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10-22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黑龙江 >> 牡丹江 穆棱市(穆稜市) >> 孙士伟(孙世伟), 男, 57

孙士伟(孙世伟)
黑龙江省穆棱市教师进修学校教研员孙士伟
个人情况: 穆棱市教师进修学校教研员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黑龙江省穆棱市八面通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3-12-04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0-10-17: 2020年10月15日,黑龙江省牡丹江市穆棱市八面通镇大法弟子孙士伟的律师,到牡丹江市海林市法院递交材料和阅卷,被法官姜新昆刁难,蛮横阻止律师递交材料阅卷。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0/17/二零二零年十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413906.html

2020-08-18: 牡丹江市曹淑芳等五法轮功学员被海林法院诬判七年
二零二零年八月十五日获悉,牡丹江市穆棱八面通镇五名法轮功学员曹淑芳、石影、高永丽、高朋光、孙士伟,被海林法院重判七年。目前,曹淑芳、石影、高永丽被非法关押在牡丹江看守所,高朋光和孙士伟被非法关押在八面通镇看守所。

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四日,牡丹江穆棱市国保警察、第一派出所、第二派出所警察绑架了法轮功学员施立恒、孙士伟、高朋光、高永丽、曹淑芳,随后非法抄家。

家属找到八面通国保警察要人,八面通国保警察说是牡丹江国保指示的。当天晚上,曹淑芳被带到八面通第一派出所,因身体出现高血压症状,体检不合格,没有送看守所,二十五日凌晨两点被放回。

大概八月十五日左右,八面通第一派出所通知曹淑芳到海林法院去一趟,拿出法院判决书,告知他们五人被非法判刑七年,曹淑芳还被处以两万罚金。因她身体不合格,血压高,没送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8/18/牡丹江市曹淑芳等五法轮功学员被海林法院诬判七年-410629.html

2020-07-01: 黑龙江穆棱市国保、警察骚扰多名大法弟子
2020年4月24日,穆棱市国保指导员李艳春带着警察到大法弟子施立恒家非法抄家,拿走了私人物品:打印机、电脑和大法书。接着又到大法弟子高永丽家非法抄家,拿走私人物品:打印机、电脑和大法书。当天绑架了施立恒、高永丽、孙士伟、高鹏光和曹淑芳,曹淑芳当天晚上回家,当天被骚扰的还有黄女士。第二天施立恒家人托人要回施立恒,过了几天警察又到施立恒工作单位移动公司要求她去做核酸,她没去做,之后还是被绑架到看守所。

4月26日,穆棱警察又绑架了大法弟子曲波,曲波当天下午回到家中。一个月后穆棱警察又到高鹏光和孙士伟家非法抄家。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7/1/二零二零年七月一日大陆综合消息-408409.html#2063023237-8

2020-05-01: 黑龙江穆棱市国保绑架孙士伟等六位法轮功学员
2020年4月24日,黑龙江省穆棱市国保警察、第一派出所、第二派出所警察绑架了法轮功学员:施立恒、孙士伟、高朋光、高永丽、曲波、曹淑芳(25日凌晨2点回家)。晚6—7点,警察到黄玉敏家没找到人,随后非法抄家。

在施丽恒家,警察非法抢走四台打印机、两台电脑,其它物品等,25日,家属找人,施丽恒已回家。

在高朋光家,警察抢走打印机一台,电脑一台。

高永丽家被抄走1台打印机,1台电脑。

曲波和曹淑芳24日晚9点,被带到八面通第一派出所,25号凌晨2点放回。

黄玉敏,晚6-7点钟,被非法抄家。

现高鹏光、高永丽、孙士伟还被非法关押。

李艳春,穆棱市国保大队指导员,电话139 4532 5989
田立亮,国保副指导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5/1/二零二零年五月一日大陆综合消息-404603.html

2020-04-29: 黑龙江牡丹江穆棱国保警察疫情期间绑架多名法轮功学员
2020年4月24日,牡丹江穆棱国保警察伙同八面通第一派出所、第二派出所等几个派出所的多个警察,绑架高永丽、高鹏光、孙仕伟、曲波等至少七名法轮功学员。

27日下午,高永丽、高鹏光、孙仕伟被送进八面通看守所,家属去要人,警察推脱说:听牡丹江指示,而且扬言要判刑。曲波被关押在第二派出所,其余至少三名女同修被关押在第一派出所。具体参与迫害人员及过程待查。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4/29/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404507.html#204282343-1

