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07-13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辽宁 >> 大连 普兰店市 >> 孙福娣(孙福弟), 女, 59

孙福娣(孙福弟)
孙福弟被迫害致腹水重症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辽宁省普兰店市夹河镇兴隆堡村
个人近况: 2011年4月2日 迫害致死 (2009-06-28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9-06-28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需要继续确认的致死案例编号 2273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1-04-08: 曾遭酷刑折磨 大连孙福弟女士含冤离世
大连五十七岁的法轮功学员孙福弟,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三日在干活回家的路上被中共恶警绑架,被劫持到马三家劳教所,遭酷刑折磨,被迫害出腹水重症,劳教所才不得不于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日放她回家。孙福弟于二零一一年四月二日下午含冤离世。孙福弟曾经多次遭中共当局人员绑架、非法关押。

孙福弟,女,是大连普兰店市夹河镇兴隆堡村村民。以前她身体有多种病:坐骨神经痛、血压低、淋巴结核、气管炎、胃病、长年感冒。因是农村,经济条件不好,一有病,孙福弟就发脾气,经常和丈夫打架,长年不得安宁。一九九八年二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功后,孙福弟一身的病全部不治而愈,她按照法轮大法“真 善忍”的原则做人,孝敬父母和公婆,脾气也好了,家庭也和睦了。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功后,孙福弟因拒绝放弃信仰,多次遭到中共邪党当局人员的绑架、非法关押。
大连五十七岁的法轮功学员孙福弟,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三日在干活回家的路上被中共恶警绑架,被劫持到马三家劳教所,遭酷刑折磨,被迫害出腹水重症,劳教所才不得不于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日放她回家。孙福弟于二零一一年四月二日下午含冤离世。孙福弟曾经多次遭中共当局人员绑架、非法关押。

孙福弟,女,是大连普兰店市夹河镇兴隆堡村村民。以前她身体有多种病:坐骨神经痛、血压低、淋巴结核、气管炎、胃病、长年感冒。因是农村,经济条件不好,一有病,孙福弟就发脾气,经常和丈夫打架,长年不得安宁。一九九八年二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功后,孙福弟一身的病全部不治而愈,她按照法轮大法“真 善忍”的原则做人,孝敬父母和公婆,脾气也好了,家庭也和睦了。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功后,孙福弟因拒绝放弃信仰,多次遭到中共邪党当局人员的绑架、非法关押。
再次被绑架劳教迫害含冤离世

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三日上午,孙福弟在山上耪地,在回家的路上,村长王选福领开发区哈尔滨路派出所一帮穿便衣的警察,强行跟孙福弟到家中,要非法搜查,孙福弟说没有钥匙,他们就把钥匙找出来了强行打开门,开始抄家,把孙福弟的私人物品:法轮功师父的讲法带、电脑、打印机、刻录机、光盘、纸张、墨水、U盘、MP3、小CD机等全部抄空。

中午恶警把孙福弟绑架到开发区哈尔滨派出所,下午把她劫持到姚家看守所。在姚家看守所,孙福弟被非法关押了五十多天,不让跟家人接见。

二零零九年八月十四日,孙福弟被非法劳教二年,被劫持到沈阳马三家劳教所迫害。在马三家劳教所,孙福弟拒绝“转化”,恶警用酷刑迫害她:罚蹲、罚撅、上铐、打脸蛋子、用MP3放侮辱师父和大法的话,塞到耳朵里成天强迫孙福弟听。

二零一零年三月份,孙福弟被迫害得膀胱囊肿腹水,劳教所怕担责任,不得不于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日放她回家。直接参与迫害孙福弟的警察有:张军、张环、张卓慧、张磊 、方叶红等。

孙福弟于二零一一年四月二日下午含冤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8/曾遭酷刑折磨-大连孙福弟女士含冤离世(图)-238762.html

