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 泸州市(沪州市)恶人恶行录

2016-02-07:
四川泸州警察胁迫法轮功学员的家属毁掉大法书籍

2015年5月,泸州法轮功学员斯道珍在菜市场散发真相资料,被绑架到高坝派出所,警察王继华打电话叫斯道珍的女儿毁掉母亲放在家里的大法书籍、炼功带等,企图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在高压恐惧下,斯道珍的丈夫与女儿被王继华胁迫参与迫害,毁掉了大法书籍、炼功带、光盘。

从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起,王继华一直卖力追随迫害,致使当地多名法轮功学员遭到严重迫害。诉江大潮到来,清算江泽民的罪恶开始了,王继华仍然没有醒悟。

2014-05-06: 四川泸州市“610”胁迫基层人员骚扰居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5/6/四川泸州市“610”胁迫基层人员骚扰居民-291077.html

2013-01-28: 四川古蔺法院庭审 公诉人、审判长理屈词穷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8/四川古蔺法院庭审-公诉人、审判长理屈词穷-268298.html

2012-07-30: 异地看守所“开庭”见闻

七月十二日,四川古蔺法院的一个案子定于泸州纳溪法院开庭,七月十一日中午,突然又改变庭审地点为纳溪看守所。这是一桩什么样的案子,需要异地开庭,还临时改变地点?从法院这个面向公众的地方改到不可能人人都能进去的看守所,在遮掩什么?躲避什么?

一、害怕人了解真相

要想知道这个案子为什么要异地开庭,我们得首先了解这个案子的当事人是什么样的人?

舒安清:四十岁左右,毕业于成都科技大学,原在泸州电业局工作。舒安清是法轮大法修炼者,在中共江泽民对法轮功无理的迫害中,单位以开除工作要挟他放弃修炼,他本人因坚持维护自己信仰的权利,不向强权与高压妥协,被迫失去工作,失去在单位分到的住房。为向国家政府讲清法轮功真相到北京上访,大约二零零一年又被非法劳教迫害。舒安清靠帮人维修家电维持生活,瞻仰老人,抚养孩子。泸州江阳区邪恶“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长期对他监控、跟踪、伺机迫害,使他不能正常工作、生活,被逼的抛下老母与幼子长期流离失所在外。

现年七十七岁的罗正贵,是古蔺石宝镇政府退休干部。修炼法轮功仅短短一、两个月,就从病入膏肓的绝境中活了过来,三十多年的病体奇迹般的重获健康。刚修炼才几十天,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就发生了。在严峻的考验面前,罗正贵选择了法轮功,义无反顾的继续修炼,多年来屡遭迫害:曾被劫持到看守所三次,被关入洗脑班三次。二零零四年被古蔺邪党法院诬判三年半徒刑,在四川省广元监狱遭受迫害。

张自琴,现年五十七岁,罗正贵的妻子,因坚定信仰遭到当地邪党政府及“六一零”的迫害,长期被监视、跟踪、骚扰;被非法关押数次、非法判刑四年。在监狱遭受到几十种酷刑的折磨,如挂牌游乡示众、吊、铐、暴打、捆、老虎凳、灌食、打毒针、踩、拖拉等等,几经生死。从地狱般的监狱出来后,当地政府、各类邪党人员、“六一零”仍不放过她,直逼的她与丈夫流离失所、家破人亡。

酷刑演示:背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日晚,张自琴,罗正贵、舒安清分别在泸州市龙马潭区鱼塘镇被绑架,三人均被劫持到古蔺看守所非法关押。非法关押八个月期间,三人先后转到泸州纳溪看守所。

信仰是每个人的神圣权利。信仰自由是宪法赋予中国人的基本人权。信仰“真善忍”在任何国家是完全合法的。而中共这个邪恶的党派团体、及所属的政法委、“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则盗用国家政府的名义,利用司法、监狱这些国家的特殊机构对法轮功进行了空前的大迫害。法轮功学员向人民讲清法轮功真相,挽救被谎言毒害的世人,是修炼人的慈悲;揭露中共江泽民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是在依法行使公民信仰自由、言论自由的权利;制止这场危害国家利益民族前途、祸国殃民的迫害运动,是中国公民应尽的责任。张自琴,罗正贵、舒安清他们所坚持的、所做的没有错,他们什么罪都没有。

