轮功学员张印英疑遭绑架

北京东城区法轮功学员张印英,女,65岁,于2015年12月14日至今未有任何消息,疑又遭绑架,请知情者提供情况。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12/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22129.html

2015-12-24: 北京东城法轮功学员张印英被绑架关押经过

北京东城区法轮功学员张印英女士,65岁,清除东城区内务部街社区玻璃橱窗内污蔑法轮功的内容时被绑架,非法关押在东城看守所三十六天。以下是张印英此期间被迫害的情况。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六日下午,张印英到东城区内务部街社区去清除玻璃橱窗内污蔑法轮功的宣传品。她遭到社区居委会五名不明真相人员的恶意举报,之后110警车将她送往朝阳门派出所。在张印英未在现场的情况下,警察查抄了张印英位于东城区青年湖东门的住所。

第二天凌晨,张印英被送往东城看守所,被超期关押总共三十六天。期间,由于她坚持炼功被东城看守所政委李军强迫戴手铐、脚镣两周。现张印英已于十二月十一日回家。

在遭受关押迫害期间,张印英的生存权利遭到严重侵害,进食、如厕、洗漱、睡觉、行走非常困难,不仅如此看守所还强迫张印英夜间值班。戴铐不久张印英的身体腰腹部出现软组织溃烂、浑身骚臭,在这种情况下看守所还强制带张印英到回龙观精神病院做鉴定,以达到进一步迫害张印英的目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2/24/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20887.html#151223231443-52

2015-08-03: 北京东城区法轮功学员张印英失联

家住北京东城区青年湖东门塔楼的法轮功学员张印英于7月23日至今没有任何消息,恐遭绑架,如知情者,请提供消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3/二零一五年八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13541.html#158301853-28

2014-09-10: 北京张印英遭精神病院残害的经历

二零一零年底,北京法轮功学员张印英第四次被非法劳教。这一次,她被关进精神病院,经历了难以描述的痛苦。

今年六十岁的张印英,是北京东城区环卫局职工,她曾于二零零一年、二零零三年、二零零六年三次被非法劳教,共被非法关押七年,在北京女子劳教所和辽宁马三家劳教所饱受酷刑折磨,二零零九年出狱时,她满口牙齿仅剩四颗。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日,张印英在给世人讲法轮功真相过程中,再次被警察绑架,又被劫持到北京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半。

劳教所狱警用各种手段对张印英进行洗脑“转化”,包括不让睡觉的“熬鹰”式折磨等酷刑,逼迫她放弃“真善忍”信仰,但都未能得逞。

后来,张印英发现自己的饭菜和看守管她的犯人的饭菜来源不一样,犯人们的饭菜是在同一个菜盆里盛的,而她的饭菜是单独从外面拿来的,很是蹊跷。与此同时张印英还出现了四肢无力、幻听幻视的症状,于是张印英开始绝食,要求和其他人吃同一盆里的饭菜。后来一吸毒人员悄悄透露:劳教所在拒绝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的饭菜里下了不明药物。

二零一二年八月,北京女子劳教所通知张印英的家人,说“我们转化不了她,不能总给我们丢面子”,要将张印英送精神病院。劳教所为了不用出面,以掩人耳目,要张印英的家人出面,将她强行送到精神病院。张印英的儿子虽然并不愿意,但最后还是迫于压力将母亲送到261医院,途中劳教所狱警一直押随其后。

位于北京海淀区上庄镇沙河的261医院,是军队医院,也是北京军区精神疾病司法鉴定中心,其中脑三科是收治精神病患者的病区。张印英就被关押在这个病区,这里的精神病人总在呼呼大睡。

张印英被261医院迫害了四个月,两次遭“电休克”迫害,一次是刚去的时候,一次是在两个半月左右。不法医护人员将一个象耳麦样的东西放在她头上,一会儿她便失去知觉,醒来后感觉异常痛苦。接着医护人员再强迫她打针和吃药。她被迫吃了几次后就拒绝再吃,并不断申诉“电休克”造成的痛苦。一姓孔的医生威胁她:“你要是说做电休克做的不正常,还给你做。”护工也(医院要求家属必须请护工)说:不吃药永远不会出去。还有“病人”透露:此种疗法就是让你忘记过去。