2011-02-28: 大连法轮功学员孙福弟遭绑架、酷刑迫害(图)
(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普兰店市夹河镇兴隆堡村法轮功学员孙福弟,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三日在干活回家的路上被中共无理绑架,后被劫持到马三家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孙福弟拒绝“转化”,遭劳教所恶警酷刑折磨,后被迫害出腹水重症,劳教所才不得不于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日放她回家。自中共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功后,孙福弟因拒绝放弃信仰,多次遭到邪党恶警的绑架、关押。


孙福弟被迫害致腹水重症



孙福弟,女,今年五十七岁,是大连普兰店市夹河镇兴隆堡村村民。以前她身体有多种病:坐骨神经、血压低、淋巴结核、气管炎、胃病、长年感冒。因是农村,经济条件不好,一有病,孙福弟就发脾气,经常和丈夫打架,长年不得安宁。一九九八年二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功后,孙福弟一身的病全部不治而愈,她按照法轮大法“真善忍”的原则做人,孝敬父母和公婆,脾气也好了,家庭也和睦了。

中共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功后,孙福弟多次遭绑架、关押。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孙福弟想去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当晚在普兰店就被抓回去,关押在当地派出所一天。二十二日晚十点多,当地派出所警察又一次把孙福弟绑架到派出所,关在一个五、六平米的一个小屋里,强迫她看谎言电视、写保证,才放孙福弟回家。

二零零零年四月十日,孙福弟在一家私人厂上班,村书记王国精、村长王选福找到工厂问孙福弟还炼不炼法轮功?孙福弟告诉他们,自己炼功后什么病都好了,她不能不炼。他们说:你要是不炼就不报派出所,你要是还炼就报派出所。孙福弟说:“炼!”第二天上午八点左右,派出所派了三、四个警察,还有政法委书记,闯到孙福弟上班的地方,把她强行拉到派出所。所长刘伟、程姓教导员、郑姓警察轮流找孙福弟“谈话”,逼孙福弟放弃法轮功。孙福弟拒绝放弃修炼。下午三点多钟,他们就把孙福弟劫持到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七十八天。

二零零一年五月十一日,孙福弟与其他法轮功学员约好到连山去,刚到连山东站,就被连山派出所警察跟上,好几个警察把他们围起来,连拖带抬,把他们绑架到派出所非法审问。下午,恶警把孙福弟的七十三岁老母亲、大舅也拉到派出所,目的是利用亲人来逼孙福弟放弃修炼,警察称如果孙福弟写了“ 保证”不炼法轮功了,就可以跟母亲回家。遭孙福弟拒绝。当晚,所长张清海手里拿着一根大电棍,恶狠狠的说“叫你炼”,就开始电孙福弟,电累了,把衣服扣解开,倒了一杯水,喝完后,又开始电孙福弟。这时姓盛的教导员手里拿着电棍上来了。他把孙福弟扳倒在地,用脚踩在孙福弟身上,两根电棍同时电孙福弟,电了很长时间才停下来,他们逼孙福弟蹲在地上,不让上厕所。期间孙福弟的双手一直被铐着。

第二天上午,市公安局来人录像,孙福弟不配合他们,把脸转到后面。姓盛的警察抓住孙福弟的头发踢她,把孙福弟头发拽掉了一撮。(当时派出所警察有三人,所长张清海,教导员姓盛,警察姓任)下午,孙福弟等人被劫持到市公安局刑警大队。警察张连群和另一姓张的警察轮流非法审问孙福弟等法轮功学员,两天两夜不让合眼,后来他们被押到看守所。七月九日,孙福弟被劫持到大连教养院非法劳教二年。

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三日上午,孙福弟在山上耪地,在回家的路上,村长王选福领开发区哈尔滨路派出所一帮穿便衣的警察,强行跟孙福弟到家中,要非法搜查,孙福弟说没有钥匙,他们就把钥匙找出来了强行打开门,开始抄家,把孙福弟的私人物品:法轮功师父的讲法带、电脑、打印机、刻录机、光盘、纸张、墨水、U盘、MP3、小CD机等全部抄空。中午恶警把孙福弟绑架到开发区哈尔滨派出所,下午把她劫持到姚家看守所。

