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2-08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佳木斯市 >> 郑立彬(郑利彬,郑力彬), 男, 38

郑立彬(郑利彬,郑力彬)
2004年11月北京市海淀区马莲洼派出所非法撬门闯入民居,将大法弟子李旭鹏、郑立彬、马万里强行绑架。次日将他们关押到海淀区看守所; 郑立彬绝食十几天,多次被灌食,2005年元月2日,因郑立彬生命垂危被释放
个人情况: 佳木斯市正大集团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佳木斯
个人近况: 2010年6月1日 迫害致死 (null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3-04-28

郑立彬2000年至2003年期间遭受的迫害。(所有演示图都是郑立彬本人演示)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07-25: 郑立彬被迫害致死 妹妹控告恶首江泽民

佳木斯市法轮功学员郑立彬多次被绑架、劳教,遭受了中共当局的种种惨无人道的酷刑,于二零一零年六月一日离开人世,年仅三十八岁。二零一五年七月十六日,郑立彬的妹妹郑天丽向最高检察院网上举报中心投递了控告江泽民的控告书,以故意伤害罪、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起诉江泽民。举报密码qd4l4fcVasUElRc。

关于郑立彬遭受的迫害,请参考明慧网相关报道《历种种酷刑 郑立彬含冤离世(图)》、《佳木斯大法弟子郑立彬受迫害部分经过(图)》等等。

以下是郑天丽叙述的部分事实:

我两岁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是母亲一个人把我们兄妹辛苦抚养成人,哥哥为了帮助母亲分担生活的负担,提前辍学开始打工,接触了一些社会上闲杂的人,常常几天不回家,还在外面打架,母亲对他真是很操心。一九九四年哥哥二十二岁,开始接触法轮功。一九九四年十二月参加了李洪志大师在大连两个小时的亲自传功报告会,在报告会上李洪志师父当场祛病,祛病的方法就是让大家想一下自己的病或者是家里亲人的病。当时我哥哥想的就是我母亲的心脏病。我哥哥记住了治病那天的日期回家问我母亲心脏病好没好,我妈说好了,我哥问是什么时间好的,我妈说出的时间和他记住的日期一样,我哥又问我母亲是怎么好的,我妈说那天突然感觉心脏被拽走了,从此心脏病就好了。我哥哥从此坚定的走入修炼法轮功。

炼功前,我哥有鼻子严重出血的毛病,每天清晨起床时都出血,炼功后这个症状逐渐消失。哥哥炼功后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不再和社会上的人接触了,不冷漠了,脾气也好了,也不和我吵架了,变得总是笑呵呵,也愿意帮助别人了,天天按时上下班。那时哥哥在佳木斯正大集团工作,领导很器重他,亲戚朋友都喜欢他,那是我们一家三口最幸福的五年。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后,我哥哥怀着简单而单纯的想法两次去北京,想用自己亲身经历告诉政府法轮功是多好的功法,他因为修炼法轮功如何受益。没想到这也正是我家噩梦的开始:我哥哥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劳教关进佳木斯劳教所;二零零一年十一月被关进北京团河劳教所二年半;二零零四年再次被关进团河劳教所,被迫害的生命垂危送回佳木斯。在佳木斯中医院诊断肝脏大于正常十八厘米,脾大于正常二十五厘米,医生告诉我准备后事,顶多活一年半载的。我无法理解,我哥哥一医生告诉我准备后事,顶多活一年半载的。

我无法理解,我哥哥一直身体都很好,比周围人身体都好,怎么会这样?那年我哥才三十二岁。二零一零年五月八日我哥住进佳木斯肝病医院二十二天后,于六月一日死亡,年仅三十八岁。我哥住院期间,我开始详细了解法轮功。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人有什么不好?能伤害到谁?为什么国家这么残酷的对待法轮功修炼者?我哥哥炼法轮功,李洪志师父还把我母亲的心脏病治好了,当今世界谁有这个能力?我哥哥原来生活无目标经常打仗,法轮功使他浪子回头,变成领导器重朋友喜欢的人。希望国家政府能真真正正的来了解一下法轮功。我真的不理解就因为他成为一个好人才把他抓起来,才给他用各种酷刑吗?!我真的不理解江泽民为什么要对这样一群好人采取非人道的迫害。

我母亲今年七十四岁,这场迫害使我母亲老年失去儿子,哭的双眼看不清东西。从我哥去世到现在,我母亲还是经常一个人流泪,不让我看见。我又是怎样的心情——哥哥他在北京遭多次毒打高压电击,在团河劳教所被打不明药物导致肝脾严重受损。我哥哥就是生前反复被非法抓捕,多次被毒打上刑关押才导致他死亡。如果没有这场迫害,我哥哥绝不会死的,我妈妈已经哭的眼睛接近失明。所以我要控告首恶江泽民,它是罪魁祸首,必须追究它刑事责任,将其绳之以法。

以下是我哥哥郑立彬被劳教被酷刑的经过:

二零零零年六月二日,一百七十名法轮功学员在佳木斯四丰山水库召开修炼心得交流会,遭到警察重重包围。交流会结束后,郑立彬等七、八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至佳木斯看守所。在看守所,郑立彬绝食抗议邪恶的迫害,看守所副所长李德权等人对他强行灌食,拿竹板撬他的牙齿,竹板被咬断,就用断了的竹板在他的嘴里拧来拧去,顿时血肉模糊,血不断的流了出来,灌食无法进行,恼怒的警察们强行给他戴上手铐、脚镣,抻成“大”字形锁在床上、地板上二十多天,并注射了不明药物。二十多天后,郑立彬被强行送入佳木斯市西格木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更多详细叙述见明慧网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七日文章《佳木斯法轮功学员郑立彬受迫害部份经过》)

