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1-22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四川 >> 乐山 沐川县 嘉州监狱(五马坪监狱) >> 吴名山(吴明山), 男, 60

吴名山(吴明山)
吴名山(吴明山)
个人情况: 攀枝花市攀钢动力厂工作(攀钢汽运公司五车队)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攀枝花市荷花池五宿舍408#(单身宿舍)
有关恶人: 六大队恶警徐某,人称流氓警察;610头目段青、恶警宋启安
个人近况: 2012年11月26日 迫害致死 (null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3-11-11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3607
交叉列在: 四川 > 攀枝花市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1-03-07: 四川德阳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野蛮折磨(图)
四川德阳监狱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魔窟,特别是二监区的迫害更邪恶。监狱恶警为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即所谓的“转化”,利用刑事犯人(所谓的“信息员”),凶残的折磨法轮功学员。

野蛮的“军训”

法轮功学员刚被绑架入德阳监狱二监区(即入监大队),就被恶警搜身、搜物,当面拆毁眼镜,撬烂皮鞋,收走皮带等个人用品,纸、笔、书、信等一切文书资料全被收缴。随即就被命令站“军姿”。

恶警们搞了一整套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套路”,比如:若出警戒线、办公室或到狱警跟前、离开狱警等时,都要打报告自称“罪犯某某某”,逼迫法轮功学员“认罪”。法轮功学员都不配合,“我是法轮功学员,没有罪”,不打报告,不背“规范”。恶警们气急了,想出了一套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招数:白天逼迫法轮功学员参加军训,下午一结束训练,马上把法轮功学员叫去罚站,而且还长时间不准上厕所。

特别是二监区罪犯邱从军,作为所谓“军训队长”,积极指使其他罪犯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如逼迫法轮功学员参加一般军训后,一到休息日,就把法轮功学员拉到大操场上跑圈子。一圈大概是三百米,从午饭后开始,不计圈数,不准停下来休息,一直要跑到吃晚饭的时候。吃过晚饭,又强迫开始所谓“服刑人员行为规范学习”直到临睡(晚十点)前,等十点钟熄灯时,其他犯人都上床休息了,法轮功学员每晚都要被罚站到十一点,个别的甚至到深夜二点多。

体罚、虐待和酷刑

从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下旬开始至二零零四年六月十四日,法轮功学员每晚都要被罚站到很晚,一般要到当晚十一点多,最晚的被罚站到深夜二点多。被罚站时不准休息,有打手专门守着,有的时候吃饭都端着碗站着吃,不准洗碗,不准洗脸,不准刷牙,不准洗脚、洗澡等。许多法轮功学员的脚都站肿了,冬天冻得十个手指、十个脚趾全是冻疮。

被罚站的法轮功学员有:杨友润、魏兵、干劲、徐天福、宋子明、唐刚义等。指使这场迫害的恶警是曾贵福(二监区长)、崔唯刚、马成德等,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是刑事犯人有严管组组长兰伟、邱从军等几个。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中旬,恶警对比较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又进行了新一轮的迫害——分散关押,将何远超、龚文友绑架到广元监狱;将耿德兴、胥斌绑架到乐山五马坪监狱非法关押。杨友润、宋子明、魏斌、李成东、罗晓星、龚官雷、干劲、许天福、邓维健、吴明山、袁小东、陈京西等仍留在监区内遭受长期迫害。

在此期间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有:曾贵福(监区长)、马成德(副监区长)、崔唯刚(六一零主任)、陈平、张俊、黎润民、杨述斌、邱慎等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7/四川德阳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野蛮折磨(图)-237274.html

2010-06-12: 攀枝花市法轮功学员吴名山已回家

四川省攀枝花法轮功学员吴名山,今年六十一岁。于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七日被劫持到四川省乐山市五马坪监狱冤狱四年,迫害致生命垂危。在师父的呵护下,在法轮功学员的加持、帮助下,于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二日从四川省司法警官总医院接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6/12/225255.html

