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04-14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四川 >> 泸州市(沪州市) >> 刘云芳(刘云方), 女, 73

个人情况: 纳溪一个商业部门的门市员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泸州市纳溪区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9-11-09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11-18:  曝光四川泸州纳溪社保对法轮功学员的经济迫害
四、被强扣已领的养老金 刘云芳八个月分文没有

法轮功学员刘云芳,七十二岁,纳溪一个商业部门的门市员。二零一九年一月十日,被纳溪区法院冤判一年半的刘云芳冤狱期满回家,社保卡上的退休金一分钱都没有。社保说,一年半牢狱期间的退休金43200元,已领到的14734,02元要全部退回,逐月扣除,到八月份全部扣完。

二零一九年一月至八月,刘云芳的退休金分文没有;二零一九年九月,社保又扣去法院冤判的罚金2000元。现在刘云芳领到的钱是冤判一年半以前的基数,上调部份没有。

3、家庭破碎 身陷困境

八四年因改革承包,刘云芳单位被搞垮了,她失业了,没有分文的经济来源,全靠老伴退休金过日子。刘云芳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好了,脾气更好了,家庭和睦美满,夫妻互敬互爱,儿子孝顺。可是中共迫害法轮功,毁了刘云芳的家,毁了他们幸福、安康的晚年。

二零零三年六月十五日晚上八点钟,“610”国保队长高理,七化建保安周春等六人把刘云芳的老伴从麻将馆找出来,胁迫他打开自家的房门。刘云芳的丈夫一开门,警察就象一帮土匪闯入抄家。又当着其丈夫的面,把刘云芳押走,其丈夫受到很大的惊吓。

刘云芳的家多次被抄,刘云芳又被多次非法关押,她的家庭及亲人长期处于骚扰不断的惊恐中。“610”恶警还常常对她老伴进行威逼、恐吓,有意无意地给他施压,离间亲情。刘云芳的丈夫日渐承受不住这样的折腾了,心情越来越不好,开始辱骂、打人。后来妻子做的饭也不吃了,一家人分成两锅吃。他每月一千七八百元钱的收入,可一月只给刘云芳两百元生活费,刘云芳维持个人的生活很困难。丈夫每天还摆出歧视冷落的面孔,整个家庭陷入了非常痛苦的境地。在迫害的强大的高压下,刘云芳的老伴儿不得不提出离婚,认为只有这样才能得到安静。

刘云芳失去了家庭,没有住房,没有经济来源,身陷困境。近些年有了一点微薄的退休金,可被中共操控的社保助纣为虐,要扣就扣,想夺就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1/18/曝光四川泸州纳溪社保对法轮功学员的经济迫害-395957.html

2019-05-27: 四川泸州法院的违法行径:黑审密判与假开庭
一、刘云芳两次被纳溪法院被纳溪法院密审诬判

法庭的圈套

现年七十三岁的刘云芳,原泸州市纳溪区某商业部门的门市员。一九九七年四月开始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全身的疾病好了,特别是多年的哮喘不治而愈,脾气也改了很多。刘云芳是上亿修炼人中身心受益者之一,始终坚持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的真相。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一日,刘云芳买水果时,拾到一袋法轮功真相资料,大约有六、七份,就把资料逐一放到停靠在街边的小车的车窗上,希望有缘人能幸运了解真相。资料放好后,刘云芳被蹲坑的人绑架到纳溪永宁派出所。非法关押八天后,因身体虚弱释放回家(变更刑事拘留的强制措施为监视居住)。几个月后,永宁派出所李熊明把刘云芳带到检察院拿到一份非法起诉书。

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九日中午,永宁派出所身着便衣的警察李熊明带领纳溪公安局便衣二人,社区人员一人,闯进刘云芳家中实施非法逮捕。“执行公务”的四人,无人报姓名,无人出示执法的证件和相关手续,闯入刘云芳的住宅后,撕毁家中的私人物品:室内所有“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等粘贴。一个人还非法拍照。李熊明将法轮功师父的像从墙上一把抓下来,企图撕毁,以逼迫刘云芳跟他们走。刘云芳把像夺过来放在柜子里,李熊明又从柜子里把像拿出来,当着刘云芳的面损毁。

