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7-17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绥化 安达市 >> 高锦淑, 女, 62

高锦淑
高锦淑
个人情况: 原绥化市教育学院民族教育副研究员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省绥化市北林区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9-08-08
交叉列在: 黑龙江 > 绥化市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07-08: 黑龙江绥化市七名法轮功学员遭诬判后上诉
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五日,黑龙江省绥化市北林区被非法判刑的七名法轮功学员高锦淑、杨传厚、宋红伟、王芳、王福华、白霞、赵婷婷,对安达市法院的审判不认可,目前上诉申请已转至绥化市中级法院,家属去法院递交了上诉申请。

七名法轮功学员们表示:按真善忍做好人没错;法轮功学员没有扰乱社会治安,也没对人民造成伤害;修炼合法,迫害有罪。

七名法轮功学员分别聘请的律师,也陆续到达绥化市中级法院阅卷,跟当事人见面,并递交了要求公开开庭的申请。本案开庭的主审法官是绥化市中级人民法院焦洪涛。

二零一九年五月十四日,安达市法院对绥化市北林区七名法轮功学员又一次非法开庭,主审法官是曲艳春,公诉人是赵新芳、李义正,还有审判员、陪审员,两个书记员。六名聘请的律师运用中国现行法律为法轮功学员做了无罪辩护,从法律的角度让在场的人明辨了什么是合法的,什么是不合法的。整个庭审从早九点开始至晚八点结束,历时十一个小时。

尽管按照中国现行法律来论辩,法轮功学员不违法;按照普世价值来衡量,修炼真、善、忍没错,对家庭和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但最终还是被司法不独立、听命于“上级”的法院判刑。据悉,无理判刑早就内定了。黑龙江省公安厅杨波、绥化政法委是幕后操纵者。中国历次运动冤假错案也都是这样发生的。

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四日,安达市法院对绥化市北林区七名法轮功学员非法下达了判决书,杨传厚、王芳、王福华、白霞、赵婷婷均被非法判二年,罚款一万元,宋红伟一年半,罚款五千元;高锦淑一年,罚款五千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7/8/黑龙江绥化市七名法轮功学员遭诬判后上诉-389726.html

2019-06-04: 绥化市七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

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四日,黑龙江省安达市法院对绥化市北林区七名法轮功学员高锦淑、王芳、王福华、白霞、赵婷婷、杨传厚、宋红伟非法下达了判决书,杨传厚、王芳、王福华、白霞、赵婷婷被非法判二年,宋红伟一年半,高锦淑一年。法轮功学员目前已经上诉。

这七名法轮功学员有三名是教书育人的好老师。这些公认的好人,因为修炼真善忍,提升了生命的境界,在当今物欲横流、世风日下的社会出污泥而不染,和现代社会贪污腐败、纵情声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她们不但不被褒奖,反而被非法判刑,实在是中华民族的悲哀!

二零一九年五月十四日,安达市法院对高锦淑、王芳、王福华、白霞、赵婷婷、杨传厚、宋红伟开庭,主审法官是曲艳春,公诉人是赵新芳、李义正,还有审判员、陪审员,两个书记员。

法轮功学员为了进一步从法律层面说明信仰无罪、迫害有罪,挽救被蒙蔽的公检法人员,使他们从江泽民的犯罪集团中解脱出来,尽管有些人这些年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干了迫害法轮功的事,法轮功学员也希望他们在法律面前、事实面前幡然醒悟,别充当江泽民的陪葬品,将功补过,有一个美好的未来,为此法轮功学员聘请了律师。

五月十四日当天,有六名律师到场,运用中国现行法律为法轮功学员做了无罪辩护,从法律的角度让在场的人明辨了什么是合法的,什么是不合法的。律师的辩护无疑辩驳的证明:修炼法轮功在中国是合法的。法轮功学员们表示,按真善忍做好人没错;法轮功学员没有扰乱社会治安,也没对人民造成伤害;修炼法轮功合法,迫害法轮功有罪。整个庭审历时十一个小时(早九点-晚八点)。

可是,尽管按照中国现行法律来论辩,法轮功学员不违法;按照普世价值来衡量,法轮功学员修炼“真、善、忍”没有错,对家庭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但最终还是被司法不独立, 听命于“上级”的法院非法判刑。据悉,对他们的无理判刑早就内定了,庭审只不过是走一个过场而已。黑龙江省公安厅杨波、绥化政法委是幕后操纵者。中国历次运动的冤假错案也都是这样发生的。

五月二十四日,安达市法院对杨伟厚等七名法轮功学员下达了判决书,杨传厚等五人均被非法判二年,宋红伟被判一年半,高锦淑被判一年,同时每人被勒索罚款5000元。

高锦淑原是黑龙江省绥化市教育学院民族教育副研究员,现已退休。她原来患的多种疾病,通过修炼法轮功,不治痊愈。高锦淑为人善良,她曾帮助过一个被父母遗弃的十岁左右的小女孩,此事在当时绥化地区报登载过,当时的题目是《爱心融融御寒风》,副标题是:一个流浪女童的故事。在工作中,高锦淑更是勤勤恳恳,曾两次荣获少数民族省社会科学优秀科研成果奖;她的事迹在当时的朝鲜族的黑龙江新闻上报道过,题目是《年轻的女教研员》。

王芳是绥化市尚志小学的教师,担任多年的班主任,从不收受家长送的钱和物品,有的实在推辞不了,她就放学后放到学生的书包里带回去;有的她亲自上门,或当面说清自己是法轮功学员,要按法轮大法教导的“真、善、忍”的要求去做人,家长们都很感动。

赵婷婷是幼师,是九零后,在绥化博洋幼儿园工作。她清纯、善良,对幼教工作热心,孩子们都很喜欢她。家长给她送红包和化妆品等,她从来也不要,有时不收家长很执意,第二天她就马上买礼品送给孩子。圣诞节孩子送给她平安果,她就给孩子买玩具回赠过去。同事有事她无条件热心帮助,园长、同事都很信任她。

高锦淑是二零一八年十月十日去兰西县,给十月三日在兰西县北安镇被绑架的杨传厚、王芳、王福华、白霞、赵婷婷送衣物,被兰西县国保张涛等人绑架。后因血压二百多,几次被取保候审。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六日,安达法院打电话让高锦淑去取更改起诉书,二月二十七日上午高锦淑一到安达法院,就被绑架至安达看守所。高锦淑被枉判一年,应从二零一八年十月十日计算,可判决书规定是从二月二十七日计算,说取保候审不算。

法轮功学员家属五月二十七日才间接得知一审判决结果,目前,法轮功学员接着上诉,向安达法院递交上诉材料。家属递交材料时,找不到主审法官曲艳春,办公室锁门,被告知曲法官被调到另一个专案组,家属在一个医疗门诊部门前,给曲法官的手下递交了上诉材料。家属问一些情况,手下说我只负责接材料,别的什么都不知道。一审的律师有三个被安达法院拒绝递交上诉材料的资格,借口是他们的律师证少盖一个章。二审转至绥化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

关于高锦淑、杨传厚、宋红伟等七位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情况,请见明慧网文章《充满爱心的民族教育女研究员被绑架构陷》、《黑龙江绥化市杨传厚夫妻被关押一百多天》、《黑龙江安达市高锦淑等七名法轮功学员又被非法开庭》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6/4/绥化市七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388262.html

2019-05-03: 黑龙江省安达市杨传厚等7名法轮功学员再面临非法庭审

黑龙江省安达市法院已通知律师5月14日对被非法关押在安达市看守所已经7个月的绥化市大法弟子杨传厚、高锦淑、白霞、王福华、王芳、宋红伟、赵婷婷再次非法开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5/3/二零一九年五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85850.html

2019-04-26: 绥化市政法委不放人 高锦淑在看守所身体堪忧

二零一九年四月十六日,绥化市安达市法轮功学员高锦淑与另外六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庭审,高锦淑高血压,头昏迷而离开,法庭休庭。家人要求办理取保候审,据悉,绥化市政法委不让放人,安达看守所和安达法院人员互相推诿。

二零一九年四月十六日,安达市法院对被非法关押在安达看守所的七名法轮功学员高锦淑、王芳、王福华、白霞、赵婷婷、杨传厚、宋红伟非法开庭,他们的七名律师也分别来到安达。高锦淑因血压高,头昏迷,开庭几分钟就被三、四个人架了出去,致使法官宣布休庭。

家属担心她的身体状况,四月十八日早上,家属和律师又去了安达法院,又一次向法院提交办理取保候审的申请,主审法官曲艳春对家属说你们先回去,三天后给你们答复。接着,家属和律师又去了安达看守所,律师在会见室,看到高锦淑是被两个人架过来的,当天的血压是240。

三天后,家属给曲艳春打电话询问此事,曲艳春说我们正研究呢,有结果再通知你。目前,高锦淑的血压一直不降,身体状况令人堪忧。

绥化市法轮功学员高锦淑,原是绥化市教育学院退休的民族教育副研究员,患有多种疾病,通过修炼法轮功,不治痊愈。高锦淑为人善良,她曾帮助过一个被父母遗弃的十岁左右的小女孩,前后经过二十多天,先是找到了她在上海的生身父母,生身父母不管,又辗转找到她的养父母,此事在当时绥化地区报登载过,当时的题目是《爱心融融御寒风》,副标题是:一个流浪女童的故事。在工作中,高锦淑更是勤勤恳恳,曾两次荣获少数民族省社会科学优秀科研成果奖;她的事迹在当时的朝鲜族的黑龙江新闻上报道过,题目是《年轻的女教研员》。

二零一八年十月十日,高锦淑与宋红伟(杨传厚妻子)、吴景华去兰西,给十月三日在兰西县被绑架的绥化法轮功学员王芳、王福华、白霞、赵婷婷、杨传厚送衣物,被兰西国保张涛等绑架。本来就没触犯任何法律,张涛、荣力(女)等还把高锦淑和被绑架的七名绥化法轮功学员构陷到安达市检察院,又移送到安达市法院。

高锦淑被检查出高血压,血压高达260,安达看守所拒收,家属给其办理了取保候审。之后,张涛等几次想把高锦淑送进看守所,但都因她被检测出高血压260,屡遭拒收,不得不一次又一次的给其办理了取保候审。

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六日,高锦淑接到安达法院姓安的(女)电话,让她去安达法院取更改起诉书。高锦淑问可不可以邮寄过来?因在此之前,一月二十九日,高锦淑曾接到了安达法院的《黑龙江省安达市法院延期审理决定书》,是邮寄给她的,这次姓安的说不行,得本人来取。