2010-04-25: 攀枝花市法轮功学员吴名山又被劫持

四川省攀枝花法轮功学员吴名山,今年六十一岁。于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七日被劫持到四川省乐山市五马坪监狱遭受冤狱四年的迫害,二零一零年四月初出现生命危险,眼睛看不清东西,血压高达180,迫害成晚期糖尿病。二零一零年四月八日又被劫持到四川省成都病犯监狱(对外称四川省司法警官总医院)進行迫害。家人要求保外就医,手续齐全,至今没有答覆。吴名山仍被关押在四川省司法警官总医院迫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4/25/222144.html#1042543128-26

2010-01-30: 攀枝花市大法弟子吴名山被劫持到四川省乐山市五马坪监狱
四川省攀枝花大法弟子吴名山,于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七日被劫持到四川省乐山市五马坪监狱遭受冤狱四年的迫害。

攀枝花大法弟子吴名山,男,六十多岁。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九日在湖南省新化县某村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恶意构陷绑架,并遭湖南警察的暴打,后被劫持到四川省攀枝花市弯腰树看守所迫害。据悉,5月份出现生命危险,一次血压达到170、另一次血压达到220,当时人已被迫害致昏死过去,看守所体检后去向意愿两次都是写的“回家”,但恶警“610”头目段青操控看守所不放人,扬言要强行给吴名山灌药。据透露,吴名山的亲属去了解他的身体状况,要求放人回家照顾,却被恶警段青、宋启安大声吼叫着推搡出去,恶警宋启安还说;“你坐在办公室就是违法,我说你违法,你就是违法了”的狂言。

后来,攀枝花“610”恐怖组织伙同攀枝花市东区法院、攀枝花市中级人民法院、攀枝花市人民检察院对大法弟子吴名山進行了非法庭审,吴名山的家人找当地律师谘询,一位明真相的律师气愤的说:如果我为你父亲作无罪辩护,等待我的是监狱……。攀枝花“610”恐怖组织中的恶人们还威胁其他辩护律师,不准为法轮功学员辩护,否则没收律师证。大法弟子吴名山两次都是自己辩护。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30/217263.html

2009-11-24: 攀枝花市大法弟子吴名山面临被非法庭审

攀枝花市大法弟子吴名山被绑架后,攀枝花市东区法院预谋对其非法开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24/213246.html

2009-07-05: 四川攀枝花大法弟子吴名山在看守所近况堪忧

四川攀枝花大法弟子吴名山,男,60岁,2009年3月19日在湖南新化的某村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白真相的人恶意告发被绑架,至今被非法关押在四川省攀枝花市弯腰树看守所迫害。据悉,5月份出现生命危险,一次血压达到170、另一次血压达到220,当时人已被迫害致昏死过去,看守所体检后去向意愿两次都是写的“回家”,但恶警610头目段青操控看守所不放人,扬言要强行给吴名山灌药。据透露,吴名山的亲属去了解他的身体状况,要求放人回家照顾,却被恶警段青、宋启安大声吼叫着推搡出去,恶警宋启安还说;“你坐在办公室就是违法,我说你违法,你就是违法了”的狂言。

攀枝花610恐怖组织伙同仁和区检察院预谋对大法弟子吴名山非法审判。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天理不容。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7/5/204007.html

2009-04-03: 四川攀枝花大法弟子吴名山在湖南省新化县非法被抓

攀枝花大法弟子吴名山在网上曝光邪恶后,2009年3月26日下午,被攀枝花国安局恶警段青等人,从湖南省新化县看守所押送到攀枝花,27日被非法关押在四川攀枝花弯腰树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4/3/198309.html

2009-03-22: 四川攀枝花大法弟子吴名山在湖南新化县被绑架

2009年3月19日下午5点左右,四川攀枝花大法弟子吴名山在湖南省新化县油溪乡某村散发真相资料,被人举报,被抓后送到油溪乡公安局,20日上午转到新化县看守所。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3/22/197594.html

2005-07-24: 攀钢汽运五队退休职工吴名山控诉恶警暴行
原告:
吴名山 男 55岁 汉族 初中 攀钢汽运五队职工、家住荷花池五宿舍408#(单身宿舍)

