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3-24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北京 >> 延庆县 >> 董广文, 男, 61

董广文
董广文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北京市延庆县南菜园颖泽州小区居住(黑龙江籍)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9-04-26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程春马 董广文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03-04: 北京市延庆市法轮功学员被绑架、骚扰情况补充

2019年3月1日,北京市延庆市610、国保、派出所警察在全区进行绑架、骚扰法轮功学员。现得知被绑架、被骚扰的学员还有:

千家店镇的白文书、王书方夫妻,他们在双路小区照看孩子,那天回千家店老家被绑架的。现在人在哪里情况不详。

沈家营派出所警察在3月1日同时绑架了韩郝庄法轮功学员王文元、赵继荣夫妻,河东村法轮功学员马仲莲、董元娥,八里店村法轮功学员张秀芬。王文元现被非法关押在延庆看守所,其他四位法轮功学员因体检不合格被昌平看守所拒收,现已回家。

永宁镇有一家多位法轮功学员遭永宁派出所警察骚扰。

到目前了解到在3月1日那天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有:董广文和程春马夫妇、白文书和王书方夫妇、王文元和赵继荣夫妇;马仲莲、董元娥、张秀芬、刘凤华、时应吉。

遭骚扰的法轮功学员有:赵仁庆,武淑华、永宁的法轮功学员。

现在被非法关押的是:董广文、王文元在延庆看守所。刘凤华在海淀看守所;时应吉在通州看守所。白文书、王书方情况不详,待补充。

此次邪党大规模绑架骚扰法轮功学员,是有预谋的统一行动。借邪党“两会”和准备所谓的世博会召开之名,大肆迫害法轮功学员,企图干扰众生得救,真的邪恶至极。详情还在了解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3/4/二零一九年三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83467.html#1933233252-1
2019-03-03: 北京市延庆地区多名学员被绑架或被骚扰
2019年3月1日,延庆国保绑架、骚扰多名大法弟子。

家住延庆南菜园的程春马、老董夫妇被绑架,家中炼功物品被抢劫,程春马已回家,老董被非法关押在延庆看守所。

家住延庆县城的大法弟子刘凤华(小名)被绑架拘留。2019年3月1日上午11点,刘凤华在家中被张山营派出所警察绑架,当天夜里被送到海淀看守所。有六、七个警察在她家翻了两遍,最后抢走新年挂历和几份真相传单。她丈夫(未修炼法轮功)制止他们行恶,后跟到沈家营派出所。那些警察就用说好话的方式哄骗她丈夫,警察告知家属:说要拘留一周。

沈家营镇马匹营村的大法弟子武淑华被绑架。沈家营派出所警察到马匹营武淑华家,看到武淑华没在家,依然把她家翻个便,抢走武淑华炼功用品,数量不详。他们野蛮行为对怀有身孕在家休养的儿媳造成极大的惊吓,也使武淑华有家不能回,不能照顾儿媳。

延庆永宁孔化营的大法弟子时应吉被绑架。3月1日,北京延庆时应吉,在单位被绑架,现已知时应吉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大兴看守所。

香营乡香营村的赵仁庆被骚扰,警察抢走两本大法书籍。

据说北京延庆地区近几日已经有5、6名大法弟子被绑架,详情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3/3/二零一九年三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83427.html
2016-12-14: 坚持信仰遭迫害 北京董广文控告元凶江泽民
黑龙江籍北京市延庆县法轮功学员董广文,因坚持法轮大法“真善忍”信仰,十多年来遭到中共警察多次绑架、关押、劳教、判刑,期间遭到酷刑折磨。

现年六十一岁的董广文于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六日向最高检察院控告元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要求追究其刑事罪责,让世人看清这场迫害。

以下是董广文在《刑事控告书》中叙述遭迫害的事实:

修炼大法:身心受益 脱胎换骨

我叫董广文,原住黑龙江省庆安县,在庆安县安装公司上班。一九九七年春,当时四十五岁的我已病魔缠身:肝郁气滞,心律过速,胃病,颌下淋巴结、体质瘦弱每年冬天都要摊上一、两次重感冒,特别有一顽疾缠身—-皮炎,奇痒难忍久治不愈没有特效药。我曾先后练了各种功法都不管用,病情反而日愈加重,苦不堪言。

一九九七年春,我喜得大法。从此事事处处都以真善忍为标准要求自己。一个多月后,我惊奇地发现身上的皮炎没有了,随后我身体上所有的病都奇迹般地消失了。

有一次我带几个人在我县纪检委家属楼安装水暖工程。距我们不到五十米是我县建委一栋商品楼也在施工,施工的是湖南民工,一天晚上,因用电两工地争执起来,我去劝解,可湖南民工不由分说,挥起铁锨、大铲,把我打倒在地,头被砍伤,鲜血直流,我方工程负责人闻讯赶来,让我马上去医院包扎,我说今天这活得干完,不能误了明天供热试水。于是简单包扎了一下,又继续把活干完。事后我拒绝了纪检委领导找湖南方给我赔偿,更没有怨恨湖南民工,还主动帮助他们,(他们施工用水须从我工地接水管。)我工地工人气不过,策划要报复湖南民工。我发现后,及时制止了他们。后来建委、纪检委领导们知道了这些事都称赞我境界高。当然他们都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

二零零四年我到北京打工,在街坊邻居之间如有需要帮助的我马上施以援手,他们不知道我叫什么,也不知道我修炼,可是看见我都热情地打招呼,都知道我是个好人。我所在的工厂也是一样,上上下下都知道我是修炼人,是被公认的好人。就是在绥化劳教所、佳木斯监狱那种被迫害的环境下,也是被公认定好人。

如今我已十八年与药无缘,我虽然已六十一岁,但身体敏捷健康、一头黑发。同时我也体验到了放淡名利、不争不斗、宽容大度、助人为乐、道德升华后给我带来的美好,心里总是乐融融的。

然而,这么好的功法,却遭到妒嫉成性的江泽民疯狂迫害。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来,我无端遭受了以下迫害:

在庆安县拘留所:抽炉钩子、皮鞋踹胸口……

二零零零年六月十七日,我们几个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上访,向国家领导人反映法轮功真相。可当我们来到北京天安门广场时,却被警察绑架,强行把我们塞进警车拉到前门公安分局,之后把我关进一个像大铁笼子的房间里,至半夜凌晨才被释放。

