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01-25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福建 >> 三明 宁化县 >> 杨生珠(杨声珠,杨身珠,杨某), 女, 70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福建省三明市宁化县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09-09-01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07-28: 被非法判刑三年 福建省劳模起诉江泽民
福建省三明市宁化县法轮功学员杨声珠是一九九五年福建省财贸系统先进工作者——省劳模。在江泽民发动的对法轮功的迫害中,杨声珠长期被骚扰监控,被非法拘留三次(其中一次未执行);被非法搜查两次;被非法劳教一年,被非法扣除退休工资、补贴、医药费、医保金等近21000元;被诬陷判刑三年。

迫害让一个劳模变成“劳改犯”,她失去了辛苦工作了三十八年本应获得的每月三千多元的退休工资、医保等所有退休待遇,至今五年了,现在只能靠低保生活费维持生活。

杨声珠和她的家人遭受名誉、精神、经济、身心健康等等各方面的伤害和损失。七月二十七日,杨声珠用特快专递向最高检察院邮寄了她控告江泽民的刑事控告状。

下面是杨声珠本人自述的事实和证据:

我叫杨声珠,今年六十五岁。我是一九九五年福建省财贸系统先进工作者——省劳模。

我是一九九七年十二月六日开始修炼法轮功的。炼功前我有高血压、心脏病。特别是心脏病,四十几岁就得了,是心跳过速,发病时心脏搅得像电风扇那么快,人说不出的难受,有几次我觉得自己就要死掉了。高血压是家族病,我奶奶和我弟弟都是因为这个病过世的。还有牙病,常常痛得半边脸都肿起来,痛得我直哭。我的左脚大脚趾和两只脚脚底长了大大小小的疔(俗称鸡眼),象沙石一样,我只能穿软底的解放鞋。

炼法轮功后几个月之内,我这些病症不知不觉就好了,在我修炼期间,再也没有发作过。脚上的疔一粒粒脱皮掉下来了,左脚大脚趾的黄豆大的疔则一片片的脱下来。

修炼后,我不仅身体好了,脾气也好了。我原来个性很强,性格非常暴躁,经常因为一点点小事,发脾气骂人,老公和孩子挨我骂是家常便饭。修炼后,我真的做到了法轮功要求“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再也没有骂过人。相反,我老公骂我时,我从开始“含泪而忍”到后面我做到了“含笑而忍”了。我们家庭也和睦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发起了对法轮功的迫害后,我受到了严重的迫害。

被非法拘留二次(其中一次未执行),被非法劳教一年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我接到公安局通知,要求我第二天上午在家中看中央电视台的有关诋毁法轮功的电视节目。七月二十二日晚上,单位领导将我叫到单位谈话,要求我写下了所谓的保证书,保证不外出,不和其他法轮功修炼人联系。第二天又将我的身份证扣押。在之后的三年中,我领汇款等需要身份证时,要向单位借回身份证去办理。

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二日,我给一个同修一张法轮功的真相传单。这位同修的领导去他家时,在他家桌面上看到了这张传单,诬告到公安局。第二天,宁化县公安局一科何正淮带着几个人到我家里,没有出示任何手续,非法搜查。当时没有搜到任何东西。十月二十三日下午,他们传讯我到派出所。十月二十四日将我非法拘留了十五天,期间我缴纳了工杂费、被租费和伙食费共计100元。从当年十二月到二零零二年十二月间,我被停发了省退休劳模补充养老保险金二十五个月,共计2500元。

二零零一年六月,公安在没有传唤证的情况下,将我叫到公安局审讯了一天。之后将我非法取保候审。二零零一年八月十七日,他们以我散发法轮功资料为由,将我非法劳教一年。当时没有给我劳教决定书,非法剥夺了我申请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的权利。非法劳教期满之后,我一连几个月找公安局,在我一再要求下,他们才将我的劳教决定书的复印件给了我一份。

我一到劳教所,就天天被强迫看诋毁法轮功的光碟视频,每看一个视频,都被强制要求写所谓的认识。他们用残忍的手段对待坚持信仰的法轮功修炼者。福建省宁德市的谬菊,二十七八岁的女孩子,被长期面壁罚站,每天从早上六点到凌晨两三点。有一次我看到她双手被绑在铁床的床头,双脚被绑在铁床的床尾,嘴被用大胶条封住。她被迫害的皮包骨头,劳教所的狱警还污蔑她有精神病。在这样邪恶的环境中,一个多月之后,我被迫违心放弃了信仰。之后,我被强迫做奴工。有一段时间用有毒的胶水粘塑料球。当时我亲眼看到宁化县林业局的张玉清和莆田市的一位老年法轮功学员中毒在厕所吐血,我报告给当时的中队狱警林副科长,可是她们冷漠对待,不予理睬。我因为坐在窗户边比较通风,而且因为年纪大定量少,才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