被告:
四川省攀钢汽运公司公安科科长郭庆生等六人
四川省攀钢分局(3人)
四川省国保支队(9人)
四川省攀枝花市看守所(3人)
四川德阳监狱

案由:
被告徇私枉法渎职行为严重,侵害和剥夺了原告的人身自由权和信仰自由权等多项基本权利。

诉讼请求:
赔偿对原告非法关押所造成的一切损失,恢复原告与单位的一切正常关系,还原告清白并恢复名誉。追究有关责任人的相应法律责任,无论是直接参与的还是间接参与的。

申诉理由:
被告不是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从而违背了执法人员应有的道德和良知,玷污了《宪法》《刑法》《刑事诉讼法》《人民警察法》等法律法规,纵容违法,枉判无辜,肆意践踏法律的尊严和人权。给原告和家人带来痛苦和灾难。

事情经过:

原告是攀钢汽运公司职工,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严格按照“真善忍”来要求自己的思想行为,在炼功后的不长时间内,身患的疾病消失了,身体健康了。炼功前喝酒吸烟打人骂人,很多坏事都做,炼功后改变了恶习,不喝酒不吸烟不打人不骂人,家庭关系也和睦了,给家里增加了收入,家人也很高兴,在工作上脚踏实地,经常早来晚走,别人不愿意的脏活主动干。然而这样的好公民,从1995年到现在都是在受迫害中,1999年7-22以来,国家宣传机器做了一系列关于法轮功的报导,原告认为报导是不真实的,是栽赃陷害,造谣造假。

原告相信政府为了对国家对人民负责,原告就正当行使宪法赋予公民的基本权利,就启程去北京信访办给中央政府反映法轮功真实情况。在攀枝花火车站买好去北京的车票,正在進站口准备上车时,被车站派出所女警察阻止,女警察问“你们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如果你不是学法轮功的就骂×××我们才准许上车”就上前拉住我,我说是炼法轮功的,就把我绑架到派出所,然后被国安支队绑架到西区拘留所非法拘留10天。

没过多久,我重新上访,走出北京火车站不远便被便衣警察绑架到天安门广场派出所,登记之后被非法关押在铁屋里,不分男女老少都关押在一起,一会儿屋子里就关满了,都是大法弟子。警察不问任何原由就大打出手------用大皮靴踢,踩头,无处不打,打累了就换一两个再打,车轮战术,一直到省驻京办事处把人接走。第二天由四川省办事处押送回攀枝花市国安支队绑架到市看守所非法刑事拘留40天。

过了几个月后,攀钢汽运公司公安科以和找我谈话为由,把我拉到公安科,科长郭庆生问我“你又要上访了吧?我们只有把你关到看守所,不然我们不放心。”当天就把我关在办公室里,蚊子咬了我一个晚上。第二天把我送到攀钢分局,我向610警头说:“我犯了甚么罪,具体破坏实施的内容是甚么”,警察说:“这你就不懂了”就这样又拘留了我42天。

1999年至2000年当中,抄了我三次家,抢走了大法资料,绑架我(我妻子未修炼),妻子被非法叫到市国保大队问话,吓唬要如何如何要交甚么东西,因我妻子是农民没上过学,听不懂他们说甚么,她就在这种超负荷的巨大压力下,身体撑不住了,终于倒下了,有好心人把我妻子送到医院抢救,住了院才捡了一条命。

