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1-16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甘肃 >> 兰州 七里河区(西果园第一,华林山第二看守所,第三看守所) >> 张凤云, 女, 42

张凤云
甘肃省建工局木材厂职工,42岁的张凤云因修炼被非法关押在西果园看守所,绝食时被插胃管灌食而死
个人情况: 甘肃省建工局木材厂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甘肃省兰州市西固
拘留时间: 2001年7月23日
个人近况: 2001年8月11日 迫害致死 (2003-04-02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3-04-02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229
家庭成员: 儿媳: 张凤云
兄弟姐妹/伯父母: 邢军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01-05: 兰州张凤云被迫害致死 丈夫控告江泽民
甘肃省兰州市法轮功学员张凤云,于二零零一年八月十日在兰州市第一看守所被迫害致死,她的儿子当时才十四岁。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日,张凤云的丈夫邢树州向最高检察院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并要求赔偿给控告人及家人所造成的一切精神与经济损失。

邢树州说:“我只是一个平民老百姓,在江泽民流氓集团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邪恶疯狂打压下,当时我也不敢要任何手续,不敢问人是怎么死的,没有任何力量为我妻子维护公道。尽管我也知道她只是炼法轮功做好人,没有违反国家任何法律法规。”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前中共头目江泽民悍然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这场反人类的暴行一直延续到今年,已经持续了十六年,给上亿法轮功修炼者和他们的家人带来巨大的苦难。同时,这场对无辜好人的迫害也使中国的法制越发黑暗,使中共的官吏越发贪残,也使中国社会的道德越发沦丧。二零一五年五月以来,目前已有二十多万法轮功修炼者和家人把控告元凶江泽民的刑事控告状邮寄给中国最高检察院,要求最高检察院向最高法院对江泽民提出公诉,把这个首恶绳之以法。

邢树州要求追究被控告人江泽民对妻子张凤云所犯的罪行:故意杀人罪、非法剥夺公民信仰自由罪、非法剥夺公民人身自由罪、非法拘禁罪、刑讯逼供罪、滥用职权罪、报复陷害罪、侮辱罪、虐待被监管人员罪、诽谤罪等刑事责任。

下面是邢树州陈述的部分事实与理由:

我叫邢树州,今年五十九岁。我没炼法轮功,我妻子张凤云炼法轮功,可是她已经被江泽民集团迫害去世了,当时我的儿子只有十三、四岁。我妻子张凤云,一九五九年十一月十七日出生,原甘肃省省建木材厂职工,一九九六年下岗,二零零一年八月十日去世,当时只有四十二岁。

一九九七年妻子开始炼法轮功,时间不长她以前患有的严重哮喘、气管炎、关节炎等疾病都不治而愈,从此再没吃过一粒药。脾气也变好了,对我和儿子都很关心。虽然家境贫寒(我与妻子早已失业),但在她的精心计划、安排下,过的还行,有一点好吃的她都让给我与孩子,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妻子几乎天天主动打扫单元卫生,邻居见我就夸她:“多好的媳妇,每天帮大家打扫卫生”。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开始镇压法轮功,江泽民发动的这场邪恶的疯狂迫害,不仅给无数的法轮功学员和他们的家庭带来无尽的难以承受的痛苦和不幸,同时给整个中华民族带来空前的灾难,我家的遭遇只是无数受难家庭的冰山一角。今天我把埋在心里十几年的冤屈和痛苦写出来,愿最高人民检察院向江泽民提起控告,让迫害张凤云的真相大白于天下。由于张凤云不放弃修炼法轮功,遭受了江泽民流氓集团的残酷迫害,我把了解到的对张凤云的迫害事实陈述如下:

二零零零年三月份,张凤云和一位我不认识的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上访,说是要为李洪志师父、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他们在天安门广场打开横幅,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我师父清白!”因为学员很多,警察抢走横幅,乱打乱踩,张凤云和同去的法轮功学员乘机走掉了,顺利回家。

二零零零年八月,张凤云与当地几位法轮功学员在兰州火车站,在去北京的火车上,车还没开,被兰州市公安局二十六处警察发现绑架。警察往警车上拽那几个法轮功学员,拉拉扯扯拉到一起,张凤云和另一年轻同修被警察摔在地上,在地上被拽来拽去,衣服被撕破了。另几人讲法轮功真相,周围很多人,还有许多外国人都在听她们讲。最后他们被带到兰州市公安局二十六处,当天被兰化公安处接他们单位的法轮功学员时,将张凤云一同带回西固,交给西固公安分局政保科。他们打电话让我去,写个保证才可以把人领回去,否则不放人。无奈我写了保证,才把人接回。