在姚家看守所,孙福弟被非法关押了五十多天,不让跟家人接见。二零零九年八月十四日,孙福弟被非法劳教二年,被劫持到沈阳马三家劳教所迫害。在马三家劳教所,孙福弟拒绝 “转化”,恶警用酷刑迫害她:罚蹲、罚撅、上铐、打脸蛋子、用MP3放侮辱师父和大法的话,塞到耳朵里成天强迫孙福弟听。二零一零年三月份,孙福弟被迫害得膀胱囊肿腹水,劳教所怕担责任,不得不于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日放她回家。

直接参与迫害孙福弟的警察有:张军、张环、张卓慧、张磊 、方叶红等。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2/28/大连法轮功学员孙福弟遭绑架、酷刑迫害(图)-236965.html
2010-12-07: 大连村民几年来遭受的绑架和酷刑

孙福弟,女,今年五十七岁,是大连普兰店市夹河镇兴隆堡村村民。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三日,被大连市开发区工业区哈尔滨派出所伙同普兰店市公安局、夹河派出所、兴隆堡村邪党人员和恶警绑架,家中私人财产遭洗劫。二零一零年三月,孙福弟被迫害得膀胱囊肿腹水,四月二十日被放回家。

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三日上午,孙福弟在山上耪地, 将近十点孙福弟就回家。在回家的路上,就有两个人跟着她,孙福弟也没有多想,认为人家就是过路的。当孙福弟离家还有三十~四十米时,村长王选福领一帮人过来,说找孙福弟谈谈。孙福弟说有什么事就在外面说,他们说进屋说。孙福弟说没有钥匙,他们就把钥匙找出来了,(他们来过了,孙福弟老伴回家时,把钥匙放在哪,他们看到了)

打开门,这帮人就进来东看西看。孙福弟说:你们想干什么?他们说要抄家。孙福弟说:你们有抄家证吗?他们说:“现开就可以。”就开了一个,开始抄家,把孙福弟的私人物品:电脑、打印机、刻录机、光盘、纸张、墨水、U盘、MP3、小CD机等全部抄空,还有大法师父的讲法带。这帮便衣是开发区哈尔滨路派出所的。中午把孙福弟非法抓捕到开发区哈尔滨派出所,清点被抄的所有物品。下午就把孙福弟劫持到姚家看守所。

在姚家看守所,孙福弟被非法关押了五十多天,不让跟家人接见。二零零九八月十四日,孙福弟被非法劳教二年,送沈阳马三家劳教所迫害。在马三家劳教所,孙福弟不 “转化”,恶警就用酷刑迫害:罚蹲、罚撅、上铐、打脸蛋子、用MP3放侮辱师父和大法的话,塞到耳朵里成天强迫孙福弟听。

二零一零年三月份被,孙福弟被迫害得膀胱囊肿腹水,4月20日被放回家。

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警察有张军、张环、张卓慧、张垒 、方叶红等。

修大法疾病痊愈

孙福弟是九八年二月份开始修法轮功的,以前她因身体有多种病,坐骨神经、血压低、淋巴结核、气管炎、胃病,长年感冒。因是农村,经济条件不好,一有病,孙福弟就发脾气,经常和丈夫打仗。一打仗,不是孙福弟丈夫想死想活的,就是孙福弟想死想活的,长年累月不得安宁。这些病自从学法轮功后,全部消失了。而且脾气也好了,家庭也和睦了,孙福弟也能孝敬父母和公婆。

几度被关押 被酷刑折磨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打压法轮功,孙福弟想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七二零”晚在普兰店就被抓回去,关押在当地派出所,第二天中午放回家。

二十二日晚十点多,当地派出所又一次把孙福弟非法押到派出所,关在一个五、六平米的一个小屋里,第二天上午,强迫孙福弟看央视电视还强迫写保证,中午一点左右,才放孙福弟回家。