2001年2月19日晚12时,攀枝花市国保大队来了8个警察对我進行非法逮捕,我正在睡觉被他们把我绑架到市公安局用手铐铐在铁窗上一晚,第二天進行大抄家,结果甚么也没有,下午把我绑架到攀枝花市以外盐边县看守所進行秘密血腥迫害。开始的头三天,只给我吃一顿饭,双手吊铐在铁窗上,白天黑夜都是这样铐着,不准睡觉,逼我看造假电视,双耳戴上大功率耳机开至高音量叫我听邪恶的宣传。他们从邮局窃取我给朋友邮寄的真像资料信件66封,他们大打出手,强迫逼供,脚踢手打,用电棒电吓,用膝盖击打下身,用皮鞋打脸。以张柏林为首的九名恶警轮番赤膊上阵,往死里整,二月的天气很冷,晚上12时左右往我背上灌冷水说:“来,给你清醒清醒”。更恶毒流氓的是强迫我用脚踩师父的法像。第二天我发现报纸内有师父的法像,我不踩了,他们就用大皮靴踢我的脚骨头。张柏林和田平强行把我的脚搬到师父的法像上,张柏林还踩师父法像,这样二人连打带踢,脚上被踢落了皮和大青包。吊铐第十七天了,看我甚么也没说,就把我从窗户上放下来,以张柏林为首的四个警察把我压在凳子上强行扳提我的双手然后用手铐把我双手反铐在背上,叫苏秦背剑。警头张柏林说:“现在我看你还说不说,你慢慢想去吧,我们睡觉去了”。四个人将我强行铐上,疼得我汗流浃背,一会儿我内衣裤就湿透了,在这当中疼得我无法忍受的情况下,我想到了师父,默请师父解救,正念一出马上生效,就不疼了,这样三个多小时就这样轻松过去了。看我没甚么说的就把我放回监室,把湿透的衣裤脱下真是能扭出水,手铐铐到骨头上,弄断了一根血管,流了不少血。盐边看守所的医生看我被打成这样,等国保支队的人走后就过来向我说:“我给你上点药吧。”我说“谢谢你,没有事。”第二天上午没来铐我,我知道可能不来吊铐了。下午来了一个警察问:“你还学不学法轮功?”我回答说要学,这样在盐边看守所迫害了我两个月,然后转到攀枝花市看守所非法关押。

在市看守所非法关押押期间,不准接见亲人和朋友,开始家人很着急,以为失踪不见了,后经多方打听才知道我被关押在市看守,在市看守所三个月后我已是皮包骨头了。家人和朋友给我送上一些钱才有所好转,免了死运。2002年春节看守所发放的过年食品,发给我的都被犯人拿去了,只留下几粒花生米在碗里。

2002年在仁和法院开庭,不通知家属。开庭的时候审判长对我说:“你看你一个陪审人都没有。”开庭了,他们读完了他们整个所要对我说的,最后问我还有甚么要说的。我说:你们打击的是人类道德,欺压的是黎民百姓,犯法的是江泽民罗干等,其中包括你,江泽民叫你们镇压法轮功你们就镇压,江泽民叫你们吃屎你们吃不吃。说到这里审判长大声说休庭。然后叫我签字,我不签,审判长说不签也没关系。

休庭后陪审员来问我说:“你怎么骂人啦!”我说我没有骂人,我是做一个比喻,几天以后他们给我送来一份早已印好的三年刑事判决书。于2002年五月我被非法送到德阳监狱。到了监狱后,监狱警察接到上面布置下来的项目落实到每个大法弟子头上,一级严管,每天有2-3个囚犯挟持,23小时挟持。在监狱里受到了各种精神上和肉体上的残酷折磨,要我背监规,我没有犯罪就不背,在警察的指使下,被拉去跑步,三个犯人一组,分五组,两个在前面拉,后面一个推,打,踢,脚后跟在地上拖烂,然后叫我去站军姿,站到晚上2-3点钟才准睡觉,三伏天很热,大太阳要面向太阳站着,脸部晒得像黑人一样,颈子晒烂了,流黄水了,不准洗澡,洗衣服,不准与人说话,不准喝水,喝池子里的水还要找机会,特别难受的是不让上厕所,有时拉在裤子里,开始一天去两次后来一天一次都不让。有一次我要求上厕所,遭到监控我的周朝勇犯人毒打了我一顿,还有一次要求上厕所被一个一米八的大个子吸毒犯周军把我打翻在地,飞来一脚踢在我的心窝,当时都昏死过去了,过很久才醒来。与人正当说一句话也被毒打几次,有吃肉时,犯人把肉挑选完后再分给一点点菜,并说:这是对你的照顾,有一次给崔管教反映,崔说:“菜里有油水就可以了,还要吃肉?”

