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3-19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辽宁 >> 沈阳 于洪区 沈阳监狱城 辽宁省女子监狱(原大北女子监狱) >> 孙丽(毕世君妻 )(孙立), 女, 37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内蒙古营口市鲅鱼圈区熊岳镇西关村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9-10-04
案例分类: 灌食/灌物  奴工  拘留/绑架  监狱  毒打/体罚  抄家/抄资料点  受迫害程度:高
家庭成员: 儿女: 孙丽(毕世君妻 )(孙立)
夫妻/父母: 王爱云
女婿: 毕世军(毕世君)(毕士君)
交叉列在: 辽宁 > 营口市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4-03-27: 孙丽在辽宁女子监狱遭迫害多次病危

辽宁省营口市鲅鱼圈区熊岳镇法轮功学员孙丽,在辽宁省女子监狱遭受迫害,出现严重的心脏病并且多次病危。

孙丽与丈夫毕世君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三日被鲅鱼圈公安局绑架,二零一零年七月孙丽被冤判五年,其丈夫毕世君被非法判刑七年。

孙丽被劫持入辽宁女监,被恶警李晶指使恶犯王丽红、柳明霞残酷地折磨,在冬天被强制脱去棉衣,赤脚站在打开的窗户边吹冷风。恶犯王丽红与柳明霞边折磨孙丽,边恶语辱骂。

在一天夜里,孙丽冲出专门折磨法轮功学员的房间,在走廊里大声喊话:“王丽红迫害法轮功学员。”王丽红又怕又气,将孙丽拽回房间凶狠地拳打脚踢,后来,孙丽见到恶警李晶质问:“我没犯罪,就算是我犯罪了,王丽红一个犯人有什么权力对我如此?”王晶被问的哑口无言。

孙丽到了车间后又被恶警邓洁安排了恶犯柳明霞在她身边对她监视。柳明霞为了多减刑,对于邓洁的指示尽其所能,不准孙丽与他人说话。

孙丽被迫害得心脏有病并且多次出现病危。在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孙丽停止了强制性奴役劳动,被恶警刘晓彦加重迫害。刘晓彦一度把孙丽与其他人员隔离,指使恶犯柳明霞、陈尔明看管、监视孙丽。在吃饭的时候,孙丽自己去取饭勺都被柳明霞禁止。后又将孙丽调到恶犯方丽所在的监舍,方丽为了讨好恶警刘晓彦对孙丽百般侮辱谩骂,致使孙丽多次心脏病发作去医院就诊。

有一次孙丽的心脏病又发作了,去了医院,回来的时候实在走不了路,有好心的服刑人员让孙丽坐上她推去的手推车,被队长刘晓彦阻止:“让她自己走!”孙丽外诊了(病情严重,监狱医院看不了,到监狱外面的医院就诊),回来之后要用一种仪器二十四小时测量心脏,这种测量要求在日常生活状态下进行,包括生产劳动,刘晓彦却把孙丽带到监狱医院,强烈要求医生让孙丽住一天院,即使这样,检测出来的结果还是很严重的,孙丽的最高心律与最低心律相差八十左右。刘晓彦竟然一脸轻松:“啥事没有,放心干活吧。”

孙丽要求给家里打电话,刘晓彦不准,孙丽据理力争,刘晓彦索性将无赖耍到底:“就不让你打,就这规定,你爱哪告哪告去。”

参与迫害孙丽的恶警:

李晶:四十六岁左右,当时七间区的副间区长(副科长),主管迫害法轮功。

邓洁:三十岁左右,丹东人,原是法轮功学员孙丽所在小队的队长,此人心胸狭隘、阴险毒辣,服刑人员背地里叫其铁腕小邓,现已升任为七监区的副区长(副科长)。

刘晓彦:三十七岁,现居沈阳,七间区一小队队长,勒索服刑人员的钱财,对于拒绝勒索的服刑人员进行报复,被在押人员背地里称“笑面虎”。

参与迫害孙丽的恶犯:

王丽红:北京三里屯人,四十四岁,因虚开增值税发票入狱,被判刑六年,在监期间,手段残忍,迫害法轮功学员不遗余力,对法轮功学员罚站、罚蹲、长时间剥夺睡眠、冷水浇、手掐乳头、拖布塞嘴、施苏秦背剑酷刑,对有心脏病症的法轮功学员,她折磨之前先备了速效救心丸,人被她折磨的不行了就给服救心丹,缓过劲后继续迫害。她热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差事,这样她就可以不用去车间干活。

