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4-26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吉林 >> 延边 延吉市(朝阳川) >> 杨丽娟, 女, 35

个人情况: 原延边州旅游局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和龙市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9-03-30
家庭成员: 儿女: 杨丽娟 杨光
夫妻/父母: 殷凤芹(殷凤琴) 杨福进(杨福進)
女婿: 李光石
孙子/孙女: 小德 小义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3-11-03: 中国大陆朝鲜族法轮功修炼者被迫害真相(2)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3/中国大陆朝鲜族法轮功修炼者被迫害真相(2)-282104.html

2013-06-11: 中共对少年儿童的摧残(二)

......吉林延边小德和小义:姥爷姥姥被迫害致死 父亲被诬判五年 母亲被迫害得精神失常

吉林延边有这样两个孩子小德和小义,他们的爸爸李光石、妈妈杨丽娟,和他们的姥爷和姥姥因为修炼法轮功,信仰“真善忍”,被中共江氏集团残酷的迫害。姥爷和姥姥先后被迫害致死;爸爸被抓进监狱;妈妈被迫害精神严重失常。

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日左右,延吉市法院以莫须有的罪名,将孩子的父亲李光石非法判刑五年,并在没有通知家人情况下,把人送到吉林监狱。二零零二年五月,孩子的母亲杨丽娟被劫持到牡丹江爱河看守所,被超期拘押了七个多月,被输入不明药物,以致精神开始失常。恶人将杨丽娟送入哈尔滨女子戒毒所,对杨丽娟又一次打毒针,致使杨丽娟精神严重失常、疯疯癫癫。

妈妈杨丽娟的身体状况无法照顾幼小的孩子,延吉孤儿院因为得不到民政局的许可,不敢收留孩子,六岁的小德住在七十多岁的独身老爷爷家中,二岁的小义无处可去,只有和精神严重失常的妈妈住在一起,由认识他们的法轮功学员轮流帮忙照顾。就是这样,延吉市中共警察还要对帮助杨丽娟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调查,要找出发起和参与帮助杨丽娟一家的法轮功学员,扬言意欲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6/11/中共对少年儿童的摧残(二)-275078.html

2011-12-20: 妻子被迫害精神失常 李光石狱中遭严管折磨

吉林省延吉市法轮功学员李光石,三十多岁,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受益。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氏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大法后,李光石本着澄清事实真相的愿望,到政府上访,可他万万没想到,从此却拉开了中共当局对他及善良淳朴一家人残酷迫害的序幕。

李光石只因坚修法轮大法,曾两次被非法劳教,二零零八年又被非法判刑五年,关押在吉林监狱,李光石的妻子和岳父母都信仰法轮功,在中共的残酷迫害中,现在妻子精神失常,父母离世,近期吉林监狱又以其炼功为名将其关押进严管小号已经两个多月了,吉林监狱的严管队有抻床。被关押在小号和严管的人不准穿内衣裤和袜子,只穿一套棉袄棉裤,暖气只给到不冻的温度,天窗开着,雪花可以飘进去,还要罚坐,每天两顿很稀的玉米面粥。被押人员饥寒交迫。李光石被以炼功为借口押小号两个多月了,承受饥寒之苦。

李光石曾多么幸福的一家人被迫害遭遇如下:

一、妻子被迫害精神失常

李光石的妻子杨丽娟,三十五岁,原在延边州旅游局工作,温柔贤淑美丽。一九九七年五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团开始迫害大法后,被非法拘留、非法监视居住、强行洗脑迫害。在种种的残酷迫害中,杨丽娟绝食抗议,恶人们就对她采取野蛮灌食迫害,还用电棍惨无人道的电击她,更拳打脚踢的迫害,精神上受到了严重的摧残和恐吓。

二零零一年,杨丽娟被绑架,送入吉林省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劳教迫害了一年。其间遭受到精神洗脑、奴工劳役、强行转化的身心双方面的摧残。

二零零二年五月,杨丽娟到黑龙江省牡丹江市探望亲戚,在回来的路上被牡丹江铁路公安局派出所以携带大法资料为由,强行劫持到牡丹江爱河看守所,被超期拘押了七个多月。其间不但被看守所恶警体罚打骂迫害,恶人还给杨丽娟打吊瓶(不知打的什么药),导致杨丽娟开始精神失常。之后,恶人们又把她送入黑龙江省哈尔滨女子戒毒劳教所残酷迫害。

