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3-26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四川 >> 巴中 南江县 >> 潘甫(潘莆,潘虎)(岳芝兰二儿子), 男, 46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南江县莲池村一社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3-11-11
案例分类: 典型案例  农民  监狱  受迫害程度:高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11-08: 一家多人遭迫害 四川边远山区农民控告江泽民

四川边远山区南江县四十六岁的农民潘甫,一家多人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在过去的十六年中他们都遭受了许多迫害,其中两位亲人因迫害离世。今年七月底,潘甫对发动这场迫害的元凶江泽民提出控告。
潘甫说:“从1999年7月到现在,我和我的家人在江泽民的迫害政策下遭受了巨大的身心伤害,总共被枉法判刑25.5年、劳教6年,被非法拘留和其它方式关押400多天,两位亲人在迫害中死亡。不断的拘留、劳教、判刑、抄家,加上每到节假日、“敏感日”国安警察的骚扰恐吓,指使邻居跟踪监控,小孩从出生起就生活在恐怖之中,我不炼功的父亲和其他亲人没有过一天安稳的日子,仿佛置身‘文革’运动中。由于一家人被关押,经常出现农田的稻谷黄了无人收割,小孩饿了无人做饭的惨相。由于迫害,我们不能正常工作,加上罚款、抄家、警察讹诈,造成我家直接经济损失上数十万元。”

以下是潘甫在控告书中陈述的情况:

一、大法正人心 众亲友俩俩相继入道得法

我是四川边远山区的一个农民,于96年1月28日晚我正式到公园参加集体炼功,走入大法修炼。

三九天的河边公园水泥地很凉,我看到大家炼静功时基本上都是一张牛皮纸、布片铺在地上,静坐45分钟都不感到冷,几个70多岁的老太太也是如此。我当时暗想:大法真的了不起,如果母亲也炼法轮功该多好啊!母亲年轻时就落下一身病,严重的风湿病、偏头痛、胃炎、牙神经痛,还经常梦魇,使劲摇才会醒过来,平时不敢摸冷水,风湿病犯了,痒的拿农村割草的镰刀刮,牙痛起来几天吃不下饭,偏头痛使她经常走路都用一手按着脑袋一手拄着竹棍,真是苦不堪言。半夜里,家里人经常被她梦魇发出的声音惊醒。中西药、请“端公”、拜“菩萨”什么办法都治不了她的病,家门前的竹林里倒满了一堆堆熬过的中药渣。

1996年夏,我带了一本《法轮功》书回家教母亲炼功,不到3个月时间,折磨母亲几十年的疾病全不见了,她现在可以摸冷水、吃冷东西了,头也不疼、也不梦魇了,50几岁的人能象小孩一样爬上大树砍树枝,晚上背百十斤稻谷走很陡的山路到邻村去打米。

母亲在信中还告诉我,我的64岁大舅也炼大法了。我大舅早在1982年由于病痛就退休了,不知什么原因,全身无力,耳聋眼花,成天呆在家里,十几年来他到过大医院,用过民间偏方,也炼了几种其它气功,都无法使他的病情好转,也是炼功不到几个月,所有病状一扫而光。现在大舅可以到一公里外的地方担水,爬山路象年轻人一样,真是无病一身轻,这两个老人都是在家自学法轮功的,邻居们看到母亲和大舅的变化都惊叹不已,说“法轮功真是神奇”,纷纷主动到我们家来学炼法轮功。

现在想起江泽民集团的造谣媒体说法轮功不吃药,真是觉得好笑,没有病了吃什么药啊,又花钱又受罪,谁没病了还吃那个东西?在我们地区,还有很多老年妇女修大法来例假的、白发转青的,这些现象是现代医学无法解释的,可是在大法弟子中却非常普遍。

在我的家乡,学大法的人渐渐多起来了,我们家里由于母亲算学得早一些,经常有人来学功。我父亲也看了大法书,可他说自己烟酒戒不了,一直没有炼功。一次,几个人来我们家收购生猪,他们走以后父亲数钱发现钱给多了,我父亲穿上拖鞋追了几里路,把钱退给了他们,收猪的人很吃惊,说现在还难得有这样的好人,我父亲说:“我们家人都在炼法轮功,我也是看了大法书的,法轮功讲‘真、善、忍’,不是自己的东西不要。”收猪的人说:“你看了书就这样好,法轮功真是了不起”。