柳明霞:吉林省人,近六十岁,因故意杀人罪被判无期徒刑,此人为了吃的东西极力讨好配合恶犯王丽红迫害法轮功学员,王丽红也非常讨厌柳明霞,但是她们为了各自的利益彼此利用。

方丽:三十出头,犯抢劫罪入狱,利用自己干活的方便压榨其他在押人员,对与其同监号的法轮功学员极尽侮辱谩骂之能,深得恶警信任。

孙霞:吉林省人,三十三岁,因贩毒入狱,平日里监视法轮功学员的一举一动,并且及时汇报狱方,被刘晓彦看重,选为管事犯人,此女因此更为极尽所能的效忠狱方。法轮功学员李方芳被释放的当天把东西分给其他法轮功学员,她报告给恶警徐小明,徐小明便要回东西,给了其他人。法轮功学员孙丽在收工的时候跟另一位法轮功学员挨在一起站排,也被她强行分开。孙霞的行为已经到了病态的地步。但是如果出现问题和麻烦的话,刘晓彦也一定会把责任推给她。

陈尔明:辽宁鞍山人,六十多岁,因贩毒入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3/27/孙丽在辽宁女子监狱遭迫害多次病危-289212.html

2014-02-20:辽宁省女子监狱的奴工血泪
.......
只要没死就得干活

七监区一在押人员感到胸口难受,请求狱警带她去监狱医院看病,狱警说活忙,过两天吧。过了几天,人不行了,才送医院,还没到医院,人就死了。一监区一个在押人员到了监狱医院,坐在走廊的椅子上等看病,说了一句“我好累”,就死了。

法轮功学员孙丽被迫害的得了非常严重的心脏病,走路快了都会受不了。刘晓彦把最邪恶的在押人员安排在孙丽身边监视她的一切行动,孙丽天天被她们叫骂着,心脏病更加严重。一次孙丽的心脏病又发作了,去了医院,回来的时候就实在走不了路,有在押人员让孙丽坐上她推去的手推车上,被狱警刘晓彦阻止:“让她自己走!”后来,孙丽外诊,回来之后要用一种仪器二十四小时测量心脏,这种测量要求在正常生活状态下进行,包括正常的生产劳动,刘晓彦却把孙丽带到监狱医院,强行要求医生让孙丽住一天院,即使这样,检测出来的结果还是很严重的,孙丽的最高心律与最低心律相差八十左右,刘晓彦还是那句话:“啥事没有,放心干活吧。”

法轮功学员石葳被医院诊断为腰肌劳损——实际是腰椎间盘突出,刘晓彦还是说没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2/20/辽宁省女子监狱的奴工血泪-287898.html

2013-10-22: 辽宁营口看守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文/营口大法弟子 郭金荣

二零零九年九月七日我和女儿同修还有一名老年同修开自家车去杨运乡发资料和劝世人三退,被不明真相的奋英沟村的恶人举报,被原杨运乡派出所所长袁建辉和教导员栾忠品带领警察半路拦截,当夜就把我们三人带到杨运乡派出所非法关押了一宿,给我们戴上了手铐迫害,并扣押了我们的轿车。

第二天女儿和老年同修被放回家,我被劫持到营口看守所关押了共八十二天。

在营口看守所这个邪恶的黑窝里,我被迫害得几次休克,总是不停的打嗝,两天便血六次,狱警张莹莹和狱医知道情况既不给治疗也不放我走,便血期间我不能吃饭,一顿只能高价买两块小蛋糕吃,期间狱警唆使牢头任连娣看着我,逼我背监规,不准我打坐炼功,还罚站迫害。

这期间恶警还以预防疾病为由强迫给我们抽血(是不是为活摘器官而收集我们的血型不得而知),直到勒索我一万五千元钱(所长赵福顺伍千、狱医胡福耀一万元)才放我回家,并且扣押了两万元钱才把轿车返还给我们。出来时我胃疼腿疼都非常严重,走路都走不动了。

在我被关押期间,九月二十三日恶人又绑架了熊岳的孙丽、鲅鱼圈的余志红和腾文敏三位同修关进看守所里。孙丽从被关进去就不配合邪恶,不穿号服,不吃饭,绝食反迫害二十多天后,恶警强迫给孙丽灌食,孙丽走路都走不动了,恶警象拖小鸡似的拖拽孙丽,灌食回来孙丽非常痛苦;余志红进来后坚决不背监规,恶警张莹莹就迫害她让她整夜站着,第一天站到下半夜三点半时她受不了了,还不放过,就这样整夜整夜的站着;恶警刘欢迫害腾文敏不让她穿家里送进来的衣服,监室里阴森寒冷,她穿着单薄的衣服冻得很厉害。这都是我亲眼看到的。