在戒毒所里,因杨丽娟抵制奴役劳动,恶警们就对她体罚打骂、长期不让睡觉、还把她铐在暖气片儿上迫害一宿。后来恶警们对杨丽娟又一次采用了打毒针的残酷迫害方式,致使杨丽娟精神严重失常、疯疯癫癫,生命危在旦夕。之后恶人怕承担责任,才通知家人将精神失常的杨丽娟接回家。当她家人质问戒毒所的两名警察(男警察叫于洋、女警察姓王)“为什么把我女儿迫害成这样?”两名警察面面相觑,只有敷衍说“没迫害”。

李光石的妻子被迫害精神失常,失去了所有自理能力。

二、岳母殷凤琴被迫害致死

岳母殷凤琴也遭受了残酷的迫害,二零零零年还被非法劳教二年,劫持到臭名昭彰的吉林省黑嘴子女子劳教所迫害,在劳教所里遭受了强制精神洗脑、奴工劳役等身心摧残后,最后殷凤琴双眼被迫害得近乎失明。零二年三月份回家后,还不断的受到街道等恶人的骚扰。被非法拘留、非法监视居住等迫害。

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九日上午,吉林省延吉市双阳社区工作人员和两名男子(一个是吉林来的姓马和一个延吉姓穆的)到法轮功学员杨福进家,对其一家进行“转化”迫害,遭到妻子殷凤琴的抵制。恶人们就恼羞成怒地叫来延吉市“610”和国保大队的恶警,妄图强行绑架殷凤琴。在国保大队恶警和一大帮社区工作人员的强行劫持中,有李成哲、朴贵南两名恶警贴身监视她穿换衣服,当时在场的还有十多人。但殷凤琴从自家五楼阳台坠下,导致全身肋骨、臂骨、腿骨、脊椎骨等处多处骨折,送到延边医院抢救无效后含冤离世。

三、岳父含冤离世

殷凤琴被迫害死后,岳父杨福进不仅申冤无门,还受到“六一零”、公安局等多个部门的恐吓、施压。杨福进曾因炼功身心受益,本着澄清事实真相的愿望到省政府上访,说真话的善良人却被多次非法关押迫害。二零零零年十月份,杨福进又一次进京上访中,在半途被沈阳公安局警察绑架,被遣返当地后一直被非法关押在延吉看守所近一个月之久,后被非法劳教二年。先在延边劳教所关押后又转至吉林省九台饮马河劳教所,在劳教所里遭受了精神洗脑、奴工劳役等身心摧残。

零二年八月份,杨福进被放回家。但随之而来的迫害还远远没结束,回家后,被单位开除。也从此没了经济来源,全家仅靠杨福进老伴那点退休金维持生活。

二零零三年起,中共当局恶人们开始对杨福进家非法监视居住,朝阳派出所和街道办事处的恶人还经常骚扰他家。零四年五月份,延吉市公安局和朝阳派出所恶人用电钻钻坏杨福进家的门锁后,破门而入,强行抄家,并抢走大法资料等私人物品。杨福进一家被迫流离失所,在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住了四年。

二零零八年,延边州市国保大队肖彬、朴贵男等恶警伙同牡丹江国保大队恶人一起,将杨福进和女婿李光石在牡丹江市绑架。被关押于敦化市看守所一个多月后又转到图们市看守所超期拘押了五个月,后又转至延吉看守所,恶人对他进行了非法庭审后,因其出现脑血栓症状(在敦化被关押期间,杨福进被恶警陈润龙上大挂酷刑迫害,时间长达一上午,被折磨成脑血栓加重症状),最后判四年缓三年,回家治疗。

李光石的妻子被迫害精神失常,失去了所有自理能力后,连吃饭都得母亲照顾,在母亲被迫害死之前稍有好转,可现在母亲在有两名恶警贴身监视她穿换衣服,多名警察在场的情况下出现意外死亡,杨丽娟又出现精神不正常状态,两个儿子小义和小德(一个七岁,一个四岁)不得已只得由亲属领养。六十二岁的杨福进悲愤交加,精神受了沉重的打击,在老伴去世几个月后也含冤离世。

