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9-21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哈尔滨 呼兰监狱(原葛志监狱) >> 孙绍民(孙少民), 男, 54

孙绍民(孙少民)
孙绍民(孙少民)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黑龙江省五常市五常镇红叶街
有关恶人: 呼兰监狱恶警李明君、王滨,黑龙江省五常市委书记肖建春、五常镇现任五常市公安局副局长陈树森、五常市610头目朱宪福
迫害情况: 被判刑10年
个人近况: 2012年5月29日 迫害致死 (2012-08-19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3-12-15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3584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孙绍民(孙少民) 孙少民妻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01-22:  黑龙江法轮功学员遭受的数十种酷刑迫害
龙江风骨(14)
……
案例六 多次遭警察绑架、非法劳教、十年重刑。在长林子劳教所和呼兰监狱,他遭受了惨无人道的三十四种酷刑折磨,致使身心严重受损。

孙绍民,男,一九五八年出生,五常市剧团职员,家住五常市五常镇。一九九六年八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使孙绍民重获新生。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法轮大法被迫害。七月二十二日,孙绍民被强行劫持到洗脑班。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五日,孙绍民为了证实大法再一次去了北京,二零零一年一月八日晚,孙绍民为了向被蒙骗的世人揭露中共谎言,去五常市杜家镇发放真相资料,被杜家镇派出所恶警绑架,将孙绍民劫持到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

二零零一年二月初,孙绍民等一百多位坚定的法轮功学员于七月二日起集体绝食抗议,并要求无罪释放。劳教所从七月四日起对绝食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强行插管灌食。孙绍民被野蛮灌食居然高达一百多次。

孙绍民被绑架后诬判十年,劫持到哈市呼兰监狱。

二零零三年四月恶警对他暴力洗脑,五天五宿不让睡觉、吃饭、喝水,对他又实行推、掰、撅,逼迫写下“三书”。套坏了七个塑料袋闷头,坐老虎凳迫害时往鼻孔里塞辣椒面、灌咸盐面,孙绍民的胸骨被打碎,腰部被打得无法挺直,腿不能走路。就是这样用人在后面推着还逼着他做奴工。

二零一一年十月十八日家人接到呼兰监狱称孙绍民因脑出血被送进呼兰中医院,孙绍民出院回到家中。由于近十年的酷刑迫害,使孙绍民的身体机能全部紊乱,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九日凌晨两点三十分离世。孙绍民生前曾讲,他脑出血是有人欺负他导致的。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22/黑龙江法轮功学员遭受的数十种酷刑迫害-303335.html

2013-10-27: 冰城血难(七)
第八篇 酷刑惨烈惊鬼神(下)
......
25、坐老虎凳

受害人:孙绍民,男,五十四岁,家住五常市五常镇内,一九九六年八月得法。

二零零二年二月九日,孙绍民去哈市一位法轮功学员家串门,被恶警绑架到哈市一秘密黑窝,惨遭刑讯逼供,后被转押在五常第一看守所两个多月,被五常市法院诬判十年,劫持到呼兰监狱迫害。

在呼兰监狱五监区,孙绍民遭到残酷折磨,多次被迫害致生命垂危。

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日至二十九日,恶警李明君、王滨指使犯人张力、吕跃臣、王雨、毛文俊、宋兆龙对孙绍民实施多种酷刑:推、掰、蹶;往头上套塑料袋(一共套坏了七个袋);坐老虎凳;往鼻孔里塞辣椒面、灌咸盐面。孙绍民的胸骨被打碎,腰部被打的不能挺直,腿不能走路。就是这样,孙绍民还被恶警逼迫做奴工。孙绍民绝食反迫害达半年之久,期间因身体虚弱不能走路,被拖拽在地上到医院强行灌食。原来孙绍民体重一百六十多斤,被折磨的只剩几十斤。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0/27/冰城血难(七)-281038.html

2013-02-12: 黑龙江五常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纪实(一)
......孙绍民在呼兰监狱被迫害导致脑出血后含冤离世

孙绍民,男,一九五八年出生,家住五常市五常镇内。孙绍民十三年来因多次遭中共绑架、监禁、非法劳教、非法判十年重判及遭受惨无人道的酷刑折磨,致使身心俱损,于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九日凌晨两点三十分含冤离开人世,年仅五十四岁。