审判无罪的好人,这是对公理与正义的挑战,是对善良的亵渎,是对人权与法律的践踏,是共产法制国家的司法丑闻,是中国人的耻辱。三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庭审,有两名正义律师将为之作堂堂正正的无罪辩护。迫害者心虚,恐慌,异地开庭,又把地点改在隐蔽的看守所,就是为了掩盖这一令人震惊的重大真相。

二、人多不敢开庭

二零一一年七月,罗正贵与张自琴将自己遭受迫害的经历公诸于世,并向有关部门提起控告。张、罗的血泪控诉触动了邪党恶人过敏的神经,于是设下圈套、布下诱饵,伺机迫害。古蔺石宝邪党人员通过罗正贵的女儿带口信,要罗正贵与张自琴回到家乡,说只要签字表态不炼法轮功了,就发给罗正贵的工资,以“保外”或“取保” 的形式让张自琴得到自由等等。发工资、给自由的许若刚出口,古蔺邪党政府、公安、国安“六一零”及各类邪党徒就闻讯追到泸州绑架了罗正贵、张自琴,这对苦难的夫妻再陷囹圄。

张自琴、罗正贵遭遇迫害的真相在古蔺地区已为人所知,了解真相的人对他们的遭遇无不同情,对迫害者的恶行无不愤慨。如果在古蔺开庭,关注迫害的当地民众十里八乡的赶来旁听,正义的力量一定会使江氏集团操控的中共政法委、古蔺“六一零”惊慌失措,胆颤心惊,或许以为异地开庭可以躲避来自民间民众公理的审判,及民众觉醒的正义谴责。

舒安清是一个口碑很好的人,给人修炼电器不仅技术精湛、服务负责,而且收费合理,满意的客户往往一个介绍一个。舒安清被绑架、关押长达八个月,家中老小没有生活来源,母亲欲哭无泪,孩子思念父亲,知道真情的人都很同情。古蔺有一普通人接到开庭的邀请函,得知舒安清家的境况,带上省吃俭用的二百元钱准备捐助给舒安清的儿子补贴学费。赶往纳溪法院不知地点改到了什么地方,人地生疏,就带着遗憾回去了。纳溪法院审判好人,天理难容,所以一定会有善良的民众积极关注。

迫害者以为异地开庭、庭审在看守所秘密进行,就可以摆脱人们的旁听,逃避人民的追究,但就是临时把地点,冒着大雨前去参加旁听的人也多达二百人,舒安清的亲朋好友就去了二十多个。古蔺法庭以“来人太多”为借口,七月十二日在看守所内对法轮功学员的公开庭审未成。民众很不理解:开庭本身就是公开的、正常的司法活动,还怕人多?怕人多不敢开庭,是不是害怕司法制造冤案的过程被人识破?违法犯罪的伎俩被人看穿?其实,古蔺法院躲躲闪闪的异地开庭,又把应在法院公开进行的庭审改在人人难进的看守所,就是在掩盖迫害法轮功的违法犯罪的事实,与违法犯罪的性质。如更多的民众了解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相,中共邪教的邪恶本性就会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中共必然垮台、解体、灭亡的结局就会来的更快。

三、震撼的呼声

七月十二日早上,许多接到开庭邀请函的人络绎不绝来到纳溪看守所,有的不知改了地点从纳溪法院赶过来。张自琴的老母亲及亲人们也从法院赶过来。

九点过,古蔺法院的杨庭长(女)与北京来的两名律师交涉,杨说地方太窄,一家只进去三人旁听。有群众对她说,这里不是法庭,在这里开庭是私设公堂,我们亲朋好友都不答应。有人说:只准三人进,这是开黑庭吗?后来杨姓庭长又说一家可进去十五个。众人要求:来这么多人一家应进去三十个。律师也说,里面的警察可少进去一些,让群众进去的多一点,反正都是带了身份证的。有人提出到大的会议室,有人要求就在门厅外的平台上开,说大家站在坝子里,都听得到。