刘云芳从家里被绑架,关进纳溪看守所。一个多月时间内,没人通知刘云芳可以请律师,什么时候开庭,及开庭地点。大约二零一七年八月十一日早上,刘云芳被唤出监室,戴上脚镣手铐,被带往看守所内的审判庭。法庭内除了庭审班子、押解的法警,没有其他人。刘云芳顿时明白了纳溪法院今天又要对她秘密“开庭”(秘密庭审刘云芳曾经历过了一次)。

法庭对当事人采取突然袭击似的秘密审理,程序进行中却不依法告知当事人不公开审理的理由;也不告知当事人有申请合议庭、公诉人回避的权利,及当事人有充分辩护的权利。等公诉人按中共的邪恶逻辑对法轮功诬陷一通的诉状读完后,法庭限定当事人只能对公诉人列出的所谓“证据”,如放在车上的真相资料、本人包里搜到的两份护身符的影印件进行确认。其他的话一律不准谈。

这是法庭设的一个圈套,一个卑鄙的伎俩。只要当事人承认公诉人提供的所谓证据与自己有关,就钻进了“承认证据即认罪”的圈套。刘云芳按法庭提问的套路回答说,只有几份真相资料是自己拾来放在车上的,影印件里的另一包资料不是自己的;包里的两枚护身符是自己平时随身携带的,不是用来散发的,就进入这个“承认证据即认罪”的圈套。

按照国家现行的法律法规,及国家“依法治国”原则,刘云芳修炼法轮功,散发资料告诉人们法轮功真相,或自己包里有护身符都是合法的。法庭诱导她认可资料、护身符是自己的,却又不准她说明发放资料、拥有护身符的合法性;不准她对公诉人把法轮功真相资料定为某教宣传品的定义进行质疑、辩解。

二十分钟左右庭审迅速结束,一桩冤案就生成了。几张真相传单,两枚护身符,刘云芳被纳溪法院非法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半。非法庭审前,警察李熊明一再催促刘云芳到法院去,说是要“走程序”,真正到了实质性的庭审时,就没有正常的程序可言了。

以判刑期短为由剥夺上诉权

刘云芳抵制非法判刑迫害,依法上诉。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条规定:对被告人的上诉权,不得以任何借口加以剥夺。看守所狱警阻止刘云芳上诉,退回诉状,说,一年半上什么诉嘛。一个月后,法院两个女警到看守所叫刘云芳不要上诉,理由是判的时间短,就“一年多”。还说,这么多人被判,你是判的最轻的了。你还不服。你还上诉什么嘛?

修炼法轮功合法,讲真相无罪。刘云芳维权坚持上诉。她对法院的人说:一年多又如何?一年多也是冤案!我这么大年纪了,都72岁了。江泽民迫害的我家破人亡,我连住房都没有,还不准我申诉?法院的人就递给刘云芳一张单子,搪塞说,那你就把你刚才说的这几句话补在上面吧。

法院为什么怕当事人上诉?从刘云芳案可见,法院搞故意违法,密审密判,或搞封闭式要把一桩冤狱生成,确实是费了一番心机,再审恐怕就要穿帮了。结果,刘云芳没等到中院澄清冤情的重审,年高体弱的她等来的是劳改营更严酷的迫害。

劫持到监狱前,刘云芳被剥夺了会见家属的权利,被秘密投进了臭名昭著的成都龙泉女子监狱。法院草菅人命的诬判,使刘云芳遭受到监狱暴力转化的残酷迫害。

这是刘云芳第二次被被纳溪法院密审诬判的经过。同样的遭遇,二零一零年刘云芳曾经历过一次。

半路绑架签起诉书 骗到法庭受审

二零一零年,纳溪法院曾被纳溪法院密审诬判刘云徒刑三年,缓刑四年。经过如下:

二零一零年三月三十一日下午两点钟,刘云芳正在纳溪河西街街边走着,走到僻静的地方,突然从背后窜出两人,一左一右抓住刘云芳塞进一辆黑色小车。车上有泸州纳溪“610”(专门为江势集团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头目、国保大队队长邓松与一名警察。刘云芳问:把我带到哪里去?邓松回答:到法院。

到了纳溪法院,邓松上楼联系后,一女子拿出一份打印好的材料要刘云芳签字。邓松他们不让刘云芳看材料内容,只是催促签字。刘云芳签完字一看,才知道是一份起诉书。原来,刘云芳于二零零九年十月三十一日上午九点多在纳溪百节镇讲真相,被百节镇派出所警察绑架。在百节镇派出所关押十小时后,纳溪610国保大队队长邓松把她送到纳溪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一个多月。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三日因高血压病发,放回家监视居住。因百节镇讲真相之事,刘云芳被非法起诉。

二零一零年三月三十一日这天,刘云芳拿到起诉书后,邓松就叫刘云芳四月十三日到社区、或派出所去拿她被没收的提包和乘车卡。四月十三日上午十点钟,刘云芳真的按邓松说的去社区警务室拿回自己的提包和乘车卡。谁知这是一个陷阱,邓松他们早有预谋,要在那一天把刘云芳推上法庭进行秘密审判。

邓松和社区警务室警察沈燕飞见刘云芳一到社区,便叫上一辆小车把刘云芳劫持到了纳溪法院。到法院邓松张罗一番后,把刘云芳劫持到刑事法庭,一分钟左右,庭审班子就位。

庭内除当事人外,没有一个旁听者。邓松与沈燕飞呆在门口,庭审班子由哪些人组成没有公布,当事人一概不知。法官问:请辩护人没有?刘云芳回答:请什么辩护人?还不晓得你们要干什么呢,就把我弄到这里来了。我不懂你们要做什么,我只知道自己是个好人。

庭审班子的一个女子按了一个按钮,对刘云芳突袭似的黑审就开始了。全程仅二十分钟左右,当事人什么准备都没有,还没听清公诉人说些什么,法官说些什么,更谈不上自辩,庭审就结束了。刘云芳就被非法判刑三年,缓刑四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5/27/四川泸州法院的违法行径-黑审密判与假开庭-387912.html

2018-02-11: 四川省泸州市纳溪区刘云芳被劫持到监狱
四川纳溪区七十岁的老年法轮功学员刘云芳于二零一八年一月二十四日被劫持到中共劳改营迫害。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一日晚,刘云芳发放救度世人的真相资料时,被纳溪区永宁派出所警察李熊明和另一名便衣蹲坑绑架,关押到看守所,十一月九日回家仍然被监视、跟踪。

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九日中午,刘云芳家中,闯进四个警察,撕下室内所有“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等粘贴,大法师父的法像也被取下当面撕毁,然后将刘云芳从家中绑架。而后得知刘云芳被秘密判刑(刑期说是一年半、或三年,情况不详),送监狱因体检不合格监狱拒收,刘云芳被继续关押在泸州纳溪看守所。

近日得知,长期遭迫害体质下降的刘云芳于二零一八年一月二十四日仍然被劫持到中共劳改营迫害(监狱地址不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2/11/二零一八年二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60720.html

2017-07-21: 四川泸州纳溪区法轮功学员刘云芳在家中被绑架
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九日中午,四川泸州纳溪区70岁的法轮功学员刘云芳家中,闯进四名警察,撕下室内所有“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等粘贴,师父的像也被取下当面撕毁,然后将刘云芳从家中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7/22/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51479.html

2016-11-17: 四川省泸州市纳溪区刘云芳被绑架 已回家 仍遭骚扰
四川省泸州市纳溪区法轮功学员刘云芳,于2016年11月1日晚上,发放救度世人的真相资料时,被蹲坑的纳溪区永宁派出所警察李熊明和另一名便衣绑架。后永宁派出所在没通知她的家人的情况下,把她非法关押到泸州市纳溪区安富看守所。几天后,她的家人经多方打听,下才得知她的下落。

