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0-19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吉林 >> 延边 延吉市(朝阳川) >> 殷凤芹(殷凤琴), 女, 63

殷凤芹(殷凤琴)
延吉市法轮功学员殷凤琴含冤离世,家人迫于威胁草草火化遗体。
个人情况: 原在延边州水利工程处工作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吉林省延吉市
个人近况: 2010年1月29日 迫害致死 (2010-01-31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4-05-03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2117
家庭成员: 儿女: 杨丽娟 杨光
夫妻/父母: 殷凤芹(殷凤琴) 杨福进(杨福進)
女婿: 李光石
孙子/孙女: 小德 小义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1-05-05: 吉林延吉四岁小义的遭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5/吉林延吉四岁小义的遭遇-240130.html

2011-01-09: 罪恶还在延边这块土地上继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9/罪恶还在延边这块土地上继续-234664.html

2010-07-03: 妻死女疯 杨福进遭迫害含冤离世(图)

延吉市法轮功学员殷凤琴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九日被迫害死后,其丈夫杨福进不仅有冤无处诉,还受到了来自“六一零”、公安局等部门的恐吓、施压。妻子死后,被迫害精神失常的女儿根本无法照顾两个幼小的外孙,不得已只得由亲属领养。六十二岁的杨福进悲愤交加,精神受了沉重的打击,于近日含冤离世。

杨福进一家人,从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罗干团伙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功后,被中共当局迫害的家破人亡:杨福进本人二零零八年被迫害成半身不遂,女儿杨丽娟被黑龙江省哈尔滨女子戒毒所迫害致精神失常,女婿李光石被关入吉林监狱遭受迫害,还有两个年幼的外孙(一个六岁,一个三岁),一家人原本就仅靠妻子殷凤琴一人照料。
然而,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九日上午,吉林省“六一零”与延吉市国保警察朴贵赧、李成哲等闯入家中绑架殷凤琴,过程中殷凤琴突然从五楼阳台窗口坠落,含冤离世。当时在小小的阳台里,有李成哲、朴贵南两名恶警贴身监视她穿换衣服,当时在场的还有十多人。

绑架、劳教、判刑,被迫害成半身不遂

杨福进家住延吉市朝阳街双阳小区,原延吉市民族皮鞋厂职员。一九九六年四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大法后,杨福进本着澄清事实真相的愿望,于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到吉林省省政府上访,可是他万万没想到,从此却拉开了中共当局对他一家人残酷迫害的序幕。

七月二十二日到省政府上访被当地公安局非法关押了一天(地点在军事艺术学校)。十月二十七日进京上访,被劫持回当地后,又受到了延边州国保大队吴景林、延吉市公安局政保科陈润龙等恶人的迫害、威胁等,后在延吉市看守所里被非法关押二十二天。

二零零零年十月份,杨福进又一次进京上访中,在半途被沈阳公安局警察绑架,被遣返当地后一直被非法关押在延吉看守所近一个月之久,后被非法劳教二年。先在延边劳教所关押后又转至吉林省九台饮马河劳教所,在劳教所里遭受了精神洗脑、奴工劳役等身心摧残。

零二年八月份,杨福进被放回家。但随之而来的迫害还远远没结束,回家后,被单位开除。也从此没了经济来源,全家仅靠杨福进老伴那点退休金维持生活。

二零零三年起,中共当局恶人们开始对杨福进家非法监视居住,朝阳派出所和街道办事处的恶人还经常骚扰他家。零四年五月份,延吉市公安局和朝阳派出所恶人用电钻钻坏杨福进家的门锁后,破门而入,强行抄家,并抢走大法资料等私人物品。杨福进一家被迫流离失所,在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住了四年。

二零零八年,延边州市国保大队肖彬、朴贵男等恶警伙同牡丹江国保大队恶人一起,将杨福进和女婿在牡丹江市绑架。被关押于敦化市看守所一个多月后又转到图们市看守所超期拘押了五个月,后又转至延吉看守所,恶人对他进行了非法庭审后,因其出现脑血栓症状(在敦化被关押期间,杨福进被恶警陈润龙上大挂酷刑迫害,时间长达一上午,被折磨成脑血栓加重症状),最后判四年缓三年,回家治疗。