高锦淑联系了她聘请的律师,于二月二十七日上午一同去了安达法院。可是,十点多钟,高锦淑弟妹就接到了安达法院的电话,说高锦淑已被关到了安达市看守所,一直非法关押至今。

在安达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高锦淑身体被迫害成严重的高血压,头昏迷、身体虚弱,不能行走,家属曾两次向安达法院提交了保释申请,可安达法院一直不放人,主审法官说绥化市政法委不让放人。看守所有责任拒收或因在押人员病情严重程度,及时向法院申请放人。可有消息说,绥化市政法委人员还给安达看守所打电话说:不放高锦淑,并说,出了问题,不用安达看守所负责。据悉,黑龙江省公安厅杨波是绥化市政法委的幕后操纵者。

现在家属很着急,去安达看守所不让见人,请求门卫给通融一下,门卫被政委训斥,说就是不让见,还打什么电话?!家属到安达法院去找,并多次提交保释申请,法院说不让放人是“上面”(意指政法委)的意思,我们正研究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4/26/绥化市政法委不放人-高锦淑在看守所身体堪忧-385564.html

2019-04-20: 民族教育女研究员高锦淑遭非法庭审时昏迷、呕吐

黑龙江省安达市法院四月十六日上午非法对法轮功学员高锦淑、杨传厚、宋红伟等七人开庭,高锦淑血压高压在200以上被非法拘押一个多月,已造成两腿不能正常行走,在法庭上出现迷糊、呕吐,庭审继续不下去,宣布延期庭审。

四月十六日早上七点二十分,安达法院门前来了一辆中巴车,下来十多个特警,把安达法院周围的路给围住了,很多便衣也在门前的街道上来回走动。法庭外面有三、四十辆车,路的两边站了很多人,有家属、旁观者、路人等,庭里庭外都是人。法轮功学员聘请的七名律师,也如期相继到达安达市法院,法庭内外戒备森严。

一个便衣四十多岁,一米七五左右,戴着一副眼镜,斜挎着包,问法轮功学员家属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家属说炼不炼跟你有啥关系?你没有权利问这些。那人尴尬地说,嗯,我是没权问,我就是告诉你们怎么进去,如果旁听拿身份证登记,进去之后不能说话。家属告诉他说,需要我们说话就得说话。此人说他是绥化市北林区的。

还有一辆白色的车跟着家属,在车里向外拍照,家属也拿出手机对着他拍照,他吓得赶快把车开跑了。之后,城管坐一车人又来跟着,家属坐出租车,才把他们甩掉。开庭期间,警车一辆接一辆的,在法院门前呼呼来回跑,制造恐怖气氛,有的说是市里来检查的。

正常的开庭是公布于众的,允许各界人士来旁听,也是普及法律知识,警醒世人的好机会。而邪党治下的所谓庭审,害怕民众来听来看,自知理亏,害怕真正的法庭辩论,畏惧民众知法守法,如临大敌制造恐怖,草木皆兵。

八点钟,一辆载着高锦淑等七名绥化法轮功学员的警车开到安达市法院。据目击者第一时间看到,除高锦淑外,这些法轮功学员下车前,每个人的头上都被非法强制戴着黑头套,双手被戴着手铐。高锦淑因血压高达200,呕吐、昏迷导致站不起来,是由三、四个人架出来的。每个法轮功学员都被两名特警押送至法庭,杨传厚走在最前面,看到他原本很胖、很魁梧的人,经过半年的迫害,人已经瘦了几圈。

法庭上,几个法轮功学员面对着法官,每人身后站着两个特警,家属想看一看自己的亲人都看不到,被特警挡着。高锦淑坐在椅子上,由两个狱医(一男一女)拿着血压计等在护理,高锦淑用手顶着头,趴在椅子的围栏上,很难受的样子。法官曲艳春问高锦淑能不能坚持庭审,高锦淑说不行。

开庭五、六分钟,高锦淑就支撑不住了,由三、四个人把她架了出去。高锦淑的弟妹,看到她被迫害成这样,难过地抽泣起来,说好好的一个人,走着来的,现在站都站不起来了,被迫害成这样,哭得很伤心、很心痛。警察过来制止,不让哭。有一个警察很凶,大声恐吓,说再哭就让出去不准参加庭审。

曲法官想继续给其他六名法轮功学员开庭,以后再对高锦淑开庭审理。律师们经过几分钟的商议建议法官七人一起开庭,否则对当事人造成压力。同时建议法官让高锦淑回家调养,要关在这里,到开庭时还是这样开不了庭。庭长到外面去商量,十分钟左右,法官决定休庭。

家属要把高锦淑带回家,法官说还需签字,签字的人没在家,说四天后再通知家属。

四月十七日,家属接到安达法院的电话,说可以给高锦淑办取保候审,但得签字,保证出去后不再到处发信,家人能保证就让她回去。四月十八日一早上家属就坐车前往安达。

高锦淑,朝鲜族,原是黑龙江省绥化市教育学院民族教育副研究员,现已退休。她原来患的多种疾病,通过修炼法轮功,不治痊愈。高锦淑为人善良,她曾帮助过一个被父母遗弃的十岁左右的小女孩,前后经过二十多天,先是找到了她在上海的生身父母,生身父母不管,又辗转找到她的养父母,此事在当时绥化地区报登载过,当时的题目是《爱心融融御寒风》,副标题是:一个流浪女童的故事。在工作中,高锦淑更是勤勤恳恳,曾两次荣获少数民族省社会科学优秀科研成果奖;她的事迹在当时的朝鲜族的黑龙江新闻上报道过,题目是《年轻的女教研员》。只因二零一八年十月十日,去兰西县给十月三日因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关在兰西拘留所的五位法轮功学员送衣服顺便打听情况,而被绑架,如今迫害成这样,在场的了解她的人无不潸然泪下。

二零一八年十月三日早晨,绥化市法轮功学员杨传厚、白霞、王芳、王福华、赵婷婷去兰西县北安村发送真相资料,被兰西县公安国保和北安镇派出所警察拦截、绑架,非法关在兰西县拘留所。十月十日,绥化市法轮功学员高锦淑陪同杨传厚的妻子宋红伟到兰西县国保大队了解情况,被非法扣留、关押到兰西拘留所,次日被非法抄家。十月十五日,兰西县国保警察将高锦淑、王芳、王福华、赵婷婷、宋红伟转入安达看守所。高锦淑、王福华都六十多岁了、血压太高,看守所拒收,取保候审回家。法轮功学员王芳、赵婷婷、宋红伟被非法关押在安达市看守所。

在随后六个多月中,高锦淑多次被骚扰,其中五次被非法提审,五次被非法体检,三次被非法取保候审。高锦淑已是六十多岁的人了,被迫害成高血压;几百多公里的路程,从绥化到兰西,又从绥化到安达,被非法传唤七次,往返三、四个小时或六、七个小时不等,这还是走高速,打车去一次得六百元左右;而且,她每次被非法传唤都被当作犯人对待,被强制戴过两次手铐,强迫坐铁椅子三次,恶人对她进行人身歧视,人格侮辱。精神、肉体的迫害,加上经济上的迫害,使得高锦淑及家人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

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六日,高锦淑接到安达市法院姓安的(女性)电话,让她去安达法院取更改起诉书,得本人自己来取。高锦淑与律师于二月二十七日上午一同去了安达法院。可是,十点多钟,高锦淑的弟妹就接到了安达法院的电话,说高锦淑已被关到了安达市看守所。

三月十四日,律师到安达看守所会见高锦淑,得知高锦淑的血压高压260,同时伴有头痛。这是极其危险的症状,随时都会出现危险。家属要求放人,法院说“两会”期间没办法,这是上面的意思。之后,家人给她送过两次衣物也不知是否收到,因不让家属见。

据悉,此次庭审幕后操纵者是黑龙江省公安厅杨波。之前高锦淑的家属两次到安达法院为高锦淑申请取保候审,主审法官报给绥化市政法委不批,绥化市政法委还给安达看守所打电话,说不让放高锦淑,出了问题不用安达看守所负责。

关于高锦淑、杨传厚、宋红伟等七位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情况,请见明慧网文章《充满爱心的民族教育女研究员被绑架构陷》、《黑龙江绥化市杨传厚夫妻被关押一百多天》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4/20/民族教育女研究员高锦淑遭非法庭审时昏迷、呕吐-385319.html

2019-04-18: 黑龙江绥化市高锦淑等七人遭非法庭审

四月十六日上午九点,黑龙江省安达市法院非法对绥化市高锦淑、杨传厚、宋红伟、王芳、王福华、白霞、赵婷婷七位法轮功学员开庭,法庭内外武警、特警戒严一直到路边,对旁听人员刷身份证的同时,还有人用手机对每个旁听人的身份证拍照。由于法轮功学员高锦淑血压高压在200以上情况下仍被非法拘押一个多月,已造成两腿不能正常行走,在法庭上,迷糊、呕吐,庭审继续不下去,法庭宣布延期庭审。

之前高锦淑的家属两次到安达法院为高锦淑申请取保候审,主审法官都给报上去了,可家属被告知绥化市政法委不批,绥化市政法委还给安达看守所打电话:不让放高锦淑,说:出了问题不用安达看守所负责。此事幕后操控的是黑龙江省610.