孙绍民于一九九六年八月得法,法轮大法的修炼使孙绍民重获新生,学法的第二天,他就戒掉了顽固的烟瘾。不久他全身病痛、不良嗜好不翼而飞,思想境界不断升华,变成了一个遇事替别人着想的好人,这是熟悉他的人都有目共睹的铁的事实。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在五常市委书记肖建春、五常市公安局副局长陈树森、五常市610头目朱宪福的直接命令部署、指使、和操控下,孙绍民被迫到五常市公安局洗脑班遭受迫害。二零零零年二月十五日坐上五常至哈尔滨的火车准备去北京上访,在背荫河车站时,上来一群警察将孙绍民等强行绑架后被五常市政保科爱春明、杨松鹏等劫持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两天后又劫持到五常市第一看守所关押。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五日进京证实法,在天安门广场被警察包围后,强行绑架到前门派出所。当天被五常政保科的王志明等劫持到五常驻京办,四天后被政保科的战志刚等人劫持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关押绝食绝水十四天后正念闯出了拘留所。期间已被五常市610头子朱宪福、公安局局长陈树森、主管局长宗艺文、政保科长刘方、法制科长阎有等勾结哈尔滨610、公安局、预谋非法劳教两年。

二零零一年一月八日晚,去杜家镇发放真相资料,被杜家镇派出所所长佐凤和带一群手下强行绑架,佐凤和因此受到五常公安局的嘉奖,并得一千元的奖金,之后变本加厉地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佐凤和勾结公安局、政保科人员将孙绍民强行劫持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第二天清晨就被公安局强行劫持到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长林子劳教所长期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孙绍民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承受了巨大的对身、心的残酷摧残,在身上长满了疥疮、生活不能自理的情况下,还一直不允许家属探视,就是换季的衣服也不许送,政策是“不妥协,就采取各种办法治他。”二零零一年二月初,由于长期遭受酷刑迫害,孙绍民等一百多位坚定的法轮功学员于七月二日起集体绝食抗议,并要求无罪释放。劳教所从七月四日起对绝食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强行插管灌食,每天二次。孙绍民连续被鼻饲的次数,居然高达一百多次。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九日,孙绍民在遭受了近九十天的非人的酷刑迫害下,被哈尔滨劳教局和长林子劳教所无条件释放。

二零零二年二月九日,孙绍民去哈市一位法轮功学员家串门,刚到就被哈市610勾结哈市公安局将孙绍民和那位法轮功学员强行绑架劫持到哈市一秘密黑窝,惨遭刑讯逼供,最后被秘密关押在五常第一看守所两个多月。后又被哈市610、哈市公安局,勾结五常市公安局陈树森、政保科战志刚、五常市610朱宪福、五常市法院等秘密非法重判十年,被劫持到哈市呼兰监狱。

在呼兰监狱五监区,孙绍民遭到残酷迫害,多次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孙绍民曾自述遭迫害经历: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四日至二十九日,狱警教导员李明君、中队长王滨主使犯人对他进行暴力洗脑,犯人王瑜、梁海涛、于海、刘大壮、胡小丰、孙亮等六人三班看我,五天五宿不让睡觉、吃饭、喝水,对、我又实行推、掰、蹶,逼迫写下“三书”。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至二十九日,恶警李明君、王滨指使犯人张力、吕跃臣、王雨、毛文俊、宋兆龙对孙绍民实行残酷的迫害,推、掰、蹶,往头上套塑料袋(一共套坏了七个袋)、坐老虎凳、往鼻孔里塞辣椒面、灌咸盐面。孙绍民的胸骨被打碎,腰部被打得不能直,腿不能走路还被逼迫着做奴工。孙绍民被迫曾绝食反迫害达半年之久,期间因身体虚弱不能走路被拖在地上拽着到医院去强行灌食。呼兰监狱的狱警拿人命当儿戏,在孙绍民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不顾其死活,仍对他实施强行迫害,原来一百六十多重的身体,被折磨得只有几十斤,只剩下了一个骨头架子。

二零一一年十月十八日近晚八点时,孙绍民的姐姐突然接到呼兰监狱五大队大队长乔某的电话,称孙绍民因脑出血被送进呼兰中医院,等家属到场签字手术。家属到医院时,见孙绍民已不成人样,瘦骨嶙峋、昏迷不醒,躺在医院的走廊。当时监狱的一个监区长和大队长乔某带十几名警察,监区长说是否手术由家属做决定。医院专家介绍说:是左脑室出血,出血量在五十毫升左右,通常这种情况下做手术后醒来也是植物人。第二天办理所谓的保外就医手续,监狱称全部医疗费用都由家属承担,否则就得继续回监狱,家属为了救人只能承受;在办手续的过程中,五常市崇仁派出所所长还百般刁难,不给签字。