有群众对杨庭长说,今天审判的这几个人没有哪一个人犯罪,他们都是好人,把他们放了吧。杨庭长说,我没有这个权力。我要有这个权利我今天就不当这个审判长了。哪个愿意干这个工作?你以为我愿意来?这么远的地方。

杨庭长进了监狱的大铁门。律师与上百群众冒雨等在外面。舒安清、张自琴的母亲都是七、八十岁的高龄老人,她们在雨中焦急徘徊。

一两个小时过去了,没有开庭的动静。律师打电话与各个相关部门联系。舒安清的老母亲着急的见人便问:是不是已在里面私自开庭了?私自开庭是不算数的,来参加开庭的家人一个也没进去。先说在法庭开,一会儿又改在看守所。约定的九点开,现在十一点了还不开。舒母激动对众人与武警讲,法轮功好的很!“真善忍”没的错!我儿子是好人!

十一点过了,等待的人群不知邪党操控的法庭在搞什么鬼,这时在场的法轮功学员高声喊出: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朗诵大法诗,背《论语》,洪亮整齐的声音直冲阴霾的上空,强大的能量震天撼地。河对岸的法轮功学员也隔河声援,正义的呼声此起彼伏,遥相呼应。

四、慈悲救度

等待开庭的过程中,开来一对武警把守大门,满满一大巴车司法人员顿在车里。以纳溪国安老牌“六一零”特务邓松、张华为首的一些中共恶党人员肆无忌惮的对前来参加开庭的人拍照、摄像,公开进行侵犯公民人权的违法活动。便衣特务穿梭在人群中(有江阳区的),有的使用特殊照相器材、有的使用电脑本、手掌机等拍照摄像,有的打手机作伪装录音、拍照。大客车上也有对外拍照、摄像的。张华近距对着人摄像,还动手把人掰过身来想照个清楚。

群众抵制不法份子的违法行为,大喊:侵犯人的肖像权,不准照!律师前去制止一个人的违法行为,那人说,我想照谁就照谁。律师就举起相机,说:那我也照你。那人便惊惶离开。有奉命前来助恶开庭的人见群众举起相机对准了自己,惊恐的说,我没照你,你怎么照我……

张华无视自己的违法行为,表现积极,处于执迷不悟的愚蠢的状态。为了制止张华的违法行为,有人直呼其名曰:这人是张华。有人前去拍着张华的肩,善意的对他说:你不要照,侵犯肖像权违法。有人主动上前对张华说,大哥,你看你脚都是瘸的,听说是你迫害法轮功遭报应了。你不要迫害法轮功了,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嘛,对你真正有好处,试试吧。旁边的警察听见这慈悲的劝善,不由得笑了。

邓松是纳溪区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骨干,长期的、卖力的追随迫害,亲自把多名法轮功学员投进监狱非法拘留、非法判刑、非法劳教迫害等等,已经是罪业满身。法轮功学员见邓松此刻又出现在迫害的现场,仍然慈悲的挽救他,唤醒他,对他说:你知道吗,法轮功是好人,没干坏事;邓松,我愿你得救!

有一个年轻小伙躲在柱子后拍照,法轮功学员告诉他,你不要照了,做了这样的违法事对你不好。小伙子向大法弟子合十点头。

古蔺法院的杨庭长一到场,就有法轮功学员对她说:这个事情你要把握好,这个案子本身就是冤枉的。没有那条法律定法轮功犯法犯罪。希望你按照法律依法办案,公正处理这个案子,不要冤枉好人,不要制造出冤、假、错案来。冤枉了法轮功,等运动一结束,可就脱不了干系。

法轮功学员对助恶非法开庭的所有在场人员慈悲的劝善,讲真相,有的说,今天被庭审的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他们被迫害的好惨啊。谁家没有妻儿老小?把舒安清关起,家里小的十来岁,老的七十岁,无生活来源,把这家人弄得这么惨。要是你们遇到这样的事,你们怎么想啊?……苏母对孙子说,你告诉叔叔吧,爸爸是好人,没有犯法,想爸爸。苏安清的儿子流着眼泪对武警说了这番话,旁边的人流下了眼泪。有人当场拿出两百元钱给他,务必要他收下补贴学费用。

