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8-22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四川 >> 攀枝花 米易县 >> 朱召杰, 男, 60


出生时间: 1954-12-09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四川米易县攀莲镇铁建村9-36
迫害情况: 被迫害致伤致残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3-11-07
家庭成员: 儿女: 朱召杰
夫妻/父母: 朱召杰的父亲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4-12-23: 炼法轮功肺结核痊愈 朱召杰遭中共十年冤狱
朱召杰先生是一名个体户,生于一九五四年十二月九日,家住四川省米易县攀莲镇铁建村。修炼法轮大法后,严重的肺结核不治而愈。

然而,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他十年多都是在冤狱中度过的,身体和心灵都遭受巨大折磨。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四日,历经五马坪监狱长达七年九个月的迫害后,朱召杰终于回到家中。

下面是朱召杰自述其亲身经历:

修炼法轮功之前,我曾患有严重的肺结核,身体状况非常糟糕,心情自然不好。一九九四年,我开始修炼法轮功,肺结核不治而愈,身体变得健康了,心情也愉快了,家人都为我高兴,我沐浴在佛光中。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我遭受了严重的迫害,十五年的时间里,我有十年多都是在监狱中度过的,在这十年多的迫害中,我的身体和心灵都遭受了巨大的折磨。我主要经历两次长期迫害,一次被非法劳教一年,另一次被非法判刑九年。

在四川省绵阳新华劳教所被劳教迫害一年

1.绵阳新华劳教所洗脑折磨

二零零零年一月十日,我被劫持到四川省绵阳新华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在劳教所非法关押期间,被强制洗脑、站军姿、跑步,有时一跑就是几十圈,在雪地里长时间受冻,有时把衣服、裤子脱光了冻,在水池里(冬天零下几度,已结冰)强迫将水池洗干净,强迫高价购买食品,一份鸭汤只有几小块肉三十元一份,一个人必须买三份,家里给我的一千多元,没有多久就被他们下账强迫下完了,据说一只鸭子当时只需十多元,却卖三十多份汤,九百元左右。

2.第二中队砖厂迫害

然后,我被劫持到劳教所第二中队(简称魔鬼中队)砖厂,从早上五点起床,罚站两小时,七点到晚上十点干活,在砖窑组拉砖,从早到晚没有休息,只穿一条被剪烂的短裤,不能穿衣服,温度太高,头上扎一块毛巾,要不,汗水流下来,会遮住眼睛,看不见路,毛巾经常能够拧出很多汗水下来,然后围上,继续拉砖,胶鞋里也需要垫草,不然会烫伤脚,根本就无法穿。

刚被烧好的红砖只隔两小时,砖都没冷却下来,就要求我们将砖出窑。此时,拿一块砖放地上,放一铁杯水,几分钟就能煮开,馒头放上去几分钟就能烤糊。

在出窑时,在夏天高温的情况下,(摄氏三十五~三十八度)必须穿上棉衣裤,脚上穿垫了草的胶鞋,手上戴胶皮手套,快速冲进砖窑,把砖装好,然后拉出来。就这样,棉衣裤都被汗水打湿,每天这种长时间高温劳作,严重的灰尘,而且吃不饱,没水喝,收工后,就直接押回监区,没有水洗澡,全身的灰尘泥土,倒地上能立马睡着,然后,还要对我们进行严管,罚站到晚上二点,每天只能睡三小时,而且连续强工作量劳作,没有休息,我干了五个月没休息过一天,天天干,连续干,直到二零零零年十月份,才结束了这种残酷的迫害。

绑架、毒打、折磨致脑震荡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日早,在西昌市城区出租房内,我被恶警绑架,当晚,被关在煤炭招待所的房间。

当晚凌晨,恶警刑警队长陶刚、易新民对我进行毒打,抓住我的头发往墙上撞,用拳头暴打我,用手铐打在我身上,手上、身上、脚上的血溅了一墙。他们二人打够了,累了就喝茶,休息一会,又继续打,打的我遍体鳞伤,直到第二天早上,他们坐火车把我劫回米易县公安局看守所。