孙绍民于第三天上午出院回到家中。在全体五常法轮功学员的正念加持下,孙绍民到家后很快清醒,但右半身不能动,不会说话,不认字,大小便失禁。半个月后能坐起来,一个多月时能在搀扶下上洗手间了,后来能说出简单的语言。但是由于十三年的酷刑摧残和迫害,使孙绍民的整个身体机能全部紊乱,胸部肋骨骨折部位(脾的位置)有手掌大的一块肿块——是被迫害造成的,几年前家属就向监狱要求过外检,但监狱一直没给做,灌食导致只剩下下边的四颗歪扭的牙齿,使他进食非常困难,吃得又少,又不消化,由于大肠部位已僵硬,肛门四周都是上下一厘米长的口子,三、四天才能大便一次,每次排便时都累得全身是汗,很痛苦。由于孙绍民脾胃功能严重失调,补充不进营养,而且更严重的是不认字不能学法、站不住不能炼功。一个非常健康的法轮功学员就这样被迫害的失去了年轻的生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2/12/黑龙江五常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纪实(一)-269749.html

2012-08-19: 黑龙江五常市法轮功学员孙绍民含冤离世

黑龙江省五常市法轮功学员孙绍民,十三年来因多次遭中共绑架、监禁、非法劳教、非法判十年重判及遭受惨无人道的酷刑折磨,致使身心俱损,于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九日凌晨两点三十分含冤离开人世,年仅五十四岁。

以下是孙绍民遭迫害情况:

孙绍民,男,一九五八年出生,五常市剧团职员,家住五常市五常镇内。孙绍民出生在农村,从小失去父亲(其父在其七岁时因肺心病早逝),母亲带着五个孩子度日,不但生活上贫困交加,还要受尽村里人的歧视和凌辱,导致母亲性格怪僻,把怨气都撒在孩子身上。

生长的环境使孙绍民成为了一个即没有责任心又无所事事的浪子,不求上进,以抽烟玩麻将为乐。当时他患有心脏早搏、遗传的肺心病等顽疾,每次犯病时都会被折磨得痛苦不堪,令人惨不忍睹。而每次犯完肺病后,他都曾发誓戒烟,但却一次比一次抽的更重。其妻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于一九九零年初与其办理了离婚。

孙绍民于一九九六年八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法轮大法的修炼使孙绍民重获新生,学法的第二天,他就戒掉了顽固的烟瘾。不久他全身病痛、不良嗜好不翼而飞,思想境界不断升华,孙绍民变成了一个遇事替别人着想的好人,这是熟悉他的人都有目共睹的铁的事实。

被绑架、非法劳教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头子江泽民,出于一己的妒嫉之心,再一次滥用权力,颠倒善恶,实施了对以“真、善、忍“为修炼理念的法轮大法的政治迫害,指使中共“使用一切手段铲除法轮功”,实施“从声誉上诋毁,在经济上搞垮,从肉体上消灭”灭绝政策,叫嚣要“三个月铲除法轮功”。所有的邪党单位、街道居民委员会都被用来监视、报告和协助迫害法轮功学员,无论是男女老少即使在家炼也不行。五常市委书记肖建春、当任五常市公安局副局长陈树森、五常市“六一零”头目朱宪福在任职期间,命令、指使、部署,直接参与对信仰“真善忍”的民众的迫害。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孙绍民被强行劫持到洗脑班。

二零零零年二月十五日,孙绍民坐上五常至哈尔滨的火车准备去北京,向国家领导人反映自己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的真实情况。当火车行驶到背荫河车站时,上来一群恶警将孙绍民等强行绑架后被五常市政保科爱春明、杨松鹏等非法拘禁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所长吴洪章) ,两天后又被非法关押到五常市第一看守所( 所长吕波 ) ,后正念闯出。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五日,孙绍民为了证实大法再一次去了北京,在投诉无门的情况下,堂堂正正的走上了天安门广场。他高举起“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向世人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被广场上密集的警察追上来抢条幅,法轮功学员孙绍民毫无畏惧的边跑边喊的带着后面追赶的恶警绕广场跑了半圈。后来被更多恶警包围,强行绑架到依维柯车上,被非法拘禁到前门派出所。当天被五常国保大队的王志明等绑架到五常驻京办事处,四天后被五常国保大队的战志刚等人绑架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关押。当时被五常行政拘留所拘禁的五常法轮功学员有九十多人,不到十平米的拘室内拘禁着二十多人(包括常人的犯人) ,吃喝拉撒都在室内,当时拘留所的所长是吴洪章、副所长是马国良。在公安局、政保科拒不放人,预谋着用劳教继续升级迫害的情况下,法轮功学员们只能采取绝食的办法反迫害,绝食绝水十四天后孙绍民正念闯出了拘留所。但是后来孙绍民仍然被五常市“六一零”头子朱宪福、公安局局长陈树森、主管局长宗艺文、刘芳(政保科长) 、法制科阎有等恶徒勾结哈尔滨“六一零” 、公安局、非法劳教两年。