2020-04-27: 黑龙江省穆棱市法轮功学员高鹏光、高X利姐弟和孙士伟,于2020年4月24日,被穆棱市国保大队绑架,具体情况不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4/27/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404441.html

2015-06-30: 教师进修学校教研员孙士伟在佳木斯监狱遭受的迫害
黑龙江省穆棱市教师进修学校教研员孙士伟(男,五十七岁)二零零六年六月被非法判刑八年,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莲江口监狱,遭受了种种迫害,期间一次被三中队队长翟传龙毒打,嘴和鼻子出血,大牙碎了一颗,所有的大牙吃东西就疼,到现在还是疼痛。

下面是孙士伟自述被绑架、在佳木斯莲江口监狱遭受迫害的经历:

我叫孙士伟,是黑龙江省穆棱市教师进修学校美术教研员。修炼法轮功之前曾患有严重的胃溃疡、肾炎(四个加号)、关节炎、气管炎、心脏病、甲亢(甲状腺激能亢进)、鼻炎、痔疮等等疾病。折磨的我生不如死,到处求医问药也无济于事,花了很多钱也不见好转,却越来越重。在绝望之际,一九九七年七月二十二日,我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一个半月的时间,身体上各种疾病神奇的消失了。我无限感恩师尊的慈悲!让我重获新生。

法轮功不只是气功祛病健身,还在于法轮功是上乘的佛家修炼大法,教人怎样按“真、善、忍”宇宙特性为准则,从做好人起步,遇到矛盾看自己哪做错了,修炼心性,提升道德,敬畏天地,珍惜生命,在矛盾面前坦然处之,心境平和。我真正地体会到:法轮大法好!法轮功真的能使人身体健康,家庭和睦,提升道德,思想境界得到升华,这是在我亲身实践中得到的验证。

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三日,黑龙江省穆棱市第一派出所警察杨晓军及相关警察突然闯入家中,把我绑架到穆棱市看守所,杨小军说这是中央公安部的命令,在所谓的提审中,牡丹江市“610”人员和穆棱市国保大队警察李艳春把我双手背铐,挂在铁椅子的靠背上面,当时的痛苦无法用语言形容。我不回答他们的问题,他们就用装有矿泉水的瓶子砸我的头顶,往头上浇矿泉水,用拳头打嘴巴子,并用螺丝刀撬我的牙齿,当时门牙被撬掉一颗。说我有心脏病,强行从掉牙的缝隙中灌“救心丸”,折磨了很长世间,我奄奄一息,被他们背回了看守所。

二零零六年六月七日,我被穆棱市法院非法判刑八年,当时的庭长是郭文利。并送往牡丹江监狱集训队。在看守所走时,管教程建义要给我戴脚镣,我不带,他就对我大打出手,当时左耳被打穿孔,三个多月听不到声音。牡丹江监狱集训队的犯人邪恶恐怖,强行搜身,抢走我身上的三百元钱,交给了一个“施干事”并让新去的犯人把头都插进床底下,屁股撅起来。我不配合,他们就大打出手,用皮鞋踹我的脸,脸被踹肿,嘴里全是血,牙齿活动了,鼻子出血了,当时我大喊“法轮功学员无罪!”他们才停手。

二零零六年七月七日我们四位法轮功学员被强行送往佳木斯监狱,在佳木斯监狱我受到了非人的待遇,他们用两名犯人“包夹”看着我,白天不许闭眼睛;不许炼功学法;不许和法轮功学员说话;不许下楼放风;不许去超市买东西;不许和犯人讲真相;不许邮信,不许家属接见。有一次和大队长李志敏讲真相时被中队长翟传龙打了三十多个嘴巴子,脸被打肿,牙齿被打活动,鼻子和嘴被打出血,嘴里骂人的话不堪入耳。从此我的大牙碎了一颗,所有的大牙吃东西就疼,到现在还是疼痛。

二零零六年八月我和犯人讲真相,被牢头李云涛和犯人姜海涛毒打,脸被打肿,牙齿被打松动,鼻子、嘴被打出血。骂人的话非常难听。从此我很长时间呼吸苦难、气短、心跳。在监狱中因为我不写作业,不写“自查”,不写思想汇报,被队长翟传龙毒打一顿,嘴里还不干不净地骂我,三中队中队长倪虎还骂我师父,骂的非常难听。