妻子殷凤琴被迫害致死

妻子殷凤琴,六十三岁,原在延边州水利工程处工作。一九九六年四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团开始迫害大法后,殷凤琴也遭受了残酷的迫害,曾遭受非法拘留、非法监视居住等迫害。二零零零年还被非法劳教二年,劫持到臭名昭彰的吉林省黑嘴子女子劳教所迫害,在劳教所里遭受了强制精神洗脑、奴工劳役等身心摧残后,最后殷凤琴双眼被迫害得近乎失明。零二年三月份回家后,还不断的受到街道等恶人的骚扰。

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九日上午,吉林省延吉市双阳社区工作人员和两名男子(一个是吉林来的姓马和一个延吉姓穆的)到法轮功学员杨福进家,对其一家进行“转化”迫害,遭到妻子殷凤琴的抵制。恶人们就恼羞成怒地叫来延吉市“610”和国保大队的恶警,妄图强行绑架殷凤琴。在国保大队恶警和一大帮社区工作人员的强行劫持中,不知什么原因,殷凤琴从自家五楼阳台坠下,导致全身肋骨、臂骨、腿骨、脊椎骨等处多处骨折,送到延边医院抢救无效后含冤离世。

当时在小小的阳台里,除殷凤琴外,还有李成哲、朴贵南两名恶警贴身监视被害人换衣服。当时在场的人还有:被利用协助“转化”迫害的延吉市的穆某、吉林市的马某、两个女人,社区街道人员等共十多人。

女儿被迫害精神严重失常

女儿杨丽娟,三十四岁,原在延边州旅游局工作。于一九九七年五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团开始迫害大法后,非法拘留、非法监视居住、强行洗脑迫害。为抵制迫害,杨丽娟绝食抗议,恶人们就对她采取野蛮灌食迫害,还用电棍惨无人道的电击她,更拳打脚踢的迫害。

二零零一年,杨丽娟被非法绑架,送入吉林省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劳教迫害了一年。其间遭受到精神洗脑、奴工劳役、强行转化的身心双方面的摧残。

二零零二年五月,杨丽娟到黑龙江省牡丹江市探望亲戚,在回来的路上被牡丹江铁路公安局派出所以携带大法资料为由,强行劫持到牡丹江爱河看守所,被超期拘押了七个多月。其间因杨丽娟抵制迫害抗议,不但被看守所恶警体罚打骂迫害,恶人还给杨丽娟打吊瓶(不知打的什么药),导致杨丽娟开始精神失常。之后,恶人们又把她送入黑龙江省哈尔滨女子戒毒所残酷迫害。

在戒毒所里,因杨丽娟抵制奴役劳动,恶警们就对她体罚打骂、长期不让睡觉、还把她扣在暖气片儿上迫害一宿。后来恶警们对杨丽娟又一次采用了打毒针的残酷迫害方式,致使杨丽娟精神严重失常、疯疯癫癫,生命危在旦夕。之后恶人怕承担责任,才通知家人将精神失常的杨丽娟接回家。当家人质问戒毒所的两名警察(男警察叫于洋、女警察姓王)“为什么把我女儿迫害成这样?”,两名警察面面相觑,只有敷衍说“没迫害”。

好端端的女儿给迫害的精神失常,失去了所有自理能力,连吃饭都得母亲照顾,近三年多才有所好转。

女婿被非法判刑五年

女婿李光石,也是九九年之前得法,从邪恶开始迫害大法后也屡遭恶人的迫害。一九九九年到二零零零年,李光石等多名法轮功学员为法轮功鸣冤,多次上北京上访,结果被延吉市国保大队非法劳教,劫持到延边劳教所强制劳动和洗脑迫害。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份,延边劳教所为了掩盖打死吉林省安图县二道白河法轮功学员王铁松的犯罪行为,把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转移到九台饮马河劳教所。李光石等法轮功学员继续在九台饮马河劳教所遭受强制劳动、强制洗脑等迫害。

二零零八年,延边州市国保大队肖彬、朴贵男等恶警伙同牡丹江国保大队恶人一起,将流离失所的李光石及其岳父在牡丹江市绑架。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日左右,延吉市邪党人员操控法院以莫须有的罪名把李光石非法判刑五年,并在没有通知家人情况下送到吉林监狱进一步迫害。