二零零零年四月十日,孙福弟在一家私人厂上班,下午五点左右,村书记王国精,村长王选福去找孙福弟,问孙福弟还炼不炼法轮功?孙福弟说:“炼。”孙福弟告诉他们,自己炼功后什么病都好了,她不能不炼。他们说:你要是不炼就不报派出所,你要是还炼就报派出所。孙福弟说:“炼。”

第二天上午八点左右,派出所来了三、四个警察,还有政法委书记,来到孙福弟上班的地方,把她强行拉到派出所。所长刘伟、程姓教导员、郑姓警察轮流找孙福弟“谈话”,让孙福弟放弃法轮功。孙福弟不放弃修炼。下午三点多钟,就把孙福弟送到市公安局,然后送市看守所,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七十八天放回。

二零零一年五月十一日,孙福弟与其他法轮功学员约好到连山去,刚到连山东站,就被连山派出所警察跟上,好几个警察就把他们围起来,叫到派出所去。孙福弟等人不配合,警察就把他们连拖带拉,抬起来弄到派出所。当时围观群众很多,然后把孙福弟等三人关押在一个屋里。后来把他们各自铐在一个屋里审问,孙福弟被铐在二楼。下午,还把孙福弟的七十三岁老母亲拉去了,还有孙福弟大舅也去了,市公安局的人也去了,他们的目的是利用亲人来逼孙福弟放弃修炼。如果孙福弟写了 “保证”,不炼了就可以跟母亲回家。但是都动摇不了孙福弟的坚定信念。

到了晚上,所长张清海手里拿着一根大电棍,一边打着火,一边问孙福弟:“国家不让炼了,你为什么还炼?”孙福弟就把自己炼功受益的事情讲给他听。所长说:叫你炼!就开始电孙福弟,电累了,出汗了把衣服扣解开,倒了一杯水,喝完后,又开始电孙福弟。这时姓盛的教导员手里拿着电棍上来了。他把孙福弟扳倒在地,用脚踩在孙福弟身上,两根电棍同时电孙福弟。电了很长时间才停下来,停下后,不让孙福弟坐着,也不让她站着,叫她蹲在地上。这时,孙福弟要求上厕所,所长不让去,叫她拉裤里,尿裤里。孙福弟的双手一直是铐着的。

第二天上午,市公安局来人录像,孙福弟不配合他们,把脸转到后面。录完后,姓盛的警察抓住孙福弟的头发,踢了孙福弟两脚,把孙福弟头发拽掉了一撮。中午把孙福弟带到一楼,孙福弟听到楼上咚咚响,明白是警察在对那位男同修施暴。这位男同修被带到一楼时,他的外衣没有穿,孙福弟问他“你的衣服呢?”他说被他们电飞了,不能穿了,(当时派出所警察有3人,所长张清海,教导员姓盛,警察姓任)。下午,把孙福弟等人劫持到市公安局,下班时,又把孙福弟等押送刑警大队。

晚上警察张连群和另一位姓张的警察轮流审问,两天两夜不让合眼,后来他们被押到看守所,晚上睡觉脱衣服发现自己身上被电得青一块紫一块的,到处是伤。有一位经济案犯人是位硕士生,她说:你可以起诉他们,打人犯法。犯人也都知道学法轮功的都是好人。孙福弟被非法劳教二年,七月九日,孙福弟被送大连教养院迫害。

一进关押大楼的门口,右侧墙上写着“相信科学,反对××”的标语,一个姓赵的大队长叫孙福弟在标语上签名,孙福弟没签,她就狠狠地打了孙福弟两个嘴巴,然后就开始搜身,把孙福弟的一块手表抢去了。临解教前,孙福弟问过好几次手表的事,一直没还给孙福弟

解教回家后,村长到孙福弟家,叫孙福弟到派出所去报到,还叫孙福弟拿两千元钱到市里办学习班。孙福弟没去。一星期找孙福弟三次,孙福弟问他:“你凭什么叫我去办班!”村长说:有文件。孙福弟说:“你把文件拿给我看看。”以后村长再没找孙福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7/大连村民几年来遭受的绑架和酷刑-233388.html