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二日,我在监狱里炼功,被牢头李云涛报告警察。监狱的“610”及大队警察把我强行送往禁闭室,当时的天气还很冷,我的棉衣棉裤被强行扒光,只穿一件单衣单裤。禁闭室里阴森恐怖,不许炼功,不许走动,晚上冻得睡不着。我绝食十三天,他们就摁着我野蛮给我灌食,苦不堪言,一共关押了十五天才被放回,从此造成我的腰部疼痛不听使唤,大约半年才好。

在二零零九年间,佳木斯监狱里有三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其中就有秦月明。有一天我在大厅看书,被犯人杨春海给抢走,交给了警察,并把我绑在床铺的铁梯子上,两腿用绳子拽向两边,成大字形,逼我写悔过书,我不配合,他就用拳头打我的脸,骂人的话非常难听,把烟卷点着塞到我的鼻子里,近两个小时才把我放下来,两腿不会走路了,小腿被绳子勒出了血,适应了一天才会走路。

就在这期间,监狱里突然给所有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强行检查身体,并且百分之九十五以上都说是高血压,我也是其中一个,他们强行让我们吃药,是黄色的小药片,我们不吃,他们就指使犯人强行给我们灌药,但每次我都是压在舌头底下后被吐掉了。持续了近两个月才不了了之。

二零一二年九月的一天,出监区一分监区的一名将要被释放的犯人要看大法的书籍,我借给了他一本手抄本,可是被犯人举报,并把书抢走,交给了一中队队长孟军,被孟军把我打了一顿,当时脸和头部都被打肿,并把书给毁掉了。

家中的老母亲在八年的时间里,每天都在想儿子,天天想,日日盼我回来,因为我母亲一生就我这么一个儿子,由于思儿日久,忧愁过度,再加上警察非法入室搜查骚扰,惊吓过度,久积成疾,造成身体重病,于二零一二年五月去世。病痛中炕拉炕尿的痛苦无法形容。

在监狱里七年多的被迫害中,警察多次抢走我的《转法轮》手抄本和大法书籍手抄本,并被撕毁掉。“出监监区”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警察有:李志敏、翟传龙、朴俭兵(鲜族人)、武志远、宋云龙、孟军、魏孟军、倪虎。其实在这场浩劫中公、检、法、司的执法者才是可悲又可怜的受害者。

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二日我出狱,穆棱市610主任赵祥军还要把我送往牡丹江市洗脑班迫害,还跟我讲了一套他的理论,我当时要和他们讲真相,他们说:你赶快走。

二零一三年的一天,我去了我的原单位,单位领导已经更换,我和新来的校长问及我的工资和退休的事,他也表示无能为力,因为他来到进修学校之前我就已经不给开工资了,退休问题他也表示办不了,现在我等于是被非法剥夺了生存权,使我的生活陷入困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6/30/教师进修学校教研员孙士伟在佳木斯监狱遭受的迫害(图)-311672.html

2011-06-13: 曝光牡丹江市铁岭河警校洗脑班
黑龙江省牡丹江市政法委、“六一零”办公室(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在牡丹江市铁岭河镇警校办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这个对外称“学习班”或者“法制教育中心”的场所,实际是非法的私设监狱,劫持无辜公民进行洗脑、肉体折磨和精神摧残,还下达所谓“转化率”的指标,并和参与迫害的人员奖金、升迁挂钩。据悉,“转化”一名赏金数万元。

洗脑班费用主要来源于中共财政专拨,有些地区洗脑班每关押一名法轮功学员,还要向当地政府、或法轮功学员的单位、家属榨取一笔费用,据悉,“转化”一名赏金数万元,可谓花老百姓的钱迫害老百姓。中共当局把通过强制、欺骗等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称为“转化”。

牡丹江市政法委、“六一零”办公室在牡丹江市铁岭河镇警校办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地址在铁岭河镇,铁岭河木材交易市场后身警校内,现在已被征地动迁,正在建设“木都水岸”小区,木都水岸小区后面是警校。乘车路线:1路车一过牡丹江铁岭河大桥,到鑫业染织公司下车。

