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2-17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佳木斯市 >> 王玉新, 女, 43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多多小区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9-10-18
案例分类: 孕妇/幼童  劳教  拘留/绑架  毒打/体罚  被举报/构陷  受迫害程度:高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王玉新 孙玉富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0-01-15: 佳木斯市公安局恶警于去年九月绑架当地十五名大法弟子,并進行敲诈勒索。现大多数被绑架的大法弟子均已出狱,宋晶娟、丁茜等三位大法弟子仍被非法关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5/216311.html

2009-11-12: 佳木斯市三名被绑架的大法弟子回家
黑龙江佳木斯市9月19日被南岗派出所绑架佳木斯看守所的10名大法弟子,目前有三名大法弟子已回到家中,她们是闯静、王玉新、王金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12/212486.html

2009-10-31: 闯静五人被关佳木斯劳教所 家人遭刁难
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二日下午,在佳木斯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一个多月之久的闯静、宋靖娟、王玉新等五名大法弟子被不法警察送入佳木斯劳教所继续迫害。而文英、刘桂芹、张春英、王金霞和张庆余现仍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
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九日,闯静、文英、刘桂芹、张春英、王玉新、王金霞、张庆余等十五位大法弟子在大法弟子宋靖娟家一同学学法,却遭佳木斯南岗派出所和前進公安分局的不法警察绑架。其间闯静和孙玉富曾遭南岗派出所副所长刘金山等人毒打。其中五位大法弟子因年迈和重病,恶警害怕承担人命关天的责任,在对他们的家人勒索钱财中饱私囊后,才让他们回家,每人被勒索一千至两千元不等。

连日来,闯静和其他大法弟子的家属分别到佳木斯南岗派出所、市公安局和前進区政府等处申明情况,要求释放无辜被绑架的亲人,得到了一些人的同情,也遭到了一些不明真相的警察及政府官员的威胁和刁难。当南岗派出所副所长刘金山听到闯静的女儿马晓亮提出妈妈闯静被其毒打的质问时,开始是百般抵赖:“谁看见我打了?有证人吗?他能出来作证吗?”马晓亮就问他:“那么多人都看到了,你怎么不敢承认呢?”他又狂妄的叫嚣道:“我就打你妈妈了,你能怎么样吧?”马晓亮说:“那我就告你。”他听后气急败坏地说:“你愿意上哪儿告就上哪儿告去,佳木斯所有的律师事务所你随便(去找)。”

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九日,闯静年过八旬、双目失明的婆母在家人的搀扶下,步履蹒跚的来到佳木斯市南岗派出所所长郑成岩的办公室,郑成岩见状急忙支她们去找教导员李文胜,并说:“这个案子是由李文胜牵头负责抓捕的,你们找他去吧。”等了一会儿,也没见李文胜来,她们就又去找郑成岩,只见他赶紧收拾包就要往外走。闯静的家人拦住了他,告诉他副所长刘金山在绑架闯静的过程中对她施以毒打等暴虐行为,而且刘金山在家属的追问下还很嚣张地承认了自己的这一恶行时,郑成岩很愕然,继而撇下闯静的家人仓皇离去。

等了一会儿,见教导员李文胜终于来了,闯静的婆母和家人就赶了过去。李文胜得知她们的来意后,急忙把责任全部推掉,声称自己“没有放人的权力,只有抓人的权力”。当家人再次就闯静被刘金山毒打一事提出质询时,他当即哑口无言。在交谈中,李文胜表露出由于近日每天都能接到海外法轮功学员的讲真相电话,把他吓得不得不不断地换手机、换卡。

一会儿,一警察進来态度凶蛮的撵闯静的家人走,还阴阳怪气地说:“你们不是讲真善忍吗?为甚么要让这么大岁数的老人来?”老人听后伤心地说:“要不是你们抓走了我儿媳,我上这儿来干甚么?”老人一想到一家人由于修炼法轮功做好人而遭受的凄惨境遇——儿媳已是第五次遭绑架、儿子也已被迫害致残、孙女在成长过程中不得不早早就面对和承受非人的苦难,现已弱不禁风……而老人现在还要被这些拿着人民的血汗钱、原应保护人民的警察所欺凌,悲愤交加的老人一下子背过气去了,这个恶警见状吓得一溜烟跑了。

