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3-24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北京 >> 顺义区(县) >> 张晓, 女, 23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0-02-23: 迷信中共的父亲可把女儿害惨了
有些人生活在社会的底层,终生受到中共的盘剥,他们不去真正认识普通百姓受苦受难的根源,反而被中共的谎言所迷惑,以至于做出令亲者痛、仇者快的蠢事来。我们举一个具体的事例,看看迷信中共者给亲人带来的惨剧。

有一位湖南姑娘叫张晓,今年才二十三岁,随父母在北京打工。张晓姑娘勤劳朴实、聪慧灵秀,二零零六年在一外地亲戚引导下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身边没有一本大法书、找不到一个法轮功修炼者的情况下,她就在互联网搜看《转法轮》等法轮功书籍自学。她对法轮大法却非常坚定,认定这是一部千古不遇的高德大法。

可是她的父亲得知女儿张晓修炼了法轮功,马上想到电视对法轮功造谣诬蔑的画面来,并且还对电视上中共自我标榜的如何对法轮功学员春风化雨般的教育深信不疑,幻想着通过中共的“教育、感化、挽救”来“拯救”女儿。就这样,一个受中共谎言毒害至深的糊涂父亲竟然将自己的亲生女儿举报到了北京顺义区天竺派出所。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日,张晓被非法绑架到了顺义区看守所。六月二十六日张晓在五号女监,马狱警开了号门问话,不由分说就将锁链往张晓身上扔,又抬腿踢她。后来查监时,张晓又被三号号长一脚踹下大通铺,磕破了膝盖。犯人邢海英、郭氏把她架入放风场,五号号长高长照着她的脸就扇,最后又一拳打在胸口上。

七月三十一日早七点,张晓被劫持到大兴区北京市劳教人员调遣处九大队。女警与吸毒人员轮番进屋,强行脱光了她的衣服进行泼水,拿彩笔往身上各处写污辱她的话。随后又强行剪发,强行拍照,强行泼水写字。直到当晚十点多,杨大队长指挥杨梅、赵氏、刘氏等四名监控把她拖至十班隔离囚禁。

四名恶徒连续三天不准张晓睡觉,不准上厕所。看到张晓闭眼就又掐又拧又扇脸,有时还喷水、揪头发,甚至掐乳头,使用种种暴力加以凌辱。

八月一日下午,张晓遭灌食,恶徒把她呕吐出来的东西用垃圾袋接住,再把吐出来的东西重新灌入她的口中。如此反复,吐了再灌,直灌了一盆半方才罢手。行凶者是一对夫妇,马大夫和袁大队长。八月二日上午又再次灌食,而后间隔一两日每天两次灌食,有时甚至一次性灌三盆流食。肠胃、食道、鼻咽全遭伤害,身心极度痛苦。参与者还有姓余的大夫和其他大小队长及吸毒监控人员。

八月二日下午,杨大队长令监控人员胁迫张晓躺在地板铺的脏褥子上。褥子被她们用来擦过尿,又湿又腥。恶警不准张晓上厕所、不准洗漱、不准睡觉、不准喝水、不准吃饭,被迫终日坐在小凳上。同时又遭肢体摧残,胳膊上,腿脚处尽是瘀青伤痕;恶人甚至强行将张晓摆弄出各种奇怪的让人痛苦不堪的姿势。

二零零八年九月二日,张晓被劫持到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途中恶警用布条勒住她的嘴;司机一拳打在脸上,几乎把门牙打落;又被双手铐于车座底下。张晓经过一个多月的残酷迫害,几乎不能说话了。在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一大队,大队长路俊卿盘问她时,见她不怎么开口,就叫来一个劳教人员打来冷水。路问话时要是张晓不答,路便拿碗舀水往她脸上泼。

九月中旬,路俊卿指挥吸毒劳教人员杨丽萍、杨保原将张晓押于洗漱间内扒去裤子、鞋,还未来得及扒去衣服就朝她大泼水,持续十多分钟。

又一天下午六点左右,张晓被恶警钟志荣扇了两巴掌。恶警又令吸毒人员挟持张晓到菜地施以暴力:包文君拿她掉下的鞋打她的头、脸、身上各处;李孬鸟、杨保原拿她被拽下的外套打;夏聪伶踢她的下身,这种摧残使她痛苦不堪。

第二天十一点左右,大队长路俊卿把张晓叫到大办公室用电棍电。头发多处被烧焦,衣服上都是焦臭味,脖子上、脸上有明显的瘀痕。还被掀了衣服直击后背。最后又把她单独关入库房,杨保原也不时的用巴掌揍她。