二零零一年一月八日晚,孙绍民为了向被蒙骗的世人揭露中共谎言、讲清法轮功真相,去五常市杜家镇发放真相资料,被杜家镇派出所所长佐凤和带几名恶警绑架,佐凤和因此受到五常公安局的嘉奖,并得1000元的奖金,之后变本加厉地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佐凤和勾结公安局、政保科恶警将孙绍民强行绑架并拘禁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第二天清晨就匆匆的将孙绍民和另一同修非法强行劫持到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

长林子劳教所的残忍鼻饲

长林子劳教所长期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该所管教人员对待不“转化”的学员强行体罚,每天面壁到半夜十二点钟,打骂法轮功学员是经常事。孙绍民在被非法关押期间由于坚持自己的信仰被认为是“最顽固”的,承受了巨大的对身、心的残酷摧残,在身上长满了疥疮、生活不能自理的情况下,还一直不允许家属探视,就是换季的衣服也不许送,说:“不妥协,就采取各种办法治他。”

二零零一年二月初,一名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组织的所谓的“联欢会”上要求无罪释放,遭到毒打后被关入小号。由于长期遭受酷刑迫害,孙绍民等一百多位坚定的法轮功学员于七月二日起集体绝食抗议,并要求无罪释放。劳教所从七月四日起对绝食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强行插管灌食,每天二次。

黑龙江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所长石昌敬下令,对绝食的法轮功学员一律以鼻饲方式进行灌食。鼻饲是一种惨无人道的迫害方式。迫害者将食管塞进被迫害者的鼻腔后,反复搓拉,抽出后鲜血淋漓;灌食中盐份含量极高,令人头晕、恶心。法轮功学员孙绍民被鼻饲的次数,居然高达一百多次。

七月二十五日(绝食的第23天),孙绍民家属接到劳教所通知,称孙绍民病危,让家属去见。当家属到了劳教所才知道孙绍民被残害出心脏病症状,劳教所想诱骗家属去劝他进食。在教改科队长的监视下,十岁的儿子见自己本来魁梧的爸爸(进劳教所前一百五、六十斤重)已被折磨得骨瘦如柴、不成人样,心灵承受了巨大的打击。孙绍民对家属说:“你们不要伤心痛苦,我们用善心去救度世人,我们是好人,他们是迫害,是犯罪,我要用我的实际行为证实大法,要求无罪释放。”由于家属没有按照劳教所的要求去劝其进食,很快就被赶出来了。三天后劳教所又通知家属去开会(至此还有七人坚持绝食),孙绍民的姐姐去参加,他们要求家属签字,说:“人死了活该,劳教所不负责。”由于家属拒绝,劳教所竟将家属非法扣留,锁在一个屋子。后因一个家属有急事,只好说:“放我们出去吧,人死了我不来找你们。”劳教所这才放了家属。

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九日,孙绍民在遭受了近九十天的非人的酷刑迫害下,被哈尔滨劳教局和长林子劳教所无条件释放。

遭非法判刑十年

二零零二年初,孙绍民在哈市一商场中购物后,被哈尔滨“六一零”三名恶徒从哈市跟踪到五常资料点,恶徒们在门外蹲坑,妄图用继续跟踪来绑架五常的法轮功学员们,在法轮大法师父法身的保护下,孙绍民和另一位同修正念走脱,当邪恶发现阴谋败露时便气急败坏的勾结五常市公安局将室内价值近两万元的物品抢劫一空。