李光石、杨丽娟的两个幼子(一个六岁,一个三岁),原本由岳母殷凤琴照顾抚养,殷凤琴被迫害致死后,两个孩子只得由亲属领养。

伸冤无门,杨福进含冤离世

殷凤芹被迫害死后,延吉市公安局初时为拖延时间,对杨福进一家一方面竭力推脱法律责任,好言相抚;一方面就赔偿问题上故意在讨价还价,拖延时间,等待上级如何处理的决定。

杨福进一家人在巨大的精神压力下表示可以退一步,放弃追究相关迫害人的法律责任,但延吉市公安局必须予以相应的经济赔偿,作为这一家人今后的生活保障;同时释放被非法关押在吉林监狱的女婿李光石回家照顾这一家老小。当时延吉市公安局回复说这些都可以商量,他们会尽力满足被害人家属的要求。不久,市公安局去信给杨福进一家人,约定于二零一零年二月三日到市公安局谈判。

二月三日星期三一大早,延吉市公安局显然经过精心周密的安排,特别是就连门前以往停放的一大排车辆都被清理的一干二净,空空荡荡。杨福进亲属一行十多人来到市公安局。刚到门前,恶警们就突然蛮横无理地呵斥杨福进的一些亲属,用下马威的手段进行威胁恐吓。警察们虽然没有荷枪实弹,但一个个的端着照相机、扛着摄影机对杨福进家一行十多人进行拍摄,搞心理战。

此次,延吉市公安局对“殷凤琴被迫害致死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拐弯儿。他们不但否认了当时警察就在阳台的事实真相,并反咬一口呵斥杨福进家人态度不好。还说他们答应赔偿是处于同情怜悯,要想得到他们施舍的同情,应该对他们以祈求的口气说话才对,不然什么也得不到!

杨福进一家人在市公安局不但冤屈难伸,还受到以杜云起为首的恶警的威胁恐吓和毫无人性的羞辱,只放回了一家三口人,将其余亲属分别被强制夹持着塞进车里,劫持到地方派出所,非法讯问恐吓、不许亲属为殷凤芹鸣冤。

后来杨福进拖着行动不便的身体,被儿子儿媳搀扶着,带着精神失常的女儿和两个不谙世事的外孙,一家六口走出家门,步履艰难地到州政府、市政府、政法委等相关部门四处奔波投诉,都被借口推诿无果而归。他们走到那里,都被跟踪。杨福进一家人不仅有冤无处诉,还受到了来自“610”、公安局等部门的恐吓、施压。杨福进心里悲愤交加,精神受了沉重的打击,于近日含冤离世。

从九九年邪恶开始迫害大法后,多少幸福的家庭被中共恶人们活活拆散、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法轮功学员杨福进一家人,正是中共这场“群体灭绝”迫害中的受害人。

在这里,我们呼吁所有有正义良知的人士伸出援手,让身处魔窟的李光石回家,让这个濒临绝境的家的悲剧不再上演。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7/3/226408.html

2010-06-24:长春市“法制教育培训中心”的罪恶(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6/24/225759.html

2010-05-19:延吉洗脑班已持续四月 多人致残
自从今年一月十五日起,吉林省延吉市“610”和公安局国保大队在省、州610恶人指使下,在延吉市办洗脑班至今已达四个月之久。

一月份就有张兴财、赵学顺、王淑华、穆德容、文文、路路、景美英、吴顺子等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洗脑班遭受迫害。在洗脑班不肯“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就被关入劳教所继续迫害。

在这期间,还发生了殷凤琴为抵制洗脑迫害意外坠楼身亡的事件。一次次的悲剧不但没让恶人停止迫害,反而使他们更加疯狂。
...

在一九九九年迫害法轮功刚开始的时候江氏集团还强装善良,在洗脑班里还没有这么明目张胆的酷刑折磨手段。十一年过去了,中共早已撕去了伪善的面具,现在的洗脑班已决不仅仅是洗洗脑那么简单的事了,这里已经成了凌驾于法律之上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特殊机构。因为在洗脑班里可以不经过任何法律程序的无限期关押。而且想什么时候对法轮功学员酷刑迫害就可以什么时候迫害,表面上还能麻痹家属、世人的眼睛,而实质做的却是法西斯式集中营的罪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5/19/223894.html


2010-04-21: 二零一零年新年前,含冤离世的延吉市法轮功学员殷凤琴遗体被草草火化。殷凤琴的亲属表示:他们迫于来自延吉市中共公安机关的胁迫,不得已将殷凤琴遗体匆匆火化。
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九日上午,吉林省“六一零”的恶警常征(音)带领延吉市国保警察朴贵赧、李成哲等绑架法轮功学员殷凤琴,过程中殷凤琴突然由自家五楼阳台窗口坠落,导致全身肋骨、臂骨、腿骨、脊椎骨等处多处骨折,被送往医院抢救无效后,含冤离世。当时在小小的阳台间里,除殷凤琴外,还有李成哲、朴贵南两名恶警贴身监视被害人穿换衣服。

