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0-20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湖北 >> 咸宁 赤壁市(原蒲圻市) >> 钟首帮(钟首邦), 男, 27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湖北省赤壁市陆水湖风景区办事处东流港村2组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6-06-08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杨振寰(小杨) 钟小明
亲戚: 黄层秀 钟首帮(钟首邦)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0-02-15: 大年三十念同修
看到《赤壁市钟首帮一家的不幸遭遇》这篇文章(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五日),让我想起了十几年前的一些小事和一些熟悉的人。

钟首邦算是我的一位远房亲戚,那是1998年的寒假,湖北赤壁下了一场很少见的大雪,我的老同学兼同修钟小明(现也被非法关押)带着首邦到我家,约我一起去桃花坪(离钟首邦家不远的一个地方)看法轮功师父的济南讲法录像,我们三人一路说说笑笑走了个把小时,到了桃花坪,录像因故不放了,我们就站在桃花坪电影院门口避雪。那年我和小明都是22岁,首邦19岁,按照辈分,我和小明喊首邦的父亲是哥,叔侄3个同修就在这废弃的电影院门口交流起修炼法轮功的心得,心情是那么的兴奋,气氛是那么的殊胜。

钟小明和钟首邦自幼都很贫困,钟小明家兄弟姐妹8人,主要靠父母在山上砍竹子编箩筐卖钱养大,年龄很小都走入社会,小明排行最小,出生不久曾大病一次,差点夭折,上学后学习刻苦、懂事,上高中前成绩一直排名第一,后来成了家里唯一的大学生。上大学的第一个寒假,我和小明一起得法,修炼法轮功。后来每次听到小明被迫害的消息,总是让我想起以前在一起学习、一起参加竞赛的少年时光。

钟首邦是钟小明的一个堂侄,2006年,首邦被非法劳教,一次在参加喜宴时,我遇见首邦的父亲,他喝醉了,给我说了很多话。首邦是家里的长子,他说他多么希望首邦能够像我一样结婚生子,传宗接代,还倾诉了首邦被迫害后,家道的艰难,为了养这个家,他偌大的年纪跑遍附近各个村,帮人杀猪,挣点钱给首邦送去,还要上下打点。他说只要首邦能低头写个(放弃信仰的)“保证”,他吃多大的苦都愿意把儿子买出来,但首邦没写,被送到沙洋非法劳教了。虽然这样,他并不怨恨自己的儿子。在别人家的喜宴上,这位老父亲没有流泪,但眼睛红红的,席散的时候,他对我说,今天本想敬你一杯酒的,但我知道,你们修炼的人不喝酒,我只能跟你说说话。

就是这样两个优秀的青年,1999年7月之后反复多次遭到中共的迫害,他们颠覆政府了吗?没有,出身如此贫寒,没有任何经济政治背景,他们能颠覆谁呢?他们扰乱治安了吗?没有,给人讲讲话,贴个传单这样的行为也算是扰乱治安的话,那么中共邪党干脆把中国人全都抓完算了,因为谁没有开口给人说过话,谁没有伸手给人递过一张纸?谁没有给人讲过自己心里认为最好的东西?其实,这些行恶者自己也知道,法轮功学员们遭受如此迫害的真正原因是他们信仰“真、善、忍”,与中共的假、恶、暴格格不入。在人类历史上,因信仰遭迫害的事情不乏先例,但无论古今中外,在迫害信仰的事情上无不是以行恶者的失败告终。

大年三十,人们都合家欢聚,可是很多象钟首邦、钟小明这样善良的中国人,仅仅因为坚持真善忍的信仰,仅仅因为向民众讲真相,就被非法关押在监狱、劳教所迫害。希望大陆同胞们在欢度佳节时,不要忘记这些无辜被迫害的人们,他们在讲真相中的付出其实是为了所有可贵的中国人。http://minghui.org/mh/articles
2010-02-05: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一日晚上,突然听说:钟老伯病逝了!曾经的一幕幕在我眼前浮现:老人憨憨的笑容,还有他一遍遍的念叨“我儿子没有错,我儿子没有错……”

