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3-25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北京 >> 中央民族大学 >> 梁波, 女, 45

梁波
梁波现在只有六十斤,天天发烧,血压只有四十到六十,更出现血液粘稠,怀疑有血栓塞的危险。(照片:梁波和她的孩子)
个人情况: 中央民族大学文传学院教师

紧急成度:
有关恶人: 恶警董永平、海淀区法院审判长游涛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09-06-30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4-10-25: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经济迫害
北京地区系列报道之三
青年教师被强收住房

梁波,女,四十五岁,中国传媒大学硕士研究生毕业。民族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青年女教师。二零零八年非法被判刑三年零六个月。

梁波,一九九九年九月,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被取消了班主任资格,又被剥夺了讲课的权利,不许晋升职称。

从二零零四年八月开始,学校停发了梁波的工资,取消一切福利待遇,二零零九年要强行收回分给梁波的一套校内公寓房,副处长谭家健派人深夜收房,还蛮横无理地将在房内居住的藏族青年打伤。梁波就此事找学校理论,校方当时把她开除。同年五月十八日,梁波再次到学校就被开除一事进行交涉,校方通知公安声称梁波到学校派发法轮功光碟,公安随即将梁波拘捕。梁波曾向警方表示当时没有发光碟一事,但警方明言有领导交代要将发光碟一事弄成事实。这样他们就可以毫无顾忌的去抢收房子、开除公职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0/25/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经济迫害-299419.html


2014-04-09: 中央民族大学文传学院骚扰修炼大法的学生

中央民族大学文传学院学生蒋炼娇,现被学校(中央民族大学)文传学院抓去谈话。

中央民族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梁波老师也曾遭到迫害。蒋炼娇现在还在中央民族大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4/9/二零一四年四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89796.html

2014-03-04: 中央民族大学女教师梁波走出冤狱后被警察骚扰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二日,中央民族大学教师梁波结束三年半冤狱回家。二零一四年三月二日下午四时十八分,梁波家响起了敲门声,门外有人自称是海淀区清河派出所副所长李小军,因梁波出狱时没有去接,也一直没有和梁波见过面,现在要“正式”见面“谈谈”。

梁波女士当即表示:自己是信仰真善忍的优秀公民,无辜陷狱,横遭迫害,与专门抓好人的中共恶警本不该有任何瓜葛,为什么出狱时要警察去接,出狱后警察还隔三差五上门骚扰?!一帮政客要表演政治秀,那就去自娱自乐好了,为什么非要跟我们这些平民百姓正式见个什么面?我们只是有个美好的愿望想修炼做好人,对权力没有任何兴趣;所谓的敏感日,我们压根就不感冒!

李小军不认为上门骚扰法轮功学员是干坏事,他认为自己现在不过是在履行公务,所以他不是坏人是好人。当他听见梁波家里还有人也在指责他时,马上问是谁在说话,有暂住证吗?还问梁波的先生是否也在家。梁波问他这是否是职业病,利用职权找碴打击报复,并且大搞株连,一人炼功要累及全体亲朋好友外加邻居?

李小军在门口盘桓达二十五分钟之久,离开时表示“现在敏感,以后再来。”

梁波女士已就此事向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投诉恶警李小军,投诉信同时抄送公安部、北京市公安局、北京市政府、北京市海淀区政府、北京市海淀区人大常委会等。

梁波女士,中央民族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青年教师,一九九九年九月,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被取消了班主任资格,又被剥夺了讲课的权利,不许晋升职称,校方经常派员以“谈话”“做思想工作”为由骚扰,派保安二十四小时跟踪监控,被多次绑架。二零零四年,梁波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发现怀孕。为协助国安部门继续迫害,校方恶党支书柳春旭带领校医院、街道等一干人马,轮番上阵、软硬兼施,在梁波已经怀孕四个多月、且丈夫等家人都不在的情况下,要求梁波引产,被本人和家属严词拒绝。从二零零四年八月开始,学校停发了梁波的工资,取消一切福利待遇。

二零零九年要强行收回分给梁波的一套校内公寓房,副处长谭家健派人深夜收房,还蛮横无理地将在房内居住的藏族青年打伤。梁波就此事找学校理论、校方当时把她开除。同年五月十八日,梁波再次到学校就被开除一事进行交涉,校方通知公安声称梁波到学校派发法轮功光碟,公安随即将梁波拘捕。梁波曾向警方表示当时没有发光碟一事,但警方明言有领导交代要将发光碟一事弄成事实。梁波绝食十四天,其间遭到恶警每天两次野蛮灌食,三次被送到急救中心抢救,生命垂危,恶警才让家人将她接回。

梁波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日再次被海淀分局警察绑架,恶警董永平对她进行野蛮殴打、谩骂侮辱,不让睡觉,强迫穿号服,强迫剪头发,一百五十多斤的董永平还丧心病狂地坐到梁波胸部折磨她,用左腿压梁波胸部,导致她胸腔软骨断裂出血。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二日海淀法院以梁波在民族大学文化楼散发法轮功内容的光盘和随身携带法轮功内容的书籍等物品为借口非法判刑三年半。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二日,梁波结束三年半冤狱回家后的第三十六天,海淀区派出所恶警尹双久、肖建国上门骚扰,未经允许强闯民宅,要求梁波配合他们对刑满释放人员建档及以后的所谓“正常工作”。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3/4/中央民族大学女教师梁波走出冤狱后被警察骚扰-288328.html

2013-12-14: 被北京海淀区清河派出所恶警骚扰 梁波投诉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二日,是北京法轮功学员梁波结束三年半冤狱回家后的第三十六天,海淀区派出所恶警尹双久、肖建国上门骚扰,未经允许强闯民宅,要求梁波配合他们对刑满释放人员建档及以后的“正常工作”。
他们滥用职权、参与迫害的恶行严重侵犯了法轮功学员梁波及家人的正当权利,梁波已向相关部门提起投诉。

附录二 投诉信

投 诉 人:梁波(本人相关资料略)
被投诉人:尹双久,男,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清河派出所警察,联系电话:13701292391
被投诉人:肖建国,男,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清河派出所警察,联系电话:13671245669
投诉内容:被投诉人违反法律规定,滥用职权、非法强闯民宅,严重侵害了投诉人及其母亲的合法权利。

事实与理由: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二日上午十一时二十一分,我家突然响起急促的敲门声。我母亲来到门口询问谁在敲门,门外高叫“快开门”。我母亲因重度耳聋造成误听,随即将门打开,发现门口是两个身穿警服的陌生人。我母亲很是惊诧,正要张口问话,可是那两人不待老人反应,一面叫嚷“派出所的”,一面将老人挤到一边强行进入我家屋内,我母亲差点摔倒,惊恐不已。

当时我正在接电话,忽然看见两人已经大摇大摆登堂入室,如入无人之境。不等我挂断电话,警察甲已经坐在客厅沙发上,翘起二郎腿,摘下警帽扔在沙发上,并随手拿起沙发上的物品随意把玩;警察乙也自己在另一张沙发上坐了下来。我质问他们为什么不经允许强闯民宅骚扰公民,警察甲说这是他们的工作,要求我配合他们的工作。

我母亲责问他们是否也去别人家如此骚扰,警察甲瞪起双眼,挥着胳膊,对我母亲厉声喝道:你别说话!我说,这是我母亲,在我的家里,怎么连话都不能说了?警察甲自觉理亏,但仍然强词夺理:我以为是你们家亲戚。我说:这是我的家,不管是谁,无权闯入,更没有权力限制我家里的其他人说话!

这两名貌似土匪一样的警察在我家盘桓了七、八分钟,没有出示表明身份的证件,也没有出示任何法律文件,没头没脑地问东问西一番。

十一时二十九分,两名警察在离开我家之前还态度蛮横的威胁“以后少不了还要来”。我多年前曾见过警察甲,他叫尹双久,交谈中知道警察乙是现在的片警肖建国。

我母亲年近七十,身患乳腺癌,刚刚进行完化疗,身体虚弱,尹双久、肖建国野蛮粗暴的强盗行径使老人深感侮辱,身心都受到强烈刺激,当时就感心跳加快,身体颤抖,他们走后卧床很久仍难平静。

投诉人认为:尹双久、肖建国的行为严重违反了法律规定,属于滥用职权的行为、这种恣意非法闯入民宅威胁恐吓公民的恶劣行为必须得到严惩,希望相关部门尽快处理,并将处理结果书面告知投诉人。

此致: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

投诉人:梁波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二日

抄送:公安部、北京市公安局、北京市政府、北京市海淀区政府、北京市海淀区人大常委会等单位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14/被北京海淀区清河派出所恶警骚扰-梁波投诉-283979.html

2013-11-30: 北京法轮功学员梁波申诉案近况

十一月二十九日上午十时许,北京法轮功学员梁波和律师到北京市一中院第二十七庭,与该法院申诉审查庭合议庭法官代表谈话。在谈到申诉依据时,律师陈述了四个方面的理由:第一,原审认定证据虚假,申诉人没有犯罪事实;第二,原审认定没有法律依据,所以该行为无论有无都不构成犯罪;第三,案件办理过程中,办案人员存在严重程序违法行为;第四,一二审公检法办案人员涉嫌徇私枉法,故意制造虚假案件的犯罪行为。不是申诉人犯罪,而是原审的办案人员犯罪。律师表示,希望合议庭能够在尊重事实尊重法律的基础上秉公处断。如果合议庭依然维持,那么也将被认为涉嫌徇私枉法,庇护原审非法判决的共同犯罪,会被一并提起控告。

二零一零年九月,梁波被海淀法院一审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提出上诉后,同年十二月一中院二审维持原判。二零一三年五月,梁波于狱中提起申诉,要求撤销一二审原判,改判无罪。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30/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三十日大陆综合消息-283342.html