二零零零年七月一日,当地派出所警察以我不放弃信仰为名,把我非法关进庆安拘留所,我和另一个法轮功学员刘岩被非法关押在一个监室内,一个大板铺占室内三分之二,上面有几床又脏又潮的被子,散发着异味;每天只让上一次厕所,上午狱警打开牢门,在押人员要到走廊的另一头上厕所。有一栾姓狱警一脸横肉,叉着腰手拿炉钩子,看谁不顺眼就抽谁。拘留所所长马某也不手软,有一次我们的大法书被他搜了出来,他一掌把我打倒在地上。

非法提审时,警察非打即骂。有一次非法提审我,有一个三十多岁中等身材穿着便装的警察,没说上几句话,用穿着皮鞋的脚狠狠地踢在我胸口上,疼得我不敢大喘气,一个多月才好。

在庆安县巡警大队:打耳光、秦琼背剑酷刑……

二零零一年一月七日,我们几个法轮功学员去庆安县同乐乡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被同乐乡派出所绑架,当晚九点多把我们劫持到庆安县巡警大队。这时公安局“六一零”头目王志龙早就在那等候,王志龙看见我和刘岩恨的咬牙切齿:“又是你们,看我怎么收拾你。”他先非法审问刘岩,又安排一个年轻警察逼着我开飞机(一种体罚形式)大约一个多小时。王志龙与刑警队长还有一个也是刑警队的头,气势汹汹冲我而来,一人揪住我头发和胳膊,另一人把住我的另一只胳膊,一人左右开弓,狠狠的打了我二十多个耳光,我两耳轰鸣,两颊疼痛、麻木,直到打的他手疼的受不了了才停下来,开始问我真相传单是从哪来的,我不说。巡警队长提议对我们实施秦琼背剑酷刑,说罢他找来一条细绳,一头紧紧的绑在我的手指上,从背后向上提到极限,再把另一只手臂从前面肩上拉到背后极限时再用细绳绑在手指上,立刻两臂与手指被抻拉的疼痛难忍,但这还没完,他们又用啤酒瓶子硬塞到那个细绳与背之间的缝隙中,马上人痛的象撕心裂肺一样。可是他们却毫无人性的买来酒菜,一边喝酒一边欣赏着我那痛苦万分的样子,他们开心的笑着、欣赏着他们制造出来的杰作。这样他们一直把我折磨到第二天凌晨两三点钟,才把我们五人非法关押到庆安县看守所。

在绥化劳教所:强行洗脑、关小号、做奴工……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一日,我与刘岩、还有一名男同修被劫持到绥化劳教所,绥化劳教所是黑龙江省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几个劳教所之一,专门设有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大队,每一个法轮功学员都设专人(普通劳教人员)二十四小时包夹监控,一起吃饭、干活、甚至上厕所都要监视。睡觉时安排专人在床头盯着,教导员杨波戴着一副近视镜,向我们灌输歪理邪说。在我被非法劳教一年半中,前期劳教所采用的是伪善欺骗的手段,蛊惑我们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后期开始对法轮功学员实行强制“转化”,连续几天晚上不让睡觉,使用电棍恐吓,拳打脚踢,白天还得照常出工,完成强行规定的劳动任务。由于我不配合他们的“转化”我被高忠海教导员关小号,又被陈新龙队长非法加刑二十天。

二零零一年冬天,在绥化劳教所,有一次我被高忠海教导员关进了小号。是一间很小的黑监室,中间固定一铁椅子,人坐上后再用专用皮带把人的身体、两臂、两腿都绑在铁椅子上,坐上一天两腿就会浮肿,时间一长两腿麻木,那是冬天,但没有暖气。而且每天只能吃两顿饭,每顿没有菜,只给一个馒头。

在我被非法劳教一年半中,前期劳教所采用的是伪善欺骗的手段,蛊惑我们放弃信仰,后期开始对法轮功学员实行强制“转化”,连续几天晚上不让睡觉,使用电棍恐吓,拳打脚踢,白天还的照常出工,完成强行规定的劳动任务。白天干不完晚上接着干。

在延庆看守所:浇凉水、毒打、不让睡觉……

二零零四年,我来到北京打工。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一日,北京市延庆县公安局三名便衣警察开一辆普通白色轿车,闯进我所在工厂绑架我,傍晚把我绑架到延庆看守所。这个监室都是年轻人,我一进监室就有人喊我洗澡,洗完头之后,那个管事的说不行还得洗,他就一盆一盆的往我头上浇凉水,浇得我浑身发抖,我直起腰来说我不洗了,这时突然跑来四、五个人用拳头等像雨点似的打在我的头上背上,我被打倒在地,从头上往下流血。后来到延庆医院缝上了伤口。

第二天晚上延庆县预审科来了两个人非法提审我,在预审室给我戴上手铐,固定到铁椅子上,胳膊小腿腰都被固定住。一个是长相很斯文的人,另一个象社会人一样,长相斯文的人套话想知道是谁教我电脑的,他觉得我这个年纪不可能会使用电脑。我说我没有违法也没有犯罪,教我电脑的人更没有违法犯罪,我告诉了你,你会去迫害他,那么你就又犯罪了,我这不是害你吗?将来法轮功平反时你怎么办呢?何况善恶有报是天理,我们会原谅你,可是法律能放过你吗?老天会不会原谅你们呢?我一直在给他们讲真相。第三天晚上又多一个人,他们依然把我固定在铁椅子上,从他们之间谈话中我知道新来这个人叫于立,并且他是个头。可是他却假惺惺地说那个社会人是头,他说了算,并说他脾气不好要发起火来谁也没办法,恐吓我供出别人。因昨天一天一宿没让我睡觉,于是我合上眼。他们就用水浇、用矿泉水瓶打我,不让我睡觉。这样他们折磨我几天后,端午节那天我被非法批捕,把我劫持到北京七处——即北京第一看守所。