四、李光石正在被严管迫害

被非法判刑五年,关押在吉林监狱的李光石,现在又被吉林监狱以其炼功为名将其关押进有抻床,天窗开着,雪花可以飘进去,不准穿内衣裤和袜子的严管队两个多月了。

吉林监狱多年来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被他们酷刑折磨致死、或被迫害的奄奄一息,转监、保外后不久离世的法轮功学员,有近二十人,包括刘成军(32岁)、雷明(30岁),崔伟东(50岁)、张健华(50岁)、何元慧(41岁)、孙常德(43岁)。被迫害致伤残者更多,云庆斌等多人被折磨致精神失常。

近期又有法轮功学员敖永杰、叶松长被迫害致生命垂危的消息,从监狱通知家属开始就这样推来推去已过去两个多月了,吉林监狱表面上说同意放人,但又以户口所在地“六一零”不接受为由拒绝放人。通化法轮功学员叶松长,已被非法关押九年,也因身体生命垂危面临保外就医,还有孙长军、张宏伟等等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20/妻子被迫害精神失常-李光石狱中遭严管折磨-250797.html

2011-05-05: 吉林延吉四岁小义的遭遇

所有孩子本应生活在父母的关爱中,但因为中共对法轮功的血腥迫害,年幼的孩子竟然一次又一次的不得不与深爱他们的爸爸妈妈、抚养他们的姥爷和姥姥生离死别。小义今年刚刚四岁,因为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爸爸被诬判重刑,妈妈被打毒针导致精神失常,姥姥、姥爷被迫害离世,不得已,小义暂时由一位孤身女性朝鲜族老人抚养。在这位善良的老奶奶的抚养教育下,小义健康安定的生活了一段时间,而且还能读书认字了。然而好景不长,前不久,年幼的小义又一次经历了一群中共警察闯入房间抓人的恐怖。

近期,延吉中共警察开始他们蓄谋已久的邪恶迫害行动,非法闯入居住朝阳川收养小义的那孤身的老年朝鲜族法轮功女学员家中,将善良的老人劫持而去,非法讯问送小义去那里的法轮功学员的情况,意欲进行迫害。

妈妈被打毒针精神失常,爸爸被诬判重刑

多年来,由于中共对法轮功的严酷迫害,小义一家被迫害得已经非常严重了。妈妈杨丽娟也因为在中共的邪恶迫害下被打毒针陷害而精神失常。

二零零八年,延边州市国保大队肖彬、朴贵男等恶警伙同牡丹江国保大队恶人一起,将流离失所的李光石及其岳父在牡丹江市绑架。岳父杨福晋由于中共警察的酷刑迫害,身体受到严重伤害,以致早已出现半身不遂的病状。

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日左右,小义的爸爸李光石被中共法院非法构陷,被诬判五年重刑,被非法关押于吉林监狱非法迫害。一家的生活重担全部压在姥姥殷凤琴身上。

杨丽娟的两个孩子从生下来所见到的就是警察、所谓的“政府人员”闯进家中抄家,抓人,打人,抢劫的情景。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5/吉林延吉四岁小义的遭遇-240130.html

2011-01-20: 扶危救困做好人 反遭警察恐吓

多年来,由于中共持续的严酷迫害,延吉市法轮功学员杨丽娟一家家破人亡。杨丽娟本人也因为在中共的邪恶迫害下被打毒针而导致精神失常;丈夫李光石被非法构陷,被非法关押于吉林监狱迫害;父亲杨福进二零零八年被迫害成半身不遂;一家的生活重担全部压在母亲殷凤琴身上。

然而,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九日上午,吉林省“六一零”与延吉市国保警察朴贵赧、李成哲等闯入家中绑架殷凤琴,据称殷凤琴从五楼阳台窗口坠落身亡,当时有李成哲、朴贵南两名恶警贴身监视她穿换衣服,在场的还有十多人,以常征为首的恶警叫嚣着说就是用大被把殷凤琴包起来也要把她绑架。杨福进想为妻子讨还公道,遭到中共警察的威胁恐吓,杨福进悲愤交加,不久就含冤离世。

