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5-21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辽宁 >> 抚顺市 >> 崔薇, 女, 42

个人情况: 抚顺石化公司乙烯化工厂医院大夫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辽宁抚顺市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10-08-24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04-16: 流离失所家庭破裂 抚顺医师崔薇控告元凶江泽民

辽宁省抚顺市的崔薇女士,原是抚顺市乙烯化工厂医院医师。可自己被病痛折磨得面容憔悴,当时二十几岁的人象四十多岁的样子。一九九六年十月,她开始修炼法轮功,用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各种疾病不翼而飞,精神焕发,从那至今没有再吃过一片药,家庭也和睦了。
在江泽民一九九九年七月发动对法轮迫害后,崔薇女士因到北京上访遭迫害,原本幸福的她四次被绑架、抄家,送洗脑班、酷刑折磨,送劳教、两次生命垂危,还有两次险被活摘器官、被迫流离失所八年,期间父母家人为她担惊受怕,年仅七岁的幼子无人照看,丈夫在凄苦与无助中苦苦度日,后因无法承受压力及痛苦,被迫与她离婚。期间,单位停发她的工资、甚至开除。

崔薇女士去年六月加入诉江大潮,对迫害元凶江泽民提出控告。下面是崔女士陈述的被迫害事实。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广播开始播要取缔法轮功,我决定到省会上访,反应一下我所知道的事实,我那时以为政府是被蒙蔽了,我有权利和义务澄清事实,告诉政府真相。我和几个同修一起雇车前往沈阳,还没出抚顺就被截回,被大客车送到南阳的煤校,在煤校的一个大教室的地上坐了一宿,一起被截回的有几百人都被送到那。第二天,强制我们听关于取缔的录音,之后,挨个强制登记报名,才让回家。

江泽民开始对法轮功迫害,报纸、电台、电视铺天盖地而来,极尽造谣之能事,用尽各种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我在单位也三天两头被领导和公安处找谈话,逼迫我放弃信仰,希望我能揭批。但我怎么能啊,法轮功救了我的命啊!怎能做忘恩负义的人呢?我看到报纸电视里报的都是假的,我决定到北京上访,反映真实情况。

大概九九年十月二十五日左右,我在北京天安门广场看完升旗准备找上访处,有人问我是否炼法轮功,当得到肯定的答复时,不由分说,把我连拖带拽强行拉上警车,一会儿,车就被法轮功学员填满,之后送到一个体育场,在整个操场上坐满了法轮功学员,中间我们不断的跟看守的人(警察)讲真相,讲我们修炼后受益的情况,讲我们修炼后道德的升华,有的人被感动,有的不屑一顾,有的不让我们上厕所,陆续有同修报了姓名地址被本地驻京办的人带走。半晚时,我们不报名字(因为报名会连累单位和家属)的同修被五十人一组,分到各个看守所,我被分到延庆看守所,我被叫成四十六号,后来陆续的报了名字的被他们当地带走,期间我们绝食抗议关押迫害,被灌食,被罚站、罚蹲、或开飞机,种种体罚。

十一月五日,我们九个或十个坚持不报姓名的同修被集中到一起,说马上要把我们送走,有一经常不择手段逼迫我们报名的警察恶意的嘲笑我们:这回可要到好地方去了。

这时,已经来北京找我三天的父母在北京的抚顺驻京办拿我的相片给人辨认时,一个借调到驻京办的新宾的刘姓派出所所长认出了我(他曾在延庆看守所见过我,对我印象很深),带我母亲驱车去延庆看守所,将我带回了抚顺驻京办,而其他人都被送走了,送到哪不知道,但绝不是那个警察说的好地方,后来听说活摘器官的事,慢慢和这事联系起来,我后来也没再见过那些同修,不知那些同修们现在怎样了,写到这我已泪流满面,我不敢再想下去。那些善良的同修们啊,临走前还在想办法让警察们明白:法轮功是好的,希望那些虐待他们的警察不要被蒙蔽……

当天抚顺驻京办的李海洋(处长)、沈一平副局长都在,沈副局长在劝我“放弃信仰”无效后,还跟晚上要押我回抚顺的人说:她什么时候说不练了,什么时候放人。第二天回到抚顺后,被东洲派出所的金副所长送进抚顺拘留所,关押了十七天,后被单位担保出来。

二零零零年十月初的一天,东洲派出所因拿到我邮到北京的上访信,而到东洲乙烯小区我的家里抓我,还抄了家,丈夫那时患“腰间盘脱出”病,走路都不方便,儿子当时只有五岁,还在上幼儿园,他们不管我家里的情况,强行将我送进拘留所,第九天时又把我送进武家堡教养院强改班(强制改造),恶人榜上的“吴伟”是那里女队的负责人,有吴伟做靠山的陈明(邪悟者)指使一伙邪悟者围着我打我的脸和头,把脑袋打得肿的很大,满脸青紫,眼睛几乎睁不开,只有一条缝。因为怕这种打人的行为被曝光,而不让我家人见我,直到十余天后,脸上的瘀青退了才敢让我亲人来见我。