我被劳教期间,宁化县人事局宁人[2001]105号文件,扣发我的退休工资,每月只发给我398元的生活费,当时我的退休金是每月928元。二零零一年九月致二零零二年六月,十个月,共计扣发我退休工资5300元。从二零零一年九月到二零零三年四月,不发给我医药费和医保金。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宁化县行政干部(包括退休干部)上调工资55元、二零零二年四月上调20元,这两次我都没有增加也没有补发工资。我被扣发的这些钱粗略算来,总共将近21000元,到现在也没有补发给我。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八日,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黎根云带着十四个人闯到我家里,抢走了我的法轮功书籍三本,整个过程未出示搜查证。随后,他们将我带到翠江派出所,给我做了笔录。之后,扔给我一张拘留十天的《行政处罚决定书》,上面的日期是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六日。他们当时口头宣布说因为我年纪大,天很冷,不执行拘留。

被构陷,非法行政拘留后又诬判三年

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九日上午大约九点左右,有人敲了一下我的家门,叫了一声“杨声珠”,之后就没有动静了。我觉得奇怪,就从我住的二楼窗户往外看,我清清楚楚的看到翠山派出所副所长周登胜(因为他经常找我麻烦,所以我认得他),他左手边站着一个比他高一点的警察。他们俩站在我家出门的必经之路上。我在家里呆了一整天,到了晚上七点左右,警察进了我家,到二楼我的房间门口非常凶地叫我跟他们到公安局。我拒绝开门,他们就在外面大喊大叫,威胁我说不开门就要砸门。就这样折腾了大半个小时,直到我们单位邱烈佳副局长来了,他们才停止叫唤。我当时被吓得浑身发抖,站立不稳。

第二天,六月三十日上午八点左右,我女儿来我家要我和她一去派出所,她说她昨天晚上和公安保证今天一定送我去派出所,否则,她饭碗会打掉的。我只好和她一起去了翠江派出所。到了那里,县公安局国保大队的警察蒋新根手中拿着一叠法轮功传单资料,指着我说:“杨声珠,你昨天上午到城东广场发传单,这就是你发的传单,你要交代。”我说昨天在家里呆了一整天,根本没有出门,这些传单不是我发的。周登胜说:“监控已经录下了你昨天上午到城东广场发传单了。”我说:“你们再看清楚一些,监控上的人一定不是我,我没有去发传单。”后来周登胜又改口说监控没有开。在场的几个警察还是你一句他一句“杨声珠,你说!”“杨声珠,你交待!”这样轰炸我,逼迫我承认、交待。我前一天晚上受他们恐吓惊吓,一晚上没睡觉,人非常疲劳,整人昏昏沉沉的,思想非常混乱。再被他们这么威逼,我整个人都懵了,头都要爆炸了。我丈夫当时得了肠胃移动瘤,病得很重,我担心我如果被公安抓走了,他承受不了打击。我也担心自己受不了公安一再骚扰恐吓,心脏病高血压复发,会要了我的命的。万般无奈下,只好违心顺着蒋新根的问话说了假话:我到城东广场后面一个楼梯从门缝往里塞法轮功的资料。他们追问我发了几份材料,我看蒋新根手中拿着的材料大约有十余份,我就说发了十余份材料。当时我亲眼看到笔录是在行政处罚笔录上记录的。做完笔录后,蒋新根没有给我行政处罚决定书,而是口头跟我宣布我被行政处罚治安拘留十天。紧接着,我被警车送到了拘留所。后来,公安向检察院和法院隐瞒了我这次的非法行政拘留。

二零零九年七月六日,我在被非法拘留期间,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黎根云叫我女儿到公安局,对她说,你写个保证书,你母亲就可以回家了,不然的话就要转到看守所去。我女儿写了,黎说不合格。他一个字一个字的教我女儿写了一份《刑事犯罪保证书》。然后,又让我女儿签了取保候审决定书。就这样,七月六日下午,我行政拘留十天未满,就被取保候审回家。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七日上午,蒋新根和周登胜到我家,将我带到翠江派出所。蒋新根将叫周登胜原来六月三十日的行政处罚笔录抄写到刑事犯罪稿纸上,要我签字,被我拒绝了。