在看守所,恶警用各种办法折磨我,用夹子夹我的奶头,那真是痛的钻心。

由于我被打的很严重,特别是在西昌被绑架当晚,被他们抓住头发往墙上撞,后脑小脑严重的脑震荡。

在看守所关押期间,头脑发晕,头痛的天旋地转,不能站立,不能吃饭,吃了就恶心发吐。这样,恶警还经常给我戴脚镣手铐,其他被关人员监视着我,我不能站立,只能躺下。

在米易县公安局看守所非法关押一年零三个月,米易县法院将我非法判刑九年,同时被米易县法院诬判的法轮功学员有:朱春明八年,刘龙云九年,阙发秀八年,郭光秀七年,加上我共五个同修。

五马坪监狱的折磨

1.入监队

二零零四年二月,我被劫持到五马坪监狱入监队,入监队在山顶上,摄氏零下三~五度,已经结冰,雪堆得到处都是,入监队的方姓队长等恶警对我强制洗脑:背监规、唱邪歌、强制认罪,、我不配合,就强制我跑步、罚站受冻。从早到晚,就是这样循环往复的折磨我们。

2.四监区

三个月后,于二零零五年,我被劫持到四监区,严管监区。恶警监区长肖彬,教导员高虎,恶警杨西林,钟世彬(已得肝癌,遭恶报亡命,于二零一一年十月份死于成都监狱管理局医院)。参与迫害恶犯头目陈大华、邓如再等十几人,对我们二十多个学员进行残酷折磨。

播放诽谤师父和大法等洗脑的录像,找个人单独谈话,围攻、殴打、罚站军姿、跑步、唱邪歌,强制背监规,不背就采用各种折磨:集训、夏天在太阳下暴晒、冬天受冻、不给饭吃。

3.关“小监”集训

我绝食十一天,抗议各种迫害,就被关小监集训,整天在太阳下暴晒,恶警何××,外号“何皮托”。值得一提的是五马坪监狱有五个臭名昭著的皮托,何皮托是其中一个。以前,何皮托打那些犯人特别凶狠、残酷,经常打死犯人后,随便拖出监区挖个坑就埋了,然后由监狱医院出假证明说是病死,家属只能领二百元钱,就了事。要领就领,不领就算了,自己回家。

何皮托等恶警对我进行各种折磨,几个人强制让我赤脚站在晒烫的石板上,两只脚上各站一个人,用穿着皮鞋的脚踩在我脚上,我马上就倒下了,但是双脚全烫烂,起泡,不能站立,他们就直接拖起走。

绝食期间,我被强制灌食,恶警高虎指挥八个犯人把我按倒在地上,用一个橡皮管从鼻孔插进胃里灌,嘴被揪烂,鼻子到处是血,这样反复折磨灌食,在太阳下暴晒我,脚已起泡烂掉,不能行走就把我拖拖走走,晚上不让睡觉,二十多天;

被他们折磨的遍体鳞伤,奄奄一息,生命垂危。恶警软硬兼施,酷刑折磨。恶警“何皮托”扬言说,我不打死你,但是我要折磨你,让你生不如死。恶警教导员高虎说,我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三百六十五种方法收拾你,你给我小心点。

4.奴工迫害

在四监区,强制转化,恶警达不到目的,就安排强制劳动,从早干到晚,在灯光下,做“电子网络线圈”,长时间六年多在日光灯下不停的干活,我的眼睛受到了极大的伤害,造成近视,左眼现七百度,右眼五百度,走路看不清,经常摔倒,在监狱里干活的很多犯人(年轻人二十多岁的干活眼睛都已近视),这工作是没有工钱的,白干。警察、监狱长、恶警和外面的老板勾结,奴役犯人。把这种“电子网络线圈”卖到深圳的电子商牟取暴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2/23/炼法轮功肺结核痊愈-朱召杰遭中共十年冤狱-301865.html

2010-06-26: 四川省米易县“六一零”罪行累累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朱召杰被非法抓捕关押在看守所,被恶警柴发祥用三根荆竹条捆在一起暴打,朱召杰被打得体无完肤,疼痛难忍。...