我哥哥修炼法轮功后,从一个凶恶、吃喝嫖赌的人变成了对工作对家庭负责人的人,吃多大亏也不在乎,嫂子看到哥哥的变化,也开始了炼功。

我家不远有一个邻居,她很强势,经常为一点小事和她婆婆吵架,什么脏话都骂的出口,象生死对头一样,每次骂架都是嗓子哑了才收口,邻居们都说:“那是前世冤孽呀”,她自己也很苦恼,甚至都不想活了,母亲给她拿来大法书让她看,看着大法书中讲的做人的道理、修炼的道理,这个邻居明白了,自从她走入修炼后,再也没有听到她骂人了,婆媳关系正常了,“前世冤孽”化解了。

我大舅炼功后身体恢复了健康,被县审计局聘请到审计岗位,专门审查各公司的财务账目,很多人给大舅送来名贵礼品,有的直接送来现金,那时大舅家在修房子正需要钱,可大舅一样也没有收,还告诉他们自己是修大法的,不是该得的不要,令那些送礼的人感慨万千:“现在这年月,还有送上门来都不要的!真、善、忍不简单”。

这样,“真、善、忍”大法在我的家乡慢慢传开了,人们都知道修大法的是最可信的人,院子里有的外出打工,把钥匙给大法弟子保管,说“你们大法弟子我最放心了”。

其实我知道的大法正人心的事例太多了,由于篇幅有限我只随便写了几点。我们边远山区得法晚,修炼人很少,这样的事例都这样多,那全国不知道有多少。大法不仅净化人的身体,也净化人的心灵,这是人类的金钱和物质财富换不来的。归正的人心带动更多的人更好地为社会服务,于国于民都有利的。由此可想而知,江泽民迫害大法将会给国家和人民带来什么样的灾难,迫害是不得民心的。

二、本人和亲友遭受的迫害

我在单位上班期间,被成都610警察绑架至成都锦江强制戒毒所非法拘押5天,后被劫持到九如村拘留所非法关押15天,并胁迫原工作单位强制辞退我。

我在北京上访期间被执勤的武警碰头,被北京天安门警察用老式电话筒打脸、用烟头烫嘴、4根警棍一起往身上抽。

在门头沟看守所被2个警察暴力殴打,警察还指使犯人往我脖子里灌开水、轮流殴打致使我头肿得连舅舅都不认识我了,他们还不让我睡觉,企图让我骂法轮功。后来,我被送到当地县上,被告知我如果说“炼法轮功受骗了”就可以回家,继续炼法轮功说真话就判刑或劳教,2001年,我因为坚持了自己的信仰被判刑3年半。

同年,我母亲、舅舅、哥哥因为坚持信仰法轮功被分别判刑3年,我嫂嫂在家带小孩,也被抓到看守所受到野蛮灌食迫害,用螺丝刀强行撬嘴灌食。至今嫂嫂还在四川省女子监狱遭受强制转化迫害。

我妻子到成都一个大法弟子开的小店上班,被成都警察以“串联”为名直接送到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关押迫害2年。

在这期间,南江乡国安警察还搜走我们身上的现金,抄我们家,搜走了我从新华书店买的大法书,抄走了我们家值钱的电器,还从父亲那儿骗走了6000元现金,说“有钱活动就可以放人”。

我和舅舅、哥哥被送到四川德阳监狱强制转化迫害,在德阳监狱第二天,在二监区警察邱慎等授意下,犯人钟家兵、陈杰把我带到僻静的二楼严管室用斑竹块和鞋底暴力殴打我2个小时,强迫我写反法轮功材料,殴打使我昏死过去,身体还未恢复就逼我跑操、“顶墙”(人面墙而站,双脚离墙50公分以上,头颅顶在墙上)、在太阳下暴晒,警察和他们授意的犯人随时对大法弟子施以拳打脚踢,他们称之为“散打、组合拳”,或被拖进严管室、禁闭室用警棍、乒乓球拍殴打,晚上只让睡3-4小时甚至不让睡觉,强迫“转化”(放弃信仰法轮功,并诬陷法轮功)。