当时在场的人还有:被利用协助“转化”迫害的延吉市的穆某、吉林市的马某、两个女人,社区街道人员等共十多人。所有参与绑架的警察及协助迫害的人都罪责难逃。

多年残酷迫害 一家人处境悲惨

多年来,中共恶警对殷凤琴一家的迫害异常残酷。丈夫杨福进被迫害导致半身不遂;女婿李光石被非法判刑,被关押到吉林省吉林监狱迫害;女儿杨丽娟被黑龙江省的女子劳教所打毒针毒害。杨丽娟九死一生,精神失常,带着一个六岁、一个二岁的幼子却无力照顾抚养,一家四口的生活重担全部压在殷凤琴身上。

在这种情况下,恶警们也不放过殷凤琴。当时,参与“转化”殷凤琴的穆某都对恶警们说:你们看她家里这种情况,你们把她抓走,让他们一家怎么活?你们看着办吧!当时在场的人都沉默了一会。恶警常征突然态度蛮横的表示不行,他们必须抓走殷凤琴

殷凤琴当时说绝不配合他们的绑架。恶警凶悍叫嚣说,他们公安局里有的是膘肥体壮的恶警,就是使用暴力用大被把殷凤琴包起来,也必须把她绑架到洗脑班迫害。

他们让殷凤琴到阳台间里多穿些衣服,两名恶警跟着挤到仅仅几平米的小小的阳台间里。于是发生了开始所叙述的那一幕人间惨剧。殷凤琴的儿子闻讯赶到医院时,殷凤琴已经含冤离世。

其实在事件发生前,社区街道人员就曾经带领当地派出所、延吉市国保警察多次到殷凤琴家骚扰。其中二零一零年一月十六日,街道人员带领延吉国保警察到殷凤琴家骚扰时,就将一名来殷凤琴家的法轮功修炼者当场绑架,至今情况不明。

恶警假意安抚拖延时间

当时社区及国保警察极度心虚,不敢面对殷凤琴的亲人,全部逃跑的无影无踪。殷凤琴的亲人义愤填膺,找延吉市公安局讨还公道。

事后,延吉市公安局为了推脱责任,竭力安抚殷凤琴家人,说可以尽力满足殷凤琴家属的一切要求;但一方面又故意在赔偿问题上讨价还价,拖延时间,等待上级命令。

同时,有许多行踪诡秘的人开始跟踪监视殷凤琴家人和住所,殷凤琴家人走到那里,都会跟着许多人。

殷凤琴家人在巨大的精神及生活压力下,表示可以退步放弃追究相关迫害人的法律责任的要求,但为了剩下这一家人今后的生活,必须予以相应的经济赔偿和释放被非法关押在吉林监狱的杨丽娟的丈夫李光石回家照顾家庭。当时延吉市公安局回复说这些都可以商量,他们尽力满足被害人家属的要求。

不久,市公安局去信给殷凤琴家人,约定二零一零年二月三日到市公安局谈判。

恶警迅速变脸

二零一零年二月三日星期三一大早,殷凤琴亲属一行十多人来到延吉市公安局。刚到门前,恶警们就突然使用下马威,凶恶的无理呵斥威胁恐吓殷凤琴的一些亲属,并一个个的端着照相机、扛着摄影机对殷凤琴亲人一行十多人进行扫摄,搞心理战。

此次,延吉市公安局的态度180度大拐弯儿,他们否认当时警察就在阳台的事实真相,并反咬一口呵斥殷凤琴家人态度不好,说殷凤琴家人想得到他们的施舍同情,应该以祈求的口气对他们说话才对,不然什么也得不到!

公安局副局长杜云起(音)等对殷凤琴家属威胁恐吓,甚至咆哮着要非法拘押其中的一位敢于申辩的亲属。杜当时对殷凤琴的儿媳吼道:这儿有你什么事儿?!你姓董 ──!殷凤琴的儿媳当时就回敬杜说,她嫁到老杨家,就是老杨家人。杜理屈词穷无言以对。杜又威胁殷凤琴的儿子杨光说:你是想把你家亲戚都“折”进去么?你是想走你姐夫的路吗?