在大铁门旁武警站了一圈;有人看见有掂电棍的警察,有亮出枪支的警察,坝子一旁还有满满一大车警力没露面;照相的、摄像的制造恐怖,扰乱与威胁着在场的人。但在场的群众、法轮功学员包括一些七、八十岁的老太太们个个神态怡然,没有一丝畏惧。有的还对在场的武警说:你们为这事在这里站着,其实你们也是被迫害的。王、薄都倒台了,你们还被迫参与维持迫害。看这连绵的大雨就是神佛的泪,善恶有报是天理,迫害好人天理不容啊!还是为自己留条后路吧……从依维柯下来一个提摄像机的人,法轮功学员为了不让他沾染迫害的罪恶,劝告他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一个人要多做好事,勿做坏事。那人提着相机把机子背在身后,一直没照,善恶间做了选择。

法轮功学员说,看到这些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真可怜。我们告诉他真相,慈悲他,没有恨,没有怨,呼唤他们的正念、善念,做了我们应该做的,不留下遗憾。

五、尾声

快到中午十二点了,古蔺的杨姓法官以旁听者“来人太多”为由对律师说休庭,延迟审判,时间三天后。律师说:你们把开庭一会儿定在法院,一会儿定在看守所。昨天我反复告诉你们要协调好,你说协调好了的,今天却又开不成。我们是按书面约定准时来的,我们来回的机票你们报销吗?杨姓法官说,这个我们没有办法。

群众纷纷问杨庭长,为什么不开庭,这是儿戏吗?杨答:来人多,影响不好。民众不解,说:害怕好人多?什么影响不好?你审判大法弟子,大家都想来看看大法弟子犯了啥子罪,明白是非真伪,有什么不好。杨不语。一辆依维柯下来十来个警察,列队保护杨离开,簇拥着杨的警察制止杨向群众解释,对杨说,不要说,不要说,便护着杨上了依维柯。

法官撤离,不开庭了,群众白白等了半天。十一点五十五分左右,看守所负责人用话筒通知大家:审判长都走了,今天不开庭了,请大家自行离开。群众议论纷纷问道:那么大的雨,等了那么久,说不开就不开,是儿戏啊?舒安清的一位亲戚流着泪说,说话不算话,还有正义,还有公道吗?

法庭不敢开庭,就连张自琴的老母亲也看出来了:他(邪党法庭)害怕,他没得理。有人对看守所负责人说,不敢开庭就说明当事人没有罪,那你们就放人,我们今天就是来接人的。

看守所的负责人表示,开庭是法院的事,在看守所开就不行。以后这些事不答应了。得知今天非法审判未成的原因之一是看守所不同意在那里开庭。对于看守所拒绝法官在那里庭审法轮功学员,律师说:这是一个胜利的回合。
2011-11-14: 四川泸州龙马潭区莲花池派出所仍在继续迫害法轮功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五日下午两点左右,两名警察把一名老年法轮功学员绑架上车,劫持到莲花池派出所,说是从摄像头看见她发资料。

该法轮功学员向派出所几个警察讲真相,说自己现在年龄这么大了身体这样好,就是修炼法轮功的原因。以前病很多,是法轮大法救了她。并告诉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将来才能平安度过劫难等等。

警察强迫该法轮功学员“办手续”,说办了“手续”才能回家。警察问姓名、查身份证,该法轮功学员不告诉他们,他们就从她包里的一张电话费缴单上从电脑查出她的个人信息。警察又强迫照相、盖手印、签字,还问曾被罚款或拘留过没有。

按国家法律与警察的职责与义务,莲花池派出所警察应该保护法轮功讲真相的权利,支持法轮功学员揭露邪恶反迫害、帮助制止迫害在中国继续发生,才是正理。可是他们到目前为止还执迷不悟选择迫害。
2011-08-21:
四川泸州纳溪洗脑班迫害老年人