十一月二十八日,鲅鱼圈的大法弟子姚强又再次被绑架关到看守所,和我关在一个监室,她坚决不背监规,张莹莹就罚她站班,我看她站了两个班,她进来两宿后我就出监了,所以以后的情况我就不得而知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0/22/辽宁营口看守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281548.html

2011-01-01: 辽宁营口市孙丽遭冤判五年 下落不明

辽宁省营口市鲅鱼圈区法轮功学员孙丽与丈夫毕世君,遭中共警察绑架迫害,孙丽被非法判刑五年,现在下落不明;其丈夫毕世君被非法判刑七年,劫持到大连监狱。同时被非法判刑还有董冰等五位法轮功学员。
孙丽在被非法关押期间被迫害成心脏病,一直身体虚弱,多次心脏病发作,但中共拒绝放人。亲属为她办病保,也遭到拒绝。孙丽的亲属很为她担心,正在找人四处打听她的下落。

孙丽,女,三十七岁,大专文化,家住营口市鲅鱼圈区熊岳镇。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与丈夫毕世君被迫失去工作,后来俩人以安卫星电视接收的锅为生。

恶警绑架 入室抢劫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三日,孙丽和丈夫毕世君被中共恶党人员跟踪至鲅鱼圈,后被鲅鱼圈国保大队王洪魁等人绑架并非法抄家。孙丽随身带的七—八千块钱现金被搜走。据鲅鱼圈的警察说,这次绑架是因为电话跟踪所致,是辽宁省公安厅下令非法抓捕。孙丽家在熊岳镇,恶警们在家中无人的情况下强行撬门入室抢劫,抢劫了家中的电脑、法轮大法书籍、一箱做生意用的大锅盖及其配件等私有财产;随后又到住在附近的孙丽母亲家搜查,并对她母亲家中电话和住宅监控,凡是到她家的人都被跟踪。

同日遭绑架的还有法轮功学员沈光海和滕文闵夫妇、杨丽君、余志宏及儿子王志远、董冰及其父亲和弟弟(未修炼法轮功)。

当日晚上十点多,辽宁省公安厅下令营口市公安局、鲅鱼圈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用利器砸门,闯入法轮功学员董冰家中,董冰家住在营口市鲅鱼圈区,绑架了董冰、董冰的父亲及董冰未修炼的弟弟董新。家中的电脑、三台打印机、复印机、复印纸、两台高级刻录机、电子书、MP5、MP3、切纸的切刀、几百个刻录光盘、还有许多大法书籍、将近万元人民币都被这伙邪恶之徒抢劫一空。这些都是董冰的私有财产。董冰的弟弟和父亲一个月后被释放。

法轮功学员杨丽君,因查出心脏病和高血压被放回。之后当局又多次对她进行骚扰,杨医生的住宅也一直被监视。

同一天晚上,家住海东的法轮功学员沈光海、滕文敏夫妇被绑架、被抄家,他们的电脑、打印机、大法书籍和金首饰等被恶警抢走。他们刚上小学一年级的儿子被孤单地留在家中。孙丽等女法轮功学员一直被非法关押在营口看守所。

三次庭审 冤判重刑

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三日,鲅鱼圈法院对孙丽等七名法轮功学员进行了第一次非法庭审。当时这些家属聘请了由四位正义律师组成的律师团,律师们依据中国现行的法律为他们做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当时参与非法庭审的有鲅鱼圈区法院刑事庭庭长王业家、副庭长尹文成、杨艳、书记员纪军和鲅鱼圈区检察院检察官曹宁、董巍,他们听了律师的辩护都低下了头。律师们最后说,既然公诉人拿不出任何他们有罪的证据,就应该立即无罪释放七名法轮功学员。在旁听席上的家属们也都说无罪就应该立即释放,书记员立即叫法警驱赶这些家属们离开庭审现场,法官宣布休庭。