...法院在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十七日庭审二零零二年十一月遭绑架的朱明春等五名法轮功学员时,法庭不允许被告辩护;当事人自己给自己作无罪辩护,但遭到法官、法警强行制止。其中朱明春在念答辩状时,法官不准辩护,法警抢走了《答辩状》。法院依照国保大队编造的“证据”对朱明春、朱召杰、刘龙云、阕发秀、郭光秀判以重刑。...

...据不完全统计,米易被非法判刑的有:

王元品、庄德林、李银奇、张正焕、张洪英、宋成会、周盛会、郭光秀、朱召杰、朱明春、阕发秀、唐兴荣、吕涛、张家霜、杨顺发、曾世华、罗江平、廖远富、刘坤伍(刘龙云)、胥斌、徐天福、黄显坤、范胜美、范跃海、吴桂芳、张贵超、熊聂珍、李会琼、李发会、李国琼、任富万(又叫龚光雷)、张家荣 唐兴荣 高龙英 张正焕 罗世美周建先、龚顺会、杨兴春等四十人(四十二人次)。其中张洪英、张正焕被非法判冤狱二次;二零零五年以后被判冤狱的有:吕涛、张家霜、张洪英(第二次)、高龙英、张正焕(第二次)、罗世美、周建先、唐兴荣、龚顺会、杨兴春(云南武定法院冤判);...

...撒莲:王元品、宋成会、周盛会、罗江平、徐天福、李会琼
丙谷:庄德林、张正焕(两次)、范胜美、张贵超、熊聂珍、高龙英、罗世美
攀莲镇:杨顺发、廖远富、刘坤伍(刘龙云) 、杨兴春、张家荣、阕发秀
草场:李银奇、郭光秀、李国琼、任富万(又叫龚光雷)(教师)
挂榜:张洪英、唐兴荣、李发会、龚顺会
普威:胥斌
垭口:黄显坤、范跃海、吴桂芳
城关:周建先(退休教师)、张家霜、吕涛、朱召杰、朱明春...

...现在还在监狱遭受迫害的有“朱召杰、朱明春、徐天福、刘龙云、廖远福、吕涛、高龙英、张正焕、罗世美、周建先、唐兴荣、龚顺会、杨兴春等法轮功学员。由于“六一零”和其所操控的司法部门对法轮功的冤判,给受害人、受害人的家庭、受害人的亲朋,给社会造成的灾难是深重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6/26/226009.html

2010-05-03: 目击者披露四川五马坪监狱的罪恶

本文是根据一目击者受四川五马坪监狱被迫害的大法弟子的委托,向笔者口述整理而成。

四川五马坪监狱位于四川乐山犍为县的大山区里面,从犍为县城乘车到五马坪监狱需二个多小时。

该监狱有编号为二监区、四监区、五监区、六监区、七监区(第一、三号监区不详)。每个监区均关押有数名(近十名)大法弟子。在该监狱的第四监区中,正在被迫害的大法弟子中有:

朱召吉,男,攀枝花人,近六十岁,被非法判刑八年,零一年就开始受到邪党各种迫害;

朱明春,男,五十多岁,被非法判刑八年又加期六个月;

王海波、吴旭东,男,二人均被判刑八年;

狄德新,男,被非法判刑的刑期不详。

该监区在近一年多的时间中,还有二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目击者不知死者姓名及相关情况)。

据知情者透露,凡在五马坪监狱遭受迫害的大法弟子,多数都是四川各地迫害大法弟子的邪党机构把被非法判重刑的部份大法弟子绑架到这里進行残酷迫害的。这些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在这里遭受着常人难以想像的肉体和精神迫害。邪党为了强迫大法弟子放弃对 “真、善、忍”的信仰,强迫大法学员写所谓“三书” (悔过书、转化书、揭批书之类)。对坚定不写“三书”,不唱“邪党好”的歌的大法弟子進行毒打、用刑、关“小号”、不让睡觉(通常是二个恶人对一个大法弟子强行拨开眼皮)、强迫在酷热的夏日下暴晒数小时到十多个小时(通常是被晒的皮肉起泡)、在零下十多度酷冷的冬天,只许大法弟子穿一件单衣,强迫在冰天雪地中盘腿坐在室外被冻十多个小时、强迫每天长达十多个小时的奴役劳动(做电子产品)等等等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5/3/222799.html