在北京第一看守所,因为我拒绝穿号服,拒绝背监规,他们就不允许我买生活用品,不允许我喝热水。每个监室内,都有狱警指定两个犯人管理监室,这两个人每天都去管教室汇报。这两个人经常组织一伙人围攻我,时不时打我嘴巴,转身就走怕监控看见。他们安排我打扫卫生间、擦玻璃可是却不给我香皂洗手,吃饭的时候我只能用牙缸当菜碗、用手指拨着吃。监室的人一周剪一次指甲,理一次胡须,指甲刀和剃须刀都是公用的,但不给我用。隔几天要考一次监规,我说我没犯罪我不背,他们就用矿泉水瓶子打我脑袋。

在佳木斯监狱:电棍电击、胶带粘嘴、掐喉咙酷刑……

二零一零年初,延庆法院对我非法判刑四年,我向北京第二法院上诉,被驳回后于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九日被劫持到北京市天河监狱。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八日我被转关到佳木斯监狱。

在佳木斯监狱,一次,我正在炼功,被中队长陈春霖发现。他把我叫到他的休息室,这里没有监控,他叫杂工组长给我铐上背铐,拿起啪啪闪着蓝色火花的电棍向我的颈部打来,我大声说:“我没有犯罪,信仰法轮功受宪法保护。”他一边用电棍电我一边冷笑:“我看谁能保护你,今天就打你看谁能保护你。”我说:“你再打我,我就告你!”他说:“这里没有监控镜头,谁看见我打你了?你告我,就因为我打法轮功你就能告的了我吗?”他叫另外两个犯人用不干胶把我的嘴封上,用一只手按住我的头,另一只手捏我的喉咙。这是陈独创的“锁喉功”这种迫害很隐蔽,外表看不出伤,可是喉咙里面全坏了,当时没有多大感觉,可是过后吃饭喝水吞咽都非常困难,一直疼了半个多月。

在佳木斯监狱也要天天出工干活,后来被我拒绝了。但还是要在监室打扫卫生、打水、打饭等。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2/14/坚持信仰遭迫害-北京董广文控告元凶江泽民-338872.html

2015-03-22: 多少恶徒借酒行凶(4)
……
二零零一年一月七日,黑龙江省庆安县锅炉安装公司职工董广文,和其他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后被劫持到庆安县巡警大队。他自述:“这时公安局六一零头目王志龙早就在那等候,王志龙与刑警队长,还有一个也是刑警队的头,气势汹汹冲我而来,一人揪住我头发和胳膊,另一人把住我的另一只胳膊,一人左右开弓,狠狠的打了我二十多个耳光,我两耳轰鸣,两颊疼痛、麻木,直到打的他手疼的受不了了才停下来。开始问我真相传单是从哪来的,我不说。巡警队长提议对我们实施秦琼背剑酷刑,说罢他找来一条细绳,一头紧紧的绑在我的手指上,从背后向上提到极限,再把另一只手臂从前面肩上拉到背后极限时再用细绳绑在手指上,立刻两臂与手指被抻拉的疼痛难忍,但这还没完,他们又用啤酒瓶子硬塞到那个细绳与背之间的缝隙中,马上人痛的象撕心裂肺一样。可是他们却毫无人性的买来酒菜,一边喝酒一边欣赏着我那痛苦万分的样子,他们开心的笑着、欣赏着他们制造出来的杰作。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4/5/多少恶徒借酒行凶(4)-306823.html

2013-10-09: 董广文在北京看守所、佳木斯监狱遭酷刑

黑龙江省庆安县法轮功学员董广文,因坚持信仰真、善、忍做好人,受到中共邪党的残酷迫害,三次被非法关押、一次被非法劳教、一次被非法判刑,遭受了种种酷刑,如:毒打、秦琼背剑、浇凉水等。

下面是董广文自述其遭遇。

喜得大法净化身心

我叫董广文,今年六十岁了,家住黑龙江省庆安县,在锅炉安装公司上班。一九九七年春我喜得大法,当时虽只有四十五岁,但已病魔缠身,肝郁气滞,心率过速,胃病,颌下淋巴结、体质瘦弱,每年冬天都要摊上一次重感冒,特别有一顽疾缠身—皮炎,奇痒难忍久治不愈没有特效药。我曾先后练了各种功法都不管用,病情反而日愈加重,苦不堪言。

修炼法轮大法后,我听到李洪志老师讲:要想好病必须重德先做一个好人,做事先考虑别人,为别人着想,两个人发生矛盾时要先找自己哪儿错了,事事处处都要以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于是我严格按照李老师的要求去做,一个多月过去了,我惊奇地发现身上的皮炎没有了,随后我身体上所有的病都奇迹般地消失了。我更加坚信大法。同时我也体验到了放淡名利、不争不斗、宽容大度、道德升华后给我带来的美好,心里总是乐融融的。

在北京看守所遭浇凉水、毒打、坐铁椅子、不让睡觉酷刑

二零零四年我来到北京打工,看见邻居有需要帮助的我马上施以援手,他们不知道我叫什么,也不知道我修炼,可是看见我都热情地打招呼,都知道我是个好人。我所在的工厂也是一样,上上下下都知道我是修炼人,是被公认的好人。

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一日北京市延庆县公安局三名便衣警察开一辆普通白色轿车,闯进我所在工厂绑架我,抢走了我的手机、票据和我家防盗门钥匙,然后非法打开我家房门实施抢劫,劫走我两台电脑,液晶电视,刻录机,两台打印机,真相光盘三百多张,还有一些空白光盘。

傍晚把我绑架到延庆看守所,这个监室都是年轻人,我一进监室就有人喊我洗澡,洗完头之后,那个管事的说不行还得洗,他就一盆一盆的往我头上浇凉水,浇得我浑身发抖,我直起腰来说我不洗了,这时突然跑来四、五个人这拳头像雨点似的打在我头上背上,我被打倒在地,从头上往下流血。后来到医院缝了两针,我对狱警说别处理他们了,都是些个孩子,告诉他们以后别再打人了。

第二天晚上延庆县预审科来了两个人非法提审我,在预审室给我戴上手铐,固定到铁椅子上,胳膊小腿腰都被固定住。一个是长相很斯文的人,另一个象社会人一样,长相斯文的人套话想知道是谁教我电脑的,他觉得我这个年纪不可能会使用电脑。我笑了笑说我没有违法也没有犯罪,教我电脑的人更没有违法犯罪,我告诉了你,你会去迫害他,那么你就又犯罪了,我这不是害你吗?将来法轮功平反时你怎么办呢?何况善恶有报是天理,我们会原谅你,可是法律能放过你吗?老天会不会原谅你们呢?我一直在给他们讲真相。他说明慧网他也看,你们消息真灵通啊,你这事都上网了(意思是我被绑架已被明慧曝光了),就这样一直到天亮才放我回监室。