2012-05-20:北京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五例
北京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被披上迷惑人的外衣,用什么“规范管理”、“人性化管理”、“教育挽救转化”等等漂亮的说辞来系统地掩盖罪行、欺骗诱导舆论,实际上北京女子监狱是泯灭人性、污染心灵的大染缸,是暴力谎言大行其道的流氓黑窝。在这里黑白不分、善恶颠倒,恶警执法犯法不仅不被追究,反而得到重用升迁,犯人在狱内从新作恶犯罪,反而得到减刑嘉奖,而无辜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备受折磨,有良知正义的人遭到打击报复。
......
案例3:被迫害法轮功学员梁波;迫害者:女子监狱第四分监区监区长刘迎春、刘丽新。

法轮功学员梁波,在看守所与恶警抗争时被打伤,腿膝盖伤。到女子监狱被分到四分监区,一路上一直在喊“法轮大法好”,到四分监区后仍在不停地喊,警官害怕把她戴上手铐送到了心理咨询室封闭起来,并和监区人说梁波是疯子,告诉大家不要理她。梁波因监狱和监区不让亲友会见一事,抵制迫害并据理力争之时,梁波的亲属知道此事后一行十人来到女监,在接见日那天在狱外当众接见家属痛斥了狱政科有关警察,同时也痛斥了四分监区长刘迎春。此种当众揭露监狱恶行的正义之举,使监狱害怕至极,恐怕家属人多继续上告有损文明监狱的名声。当亲人遭受迫害时,家属敢于怒斥邪恶,有力的震慑了邪恶,也对减少梁波遭受的迫害起到了相当好的作用。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20/北京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五例-257801.html

2011-04-8:北京中央民族大学文传学院教师、法轮功学员梁波在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二日被海淀区法院非法判决三年半徒刑后,于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七日被送到北京女子监狱四分监区迫害。 梁波一直在坚决抵制、不配合邪恶。她不穿囚衣、不签字、不喊报告,强烈要求申诉,经常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信仰无罪”等。四分监区监区长刘迎春经常指挥几名包夹,甚至亲自上阵打骂梁波。面对打骂,梁波毫不屈服,高声讲真相,大喊“警察打人”,有力震慑了邪恶。目前梁波被严管,由监区长刘迎春,副监区长刘立新、付怡,狱警李远芳负责。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8/北京女子监狱近期迫害法轮功学员事实-238759.html

2011-01-11: 中央民族大学女教师遭迫害生命垂危

中央民族大学文传学院女教师梁波在二零一零年五月份被北京海淀分局警察绑架后遭非人折磨,导致胸腔软骨断裂出血,多次休克,一度失去行走能力。最近得知,梁波现在只有六十斤,天天发烧,血压只有四十到六十,更出现血液粘稠,怀疑有血栓塞的危险。

梁波被北京中央民族大学指控在校内派发法轮功光碟,被非法判刑三年半,现被拘禁在北京市第二看守所。有知情人士透露了一些梁波的近况:

1、海淀看守所声称梁波被送到了公安医院,其实就是北京市第二看守所。
2、梁波因为绝食抗议,出现长时间昏迷,警察有组织的带录音器材趁梁波昏迷的时候自问自答,企图制造梁波拒绝治疗的假相。
3、梁波因为绝食抗议,出现电解质紊乱。看守所在梁波如此虚弱的情况下,频繁抽血化验,却不做必要的治疗。
4、梁波出现腮腺炎,血相高过15000,未得到及时治疗。

该知情人表示,梁波经常几天没有人过问,所方明显诱导梁波造成身体实质伤害,然后以梁波拒绝治疗作为推卸责任的借口。

四十三岁的梁波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一九九八年硕士研究生毕业后在中央民族大学中文系任教。她对学生细致耐心的呵护和在讲台上的风采让学生至今难忘。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被学校取消了班主任资格,随后又被剥夺了讲课的权利,不许晋升职称,不安排工作,校方经常派人以“谈话”、“做思想工作”为由骚扰,派保安二十四小时贴身跟踪监控。从二零零四年八月开始,民族大学非法停发了梁波的工资,取消一切福利待遇。

二零零九年三月,中央民族大学派人强行收回梁波的住房,并将租住梁波房子的一名藏族青年殴打。梁波就此找学校理论、校方即时把她开除。同年五月十八日,梁波再次来到学校就被开除一事进行交涉,此时校方通知公安声称梁波到学校派发法轮功光碟,公安随即将梁波拘捕。梁波曾向警方表示当时没有派光碟一事,但警方明言有领导交代要将派光碟一事成为事实。梁波绝食十四天,其间遭到恶警每天两次野蛮强制的插管灌食,三次被送到九百九十九急救中心抢救,后生命垂危,恶警才让家人将她接回。

梁波女士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日再次被海淀分局警察绑架,恶警董永平对她进行野蛮殴打、谩骂侮辱,不让她睡觉,强迫穿号服,强迫剪头,并对她拳脚相加,一百五十多斤的董永平还丧心病狂地坐到梁波胸部折磨她,用左腿压梁波胸部,导致她胸腔软骨断裂出血。梁波的律师据理力争才于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三日在海淀看守所见到了梁波,当时梁波身带重伤,行走非常艰难。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二日海淀法院以梁波在民族大学文华楼散发法轮功内容的光盘和随身携带法轮功内容的书籍等物品为借口非法判她三年半。

梁波的丈夫薛孟春说,去年十二月中,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对梁波非法进行二审,院方在拒绝开庭审讯的情况下,维持三年半监禁的一审结果。由于梁波坚持自己无罪曾进行两星期绝食,身体因此变差无法送到监狱服刑,改留在看守所内。她曾向律师表示,遭到公安多番虐待身体状况每况愈下。

梁波的辩护律师表示上月几经交涉才见到梁波一面,但当时她的身体状况已经相当差,出现无力走路,持续发烧的情况。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1/中央民族大学女教师遭迫害生命垂危(图)-234749.html

2010-12-15: 曝光中共监牢不露外伤的酷刑

中共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酷刑五花八门,种类繁多。其中有一类酷刑非常阴毒,从表面上让人看不出来,可是却能给大法弟子造成严重的伤害。

广 州第一军医大学博士杨贵远,曾被绑架进广州市第一劳教所,遭受了种种折磨,其中最残酷的就是用绳子捆绑全身成球形的酷刑。他说:“把军用被的被面扯成一条 一条做成的绳子来捆绑。因为它能又让你痛苦,又看不出伤来。有一天把我叫到禁闭室的小屋,去之前说找我谈话,把我骗到那儿,就开始绑。从胳膊开始一圈一圈 地绑,两个胳膊两个腿都一圈一圈地这么缠上,血就不通了,然后让你盘上腿,盘得很紧,两个膝盖几乎是对折过来,给你绑上,固定住,然后胳膊也绑在后边,两 个手腕绑在一块往上提,一使劲手腕提到脖子这个地方,这样就非常痛苦,那样绑完之后,再从腿拉过一条绳子,绕到脖子后边,让你的头压在你的腿上,绑上就象 一个球形。绑一会儿就没有感觉了,再给你放开。放开再绑,就这样反复折腾。”

这是一种捆绑成球形的酷刑,能让人痛苦却看不出外伤,用的绳子也不是通常捆绑用的细尼龙绳,而是从被面上扯下来的,可见用心险恶。

为了不让在身体表面留下痕迹,中共恶人们还采取这样一种方式,就是在身体上垫上一个物件,然后击打这个物体。这样表面上就看不出伤来了,但是却能给人造成内伤。

广东梅州市梅县农业局农村能源股副股长谢汉柱,2005年2月23日至28日,在梅江区公安分局刑警队三楼遭严刑逼供。几个恶警强迫他蹲下,用书报垫在他的 背部,然后由陈志东用柄长约50厘米,大约15厘米长、5厘米见方的铁锤,猛力敲打垫着的书报,造成他严重内伤,呼吸时肺部都疼痛无比。

在这次刑讯逼供中,谢汉柱还曾遭受过这样一种酷刑:恶警李建禄、陈志东等人绑住他的身体和脖子,用毛巾蒙住双眼,然后用胶纸紧紧的封住他的口,再将点燃的两 支烟,插入他的两个鼻孔,让烟随着他的呼吸进入肺部。施用此刑一段时间后又将烟取出对他进行威胁、恐吓,然后再将烟插入鼻孔。这样一个晚上就用了十支烟。 其中一次因为施刑时间太长,造成缺氧窒息,使他昏倒。这种酷刑施刑时肺部烧辣疼痛无比,可是从外观上根本看不到。

当然,恶警在实施这一酷刑时,有时并没有考虑到留不留外伤的问题,因为有些酷刑就是这种方法,只有这样才能达到残酷折磨大法弟子的目的。谢汉柱还受到过这样一种酷刑的折磨:

那是2000年7月他被非法劫持在广东三水劳教所时,恶警指使5个劳教人员,将谢汉柱按在地板上背靠铁床柱子,两人分别猛拉左右手,两人分别拉左右脚,把大 腿伸直后再往身后压,四肢痛彻心肺。这就是三水劳教所极其残酷的“五马分尸”刑罚。被折磨后,谢汉柱手脚青肿,几天都不能下蹲和弯腰,痛得不能入睡。直接 参与以上迫害的恶警有:管生产的副中队长蒋××、干事雷树保、张官胜等。

当然,在实施这类酷刑时,有些恶警根本不考虑什么影响,就直言不讳地说出了行恶的目的。

2009年9月7日,山东省苍山县新兴中学化学教师孟斐,被从单位直接绑架到山东省第二男子劳教所八大队。孟斐以绝食的方式反迫害。孙丰俊叫了两个恶警、和三个劳教学员,把孟斐抬到了卫生室。他们把孟斐的手铐在铁椅子后 背上,把两腿分开后把两脚别在椅子两边的横梁上,两个恶警在两边猛踩孟斐的脚,横梁立刻就硌到了小腿的肉里。孙丰俊又叫两个普教犯在后面用脚向下踩手铐, 两手腕也被手铐卡在肉里。恶人还揪住头发用力向后下方拽、并摁住头。这时,恶警孙丰俊就往孟斐的头、胸膛、两肋一阵猛打。孙丰俊突然猛地一拳打在孟斐的左大腿上。孟斐感觉到刺骨的疼痛,流下了眼泪。