二零零零年十月左右,张凤云去北京,在天安门广场打坐,被广场警察非法绑架到前门派出所,在那里恶警将张凤云的屁股打成黑紫色,血肉模糊粘在内裤上,到兰州的第二天,她去了一位法轮功学员的家里,这位学员看到张凤云被打成这样子,心里难过极了,太残忍了,很难想象她是怎么从北京回到兰州的,她根本无法坐。当时那位学员拿出照相机,一定要照下这残忍的迫害情景。这个学员不会用照相机,她立即叫来她的邻居帮忙拍照。这位邻居一看惊呆了,并说:“这些警察怎么这么对待你们?不就炼个功吗?把人打成这样子,简直太邪恶,太过分了,简直不是人所为。”这位邻居后来改变了对法轮功的认识。

二零零一年七月十九日,张凤云等人到河口发资料,被河口派出所的几个便衣警察绑架,从河口转到西固分局政保科六一零,高引祥他们逼问资料来源这几个人都不配合,什么都不说。第二天高引祥等人把这几人送到西果园看守所非法关押,张凤云在十四队。

从七月二十七日张凤云就开始绝食,要求无条件放人。警察:田庆平、张玲玲等直接指使号室的王香莲、党麦琴、徐平等牢头狱霸,用被子将张凤云蒙上毒打,打得浑身是伤,脸青紫,完后又用浓盐水灌食,插胃管时,在胃中乱捣,张凤云痛苦的惨叫声,周围都听得到。这以后,张凤云的身体越来越虚弱,不能进食,恶人把她的胃捣坏了。

张凤云绝食到第十三天时,大小便失控,生命垂危;绝食到第十五天时,也就是二零零一年八月十日,那天晚上狂风暴雨,电闪雷鸣,风雨交加,恶人将生命垂危的张凤云扔到垃圾台上,任凭风吹雨打。在其他法轮功学员的强烈要求下,恶警才将张凤云送到大砂坪劳改医院“抢救”,但是,时间不长,张凤云就停止了呼吸,时间是二零零一年八月十日午夜十二时。

我是第二天,也就是八月十一日接到通知,我是在兰州市华林坪看守所见到躺在冰柜里的张凤云。在那里四个警察围着我,气势吓人,叫我去买衣服。我问怎么回事,警察说:“是心律衰竭”。我把衣服给换上,警察叫来四个民工,用担架把张凤云抬到火葬场火化。没有任何手续,没有任何解释。

我只是一个平头老百姓,在江泽民流氓集团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邪恶疯狂打压下,当时我也不敢要任何手续,不敢问人是怎么死的,没有任何力量为我妻子维护公道。尽管我也知道她只是炼法轮功做好人,没有违反国家任何法律法规。在我内心极度悲愤中悄悄地将我妻子送走了。

从此,我和孩子相依为命,一边打工挣钱抚养孩子、管他上学,一边即当爹又当娘,好端端的一个家就这样被迫害的家破人亡!

直到现在,西果园看守所也没有只字片言对我妻子的死亡做一个了结和说法。而自二零一五年四月十五日我国最高法院发布了中共出台“关于法院推行立案登记制改革的意见”,并于同年五月一日起执行。从五月开始全球掀起诉江大潮,至此我写此控告状,为被迫害致死的张凤云讨个公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5/兰州张凤云被迫害致死-丈夫控告江泽民-321798.html

2013-06-09: 谁将他们推向风雨中?
......原甘肃省建工局木材厂职工张凤云,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三日,她因到西固河口地区发真相资料,被绑架至兰州市第一看守所十四队。七月三十日张凤云开始绝食。恶警田庆萍,张玲玲等直接授意王香莲、党麦琴、徐平等几个牢头狱霸,将张凤云用被子蒙上毒打。打完后又给张凤云插胃管。恶徒借插胃管又在她胃里乱捣。此后,她的身体一直很虚弱。八月十日夜晚,雷电交加,风雨大作,邪恶之徒将已被折磨得身体极度虚弱的张凤云扔到垃圾平台上,任凭风吹雨打,直至含冤离世,年仅三十五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6/9/谁将他们推向风雨中--274975.html

张凤云 (Zhang,Fengyun),女,42岁,兰州大法弟子,原甘肃省建工局木材厂职工。

张凤云因发法轮功真相资料于2001年7月23日被拘押在西果园看守所。十四队日被拘押在西果园看守所。当时里面已有九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与张凤云一同被抓的还有两名同修,张凤云被安排到9号室,另一位同修在2号室,另一个在十五队。