二零一零年六月一日上午九点多,鲅鱼圈区法院第二次非法庭审孙丽等七位法轮功学员。当时为他们辩护的律师因为没有得到法院的通知而无法到场为他们做无罪辩护。庭审时这些法轮功修炼者都各自为自己做了无罪辩护。余志宏诉说了被警察非法庭审时,遭到了酷刑折磨。孙丽当时身体很虚弱,始终坐在椅子上。这次非法庭审法官又宣布休庭。

之后这些修炼人的家属们往返于公检法、国保大队之间,要求无罪释放他们的亲人。当局则相互推诿后,最后说是鲅鱼圈“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设立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不让放人。鲅鱼圈“六一零”的头子是由政法委书记和副书记兼职,成员有公安局局长、副局长,检察院检察长和副检察长,法院院长和副院长等。

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八日,营口市鲅鱼圈区法院,秘密对七名法轮功学员判刑。这次非法审判是在鲅鱼圈“六一零”的授意下秘密进行的。为七名法轮功学员辩护的律师和家属都没有得到任何的通知。孙丽看到家属和律师都未到庭就拒绝出庭,遭到殴打并被强行将手脚扣在柱子上,孙丽的手脚被勒的肿很高,多日未消。七位法轮功学员,被鲅鱼圈法院秘密判了重刑。所有家属都未接到判决书。董冰和毕世君被重判七年,沈光海和孙丽被重判五年,余志宏被重判三年六个月,王志远被重判一年六个月,滕文闵(春)被判三年缓刑五年,于八月十二日放回。

让我们见识一下《辽宁省营口市鲅鱼圈区人们法院刑事判决书》(2010)鲅刑初字第00084号给毕世君孙丽、沈光海、滕文闵(春)判重刑的所谓“证据”。摘录原文如下:

“被告人毕世君孙丽、沈光海、滕文春经密谋后,制作法轮功宣传品用于传播,2009年9月23日在被告人毕世君身上收缴出法轮功宣传册37本、法轮功光碟15张、手机1部、耳机5个;同日在被告人毕世君孙丽家中收缴出法轮功书籍27本、卫星接收机12个、振频器10个、遥控器9个、高频头4个、电脑主机、显示器各一台、打印机1台等物品;同日被告人毕世君孙丽将法轮功传单680张、宣传册183本、光碟1250张、《九评共产党》宣传册26本、法轮功书籍6本、李洪志画像2张及打印机、切纸机等物品转移至被告人沈光海、滕文春家中。”

让我们分析一下:当地人都知道毕世君和妻子孙丽是靠安大锅(卫星接收机)为生的,他们的广告名片和光碟当地很多老百姓都有,竟然把他们维持生计的这些东西(卫星接收机12个、振频器10个、遥控器9个、高频头4个)当作迫害他们的证据;光碟1250张是空白光碟;毕世君和妻子孙丽都是大学生,家中有电脑和打印机太正常了,何况他们还曾经开过幼儿园,办过辅导班,当过老师,目前没有一条法律规定法轮功修炼者不许用电脑和打印机,有电脑和打印机这几乎成为他们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常用证据了;其它东西如手机、耳机等就更不用说了,纯属个人日常私有物品。但是从孙丽身上收走的近万元现金、从滕文春家中收走的贵重金首饰、还有给亲朋好友代购的价值近三千元的五部新手机竟只字未提,也未归还给本人。试问这些与本案无关的东西“人民警察”趁主人不在给拿走了的行为和劫匪、强盗有何两样!

鲅鱼圈公安局法制科张广业构陷法轮功学员,国保大队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后,把构陷的材料交给他,他再继续整理后,移交给检察院,等待批捕法轮功学员。检察院批捕科觉得他拿出的证据不足,拒绝批捕,把原材料退回给他。他理应把材料退回到鲅鱼圈国保大队,而他却昧着良心勾结国保大队继续制造假证据,然后再递交给检察院。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上诉无门 人被失踪

孙丽等六位法轮功学员不服判决上诉到营口中级法院,一个多月后被驳回,维持原判。据警察们说他们也知道法轮功学员无罪,不想判,但上级不批,要求重判。

孙丽的丈夫毕世君、董冰和沈光海被劫持到大连,现被非法关押在大连市监狱(姚工街300号)。王志远还被非法关押在鲅鱼圈看守所。孙丽和余志宏被送往辽宁省女子监狱。孙丽认为无罪抵制迫害,坚决不下车,后被拉回营口看守所,回来后被上大挂。孙丽母亲去看望遭到拒绝,孙丽的婆婆最后见到她是在十一月九日送走的头一天。