第二天晚上又多一个人,他们依然把我固定在铁椅子上,从他们之间谈话中我知道新来这个人叫于立,并且他是个头。可是他却假惺惺地说那个社会人是头,他说了算,并说他脾气不好要发起火来谁也没办法,诱骗我供出别人。我不吱声,只是静静地看着他们表演。因昨天一天一宿没让我睡觉,于是我合上眼。他们就用水浇、用矿泉水瓶打我,不让我睡觉。这样他们折磨我几天后,端午节那天我被非法批捕,把我劫持到北京七处。

在七处,因为我拒绝穿号服,拒绝背监规,不允许我喝热水。每个监室内,都有狱警指定两个犯人管理监室,这两个人每天都去管教室汇报。这两个人经常组织一伙人围攻我,时不时打我嘴巴,转身就走怕监控看见。他们安排我打扫卫生间、擦玻璃可是却不给我香皂洗手,吃饭的时候我只能用牙缸当菜碗、用手指拨着吃。监室的人一周剪一次指甲,理一次胡须,指甲刀和剃须刀都是公用的,但不给我用。隔几天要考一次监规,我说我没犯罪我不背,他们就用矿泉水瓶子打我脑袋。

后来又把我转到延庆看守所非法关押,不久甲型H1N1流感病毒在看守所内流行,整个看守所半数以上的人发烧,出现被感染症状,但我却安然无恙,北京来了专科大夫治疗,我也没吃药也没做什么预防,在延庆看守所待了一年多,从没有生过病,这也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二零一零年初,延庆法院对我进行了非法判决四年徒刑,我不服,向北京第二法院上诉,被驳回后于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九日我被劫持到北京市天河监狱。

在佳木斯监狱遭受电棍电击、胶带粘嘴、掐喉咙酷刑

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八日我被劫持回佳木斯监狱,在一监区二分监区非法关押。中队长叫陈春霖,专门负责迫害“转化”法轮功学员的干事叫张磊,二分监区当时非法关押两名法轮功学员单志平、孙照祥,单志平因被强制“转化”时,警察指使犯人冬天里在洗漱间对单志平从头往下浇凉水,并打开窗户让他吹冷风,导致单志平哮喘病复发呼吸困难。孙照祥右手臂残疾,血压常年在180—200之间。

二零一一年大年过后我们被告知不准炼功、看书,并对我们非法搜身,搜查床铺、箱柜等。与此同时监狱把集训大队作为强制“转化”法轮功严管大队,不久便传来噩耗法轮功学员秦月明、刘传江、于云刚,先后被迫害致死。听说家属正在状告监狱,监狱长叶枫招架不住了,省里派来了调查组正在调查等。一监区主抓迫害法轮功的干事张磊给我们开会:大家不要有什么想法,还要像以前一样,一监区对你们还是挺好的等等。我们心里非常沉重。

一次, 我在大厅炼功,被中队长陈春霖发现。他把我叫到他的休息室,这里没有监控,他叫杂工组长给我铐上背铐,拿起啪啪闪着蓝色火花的电棍向我的颈部打来,我大声说:“我没有犯罪,信仰法轮功受宪法保护。”他一边用电棍电我一边冷笑:“我看谁能保护你,今天就打你看谁能保护你。”我说:“你再打我,我就告你!”他说:“这里没有监控镜头,谁看见我打你了你告我,就因为我打法轮功你就能告的了我吗?”他叫另外两个犯人用不干胶把我的嘴封上,用一只手按住我的头,另一只手捏我的喉咙。这种迫害很隐蔽,外表看不出伤,可是喉咙里面全坏了,当时没有多大感觉,可是过后吃饭喝水吞咽都非常困难,一直疼了半个多月。

前期遭受的迫害

(1)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

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妒嫉心发作,举倾国之力迫害法轮功。我们几个法轮功学员决定去北京上访,向国家领导人反映法轮功真相。二零零零年六月十七日我们五个人来到北京天安门广场,喊出了我们的心声:法轮大法好!声音未落就被守候在那里的便衣警察绑架,强行把我们塞进警车拉到前门公安分局,当时我遇到一个有良知的警察,他问我家是哪里的,我告诉他我是东北的,具体是哪里的我不能说,他说为什么,我说要是说了街道领导、包片警察、我单位领导主管、局领导、甚至我们县长都要被牵连,我上访与他们无关,我一人做事一人当,我怎么能连累他们呢。他想想没吱声,之后把我关进一个像大铁笼子的房间里,那里面已经有十几个人了,都是法轮功学员。当天半夜,那个白天非法审问我的警察打开铁门说:“那个东北来的,你出来。”我走出铁门时,他说:“你回去吧!别给当地政府找麻烦了”。

(2)在庆安县看守所被迫害

我回去不久,当地派出所就以我不放弃信仰为名,把我非法关进庆安拘留所,实质怕我去上访,把人关起来他们才放心。我和另一个法轮功学员刘岩被非法关押在一个监室内。一个大板铺占室内3分之2,上面有几张床,铺的是又脏又潮的被子,散发着异味。每天只让上一次厕所,上午狱警打开牢门,在押人员要到走廊的另一头上厕所。有一栾狱警一脸横肉,叉着腰手拿炉钩子,看谁不顺眼就抽谁。拘留所马所长也不手软,有一次我们的大法书被他搜了出来,他一掌把我打倒在地上。还有当时庆安县公安局政委、六一零头目王志龙一连二十多个嘴巴把刘岩打倒在地起不来。非法提审时警察非打即骂,有一次非法提审我,有一个三十多岁中等身材穿着便装的警察,没说上几句话,穿着皮鞋的脚狠狠地踢在我胸口上,疼的我不敢大喘气,一个多月才好。我就在想:我们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到底错在哪里呢?为什么这样对待我们?

