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1-19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四川 >> 德阳 什邡市(什方县) >> 潘晓萍(潘小平,潘晓苹), 女, 44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11-02: 遭药物迫害 四川省什邡市潘晓萍精神失常
四川省什邡市法轮功女学员潘晓萍,因坚持真善忍信仰,多次遭中共人员绑架,被非法关押、劳教,并于二零一五年被中共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在狱中,潘晓萍遭到各种折磨,她都没有屈服,后监狱对潘晓萍进行药物迫害,导致她精神失常。

以下是潘晓萍修炼经历及遭迫害事实:

潘晓萍在修炼前,曾经一身都是病,有胃出血、头痛、疼痛、心空、心跳、心累、腰痛、银屑病,还有鼻咽癌,引起五官出血,当时三十八岁的她过得非常痛苦。

二零零六年初,潘晓萍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她按照真、善、忍去做,为别人着想,先他后我,不占别人的便宜,身心得到了升华,多种疾病很快就好了,达到无病一身轻。并且从一个悲观、自卑的人,变成一个乐观开朗的人。感觉人生从未有过的幸福。炼功后很快身上的各种疾病都好了,感觉人都变年轻了许多,身轻体健,干起活路来轻松自如。

二零零八年七月八日,潘晓萍在街上讲真相,被绑架、非法拘留了十五天。

二零零九年,潘晓萍在家里听语音版的《九评共产党》,遭人恶告,什邡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闯到潘晓萍家来了。潘晓萍及时走脱,被迫离家出走,随后就在成都市青白江区打工,后来给别人发送神韵光盘,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被绑架、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一一年六月份,什邡市“610办公室”书记李某、城东派出所警察和广汉和兴洗脑班五、六个人,闯到潘晓萍打工的饭馆,把她绑架到位于广汉市和兴镇的德阳市“610”洗脑班,迫害了三十九天,潘晓萍始终不配合,“不转化”。

从洗脑班回家后,为了谋生,潘晓萍租了一辆三轮车来跑客运。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德阳市“610”安排一个人来坐潘晓萍的车,诱骗她给他讲法轮功的真相,以此为所谓的“证据”,绑架潘晓萍,并非法拘留十五天。后把她劫持到四川省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在非法劳教期间,潘晓萍遭殴打、罚站、长期坐小板凳,每天打扫卫生、洗厕所,吃的饭、菜都很脏。

二零一五年七月二日,潘晓萍发真相光碟遭人恶告,被绑架到什邡市城东派出什邡市拘留所。她不穿号服、不报数,遭警察殴打。在拘留所被非法关了十多天,她又被劫持到什邡市看守所。潘晓萍绝食反迫害,看守所人员对她灌食,她不配合,牙都撬出血来。狱警用铁链子把她锁成弯着腰走路,还不让她睡觉,怂恿室内的被关押的各类犯人也打她、骂她,把她的裤子脱了,只剩内裤,拿鞋底子沾上水打臀部。

二零一五年九月十六日下午,什邡邪党法院与检察院合谋,对潘晓萍非法判刑三年,于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一日把她劫持到四川女子监狱(龙泉驿女子监狱)。

在监狱二监区,潘晓萍每天遭洗脑迫害,被强迫看诽谤大法的宣传片。她以不报数、不“转化”、不签字抵制迫害。狱警看她不“转化”,每天十二点钟才准她睡,并指使值班的罪犯每隔半小时就叫醒她一次;并不准她洗脸、洗脚、洗澡,不让上超市购买生活必需品,他们用潘晓萍的钱买的卫生纸也不给她用。

残酷的折磨,使潘晓萍难以承受,一度违心的在四书上签了字。后来她向主管的警察表示不“转化”,否定自己被迫签的“四书”。随后的迫害更加残酷了。

在两年多的迫害中,恶警们对她实施了不让睡觉、冷冻、浇凉水、溺水——把人头按进凉水桶里、坐小板凳、电棍电击、面壁罚站、吊铐在床柱上、灌食、他们为了不让潘晓萍炼功,就用筷子绑在她的手弯上和脚弯上,他们认为这样就可以制止她炼功。她还是要炼,把筷子都折断了,后来他们又给她穿上约束衣、不让上厕所、关到严管组。