恶警孙丰俊恬不知耻地说:下面垫着椅子平板,再疼骨头也不会断,我就学的这一招,里面伤的多 重,外面也看不出来。接着就两拳,三拳,十拳,二十拳……也记不清多少拳了,孟斐发出一阵阵的惨叫。右边的恶警见状也以同样的方式打孟斐的右大腿。后边的 两个普教犯也猛打孟斐的头、肩、背、两肋。

这种酷刑有多狠毒?不要说亲自承受了,人想象一下也能知道这痛苦的滋味。恶警说“我就学的这一招”。这一招没有什么难学的,说一声就把人教会了。可是谁能下得了这样的狠手呢?下得了如此狠手的人,其心肠之毒也就可想而知了。

当然了,有些恶警在实施这类酷刑时是不自曝其丑的,因为这类酷刑的目的就是不让人看到内伤,恶人们还怎么会去告诉被迫害的人呢?他们只是不动任何声色地实施着这种酷刑。

中央民族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教师梁波,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日,被北京海淀分局警察绑架。看守所恶警董永平对她进行野蛮殴打、谩骂侮辱,不让她睡觉,强迫穿号服,强迫剪头,并对她拳脚相加。一百五十多斤的董永平竟丧心病狂地坐到梁波胸部折磨她,用左腿压梁波胸部,导致梁波胸腔软骨断裂出血。

恶警董永平为什么要坐在梁波的胸部,并且还要用腿挤压她的胸部,不就是为了折磨梁波吗?当然,梁波的软骨断裂被揭露出来了,可是还有许多酷刑造成的内伤没有被揭露出来的。

最近海外媒体报导了河北省张家口25岁幼儿园教师胡苗苗,在河北省女子劳教所一大队所受到的摧残。大队长王伟卫指使普教犯吴艳春、李玲玲、宗东荣等人虐待摧残胡苗苗。除毒打外,更狠毒的是这些人竟然用扫帚把和手指捣烂她的下体,致使她几个月不能直立,不能行走。胡苗苗怀疑骨头被打坏,要求到医院检查确诊,劳教所不批准。
显然,胡苗苗的耻骨很可能被打坏了。我们看看西安大法弟子马蕴华的自述可能更容易看清恶人们对胡苗苗的迫害。马蕴华曾被劫持到陕西女子监狱第六分监区迫害。她自述道:她们打我时,专门打阴部和腹部这些外表不易看出的部位。还把我的头按到水盆里长时间让我窒息。又用针扎我的全身, 把我的耳朵强行插上耳机,用胶布固定,逼迫我听中共诽谤、诬蔑法轮功的谎言,企图对我精神洗脑。显然,马蕴华遭到的迫害很多也都是“隐性”的,象她所说被 按到水盆里,被用针扎这些刑罚,不都是酷刑吗?可是人被施刑后,在外观上又很难看出来。

当然,警察能使用此类看不到外伤的酷刑折磨人,他们当然也可能用这种不留外伤的要人的命。

黑龙江省北安市石泉镇法轮功修炼者姜秉志被非法关押在绥化劳教,因为拒绝“转化”(放 弃信仰)一直遭受严酷的迫害。有一天,恶警打开姜秉志被非法关押的牢房,往里扔了一个方便袋,然后又扔了一个方便袋。包夹的犯人于是心领神会,把方便袋套 在姜秉志的头上,用绳子在脖子上勒紧后,几个包夹围着群殴。由于缺氧窒息,再加上狠毒的殴打,当天姜秉志就被折磨得只剩一口气,变成了植物人。几天后,姜 秉志于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六日含冤离世。

那么,致死姜秉志的能是那几个监管他的犯人吗?那个扔方便袋的恶警不正是元凶吗?

其实恶警使用的这类酷刑非常多,象冷冻、曝晒、坐小凳、站军姿、不让睡觉、不让解手等等,都是属于这一类的。恶警们使用这些酷刑的目的也非常明显,就是为了残忍的折磨大法弟子,同时也可避免受到相应的指责和以后有可能的刑事追究。

通过上述这类酷刑的揭露,我们可以看出中共及其豢养的鹰犬的本性。这类酷刑长期而普遍的存在,并且针对相同的对象,正说明中共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是无所不用其极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15/曝光中共监牢不露外伤的酷刑-233662.html

2010-10-25: 中央民族大学女教师被非法判刑

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二日,北京海淀区法院对中央民族大学文传学院教师、法轮功学员梁波非法宣判三年半。

梁波女士于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日被海淀分局警察绑架,恶警董永平对她进行野蛮殴打、谩骂侮辱,不让她睡觉,强迫穿号服,强迫剪头,并对她拳脚相加,一百五十多斤的董永平还丧心病狂地坐到梁波胸部折磨她,用左腿压梁波胸部,导致她胸腔软骨断裂出血。

在九月八日的所谓公开庭审过程中,梁波的家人和亲友目睹中共所谓“法治”的黑暗,以前都没有想到、别人说都不信的,现在他们亲眼看到了。梁波丈夫的一位同事旁听了整个庭审过程,他认为北京海淀区法院法庭庭长游涛在整个庭审过程中滥用职权,并在十四个方面执法不公或违法。

梁波,中央民族大学文传学院教师,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一家四口人过着幸福平静的生活,因为修炼法轮功,被中央民族大学停止授课给以开除。也因为修炼法轮功多次受到了中共打压和迫害。2003年6月1日梁波因修炼法轮功被北京国安绑架,6月4日移交海南国安同年6月22日取保。2004年3月17日被海口非法逮捕。2004年8月20日被海口市美兰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缓刑四年。

2009年5月18日上午,梁波在学校找文传学院书记柳旭就被开除问题进行交涉,要求学校拿出正式的文件,在此期间,文传学院与保卫处向万寿寺派出所打电话说梁波来学校散发法轮功光盘。万寿寺派出所与民族大学保卫处(部署了20多名保安)将梁波强行抓到万寿寺派出所,当天下午万寿寺派出所某警 察拿出一张光盘给梁波看,说是梁波散发,梁波说没有散发,该警察明言领导交代的只能这么办了。梁波在派出所期间曾有人告知她以后不能再找民族大学,否则找一次抓 一次。万寿寺派出所当天把梁波送到海淀看守所关押,梁波抵制迫害绝食十四天抗议中共的非法行为,后因身体虚弱、生命垂危,在2009年6月30日被家人接回家中。

2010年5月20日,海淀公安分局国保警察突然来到家中强行将梁波带走,关押在海淀看守所。家人在一周后第二次去海淀看守所送衣服,被告知5月24日已经转到北京市第一看守所。当家人辗转找到北京市第一看守所地址时,又被告知人在医院,不能存衣服。后一直打听不到梁波下落。家人和委托的赵律师多方打听,一直不能实现会见;公安说已经移交到了检察院,检察院说还没有收到案卷,此情况持续多日。后来程海律师介入后,多方落实才查到案卷已经在海淀检察院多日了。

梁波的律师陈海在海淀看守所第一次会见梁波,海淀看守所设置障碍百般刁难,故意阻挠律师会见,后经律师据理力争终于于2010年8月23日见到了梁波,当时梁波身带重伤,行走非常艰难。 因为律师的介入,看守所迫害梁波有所收敛。

程海律师2010年8月16日把材料递给了海淀检察院,检察官陈雷就一直避而不见,直到8月23日陈雷才告知案卷已经转到了海淀法院;在此之前,他们一直拖延,律师介入后他们加快了进度。 程海律师在海淀法院阅卷时发现缺少程序卷,向法院提出阅程序卷,法院告知检察院没有移交;程海律师只好再找陈雷要求调阅程序卷,陈雷此时极不配合,态度恶劣,程律师无奈直接向纪检投诉,才最终得以调阅程序卷。

海淀法院也加快了速度,短信通知律师于2010年9月8日上午9:30,在海淀法院第三法庭公开审理梁波一案。法院故意拖延开庭时间直到10点半临时安排在第七法庭一个小法庭审理。由于检察院的指控也缺乏证据,公诉人称在梁波携带的坤包里,携带的法轮功书籍22本,光盘50张、不干胶35张等物。”律师要求拿出证据,但公诉人既没有向法庭出示书籍22本,光盘50张、不干胶35张等物品实物,也没有出示装载物品的坤包,庭审休庭三次没有结果草草结束。

在这期间梁波的丈夫及律师陈海,以陈允锋诬告陷害梁波的事实向法院提出诉讼。律师在取证的过程中,检察院和法院设立了重重障碍,阻扰律师取证。当律师冲破障碍取得证据时,检察院要梁波签字。2010年10月20日律师会见梁波取证签字时,看守所却以梁波不愿意见律师等理由阻扰律师会见。21日紧急通知家人及律师,22日对梁波开庭宣判。

2010年10月22日海淀法院以公诉人诬陷梁波在民族大学文华楼,向他人散播法轮功内容的光盘和随身携带法轮功内容的书籍等物品为由宣判,这次开庭依然安排在第七法庭的小法庭,开庭前游涛指示法警只能准许四个人旁听其他的又都被强行推出,梁波在看守所绝食抵制迫害,身体出现异常,脸色苍白,消瘦很多。是999医院的护士用轮椅推着梁波进入法庭的,梁波的母亲看到梁波被迫害的骨瘦如柴忍不住失声痛哭。梁波在庭审时说话困难,声音十分微弱。游涛对梁波说你要不能坚持我就直接宣布结果,梁波用力支撑自己的身体当庭喊我要上诉。修炼法轮功没有罪。我不承认你们对我的任何迫害。游涛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不走正常的法律程序依然强行非法判处梁波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

中共司法部门这种违法流氓行为,公开践踏法律、扰乱司法公正,迫害无辜的民众。由其对’法轮功”修炼者肆无忌惮长期打压和迫害,是人类司法史上莫大的耻辱。中共这种置身于法律之上,丧尽天良的枉法之徒必然遭到人民的唾弃。

以下是梁波的证词:

2010年9月8日,海淀区法院对我的案子公开开庭审理。庭审中自诉人才知道,公诉人指控我所谓“犯罪”的主要事实是2009年3月9日11时许我向陈允锋散发法轮功光盘一张,纯粹是捏造出来的,完全是陈允峰和民族大学有关人员对我的诬告陷害。

理由如下:

(1)2009年4月6日公安人员做的陈允锋询问笔录中,陈允峰说2009年3月9日11时许他不认识的一个女士于在他的文传学院办公室向他散发了一张法轮功光盘,说这个散光发盘的人是我。实际上我和陈允峰同事多年,他1997年调来文学系(后改为文传学院)、我1998年分来该系工作,当时系里仅有20多个员工,到 2009年3月9日双方已经在一起工作十多年,大家都非常熟悉,他说不认识我或和我不熟悉,是为诬告陷害编的假话。

(2)3月9日当天上午我先后找保卫处负责人、校办副主任韩国鹏和副校长严玉明等人交涉,根本没有去过文传学院,更没有见过陈允锋,他说我在当天上午11时在文传学院向他散发一张光盘是捏造事实。

(3)开庭前我的辩护人找陈允锋核实他说我向他散发光盘的事实,他也说3月9日他把陌生女子向他散发一张光盘交学校保卫处,中午时分警察、保卫处的人要他一起看了文传学院楼的监控录像,拟找出向他散发光盘的女士,没有看到当天我有进出文传学院的录像画面,也证明我当天没见过他。(编者注:即使是散发法轮功真相光盘,也是合法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25/231440.html

2010-09-26: 局外人见到的“公开庭审”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持续了十一年,在这十一年的迫害中,中共把法轮功学员绑架进监牢、劳教所、派出所、洗脑班进行摧残,迫害的手段残酷而且极其隐蔽。我们通过一个局外人看到的一场所谓的公开庭审,来看看中共审判法轮功学员的非法性。

二零一零年九月八日,北京海淀区法院对中央民族大学文传学院教师、法轮功学员梁波女士非法庭审。

在明慧网的报道中,已经如实地报道了梁波女士在海淀区看守所受到的迫害:恶警董永平对她进行殴打、谩骂、不让睡觉和强迫剪头,并用自己一百五十多斤的身体坐到梁波胸部,用左腿压她的胸部,导致她胸腔软骨断裂出血;还有一次一男性警察坐在梁波肚子上一个多小时。

在九月八日的所谓公开庭审过程中,梁波丈夫的一位同事旁听了整个庭审过程。出于对审判人员滥用职权的义愤,他从十四个方面直陈了这场审判的非法。他自述道:

“我是梁波丈夫薛孟春的同事,我本人和梁波不熟,也没有任何宗教信仰,得知梁波案二零一零年九月八日上午九点半在海淀区法院第三法庭公开审理,出于对此案的好奇,决定去旁听。

“九月八日上午九点半前,我和包括梁波母亲、丈夫在内的梁波的亲友共十余人经过海淀区法院的安检来到第三法庭等待。十点了法官的助手才来通知调到第七法庭,直到十点多才允许我们旁听的人进入法庭,并说只能允许两个人旁听,我们提出异议。审判长游涛一看到我们这些人立马就发飙,黑着脸对我们大声吼:‘坐不下,只允许两人旁听,其余的人都给我出去!’当时后排四个座位有两个已经被两个不明身份的年轻人占据,前排八个座位空着。游涛不让旁听者坐,说是为了安全。旁听席就是给旁听人坐的,我们要求站着听他也不允许,叫来几个法警把大家赶出法庭,梁波的母亲和丈夫都被赶出去了。这个案子事先已经公布是公开审理,一开始公民的旁听权就被粗暴的剥夺。因为我已经坐在后排的座位上,就旁听了当天的开庭。审判长游涛在主持梁波案当天的审理中,整个过程专横跋扈,藐视法律,滥用职权,非法限制梁波和辩护人的辩护权,明显的不公平,令人震惊。听说他还是刑庭的庭长,真是不敢相信。我亲眼所见游涛庭审中的一系列违法、不公、刁难行为:

“1、通知九点半开庭,拖到十点多,法庭也从较大的第三法庭调到小的第七法庭,拖延开庭的目的是调换小法庭限制旁听人数。

“2、开庭前,叫来法警将大部份已经进入法庭参加旁听包括梁波母亲在内的梁波亲友八人驱逐出法庭,只允许两人旁听,梁波的母亲和丈夫都未能参加旁听,把法庭旁听席前排八个座位全空着,理由是为了安全。这个理由不能成立:旁听人进法院时都经过安检,法庭里安排了三个人高马大的法警,旁听席前面有栏杆,不存在所谓的安全问题,游涛非法剥夺公民的旁听权。旁听人和辩护人提出意见,游涛不予理睬。我们去海淀区法院的纪检委投诉了游涛,也未能解决。

“3、游涛没有依法在开庭三日以前先期公布梁波案由、被告人姓名、开庭时间和地点。

“4、庭审中,辩护人多次强烈要求依法向被告人梁波发问,以便法庭查清案情,游涛拒绝,非法剥夺辩护人的依法讯问被告人的权利,也剥夺了梁波在辩护人的引导下向法庭陈述案件事实的权利,限制辩护人的辩护权利。

“5、因游涛非法剥夺了辩护人向被告人梁波发问的权利,以及法槌敲得太响,不尊重他人,辩护人多次强烈要求其改正,遭游涛训斥。程海律师口头请求出庭投诉他并申请游涛回避,游涛拒绝。

“6、不要求控方证人出庭作证,辩护人提出后不予认可。

“7、公诉人宣读的讯问笔录、证人证言、勘察报告等证据,辩护人要求查看和核对证据原件,游涛大部份情况下不同意。这是严重偏袒,不公平。

“8、控方的最主要证据,是从梁波身上和家中搜出的光盘、书籍、宣传标贴等实物,一概没有在法庭出示、播放。经辩护人要求依法出示、播放,游涛不予理睬。当梁波提出控方很多证据是捏造,无事实根据,随身携带的女用包不可能装得下五十多片光碟和二十多本书,要求控方出示包和光碟和书籍,游涛没有向控方提出出示证据。而当辩护人出示录音证据,游涛法官步步紧逼要求出示原始录音;辩护人表示原始录音是手机,且已经下载到电脑里,法官要求出示电脑。对于控辩双方证据的采纳,游涛法官表现出严重偏袒和不公平。……游涛作为主审法官,严重偏袒控方,怀疑他在审前已经和控方达成一致,无论辩方如何辩护都要强行判决当事人有罪。

“9、限制辩护人发表起诉梁波涉嫌犯罪无法律依据的辩护意见。两次休庭把我们旁听的人和梁波赶出法庭。

“10、强迫两个辩护人调换座位,第一辩护人提出自己材料多,换座位后桌面太小材料放不下,游涛坚持自己的无理刁难,致使第一辩护人的材料只能放在书记员桌上。游涛的恶劣刁难由此可见一斑。

“11、游涛质问梁波:你到民族大学带了几张光盘(之前梁波已陈述没带光盘)。辩护人严肃指出这是违法的诱导性发问,请游涛注意。游涛说如何发问是审判长的权利,不予理睬。态度蛮横无理。

“12、被告人梁波最后陈述刚说了半分钟就被游涛粗暴打断不让再说,限制被告人的自我辩护权,藐视法律。

“13、针对辩护人和被告的发言,游涛敲法槌的声音过大,估计达到200分贝以上(与小爆竹的声音相当)。两辩护人先后提出法槌的声音影响健康,造成心悸,请求敲声小一些、文明一些,敲法槌声音大小应当顾及参加庭审多数人的感受,不能简单以敲锤人自己的好恶为标准。游涛不予理睬,认为法槌敲的声音大小是审判长的权力。依我的观察,游涛的听力并无障碍,敲得如此震耳欲聋,其目的无非是显示其‘威严’,‘吓唬’辩护人和梁波,干扰辩护心态。但这种行为恰恰说明游涛的庭审素质低下和心虚!

“14、目无法纪,态度蛮横。针对游涛以上一系列连续的严重违法行为,两辩护人多次提出异议并要求其纠正。游涛说法庭就得听从审判长的指挥。辩护人说审判长的主持应当依法,法律没有授予审判长任意或违法主持庭审的权利,他上述主持庭审的行为是滥用职权。游不予理睬,仍我行我素。”

*****

这就是发生在中国首都、对法轮功学员的“公开庭审”的真实面目。

这样的公开是公开吗?为什么不敢让公众去旁听呢?由大法庭换成小法庭,并且前排还以安全为由拒绝坐人,连被非法审判者的母亲和丈夫都不能进去,不就是怕人知道他们“公开庭审”的真相吗?北京犹如此,更遑论地方法庭了。

法庭上的种种表演,令对法轮功无甚了解的局外人都看不下去。这才是他们尽最大努力不让公众来旁听的实质。

梁波丈夫的同事是一个正义的人士。我们从他的自述中看到他的公正和正派。他虽说只是仅能旁听的两个人中的一个,听到的也只是一起案件,但是他的自述从一个独特的侧面向世人展示了中共对法轮功迫害的彻底非法性。

我们希望帮助更多的人了解这些真实情况,不被中共宣传下的漂亮外表所蒙蔽。中共掩盖迫害的实质就是害怕更多的人知道迫害的真相。当更多人明白了法轮功的真相时,中共的欺骗就再也蛊惑不了人心了,它对法轮功的迫害必然破产。越来越多的世人站出来公开为法轮功说话,同样是中共最害怕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26/230158.html

2010-09-18: 北京海淀区法院陷害梁波 庭长滥用职权
二零一零年九月八日九时三十分,北京海淀区法院对中央民族大学文传学院教师、法轮功学员梁波女士非法庭审。

梁波女士于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日被海淀分局警察绑架,恶警董永平对她进行野蛮殴打、谩骂侮辱,不让她睡觉,强迫穿号服,强迫剪头,并对她拳脚相加,一百五十多斤的董永平还丧心病狂地坐到梁波胸部折磨她,用左腿压梁波胸部,导致她胸腔软骨断裂出血。