黑龙江省海林市陈宫秋、耿玉芝等法轮功学员被海林市政法委头目唐凤国、曾峰等人劫持至牡丹江市铁岭河洗脑班迫害。

2011年5月26日上午,新兴社区白英以查看身份证为名,到陈宫秋家探明陈宫秋在家,中午12点,政法委头目唐凤国伙同几男一女,女的先敲开陈家的门,门开后几个男的便进屋,以要核实事情为名绑架了陈宫秋。

当天下午,陈宫秋的家属接到电话被告知陈宫秋在牡丹江市警校,让去送衣物。陈的家属赶到警校,发现是牡丹江市“六一零”办公室在警校租房成立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家属要人未果。跟陈在一起的还有海林市丽海社区的一个男的。

2011年5月27日,海林市双峰村法轮功学员耿玉芝,被海林市政法委唐凤国、曾峰等劫持到牡丹江市铁岭河洗脑班迫害。

依据相关法律,不论是公安局还是所谓的“法制学习班”,都没有权力超越法律的这样长时间劫持公民(依照现行法律,公安机关强行“留置”应不超过二十四小时,否则就要依法变更强制措施),他们已触犯“非法拘禁罪”。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已犯了“非法剥夺宗教信仰自由罪”。以上犯罪行为,违反了《中国宪法》、《中国刑法》、《中国刑事诉讼法》等多部法律,已经触犯刑律。

牡丹江市铁岭河镇警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这里劫持的法轮功学员,就象海林市陈宫秋被中共人员哄骗劫持一样,都是没经任何法律程序,被绑架来的,无衣物。而绑架者身穿便衣,既不表明身份,又不出示法律手续,并且使用流氓的手段把法轮功学员强行带走、绑架劫持到洗脑班,犯了绑架罪。至今没有出示任何法律依据和手续,一直非法关押着。

在几十年无神论的洗脑下,很多人已不再相信“善恶有报”这个天理。但人们都知道“种瓜得瓜,种豆得豆”,那么同样道理,种善因也会结善果,种恶因会结恶果。那些糊里糊涂追随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人,遭报的越来越多。仅明慧网上报道出来的恶报事例就一万多,而且每天在不断发生着。

牡丹江地区参与迫害法轮功者,在过去几年里,频遭恶报,看来继任者在中共名利的诱惑面前,面对众多遭恶报案例,采取鸵鸟政策,害人害己,只怕恶报一到,后悔晚矣。现再次曝光遭恶报事件,警示参与迫害者:

田立军,牡丹江市原政法委书记;李长青,牡丹江“六一零”头目;两人直接参与迫害当地法轮功学员,均相继患癌症。李长青于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二日死亡,只有五十来岁。田立军也患癌症死亡。

韩健,牡丹江市公安局长,其在职期间,牡丹江市至少有十一名法轮功学员被酷刑迫害致死,这些法轮功学员分别惨死在市公安局,看守所,派出所。数十人被非法判刑,上百人被非法劳教,被非法拘留、绑架、洗脑、监控的至少有二千多人。韩健最终遭报被法办,被判处无期徒刑,没收其个人全部财产。

彭福明,牡丹江市公安局国保支队警察,多年来一直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监视、抄家、绑架、酷刑折磨、敲诈勒索。他还教唆其他警察迫害法轮功学员,最终彭福明患上癌症遭到恶报。

范维民,穆棱市“六一零”办公室头目,兼政法委副书记。几年来一直助恶为虐,参与对法轮功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孙示伟二零零二年间非法劳教期已经到期,在劳教所与“六一零”联系应该接回并且释放的过程中,范维民又强行私自追加孙示伟劳教期数月。范维民现也遭恶报,二零零六年六月下旬,突然一只眼视物不清,上牡丹江市大医院检查后立即去了北京治疗,七月下旬返回,至今还在痛苦的煎熬中。

原海林市公安局局长卫宗学率先打压法轮功,他遭恶报现在家破人亡;原政法委书记崔义文主抓“610”专责迫害法轮功,参与多起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最终遭恶报溺水而死;原第二派出所所长李晓夫对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疯狂毒打,抓着头发往墙上撞,撞的鲜血直流,结果李晓夫遭恶报锒铛入狱;原看守所副所长单成强经常打骂、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最后也遭天理的报应进了监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6/13/曝光牡丹江市铁岭河警校洗脑班(图)-242396.html

