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27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湖北 >> 咸宁 赤壁市(原蒲圻市) >> 钟小明, 男, 41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湖北省赤壁市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9-08-16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杨振寰(小杨) 钟小明
亲戚: 黄层秀 钟首帮(钟首邦)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10-21: 湖北赤壁市法轮功学员钟小明被非法拘禁
10月12日晚深夜11点半后,湖北赤壁市法轮功学员钟小明及五岁的小女儿被赤壁市公安局蒲纺某派出所强行闯入家中带走并关押在赤壁市拘留所。原因是他在网上发表了一篇自己与妻子十七年被迫害的经过。因家中没人小女儿被亲戚接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0/21/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55732.html

2017-10-09: 湖北省钟小明自述遭迫害经历

我叫钟小明,四十一岁。一九九九年七月大学本科毕业,是湖北省赤壁市法轮功学员。我从小体弱多病,多愁善感,总觉的人活在世上就是太苦,活着就是一场梦,人死了梦也就醒了。时常对人生充满了困惑。自一九九六年元月份我喜得法轮大法,开始修炼大法以后,我一下子就像明白了人生的真谛,解开了自己苦苦思索而不得的谜团。自此,我严格按照大法书中的要求,按照师父的话要求自己,做一个真正的修炼人。在这期间,我身心得到了极大的升华,以前身体的那些毛病也全都不治而愈。一九九六年,我正在读大二,在校期间,我一直严守心性,并努力学习,年年都是“三好学生”,每年都能获得学校的高额奖学金。

一、第一次被迫害(拘留十五天)

一九九九年九月,为了让本地世人明白本地法轮功学员并没有象电视上讲的那样,所有人放弃修炼。我和本地数位同修不约而同的来到了本地公园公开炼功。不到半个小时,就被本地蒲纺集团公安处警察绑架,随后我被押送到分管的赤壁市陆水湖办事处派出所,经过一番审讯被绑架至赤壁市拘留所行政拘留十五天。当时拘留的男女同修共有二十多人。拘留迫害期间,我们男性法轮功学员(其他罪名关押的男性疑犯也一样)都被强行两班倒,被送到一个叫“北山”的地方(当时这个地方很多赤壁人都知道,是一个公安局赚钱的黑窝),我们在那个地方被强行要求打石头。在每日长达近十个小时的高强度的劳动中,不准休息,不准停,否则就拳打脚踢和用竹片抽(叫“竹笋炒肉”)。每天劳动结束,每一个人都会吃一肚子灰尘,还会被赶到一个臭水池塘里面洗去满身灰尘,然后被押送回囚房。表现越坚定的,打的也是越狠和伤越重。当时我也是被抽的全是竹片印子。十五天期满后,我们陆续被释放回家。另外需要说明的是:本地看守所和拘留所放人的时候都要家属缴纳每天十五元的住宿费伙食费(这个价格是一九九九年的,现在的价格是四十元/天)。当时,我们每人都强行缴纳四百五十元,否则就不放人。

二、第二次被迫害(拘留二个月)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面对从上到下,无处不在的对师父对大法的污蔑和栽赃陷害,我决定进京上访。后辗转到广州参加了九九年年底的广州法会。十一月二十五日半夜,我们都在出租屋里睡觉,许多全副武装警察破门而入,打人,抓人,拖走人。在场的同修都被强行绑架到广州市天河看守所。身上钱物被搜空,并扒掉衣服强行拍照。我被戴上手铐,在看守所关了两天。之后,我和另两个北京同修被转移到广州市海珠区拘留所拘留十五天。十五天期满后,赤壁市公安局派人过来,将我押送回赤壁,直接关进赤壁市看守所继续迫害。二零零零年一月底,在我家人担保和在强行勒索两千元保证金的情况下,我被释放回家。

三、第三次被迫害(拘留三个月)

二零零零年四月份左右,我和另一个同修去咸宁市温泉镇看望一个女同修,刚进她家门,不到两分钟,当地恶警扛着摄像机等就来了(后来知道那个同修家被监控了)。这一次我被以串联的罪名又被绑架到赤壁市看守所拘留迫害达三个月。