十二月二十日孙丽的亲属到辽宁女子监狱去看望她,接见室值班队长上网查询说女监没有此人。十二月二十三日孙丽的亲属又赶到营口看守所追问:人到底哪去了。营口看守所一再坚持说:十一月九日将人送到辽宁女子监狱,并让家属到前楼四楼电脑室查询,一位四十多岁的女警当着家属面打开电脑,点历史档案,上面去向是辽宁女子监狱。孙丽就这样被失踪了。

余志宏一家三口都被判刑,在女监的具体情况不详,儿子王志远还关押在鲅鱼圈看守所,其丈夫王身伦下落不明。望有能力者帮助寻找孙丽和王身伦的下落。

老人悲伤 孩子无靠

毕世君和妻子孙丽被重判,上小学的孩子无人抚养。孙丽的母亲在马三家教养院关押期间被迫害得了脑溢血,多年来生活不能自理。为了救女儿出来,她不得不拖着伤残的病体,拄着拐杖,在风雨中一步一挪的往返于营口和鲅鱼圈法院。

董冰的母亲因承受不住儿子被重判七年的打击,当时就病倒了,多日吃不下饭,现已含冤离世。

余志红的父母亲和婆婆(王身伦的母亲)都是八十来岁的老人家,一家三口被非法判刑,老人们没人照顾,余志红的母亲在一家三口刚被抓时就病倒了,现在病情危重,婆婆现在也生病了。老父亲要照顾生病的妻子,无能力查询他们的下落。

鲅鱼圈区“六一零”组织,现在为了掩人耳目,对外叫“维稳办”。它隶属于中共“六一零”,凌驾于宪法之上,是江泽民团伙专门用来迫害法轮功的恐怖组织。其主要负责人大多是由中共邪党的政法委书记和副书记兼职,成员还有公安局局长和副局长,检察院检察长、法院院长等。他们为了捞取政治资本,制造了无数冤假错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辽宁营口市孙丽遭冤判五年-下落不明-234382.html

2010-09-29: 辽宁七法轮功学员遭冤判 家中诸老人惨痛

辽宁营口鲅鱼圈区法院和营口中级法院追随中共“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的迫害政策,对董冰等七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除滕文闵已经回家外,其他六名法轮功学员均依法上诉。现营口中级法院非法维持原判:董冰七年;毕世君七年;孙丽五年;沈光海五年;余志红三年六个月;王志远一年六个月;滕文闵三年缓刑五年。

鲅鱼圈区法院和营口中级法院非法重判七位法轮功学员,给他们的家庭带来严重伤害。从八月二十七日起一个月以来,六位法轮功学员家属为了为亲人讨回公道,多次奔波于营口中级法院和鲅鱼圈区法院之间。这六位法轮功学员来自四个家庭,他们的父母亲大多是体弱多病伤残的古稀老人。
....

毕世军和妻子孙丽被重判,上小学的孩子无人抚养。孙丽被抓后一直身体虚弱,多次心脏病发作,但中共拒绝放人。孙丽的母亲在马三家教养院关押期间被迫害得了脑溢血,多年来生活不能自理。为了救女儿出来,她不得不拖着伤残的病体,拄着拐杖,在风雨中一步一挪的往返于营口和鲅鱼圈法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29/230310.html

2010-08-16: 辽宁营口七名法轮功学员被秘密判刑

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八日,辽宁省营口市鲅鱼圈区法院,秘密对七名法轮功学员判刑。这次非法审判是在鲅鱼圈“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设立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的授意下秘密进行的。家属于两周后的八月十二日才得到消息,为七名法轮功学员辩护的律师和家属都没有得到任何的通知。

这七名法轮功学员和被非法判刑的年数分别是:董冰,七年;毕世军,七年;孙丽,五年;沈广海,五年;余志红,三年;王志远,一年六个月;滕文春,三年缓刑五年(现在已经回家)。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三日,鲅鱼圈区国保大队的警察分别将这七名法轮功学员从家中绑架并非法抄家。当时董冰未修炼的弟弟和父亲也同时被非法抓捕,一个月后将他们释放。其中,鲅鱼圈国保大队以王洪魁为首的警察把董冰和余志红的家的锁头分别用利器砸坏,然后闯入家中非法抓人和抢劫,抢走了很多他们的私人财产。当时被绑架的还有儿科医生、法轮功学员杨丽军,因查出心脏病和高血压将她放回。之后当局又多次对她进行骚扰,杨医生的住宅也一直被监视。