在九月八日的所谓公开庭审过程中,梁波的家人和亲友目睹中共所谓“法治”的黑暗,以前都没有想到、别人说都不信的,现在他们亲眼看到了。梁波丈夫的一位同事旁听了整个庭审过程,他认为北京海淀区法院法庭庭长游涛在整个庭审过程中滥用职权,并在十四个方面执法不公或违法,以下是他的见证:

我是梁波丈夫薛孟春的同事,我本人和梁波不熟,也没有任何宗教信仰,得知梁波案二零一零年九月八日上午九点半在海淀区法院第三法庭公开审理,出于对此案的好奇,决定去旁听。

九月八日上午九点半前,我和包括梁波母亲、丈夫在内的梁波的亲友共十余人经过海淀区法院的安检来到第三法庭等待。十点了法官的助手才来通知调到第七法庭,直到十点多才允许我们旁听的人都进入了法庭,并说只能允许两个人旁听,我们提出异议,审判长游涛一看到我们这些人立马就发飙,黑着脸对我们大声吼:“坐不下,只允许两人旁听,其余的人都给我出去!”当时后排四个座位有两个已经被两个不明身份的年轻人占据,前排八个座位空着,游涛不让旁听者坐,说是为了安全,旁听席就是给旁听人坐的,我们要求站着听他也不允许,叫来几个法警把大家赶出法庭,梁波的母亲和丈夫都被赶出去了。这个案子事先已经公布是公开审理,一开始公民的旁听权就被粗暴的剥夺,因为我已经坐在后排的座位上,就旁听了当天的开庭。审判长游涛在主持梁波案当天的审理中,整个过程专横跋扈,藐视法律,滥用职权,非法限制梁波和辩护人的辩护权,明显的不公平,令人震惊,听说他还是刑庭的庭长,真是不敢相信。我亲眼所见游涛庭审中的一系列违法、不公、刁难行为:

1、通知九点半开庭,拖到十点多,法庭也从较大的第三法庭调到小的第七法庭,拖延开庭的目的是调换小法庭限制旁听人数。

2、开庭前,叫来法警将大部份已经进入法庭参加旁听包括梁波母亲在内的梁波亲友八人驱逐出法庭,只允许两人旁听(我是其中之一),梁波的母亲和丈夫都未能参加旁听,把法庭旁听席前排八个座位全空着,理由是为了安全。这个理由不能成立:旁听人进法院时都经过安检,法庭里安排了三个人高马大的法警,旁听席前面有栏杆,不存在所谓的安全问题,游涛非法剥夺公民的旁听权。旁听人和辩护人提出意见,游涛不予理睬。我们去海淀区法院的纪检委投诉了游涛,也未能解决。

3、游涛没有依法在开庭三日以前先期公布梁波案由、被告人姓名、开庭时间和地点。

4、庭审中,辩护人多次强烈要求依法向被告人梁波发问,以便法庭查清案情,游涛拒绝,非法剥夺辩护人的依法讯问被告人的权利,也剥夺了梁波在辩护人的引导下向法庭陈述案件事实的权利,限制辩护人的辩护权利。

5、因游涛非法剥夺了辩护人向被告人梁波发问的权利,以及法槌敲得太响,不尊重他人,辩护人多次强烈要求其改正遭游涛训斥,程海律师口头请求出庭投诉他并申请游涛回避,游涛拒绝。

6、不要求控方证人出庭作证,辩护人提出后不予认可。

7、公诉人宣读的讯问笔录、证人证言、勘察报告等证据,辩护人要求查看和核对证据原件,游涛大部份情况下不同意。这是严重偏袒,不公平。

8、控方的最主要证据,是从梁波身上和家中搜出的光盘、书籍、宣传标贴等实物,一概没有在法庭出示、播放,经辩护人要求依法出示、播放,游涛不予理睬。当梁波提出控方很多证据是捏造,无事实根据,随身携带的女用包不可能装得下五十多片光碟和二十多本书,要求控方出示包和光碟和书籍,游涛没有向控方提出出示证据。而当辩护人出示录音证据,游涛法官步步紧逼要求出示原始录音,辩护人表示原始录音是手机,且已经下载到电脑里,法官要求出示电脑。对于控辩双方证据的采纳,游涛法官表现出严重偏袒和不公平。控方证据没有当庭出示,证人没有出庭,难以判断证据合法性和证词的真实性,游涛作为主审法官,严重偏袒控方,怀疑他在审前已经和控方达成一致,无论辩方如何辩护都要强行判决当事人有罪,这违背了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的基本法律常理。

9、限制辩护人发表起诉梁波涉嫌犯罪无法律依据的辩护意见,两次休庭把我们旁听的人和梁波赶出法庭。

10、强迫两个辩护人调换座位,第一辩护人提出自己材料多,换座位后桌面太小材料放不下,游涛坚持自己的无理刁难,致使第一辩护人的材料只能放在书记员桌上。游涛的恶劣刁难由此可见一斑。

11、游涛质问梁波:你到民族大学带了几张光盘(之前梁波已陈述没带光盘),辩护人严肃指出这是违法的诱导性发问,请游涛注意,游涛说如何发问是审判长的权利,不予理睬。态度蛮横无理。

12、被告人梁波最后陈述刚说了半分钟就被游涛粗暴打断不让再说,限制被告人的自我辩护权,藐视法律。

13、针对辩护人和被告的发言,游涛敲法槌的声音过大,估计达到200分贝以上(与小爆竹的声音相当),两辩护人先后提出法槌的声音影响健康,造成心悸,请求敲声小一些、文明一些,敲法槌声音大小应当顾及参加庭审多数人的感受,不能简单以敲锤人自己的好恶为标准,游涛不予理睬,认为法槌敲的声音大小是审判长的权力,依我的观察,游涛的听力并无障碍,敲得如此震耳欲聋,其目的无非是显示其“威严”,“吓唬”辩护人和梁波,干扰辩护心态。但这种行为恰恰说明游涛的庭审素质低下和心虚!!!

14、目无法纪,态度蛮横。针对游涛以上一系列连续的严重违法行为,两辩护人多次异议并要求其纠正,游涛说法庭就得听从审判长的指挥,辩护人说审判长的主持应当依法,法律没有授予审判长任意或违法主持庭审的权利,他上述主持庭审的行为是滥用职权,游不予理睬,仍我行我素。

法官应当是执行宪法法律的模范,公平公正,作为审判长的游涛,明知法律的明确规定而故意违反,辩护人建议和强烈抗议后仍不改正,严重破坏诸多法律的正确实施,滥用职权、粗暴干涉和限制辩护人的辩护权。

我旁听了游涛法官主持的庭审,整个过程令我十分震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18/229798.html

2010-09-11: 构陷大学女教师 北京海淀区法院践踏法律
二零一零年九月八日九时三十分,北京海淀区法院第三法庭对中央民族大学女教师梁波进行非法公开庭审。法院原定九点三十分开庭,为了阻止梁波的家人及亲友旁听,一直拖延到十点二十多才开时所谓的“庭审”,却让检察院安排两位“假家属“旁听。
在这次庭审过程中,梁波的家人和亲友目睹中共所谓“法治”的黑暗,以前都没有想到、别人说都不信的,现在他们亲眼看到了。几乎所有的人都感叹: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中共向来都是以欺骗和谎言掩盖自己的罪行,是说一套、做一套的畏光症患者,最怕的就是被大家了解真相,所以拼命阻止知情人旁听!

梁波是中央民族大学文传学院女教师,于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日被海淀分局警察绑架,恶警董永平对她进行野蛮殴打、谩骂侮辱,不让她睡觉,强迫穿号服,强迫剪头,并对她拳脚相加,一百五十多斤的董永平还丧心病狂的坐到梁波胸部折磨她,用左腿压梁波胸部,导致她胸腔软骨断裂出血。

梁波的家人和亲属一行二十多人来到海淀法院,除一位律师成功办理旁听证外,其他人都不给办理,让直接找法官安排。九点三十分法院没有按时开庭;九点四十,来人说是看守所路远人还没来;到十点多法院突然说第三法庭有外事开庭,临时变更到小法庭第七法庭开庭,只可坐十个人、不许进去旁听(第三法庭可座三十二人)。

第七法庭后排有四个座位,前排有六个座位。法院先安排了两个年轻人坐在后排的旁听席上,却以前排不能坐人拒绝亲友旁听。当质问为什么,法院说是法警的座,梁波的家人及亲属都要求没有座位站着听,所谓的“法官”游涛大声吆喝说你们都出去,不然我们采取措施对你们不利等语言威胁,并指使法警对家人和亲友强行驱赶,梁波的母亲也被强行推出。

经过据理力争,并向纪检投诉,只有两位亲友进去旁听,梁波的母亲、丈夫均未能进去旁听,有六个法警站在法庭门口守护。没进去的人继续投诉,他们以领导不在拖延时间阻挠亲友旁听到开庭结束。直到十点二十多才开庭,中共对自己制定的时间和开庭地点都不遵守,无视法律,践踏法律,欺骗当事人及其家属,是典型的流氓行为。游涛的行为严重违反宪法赋予公民的旁听权。

辩护律师是李苏滨、陈海。法院不许律师提法轮功,一涉及到这方面的问题,游涛就用锤猛敲桌子。公诉人却以梁波包里有二十本书,十多张光盘捏造事实诬陷梁波

当律师要求公诉人出示梁波所用的包时公诉人却把话题叉开,游涛也不要求对方出示。

公诉人以梁波利用××破坏法律实施一案时,律师提出请出示法轮功是××的法律条文,游涛猛击法锤声音非常大。厅外声音都很大,律师提出请法官请不要用力敲打,这样非常不文明,且影响他人的心身健康。游涛却以律师身体有心脏病叫他离开法庭,等无理要求。最后法院要求休庭。