由于杨丽娟精神失常,无法正常自理,更不要说照料好孩子了。认识的人看孩子实在太可怜就找了国外在延吉办的孤儿院,希望能收留可怜的孩子。孤儿院院长听后眼圈红了,含着泪说道:我们很想帮助,可是我们是必须得到民政局的同意后送来的才能收,我们想想办法看看。就因为是法轮功学员,杨丽娟和她的两个孩子无法得到中共管制的社会相关福利部门的收留,处境令人堪忧。最可怜的是杨丽娟的两个孩子。六岁的小度住在七十多岁的独身老爷爷家中,二岁的小益因无人收养,在这家那家的流浪,一整理包裹小益就知道又要换地方。孩子太小,离不开妈妈,实在没办法只有和精神严重失常的妈妈住在一起。因为妈妈成天笼罩在恐怖当中,成天把门锁的严严的不让外人进入,有时小益一整天都吃不上一顿饭,孩子饿得都起不来;寒冷的季节里,妈妈给小益穿上短裤短衫后带着出去(自己也穿短裤短衫)好心的人看见后把她们送回家才免冻坏身子。

看到他们母子如此遭遇,认识他们的法轮功学员主动轮流照顾他们母子的生活。为避免中共警察的非法骚扰,她们不得以将杨丽娟和孩子接走,暂时离开杨家。杨丽娟在吃饭时经常把自己的饭留出来一些,说留给李光石和不在身边的孩子回来吃的。就是这样,据闻,近期延吉市中共警察对帮助杨丽娟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调查,要找出发起参与帮助杨丽娟一家的法轮功学员,并且扬言意欲非法迫害。

所有孩子本应生活在父母的关爱中,但因为中共对法轮功的血腥迫害,年幼的孩子竟然一次又一次的不得不与深爱他们的爸爸妈妈、抚养他们的姥爷和姥姥生离死别。杨丽娟的两个孩子从生下来所见到的就是警察、所谓的“政府人员”闯进家中抄家,抓人,打人,抢劫的情景。

关于杨丽娟家遭受的迫害,请见:妻死女疯 杨福进遭迫害含冤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7/3/226408.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0/扶危救困做好人-反遭警察恐吓-235091.html

2010-07-03: 妻死女疯 杨福进遭迫害含冤离世

延吉市法轮功学员殷凤琴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九日被迫害死后,其丈夫杨福进不仅有冤无处诉,还受到了来自“六一零”、公安局等部门的恐吓、施压。妻子死后,被迫害精神失常的女儿根本无法照顾两个幼小的外孙,不得已只得由亲属领养。六十二岁的杨福进悲愤交加,精神受了沉重的打击,于近日含冤离世。

杨福进一家人,从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罗干团伙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功后,被中共当局迫害的家破人亡:杨福进本人二零零八年被迫害成半身不遂,女儿杨丽娟被黑龙江省哈尔滨女子戒毒所迫害致精神失常,女婿李光石被关入吉林监狱遭受迫害,还有两个年幼的外孙(一个六岁,一个三岁),一家人原本就仅靠妻子殷凤琴一人照料。
然而,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九日上午,吉林省“六一零”与延吉市国保警察朴贵赧、李成哲等闯入家中绑架殷凤琴,过程中殷凤琴突然从五楼阳台窗口坠落,含冤离世。当时在小小的阳台里,有李成哲、朴贵南两名恶警贴身监视她穿换衣服,当时在场的还有十多人。

绑架、劳教、判刑,被迫害成半身不遂

杨福进家住延吉市朝阳街双阳小区,原延吉市民族皮鞋厂职员。一九九六年四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大法后,杨福进本着澄清事实真相的愿望,于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到吉林省省政府上访,可是他万万没想到,从此却拉开了中共当局对他一家人残酷迫害的序幕。

七月二十二日到省政府上访被当地公安局非法关押了一天(地点在军事艺术学校)。十月二十七日进京上访,被劫持回当地后,又受到了延边州国保大队吴景林、延吉市公安局政保科陈润龙等恶人的迫害、威胁等,后在延吉市看守所里被非法关押二十二天。

二零零零年十月份,杨福进又一次进京上访中,在半途被沈阳公安局警察绑架,被遣返当地后一直被非法关押在延吉看守所近一个月之久,后被非法劳教二年。先在延边劳教所关押后又转至吉林省九台饮马河劳教所,在劳教所里遭受了精神洗脑、奴工劳役等身心摧残。

零二年八月份,杨福进被放回家。但随之而来的迫害还远远没结束,回家后,被单位开除。也从此没了经济来源,全家仅靠杨福进老伴那点退休金维持生活。

二零零三年起,中共当局恶人们开始对杨福进家非法监视居住,朝阳派出所和街道办事处的恶人还经常骚扰他家。零四年五月份,延吉市公安局和朝阳派出所恶人用电钻钻坏杨福进家的门锁后,破门而入,强行抄家,并抢走大法资料等私人物品。杨福进一家被迫流离失所,在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住了四年。