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日早晨,闯静的婆母和家人来到南岗派出所要人时,派出所限制她们在值班室里等,李文胜还指派一个女协警在走廊里挡住去路,不让她们進办公室的门。在老人和家人与其交涉要见责任人的努力过程中,李文胜百般推脱搪塞,还上来几个女协警在往外推搡她们的过程中,老妈妈又背过气去。

由于气温骤降,值班室里显得格外阴冷。家人发现值班室里原来备有的电热器、暖水瓶和水杯等都已被故意撤走。中午,李文胜“主动”来到值班室劝老人别再来了,还伪善地劝说要来就让年轻人来。当老人告诉他只要把儿媳给放了,她就不再来了时,李文胜赶紧推说自己说了不算。其间,一个小警察一直在旁边帮腔,后来他又以自己头疼为由来撵家人走。

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一日,由副所长刘金山在南岗派出所值班。一见到闯静的家人来了,刘金山就表现得烦躁不安。他一会儿唆使人将暖水瓶给藏了起来;一会儿又不怀好意地将窗户打开,接着又将屋门大开。北方的深秋此时已是寒意袭人,门窗大开后的过堂风更是令人感到寒风刺骨。尽管这样,刘金山似乎觉得还不够,看到老人坐在值班室的床上,就没好气的進来一把将床单给扯了下来,还不解气似的在她们面前使劲抖搂上面的污尘。在绑架法轮功学员的过程中,刘金山充当了主要打手;而此时面对年过八旬、双目失明的老妈妈,刘金山又做出此举,其为人可见一斑。其间,另外一个派出所的警察来找刘金山办事时,还建议刘金山:“你们派出所应该到外面多找案子(敲诈勒索),好整点钱搞福利。”中共邪党管制和培养出来的警察,他们每天的所思所想、所作所为实在是骇人听闻。

中午,一个大眼睛的胖警察到值班室来又装腔作势地吵嚷了一通,把老妈妈又给气得背过气去,他才吓得掉头逃走了。

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二日,李文胜出主意让家属到居委会给出具证明:闯静的家境确实有困难,丈夫残疾、婆母双目失明,家人都需要她照顾等等。家人信以为真,可来到居委会说明情况后,他们却不敢给出手续,说是害怕承担责任。中午,佳木斯市前進公安分局局长来到了南岗派出所,闯静的婆母赶紧向其申诉自己家人的被迫害情况。他听后想出的“解决”办法与李文胜给出的主意同出一辙,就是去找居委会给开证明。其实他们全都心知肚明,这不过是一种骗人的手段而已。李文胜一看闯静的婆母和家人在自己的上司面前陈情说理,就要将她们撵出自己的办公室,这时绝望的老人一下子就背过气去了,而且比每次都严重,经过很长一段时间才缓过气来时,当时已是大汗淋漓,连头发都湿透了。在床上躺了两个多小时之后,老人仍然感到浑身无力。

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三日,家人一来到派出所就感到气氛异常。据说南岗派出所协警在凌晨四点就接到上面的通知,让他们到辖区内撕、揭曝光南岗派出所恶人恶行的真相传单,还说前進公安分局对真相传单贴的随处可见感到大为光火,市公安局也要下来检查。当刘金山看到收回的传单上有曝光他的恶行内容时,就像发疯了一般拿着照相机就冲到了外面,对着站在路边因牵挂闯静家人安危而赶来的亲朋好友一顿拍照。回来后,还不解气似的要给闯静的婆母和家人拍照,被她们断然拒绝。

当天下午,刘金山一反常态,显得异常兴奋。家人到了晚上才辗转得知,原来闯静、宋靖娟、王玉新与另外两名法轮功学员已于前一天被秘密送到佳木斯劳教所继续迫害。刘金山的反常举动可能是在得知此内部消息后的一种幸灾乐祸的变态心理表现。