二零零二年二月九日,孙绍民去哈市一位法轮功学员家串门,刚到就被哈市“六一零”勾结哈市公安局将孙绍民和那位法轮功学员强行绑架,家属四处打听渺无音讯。

孙绍民被绑架后曾被劫持到哈市一秘密黑窝,惨遭刑讯逼供,最后被秘密拘押在五常第一看守所两个多月。后又被哈市“六一零” 、哈市公安局,勾结五常市公安局陈树森、政保科战志刚、五常市“六一零”朱宪福、五常市法院等恶徒秘密非法重判十年,被劫持到哈市呼兰监狱。

在呼兰监狱五监区,孙绍民遭到残酷迫害,多次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孙绍民曾自述遭迫害经历: 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四日至二十九日,恶警教导员李明君、中队长王滨主使犯人对他进行暴力洗脑,犯人王瑜、梁海涛、于海、刘大壮、胡小丰、孙亮等6个人三班看我,五天五宿不让我睡觉、吃饭、喝水,对他、又实行推、掰、蹶,逼迫写下“三书”。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至二十九日,恶警李明君、王滨指使犯人张力、吕跃臣、王雨、毛文俊、宋兆龙对孙绍民实行残酷的迫害,推、掰、蹶,往头上套塑料袋(一共套坏了七个 袋)、坐老虎凳、往鼻孔里塞辣椒面、灌咸盐面,孙绍民的胸骨被打碎,腰部被打得不敢直腰,腿不能走路,用人在后面推着还逼着做奴工。

孙绍民曾绝食反迫害达半年之久。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日下午,一个狱警和两个犯人,其中两个人架着孙绍民的胳膊,一人抬着他的脚,劫持他到医院灌食。没走几步,就改由两个人架着他的胳膊,拖地拉着他到医院去强行灌食。呼兰监狱的狱警拿人命当儿戏,在孙绍民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不顾其死活,仍对他实施强行灌食,残酷迫害,原来160多斤的孙绍民,被折磨得剩下几十斤,只剩下一个骨头架子。

被迫害致死

二零一一年十月十八日近晚八点时,孙绍民的姐姐突然接到呼兰监狱五大队大队长乔某的电话,称孙绍民因脑出血被送进呼兰中医院,等家属到场签字手术。家属到医院时,见孙绍民已不成人样,瘦骨嶙峋、昏迷不醒,躺在医院的走廊。当时监狱的一个监区长和大队长乔某带十几名警察,监区长说是否手术由家属做决定。医院专家介绍说:是左脑室出血,出血量在五十毫升左右,通常这种情况下做手术后醒来也是植物人。孙绍民的三个姐姐听到后都害怕的说不管了。当时在场的孙绍民的前妻说:“我是大法修炼者,我修的是慈悲,不能见死不救。只要他还有一线生还的希望,就应该抢救。你们就赶紧抓紧手术吧。”晚十点多专家从手术室出来,手里端着手术室用的一个白盘,里面装着从孙绍民脑室抽出的夹杂着白色大脑的鲜红色的血浆说:没用开颅,只是打了个洞把血抽出来了,估计能醒过来。

第二天办理所谓的保外就医手续,监狱称全部医疗费用都由家属承担,否则就得继续回监狱,家属为了救人只能承受;在办手续的过程中,五常市崇仁派出所所长还百般刁难,不给签字。

孙绍民于第三天上午出院回到家中。在全体五常法轮功学员的正念加持下,孙绍民到家后很快清醒,但右半身不能动,不会说话,不认字,大小便失禁。半个月后能坐起来,一个多月时能在搀扶下上洗手间了,后来能说出简单的语言。

但是由于近十年的酷刑迫害,使孙绍民的整个身体机能全部紊乱,胸部肋骨骨折部位(脾的位置)有手掌大的一块肿块——是被迫害造成的,几年前家属就向监狱要求过外检,但监狱一直没给做,灌食导致只剩下下边的四颗歪扭的牙齿,使他进食非常困难,吃得又少,又不消化,由于大肠部位已僵硬,肛门四周都是上下一厘米长的口子,三、四天才能大便一次,每次排便时都累得全身是汗,很痛苦。由于孙绍民脾胃功能严重失调,补充不进营养,而且更严重的是不认字不能学法、站不住不能炼功。一个法轮功学员就这样被迫害的失去了年轻的生命。

孙绍民生前曾讲,他脑出血是有人欺负他导致的。

孙绍民十三年遭受的被迫害事实,充份证明迫害集团、迫害机构和迫害者所犯下的是:滥用职权故意伤害罪、非法拘禁罪、非法搜查罪及非法侵入住宅罪、侮辱罪、刑讯逼供罪及暴力取证罪、虐待被监管人员罪、非法剥夺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罪、抢劫罪。