二零零八年,延边州市国保大队肖彬、朴贵男等恶警伙同牡丹江国保大队恶人一起,将杨福进和女婿在牡丹江市绑架。被关押于敦化市看守所一个多月后又转到图们市看守所超期拘押了五个月,后又转至延吉看守所,恶人对他进行了非法庭审后,因其出现脑血栓症状(在敦化被关押期间,杨福进被恶警陈润龙上大挂酷刑迫害,时间长达一上午,被折磨成脑血栓加重症状),最后判四年缓三年,回家治疗。

妻子殷凤琴被迫害致死

妻子殷凤琴,六十三岁,原在延边州水利工程处工作。一九九六年四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团开始迫害大法后,殷凤琴也遭受了残酷的迫害,曾遭受非法拘留、非法监视居住等迫害。二零零零年还被非法劳教二年,劫持到臭名昭彰的吉林省黑嘴子女子劳教所迫害,在劳教所里遭受了强制精神洗脑、奴工劳役等身心摧残后,最后殷凤琴双眼被迫害得近乎失明。零二年三月份回家后,还不断的受到街道等恶人的骚扰。

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九日上午,吉林省延吉市双阳社区工作人员和两名男子(一个是吉林来的姓马和一个延吉姓穆的)到法轮功学员杨福进家,对其一家进行“转化”迫害,遭到妻子殷凤琴的抵制。恶人们就恼羞成怒地叫来延吉市“610”和国保大队的恶警,妄图强行绑架殷凤琴。在国保大队恶警和一大帮社区工作人员的强行劫持中,不知什么原因,殷凤琴从自家五楼阳台坠下,导致全身肋骨、臂骨、腿骨、脊椎骨等处多处骨折,送到延边医院抢救无效后含冤离世。

当时在小小的阳台里,除殷凤琴外,还有李成哲、朴贵南两名恶警贴身监视被害人换衣服。当时在场的人还有:被利用协助“转化”迫害的延吉市的穆某、吉林市的马某、两个女人,社区街道人员等共十多人。

女儿被迫害精神严重失常

女儿杨丽娟,三十四岁,原在延边州旅游局工作。于一九九七年五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团开始迫害大法后,非法拘留、非法监视居住、强行洗脑迫害。为抵制迫害,杨丽娟绝食抗议,恶人们就对她采取野蛮灌食迫害,还用电棍惨无人道的电击她,更拳打脚踢的迫害。

二零零一年,杨丽娟被非法绑架,送入吉林省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劳教迫害了一年。其间遭受到精神洗脑、奴工劳役、强行转化的身心双方面的摧残。

二零零二年五月,杨丽娟到黑龙江省牡丹江市探望亲戚,在回来的路上被牡丹江铁路公安局派出所以携带大法资料为由,强行劫持到牡丹江爱河看守所,被超期拘押了七个多月。其间因杨丽娟抵制迫害抗议,不但被看守所恶警体罚打骂迫害,恶人还给杨丽娟打吊瓶(不知打的什么药),导致杨丽娟开始精神失常。之后,恶人们又把她送入黑龙江省哈尔滨女子戒毒所残酷迫害。

在戒毒所里,因杨丽娟抵制奴役劳动,恶警们就对她体罚打骂、长期不让睡觉、还把她扣在暖气片儿上迫害一宿。后来恶警们对杨丽娟又一次采用了打毒针的残酷迫害方式,致使杨丽娟精神严重失常、疯疯癫癫,生命危在旦夕。之后恶人怕承担责任,才通知家人将精神失常的杨丽娟接回家。当家人质问戒毒所的两名警察(男警察叫于洋、女警察姓王)“为什么把我女儿迫害成这样?”,两名警察面面相觑,只有敷衍说“没迫害”。

好端端的女儿给迫害的精神失常,失去了所有自理能力,连吃饭都得母亲照顾,近三年多才有所好转。

女婿被非法判刑五年

女婿李光石,也是九九年之前得法,从邪恶开始迫害大法后也屡遭恶人的迫害。一九九九年到二零零零年,李光石等多名法轮功学员为法轮功鸣冤,多次上北京上访,结果被延吉市国保大队非法劳教,劫持到延边劳教所强制劳动和洗脑迫害。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份,延边劳教所为了掩盖打死吉林省安图县二道白河法轮功学员王铁松的犯罪行为,把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转移到九台饮马河劳教所。李光石等法轮功学员继续在九台饮马河劳教所遭受强制劳动、强制洗脑等迫害。