有一次县政法委书记刘某来检查工作,我们向他递交一封请愿信,马所长对我们大发雷霆下令彻查笔纸来源。刘岩被当天值班狱警毒打一顿,因为政法委刘书记检查的头一天他妻子来接见过,于是把我与刘岩关进一个小监室。一直非法关押到十二月份左右,我们决定绝食抗议对我们的迫害。三天之后公安局政委,六一零头目王志龙领一伙人来给我们灌食,我们拒不配合。他又找来大夫给我们注射不明药物,致使一个法轮功学员两耳失聪,身体异常。绝食绝水的第七天我们身体已明显消瘦体力不支,两名女法轮功学员出现抽搐,生命垂危,他们强迫家属和单位做出保证这才放人。回家后,六一零还安排街道、民警、单位严密监控我们。

(3)在庆安县巡警大队遭受开飞机、打耳光、秦琼背剑酷刑

二零零一年一月七日,我们四个法轮功学员去庆安县同乐乡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被同乐乡派出所绑架,当晚九点多把我们劫持到庆安县巡警大队。这时公安局六一零头目王志龙早就在那等候,王之龙看见我和刘岩恨的咬牙切齿“又是你们,看我怎么收拾你”。他先非法审问刘岩,又安排一个年轻警察逼着我开飞机(一种体罚形式)大约一个多小时。王志龙与刑警队长还有一个也是刑警队的头,气势汹汹冲我而来,一人揪住我头发和胳膊,另一人把住我的另一只胳膊,一人左右开弓,狠狠的打了我二十多个耳光,我两耳轰鸣,两颊疼痛、麻木,直到打的他手疼的受不了了才停下来,开始问我真相传单是从哪来的,我不说。巡警队长提议对我们实施秦琼背剑酷刑,说罢他找来一条细绳,一头紧紧的绑在我的手指上,从背后向上提到极限,再把另一只手臂从前面肩上拉到背后极限时再用细绳绑在手指上,立刻两臂与手指被抻拉的疼痛难忍,但这还没完,他们又用啤酒瓶子硬塞到那个细绳与背之间的缝隙中,马上人痛的象撕心裂肺一样。可是他们却毫无人性的买来酒菜,一边喝酒一边欣赏着我那痛苦万分的样子,他们开心的笑着、欣赏着他们制造出来的杰作。这样他们一直把我折磨到第二天凌晨两三点钟,才把我们五人非法关押到庆安县看守所,我们五人集体绝食绝水,抗议他们的暴行。

(4)在绥化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第五天腊月二十八,把我与刘岩、还有一名男同修劫持到绥化劳教所,两名女同修劫持到齐齐哈尔劳教所。绥化劳教所是黑龙江省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几个劳教所之一,专门设有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大队,每一个法轮功学员都设专人(普通劳教人员)二十四小时包夹监控,一起吃饭、干活、甚至上厕所都要监视。睡觉时安排专人在床头盯着,教导员杨波戴着一副近视镜,向我们灌输歪理邪说。在我被非法劳教一年半中,大约前一年劳教所采用的是伪善欺骗的手段,逼迫我们放弃信仰,后半年他们终于扯下伪善的画皮,开始对法轮功学员实行强制“转化”,连续几天晚上不让睡觉,使用电棍恐吓,拳打脚踢,白天还的照常出工,完成强行规定的劳动任务。由于我不配合他们的“转化”,给我非法加刑二十天。

二零零二年八月五日我被家属及单位领导接回,把我接到庆安县六一零办公室,要我写保证,什么不上访,不散发传单,不与其他法轮功学员接触,出远门去外地必须六一零批准方可,这才让我回家。

对家人的精神伤害

在这场迫害中,我的孩子们精神上承受了巨大伤害。我在绥化劳教所被非法劳教期间,我妻子每个月都来看我一次,可是有一段时间却突然不来了,又过了一段时间我大女儿来了。孩子向我哭诉:妈妈被铁力县公安局绑架、被警察非法抄家。警察欺骗孩子,利用了孩子的纯真与善良,找到的妈妈,但是当大女儿看到警察绑架妈妈时,她几乎精神崩溃了,当晚就病倒了。小女儿晚上放学回家看到家被翻得一片狼藉妈妈不见了,姐姐哭肿了眼睛已泣不成声,当孩子知道所发生的一切时,小姐妹俩抱头痛哭。孩子们承受不了这突如其来的巨大打击,本来爸爸在劳教所遭受迫害,妈妈就成了孩子的唯一依靠,如今妈妈又被绑架,对于两个孩子就象天塌了一样,两个孩子都病倒了。后来有人跟我讲,两个孩子躺在床上,一边挂一个点滴瓶,眼里含着泪水。特别是大女儿当时正值高考,孩子还要复习功课,还要照看妹妹,还要去铁力看守所看妈妈,还要去绥化劳教所看爸爸,街坊邻居都为之流泪。

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日,我结束了在佳木斯监狱的冤狱生活。说是结束,却没有真正的“结束”。因为在非法关押期间没有“转化的”法轮功学员,一出监狱大门就会被当地的“六一零”劫持走,直接送入洗脑班继续迫害。而我是家属和所在单位被强迫给当地610写了“保证书”才幸免继续被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0/9/董广文在北京看守所、佳木斯监狱遭酷刑-280952.html

2013-05-11: 佳木斯监狱勾结各地“610”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日,是黑龙江省伊春市法轮功学员谭凤江、绥化市法轮功学员董广文冤狱到期的日子。这天,佳木斯监狱与伊春市、绥化市两地 “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以及佳木斯市公安局相勾结,妄图对他们和迎接他们的亲朋好友进行迫害。
伊春市五营区五星镇法轮功学员谭凤江,二零零六年被绑架、非法判刑七年,在佳木斯监狱遭受种种迫害,左耳被打伤。绥化市庆安县法轮功学员董广文,原在北京市延庆县颖泽州小区居住,于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一日被绑架后非法判刑四年,由北京转到佳木斯监狱迫害。

一、无理撵人,持续录像图谋迫害

通常佳木斯监狱放人都在早八点狱警上班以后。但四月二十日周六这一天,佳木斯监狱却把释放谭凤江和董广文的时间提至早五点,妄图以“打时间差”的手段,配合提早知情的伊春、绥化两市邪恶“610”组织继续绑架谭凤江和董广文。监狱还强迫无罪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在刑满释放书上签字,不签字就不放人。