殷凤琴的家属在市公安局不但冤屈难伸,还被以杜云起为首的恶警绑架,当时只有三人被放回,其余亲属均被恶警夹持塞进警车,劫持到地方派出所非法讯问,恐吓不许为殷凤琴鸣冤。

为营救被非法拘禁的亲属,殷凤琴老伴拖着行动不便的身体,被儿子儿媳搀扶着,带着精神失常的女儿和两个不谙世事的外孙,一家六口走出家门,步履维艰的到州政府、市政府、政法委等相关部门四处奔波投诉,都被借口推诿,无果而归。他们走到那里,都被跟踪。

恶警将殷凤琴这些亲属非法拘禁到下午天黑前才全部放回。

发生这样的人命关天的事情,延吉市公安局用这种方式来回应处理,必然接到来自上层的命令。他们在拖延安抚殷凤琴家人这一个星期的时间里,上报上级请示处理决定。

家人迫于威胁 草草火化遗体

二零一零年新年前,殷凤琴的遗体在延吉市火葬场草草火化。殷凤琴的亲属表示:他们是迫于延吉市中共公安机关的威胁,迫不得已。

现在看来中共恶党公安机构的诡计一时得逞了,但面对善恶必报不变的天理,所有参与迫害者,必将受到应有的惩罚!都无法逃脱将来人类健全的正义的法律的制裁。邪恶中共又为自己暴政统治在全面爆发的全民反迫害运动中,最终走向灰飞烟灭的结局埋下了又一个暂时熄灭的活火山!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3/5/219239.html

2010-02-02: 吉林延吉市殷凤琴一家被迫害真相
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九日上午,吉林省延吉市双阳社区工作人员和两名男子(一个是吉林来的姓马和一个延吉姓穆的)到大法弟子殷凤琴家,对殷凤琴及其已经被迫害的半身不遂的丈夫杨福進(大法弟子)進行“转化”迫害,遭到殷凤琴的强烈抵制。恶人们就恼羞成怒地叫来延吉市国保大队的恶警,妄图绑架殷凤琴。在国保大队恶警和一大帮社区工作人员的强行劫持中,不知什么原因,殷凤琴从自家五楼阳台坠下,送到延边医院抢救无效后含冤离世。

多年的迫害中,杨福進被迫害成半身不遂,女儿杨丽娟被黑龙江省哈尔滨女子戒毒所迫害致精神失常。杨丽娟还有两个年幼的孩子,因杨丽娟的丈夫李光石被关入吉林监狱遭受迫害,一家人就仅靠殷凤琴一人的照料。

从九九年邪恶开始迫害大法后,多少幸福的家庭被中共恶人们活活拆散、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大法弟子杨福進一家人,正是中共这场“群体灭绝”迫害中的受害人。

丈夫被迫害致生活不能自理

殷凤琴的丈夫杨福進,男,六十二岁,家住延吉市朝阳街双阳小区,原延吉市民族皮鞋厂干部。一九九六年四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团开始迫害大法后,杨福進本着澄清事实真相的愿望于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到吉林省省政府上访,可是他万万没想到,从此却拉开了中共当局对他一家人残酷迫害的序幕。

七月二十二日省政府上访被当地公安局非法关押了一天(地点在军事艺术学校)。十月二十七日進京上访,被劫持回当地后,又受到了延边州国保大队吴景林、延吉市公安局政保科陈润龙等恶人的迫害、威胁等,后在延吉市看守所里被非法关押迫害了二十二天。

二零零零年十月份,他又一次進京上访中,在半途被沈阳公安局警察绑架,被遣返当地后一直被非法关押在延吉看守所近一个月之久,后被非法劳教二年迫害。先在延边劳教所关押后又转至吉林省九台饮马河劳教所,在劳教所里遭受了精神洗脑、奴工劳役等身心摧残迫害,于零二年八月份被放回家。但随之而来的迫害还远远没结束,回家后,被单位开除。也从此没了经济来源,全家仅靠杨福進老伴那点退休金维持生活。

零三年起,恶人们开始对杨福進家非法监视居住,还经常被朝阳派出所和街道办事处的恶人骚扰。零四年五月份,延吉市公安局和朝阳派出所恶人用电钻钻坏杨福進家的门锁后,破门而入,强行抄家,并抢走大法资料等私人物品。杨福進一家被迫流离失所,在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住了四年。