后来狱警干脆污蔑潘晓萍是“精神病”,就强制给她灌“治”精神病的药,在潘晓萍回家前两个月开始灌药,有时隔一天灌一次,有时每天都灌。具体灌了多少次她已记不清了,一直到她出狱前一天还在灌药。

自灌药后,潘晓萍身体出现了不正常状态,出现手杆痛、牙痛、身体僵硬、走路时脚痛、听力下降、头部出现很多疯癣、心慌意乱、心里很难受。包夹还说:“灌药后还会出现手、脚发软的症状。”

潘晓萍出狱几个月后,大约十月初出现了更为严重的精神失常的现象,丈夫只好把她反锁在家里,然后才出门干活。据悉什邡市城东派出所警察于二零一九年十月十八日把潘晓萍送到什邡市精神病医院。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1/2/遭药物迫害-四川省什邡市潘晓萍精神失常-395319.html

2019-01-24: 四川什邡市潘晓萍遭三年冤狱迫害
四川德阳市什邡市潘晓萍女士二零一五年七月被绑架,非法判刑三年,在什邡市看守所与成都女子监狱遭受了种种折磨,在回家前两个月被灌药迫害,身体出现了不正常状态:手杆痛、牙痛、身体僵硬、走路时脚痛、听力下降、头部出现很多疯癣,心慌意乱。

下面是潘晓萍女士自诉她遭受迫害的经历:

(一)绑架构陷、在什邡市看守所遭迫害

二零一五年七月二日,发神韵光碟被人构陷,绑架到什邡市城东派出所,一个警察打了我十来个耳光。然后把我劫持到什邡市拘留所。我不服他们的非法关押迫害,不穿号服、不报数,他们把我铐的监室外面,一个警察还打了我。

在拘留所非法关了十多天,把我劫持到什邡市看守所。看守所的警察问我叫什么名字,我回答:“法轮功学员”。在看守所那些被关押的人员叫我洗碗,我不配合他们、不洗,他们就打我,还把一盆洗碗水,泼向我头部,不让睡床。我不听他们的指使,不报数、不穿号服、不干活。他们强制给我穿号服,用铁链子把我锁成弯着腰走路。我绝食好几天,抗议他们的迫害。他们给我灌食,我不配合,牙血都撬出来了。一个警察还打了我两个耳光,把牙血都打出来了。不让我睡觉,室内的其他被关押各类犯人也打我、骂我。他们把我的裤子脱了,只剩内裤,拿鞋底子沾上水打屁股。这是什邡市看守所多年来形成的陋习。

二零一五年九月十六日下午,什邡邪党法院与检察院合谋,冤判我三年。

(二)在成都女子监狱遭受种种折磨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一日,我被劫持到“四川成都女子监狱”(龙泉驿女子监狱),非法关押到二监区,每天强迫我看诽谤大法的碟子给我洗脑“教育”。我抵制他们的迫害,以不报数、不转化、不签字,把被子、鞋子等不按他们的要求放,他们就打我,叫我写学习认识,我就写“法正千坤,邪恶全灭!佛光普照,礼义圆明”。他们看我不转化,对我加强了洗脑,每天十二点钟才准睡,警察指使值班的罪犯每隔半小时就叫醒我一次。不准我洗脸,洗脚、不准洗澡,不让上超市购买生活必需品,他们用我的钱买的卫生纸也不给我用,连擦屁股的纸都没有。

经过了二十多天的强制转化,我不配合他们,他们又把我弄到六楼严管组,又从三监区和五监区调来几个他们认为很能骗人的包夹,把前面的包夹换了。还是每天放诽谤大法的碟子,坐小板凳,饭后洗碗都要向他们请示,不请示不让坐板凳、不让洗碗、不让上厕所,有不顺他们心时就打我,每天站到十二点钟才睡觉。站着时眼睛都不准眨,一眨就往我脸上喷水。我绝食抗议,他们对我进行灌食。