四、第四次被迫害(拘留十三个月)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我到湖北武汉市找工作。面对世人继续被江氏集团欺骗,面对大法和师父继续被诽谤,我决定继续要向世人讲真相。十二月的一天,我在武汉市广埠屯电脑城发真相光盘,被电脑城保安举报,之后绑架到了武汉市街道口派出所。为了反抗迫害,我当时趁他们不注意从派出所楼上的窗户跳了下去(四、五米高吧),因为身上有血,的士司机拒载,我跑了一千多米,被警察追上了。追上之后,我才发现我左腿动不了了,全身是血。警察强行将我送到了武汉市亚贸附近的军区医院,我才知道我左腿骨折,牙齿掉了七、八个(包括两颗门牙),嘴唇内外穿孔。之后嘴唇内外缝了有一、二十针(伤情也是听他们说的,我自己也不清楚,当时已经痛的麻木了)。手术完后我被押送到当时一个叫武汉市公安局疗养院的地方被继续迫害。武汉市的众多法轮功学员当时都曾经在这里被迫害过,每一个同修都同时被二名公安警察包夹,强行要求说出自己的一切及强行要求写所谓的“保证书”和“转化书”等等。当时这个地方是迫害大法和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个重要的黑窝。

没有多久,赤壁市公安局来人,再次将我绑架回赤壁,继续关押在赤壁市看守所。在这严重受伤的情况下,我在看守所被迫害了十三个月。按照正常的法律程序,刑事拘留最多三十七天,如果不能逮捕、起诉到检察院,应该无条件释放。可是当地“610”,国保大队,政保科的人,他们在看守所对我说:你们炼法轮功的,我们想关多久就关多久。使用的招数,完全都是用的江泽民说的那套:肉体上消灭,精神上折磨,经济上搞垮。对待我们修炼大法的,完全不讲法律,想怎么来就怎么来。这一年,我亲哥因为寻衅滋事致人重伤被判三年,当时也在这个看守所。所里面的警察和犯人们都说:你们俩兄弟一个是因为要做好人关进来,一个是因为做坏事被关进来。这一年,我家里雪上加霜,七十多岁的老父老母天天在家以泪洗面。我记的当时被释放的时候,看守所的伙食费高达五千多元,我家里七十多岁的老父老母根本没有办法凑出这笔钱来,为此我还被多关了一些日子。最后,由我们当地赤壁市陆水湖风景区办事处(乡镇单位)出面,说是象征性的交一点,也交纳了一千多元,我才被释放。

回家后,他们一直对我进行监视居住,不让我外出打工,我堂堂一个本科毕业生,连温饱都没有办法解决。因为跳楼,前面门牙掉了几个,说话都漏风,也没有钱去补牙。二零零二年,他们强行安排我到当地一个农村小学做代课老师,每个月由办事处象征性给三百元作为我的工资(后来涨到四百五十元/月)。二零零三年暑假,我悟到法轮功学员应该否定迫害,应该不承认加在身上的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带着自己身上的六百元钱只身来到武汉开始我的打工生涯。

五、第五次被迫害(劳教一年)

二零零九年七月,我们从明慧网得知我堂侄钟首帮(法轮功学员)在湖北沙洋劳教所九大队被迫害的生命垂危。八月二日,我妻子杨震寰(同修)同本地两为同修陪同钟首帮母亲和弟弟来到沙洋劳教所,要求接见和无罪释放生命垂危的钟首帮,遭到沙洋劳教所报警并随后绑架到当地派出所。当晚,赤壁市“610”,国保大队邪恶人员将他们绑架到赤壁市看守所进行迫害。第二天,八月三日,我家被抄家,一些大法书籍、一台笔记本电脑和一个台式电脑及打印机等设备和若干真相资料耗材被抄走。我因有事不在家中,也因此被迫流离失所。我妻子一个多月后被她公司老总担保释放。

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二日上午,我在武昌火车站送怀孕八个多月的妻子回家待产。在武昌火车站进站时被恶警查身份证为由绑架,下午即被赤壁市国保大队长马四海从武汉劫回赤壁并关押在看守所。不久,我被劳教一年。先是被押送到咸宁市向阳湖劳教所被其拒收后,直接押送到了湖北省沙洋劳教所九大队进行迫害。而妻子因生小孩被劳教一年监外执行。

在沙洋劳教所九大队,九十%的人员是吸毒戒毒人员,他们人格扭曲,绝大多数对大法和法轮功学员都是仇视的。恶警利用二个吸毒的作为包夹,剥夺一切人身自由:不让说话(只能跟包夹或者恶警打报告才能说话,连同监室的其他人员也不允许说话),不让炼功等。平时坐立、行走都得按他们的要求,长时间罚站或者蹲军姿。包夹任意折磨,殴打,人格侮辱等。从早到晚关在囚房里,只有上厕所或者吃饭时才能换个地方呆一会,也不让参加所里的其他的任何活动(比如劳动、晚上集体看电影等)。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将近二-三个月,才慢慢让参与劳动半天,另外半天与以前一样。另外,还强迫学打太极拳,不打的就被威胁进行酷刑折磨。

这种日子持续到二零一一年九月,刑期满了,由我们当地的派出所来人将我押送回家。

在这个黑窝,我身心受到了极大的摧残,身体素质下降的厉害,明显感觉到反应迟钝,健忘,失去与人正常交往的能力,期间还晕倒过几次。我以前是做工程类销售的,释放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感觉到已经不能胜任以前的工作了,缺乏正常交往的能力!