另外还有强制蹲,强制飞着等等刑罚,一直到十一月六日才让我回家。期间,我的神经时时处于高度紧张状态,每天都不知道还有怎样的折磨等着我,又担心孩子和家里的情况,真是心力交瘁,度日如年。回家后,东洲街道还跟我丈夫要了一千元钱说做押金,至今没有退还。

二零零二年三月十九日,我在厂内医院和同事们一起洗白大衣(工作服),抚顺公安一处的郝建光、关勇等八人来我厂抓我,在众人都认为不可能的情况下我走脱了。公安一处的人恼羞成怒,严密监视监控我的家人、电话。几天后,我觉得也没别的办法,只能去北京上访,就和另一个要去北京找女儿的同修一起走了。

在天安门广场我们一起被绑架,天安门广场的便衣比游人多很多,我们被强行送到宣武门看守所,那一天全国各地到北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有十几个。因我自认为没有罪,所以不配合警察的要求,就被一群警察围住踢打,之后三天我绝食抗议迫害,并躺在看守所的硬床板上不能行动,我告诉看守:我的腰被踢坏了,有血尿。那狱医(五十多岁,较瘦,个不高)本来对我横眉冷对,似乎仇恨刻骨,却带我去医院验尿,我当时还奇怪他为什么有这样的好心,结果他看真有血尿似乎很失望(现在知道,因为我有血尿,说明肾不好,就不能给人移植用了)。

三天后,那个狱医不在班,负责我的警察看我生命垂危的样子就把我放了,刚进去时没收的钱和随身物品也还给了我。

我开始了漫长的八年的流离失所生活,到过外地,打过工,风餐露宿,吃过各种苦,最让我痛苦的是不能和家里联系,因为知道电话被监控,不知道家人的情况,担心孩子,担心亲人,我知道他们也担心我,我们就这样痛苦的煎熬着,后来回家后听说妈妈象疯了一样在街上看到一个高个女孩就拽过来看看人家脸,看到不是女儿,失望之极。姥姥从小带我,感情很深,在这期间过世,终究没有在最后看到我一眼;儿子六岁就见不到妈妈,心中悲苦可想而知,在学校和邻里遭到歧视,幼小的心灵受到的伤害无法用语言描述;婆婆担心儿媳又担心儿子、更怕孙子受委屈,苦苦支撑;丈夫在凄苦与无助中默默等候几年,后来终究无法承受压力及痛苦,被迫与我离婚。期间,我被单位停发工资,甚至被“抚顺石化公司”开除。

二零一零年我回到父母家,当年八月十九日早七点我刚出家门要去办事,抚顺公安一处来人绑架我,我随身带的电话簿、两张银行卡、现金四千五百元、手机8部、移动硬盘、U盘、mp3等被抢,随即家被抄,笔记本电脑、五部手机、刻录机、mp3、电子书等被抢。在戈布桥头的石化公安处,给我强行坐铁椅子,我不配合按手印,彭越抓住我的头发,狠狠扇我耳光,晚上又被顺城分局国保大队焦臣、佟年(在顺城公安分局曾殴打我)等人送入抚顺拘留所。二十六日起,我开始绝食抗议拘留所非法关押,三十日始,拘留所教导员张敬慧等极力主张给我灌食迫害,于九月三日前在古城子医院被野蛮灌食三次。九月三日,顺城分局国保大队焦臣(副大队长)、佟年(大队长)、张敏等人将我送往马三家劳教所,欲对我劳教三年。在医院检查心脏及肾脏都有衰竭的情况下,焦臣等人拿出两百元钱买水果为名贿赂马三家劳教所医院院长,使其签字通过体检,而在劳教局最后签字时,因身体严重脱水未予通过,返回抚顺,焦臣回来的路上对其他人说“养两天再送”。 后来得知我父母因救女心切筹借了一万元钱交给焦臣让他帮助疏通,他当时满口答应,却不想被他拿来贿赂医院把我往劳教所里送,焦臣看到我已奄奄一息,做贼心虚,返还了我母亲五千元钱。

这些都是江泽民一手指挥下造成的,还有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学员和他们的亲友都承受着这样的痛苦,还有那些被活摘器官焚尸灭迹的法轮功学员,他们是承受着怎样的痛苦啊!还有他们的亲人呢?