2009-06-30: 四川米易县四名大法弟子在狱中被迫害致残

四川省米易县大法弟子刘龙云、朱召杰、朱明春、阕发秀、郭光秀,从2002年11月3日至2002年11月5日先后被米易县公安局政保科恶警绑架。2003年11月17日,米易县伪检察院、伪法院合谋对五位大法弟子非法判刑。至今五位大法弟子除一人出狱外,其他四人仍被非法监禁,已被迫害致残。

刘龙云,男,农民,生于1973年2月22日,家住米易县攀莲镇水塘村二社。刘龙云被非法判有期徒刑九年半,现被关押在四川省乐山市沐川县五马坪监狱遭受迫害,肋骨被打断,现身体已残疾。

朱召杰,男,个体户,生于1954年12月9日,家住米易县攀莲镇铁建村9-36。朱召杰被非法判有期徒刑九年,现被关押在四川省乐山市沐川县五马坪监狱遭受迫害,现身体已残疾。

朱明春,男,医师,生于1961年11月28日,家住米易县攀莲镇南街71-64.朱明春被非法判有期徒刑八年,因在被挟持途中走脱,后又被绑架,于 2004年4月6日由米易县法院原法庭原法官及审判员审判,加刑一年半,共判有期徒刑九年半。现被关押在四川省乐山市沐川县五马坪监狱遭受迫害,现身体已残疾。

阕发秀,女,农民,生于1966年2月10日,家住米易县攀莲镇水塘村一社。阕发秀被非法判有期徒刑八年,现被非法关押在四川省成都市龙泉驿女子监狱遭受迫害。

郭光秀,女,农民,生于1981年11月29日,家住米易县沙坝乡山后村三社。郭光秀被非法判有期徒刑七年,被关押在四川省成都市龙泉驿女子监狱遭受迫害,现已回家。

当时的非法庭审情况:除刘龙云外,都有律师或指定律师。但律师都没有给大法弟子作无罪辩护。大法弟子自己给自己作无罪辩护。但遭到伪法官、法警强行制止。其中朱明春在念答辩状时,伪法官不准辩护,法警抢走了答辩状。伪法庭根本不准大法弟子辩护。庭审记录也没有给大法弟子看,也没有叫当事人签字,就作为定案判刑的依据。整个庭审是非法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6/30/203703.html

2008-04-11: 四川省五马坪监狱是如何迫害法轮功学员的

四川省乐山市五马坪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罄竹难书。五马坪监狱魔鬼遍地,与世隔绝,高墙电网、岗哨林立。监狱几个恶头下面设教育、狱政、生产、狱侦等多个所谓的“科室”,再到监区恶头下设禁闭集训队、严管队、严管组、监督岗、互监组等迫害机构,按邪党司法部消灭人性的所谓“六集体、六固定”(集体上厕所、集体看电视、集体睡觉、等等)的规定進行迫害,用无形的锁链把十几个人二十四小时锁在一起。这些年来,监狱恶头、恶警、红毛(狱霸)、互监组长同样利用互监组迫害死了众多的被关押人员。
......
恶警们惯用邪恶的“车轮战术”,晚上安排几个爪牙每睡一会儿叫醒法轮功学员一次,白天几个恶警、爪牙围攻一名法轮功学员,一边攻击、侮蔑法轮功,一边对学员用各种刑。为了强迫使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高虎、骆江涛一伙费尽心机设计详细迫害升级步骤,恶警、爪牙几小时一班轮流迫害,每天24小时都不准学员睡觉和休息;高虎、肖彬、何清泉、王亿军甚至直接出手毒打朱召杰、肖会再、龚文友等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4/11/176252.html