二零一八年十月三日早晨,绥化市法轮功学员杨传厚、白霞、王芳、王福华、赵婷婷去兰西县北安村发送真相资料,被兰西县公安国保和北安镇派出所警察拦截、绑架,非法关在兰西县拘留所。十月十日,绥化市法轮功学员高锦淑陪同杨传厚的妻子宋红伟到兰西县国保大队了解情况,被非法扣留、关押到兰西拘留所,次日被非法抄家。

十月十五日,兰西县国保警察将高锦淑、王芳、王福华、赵婷婷、宋红伟转入安达看守所。高锦淑、王福华都六十多岁了、血压太高,看守所拒收,取保候审回家。法轮功学员王芳、赵婷婷、宋红伟被非法关押在安达市看守所。

高锦淑,朝鲜族,原是黑龙江省绥化市教育学院民族教育副研究员,现已退休。她原来患的多种疾病,通过修炼法轮功,不治痊愈。高锦淑为人善良,她曾帮助过一个被父母遗弃的十岁左右的小女孩,前后经过二十多天,先是找到了她在上海的生身父母,生身父母不管,又辗转找到她的养父母,此事在当时绥化地区报登载过,当时的题目是《爱心融融御寒风》,副标题是:一个流浪女童的故事。在工作中,高锦淑更是勤勤恳恳,曾两次荣获少数民族省社会科学优秀科研成果奖;她的事迹在当时的朝鲜族的黑龙江新闻上报道过,题目是《年轻的女教研员》。

在这六个多月中,高锦淑多次被骚扰,其中五次被非法提审,五次被非法体检,三次被非法取保候审。高锦淑已是六十多岁的人了,被迫害成高血压;几百多公里的路程,从绥化到兰西,又从绥化到安达,被非法传唤七次,往返三、四个小时或六、七个小时不等,这还是走高速,打车去一次得六百元左右;而且,她每次被非法传唤都被当作犯人对待,被强制戴过两次手铐,强迫坐铁椅子三次,恶人对她进行人身歧视,人格侮辱。精神、肉体的迫害,加上经济上的迫害,使得高锦淑及家人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

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六日,高锦淑接到安达市法院姓安的(女性)电话,让她去安达法院取更改起诉书。高锦淑问她,可不可以邮寄过来,因在此之前,一月二十九日,高锦淑曾接到了安达法院邮寄过来的《黑龙江省安达市法院延期审理决定书》,问她这次能邮过来吗?姓安的说不可以,得本人自己来取。高锦淑于是联系了她聘请的律师,于二月二十七日上午一同去了安达法院。可是,十点多钟,高锦淑的弟妹就接到了安达法院的电话,说高锦淑已被关到了安达市看守所。

三月十四日,律师到安达看守所会见高锦淑,得知高锦淑的血压高压260,同时伴有头痛。这是极其危险的症状,随时都会出现危险。家属要求放人,法院说“二会”期间没办法,这是上面的意思。之后,家人给她送过两次衣物也不知是否收到,因不让家属见。

三月二十五日,高锦淑的弟妹接到了安达市法院刑事案件庭曲艳春 (庭审法官)电话,说原定三月二十八日对高锦淑、杨传厚、宋红伟、王芳、王福华、白霞、赵婷婷七人的非法庭审,现已延期到四月十六日,并说参与亲友辩护的人,要当地提供“无劣迹”证明,才能参与亲友辩护。

关于高锦淑、杨传厚、宋红伟等七位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情况,请见明慧网文章《充满爱心的民族教育女研究员被绑架构陷》《黑龙江绥化市杨传厚夫妻被关押一百多天》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4/18/黑龙江绥化市高锦淑等七人遭非法庭审-385262.html

2019-04-13: 迫害黑龙江省绥化市高锦书等七人的幕后黑手

操控黑龙江省绥化市政法委迫害法轮功学员高锦书、杨传厚等七人的幕后黑手是黑龙江省公安部国保处的杨波指使的。

黑龙江省公安厅:
杨波15945183001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4/13/二零一九年四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85064.html

2019-04-07: 高锦淑被迫害患高血压 亲属要求保释遭拒绝

黑龙江省绥化市教育学院退休的民族教育副研究员、法轮功学员高锦淑,于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七日与律师去安达市法院取更改的起诉书,却被安达市法院非法关押到安达市看守所,高锦淑女士已是六十多岁的人了,被迫害致血压高压260,同时伴有头痛。

二零一九年四月二日,高锦淑亲属担心她的身体状况,一直高血压,一直头痛,怕出现危险,就又去安达市法院要人,又向法院递交了办理保释的申请。这次去安达市法院没见到本案法官曲艳春,打电话到办公室,办案人员说曲艳春去深圳办案去了,说得一周才能回来,亲属就把申请及相关材料让其转送曲艳春法官。

亲属又去了安达看守所,想直接去见高锦淑,不让见,请求门卫给通融一下,门卫给政委打电话,被政委训斥,说就是不让见,还打什么电话。

高锦淑原来患的多种疾病,通过修炼法轮功,不治痊愈。高锦淑为人善良,她曾帮助过一个被父母遗弃的十岁左右的小女孩,前后经过二十多天,先是找到了她在上海的生身父母,生身父母不管,又辗转找到她的养父母,此事在当时绥化地区报登载过,当时的题目是《爱心融融御寒风》,副标题是:一个流浪女童的故事。在工作中,高锦淑更是勤勤恳恳,曾两次荣获少数民族省社会科学优秀科研成果奖;她的事迹在当时的朝鲜族的黑龙江新闻上报道过,题目是《年轻的女教研员》。

二零一八年十月十日,高锦淑女士与宋红伟(杨传厚的妻子)、吴景华去兰西,给十月三日在兰西县被绑架的绥化法轮功学员王芳、王福华、白霞、赵婷婷、杨传厚送衣物,被兰西国保张涛等绑架。之后,张涛、荣力(女)等把被绑架的七名绥化法轮功学员构陷到安达市检察院,又移送到安达市法院。因高锦淑被检查出高血压,高压达260,被取保候审。在此过程中(现已近六个月),张涛等几次想把高锦淑送到安达市看守所,但都因她每次被检测出高血压260,看守所拒收,不得不一次次的给其办理了取保候审。

在与公安警察打交道的过程中,高锦淑得知兰西、安达等地公检法人员比较封闭,不了解法轮功真相,一直被邪党蒙蔽,才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就自费邮寄了一些真相材料及控告信等,希望他们了解真相,不再迫害好人,给自己和家人留下一个美好的未来。

可是,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八日(小年)上午十点半左右,兰西国保警察张涛和手下一名年轻国保人员,闯入高锦淑家,说是从安达过来的,拿来了高锦淑给安达法院、检察院邮寄的劝善信等真相资料,说要重新取证,问高锦淑是不是自己写的、自己寄的?高锦淑拒绝回答,就跟他们讲法轮功真相。张涛让高锦淑签字,高锦淑认为他们这都是非法的,不签字。张涛很生气,无理性地喊叫,直到十二点半才离开高锦淑家。

之后,张涛就把对高锦淑的所谓“重新取证”的材料送到安达市检察院构陷,之后由安达市检察院移送到安达市法院。对政府工作人员的违法行为进行控告,是法律赋予公民的权利。把公民的合法行为作为“犯罪证据”进行诬告陷害。这是典型的报复犯罪行为。

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六日,高锦淑接到安达市法院姓安的(女性)电话,让她去安达法院取更改起诉书。高锦淑问她,可不可以邮寄过来,因在此之前,一月二十九日,高锦淑曾接到了安达法院邮寄过来的《黑龙江省安达市法院延期审理决定书》,问她这次能邮过来吗?姓安的说不可以,得本人自己来取。

高锦淑于是联系了她聘请的律师,于二月二十七日上午一同去了安达法院。可是,十点多钟,高锦淑的弟妹就接到了安达法院的电话,说高锦淑已被关到了安达市看守所,法院让她弟妹去一趟,去了之后也没见到高锦淑

三月十四日,律师到安达看守所会见高锦淑,得知高锦淑的血压高压260,同时伴有头痛。这是极其危险的症状,随时都会出现危险。家属要求放人,法院说“二会”期间没办法,这是上面的意思。之后,家人给她送过两次衣物也不知是否收到,因不让家属见。

三月十八日,高锦淑的弟妹和从日本回来的女儿去安达市法院,递交了给高锦淑保释的申请,“二会”已过,要求法院尽快给她办理保释,法院说马上就要开庭了不能放人。

三月二十五日,高锦淑的弟妹接到了安达市法院刑事案件庭曲艳春 (庭审法官)电话,说原定三月二十八日对高锦淑、杨传厚、宋红伟、王芳、王福华、白霞、赵婷婷七人的非法庭审,现已延期到四月十六日,并说参与亲友辩护的人,要当地提供“无劣迹”证明,才能参与亲友辩护。

据悉,法轮功学员聘请的律师对安达市法院法官说:还延期庭审?你们就撤诉呗。法官说:绥化政法委总施压。

四月二日,高锦淑亲属去安达市法院要人,同时递交了办理保释的申请。

此前,高锦淑至少三次以上因高血压达260,被安达市看守所拒收。为什么这次这么严重的血压高、头痛还收监,以至一个多月这种情况还不放人?出现后果谁负责?在高喊“法制”与“人性”的今天,还有如此事情的发生!

法轮功学员按照真、善、忍做人,福益家庭社会,提升大众道德,应该受到表彰;根本就不应被抓被起诉。法轮功学员坚持正信、讲清真相,不仅是作为受害者讨还公道,也是在匡扶社会正义,维护社会良知,也是应当受到宪法与法律保护的。

无论以任何名义对善良的法轮功修炼者采取惩治都是违法犯罪行为,这些伤天害理的罪行,一定会受到追诉、严惩,接受历史的审判。每个人都在这场大是大非面前检验着自己的良知底线,也将见证将来的结局。望公检法人员,快快醒悟,别再做邪党的替罪羊了,给江泽民做陪葬一点都不值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4/7/高锦淑被迫害患高血压-亲属要求保释遭拒绝-384830.html

2019-03-30: 黑龙江省绥化市政法委黑手施压法院
黑龙江省安达市法院将原定3月28日对法轮功学员高锦淑、杨传厚、宋红伟、王芳、王福华、白霞、赵婷婷的非法庭审延期到4月16日。据悉,法轮功学员聘请的律师对安达市法院法官说:还延期庭审?你们就撤诉呗。法官说:绥化政法委总施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3/30/二零一九年三月三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84557.html

2019-03-25: 黑龙江省绥化市市高锦淑等七人面临非法庭审情况补充
黑龙江省安达市法院通知律师3月28日非法庭审绥化市法轮功学员高锦淑、杨传厚、王福华、白霞、王芳、宋红伟、赵婷婷。其中一律师因案件冲突不能到庭,已经书面申请延期开庭,法院告知:3月25日给研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3/25/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84317.html#19324232233-1

2019-03-19: 充满爱心的民族教育女研究员被绑架构陷
黑龙江省绥化市教育学院退休的民族教育副研究员、法轮功学员高锦淑,于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七日与律师去安达市法院取更改起诉书,却被安达市法院非法关押到安达市看守所。三月十四日律师到安达看守所会见得知,高锦淑的血压高压260,同时伴有头痛。这是极其危险的症状,随时都会出现危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3/19/充满爱心的民族教育女研究员被绑架构陷-384087.html

2019-03-16: 黑龙江绥化教育学院副研究员高锦淑再被非法关押

法轮功学员高锦淑,原黑龙江省绥化市教育学院民族教育副研究员(现已退休),于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七日与律师去安达市法院取更改起诉书,却被安达市法院非法关押到安达市看守所。