九月三十日晚,路俊卿在值班室对她进行殴打;恶警钟志荣递给路一个苍蝇拍叫抽她;在大办公室门口包文君、杨保原又对张晓拳脚相加,言语恐吓;张晓到厕所时又被包文君当头踹了一脚。

十月十四日,恶警钟志荣令吸毒人员杨保原、金鑫、赵丽、张青雪四人共同挟持,拿张晓的外套罩住她的头,一路上推拉拽抬,并不时施以拳脚。回到宿舍楼,路俊卿命人把张晓直接抬入洗漱间内,脱光衣服,摁倒在冰冷的地上,头朝窗躺着,一盆一盆由腿往全身泼水。她一呼喊恶徒便将她的头摁到面前一盛水的盆中,使她几乎窒息。泼水持续了四十多分钟。从洗漱间被带到大办公室,路俊卿马上又用电棍电她,直击头部两次,又掀了衣服直击后背、脖颈和手部……

这些记述都是在劳教所张晓恢复了正常语言能力后对修炼法轮功的同伴讲的,还有很多她所遭遇的迫害没有提起,文中只是根据时间顺序做了一下罗列。但是这个简单的记述就足以把中共的伪善面目剥个精光了。

张晓被绑架时仅仅二十一岁,正是人生烂漫的季节。她只是自己看看法轮功的书籍,再多就是照着上面的动作比划一下而已。她惹谁了?违犯了社会治安了?都没有嘛!可她却横遭如此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2/23/218674.html

2010-02-20: 年轻女孩张晓自学法轮功 遭劳教摧残
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女孩只因自学法轮功,被不明真相的父亲举报,被非法劳教,在北京市劳教人员调遣处和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受尽折磨。这就是中共所谓的“挽救”。
自学法轮功 遭父亲举报

张晓,今年二十三岁,高中文化,湖南人,聪慧灵秀,随父母在北京打工,二零零六年在一异地亲戚引导下开始修炼大法,在身边没有一本大法书、没有一个同修的条件下,只能藉助上常人网站搜看《转法轮》等经书自学,但她对大法非常坚定。

当其父知女儿张晓修炼法轮功,受中共媒体毒害至深的父亲将张晓举报到派出所,想通过恶党标榜的“教育、感化、挽救”来“拯救”女儿,结果张晓落入恶警之手后,辗转各处均惨遭迫害,几至精神失常,现仍被非法关押于内蒙古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目前被加期超过一个月。在她恢复正常言语后作了如下追述:

遭北京顺义区恶警绑架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日晚二十时许,我下班回到位于北京顺义区天竺西街二十五号的家,两个便衣年轻男警察(实习生)在门口示意我進屋,后進来一男警,面目煞青,厉声喝我站起,出示了所谓证件,我还没看他就收起来了,又令那两个男警一左一右把我挟持出门,上车载至天竺派出所。

当晚审讯至半夜两点,而后被带到一楼一间小屋里,一直等到六月二十五日旱上九点左右,一自称姓朱的男警(跟随两个年轻男警)骗称送我回家,却将我送往顺义区预审科,途中我身体不适恶心想吐,恶警却不予停车。后又转入顺义区看守所三号女笽,当时已下午两点多。

一两日内我无法進食,连夜拉肚子,六月二十六日我被转入5号女监,马狱警开了号门问话,却将锁链往我身上扔,又拿腿侧踢。后来查监,我被三号号长踢下大通铺,磕破了膝盖,又被邢海英、郭氏左右架入风场,而后五号号长高长伸手对我刮面两次又出拳当胸揍了一回,我趔趄撞到墙上。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二日晚九点半左右我从看守所由两名女警挟持转入顺义区拘留所,几天后于此处被强迫照相。

在北京市劳教人员调遣处遭侮辱折磨

二零零八年七月三十一日早七点左右我被强行戴上手铐塞入警车,送至大兴区北京市劳教人员调遣处,体检完毕送入九大队,随即遭遇了人身攻击,女警与吸毒人员轮番進屋(在小的阅览室),脱光了我的衣服泼水,拿彩笔往身上各处写污辱性的文字,又强行剪发,强行拍照,又泼水写字多时,场面混乱,精神与肉体备受摧残,直到当晚十时许,杨大队长指挥四名监控(杨梅等)把我拖抬至走廊尽头十班隔离囚禁。四人轮流看守。