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二日,郑立彬在北京市石景山区永乐小区与周根正夫妇和江涛、钟洋等十余人在学法交流时被特务跟踪,警察开来多辆警车将他们强行拖上车,套上头罩,秘密押入安全局看守所,用残酷的暴行逼迫大法弟子说出组织者。他们被互相隔离,每人一屋,二十四小时捆绑在椅子上,北京市劳教局新安劳教所副所长李静、队长程翠娥、焦学先等人,手拿好几根电棍,电击他们,惨叫声不绝于耳。连续很多天晚上都是这样对待他们。郑立彬和许多学员被折磨得奄奄一息。最后又连续三次对郑立彬进行高压电击,把郑立彬的双手铐在椅子上,两根十万伏电棍轮流进行电击,每次长达一小时。郑立彬的手上、身上、腋下、下颌、腿的内外侧到处是电击伤。手被铐得严重肿胀,自己不能解裤带。此后,他的心脏经常出现抽搐性绞痛。当时知道(参与)此事的国安人员有:张海涛、张延超、吕峰、石磊、许军、张志强。

二零零二年十月在团河劳教所郑立彬写控告,控诉在北京安全局遭受的精神及肉体上的迫害,控告原北京新安女子劳教所副所长、现团河劳教所副所长李静,新安女子劳教所三大队长焦学先、二大队长程翠娥。在北京市劳教局工作人员到劳教所了解吸毒贩毒一事的时候,郑立彬将诉讼状交给其中两位领导,让其转呈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劳教所警察把他拽到办公室戴上手铐,姓杨的小队长殴打郑立彬郑立彬一直问他们凭什么执法犯法。几个警察将他拖到大厅,鞋都拖掉了。在拖拉中,郑立彬蹬到了杨队长的腿,以此为由,六、七名干警一起围住郑立彬疯狂殴打,然后把他捆绑在一块床板上一下午,使其身体一动不能动。当时,郑立彬被打得浑身是伤,到处青紫。经医院检查,确诊为脊柱软组织损伤。造成长期疼痛,功能障碍,当时卧床不起一个多月。郑立彬被打后,正念正行,恶警害怕自己吸毒贩毒一事被揭露,大队长赵爱国向郑立彬赔礼道歉。

二零零三年四月在北京团河劳教所郑立彬劳教期满,当时团河劳教所没有转化的法轮功没有一例到期释放,都被加期。已经给他凑材料准备好了加期,新调去的副所长李静知道郑立彬在起诉他,就想尽办法要把他送回佳木斯本地关押。

二零零一年年七月十七日,中央电视台制作“焦点谎谈”节目“抛尸案”栽赃法轮功,使迫害法轮功升级,煽动世人仇恨法轮功。北京市公安局警察对郑立彬进行惨绝人寰的电击逼供、酷刑殴打。郑立彬拒不配合制作节目。在后来中央电视台播出的节目中,出现的郑立彬的部份镜头,那是他当时揭露被酷刑迫害的画面,被当局利用来欺骗世人。

二零零三年四月十七日,郑立彬被送回佳木斯劳教所。在回来的前一周,团河劳教所把他送到集训队隔离,怕他和法轮功联系把里面迫害法轮功的消息带出来。临走的时候,郑立彬向团河劳教所索要被非法没收的大法书籍、法律书籍和衣服裤子,以及被殴打后的X光片子。管理科科长任宝林不给,搪塞说:“你回去后给你寄去。”

二零零三年四月十七日,佳木斯向阳派出所所长张宏光和另一名警察将他接回佳市,骗送到佳木斯劳教所。佳木斯劳教所管理科科长许恒基非法接收,继续迫害。郑立彬质问大队长刘洪光:“为什么非法关押我?”郑立彬被仰卧铐在弹簧床上不能起来,双手分别铐在床的两侧三个多月,造成脊柱变形。郑立彬的物品被刑事犯于海洋、邱洪彬等哄抢。郑立彬绝食抗议,多次找驻所检察官王洪明要求提起公诉,起诉劳教所与公安机关。检察院的监查告诉他回家再诉,并说这是领导的决定。郑立彬在佳木斯劳教所又被关押了三个月零十九天才被释放。当时,当地派出所警察因我哥不放弃修炼,还刁难我签字担保才放人。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半夜一点,北京市海淀区马莲洼派出所警察非法撬门闯入民居,将大法弟子郑立彬、马万里强行绑架。第二天把他们关押到海淀区看守所。郑立彬拒穿看守所的坎肩,四监区警察张东升对其进行人身攻击,把他摔倒拖出二十多米远。三天后,恶警因郑立彬绝食抗议迫害,对其进行强行灌食,造成其鼻、口、耳朵大量出血。因出血过多,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日,海淀去看守所警察把郑立彬送往北京市公安医院救治。十二月二十三日,郑立彬生命垂危,公安医院给海淀看守所和海淀区公安局国保处下病危通知。十二月二十七日晚,海淀区国保处用救护车将其转移到三零九医院,每天四个保安,三个警察轮番看管。在病危期间,北京公安机关没有向家属及当地公安机关告知郑立彬病危情况。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北京海淀公安国保处用救护车将其送到北京火车站,在火车上交给佳木斯公安机关办事人员,也没有向公安人员交待其病危情况。当时三十二岁的人,看起来象七十多岁了,惨不忍睹。