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六日,绥化市北林区法轮功学员高锦淑女士接到安达市法院一个姓安的女性电话,让她去安达法院取更改起诉书(一月二日,安达市法院已经下达了对绥化市北林区高锦淑、王芳、杨传厚、宋红伟、白霞、王福华、赵婷婷七人的非法起诉书),高锦淑问安,可不可以邮寄过来,因为在这之前,安达法院下达的《黑龙江省安达市人民法院延期审理决定书》,就是通过快递邮寄给高锦淑的,安女士说不可以,必须自己来取。转天(二十七日)上午九点多,高锦淑和律师去安达市法院取更改起诉书,高锦淑直接就被安达市法院非法关押到安达市看守所,她随身带的包也被劫走,里边还有钱等私人物品。

据悉,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八日(小年,腊月二十三)上午,兰西国保警察张涛和手下一名年青国保人员,闯入高锦淑住宅小区,两人是从安达过来的,把从安达法院、检察院拿来的劝善信、真相资料及控告信,到高锦淑家进行所谓的重新取证,问高锦淑是不是自己写的,自己寄的?高锦淑拒绝回答,接着就跟张涛讲法轮功真相。张涛让高锦淑签字,高锦淑认为他们这都是非法的,不签字。张涛很生气,无理性地喊叫,从上午十点半到十二点半,在高锦淑家闹了约两个小时。 之后,张涛就把对高锦淑非法重新取证的材料,又重新构陷到安达市检察院,之后由安达市检察院移送到安达市法院。

一、一心为他人的好人

通过修炼法轮功,高锦淑原来患的多种疾病不治痊愈。高锦淑为人善良,在家庭中,因父母离世早,过早的承担起家庭的责任,俩弟弟都是在她家带大的,并且给他们分别娶妻生子,还有侄子、外甥、婆婆、外孙等,先后共抚养时间长达四十年,用她女儿的话说:我妈一辈子尽为别人活着。

在社会上,高锦淑也经常舍己为人做好事。曾帮助过一个被父母遗弃的十岁左右的小女孩,当时正赶上她的生日,高锦淑就象对待亲生女儿一样给她过生日。前后经过二十多天,先是找到了她在上海的生父母,生父母不管,又辗转找到她的养父母,此事在当时绥化地区报登载过,当时的题目是《爱心融融御寒风》,副标题是:一个流浪女童的故事。

在工作中,高锦淑更是勤勤恳恳,踏实做人。原来绥化少数民族教育很落后,经过她二十多年的努力,绥化市少数民族教育崭露头角:被国家教育部评为少数民族贫困地区创新教育先进单位;高锦淑本人也曾被评为国家教育部项目办创新教育、省民族教育先进工作者;先后在国内外专业刊物上发表二十多篇少数民族边缘科学领域的论文;曾两次荣获少数民族省社会科学优秀科研成果奖;她的事迹在当时的朝鲜族的黑龙江新闻上报道过,题目是《年青的女教研员》。

正是由于高锦淑用在大法中修来的真诚、善良,更加扎实努力的工作,迎来了绥化市少数民族教育、科研的黄金时期。可是二零零九年六月三十日,高锦淑被北林区“六一零”人员及包片派出所民警闯入家中绑架,非法关押在绥化市拘留所十五天。因此,她不得不中断了北京中央民族大学少数民族语言翻译在职硕士课程,之后也被剥夺了晋升正高级职称的机会,被迫离岗,绥化少数民族教育因此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二、面临被非法庭审

二零一八年十月十日,高锦淑女士到兰西县了解在兰西县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杨传厚、王芳、赵婷婷、白霞、王福华的具体情况,并给她们送衣服,被兰西国保绑架、非法拘留,后因高血压被取保候审,直到今年二月二十七日被重新关押。

在这六个多月中,高锦淑多次被骚扰,其中五次被非法提审,五次被非法体检,三次被非法取保候审。高锦淑已是六十多岁的人了,被迫害成高血压;几百多公里的路程,从绥化到兰西,又从绥化到安达,被非法传唤七次,往返三、四个小时或六、七个小时不等,这还是走高速,打车去一次得六百元左右;而且,她每次被非法传唤都被当作犯人对待,被强制戴过两次手铐,强迫坐铁椅子三次,恶人对她进行人身歧视,人格侮辱。精神、肉体的迫害,加上经济上的迫害,使得高锦淑及家人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

现在,高锦淑再遭非法关押,如今在安达市看守所关押的绥化市北林区法轮功学员还有杨传厚、王芳、赵婷婷、白霞、王福华、宋红伟共七人,他们面临的是非法监禁、庭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3/16/黑龙江绥化教育学院副研究员高锦淑再被非法关押-383938.html

2019-03-02: 黑龙江省绥化市高锦淑被法院非法关押
2019年2月26日,黑龙江省绥化市法轮功学员高锦淑接到安达市法院一个姓安的女性的电话,让她去安达法院取更改起诉书(1月2日,安达市法院已经下达了对绥化市北林区高锦淑、王芳、杨传厚、宋红伟、白霞、王福华、赵婷婷七人的非法起诉书)。2月27日,高锦淑和律师去安达市法院,结果她被安达法院非法关押。

据悉在这之前的2019年1月28日上午十点半左右,兰西国保警察张涛等两人从安达法院、检察院拿来了一摞劝善信、真相资料及高锦淑邮到安达的控告信,到高锦淑家进行所谓的重新取证,问高锦淑是不是自己写的,自己寄的?高锦淑拒绝回答,就是跟张涛讲法轮功真相。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3/2/二零一九年三月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83365.html

2019-02-12: 不完全统计,大年期间黑龙江省绥化市目前就有至少十三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省内监狱、看守所等黑窝内,他们是:杨传厚、宋红伟、赵婷婷、白霞、王芳、王福华、杨淑君、高景云、黄丽华、刘秀莲、鲁凤贤、申庆云、黄立成,他们有的已经被非法判刑,有的正面临非法庭审。

其中高锦淑因高血压,三次被办理取保候审,目前在家中。

杨传厚、宋红伟夫妇都是绥化市北林区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八年十月三日下午,杨传厚和白霞、王福华、赵婷婷、王芳去兰西县北安镇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构陷,兰西县国保大队和北安镇派出所把五位学员绑架至兰西县拘留所。十月十日,杨传厚的妻子宋红伟和高锦淑、吴景华三人到兰西县国保去问杨传厚等五人的情况,并送衣服,也被兰西国保张涛、荣力(女)绑架。当时在场的还有主管国保的局长丁兆鹏、公安局法制办人员,还有四、五个特警及摄像人员等。在非法体检时,因宋红伟不配合,警察在厮打、推搡的过程中,宋红伟身上多处青一块,紫一块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2/12/大年期间绥化市至少13名法轮功学员身陷黑窝-382671.html

2019-01-31: 黑龙江安达市法院决定对法轮功学员高锦淑延期审理

2019年1月29日下午1点左右,高锦淑接到安达市法院延期审理决定书。大意是,2019年1月2日,安达市检察院对高锦淑等7人提起公诉。法院于2019年1月18日建议安达市检察院补充侦查。1月24日,安达市检察院建议此案延期审理。于是,安达市法院决定延期审理。

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八日上午十点半左右,兰西国保张涛带一名下属男士,到高锦淑家。带卷宗和给检察院、法院相关人员寄去的一摞子控告、真相资料,问高锦淑是不是自己写的,自己寄的?高锦淑拒绝回答。来人又试探高锦淑,(非法)判的话,工资没了,高锦淑没动心,回答不能判。高锦淑跟张涛讲法轮功真相,天安门自焚是假的、伪造的,修炼法轮功合法,迫害是有罪的等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31/二零一九年一月三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81014.html

2019-01-19: 少数民族女副教授遭绑架、构陷

二零一八年十月十日,绥化市高锦淑女士到兰西县了解在兰西县北安镇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杨传厚、王芳、赵婷婷、白霞、王福华的具体情况,并给她们送衣服,被兰西国保绑架、非法拘留,因检查出高血压被强迫取保候审,至今已有三个多月了。

高锦淑,一个少数民族教育、科研的精英,秉持“真善忍”做好人,又一次被公检法这一暴力链条绑架、构陷,是对人性、善良、法制的无情鞭笞!这是我们整个民族的悲哀!

在这三个多月中,高锦淑多次被骚扰,其中四次被非法提审,四次被非法体检,三次被非法取保候审。高锦淑已是六十多岁的人了,被迫害成高血压,每次非法体检低压140~160,高压250~280;几百多公里的路程,从绥化到兰西,又从绥化到安达,被非法传唤六次,往返三、四个小时或六、七个小时不等,这还是走高速,打车去一次得六百元左右;而且,她每次被非法传唤都被当作犯人对待,被强制戴过两次手铐,强迫坐铁椅子三次,恶人对她进行人身歧视,人格侮辱。精神、肉体的迫害,加上经济上的迫害,使得高锦淑及家人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

高锦淑,朝鲜族,原是黑龙江省绥化市教育学院民族教育副研究员,现已退休。因修炼法轮功,原来的多种疾病不治痊愈,二十多年来一次感冒都没有,一片药也没吃过。在北方寒冷的冬天零下三十度左右,她只穿一条单裤,一双单鞋,浑身还热呼呼的不觉得冷,亲朋好友都感受到了修大法的超常,都很佩服。

爱心融融御寒风

高锦淑天性善良,能歌善舞,乐观向上,修大法后,更是吃苦耐劳,以苦为乐,乐善好施。她父母去世早,在家族中较早地承担起了家里的责任:俩弟弟都是在她家带大的,并且给他们分别娶妻生子,还有侄子、外甥、婆婆、外孙等,先后共抚养时间长达四十年,用她女儿的话说:我妈一辈子尽为别人活着了!特别是学大法后,高锦淑更是以“真、善、忍”为准则,啥事替人想在前面,不计较个人得失。崇高的信仰,艰苦的生活,繁重的家务,复杂的人际关系磨炼了她顽强的意志,乐观向上的品格,家里人都很支持她学大法。

在社会中,高锦淑也经常舍己为人做好事。曾帮助过一个被父母遗弃十岁左右的小女孩,当时正赶上她的生日,高锦淑就象对待亲生女儿一样给她过生日。前后经过二十多天,先是找到了她在上海的生父母,生父母不管,又辗转找到她的养父母,此事在当时绥化地区报登载过,当时的题目是《爱心融融御寒风》,副标题是:一个流浪女童的故事。