在休庭时,法院安排那两个旁听的人出来,(开庭时他却以梁波的丈夫为名进行旁听),梁波的丈夫质问这两个人为什么要以梁波的丈夫为名旁听,谁叫你这么做的,他却说是检察院这么说的,梁波丈夫当面揭露他们的特务身份时,两个特务气急败坏的灰溜溜地跑了,第二次休整开庭他们从后门进去了。随后法警又以查看证件为由叫他们从后门走了。开庭当公诉人提出说梁波所做的事时律师要求提供证据,游涛却打断律师的要求,当律师提出公诉人伪造假证据诬陷梁波,公诉人要求出具证据游涛要求律师出具证据。梁波在阐述自己修炼法轮功给自己带来的身心健康等好处,游涛制止梁波不叫说,律师强有力的辩护使法庭休庭三次合议,一直开到十二点二十分才结束,法庭最后没有当庭宣布判决,于下午十二点二十分点左右草草收场。

游涛拿宪法当儿戏,对人民、对社会不负责任的流氓行为,严重的妨碍司法公正。梁波的律师已向纪检委投诉游涛的违法行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11/229483.html

2010-09-04:大学女教师遭恶警暴殴 胸腔软骨断裂(图)
中央民族大学文传学院女教师梁波在五月份被海淀分局警察绑架后,一直遭到非人折磨,导致胸腔软骨断裂出血,多次休克,一度失去行走能力。日前,海淀法院定于二零一零年九月八日对她进行非法庭审。

梁波于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日被海淀分局警察绑架,恶警董永平对她进行野蛮殴打、谩骂侮辱,不让她睡觉,强迫穿号服,强迫剪头,并对她拳脚相加,一百五十多斤的董永平还丧心病狂的坐到梁波胸部折磨她,用左腿压梁波胸部,导致梁波胸腔软骨断裂出血。
在海淀区看守所,梁波还遭到狱警及狱警指使的其他犯人长期殴打、虐待、侮辱,导致她多次休克,双腿神经损伤不能行走,一度失去行走能力。

海淀法院定于二零一零年九月八日上午九时三十分在第三法庭对梁波非法庭审。家人给梁波请了律师,海淀看守所却百般阻扰,趁梁波不在或在医院等欺骗手段阻止律师会见梁波。经过律师多次努力交涉,海淀看守所很不情愿地安排了会见于八月二十三日才第一次见到了梁波。海淀看守所阻扰会见的原因是梁波在看守所多次受虐待、殴打侮辱体罚等手段折磨,她迫害的遍体鳞伤。
梁波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一九九八年硕士研究生毕业后在民族大学中文系任教。她对学生细致耐心的呵护和在讲台上的风采让学生至今难忘。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江罗犯罪集团发动了对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群体的全面迫害。一九九九年九月,梁波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被学校取消了班主任资格,随后又被剥夺了讲课的权利,不许晋升职称,不安排工作,校方经常派人以“谈话”、“做思想工作”为由骚扰,派保安24小时贴身跟踪监控。有一次,一保安居然在大白天,趴在窗户上向屋内窥视。

二零零三年,梁波被海南国安绑架。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梁波发现怀孕,久不露面的校方、系方为协助继续迫害,多次派人带领校医院、街道等一干人马,轮番上阵、软硬兼施,企图逼已经怀孕四个多月的梁波引产,遭梁波和家属严辞拒绝方才作罢。

从二零零四年八月开始,民族大学非法停发了梁波的工资,取消一切福利待遇,校后勤管理处还要强行收回校内公寓房,至今梁波都没有收到校方关于开除的正式文件。

二零零九年五月十八日,梁波到学院查看校方声称将自己开除的正式文件,几分钟后,万寿寺派出所派三名警察将她绑架到海淀看守所,预谋非法判刑。梁波在派出所和看守所绝食14天,其间遭到恶警每天两次野蛮强制的插管灌食,三次被送到999急救中心抢救,后生命垂危,恶警才让家人将她接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4/229215.html

2010-06-01: 中央民族大学女教师梁波再次被警察劫持
中央民族大学文传学院女教师,目前梁波被非法关押在海定看守所。梁波2009年5月18日在民族大学文传学院遭绑架后,绝食抵制迫害,生命垂危被家人接回。2010年5月20日海淀分局声称叫梁波去分局结案,梁波拒绝,海淀分局强行闯入梁波家,非法抄家后暴力胁迫绑架了她,图谋对她批捕、判刑。

梁波,品行端正,为人正直善良。由于她再次遭中共当局人员劫持,现在家里有两个孩子没人照顾,丈夫常人对中共邪党绑架妻子感到很无奈。因梁波坚持修炼法轮功、提高自己的道德境界,一家人长期遭到中共邪党各级人员的骚扰和迫害。

一、被剥夺讲课权利

梁波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1998年硕士研究生毕业后在民族大学中文系任教。她热爱教师职业,热爱学生,时时以法轮大法“真、善、忍”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做个好人,做个好老师。在短暂的与学生相处的时光里,她承担了两个班的班主任工作和新闻教学工作,她对学生细致耐心的呵护和在讲台上的风采让学生至今难忘。

1999年7月22日,江罗犯罪集团为一己之私,出于小人的妒嫉,悍然发动了对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群体的全面镇压,中共利用所有的国家暴力机器和舆论宣传工具,对法轮功抹黑、诽谤、压制、构陷、打击。中央民族大学为中共暴政作秀、为其统治服务,一直追随邪党,除了利用所谓专家名流为镇压造势,抹黑大法、毒害全校师生,同时还违背《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教师法》有关规章和《国际人权公约》有关规定,不仅不保护本校无辜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反而助纣为虐,积极参与迫害。

1999年9月,梁波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被学校取消了班主任资格,随后又被剥夺了讲课的权利,不许晋升职称,不安排工作,校方经常派人以“谈话”、“做思想工作”为由骚扰,派保安24小时贴身跟踪监控。有一次,一保安居然在大白天,趴在窗户上向屋内窥视。

二、遭秘密绑架

2003年,梁波被海南国安非法绑架后失踪多日,家人忧心如焚,多次向学校询问,校方明知内情却拒不告知家属。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梁波发现怀孕,久不露面的校方为协助继续迫害,校系多次派人带领校医院、街道等一干人马,轮番上阵、软硬兼施,在梁波已经怀孕4个多月、且丈夫等家人都不在的情况下,要求梁波引产,被本人和家属严辞拒绝方才作罢。

从2004年8月开始,民族大学停发了梁波的工资,取消一切福利待遇,校后勤管理处还要强行收回校内公寓房,副处长谭家健曾派人深夜收房,还蛮横无理地将在房内居住的人打伤。谭说学校已经作出开除决定。但是,梁波多次致电、亲往学校多个相关部门询问此事,各部门互相推诿,人事处朴承权还曾口出恶言相威胁,至今梁波都没有收到校方关于开除的正式文件。

三、公开绑架

2009年5月18日,梁波来学院查看校方声称将自己开除的正式文件。文传学院书记柳春旭在翻看了一些卷宗之后也说找不到这份文件,还说她已经给保卫处打了电话。梁波此前去过校人事处,工作人员说这份文件在文传学院。几分钟后,3名身穿便装、自称是派出所警察的人要梁波到万寿寺派出所“谈话”。梁波表示自己只是来学校查看文件,没有必要去派出所。来人随即凶相毕露,扬言“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当天,梁波被连夜送到海淀看守所企图进一步加害,预谋非法判刑。她没有畏惧,坚决抵制这几近疯狂的、不可理喻的迫害行为。她在派出所和看守所绝食14天,其间遭到每天两次野蛮强制的插管灌食,3次被送到999急救中心抢救,身体极度虚弱,生命垂危,后被家人接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6/1/224689.html

2009-07-15: 海外校园大法福音广传 大陆校园中共迫害频生
书香之地 罪恶频生

在海峡对岸的中国大陆却是天壤之别的世界。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起,中共对于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采取抄家、罚款、恐吓、绑架、关押、株连、强制洗脑、酷刑、精神病药物摧残等非法手段进行残酷迫害。成千上万遍布全国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关押,被迫害致伤残、失学、失业、流离失所、家破人亡。原是育英才的学园净地也被变成助纣为虐的帮凶。

* 教师被绑架、开除、扣发工资

中央民族大学文传学院女教师梁波,为人正直善良,品行端正,她于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九八年硕士研究生毕业后在民族大学中文系任教。梁波热爱教学,时时以真、善、忍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在短暂的与学生相处的时光里,她承担了两个班的班主任工作和新闻教学工作,对学生细致耐心的呵护和在讲台上的风采让学生感动难忘。可是她因为修炼法轮功被停工资,取消一切福利待遇,校后勤管理处还要强行收回校内公寓房,副处长谭家健曾派人深夜收房,还蛮横无理地将在房内居住的人打伤,声称学校已经作出开除决定。二零零九年五月十八日,梁波到学院查看校方声称将自己开除的正式文档,校方勾结北京万寿寺派出所员警,在校园内对她进行黑帮式的绑架。

天津市大法弟子张润梅具南开大学硕士学位,毕业后留校任教,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大法,九九年“七二零”后被南开大学所属学院以其不放弃信仰为由予以开除。

白城铁路第一小学教师李杨波修炼法轮功不久,罹患长达五年的慢性再生障碍性贫血病消失了。他到单位办事时,将自己的切身感受讲给同事,并发给他们真相传单,被一同事举报给学校的书记樊秀英。樊秀英和校长隋宪红一起胁迫李杨波写所谓“决裂”,并恐吓说“不写就把你报到教育局去。”因未得逞执意扣发李杨波的工资。

* 优秀教师被迫无家可归

山东青年艺术家周宁,一九九四年毕业于山东艺术学院设计系后,被分配到位于山东济南的山东省特殊教育中专,从事该校聋人工艺美术专业的教学工作,也是该校工艺美术专业的创建者之一,原任该校教务处主任。由于善于发现学生们的潜能,讲课时丰富的手语表达,活跃的课堂氛围,深受学生喜爱。尤其是一九九五年他修炼了法轮大法之后,他变得更加无私、睿智,教学中思路变的异常开阔,是位学校职工以及师生所敬重的优秀教师。