大法弟子张凤云一進西果园就完全不配合邪恶。提审的警察也没从她口里得知一点点事。她对一名同修说过她愿以生命捍卫法。师父说:“无论在任何环境下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当弟子们给她讲里面的绝食情况时,她说:“为什么你们每次都做得不彻底呢?”她对里面的同修说;“记得师父《登泰山》那一句‘停于半天难得度’,我觉得你们现在就处于这种状态,这是不正确状态啊!”在她的启发下,2001年7月30日西果园十四队的女大法弟子又开始了从五月份以来的第七次集体绝食──完全不配合邪恶,要求无条件释放。这次绝食弟子们遭到的迫害比较大,年龄小的大法弟子在号室被犯人们灌食时被打,多个大法弟子被插胃管灌食,而这里被迫害最严重的是我们的同修──张凤云

由于大法弟子张凤云的一身正气,令里面的队长和较邪恶的犯人背后那个邪恶因素很害怕,它们一直很恨张凤云,因此想利用给张凤云灌食的机会折磨她。几个牢头狱霸:王香莲,党麦琴,徐平等将张凤云用被子蒙上一阵毒打(据说此方法打人打得最歹毒)。张凤云脸上被打得黑青,打完后又给张凤云插胃管,她们借插胃管而在胃里乱捣──其实张凤云是被折磨致死的。张凤云被迫害后,身体一直很虚弱,其胃可能被捣坏而不能進食,到第14天晚上张凤云大小便已不能控制生命垂危。这期间犯人曾向队长反映,但队长说张凤云是装的。那天晚上雷电交加,风雨大作。第十五天时,牢头王香莲在队长张林林的纵容下将张凤云扔在垃圾平台上,下面都是脏水。其他大法弟子们发现后抱着张凤云向牢头王香莲警告:再不救人,我们就抱着张凤云往办公室里冲了。这时队长才叫来医生,但此时张凤云已无脉搏,后送到大沙坪劳改医院,2001年8月11日半夜12点人就去了。

以上就是张凤云被迫害致死的真实情况,至于邪恶所说的那些纯属无稽之谈,杀人犯能向媒体承认自己的恶行吗?

据了解,张凤云原来身体很不好,炼法轮功后,她身体状况大为改善。99年法轮功被镇压以后,张凤云曾四次到政府部门上访反映情况。目前她家中有一14岁的儿子未成年。

张凤云的去世,被官方说成是“自杀”,“悄悄地绝食,不知道”等等。但从上述“抢救”过程来看,张凤云是死于迫害。

西果园看守所一领导被记者问到张凤云死亡的具体情况时,称“我们就是专政机构,上面叫我们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 

分析家认为,张凤云的死极准确地印证了江泽民、罗干的“法轮功死了白死”密令之精神,目前,国际社会越来越倾向将江泽民政权对法轮功的镇压定位于“国家恐怖主义”,人权律师泰瑞。摩斯指出“江泽民政权在对法轮功的迫害中是在利用暴力和恐怖为手段,企图强制使千百万善良、和平的人民屈从,这是在国家支持下的恐怖主义。

2002-06-18: 甘肃省监狱医院协助兰州市第一看守所(西果园看守所)的犯罪警察做“自然死亡”的伪证
http://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2/6/18/31991p.html#chinanews0618-6

2001-10-30: 甘肃大法弟子张凤云被迫害致死真相(补充)
大法弟子张凤云被非法关押进西果园十四队时,里面已有九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与张凤云一同被抓的还有两名同修,张凤云被安排到9号室,另一位同修在2号室,另一个在十五队。
大法弟子张凤云一进西果园就完全不配合邪恶。提审的警察也没从她口里得知一点点事。她对一名同修说过她愿以生命捍卫法。师父说:“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当弟子们给她讲里面的绝食情况时,她说:“为什么你们每次都做得不彻底呢?”她对里面的同修说;“记得师父《登泰山》那一句‘停于半天难得度’,我觉得你们现在就处于这种状态,这是不正确状态啊!”在她的启发下西果园十四队的女大法弟子又开始了从五月份以来的第七次集体绝食──完全不配合邪恶,要求无条件释放。这次绝食弟子们遭到的迫害比较大,年龄小的大法弟子在号室被犯人们灌食时被打,多个大法弟子被插胃管灌食,而这里被迫害最严重的是我们的同修──张凤云

由于大法弟子张凤云的一身正气,令里面的队长和较邪恶的犯人背后那个邪恶因素很害怕,它们一直很恨张凤云,因此想利用给张凤云灌食的机会折磨她。几个牢头狱霸:王香莲,党麦琴,徐平等将张凤云用被子蒙上一阵毒打(据说此方法打人打得最歹毒)。张凤云脸上被打得黑青,打完后又给张凤云插胃管,她们借插胃管而在胃里乱捣──其实张凤云是被折磨致死的。张凤云被迫害后,身体一直很虚弱,其胃可能被捣坏而不能进食,到第14天晚上张凤云大小便已不能控制生命垂危。这期间犯人曾向队长反映,但队长说张凤云是装的。那天晚上雷电交加,风雨大作。第十五天时,牢头王香莲在队长张林林的纵容下将张凤云扔在垃圾平台上,下面都是脏水。其他大法弟子们发现后抱着张凤云向牢头王香莲警告:再不救人,我们就抱着张凤云往办公室里冲了。这时队长才叫来医生,但此时张凤云已无脉搏,后送到大沙坪劳改医院,半夜12点人就去了。

以上就是张凤云被迫害致死的真实情况,至于邪恶所说的那些纯属无稽之谈,杀人犯能向媒体承认自己的恶行吗?