二零零五年一月一日,佳木斯国保大队陈万友不顾郑立彬的生命危险,还把郑立彬关进佳市看守所,看守所不接收,陈万友向并向看守所承诺出事他负责。在看守所拒收的情况下,一月二日佳木斯中医院大夫说郑立彬活不了多长时间了才把郑立彬放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7/25/郑立彬被迫害致死-妹妹控告恶首江泽民-312993.html

2011-02-05: 历种种酷刑 郑立彬含冤离世(图)

佳木斯市法轮功学员郑立彬遭受了中共当局的种种酷刑,其酷刑手段之卑鄙下流实在是丧尽天良。中共当局用来栽赃陷害法轮功的“抛尸案”,郑立彬先生是知情者,当局为封其口,对他实施的酷刑更是令人发指,导致郑立彬多次出现生命危险,最终于二零一零年六月一日离开人世,年仅三十八岁。

郑立彬是佳木斯市正大集团职工,一九九四年修炼法轮功后,“真、善、忍”的法理使他更加明白了人生的真谛。在工作和生活中,他按“真善忍”要求自己,淡泊名利,乐于助人,深得领导、同事和亲朋好友的喜爱与器重。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发动对法轮功学员的全面迫害,一时间成千上万的炼功人被非法抓捕、抄家,在大法修炼中身心受益的他,深知大法的珍贵,面对铺天盖地对法轮功的诬陷,郑立彬一直坚定的走在修炼的路上。

十一年来,在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的腥风血雨中,郑立彬多次遭受绑架、非法关押和劳教,几经邪党黑窝残酷迫害,曾被注射不明药物,身体多次出现生命危险,奄奄一息。曾在佳木斯劳教所、北京市安全局看守所、北京市第一看守所(七处)、北京市团河调遣处、北京市团河劳教所、北京市海淀区看守所、北京市公安医院、北京市309医院(部队医院)等部门,遭受过惨绝人寰的迫害。郑立彬曾长期多次被连续高压电击折磨、被邪党电视台栽赃陷害、被关在黑屋子里十七天等,长期承受巨大的精神压力与肉体摧残。

巨难中,郑立彬以金刚般的意志,用自己的生命实践他所信仰的“真、善、忍”。

揭露央视栽赃陷害的内幕

二零零一年七月十七日,中共恶党操控的“焦点谎谈”,炮制出了栽赃法轮功的又一伪案,即后来被中共恶党广泛炒作的“通州抛尸案”。这是继“天安门自焚伪案”后中共邪党对法轮功迫害升级,煽动世人仇恨法轮功,为血腥镇压制造借口的又一欺世谎言。郑立彬作为当年被恶党“焦点谎谈”节目栽赃的“抛尸案的当事人”之一,顶住了暗无天日的电击逼供、酷刑殴打,拒不配合制作节目。而在后来中央电视台播出的节目中,出现的郑立彬的部份镜头,那是他当时揭露被酷刑迫害的画面,却被当局利用来欺骗世人。

郑立彬历经了三年多的非法关押折磨后,终于拖着被中共恶党迫害得几乎无法自理的身体,重获了自由。作为唯一一个获得自由的知情者,郑立彬把当年的黑幕在明慧网上进行了曝光,揭穿了中共恶党的欺世谎言。(更多详情见明慧网2005年7月24日的文章“三年监禁九死一生,一朝自由揭露内幕”)

集体闯出魔窟

二零零零年六月二日,一百七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在佳木斯四丰山水库召开修炼心得交流会,遭到中共警察的重重包围。交流会结束后,郑立彬等七、八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至佳木斯看守所。在看守所郑立彬绝食抗议邪恶的迫害,看守所副所长李德权等人对他强行灌食,拿竹板撬他的牙齿,竹板被咬断,就用断了的竹板在他的嘴里拧来拧去,顿时血肉模糊,血不断的流了出来,灌食无法进行,恼怒的警察们强行给他戴上手铐、脚镣,抻成“大”字形锁在床上、地板上二十多天,并注射了不明药物。二十多天后,郑立彬被强行送入佳木斯市西格木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更多详细叙述见明慧网2005年2月27日文章“佳木斯法轮功学员郑立彬受迫害部份经过”)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三日郑立彬等十一名法轮功学员从西格木劳教所集体正念闯出,此举引起了中共政法委书记罗干的震怒,罗干亲自赶到黑龙江下令:“抓住这些人就打死”,同时发出了全国通缉令。在当时那种到处布满了红色恐怖的邪恶形势下,法轮功学员能集体闯出劳教所对于邪恶来讲真是致命的一击。

郑立彬正念闯出劳教所后,使他的家人也承受了极大的精神压力:郑立彬的妹妹当时在沈阳工作,佳木斯市向阳分局国保大队长崔荣利(已遭恶报死亡)奉命赶到沈阳威胁郑立彬的妹妹,企图探听郑立彬的下落并监听其妹妹的电话;佳市公安局还派人去山东省东阿县郑立彬的一个亲属家骚扰等。

酷刑难移金刚志

郑立彬从佳木斯劳教所正念闯出后为躲避恶党人员的追捕,开始了流离失所的生活。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二日在北京市石景山永乐小区不幸被北京市国家安全局再次绑架,当时一起被绑架的还有同样被迫流离失所的周根正等法轮功学员。