二零零八年,延边州市国保大队肖彬、朴贵男等恶警伙同牡丹江国保大队恶人一起,将杨福進和女婿在牡丹江市非法绑架。被非法关押于敦化市看守所一个多月后又转到图们市看守所超期拘押了五个月,后又转至延吉看守所,恶人对他進行了非法庭审迫害后,因其出现脑血栓症状(在敦化被关押期间,杨福進被恶警陈润龙上大挂酷刑迫害,时间长达一上午,被折磨成脑血栓加重症状。),最后判四年缓三年,回家治疗。多年的迫害使杨福進身体严重受损,直到现在生活还不能自理。

女儿被迫害精神严重失常

殷凤琴的女儿杨丽娟,三十四岁,原在延边州旅游局工作。于一九九七年五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因到省政府上访被当地公安局非法关押了一天(地点在军事艺术学校)。之后经常被朝阳派出所恶警监视干扰。曾被朝阳派出所拘留扣押了一天,还将杨丽娟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起劫持到图们石砚疗养院進行强行洗脑迫害。以朝阳街道武装部一个姓李的部长,延吉市610副主任胡晓艳为首的恶人让武警看押着所有法轮功学员,然后用强制手段强行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为达到目的,他们用各种方式折磨法轮功学员,强制转化一个星期才将杨丽娟放回家。

九九年十月份,杨丽娟和延吉市十多名法轮功学员一起進京上访,被延吉市国保大队、“610”、等部门关押到看守所非法拘留了十五天。回来后朝阳派出所恶警不但经常来家骚扰,更派人在她家门口监视居住一年多。

二零零零年杨丽娟再次進京上访,被恶人非法关押到北京看守所。为抵制迫害,杨丽娟开始绝食抗议,恶人们就对她采取野蛮灌食迫害,还用电棍惨无人道的电击她,更拳打脚踢的迫害,但最终恶人们都没达到目的。杨丽娟在绝食八天时回家。

二零零一年,杨丽娟在延边州内与各县市同修协调时,被安图县国保大队于学、张庆山等恶警非法绑架,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又送入吉林省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劳教迫害了一年。其间遭受到精神洗脑、奴工劳役、强行转化的身心双方面的摧残。

二零零二年五月,杨丽娟到黑龙江省牡丹江市探望亲戚,在回来的路上被牡丹江铁路公安局派出所以携带大法资料为由,强行劫持到牡丹江爱河看守所,被超期拘押了七个多月。其间因杨丽娟抵制迫害抗议,不但被看守所恶警体罚打骂迫害,恶人还给杨丽娟打吊瓶(不知打的什么药),导致杨丽娟开始精神失常。之后,恶人们又把她送入黑龙江省哈尔滨女子戒毒所残酷迫害。

在戒毒所里,因杨丽娟不干活,恶警们就对她体罚打骂、长期不让睡觉、还把她扣在暖气片儿上迫害一宿。后来恶警们对杨丽娟又一次采用了打毒针的残酷迫害方式,致使杨丽娟精神严重失常、疯疯癫癫,生命危在旦夕。之后恶人怕承担责任,才通知家人将精神失常的杨丽娟接回家。当家人到戒毒所时,见到的已不是昔日那乖巧的女儿,而是已被折磨的没有人样的疯女儿。当家人质问戒毒所的两名警察(男警察叫于洋、女警察姓王)“为什么把我女儿迫害成这样?”时,两名警察面面相觑,只有敷衍说“没迫害”。

好端端的女儿给迫害的精神失常,失去了所有自理能力,连吃饭都得母亲照顾,近三年多才有所好转。

女婿被非法判刑五年

李光石,杨丽娟的丈夫,也是九九年之前得法,从邪恶开始迫害大法后也屡遭恶人的迫害。一九九九年到二零零零年,李光石等多名大法弟子为法轮功鸣冤,多次上北京上访,结果被延吉市国保大队非法劳教,绑架到延边劳教所强制劳动和洗脑迫害。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份,延边劳教所为了掩盖打死吉林省安图县二道白河大法弟子王铁松的犯罪行为,把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转移到九台饮马河劳教所。李光石等大法弟子继续在九台饮马河劳教所遭受强制劳动、强制洗脑等迫害。

二零零八年,延边州市国保大队肖彬、朴贵男等恶警伙同牡丹江国保大队恶人一起,将流离失所的李光石及其岳父在牡丹江市绑架。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日左右,延吉市邪党人员操控法院以莫须有的罪名把李光石非法判刑五年,并在没有通知家人情况下送到吉林监狱進一步迫害。