又过了二十多天,又换了一批包夹,是原来严管组的,饭菜要多一些了,过了一段时间,他们看我还是那样,又叫严管组的组长来(在押犯人),我不配合就打我,把我头按到水里,往我头上泼冷水,整天的站着,开始一点钟睡觉,不准上床睡,睡地上,随后三点钟睡,正是数九寒冬(寒冷的冬天)穿单薄的衣服睡在地板砖上,还把我弄到阳台站通宵,穿很少的衣服,随时往我头上泼冷水。接连三个晚上都是这样,问我转不转化,我说死也不转化。快过年了,对我也稍微宽松一些了。

过年后又开始实施对我的强制转化,软硬兼施的劝说,我开始报数了,又过了两天,又叫我转化。我当时动了心,他们就拿来他们写好的“四书”让我写上名字,叫我看传统文化的书和碟子。随后叫我写认识的时候,自己错误地认为是修去仇恨心的时候了,就给他们写了学习认识。他们还叫我去帮他们转化别的同修。由于被洗脑和怕心,亲人来接见的时候,我还说监狱对我“很好”。由于怕被再次严管迫害的心,我没有向监狱表示不能转化的想法。过了一段时间,我发现自己同意“转化”偏离了法。

又过了几个月,他们叫我们参加了劳动,每日做半天,做了一个月,随后问我们是劳动,还是学习。有的说劳动,就不用看诽谤大法的光碟了。我不愿意劳动,我说:“我是来证实法的”,就这样通过我们切磋,就都留在监室内所谓的“学习”。

几个月后,有一天他们强制我戴的胸牌(罪犯身份标示牌)突然掉了,我悟到向邪恶妥协是错的,不应该被转化。我和同修切磋,都认识到向邪恶妥协是错的,不应该被转化,并向主管的警察表示不转化,否定我们签的“四书”。他们把我抬到严管组,让我面对着墙站着,我不站,就把我的外面衣服裤子脱了,只剩秋衣秋裤,我就炼功,他们就把我的手绑起来,晚上睡在地上,隔半小时叫我坐起来学习。过了一段时间,我认为我该上床睡,我就上床睡。他们就把拖到地上,全身淋湿,每晚三点钟才准睡觉。接连三晚上都是这样。

随后就换了两个包夹,他们不让我睡床,我就炼功不睡觉,开始自己炼功就睡着了,醒了又炼,后来就不让我炼,就把我绑在床柱上,就站着睡觉。他们为了不让我炼功,还用筷子绑在我的手腕上和脚腕上,他们认为这样就可以制止我炼功。我还是要炼,把筷子都折断了。后来就给我穿上约束衣,我还是要炼功,不睡地上,有时站着睡,有时坐着睡。随后他们就把床板撤了。只准我睡在地上。我不配合,他们把我拖到洗碗的水槽边,没有监控的地方,往我身上泼冷水,还把棉袄和裤子脱了,只剩秋衣秋裤,隔几分钟倒一盆水从头到脚。这样二天三个晚上的折磨我,我又绝食抗议。

就这样又过了有几个月,我又要上床睡觉,警察就拿电棒打我,叫我睡地上,我还是不睡地上,就把我铐在阳台上,当时天下雨很冷,只给我穿了一件短袖衣服。随后就把我白天黑夜都铐在床柱上,吃饭洗碗都是他们洗和来当包夹的人帮我洗。上厕所叫警察来开手铐。开始我叫他们开了我就吃饭,上厕所还是叫他们。我要小便,但又解不出来,觉得很胀。后来悟到不能配合他们,我就不上厕所了,叫我上我也不上,饭还是吃,只是不喝水。有一次尿裤子。他们就拿我的钱在超市买了内裤和秋裤、棉鞋、内衣,给我洗了澡,他们强制给我穿上。我还是要睡床,又把我铐在床柱上,我还是不上厕所,不配合他们,他们怕我又尿在屋里,就把我铐在厕所里,几天都把我铐在厕所里。后来又把我铐在床柱上,他们见我不要求上厕所,他们就强制让我上厕所,他们把我弄到厕所里,按我的肚子,有一个月时间。他们说为了我好,别把身体搞坏了。他们见我长时间不上厕所,就把我抬到医院去检查,照B超,随后同意我睡到床上了,叫我报数,我不报数。他们还把我弄去看专家门诊,我就绝食,把我弄到医院输了三天的液。我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天灭中共,解体中共!他们把我弄到车间去,我不干活,不配合,我要走。就把我铐在铁椅子上,还用电棍打了我几下。