恶徒不准我睡觉,我困极了偶尔闭眼就被掐拧拍脸,或以水喷,或揪头发,甚至被掐乳头,杨梅、赵氏、刘氏等四人口出污秽。

连续三天不准睡觉,不准上厕所,剥夺人的正常生理需求,又使用种种非人道的暴力加以凌辱。

八月一日下午我又遭灌食,其间呕吐出来的全用垃圾袋接了又从新灌入,吐了再灌,直灌了一盆半方罢手。行凶者为马大夫、袁大队长(两人为夫妇)。八月二日上午又再次灌食,而后间隔一两日每天两次灌食,有时甚至一次性灌三盆流食,肠胃、食道、鼻咽全遭破坏,身心极度痛苦。参与者另有馀大夫、大小队长及吸毒监控人员。

八月二日下午,杨大队长令监控胁迫我躺在地板铺的脏褥子上,褥子被她们用来擦过尿,又湿又腥,不准我坐起,我头昏恶心瘫软,恶人不准我喝水,我口渴难忍。

其间我被二十四小时监控,与外界隔离,恶警不准我上厕所、不准洗漱、不准睡觉、不准喝水、不准吃饭,连稍微走动都得申请批准,只一日坐在小凳上,又遭肢体摧残,胳膊上,腿脚处尽是瘀青伤痕(被野蛮拽拉或被捆绑所致),恶人甚至强行将我摆弄出各种奇怪的让人痛苦不堪的姿势,连续一个多月肉体上的痛苦折磨和精神上的压力几乎使我精神失常了。

在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备受摧残

二零零八年九月二日我由三名女警共同挟持(杨大、袁大等)押上一大巴车,同行几十人,驶向内蒙古,于当天下午三点多钟抵达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

途中我遭恶警用布条勒堵嘴、电棍恐吓又被司机出拳,几乎打落门牙,又被双手铐于车座底下。

因在北京劳教人员调遣处遭受一个多月的隔离关押迫害,我几乎不发言语了,被转押到内蒙古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被分至一大队,大队长路俊卿加以盘问,我也几乎不怎么开口,路竟令吸毒劳教人员杨保原打来冷水,路问话我如不答,路便拿小碗舀水由下巴而上往我脸面泼水,一下呛住口鼻,被路连泼几碗,我体弱身寒,很痛苦。

九月中旬,吸毒劳教人员杨丽萍、杨保原受令将我从三楼车间带回宿舍楼(骗我说是去餐厅吃饭),恶徒由路俊卿指挥,又将我押于洗漱间内扒去裤子、鞋,还未来得及扒去衣服就朝我大泼水,持续十多分钟。

九月中旬一天下午六点左右,我被恶警钟志荣扇面两巴掌,恶警令吸毒人员包文君等挟持我到三队鸡舍后无人的菜地处施以暴力殴打,包文君拿我掉下的鞋打我的头、脸、身上各处,李某、杨保原拿我被拽下的外套打,夏聪伶踢我的下身,几人的摧残使我痛苦不堪。这几名被利用的打手都是吸毒人员,李某是“五進宫”(注:即五進劳教所),其他几名都是“二進宫”。

第二天,大队长路俊卿接班问了前因后果,开会回来十一点左右,把我叫到警察大办公室对我动用了电棍,电击后脖子上、脸上有明显的瘀痕,头发多处被烧焦,衣服上都是焦臭味。还被掀了衣服直击后背,强令我写了“保证书”后,又入库房单独关押,杨保原又大动巴掌揍我。

九月三十日晚,路大队长于小办公室(值班室)对我殴打,钟志荣递给路苍蝇拍打我,后于大办公室门口包文君、杨保原又对我拳脚相加,言语恐吓,后至厕所,又被包文君当头踹一脚。

十月十四日,因我拒绝抽血化验,由车间被带出后,钟志荣带队令吸毒人员杨保原、金鑫、赵丽、张青雪四人共同挟持,一路上拿我外夽罩住脑袋,推拉拽抬,并不时施以拳脚。回到宿舍楼,路俊卿命人把我直接抬入洗漱间内,脱光衣服,摁倒在冰冷的地上,头朝窗躺着,一盘一盘由腿往腹往全身冲泼水,我一呼喊恶徒便将我的头摁到面前一盛水的盆中,我不能呼吸,几乎窒息,泼水持续四十多分钟。我从洗漱间被带出后来到大办公室,路马上又于办公室用电棍电我,直击头部两次,使意识涣散,又掀了衣服直击后背、脖颈、手部等处。

后记

以上是根据张晓自述整理的被迫害经历,后期所受迫害还有,因详情不知,不在此记述,待以后补充。

每次对迫害经历的追忆,对张晓都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回到当时的场境,犹如将那些痛苦又从新承受一次,所以对一些细节特别是在被迫害中带给她当时身心的种种痛苦她都没有详述,只是按事发时间的先后作了一些罗列,如有不周全的地方,请读者朋友谅解。