湖北省赤壁市陆水湖风景区办事处东流村钟老伯的长子钟首帮,一位三十一岁的小伙子,长的帅气,更加上修炼法轮功后变得心底更加善良,很得钟伯伯的喜欢。但是就这样的好青年却在二零零六年被中共绑架至沙洋劳教所,在邪恶的九大队遭受残酷的迫害,钟老伯因此精神受到严重打击。

二零零七年,钟首帮被绑架一年后,钟老伯去沙洋探望儿子,回来不久老人中风了,半身不灵便,走路一瘸一拐的。这个原本和美的家庭由于儿子的被非法关押和老伯的病,一下子就风雨飘摇起来了。

零八年钟老伯完全瘫痪在床了。我手中捏了一点点钱来到老人家,破落的房子中几乎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房子连个吊顶都没有。钟伯母(首帮的母亲)匆匆从一间屋子跑出来握着我的手,那张日渐苍老的脸上写满了忧伤和无奈。我不知如何安慰她,只能紧紧的握着她的手,无言的送去我的关心与牵挂。

伯母默默的将我领到一个房间,面前的钟老伯一双空洞的眼睛望着屋顶,对屋内的声音没有一丝反应,难以想象他的内心是怎样的无望啊!伯母介绍着:“你看谁来了?”

老人看到我后,昏浊的眼睛一亮,向着我伸出一只手,含混的念叨着我的名字。那一刻,我突然觉得他是那么的信任我。我的哽咽卡在喉咙里,只听老人微弱的声音传了过来:“我儿子没有错,我儿子没有错……”。在那一瞬间我心碎了。

是的,钟首帮忠于自己做好人的信仰有错吗?没有错!在法轮功被中共镇压抹黑时,他秉承正义讲清真相有错吗?没有错!作为父亲支持儿子做一个有骨气的人,有错吗?也没有错啊!可是,在中共的统治下,对的都错了。好人被关进了劳教所,淫乱腐败的贪官大行其道。

我不忍再看下去,扭头去看伯母……

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一日晚上,钟老伯病逝了!家人为了让钟首帮能见老父最后一面,给沙洋劳教所打电话让他回去一趟。本来法律规定当直系亲属过世,在押人员有权回家探视。但是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的待遇还不如一个普通的罪犯,邪党借口说迫害法轮功十周年,拒绝了家属的合理要求。

在老人出殡那天,那是怎样一个黑色的日子啊!太阳的光芒也被遮掩,遇到了千年不遇的日全食。大家的心在黑暗中无比的悲痛,泪水淌在脸上。老人静静的躺在冰棺里,再也不会感到痛苦和伤心。可是他那双大睁的双眼里写满了死不瞑目的天大冤情啊!

在邪党当道的几十年,多少无辜的生命惨遭屠戮,多少家庭支离破碎!每一个被迫害的学员背后都有一个凄惨的故事,每个被迫害的家庭都经历过刻骨难忘的痛苦!

我亲爱的赤壁父老乡亲,在电视报纸谣言的充斥之下,您可曾了解这些善良人所遭受的残酷迫害?!在亲历了一次次的政治运动之后,您是否看清,中共才是中国社会的万恶之源?为了帮助这些还在被迫害中的人,请伸出您的援手吧!为了我们的家园和子孙后代的幸福,请赶紧退出曾经加入过的党团队组织吧!在天灭中共之际,为自己选择美好的未来。

附:赤壁市大法弟子钟首帮遭受的部份迫害

湖北赤壁市大法弟子钟首帮,男,二十八岁,曾在狮子山劳教所遭受过三年迫害。二零零六年六月初被赤壁市公安局陆水湖风景区办事处公安分局恶警黄华群等人从其家中绑架,并在赤壁市第一看守所关押近四个月后非法劳教三年,在湖北沙洋劳教所遭受迫害。

至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下旬,九大队重新搬至原九大队。那里的前栋楼房一楼的单间小号房就是专门为迫害大法弟子设计的。九大队一直以所谓封闭管理模式将大法弟子钟首帮隔绝在前楼单间小号里,由四个吸毒型包夹人员协助狱警继续对其进行各种迫害,每天强制站、蹲军姿。坐姿是在被强迫观看反复播放污蔑、诽谤大法师父内容时执行。晚上到下半夜一、二点时才给睡一会儿觉,到凌晨五点左右就被包夹叫起重复昨日的迫害。