我继续绝食抗议他们的迫害,他们就给我灌食,我不配合他们,先后灌了五次才灌进去,同时给我打了一针安定(是他们说的),把我抬回监室就睡了。我醒后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他们说我是“精神病”,就强制给我灌治精神病的药。

在我回家前两个月灌药,有时隔一天灌一次,有时接着灌。具体灌了多少次我已记不清了,一直到我被迫害结束回家前一天都灌了药。自灌药后,我身体出现了不正常状态,出现手杆痛、牙痛、身体僵硬、走路时脚痛、听力下降、头部出现很多疯癣、心慌意乱、心里很难受。包夹还说:“灌药后还会出现手、脚发软的症状”。

现在我已回家半年多了,通过学法炼功,身体得到了一些恢复,但还没有全部恢复正常。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24/四川什邡市潘晓萍遭三年冤狱迫害-380727.html

2018-07-13: 四川省德阳市什邡市大法弟子潘晓萍三年冤狱到期,2018年7月2日,从四川女子监狱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7/13/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70982.html

2017-10-30: 四川省成都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迫害情况
法轮功学员蒋贤凤, 60多岁,拒绝“转化”,夏天被狱警强制穿三件厚衣服,冬天穿单薄的衣服,刑事犯“包夹”早上只给吃一小勺稀饭,中午、晚餐只准吃比汤元稍大一点的干饭,不准吃菜只给汤喝。

法轮功学员江丽,因拒绝“转化”,被狱警教唆的犯人姚明打骂,罚坐小矮橙、或罚站从早上5点钟至深夜12点或2点。站的双脚仲得流水,住了两次医院,不准买一切生活日用品。

法轮功学员胡霞,因绝食反迫害被隔离审查,被迫害的人瘦得无法行走,由俩犯人“包夹”强迫架到医院灌食。

法轮功学员潘晓萍,因坚持炼功,被用约束带捆住双手、双脚吊起,克扣饭量。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0/30/二零一七年十月三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56066.html#171029233342-1

2015-07-21: 学大法做好人遭多次迫害 四川潘晓萍又被绑架
二零一五年七月三日,德阳市什邡市潘晓萍女士外出未归,七月五日上午,家人到什邡市拘留所问,才知道潘晓萍被非法拘留十五日。潘晓萍现在被非法关押在什邡看守所。

什邡市方亭镇潘晓萍女士二零零六年开始修炼大法,获得了健康,并按照“真善忍”大法做好人,本应该受到鼓励,却在二零零七年至二零一五年这九年的时间内:被非法劳教一次一年零五天;被非法行政拘留五次(七十五天);非法劫持“洗脑班”一次三十九天;非法抄家二次;非法骚扰无数次;非法抢走现金约三百元,现又被非法关押。

二零零六年已是江泽民发动的针对法轮功残酷迫害七年了,潘晓萍当时身患鼻咽癌(引起五官出血)、胃出血、银屑病等多种疾病,为了有一个健康的身体走入大法修炼,她按照大法“真、善、忍”

要求去做,处处为别人着想,先他后我,身心得到了升华,多种疾病很快就好了,达到无病一身轻。全家为她有一个健康的身体而高兴,同时见证了法轮大法是高德大法。

二零零七年十月几号潘晓萍在什邡市宏达广场和同修切磋交流修炼心得体会,被什邡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非法录像。十月十三日早上六点三十分,什邡市城东派出所的五、六个人,闯进了潘晓萍的家强行绑架了潘晓萍,抢走了大法书、真相资料、DVD机子,MP3,等。非法拘留了潘晓萍十五天。从这以后什邡市“610办公室”、公安局国保大队长期雇人非法跟踪、监视潘晓萍