李光石、杨丽娟的两个幼子(一个六岁,一个三岁),只得由岳母殷凤琴照顾抚养。

殷凤琴生前遭受的迫害

殷凤琴,六十三岁,原在延边州水利工程处工作。一九九六年四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到吉林省省政府上访,被当地公安局非法关押了一天(地点在军事艺术学校)。

十月二十七日進京上访,被劫持回当地后,又受到了延边州国保大队吴景林、延吉市公安局政保科陈润龙等恶人的迫害、威胁等,后在延吉市看守所里被非法关押迫害了十天。

二零零零年十月份,又一次進京上访中,在半途被沈阳公安局警察绑架,被遣返当地后一直被非法关押在延吉看守所,后被非法劳教二年,送入臭名昭彰的吉林省黑嘴子女子劳教所迫害,在劳教所里遭受了精神洗脑、奴工劳役等身心摧残迫害后,殷凤琴双眼被迫害的近乎失明。零二年三月份回家后,还不断的受到街道等恶人的骚扰。

零四年五月份,被延吉市国保恶人抄家后,被迫和丈夫、女儿、女婿流离失所在牡丹江四年。零八年延边州市国保大队肖彬、朴贵男等恶警伙同牡丹江国保大队恶人一起,将杨福進和女婿在牡丹江市非法绑架,当时也企图绑架殷凤琴,后因殷凤琴强烈抵制下,恶人未得逞。

儿子杨光,三十三岁 ,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恶开始迫害大法后,杨光于九九年十月二十七日進京上访,被遣返回当地后在延吉看守所被非法拘留迫害了十五天。还曾被恶人三次强行送入洗脑班迫害。二零零八年四月十四日,又被和龙市国保和延吉市国保合谋劫持并非法关押了一个多月。

如今殷凤琴被中共活活的迫害致死,剩下患半身不遂的杨福進、有病的女儿、幼小的两个孩子无人照料,境况十分凄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2/2/217430.html

2010-02-02: 吉林延吉市女法轮功学员殷凤琴被迫害致死情况补充

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九日,吉林省延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和朝阳街道十多人,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殷凤琴(法轮功学员李光石岳母)家,欲强行绑架,不知什么原因殷凤琴从五楼掉下,头后部被摔碎,胳膊和腿被摔断,肋骨摔断支出体外,到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事后,延吉市公安国保和街道(朝阳区)怕恶行曝光,极力掩盖真相。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2/2/216972.html

2010-01-31: 杨福进被迫害半身不遂 妻子被害死

吉林省延吉市大法弟子杨福进被迫害半身不遂,其妻殷凤琴(大法弟子)2010年1月29日上午被社区邪党人员骚扰,下午遭市国保大队恶警非法入室绑架,当天被迫害致死。据称她从自家五楼坠下,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具体情况待查。

大法弟子杨福进(杨福晋)被迫害成半身不遂;女儿杨丽娟(大法弟子)被黑龙江省哈尔滨女子戒毒所迫害成精神病,生活不能完全自理;杨丽娟的丈夫李光石(大法弟子)现被非法关押在吉林省监狱。杨丽娟有两个幼小的孩子,一家人全靠殷凤琴照料,全靠她一人的退休金,维持生活,艰难度日。

2010年1 月29日上午,邪党中共社区人员和吉林来的邪悟者姓马的和延吉姓穆(音)的到杨福进家骚扰,所谓的“转化工作”,遭到杨福进妻子殷凤琴抵制,她们就叫来国保大队恶警,一大帮社区人员和国保大队恶警要强行带走殷凤琴。据称,殷凤琴从五楼阳台跳下,送到吉林省延边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在下午6点多,社区人员把两个孩子领走了。请知情者给予补充,并把参与迫害的犯罪者的姓名、情况给予曝光。

从一九九九年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开始,延吉市大法弟子杨福进一家经常受到中共邪党政府官员的骚扰迫害。一九九九年到二零零零年,杨福进、李光石等大法弟子为法轮功鸣冤,多次上北京上访,结果被延吉市国保大队非法劳教,绑架到延边劳教所强制劳动和洗脑迫害。延边劳教所里面几乎每天都上演着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折磨、强制劳动、强制洗脑的迫害。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份,延边劳教所为了掩盖打死吉林省安图县二道白河大法弟子王铁松的犯罪行为,把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转移到九台饮马河劳教所。杨福进和李光石等大法弟子继续在九台饮马河劳教所受到强制劳动、强制洗脑等迫害。