二零零八年,延边州市国保大队肖彬、朴贵男等恶警伙同牡丹江国保大队恶人一起,将流离失所的李光石及其岳父在牡丹江市绑架。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日左右,延吉市邪党人员操控法院以莫须有的罪名把李光石非法判刑五年,并在没有通知家人情况下送到吉林监狱进一步迫害。

李光石、杨丽娟的两个幼子(一个六岁,一个三岁),原本由岳母殷凤琴照顾抚养,殷凤琴被迫害致死后,两个孩子只得由亲属领养。

伸冤无门,杨福进含冤离世

殷凤芹被迫害死后,延吉市公安局初时为拖延时间,对杨福进一家一方面竭力推脱法律责任,好言相抚;一方面就赔偿问题上故意在讨价还价,拖延时间,等待上级如何处理的决定。

杨福进一家人在巨大的精神压力下表示可以退一步,放弃追究相关迫害人的法律责任,但延吉市公安局必须予以相应的经济赔偿,作为这一家人今后的生活保障;同时释放被非法关押在吉林监狱的女婿李光石回家照顾这一家老小。当时延吉市公安局回复说这些都可以商量,他们会尽力满足被害人家属的要求。不久,市公安局去信给杨福进一家人,约定于二零一零年二月三日到市公安局谈判。

二月三日星期三一大早,延吉市公安局显然经过精心周密的安排,特别是就连门前以往停放的一大排车辆都被清理的一干二净,空空荡荡。杨福进亲属一行十多人来到市公安局。刚到门前,恶警们就突然蛮横无理地呵斥杨福进的一些亲属,用下马威的手段进行威胁恐吓。警察们虽然没有荷枪实弹,但一个个的端着照相机、扛着摄影机对杨福进家一行十多人进行拍摄,搞心理战。

此次,延吉市公安局对“殷凤琴被迫害致死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拐弯儿。他们不但否认了当时警察就在阳台的事实真相,并反咬一口呵斥杨福进家人态度不好。还说他们答应赔偿是处于同情怜悯,要想得到他们施舍的同情,应该对他们以祈求的口气说话才对,不然什么也得不到!

杨福进一家人在市公安局不但冤屈难伸,还受到以杜云起为首的恶警的威胁恐吓和毫无人性的羞辱,只放回了一家三口人,将其余亲属分别被强制夹持着塞进车里,劫持到地方派出所,非法讯问恐吓、不许亲属为殷凤芹鸣冤。

后来杨福进拖着行动不便的身体,被儿子儿媳搀扶着,带着精神失常的女儿和两个不谙世事的外孙,一家六口走出家门,步履艰难地到州政府、市政府、政法委等相关部门四处奔波投诉,都被借口推诿无果而归。他们走到那里,都被跟踪。杨福进一家人不仅有冤无处诉,还受到了来自“610”、公安局等部门的恐吓、施压。杨福进心里悲愤交加,精神受了沉重的打击,于近日含冤离世。

从九九年邪恶开始迫害大法后,多少幸福的家庭被中共恶人们活活拆散、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法轮功学员杨福进一家人,正是中共这场“群体灭绝”迫害中的受害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7/3/226408.html

2010-02-02: 吉林延吉市殷凤琴一家被迫害真相

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九日上午,吉林省延吉市双阳社区工作人员和两名男子(一个是吉林来的姓马和一个延吉姓穆的)到大法弟子殷凤琴家,对殷凤琴及其已经被迫害的半身不遂的丈夫杨福進(大法弟子)進行“转化”迫害,遭到殷凤琴的强烈抵制。恶人们就恼羞成怒地叫来延吉市国保大队的恶警,妄图绑架殷凤琴。在国保大队恶警和一大帮社区工作人员的强行劫持中,不知什么原因,殷凤琴从自家五楼阳台坠下,送到延边医院抢救无效后含冤离世。

多年的迫害中,杨福進被迫害成半身不遂,女儿杨丽娟被黑龙江省哈尔滨女子戒毒所迫害致精神失常。杨丽娟还有两个年幼的孩子,因杨丽娟的丈夫李光石被关入吉林监狱遭受迫害,一家人就仅靠殷凤琴一人的照料。

.....