被安全局绑架后,警察连续三天三夜对郑立彬进行审讯,不许他睡觉。在无任何理由的绑架及非法审讯中,郑立彬拒绝回答问题并绝食抗议迫害。三天后,郑立彬被蒙上眼罩拉到北京远郊的一个别墅。在别墅二楼,六、七个国安人员把郑立彬捆绑在椅子上强行灌食。时任北京市劳教局新安劳教所副所长李静、队长程翠娥、焦学先等人,为逼其转化、说出他人的情况,对郑立彬进行长时间的电击等酷刑迫害及人格侮辱,每次电击都电到几根电棍没电为止。多次长时间的高压电击造成郑立彬的心脏经常出现抽搐性绞痛。

为了摧毁他的意志,把他关在终日不见阳光,不辨时日的黑屋子里十七天,对于这一切迫害郑立彬都坚决不配合。最终安全局因得不到任何线索,只好在二零零一年三月九日将郑立彬遣送回佳木斯,非法关押在佳木斯市西格木劳教所。在劳教所,郑立彬被关进小号一个月,小号内的环境恶劣,冰冷潮湿,没有床铺被褥,郑立彬的身体受到严重摧残,造成下身溃烂。(酷刑演示图均为郑立彬本人演示,详见后附的“佳木斯法轮功学员郑立彬受迫害部份经过”)

郑立彬同时被绑架的周根正等法轮功学员在北京市安全局的高强度突击洗脑下,提到郑立彬曾对他讲过有人死在上访途中的消息,因此北京市安全局认为郑立彬在编造所谓“抛尸案”上有重大利用价值。二零零一年四月十七日,北京市安全局将正在被佳木斯劳教所迫害的郑立彬紧急调回北京,被秘密关押在北京市安全局看守所,又开始进行新一轮的电击、殴打,逼他妥协、配合恶党宣传机器的造谣宣传。

二零零一年五月中旬,预审处来人,要郑立彬拍录像,被他拒绝。大约16、17日,看守所刘姓科长和值班干警吃完早饭,就把郑立彬带到谈话室,把他摔倒在地上,踩在脚下,多人使用电棍,对他进行疯狂电击,强迫他写转化材料,因为郑立彬拒写“转化书”,一直被折磨到中午。后来,刘科长找来纸、笔、和字典,要求郑立彬在午休时将材料写完。下午一点后,刘姓科长对郑立彬说:“逼你写转化,不是我的意思,是上面的意思,我这样年轻混上科长也不容易,得干出成绩来。”见郑立彬仍然不写,几个警察又一番拳打脚踢加上电击,姓刘的科长,将两根电棍交叉插在郑的腋下,突然放电,郑立彬当时心脏狂跳不止,马上就要呕吐,痛苦可想而知。

周根正等另外的三名法轮功学员被作为“所谓的抛尸当事人”,邪党部门对他们进行了高压洗脑、电击等酷刑审讯,长期的折磨使他们神志不清,极度恐怖,最后在“配合做节目就放人”的谎言中,已经承受到极点的学员被邪党利用来录制了所谓通州抛尸案的焦点谎谈节目,充当了欺世骗人的工具。后来周根正身体逐渐恢复,良知也开始复苏,清醒过来的周根正很快向恶党当局表达了对被诱骗做伪证的抗议,要求所有的录制节目作废,然而,已无人理会,并很快的被判了十三年的重刑转到边远地区服刑。接着所有“当事人”纷纷被判大刑投入外地服刑。唯独因郑立彬不承认中共邪恶的陷害栽赃,没有理由对他起诉,而被非法送入北京市团河劳教所劳教二年。

在被送入团河劳教所之前,郑立彬又曾被转送至北京市第一看守所(七处)和北京市团河调遣处,在那里,郑立彬处在封闭的环境中,承受了巨大的精神压力。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七日,郑立彬被非法劫持到团河劳教所遭受洗脑迫害。北京市团河劳教所是邪党迫害大法学员最残酷的地方之一。在两年暗无天日的监禁看管中,团河劳教所所长李爱民及七大队的恶警们害怕郑立彬把他们给吸毒劳教犯贩卖毒品的事向外界曝光,找借口就迫害他,对他进行疯狂殴打,试图彻底摧毁他的意志。郑立彬采取各种方式制止邪恶迫害行径。他拒绝参加奴役劳动,拒绝团河劳教所一切规定和安排。坚决不出操,一有机会就和监室的犯人讲真相。

团河劳教所对没有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到期后不释放,都被加期。郑立彬两年非法劳教到期后,为掩盖对他的长期非法关押和恐怖洗脑,所以大队正在给郑立彬凑材料,准备给他加期。当时郑立彬以诉状的方式广为曝光劳教所的罪恶,新调来的副所长李静(原新安女子劳教所副所长)因新官上任急于树形象,害怕郑立彬起诉他,就想尽办法破例把他遣送回佳木斯。

二零零三年四月十七日,佳木斯向阳派出所所长张宏光和另一名警察将郑立彬接回佳市后,骗送到佳木斯劳教所。佳木斯劳教所管理科科长许恒基非法接收,继续迫害郑立彬郑立彬被关押在暗无天日的小号里,被铐在“死人床”上仰卧不能起来,双手分别铐在床的两侧三个多月,造成脊柱变形。郑立彬绝食抗议,多次找驻所检察官王洪明要求提起公诉,起诉劳教所与公安机关。检察院的监察告诉他回家再诉,并说这是领导的决定。郑立彬在佳木斯劳教所又被关押了三个月零二十天才被释放。当地派出所因郑立彬不放弃修炼,刁难郑立彬的家人签字担保才于二零零三年八月七日将郑立彬释放回家。

重重魔难无所惧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份,郑立彬到北京找工作暂住在海淀区法轮功学员李旭鹏的寓所。十一月二十七日半夜一点多钟,法轮功学员郑立彬、李旭鹏和马万里正在熟睡中被十多名马莲洼派出所警察非法撬门闯入民居,三人被蒙上头罩拖到警车上强行绑架,房间内的打印机、光盘、真相传单等被抄走。(更多详情见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一日明慧网文章“他们是否预谋摘取我的器官未果?”)