入监迫害快四个月了,突然恶警叫我们三个大法弟子下队,我们不知道甚么意思,后来知道了,拿我们三个做实验,搞“转化”,“转化”一个他们要得到2000元钱。在怕心的带动下,我妥协了,他们拿去后又给我退回来说:“领导看了要不得,要重写”。我不写了,过了两个星期看我没写就把旧稿拿去了,拿去后这件事情总是挂在心里,越想越不对头,总觉得不符合一个修炼人的要求。几个月后我向监狱写声明,声明我的三书无效作废,晚上坚持炼功,经常被犯人夜查打骂骚扰,遭610李管教毒打,每天叫我出工劳动,我不干,自己主动挑点水烧点开水,给犯人讲点真像。监警问我为甚么不干,我说眼睛看不见,犯人监工头给监警反映,说我烧开水烧得不错,警察就放松了我。度过了四个月松弛的日子,有一天我把衣裤黄布条扯了,不穿囚服,监区领导叫我穿上,我说我没犯罪我不穿,监区领导又喊我去办公室,严厉的对我说“现在问你究竟穿不穿?”我说不穿!过几天监狱开大会,恶警叫来几十名手持大棒的武警兵,把我们十多名大法弟子绑架起来 ,遭受毒打、关禁闭、严管。我是其中一个,把我退回二监区,八个武警兵把我绑架到禁闭区的巷道里,叫我脱掉衣服,我心里想,可能这些歹徒要下毒手了,我默请师父解救。恶徒强迫我穿上他们拿来的囚服,又把我送到严管室。第二天恶徒叫我在操场跑操,跑几百圈,算来有四十多公里,除中午吃饭外,一天跑到黑。我心里默念不跑,不配合,然后犯人头打手叫来十多个犯人,三人一组,分几个组,拖不动了又换一组,前面两个人拖,后面一个人推打踢,不知持续了多久,犯人累得气喘,我脚上也踢肿了,脚后跟在地上拖烂了。崔姓警察问我:“跑不跑?”我说不跑,恶警就说:“好,敬酒不吃吃罚酒,这是你自己找的。”就把我关禁闭,每天吃四两饭。早上8-11:30是学习时间,学习内容是面壁站着,我不站,光着身子躺在水泥地板上,检查来了,叫我:“起来,学习啦!”我不吱声,不动,也不理他,这样关了我15天禁闭。禁闭室面积1.5米宽,2.7米长,顶上是监视孔,室内有尿桶一个。

现在又把我送回严管室,第二天又叫我跑操,我还是不跑,犯人张树林又像原来那样安排三个犯人一组,分五组,在操场把我拖着走,连推带拖打踢,拖了很久时间,犯人累了,拖不动了,崔管教面带狠色问我:“吴名山,你为甚么不听招呼,为甚么不跑?如果你再不听就给你加刑。”我说“我没犯罪,并且我有疝气。”当时就把我拉到医院检查是否属实,直到医院开出休息通知书后才免遭迫害。在严管关押了三个半月出来还是严管,两个犯人监控,不许超出允许范围走动,不许与人交谈,不准洗澡,不准上厕所,上厕所要遭打。到星期五下午是唱歌,第一次我没有唱,问我为甚么,我说不会,就把我拖到严管室告状。管教说叫你唱你就好好学吗。几个星期后,另外一个犯人教唱歌,发现我没有唱,就叫我面壁朝向厕所墙,鼻尖脚尖肚子三处靠墙,因楼上有厕所,墙被楼上厕所浸湿了,很臭。晚上叫我们12个大法弟子站军姿站到晚2-3点才睡觉。在这艰难困苦的忍受中,我已经满刑了。三年的刑期就是这样度过的。释放后,单位把我除名了,工资也没有了,无家可归,在社会上流离失所,流浪着生活。派出所还经常打电话骚扰我,了解我的情况。

强烈呼吁:请善良正直的人们伸出援助之手,帮助停止这场对善良无辜群众的迫害,请有关部门和有关领导为民做主,还我清白,赔偿我五年多来给我及全家造成的精神名誉和经济上造成的巨大痛苦和损失。惩治无论是直接参与的还是间接参与的迫害我及全家人的执法犯法,践踏法律,践踏人权的恶警恶人,并绳之以法。

我坚信:中国不会永远这样无法无天,乌云总会散去,太阳总会出来,所有迫害法轮功弟子的恶人必须加倍偿还所犯下的罪行。我坚信这一天快要来到。

申诉人:吴名山

2003-11-11: 吴名山,攀枝花市攀钢动力厂工作,被非法关押在四川德阳监狱.