二零零九年十一、十二月份左右,我两个儿子告诉我,蒋新根和周登胜多次到我家找我,说是要我签什么字。最后一次,我一个人在家,蒋新根一手拿着一个袋子,一手指着这个袋子说:“杨声珠,这些是法轮功的宣传资料,是三明公安局鉴定的邪教(法轮功教人向善,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宣传资料,给你签一下字。”我说:“我没有发传单,这些不是我发的,我不签字。”他们也没有再说什么就走掉了。

二零一零年三月份的一天,我被叫到宁化县检察院,助理检察员吴晓岚讯问我。在未告知我的情况下,全程录像。我当时害怕公安再次恐吓我,所以又将二零零九年六月三十日在翠江派出做的行政处罚笔录上的那一套违心的假话又说了一遍。

二零一零年五月四日上午,我收到了宁化县法院转交的《起诉书》。直到这时我才知道是我原来的同事,住在城东广场的周建辉构陷了我。五月中上旬的一天,我和我女儿一起到法院找到了负责我案件的张龙兴庭长。我和他说,所谓的证人周建辉是诬陷我的,六月二十九日那天我根本没有出去发传单,周建辉原来和我是县百货公司的同事,我们之间有矛盾,他这次是构陷我的。张庭长让我去打证明,证明我和周建辉之间的矛盾关系。可是县百货公司已经解散多年了,没有办法打这个证明。张庭长将我说的记录在电脑上,并打印出来,让我签了字。

二零一零年六月三日,我被公安局非法逮捕,关进了看守所。

二零一零年六月中上旬,宁化县“610办公室主任”阴存新到看守所,恐吓我说要判我四年。说我被判刑后,我孙子不能当兵不能进政府机关工作。

二零一零年六月中下旬,开庭前某一天,县法院审判员曾念涛拿着一份大约两张纸的材料,把内容折起来,不让我看,只留下签字的地方,要我签字。我一再要求给我看内容,曾念涛就是不给我看。最后曾念涛说:“这是张庭长和你讲的话。”我想张庭长只是让我打证明,没有诬陷我,害我。而且我当时七十多岁了,被陷害关在看守所,丈夫重病在床无法护理,我精神压力非常大,整个人都要崩溃了,在这个情况下,我没有看材料的内容,就在上面签字了。

二零一零年六月三十日开庭,我在法庭上明确表示我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九日上午没有到城东广场商住楼发传单,周建辉是对我的构陷,我在公安机关所作的供述是被威逼的,检察院询问时我因害怕再被公安人员威吓而再次说谎。

周建辉在法庭上构陷我,说亲眼看到了六月二十九日上午我在城东广场商住楼出现,但没有说看见我发传单。而此前在公安提供的所谓证据中,周建辉却构陷说看到我正在发放传单。两次口供明显不一致。而且即使是我做的假口供的供词与周建辉的供词也有很大的出入。可是法院不顾事实,不采纳我的真话,不采纳两位律师的辩护意见,却仅凭周建辉构陷我的假话,诬判了我三年徒刑。我不服,上诉到三明市中级法院,可是三明市中院也维持原判。

就是我真的发放了法轮功资料,那也是行使公民信仰自由、言论自由的权利,不违法,更不犯罪。可是宁化县公检法、三明中院联合办案,陷害我,徇私枉法,诬判我。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七日,我被送到了福建省女子监狱。

在福建省女子监狱,她们天天逼迫我看污蔑法轮功的光盘视频,四天后,我被迫“转化”(放弃信仰),“转化”之后没多久,我的心脏病和高血压复发了,在女监两次住院,后期两次发作差一点死掉了。

我丈夫本来就是重病号,承受不了我被绑架被诬判的打击,在我入狱三个月后就过世了。当时家人打电话到女监,要求让我请假回家,送丈夫一程,被女监拒绝。女监甚至不告知我丈夫去世的消息。我儿子流着泪给我写了很多封信,我仅仅收到一封短短的问好的信。