二零零八年七月八日,潘晓萍在街上讲真相,什邡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偷拍了潘晓萍讲真相照片,第二天把他们偷拍的照片刊登上了什邡市的报纸。随后一直跟踪潘晓萍,直到把潘晓萍再次绑架,又非法拘留了十五天。

二零零九年当时潘晓萍在家里听《九评共产党》,被大队上安排长期非法监视她的恶人突然闯入,潘晓萍给她讲真相,她不听。她就给什邡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打电话,警察就到潘晓萍家来了。在师父的呵护下,潘晓萍走脱了。

潘晓萍被迫离家出走,过上了抛家弃子、背井离乡、流离失所的生活,随后就在成都市青白江区打工。后来给别人发送神韵光盘,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在青白江被非法拘留了她十五天。

二零一一年六月份潘晓萍在什邡市一家饭馆做工,什邡市“610办公室”的李书记、城东派出所警察和广汉和兴洗脑班来了五,六个人,强行把潘晓萍绑架到广汉市和兴镇“法制教育学校”(德阳市“610”非法办的强制洗脑班,以此“转化”法轮功学员,逼迫他们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实为非法关押、残害善良人的黑监狱)。

在被非法关押洗脑班期间,每天都有人来给她施加精神压力,逼她放弃修炼,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因潘晓萍不放弃信仰,他们就不给喝水、饭吃。在洗脑班非法迫害了三十九天。

从洗脑班回家后为了谋生,潘晓萍租了一辆三轮车来跑客运。在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因为潘晓萍在德阳市“610”非法办的强制洗脑班不转化,不配合他们。他们害人之心不死,就想尽一切办法来构陷潘晓萍。他们安排一个人来坐潘晓萍的车,诱骗她给他讲法轮功的真相,以此为所谓的“证据”,非法将潘晓萍绑架到皂角镇派出所,还抢了她的大法护身符、《九评共产党》光碟,人民币三百元。同时到她家里非法抄了家,潘晓萍丈夫和儿子制止他们非法抄家,警察就把他们按在墙壁上,强行的搜走了所有的大法书籍、真相资料。并非法拘留她十五天。在没有通知她家人的情况下,就把她劫持到四川省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在非法劳教期间,潘晓萍被管教人员殴打、罚站、长期坐小板凳,每天打扫卫生、洗厕所,吃的饭、菜都很脏。

二零一五年七月三日,潘晓萍外出未归。七月五日上午,家人到什邡市拘留所问,才知道潘晓萍被非法行政拘留十五日。七月十五日警察把什邡市公安的《刑事拘留通知书》拿给潘晓萍的丈夫要他签字,她丈夫不签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7/21/学大法做好人遭多次迫害-四川潘晓萍又被绑架-312818.html

2015-07-06: 四川省德阳市什邡市潘晓萍被绑架、非法拘留
2015年7月3日,什邡市法轮功学员潘晓萍外出未归。7月5日上午,家人到什邡市拘留所问,才知道潘晓萍被非法行政拘留15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7/6/二零一五年七月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11984.html#1575235437-10

2012-01-14: 四川什邡市潘晓萍被非法劳教一年
四川省什邡市法轮功学员潘晓萍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再次被中共警察绑架,非法拘留十五天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劫持到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

潘晓萍,女,方亭镇北外居委会居民(原北外村蔬菜队),十二月二十一日上午,潘晓萍蹬三轮车,在什邡市陵园路市场附近时,被等候在此的什邡市公安局便衣警察绑架。在这之前,有一个女人(估计是便衣特务)在乘坐潘晓萍的三轮车时,告诉潘晓萍,别人送给她一张神韵晚会光碟,很好看,引诱潘晓萍与她讲大法真相,同时告诉潘晓萍:她听说有一本书叫《九评共产党》,写得很好,请潘晓萍给她找一本。潘晓萍答应给她找,就这样潘晓萍被绑架到什邡看守所。