在被强迫住院期间,医院用手铐将张印英二十四小时铐在床上不打开,不让上厕所。张印英开始吃东西后,医院还强迫灌食,灌食管子二十四小时不拔出来。张印英被摧残的极度消瘦,全身抽搐,视力模糊,身体发痒,目光呆滞,说话音量变小,经常出现幻听和幻视的感觉……慢慢地,她走不了路,站不起来,最后没人搀扶连坐也坐不起来了。

医院和劳教所看到张印英已经失去一切行为能力,奄奄一息,达到了他们的目的,才让她保外就医。这个所谓医院,不仅摧残张印英,还要家属每月交纳高额费用:仅伙食一项每月就四百八十元,其它费用还有强迫请护工的费用二千五百元和管理费等一千五百元,这些全部要家人掏钱。

张印英回家后,北京女子劳教所狱警还每周到她家查看,并告诉家属:如果张印英死了,要通知他们。此话也印证了:劳教所将张印英送精神病院,就是打算将她置于死地。

张印英刚回家时,站不起,坐不住,躺不下,身体有种说不出的难受,整天坐立不安,只能用小碎步走来走去的缓解一下。张印英回忆当时情况:“夜晚家人都睡了,只有我在屋里走来走去,心里那个苦呀。不知情的人看到我的目光和走路的样子,真以为我成了个精神病人。可我又无法控制,难受得无法形容。”

那时,张印英的眼睛近距离看不清东西,全身没劲,饭也做不了,连菜铲子、勺子也没劲拿,搬搬桌子,就能连人带桌摔倒在地。“我觉得我快不行了,见到功友(法轮功学员)就要托付后事。”张印英说:“功友鼓励我坚持修炼大法。可我连记忆力也不行了,原来的炼功动作也记不住了。功友又教我炼功,又给我拿大法资料。”

通过读法轮功书、炼功,张印英的身体才一天天变好,最后完全恢复健康,甚至比原来还好。对于朋友们惊讶她身体恢复的这么好、人还年轻了,张印英感激的说:“是因为我又炼法轮功了,是我们的李老师帮我调整了身体。我感谢师父、感谢大法的救命之恩!”

张印英的经历,再次证实了中共用精神病院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迫害的罪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9/10/北京张印英遭精神病院残害的经历-297568.html


2011-04-23:北京法轮功学员张印英被恶警牛燕彬绑架

家住北京东城区青年湖公园东门附近的张印英,六十岁左右,约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日被当地恶警牛燕彬绑架、非法抄家,被第四次劳教。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23/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39446.html

2011-01-01: 北京法轮功学员张印英被绑架

张印英,60岁左右,约2010年12月20日可能在讲真相时被小学生家长恶意告发后遭非法绑架,家住北京东城区青年湖公园东门附近,曾三次劳教。第三次送至马三家,受到非人的迫害,她一直坚定修炼。

2010-12-31: 北京法轮功学员张印英被公安局非法带走

张印英,50多岁,家住北京市安定门青年湖东门附近,大约于2010年12月20日被公安局带走,楼下有盯梢的两个年轻小伙子,可能是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学生举报,当地属于安定门外派出所管辖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31/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34333.html

2009-04-25: 亲历奥运前后马三家迫害大法弟子
马三家劳教所承接东北“信誉公司”,和某公司军棉衣裤、武警裤的加工任务,超时超量的强迫每天奴役劳动9—10小时,没有休息,没有劳动补偿,每天必须完成任务,大法弟子都年龄偏高, 50多岁仍然被强迫奴役劳动。大法弟子和劳教人员每天都极度劳累,有时完不成任务,或体力不支,难以应付奴役劳动时被打、被罚是常事,二大队大队长王书征、干警尤然,不仅打学员还用手掐大法弟子的胳膊、大腿内侧肌肉,大法弟子王金凤、徐小燕、赵仁花、段军都被打骂过。