女儿被迫害精神严重失常

殷凤琴的女儿杨丽娟,三十四岁,原在延边州旅游局工作。于一九九七年五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因到省政府上访被当地公安局非法关押了一天(地点在军事艺术学校)。之后经常被朝阳派出所恶警监视干扰。曾被朝阳派出所拘留扣押了一天,还将杨丽娟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起劫持到图们石砚疗养院進行强行洗脑迫害。以朝阳街道武装部一个姓李的部长,延吉市610副主任胡晓艳为首的恶人让武警看押着所有法轮功学员,然后用强制手段强行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为达到目的,他们用各种方式折磨法轮功学员,强制转化一个星期才将杨丽娟放回家。

九九年十月份,杨丽娟和延吉市十多名法轮功学员一起進京上访,被延吉市国保大队、“610”、等部门关押到看守所非法拘留了十五天。回来后朝阳派出所恶警不但经常来家骚扰,更派人在她家门口监视居住一年多。

二零零零年杨丽娟再次進京上访,被恶人非法关押到北京看守所。为抵制迫害,杨丽娟开始绝食抗议,恶人们就对她采取野蛮灌食迫害,还用电棍惨无人道的电击她,更拳打脚踢的迫害,但最终恶人们都没达到目的。杨丽娟在绝食八天时回家。

二零零一年,杨丽娟在延边州内与各县市同修协调时,被安图县国保大队于学、张庆山等恶警非法绑架,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又送入吉林省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劳教迫害了一年。其间遭受到精神洗脑、奴工劳役、强行转化的身心双方面的摧残。

二零零二年五月,杨丽娟到黑龙江省牡丹江市探望亲戚,在回来的路上被牡丹江铁路公安局派出所以携带大法资料为由,强行劫持到牡丹江爱河看守所,被超期拘押了七个多月。其间因杨丽娟抵制迫害抗议,不但被看守所恶警体罚打骂迫害,恶人还给杨丽娟打吊瓶(不知打的什么药),导致杨丽娟开始精神失常。之后,恶人们又把她送入黑龙江省哈尔滨女子戒毒所残酷迫害。

在戒毒所里,因杨丽娟不干活,恶警们就对她体罚打骂、长期不让睡觉、还把她扣在暖气片儿上迫害一宿。后来恶警们对杨丽娟又一次采用了打毒针的残酷迫害方式,致使杨丽娟精神严重失常、疯疯癫癫,生命危在旦夕。之后恶人怕承担责任,才通知家人将精神失常的杨丽娟接回家。当家人到戒毒所时,见到的已不是昔日那乖巧的女儿,而是已被折磨的没有人样的疯女儿。当家人质问戒毒所的两名警察(男警察叫于洋、女警察姓王)“为什么把我女儿迫害成这样?”时,两名警察面面相觑,只有敷衍说“没迫害”。

好端端的女儿给迫害的精神失常,失去了所有自理能力,连吃饭都得母亲照顾,近三年多才有所好转......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2/2/216972.html

2010-01-28: 杨福进被迫害半身不遂 妻子被害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31/217295.html

2009-03-29: 朝鲜族李光石被非法判刑五年劫入吉林监狱

吉林省延边大法弟子李光石,男,40岁,朝鲜族,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和龙市人。2008年4月12日,在牡丹江被延吉市国保大队人员所绑架,2008年10月份被延吉市市法院非法判刑5年后,劫持到吉林监狱。

现在吉林监狱方面用灌输性的洗脑迫害来强行转化李光石,这期间不允许跟任何家人有联系。

从一九九九年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开始,延吉市大法弟子李光石和妻子杨丽娟经常受到中共邪党政府官员们的骚扰与迫害。1999年11月8日延边州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把李光石因为了法轮功鸣冤上访劳动教养一年。2001年李光石从劳教所中出来后,跟很多法轮功学员一起继续为法轮功鸣冤上访。结果李光石等很多大法弟子,被延吉市国保大队非法劳教送到延边劳教所强制奴役劳动和洗脑迫害。