后来我被送到四监区强制“转化”。一天,犯人陈建想利用“转化”我获取减刑,叫我“顶墙”,问我以后还炼不炼法轮功,我说:“炼”,陈建用手掌猛击我耳朵,致使我左耳膜破裂,当时就听不见声音了,这件事有四监区监区长戎峰、卫生所和监狱医院医生为证。

我刑满被释放后,610人员不断上门骚扰、威胁,甚至公开对我说:“叫黑社会的人打断你的手脚,你想告谁都无门”。

我哥哥(潘正光)在德阳监狱二监区、五监区都遭受了暴力殴打的强迫“转化”。在五监区,警察指使5个犯人在监区的劳动车间殴打他,拖着他在地上打转。

我舅舅岳俊松,70多岁的老人在德阳监狱二监区被天天罚站,从早到晚不间断,脚脖子肿的像碗口粗,身心受到严重摧残。在刑满释放后,身体还未康复,南江县国安警察经常上门恐吓、派人监视岳俊松,致使岳俊松身体无法康复,在痛苦中离世。

我有一个表姐哥叫张坤阳,他在煤矿挖了十几年煤炭,落下了矽肺病,咳嗽不断。学大法后,他的病情迅速好转,可以正常劳动了。2002年他向别人讲述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被南江县法院诬判了两年刑,在四川五马坪监狱遭受了酷刑折磨,被打骂、罚站、暴晒、不让睡觉,身体和精神遭受巨大创伤,身体一天天回到不炼功之前的样子,刑满后,当地国安警察继续上门骚扰,致使张坤阳身体不断恶化,于2009年离世。

我四姑鄢玉明,因修炼法轮功经历了数5次拘留、两次劳教、1次判刑,从1999年7月江泽民操纵迫害法轮功以来,她几乎都是在关押场所度过的。她第二次在四川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被强迫“转化”期间,被在饭食中下毒药,出现严重胃病的症状。2013年,她因为揭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又被南江县法院诬判4年刑,目前在成都女子监狱遭受暴力“转化”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8/一家多人遭迫害-四川边远山区农民控告江泽民-318835.html

2008-10-18: 在天府之国发生的罪恶(七)
—— 曝光四川德阳监狱的罪行
自2001年2月以来,德阳监狱以全国统一部署的强制“转化”为名,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了惨无人道的折磨与迫害。多人被打伤,甚至昏死。凡是被非法关押到劳德阳监狱,坚定信仰、不写“三书”的法轮功学员,没有一个不受酷刑折磨的,轻的皮肉受苦,重的致残、致死。监狱还用长时间不让睡觉、强制洗脑、搞株连、不准家属接见等诸多手段来迫害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不仅要承受肉体上的折磨,还要承受精神上的摧残,他们每天都在痛苦中煎熬着。

在2001年2月,在五监区,狱警唆使最凶残的犯人集体殴打学员,并多次闯进监室大打出手,强迫学员写“三书”。如有不从就往死里打,并扬言“打死你们不犯法、还可以减去每周两天的劳动”。其中李文斌的肋骨被打断三根,眼睛被打成青紫色,许多学员被打得体无完肤。

法轮功学员曹君健没有答应写“保证”,被四监区管教王志光毒打,还被刘队长用警棍殴打。随后他被关进小间躺着,由犯人严密看守。

成都双流县的教师蒋红被管教王志光指使犯人群殴后,当晚又被暴打致昏死,犯人拿来急救包才将其抢救过来。

法轮功学员潘成光不承认自己是罪犯,公开炼功,被关禁闭室。在炼功时被戴脚镣、手铐,嘴被堵上毛巾。在恶警指使下,五个积委会恶犯对潘成光毒打,打得伤口鲜血直流。法轮功学员潘蒲被打聋一只耳朵,半年后才复聪。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8/10/18/187942.html