被剥夺了晋升正高级职称

修大法后,高锦淑在工作中更是勤勤恳恳,踏实做人。原来绥化少数民族教育很落后,经过她二十多年的努力,绥化市少数民族教育崭露头角:被国家教育部评为少数民族贫困地区创新教育先进单位;高锦淑本人也曾被评为国家教育部项目办创新教育、省民族教育先进工作者;先后在国内外专业刊物上发表二十多篇少数民族边缘科学领域的论文;曾两次荣获少数民族省社会科学优秀科研成果奖;她的事迹在当时的朝鲜族的黑龙江新闻上报道过,题目是《年青的女教研员》。

正是由于高锦淑用在大法中修来的真诚、善良,更加扎实努力的工作,迎来了绥化市少数民族教育、科研的黄金时期。可是二零零九年六月三十日,五十岁的高锦淑,就因炼法轮功被北林区“610”及包片派出所民警闯入家中绑架,非法关押在绥化市拘留所十五天。因此,她不得不中断了北京中央民族大学少数民族语言翻译在职硕士课程,之后也被剥夺了晋升正高级职称的机会,被迫离岗,绥化少数民族教育因此受到了很大的影响,至少提前十年消失。

又一次被绑架迫害

二零一八年十月,六十二岁的高锦淑女士,又一次被绑架迫害。

具体情况如下:

(一)兰西县公安国保对高锦淑的迫害

二零一八年十月十日,宋红伟(杨传厚的妻子)、吴景华、高锦淑去兰西县了解杨传厚等绥化法轮功学员被绑架的情况。兰西国保荣力(女)把她们三人带到楼上国保队长张涛办公室。几分钟后,张涛叫来了主管国保的丁局长、公安局法制办人员,还有四、五个特警及摄像人员等,他们一进去就开始摄像。

宋红伟跟他们讲真相要人,还没说几句,主管国保的丁局长说,看你包里有什么资料,拿出来念吧。宋红伟没想那么多,不知是圈套,拿出包里的《给警察的一封信》读了起来,刚读了几分钟,就不让念了。丁局长又叫高锦淑念,高锦淑识破了他们的用意,不配合他们,不念。张涛等人就上来抢她们的包,并大喊大叫。前后二十分钟左右,就把高锦淑、宋红伟、吴景华非法绑架到一楼审讯室。当时高锦淑包里有现金两千六百多元,还有钥匙等私人物品都被他们抢走。

在给高锦淑她们戴手铐时,又把高锦淑的瑞士制女士手表抢走。这些私人物品和钱至今都没给。接着又非法提审,强迫高锦淑坐铁椅子,荣力大喊大叫,要高锦淑的口供。又把她们拉到医院非法体检,宋红伟不配合,身上多处青一块,紫一块的,接着把高锦淑、宋红伟、吴景华非法关押到兰西拘留所。

十月十一日,张涛等及绥化北林区前进派出所王伟分别到高锦淑等住所,非法抄家。在高锦淑家抄走了大法师父的法像、大法书等私人物品,并进行非法拍照。十月十四日,又对高锦淑等人非法提审一次,让高锦淑坐铁椅子,高锦淑不坐,张涛把她推进铁椅子。

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五日,兰西县国保队长张涛及荣力(女)等,伪造、拼凑好了所谓证据,准备把高锦淑等七人移送到安达市检察院,到安达医院检察身体,高锦淑和王福华血压太高,兰西国保强迫给她俩办理了取保候审回到家。

十一月十六日,兰西国保张涛、荣力怕高锦淑、白霞、王福华传唤不去,带着司机开车到绥化,亲自把她们三人拉到兰西做笔录。在途中,高锦淑给他们讲真相,说《宪法》三十六条规定,宗教信仰自由,张涛说你不要和我讲法律,我不爱听,我爱听养儿育女的话。荣力用歧视的语气说,你这一个月尽研究法律了,并威胁说,绥化法轮功要再到兰西来,就都给枪毙,并威胁说,要曝光就直接抓人。

笔录时男警察态度强硬让她们签字。下午非法审讯近两个小时。张涛说以后要随叫随到。高锦淑问张涛,被绑架时扣下的包及物品,还有二千六百元钱为什么不交还本人?还有王福华的一千五百元钱?张涛说等以后吧。

十一月二十日,兰西县国保张涛、荣力拿着十九日非法签发的逮捕证,到绥化找到白霞、王福华,把她俩直接带到安达看守所非法关押。因当天没找到高锦淑,就去找她弟妹,又到学校找到高锦淑小外孙女,孩子受了惊吓,三天没敢上学。

十一月二十二日,张涛又到绥化,找到高锦淑弟妹给她看高锦淑的逮捕证,说四十八小时不到,就把她弟妹(保人)抓走。

高锦淑把兰西国保张涛控告到检察院及法院。

十一月二十三日,高锦淑怕弟妹受牵连,带律师到兰西面对国保。兰西国保也不顾忌律师在场,下午就把高锦淑带到安达,不让律师去安达。到了安达之后,就要把高锦淑送进看守所,先拉到医院体检,结果高压二百六十,兰西国保张涛很失望,不得不又给高锦淑办理了取保候审,并让家属交二万元作保证金,说随叫随到就退回,否则就扣留。

在回来的路上,高锦淑说把我的东西还有二千六百元给我,荣力说你的钱我们请吃饭都超了,正犯愁呢。

(二)安达市检察院、法院对高锦淑的迫害

十一月十六日,安达检察院批捕科杨光等三人到了兰西。在兰西国保,杨光等人非法提审高锦淑等人。在提审的过程中,让她们坐铁椅子,手、脚都固定到铁椅子上。之后多次让高锦淑签字,让她承认是犯罪,高锦淑不签,说我们不是罪犯,你们才是犯法,是非法提审。

十二月六日星期四,张涛让高锦淑到安达检察院诉讼科,高锦淑问办案人员姓名,办案人不敢告诉说怕曝光,后来知道办案人叫赵新方。在非法提审时,高锦淑说:拥有法轮功书籍合法,对法轮功的介绍、讲述法轮功真相合法,拥有的相关资料当然也合法。让赵新方上网查一下,有关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国务院新闻出版总署第二次署务会议通过了第五十号文件,该文件废止了一百六十一个规范性文件,其中第九十九个废止的文件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下达的《关于重申有关法轮功出版物处理意见的通知》;第一百个废止的文件是一九九九年八月五日下达的《关于查禁印刷法轮功类非法出版物,进一步加强出版物印刷管理的通知》。这两项解禁,说明法轮功在中国是合法的。赵新方没看懂,还很歧视地说,你是老师连这个都不懂啊。

十二月十一日星期二,公诉科赵新方让高锦淑到检察院案管科报到,之前她们就把案卷转到案管科。公诉科在职责上,应该是把兰西公安侦查的内容是否属实进行核实,对办案过程是否合法进行监督。但是两个工作日后,公诉科马上就把这些卷宗转到案管科,接着十二月十一日由案管科就把高锦淑七人的卷宗转到安达市法院,法院拒收,把卷宗退回到安达检察院。

十二月二十七日,安达检察院案管科通过兰西国保张涛打电话给高锦淑,让二十八日到检察院案管科。高锦淑去了之后,九点就安达检察院案管科就把高锦淑及卷宗带到法院。法院合议庭严明法官走过场的核实了一下绑架经过,十分钟左右,严明经法院批准下达对高锦淑的逮捕令,并给她戴手铐,送到医院非法检查身体,其间不让说话,不让动,也不让别人与之说话,搞人格侮辱、人身歧视。体检结果低压一百四十,高压二百八十,他们又把高锦淑拉到安达看守所量血压,低压一百六十,高压二百六十,不得已法院又给高锦淑办了取保候审,先是十二个月,后又改为半年。

闫明还让高锦淑的弟妹(担保人)把取保候审执行通知书,送到绥化市北林区公安局法制办,让高锦淑二零一九年一月二日再去安达法院取起诉书,等法院开庭。

一月二日高锦淑去了安达法院,法官严明让科员给高锦淑等七人下起诉书,起诉书指控:高锦淑二零一八年十月十日,手持法轮功宣传品煽动民警被兰西县公安局行政拘留十五日并处罚款一千元;二零一八年十月五日,因涉嫌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被兰西县公安局取保候审;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九日经本院以涉嫌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批准逮捕。这些指控都是不属实的,违背《宪法》及中国现行法律的。高锦淑当天,取回对她们七人的起诉书,说六、七号开庭,目前已延期,说等电话通知。

一个少数民族教育、科研的精英,因为秉持“真善忍”做好人,对社会、对人民有益,又一次被中共公检法这一暴力链条绑架,并要拉到审判台上审判,给人民、给国家造成多大的损失不说,也是对人性、善良、法制的无情鞭笞!这是在真正的犯罪!这也是我们整个民族的悲哀!

高锦淑女士的遭遇,是千千万万信仰法轮功学员的缩影,愿天下正义、善良的人携手共同制止这场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19/少数民族女副教授遭绑架、构陷-380566.html

2019-01-06: 黑龙江绥化市高锦淑、赵婷婷被非法起诉
绥化市法轮功学员高锦淑、赵婷婷被非法起诉,家属已于一月二日去安达法院取回起诉书,据悉一月六、七日法院开庭。

二零一八年十月三日早晨,绥化市法轮功学员杨传厚、白霞、王芳、王福华、赵婷婷去兰西县北安村发送真相资料,被兰西县公安国保和北安镇派出所警察拦截、绑架,非法关在兰西县拘留所。十月十日早晨九点左右,绥化市法轮功学员高锦淑、宋红伟、吴景华到兰西县国保大队了解情况,并向国保警察讲法轮功真相,被非法扣留、关押到兰西拘留所,次日被非法抄家。

十月十五日,兰西县国保警察将高锦淑、王芳、王福华、赵婷婷、宋红伟转入安达看守所。高锦淑、王福华都六十多岁了、血压太高,看守所拒收,取保候审回家。法轮功学员王芳、赵婷婷、宋红伟被非法关押在安达市看守所。

十一月十二日,兰西县国保大队张涛给法轮功学员高锦淑、王福华、白霞三人的保人打电话,让第二天早上在家等着。十一月十六日,张涛、容力(女)将白霞、王福华、高锦淑带到兰西国保。他们威胁说要曝光此事就直接抓人。下午,安达市检察院批捕科一个女子(四十多岁)和一个男子(五十左右)开始对白霞、王福华、高锦淑分别进行非法提审。张涛说以后要随叫随到。高锦淑问张涛,被绑架时扣下的包及里边的物品,还有二千六百元钱为什么不交还本人呢?还有王福华的一千五百元钱?张涛说等以后吧。