由于长期遭受封闭隔绝的迫害,钟首帮身心受到极大摧残,视力严重下降,体质很差,在那种暗无天日的迫害境况下,钟首帮在一个清晨洗漱时间走脱。中共邪党一贯以撒谎、封闭等方式掩盖迫害,此事对邪共单位无疑是一个晴天霹雳。沙洋劳教所顿时一片惊惶,立即倾巢出动,当天下午三点钟左右,在应城将钟首帮重新绑架。据传原因是由于钟首帮不忍心乘车不给车主钱,而生枝节再次被绑架。

此次事件后,钟首帮被送入沙洋劳教所教育科等相关场所进行了为期一周的严重迫害。由于中共的封闭严密,具体细节只能等到日后披露。后又逼迫他在大会上作检讨、悔过、保证,并作了书面材料。在中共恶党邪恶的“株边”式迫害政策下,由此事牵连到所有责任狱警的切身利益受到损失,九大队劳教人员在相应利益直接挂钩。在九大队管教队长魏鹏、教育科余邦清等组织召开的批判会上,煽动、挑拨劳教人员对法轮功的仇恨,本地籍劳教人员(民管员)李宏对钟首帮进行了人格侮辱和殴打,给钟首帮精神上造成严重压力和伤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2/5/217580.html

2009-11-21: 曝光湖北沙洋劳教所二零零九年罪行
至今那里还非法关押着十名法轮功学员:大冶的柯昌炎、石松;赤壁的石凯、钟首帮;应城的楮观贞、熊继伟;恩施的袁学军、廖盛军;荆门的肖永华;咸宁的陈建平。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9/11/21/212959.html

2009-08-06: 赤壁市大法弟子黄均良、陈柴旺、杨振寰被迫害情况的补充
湖北省赤壁市大法弟子黄均良、陈柴旺、杨振寰在沙洋劳教所被绑架,现他们已经被绑架至赤壁市受迫害。

2009年8月2日,赤壁市大法弟子黄均良、陈柴旺、杨振寰在沙洋劳教所要求接见钟首帮时被该劳教所绑架至沙洋七里湖派出所。8月2日晚赤壁市610邪恶人员将他们被绑架至赤壁市迫害。现陈柴旺已经被释放,大法弟子杨振寰与黄均良被非法关押于赤壁市第一看守所。

8月3日,杨振寰家被抄,一些大法书籍,一台笔记本电脑和一个台式电脑及打印机等设备和若干真相资料等被抄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8/6/205989.html

2009-08-05: 赤壁三大法弟子劳教所探视同修遭绑架
湖北赤壁市大法弟子黄均良、陈柴旺、杨振寰八月初去沙洋劳教所探视大法弟子钟首帮时,遭沙洋劳教所勾结赤壁恶警绑架。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三十日报导了赤壁市大法弟子钟首帮被湖北沙洋劳教所第九大队恶徒迫害致生命垂危的消息。八月一日,钟首帮的母亲和弟弟在钟首帮的朋友法轮功学员黄均良、陈柴旺、杨振寰等陪同下,前往沙洋劳教所探视钟首帮。沙洋劳教所狱警藉口钟首帮的家人没有赤壁相关部门开的证明,拒绝他们探监。

过程中,劳教所恶徒看见大法弟子陈柴旺,认出他曾经被沙洋劳教所迫害过数年,遂通知当地七里湖派出所。八月二日上午九点左右,七里湖派出所恶警将大法弟子黄均良、陈柴旺、杨振寰、钟首帮的母亲、弟弟全部绑架。当天下午,钟首帮妈妈、弟弟被释,当天晚上,黄均良、陈柴旺、杨振寰三人被赤壁市六一零警察绑架回赤壁。