2011-04-02: 商希平、孙世伟在佳木斯莲江口监狱绝食多日反迫害
黑龙江省佳木斯市莲江口监狱近十几日内酷刑迫害死三名法轮功学员后,又对被非法关押在此的其他法轮功学员进行严管等各种方式迫害,并对去探视的法轮功学员的家人大打出手,殴打、强行绑架、非法关押等手段并行。

法轮功学员商希平、及被关押在“出监队”的孙世伟已绝食反迫害多日,要求停止对善良修炼人的迫害,他们希望身在那里的管教人员别助恶为虐最后断送了自己的一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2/二零一一年四月二日大陆综合消息-238438.html

2010-09-29: 正告穆棱市政法书记李晓光立即停止迫害
黑龙江省穆棱市政法委书记李晓光,日前利用穆棱电视新闻公开诬蔑法轮功。中共对法轮功十一年的迫害,到目前为止已知有3413人被迫害致死,而穆棱市地区被迫害致死的就有十三人。作为穆棱市政法委书记,李晓光你有不可推卸的罪责。

穆棱市地区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

......法轮功学员、穆棱市进修学校高级教师孙示伟等人被警察李彦春、周新生等刑讯逼供。孙示伟每次被送回在看守所牢房都是鲜血淋漓,多次昏迷不醒。法轮功学员孙世伟、谷艳分别被非法判刑八至十年,至今还在遭受牢狱之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29/230307.html

2010-07-08: 穆棱市教师进修学校教研员狱中遭毒打
被非法判刑8年的黑龙江省穆棱市教师进修学校教研员孙士伟(男,57岁),现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莲江口监狱出监教育监区三分监区。二零一零年三月十一日被三中队队长翟传龙毒打,牙被打活动,嘴和鼻子均被打出血,时间约5分钟,并非法搜身。

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三日早晨七点钟左右,孙士伟被穆棱市第一派出所杨晓军和几名警察强行绑架,非法关押在穆棱市看守所。关押期间,被第一看守所杨晓军和另一名警察非法提审,被看守所所长殴打,拳脚相加,时间长达五分钟。第二次是牡丹江“610”的人和穆棱市公安局国安大队李××大队长在晚饭后非法提审,强行锁在铁椅子上,背铐手铐并把手铐挂在铁椅靠背上,往头上浇凉水,用拳头打耳光,因孙士伟不回答问题,他们强行撬他的牙齿,把门牙撬掉一个,往嘴里灌药。

孙士伟被穆棱市法院非法判刑8年(据说当时穆棱市法院判3年,后牡丹江“610”不同意,强行加了5年),在二零零六年六月七日早被看守所送牡丹江监狱集训队,在早晨要走时,孙士伟不同意戴脚镣,被看守所一个姓程的管教打了两个耳光后,一个月耳朵听不到声音。

在牡丹江集训队的当天,进号时集训队的犯人,在一个干事带领下,如狼似虎,非法搜身,进号时命令犯人把头都伸进床铺底下,臀部撅起,孙士伟抵制迫害,遭到犯人的毒打,嘴、鼻子被打出血,脸被打青,时间大约2分钟,姓私的警察拿走孙士伟身上的3百元钱至今未还。

二零零六年七月六日,孙士伟被送往佳木斯莲江口监狱出监教育监区三分监区,在秋季的一天,因其向犯人讲真相,被犯人姜海涛毒打,拳脚相加,骂人的话极其下流,嘴被打出血,脸被打肿时间有5、6分钟。第二次是和一个要释放的同修聊天时,姜海涛又要打孙士伟,嘴里骂着不堪入耳的话,并强行让他干奴工,孙士伟就绝食抗议,在8天的绝食中,他们强行灌食多次。

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一日,因孙士伟和同修在大厅炼功,被犯人举报监狱专抓法轮功的张干事和另一名警察把孙士伟叫到管教室里用语言谩骂,不堪入耳,极其下流,后被关禁闭,非法关押15天,在关押期间绝食13天,被强行灌食多次,强行输液一次。

二零一零年三月十一日,因给大队长写了一份真相材料,被三中队队长翟传龙毒打,打了很多耳光,踹了一脚,嘴里骂着不堪入耳的下流话,牙被打活动,嘴和鼻子均被打出血,时间约5分钟,并非法搜身。