在马莲洼派出所和海淀区看守所,法轮功学员郑立彬、李旭鹏和马万里三人都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李旭鹏曾经昏死过两次,被送往医院急救,后来苏醒。郑立彬被恶警殴打,造成耳膜穿孔,几乎没有听力。在非法审讯中郑立彬拒绝回答一切问题并绝食抗议对他的非法绑架和迫害。在海淀区看守所郑立彬多次被灌食,看守所的警察、犯人、大夫都参与了对郑立彬的野蛮灌食。在灌食过程中,因郑立彬尽力抵制,强烈的挣扎造成他的口腔、鼻腔、耳朵同时大量出血,身体极度虚弱。第二天海淀区看守所警察将郑立彬送到北京市公安医院,公安医院里的恶警用脚镣子、手铐将郑立彬锁在床上,每天注射十多瓶不明药物,从早上九点一直输液到深夜,大约持续十多天。十多天以后,药量减少到六、七瓶左右。公安医院的大夫还强行对郑立彬抽血检查,要求手术,希望他能配合手术并在手术单上签字,郑立彬没有同意。(回家后郑立彬看到媒体报导邪党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他觉的邪党人员曾预谋摘取他的器官,后来由于某种原因放弃了。)在公安医院期间,郑立彬的手脚一直都被锁在床上。十二月二十七日,海淀区国保处又将郑立彬转到北京三零九医院(部队医院)。在三零九医院,他们还要强行给郑立彬输液,被他拒绝。

十二月三十一日,海淀区国保见郑立彬已生命垂危,又给他注射了一些药物,用部队救护车送到火车站,抬上火车,由当地公安把他劫持回黑龙江省佳木斯市。

到佳木斯市已是二零零五年一月一日,佳木斯国保大队恶人陈万友不顾郑立彬的生命危险,将郑立彬又绑架到佳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并向看守所承诺:出事他负责。在看守所拒收的情况下,一月二日才将生命垂危的郑立彬释放回家。

以上部份涉及的迫害细节、具体实施迫害的责任人及恶言恶行等描述在明慧网上都已登出,在此不再详述
英年早逝 正气永存

二零零五年夏季,郑立彬与二名法轮功学员去佳木斯市郊区发真相时被桥南派出所绑架,警察将他们分室非法审讯,恶警把郑立彬打的浑身青紫,脸也被打破了,郑立彬随身骑的摩托车被强行非法扣押,当天郑立彬走脱。

由于郑立彬长期遭受邪党在肉体和精神上惨绝人寰的酷刑迫害和高压承受,特别是在北京市公安医院期间每天被注射十多瓶不明药物,使他身体受到了极大的摧残。据他的家人讲,从监狱回家后,他的身体一直处于疼痛的折磨与煎熬中,经常在家中没人时疼的翻滚。特别是离世前半年的时间里,他的肚子胀的很大,行走困难,承受了很多痛苦。

看着郑立彬的生前照片,令人感触颇多,一个年轻健康、聪明乐观的生命,历经世间一切的苦难,而那份对“真、善、忍”大法的坚信依旧岿然不动,虽短暂却又浓缩了生命真正意义的一生!很难想象他因为坚持信仰而承受了多少艰难,遭受了多少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所遭受的一切都是为了世人能认清中共邪灵欺世的谎言,为了众生能得救。法轮功学员不惜生命的付出,期盼换来更多生命的觉醒,为世间的良知撑起了一片希望的天空,希望更多生命能够得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2/5/历种种酷刑-郑立彬含冤离世(图)-235898.html

2007-03-11:通过收看国际媒体报导,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这引起我回想起一次迫害的经历:他们是否预谋摘取我的器官未果?当时我被劫持在北京市公安医院每天被注射十多瓶药物,随后大夫告诉我“脾大”,要求手术,免费。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份,因人介绍我到北京找一份工作,于十一月二十三日到京,居住在海淀区大法弟子李旭鹏的寓所,在第四宿下半夜一点多钟我熟睡中,几个穿黑衣服的警察偷袭进来,没点灯,突然趴在我身上绑架我。

这时我在梦中才惊醒,随后强盗警察们开亮了灯,我朦胧中才发现一帮警察十多名已在屋里站满了。由于数名警察挤压在我身上,造成我身体软组织疼痛,这些警察什么都不管,又用手铐反铐着我,用事先安排好的摄象机与照象机对我与同室的李旭鹏、另一室的马万里进行摄录与照像,随后将穿着睡衣睡裤的我,穿着短裤的大法弟子马万里和李旭鹏分别蒙着头罩,拖到警车上,绑架到马莲洼派出所。