此外,在这个期间参与迫害的相关人员还曾欺骗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的家属:“你们回去吧,过几天人就放了”、“你们可以到社区去开个证明,证明你们家困难,我们就放人”等等,可背地里他们互相串通一气,合伙行骗。当闯静的姐姐去前進区政法委,说明闯静的丈夫马学俊已经被迫害致残,需要人照顾,闯静她们无非就是在一起学习学习,谈谈如何做个好人,也不犯甚么法,要求他们赶紧释放闯静时,前進区政法委书记(兼“六一零”主任)李威说:“她们搞串联,要推翻共产党,可我们(这些人)还要靠共产党给我们开工资呢。”闯静的姐姐说:“一帮老太太手无寸铁,她们用甚么去推翻,要是一帮老太太都能把共产党推翻了,那共产党怎么这么不抗推呀!”李威说:“『文化大革命’时,一张传单就可以判几年。”(言外之意就是共产党现在已经很“宽容”了)。”闯静的姐姐说:“『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我年纪小不知道那么多。可我知道『文化大革命’结束后,凡是保护过被打压的老干部的人,后来在他们平反后都跟着借光了。”李威又说:“闯静的丈夫马学俊是佳木斯法轮功的头儿,要放闯静得看马学俊的态度。”闯静的姐姐说:“这我知道,他确实曾是佳木斯法轮功(辅导站)的站长,可那算甚么头儿。要说头儿,马学俊当初是处级干部,身患重病,他炼了法轮功身体好了,一个月开几千元钱,被迫害到那种程度他还能坚持住,就是因为如果不炼法轮功,他的命早就没了。他现在(已经被迫害的)甚么都没有了,你说你还要他甚么态度呢?”李威听后无奈地说:“那我们也说了不算。”

现在,闯静和王玉新已在佳木斯劳教所被迫害的出现严重病业症状,可劳教所却要求他们的家人给出体检费。

事件回放——

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九日,闯静、文英、刘桂芹、张春英、王玉新、王金霞、张庆余等十五位大法弟子,借双休日的休息时间来到大法弟子宋靖娟家,本想一同学学法,交流一下修炼心得体会。不想大家刚坐稳就听到门外传来急促的敲门声,来人说因为楼上跑水了要進来看看,毫无防备的主人就把门给打开了。哪想到六、七个着装和便衣警察一拥而入,進屋后就死死地堵住房门和阳台出口不许出進,并无所顾忌地高声呵斥,不许人动。

然后搜身,每人的背包都搜查一遍,学法用的电子书、几本经文和一些资料都被抄走,宋靖娟家当时就被抄了,电脑和一些个人物品都被抄走了,之后不由分说往楼下警车上拽人。大法弟子闯静抵制邪恶无理的迫害,被几个恶警抬下楼去。为了让世人能明真相,为了维护自己的信仰和权利,闯静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

在闯静的喊声和一片嘈杂声以及围观民众的议论声中,恶警们将大法弟子们塞進警车慌忙离去。由于闯静拒不配合,南岗派出所副所长刘金山对大法弟子闯静大打出手,在将她往车上拖拽的过程中,猛力毒打闯静的腹部。在将闯静拖上车后,将她扔在车厢里,刘金山还将一只脚踩在闯静的身上。

九月十九日,佳木斯地区格外阴冷,十五位大法弟子被押進阴森的南岗派出所,身上衣服单薄。闯静一直抵制这种迫害,被恶警扔在南岗派出所冰冷的水泥地上。后又把闯静先后锁在铁椅子上和吊铐起来,对她拳打脚踢,闯静被迫害的出现了大流血的症状。

刘金山在绑架大法弟子王玉新的过程中,将阻拦其恶行的王玉新的丈夫孙玉富一拳打倒在地,把眼镜都打飞了,然后又用膝盖猛力抵住孙玉富的小腹,导致孙玉富心脏病发作,昏厥窒息。当孙玉富苏醒过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警察正在掐他的人中。他们的女儿含着眼泪到南岗派出所苦苦的企盼她的爸爸妈妈能快些回家,而参与其中迫害的市公安局和前進分局的副局长看孙玉富的身体实在是难以维持了,才同意将他放回。