长期被骚扰监控

从九九年七月二十三日起,翠江派出所和宁化县公安局的警察,就经常上门骚扰,问我有没有外出,有没有和其他法轮功学员联系,有没有发放法轮功传单等等问题。初期时经常拿一些东西让我签字印手印。二零零九年下半年有一天,县国保大队黎根云和蒋新根在我家叫门,叫了有一个多小时,我三岁的孙女都被吓坏了。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三日和二零一零年二月三日,几个警察又来到家里恐吓我,要我乖乖呆在家里,否则就要送我去看守所。我的电话长期被监控。

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这十六年间,给我和我的家人造成名誉、精神、经济、身心健康等等各方面的伤害和损失。我本是省劳模,迫害诬判要让我变成“劳改犯”。我失去了辛苦工作了三十八年每月三千多元的退休工资、医保等所有退休待遇,至今五年了。我现在只能靠低保生活费维持生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7/28/被非法判刑三年-福建省劳模起诉江泽民-313239.html

2014-03-03: 福建宁化县杨声珠遭诬判入狱和强制洗脑

福建省宁化县法轮功学员杨声珠女士,多次遭当地国保大队警察骚扰、绑架迫害,二零一零年六月三十日被不明真相的周某举报散发法轮功真相传单,再次被恶警绑架,同年七月七日被宁化县法院非法判三年。杨声珠上诉,三明市中级法院维持原判。

杨声珠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七日被劫持到福建省女子监狱迫害。同时,从二零一零年九月开始杨声珠退休工资及所有退休待遇包括省劳模待遇全部被停发,至今已三年多。

在监狱期间,杨声珠遭到强制洗脑迫害、被迫放弃信仰,曾两次出现生命危险。杨声珠被中共洗脑后迷失了理智,违心的做了一些不应该的事,清醒过来的她,深深的感到无比的痛悔。

以下是杨声珠自述二零一零年十一月被劫持在监狱期间遭强制洗脑迫害的部份经历:

在监狱期间,从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日开始,我被关禁闭在名曰“学习班”实质就是“洗脑班”里,每天二十四小时强制洗脑,他们白天、晚上接连不断播放恶毒诬陷法轮功的光碟,强迫我观看,直到我整个人的精神崩溃了,稀里糊涂的被所谓的“转化”,并写了“四书”。之后,他们又播放佛教的光碟、拿了佛教的书逼我看。

在邪恶的黒窝里,一旦被所谓的“转化”后,每三个月都要写知罪认罪、认罪悔罪材料。隔一段时间再安排所谓“学习”、看电视、写学习心得等等,其实质就是反复加强洗脑。后期要写思想汇报,特别是刑释前要写四遍思想汇报,上报法院审批裁定。还有五、六张的所谓的测试(考卷)几十道题中,都是些什么公安、检察院、法院等中共邪党司法机关如何、如何正确等等,要想出狱,必须得按要求违心解答。

我被“转化”后,回到常人的状态中,期间我曾两次出现生命危险。一次,我因向狱警反映,我的脚已发炎、烧痛、红肿,医务犯汤某第二天下午有烫伤膏不给我,说要等晚上发药时才给涂。汤某就报复,企图置我于死地,欺骗说中队医生说我不要吃治心脏病的药了,停药第十天收工前我突然心脏病发作,非常难受,我将上身俯在机台桌上,即抓过身后凳子坐,按脉微微动,如果此刻跌倒地上就死定了。第二次是我在打点滴,挂丹参注射液时,开始滴的很慢,被值班民警发现,汤某就故意调滴的非常快,挂了一段时间我说:我的手很痛了,太快了,调慢点。汤某不理睬,当时我的一只手在挂瓶,另一只手被铐在椅子上,动弹不得。又过了一会儿,我大声叫,我的手都很痛了,汤某才调慢,这时只剩一点药了,约十分钟就挂完了。之后我非常难受,回到中队我跟值班狱警说:我很难受。回到房间一会儿,狱警叫我再去看医生,狱医已下班了,只有护士值班,她拿了十粒速效救心丹给我含,七点多去睡,我在床上不会动。九个钟头后,早晨四点半才会动。