一九九九年十月,他们夫妇二人踏上了去北京证实大法的征程。他们到达北京的当天晚上,夫妻二人失散,八天后,周宁在北京信访局被济南市公安非法抓捕,带回济南后非法关押在设在济南市市中区七贤镇招待所内的洗脑班,半个月后才将他放回家。从那时起,该校就停止了周宁的一切工作,限制周宁夫妇俩的行动,连出校门都要请示汇报。

二零零零年春节临近之际,学校个别负责人为自己能过一个“安稳年”,配合济南市中区“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和公安,再一次绑架了周宁,并进行了非法抄家。就这样,周宁在妻子萧义霞怀孕七个多月时,被非法关进了济南刘长山看守所;学校又非法每天派人到周宁的家中监视萧义霞的举动,给怀孕的萧义霞精神上制造了巨大的压力。周宁从刘长山看守所出来后,回到了潍坊父母的家中,由父母监视居住。从那时起,学校停发了周宁的工资,长达七年之久。

在潍坊监视居住即将期满时,学校看周宁丝毫没有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紧跟着又配合“六一零”组织抓捕周宁,被周宁识破后走脱。之后,学校多次配合“六一零”组织,出人出车,去潍坊、青岛等地抓捕周宁,迫使周宁离开了父母、妻子、儿子,从此被迫过上了流离失所的生活。一位优秀的艺术家被断送了,美满家庭也因此而支离破碎,更令人扼腕的是莘莘学子失去了一位优良教师的教导。

* 校园沦为迫害工具 摧残人性

校园助纣为虐的迫害手段与斑斑劣迹罄竹难书,单看华南理工大学一些官员,特别是负责政法工作的官员及保卫处人员,大搞“假、恶、斗”,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行径,就令人发指。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华南理工大学至少有六百名以上师生修炼过法轮功,按照“真善忍”修心性提高道德品质,教职工兢兢业业做好本职工作,学生刻苦好学,人人身心受益,为家庭国家节约大笔医疗费用。该校食品学院院长、法轮功学员高大维的领导班子团结协作,科研教学成绩卓著,九七年被评为广东省唯一的一个高校系统的先进单位。惟自校方迎合中共无理迫害法轮功后,一名副校长自九九年七二零后失踪一直下落不明,著名化学专家邓颂九、物理系副教授陈干箴,还有多位老教授,都因修炼法轮功被迫害,身心遭严重摧残,相继含冤离世。

可悲的是国家教育也沦为迫害工具,中共教育部于二零零一年二月一日通知并且要求全国各级各类学校组织开展攻击法轮功的签名活动,在全国教育系统首先推行“百万人签名”运动,以此来毒害数以亿计的未成年学生。有的学生不签名,班主任连拉带拽,威逼利诱,逼迫学生签名,否则将开除学籍。

华南理工大学的相关人员还对拒绝参与攻击法轮功和不放弃法轮功修炼的师生进行迫害。有的教职工被开除,被非法监禁,学生被开除学籍、不准升学、不准毕业,将法轮功学员强制送各类“转化班”洗脑。所谓的“转化班”实际上是中共镇压法轮功运动中设立的准集中营。在这里,剥夺法轮功学员人身自由,强制甚至暴力洗脑,不“转化”(放弃信仰)即送入劳教所、监狱。单在这波运动中,华南理工大学就至少有近十名在职的法轮功学员被送进广东三水洗脑班进行迫害,此外还有的被劳教、开除公职、学籍。

* 严密监控,限制人身自由

华南理工大学更以名利诱惑,如提拔当系主任,恢复工作,不再扣发退休金和住房,以此利诱学员放弃修炼,更多的学员遭到恐吓、威胁,逼迫他们上交法轮功书籍。校园生活区、公共场所到处都装有监控器摄像头,保卫处的人透露,每三十米就有一个摄像头,几乎每个坚持修炼法轮功的学员住家附近或门口都装有监控器,实行二十四小时严密监控。此外,还进行电话监听、窃听、录音。曾经有法轮功学员和外单位的法轮功学员在华工大校园见面,马上就被发现并受到警告。

华工大保卫处甚至利用学员住宅旁的其他邻居住户监控学员,发展了一批所谓的“信息情报员”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有的法轮功学员家中来的客人都受到监视,亲朋好友不敢正常往来。学校各班级都发展了一批学生做所谓的“信息情报员”,监视学生的日常行为。对那些突破网络封锁登陆被中共禁止的海外网站、公开谈论法轮功真相的学生,一经发现随时被举报。

* 连坐与株连迫害 身心俱疲

华工大有相当部份修炼了法轮功的学员由于家人的强烈反对、严密监视,被迫放弃了对“真善忍”的信仰。有的法轮功学员被迫离婚;年轻未婚的法轮功学员热恋中的朋友,怕受到牵连只好忍痛分手。有些男女青年,为了自己或家庭的政治前程不受这场政治运动的影响,而与父母炼法轮功的朋友断绝往来。

为了生存与利益,有的学员的家人担心受牵累也成为专政的对象,以“不参与政治”为借口主动接受中共灌输各种歪理邪说的洗脑,跨越道德底线而违心表态,甚至自觉或不自觉地充当迫害工具,几年来法轮功学员的亲人的背叛、告密、反目、揭发现象,时有发生。学员之间正常交往,打电话也被家人截断,甚至被举报。如学员李金桔的丈夫听信中共谎言,对凡是与李金桔来往的学员,一律举报到派出所、保卫处,还限制李的正常活动,跟踪,贴身监控。华工大迫害者经常制造学员家人之间的矛盾,挑拨是非,给学员造成身心伤害。

沈阳电力学校教师李桂贤,从事教学工作认真负责,被评为优秀教师。并被辽宁工贸学校聘请,成为该校电子专业的外聘教师。她于二零零四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后使李桂贤身心受益,熟悉她的人都说李桂贤变得善良谦和,都愿意和她交往。二零零九年六月四日,李桂贤在辽宁工贸学校课堂上给学生讲法轮功真相时,被“学生”录影并恶意举报,辽宁工贸学校遂非法解聘了李桂贤。六月八日,沈阳市公安局警察闯入李桂贤家,绑架了李桂贤并非法抄家,抢走了法轮功书籍、资料等私人财物。目前沈阳市公安局现已将所谓“案卷”转至大东区伪检察院,欲非法起诉、判刑。

一位学生的心声与问号

一名河北省秦皇岛市高级技工学校的学生投书表达心声:

“ 前一阵本校的化智凯老师因修炼法轮功被绑架,张晓杰老师也因给我们讲法轮功的真相被学校停课了。其实我早就从一些法轮功的真相资料上知道了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是与人为善的,是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人的,从教师平时的言传身教中我看到了他们确实是在按照这个标准做人,而且他们在课堂上也在教我们如何做一个真正的好人,我非常佩服他们的勇气和为坚持真理、坚忍不拔的精神。可是为什么现在做好人会被抓、说真话要被停止工作?为什么现在好坏不分、黑白颠倒、拿着谬误当真理宣说的人会成为人上人?人们善良的本性哪儿去了?”

这位学生在投诉文章中问道:“教师被人称为‘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身兼教书育人的责任,父母把我们送到学校是希望我们能学到更多的知识,能够做一个诚实、善良的人。如果所有的学校都像技校这样不让人说真话、不让人做好人那我们到这儿来干什么来了?又有多少家长愿意把孩子送到这样的学校来呢?我们一年要交那么多的学费,那些都是父母辛辛苦苦挣来的,我的父母都下岗了,为了给我攒学费妈妈在给别人看孩子,爸爸每天去摆摊修理自行车非常辛苦。而我在学校又学到了什么呢?我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我的父母。而且我们以后面临就业,要接触社会上各种各样的人,我真不知道我该以什么样的心态去面对这个复杂的社会。说真话、做好人被打压,不说真话又违背良心、道义,我真的很矛盾,真的很矛盾。”

这样扭曲颠倒的校园教育,又有谁能解开这些个矛盾呢!

为什么法轮大法在世界各地的校园中广受师生们热爱,他们可以修炼身心,而同样的好功法在中共统治下的中国校园中却受到迫害,师生们不能自由的炼功和学习《转法轮》呢?!是因为中共惧怕“真、善、忍”。那么,只有解体中共,才能停止迫害,我们的师生们才能恭受法轮大法的无边福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7/15/204612.html

2009-06-29: 中央民族大学女教师在校园遭绑架
2009年5月18日,中央民族大学的校园内一如往常,谁都不会想到,在这个全国知名的高等学府,校方勾结北京万寿寺派出所警察绑架前来查看文件的女教师。

这天上午9时许,民族大学文传学院办公室,在该校文传学院任教(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的女教师梁波来学院查看校方声称将自己开除的正式文件。文传学院书记柳春旭在翻看了一些卷宗之后也说找不到这份文件,还说她已经给保卫处打了电话。梁波此前去过校人事处,工作人员说这份文件在文传学院。

几分钟后,3名身穿便装、自称是派出所警察的人要梁波到万寿寺派出所“谈话”。梁波表示自己只是来学校查看文件,没有必要去派出所。来人随即凶相毕露,扬言“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他们在没有出示任何法律手续、没有任何合法理由的情况下,不由分说,强行实施了黑帮式的绑架。

41岁的文弱女教师,就这样在她热爱过的、生活过的、奉献过智慧和心血的大学校园内,被自己的学校和警察在光天化日之下以暴力胁迫绑架!梁波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一直遭到校方配合中共的迫害。

当天,梁波被连夜送到海淀看守所企图进一步加害,预谋非法判刑。她没有畏惧,坚决抵制这几近疯狂的、不可理喻的迫害行为。她在派出所和看守所绝食14天,其间遭到每天两次野蛮强制的插管灌食,3次被送到999急救中心抢救,身体极度虚弱,生命垂危,后被家人接回。

从 2004年8月开始,民族大学停发了梁波的工资,取消一切福利待遇,校后勤管理处还要强行收回校内公寓房,副处长谭家健曾派人深夜收房,还蛮横无理地将在房内居住的人打伤。谭说学校已经作出开除决定。但是,梁波多次致电、亲往学校多个相关部门询问此事,各部门互相推诿,人事处朴承权还曾口出恶言相威胁,至今梁波都没有收到校方关于开除的正式文件。