2003-08-13:5月下旬,正是“非典型肺炎”肆虐大陆期间,四川德阳监狱内的恶警们却变本加厉地迫害大法弟子。就在5月23日那天,德阳监狱召开所谓的整顿监管程序大会。邪恶之首监狱长马爱军、副监狱长石×在会上大肆造谣诬蔑大法弟子学法、炼功、讲清真相、绝食捍卫人权等行为是破坏监管秩序,并私自制定了违反监规法的17个条例,限制全狱被非法关押的近100名大法弟子的各种行为,如不准接见、通信,不准抄看、传递经文,不准炼功,不准相互交谈,不准绝食,强制超强劳动等。当场宣布其中的12名大法弟子徐长征、梁军华、宋金印、肖洪模、范宁、张宗善、吴铂辰等调往广元监狱,大法弟子张志刚被单独调往宜宾某监狱继续受迫害。其实在开会前,马监狱长就以谈话为藉口,将这12名大法弟子扣押。在转监时,狱内全部警察出动,还动用了大量的武警和防暴警察。在监狱二道门口,数名恶警当着众多收工回来的人的面,对五监区两名大法弟子拳打脚踢。后又将各监区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分别关禁闭(如钟启儒、吴名山等);严管(如蒋虹等)。转监区超强劳动(大法弟子刘韬罗江平被强行连续劳动36小时)。同时,邪恶之徒还加长其他人的劳动时间(每天至少工作14小时以上),非法限制他们的各种人权,然后栽赃到大法弟子身上,藉以激起犯人对大法弟子的仇恨。

2003-05-10:四川省德阳监狱至今仍继续犯罪。请看以下部份事实:吴名山,48小时罚站,白天干活,晚上被车轮攻击,被强迫写“保证书”。
六大队恶警徐某,人称流氓警察。他自称甚么手段都见过,甚么手段都敢用,甚么事都干得出。今年七月四日,此恶警当众恐吓说:要执行政策,多杀300个。要一个一个地收拾,一个都活不出来……

2003-01-25: 吴名山:攀钢汽运公司五车队,男,99年11月上旬上访,在金江火车站被非法劫持拘留审讯,返回单位被办洗脑班。

99年11月22日在天安门被非法拘留在天安门分局被值班恶警毒打,11月25日返回,被汽运五分队保卫科拘留送西区大水井拘留所15天。

2000年3月被邪恶之徒抄家(理由说是在双会期间我还会上访),非法逮捕在湾腰树看守所监禁32天。

2001年2月20日被市公安局及分局和车队保卫科绑架,理由是怀疑有印刷真相资料,而非法逮捕由市看守所秘密转移到盐边看守所,把人吊起半边严刑逼供,把人的手血管都打暴了,然后判刑3年。

2003-01-11: 攀枝花市大法弟子吴名山2001年2月被市公安局从家中强行带走(未出示任何证件),并被吊铐在公安局办公室的铁窗上。几个公安通宵轮流行刑逼问,通宵放诬陷大法的电视,还强行给他带上耳机,把耳机音量开到最大,逼迫他听恶毒的谣言,不准睡觉,不准闭眼睛。晚上天气很冷,他们还用冷水往他脖子里浇,并说这样做是要让吴清醒清醒。恶警还把师父的法像放在地上强迫他去踩,因不从,又把他的皮鞋脱下来用皮鞋猛击吴,还用电棒在他身上乱打,4天不给饭吃,不给水喝,不让上厕所,大小便拉在身上都不管。就这样他整整被吊在铁窗上17天,每天都这样摧残,他的体重从150多斤降至110多斤。期间,还有一位老功友,50来岁,被邪恶之徒多次毒打致使其腿被打断,后又叫其家人将其抬回去保外就医。被送入德阳监狱后,恶警让他站在雨中淋雨,不让其上厕所,在烈日下站军姿,亲人来看也不许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11/42594.html