下面是马三家劳教所被迫害的部份大法弟子名单:孙韫、李阁、李威(成)、崔国华、杨喜华、王金凤、赵仁花、陈淑梅、高卓、徐小燕、刘淑珍、段军、胡中英、夏淑坤、郞冬月、张素娴、王贵平、王桂芝、赵淑云、夏宁、赵立燕、侯国宁、刘淑芝、张紫云、张连英、张印英、陶玉芹、高静、张素霞、耿国歌、张国珍、朱秀兰、赵淑琴、孙小香、侯芳荣、里利、王海英、沈学菊、张伟迪、刘艳芹、贾亚辉、刘越红、谷凤春;二大队其中无法知道姓名的:约三十人;三大队无法知道姓名的约240名。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4/25/199623.html

2009-04-25: 亲历奥运前后马三家迫害大法弟子

7月17日上午,警察把我、李利(音)、张印英、王桂芝叫出去了,我们被一人一室铐在铁床上,不给饭吃,也不让上厕所,下午来了许多男警察,手里拿着电棍、手铐、绳子、布带子、木板,还有一位厂女医务人员负责给我们量血压,当时警察说认个错就不动刑了,还吓唬我说:“待会儿你会尿裤子的”,我拒绝了,他们便用了一种非常残酷的刑罚——“大挂”,就是把人的两只手铐上手铐,分别朝两侧铐在两张铁床下边的腿部,然后两个男警察往两侧用力拉床,将被用刑的人两臂抻到了极限。当时的感觉两臂像要被拽掉了,被铐的两只手断裂似的疼,只是一小会儿手就变成了黑紫色,肿成馒头状,铐子深深地嵌进肉皮里,手背皮肤溃破流血。由于手被铐在床腿下部,位置很低,人只能深度弯腰,头朝向地面,过了不知多长时间,警察见我仍不妥协,便把我的双腿紧并一起,用布带子绑在一块儿木板上,一圈圈的从大腿根部一直绑到脚腕。由于腿被绑的笔直,随着时间的延长,双腿象上老虎凳,双腿的筋、膝盖、脚脖子再加上手背、手腕、两臂、脖颈、脊椎的每个关节连腰、全身几乎全部疼痛不堪,极其难忍,豆大的汗珠往下滚……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4/25/199623.html

2009-03-31: 辽宁马三家集中营凶残折磨大法弟子案例

......张印英,北京大法弟子,今年五十四岁,在北京被非法劳教二年半,在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五日,非法劳教期满,以奥运为借口,非法加期半年,并转送马三家劳动教养院继续迫害,随张印英一同来的北京大法弟子中,有五名大法弟子类似这种情况。

张印英由于不配合邪恶的指使,和平抗议非法劳动教养并遭加期,几次喊:“法轮大法好”,恶警认为是不服从管教,故意闹事,每次都要毒打酷刑折磨并加期。五天、十天最多一个月不等。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日中午,张印英在走廊里喊:“法轮大法好”,被拖到警察办公室拳打脚踢、电棍电击,人躺在地上还要用脚踩,然后上“大挂”,参与此迫害的有恶警张良、张卓慧、董晓燕、张秀荣等。

晚上七点多钟,张印英被拖回房间,张印英不能坐立,瘫倒在地上,两眼周围近八十毫米是黑的,右眼球呈黑紫色,还在淌血水,分不清黑白眼球,这是张良用脚踩的。衣服、裤子多处是湿的,是恶警打够了再用水泼的。头部疼痛发昏,不敢抬头,多次呕吐,开始吐的是饭,后来吐的是二十毫米直径大的血块,洗脸盆底面已盖住,最后吐苦绿色胆汁。恶警看了也有些惊慌,把张印英又送到“死人床” 上,一会张印英呕吐不止,晚上九点多钟,让“四防”人员背到一楼“诊所”去输液,一连输液几天才好转......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3/31/198116.html

2008-12-15: 马三家劳教所奥运期间凶残折磨大法弟子

奥运期间,马三家女子劳教所的恶人加紧了对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的迫害。七月十四日,中共邪党把北京女子劳教所和调遣处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约五十名,秘密转移到马三家女子劳教所。大法弟子们一下车,便高呼“法轮大法好”,被以刘勇(男)为首的警察用手铐吊起来,手铐深陷在双腕内,伤口化脓化血,很长时间不能愈合。