当日中午佳木斯市前進公安分局、顺和派出所出动了多台车辆,几十名警察、协警和便衣将闯静家的半个楼围的严严实实。马学俊的家在六楼,顺和派出所的警察在五楼半轮班守候蹲坑。被公安局、看守所迫害致残的马学俊不仅失去了妻子的照顾,还被切断了外面对他的一切关照,一连数日马学俊的女儿和亲友都无法進入家中。

在南岗派出所,不法警察首先给大法弟子录像,然后分室所谓的提审,之后到肿瘤医院体检准备進一步迫害。有五位大法弟子因年迈和重病,恶警害怕若对这些老人和病人继续施以关押迫害,将要承担人命关天的责任,就在经济上施行勒索,被放回家的几位年岁大的和被他们迫害的出现生命危险的大法弟子每人都被勒卡一千到两千元钱,才肯放人。

在闯静、宋靖娟、王玉新等十名法轮功学员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一个多月之后的十月二十二日下午,闯静、宋靖娟和王玉新等五名法轮功学员被强行送到佳木斯市劳教所迫害,而张庆余、文英、张春英、王金霞、刘桂芹等五名大法弟子仍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市看守所。恶警正设法向被关押在看守所的这几位法轮功学员的家属勒索钱财。

制造这起绑架事件的并非南岗派出所几个基层警察所为,而是由市公安局、前進公安分局和南岗派出所合伙实施犯罪,市公安局和前進分局的副局长都曾亲自上阵参与迫害。邪党为保“十一”稳定,从今年八月开始,在佳木斯的大街小巷就布下了警力,有的警察还雇用了下线监视法轮功学员的行踪。八月下旬,有一大法弟子在四天内曾连续两次遭劫持。九月二日,大法弟子王晓云和杨桂莹在雪松小学门前同时被绑架并抄家。目前,她们的家属在被不法警察勒卡去两三万元的巨款后,王晓云和杨桂莹仍被非法送入佳木斯劳教所迫害。不法警察还编造出“就因为家里给花钱了,才没有重判她们”等等鬼话,来欺骗盼人心切的家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0/31/211468.html

2009-10-20: 佳木斯王玉新一家近期遭受的迫害
黑龙江省佳木斯市法轮功学员王玉新,2009年9月19日与丈夫孙玉富和十几位法轮功学员在一起学习法轮功的经文,遭不明真相者的恶意举报,被非法抓捕,现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看守所。孙玉富因遭恶警暴力踢打昏死才被放回。

王玉新,女,四十三岁,家住佳木斯市肉联厂附近多多小区。王玉新于1995年开始学炼法轮大法,得法前患有气血两虚、乙肝等病,家务活都干不了,工资不够买药的。得法后疾病痊愈,全家其乐融融。由于身心健康,夫妻俩有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工作上,勤勤恳恳,以诚待人,遇事多替别人着想,得到领导、同事、邻里、亲友的信任和赞誉。

2009年9月19日星期六,王玉新和丈夫孙玉富及佳木斯市其他法轮功学员,利用双休日,在邻居法轮功学员家想学学法轮功的经书。不料遭人举报,由佳木斯市南岗派出所片警革延军为首,冒用邻居的名义将房门骗开,進屋后,搜身、查包、抄走学法用的电子书、几本经文等,强行将王玉新及其丈夫等十五名法轮功学员往警车上拽,非法劫持到佳木斯市南岗派出所。孙玉富遭到南岗派出所副所长刘金山的凶狠踢打,心脏病复发,当即昏死过去。佳木斯市公安局及前進分局一同参与了这次迫害。

王玉新和丈夫原来都在三江食品公司工作,失业后,没有经济来源,主要靠亲属的接济生活,女儿还在读高中,家庭的重担全落在她一个人身上,原本度日艰难,如今王玉新又遭非法抓捕,这场飞来横祸使磨难中的家更加雪上加霜、风雨飘摇。

仅仅是在一起学习法轮功的书,王玉新等人就被冠以“威胁国家安全”的帽子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市看守所至今。