2009-09-19: 大连普兰店兴隆村孙福娣被劫持到沈阳马三家
大法弟子孙福娣被非法劳教二年,详情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9/19/208584.html

2009-07-04: 大连普兰店市夹河镇孙福弟被恶人绑架的补充情况

孙福弟,女,今年57周岁,是大连普兰店市夹河镇兴隆堡村村民。2009年6月23日上午10点左右被大连市开发区工业区哈尔滨派出所伙同普兰店市公安局、夹河派出所、兴隆堡村邪党人员和恶警(大约7—8人)绑架了孙福弟,恶警非法抄走资料和大法书籍、神韵光盘、电脑、打印机、刻录机等私人财产。

自1999年以来孙福弟被绑架三次,现被非法关押在大连市看守所,归开发区哈尔滨派出所提审。

兴隆堡村民小组长:王选义和村长:王选福(他俩是亲兄弟),自99年迫害大法以来一直狼狈为奸,充当恶党的鹰犬(因村委书记是名公司经理是挂名书记经常不在村里)他们俩干着遮天换日的勾当,欺上瞒下贪污受贿,为了在贪污这条道路上能够继续走下去,捞取资本,孙福弟三次被绑架,前两次被判教养,袁素新(音)两次被绑架并判教养与他们俩人有直接关系。

根据孙福弟被绑架这件事我打听恶党官员的一些相关的消息:今年恶党为了保证“十一”和“七二零”不出事,把大法弟子从中央到地方分省市分地区分人的监控起来,每个官员都有责任区。我打听的那个官员还郑重其事的说:“最近小心点,如果这次被抓可不是我们说了算,是上边直接过来抓人”。从这句话中足可以证明邪恶是有预谋的。听别的地区同修说他上街被不明身份人员跟踪并翻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7/4/203911.html

2009-06-30: 大连普兰店兴隆村大法弟子孙福弟6月23日被恶人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6/30/203695.html

2009-06-29: 大连普兰店市兴隆堡村大法弟子孙福娣被非法关押

2009年6月23日,辽宁大连普兰店市兴隆堡村村长王选福,带领警察绑架了当地大法弟子孙福娣,现孙福娣被非法关押在大连市南关岭教养院。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6/29/203625.html

2009-06-27: 辽宁省普兰店市夹河镇大法弟子孙福娣被绑架
2009年6月23日晚,普兰店市夹河镇兴隆堡村大法弟子孙福娣被绑架,请知详情的同修及时提供详细内容曝光邪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6/27/203500.html

大连 普兰店市联系资料(区号: 411)

2020-03-22:
南山派出所电话
13998417800姜川
83117137宋立军 所长
18341115408张良副所长
13322239577社区王闯
15566889116万德辉指导员
18341115283王军副所长
2018-08-26: 普兰店区扫黑办、政法委电话:0411-83118181

2017-12-03: 普兰店皮口镇派出所:
电话:0411-34095001
电话:0411-83400959

2016-10-12: 普兰店公安局电话:0411-83112440
政治处 0411- 83112713 , 0411- 83126865
纪委 0411- 83135666
办公室 0411- 83112440
警务保障室 0411- 83117177, 0411- 83131769
信访办 0411- 83194889
刑侦大队 0411- 83113692国保大队 0411- 83113674治安管理大队 0411- 83134692
普兰店墨盘乡派出所:0411-83440036

2016-07-03: 乐甲派出所电话:(0411)83381515

2016-07-03:
参与绑架的沙包派出所电话为0411-83370510

2016-03-26: 普兰店墨盘乡派出所:0411-83440036

2015-04-18: 大连市普兰店市丰荣派出所 所长:雒[luò]荣彬 办公室电话:0411-83112593
丰荣派出所 值班室电话:0411-83112912
普兰店公安局电话:0411-83112440
政治处 0411- 83112713 , 0411- 83126865
纪委 0411- 83135666
办公室 0411- 83112440
警务保障室 0411- 83117177, 0411- 83131769
信访办 0411- 83194889
刑侦大队 0411- 83113692
国内安全保卫大队 0411- 83113674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07-05, 11:26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