马三家从把北京劫持来的大法弟子与马三家被迫害的坚定的大法弟子关押在一起,成立了“严管队”。恶警要求会唱三支歌(均为劳教歌及邪党歌)、背诵条例(即所谓的“三十条”)、队列、劳动、每月签考核等等。大法弟子不配合,恶警就疯狂的迫害。恶警们专设了几个刑室,把大法弟子用手铐吊在床上,称为“上大挂”、并且逐步加紧吊的程度,称“加压”,还用力抻大法弟子的双臂。还有用电棍电腋下、大腿根内侧等神经敏感部位,留下了黑麻麻电击后的伤痕。有时阿胶甚至电击大法弟子的头部,还有长时间罚站等等。谩骂更是经常的事。

北京大法弟子张连英绝食抵制,一女警用铁勺子砍开她的嘴。她遭到吊铐,最长时间是三天三夜,半爬着出了刑室的门。她还被用电棍电,长时间罚站,木棒击打等等,已被上刑十多次了。张连英也是各种酷刑都受过。警察刘勇(男)甚至把她铐在大门口,让过往的大法弟子及警察观看。她绝食,恶徒给她灌过大蒜水,被灌食后,她的嘴流着血。吴娟绝食,恶徒把她一下子甩在寝室的地上。她的嘴上流着血,就那样躺在地上大约一天一夜。

九月九日,邱淑琴(北京)在食堂高呼“法轮大法好”、“解体共产邪灵”等,警察把她拖走。三大队大队长张卓慧迫害她,用手铐吊,用电棍电击。当天夜里,邱淑琴头痛难忍,被连夜送进医院,住院多日。警察说脑出血,现今下落不明,警察声称已送回北京家中。

九月二十三日,众多大法弟子在食堂高呼“法轮大法好”,吴娟、张印英(北京)、张敏、贾亚珲遭到吊铐、电棍电击等迫害,时间长达几天几夜。

在 “严管队”,还有很多大法弟子被迫害的也是非常严重。“严管队”现仍存在,迫害还在继续。在“严管队”所属的三大队,未进“严管队”的大法弟子,只要不配合恶警的要求,就会遭到迫害。而在一大队二大队被关押的大法弟子,也被迫害的很严重。卢琳拒绝签考核,高呼“法轮大法好”,便连同另两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被吊铐几天几夜。在操场上,每天都可以看到受刑后的大法弟子被强制吃力行走的身影,后面跟着警察或包夹谩骂。

“法轮大法好”的呼喊声,一连串电棍的“叭叭声”,痛苦的叫声,这些声音不绝于耳。为了不让大法弟子叫喊,恶警用不干胶或其它物品封住她们的嘴。

这就是邪恶马三家女子劳教所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的实例。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15/191628.html

2008-09-24: 来自沈阳马三家教养院女所的消息

(一)苟延残喘的辽宁省 “马三家劳教所”2008年4月29日从“北京调遣处”购买男女劳动力,其中女法轮功学员15人,6月4日又从其处购买女法轮功学员15 人;7月13日因迎接奥运全国的大搜捕,北京地区转到马三家女法轮功学员50人。当天马三家女子劳教所进驻50个男女恶警。有的女法轮功学员被用封条封住嘴,有的被戴上头盔。臭名昭著的恶警刘勇(处长)、李俊、马季山等恶警们在王维院长的带领下,向女法轮功学员们伸出了血腥之手。许多个夜晚,他们通宵达旦,经常听到女法轮功学员凄楚的惨叫声!其中北京的“张连英、张印英”被上大挂三天三宿。法轮功在炎炎烈日下被强行军训,几名已经被迫害的走路都吃力的也不例外,如走不了就要被罚站到半夜……

(二)大连的王洪梅,女,28岁,2008年6月12日到马三家女所,因不穿校服、喊“法轮大法好 ”被用封条封嘴,两手被用手铐十字交叉铐着站在两床之间,两天一宿不让睡觉,并被张X等恶警用电棍电,不给饭吃。之后王双腿浮肿。随后的一天下午3:00 左右,王洪梅又被上马三家惯用的“抻刑”,即两手被分别抻在上下铺床的两个极端,腿也被绑上,近半个小时左右,王昏死过去,恶警们把她放下灌了一盆凉水……