2008-06-28: 四川省德阳监狱迫害法轮功纪实
监狱每年都要以各种借口搞几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运动,二零零一年三月份,各监区对法轮功学员无故实行群暴。二监区把法轮功学员陶昌权(四川简阳人,非法判刑二年)弄到谈话室多人施暴,血溅墙壁,殷红的血迹用白灰涂了两次仍依稀可见。在二零零二年的强行洗脑转化中,陶昌权又被双手反捆,口中塞进擦尿槽的布条被电鞭乱抽,现在回想起来仍令人不寒而栗。

二零零一年八月,法轮功学员陈开祥(四川达州市通川区人,非法判刑四年)刚入监,管教邱慎先对其左右开弓打耳光,手打痛了,就用随身“保镖”——无期犯王都刚递给他的乒乓球拍在陈的脸上乱砍至乌紫,眼睛肿成一条缝无法看东西,导致眼睛严重受到损害而视物模糊,看书要用放大镜。后陈开祥又连续罚站近二十天,从早上六点站到晚上十点。陈的眼睛被打伤肿胀刚消,管教邱慎又指使囚犯文采兵要陈写“三书”,陈不写,被文采兵用木方数次毒打臀部,过了一个多月臀部仍是一片紫黑的伤疤。陈在严管队期间每半个月要被毒打一次,共遭受了十八种酷刑迫害。

法轮功学员潘正光,四川南江县人,教师,非法判刑三年。二零零一年三月在五监区无故被囚犯群暴打致昏死,又用冰冷的水泼醒,再把他弄到地上拖至昏死,衣服拖的稀烂。晚上又冷冻二小时。

法轮功学员李文兵,四川简阳人,服刑期间被无故群暴,肋骨被打断。

法轮功学员蒋和平,四川广安市人,五十三岁,被迫害致疯傻。

法轮功学员潘虎,潘正光之弟,非法判刑三年零六个月,二零零一年三月在四监区耳朵几乎被打聋,半年后才勉强听得到声音。

二零零二年一月三十日,监狱把四、五监区没有写“三书”的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加上二监区新来的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共四十多人,全部集中到二监区,然后从五、六监区抽调二名狱警张俊、关跃山主要负责迫害法轮功学员,又从囚犯中精选了身强力壮的四十多名包夹人员,加上二监区的二十几个职能犯(豢养的打手),受监狱的指使,助纣为虐,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对法轮功学员白天进行超强度军训,晚上洗脑,每周要求法轮功学员写书面汇报,监狱里攻击污蔑法轮功的漫画、标语、口号、文章到处可见。六月二十四日,监狱把法轮功学员邓小明、陈开祥、钟启儒三人关禁闭,搞强行转化试点,邓小明通宵达旦不准睡觉,白天被围攻殴打、暴晒,不准与人接触,历时十一天,但这些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都闯过来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6/28/181018.html

2004-01-20: 潘甫(在狱)被打聋一只耳朵,半年后复聪。

2003-11-11: 潘甫,33岁,南江县,被非法关押在四川德阳监狱.

2002-01-07: 在“黑云压城城欲摧”的三月,德阳监狱许多干警及犯人被江泽民流氓集团所精心策划的,栽赃法轮功的所谓“天安门自焚事件”所欺骗,丧心病狂地以集体施暴的方式对付大法弟子,在上级“打死有指标”的授意下,五监区带头使用了集体施暴。先是五监区管教张xx在铸铁工段多次开会以加分减刑奖励鼓动重刑犯参与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恐怖就这样开始了,白天以监督岗退伍军人张xx所搞出的折磨新兵的军训法,单脚抬起一步一动站立法折磨大法弟子,稍不如意就拉去小间过堂,监督岗穷凶极恶地轮番暴打或叫顶墙角,晚上回到监区,四五十名犯人就开始对大法弟子拳打脚踢,五监区大法弟子孙纯凡被六七次群殴,打得他吐血;他以绝食抗议,后被灌食差一点被灌闭气。大法弟子李文斌晚上在监舍被一群铸铁工段的重刑犯打的鼻青眼肿,三根肋骨被打断;其他大法弟子都不同程度被打伤。二、四、六监区看到五监区这样搞纷纷效仿,二监区某大队长曾恶狠狠地对大法弟子曾世华说:“我可以一句话发动三、四百名犯人来攻击你们,并以一拳号称300磅的力量突然猛击曾世华胸部,曾世华被打得差一点昏过去,但稍缓过气来后,曾世华正视恶人,可邪恶却胆怯了。大法弟子徐长征公开炼功被暴徒把臀部打烂,头上打出了许多青红大包,眼睛里被打出血,徐长征不但没有屈服,还大呼:“打人了!”四大队大法弟子潘普被打昏过去两次,还有他的兄弟潘正光也吃了很多苦,他的一只耳朵被打聋,但他们两兄弟自始至终都没向邪恶妥协。六监区大法弟子蒋虹、刘韬等人一个晚上被集体施暴六、七次,这些事件发生后,监狱领导却对外界谎称只是给了一点压力。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7/22704.html