四川泸州纳溪卫生陶瓷厂招待所,又名建陶山庄,是中共泸州市“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私设的监狱,他们把法轮功学员绑架来拘禁其中,实施暴力洗脑迫害。从今年七月起,已知有四名法轮功学员贺世芳、唐天敏、王桂珍、黎忠明被中共“六一零”、派出所、社区等犯罪份子秘密绑架,非法关押其黑窝内强制洗脑,逼迫放弃修炼法轮功。

在洗脑班遭受迫害的唐天敏五十多岁,其他三位皆是六十以上高龄的老人,贺世芳七十多岁。

关爱老人,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是历来中国人衡量道德、评判善恶的准则。中国宪法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公民人身自由不受侵犯,中国老人对“真善忍”的信仰理所应当得到社会的尊重。可是中共“六一零”竟无耻地迫害老人,虐杀老人的信仰,非法剥夺他们的人身自由,使他们在野蛮绑架中遭受惊吓,在强制洗脑中遭受极端恐怖的高压折磨,使他们年迈的身心遭受到不该遭受的痛苦与伤害,也使孝顺、尊敬与爱戴他们的亲朋好友、晚辈非常伤心。

历代传说不孝的人会遭报应,中共纳溪“六一零”迫害老年人的邪恶行为,破坏了中华传统美德,践踏了中国社会的伦理道德,其罪大之恶极,必遭天谴。


2011-06-19: 四川泸州市邪党村支书杨泽中恶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6/19/四川泸州市邪党村支书杨泽中恶行-242687.html

2010-10-10:
泸州纳溪邹世芳家被骚扰

二零一年十月三日上午,泸州纳溪区公安李富全、纳溪棉花坡镇综治办主任田太云、棉花坡镇妇女主任杨××伙同棉花坡竹林村村长王安兵等人,闯进法轮功学员邹世芳家欲非法查抄,遭到家属正当阻止。这些不法之徒借口说某人看见邹世芳散发真相资料,其实邹世芳外出打工快一年了,根本就不在家。这些人长期迫害法轮功学员,骚扰其家庭正常生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10/230778.html

2010-08-19: 四川泸州市纳溪区洗脑班的恶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19/228527.html

2010-08-18: 四川泸州特兴镇中共党徒再次骚扰当地法轮功学员

2010年7月21日,四川泸州特兴镇综合治理办公室主任余金全和特兴镇邪党副书记姚绿芳,于当日上午9点多钟闯进一位法轮功学员家中抄家。

他们不听该法轮功学员讲真相,硬是把个人物品抢走,没有合法证件,不开清单。

随后,余金全和姚绿芳窜往奎峰骚扰另一名学员,又到特兴另一学员开的门市上去骚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18/228476.html


2009-05-21: 曝光四川泸州市合江恶警、恶行
据悉,今年5月19日上午9时,合江县伪法庭要公开审判六位大法弟子魏凤鸣、罗水珍、桂大律、宋德贵、邬显容、邬德珍。

叙永县五位老年大法弟子闻讯自发前去正念营救同修。不料,她们被合江一派出所(公路边)几个警察拦下来了,有的查驾驶员的证件,有的翻大法弟子的提包,大法弟子告诉他们:你们这样做是在犯罪,他们全然不听,还强行带她们到该派出所。(连大法弟子上厕所他们都要派人跟着)真是邪恶至极!

一会儿,该县公安局又来了几个便衣。一大法弟子对他们说:怎么?你们如临大敌!社会上众多吃喝嫖赌,偷摸坏事干绝的不管却来对付几个手无寸铁的老太婆!他们装聋说:查清你们的身份就放你们走!他们有的审讯。有的搜包。有的拍车子的照。由于这几位大法弟子默契:有的发正念(该所长头疼的厉害走了),有的讲真相,不配合迫害(不签字,不口供,拒绝照像),大约半个小时就走脱。

这里要重点曝光该县公安局的王吉中(55岁)的恶语,当大法弟子告诉他留条后路,他竟狂妄叫道:共产党给我这样多钱,我就是要替它卖命,哪怕叫我摔死吊死撞死我都不怕!我以前专门整法轮功的精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21/201369.html