多年的迫害过程中,除了本人身心遭到了非常大的摧残,我家人也备受折磨,也使亲戚朋友们对大法和法轮功学员们的护法、证实法行为感到不可理解和误解,也使他们思想受到了蒙蔽。全都是被江泽民邪恶集团所害。直到目前,邪恶势力依然没有放弃对我的监控和迫害。二零一七年九月,我带着孩子进京看望那里上班的妻子,被咸宁市驻京办,赤壁市公安局数人在北京西站高铁站门口被拦截,之后被强行遣送回赤壁。他们的借口是北京要开十九大,外地人口不能到北京。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0/9/湖北省钟小明自述遭迫害经历-355265.html

2010-09-17: 湖北赤壁市法轮功学员钟小明被绑架

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二日上午十点,湖北省赤壁市法轮功学员钟小明送妻子(已怀孕八个多月)回赤壁〔钟小明在武汉市打工〕,在武昌火车站进站时以查身份证为由,在进站口被恶警非法绑架。下午法轮功学员钟小明被赤壁市国保大队长马四海从武汉劫回赤壁并关押在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17/229738.html

2010-09-16: 湖北赤壁的法轮功学员钟小明被绑架
钟小明是9月12日上午送临产的妻子回家待产,在武昌火车站查身份证时,被恶人扣押并,通知赤壁国保,当天赤壁国保即到武汉把人带回赤壁非法关押,目前已被转送到看守所。

赤壁国保大队一直在意图绑架钟小明,并无任何事实,却在其妻子临产且又面临经济和各种困难时实施了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16/229693.html#1091605533-12

2010-02-15:大年三十念同修
看到《赤壁市钟首帮一家的不幸遭遇》这篇文章(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五日),让我想起了十几年前的一些小事和一些熟悉的人。

钟首邦算是我的一位远房亲戚,那是1998年的寒假,湖北赤壁下了一场很少见的大雪,我的老同学兼同修钟小明(现也被非法关押)带着首邦到我家,约我一起去桃花坪(离钟首邦家不远的一个地方)看法轮功师父的济南讲法录像,我们三人一路说说笑笑走了个把小时,到了桃花坪,录像因故不放了,我们就站在桃花坪电影院门口避雪。那年我和小明都是22岁,首邦19岁,按照辈分,我和小明喊首邦的父亲是哥,叔侄3个同修就在这废弃的电影院门口交流起修炼法轮功的心得,心情是那么的兴奋,气氛是那么的殊胜。

钟小明和钟首邦自幼都很贫困,钟小明家兄弟姐妹8人,主要靠父母在山上砍竹子编箩筐卖钱养大,年龄很小都走入社会,小明排行最小,出生不久曾大病一次,差点夭折,上学后学习刻苦、懂事,上高中前成绩一直排名第一,后来成了家里唯一的大学生。上大学的第一个寒假,我和小明一起得法,修炼法轮功。后来每次听到小明被迫害的消息,总是让我想起以前在一起学习、一起参加竞赛的少年时光。

钟首邦是钟小明的一个堂侄,2006年,首邦被非法劳教,一次在参加喜宴时,我遇见首邦的父亲,他喝醉了,给我说了很多话。首邦是家里的长子,他说他多么希望首邦能够像我一样结婚生子,传宗接代,还倾诉了首邦被迫害后,家道的艰难,为了养这个家,他偌大的年纪跑遍附近各个村,帮人杀猪,挣点钱给首邦送去,还要上下打点。他说只要首邦能低头写个(放弃信仰的)“保证”,他吃多大的苦都愿意把儿子买出来,但首邦没写,被送到沙洋非法劳教了。虽然这样,他并不怨恨自己的儿子。在别人家的喜宴上,这位老父亲没有流泪,但眼睛红红的,席散的时候,他对我说,今天本想敬你一杯酒的,但我知道,你们修炼的人不喝酒,我只能跟你说说话。