梁波,品行端正,为人正直善良。她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1998年硕士研究生毕业后在民族大学中文系任教。她热爱教师职业,热爱学生,时时以真、善、忍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做个好人,做个好老师。在短暂的与学生相处的时光里,她承担了两个班的班主任工作和新闻教学工作,她对学生细致耐心的呵护和在讲台上的风采让学生至今难忘。

1999年7月22日,江罗犯罪集团为一己之私,出于小人的妒嫉,悍然发动了对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群体的全面镇压,中共利用所有的国家暴力机器和舆论宣传工具,对法轮功抹黑、诽谤、压制、构陷、打击。中央民族大学为中共暴政作秀、为其统治服务,一直追随邪党,除了利用所谓专家名流为镇压造势,抹黑大法、毒害全校师生,同时还违背《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教师法》有关规章和《国际人权公约》有关规定,不仅不保护本校无辜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反而助纣为虐,积极参与迫害。

1999年9月,梁波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被学校取消了班主任资格,随后又被剥夺了讲课的权利,不许晋升职称,不安排工作,校方经常派员以“谈话”、“做思想工作”为由骚扰,派保安24小时贴身跟踪监控。有一次,一保安居然在大白天,趴在窗户上向屋内窥视。

2003 年,梁波被海南国安非法绑架后失踪多日,家人忧心如焚,多次向学校询问,校方明知内情却拒不告知家属。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梁波发现怀孕,久不露面的校方为协助继续迫害,校系多次派人带领校医院、街道等一干人马,轮番上阵、软硬兼施,在梁波已经怀孕4个多月、且丈夫等家人都不在的情况下,要求梁波引产,被本人和家属严词拒绝方才作罢。

梁波是中央民族大学的正式职工,校方既然宣布开除,就有将开除文件送达当事人的义务,当事人前去查看也完全属于正当要求。那么,校方有关人员为什么如此惧怕梁波查看这份文件?对于做好人的梁波,你们“经济上截断”,还要如此心狠手辣地企图“肉体上消灭”,事后还心虚地在学校散布不实之词,以掩盖自己不能见光的丑行。如此面目,不仅有辱高等学府的斯文,同时也触犯了国家的相关法律,侵犯了公民的人权,所有参与迫害者和责任人一定会在不远的将来接受法律的正义严惩!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6/29/203584.html

2009-06-05: 中央民族大学恶党人员对女教师梁波的迫害
北京中央民族大学女教师梁波,从2004年8月开始,被院方停发工资,并无理收回校内公寓房。后勤管理处副处长谭家健口头说学校已经作出开除决定。2009 年5月18日上午9时许,梁波来到中央民族大学,要求查看校方将其无故开除的正式文件,却遭学院党支部书记柳春旭恶告,被非法关押到海淀区看守所迫害。

梁波坚决抵制非法关押迫害,在派出所和看守所绝食14天,期间遭到每天两次野蛮强制的插管灌食,3次被送到999急救中心抢救,身体极度虚弱,生命垂危。现已回家。

梁波,41岁,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1998年硕士研究生毕业后,在中央民族大学中文系任教(现改为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简称文传学院)。执教期间,她以热情细致的处事态度和严谨出色的业务能力在学生中树立了良好的形象和口碑。

但是,从1999年7月江罗集团开始镇压法轮功以来,中央民族大学完全为中共暴政作秀、为其统治服务,一直追随邪党迫害本校法轮功学员,梁波是被它迫害较为严重的教师之一。1999年9月,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大法,梁波被取消了班主任资格,随后又被剥夺了讲课的权利,不许晋升职称,校方经常派员以“谈话”“做思想工作”为由骚扰,派保安24小时跟踪监控,有一次,一保安居然在大白天,趴在窗户上窥视。

2003年,梁波被北京市安全局和海南省安全厅绑架,家人忧心如焚,多次向学校询问,学校明知内情却拒不告知家属,致使梁波在半年多的时间里杳无音讯,生死不明。

2004 年,梁波在再次被非法关押期间,发现怀孕。为协助国安部门继续迫害,久不露面的校方突然对本校教师表现出极大“关注”,恶党支书柳春旭带领校医院、街道等一干人马,轮番上阵、软硬兼施,在梁波已经怀孕4个多月、且丈夫等家人都不在的情况下,要求梁波引产,被本人和家属严词拒绝方才作罢。

从 2004年8月开始,中央民族大学就停发了梁波的工资,取消一切福利待遇。校后勤管理处还要强行收回分给梁波的一套校内公寓房,副处长谭家健曾派人深夜收房,还蛮横无理地将在房内居住的人打伤。谭说学校已经作出开除决定。但是,梁波至今没有收到校方关于开除的正式文件,而且开除的理由无法自圆其说。

现在,中央民族大学又因惧怕梁波要求查看文件这一正当要求,与派出所相勾结,构陷迫害法轮功学员。2009年5月18日上午,梁波来到中央民族大学,要求查看校方将其无故开除的正式文件,校人事处和文传学院互相推诿,均称找不到这份文件。梁波正在文传学院办公室等待之时,被学院党支部书记柳春旭恶意举报,随即遭到万寿寺派出所范泽公、张征等恶警绑架,当夜被送到位于海淀清河龙岗路25号的北京市海淀区看守所非法关押,并企图非法判刑。

文传学院恶党支部书记柳春旭,女,朝鲜族人,50多岁,一直追随邪党敌视法轮功,去年遭恶报,身患肝癌,仍然不知醒悟,刚刚手术出院,又在助恶为虐,犯下新的罪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6/5/202268.html

2001-06-14: 2001 年5月4日,甘肃大法弟子杜挺,上海大法弟子付晓红,海南大法弟子赵丽芳、范XX、梁波(怀孕七个多月),大法弟子李慧(化名)、李新(化名),山东的一对大法弟子夫妇及刚满周岁的孩子在海口市被海甸派出所强行从住的房子里抓走。他们分别被非法关押在海口第一看守所和第二看守所,有几名功友绝食抗议,现生死未卜。

中央民族大学联系资料(区号: 10)

2014-04-09: 学院办公室电话:010-68939247
中央民族大学文传学院部分老师的电话:
中央民族大学部分老师:
梁森:13621297447
林继富:15101127855
刘淑欣:13522201258
刘震:15811036517 刘震家:010-60770242
刘正发:13520440114
罗东梅:13611050057
宋旭红:13436817118/13611366152
孙建军:13801377603
汤洁:13621060994(我的辅导员)
王卫华:13621091083(我的班导师)
王晓英:13671353596
王秀琳:13522515405
翟燕:13264164885
张玉刚:13910529916
朱宝生:13801017152
曹立波:13611365007
陈允锋:15901223519
程刚:13901196350
韩琳:13691433573
何春环:13366938468
黄鸣:13426484688
冷霜:13671234197
蓝旭:13263326902
李静:13661073963
赵丽芳:1370102646

其他学院:
李泽然:13717676389
刘然:13488659607
彭健:13720003185
覃筱燕:13522022641
王金磊:13683366213
敖特根:13439209297
夏仕武:13683507715
杨宗丽:13911754787

2009-06-29:
中央民族大学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27号 邮编:100081
党委书记:鄂义太 010-68938890 (办)
校长、党委副书记:陈理 010-68932280 (办)
党委常委、副校长:任中夏 010-68932938 (办)
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李东光 010-68932646 (办)
党委常委、副校长:马文喜 010-68932358 (办)
副校长:严月明 010-68932408 (办)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10)

2014-03-04:
北京市海淀区清河派出所电话 010-62948550 62934169
地址 海淀区清河朱房路68号
李小军电话:13601286001

2011-01-11: 北京第二看守所(也即北京市第二看守所,是指位于北京市朝阳区豆各庄乡政府驻地的看守所)
具体地址:北京市朝阳区豆各庄乡政府驻地
邮政编码:100023
乘公交411路、753路、847路、853路到“豆各庄乡政府”站下
驾车路线:京沈高速豆各庄桥出口南行(有“北京市第二看守所”的指路标志)

海淀法院:
庭长:游涛
处长:陈雷
电话:010-62697085、010-62697361、010-62697687
海淀检察院电话:010-82644513

中央民族大学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27号 邮编:100081
党委书记:鄂义太 010-68938890 (办)
校长、党委副书记:陈理 010-68932280 (办)
党委常委、副校长:任中夏 010-68932938 (办)
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李东光 010-68932646 (办)
党委常委、副校长:马文喜 010-68932358 (办)
副校长:严月明 010-68932408 (办)
副校长:郭卫平
副校长:艾比布拉.胡贾
党委副书记:刀波
党委常委、副校长:宋敏

市局预审处 张 璐:
王宇恒:
民族大学保卫部:陈允锋:68932939 身份证号:110108195412102417 民族大学家属院
林海萍:13693321156 身份证号:152324197812092822 丰台区草桥北区欣园小区1区9-2-501
李娴霞: 68416978海淀区昌运宫1号楼3门601号身份证号:110108195108210021
杨树江:保安 13552925061号身份证号:130502198107091535
万寿路派出所电话:68419305
地址:北京海淀区广源路闸15号
张征:海淀区树村街63号 身份证号:140108197807190436
孙风鸣:
祖崴:北京海淀区广源路闸15号 身份证号:110108198003163138

海淀看守所:北京市海淀区苏家坨镇温阳路25号,邮编100194

北京市海淀区国保大队:010-82519350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 010-82519110
局长:张伟刚 010-82519110
海淀分局纪委 010-82519180
海淀分局督察 010-82519210
预审员 010-62902266转107室
督察办 82519638, 82519213,政治处 82519140, 82519529
内保处 010-82519636, 82519638, 82519216, 82519213
北京市海淀区看守所 010-62902266转3500或3582

海淀检察院 电话:010-82644513

海淀公安分局政委:许克嘉,手机13701022756 宅010-83531798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13-05-25: 曾诬陷梁波老师的中央民族大学陈允锋电话

中央民族大学曾诬陷梁波老师的恶人陈允锋的手机号码:15901223519。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