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三日,鲅鱼圈法院对董冰、毕世军和孙丽夫妇、沈广海和滕文春夫妇、余志红和王志远母子进行了第一次非法庭审。当时这些家属聘请了由四位正义律师组成的律师团,律师们依据中国现行的法律为他们做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当时参与非法庭审的有鲅鱼圈区法院刑事庭庭长王业家、副厅长长尹文成、杨艳、书记员徐建伟和鲅鱼圈区检察院检察官曹宁(女,二十九岁),他们听了律师的辩护都低下了头。律师们最后说,既然公诉人拿不出任何他们有罪的证据,就应该立即无罪释放七名法轮功学员。在旁听席上的家属们也都说无罪就应该立即释放,书记员立即叫法警驱赶这些家属们离开庭审现场,法官宣布休庭。

二零一零年六月一日上午九点多,辽宁省营口鲅鱼圈区法院第二次非法庭审董冰、毕世军等七位法轮功学员。当时为他们辩护的律师因为没有得到法院的通知而无法到场为他们做无罪辩护。庭审时这些法轮功修炼者都各自为自己做了无罪辩护。余志红诉说了被警察非法庭审时,遭到了酷刑折磨。孙丽身体很虚弱,始终坐在椅子上。这次非法庭审法官又宣布休庭。

之后这些修炼人的家属们往返于公检法、国保大队之间,要求无罪释放他们的亲人。当局则相互推诿后,最后说是鲅鱼圈“六一零”不让放人。鲅鱼圈“六一零”的头子是由政法委书记和副书记兼职,成员有公安局局长、副局长,检察院院长和副院长,法院院长和副院长等。

二零一零年八月初左右,这些法轮功学员家属找到鲅鱼圈“六一零”后,他们欺骗说不久就会给你们一个答复。其实在他们的秘密授权下,鲅鱼圈区法院于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八日就秘密地对七位法轮功学员做了如上的非法判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16/228390.html

2010-08-14: 辽宁营口鲅鱼圈区法院秘密非法对七名法轮功学员判刑
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八日辽宁营口鲅鱼圈区法院在没有通知律师和家属的情况下,秘密非法对七名法轮功学员判刑。他们分别是:董冰七年,毕士君七年,沈广海五年,孙丽五年,余志红三年,腾文春判三年缓五,王志远一年零六个月。

以上七名法轮功学员经过二次庭审,四名正义律师做无罪辩护,依据中国法律,法轮功完全合法。就连法官和检察官也找不到一条法律说法轮功是违法的。而今这些政法委,公检法人员却执法犯法,这就是中共所谓的人权。详情待补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14/228320.html

2010-08-07: 营口市鲅鱼圈610仍劫持七位法轮功学员

辽宁省营口市鲅鱼圈区国保大队于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三日非法抓捕了七位法轮功学员,经过两次非法开庭后,鲅鱼圈610这个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仍然指令公检法劫持他们。
中共法院的两次庭审完全是违法的闹剧。第一次庭审,法警无理驱逐旁听家属。第二次庭审,法院居然没有通知律师,这些法轮功学员为自己做了无罪辩护,并揭露恶警酷刑逼供。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三日晚上十点多,辽宁省营口市鲅鱼圈区国保大队非法抓捕了法轮功学员董冰、余志红和王志远母子,还绑架了沈广海和滕文春夫妇、家住熊岳的毕世军和孙丽夫妇。经过了鲅鱼圈公检法联合构陷和两次非法开庭后,至今还没有被释放。原因是鲅鱼圈610不同意放人。

鲅鱼圈区610非法组织,现在为了掩人耳目,对外叫“维稳办”。它隶属于中共610,凌驾于宪法之上,是江泽民专门用来迫害法轮功的恐怖组织。其主要负责人大多是由中共邪党的政法委书记和副书记兼职,成员还有公安局局长和副局长,检察院检察长、法院院长等。

董冰、余志红和王志远母子、沈广海和滕文春夫妇、毕世军和孙丽夫妇,从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三日至今,现在已经被非法关押将近十一个月了。在这期间于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三日上午和二零一零年六月一日上午九点多,鲅鱼圈法院两次非法开庭构陷他们。