八月三日上午,赤壁市警察劫持着杨振寰非法抄家,并要绑架杨振寰的丈夫钟小明(其在二零零三年前被赤壁市恶警绑架过四次)。目前钟小明现被迫有家不能回。

三大法弟子资料简介:黄均良,男,约43岁左右,家住赤壁市城区。陈柴旺,男,36岁,家住赤壁市城区。杨振寰,女,33岁,家住赤壁市陆水湖风景区办事处老印染厂10栋一单元101。

另外,目前大法弟子钟首帮的三年非法刑期已满,但沙洋劳教所仍不释放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8/5/205930.html

2009-07-30: 请关注钟首帮、石松遭沙洋劳教所迫害情况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三日发表了《湖北沙洋劳教所长期封闭隔离迫害大法弟子》的文章,文中重点报导了湖北省赤壁市大法弟子钟首帮在沙洋劳教所九大队公开严正声明坚修大法后,遭受该大队管教魏鹏等人对其长期封闭隔离迫害的情况。

目前据可靠消息,钟首帮已被该大队魏鹏、鲁文军、孙波等恶人迫害致生命垂危,现在在该劳教所专属医院治疗。望见此消息的国内外正义之士给予钟首帮道义支持与帮助,也希望有知道更详细情况的大法弟子、正义之士给予补充揭露报导。

湖北省黄石市大法弟子石松,30多岁,大学毕业,2009年7月13日石松被当地邪恶送到沙洋劳教所九大队迫害。因石松坚修大法,被该大队大队长鲁文军、副大队长孙波,指导员魏鹏及赵洋等人伙同在押犯人罗树彬等4名恶人(专门包夹石松)对石松進行毒打迫害。7月19日,石松的牙齿被打掉,進食困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7/30/205621.html

2008-12-13: 湖北沙洋劳教所长期封闭隔离迫害大法弟子
二零零七年正月,在湖北沙洋劳教所遭受迫害的赤壁市大法弟子钟首帮与马原(钟祥),岑学栋(黄石),李传宝(十堰),梅树清(赤壁),刘红品(随州)等大法弟子全部公开严正声明,坚修大法,维护大法,被邪恶的九大队以“反弹”名义進行所谓的封闭管理严重迫害。劳教所对发表声明的大法弟子声明逐个重点轮流迫害至二零零七年七月,在管教队长魏鹏,中队长何兵荣等的直接参与工作的迫害下,以“学习”为名,对钟首帮進行封闭在单间内高压强制洗脑转化,并有数个吸毒型劳教人员轮流看守,协助、配合迫害大法弟子,其中有夏洪波(洪湖)、阮洪(宜昌)、阮晓东(宜昌)等吸毒型劳教人员。沙洋劳教所九大队二分所当时的所领导有张祖斌、郭敏尧、董向阳、许杰等。

劳教所所谓的“学习”内容与方式都是地地道道的迫害:一、由包夹人员胁持被狱警高压灌输颠倒是非黑白、善恶美丑的共产邪党的歪理邪说;二、强迫观看诽谤、污蔑大法与大法师父的录像片;三、与帮教、邪悟者谈话;四、夜晚抄写邪党文化文章,不准睡觉或只给很少的一点时间睡觉;五、变相体罚,三姿训练,长期只搞一种单腿蹲姿。其它如不准与他人讲话,不准与亲人会见、通信、打电话等。没有任何自由可言,上厕所就必须打报告,全天由包夹人员二十四小时监管,如影随形,寸步不离。

在长期对大法弟子的这种迫害中,任由吸毒型包夹劳教人员摆布迫害。九大队从领导到干警,习以为常的漠然视之,有的暗地里纵容,指使包夹、帮教对被迫害的对像使用各种小伎俩,软硬兼施、威逼诱惑大法弟子转化。

至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下旬,九大队重新搬至原九大队。那里的前栋楼房一楼的单间小号房就是专门为迫害大法弟子设计的。在那些小单间房里,是外界封闭隔绝的,一般由三人以上的包夹人员协助狱警实施迫害单独一个大法弟子,曾经有多少大法弟子遭受到怎样难以想像的非法迫害不得而知。笔者亲历过几年的迫害,虽然环境已有所改变,但迫害手段仍是老一套,只不过表面更加隐蔽圆滑。在接近那间间小号房时,仍然是一种森森逼人的阴冷寒气直透心底。九大队后院一后门直通劳教所专属医院,与医院共一堵院墙,为医院与九大队随时处理“特殊、紧急”事宜提供了无比的方便。