十一月二十日,兰西县国保张涛、容力(女)拿着十一月十九日非法签发的逮捕证,到绥化找到白霞、王福华,把她俩直接带到安达看守所非法关押。警察找高锦淑没找到,找她的弟妹,又到学校找到高锦淑外孙女,问她姥姥,孩子说不知道。下午孩子受了惊吓,不敢上学了。

十一月二十二日,张涛又到绥化,给高锦淑弟妹打电话,给她看高锦淑的逮捕证,说四十八小时高锦淑不到就把她(保人)抓走。

十一月二十三日,高锦淑和律师去了兰西;下午去安达,兰西国保不让律师去,把高锦淑直接拉到安达医院检查身体,结果是高压二百六十。张涛等不相信,又拉到安达市看守所检查,还是高压二百六十,看守所拒收。这样他们不得不又把高锦淑拉回兰西,给其办理了取保候审,说保人失信,这次不用保人了,让高锦淑交二万元的保证金,说再传唤不去就扣下不给了,打电话让家人把高锦淑接回家。

十二月十一日,安达市检察院公诉科叫高锦淑去案管科报到,因公诉科周二把卷宗转到案管科,接下来案管科要把高锦淑及卷宗从检察院移送到安达市法院。高锦淑去了之后,下午三点多检察院案管科四十左右的男警和一个开车的女警,把她拉到法院合议庭。法院合议庭法官闫明,又把高锦淑的卷宗及十月份就转安达看守所的绥化杨传厚、王芳、王福华、白霞、宋红伟、赵婷婷的卷宗送到法院院长办公室。

检察院案管科男警听说拒收,马上给他们科长打电话,让检察院院长给法院打电话沟通,想让法院把构陷高锦淑等人的卷宗收下来。等了二十多分钟,卷宗又送去又被退回,法院还是拒收,法官就让高锦淑回家了。

十二月十九日,高锦淑和律师去安达检察院案管科取卷宗,之前,高锦淑已经给检察院院长多次寄真相信。案管科跟律师说,元旦以后还要把卷宗移送法院。

十二月二十七日,安达检察院让兰西国保大队张涛打电话给高锦淑,让二十八日九点到安达检察院。二十八日高锦淑到安达检察院案管科,他们还要把构陷她的所谓案子移送到法院。高锦淑对他们说:你们还要继续下去吗?我为你们好,不要这样继续下去了。他们说没他们的事了。

九点之前,案管科把高锦淑带到法院合议庭,法官闫明按兰西县国保绑架时提供的所谓“材料”作为依据,说高锦淑是组织成员之一。高锦淑说法轮功没有组织,我们都是普通的修炼者。闫明走过场的核对一下经过,没说什么就下了逮捕证,把高锦淑逮捕了。

闫明叫一个男警一女警给高锦淑戴上手铐,高锦淑说我没犯罪我不戴。然后他们把高锦淑送到安达市人民医院做体检,结果量出高压二百八十,低压一百四十。他们又把高锦淑拉到安达看守所又量血压,高压是二百六十,低压是一百六十,因血压太高看守所拒收,又回到法院给高锦淑办理了取保候审,先是十二个月后来又改六个月。

闫明还让高锦淑的弟妹(担保人)把取保候审执行通知书,给绥化市北林区公安局法制办送去,让高锦淑一月二日再去安达法院取起诉书,说一月六、七日法院开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6/黑龙江绥化市高锦淑、赵婷婷被非法起诉-380064.html

2018-12-30:黑龙江省安达市法院非法逮捕绥化法轮功学员高锦淑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八日九点多,安达市检察院把绥化高锦淑和杨传厚等5人卷宗再次移交到安达市法院。合议庭负责人闫明法官按兰西国保反映的材料(把高锦淑当成什么组织成员)走过场式的核实后,按法院相关领导的指示,下逮捕令,当时是上午十点半左右。

然后,让三十岁左右的法院的一男一女警察给高锦淑戴手铐,高锦淑拒绝戴,说你们这是非法的,必须负法律责任的,不戴是为你们好。闫明说,能够逮捕你,我们就能负起这个责任的。说完,就叫警察带高锦淑去安达市人民医院体检,结果高血压280,又送到安达看守所,量到低血压160,高血压260,再没量,看守所拒收又回法院,中午等到一点半上班后,办了取保候审(先是12个月,后来又改半年)。高锦淑到家晚六点半。

闫明还让担保人给绥化市北林区公安局送取保候审通知书,又告诉高锦淑1月2日来一趟,就知道担当法官,也可以送相关材料,6-7号左右法院开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2/30/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三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79539.html

2018-12-14: 黑龙江安达市法院把绥化市高锦淑等法轮功学员的卷宗拒收退回检察院。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一日下午三点半,安达市检察院连正在取保候审的高锦淑和杨传厚等六人的卷宗一起移送到安达市法院。

合议庭的闫明法官到院长那里回来跟安达检察院的男士说:案子太多,×教我们不收了(高锦淑很和气的告诉闫明法官,法轮功不是×教,是佛家上乘佛法),检察院的男士听完着急给他。

科长打电话,让检察院院长给法院院长打电话硬收下来,大约等半个小时以后还是说不收,检察院男士生气地让高锦淑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2/14/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78404.html

2018-12-12: 黑龙江省绥化市法轮功学员高锦淑再一次被骚扰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六日下午二点,安达市检察院打电话给绥化法轮功学员高锦淑的弟妹,让她转告高锦淑,十二月七日(周五)九点半到安达检察院做笔录。高锦淑给检察院回电话,说去不了。他们说到绥化去接。高锦淑为了给他们讲真相,说那好吧,我自己去,不用来接。

到了安达市检察院,公诉科的秘书把高锦淑接到二楼办公室,让坐在沙发上。高锦淑给两位女士讲真相,讲法轮功是合法的及八名绥化法轮功学员在兰西县绑架的经过等,讲了一个多小时。

期间,她们给高锦淑看兰西县国保绑架她后,构陷的所谓取证材料,还有非法抄家时照的抄走的书籍等,连刺绣莲花的坐垫都抢走了,还拍了图片。她们问家在哪?高锦淑就把提前准备好的,控告兰西县国保大队张涛、安达市检察院批捕科的杨光的控告信递给她们,说这上面有详细住址,还有辩护词、劝善信都给了她们。

之后,她们让高锦淑在笔录上签字,拒签。高锦淑说:“检察院有监督公安执法的责任,可是在公安非法抓人的情况下,检察院不尊重事实还非法批捕,是在践踏法律,是真正在犯罪。抓人是犯法的,批捕也是犯法的。《宪法》第36条明确指出,任何人都不能干涉信仰的问题。”公诉科把这些材料都附在了所谓的卷宗上,并说给高锦淑指定律师,不让她自己找律师,给她一个表,高锦淑没配合她们,说我自主选择律师,我有律师,她们很失望的样子。

据悉,在安达市看守所非法关押的另几位绥化法轮功学员王福华、宋红伟、王芳、赵婷婷也在之前做了笔录。

此次到安达,距上次十一月二十三日(周五),让高锦淑去安达,想把她非法关到安达看守所,因检查出高血压260,不得不办理了取保候审并交保证金二万放回,才半个月。在这之前,高锦淑就利用法律的武器,控告张涛犯有:非法拘禁罪、徇私枉法罪、非法搜查罪、非法侵入住宅罪、刑讯逼供罪,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

十一月二十三日,高锦淑已从安达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2/12/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78320.html

2018-11-27: 黑龙江绥化市国保骚扰法轮功学员的家人
十一月七日,黑龙江省绥化市北林区前进派出所王伟、兰西县国保张涛等,到法轮功学员高锦淑家敲门,没敲开,就到对面屋说,告诉高锦淑不让她出去活动。

下午二点二十分,一辆奥迪开到高锦淑家楼下,车牌号是黑M0033,下来两个人到楼上敲门,没找到人就走了。

十一月十二日兰西县国保大队张涛给法轮功学员白霞、王福华、高锦淑三人的保人打电话,让第二天早上在家等着。

十一月十六日,张涛、容力(女)将白霞、王福华、高锦淑带到兰西国保。他们威胁说要曝光此事就直接抓人。

当时安达检察院的人还没到,十点半一到,容力及手下一名国保人员配合安达市检察院,先去了兰西看守所,非法提审了关在那里的绥化北林区法轮功学员杨传厚。

下午,安达市检察院批捕科一个女子(四十多岁)和一个男子(五十左右)开始对白霞、王福华、高锦淑分别进行非法提审。高锦淑等跟他们讲真相,最后警察让她们签字,她们没签,男的态度比较强硬让她们签字。高锦淑说你们今天的审讯也是非法的。下午的审讯近两个小时。

张涛说以后要随叫随到。高锦淑问张涛,被绑架时扣下的包及里边的物品,还有二千六百元钱为什么不交还本人呢?还有王福华的一千五百元钱?张涛说等以后吧。

十一月二十日,兰西县国保张涛、容力(女)拿着十一月十九日非法签发的逮捕证,到绥化找到白霞、王福华,把她俩直接带到安达看守所非法关押。警察找高锦淑没找到,找她的弟妹,又到学校找到高锦淑外孙女,问她姥姥,孩子说不知道。下午孩子受了惊吓,不敢上学了。

十一月二十二日,张涛又到绥化,给高锦淑弟妹打电话,让她发位置找到她弟妹,给她看高锦淑的逮捕证,说四十八小时不到高锦淑就把她(保人)抓走。

十一月二十二日,高锦淑委托的律师已去了兰西,就高锦淑的卷宗已转到安达市检察院。

十一月二十三日,高锦淑和律师去了兰西。下午去安达,兰西国保不让律师去,把高锦淑直接拉到安达医院检查身体,结果是高压二百六十。张涛等不相信,又拉到安达市看守所检查,还是高压二百六十,看守所拒收。

这样他们不得不又把高锦淑拉回兰西,给其办理了取保候审,说保人失信,这次不用保人了,让高锦淑交二万元的保证金,说再传唤不去就扣下不给了,打电话让家人把高锦淑接回家。

张涛从派出所刚调来三个月,容力在兰西国保呆了好几年了,原来的兰西县国保大队长张玉铁都不干了。现在的兰西县国保大队副大队王洪波、指导员孙永波都不干迫害法轮功的事了,已转出国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1/27/黑龙江绥化市国保骚扰法轮功学员的家人-377714.html