这些家属聘请的四位正义律师组成的律师团为他们做了无罪辩护,当时律师根据中国现行的法律,为他们做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并质问法官,既然公诉人找不到他们任何的有罪行为就应该立即无罪释放这七位法轮功学员。当时的法官王业家、尹文成、检察官曹宁(女,29岁)都低下了头。在下面旁听的亲友们也说,既然无罪就应该立即释放。法庭的书记员叫在场的法警清场,将家属立即赶离现场。之后法庭庭长宣布休庭。

第二次开庭时,四位律师都没有到,因为鲅鱼圈法院并没有通知这些正义律师,并且欺骗这些家属说在三天前就通知律师了,而律师并没有得到消息。第二次开庭,这七位法轮功学员都为自己做了无罪辩护。余志红申诉了自己被非法提审时,警察对她使用了酷刑。孙丽被迫害的很虚弱,坐在椅子上为自己辩护。当天法官宣布休庭。

这之后七位法轮功学员的家属拖着病残的身体,往返于公检法和国保大队之间,可是这些人互相推诿,都说和他们没关系。并说我们已经报到高法去了。后来他们说了实话,就是鲅鱼圈610不放人。

鲅鱼圈公安局法制科张广业构陷法轮功学员,国保大队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后,把构陷的材料交给他,他再继续整理后,移交给检察院,等待批捕法轮功学员。检察院批捕科觉得他拿出的证据不足,拒绝批捕,把原材料退回给他。他理应把材料退回到鲅鱼圈国保大队,而他却昧着良心勾结国保大队继续制造假证据,然后再递交给检察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7/228065.html

2010-06-03: 辽宁营口法院再次非法庭审七位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零年六月一日上午九点多,辽宁省营口鲅鱼圈区法院第二次非法庭审董冰、毕世军等七位法轮功学员。上一次非法庭审是在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三日。

七位法轮功学员分别是董冰、毕世军、孙丽夫妇、沈广海、滕文闵夫妇、余志红和王志远母子。这次非法庭审,为法轮功学员辩护的律师都无法到场。法院庭长尹文成对法轮功学员的家属谎称三天前就通知律师了。而家属们在二零一零年五月三十一日上午才得知消息,他们马上给律师打电话,律师说他们根本就没有接到法院和检察院的任何通知,要想赶上明天的辩护时来不及了,因为这些正义律师都是在很远的外地。

法庭上,七位法轮功学员们均认为自己无罪。非法庭审在十一点钟草草结束,法官再一次宣布休庭......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6/3/224793.html

2010-03-28: 律师为七位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3/28/220553.html

2009-10-24: 辽宁营口鲅鱼圈大法弟子毕世君证实被绑架

辽宁营口鲅鱼圈大法弟子毕世君已找到,现非法关押在鲅鱼圈看守所。十月十九日在毕世君失踪将近一个月后,鲅鱼圈看守所才有人通知毕世君的弟弟给其存钱缴伙食费和送衣服。

毕世君的妻子孙丽被非法关押在营口看守所,另外王身伦的妻子余志红和沈广海的妻子腾文敏和熊岳大法弟子郭金容都被非法关押在营口看守所已经一个月了。

董冰和他未修炼法轮功的父亲和弟弟及大法弟子沈广海和王身伦的儿子王志远都被非法关押在鲅鱼圈看守所,整整一个月。

另外王身伦现在仍在鲅鱼圈看守所,已经被非法关押超过4个月。

董冰的母亲和沈广海的岳父及孙丽的亲属都去鲅鱼圈国保大队要求无罪释放他们的亲人,鲅鱼圈国保大队王洪魁说会释放他们中的一部份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0/24/211015.html

2009-10-10: 辽宁营口鲅鱼圈区大法弟子孙丽被非法关押
2009年9月23日被鲅鱼圈国保大队非法抄家的鲅鱼圈区熊岳城的大法弟子毕世君的妻子孙丽,现证实被绑架并非法关押在营口市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0/10/210089.html

2009-10-04: 辽宁营口市毕世君夫妇失踪

辽宁省营口市鲅鱼圈区熊岳镇西关村法轮功学员毕世君夫妇九月二十三日失踪,至今下落不明。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二日,鲅鱼圈国保大队以王洪魁为首的一伙恶警闯入住在盖州市二台农场马石寨的法轮功学员毕世君父母家找毕世君毕世君的父母说他不住在这;恶警又闯到毕世君弟弟家问,弟弟说不知道他住在哪。