当时已是午夜二点多。邪党恶徒们开始对我进行非法审讯,我问他们:为什么抓我,凭什么抓我?不法警察支支吾吾地说不出来,我拒绝他们的一切问题。一直持续到次日早晨八点钟以后,恶警强行把我们三名大法弟子分别戴上头罩,劫持到海淀区看守所。

到看守所,相应而来的邪恶迫害又开始了。把门的武警叫强迫我们蹲下喊“报告”,强迫照像、强迫穿看守所的“号坎”,遭到我一一拒绝后,把我带到四监区送到一个监号里,由二名刑犯上来欲搜身,被我制止后,一名刑犯便朝我两腿上踢了两脚,当时两个腿被踢青,随后又给我换了一个监室。

当时海淀区国保处邪党人员对我非法提审,因我不穿“号坎”,四监区警察张东升对我进行人身攻击,将我摔倒,把我在走廊地上拖出二十多米远。

我拒绝他们非法提审,我绝食抗议他们对我绑架、无理迫害。

三日后,看守所的警察、犯人、大夫对我进行强行灌食,警察将我捆在一个带有约束带的床上,由犯人和警察共同强行按着我,因为我不配合,他们用张口器撬嘴,用注射器往嘴里注水。在我尽力抵制的同时,他们对我头部强力的挤压、野蛮地鼻饲,将鼻饲和鼻子之间来回拽动。我把鼻饲管咬住,大夫将鼻饲管从嘴角处剪断,另一处从鼻子处拽出,造成我口腔、鼻腔、耳朵同时大量出血。因我强烈的挣扎,邪党人员们用药棉把我耳朵鼻子塞住,并派全监号的刑事犯人轮流值班,不许睡觉,叫犯人擦血、换药棉、止血,一有情况及时汇报。

第二天看守所的警察把我送到北京市公安医院,到公安医院后,对我强行抽血,我当时身体极度虚弱,抽两针管血,又把我弄到地下室,用脚镣子、手铐子锁在床上,对我身体进行外伤检查。当时医院都留有记录,公安医院还要对我注射,我不配合医院对我的药物注射,他们输几次输不进去。

接着公安医院一个姓丁的,一个姓马的两名恶警,把我的脚用脚镣子紧紧地勒住,锁在床上,两手举过头,用手铐锁在头顶的护栏上,将我身体抻直,一点不能移动。在腿上输液,注射十多瓶不明药物,从早上九点一直输液到深夜。

因为我身体被突然间输入大量的水,两副脚镣子、手铐将脚腕子、手腕子全部勒肿,疼痛难忍,小便也不给解开,他们就让往床上尿,尿湿后一直溻着。半夜的时候,疼的我高声喊值班的,叫其把铐子解开,还是不给松绑,同一病房的人也睡不好觉,我多次叫喊后,强制我在第二天吃饭上签字,才给我松一松铐子,也没有解开。

次日又领我去做一个透视,每天还继续注射十多瓶药物,大约持续十多天。十多天以后,药量减少到六、七瓶左右。

随后,内科大夫告诉我检查后,脾大,要求手术,希望我能配合,否则影响肝功能,要求我签字。我说:要签,你们签或者让我家属签。我又说:没钱;大夫说看守所给拿钱。

我心里产生疑问,看守所为什么能为我拿钱手术?因为我在以前几次被迫害当时,都进行过身体检查,我在北京安全局看守所也被抽过血,也做过身体检查,在北京市七处看守所也做过检查,团河医院也做过身体检查。在这之前我也多次遭到过绑架。而我修炼法轮功十多年以来一直没打过针、吃过药,身体没有这方面的疾病;公安医院却说我肝、脾、胆均有毛病,还要免费给我治疗。

外科大夫也来找我,让我在手术单上签字,我没有同意。十多天以后,公安医院外科告诉我:已经给办案单位下病危通知书,你这个身体如果不手术,顶多不会超过二年。

在公安医院期间,我一直手脚都被锁在床上,二十五天以后,那是十二月二十七日,海淀区国保处又将我转到北京三零九医院(部队医院)。在三零九医院,他们还要强行给我输液,均遭到我拒绝。

到十二月三十一日,他们看我已生命垂危,又给我注射了一些药物,用部队救护车给我送到火车站,由两名保安,抬我上火车,由当地公安把我劫持回黑龙江省佳木斯市。

到佳木斯市是05年元月1日,由当地国保队陈万友把我又绑架到佳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并向看守所承诺:出事他负责。第二天,到医院检查,肝和脾肿大,胆正常。

我以前身体一直都健康,只有在北京市公安医院每天被注射十多瓶不明药物,在这次迫害后,身体才出现这种状态,直到现在也十分疼痛。看到媒体报导邪党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我觉的他们预谋摘取我的器官,后来由于某种原因放弃了。

希望国际社会及人权组织能走进法轮功学员当中了解事实真相。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11/150538.html

2005-05-06: 1999年底,法轮功学员郑立彬的妹妹被陈万友勒索500元。
恶警陈万友利用职务之便敲诈勒索,金额巨大,严重侵害了众多受害者的合法利益,其行为如同土匪、黑社会恶霸,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已触犯刑法的有关规定。