目前孙玉富心区疼痛、心悸气短、失眠,无法下楼,一个人在家,本市又无亲无故,急需妻子王玉新的照顾。妻子是家里的生活支柱,失去了妻子的家,如何度日,如何支付女儿读高中的高额费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0/20/210727.html

2009-10-17: 十位好人又遭佳木斯市片警绑架
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九日,由佳木斯市南岗派出所片警革延军引路,带着协警以“楼上跑水了要進门看看”为幌子,将辖区内法轮功学员宋立娟的家门骗开,随后又打电话叫来佳木斯市南岗派出所和前進公安分局的警察,将闯静、文英、刘桂芹、王金霞、宋立娟、王玉新、张庆余、张春英等十名大法弟子非法关押到佳木斯市看守所,至今已近一个月。
下面是其中几名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的部份经历。

孙玉富和王玉新, 九月十九日夫妇二人同时被绑架。孙玉富是重病患者,严重的心脏病已经使他无法正常工作,连生活都不能自理,本想通过炼功强身健体,可那天孙玉富因为与警察理论想要回被绑架的妻子,南岗派出所警察哪管那些,副所长刘金山一拳将孙玉富打倒在地,连眼镜都给打飞了,又用膝盖猛力抵住孙玉富的小腹,导致孙玉富心脏病发作,当场窒息昏厥过去。

当他苏醒过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警察正猛掐他的人中。孙玉富和王玉新因单位解体双双失业,正读高中的女儿亟需用钱,孙玉富又不能工作,养家的重担就落在妻子王玉新的身上。就在前不久,王玉新好不容易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一家人正为生活有了着落而高兴之际,夫妻二人却被绑架了。

他们的女儿含着眼泪到南岗派出所苦苦的企盼爸爸妈妈能快些回家。可参与迫害的佳木斯市公安局和前進公安分局的副局长是在看孙玉富的身体实在难以维持了,才放他回家。可是这个家离开了王玉新,不难想像将陷入怎样的窘困境地,没有经济来源,现在他们父女连活下去都成了问题,女儿也将面临辍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0/17/210524.html

佳木斯市联系资料(区号: 454)

2018-05-13:
相关责任单位及个人:
佳木斯市松江派出所
地址:光复东路883号
邮编;154005
区号:0454
值班电话: 8286110
接警电话:8330757
刘玉宝 所长 8844333 13836655444 18645451857
白佳生 副所长 13604868211
黄凤伟 副所长 8330757 13304547555
王俊辉 8332110 13945455711 (直接参与迫害的警察)
李伟励 (直接参与迫害的警察)
赵天龙 (直接参与迫害的警察)
王文鑫 13836646988
王佳丽 户籍员 8330757 13846161276
环保社区宏伟村民警
姜松涛 051121 13206998444
松江社区民警 张莹 13836661546
永民村民警 韩玉发 6892862
永民社区民警 王立波 13359555939
模范村民警 杨克志 13154542911
松江北船厂沿音民警 王守志 13134543332
于春宝 13091659000
佟佳伟 13512645140
孙业涛侦察员 13039655505

佳木斯市东兴城景阳物业公司
潘艳军 秩序经理
马元海 秩序队长(直接参与)
孟庆林 秩序队长
刘红彤 财务主管
孙影 出纳
芦哿慧 行政专员
张力媛 人资专员
赵义 工程主管
刘敏 行政主管
宋庆媛 客服主管
闫俊杰 客服外勤
徐博 客服外勤
贾双 客服外勤
胡馨 客服外勤
王婷 客服外勤
唐杰 客服外勤
徐佳旭 客服外勤
张绍剑 客服外勤
张长健 客服外勤
刘颖 客服外勤
李静 客服外勤
杨丹 客服外勤
王雪艳 客服内勤
赵丽 客服外勤-


2018-02-18:黑龙江省桦川县拘留所及看守所:4543822940
佳木斯站客运派出所
所长 454-8923618
政委 454-8923628
值班室 454-8923648 454-8923638

佳木斯铁路公安处:
国安科科长 454-8922818
国安科内勤 454-8923718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