当时延边劳教所的中共邪党的政府官员向广播、报纸上宣称:延边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实施了“春风化雨”般温暖的教育。并且毫无无耻的在广播、报纸上宣传自己的所谓的“功绩”。但实质上从外部看似平静的劳教所里面,每天都发生着世上最邪恶、最毫无人性的残酷迫害。延边劳教所里面几乎每天都上演着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折磨、强制奴役劳动、强制洗脑的悲剧。150多名曾经在延边劳教所非法关押过的法轮功学员都不同程度的受到过酷刑折磨,强制洗脑迫害。而且这些劳教所的邪党官员对法轮功学员实施酷刑的时候,从来没有因为你年纪大或者你有什么病而放松过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份延边劳教所为了掩盖打死吉林省安图县二道白河大法弟子王铁松的犯罪行为,把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转移到九台饮马河劳教所。

在九台饮马河劳教里李光石等大法弟子继续所受到强制奴役劳动和强制洗脑等迫害,二零零三年李光石被释放到回家时,妻子杨丽娟因身上带着法轮功书籍被强制奴役劳动教养,在关押哈尔滨女子戒毒所期间被残酷的迫害中被逼疯。2004年初杨丽娟虽然被释放到回家,但是她的精神状态到现在还不能完全自理的程度。

2004年李光石为了躲避中共邪党对他们家庭的迫害,带着怀孕的妻子到牡丹江去谋生。但是2008年4月12日晚,延边州国保大队的朴贵南和延吉市国保大队的肖彬带着六、七个人同伙,在牡丹江国保大队的配合下非法绑架了居住在牡丹江市的延边大法弟子李光石和他的岳父杨福?一家人,继续迫害他们一家人。

李光石被绑架后非法关押在延吉市看守所期间,李光石的岳母和被哈尔滨女子戒毒所中被迫害成不能太能自理的妻子杨丽娟带着两个幼子(一个四岁、一个九个月)多次到延吉国保、法院等相关单位要人。但是延吉市法院在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日左右以莫须有的罪名,把李光石非法判刑五年后,并没有通知家人情况下把李光石送到吉林监狱。

现在李光石在吉林监狱中,又受到吉林监狱方面毫无人性的洗脑迫害。对于吉林方面对李光石的洗脑迫害,李光石的家人很担忧,因为家人明白中共邪党对大法弟子迫害的残酷。

中共邪党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对法轮功“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打死算自杀”的迫害中,有三千多法轮功弟子被迫害致死,无数的人被中共邪党秘密摘取器官牟利。还有很多大法弟子至今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监狱等地方受迫害。还有原本美好和睦的家庭,因中共邪党毫无人性的残酷迫害中,支离破碎家破人亡。有很多法轮功家庭成员,因中共邪党的迫害中不堪重负,提出离婚、打骂自己心爱的丈夫、妻子、父母亲等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3/29/197955.html

延边 延吉市(朝阳川)联系资料(区号: 433)

2019-04-14:
相关责任单位及人员信息
延边州委书记姜治莹 0433—2900061
延边州委政法委(州委610办)
监督电话 0433—2513381 2516466 2536466
延边州政法委书记康芳 13843333399 0433—2751850
副书记州综治办主任金昌石 0433—2519522 13904487811
副书记州综治办副主任朴春杰 0433-2536867
副书记赵洪刚0433-2551829 13804480095
州委610办副主任金秀山 0433—2517615 13704435816
延吉市政法委
监督电话 0433-2525636
政法委书记孟繁友
常务副书记、综治办主任刘辉 0433--2518330
副书记张文学 0433—2522766
延边州公安局
地址:吉林省延吉市天池路2855号
E-mail:ybga@163.com 邮编:133000
监督电话 0433—2513381
局长裴凯 0433—2242001
分管指挥中心 联系延吉市公安局
副局长鲍锦湉0433—2242003 13904469056
分管监所支队、警务部、延边第一戒毒所 联系图们市公安局
副局长0433—2242012
分管反恐 治安支队、控申处 联系敦化市公安局
副局长郑永虎0433—8330001 13944769999
分管警卫处 出入境管理局 签证处 联系珲春市公安局
副局长李柱哲0433—2242007 13904481881
分管刑警支队、禁毒支队、网安支队 联系和龙市公安局
指挥中心指挥长0433—2242525
延吉市公安局
监督电话0433—2524018 0433—2514018
局长崔昌铉0433—8150001 18043302001
政委杨平平 0433—8150002
副局长金海东 0433—8150003
常务副局长金虎 0433—8150004
副局长兼政治室主任0433—8150005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10-11-16: 吉林延边两个孩子的遭遇
——爸爸遭冤狱、妈妈被迫害精神失常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16/吉林延边两个孩子的遭遇-232497.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4-25, 8:04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