(三)湖北的赵仁花,(2008年)2月9日在北京被抓,6月4日被转到马三家,7月份从三大队调到普教中队二大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24/186480.html

2006-03-13: 北京大法弟子张印英、王大平等遭迫害情况

东城区恶党人员声称不判,但关押二年再放

北京东城区大法弟子张印英2月20日被非法绑架时,她从家被劫持到电梯里,一直喊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警察让开电梯的人写字据,以证明喊了这两句话,电梯工不写;后来又找了一个老太太写了“证明”。最近,恶人又到她家,还拿了礼物所谓“看望”她丈夫,并说“这次不判,到2008年以后再放回来”。恶党人员这次明目张胆的进行非法关押迫害。

张印英,女,52岁,在东城区环卫局工作。2001年被警察非法绑架,判劳教1年。2003 年7月再次被绑架,非法劳教2年半,受到残酷迫害,满口的牙都被打掉了,2006年1月3日到期释放。2006年2月20日,由片警董志国带4-5个警察,强行闯入家中再次把她非法绑架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13/122716.html

2006-03-04: 张印英,女,52岁,在东城区环卫局工作。她从很早就开始修炼。2001年被警察非法绑架,判劳教-年,被“转化”。

2003年7月,第2次被非法绑架,判劳教2年半。这次非常坚定,在里面一直喊着“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决不“转化”。受到残酷迫害,满口的牙都被打掉了。最后邪恶之徒只好不管了。到2006年1月3日,到期释放。而且在出狱的前一天,她的工作单位给她联系好了退休费。回家后,努力静心学法,争取跟上正法進程。

在2006年2月20日下午,由片警(姓董)带4-5个警察,强行闯入家中,气势汹汹,進屋就乱翻,大约翻了40分钟,之后就把她非法绑架 ,现在没有消息。

家中还有丈夫、儿子。都不修炼。也不理解她。她家的电话是:84136016。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4/122053.html

2004-05-01:从2003年7月份,有十几名大法弟子被关押在这里进行精神折磨洗脑,肉体上迫害。他们是:陈立芳、周印红、李挂霞、李云英、苏文芹、祁玉玲、于金梅(清华大学的学生)、李晓风、张桂玲、任国贤、张印英、张玉竹、车桂荣等等。但一切强制都是徒劳的,被非法关押在攻坚队的大法弟子,用不同的方式破除了恶徒们的阴谋,揭露了邪恶。现在还有大法弟子在那里遭受迫害,绝食抵制恶行,坚持对师父对大法的正念正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5/1/73598.html

东城区(天坛地区)联系资料(区号: 10)

2019-05-02: 参与迫害人员:
一、北京北新桥司法所电话:赵亚楠 姚晶:010-64034116
孟庆华:010-84072142

二、东城区北新桥派出所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西羊管胡同10号
邮编:100007
副所长刘潇18811169792
片警高顺喜15321219611/13911830541
刘贯文18612693368杨伯飞13810048911王宝丰13911831027卢旸13701265122
刘占勇13801295236阴会强13381165025倪吉森13901131897孙扬13911651279
刘新宏13910820778田元13311296535刘澜波18668756929任栗18901330189
吴玉贵13801321088卢凯13801308446李楚秋15110234734王立新13693661302
段建堂15910597183吕鸿翔13381026885尹岩13811706177张昆18678280786
聂舸 13901073278李波13501208381周宏13901211112陈浩18600197973
石子 15210436898史击宇13521360999童向青13910827037张艳蕾13801239776
高铭君18701551175李海波13910113999王虔13681137515周磊13911045715
胡鸣震18612628090 李宝成13601199468杨喆 13683103023周业立13901311932
薛俊博13911830094 王晶 13911090937梁益明13811652313朱博 13521259869
刘国冬13701302468杨威 13911258838张占望13901182426宋卫东13911830464
刘澍 13801367696 王铮13701202013 李洪亮13910767608王冠雄13910238123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5-09, 11:0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