2005-01-10: 2004年11月27日晚零时后,北京市海淀区马莲洼派出所非法撬门闯入民居,将大法弟子李旭鹏、郑立彬、马万里强行绑架。次日将他们关押到海淀区看守所。
大法弟子郑立彬拒不配合邪恶,拒穿看守所号坎(看守所的坎肩),4监区警察张东升对其進行人身攻击,将其摔倒,拖出二十多米远。
3日后,恶警因郑立彬绝食抗议迫害,对其進行强行灌食,造成其鼻、口、耳朵大量出血。因出血过多,12月2日,恶警将郑立彬送往北京市公安医院救治。23日,因郑立彬生命垂危,公安医院给海淀看守所和海淀区公安局国保处下病危通知。27日晚,海淀区国保处用救护车将其转移到309医院,每天四个保安,三个警察轮番看管。在病危期间,北京公安机关没有向家属及当地公安机关告知郑立彬病危情况。
12月31日,北京海淀公安国保处用救护车将其送到北京火车站,在火车上交给佳木斯公安机关办事人员,也没有向公安人员交待其病危情况。当时,30多岁的人,看起来象70多岁了,惨不忍睹。
2005年元月2日,因郑立彬生命垂危被释放。

2004-12-31: 日前被非法抓捕的北京大法弟子李旭鹏、郑立彬、马万里三人在北京海淀分局看守所暴力摧残,郑立彬被殴打至耳膜穿孔。李旭鹏、马万里已闯出看守所。
2004年11月26日晚或27日晨,李旭鹏、郑立彬、马万里在北京市海淀区马连洼街道所属的竹园小区15号楼3单元601(所租房屋)内被马连洼派出所警察非法抓捕,屋内的打印设备、大量传单、光盘被抄,损失严重。三人被关押在海淀分局看守所。
一个月之后,李旭鹏、马万里被释放,郑立彬被送回黑龙江当地。他们三人都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李旭鹏曾经昏死过两次,都被送往医院急救,后来苏醒。郑立彬被恶警殴打,造成耳膜穿孔,几乎没有听力。郑立彬为抗议迫害,绝食十几天,多次被灌食,灌食过程中造成鼻孔大量出血,身体非常虚弱。

2004-12-23: 11月26日晚或27日晨,李旭鹏、郑利斌、马万里在北京市海淀区马连洼街道所属的竹园小区15号楼3单元601(所租房屋)内被抓捕,屋内的打印设备、大量传单、光盘被抄,损失严重。现三人被关押在海淀分局清河龙岗路25号。

2004-12-01: 几名北京大法弟子遭绑架
11月27日夜或28日晨,北京大法弟子李旭鹏,郑利彬,小马被马连洼派出所在所租房内被抓。之后不久,北京大法弟子白少华等被抓。

2004-02-21: 2000年6月2日四丰山法会,陈万友亲自参与策划、组织和指使手下前后绑架了陈乃忠、霍金平、郑立彬、牛進平(男,北京)、张连英(女,北京)、王玉芳、乔艳萍等20多位法轮功学员。连夜刑讯,酷刑折磨数日后非法劳教10多名法轮功学员,其余的非法关押多日勒卡钱财后释放。罗织罪名编撰材料上报省厅和北京,邀功请赏。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3/16/70094.html

2003-04-21: 在团河被强制劳教的大法弟子煤炭学院讲师刘金杜、水利部某局的副处长王国兵以及沈阳的于明、黑龙江的郑立彬、上海的陆伟栋、北京的王艳方等均因坚持信仰被劳教所不断迫害并以种种借口延期十个月。

2003-02-18: 郑立彬,男,31岁,家住黑龙江佳木斯。目前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市团河劳教所,解除日期为2003年4月16日左右。郑立彬在劳教所内坚持修炼大法。目前,郑立彬正面临進一步的邪恶迫害,情况十分危急!

1999年7月,为请政府从正面了解法轮功,郑立彬来到北京证实大法,结果被非法关押。直至2000年初,看守所向他的家人勒索了几千元后才放人。经济掠夺给原本贫寒的郑立彬一家增添了巨大负担。郑立彬两岁时父亲过世,孤苦伶仃的母亲将他和妹妹艰难地拉扯大,家里生活得十分凄苦,几乎没有什么经济来源。
2000年6月,他再度被非法抓捕,送入佳木斯劳教所。在那里的大法弟子们受尽凌虐,竟然只给吃鸡饲料!2000年底,郑立彬等10余名大法弟子走出魔窟。2001年2月20日左右,郑立彬、周根正、钟洋等10余人在北京学法交流时被特务跟踪,恶警开来多辆警车将他们强行拖上车,套上头罩,秘密押入安全局看守所(一幢别墅,红色大门),用残酷的暴行逼迫大法弟子说出所谓的组织者。恶警们将大法弟子互相隔离,每人一屋,24小时捆绑在椅子上,并从北京市女子劳教所调来几名警察(劳教所所长李静(男)、队长焦学先(女)等三人)和几名“帮教人员”。白天,焦学先身为女性人民警察,不知廉耻地命令“帮教人员”往大法弟子的身上、衣服里、鞋里、屁股下等处塞污蔑大法的纸条,進行精神刺激,从早到晚逼迫大法弟子听造谣的鬼话,不听就拿书抽打。焦学先经常对男大法弟子说一些不堪入耳的流氓话;晚上,李静喝得醉熏熏的,手提数根电棍,开始疯狂电击大法弟子,惨叫声不绝于耳!连续很多晚上都是如此。酷刑使包括郑立彬在内的许多学员被折磨得奄奄一息。
2001年3月,安全局得知郑立彬在佳木斯劳教所还有劳教期,便将他遣送回当地劳教所。佳木斯劳教所把郑立彬投入小号,進行非人折磨。每天只给窝头咸菜,只让睡冰冷的地面…还派犯人严密监视他的一举一动。2001年4月,北京安全局又将他遣送回北京市公安局七处,欲将精心渲染的抛尸案强加给法轮功,又对郑立彬等大法弟子進行了残酷迫害逼供。2001年底,郑立彬被非法判处劳教一年半,关在臭名昭着的团河劳教所继续迫害。三年来,为了证实真善忍佛法真理,向世人揭露邪恶,郑立彬受尽了无端的牢狱迫害和电刑,心脏受到严重损伤。他的家人悲痛欲绝,特别是一生孤苦的老母亲,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已神志恍惚。