早四时五十分左右,佳木斯监狱刑罚科科长赵金华和监狱“610”董大全从监狱西侧办公室着警装出来,路过监狱接见大厅时,看到大厅里等待接人的亲朋好友在休息,就往外撵人。有一位八十多岁的阿姨劝其不要这样,董大全张口就骂老阿姨“精神病”。

之后,董大全和另外两个人急忙换了便装,又出来拿着手持式摄像机一直给现场接人的亲朋好友和车录像,他们一直跟在人们后面,往西边放人的大门走过去,边走边录像,一位老年家属上前制止,被推倒在地,并且恶警满嘴污言秽语。

除董大全外,参与摄像的那两个人,一个一米六八左右,一个一米七零左右,两人都穿杏黄色皮夹克上衣,小个子(很可能是佳木斯监狱刑罚科科长赵金华)穿的皮夹克颜色略深;二人都比较胖、圆脸、都是小平头,年龄在四十五岁到五十岁之间。这个小个子很凶恶,有位家属看到亲人放出来了,就放了一挂鞭炮,这个小个子就推搡着放炮的家属,把他推到监狱办公室里面,别的亲友上前去和他讲理,才把放炮的家属要了出来。
二、伊春市“610”绑架谭凤江未遂

1、做贼心虚,违法更换车辆牌照。四月二十日早五点多,从佳木斯监狱正门东侧大道向西开来三辆车,停在监狱西门前通道口。这是佳木斯公安局一李姓司机领着伊春市 “610”带来的两辆车,其中一台是丰田吉普型警车,车牌号是HF0306#;一台是银白色的现代型汽车,车牌号是黑F01013(后来这辆车企图追接谭凤江的车),第三辆是黑色的三排坐商务轿车,挂佳木斯牌照,只记的其中几位号码是黑D6757,还差一位数字没记完整。算司机共六个人,只有一人着警装,五人着便装。

伊春市 “610”的人一看到接人的亲朋好友在附近,象马“毛了”一样急忙掉头就跑,他们也知道在干见不得人的勾当怕被曝光。三辆车一直跑到监狱南侧的办公楼边,其中一辆车停在一辆出租车前,那个着装的警察(一米七二左右,中胖)下了车,向出租车司机借工具。他把警车牌照摘了下来(一直空着没再装上去),佳木斯的那辆黑D开头的黑色车牌没动,把银白色现代车的牌照由原来的黑F01013换成了黑F07322.处理完才又开回监狱放人的出口附近。
2、图谋绑架冤狱到期的谭凤江。在谭凤江冤狱到期之前,伊春市邪恶“610”人员诱骗谭凤江家人说,要把谭凤江接走、找个“好地方”先“呆”两个月,然后就让他回家。谭凤江家人被欺骗着,也同意了。

四月二十日上午,谭凤江一走出佳木斯监狱大门,伊春市邪恶“610”人员就把他往“610”带来的车里拽。亲友见此情景,一起上前拦住恶人,过程中亲友带来的迎接谭凤江的鲜花都被撞到了地上。谭凤江甩开拽他的人,大踏步的上了亲友开来的车。这时一名伊春市 “610”人员疯了似的往上冲,被周围的人一拥而上挡住。接谭凤江的车开走了,伊春市 “610”人员嘴里还说:不是都同意了吗?怎么又变卦了呢?他们还想开车追,最后被过往的人群挡住而没有得逞。

后来,在离开佳木斯监狱必经过的莲江口中学路口,有人看见那辆没挂牌子的丰田型警车停在那里,其中一个穿黄色皮夹克的警察,还在道口在四处寻找法轮功学员。

同日,冤狱到期的绥化市庆安县法轮功学员董广文也有当地 “610”来人“接”。此前,绥化市“610”迫使董广文的亲属写了所谓的“保证”,并勒索了二万元“保证金”。

三、此前冤狱到期被“610”图谋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情况

佳木斯监狱与各地“610”组织勾结迫害冤狱到期的法轮功学员,并不只限于上述两人。据初步统计,此前先后有鹤岗市的李志刚、刘振昌、赵福强,鸡西市的吴宝库、张月增、项洪福、王兰生,佳木斯市行政区内同江市的刘延常,以及建三江农垦管局的石梦文、张普贺至少十人,在冤狱到期时被当地邪恶“610”来人“接”,其中鹤岗市的刘振昌被直接送洗脑班继续迫害,鸡西市吴宝库也被恶人直接送洗脑班但并未得逞。

四、各地恶人图谋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亲朋好友

四月二十日后,各地恶人企图追查当天路过佳木斯监狱的人员和车辆,图谋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亲朋好友。五月三日下午,佳木斯市郊区公安分局国保恶警到佳木斯郊区莲江口农场找一位钟姓法轮功学员,因为四月二十日早上他被录了像。在没找到本人后,郊区分局国保恶警又去找钟姓法轮功学员的女儿,追问她父亲是怎么知道谭凤江和董广文出狱时间的,并声称还要再来找钟姓法轮功学员本人。
四月二十日,有一辆佳木斯市所辖桦川县横头山镇的车路过佳木斯监狱。不久,原车主接到桦川县横头山镇派出所所长王训杰打去的电话,谎称该车肇事、让原车主必须联系现车主追问情况,并且一直在追查。另有消息说,伊春市 “610”人员与更上一级的恶人和佳木斯公安局勾结,通过道路监控录像追查出了车型,目前正在查车牌号。此外,七台河市当日经过佳木斯监狱的有关车辆也被追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5/11/佳木斯监狱勾结各地“610”迫害法轮功学员-273531.html

2013-05-08: 黑龙江董广文、伊春谭风江已回家,恶人提前高额勒索和欲施绑架
黑龙江庆安法轮功学员董广文结束四年冤狱,于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日回家。

黑龙江伊春法轮功学员谭风江结束七年冤狱,于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日回家。

在两位法轮功学员结束冤狱的日子,佳木斯监狱和庆安、伊春六一零勾结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庆安六一零事先到董广文的家里,强迫家人写保证,并勒索了两万元保证金,才同意不将董广文送洗脑班。