张晓被抓捕时只有二十一岁,一个如花的生命只因信仰“真、善、忍”就遭受了如此的摧残,相信每个善良的人看了都会为此悲愤、痛心,相信了恶党谎言的父亲他把女儿交给恶警,换来的却是女儿惨遭如此的毒手,几乎迫害致精神失常的“挽救”。在张晓被迫害得精神恍惚,不能言语后,正是法轮功的信仰支持着她,狱中同修的关爱温暖着她,使她恢复了记忆和往昔脸上的红润及微笑。

善良的世人啊,快从恶党的谎言中清醒吧,甚么是“正”?甚么是“邪”?难道不一目了然吗?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2/20/218538.html

2009-02-09: 关注从北京被转押到内蒙古的大法弟子近况

随着邪党的罪恶行径不断在国际社会曝光,为了掩人耳目,继续维持对大法弟子的迫害,近一年来,在邪党的部署下,北京各看守所及劳教所非法关押的部份法轮功学员,被北京团河劳教人员调遣处分期分批秘密转押到偏远的内蒙古各劳教所——图牧吉劳教所(位于兴安盟扎赉特旗)、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五原劳教所。这些被转押来的法轮功学员既有北京市的,也有全国各地在京被绑架的。不断传出的消息证明,那里的恶警对这些外省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更加肆无忌惮。

图牧吉劳教所在邪奥前,已有大法弟子被从北京转入关押。2009年1月19日,邪党又一次性从北京转押到图牧吉约50名大法弟子。已知河北省三河市大法弟子王占清(男,35岁,三河市埝头中学的教师),张家口阳原县大法弟子李连东、辛永孝,北京良乡许秀芬、海淀区的陈文蓓都关押于此。据悉,王占清等大法弟子一被劫持入所,就遭那里恶警的酷刑折磨。其中恶警中队长黄志刚(警号1519096)极为邪恶,疯狂地给大法弟子上刑。

呼市女子劳教所在邪奥期间,非法关押了三车外地大法弟子。大法弟子一入所就被单独隔离在库房、心理谘询室、活动室、洗漱间等地方迫害。例如:恶徒们将大法弟子扬君梅关在洗漱间三昼夜;大法弟子席照文一直被罚站,不准去厕所,睡觉更不行,脚肿得很大,恶人还特意上去踹;李翠祥被包夹抓着头发撞铁架子,又踹又扇嘴巴子;恶徒趁大法弟子睡得迷迷糊糊时,三更半夜,抓过手来就按手印,等等。

北京大法弟子张晓(21岁),在呼市女子劳教所受尽各种折磨,包夹她的刑事犯夏春玲、尹莉萍在恶警队长的授意下,经常毒打虐待她。一次恶人尹莉萍把张晓在楼梯上打倒后顺楼梯踢下,造成张晓身体多处摔伤。恶警钟志荣(队长)不但不惩治尹莉萍,而是又把张晓拖到僻静之处打了一顿嘴巴子。由于受到残酷迫害,现已造成张晓精神失常。北京市金葵公司陈娇龙、苏娜被转到呼市女所三大队,同被非法劳教的苏那、佐艳、柳艳也有可能被转到这里迫害。

五原劳教所自2006年就开始从北京劳教调遣处“购买”劳教人员来维持其存在。那里的恶警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手段非常残忍:

大法弟子高连贵原是北京市某医院退休院长,恶警王东雷以高连贵不服从管教为由,对六十八岁的老人拳打脚踢,一边打一边高声问在场的所有人:有没有看到打人的?众人齐声喊:没看见!王东雷哈哈大笑,对躺在地上满脸是血的高连贵说:你必须转化,要不然“好日子”在后头呢,听见了吗?没人为你作证。随后将高连贵关進地窖一样阴暗潮湿的禁闭室,不给送食物和水,不准上厕所并派了两个劳教人员折磨高连贵,不让睡觉。

家住北京朝阳区的李华,在2008年3月间,被恶警赵乃卫,魏玉智等伙同三大队恶警,不间断的采用杀绳、电棍、毒打等手段残酷迫害。一次它们用了七根电棍连续电击李华长达四个小时,目地就是让李华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

2008 年3月6日,河北三河市宋建国在一大队办公室被恶警赵乃威、李海鹰、赵乃东、杜向光、刘军、索海鹏、阎文彬、薄占生、刘思哲進行了惨无人道的迫害,杀绳、毒打、电棍电击。他们用绳子捆住他,强摁他跪着,并同时用六根电棍电击他身体的各个部位。当时手臂肿麻、不会动,浑身上下都是绳子勒过的伤痕;身体两肋、两脚面布满黑紫,肚皮、脖子等处布满了电击烧伤,纍纍伤痕。宋建国双手手指被摧残的至今麻木,关节疼痛;消化功能受损,经常腹泻,身体十分虚弱。