现家属要求并希望国际人权机构对孙绍民十三年所遭遇的迫害给予调查,还孙绍民以公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19/黑龙江五常市法轮功学员孙绍民含冤离世-261751.html

2012-08-19: 黑龙江五常市法轮功学员孙绍民含冤离世
黑龙江省五常市法轮功学员孙绍民,十三年来因多次遭中共绑架、监禁、非法劳教、非法判十年重判及遭受惨无人道的酷刑折磨,致使身心俱损,于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九日凌晨两点三十分含冤离开人世,年仅五十四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19/黑龙江五常市法轮功学员孙绍民含冤离世-261751.html

2011-05-15: 黑龙江省呼兰监狱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名单
.......孙绍民,59岁,2002.02.07至2012.02.09, 五常市五常镇红叶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12/黑龙江省呼兰监狱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名单-240630.html

2005-11-20: 黑龙江省呼兰监狱摧残大法学员 一死多人重伤
在呼兰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较为严重的监区还有五监区。这个监区的两个分监区共关押9名法轮功学员,在今年内的4月至10月间,就曾有3名法轮功学员为反迫害而绝食,其中孙绍民绝食半年。9月20日下午3点左右,一个狱警和两个犯人,其中两个人架着孙绍民的胳膊,一人抬着他的脚,劫持他到医院灌食。没走几步,就改由两个人架着他的胳膊,拖地拉着他到医院去强行灌食。原来160多斤的孙绍民已被折磨得剩下几十斤,只剩下“一个骨头架子”。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20/114885.html

2005-11-20: 大法学员孙绍民自述遭黑龙江呼兰监狱迫害情况

我是2002年11月15日被劫持到呼兰监狱五中队。2003年初,我绝食8天抗议“包夹”,恶警取消包夹。

2003年4月24日至29日,恶警教导员李明君、中队长王滨主使犯人对我进行暴力洗脑,犯人王瑜、梁海涛、于海、刘大壮、胡小丰、孙亮等6个人三班看我,5天5宿不让我睡觉、吃饭、喝水,对我又实行推、掰、撅,我写了不该写的“三书”。

2003年10月20至29日,恶警李明君、王滨指使犯人张力、吕跃臣、王雨、毛文俊、宋兆龙对我实行残酷的迫害,推、掰、撅,往头上套塑料袋(一共套坏了七个袋)、坐老虎凳、往鼻孔里塞辣椒面、灌咸盐面,我的胸骨被打碎,腰部被打得不敢直腰,腿不能走路,用人在后面推着还让出工,直到2004年10月才有所好转。真是灭绝人性。

现在我已告诉邪恶的教改科所有我写的不符合大法的东西全部作废。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20/114875.html

2005-09-28: 被哈尔滨呼兰监狱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孙绍民被迫害生命垂危

9月20日下午3点左右,哈尔滨呼兰监狱五监区1分监区的一个狱警和两个犯人,其中两个人架着孙绍民的胳膊,一人抬着他的脚,送医院去灌食。没走几步就将孙绍民放下,改由两个人架着他的胳膊,拖地拉着他往医院去。

呼兰监狱的狱警和受其指使的犯人拿人命当儿戏,在孙绍民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不顾其死活,仍然对大法弟子实施强行灌食,残酷迫害,严重的违反了国际法和中国现行的法律,必将受到法律的制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28/111378.html

2005-08-25: 被非法关押在呼兰监狱的坚定修炼的大法弟子,被强迫站立五天五宿,在腿站肿的情况下被推、拉、掰,邪恶之徒就是这样企图达到所谓的“转化”目标。

被非法关押在呼兰监狱的大法弟子孙绍民,从4月中旬绝食抗议迫害,已经4个多月了,呼兰监狱不但不收敛,还变本加厉的将他关進小号進行迫害,现在对他進行强行灌食。请关注。

另悉,被非法关押在呼兰监狱的大法弟子李广厚于7月20因抗议监狱写诬蔑大法的文章与其他八位大法弟子一起绝食抗议至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25/109115.html