2009-05-08:泸州市国安人员李正辉徇私枉法迫害好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8/200415.html

2009-03-07: 四川省泸州市纳溪区原610头目罗太银恶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3/7/196688.html

2008-06-21: 四川泸州市“六一零”设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6/21/180680.html

2007-07-07: 四川泸州特兴镇政府恶人仍在迫害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7/158271.html

2007-03-25: 四川龙马潭区城北小学继续参与迫害法轮功
2007年3月8日,龙马潭区诚北小学、下大街小学等向学生、家长发出公开信,重复恶党诽谤、污蔑法轮功的谎言,毒害广大的学生、家长,参与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继续犯罪。

城北小学校长 梁田 电话  0830-2668533
下大街小学校长 徐学驰
学校电话  0830-2992776
吕老师 0830-2872322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25/151496.html

2007-03-25 :四川泸州市龙马潭区小市街道办事处继续污蔑、诽谤法轮功
2007年3月,龙马潭区街道办事处向学生家长发出公开信,以促進社会和谐为由,恶毒攻击、污蔑诽谤法轮大法,继续追随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毒害人民。

小市街道办事处电话:     0830--2990064
陈治英            党工委主任
吕波             综治办 司法 法律防邪办公室
李秋阳            党政办公室
赖帮权            计生 民族宗教办公室
刘登群            文化 体育 财政办公室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25/151496.html

2007-03-12: 四川泸州市玉带桥社区红星派出所骚扰大法弟子
四川省泸州市蜀南矿区碳黑厂玉带桥社区的先大离,龙马潭区红星派出所黎光富、刘员于过年前夕到该厂找大法弟子家属签名、保证:不许炼法轮功的家人到处走,走那里必须请假等等。

玉带桥社区、红星派出所任意限制公民人身自由,违法乱纪,破坏国家法律法规,制造社会不和谐因素。觉醒了的泸州市民、众多单位、社区及公安都在抵制迫害,而玉带桥社区、红星派出所在节假日期间对大法弟子進行骚扰,还在搞签名、保证那一套。

玉带桥社区、红星派出所声称,签名、保证之举动只是走走过场,应付“上面”。话虽如此,可实际上是支撑了邪党苟延残喘继续维持迫害。如果人人都不走过场,不去推波助澜,这场迫害就不会持续这么长时间

更严重的是,该社区、派出所在该厂小区内、警务室外张贴所谓“警示教育宣传单”,极其恶毒的诽谤、诬陷、攻击法轮功。在法轮大法洪传全世界,世人逐渐明白真相的时候,中共邪党的造谣机器在真理面前再也无法兴风作浪,连“殃视”媒体也不得不偃旗息鼓,而玉带桥社区、派出所还在老调重弹,继续毒害民众,其性质之恶劣,后果之严重不是以“走过场”为藉口能推脱的了的。

2006年初,该社区人员先大离搜走大法弟子向世人讲真相的光盘几十份,阻止真相流传救度世人遭恶报被水烫伤长时间不能痊愈,而今先大离任然不悟,继续参与迫害。

玉带桥社区、红星派出所不能再如此“走过场”了,用实际行动停止迫害,选择光明美好的未来。

玉带桥社区警务室电话      0830 2586505
先大离电话       13989121217

2006-09-03:请泸州大法弟子注意
在获悉高贤英等四名大法弟子被起诉后,四川泸州大法弟子纷纷给泸州江阳区检察长肖桂林、检察员肖万林、泸州江阳区法院院长陈春、审判员王小刚、泸州江阳区610头子王旭等写信讲真相,要求停止迫害,立即放人。

然而王旭执迷不悟,称给他打电话、写信是对他的“恐吓”、“威胁”,進而布署便衣采用在胸前或在挎包上安装微型摄像设备,对大法弟子或相关人员進行摄像、跟踪。

请泸州大法弟子看到此消息后,注意安全。加大力度讲真相,正念正行,彻底解体泸州地区的邪恶。

王旭  泸州市江阳区委  手机:13980256779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3/137001.html

主页 受害人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