这漫长的十六年啊,多少家庭分崩离解,多少亲人骨肉不能团聚,多少人妻离子散,多少人流离失所,多少栋梁之才被毁,多少执法者变成禽兽,多少白衣天使堕落成恶魔……这真是一场浩劫,一场毁灭人性,泯灭人良知的浩劫。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4/16/流离失所家庭破裂-抚顺医师崔薇控告元凶江泽民-326713.html

2010-09-07: 辽宁抚顺医生崔薇面临非法劳教

原抚顺乙烯医院大夫崔薇在流离失所八年之后,于2010年8月19日被抚顺警察绑架,恶警企图把崔薇投入臭名昭著的马三家劳教所。崔薇绝食抗议迫害,目前气息虚弱。

原抚顺乙烯医院大夫崔薇,女,42岁,在2002年3月被市局公安一处野蛮绑架过程中走脱,流离失所八年,于今年8月19日早7:00刚出家门又被公安一处野蛮绑架,随身带的电话簿、两张银行卡、现金4500元、手机8部(因做手机生意)、移动硬盘、U盘、mp3等被抢,随即家被抄,笔记本电脑、5部手机、刻录机、mp3、电子书等被抢,晚上又被顺城分局国保大队焦臣、佟年等人送入抚顺拘留所。

在一处及顺城分局,崔薇在拒绝按手印,遭到毒打。

26日起,崔薇开始绝食抗议拘留所非法关押,30日始,拘留所教导员张敬慧等极力主张给予灌食迫害,于9月3日前在古城子医院被野蛮灌食3次。

9月3日,顺城分局国保大队焦臣(副大队长)、佟年(大队长)、张敏等人将崔薇送往马三家教养院,欲对其劳教3年。在医院检查心脏及肾脏都有病的情况下,焦臣等人拿出200元钱买水果为名贿赂医院院长,使其签字通过体检,而在司法大楼最后签字时,崔薇因身体严重脱水未予通过,返回抚顺,据焦臣讲“养两天再送”。

崔薇的父母均已70余岁,眼见女儿被折磨的奄奄一息,悲痛欲绝,因近期买房而债台高筑的他们,又因救女心切而筹借了一万元钱交与焦臣疏通,却不知被焦臣拿来贿赂医院把女儿往火坑里推,焦臣看到崔薇已气息奄奄,做贼心虚,返还了崔家5000元钱。

目前崔薇仍旧神志恍惚,尿血,胸部闷痛,而焦臣等仍虎视眈眈、伺机再次下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7/229290.html

2010-08-31: 抚顺乙烯法轮功学员崔薇正在绝食反迫害

辽宁省抚顺乙烯法轮功学员崔薇至8月19日早被绑架后,现在南沟看守所一直绝食,至今已11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31/229047.html

2010-08-23: 抚顺市石化公司已稀化工厂职工崔薇被恶警绑架

抚顺市石化公司已稀化工厂职工崔薇,2010年8月19日早8点多钟在上班的路上被恶警绑架,现在被送到抚顺市南沟看守所迫害。

崔薇,女,四十多岁,在抚顺石化公司乙烯化工厂医院工作,因坚持信仰,修炼法轮大法,被抚顺市公安局非法关押后,被迫流离失所多年,丈夫与她离婚。为了回避骚扰,她不能回原单位工作,在社会中找零活、当保姆维持生活。幼儿小、父母年迈,近期她才回到父母家住。

2010年8月19日早,崔薇在上班路上被抚顺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石丰分局等恶警劫持绑架,现在被非法关押在抚顺市南沟看守所遭迫害。恶警又到她家抄家,拿走了电脑等物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23/228639.html

抚顺市联系资料(区号: 413)

2019-05-09: 抚顺市南花园派出所 024-54251027 --024-54253110
地址 抚顺市新抚区刘山路65号 邮政编码是113017
所长叫程吉利
办案人邢斌

抚顺市公安局新抚区公安分局
地址:新抚区新抚路六道街邮编113008
局长黄伟13904133773
新抚分局国保024-52637861
新抚区公安分局法制科科长,贺伟电话:15504938155
新抚分局政委刘玉德 韩廷厚 姜燕 武广
杨国威 李伟 赵恒 金志宏 马明柳 郭金石
办公室 024-52631421 024-52624707024-52625177
政治处 024-52622247 024-52645940
纪检组 024-52624559
社区警务科 024-52625329

辽宁省抚顺市公安局:
地址:辽宁省抚顺市顺城区临江路东段,邮编113006
局长孟祥斌
常务副局长孙得胜024-52625821
副局长杨文君15941388787、024-52625821(主管迫害)
国保支队:
彭越(策划绑架负责人)13841334590、024-52787387
副科长魏振兴(跟踪盯梢人)13841301212

抚顺市政法委:
地址:抚顺市新抚区永安路21号,邮编113008
办公室:0245-2625733传真0245-2650289
书记姜群大13704934966
常务副书记阎茂龙13904130199
副书记肇英顺01067629、4162886218、13801102999

抚顺市新抚区检察院:
地点:抚顺市迎宾路14号
批捕科长彦某024-52867021
王野(负责此案)
检察长室:024-52866333
副检察长室:024-52865333
纪检组:024-52867005
政治处:024-52867004
办公室:024-52867000
监所科:024-52867015
侦查监督科:024-52867010
公诉科:024-52867012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13)

相关人员及电话:拘留所:6532395
教导员:张敬慧
顺城分局国保大队大队长:  佟年 办公:7645877
顺城分局国保大队副大队长:焦臣 手机:13841339033 办公:7645877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5-09, 11:0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