大队中的副教导员许崇文下令不许孙士伟放风、购物、打电话、通信、接见,并多次带领狱警进行非法搜身,撕毁手抄本《转法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7/8/226674.html

2007-01-18: 大法弟子孙世伟被黑龙江佳木斯监狱迫害
黑龙江省穆稜市大法弟子孙世伟,于二零零六年被非法判刑八年并被送到黑龙江省牡丹江监狱非法关押,后来又转到黑龙江省佳木斯监狱非法关押直到现在,前十天左右狱方打孙世伟,无理迫害他,大法弟子孙世伟开始绝食反迫害,现已经九天了,家属看望时问他为甚么绝食,孙世伟就通过电话说了一句话:“他们打我。”电话就被警察抢下去了,并把孙世伟强行带走,他已绝食多日,现在不知孙世伟的任何情况,请海内外善良的人们关注此事并给予帮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8/147104.html

2007-01-17: 大法弟子孙世伟被佳木斯监狱每天灌食迫害
黑龙江穆稜市大法弟子孙世伟在佳木斯监狱绝食反迫害,现每天被恶警强行灌食迫害。

大法弟子孙世伟于二零零六年被非法判刑八年,被劫持到牡丹江监狱非法关押,后来又被转到黑龙江省佳木斯监狱迫害至今。前十天左右,狱方殴打孙世伟孙世伟开始绝食反迫害,现已经九天了,家属看望时问他为甚么绝食,孙世伟说了一句“他们打我”,就被警察抢下电话、强行带走。孙世伟已绝食多日,请海内外善良的人们关注此事并给予帮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7/147022.html

2007-01-15: 大法弟子孙世伟绝食抗议佳木斯监狱的迫害
黑龙江穆棱市大法弟子孙世伟被非法判刑八年,并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监狱出监队三监区遭受迫害,现已绝食六天。近日家属去接见,孙世伟说他们打他了。有四五个恶警立即就把电话给断了,不让他再说下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5/146897.html

2006-07-02: 黑龙江穆棱市大法弟子谷艳等被非法判刑
2005年9月23日,黑龙江穆棱市谷艳等多名大法弟子被非法抓捕,经几个月的迫害,于2006年5月中旬被黑龙江省穆棱市法院非法判刑:

谷艳,女,10年;孙世伟,男,8年;刘岩,女,7年;吕鸣崎,男,5年;刘会娣,女,4年;张艳芬,女,3年;王丽梅,女,3年。众大法弟子不服判决并上述,2006年5月中旬,黑龙江省牡丹江中级法院驳回上述维持原判。男大法弟子于2006年5月中旬被送往监狱,女大法弟子于2006年6月14日送往黑龙江省哈尔滨女子监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2/131928.html

2006-04-24: 黑龙江穆棱市大法弟子谷艳等被非法判刑
2005年9月23日,黑龙江省穆棱市大法弟子谷艳、张艳芬、孙世伟等被绑架,一直关押在穆棱市看守所,他们遭到黑龙江省公安厅、牡丹江公安局联合调查组的残酷迫害。

2006 年3月中旬,穆棱市法院在没有通知家属的情况下非法進行了一审,2006年4月10日穆棱市法院还是没有通知家属非法進行了二审,并对大法弟子非法判刑:谷艳10年,孙世伟8年,刘岩7年,吕老四5年,刘会娣4年,王丽梅3年,张艳芬3年。在法庭上大法弟子们進行了义正词严的辩护,并对法庭的非法判刑不服提出上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24/125933.html

2006-01-19: 黑龙江穆稜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肆意勒索钱财
黑龙江省穆稜市公安局新任局长孙继斌上任以来,不到半年时间,30多名大法弟子遭绑架,该公安局因此被评为全国公安系统“先進单位”。 孙继斌为了继续捞取政治资本,2006年以来对大法弟子的疯狂迫害,肆意勒索钱财。

据不完全统计,在绑架的30多名大法弟子中,有曲大夫、邹大夫、张艳芬、谷艳、刘娣、李淑芝、吕四夫妇、曲波、老彭、程成、小郑及其内弟、穆稜镇赵氏母女、小高、周志荣、张友梅夫妇,还有市進修学校高级教师孙世伟等。