2018-11-21: 黑龙江省绥化市兰西县国保骚扰高锦淑等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日,兰西县国保荣力等人来找绥化市白霞、王福华、高锦淑,找不到高锦淑,就找她外孙学校问。孩子说自己来上学的,孩子又说宗教信仰自由,你们上次就私闯民宅了。中午,孩子回来,警车还在外,跟着上来敲门,孩子说不在,过一会,又上来敲门,孩子把门反锁,没给开。警察还要威胁弟妹担保人要负法律责任等,他们当时没怕,而后怕了,孩子也不敢去学校了。

十一月十九日,高锦淑已经把兰西县国保队长张涛控告到绥化市检察院、法院、人大、公安,还有兰西、安达、绥化市北林区,省等相关部门22处。高锦淑也请了律师。

十一月十六日,在兰西县被安达检察院提审时,高锦淑已明确回答,不是我犯罪,而是你们执法犯法,被利用,蒙骗的。

十一月十六日,张涛把高锦淑等拉到去兰西县的车上,高锦淑给她讲法律,他高喊不让给她讲法律讲生活问题爱听。

十月十五日,张涛给高锦淑弟妹打电话,说高锦淑在兰西县公安局贴不粘胶,又闹了,给别人也是这么打。间隔法轮功学员,让亲人仇视不解。一直到现在,也受到冷漠当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1/21/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77438.html

2018-11-16: 黑龙江绥化市王福华等法轮功学员被骚扰、构陷
黑龙江绥化市王福华、白霞、高锦淑通过担保人接到了十月十六号早八点在家等的电话,说安达来人要看看取保候审的法轮功学员。

十月三号和十月十日被非法抓捕的王芳,宋红伟,赵婷婷 ,杨传厚 等他们的已经通过安达已构陷到绥化市检察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1/16/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77224.html

2018-11-04: 黑龙江绥化市高锦淑等遭绑架经过
二零一八年十月三日早晨,黑龙江省绥化市法轮功学员杨传厚、白霞、王芳、王福华、赵婷婷去兰西县北安村发送真相资料,被兰西县公安国保和北安镇派出所警察拦截、绑架,当天强行提审,体检后被非法关在兰西县拘留所。

二零一八年十月十日早晨九点左右,绥化市法轮功学员高锦淑、宋红伟、吴景华到兰西县国保大队了解情况,并向国保警察讲法轮功真相。张涛、荣力等警察大吵大嚷,张涛用手机给宋红伟、吴景华、高锦淑强行拍照,当场用电话传照片给绥化市北林区“610”人员王淑波,以核实三位法轮功学员的姓名。他们叫来管国保大队的丁姓局长、特警等四、五人,绑架了三位法轮功学员,并将三人的随身带的包(高锦淑的包里边有两千六百元左右人民币、钥匙、真相资料)、高锦淑手腕上的瑞士制手表抢走。

警察当天对高锦淑、宋红伟、吴景华进行非法提审后,将她们拉到医院体检,当晚上八点左右把她们法关押到兰西拘留所。

十月十一日下午两点左右,张涛带两个男警开三辆警车,与绥化北林区“610”人员闯到高锦淑家,把高锦淑家门上的真相对联撕掉,强行打开房门。高锦淑十一岁的外孙女以为姥姥回来了,可是跑到门口一看,等来的却是一群抄家的警察和姥姥被绑架的消息。小外孙女一度抵住门不让他们进屋,让他们出示警察证。

张涛等人强行进屋后,问孩子几岁?在哪个学校上学?上几年级?孩子说:这些和你们有什么关系吗?张涛没话说,又问孩子:上楼看看行不?孩子三次说“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但他们还是强行闯到楼上,抢走一百多本大法书、像框里的师父法像、两张法轮图形,被抢走的还有手机、播放器、P3等,连五个带有刺绣莲花的坐垫也没放过,并详细的拍照、登记。张涛等人下午四点半左右才从高锦淑家撤走。

十月十五日,兰西县国保警察以法轮功学员不配合为由,将高锦淑、王芳、王福华、赵婷婷、宋红伟转入安达看守所。之前在安达市医院体检时,高锦淑第一次量血压低压130,高血压230。警察给她买药,半个小时后量血压升到240。到安达看守所再量血压,升至250。王福华血压220。安达看守所所长因她俩人都六十多岁了、血压太高为由拒收。回到兰西县,张涛只好叫高锦淑、王福华的家属办理取保候审手续,将两人放回。

高锦淑回家至今,二千六百元钱和瑞士手表等还没返还。

法轮功学员王芳、赵婷婷、宋红伟现被非法关押在安达市看守所;吴景华、杨传厚遭绑架当天被转移到兰西县看守所。白霞当天上午被家人接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1/4/黑龙江绥化市高锦淑等遭绑架经过-376681.html

2018-11-02: 绥化市高锦淑被兰西县国保非法关押、抢劫 现已回家
今年十月三日,绥化市北林区法轮功学员杨传厚等五位去兰西县北安镇免费发放《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被兰西县公安国保伙同北安镇派出所绑架,非法关押在兰西县拘留所。

十月十日,法轮功学员高锦淑随同杨传厚的妻子到兰西县国保大队要人,被非法扣押,家中大法书和随身现今被抢掠。十月十五日,高锦淑回到家中。

十月十日早晨九点左右,高锦淑和杨传厚的妻子等三人来到兰西县国保大队,兰西县国保警察张涛等人绑架了她们,并对她们拍照。高锦淑伸出右手,挡住摄像头,说:“不能摄像,没经我们允许,摄像是违反肖像权的。”

警察还用电话照相,传到绥化市北林区“六一零”王淑波那后,当场确认,把法轮功学员的名字传过来。当时,就对高锦淑等非法提审,体检后,当天晚上八点左右,扣押到兰西拘留所。

十月十一日九点左右,兰西县国保警察张涛、荣力,还有一个男警察,到拘留所,问高锦淑的家庭住址,高锦淑没告诉他们,国保警察就跟绥化市北林区六一零王淑波电话联系传地址。

十月十一日下午两点左右,张涛带两男警察开三辆警车到高锦淑家。在家的十一岁外孙女让他们出示警察证,抵住门,强烈的反对他们进屋。他们没办法,找到对面屋,对邻居撒谎说:“她们去兰西国保大队贴不粘胶,又闹等,所以到家里来看看。”警察还对高锦淑弟妹、法轮功学员赵婷婷的姐夫打电话,也是这么撒谎,就这样的谎言,引起家属等不明真相的人受蒙蔽,仇视法轮功学员。

国保警察张涛等人带这邻居进屋后,问孩子几岁?几年级?念哪所学校时,孩子说:“这些和你们有什么关系吗?”张涛愣得没话说。然后,问孩子要上楼上看行不?孩子三次说“不可以。”但他们还是硬上去,收走了高锦淑的一百多本大法书,并一个一个详细的登记,手机、播放器、MP3、像框里的师父法像、两个像框里装的法轮图形,五个刺绣莲花坐垫。张涛等人下午四点半左右,才撤走。 在绑架的当天,十月十日,兰西国保还抢走了高锦淑的背包,里边有两千六百元左右人民币,并在扣手铐时,抢走高锦淑带的瑞士制女手表。

后来,国保警察以“不配合”、“顽固”为由,将高锦淑从兰西拘留所转移到安达看守所。在安达看守所,高锦淑被量血压三次,最高低血压130,高血压250,安达看守所所长拒收,才无奈放弃关押,联系家属来办取保候审。

十月十五日半夜十一点多,高锦淑回到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1/2/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76535.html

2018-10-25: 黑龙江省绥化市八名法轮功学员被兰西县国保大队及拘留所迫害情况的补充
十月十日早九点左右,宋红伟,吴景华,高锦淑到兰西公安局讲真相,要十月三日被绑架的杨传厚等法轮功学员。说:我们能平和的对话吗?我们想了解一下情况,为什么抓的。

张涛、荣力等不听,大吵大嚷的喊,还叫人找管国保大队的丁局长,还有法制办的一人,特警四、五人,还有摄像的女警察。张涛用手机拍摄传给绥化北林区王淑波确认人员。当宋红伟念给警察的一封信没等念完,他们就开始抢三人的背包,非法没收,然后强行带到一楼审讯室一个一个审讯,接下来送医院强行体检。宋红伟因不配合,被又掐又打,胳膊、身子发青。当天晚上八点左右被关到兰西拘留所二号间。

十月十五号,警察以不配合、顽固为由,准备把十月三号关起来的王芳、王富华、赵婷婷加宋红伟、高锦淑转入安达看守所。到安达人民医院体检量血压过程中发现高锦淑第一次量血压低压130,高血压230。他们根本都不相信,给她买药吃,买水喝,半个小时后量血压升到240。张涛、荣力更气的不甘心。到安达看守所再量一次升250,王富华高血压220。把单子送到安达看守所所长那里,因俩人都六十多岁了,血压太高被拒收,这下恶人泄气的不得了。在回兰西的路上荣力恶狠狠的说“绥化的法轮功再到兰西来都枪毙死,十一都没休息好。”国保大队张涛联系俩人家属到兰西公安局来取保候审。王富华家被罚人民币一千五。

这两起对绥化大法弟子的迫害中,三日被扣的一台车以外,非法强入私宅抢走大法书籍等二百多本,还有打印机、手机、播放器,还有一些私人物品,其它待查。

绥化大法弟子及家属去探望时,被兰西拘留所卖货的女警察强行卖给东西,三、四百元,还表现得很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0/25/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76213.html

2018-10-21: 黑龙江省绥化八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五人被关看守所
十月三日早晨,绥化市法轮功学员杨传厚,白霞,王芳,王富华,刘婷婷五人去兰西县北安村送《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等真相资料,到下午两点左右,回家的路上,被恶意举报构陷,兰西国保大队拦截。当天经强行非法提审,体检后,被关押在兰西县拘留所。四位女法轮功学员关在一号房,男法轮功学员关在三号房。

十月十日早晨九点左右,绥化市法轮功学员宋红伟(杨传厚妻子)、吴景华、高锦淑去兰西国保大队要人(边给王芳、王富华送衣服),又被他们非法扣押,经强行提审,体检后,非法拘留在兰西县拘留所二号房。

以上八名法轮功学员入所第二天都遭到兰西国保大队、北林区国保大队的强闯民宅,搜走大量的大法书籍、打印机、手机、播放器等。

十月十五日下午一点左右,兰西县国保大队大队长张涛领十人左右特警、警察准备要把抵制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转移到安达看守所。