至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底,九大队一直以所谓封闭管理模式将大法弟子钟首帮隔绝在前楼单间小号里,由四个吸毒型包夹人员协助狱警继续对其進行各种迫害,每天强制站、蹲军姿。坐姿是在被强迫观看反覆播放污蔑、诽谤大法师父内容时执行。晚上到下半夜一、二点时才给睡一会儿觉,到凌晨五点左右就被包夹叫起重复昨日的迫害。

湖北赤壁市大法弟子钟首帮,男,二十八岁,家住赤壁市陆水湖风景区办事处东流村。曾在狮子山劳教所遭受过三年迫害。二零零六年六月初被赤壁市公安局陆水湖风景区办事处公安分局恶警黄华群等人从其家中绑架,并在赤壁市第一看守所关押近四个月后非法劳教三年,在湖北沙洋劳教所遭受迫害。

由于长期遭受封闭隔绝的迫害,钟首帮身心受到极大摧残,视力严重下降,体质很差,在那种暗无天日,遥杳无绝期的迫害境况下,十二月底,钟首帮在一个清晨洗漱时间走脱。中共邪党一贯以撒谎、封闭等方式掩盖迫害,此事对邪共单位无疑是一个晴天霹雳。沙洋劳教所顿时一片惊惶,立即倾巢出动,当天下午三点钟左右,在应城将钟首帮重新绑架。据传原因是由于钟首帮不忍心乘车不给车主钱,而生枝节再次被绑架。

此次事件后,钟首帮被送入沙洋劳教所教育科等相关场所進行了为期一周的严重迫害。由于中共的封闭严密,具体细节只能等到日后披露。后又逼迫他在大会上作检讨、悔过、保证,并作了书面材料。在中共恶党邪恶的“株边”式迫害政策下,由此事牵连到所有责任狱警的切身利益受到损失,九大队劳教人员在相应利益直接挂钩。在九大队管教队长魏鹏、教育科余邦清(因长期迫害大法弟子有功从九队上调,恶人榜挂名)等组织召开的批判会上,煽动、挑拨,煽起劳教人员对法轮功及创始人,对法轮功学员、对钟首帮的仇恨,引起了劳教人员的攻击、谩骂,本地籍劳教人员(民管员)李宏对钟首帮進行了人格侮辱和殴打,给钟首帮精神上造成严重压力和伤害。沙洋劳教所及九大队对此事大做文章,整理材料扬言一定要对钟首帮加期延续非法迫害。

目前,钟首帮仍在沙洋劳教所被迫害。迫于事件发生暴露出的严重错误与重大影响,自此方解除了对钟首帮的严重迫害,降为封闭管理普通迫害。

望见到此消息的国内外正义之士给予钟首帮道义支持与帮助,也希望有知道更详细情况的大法学员,正义之士给予补充揭露报导,并能不定期续期报导沙洋劳教所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情况,曝光窒息邪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13/191541.html

2007-12-15: 湖北省赤壁市法轮功学员钟首帮现被沙阳劳教所加重迫害
赤壁法轮功学员钟首帮2006年被非法判三年劳教,关押在沙阳劳教所,2007年10月10日上午,正念从劳教所内走脱,当天下午,在去武汉的车上被再次绑架至沙阳劳教所,现在被非法关押在沙阳劳教所“矫治中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15/168438.html

2006-11-18: 赤壁市钟首帮被非法劳教三年
湖北赤壁市大法弟子钟首帮,家住赤壁市陆水湖风景区办事处东流村二组。2006年6月初被赤壁市公安局陆水湖风景区办事处公安分局恶警黄华群等人从其家中绑架,并在赤壁市第一看守所关押近四个月后,近来得知钟首帮已经被非法劳教三年,目前正在湖北沙洋劳教所遭受迫害。