李淑芝、小高已被非法送哈尔滨戒毒劳教所,老彭已被非法送牡丹江市劳教所,送的时候都没有通知家属。遭绑架的这些大法弟子在看守所期间受尽了各种酷刑折磨,如50多岁的孙世伟被灌食时门牙被掰掉两个,鲜血湿透了衣服,染红了被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9/118984.html

2005-10-10: 黑龙江省穆棱市多处资料点遭到破坏
9月23日黑龙江省牡丹江市国保大队两名恶警来到穆棱市,将大法弟子谷艳,张艳芬,刘慧娣,刘岩,王丽梅,李玉芝,孙士伟,吕树岐,寇强等强行关押在穆棱市看守所,并破坏多处资料点,损失很大。连日来恶警对大法弟子進行昼夜审查,不让睡觉,酷刑折磨等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0/10/112126.html

2005-09-29: 黑龙江穆稜市刘会娣、谷艳等十三名大法弟子被绑架
2005年6月23日早晨,黑龙江穆稜市八面通刘会娣、谷艳(二姐)、孙世伟、张艳芬、刘岩、王立梅和吕老四(夫妇)、寇强(高位截瘫)等十三名大法弟子被牡丹江公安局国保大队和穆稜市公牡丹江安局国保大队从家中绑架。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29/111414.html

2005-09-28: 黑龙江穆稜市刘会娣、谷艳等十三名大法弟子被绑架
2005 年6月23日早晨,黑龙江穆稜市八面通刘会娣、谷艳(二姐)、孙世伟、张艳芬、刘岩、王立梅和吕老四(夫妇)、寇强(高位截瘫)等十三名大法弟子被牡丹江公安局国保大队和穆稜市公牡丹江安局国保大队从家中绑架。除刘会娣、谷艳(二姐)二人外其他大法弟子都被关押在穆稜市八面通看守所,刘会娣、谷艳(二姐)可能被关押在牡丹江第二看守所,请知情者通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28/111378.html

2003-12-04: 穆棱市是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下属一个县级市,在1999年8月至2003年11月期间,穆棱市大法弟子共计被非法判刑6人,被非法劳教20人,被非法拘留70人。

孙士伟,男,51岁,被非法劳教1年,2001年曾被送牡丹江劳教所劳教。

2002-01-16: 黑龙江省穆棱市大法弟子遭迫害事实
在穆棱市看守所里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有:宋秀玉,沈井娥,张爱琴,郭连云,周芝荣,高魁,高学辉(高魁的女儿),孙士伟(男),高女士(河西乡三星村的老太太),他们到目前为止都以人间最痛苦的方式--绝食来抗议公安部门610办公室迫害大法弟子的犯罪行为,抗议对大法弟子的非法关押、折磨,有的已绝食半月有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16/23275.html

牡丹江 穆棱市(穆稜市)联系资料(区号: 453)

2020-09-06:
周忠森电话15504533778
片警王学义电话13514565114
(这两人都是将高一喜迫害致死的参与者。)
2020-08-16:  黑龙江省穆棱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指导员  李彦春手机号码13945320989

公安局国保大队  孙雅君电话号码:13945376898

2020-07-01: 穆棱市国保指导员李艳春 电话:13945320989
胡德才电话:15545316888

2020-04-29: 补充八面通第一派出所责任人信息:
所长鲁志刚:13039701508
警察宋明超:13351735151
警察李佳东:15245599902
曹锟 18724539555
闫范树 0453-31337780453-313809913946373338

2017-11-01: 穆棱市河西乡派出所:0453-3021729

河西乡书记:0453-3021721 3025516
副书记:0453-3021767 乡长:0453- 3021910
穆棱市政法委副书记610主任:赵祥军 手机15245351989 办电:04533188839
穆棱市政法委副书记610办徐立友 0453-3123919 13514510056
穆棱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孙雅君(女)手机13945376898 固话0453-3186376
穆棱市国保大队教导员:李艳春 手机13945320989 固话0453-3186375
田立亮,副大队长, 13845317767 固话0453-3186374
穆棱市国保大队警察:崔兴国 手机:13766639696 固话0453-3186375

2016-04-09: 穆棱市政法委副书记610主任:赵祥军 手机15245351989
穆棱市政法委副书记610办徐立友 0453-3123919 13514510056
穆棱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孙雅君(女)手机13945376898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10-15, 5:23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