弟子不争气,背叛师门,罪恶深重,两次生命危险没有死,弟子深知,是伟大的师父慈悲弟子还抱一丝希望,一再给弟子赎罪的机会。

二零一三年二月二日出狱后,我心中还记着修法轮大法,每天早晨还有炼功,我几次叫另一个刑释的昔日同修炼功,她几次都叫我不要炼。由于我没有真正的好好实修,人心太重,就听她的,后来就没炼了。三月份她给我拿来很多佛教的书给我看,叫我每天早晨要念什么经,说她对我怎么怎么的好。过了一段时间她跟我说,她把法轮功的所有资料全部烧掉了。我不但悟性非常差,怕再次遭受迫害的心严重,而且我也稀里糊涂的把家里放的所有大法资料、师父法像全部烧了。弟子在此向师父请罪,请求师父能原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3/3/福建宁化县杨声珠遭诬判入狱和强制洗脑-288309.html

2009-08-31: 福建宁化县国保警察迫害大法弟子案例

福建省宁化县国保大队大队长黎根云及干警蒋新根,610办公室主任阴玉麟等,不吸取前任原政保科科长何桢淮及前610办公室张姓主任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遭报应的教训(何桢淮患上鼻癌,610办公室张姓主任在钓鱼时,钓鱼线甩到高压电线上,触电身亡。)继续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

2007年11 月3日晚,大法弟子邱宝森因发放真相光盘被绑架到宁化翠江派出所进行迫害。第二天,他妻子去看他时,发现警务室地上掉下许多被揪下的头发,其人已被折磨得不轻。邱宝森后被非法判刑4年。

2007年11月4日上午,县公安国保大队蒋新根带领6人抄张玉清的家,随后张玉清被关到宁化县看守所,被非法判刑3年,现被关押在福州监狱。

2008年5月15日,县国保大队大队长黎根云及干警蒋新根,610办公室主任阴玉麟,公安局副局长邱荣伙等6人抄了大法弟子江月娥的家,非法扣押了电脑主机一台以及相关物品。同时把江月娥绑架到泉上派出所,后来非法拘留15天,且现对她降职降级,不允许她继续教学。宁化县教育局长黄显明追随恶党,参与迫害,不惜余力。甚至让每一位教师写一份诬蔑大法的文章,贴诬蔑大法的图片,让学生签字诬蔑大法。其女儿现患上白血病。

2008年中秋前2天,黎根云及干警蒋新根到福州把谢时仁绑架回宁化进行迫害,因为他给同村农民看了真相片,现被非法判刑3年,关押在福州监狱。

2008年12月8日,黎根云及干警蒋新根带领10多人非法抄大法弟子杨生珠的家。

2009年6月30日,恶警将杨生珠拘留10天。

2009年6月26日,曹善英在复印店复印真相资料40份,被非法拘留10天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8/31/207464.html

2009-07-12: 福建宁化县两名大法弟子遭绑架
福建省宁化县大法弟子杨某、曹某,因向不明真相的世人讲真相,遭恶警绑架,被非法拘留十天,现已回家,现奉劝县国保大队、刑警大队恶警蒋新根、黎根云及县政法委参与迫害的人员,立即停止这罪恶的行径。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7/12/204408.html#097122360-1

2009-06-07: 福建省宁化县公安局恶警
近几年来,福建省三明市宁化县公安局刑警大队长黎根云和国保大队蒋新根专职迫害大法弟子,具体迫害事实如下:
......
2008年12月8日上午,宁化县公安局刑警大队黎民根云,国保大队蒋新根等十多人闯入大法弟子杨身珠(女,69岁)家中,说有人举报发传单,以检查为名,抢劫个人财产《转法轮》、护身符等。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6/7/202343.html

三明 宁化县联系资料(区号: 598)

2016-01-04: 宁化县政法委书记李平生(音)13306986113
宁化县国保大队长张某,住宁化县城东广场二期A栋
2009-08-31:
附: 黎根云(宁化县国保大队大队长): 手机 13860578236
蒋新根: 办公电话号码:0598-6821741手机号码:13859132228
邱荣伙:宁化公安局副局长 家电话号码:0598—6821406办公:0598-6821402、 手机号码;13806975858
阴玉麟(宁化县610办公室主任): 手机号码:13860533844 13960597319
叶旗勇:宁化公安局局长、办公电话号码:0598-6829766
修启亮(宁化县政法委副书记)手机号码:13806965100
叶敏生(宁化县政法委书记) 手机号码:13806975867办公室:0598-6822791
黄显明(宁化县教育局长): 手机号码:13605977935 家电话号码0598-6885669
余文洪(翠江派出所干警) 手机号码:13950934387

邮编:365400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