赤壁市陆水湖风景区办事处公安分局是由原赤壁市荆泉派出所与原赤壁市公安局蒲纺分局合并而成,自九九年七二零后,其辖区内的农村及蒲纺集团内的数百大法弟子遭到了史无前例的迫害。赤壁市目前已知被迫害致死的三人:巨淑敏、张贵珍、龚品南(明慧网已有报导),曾经都是蒲纺集团的职工。

赤壁市公安局政保科是赤壁市公安局迫害大法弟子的首要部门,它们是邪恶“610”的打手和帮凶,迫害大法弟子的拘留令都是由它们一手操办。赤壁市第一看守所是关押大法弟子的黑窝,自九九年七二零后最少关押过大法弟子数百人次。今年6月份以来,赤壁市已经有几人被抓,被判,并有一人被迫害致死(龚品南)。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18/142697.html

2006-10-03: 湖北赤壁大法弟子来永才被非法劳教三年
6月7日晚11时左右,在市610指使下,湖北赤壁市车埠镇恶警闵劲松带领市刑警队长马四海等6名恶党爪牙,绑架了车埠镇大法弟子来永才。来永才已被非法劳教三年,现被非法关押在赤壁市第一看守所。

6月7日前,赤壁市大法弟子钟首邦、雷胜平及一名外县同修被绑架。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0/3/139272.html

2006-09-06: 关于湖北赤壁市大法弟子钟首帮被迫害情况的一点补充
赤壁市大法弟子钟首帮,家住赤壁市陆水湖风景区办事处东流村2组,于6月5日被赤壁市陆水湖风景区公安分局黄华群等恶警从家中绑架后,一直被非法关押于赤壁市第一看守所。

近日得到消息:前段时间赤壁市恶警一直在逼迫他写所谓的“保证书”,并要他家里交近10000元保证金;而最近有消息传出,钟首帮的事情省里已经插手调查,并要对他進行非法审判。赤壁市公安局及政府内恶人扬言,不管钟首帮在哪里服刑,都必须要他所在村书记或者他的直属亲属陪同他一起坐40天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6/137228.html

2006-06-07: 钟首帮,男,27岁,湖北赤壁市大法弟子,家住湖北省咸宁地区赤壁市陆水湖风景区办事处东流港村2组,因坚修法轮大法,2000年曾被赤壁市公安局非法劳教 2年半,关押于武汉市狮子山劳教所。2006年6月5日,赤壁市公安局恶警闯入钟首帮家中,将其强行绑架,现下落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7/129780.html

咸宁 赤壁市(原蒲圻市)联系资料(区号: 715)

2018-11-12:武汉市汉阳区检察院:
地址:武汉市汉阳区汉阳大道637号
电话:027-84862000
书记王晓027-8458658、13908620588
副院长李乐027-84586578、18717176078
武汉市汉阳区法院:
地址:武汉市汉阳区马鹦路159号,邮编430050
殷 磊 院长 84586508 13807178397
王晓华 邪党书记 84586508 13908620588
李 乐 副院长 84586578 18717176078
刘言胜 副院长 84586538 18717176060
李先志 执行局局长 84586540 18717176108
申晓东 办公室主任 84586548 18717176017
李 忠 立案庭庭长 84586585 18717110677
王文兵 立案庭副庭长 84586571 18717176095
李 峰 立案庭审判员 84586594 18717110660
刘跃昌 立案庭审判员 84586520 18717176016
邓 玮 刑一庭副庭长 84586522 18717176081
王 玲 刑一庭审判员 84586521 18717176083
刘先兵 刑一庭审判员 84586521 13507101269
王海江 执行一庭副庭长84586932 18717176006
刘 丹 执行二庭副庭长84586563 18717176103
苏文晖 执行一庭庭长 84586595 13986202253
李 冲 执行二庭庭长 84586593 18717176113
刘汉怀 调研员 84586599 18717176099
邓 萍 江堤法庭副庭长84524109 18717170669
朱燕飞 未综庭庭长 84586579 18717176056

2018-09-24:相关信息:
武汉市汉阳区检察院:
地址:武汉市汉阳区汉阳大道637号
电话:027-84862000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