先到安达市人民医院经体检,王富华高血压上升到最高220,高锦淑低血压130,高血压分别上升到230、240。到安达看守所,再量血压,上升到250,两位都是60多岁,血压这么高,安达看守所所长拒收。王富华、高锦淑当晚九点左右取保候审放出来。白霞上午被取保候审回到家。

王芳、刘婷婷、宋红伟被非法关押在安达看守所,当天八点左右,吴景华、杨传厚转移到兰西县看守所。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每天都坚持学法,炼功,多次发正念,切磋交流,不穿号服等方式反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0/21/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76003.html

2018-10-14: 黑龙江省绥化市北林区吴景华、宋红伟、高锦淑被绑架
二零一八年十月九日晚,黑龙江省绥化市北林区法轮功学员吴景华家非法闯入不明身份的警察,抄家并绑架了吴景华。在这之前,兰西县来了三个人伙同绥化当地的警察闯入法轮功学员宋红伟母亲家找宋红伟,没找到。接着又去了宋红伟的妹妹家,进行骚扰恐吓,把她妹妹当作宋红伟要带走,她妹妹说我不是宋红伟,并拿出身份证,他们一看不是才走。

杨传厚是宋红伟的丈夫,在二零一八年十月三日,与绥化法轮功学员白霞、王芳、王福华、赵婷婷去兰西县北安镇发真相资料时被构陷,被兰西县公安国保伙同兰西县北安派出所把他们五人用车截住,绑架至兰西县拘留所,现仍在被非法关押中。

兰西县国保不但没放人,还到绥化来绑架杨传厚的妻子。据悉,10月10日那天早上,杨传厚的妻子宋红伟在和法轮功学员高锦淑去兰西县拘留所送衣物时被绑架。

目前,吴景华、宋红伟、高锦淑被非法关押在哪里,下落不明。高锦淑10岁的外孙女刚投奔她到绥化就读,父母都不在身边,俩人相依为命。10岁的孩子刚到绥化,对一切都是陌生的,此时谁给她做饭?谁来接送她上学?孩子怎么生活?这些警察在绑架修炼真善忍的好人,对孩子造成的伤害谁来负责?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0/14/二零一八年十月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375776.html

2010-11-01: 黑龙江绥化“六一零”王淑波、李剑飞部份恶行
王淑波,女,约三十七、八岁,现任黑龙江省绥化市北林区“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主任,是继孙化民(原绥化“六一零”主任,因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恶报,二零零四年被撤职,后得癌症死亡)、王志杰(原绥化市公安局政委、绥化市“六一零”头目,因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已遭恶报得癌毙命)之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执行者。

李剑飞,男,约四十岁左右,绥化市北林区“六一零”恶警。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至今,绥化市每一位法轮功学员的被迫害都有他的参与。他经常跟踪、监控、蹲坑、监听法轮功学员手机、电话、抄家、绑架法轮功学员;不放过任何能勒索钱财的机会,即使五元钱的打车钱都要向法轮功学员家属索要;还曾无耻地对女法轮功学员进行性骚扰;是导致法轮功学员李雪莲被迫害致死的主要责任人之一。

迫害初期,李剑飞是孙化民、王志杰的得力打手,后与王淑波在这几年来除策划、骚扰、直接绑架法轮功学员外,还指使相关部门的恶人,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罚款、开除、劳教、判刑等迫害。给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在精神上、身体上、经济上造成巨大伤害及痛苦。

以下是二人部份恶行: (28)二零零九年五月十四日上午十一点多,李剑飞带春雷派出所两警察到康姓法轮功学员家骚扰,什么证件都没有就要搜查,被制止。

(29)二零零九年六月初,王淑波、李剑飞与黑龙江省绥化市教育学院党委书记张振江互相勾结,监控、跟踪该单位两位法轮功学员高锦淑、肖慧近一个月,后把两人非法关押进拘留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1/231789.html

2009-08-06: 发生在绥化教育系统的迫害
黑龙江省绥化市教育学院党委书记张振江(男,五十八岁,曾任庆安县组织部长),从市教育局调入绥化市教育学院的两年多来,多方压制、刁难本单位的法轮功学员,几次给他讲事实真相听不进去,一意孤行,曾扬言“送进去”就省心了。

二零零九年六月初,张振江在教育学院几位领导意见不统一的情况下,以官大压人,上升到政治来胁迫,命保干宋坤配合绥化市北林区“六一零”,监控、跟踪本单位两名法轮功学员高锦淑、肖慧近一个月,后分别于六月三十日、七月一日,把两位公认的为人正直、善良而又多才多艺且工作踏实、任劳任怨、不计个人得失的好人送进了拘留所。后因全院普通职工的全力营救,及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声援和支持,她们才重获自由。

教育学院建院三十年来,历届领导都没有象他一样,把手中的权力看得那么重,而是保护职工的生命财产的安全,妥善处理涉及到的一些敏感问题。而张振江权力至上,结党营私,迫害善良,以满足自己的权欲。

据悉,绑架的那天,教育学院的主楼外墙皮突然脱落,平时出入的正门处于危险状态不能正常行走,而只能是绕道拐弯抹角走后门,这可能是对教育学院当权者对此事决策的危险信号的一种警示。然而他不但不思过,反而以政治帽子压人阻止营救。本来有这样的职工是单位的福份,他不但不珍惜,反而利用自己的职务之便,以及这些年来在官场上历练的权术,打击正义、善良。目前,教育学院正紧锣密鼓的筹备建院三十年大庆,不知道作为党委书记的他要庆的是什么?

法轮功学员淡泊名利,平时以修身养德为重,在社会上作为一个普通人,默默无闻的做着自己份内的工作,与人为善,所不同的就是他们在正常反映情况、喊冤的渠道被封堵的情况下采用另一种方式告诉你不知道的事实真相,无非也就是关于天灾人祸要殃及你生命的话题,实在是善良啊!否则告诉你这些干什么?!有这么搞政治的吗?!他们说的话你可以相信,也可以下相信,但是说话是没有罪的,这是做人的基本权利,天赋人权!况且,有没有罪不是由某个人或某些人、或媒体导向说了算的,是由一个不变的标准来衡定的,那就是良心和道德!经历了多次运动且反复被愚弄、欺骗的中国人,最应该明辨是非!有这样一句名言:我可以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绝对捍卫你自由发表观点的权力!望所有正义善良的人都关注此事!给以道义的支持!

奉劝那些还在以权代法,趋炎附势,无视天理人心,视百姓身家性命为草芥的人,回头是岸,反省自己,改过自新,看清形势,在大是大非面前做出自己正确的选择,给自己和家人赢得一个美好的未来!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8/6/205979.html

绥化 安达市联系资料(区号: 455)

2019-05-22: 安达市看守所 所长于达
安达市安庆所电话0455-----7883687
安达市新兴所电话0455-----7221707
片警徐达电话 18245769123

安达公安局:
局长赵平13304858888
吕文宏 13836912266
刘江 15045895929
孟庆东 13845918888
司法局:
彭德伟 18944576199
王文浩 13206812226

安达市610,于占林

安达法院立案庭
张卓 0455—7343919 13945909728 18545930759
顾晓艳 0455—7342017 15245933176 18545930863
顾津 0455—7341782 18646058568 18545930860
杨佳希 04557342017 13059086016 18545930862
赵丹 0455—7342017 13091678844 18545930926
王宇龙 ------------ 13039884261 18545930927
宋春惠 0455—7341782 13504658800 18545930905
赵秀慧 0455—7342017 15246028881 18545930906
张利 ------------- 18944576662 18545930907

安达市法院法警队
张卫东 04557342289 18944575678
刘厚哲 0455—7128000 18246785223
杨洪锁 0455—7343956 13089054819
常丽 0455—7344084 15765885559
陈超 15164552137
张佳琦 13836811164
陈宇 13936869222
洪艳艳 18545922888
路明 15246095656
张航 13946950700
孙海亭 15776152267
朱春婷 18646665959
袁迪 13936966456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55)

2019-06-04:
黑龙江省公安厅国保总队国保处副处长杨波 15945183001 15945183001

绥化市政法委:
地址:黑龙江省绥化市西直北路办公中心B座4楼,邮编152000
李元学 0455-8386006
吕东风 0455-8386276 13604550459 宅8348818
赵国学 0455-8386280
韩延军 0455-8386273 宅0455-8317887
李晓滨 0455-8386277
初春龙 0455-8386279
李 枫 0455-8386603
郭向丽 0455-8386286

绥化市司法局:
地址:新华街被康庄路东,邮编152000
姜运延 0455-7859901 13904851298 宅0455-8299816
王春权 0455-7859902 18944557069
常云辉 0455-7859903 宅8560100
周先平 0455-7859908
杜志  0455-7859906 18945526262 宅8350218
孙成富 0455-7859907 宅8230600
宫毅英 0455-7859905 宅8266333
邱伟功 0455-7859909
办公室 0455-7859922
办公室主任 0455-7859906

安达市法院:
院领导:
徐立新 0455-7567111、13349356007
刘江   0455-7341155、15045895929
马存福 0455-7343646、13946950001
杨中奎 0455-7331237、13836813988
张志武 0455-7343826、13836796388
李增安 0455-7342486、13945971444
孙剑平 0455-7343376、13936804777
杨玉岭 0455-7341782、13351693999
李红星 0455-7341419、13059088150
崔鲁忠 0455-7123799、13946976888
赵红雨 0455-7343963、13836857788
审判管理办公室:
张晓强 0455-7331895、13354590026
张丽丽 0455-7335928、15845866006
于龙泽 0455-7342400、13845927989
安籽玥 0455-7335928、13054221778
吴丹   0455-7342400、18204603756
刑事审判庭:
曲艳春 0455-7343725 13836906366
洪克涛 0455-7341617 13734551345
王春霞 0455-7342193 18245883083
张学岭 0455-7341617 18944573839
卢晓彤 0455-7342193 13351009051
张萍媛 0455-7342193 18245761607

2019-03-19: 相关电话:
安达市检察院:
案管科:0455-7268123
起诉科:0455-7268132
赵新方:18145951662
渎检局:0455-7268122
安达市法院:0455-7344230
兰西县国保:
张涛: 0455-8190110、18045506226
荣力(女)0455-8922400、13114652572
兰西县北安派出所所长李玉枕 15946175000、0455-5393110
安达看守所:
所长张显明 13339493789
安达市行政拘留所:
电话:0455-7333879
安达公安局:
局长赵平13304858888
吕文宏 13836912266
刘江 15045895929
孟庆东 13845918888
司法局:
彭德伟 18944576199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