据悉,她被绑架后,随身带的600多元钱被警察抢走,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遭到强行打吊针,输不明液体几天。

刘云芳在11月9日回家后,被跟踪而至的绑架她的警察李熊明抢走了她的私人拥有的大法师父的像片。

李熊明 警号:024928;电话号码:0830-4292591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1/17/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37806.html#161116224151-1

2016-11-06: 四川省泸州市纳溪区老年女法轮功学员刘云芳失踪
2016年11月1日晚,年届70岁的四川省泸州市纳溪区女法轮功学员刘云芳失踪。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1/6/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37302.html

2010-06-03: 四川泸州刘云芳遭受的迫害
(明慧通讯员四川报道)二零一零年三月三十一日下午两点钟,泸州纳溪法轮功学员刘云芳,正在纳溪河西街街边走着,走到僻静的地方,突然从背后窜出两人,一左一右抓住刘云芳将其绑架,塞进一辆黑色小车。

车上是泸州纳溪“六一零”头目、国保大队队长邓松与一名警察。刘云芳问:把我带到哪里去?邓松回答:到法院。

他们先把刘云芳带到纳溪安富派出所,邓松通话联系一番后,与那位民警把刘云芳带到法院。

到了纳溪法院,邓松上楼联系后,一女子拿出一份打印好的材料要刘云芳签字。邓松他们不让刘云芳看材料内容,只是催促签字。刘云芳签完字一看,才知道是起诉书。

原来,刘云芳于二零零九年十月三十一日上午九点多在纳溪百节镇讲真相,被百节镇派出所警察绑架。在百节镇派出所关押十小时后,纳溪六一零国保大队队长邓松把她送到纳溪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一个多月,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三日因高血压病发,放回家监视居住。因百节镇讲真相之事刘云芳被非法起诉。

二零一零三月三十一日这天,刘云芳在河西街上被绑架到法院签字拿起诉书。拿到起诉书后,邓松就叫刘云芳四月十三日到社区、或派出所去拿她被没收的提包和乘车卡。十三日上午十点钟,刘云芳真的按邓松的话去社区警务室拿自己的提包,谁知这是一个陷阱,邓松他们早有预谋,要将刘云芳劫持到法院秘密审判。邓松和社区警务室警察沈燕飞见刘云芳一到社区,叫上一辆小车就把刘云芳带到了纳溪法院。到法院邓松张罗一番后,把刘云芳带到刑事法庭,一分钟左右,庭审班子就位。

庭内除当事人外,没有旁听者,邓松与沈燕飞呆在门口,庭审班子由哪些人组成没有任何形式的公布,当事人也不知道。

法官问:请辩护人没有?刘云芳回答:请什么辩护人?晓还不晓得要干什么呢,就把我弄到这里来了。我不懂你们要做什么,我只知道自己是个好人。

庭审班子的一个女子按了一个按钮,对刘云芳的秘密庭审就开始了。公诉人读完构陷刘云芳的诉状。法官问刘云芳:有要陈述的没有?刘云芳回答:希望你们善待大法,对你们有好处。可能仅二十分钟左右,密审结束。

散庭后,庭审人员随即离去,邓松与沈燕飞堵住刘云芳不准出门,硬逼着她签字。刘云芳对公诉人说,宪法有宗教信仰自由。邓松又对刘云芳说,过两天来拿你的包。“拿包”成了诱饵,不知这次去拿包他们又有什么花招。