当天的十二点左右,潘晓萍的丈夫回家后,发现妻子没回家煮午饭,以为她因人力三轮车,客运生意太忙,午后大约一点,来了六个警察敲门。潘晓萍的丈夫开门后,两名警察看住潘晓萍的丈夫,然后非法抄家,抢走潘晓萍的大法书籍等资料。警察要潘晓萍的丈夫在搜查证上签字,遭拒绝。为首的警察说:“不签,也要把东西带走。”遂自己在搜查证上签字,一个姓牟,一个姓熊。

二零一二年元月五日,潘晓萍被非法刑拘十五天后,被劫持到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在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一日,潘晓萍被什邡市政法委书记、“六一零”(是中共前头目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于一九九九年六月十号成立的、凌驾于公、检、法、司之上的非法组织)头目李某及城东派出所绑架到德阳市“六一零”在广汉市和兴镇非法办的洗脑班,非法关押迫害三十八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11/四川什邡市潘晓萍被非法劳教一年-251703.html

2011-12-25: 四川什邡市法轮功学员潘晓萍再遭绑架
四川省什邡市法轮功学员潘晓萍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再次被中共警察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什邡看守所。详情待查。

潘晓萍,女,方亭镇北外居委会居民(原北外村蔬菜队),因修炼法轮功,曾于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一日被什邡市政法委书记、“六一零” 头目李某及城东派出所绑架到德阳市“六一零”在广汉市和兴镇洗脑班,关押迫害三十八天。

“六一零” 是中共前头目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于一九九九年六月十号成立的、凌驾于公、检、法、司之上的非法组织。

十二月二十一日十二点左右,潘晓萍的丈夫回家后发现妻子没回家煮午饭,以为她因人力三轮车客运生意太忙,谁知午后大约一点来了六个警察敲门,开门后,两名警察看住潘晓萍的丈夫,然后非法抄家,抢走潘晓萍的大法书籍等资料,警察要潘晓萍的丈夫在搜查证上签字,遭拒绝。为首的警察说“不签也要把东西带走”,遂自己在搜查证上签字,一个姓牟,一个姓熊。

当天下午,潘晓萍的丈夫接到什邡看守所电话,要家人送被盖等物品,潘晓萍的丈夫才知妻子已被非法关押在什邡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25/四川什邡市法轮功学员潘晓萍再遭绑架-251014.html

2011-06-29: 四川什邡市潘小平女士被中共恶人绑架
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一日下午,在位于什邡市东风路55号蓥峰宾馆正门对面一菜馆里打工、老老实实工作的四十四岁法轮功学员潘小平女士突然被一伙气势汹汹的恶人强行绑架。

据知情人说,参与绑架潘小平这样一个普通中年妇女的大队人马自称是什邡市政法委“六一零办公室”(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的李书记,以及城东派出所和广汉和兴洗脑班(以“转化”法轮功学员为名,暗地里非法关押、残害善良人的私设监狱)的多个恶人。

在此次绑架过程中,恶人不敢出示任何能证明潘小平触犯了哪条哪款法律的证据,也不敢对家属及时通报,而是匆匆忙忙在暗地里不经任何正常司法程序就将一个炼法轮功做好人的中年妇女强行送到了广汉和兴洗脑班。直到晚上八点半家属回家以后找不到潘小平,闷坐一阵以后,这才得到北外村委会曾小明的通知,家属才了解到这一情况,但其丈夫、孩子和母亲想见一见潘小平的要求也被恶人无理拒绝。

潘小平,女,一九六七年生,今年四十四岁,属方亭镇北外居委会居民(原北外村菜蔬队)。于二零零六年有缘开始修炼法轮功,从此以法轮功“真、善、忍”的高标准来待人做事,多病的身体在道德提升的过程中恢复健康,在家里孝敬老人、体贴丈夫、爱护孩子;在打工时任劳任怨、先他后我,不与人争抢,不暗地里算计,处处事事体谅他人……就是这样一个普通而又善良的妇女,只因为在修炼法轮功的过程中得到身心的健康和净化,想将这一切告诉给身边的有缘人,让人们从中共的欺世谎言中醒过来,却招来中共当局三番五次的迫害和关押!