就是这样两个优秀的青年,1999年7月之后反复多次遭到中共的迫害,他们颠覆政府了吗?没有,出身如此贫寒,没有任何经济政治背景,他们能颠覆谁呢?他们扰乱治安了吗?没有,给人讲讲话,贴个传单这样的行为也算是扰乱治安的话,那么中共邪党干脆把中国人全都抓完算了,因为谁没有开口给人说过话,谁没有伸手给人递过一张纸?谁没有给人讲过自己心里认为最好的东西?其实,这些行恶者自己也知道,法轮功学员们遭受如此迫害的真正原因是他们信仰“真、善、忍”,与中共的假、恶、暴格格不入。在人类历史上,因信仰遭迫害的事情不乏先例,但无论古今中外,在迫害信仰的事情上无不是以行恶者的失败告终。

大年三十,人们都合家欢聚,可是很多象钟首邦、钟小明这样善良的中国人,仅仅因为坚持真善忍的信仰,仅仅因为向民众讲真相,就被非法关押在监狱、劳教所迫害。希望大陆同胞们在欢度佳节时,不要忘记这些无辜被迫害的人们,他们在讲真相中的付出其实是为了所有可贵的中国人。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2/15/218193.html
2009-08-05: 赤壁三大法弟子劳教所探视同修遭绑架
湖北赤壁市大法弟子黄均良、陈柴旺、杨振寰八月初去沙洋劳教所探视大法弟子钟首帮时,遭沙洋劳教所勾结赤壁恶警绑架。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三十日报导了赤壁市大法弟子钟首帮被湖北沙洋劳教所第九大队恶徒迫害致生命垂危的消息。八月一日,钟首帮的母亲和弟弟在钟首帮的朋友法轮功学员黄均良、陈柴旺、杨振寰等陪同下,前往沙洋劳教所探视钟首帮。沙洋劳教所狱警藉口钟首帮的家人没有赤壁相关部门开的证明,拒绝他们探监。

过程中,劳教所恶徒看见大法弟子陈柴旺,认出他曾经被沙洋劳教所迫害过数年,遂通知当地七里湖派出所。八月二日上午九点左右,七里湖派出所恶警将大法弟子黄均良、陈柴旺、杨振寰、钟首帮的母亲、弟弟全部绑架。当天下午,钟首帮妈妈、弟弟被释,当天晚上,黄均良、陈柴旺、杨振寰三人被赤壁市六一零警察绑架回赤壁。

八月三日上午,赤壁市警察劫持着杨振寰非法抄家,并要绑架杨振寰的丈夫钟小明(其在二零零三年前被赤壁市恶警绑架过四次)。目前钟小明现被迫有家不能回。

三大法弟子资料简介:黄均良,男,约43岁左右,家住赤壁市城区。陈柴旺,男,36岁,家住赤壁市城区。杨振寰,女,33岁,家住赤壁市陆水湖风景区办事处老印染厂10栋一单元101。

另外,目前大法弟子钟首帮的三年非法刑期已满,但沙洋劳教所仍不释放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8/5/205930.html2010-02-15:

咸宁 赤壁市(原蒲圻市)联系资料(区号: 715)

2018-11-12:武汉市汉阳区检察院:
地址:武汉市汉阳区汉阳大道637号
电话:027-84862000
书记王晓027-8458658、13908620588
副院长李乐027-84586578、18717176078
武汉市汉阳区法院:
地址:武汉市汉阳区马鹦路159号,邮编430050
殷 磊 院长 84586508 13807178397
王晓华 邪党书记 84586508 13908620588
李 乐 副院长 84586578 18717176078
刘言胜 副院长 84586538 18717176060
李先志 执行局局长 84586540 18717176108
申晓东 办公室主任 84586548 18717176017
李 忠 立案庭庭长 84586585 18717110677
王文兵 立案庭副庭长 84586571 18717176095
李 峰 立案庭审判员 84586594 18717110660
刘跃昌 立案庭审判员 84586520 18717176016
邓 玮 刑一庭副庭长 84586522 18717176081
王 玲 刑一庭审判员 84586521 18717176083
刘先兵 刑一庭审判员 84586521 13507101269
王海江 执行一庭副庭长84586932 18717176006
刘 丹 执行二庭副庭长84586563 18717176103
苏文晖 执行一庭庭长 84586595 13986202253
李 冲 执行二庭庭长 84586593 18717176113
刘汉怀 调研员 84586599 18717176099
邓 萍 江堤法庭副庭长84524109 18717170669
朱燕飞 未综庭庭长 84586579 18717176056

2018-09-24:相关信息:
武汉市汉阳区检察院:
地址:武汉市汉阳区汉阳大道637号
电话:027-84862000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715)

2010-09-17:
马四海座机:0715一5235265
还有 协同马四海行恶的两个国保大队成员的手机号是:

毛某某  手机号:13997504586
不知名字  手机: 18995828973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