English Version: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1/11/5/15445.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0/30/18834p.html

2001-10-18: 如此救人:兰州法轮功学员张凤云死亡真相
兰州消息,2001年8月11日,法轮功学员张凤云在西果园看守所绝食的第12天,因被强迫插管灌食,且得不到应有的照顾而死亡。这是已知的第35名因灌食而死的法轮功学员。

消息透露,42岁的张凤云是甘肃省建工局木材厂职工,她因发法轮功真相资料于2001年7月23日被拘押在西果园看守所。2001年7月30日张凤云开始绝食,到第10天,她已经脱水发高烧,身体非常虚弱。在这种情况下,警察强迫给她插管灌食,然后搁置一边不予理睬。第2天早上(8月10日),已经不能说话的张凤云被犯人抬到值班队长张玲玲面前问话,张玲玲说张凤云“装死”,就把她扔到垃圾台边上。一个懂医的法轮功学员发现张凤云已经休克,向看守反映几次,得不到回答。后来在法轮功学员的强烈要求下,医生被叫来,但张凤云已经没有脉搏和血压了,而且液体也输不进去,就这样张凤云死去了。

据了解,张凤云原来身体很不好,炼法轮功后,她身体状况大为改善。99年法轮功被镇压以后,张凤云曾四次到政府部门上访反映情况。目前她家中有一14岁的儿子未成年。

张凤云的去世,被官方说成是“自杀”,“悄悄地绝食,不知道”等等。但从上述“抢救”过程来看,张凤云是死于迫害。

西果园看守所一领导被记者问到张凤云死亡的具体情况时,称“我们就是专政机构,上面叫我们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

分析家认为,张凤云的死极准确地印证了江泽民、罗干的“法轮功死了白死”密令之精神,目前,国际社会越来越倾向将江泽民政权对法轮功的镇压定位于“国家恐怖主义”,人权律师泰瑞.摩斯指出"江泽民政权在对法轮功的迫害中是在利用暴力和恐怖为手段,企图强制使千百万善良、和平的人民屈从,这是在国家支持下的恐怖主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0/18/18168p.html

2001-10-13: 追忆同修张凤云 金刚不破的伟大修炼者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0/13/17921p.html

2001-09-14: 兰州西果园看守所大法弟子悼念死难同修并绝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9/14/16539p.html#chinanews-2

2001-08-19: 兰州大法弟子张凤云被西果园看守所迫害致死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1/8/19/15009p.html

兰州 七里河区(西果园第一,华林山第二看守所,第三看守所)联系资料(区号: 931)

2019-08-08: 焦家湾派出所辅警 傅鑫 18109491128
焦家湾东社区的片警王鉴悟 1339931178318893725365

2019-06-08: 拱星墩街道综治办电话:0931-4546937
拱星墩街道综治办陆某手机:18693282463

兰州市城关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
地址:兰州市城关区雁滩乡骆驼滩村266号,邮编730010
电话:0931-2166868、5166260、8551296
大队长刘亚峰
队长陈志凯 13399317327
队长马建军 13399317561
董金霞 13399313679
侯小斌 13399313757
华吉元13399317559
杨建中13399313750
杨艳雯13399317100
夏积禹13399313752
陈志远13399317327
张国保13399313749
张桂莲13399313755
王瑞芳13399317762
邓小兵13399313760
彭延嘉13399313758
范兰敏13399313759
何海生13399313753
肖云连13919108600
贾兆孝13919896515
张文13399317533
于涛13399317740
赵斌

甘肃省扫黑办举报电话;0931--8922864
邮政地址:兰州市城关区A229信箱
省纪委监委举报电话:0931--12388
省公安厅举报电话:0931--5156300
邮信地址:兰州市城关区南昌路1648号省纪委监委信访室

2019-05-19: 七里河拘留所信息:
杨世梁 男 13399315448 行政机关工作人员
施建军 男 13399315122 行政机关工作人员
苏永文 男 13399311913 行政机关工作人员
王志强 男 13399315272 行政机关工作人员
宋进良 男 13399311805 行政机关工作人员
吴明洲 男 13399315243 行政机关工作人员
李贻斌 男 13893339648 行政机关工作人员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931)

犯人:王香莲,党麦琴,徐平等
西果园看守所十四队队长:张林林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