2001-12-18:潘虎,男,24岁,长赤农民。2000年10月因进京上访被北京门头沟(音)恶警几乎打死,被非法判处3年6个月劳改,现在德阳监狱。

2001-05-30: 四川省南江县大法弟子赴京上访被判刑
四川省南江县地处川陕交界的大别山区,是老革命根据地。李先念、徐向前等先辈曾经在那里留下足迹。由于该县地处偏远,那里的大法弟子大部份是在97年以后才得法修炼的。2000年10月,他们有感于大法被长期歪曲,决定進京上访。他们中的绝大多数都是从未出过门的善良村民和退休老人。有14人被遣送回当地关押。其中,黄俊,张丽华,吴顺玲,宋永发,张渊,许尔兴,包树开,熊胡华等人被处以15日治安拘留,其馀6人被南江县法院于2001年2月8日以“利用X教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刑,他们是:

潘莆,男,31岁,农民。家住南江县莲池村一社,因为1999年12月和2000年10月两次進京护法被判刑3年零6个月。
潘正光,男,34岁,自谋职业。因为1999年12月進京护法被判刑3年。
岳俊松,男,70岁,退休工人。家住南江县长东镇东园路160号。因为于2000年10月進京上访和向有关单位写信说明法轮大法真象被判刑3年,缓期3年执行。
岳芝兰,女,59岁,农民。因为于2000年10月進京上访,被判刑3年,缓期3年执行。
陈北芳,女,61岁,退休工人。因为于2000年10月進京上访,被判免于刑事处罚。
邓宗成,男,54岁,家住南江县汾河镇红旗村三社,因为于2000年10月進京上访,被判免于刑事处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5/30/11642.html

巴中 南江县联系资料(区号: 827)

2011-05-24:
南江县政法委
涂光明,书记   826593913908294846
赵蜀勇,副书记 826938313608242977
赵北平,维稳办主任 826890913608242035
冯小平,综治办主任 822211113980292998
何绍民,纪检组长   788067613629072863
孙校军,邪办主任   829650513551782489

南江县公安局:
王小明,局长   13608240618
蒲江荣,政委   13908298868
岳映兵,副局长 13981699189
邵新成,副局长 13778770333

南江县国安大队:
陈启国,副大队长822827813795942588
何才国 13056480309

南江县看守所:
严家富,所长 139082940188232939
潘勇,教导员 13980292158

2009-08-16:
巴中市南江县相关电话(电话区号:0827;邮政编码:635500)
姓名 职务 办公电话 住宅电话   手机   小灵通

南江县政法委  8268535
涂光明 政法委书记 8265939  13908294846
赵蜀勇 副书记 8269383 8231359 13608242977
赵北平 副书记维稳办主任 8269383 8268909 13608242035
冯小平 副书记综治办主任 8268635 8222111 13980292998 8311298
何绍民 纪检组长 8268635 7880676 13629072863
孙校军 邪办主任 8268635 8296505 13551782489
马 丹 办公室 8268535  13551781388
何 江 综治办 8268635  13981672303
王 雄 维稳办 8269383 8294925 13608242215

南江县公安局  总机: 8269516 8268771 8269774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