二零零七年十月和二零零八年奥运前,什邡市城东派出所仅仅以潘小平信仰法轮功为由就分别两次非法拘留她十五天;二零零九年,潘小平在家中书写法轮功真相币,被大队上安排长期监视她的恶人举报到什邡市国保大队,被迫离家出走,流离失所;期间又因在成都青白江向人们讲真相被非法拘留十五天。与潘小平同时被送洗脑班的还有一名女性法轮功学员。

这次参与绑架潘小平的邪恶之徒曾叫嚣:此次绑架法轮功学员到洗脑班是全国性统一行动,看来中共所谓大庆之时就是百姓受难之时——高唱红歌的背后却隐藏了数不尽的罪恶。为什么中共政府就对一个手无寸铁的平凡妇女耿耿于怀?非要对诚实善良的普通人大动干戈?!这不就是中共怕其罪恶的真实面目被曝光吗?!

以下是历次参与直接迫害潘小平或间接参与的责任单位和责任人:

什邡市亭江东路市委办公楼内政法委610办公室 成员 李某 电话:0838-8220610
什邡市方亭街道办事处综治办主任 陈超 电话:18990280400
什邡市公安局国保大队 吴光华电话:13909022156 童雨电话:13689659688
方亭镇北外居委会原综治队队长 邓阳久 办公室电话:0838-8235253
什邡城东派出所回龙社区民警 周支明 电话:15928314397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6/29/四川什邡市潘小平女士被中共恶人绑架-243174.html

2009-08-04: 四川什邡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迫害大法弟子潘晓苹流离失所
今年4月中旬,大法弟子潘晓苹在家写真相币,被长期监视她的杨某某看到,杨某伸手抓起真相币立即电话汇报上级,随后恶警急忙赶到潘晓苹的家,潘晓苹在恶警未到之前已智慧的走脱,至今流离他乡。

潘晓苹离家的几个月里,什邡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指使城东派出所吴光华(过去也是国保大队成员)多次到她家骚扰,潘晓苹的丈夫(未修炼法轮功)被迫到处打听她的下落,并提出找不到人就离婚等,最近又提出给潘晓苹找工作让她回家。恶人真是耍足了手段,为了达到他们罪恶的目地,连哄带骗诠释了共产邪党的本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8/4/205857.html

德阳 什邡市(什方县)联系资料(区号: 838)

2018-07-12: 什邡市政法委、法院、检察院、公安局、什邡市拘留所、什邡市看守所、四川省成都女子监狱、金堂监狱部份信息:

政法委(市委维稳办、市委防邪办、市综治办)0838-8204184(办、传)8208270(值班)
职 务 姓名 办公电话 移动电话 住宅电话
书记 刘光乐 8215949 13908105880 18608105880
副书记 何渝 8199666 13908108678 8261266
防邪办主任 刘兴全 8220610 13908105448 8261255
市综治办主任 严朝国 8102656 13980114378
防邪办副主任 黄朝勇 8220610 13909025007 8201226
综治办副主任 谭丽亚 8108686 13990209190
市法院:8109056、8109057 (办)8109077 (传真)8109056(值班)8109059(夜班)
职 务 姓名 办公电话 移动电话 住宅电话
党组书记院长 陈红 8109051 13980100038 8261716
副院长 郭伟 8109053 13808105787 8266036
副院长 罗亚军 8109052 13981025618 8266028
副院长(主管迫害法轮功) 毛仕荣 8109054 13508006676 8268987
执行局局长 代强 8102292 13608105610 8266056
政治处主任 谭本葵 8109058 13990257773 8262181
纪检组长 张磊 8109057 13881091817
审判专职委员 郑巧 8109076 13700915271 8266239
审判专职委员 王大顺 8109065 13981064833 8266006
刑事审判庭庭长:李开鲜;法官:刘激光;书记员:闵汉中、办公8109060
市检察院:8261857 (办、传真) 8261966(办、值班)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838)

参与迫害的:

吴光华 13909022156
杨X玉  13618101859 (女,名字第二个字不详)
黄宇   13689659688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