以上迫害事实只是冰山一角,具体有多少外地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在内蒙各劳教所无法统计,很多被转押的大法弟子亲属目前都不知道他(她)们被转到哪里关押。希望知情者能够尽快提供有关外地大法弟子的详细信息,包括每批转押时间、人数、姓名及具体来自哪个省市,遭受的迫害等。

同时我们也呼吁国际社会和正义人士能够伸出援助之手,对这里发生的惨无人性的迫害给予关注。

请知情者尽快提供被从北京转押于内蒙古各劳教所的大法弟子信息。

近一年多来,有大批在北京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被秘密转押到内蒙古各劳教所迫害。分别是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位于呼市南郊小黑河地区帅家营乡)、五原劳教所(位于内蒙西部五原县城北十多公里)、图牧吉劳教所(位于内蒙东部兴安盟扎赉特旗)。由于地处偏远,加之邪恶掩盖,消息很难被外界所知,许多大法弟子亲属不知道他(她)们的去向,许多大法弟子处于失踪状态。

请内蒙古同修(尤其是刚刚解教的同修)及知情者尽快提供这每位被转押来的同修的详细信息,包括:姓名、住址、何时从何处转押、关押于哪个邪恶大队、外地学员整体受迫害形势及具体所受迫害详情,以及参与迫害的邪恶人员信息等。

请见到此消息的同修主动联系从这些劳教魔窟中走出来的同修,以便尽快查实。同时请同修加大向这些地方讲真相的力度,及时曝光邪恶的迫害罪行。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2/9/195135.html

2009-01-03: 北京,难以挥别的二零零八(图)

北京大法弟子张晓,二十一岁,被恶党人员从北京非法转押到内蒙古呼市女子劳教所迫害。在呼市女子劳教所受尽各种折磨,包夹她的刑事犯夏春玲、尹莉萍在恶警队长的授意下,经常毒打虐待她;一次恶人尹莉萍把张晓在楼梯上打倒后顺楼梯踢下,造成张晓身体多处摔伤;恶警钟志荣(队长)不但不惩治尹莉萍,而是又把张晓拖到僻静之处打了一顿嘴巴子。由于受到残酷迫害,现已造成张晓精神失常。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3/192840.html

2008-11-20: 北京大法弟子张晓在内蒙呼市女子劳教所被迫害

北京大法弟子张晓,21岁,在奥运前被恶党人员从北京非法转押到内蒙古呼市女子劳教所迫害。在呼市女子劳教所受尽各种折磨,包夹她的刑事犯夏春玲、尹莉萍在恶警队长的授意下,经常毒打虐待她;一次恶人尹莉萍把张晓在楼梯上打倒后顺楼梯踢下,造成张晓身体多处摔伤;恶警钟志荣(队长)不但不惩治尹莉萍,而是又把张晓拖到僻静之处打了一顿耳光。由于受到残酷迫害,现已造成张晓精神失常。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20/190095.html

顺义区(县)联系资料(区号: 10)

2019-03-09: 顺义区胜利派出所:
地址:北京市顺义区府前中街2号,邮编101300
报警电话:01081481010
户籍室电话:01081495046
服务咨询电话:01081482020
警务督察电话:81485084 警察: 张军13511058830、01069421604
李刚01069446984、13691035666
郑清01069422972、13910583208
杨锋01069467430、13910950681
李海13911229777
郭振东01069424297、13601323096
唐瑞林01069460324、13801167730
潘德洋01061408504、13911930210
王金涛01061408404、13911930312
张久宾01069421272、13910177930
王千章、章永欣01069422194、18611039325
龚宝元13911930273
李艳忠13716667050
郭志有13671266161
雷新宇13810080122
侯立想13716065285
吕宪允13716274516
张梁原18501278511
杨青松13716487668
唐瑞霖13801167730
张家民15811278998
郑绍坤18510983665
张永华13910307335
李宏永18500537651
李洪满13910931350
周金月13601005745
李丛林18610831077
肖海宇13910833072
康海峰18611039307
李雪松13601005711
李继征15911180598
张朝清13501169981
郑建强13717932686
王建波13811572031
于姜萌13910316797
田金鹏18511210670
周惠清1069461010
王宏岩13910022468
张全生13901297363
王京涛13601198676
马依娜13911417994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