伊春六一零事先到谭凤江家里,强迫家属配合在谭凤江出狱后,将他送洗脑班继续迫害。四月二十日当天,伊春六一零来了三辆车预谋劫持他。家属没有配合六一零迫害自己的家人,两位法轮功学员也正念正行,不配合邪恶,邪恶的计划没有得逞。两位法轮功学员已经安全。

伊春六一零仍在威胁家属,要找到谭凤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5/8/二零一三年五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72946.html

2013-05-07: 佳木斯监狱勾结“610”企图继续迫害董广文、谭凤江未果
佳木斯监狱公开与各地“610”勾结,在法轮功学员结束冤狱后直接将他们劫持到各地洗脑班。鸡西法轮功学员吴宝库、鹤岗法轮功学员刘振昌就是这样被再次迫害的。

庆安法轮功学员董广文、伊春法轮功学员谭凤江四月二十日结束冤狱回家前,庆安“610”恶徒事先到董广文的家里,强迫家人写保证,并勒索了两万元保证金后才同意不将他送到洗脑班。

伊春“610”恶徒事先到谭风江的家里,强迫家人配合将谭风江劫持到洗脑班继续迫害。四月二十日早晨四点多钟,当地伊春“610”带三辆车到佳木斯监狱预谋劫持谭风江。得知消息的法轮功学员当天自发的到佳木斯监狱发正念,同时在现场给家属讲真相,让他们不要配合邪恶迫害家人。谭风江也正念正行不配合邪恶,不上他们的车,安全离开。

伊春“610”还不死心,还在骚扰家人,试图寻找谭凤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5/7/二零一三年五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73074.html

2011-06-20: 佳木斯监狱还在迫害法轮功学员董广文

6月12日晚7点多,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监狱一监区二的法轮功学员董广文,在大厅被包夹犯人无故辱骂,董广文起身回屋,在走廊里被于庆全(33岁,重200多斤)追打,后又被于拖進屋子内毒打,边打边喊:“打的就是你法轮功。”致使董广文的脸、鼻、眼睛、头流血、青紫。

于之所以敢于对法轮功学员行恶,依仗有钱给狱警送礼,去年于已经勒索董广文一条烟。有人问他,你打董老头不怕出事?于说是大队长让我打的,他一手安排的。于庆全在监狱里面设赌场,豪赌成瘾,一场几万元的输赢,但没人敢过问。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6/20/大陆各地迫害机构恶人录(6-20-11)-242717.html#1161923330-1

2010-11-20: 董广文现在黑龙江佳木斯莲江口监狱遭受迫害
董广文现在在黑龙江佳木斯莲江口监狱一监分区被奴役。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20/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日大陆综合消息-232744.html

2010-10-17: 董广文已被送往黑龙江佳木斯监狱继续遭受迫害

在北京市延庆县颖泽州小区居住的东北籍法轮功学员董广文于2009年4月21日被延庆县公安局非法抓捕并被枉判4年。此事曾于明慧网报导。家属依法申诉被法院无理驳回。

2010年9月24日家属到大兴调遣处想见董广文,却被告知:董广文已经被送往黑龙江佳木斯监狱。请佳木斯特同修关注董广文近况并及时反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17/231114.html

2010-10-14: 东北籍法轮功学员董广文被非法判刑四年
北京市延庆县南菜园颖泽州小区居住的东北籍法轮功学员董广文,男,五十多岁,于2009年4月21日被绑架后,现被非法判刑4年。

董广文曾辗转关押在延庆看守所和北京看守所一年多。其间家人上诉失败。家属2010年9月24日于大兴调遣处接见,未果,获悉:董广文已被送往黑龙江省佳木斯监狱迫害。

请佳木斯法轮功学员关注董广文近况,有消息尽快上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14/231013.html#10101401546-10

2010-07-29: 北京延庆县法轮功学员董广文被非法判刑
北京市延庆县南菜园颖泽州小区居住的东北籍法轮功学员董广文,男,50多岁,于2009年4月21日被绑架后,历经一年多的迫害,现被非法判刑4年。上诉失败,最近看守所通知家属要把人送走,望法轮功学员正念给以加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7/29/227676.html

2010-04-19: 北京延庆县法轮功学员董广文被非法判刑

北京市延庆县南菜园颖泽州小区居住的法轮功学员董广文,男,50多岁,籍贯东北。于2009年4月21日被绑架后,历经一年的迫害,两次非法庭审,因证据不足,一直未果,现被告之非法判刑4年。正在上诉。望同修正念加持,积极营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4/19/221736.html#104190339-1

2010-01-31: 北京延庆大法弟子董广文再次面临非法庭审

北京市延庆县南菜园颖泽州小区居住的大法弟子董广文,男,50多岁,籍贯东北。董广文于2009年4月21日在单位遭延庆610伙同城关派出所恶警绑架后,曾被劫持到北京市看守所迫害。董广文狱中拒穿号衣、拒背监规,被看守所恶警用各种卑劣的手段折磨,其中包括:强迫在厕所内吃饭,不给餐杓,在肮脏的厕所内让其用手抓食;强制不让睡觉等。

董广文被劫持回延庆看守所,案子被移交到延庆法院。邪恶因证据不足一直无法开庭。
大概于2010年1月27日,北京延庆法院在不通知家属的情况下,匆匆对董广文非法庭审,并指定律师为其辩护,董广文义正辞严告诉法院说:我没有犯罪,家里没给我请律师,不需要你们指定律师为我辩护。事后被指定的律师给家属打了个电话,家属才知道开庭一事。

有消息说星期一即2010年2月1日,大法弟子董广文将再次面临非法开庭审判,望同修除加大密度正念加持外,并利用打电话、写信多种形式营救同修。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31/217322.html

2009-08-31: 北京延庆县大法弟子董广文面临被非法起诉
北京市延庆县南菜园颖泽州小区居住的大法弟子董广文,男,50多岁,籍贯:东北,于2009年4月21日在单位遭延庆610伙同城关派出所恶警绑架后,曾被移送至位于北京市窦寇庄的北京市看守所迫害。最近又被送回延庆看守所,邪恶准备对其起诉 ,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8/31/207454.html#0983102750-1