被非法抄家、关押、剥夺人身自由三百五十天

刘云芳,六十三岁,汉族,是纳溪一个商业部门的门市员,八四年因改革承包,单位被搞垮了,刘云芳被迫下岗;下岗后没有分文的经济来源,全靠老伴退休金过日子。

刘云芳说,因我从小体弱多病,脾气暴躁,于一九九七年四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真善忍”做好人,修炼一段时间后,病好了,特别是多年的哮喘不治而愈,脾气也改了很多。不幸的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镇压法轮功,迫害信仰“真善忍”的群众,我也因此而遭受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五日上午,刘云芳在家做饭,突然有人敲门,刘云芳的老伴开门一看,是安富派出所的,还有老伴的单位七化建保卫科科长周春等人,六、七个人进门就叫交出法轮功的书,刘云芳拒绝交书,他们就非法抄家,抄走了所有的大法书籍,还把刘云芳叫到派出所去。刘云芳到了派出所从上午十一点等到下午一点多钟,没人叫她回去吃饭,一个叫胡春的警察还骂:你炼法轮功就炼饱了,吃什么饭,等着。第二天刘云芳又被强行叫去派出所,派出所警察雷小铃非法询问还辱骂:龟儿老子吃饱了要炼法轮功。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六日晚上十一点钟,刘云芳的老伴没在家,刘云芳正要睡觉,听见有人敲门,就问:是哪个?敲门的说:是查户口的。刘云芳开门一看是安富派出所警察雷小铃、七化建保卫科等人,一进门就叫签字,不告知签什么字,刘云芳认为真是查户口,就签了字。没想到字一签他们就开始抄家,抄家发现有三张真相资料和大法书,当晚就用警车把刘云芳拉到纳溪看守所非法关押,关押八个月后又转到洗脑班关押。洗脑班是没有人身自由的特殊监狱。在洗脑班关了二十多天,老伴被迫交了五百元钱,签了字,才把刘云芳从洗脑班领回家。这笔钱的收条盖章是:泸州市公安局纳溪区分局国内安全保卫大队。回家后,电话不断骚扰,节假日不得安宁。

二零零二年九月的一天上午,纳溪安富派出所警察雷小铃伙同了几个警察又来抄家。目睹他们把家翻得乱七八糟的恶行,刘云芳的老伴怒不可遏,火冒三丈,当面怒斥他们:你们不去抓坏人,反到这儿来抄家。这几个人才灰溜溜地走了。

二零零三年六月十五日上午,国安六一零认为刘云芳给了别人真相资料,立刻到刘云芳家找人,刘云芳不在家。晚上八点钟,六一零国保队长高理,七化建保安周春等六人把刘云芳的老伴从麻将馆找出来,胁迫他打开自家的房门。刘云芳的丈夫一开门,警察就象一帮土匪闯入抄家。当时刘云芳在卧室,六一零头目高理一脚把卧室连门带锁踢烂。他们找到两份法轮大法经文,就借机把刘云芳劫持到纳溪看守所非法关押,关押一个月后又将她两年劳教。刘云芳被送到劳教所因体检不合格,带回看守所又非法关押十五天才放回家。

遭迫害 家庭破裂母子分离

刘云芳原本有个和睦美满的家,夫妻互敬互爱,儿子孝顺。刘云芳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好了,脾气更好了,由此,他们的家庭应该更加幸福。可是中共迫害法轮功,毁了刘云芳的家,毁了他们幸福、安康的晚年。

刘云芳的老伴知道自己的妻子是好人,修炼法轮功身心健康,又没犯法做坏事,总是站出来为妻子鸣不平,想尽自己的能力解救妻子。刘云芳第一次被非法关押九个月期间,老伴去找“六一零”队长黄忠杰质问:你们半夜三更把人抓来关起,她犯了哪一条法?黄忠杰说:上边命令叫抓法轮功的。于是他老伴儿几乎每周都去找“六一零”要人,如果“六一零”的人,他也要在办公室留张条子。

刘云芳的家多次被抄,刘云芳又被多次非法关押,长期以来骚扰不断,刘云芳的丈夫日渐承受不住这样的折腾了。“六一零”恶警还常常对他威逼、恐吓,有意无意地给他施压,刘云芳的老伴儿实在是承受不了这强大的压力,不得不提出离婚,认为只有这样才能得到安静。

二零零三年六月,刘云芳正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狱中,法院的人向刘云芳递来离婚书,丈夫提出离婚的理由是刘云芳炼法轮功。刘云芳想到自己炼法轮功修心向善做好人,寻求身心的健康不是坏事,自己没做错什么,为什么离婚呢?于是她不同意离婚。