目前,在大法弟子郑立彬临近解教之时(2003年4月16日左右),团河劳教所欲对其進一步迫害试图逼迫其放弃信仰。据悉,团河劳教所不法警察对郑立彬延长劳教期10个月的陷害材料正紧锣密鼓地拼凑着。另外被团河劳教所劫持的大法弟子李旭鹏(2002年3月劳教期满)等也被恶警威胁恐吓,欲以强制手段逼迫李旭鹏写出所谓的“转化书”,其处境极其险恶!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2/18/44771p.html

2002-04-19: 到了派出所后,我看见一个敞开的房间里坐着功友郑立彬(现被关押在北京团河劳教所),他是在我讲话时拿走我书包的。我被带到一个房间,刚刚坐下,我想起书包里还有大法的书,我必须要回来,我就走進那个房间。书包和功友的身上都是土,我知道这一定是恶警们干的好事!我对警察说:“书包是我的,还给我!”警察问郑立彬是不是,他说:“是”,我拿过书包,先将电话本撕了个粉碎。警察将郑立彬带了出去,随后進来几个警察问我叫甚么,哪儿来的,我告诉他们,叫大法弟子,是天上来的。恶警翻到了我的身份证,问是谁叫我来的,我告诉他们自己来的,法律没规定佳木斯不许来。这时一个长着一双鹰一样凶恶眼睛的恶警走進来,对我说:“像你这样的一定是炼了七、八年至少也是五年。”我说:“两年多。”他怀疑地看着我说:“不可能”,接着他坐在铐着我的床上看着我,开始挑釁似地骂师父,我大声冲他说:“你闭嘴!”他瞪着眼没敢再胡说。当我说完这话时,就感到一股热流从头灌到脚。...一天郑立彬也在女队新楼外劳动,他看见我站在窗户边,就掏出100元想从窗缝塞進来,我摆手不要,男管教喊他,他示意只是要给我钱。这时那个叛徒又撩开窗簾看见了,报告了刘亚东,刘亚东冲出楼,揪住郑立彬就连推带打,疯狂到了极点。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4/17/28528.html

2000-12-28: 大法弟子陈乃忠,郑力彬因参加四丰山几百人的大型法会被送進看守所两人绝食数天生命垂危。陈乃中被家人接回数日后,无任何原因从家中抓走直接送進劳教所。郑力彬因家中无人接,向阳分局执意不许别人接,几日后无任何理由送劳教所。该大法弟子现已逃出魔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2/28/6096.html

2000-09-20:黑龙江佳木斯被劳教的部分学员名单


男: 刘俊华 32岁 工程师 女: 富秋莲 40岁 工人 吴玉丽 40岁
孙文龙 26岁 个体 锁兰英 干部 曹---- 29岁 工人
孙兆海 工人 王玉红 个体户 王立艳
陈乃忠 58岁 干部退休 李铁志 兰桂芝 51岁
黄敏 56岁 讲师 徐沂 39岁 许桂华 工人
郑力宾 28岁 刘雪杨 会计 田玉芝 52岁 干部
马学俊 46岁 处长 张炎 38岁 干部 富凤兰

女: 张阁玫 32岁 干部
王红巧 41岁
于小青 41岁 职员
乔艳萍 62岁
朴---- 46岁
王树军 43岁 职员
施树华 47岁 教师
刘秀云 工人
宋树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9/20/1648.html

佳木斯市联系资料(区号: 454)

2019-09-04: 佳木斯市郊区政法委:电话:0454-8560913
书记曲松涛13836668899
办公室主任徐某13836642816
赵野13803658848

佳木斯市郊区公安分局:地址:友谊路中段,邮编154000
局长李德才138454582219
副局长李爱国4546166778、18724232222
副局长关福才15804542229、18645451599
安凤君13803656789

国保大队:电话:4548663168
大队长张伟明138454506833、18645451735
李洪刚13945423333
于海洋18945601698
李艳春18945603562
李强18945601989、13359500109
李岩13303680600、13555588001
吴彬13946472555
张佳13504547859
隋云15244795999、18645451302
李岩13555588001、18645451328
刘显峰 8869696、15246463158、18645451303
范建伟 8575700、13304541888、18645451304、13836661000
闫力学 8596507、13903684466、18645451305
关福才 8583549、6112216、15804542229、18645451599
张佳慧 13903668530、18645451530
李文琦 13945477551、18645451326
孙健杰 13845454501、18645451456
廉景福 13069936200、18645451462
张彤华 13303689858、18645451558
刘彦海 13339444833、18645451736
于晓军 13945463678、18645451727
刘三元 13845418278、18645451323
郭春海 13945480799、18645451731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佳木斯大法弟子郑立彬受迫害部份经过(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2/27/96271.html

被团河劳教所洗脑欺骗的学员纷纷声明“转化”作废 恶警惶惶不可终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21/43164.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