2005-08-13: 孙绍民在呼兰监狱已绝食110多天,生命垂危

被劫持在黑龙江呼兰监狱的五常大法弟子孙绍民已绝食110多天,期间惨遭迫害,目前生命垂危。

呼兰监狱自从2004年开始对非法关押在那里的100多位大法弟子進行强制转化迫害,该监狱曾专门指派干警到外地省市学习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经验,对坚定的大法弟子進行酷刑摧残,致使大法弟子的基本人权遭到严重践踏。强迫法轮功学员写“四书”,诬蔑大法,不法警察唆使刑事犯人包夹学员,监视大法学员的一言一行,学员常遭受坏人的拳打脚踢,恶人动辄就锁地环儿,用电棍电击等多种酷刑迫害。

据可靠消息,五常市大法弟子孙绍民于2005年4月22日在五监区一分队绝食抗议已达110多天,生命垂危,原来160多斤,已经被折磨得剩下几十斤,只剩下“一个骨头架子”(东北方言,就是皮包骨的意思),而且期间坏人把他用手铐子撑平锁住,几个人将其按住强行灌食。在这长达近四个月之久绝食中,孙绍民食道被插管插坏,咽喉都肿大。医生对该监区的队长和主管科长说:“不能再灌了,因为心脏离食道很近,再插管容易食道穿孔,从而扎坏心脏。”经“二院”检查发现心肌缺血,家属接见时是从医院抬進监舍的。大法弟子孙绍民现在被迫害得大量出血,胸腔剧烈疼痛,直不起腰来,生命垂危。在这个近四个月多的时间里,坏人用各种手段折磨他:几个人一齐围上殴打,不许睡觉,上老虎凳,电棍电。

家属要求保外就医,五监区的负责队长却说:“人不是我们抓的,我们是执法者,放人不行。如果孙绍民再不吃饭,就强行灌食,后果自负。”

另外呼兰区方台镇大法弟子张学文曾经在2003年8月8日在呼兰监狱被迫害致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13/108320.html

2005-06-02: 据悉,截止发稿之日,黑龙江省五常市大法弟子孙绍民已在呼兰监狱绝食抗议46天,遭到那里的犯人、恶警、狱医野蛮灌食、不许睡觉、关小号、毒打等非人折磨。身体被迫害得骨瘦如柴,呼吸困难。现被关在该监狱的医院继续迫害,处境十分危急。据知情人透露,该监狱于2005年3月下旬开始对被非法关押在那里的47名大法弟子進行疯狂转化迫害,对绝食抗议的大法弟子采取每五天灌一次的最野蛮的灌食方式進行迫害,并且对外严密封锁消息,不许家属探视。

2004-07-09: 2000年2月15日去北京向政府反映自己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的真实情况,在五常火车站上车,当火车行驶到背荫河车站,上来四五个恶警将孙绍民连同其他十八名大法弟子,非法绑架关押在五常拘留所。

2001年1月8日去杜家镇散发真象资料,被杜家派出所非法绑架,关押在五常市第二看守所,被判劳教,送往长林子劳教所,绝食绝水90天,后被无条件释放。

2002年初(农历腊月二十八)去哈尔滨市,在一同修家被哈尔滨市恶警非法绑架,惨遭刑讯逼供,后被押回五常市公安局,被非法关押在五常监狱,被五常市法院非法判刑10年,现被非法关押在呼兰县(现哈尔滨市松北区)监狱。

孙绍民在被历次关押中,都遭到极其残忍的刑讯逼供,遭毒打,仅被插管灌食就达到常人无法忍受的程度,超粗的塑料管反复在食道中抽插,食道被插变形,导致胸部肌肉僵硬,至今也没恢复。更多详情不能一一赘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7/8/78937.html

2003-12-15: 陈树森打骂大法弟子不分男女老少,近70岁的老人他照样大打出手。经陈树森批捕劳教的人数上百人次,现被判刑的有:孙绍民10年,栾红英8年,王文丽11年,孙亚芳3年,还有两名姓名不详的大法弟子均被判10年以上。

2003-02-12:呼兰革治监狱非法关押十几名被非法判重刑的大法弟子,他们分别来自五常、大庆、哈尔滨、呼兰等地。如今恶警李明君野蛮逼迫大法弟子孙绍民写“三书”,不写就以各种方式迫害。该大法弟子正念抗议,现已绝食抗议近一周。