非法劳教未成刘云芳回家后,老伴怕受牵连,不准她炼功,打牌回家一见她炼功就骂。以前他们夫妻是不吵不闹的。刘云芳想到自己是修炼人,按“真善忍”要求做人,不和丈夫争吵。可是无论怎样善待丈夫,他都不接受,并开始动手打人,打耳光,用脚踢,乱骂,逼离婚,还要把妻子赶出家门。刘云芳问丈夫:为什么这样对待善良人?丈夫骂着说:“六一零”公安叫把你管紧点,不准炼功。还叫把钱管紧点,免得你去搞那些。

“六一零”一边向刘云芳的丈夫施压,一边无耻的离间他们的家庭,制造其夫妻间的仇恨。刘云芳的丈夫整天担惊受怕,昧着良心这样对待亲人,实乃不得已而为之。后来他连妻子做的饭菜都不吃了,一家人分成两锅吃,他每月一千七八元钱的收入,可一月只给刘云芳两百元生活费,刘云芳维持个人的生活很困难,丈夫每天还摆出歧视冷落的面孔,整个家庭陷入了非常痛苦的境地。

二零零七年元月十九日,刘云芳的丈夫悄悄离家出走,杳无音信。一年半后,二零零八年七月他回家就起诉离婚,将妻子修炼法轮功作为离婚的理由起诉到纳溪法院,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法院判决离婚。儿媳怕婆婆修炼法轮功自家受株连,怕共产党查三代将来祸及孩子,就与刘云芳完全断绝了往来。原本好端端的家庭彻底破裂了。

刘云芳说起自己的家庭与婚姻,她谴责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本该在自己的家中安享晚年的,却因做好人而遭受××党的迫害,被迫拆散了以往那个温馨的家。家散了,对每个家庭成员都是深深的伤害。

她说:这场迫害总会有结束的一天,她将起诉,让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负法律责任,为法轮功,为师父讨还清白,为自己讨还公道。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6/3/224778.html

2009-11-08: 泸州市纳溪区大法弟子刘云方被非法关押
四川省泸州市纳溪区大法弟子刘云方,女,60多岁。于2009年10月31日在纳溪区白节镇发真相资料,被纳溪区国安恶警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泸州安富看守所受迫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8/212178.html

泸州市(沪州市)联系资料(区号: 830)

2021-02-01: 重庆市永川区法轮功学员罗太秀、邓万英等面临非法开庭补充

泸县法院 8308193080 8308180138 8308180721 8308080821 8308180909 8308182710
现党组书记、代理院长 陈刚 原院长 谢杰
地址:四川省泸州市泸县玉蟾大道404号 邮政编码:646106

2020-09-09:
泸县公安局副局长苟治权(管国保):137082871578308195303
司法局局长李生元830818285813982476666
副县长喻斌13982755678

泸县公安局国保队:0830-8195319
泸县检察院8308180283,办公室8308192652830818028183081802908308180293
检察一部8308806213,缪雯18384045588
检察一部主任钟宇明8308183568
政治部8308180297
泸县法院刑庭8308193081
刑庭商晟8308193092,办公室8308193080830818013881807218180821
副院长陈志超13508030159,chenzc_159@163.com
副院长赖杰(管刑庭)

2020-07-12:
参与迫害涉案人员
泸县国保办案人员 石跃彬(音)
泸县检察院公诉人 廖雯
泸县法院审判长 郑利平
2019-10-06:
纳溪区公安分局8304292003 8304292007
办公室 8304292632
局长 周云波
工会主席 李晓华 13980242188
政工监督室 13708287522 13882739696
四川省泸州市看守所 8304270508 8304270570 8304270190
2016-08-11: 四川泸州江阳区茜草镇参与迫害的部份相关责任人

茜草街道机关人员
党工委书记 付海兵
人大工委主任 蒋奎
办事处主任 王天泉
党工委书记 纪工委书记 阳刚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5, 8:04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