2007-07-08: 曝光四川五马坪监狱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大法弟子朱召杰遭迫害事实
大法弟子朱召杰因拒绝参加邪恶的所谓考试,被肖彬、高虎等恶人暴打后,关入监狱集训队酷刑迫害,朱召杰绝食反迫害二十多天。恶人高虎命令十几名暴徒将朱召杰按在地上,用铁钳等工具撬开嘴,强行灌食,折腾了半天,还达不到目的,恶人高虎又命令恶人插胃管灌食,叫把管子拔出来,又插進去,如此反复数次折磨。

朱召杰因不向恶人打所谓的报告,恶人何清泉命令几个邪恶爪牙强行将朱召杰的鞋脱下,让朱召杰光着双脚踩在被烈日晒成高温的石板上,恶人何清泉还亲自踩在朱召杰的一只脚上,不到三分钟,朱的脚就被烧烂,使朱召杰数十日无法行走。大法弟子朱召杰被恶人高虎一伙在烈日高温下暴晒、毒打、灌食数十天,致使朱召杰多次昏死过去,恶人高虎假惺惺的叫爪牙去摸一摸鼻孔还在出气没有,一听说还有气,便冷酷的说:“还没有断气送医院干甚么?那不又抢救活了?!”恶人高虎公开在几百人的大会上恶毒地说:“愿意死的可以选尖角墙壁撞死!”

朱召杰曾在二零零五年被恶人何清泉伙同十多个邪恶爪牙進行长达近一小时的暴打,打手还有刑事犯付文萨,毕海、吴建华、陈大华等恶人。以后朱召杰多次被恶人高虎以及这些邪恶爪牙毒打。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8/158474.html

2007-03-09: 法轮功学员朱召杰遭五马坪监狱恶警迫害

2006年8月,四川五马坪监狱四监区强迫所有被关押人员都必须背“八荣八耻”,“人人必背,人人过关”,这其实是恶警高虎的邪恶主意,因为他是“主管改造”的恶警。

法轮功学员朱召杰说“八荣八耻”不能强迫人背。他拒绝背。后来恶警高虎让包夹给他施加压力,他还是不背,后来的所谓“爱国主义考试”,朱召杰拒绝考,恶警高虎藉口他“拒不服从管理教育”,将他转到集训队迫害。

在集训队,朱召杰绝食抗议,恶警们轮番给他施压,他仍不吃一点东西。四监区恶警区长肖斌打朱召杰的耳光,恶警何清泉让集训队组长将他强行光脚按在被太阳晒成四、五十度的石板上,使朱召杰的脚板烫起了许多水泡。朱召杰绝食七、八天后,恶警高虎开始让集训队组长强行给他灌食,灌食手段十分野蛮,每次灌食普管区这边的犯人们都能听到朱召杰的惨叫声。

这段时间,法轮功学员赵本勇也开始绝食以抗议对朱召杰的野蛮迫害。

连续野蛮灌食几天后,五十多岁的朱召杰已经奄奄一息,生命垂危了。恶警高虎这时开始欺骗朱召杰,说只要吃饭,甚么都好说,“八荣八耻”也可以先不背了,朱召杰就同意吃饭了。后来待朱召杰体力有所恢复,恶警高虎又让集训队组长开始体罚迫害他,又要强迫他背“八荣八耻”,说甚么时候背到,甚么时候解除集训,朱召杰由于绝食半个月,身体状况很差,还是被强迫背了“八荣八耻”才结束了集训。

朱召杰后来说,当时他起了人心,还是生死没有完全放下,被钻了空子,被迫违心妥协。在朱召杰受迫害期间,其家属来看他,只见他身体极虚弱,是两名犯人扶上台阶来的,恶警高虎不准朱召杰向家属透露实情。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7/3/9/150459.html