2003-01-18: 2000年7月3日又有80多名大法弟子开始绝食,要求无罪释放所有大法弟子,还大法师父清白。恶警把绝食的李進东、王宏滨、彭振何、许乃文送進小号20多天强制灌食,从小号放出来后又被逼迫坐铁椅子(一种酷刑)。彭振何由于长期折磨休克过去,送医院抢救后,回到劳教所坚持绝食,恶警对他继续進行迫害。许乃文由于在小号中长时间吊铐、坐铁椅子,双腿双脚浮肿很粗不能行走。许乃文、王宏滨在生命奄奄一息的情况下被推出劳教所大门,回家不久,又被抓回劳教所迫害。许乃文、王宏滨等大法弟子坚决地抵制邪恶的迫害继续绝食,再一次冲出魔窟。张家庆在绝食过程中昏倒多次,心跳每分钟31次,恶警石昌敬还要求他“保证”什么,恶警没办法只好把他给放了。高科是一名小学教师,只因为坚持信仰,不放弃修炼,就折磨的骨瘦如柴,体重原来180多斤,现在只有90多斤。他绝食83天,每天被强行灌食两次,强行坐铁椅子。孙少民、薛兴业等大法弟子绝食70多天,由于长期插管,食道都被插烂,鼻孔流血,红肿。恶警还扬言,“如果鼻孔插不了管,就在身体上打洞進行灌食。”灌食用的胶皮管50─60人用一根,根本没有消毒,管上全是血丝和脏物,用水一涮,再接着灌下一个人。长林子劳教把绝食的大法弟子关在监舍,从早晨一直到晚12点坐着,不让说话,不让睡觉,经常遭到暴徒的打骂。在这次绝食中,有30多名大法弟子闯出长林子劳教所大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18/43028.html

2001-09-16:据悉:长林子劳教所50名大法弟子大多数绝食20天后已开始進食,只有孙绍民(已绝食近80天)、高科(连续绝食75天左右)、徐乃文(绝食已15天)三人仍在继续绝食。近期内已有两名大法弟子在长林子绝食获得自由。一名绝食60天,于9月1日释放;一名绝食74天,于9月13日释放。

2001-03-29: 大法弟子孙少民因散发真象材料被抓,现已被非法劳教1年,被关押在哈市塘林劳教所。该所管教人员对待不“转化”学员强行体罚,每天面壁到半夜12点钟,打骂大法弟子是经常事。其妻也是大法弟子,在1月份某日几名警察非法强行砸开门,将其抓走并强行抄家,搜走大法资料并录像在当地电视台播放。当时家中有一个上大学的女儿和一个上小学五年级的儿子。

该弟子被非法关押至今,两个儿女无家可归,只好在亲属家暂住。

哈尔滨 呼兰监狱(原葛志监狱)联系资料(区号: 451)

2019-08-05: 黑龙江省检察院驻呼兰监狱电话:18686701297

2019-08-02: 黑龙江省呼兰监狱相关电话:
地址:哈尔滨市呼兰区腰堡乡803信箱,邮编150521
电话长途区号:0451 电话:0451-57307719、0451-57304738、0451-83345880、0451-57307931(集训队)
监狱长:马云飞(音)
政委:宋殿义
副监狱长:刘怀明(教育政委)
副监狱长:田金龙(刑罚)
狱政科长:孙旭 13763437000
刑罚执行科 科长 胥如野
监察室:
主任曲海 57307727 13244648000 18004663050
副主任李晔57307720 13100859993 18004663900 66366
吴树涛 18004663023
610办公室:
张兆云57307353 13155518555
杜鹏18004663457
医院监区副区长长滕东明13204621999
狱政科:
王东 科长 57307338 18004663331
教改科 杜鹏 18004663512
张兆云 18004663155
张树民 18004663777
赵殿君 18004663366
刘凤军 18004663999
刘怀明 18004663555
汪澄 18004663888
狱政管理科:
王东 18004663331
刘勇 18004663377
王秋实 18004663737
聂嘉禹 18004663899
包艳梅 18004663965
徐长海 18004663066
刘春辰 18004663003
严管队:
周传伟 18004663215
朱玉章 18004663747
狱内侦查科:
胥如野 18004663344
罗义军 18004663058
张洪玉 18004663332
张兴明 18004663521
姜海欣 18004663969

2018-04-19: 监狱长:马云飞(音)
政委:宋殿义
副监狱长:刘怀明(教育政委)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51)

黑龙江呼兰监狱(0451-57304738)
黑龙江省呼兰监狱副监狱长:0451-57304313
五监区一分监区(一分队)电话:0451——57307705
呼兰监狱通信地址:哈尔滨市呼兰区腰堡乡803信箱。邮编:150521
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地址:哈市南岗区汉广街79号 邮编:150080
电话:0451-6335924
每周三为局长接待日 电话:86316442,86342238,86342139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