二零零三年杨福进和李光石陆续获得释放时,杨丽娟因身上带着法轮功书籍被强制奴役劳动教养,在哈尔滨女子戒毒所期间被残酷的迫害致精神失常。

由于继续遭受恶党人员的迫害,因此二零零四年全家不得不流离失所在外,到牡丹江去谋生。但是中共邪党官员从来没有放松过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即使被迫害的对象不在本地也不会放过。

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二日晚,延边州国保大队的朴贵南和延吉市国保大队的肖彬带着六、七个同伙在牡丹江国保大队的配合下,绑架了居住在牡丹江市的大法弟子杨福进与他女婿李光石。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日左右,延吉市邪党人员操控法院以莫须有的罪名把李光石非法判刑五年,并在没有通知家人情况下送到吉林监狱进一步迫害。杨福进被非法判4年缓3年,因身体差,以保外回家。

在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的迫害中,象延吉市大法弟子杨福进这样的家庭比比皆是,这九年多的迫害使无数原本美好的家庭支离破碎、家破人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31/217295.html

2004-04-30: 黑嘴子劳教所真黑,在这里处处体现旧势力对大法弟子的严重迫害。对外却冠以文明校园的美称,大法弟子在这里饱尝了失去信仰的自由,失去人身自由之苦。生活半军事化,一切行动要求快、静、齐,跟不上就挨斥,手脚慢的人经常招来痛骂。
要说休息就是吃饭,上厕所或睡觉,没有自己的时间。要说干活我们老年队没有任务,为了挣钱也要定产值,干活时间一天十五六个小时,有时活急得加班到晚上十一、二点钟。活不急了就开始给你洗脑,上大课,看电视都是诽谤大法的,这个时间挨过,回来还讨论写心得,更难过,到处遭迫害。我们都是小塑料凳,一坐就十几个小时,屁股受不了,多数都长过肉疮,工作时间过长眼睛受不了,有因此失明的,我知道的有殷凤芹、吴凤芝,蒋会敏。这是过度劳累所致。这批活下来,下批活如没来这个空档时间不能自由活动,都得军事化,起来,排两排坐小凳,开着门,便于看守,不能作小动作,不能说话,能不说话吗,时间一长就有说的。××就守在门外马上就喊,谁说话呢,闭嘴,嘴只能吃饭不能说话,要说上管教那说去,这个时间劳教也经常来光顾,大队长王X梅,也来光顾,训几句:我告诉你们,不管你们过去多麽辉煌,到这就是劳教,是龙得给我盘着,是虎得给我卧着,别忘了自己的小名,好好表现,争取减期早点回家,别等加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4/30/73524.html

延边 延吉市(朝阳川)联系资料(区号: 433)

2019-10-01: 延吉市看守所:所长金恩杰0433-2625444、0433-2625464

2019-09-30: 延吉市建工派出所:地址:长白路建工街
电话:0433-2814958
所长金成一
延边州委政法委(州委610办)
监督电话 0433-2513381 2516466 2536466
延边州政法委书记康芳 13843333399 0433-2751850
常务副书记朴春杰 0433-2536867
副书记金秀山0433-2519522 13704435816
副书记赵洪刚0433-2551829 13804480095
维稳处处长刘延营2517263监督电话:0433-2516466
州委610办副主任0433-2517615
延吉市政法委
监督电话 0433-2525636
政法委书记孟繁友0433-2532930
常务副书记张文学 0433-2518330
副书记迟本文0433-2522766

延边州公安局:
地址:吉林省延吉市天池路2855号,邮编133000
局长裴凯 0433-2242001
副局长鲍锦湉0433-2242003 13904469056

延吉市公安局:
监督电话0433-2524018 0433-2514018
局长崔昌铉0433-8150001 18043302001
政委杨平平 0433-8150002
副局长0433-8150003
常务副局长房国卫0433-8150004
政治室主任范世宏0433-8150005
副局长柳龙日 0433-8150006
副局长0433-8150007
纪检书记金武0433-8150008
国保大队长0433-8150060
国保大队教导员0433-8150061
刑侦大队长李洪海0433-8150088
副大队长刘冰
刑侦大队教导员0433-8150072
巡警大队长0433-8150135
巡警大队教导员0433-8150136

延吉市公安局监管大队:
地址:延吉市大成北侧兴安乡,邮编133000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