2006-08-14: 乐山五马坪监狱对大法弟子朱召杰的迫害

8月4日,朱召杰的家人到乐山五马坪监狱看他,当时是由两个刑事犯人扶他出来的,他的家人看他被迫害成这样心里十分难受。当时是恶警高虎带朱召杰出来见家人的。

在去乐山五马坪监狱之前要到当地办手续,办手续的人问朱召杰的前妻,你和他离婚了你还要去看他,她说:世间的男的多的是,但哪有我家朱召杰那么好,那么善良,为了孩子考学校,我才被迫和他离婚。同去的还有朱明春的母亲和妹妹,杨顺发的母亲,但因朱明春的母亲和杨顺发的母亲是修炼法轮功的,所以被挡在外面不准進去见人。正告乐山五马坪监狱的高虎等迫害大法的恶人恶警,赶快停止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否则天理不容。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14/135490.html

2006-07-26: 解体四川沐川五马坪监狱的洗脑班
目前正在四川沐川五马坪监狱遭受迫害的大法弟子有:王正勤、何远超、胥斌、耿德新、汤健、朱子泽、龚震云、张义祥、熊文俊、张光才、汪海波(四川大学教授)、刘茂山、朱明春、任涛、高光成、疗俄坠、杨顺发、冯炳元、林六刚、刘伦、刘龙云、赵本勇、龚文友、朱召杰、陈玉、黄志勇、陈启荣、干劲、魏浪、李容来、龚光雷等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26/133916.html

2006-06-25: 四川五马坪监狱恶警毒打大法弟子朱召杰

2004年12月,四川五马坪监狱恶警们开第一期洗脑班仓皇结束后,乘着淫威将朱召杰、赵本勇、龚文友三人绑架到四监区严管队强制洗脑。在吃饭前集合时犯人齐唱“改造歌曲”时,三名大法弟子都未张口,恶警何清泉见此大怒,冲下监区,将三人叫出,问为什么不唱。这时很多包夹、组长、打手们嗅到气氛,恐怕错过这个“立功”的好机会,冲上来,将三人围成一圈,嚷的嚷,骂的骂。

恶警何清泉问:为什么不唱?朱召杰想当时谁先回答谁就会遭到一顿毒打,自己个子大点,自己先说吧,于是他就讲没有罪所以不唱。恶警何清泉听不进去,大喊:没有罪你到这里来干什么?监狱是暴力机关,共产党就是暴力,对付你们法轮功就是暴力中的暴力。又问唱还是不唱,朱召杰说不唱,于是恶警何清泉恼羞成怒、暴跳如雷,抓住朱召杰进行毒打,一边打一边问唱不唱。最后朱召杰体力不支,被打倒在地。包夹、组长、打手们异常兴奋,全部冲上打的打,踢的踢。

朱召杰的专人包夹陈大华为了在主子面前表现自己,抓住朱召杰的领子从地上拉起来又打。这时恶警何清泉从腰中取下皮带,猛抽朱召杰朱召杰遭到了长时间的毒打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25/131351.html

2006-02-10: 四川五马坪监狱残害大法弟子 数人命危

四川沐川县五马坪监狱自2004年10月举办强制洗脑“转化班”至今,在肉体及精神上残害了很多法轮功学员。该监狱现非法关押着40名法轮功学员,目前有20馀位法轮功学员还在“转化班”遭受邪恶迫害。

在洗脑班,恶警采用电棍、体罚、不让睡觉、谎言灌输等方式对法轮功学员進行精神和肉体折磨,许多大法弟子非常坚定。其中有三位大法弟子因被迫害严重,经医院检查,心、脑、肾已严重损害。监狱怕承担责任,曾拟申报“保外就医”,但因各自派出所从中阻挠,致使这些大法弟子至今被非法关押在监狱卫生所。

其馀正在受迫害的大法弟子有:王正勤、何远超、胥斌、耿法新、汤健、朱子泽、龚震云、张义祥、熊文俊、张光才、汪海波(四川大学教授)、刘茂山、朱明春、任涛、高光成、疗俄坠、杨顺发、冯炳元、林六刚、刘伦、刘隆云、赵本勇、龚文勇、朱召杰、陈玉、黄志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2/10/120488.html