2002-10-20: 四川德阳监狱不法警察迫害大法弟子的事例
四川省德阳监狱至今仍继续犯罪。请看以下部分事实:

...吴名山,48小时罚站,白天干活,晚上被车轮攻击,被强迫写“保证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0/20/38351.html

2002-03-01: 四川攀枝花市盐边新县城看守所是该市迫害大法弟子最邪恶的“黑窝”。下面是遭受此看守所迫害的大法弟子的不完全统计名单。

1、吴明山(男),祖籍:湖南,身高1米8左右(退伍军人)40多岁,因制作揭露邪恶的真相资料,在盐边新县城看守所惨遭酷刑毒打、体无完肤;白天被铐在室外栏杆上晒太阳,晚上被扔在室外让其挨冻受饿,现下落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3/1/25820.html

2001-08-09: 攀枝花市大法弟子所遭受的迫害
吴明山,白天铐在室外栏杆上曝晒,晚上铐在栏杆上挨冻、挨饿

乐山 沐川县 嘉州监狱(五马坪监狱)联系资料(区号: 833)

2019-04-01: 嘉州监狱电话 0833——-2349097
监狱长接待日、咨询电话 0833——-2349089
纪检 0833——-2116064
驻监监察室副主任、张先中 0833——-2349040
检察员:成传红;主任:李 雷、罗 莉、张先中。
邮编:614000
地址:乐山市全福镇、嘉州监狱裕民街608号。

2019-03-21: 嘉州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责任人:
监狱长,刘国民;
九监区长,李丹;
十监区(恶魔监区)长,高虎;教导员,邓文书;
教育科科长,杨希林(电话18090382922)
教育科副科长,邵凌;管教,刘恒亮,龚劲夫(电话18086889501)

牢头,张衡。(2017年7月已刑满释放回家);李强(现第九监区牢头);宋义(专门负责强制写四书,达到造假转化目的,诬陷法轮功学员,诬蔑法轮大法)。

2019-01-20: 四川省嘉州监狱地址:四川省乐山市裕民街608号。邮编614000。

2018-10-07: 嘉州监狱警察恶人榜:
陈监区长(九监区)
龚劲夫(九监区警长)
辜小兵(二监区长)
吴俊雄(二监区一分队警长)
潘健平(二监区一分队副警长)
王狱警(二监区狱警)
王教导员(六监区教导员)
邱 鹏(六监区狱警)
梁川东(六监区二分队警长)
方兴强(六监区狱警)
杨炫(南充市看守所警察)
服刑人员恶人榜:
蔡国兴(四川。乐山市犍为县)
王仕鹏(四川。泸州)
周攀科(四川。泸州)
熊健(四川。泸州。古蔺县)

2018-02-17: 万晓波 手机:15183063339,泸州市中级法院法官
泸州市中级法院 地址:四川省泸州市江阳区阳西路44号,邮编:646000
李永 手机:15892912020,古蔺县法院法官
古蔺县法院 地址:四川省泸州市古蔺县古蔺镇迎宾大道283号,邮编:646500
钱信林 手机:13540971319,土城政府政法委
范传国 手机:15181988007,土城政府综治办
土城政府 地址:四川省泸州市古蔺县土城乡土城街83号,邮编:646502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833)

2010-04-25:
四川省成都病犯监狱(对外称四川省司法警官总医院)
地址:成都市外南机场路近都段16号
邮编:610000
监狱长 何正德 监狱医院电话028-85960120
狱医  欧医生 电话:028-85963848

2010-01-12: 攀枝花市非法审判大法弟子吴名山的有关人员:

攀枝花市中级人民法院:
胥军(庭长) 办0812-3332169,宅0812-3340712,手机13908141188
覃敏 办0812-3332169 宅0812-3601819

承办法官是攀枝花市东区人民法院刑庭:先元彬,电话:0812-2224771
承办检察官是攀枝花市检察院公诉处:许志,手机13183490696,办0812-3365087
攀枝花市检察院批捕处电话:0812-3362417

2009-07-05:
恶警:段青 电话13508232266 办0812-3323178 宅0812-2223769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7-04-12: 四川德阳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阴毒手段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12/152617.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