2009-08-06: 北京延庆大法弟子董广文在北京市看守所被迫害
北京延庆大法弟子董广文,近期被移送至位于北京市窦寇庄的北京市看守所继续迫害。

在北京看守所,董广文正念正行,拒绝穿号衣、背监规,被看守所恶警用各种卑劣的手段折磨,其中包括:强迫在厕所内吃饭,不给餐杓,在肮脏的厕所内让其用手抓食;强制不让睡觉等。

董广文不放弃信仰,邪恶之徒已将他進行所谓的起诉,现案例已到检察院,企图進一步对其非法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8/6/205989.html

2009-06-01: 北京市延庆县被绑架的几位大法弟子的后续情况
延庆县南菜园居住的东北大法弟子董广文,刚刚前两天批捕令才下来,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先抓人,后罗列罪名,再定罪是邪党对大法弟子的一贯作风,在非法抓捕董广文的恶警中,有一个姓贾的。

成人教育局的张金华老师和延庆石河营出租车司机李宝利都已被非法劳教,现还在延庆看守所;

千家店的王文英老太太因身体状虽然被放回家,在这一个多月内也曾被多次骚扰。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6/1/201990.html

2009-04-25: 又证实北京市延庆县一大法弟子被绑架
北京延庆成人教育局老师,张金华,女,40多岁,也于4月21日被恶警绑架,当天,该大法弟子刚从北京为学生拿毕业证出差回来,便被等在单位的教委伙同恶警绑架,其它情况不详。
到现在为止,已知当地四位大法弟子在同一天被绑架,董广文被恶警毒打,并要挟家属拿10万元赎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4/25/199631.html

2003-03-21: 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恶警摧残虐杀大法弟子的事实
...3) 超体力强制劳动。2001年上半年,绥化劳教所逼迫法轮功学员编绳。大法弟子吕文彪、邹伯林、鄢红杰、秦云峰等多人拒绝劳动。兰西县大法弟子秦云峰因而遭受曾令军等警察的打骂。2002年4月,绥化劳教所又让法轮功学员打冰棍板。庆安县大法弟子董广文、双鸭山市大法弟子李立华、绥棱县大法弟子殷忠良因抗议强劳迫害而被警察们打骂,并被关进小号。董广文和李立华被关进小号一次,殷忠良被关进小号两次达半月之久,出来后腿脚行走不便。孙吴县大法弟子王德海因抗议迫害而被恶警范晓东和刘伟毒打。刚开始强制劳教时,警察说对法轮功学员不限量,然而不久就出尔反尔,开始每人定任务数,并且由少到多,最后每人每天必须打150板,完不成任务的要将料从车间背回宿舍,吃完晚饭后在宿舍挑料、打板,第二天再把打好的板背到车间。而且每隔几天还要装卸车,半年之后,直到2002年10月才结束打冰棍板。绥化劳教所与伊春汤旺河区一个厂家已经签好了三年合同,这只是头一年,紧接着,绥化劳教所又让法轮功学员挑饭豆,每名法轮功学员必须挑出150斤,并要从事装卸车繁重的体力劳动,现在绥化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仍然遭受这种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3/21/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恶警摧残虐杀大法弟子的事实-46884p.html

延庆县联系资料(区号: 10)

2019-03-17:
北京大兴区西红门派出所电话号码:010—60242550010—60252345
报警电话 1060252345 1060251550
户籍服务电话 1060242702
闫明光 15601286065
臧尚京 13501122927
李志营 13911836738
翟晓峰 13811153578
直凤君 13699201218
安超 13701313078
雷宝国 13381138272
苑迎山 13910999300
谷岩 13911021793
何伟 13910580172
王震 13911834308
大兴区委政法委常务副书记 乔登林 宅 1069259031 13901193567
2019-03-04:张山营派出所(迫害刘凤华):
电话:1069190396 所长陶占军(音) 警察:裴德林、田凯、李艳波

沉家营派出所(骚扰武淑华):
电话:1061131647、1061131170 警察杜宝忠

北京市延庆公安分局:局长祖宇13801364379宅1068883588
副局长李明义1081198007
13501208533

北京市延庆区政法委
吕桂富 书记 13901103919
张勇军 常务副书记、综治办主任、维稳办主任 13801308480
马建波 副书记 13911107685
周云霞 原延庆县政法委副书记 13601374455
武利平 副调研员 13683018235
吴德林 调研员 13701065001

延庆公安分局国保大队:
大队长白计雪1081191252、15910496098

海淀区拘留所
接待室 1062487449
海淀区看守所(非法关押刘凤华(小名))
1082587325
值班室:1082587030
医务室:1082587642
看守所:
对外:1082587110
所长王建新 1082587031、13801199160
政委张文林 1082587032、13801156109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10)

2010-10-17:
延庆县法院邮编:102100
延庆县法院办公室电话:010-81192677
延庆县法院刑事法庭电话:010-81198233
延庆县法院审监庭电话 :010-81197756
延庆县法院干部科电话 :010-81191005
延庆县检察院办公室电话:010-69170079
延庆县司法局办公室电话:010-69143748;010-69184931
延庆县政府办公室电话:010-69112345;010-69143015
延庆县政府法制办电话:010-6914242
延庆县公安局办公室电话:010-81198020
延庆县公安局法制科电话:010-81197780
延庆县公安局看守所电话:010-81197991
延庆县公安局延庆镇派出所电话:010-69103448
延庆县政法委办公室电话:010-69103498
2010-01-31:
下面是部份人员的电话:
院长:姓马,电话:81198911 手机:13311501616
副院长:赵建国 电话:81198389 手机:13311501809
谢怀曾 副院长 电话:81198578 手机:13311501810
王清河 副院长 电话:81192100 手机:13311501625
杨洪涛 政治处主任纪检组长 电话:81195851 手机:13311501811
立案厅
邢志全 厅长 电话:81195755 手机:13641001966
张凤华、白振兴、姚玉亮、任万里 电话:81193955
民一厅
刘金增 厅长 电话:81195933 手机:13910082227
办案人员 电话:81195750
民二厅
电话:81196933 86039692
行政厅
申永来 电话:81195322 手机:13910651152
审监厅
王静民 厅长 电话:81197756 手机:13311581502
执行厅
电话:81198767 81195132
韩志忠 厅长 手机:13911758068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