2006-01-23: 被非法关押在四川沐川五马坪监狱的大法弟子
被非法关押在四川沐川五马坪监狱的大法弟子有:朱学智,朱明春,陈玉,王海波,廖俄生,冯炳元,赵本勇,朱召杰,龚文友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3/119230.html

2004-01-27: 据消息来源透露,1999年至2003年,米易看守所伙同公安局非法抓捕、毒打折磨法轮功学员。他们对被抓来的学员進行刑讯逼供,致使法轮功学员阙发芝、辜兴芝和杨文会三人遭迫害致死 ,陈正芝、黄天才、龚志会、阙发秀、朱召杰、张远林、王美、杨顺发、范跃海等数十位学员被迫害致伤致残。

2004-01-24: 米易看守所被非法判刑的大法弟子于2004年1月12日被送往乐山市沐川劳改农场(以往男大法弟子都被送德阳)。

2003-11-30: 四川米易看守所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其中朱召杰九年,朱明春八年,刘坤伍九年半,阙发秀八年,郭光秀七年。恶警准备在11月29日(星期一)将他们秘密送走。

2003-11-07: 据可靠消息,米易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朱召杰、朱明春、刘坤伍、阙发秀(去年在会理资料点被抓)于11月17日被非法开庭。希望攀西大法弟子正念救援同修。现各村村长带领恶人到大法弟子家,要大法弟子签字。

2002-12-26: 四川省西昌市610恶警毒打大法弟子之后暴死
2002年11月初大法弟子朱召杰(男)在四川省西昌市区被恶警绑架回攀枝花市米易县看守所后,被当地610恶警柴发祥吊起,用三根捆在一起的竹条打得体无完肤,奄奄一息,恶警柴发祥在两日内突然暴死。大法弟子朱召杰现已被非法逮捕。

朱召杰同时被绑架的还有一位西昌本地的大法弟子李忠华(男),因拒绝说出资料来源,被恶警用钳子铗烂身上的肉,现该大法弟子已正念闯出魔窟。

西昌市外南派出所电话:0834-3222882
English Version Available: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3/1/8/30665.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2/26/41716.html

攀枝花 米易县联系资料(区号: 812)

2018-05-19:非法抄查四川省米易县郭会彬夫妇责任单位信息
丙谷镇派出所:0812-8100110

2017-08-30: 县委书记王飚
王飚的电话号码:13980353016

2015-04-13: 相关电话:
荣昌县看守所:023-46759021
荣昌县公安局:023-46733529
荣昌司法行政:023-46733713
荣昌法律援助中心:023-46750148
2014-12-13: 绑架四川省米易县李福良、彭光琴责任单位及人员信息:
米易县丙谷派出所:
电话0812-8100110
所长吕光中0812-8100110、13908145601
米易县看守所:
地址:四川省米易县攀莲镇双沟村 邮编:617200
电话:0812-8172367
所长吴学明
米易县公安局
地址:攀枝花市米易县河滨路46号 邮编:617200
总机:0812-8172062
办公室:0812-8172773
局长李国宏13908149342
副队长李雪松08128176265、1382338731
国保大队长杨梓华08128176265、1382346598

2014-11-27:
丙谷派出所0812-8100110
吕光中
职务:所长
单位:四川省米易县丙谷镇派出所
地址:攀枝花市米易县丙谷镇 邮编:617200
电话:0812-8100110
所长吕光中:13908145601
吴学明
职务:所长
单位:四川省米易县看守所, 米易双沟看守所
地址:四川省米易县攀莲镇双沟村 邮编:617200
电话:(0812)8172367
李国宏
职务:局长
单位:四川省米易县公安局
地址:攀枝花市米易县河滨路46号 邮编:617200
电话:办公室(0812)8172773 总机(0812)8172062
局长李国宏:13908149342
李雪松
职务:副局长
单位:四川省米易县公安局
地址:攀枝花市米易县河滨路46号 邮编:617200
电话:办公室(0812)8172773 总机(0812)8172062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