九月二十三日早晨,毕世君开亲属的车出去未归,其妻送完孩子上学后,骑电动车载着友人小沈的妻子一同到小沈家。

二十三日下午两点左右,鲅鱼圈国保大队恶警王洪魁一伙闯入住在鲅鱼圈熊岳镇西关村的毕世君家,在家中无人的情况下强行撬门入室抢劫,抢劫了家中的电脑、大法书籍、一箱刚进的锅盖等(注:毕世君是靠安锅盖来养家糊口的,一个锅盖就三百多块,锅盖是刚从沈阳配货来的)。

恶警随后又到住在附近的毕世君岳母王爱云家搜查,说毕世君夫妇现在在国保大队,说把资料藏在这了(他们在撒谎根本无此事),搜查结果一无所获。随后有人发现毕世君及其岳母被警察监控,凡是到他家的人都被跟踪。

二十三日晚上,鲅鱼圈国保大队恶警们绑架了住在海东的小沈夫妇,同时遭绑架的还有法轮功学员杨丽君、余志红及儿子王志远、董冰及其父母亲和弟弟(未修炼法轮功)。杨丽君和董冰的母亲后被释放回家。

毕世君夫妇下落不明,家中上小学的孩子无人照顾;孩子的姥姥王爱云多年前在辽宁马三家教养院遭迫害得了脑出血,至今生活不能自理,其小儿子从小患有语言和智力障碍,大儿子上班,儿媳不在家,还有一个小孙子要上学;这一家老小该怎么生存?

小沈夫妇被绑架,刚上小学的孩子没人照顾。

鲅鱼圈国保大队大队长 王洪魁 0417-6217143 13841755119 汽车名称:帕萨特
车牌号:辽OH0981住宅地址:鲅鱼圈怡景花园10#楼3单元102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0/4/209614.html

2009-10-03: 辽宁营口鲅鱼圈又一起恶性绑架事件(图)

沈光海、滕文敏、毕士君、孙立家被绑架

同一天晚上,家住海东大法弟子沈光海、滕文敏夫妇也被抄家、绑架,他们的电脑及打印机和大法书籍等被恶警抢走。他们刚上小学一年级的儿子被孤单地留在家中。

当天晚上,64岁的大法弟子杨丽君也被绑架,后因为严重的心脏病和高血压症状,被放回家。

据说,同一天被非法抄家的还有在鲅鱼圈区熊岳镇居住的大法弟子毕士君、孙立家,他们被抄走电脑笔记本和大锅等。毕士君、孙立家下落不明。

鲅鱼圈的警察说法,这次绑架因为电话跟踪所致,是辽宁省公安厅下令非法抓捕。这些大法弟子当天晚上就被关押到营口市看守所非法关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0/3/209581.html

沈阳 于洪区 沈阳监狱城 辽宁省女子监狱(原大北女子监狱)联系资料(区号: 24)

2019-03-09:辽宁省女子监狱监区、狱警信息更改
辽宁省女子监狱不定期调换各监区狱警,近期看到发表出来的信息还是较早以前的,没有及时更新,如本人所知道的,截止到2018年6月,八监区狱警的人员信息已改为:

监区长:戴静
指导员:刘玉伟
生产科长:杨新(不明真相)
教育科长:刘胜男 科长:董梦 教育干事:张春婵 狱警干事:孙玮静 生产干事:郜干事 队长:杨一、周维、张冬时、席羽彤、苑东林、纪可心、符新、卢伟、曹拓、崔丽宁、尹红力、张静、李靖等。

原有的人员都调到其它监区或部门了。

希望了解信息的同修及时提供消息,以希望汇编地方期刊的同修及时更改信息,以便于给相关人员邮寄真相信。

2019-02-14: 辽宁省女子监狱:

地址:辽宁省沈阳市于洪区平罗镇白辛台村育新路7号
邮编110145
传真电话:024-31236026
值班室:024-31236329
办公室:024-31236316、024-31236317
监狱长:贾福军024-31236001、15698808121
政委:徐敏 024-31236002、15698806633
副监狱长:姚彬 024-31236007、15698805885
副监狱长:徐健美 024-31236006、15698806688
副监狱长:孙桂娟 024-31236008、15698806111
副监狱长:王丽艳 024-31236009、15698806006
副监狱长:房淑霞 024-89296633宅024-86164016、13390116633
副监狱长:张静 024-31236010、15698806321
纪委书记:李爱东 024-31236005、15698805353
610主任:王治 024-31236020、15698800291
政治处主任:史迎春 024-31236011、15698807010
狱政科科长:富荣(警号2105123)
纪检监察科科长:王丽英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